竺可桢日记 1949年

杭州   晨晴44°,29.84",昙。下午昙。
  蒋介石总统发表文告"和平果能实现,个人进退绝不萦怀"。中午至车驾桥Van Evera 家中膳。晚至仲崇信家晚膳。
  晨七点起。九点馀借希文、松松、宁宁、允敏至九莲村浙赣路招待所拜年。森森方在洗新购之Dodge 道奇车。坐片刻。以希文与其友人刘德忠有约,乃告辞。
  宁宁走回。余与允敏等至民众教育馆看美术展览会,有中画、西画、木刻、民间艺术等等。中画有余绍宋丈五松、竹、梅各一幅,其中以竹为最佳。遇汪日章,知其于日前由南京回。十点回。
  今日元旦,见报载蒋总统之文告为:共产党苟有诚意,中央政府愿意和平。渠之个人进退,可以不计云。此与过去之"勘乱到底"口吻己不相同。一般百姓莫不希望和平,故闻者莫不喜形于色。上午吴征铠夫妇、李浩培、方重、姜辛帽夫妇、刚复夫妇、家玉夫妇、士樵、士楷全家及高直侯、潘其西、卓兆华、学生自治会左大康,均相继来拜年。
  十二点至五福弄(车驾桥) Presbyterian Mission 长老会万克礼Rev. Kepler VanEvera 家中膳。今日系Dean Howard H. Preston 及其夫人请客。Preston 与VanEvera 均为Clark College 毕业,人Mid吨an 大学(Van Evera) 与Iowa 大学( Preston)。今日到客人Mr. Moodie Master , Ian Moodie ,李培恩夫妇,之〔江〕大〔学〕之胡君(商学院)与陈君,齐鲁大学孙君。据孙君云,在济南尚有一百三四十学生,八位外国教员(英籍二人,美籍六人) ,虽目前共党政府不加干涉,但经费绝断接济,故是否继续办理,尚不可知云。三点告辞。在院中一走。据云该地本年桃园现尚有不少花木,房屋于1915 年建云云。
  回后至黑龙潭七号士楷处一转。晚六点至仲崇信家晚膳,到委子匡夫妇、刚复夫妇。委与德国犹太人Eberhardt 相识,余托其觅通讯处。九点回。今日学生自治会有游艺会。
杭   晨阴44°,29.80", Ac 5°。上午十一点毛毛雨,下午阴。
  上午在教仁路36 号潘宅为刘德忠、王慧珠订婚作证明人。新人之姑母潘鉴宗太太以其家藏书籍五千本。下午在梨洲馆为全子鱼、朱莲英证婚。
  晨七点起。昨晚胡金麟与希文同房睡。胡考入中国航空公司后又不去报到,现住斐章女子中学,为省府作翻译工作。上午钱琢如夫妇来,谈片刻。又顾俶南夫妇来。琢如将Eberhardt (后汉天文学进步》一稿交还。邦华来谈,约明日至省政府晤陈主席。
  十一点馀至教仁路卅六号潘宅,参加希文外语班同学刘德忠与王慧珠结婚典礼,遇王慧珠之姑母潘太太(鉴宗太太)。介绍人为丁安期(马→浮之甥)与王瑛元君(保安司令部)。男家家长由振公代表,因刘系外语班学生也。女家由一外科医生岑君代表(之江大学浙赣路)。据丁安期云,女家王姓,系杭州旗人。刘则为镇江人,与希文为外文班及游美同学云。行礼后将证书盖章,即中膳。知丁安期住葛荫山庄,马一浮(今年六十六)则住钱王寺相近友人家云云。
  二点余与希文回。余借允敏、松松赴梨洲馆,为全子鱼(山西人,人类学助教)与朱莲英(昆山人,习蚕桑)证婚(今日上午刘比王大十二岁,下午全比朱大五岁) ,在梨协|馆史地图画室。介绍人为陈吉余及刘操南(已升讲师) ,家长吴均一代表男家,女家〔为〕新娘之兄。礼毕即散会。季梁、晓峰均来,季梁并代表来宾致词。
  下午王承绪夫妇、仲崇信夫妇来。晚邦华借杨行亮来,为萧山县政府在浙大农场强行筑堤事。晚间学生作游艺会,有《逃》、《皇帝与太阳》等话剧,均为讥讽政府者。本校毕业生杨璋带监察院金越光、曹启文、权少文三人来看云。
  接范国梁、陈宜生(警察学校)、陈天伦(东南建设公司)、孙祖康、吴正之函 希文函
杭州   晨晴40°,30.00" , Ac 8,北风。下午睛,西北风。晚睛。
  自V J Day 抗战胜利日以来,美国给中国Military Supplies 军事供应已达二十亿元, Reliefand economic aid 救济与经济援助八亿八千五百万美金。New York ηmes Dec. , 1948: 81st Cong而ss opens in Washington 第81 届国会在华盛顿开幕。
  D. 民主党R. 共和党院一42上-54下院262171
  晨七点一刻起。上午因发西北风故房中觉冷,但外边太阳甚佳。十一点借邦华至省政府晤陈公洽,为萧山县政府华国漠昕凭士绅虞协等之意见,欲就浙大己垦之农田上筑堤,将较低之地上水用Pump 泵打干,以便获得耕地。但其计划在技术上实大有问题。因湘湖农场在上游,如筑堤于湘湖农场则水无从排泄,且较低处之水如用抽水机抽去,则上游源源而来安能抽尽?余等并约行政院善委会机械农垦处浙江分处主任周汝m; C 子渥)亦来。渠认为湘湖水利系整个的,不能分别个别办理,且对于华国漠之计划大有疑问。余告陈公洽,浙大开垦湘湖决不以地主自居,凡有益于拥湖农民,必尽力以趋之。故主张设一技术委员会,从长商讨,以达到一343完善之计划。陈主席首肯,乃嘱张秘书长文理来,嘱即电萧山县暂时停止筑堤。余与邦华及周君兴辞而出。
  午后默君来,谈一小时。关于平价米事,渠己与陈谈,允可拨125 担与国葬委员会云云。舒鸿太太与允仪〔来〕。知丁普生在美国于去年外国冬至获一子, Mon,tana 大学村中人送礼甚多云。晚膳后余至陈鸿遥家,告以刀茅巷钱宅有屋可以出租。因华藏寺巷邦华、季梁、王福山及鸿遥四家房东逼搬移,以每月八斗米之代价,在公教人员觉贵,而在房东觉廉也。晤步青,遇杨忠道,知数学研究所将搬台湾。
  接朱3留先函(允接济邵裴子售画洋六千元) 卢温甫函 Kepler Van Evera
  寄陈宜生、陈天伦函 陈宝麟函
杭州   晨睛33°,30.01",Clear , Calm,冰。下午晴。
  立法院院长童冠贤就职。〔补记:学生公社潘其西, 1969 年7/30 曾接福建农学院来信调查。〕晨七点起。上午接Trewartha 函,乃去年十一月自日本东京所寄者。由日本来杭之函,竟需两月之久,实不可解。接元任外国冬至来函。请罗韵珊写横幅"巧夺天工"四字,预备送牙医生田志君者。作函与Van Evera ,请其于星期六中膳吃饭。
  航空学校胡伟克约在"楼外楼"中膳,到浙北师管区司令夏季屏(兼在乡军人主管人)、张毅夫、杜伟、张文理、李季谷及汪日章。谈及近来在乡军人在拱辰桥开戏院,十一点戒严以后继续开演,警察阻止,将警察缴械。杭县张县长劝戒为所拘留。
  结果由宪兵捉住在乡军官十五人监禁。现此事尚不知如何发落。席间又到吴望假及任显群。
  二点半回。至学生公社,开工作指导委员会,到徐佐庭、王接生、Tony Spuπ 、Holland 、潘其西、卓兆华、李天助等干事报告社务O 知现有工读学生卅七人,目前每小时为一元五角(校中一元八角) ,工作有豆酱、营养菜、阅报室、缝纫寒衣、医药救济、台球、围棋比赛等工作,以及邀请人演讲等各项。次讨论预算。自二月至六月拟请七万八千五百元,较前期增廿倍,后以物价增涨甚速,拟增至廿五倍。最后讨论增聘委员。以Dr. Irwin 、梅太太、Mr. Ufford 及潘玉美四人离去,以孙祁、李培恩、张奎(齐鲁)及高维口递补。五点散。今日上午宋达泉来谈,云将见主席,拟以土壤研究部分交与台湾或浙江省办理,因地质调查所目前无暇兼顾也云云。王季午来,谈请外科王礼耕事。傍晚邦华、仲翔来谈。
  接元任函 Trewartha (白日本)来函 顾恩林函 寄万克礼
杭   晨晴32°,外间28°,30.10" , Clear , NW。下午晴。

  美国援华会给中国米,迄今达十五万吨。援华会四亿之数,二亿七千五百万军用品已用。
  由E. C. A. Economic Cooperation Administration 经济合作局经济运用,已用一亿六千七百万元之数,余一亿二千五百万为军己用一亿一千九百万元。七千万长期建设,暂时停止使用。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元任,告以中央研究院、浙大近况。上午魏颂唐又来,赠以所著之《阳历与农历》、《三门湾开垦计划》及《湘湖整顿计划》。余阅其《湘湖整顿计划} ,并无特长,不过将《湘湖志》与历来工作作一概述,而决定之计划大致非有大量经费不能实行。但其人确费了A番功夫,在中国人中己是不易矣。魏去后,适杨行亮及邦华来,余即以魏著《湘湖》一文交阅,并询得去夏雷力回带农经学生至湘湖工作数周之久,用去校中不少钱,而迄今毫无结果。据云,雷近又病倒矣云云。王季午来谈。
  下午允敏、彬彬、希文等至罗苑沈思岩处听音乐。余则留校开行政会议。决议减少校中订阅日报。现全校定七十六种,其中廿六种是《东南日报} ,月费七千元之数,为经费之半。余提出每院、处至多三份,学生自治会本部二份,华家池一份,教职员俱乐部二份(原定七份)。学生公社电费由社出,另装电表。吴牙巷住宅偷用电炉有碍安全,各电费均由各户分摊。若有装电炉偷电报告校中,查出取缔。指派委员会调查湘湖水利。谢家玉报告在京接洽经费经过。高直侯报告七日下午七点至十点调查户口办法。六点半散会。
  因温度低,足上又生冻疮矣。晚膳后至菜市桥一走。酥糖一包,十一月间35 ø ,十二月每包一元,五日前每包二元,现则三元五角矣。五十天涨十倍。米价每石己七百二十元,较十一月间亦要涨十倍也。
  接萧仲硅、黄安华寄元任函Dean Preston 函
  
杭   晨晴32°,30.14" , Ac 6 , W 风,冰。下午云,房中33°。

  今日磅(连衣)祯107 ,允敏110 ,希文152 ,彬132 ,宁112 ,松56( 每人衣服重量约八磅)。玉淦昌回校。
  晨七点起。今日仍冷,小河中结冰,至下午未溶。房中手巾潮者,亦有冰。上午十一点借允敏乘车至竹斋街472 号晤魏颂唐,不值,留单行本兰本而出。允敏至方裕和购礼物送默君,计去二百余元之数,余甚不赞同。女子到一处,到处送礼物,甚元意义,而默君尤喜为之。与默君谈,知今日省府已通过给翼如国葬委员会平价米100 石,每石160 元,而市价今日巳八百元,故为数颇不小也。十二点回。
  午后Tony Spurr 来,始知今日RotaηClub meeting 扶轮社会议中午之会,余完剖5全忘掉不去。闻今日Initiate 招收新会员-美国人,不记其名。Tony 介绍徐达道之夫人教英文,余未允。郑石君来,谓萧仲硅愿回校,因本年在北平辅仁借教以备招呼其父亲,但因北京有危险故欲南移。邦华来谈,并与士楷等谈湘湖问题,预备于假期中至湘湖作Survey 调查。
  晚赴瓜果桥一走。至泰和村晤刚复,遇朱习生、吴长泰、丁绪宝。丁绪宝于卅号去上海,欲拉拢吴正之来杭。余告以必无结果,但绪宝受刚复之怂恿,必欲前往,至昨与王淦昌同回。事先正之于卅一号第一次晤绪宝后即以复余一函,谓己晤绪宝,并谓以Karl 1. Compston 之招,赴美计划未定,故暂时已就交大,不能来浙大,所租屋可与另一教授住云云。但刚复尚欲布置此己租(十担米一年)之屋,余大不以为然,以为此屋即须另行支配,否则令房东还米,或还款亦行。
  浙大教职员人数教授144 人22.9%副教授62 人100毛师一人%比仲1 一句3nu、"一正υ'1教-U 川%hN-quOU主… '144教员(共) 职员397 人230 人62.9% 36.8%寄卢温甫函
  
杭州   晨阴,Ac8,W, 33°,外间30°。午36°,30.12",Ac 40°。
  Nehru 尼赫鲁在Delhi 德里召集东南亚十四国会议,以阻荷兰在荷印之侵略,我国派驻印使罗志希出席,  
  定一月十六日开会。今日校中清查户口,计教职有眷人数273 ,无眷人数2220 男性322 ,女性542 ,寄居158 ,学生1478 ,工役有眷63 ,无眷281 0 〔补记:吴大胜为学生应变委员会〕晨六点三刻起。今日较温和,但房中手巾仍冰。上海昨晨温度低至零下五度一,六日以来冻死538 人(自元旦起) ,其中以小孩为多,计520 人,亦可称浩劫矣。
  上午接沈宗瀚来函,知前校中拟聘之内科主任吴朝仁现任北京大学医学院院长,愿来浙大,渠为沈辄英妹妹之丈夫,故即沈海搓之联襟也。接钟仲襄来函,知武大因军事机关强欲其早日结束,故己组织一应变委员会。
  今日中午希文本定乘车回沪转京,后以未得京中分发消息,故再留杭数天,预备星期一二去沪。下午胡金麟来,在寓晚膳。今日命定安赴竹斋街晤魏颂唐,未遇到。今日作函与陈雪屏,催发款。因目前已到公私两无办法之时候,私人方面目前一个〔月〕薪水只可购一石米(昨白米860 元) ,而公家方面每月经常只一万二〔千〕元,不及电费八分之一而已。而-月份经费始终未来,故今日拟请储润科及郑石君二人于星期日赴京。
  四点约学生所推举之应变委员会来谈话,到刘景善、沈效良、寿纪仁、吴大胜、包洪枢、卢婉清(尚有戴知贤、蒲代植、张申、杨锡龄、宁奇生五人未到)及步青、斯大诸人。谈至六点散。七点校中调查户口,余至户外一走。
  三门湾。宋洪迈《夷坚志》曰:台州宁海县东涉海有岛曰三山镇,屯巡检600人云。明洪武间曾筑炮垒。清初张苍水避难于南田之花番,自后三门湾口之南田成为禁区。民初于南田设县,十七年以庄搭甫提议垦出三门湾,谓有十万余亩,可容5000 人。廿三〔年〕庄又提议改南田为三门县,谓南田南北长40 里,东西广二十里,人口五千户,不如以宁海、临海之余以补南田之不足,改建兰门县于大陆上。
  于廿九年勘定县治,南与临海为界,西至天台,北与宁海为界。面积1210〔平方〕公里,东西95 公里,南北32 公里,人口十五万人(魏颂唐《三门湾经济志》。
  接钟心:后函忧宗瀚(介吴朝仁)、任叔永、张国维
  寄任叔永、萧仲连、陈雪屏又电
   晨睛35°,30.18"。九点30.24",SW 4 , Clear。

  Dean Acheson 艾奇逊为美国外长,代G. Marshall 马歇尔。中午约Dean Howard Preston 夫妇中膳。
  晨七点起。为扶轮社国外留学生事, Rotary Club Intemational Fellowship Foundation扶轮社国际奖学金作一布告登《日刊》。此项奖学金以一年为期,于一月十日以前须通知到达扶轮社秘书田豪征处(马市街ω 号)。中午约Dean Howard H.Preston 夫妇及Rev. Kepler Van Evera 夫妇在校中膳。Van Evera 夫妇在中国己卅余年,不久亦将归国。Preston 为Seattle Chìna Club 西雅图中国俱乐部之会长。据云有会员三百人之谱。Mrs. Preston 以陈遥夫人之一函见示,知共军人清华时在十二月廿九。当时颇为惊慌,但仅数小时,此惊涛即成过去云云。
  今日约请郑石君、储润科二人赴京与教部、行政院接洽,告以浙大教员困苦情形及校中拮据状况。今日又约丁荣南、谢觉予至中央银行向张忍甫借款,以期于星期二可以加发一个月之薪水,因许多教员均将无法维持生活也。
  晚默君在九莲村柏庐请晚膳,到张毅夫、张文理、阮毅成及市府秘书徐雄飞、财厅陈宝麟诸人。默君以省府、市府以160 一担之米价配给国葬委员会100 担米故,颇感激省府与市府也。目前请客一席须1000 元之数。《晚报》载蒋总统告假赴台湾之说。十点因。
  接周子亚函张国维、萧仲建、顾恩义等函347
  
杭州   晨睛,池中结冰32°,30.12" , Calm。下午三点38°,29.94" , Clear。

  物价大涨。上午借允敏、希文至玉皇山。中午毛振琼、顾贻训新婚在合作食堂请客。
  晨七点起。今晨温度甚低,慈湖结冰,但昨日所吹之西北风已停止,故尚不及昨日之觉冷。九点馀借允敏、松松、希文乘校车至玉皇山。途中购《东南日报~ ,阅之知议和事尚无具体办法。俞鸿钧以办理金子汇兑失当被免职,因上海公务员以二千元之限价各兑得一两黄金,而南京之公务员未能兑得也。但试问过去京沪能享受之权利如米、油之配给,杭州及他埠未能享受,此种办法又何以继续维持?又南京公务人员各发二个月之应变费及一千元,而杭州及他埠均未发,此又表示政府之不能公允也。
  余过去登玉皇山均未测高,此次特〔带〕一气压表测得高度如下。因自晨至午气压逐渐降低,故上山与下山时山麓之气压不相同。此次所测,知玉皇山不及北高峰之高,相差50 公尺之谱。余等在紫来洞及玉皇观均稍停留。在玉皇观吃茶并自备之茶点。紫来洞见一常绿乔木结果如天竹,询道士知为冬青。普〔通〕冬青之果为黑色,而此果为红色。在山顶则有天竹不少。十二点至郭庄斐章小学。下午张延哲与其太太及小孩来。余送给的rvαrd Song Book {哈佛歌册》一本。
  时间AM 地点高度9!30 • 西湖边o meter9.35 • 林海亭10 meters玉皇山足9.40 • 慈zz 洞天70 m9.55 • 紫来洞160 m10.• ∞ 七星亭180 m10.20 玉皇观山顶250 m11.10 七星亭180 m11.25 林海亭20 m
  
杭州   晨阴34°,29.91" , St.cu Ac 9,霜,小河有冰。下午晴。阴。晚29.98",月色佳。
  米每担涨至1600元。王淦昌回校。希文下午回京。冯泽芳来。如庆云、梁希来。
  晨七点起。上午,前高工教员吴睿(启天)来谈,知现在水利局,不久将赴湘湖测量水文。余允为作函与杨行亮,可在湘湖农场住宿。据云三四人前往二星期,可竣事云。邦华借梁希(叔五)、刘庆云来,知中央大学行政方面虽云要迁广州、台湾,但实际医学院已表示不能移动,农学院全体教授会议亦主张不动。冯泽芳〔来〕,知己移家在武林门。其二子欲进浙大附中,因中大附中不知何时开课也。
  午后中膳吃菜稀饭后,希文乘二点半车往上海,云停二日赴京。
  午后与朱仲翔、丁祖炎商量,已在中央银行借到二月份经费款,决于明日发薪,300 元以内者各发一千元, 300 元以上者发1500 元。侠中央款到后再发足。晚膳借松松赴街上一走,知物价大涨。花生米每斤五十六元,一个月前五元六角而已。
  酥糖每包七元,十一月间三角五分而已。米近千元一担。今日士樵带来朱三店王家做糟鸡,四只用四钵头盛来,乃德胜由东关取来者。于一个半月前交去二百元,嘱购鸡四只,现则二百元不能购得一鸡矣。下午马元骥、朱祖祥、蒋祖荫、谭天锡四人来,为发薪事。
  又晨汉风社戏剧团代表六人来,为房屋事。中膳后至物理系,晤王淦昌、丁绪宝等。
  绍兴锡?自业之由来(《东南日报》卅八年→月廿七)。相传是起于元末明初,刘伯温建议把全国的锡块搜集起来,交人打成锡宿发售(帧按:此说安可信)。锡的来源在云南个旧及江西以"安的"为最佳。锡纸产于蝶县、诸暨。由一方锡块造成锡筒要两个月工夫,由锡工用铁锤在石陆上捶打。以绍兴昌安门、大营双井业此者为最多,计有十四万人云。
  接Springer Verlag 斯普林格出版社、蔡竟平、徐行敏函Harvard Club 哈佛俱乐部
  寄蔡竟平、刘文敏
杭州   晨阴38°,30.04",Ac W, Calm , Hazyo 下午阴。晚阴。

  下午校务会议第七十九次。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与Prof. Glenn T. Trewartha。渠于十一月间抵日本东京,十一月廿五号来函,于一月初收到,不知何故迟延如此之久也。又函Brentano's ,购lnformαtion Pleαse Almanac {资料年鉴》。中膳后徒步至教仁路"二我轩"取照片,计走30 分钟。回途由中正路,亦走卅分钟。
  华昭复来,送衣料一件,谓系为六十寿者。实则,余尚〔未〕至六十岁也。盖今年方戊子,阴历正月为己丑,而明年阴历才庚寅也。森森来。
  二点开校务会议。余报告学校经济近况。个人方面四百元一月之薪水,依十一月份之收入十五倍计,只能得1700 ,而昨日米价已1600 一石。学校方面每月经常12 , 000 元,而电费(十二月)巳十二万五千元,水二万五千元,柴六万元。汽油用750 gallon ,目前每gallon 一百元,即七万五千。四项共廿八万五千元,全靠生活剖9补助费余额及中央银行借到六十万元渡日,如此安能长久耶?次讨论本届毕业生53 人之学业。组织安全委员会,暂定七人,推定四人为顾俶南、严仁屡、胡刚复、蔡邦华,兰人由余推定。讨论经济改进办法。决定电行政院教育部告急,推王爱予、张晓峰、孙祥治三人起草。晚膳后重开会,至八点三刻散会。
  寄Brentano's , Prof. Glenn T. Trewartha 、Voice of America 美国之音函
  
杭州   晨晴40°,30.08" , Ac 2 , Calm。下午睛。晚月色大住,30.02",40°。

  派口黄河铁桥用飞机炸断。
  晨六点兰刻起。上午魏颂唐来,以《敷文书志》一书相赠。系民廿四年所印,有王廷扬之序文,中有《浙江通志》中敷文书院铜版照片。玉季午来谈,渠同意请北京大学医学院院长吴朝仁来校。十点至图书馆。阅新到书籍,近来U. T. C.(Universal Trading Corporation 世界贸易公司)及美国所赠书籍新到二十余,故新书不少,但重复甚多。阅Geographical }ournal {地理杂志~ (九月份, 1948) ,由CommanderBurgess 柏格斯司令著,讲天气气候与海军战争。
  午后二点半开行政会议,讨论研究所之成立与研究所行政问题、下学期收费问题等。六点散会。膳后借允敏、松赴泰和村晤刚复,送还昨胡太太送来之衣料,并告以元任来函,提及胡瑛在美进学事。八点回。曾至允仪处,以人不在故即回。今日霞姊送糟鸡一只、糯米粉若干来。今年糟鸡做得特别淡,因去年嫌盐也。
  浙省卅八年度全年预算总额为金圆券一亿七千万元。收入部门中央补助占529毛,税收48% 。支出经常包括薪饷369毛,临时及事业费639毛,其中以建设、保安二项为最多。
  美国1950 年预算。美国自七月一日至明年六月底预算为总数四百一十九亿,其中349毛为国防,国际救济占169毛。收人照Direct Personal Tax 直接个人税及Corporation Tax 公司税占3/4 0接郑石君电寄教育部电
  
杭   晨昙41°,29.96",霜,Hazy , Ac 6,7°。
  中午至扶轮社。王欲为来。下午监工员滕和卿来。
  晨七点半起。上午招惠国农、丁祖炎、孙斯大,告以假期内晚上熄灯提早一小时,考期内延迟一小时。又汉风舞社及戏剧团所占二小屋拒不肯出屋,嘱惠国农办理。昨得郑石君电,知中央1 6月生补费,财部已拨每月五十万元,共约二百八十八万元。如本月照十五倍发,又给双薪,则尚差十五倍(已发十五倍) ,须一百四十五万。归还中央〔银行〕所借六十万,则尚可勉强维持也。中膳后至青年会Rot町Club 扶轮社。今天轮到余演讲" RotaηClub 的Information Committee 情报委员会"。余对于内容实不了了。于两天前由竞平与徐行敏通知,又无时间预备,故所讲极为肤浅也。
  今日送田志君牙医衣料一件(绸料)及横披一幅,上题"巧夺天工"四字。余即走回。至竹竿巷七七号晤谢季骋,知其前天已回南京矣。午后陈柏青介绍之监工员滕和卿来,得校工告发储锁芳有舞弊情事。晚膳后借允敏至丁庶为处,并将新到英国化学药品价单交与。八点回。
  HemγDale "Accident and Opportunism in Medical Research" {医学研究中的偶然事件与机会主义} , British Medical }ournal Sept. , 1948.Isaac Newton 牛顿被瘟疫driven home to W oolsthorpe from Cambridge by arrivalof plague , had been directing his attention to discover a cause for the orbital motion ofthe moon. .. To that receptive mind the sight of an apple falling from a tree in Woolsthorpegarden acts like a trigger... Louis Pasteur crystallography of 2 isomericforms of tartaric acid.1899. Mink侧面, dog without pancrea 膜腺测小便多糖,卅年之后Banting 发现Insulin 膜岛素可治糖尿病。
  F. G. Hopkin discovered 蛋白质Tryptophane 色氨酸by accident 。
  George Oliver一injection of suprarenal gland 肾上腺into radial artery cause it toexpand because it has adrenaline 肾上腺素. Henry Dale , discoverγof the tannin.1929. Alexander Fleming , discoverγof Penicillin.接姚尚午(接到所寄一百元)、张孟闻、G. E. Stechert 、科学工作者协会、储润科函二通 李良骥 寄万克礼
杭州   晨睛41°,29.92" , Ac 1 , Calm。下午起风,NE ,46°.29.99"。

  今日上午十点廿分南京、苏州|→带有地震,吴江息楼拥。法学院(三)学生黄正德肺病身故。汪憋祖(典存)在苏去世。市工务局张丹如来。
  晨六点二刻起。上午与朱仲翔谈关于滕熙(和卿)之工作,因总务工修缮方面沈帧与章厚培、何苗生三人均不力。何己辞去,换欧阳,现拟以滕熙换沈帧。步青来谈,知法〔学〕院学生(三年级生)黄正德以肺病死于浙大医院。东阳人,为独生子。其母己来,殊可悯也。购材一具,费1800 ,已为最廉之价矣。爱予来谈,为昨351大考时有历史地理与戏剧班之考卷五本于土午考时未收进,至下午始检到。王子培来谈。阅宝望寄来Safety Razor 安全剃刀一把。原价美金五元左右,进口税50% ,金圆68.00 元,附加税27.20 ,验关费、码头捐等合136 元。
  下午吴穰初借新工务局局长张丹如来,据张〔云〕巳允录用新毕业之土木系毕业及机械系毕业生六人云。三点半开稽核委员会,到仲翔和星北及余三人,步青后到。润科在京,希明在沪,仁屡有病,均未到。决请星北与仁庚审查工人蒋裕康告发储锁芳贪污案,润科与希明审查湘湖农场账目。晚庶为来。
  今日见上海《申报》载竺可桢挑重担消息一则,使余不安。接Mrs. Preston 函,更肉麻。
  世界之黄金。世界黄金以美国为最多亦最廉。Fort Knox 诺克斯堡〔美国国家金库所在地〕现在黄金值二百四亿美金,而在美国每两只值卅五元,香港四十九元(美金) ,巴黎六十二元,锡兰七十七元云。因美国出口超于进口,而余数均以黄金付款,故美国之黄金年年增加。民卅六年有二十亿美元,但美国政府不愿再事增加,亦无法阻止。他国欲阻止黄金入美亦不可能。每年黄金生产,自美国于民廿三年,价目自每两20.67 元增至34.00 元,后大为增加。1934 年产量为一千九百万两。1940 年为四千一百万两,但1947 年减至二千七百七十〔万〕两云。
  我国自八月十九政府收购黄金、银元,共得金银值七亿金元。自十一月初迄今已售出七十万两,其中六十万两在上海出售。
  接Mrs. Lucy H. Preston 、家玉函宝望寄来之Aristocrat Gillette Razor 吉列牌"贵族"型剃刀柯象峰寄张孟闻、张元谋
  
杭   晨晴39°,30.14" , Clear , Calm。晚晴,月色佳,40°,30.10"。
  毛泽东提出共产党停战条件: (1)惩办战犯; (2) 废止宪法; (3 )取消法统;(4) 改编一切反动部队;(5) 没收官僚资本; (6) 土地改革; (7) 取消一切卖国条约; (8) 召开协商会议。储润科自京回。
  晨七点起。上午储润科自南京田,知中大表面上虽云要迁福建,而实际甚难迁动,不过有少数人要移动而已。因医、农、理、工各院多数教员均不愿离京也。关于各大学将来如何,行政院小组会议于今日开会讨论,不出三途: (一)各大学在京沪一带迁南方各省; (二)暂时不动; (三)归并于南方大学云云。经费方面1 6月六倍之经常及薪给已发,学生公费亦不久可来云。石君在沪停一天来。渠等于昨八点坐"钱塘"自南京出发,三点馀始抵上海,五点开车,到杭州己侵晓二点,于晨三点到家云。
  王季午来谈,约任显群市〔长〕于星期一晚来讲演。午后作函与Mrs. LucyPreston 及Dean Howard Preston 0 今日接英国Bumpùs 书坊店来函,知所购书值五镑余。余急于将款寄去,但中央银行所存美款不知何日可以开支票也。午后与丁荣南等拟于阴历年底(廿九日)以前发二月份之十五倍薪水。
  五点半洗浴。晚膳后借允敏、松松至都锦生购织锦四幅,有云栖、灵隐等,共去五百二拾元,为校中赠Dean Howard Preston 之礼品。出至九莲村晤默君,知其足不良于行,翼如之墓于阴历正月初九可以落成云。
  "Birthdays are like measles ,. everybody has them. "接士芳函Bump阳us B阮00咔k Co. 、Am配n配erican Met. Soc. 美国气象学会
杭   晨晴35°,30.10",霜,房中结冰,W 1 , Clear。下午晴,37°,30.04" , SW 1 , Clear。

  上午杭州科学工作者协会。中午横河桥茅屋着火。
  晨七点起。九点至机工实验室参加杭州科学工作者协会,欢迎新会友及新自美国归来监事王淦昌先生,并讨论如何应付目前变局问题。黄焕士昆、任雨吉、洪鲤代表理事会为主席。到新社友徐洽时(塘工局)、陈瑞忻(烈忱) (电厂协理)。首请王淦昌报告美国原子能近况。知原子能研究中心有三: ( 1 )在U. of California 之Radiation Lab 加州大学之辐射实验室,正在建造10 billion volts 之Bevatron 100 亿〔电子〕伏之加速器;次(2) 为N. Y. 美东方九大学联合组成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η布鲁克黑文国家实验室之Nuclear Reactor 核反应器,即atomic pile 原子反应堆,地点在Upton , Long Island 。九大学有哈佛、耶卢、哥伦比、Princeton 、Rochester、Cornell 、Pennsylvania 、Johns Hopkins 及M. 1. T. 。最后讲科学工作者在患难中应有之精神。次余讲科学工作者之应为人类造幸福,战争之应该努力避免,与永久和平之并不一定不可能。次以指鹿为马为例,以为科学家不能埋没事实,须以真理为依归。次步青讲应变时科学家之态度,以Gauss 高斯、Archimedes 阿基米德为例。电厂陈瑞忻报告电厂现状。丁绪宝、杨耀德、周志成亦各发表意见。至十一点半散会。
  下午二点至省立医院晤林医生,并至英士路毅成家送还礼物。并将西湖锦织四幅送车驾桥五福弄五号Van Evera 家,送Dean Howard H. Preston 夫妇,知Preston在之江定星期三乘西湖号车赴上海,转长沙与广州。遇Mr. Holland ,渠将去Seoul 汉城高丽。四点回。吴学义来,交次仲台湾来函一阅。石君来。晚省府王绍荣来,为其子王祖贻(医一)公费事。
  美国原子能矿区,最要在Grand Junction , Colorado; Ames , Iowa 有矿石实验室,支加哥有Argonne Lab. 阿贡实验室, Los Alamos 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有80003臼人, Oak Ridge 橡树崎实验室36 , 000 人。
  接责溪沈健电
  
杭   晨晴,霜,35°,30.01" , N 1 , Clear。午42°,29.92",SW 2 , Clear。

  蚌埠失落。李良骥来。晚约任显群晚膳。陈仲夫、丁光炎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严君群带燕京〔大学〕学生陈仲夫来谈。渠系绍兴人。
  据严云,系一无党派之学生,已四年级。在北京海甸一带,国军于十四撤出,十五晚共军派政治部人员到燕京,由自治会职员招待。十七有共军多人人校,陆志韦拒绝人校,共军必欲带军士多人人校,讲演毕即撤去。嗣后由学生组织小组会议,劝教员加入。实际已不能上课,膳食勉强维持。渠以不能再专心读书故于十二月廿九离燕京,由德胜门人城尚元阻碍
  
  ,一月十三日坐飞机到上海。燕京内部全由学生主持,组织训练干部云云。未几李良骥亦来。渠在北平维持气象局三年,近求调赴重庆主持渝局,由浙赣路赴黔。余托以陈柏林被系事,嘱央张梓铭设法早日释放。据云渠于一月九日离平,天坛古木去五分之一。北平城内虽在战时,但秩序尚较南京为佳云云。
  午后默君来。晚约杭州市长任显群、工务局张丹如及王淦昌晚膳。又邀晓峰、刚复、仲翔、劲夫、季午、步青等作陪。任到任五十日,对于杭市税收巳大加整顿。
  据云屠宰税过去每日杭州只收十兰只猪的税,现已增加至十倍有余。营业税依照十一月份二十倍收。当渠初到,各业以过去数月90 万,云加50% ,交135 万元,任不允,必欲照二十倍即一千八百万元。关于房租亦加以整顿,分屋为甲、乙、丙、丁四级。甲钢骨水泥,每间作价1800 元,折旧900 ,住家收8 元一月,营〔业〕收16元。乙种砖墙,丙等木架,丁等更次之。市参议以均为资产阶级,故群起为房主说话。任则必欲贯澈其主张。对于难民,每日过境者均在5000 人之谱,在站设施粥厂。最近解决了浙赣路局在杭、萧二处工人8000 罢工问题,及长淮中学与山东中学之互殴问题,尤为渠生平得意之作云云。关于本届毕业生52 人(土木系) ,渠云杭市全体可以录用,定星期六约毕业班演讲一次。杭州市民人数现为五十三万人左右。
  接希文、吕蔚光、陈祖源、卢温甫、韩祖德寄丁炜文、希文二函 American Crop Ecology Society 美国作物生态学会、陈祖源函 吕蔚光、陈辞修、冯平贯
杭州   晨睛,重霜,38°,29.90",Clear。下午45°,30.14" , Clear。
  李今英嫁英国人。〔补示:吴大胜〕晨七点起。上午郑石君来,又汪日章来谈,为各校经费事。浙大学生自治〔会〕理事史应潮、左大康、刘君桓、方子夷、汤一铭来,谈清华中学校舍业巳驻兵,安定中学亦有驻兵消息,本校为安全计,应提前开学。余以为目前无此顾虑,但云可提明日行政会议讨论。又吴大胜〔来〕,为筑围墙事。王季午来,嘱Robert Lim借用国防医学院生理专家吴君事。
  中膳后与家玉谈。午沈思岩太太来,据云有消息谓梅太太己与澳门一英国人结婚,并登香港报纸。此人李今英己认识甚久,与迪生亦在香港相枪。迪生去世后,渠常来信与梅太太,但梅仪慈等均不甚赞同云。不知所传消息之果确否也。晚膳后至菜市桥→走,并晤允仪、庶为。
  H. C. Sherman Food, Their Value & Mαnagement {食物及其价值与调配} ,Columbia U. Press. 1946.Sweet potatoes & potatoes are both rich in Vitamin C , Riboflavin , Thiamine , andIron. Sweet potatoes also in Vit. A. In 美国人食谱中二者只占了3% 费用,但得了8 % Thiamine , 4 % Riboflavin , 13 <1毛Vitamin ,缺点二者均缺Calcium ,须由牛奶或Green vegetable 补足。Soybean & Peanuts contain important amino acids , t巧ptopha肘, lysine , but poor in cystine ,但面包Brown Bread 有cystine 。黄豆与花生二者均多fat ,此为近年美国大量种豆之原因。二者Ca 与Fe 之多寡可与五谷不相上下,过去以为Animal protein ~t Vegetable protein (优〕之说不可信(p. 45) 。近来的试验二者不分优劣,黄豆与花生所缺为Calcium , Vit. A, Riboflavin 及Vit. C (pp.126 , 139) 。多吃鸡蛋,身上有多量Cholesterol ,反而不利。
  寄赵九章、士芳函
杭   晨晴38°,30.14",霜,Calm , Clear。晚41°,30.04",Dean Howard Preston 离杭。王惠三来。

  晨七点起。上午阅Sherman F ood and Their Value 书。其中对于大豆与花生米之营养甚为赞扬,可与动物蛋白质媲美,对于Spinach 菠菜以其中有Oxalic acid 草酸,使所含之钙不能消化,且维他命C 虽多而无甚用处云云。
  学生代表左大康、包洪枢,请提前于二月→号上课事。又应变委员会吴大胜、陆景善来,为体育场筑土墙事。午后二点开行政会议。储润科报告晋京情况。谢招5觉予报告白报纸购买情形。决定今年阴历元旦放假四天,即一月廿九、卅、卅一与二月一日(正月初一至初四)。开学日期依旧在二月十四日,不改变。筑墙事,即日交包工估价,由学生担任填土等工作。五点半散。晚膳后借允敏至盐桥顺泰杂货店堂家。余由中正路走回oSherman Food , Their Value & Manα:gement o 米的endosperm protein 比小麦含重要的Amino acid 如Lysine 来得多,可是椿成白米要失去3/4 米中的Iron ,大部的Thiamine (B 1 )。但如用蒸谷米Parboiled rice ,则大部的Thiamine 可〔从〕米的外部浸入Rice kemel ,椿成白米不致受损云。又谓(p. 61) Carrots 、Lettuce 含钙甚富,且与牛奶中之钙一样可消化。关于牛奶( p. 94) ,氏谓以Energy 而论,吃牛奶比牛肉要twice as economical transformation of animal stuff into human 0 以Protein 而论,牛奶要efficient 三倍。p.128 谓每星期吃一磅半之肉巳甚足够,多则元益,是即每年76 80磅也。但有人以为食肉愈多愈佳,实不合理,必须借教育以纠正之。世界各国食肉量,每年U. S. 每人154 lbs , Canada 137 , U. K. 124 ,德国116 ,法国106 ,比86 ,丹76 ,诺威62 ,瑞士62 ,俄国50 ,此乃1913 年左右之纪录也。
  接朱汝瑾函(Assistant Prof. of Chemical Engineering , W田hington University , St. Louis ,MO. )
  
杭   晨睛3r , 29.96" , Ci Ac 2 (Cirrus going WSW fast) ,霜。
  Asian Conference 亚洲大会在Delhi 德里开会。中央令首都自南京迁广州。
  晨六点半起。谢觉予乘金陵号赴上海,余托其调美国移存中央银行之款七百九十九元之存折,交中行开户头,预备可开发票,以还G. E. Stechert 、John &Edward Bumpus 及Organization Intemational Meteorologique 国际气象组织三家之账目,共约五十二三美金之谱。十点至中国酒家,为孙树门与莫企雯证婚。孙为孙越崎之弟,由大同转学浙大,三年前毕业,现任助教。新娘名莫企雯,曾人浙大补习班。均绍兴人。树门行四,其长兄即孙越崎,三兄亦在浙大。今日结婚后,下午即回绍兴。今日到客甚多,有十桌,几全为浙大理学院之师生。介绍〔人〕临时由储润科充数。齐鲁大学刘遵宪亦到场。礼极简单,男槟相为沈嗣唐,礼毕中膳。二点回。
  今日开首次安全委员会,余未出席,请刚复召集。与朱仲翔谈,自首都迁穗消息传出后,人心颇为惶惑。将来经费或有困难,故电上海家玉速晋京。晚膳后晤教厅李季谷。因江西省长胡家凤已换方中,余询陈公洽是否将去,答曰恐能留。遇定海水产学校校长杨宪棠。
  Strike to Spur Efficiency , U. S. News & World Report Nov. 11 , 1948. In an interview with John L. Lewis. Lewis 是United Mine Workers 会长,该会每年有一亿之福利金可用,每吨出煤要抽五角至七角五分之福利金。每年有六万五千人受伤须保养。62 岁以上的可得每月130 元之养老金(做廿年) ,不然到65 才可告老(矿工每周工作可得80 元) 0 Lewis 以为罢工可以增加生产,因为惟有罢工才使矿主要提高生产。英国每人每天只能掘1. 1 吨,美国6. 1 吨。美国工资高于英国三倍半,但煤价反只英国三分之一。因为英国矿主不肯用新机械,以为有危险,要伤人,并怕失业人太多,所以罢工之益不可没云
杭州   晨阴45°,29.97" , Ac 9 , Calm。晚七点50°,29.92",昙。

  浙省和平促进会开会。蒋介石通电下野,以副总统代理,李德邻以副总统代理职务。今日剃头。
  晨七点起。八点三刻赴九莲村,送默君赴沪,至则知森森与默君已开自己小包车由公路出发赴沪矣。至罗苑与晓沧谈片刻。九点半至省党部内省参议会开浙江省和平促进委员会。此会由省参议发起,包括省参议会正副会长,农会、工会、报界、律师界、教育会、妇女界、渔业、商会等八团体及所谓社会贤达而成。到了张毅夫、吕公望、余绍宋、邵裴子、方豪、周仰松、鲍律师、林秘书等。通过组织规程,推定五人为常务委员(余绍宋、吕公望、张毅夫、鲍及余五人) ,余即因。十一点至图书馆。下午与朱仲翔、丁荣南等谈明日发二月份薪水及发下月公费问题。
  下午五点李启明太太来寓,诉其夫与谢文通〔妻〕过从过密,丑声四播,劝阻其夫,常被殴打,欲与离婚又不肯出赌养费,欲求谋一小事。渠有子女兰人,一在附中,二已被李启明送回宜兴云云。余与允敏劝慰之。今日女青年会送棉背心,新制者五件送与易养泉、罗韵珊、陆翔伯、汪闻兵家各一件。
  七点请任市长与本届毕业生演讲,到学生卅余人,工务局张丹如及孙斯大亦到会。任市长告学生,谓市政府将改良民选甲保长办法,藉可知民生利弊疾苦。欲得七十五个新毕业之大学生,以为户籍事务员,于三月底以前将户籍调查清楚,并将保甲长之人选能决定。讲毕,余嘱学生提出问题,有不愿作户籍干事者仍可为工务局、教育局之职员。八点半散。据任显群云,蒋总统已于下午四点宣布下野,并与陈主席同来杭州,在楼外楼晚餐,明日赴奉化云云。
  
  
杭州   晨阴47°,29.92" , As Ac 1°。下午54°,29.87" ,Clear , ESE 20°。

  北平休战协定签字,廿二日上午十时双方休战:过渡时间双方成立联合办事处,北京城内357兵士退出城外,北平行政机构暂维现状,金圆券照常使用,保障外侨财产,人民各安本业。
  晨六点起。上午函杭州市政府任市长,报告本届冬季毕业生中有十七人愿去市府作调查户籍工作,六人愿至工务局服务,二人愿至卫生局,三人愿至教育局。
  并电话工务局张丹如局长。上午慈湖中捉鱼达千斤。中膳后借松松赴仁斋202 号晤Tony Spu町,不值。至操场。二点洗浴。
  四点开校务会议与安全会联合会议。余报告学校经济状况,谓今日将二月之十五倍薪给发后,学生公费二月份每人280 元发出后,校中向中央银行所借之一百卅余万元悉数用罄矣。昨已打电与谢家玉即时进京,并电话唐培经拨款。次刚复报告安全委员会之组织,有住宅、粮食、救护、消防、警卫、情报联络、交通、水电、总务等各组。次讨论教务处提出Fellowship 出国研究员人选,计Rockefeller FoundationFellowship 洛克菲勒基金研究员有Biology 生物学,有朱润、孙毒草工人,历史组有徐规、胡玉堂二人,又Segram Fellowship 塞格兰姆奖学金有化工朱培真、谭天恩等七人。二种奖金均交升等委员会选择决定。英文由教务处派人面试。次讨论大考作弊之处分。
  晚谢文通来,为其宅常有建德村小孩甩石子事。缘其夫人与李启明因唱京戏过从甚密,为李之夫人所不满,因此李常殴打其夫人,村中人士大抱不平。昨日又打李妻口中出血,曾前来诉苦,不料晚上李又打其长子,附中同学激起公愤。今日又有拉胡琴之方某以贝家小孩骂人打面颊,为小孩所包围。晚间又群集谢宅不肯散去。余嘱杨其泳前往解释。闻九点后始散去。晚刚复来,如渠明日回无锡,为其岳母八十岁生日云。余交允敏送一寿幢,购金字去七十元,幡系现成者。
  
  
杭   晨昙51°,29.92" , Ac 4 , Calm。午56°,29.96" ,Hazy , ESE 1°。

  中央派邵力子、张治中、彭昭贤、黄绍立在、钟天心五人为代表,赴延安与共党议和。合肥中央军退出。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八点半至建德村晤王爱予,因渠为建德村村长。昨晚有四五十小孩包围谢文通宅事。余认如此终非办法。爱予以为谢应迁居他处,因与其邻不睦也。出至马市街133 号晤江希明与徐瑞云,知江问老近以血压高(170)故终日须卧床不起。其幼子江希和于浙大毕业后,在上海教英文,故〔不〕能侍奉在侧。余劝江希明就训导长,并允以半年为期,因步青只允维持至二月一日也。江坚不允,一则以妻及父均病(徐瑞云有肺病) ,二则性情不宜云云。步青适亦来,余等苦劝一小时余,始允考虑,二三日内答复。余恐其不允之成数为大。
  至振公处,不值。遂至浙大医院晤王季午,询彬彬是否要割盲肠,并看金九如(胃出血)、陈仲和(盲肠)及冯乃谦(割辜丸)三人病。十二点回。午后二点半,偕允敏至公益里二号送朱仲翔糟鸡。缘渠于昨日送来羊腿一只,据云系在玉泉附近自己所养之羊云。至大西路62 号晤吴学义及其夫人,借至孤山看梅。孤山下植梅甚多,但多数未放,仅腊梅盛放,而游人折枝者甚多,大概为年青之学生,可慨也。
  在中山公园遇王季午夫妇及张君。五点回。
  晚膳后至盐桥)走。酥糖价每包至九元,十一月初只三角五分耳,贵计卅倍。
  柜子六十四元一斤,但米价现达最廉一千一百四,上等米一千四,较之限价五十倍至七十倍矣,而薪水则不过二十倍而已。
  阅Moses Smith Koussevitzky , New York , 1947 寄羽仪太太
杭   晨雾53°,29.94",Calm , Wet。午50°,29.90" , As1°,NE 20 晚阴50°,29.90"。

  日本新宪法实行后第五届选举,民主自由党(极右)占优势, 350 席中占261; 民主党69 ,社会党49 ,共产党35 0晨六点三刻起。上午杭州电厂陈瑞忻(烈忱)来,约于星期四去电厂中膳并参观电厂。余抗战前曾至电厂参观,迄今已十二年矣。穰初来,谈学生筑围墙事。知底脚己打好,并雇了九个泥水匠,校中己付己九千元之谱。学生欲借校车载石,余告以汽油照时价付钱。前次用8 gallon ,每gallon 200 元,已费1600 元矣。王仲侨与季午来,谈建德村宿舍事。因702 号丙种〔房〕丁成章离校,其所出702 号原已支配与王仲侨。但王原住罗苑屋较大,不愿迁移气故欲让与新来解〔剖〕部教授张君。余认为此事应重行分配。
  因不得家玉来函,不知渠是否己去京,故嘱王会计主任再晋京索款。李浩培来,欲校中出函与特种刑庭王家橱,保释在狱之李雅卿、吴大信、哪伯瑾、黄新民、陈建新等五人。
  午后阅Moses Smith 著{ Koussevitzky 传》。本书系1947 年出版,因其中有述及Koussevitzky 不利之处,故K 乃向法庭起诉,谓其破坏名誉,但结果K 败诉而此书销路大增。余阅此书,觉著者对K 并不十分曹议,不过谓出身微贱,少年受教育并不正常而脾气恶劣,但对于渠音乐之造诣则推崇备至,不失为有色有声之传记也。
  晚膳后借松松至中正路中华无线电行何元晋处,知大姊在东关。元晋谓每月修理无线电机七八十架,售出约卅架,故生意不恶。
  接羽仪太太、九章函谢家玉、赵春吾函谢成侠函寄希文359
  
杭   晨阴51°,29.98",As 10, Fs N,风NE 2°。晚阴51°,30.04", Ac,微雨。

  诸暨汩池湾行放典礼,泄在浦阳江中。下午毕镜来。至第一模范监狱。
  晨七点起。上午阅Moses Smith 著{Sergei Koussevitzky 传~ ,阅毕。氏为BostonSymphony Orchestra Director 波士顿交响乐团指挥,于1924 年迄今为该音乐队队长,与N. Y. PhilhaI丁nonic Orchestra 纽约爱乐乐团音乐队队长Toscanini 及PhiladelphiaPhilharmonic Orchestra 费城爱乐乐团之队长Stokowski 鼎足而盛。Koussevitzky以情韵胜Subtle tints of orchestral coloring & super refinement of orchestral tone 0Stokowski 以orchestral sonority 胜,而Toscanini 则以Precise , clean , balance withstyle 胜云。全书中指出K 之短处Deficiency in his youthful training and weakness intemperament & character ,他的优点是tonal beauty , exceptional knowledge of capabilitiesof instruments 云云。
  午后至模范监狱晤吴大信、李雅卿、邮伯瑾、陈建新、黄新民等五人。渠等在狱均尚安好。哪等三人已达一年之久。今日报载政府将释政治犯,停止特务,并各大城市解严,恢复各种停刊之报纸。校中巳去函特种刑庭,请保释吴大信等。余与吴大信等谈片刻即出。据李雅卿云,其父每星期来二次云。监狱狱长梁君告余,谓一月薪水迄未领到,故生活不易维持,幸囚犯尚有平价米可得(160 元一担) ,不然则殆矣。回途走归。
  Henry Adams "On Harvard College" , from a book Unseen Hα, rvest collected byFuess & Basford , MacMillan , 1947 , p. 304: Harvard taught little and that little ill , butit left the mind open , free from bias , ignorant of facts , but docile. .. He could not afterwardsremember to have heard the name Karl Marx mentioned. He was equally ignorantof Auguste Comte. These were 2 writers of his time who most influenced histhought.接费盛伯函寄家玉函(附签字样)
  
杭   晨46°,30.13",阴,As/Sc/Fs 1°,风NNE 20 晚九点44°,30.11" , Clear°
  日本战犯前中国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在上海审判,庭长石美瑜判为无罪。吴大信等五人出狱。彬彬割盲肠。晚李季谷来。
  晨七点〔起〕。昨日彬彬进浙大医院割盲肠,缘渠一年来常觉肠痛,故余劝其于假期中割去。昨下午人院,今晨十点巳割去。允敏、松松于上午往视。余与宁于晚膳后往,知渠不受ether 乙耻或chloroform (anesthetic) 氯仿麻醉剂,但用打针的麻醉剂,余等去时询之,云腹中不适,温度37.9°, 脉搏66 。
  晨间学生包洪枢、寿纪仁来,云将集体往迎吴大信等出狱。余告彼等,谓今日虽特种法庭允交保,但是否能释不可知。但渠等性急,昨晚己开会议,决定去迎接。
  晨间满处拉人,但总数亦只二百余人,因兰分之二已回家渡年,而多半学生不愿作戏剧中人物也。余请步青、浩培、孙斯大三人往特种法庭,并电话梁监狱长念置,告以有大批学生将来。经步青、浩培等之交涉,而事先陈公洽已允王家帽五人可以交保,故特种刑庭遂允保释。但学生排队而往,沿途在墙上大写"还我于子三来"、"严惩战犯"等等标语。若与退伍军官及前方退后之兵士相遇,必相冲突。幸告无事。晚间接保安司令部函,谓贵校学生午后结队游行,公开散发侮蔑政府之传单,在戒严时期急应制止此种行为云云。八点半李季谷来,亦为此事。余告以此事校中确以事起仓卒,未能制止,亦以训导方面披露消息过早也。下午张衡(佐时)及杭市参议会高维巍来,为组织杭州各界维护事。又吴大信、邮伯瑾、李雅卿、陈建新、黄新民借包洪枢来谈。
  接浙保安司令部函Needham 李约瑟送Science Outpost {科学前口的寄回豪征函 寄希文
杭   晨阴40°,霜,30.02" , Ac 8 , W, Calm。晚九点阴40°,29.98"中午至杭州闸口电厂。

  晨七点起。上午与步青召集学生自治会代表包洪枢、左大康等七八人,责以昨日去第一监狱保释吴大信、李雅卿、肺伯瑾、黄新民、陈建新等五人,校中集队去之学生二百余人,不应该以浙大名义在广济医院及各处墙上乱写标语,因墙各有主,不能乱涂。且前方退回中央军已云集杭州,一旦治安不稳,则此辈军队随时可以浙大为目标而进攻,则浙大之安全不可保。学生集全力以筑围墙、轮〔流〕守夜,为的是安全,而到处标语,适足以召祸而已云云。
  中午借劲夫、振公、彬等赴鼓楼电灯厂,晤协理陈烈忱。遇方仁照(志道) ,渠方自南京回,知南京之建委会已在疏散中,谓京沪路局目前秩序极坏云云。借至城外江边闸口电厂。余于抗战初起时曾来此一游井中膳,时蔡竞平为经理,现则由总工程师洪君兼任。在厂中遇副总工程师吴去非。在厂中吃西餐后即参观。厂有Generator 发电机二部,各可发7500 KW ,系抗战前购。前厂长为潘铭新、易修吟。
  其最初则为大有利电私人俞丹屏等所创办也。每日以下午五点至七点为PeakLoad 高峰负载有九千KW ,每日用煤120 吨,月3600 吨,但半数以油代,一吨油可抵二吨煤之力。全厂工人四百余,作三Shifts 班次,工资最初卅元,作主石二斗米361计,余数依倍数算,故待遇优于他处。一天可发十四万度之电,上个月共四百五十万度(KW/hr) ,价每度十六元,所得七千二百万元也。二点回。
  午后谢文通来,取旅行证明书,知将离校,因为其夫人事不能安居也。晚膳后至黄炳坤家,不值。晤佘坤珊、严仁庚、丁庶为等。余又至浙大医院晤彬彬,知割治后腹中仍痛,遇周北屏割辜丸出水。
  接希文、次仲函家玉电费盛伯电寄市政府函希文函费盛伯函
  
杭州   晨晴39°,30.00" , Clear,霜。午后二点46°,29.94" , Clear°

  英国承认Israel 以色列为独立国,但印度不愿承认,澳洲、诺威、瑞典等亦将承认之。
  晨七点起。上午仲翔来,谈至"振恒小筑"占据三幢房子不肯出屋,袁家椿曾于昨向鲍祥龄律师说项,谓只要校中给八两〈银〉〔金〕子,渠可让屋,但必须于给款后一个月始能出屋。余以其人为无聊之军人,故以为应由法庭强制执行,至少一面交款一面即出屋,因其人素乏信用也。午后邦华、劲夫与陆子桐三人间去看屋,知归还后可以住三家,昨已支配与邦华、陈鸿遥及唐觉。左大康、寿纪仁、陈忠蒜三人来,约今晚参加师生同乐会,余以袁敦礼太太全家在寓,故辞谢之。
  午后五点至浙大医院晤彬彬,知热度已退至37. 1 ,而腹痛亦己痊。大概因打Spinal anesthetic 脊椎麻醉剂Novalgen?所致,现时效己过,故渐痊愈也。晤冯乃谦。
  六点回。约袁敦礼太太赵玉昆及四小孩在寓晚膳。余与袁敦礼夫妇于民十七八年在暑假庐山枯岭曾同游名胜,转瞬二十年矣。
  晚膳〔后〕八点半借允敏至舒鸿家中。舒于前日由台湾来,谓台湾人对于内地人颇为歧视,故去者不能十分安居;谓台湾气候温暖,终年有蝇蚊;大学学生程度甚低云云。余等以舒自台湾回送来糖果,故将赵玉昆带来之南京板鸭转送给舒。不料去时因途中在谈修脚踏车,走错了一排,误打刘宝善家之门。渠等正有客自南京〔来〕,楼下亦挤得水泄不通,余等告罪而退。今日年夜,杭城闹市锣鼓喧天,而政府则和战不决,兵临城下,读宋人"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熏风吹得游人醉,莫把杭州作沛州",不竟感慨系之。
  寄保安司令部函 邮肩时函 费福焘(盛伯)函 陈雪屏函
杭州   阴历己丑年元旦 晨阴44°,29.74" , As Ac。晚七点54°,29.70",阴。
  共军兵入北京城。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后即陆续有人来拜年。最早者为沈学年与沙凤苞,次则为陆攒何、赵凤涛及学生代表左大康等,熊伯衡夫妇、刘宝善夫妇。继续来者有张其楷、哪衡叔、王承基、孙季'恒、吴征铠、何增禄、丁绪宝、周庆样、王劲夫、卢鹤绒优{丽等,又士楷、元晋、荣南夫妇、孙祁、吴昌孚、士樵、全子鱼夫妇、顾俶南太太、江希明、朱希亮夫妇、严德一、严钦尚夫妇、李春芬、沈鲁珍夫妇、李絜非等。
  中膳留蒋硕安及石福畴夫妇在寓中膳。午后振公、琢如、王仁东太太、柬星北太太来。三点借允敏、松松及安(硕安)赴浙大医院晤彬彬,知热巳退,且可吃稀饭云。出晤王季午,知昨己至车驾桥晤Van Evera ,为租仁和路17 号事。据云,可与王接生分租,共需月租四石半米,至多住四家云。出晤刘震华,知彬彬盲肠割下时,知过去〈仍) (曾〕发炎且盲肠特别长,故势非割不可。又谓五天可以出院。出浙大医院。至马市街晤钱琢如,知袁敦礼(子仁)已到京。出晤江希明。四点半由东清巷至黑龙潭七号,晤士楷、波若夫妇。五点馀囚。知下午尚有仲崇信、蔡邦华、谢佐禹、李浩培等来。又陈柏青及合作事业管理局林士豪、施之元来。
  今日市上店均关闭,开者惟小吃点而已。学生方面扮有旱船、狮子龙灯、蚌壳精等,并有飞机等纸扎之彩。学生等颇热烈庆祝,而教员则忙于谋生。食不饱,衣不暖,故可谓毫无兴致也。接蔡竟平、张振华,约期审查Rotary Intemational Fellowshipfor Advanced Study 资助高等研究之扶轮国际奖学金候选人之资格,己登记者计七人,为张镜湖(史地)、应幼梅(生物)、刘炳麟(化工)、李冠雄(外文)、杜子林(化工)、王万仓(农经)、王乃绪(化学)等七人。
  接蔡竟平、张振华函
杭   晨阴31°,29.76" , Ac 1°,Calm。下午四点56°,29.64" , Clear,风E 10°。

  中联公司太平轮在舟山群岛与建元轮互撞,二轮均沉没,死五百余人,地点白节山附近Bonham lighthouse 灯塔。午在杜宅任家中膳。晚约学生自治会谈话。
  晨七点起。近日气候异常和暖,宛如仲春,不若大寒、立春间之天气也。八点半至英士街晤李季谷,谈片刻即出。至天塔儿巷晤陈柏青,知渠适出,遇其夫人,已七八年不相见矣。据云柏青将去广州,自下关至杭州坐火车费了四天三夜,连在下关等一天在内,此系公务员之疏散车也。
  出至石贯子巷十A号晤陈乐素、谢幼伟二家,自此至陶社晤严君群及吴均→。
  均一因回丹徒,来杭时无车可乘,乃先往南京,因西行车极空。曾至部中遇唐培经,并晤谢家玉。唐怪其何必去京,因人人〔视〕南京为畏途,方将惶惶去之。吴于阴历除夕晚十点到家,单自南京至上海,费廿四小时。先是不得上车,遇一黄牛党,愿以五百元售其桌上之坐位,后以二百元得坐位。有三只黄牛帮其扶人窗口。人车揭3后不得移动,困苦之状可知。谓家玉恐不能出京云。
  出至罗苑。晤沈思岩、晓沧、宪承、石福畴等,在此遇季午夫妇。借允敏、松同至西玲桥边杜铺(月笙)宅任显群处。任与季午为东吴同学,甚相稚。留中膳。任谓今晨接警厅周厅长电话,谓汤恩伯与李德邻意见不一。广西夏威、张淦部队欲接京沪杭之防,而汤不愿,故蒋介石己将海陆空职权让李云。又谓浙大学生将于明日出外游行。余疑此事之不确,但允于回后查询。遇卫生局唐局长夫妇及任母(今年六十,与余同年)。二点出至武林路67 号晤吴学义,并至振恒小筑晤步青,告以任市长之消息,约晚七点召集出狱之学生及学生自治会干事。兰点回,即嘱丁荣南约李昌臣、孙斯大于晚七点召集学生自治会〔干事〕茶点。七点步青、斯大均来,学生中除新出狱之黄新民、陈建新、邮伯瑾、吴大信外,有左大康、包洪枢十余人。八点三刻散。据左云,学生决无明日出外游行之计划云。
  
  
杭   晨昙56°,29.63" , Ac 6 , Calm。晚六点半61°,29.72",阴,NE 风。
  下午审查Rotary Intemational Fellowship 。在市参议会开杭州市各界维护地方协会。秤得去衣103 磅,松去衣47X lbs 。
  晨六点三刻起。今日温度更高。晨起即56°,下午与晚间均在60 61°,不穿大衣亦不觉冷,是诚冬季稀有之热浪也。九点松松和允敏自弘道〔小学〕回,乃借至建德村。先至丁种宿舍各家,回拜阴历年。次至丙种,继至甲种。至十二点回。
  南京教育部分发之职员杜昌瑶、黄晋禧、谢德一(黄住木场巷26 号骆宅)三人,谓渠等巳由部发薪,嘱至浙大办事。余告彼等,谓校中无处可以住宿。教育部对于各校之经费漫不关心,而任意分发职员,可谓不近情理矣。
  午后二点张振华、蔡竟平来审查Rotary International Fellowship Award ,只给学杂费一年,无旅费。但本校申请者竟达十三四人之多,减至在研究院与大学学生(剔除助教)尚有七人。择成绩最优者三人,即张镜湖(史地,平均78.6 ,十三人一班第四) ,杜子林(化工,平均76.2 ,七十六人中第十三名) ,王万仓(农经,81. 5 ,四十一人中第一名)。因为期欲面试,但一人已返里,二人不在家。余遂作函,嘱明日上午9-12点赴浙江省银行晤张振华。三点半散。余嘱丁荣南至中央银行,询家玉所汇之款七十万元有否到杭,又询借教部之一百万元。
  三点三刻至市参议会参加杭州市各界维护地方协会筹备会。市参议会张佐时主席,余到时已开会。余越园(绍宋)正在报告省参议会发起之和平促进会。吕公望对于维护地方协会之任务(依草案规定为维护地方秩序等四项)认为不妥。参议会钟伯庸、高维巍则赞成维持原来名称。张子廉供献对于青红帮组织之意见。
  主席要余发言,余述教育界所能做之事。金润泉亦发表意见。结果推定常务委员余绍宋、张衡等十一人,即散会。晚膳后至浙大医院晤彬彬。晚周志成、谭天锡来。
  自治会代表左大康、郑永章、皮君济、蔡希尧来。
杭   晨雨55°,29.82" , Fs N As。晚九点半阴53°,29.84"。

北京由共党与中央合组之七人委员会接收管理,叶剑英为主席。袁敦礼来。默君、汤润琼来。下午一点召集学生谈话。
  晨六点半起床。作函与希文。九点半借允敏、松松至建德村乙种住宅及泰和村乙种住〔宅〕还拜年礼。在高尚志家见高太太之兄沈菇斋一函,系清华大学十二月廿七号发,谓共产党表面上已接收一切,行政人员仍旧,但待以后正式发表人物处理云,云一切无更动。十二点田。
  教部又分发张行简到校工作,谓薪津按月由本部汇发云云,以陈雪屏名义寄来。昨己分发黄晋禧等。后晤王季午,谓医学院又到教部分发来孟某等三人。同时接谢家玉来函,谓渠廿四到京,曾数晤唐培经,不得要领。后知京、沪、苏一带学校均发三个月薪疏散,而浙大、中正大学不在疏散之列。此系陈立夫、朱家韩、张厉生三人小组会议所决定者。故家玉第二电所云向教育部借一百万元汇来(今日巳到) ,乃系家玉向部力争所致。但如此亦不过一个月之薪水,而京沪均发三个月,且南京又加一万元之遣散费,何厚薄之不同如此也。张行简云,教部己派总务处帮办张振常(黄岩人)来杭设立办事处。张行简,号稚鹤,原在浙大前身之第三中山大学办事云。〔旁注:张行简住庆春街376 号内进,程俊人家聚源昌隔壁。〕下午一点在工学院大理堂,学生自治会召集学生。余出席,报告校中对于安全处置'情形。首述校中不迁移之原因,次述经费状况,再次述对于安全委员会之现况,最后述校中对于杭州各界应有密切联系之需要。并述二十六号墙上各种标语之可不必,因易引起过境军士之误会而引起反感也。二点离会,值大雨。因。默君与雨岩太太汤润琼来,又季午夫妇及任显群太太程振华〔来〕。四点出。袁敦礼夫妇来,知袁于甘六乘飞机离平,坐公路车子三天〔前〕到杭即发热云,谓北京大学与师范大学因城中落弹即休假。共军人城后接收仅一形式,候将来作正式接收。共军所发票,以一换六,但学生、教员以一换三,穷人以一换一,以五万元为限。五点半至东街路211 号沈鲁珍家。六点至谈家帧〔家〕晚膳。
  接希文函田豪征函谢家玉函寄希文函揭5
  
杭   晨阴雨52°,29.82"。As Fs,风1 NE。下午五点半阴54°,29.82"。晚毛毛雨。
  Stalin in answering to Hearst owned lntemational News Service said ready to join U. S. in outlawmgwar. 彬彬出医院。下午行政会议。
  晨七点起。今日继续阴雨,但温度仍高。上午艺专汪校长来,谈学校经费事。
  教育部主任秘书赵述庭〔来〕,知亦由〔教〕部分发至浙大。据云,黯先尚在沪,陈雪屏亦在沪,杭立武将辞云云。渠可在校任课,并可与教育部取得联络也。与陆翔伯、丁荣南谈,知教部所汇之学生膳费七十万元及教部借给一百万元均己到中央银行,今日即须讨论分配问题矣。王季午来谈。中午约默君、蒋家三嫂汤润琼及硕忠、硕孝、森森(天宜)等在寓中膳。三嫂明晨乘浙赣车赴长沙。膳后告别。
  二点开行政谈话会、安全委员联席会议。余将家玉自京来函及来电交大家一阅,说明现校中可以支配之款项仅〔教〕部寄一百七十万元及校中透支余剩数十万元,共180 万元。讨论后决支配,付十二月水电费廿万元,学生膳费每人已发280元,加发120 元,合亦约廿万元。发员工十倍(于十一月薪)薪给(二月已发十五倍)百万元。安全委员会廿万元及本月零用廿万元。决定经济系归法学院。下学期收费,学费免,杂费三百元,赔偿及讲义二百元,体育费二百元,合六百元。开学不提早,仍七日开学,十四上课。振恒小筑军人袁家椿久占房屋兰幢,诉讼向高法院,败诉,理须强制执行。但校中不愿与宵小相争,愿出水电设备费。渠要金子七两,等于七十担米。余以校中缺屋,邦华、鸿遣、唐觉三家己支配给住,故决定照付,但须同时出屋。五点散。安全委员会由邦华召集继续开会。晚膳后微雨中赴下华光巷88 号晤赵述庭,遇其两女公子,述庭外出,其人在衡阳云。
  接汤元吉函 邮肩时函 田豪征函 储裕生函
  寄储裕生函 希文函
杭   晨阴51°,29.92",Fn As 1°。晚九点廿分晴54°,29.94"。
  美国西北部Wyoming , N. D. , SD 大风雪,牛羊四百七十万只受灾殃。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数通。作函九章、蔚光。命振公赴下华〔光〕巷88 号晤赵述庭,并至布市巷十号晤教部总务司张振常不值,遇警察局东阳一同乡,告振公谓浙大学生明日将带香包白布出外游行。余以为必元之事,显然有意造谣也。不久警察局果有电话来询其事。
  上午九点至十一点学生练习救护、消防、防卫等,实际参加者并不众多。十点至图书馆。十二点借季午至青年会出席Rotary Club ,即与季午、王接生、钮因楚(Bull) 、蒋亦凡(Kay) 等中膳。四菜一汤,去八百余元,每人170 元,如此之贵非始料所及也。开会时又收会费100 元, International Rotary 国际扶轮社会费美金二元二角五, @460 元抵一金为1035 0 余未带款,由刘仁厚( Fire) 垫款。舒鸿( Cushion)报告台湾状况。
  余甫回校,门警即报告,谓校中有兵开到,系工兵十一团。余打电话与张文理、任显群,均未通。询李季谷,渠主张向任设法。余即至市府,任显群出见,谓必尽力设法,但不知有工兵十一团之番号。命市府保卫总队高罗培随余来校。至校,高赴图书馆方面,询知门外有车数辆,系工兵十团,原驻华藏寺,因车辆多,欲由图书馆开往操场,被门警所阻,发生扭曲苦,遂有来医学院新成实验室驻兵之议云。季午来,并与仲翔等商,自明日起图书馆校门关闭,走庆春街及大学路二门。
  后至建德村,约吴征铠弗去上海中央研究院。晤王爱予及顾俶南,在俶南处晤刘宝善夫妇及孙斯大。九点回。遇郑石君、高尚志及储润科。
  接家玉函陈其可函 寄士芳、羽仪太太、孟真、次仲函汤元吉函谢家玉函赵九章函吕蔚光函
杭   晨阴49°,.30.26",Ac,北风2°。下午三点睛49°,30.08"。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宝堃,告以萨本栋在旧金山去世之消息。八点半至振恒小筑晤苏步青,谈训导长〔事〕。缘步青决辞去,而学生则极力挽留,因之拟请继任之江希明更难于接手。与步青谈后,决由步青与江商,由江希明代理若干时。渠坚不允。步青推荐赵述庭。但赵对于浙大内部不甚熟悉,请其担认亦有困难。余允姑试探之。中膳后借允敏至小营巷18 号晤孙季恒,谈片刻。渠寓处因在小弄内不甚方便,故兵士尚少问津。出后至佑圣观巷151 号晤叶左之夫妇。左之患肺病多年,然尚能支持,亦奇迹。
  回途经清泰门大街,见有韬重兵十一团大车多辆自东而西,街上兵士亦络绎,大有战时景象。闻城站甚纷乱,前天兵士以抢纸烟,烟商与理论,被刺死。昨农学院兰轮车被兵士所拉,载重弗胜,殴打车夫。此类事将层出不穷。今晨有士兵三十余人跑步入校内,嘱门警询之,知欲取道往大学路者,因图书馆大门巳闭,故不通。
  陈博文来,亦为图书馆大门关闭事。
  下午储锁芳来,为声辩有人告发渠在牛奶场作弊事。谓告发者系开除之牛奶场工人,且牛奶场渠只管账目,由谢家珠收款,陈炳麟为购置,故渠亦无弊可作云。
  新疆学生咎宣龄为二分之一学分不及格事。又学生沈健来。
  今日见报载萨本栋于上月卅一日在旧金山以胃癌去世。余于十二月廿三到上海晤萨太太,谓医生诊断系胃癌,但未至绝望,故决计去美国,于廿九号乘飞机行,367不料一月后即去世也。昨闻吴征铠云,方子竞(化工教授)离校欲去美国未果。此次乘太平轮赴台,中途沉没溺毙云。
  接章友三函
  寄张宝堃函 家玉电 陈雪屏电 张梓铭函
杭   晨昙41°,30.10",Ac Fs,风NE 2°。晚42°,30.00" ,阴,Ac,风NE。、

  罗霞天、赵述庭、许超来。
  晨七点馀起。今日打钟者将时间弄错半小时。上午廿五年毕业生许超来。渠曾在Wisconsin 威斯康星大学习农经,余于前年五月间遇之于Madison 校中,曾请其来浙大未果,入中央合作金库,在南京为代理主任。现以库迁广州愿来杭州建设厅任事,欲余作函与贡沛诚介绍为四科科长,因渠曾知贡向余要人也。教育部会计梁科长来,谈及一月廿号教育部员工将部中所存之钱朋分,每人各得七千元。去京固无所得,即在部而人睡,不知其事,亦无之。渠管学生公费,故案卷均已送上海,而渠则来杭,故嗣后公费将无着落云。南京之纷乱,于此可见一斑矣。罗霞天来,渠对政治见解,赞同张晓峰在报上致周恩来公开信所云,谓此时第三派即走中间路线的应有所主张。中午借步青、爱予、仲翔三人赴长生路八号,至张文理寓中膳,到李季谷、吴克明、李培恩、陈君、蒋亦凡诸人。三点借晓沧至青年会参加杭州防瘸协会,杨郁生主席,到徐世纶、唐家珍、钟伯庸等。席间余说数语,述预防肺瘸应由学校教育及社会教育入手。六点回。
  美国本年( July 明-June '50) 预算。New York Sunday Times Jan. 16 , 1949 ,Sec. 4 , p. 1 :美国本年预算为41.9 Billion ,收入41.0 Bil. ,此系Truman 杜鲁门提出于81 (届〕国会之数字,可分为两部份。一为Security 安全,二为Domestic Welfare国内福利,二者平分,各50% 。前者得21 Bil. ,其中国防14. 3 B. :陆军3.5 ,空军4.5 且,海军4.7 。外助方面, European Recovery Program 欧洲恢复计划占4.5 B. 0Domestic 国内预算3. 1 B. 为Social Measure 社会措施(290 为教育)。收入方面,赋税较去年增4 Bil. ,大部份得于Co叩orate 公司及收入在六千元以上者身上。在华盛顿时代,国家收入与支出为今年1/7000 ,该时889毛收〔人〕得之于Tariff 赋税,计5.7 Mil. ,现时则得之于Co甲orate + Personnal Income Tax 公司及个人所得税者计71% ,得之于Tariff 者只1% 云。
  接李今英电寄赵元任函张宝塑函
杭   晨阴39°,30.01",Fs As,风E2°。晚6 点40°,30.02" ,阴。

  盾邵翼如于九里松。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借允敏、振公乘车赴九里松,葬翼如于赵德华之墓旁。余等至时默君及许师慎己先在。许于翼如在立法院时为秘书,曾随翼如赴西北至敦煌,现在监察院。云监察院院长于右任及委员多在京沪,不愿赴广州;立法院则半数在京沪,一部去广州I ;行政院长官则大部去广州,而代理总统李德邻则又主行政院回京办公,可称四分五裂矣。
  今日阴而有东风,故外间觉冷。十点邵传民、高良佐等相继来。十点行棺入穴,即行礼,由余主祭,许师慎司仪,振公读祭文。十一点,余与振公行往灵隐。该处军队虽多,但庙宇均未驻兵。十二点默君等亦来。在"天外天"中膳,到许师慎、高良佐、振公、邵力行(传民)及允敏。膳后二点,余等别默君回。
  三点吴学义来。又陈柏青夫妇来,据云粮食部职员八百人,五百人遣散,二百余人坐车赴广州,连家属共600 人。每职员已发三个月薪水,又疏散费一万元,在途每日尚可支每人二百余元。此较之杭沪各处实为优待也。三点半赴长生路62号晤罗霞天,谈一刻钟即回。
  美国农业生产十年来大有增进。民廿六年以前,美国农产每〔英〕亩之所产七十年元增进,但自民廿六至卅六则每〔英〕亩产量蒸蒸日上,平均加40% 。如小麦,1927 36 年每acre 英亩为13.5 bushel 蒲式耳,但1936 46 为16 bushel; 玉蜀泰自23 bus. 增至31 bus. ;棉花白每〔英〕亩180 磅至254 磅。在1947 48 继续增加。增加之原因由于能效较高, Hybrid variety 杂交品种为主要原因之一。玉蜀泰因改良种而一年增七亿五千万bushel ,小麦亦因杂交〔增) 12 20% 。农业机械化亦大增,在1920 年二十四万Tractors 拖拉机,目前三百五十万部Tractors 。肥料亦增加,在1946 年以前之十年比从前增三倍云。u. S. News & World Report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 Jan.7 , 1949 , pp.45 46 0
  
杭   晨阴36°,30.04",Sc Fs 9,风NE 2°。晚30.06",阴。

  程孝刚来。下午开校务会议。李季谷来。默君借其婿来谈。
  晨六点半起。上午程孝刚来,知渠己在交通部,疏散至杭州,欲在浙大教书数小时。余商之劲夫,允可请其教工业管理。晚李季谷来,为商陈主席转商两学生在浙大借读事。一为暨南大学外文系三年级郁飞,即郁达夫之子(住在主席家)。→则为项斯端,金陵大学园艺二年级生。余颇以难,因欲来借读者人数甚多,且此二校均在上海、南京继续开学,何必借读于浙大。与王爱予商之,允缓时再谈。上午369晤顾俶南,与谈训导长事,因步青决辞而江希明不肯就也。渠荐蔡邦华,余以蔡已任农学院院长而又兼安全委员事,故事已忙为虑。
  下午三点开校务会议,讨论经费问题。自三点半直至六点半,兰小时之久,元非大家诉苦而毫无结论。目前己收到之经费为1 6月份(八月份经费)六倍,即36 倍(36 x 八万)。但一月份发双薪,己去卅倍。二月份发十五倍。三月份预支十~倍。若中央〔银行〕再补足1 6月各九倍,为54 倍,加一月之双薪,为十五倍,合69 倍,约等于六百万元之数。如补发,每个教员尚可得到倍,亦不过六千元,等于一担米价而己,可知数目之小。而进小学之学费即需一担米也。余允于日内去沪,与上海各大学取得联络。六点三刻晚膳。膳后叉开会讨论安全委员会问题,决由余召集助教讲〔师〕会、学生会代表谈话。八点半散。
  接陈伯修函九章函许超、张宝望、H. L. Eastlik (Pullman , Wash. )、毛汉礼函接士芳函希文函国防医学院National Defense Med. Center T. M. Peng寄李今英函
  
杭   晨阴39°,30.02" , As Fs 1°,风NE。午后阴42°,29.98"。三点雨。
  求良儒来。下午预算委员会、行政会议开会。家玉自沪回。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数通。一致九章告以十一号拟去沪。但下午四点家玉自沪回,谓上海教育部仅留社会教育司,余人多己去广州,故去亦无益云云。十点乘车至九莲村晤默君,知森森与王胖(振寰)及程振华已于今晨去沪。在默君处遇邵力行。默君口气似拟乘飞机至广州再转梧州,因考试院在梧州也。而王胖可设法得免费之飞机票赴广州,大概翼如墓之工作完竣以后,渠有飞粤转桂之意。
  下午二点开预算委员会,推劲夫为主席。决定浙大存U. T. C. Universal TransportationCo甲·浙大名下所存2680 美金之支配,决以其中1800 元为还G. E. Steche叽and Faxon 二公司之用。此账尚系邵裴子为代校长时所欠,迄今垂二十年,陆续归还,至此可还清矣。中央〔银行〕所拨1 6月份每月十五倍薪日内可到,决先发职教员五十倍。振恒小筑袁家椿出屋要七两金子,再加电话机三两,共一条,等于一百担米。决定给与,但以出屋付款为条件。继续开行政会议。家玉报告在京索款之经过情形,知阴历年底南京混乱状况。中大自国库取得之一千万元,为校工一千人包围而朋分,校中库存三百万为医学院医生所朋分,其余各机关情形亦概可想见矣。
  Why Russia Purges Scientists , U. S. News & World Report Jan. 14 , 1949 , p.22.Trofim D. Lysenko , is a protege of Georgi Malenkof, No.3 man in USSR next to Stalinand Molotov 0 Medical men 医学家,如Malaria 痞疾专家C. F. Gause 已被停职,Eugen S. Varga 为苏联经济专家,因不信民主国要有不景气,亦被黯云。著名遗传学家N. 1. Vavilov 免职。因此英国HenrγDale 皇家学会会长及美国N. J. Muller均辞去Honorary Member of Academy of Sc. of USSR 苏联科学院荣誉院士。
  接K. Van Evera 函
  寄赵九章、谢家玉函 Van Evera
杭   晨大雨43°,29.82"。晚45°,29.84",阴,NEo汪日章来。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与希文。并寄G. E. Stechert 支票,还定期刊之账。上午晓峰来谈关于浙大办夜校,时间在下午六点至十点,地点拟借中学,目的在于收点米作学费,以补助教授收入之不足。此事经教厅李厅长赞同。
  电话贡沛诚建设厅关于介绍许超为第四科科长,许己愿任斯职,嘱请求良儒通知陈仲和。郑石君来,为愿售九十担米与学校事。晓峰与陈乐素来,谈学校派人至广州为办事员催促经费事。因校中粤籍同事甚少,故拟陈乐素前往。但渠若去,势必辈眷前往,且本学期之功课将乐素之担任部份全行除去也。
  午后兰点召集教授会、讲师助教会、职员会、学生自治会等各推代表,讨论应变联系问题。到安全委员会蔡邦华、朱仲翔,教授会储润科,职员会赵凤涛、陆攒何,讲师助教会朱兆祥、谭天锡、周志成,学生自治会陆景善、包洪枢、杨锡龄、左大康、寿纪仁等。决定应变分纵的组织与横的组织。纵的方面以安全委员〔会〕为枢纽,分救护、消防、警卫、粮食、水电、总务等组。横的方面分讲师助教、学生自治会、校工等,由安全委员会主席召集联系会议。五点半散。晚膳后借允敏、松松至刀茅巷晤丁庶为及顾俶南,遇孙斯大及家玉夫妇。
  寄G. E. Stechert $ 21.28 、J. + E. Bumpus $ 25. 00 、L'Organization Met. Int.国际气象组织4.00 、张宝望函希文函钱宗起函
  
〔杭州〕   晨阴42°,29.90" , Fs As Ac,风NE 1°。晚的°,29.84",雨。

  下午参加杭市维护会。至省府。刚复回。今日起学生注册。
  晨七点起。上午与家玉谈,决计侠国库款到后薪水发出,与家玉同去沪。学生张开炎等提倡跳舞集会,每日必以铜锣镜镀与鼓,并大张白旗,名曰"大家跳"。因女生愿跳者少,日日结队至女生宿舍游行,不堪其扰。余嘱孙斯大制止之。
  今日起学生注册,收体育费二百元、杂费二百元、讲义及赔偿损失费二百元,合六百元。虽价不过一斗米价,但仍有若干学生元钱能交。按附中学生对校内同人371子弟收三斗八升米,校外收五斗八升,则已贵五六倍,而之江及沪上私立大学收学费三担五斗米,则贵卅倍以上。大同大学连膳费收八石米,他校亦类。中午至扶轮社,今日请自来水厂之王君讲杭州|自来水厂情形。
  二点半借王季午至民生路考佳处晤王讷言,据云佳叙部田炯锦及部属一百余人将赴桂,因待车留杭,均留考锤处云。兰点至市参议会,参加杭州维护二次会议,到张佐时、余越园、吕公望、徐士达、高维巍、程心锦等。决定更名为"杭州各界人民和平呼吁会"。
  四点至省府晤张文理,并约汪日章晤陈公洽。陈主席询及郁达夫之子欲自暨南大学来浙大借读。余以暨南在沪开〔学J,目前暂难有办法,候开学时有余额再说。公洽为余打电话与张忍甫,询中央〔银行〕寄来之款。张谓款已到。后由电话中再询,始知为文教会之一百九十万,而国库之九倍(1 6月)尚未到也。
  杭州自来水厂成立于朱黯先时代, 1928 开始至1931 成功。其初吃水定户只110 家,到1937 年乃有三千家,用水每日一百万gallon ,到目今有用户4500 ,每日平均三百万gal. ,冬二百六十万,夏三百五十万gal.。如杭城用水人以全城二分之一计,则每人用20 gallon 左右。Distributing pipe 干线管道长五公里,直径3"一16" ,Connecting pipe 支线管道长九公里, 0.5" 2"直径。微菌每cc 50 以上,元大肠菌,压力每sq. in. 80 lbs ,高于上海,用Bleaching powder 漂白粉6 ppm 百万分之六,NaCl 在100 ppm 以下。
  〔接J British Council 英中文化协会Hedley 、孟闻、欧阳素、李祁寄元任、九章函
  
杭   晨雪40°,29.75",风Wl。下午阴41°,29.70",风W1,云Fs SC o 有月光。百舌鸣。
  下午在市政府开杭州市都市计划委员会。校中注册收费。
  晨七点起。下雪,地上积有稍许,而天气不冷,随即融化。上午虽继续飘雪,但地上无积雪,惟屋瓦作白色,至午全消。下午阴,晚有月。自此次雪后,气压竞降低,而风东〈西)(南),颇为特殊也。
  上午王季午来谈,为张汇泉等房屋事。张丹如来,知毕业生去市政府报到者,工务局有八十,户籍调查方面已报到十九人,尚有二十五人于今日可前往。尚有应小玩等未毕业学生亦欲往,余阻之,因恐人数太多,且有妨碍工课也。近日教职员为子弟入小学事大为关心,因杭州各小学均定十四开课。弘道〔小学〕收米→担二斗,安定〔小学〕一扭,馀亦称是。员工均无法送子弟入校。余询省市政府,知省级公务员在任一年以上者,凡有子弟一人或二人,可得一学期食米一石或二石。因此余嘱孙祥治作公文与陈公洽,嘱照例发给。下午于市政府开会后借邦华晤陈公洽。
  渠允明日等回信,但恐省粮食调节委员〔会〕无如许大量耳。邦华并述十日为湘湖事召集三人(浙大、水利局、萧山县府各代表一人)会议之结果。水利局之意见以为县府围垦上湘湖之办法极不合理,因湘湖之水只足供41 , 000 亩灌慨之用(以湘湖平均深一公尺计) ,而赖湘湖之水以供灌溉者计达五万七千亩,故不围垦水在夏季己嫌不够矣,安得再将蓄水减少乎?三点借霞初、邦华及劲夫至市府参加杭州都市计划委员会。推定余为主席,张佐时、任市长为副。并推定八组召集人,计土地组洪处长、罗云,交通组杨处长、吴蘸初,区划组张晓峰、张丹如,房屋组杨君、叶君,卫生组徐世纶、王季午,公用组伍正诚、张丹如,经济组严仁费、贡沛诚,文化组李培恩、郑晓沧。余于五点即出,至省府。五点半回。
  接卢温甫、土芳函陈伯修函寄Hedley
  
杭   晨阴38°,29.71" , Sc As 1°。晚42°,29.78",阴,FsAso戴季陶在粤自尽,年59°。

  校中职员〈陆绩何)(陆翔伯〕去世。上午蔡金涛、马师亮来。晚程孝刚、袁志成、赵述庭在校晚膳。
  晨六点三刻起。许道夫来,谈湘湖农场事。渠对于杨行亮甚不满意。余告以农场场长可换,但不能交与农经系,须由一教授负责。接陈公洽电话,谓拨给浙大学米一百石,另将二月份每人无价米七斗提早发给。如此则一人有子女一人,虽不得公费而缴学费→担米者,亦勉强可以维持矣。余即以告陆子桐、丁荣南,嘱速即往提米。子桐报告,谓老职员〈陆绩何> c 陆翔伯〕患肺病己气息奄奄,未几即去。
  校中借给丧葬费四万元。仲翔、劲夫来谈,谓振恒小筑之袁家椿愿让屋,但即须黄金七两。余主张付给。昨日黄金每两六万七千元,今日己涨至九万元,狂增吓人。
  斐章女中校长胡碗如来谈,谓竹蒜生在孝女路建有未央村,双人两所,单家九所,胜利后为黄绍站之参谋张绍棠所占,房租分文不付,且招僚若干人住人,周企虞之姨太太即文德女中校长亦住在内。竹森生己将此屋捐与斐章中学,但该校无法收租金,迄今不能得款付教职员薪水云。渠拟向法院起诉。
  午后刚复来谈。又润科来谈。余嘱振公向舒鸿征求任训导长,渠亦不允。晚约程孝刚、袁敦礼、赵述庭及新来教员航空系黄玉珊,电机朱苍苍珠,解剖张汇泉、项全中及仲翔、晓沧、季午、劲夫等晚膳。述庭、志成及孝刚均将在校兼课。项全中为东北人,袁河北人,渠等大谈盛世才在新疆杀死杜重远,及盛之弟与弟媳残杀事。
  八点半散。
  日本之预算。本年日本预算为七千亿700 , 000 , 000 , 000 圆,即美金二十亿元。
  373去年四千七百亿,增加原因由二百五十八万公务员薪水之增加。
  接UNESCO Demid Grier 、温甫函Mrs. Preston寄章友三电希文函士芳函杨郁生、温甫函欧阳铁翘、黄厦千函
  
杭州   晨晴41°,29.80飞晚晴44°,29"。孤山及西玲印社梅花大部全落。

  沈海楼、吴雨公来。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与British ( Council J 代表Lynda Grier。沈海搓、吴雨公来。
  沈现任美援农村复兴委员会委员,方自广东来。据云,农村复兴委员会可用之款为二千七百五十万美金,而用在浙省仅十五万美金,作为推广事业大部用于川、湘、桂、粤各省。渠长子在中大附中高兰,欲转学浙大,可住其弟沈学年家。余嘱其参加附中考试。吴雨公及中农所同人卅余己来杭,在武林公司办公云。十点借允仪、允敏、松松至罗苑。余至孤山北路三号袭社,晤周亚卫不值。回至罗苑晤姜辛曼。
  渠方自江阴为其母作八旬寿庆回,因江阴年底风声甚紧,故未举行。回途车子困难,步行若干里至元锡,又以在火车上受挤故,回校后病倒数天云云。十二点回。
  今日在"慎大"购面包,涨至每个140 金圆。又至童天润购芝麻酱,每斤(十四两)涨至260 元矣。午后作函与Prof. Preston。又李季谷来,谓学生自治会出《每日新闻~,全载共产党广播,为保安司令部所不满,且对外销售,迟早必被封闭。余函孙斯大,嘱自治会将《每日新闻》出版负责人或机关印出C< 每日新闻》只有出版地址)。若欲向外发售,必须向市府登记。赵荣琛来谈,谓诸暨乡下几全在土共之手。但土共并不猖獗,与人民尚相安云。晚膳后借允敏至龙泉馆晤丁荣南。王季午来谈。又刚复来谈化学系事。
  
  
杭州至上海   晨晴,Clear , 40°,39.96"。下午至上海附近大风。
  七点三刻出发,下午二点半到。
  晨六点起。收拾行装,匆匆忘将Dressing pack 梳洗盒带走。王淦昌、吴征铠相继来。早餐后7:45 即乘车出发,计吴征铠、王淦昌、谢家玉,连司机龚与余,共五人。出发时车上Meter 里程表为17064 公里。一刻钟后过七堡,此一带路面尚佳,但愈近上海,风力愈大,天晴阳光不觉热也。过海宁后,田间之桑园渐多,直至海盐为止。金山卫及上海附近,则到处作工事。上海附近闻将筑3500 稠堡,已成2000个。中午11:50 到闵行,因渡船已停止办公,故待一小时余。余等在茶馆吃所备面包、果品。自校至渡头共182 公里。13 :20 开行,渡江费20 分钟,渡费1040 元。渡江后再行22 公里到上海市界,再行五公里至研究院, Meter 为17272 0余在院中稍息后,即借家玉至爱文义路1475 号一弄,晤暨南〔大学〕李震东。
  知上海各校二月份初发15 倍月薪(八月为底数) ,继发四十五倍,近又发十五倍,共发七十五倍。复旦多发一斗半米。震东约明日中膳。出至郑家木桥宏裕坊二号家玉办公地点,遇梅成章及其兄。
  五点回。适研究院开会商讨追悼萨本栋纪念会。决定在本月廿七日,并定物理馆之名为"本栋馆"。会后晤朱驷先,知其明日赴粤,参加戴季陶大脸。余请其告陈雪屏,发浙大三个〔月〕应变费用。七点走至霞飞路亚尔培路口"长心"晚膳,一菜一汤,去一千元。膳后至科学社晤张孟闻,知卢析薪己早赴香港,而涂长望亦有前去之意云。
  寄Mrs. Howard Preston , fJJ、斯大、Lynda Grier 、戚叔含函
  
上海   晨晴,外间滴水成冰。

  上午晤胡适之、默君。中午上海各大学校长在"来喜"中餐。
  晨七点起。八点至霞飞路白赛仲路口上海银行分行晤适之,谈半小时。适之患Angina Pectoris Thrombosis 心绞痛血栓形成已历年所,在美国时曾进医院,其病与李仲授、陶孟和、赵九章均相类。孟和得其婿邱锦漠用Hormone 激素医疗有效,故适之与九章均请邱疗治(住177 爱棠路) (所用Honnone 名Oreton , Shearing Co.美国出品,及Padodin) 。适之对于中共与中央和议之成功甚悲观,但谓北京之解放未始非福。渠不久将赴美国,或将赴台湾一转。
  别适之后至古神父路51 号晤默君,据云希文近觅一同学之妹住珞咖路,不知何人也。渠交来珞咖路之水电表证明。回院后晤冯德培,为Biochemist 生物化学家王应睐事,因季午欲其来浙大也。电话刘瑞恒,接电话者Dr. Hsu ,谓刘赴台湾,三四日后回。余询以E. C. A. 之医院设备,浙大是否可以分得。答谓无问题,且谓浙大医院尚可请款建筑,因有一笔Inflation surplus 通胀节余也。
  中午至静安寺路来喜饭店中膳。今日上海各大学轮到暨南作主。李震东因病房未到,由陆总务长代理。上海各校计到:复旦章友三,交大王之卓,同济夏坚白,上海医专朱恒璧,商校朱仲谋,船专周均时。音专戴粹伦未到,有人代理。此外尚有唐山唐振绪,教部秘书陈奇秀及浙大谢家玉。商讨结果:发电与广州陈雪屏,谓如不给三个月应变费,将全体飞广州请款,并将每月所要数交与陈奇秀。午后借家玉至北京路39 号中和公司晤张继志。出后至二马路外滩中央银行,换美金支票与美国各书店。晚在九章家晚膳。
  
上海   晨晴,较昨稍暖,风亦止。

  中午张继志在新雅约〈晚〉〔中〕膳。下午三点气象所Seminar。晚侯德榜约在汇中晚膳。
  晚王淦昌、郑子政、钱逸云来。
  晨七点起。上午至植物研究所晤罗宗洛,知李先闻已去台湾,研究所有邓叔群、裴鉴、饶钦止诸人。天文研究所现亦借寓植物所中,张饪哲亦在此工作。十一点半李振吾借侯德榜及其公子来。侯之公子在南开,现欲转学来浙大。
  十二点半乘侯君车赴大马路新雅广东菜馆,应张继志之约中膳,到教育部童大宣及家玉。膳后借家玉至辣飞德路中法学校,因教育部留沪同人在此开理事会。
  中法学校现改办高级专校,尚未开课,故刘英士等均住此间。遇刘英士、陈东原诸人。闻唐培经己赴厦门教数学,而马小波则尚逗留上海云。
  三点至自利南路(即上林路)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之Seminar 学术讨论会。
  今日陶诗言讲The Formation of Hurricanes in N. Atlantic" 北大西洋甩风之形成",系根据美国人Riehl 一文,谓台风之成由于Trough in Easterly Wind Belt 东风带低压槽与西风带Trough 低压槽之Superposition 叠加,及Equatorial Shearing Line 赤道切变线之故云云。五点散。借九章、温甫、程忆帆、蔚光诸人至大西路337 号气象局。南京气象局大部人员均已迁移来此。在局见到十二三〔日〕以来天气图,知十二〔日〕以来有一低气压自台湾琉球吹向日本,昨日气压低至990 mb ,在日本风级九,中国沿海风级七, Front 锋线极为显著云。
  六点至高安路晤叔永,遇严寿置。据叔永云,星期一开科学〔社〕董事会,由咏霓召集到刘鸿生、钱新之、吴蕴初,决定由董事捐款,每人各认一百金元,依照生活指数倍数增加。据昨日上海决定倍数为349 ,等于每人募兰万五千元,三人已十万元一月矣。七点至南京路口汇中饭店,应侯德榜之邀晚膳。侯住514 号,每月房租,两月前二百元,今日为五千元。西菜每人1600 ,加三成捐,为二千余元,到孙颖川、李振吾。九点回。
 
上海回杭州    晨Clear,Calm,霜。
  吴征铠、陈宗器同行。浙省主席陈公洽辞,周岩继任。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陈君衡(宗器)已自白利南路到祁齐〔路〕.未八点即启程。吴征铠购得《大公报》,载浙江省主席陈仪免职,以警备司令周岩继。公洽到杭后,对于浙大备极爱护,如教职员工之给无价米,吴大信等五人之无条件释放。
  一旦换调,不知日后省府之是否更变政策也。周, u廉县人,资格、经验均较浅。
  余等自沪出发前至汶林路王淦昌处一转,未八点即启程。车上Meter 为17355 0 自杭来时为17064 。行程不到300 公里而所带30 gal.之油己用罄。司机"枪花"之大可知。余亦只装痴作聋,因龚司机平日人尚忠实也。行廿七公里至闵行渡口,等四十五分钟始得渡,因轮不到时间不走也。10;03 到金山卫,此处有宪兵查行车,亦不严。10; 16 到金丝娘,即公路石碑86 公里处,为江浙之交界。
  10;30分至新兴镇,此一带自金山嘴至海盐沿路均为某园,海盐、乍浦附近则制盐业盛。自海盐以南,由黄湾起直至杭州,则遍地是桑园矣。黄湾附近有村名角里堪,即桑园起头处(路牌144) ,时在十一点。12;07 至海宁。海宁以南公路较好,行车较速,未一点即抵〈庆〉〔清〕泰门,人庆春门至刀茅巷。送吴征铠回家,陈君衡至泰和村朱嘉谷家中。汽车Meter 为17563 。自研究院至浙大共209 公里,去时路程为208 公里,自闵行技头至校为182 公里。
  回家中膳后,二点作函与电数通。四点开行政会议,余报告在沪接洽经过情形,决定请诸葛振公与李浩培二人赴京沪催款。浙省图书馆陈馆长来,为开图书馆校门事,因目前校中只开大学路及庆春街门也。晚膳后至泰和村,晤刚复及陈宗器。
  Rijs S. Briant 寄来The 1. C. 1. (Imperial Chemical Industry 帝国化学工业公司) Straw pulp process 秸籽制浆方法,用Caustic Soda 氢氧化纳和稻草可作牛之饲料,与蕃薯一样有价值。2001b 稻草斩碎加30 lb Caustic Soda 可制7∞ lbs pulp ,过一晚即可,可作饲牛十只之用。上海四川路131 号。
  接费香曾太太 袁家第、Rijs S. Briant 、张孟闻、丁炜文、郑国士函
  寄李副总统电 广州l 陈雪屏、朱骗先电 郑国士函 张默君函 丁炜文函
杭州   晨晴49°,29.94", Calm。晚七点37°,29.92",Clear。玉兰含苞欲放。

  李季谷来。魏颂唐送来《萧山湘湖志》一部五本,~培远堂偶存稿》一本,清桂林陈宏谋著。
  晨七点起。上午交振公上海各校通讯地址单,因振公与李浩培将赴京接洽经费也。但李藉口星期六有院务会议,要星期日才出发。教务处赵凤涛来谈,知有十七号及四十兰号二教室为学生所占据不肯撤出,致教室不能上课。余嘱自治会左大康来,据云十七号系应变委员会所占,其一则为舞蹈会所占云。余嘱左大康转告,此二室必须腾出,免得若干课程之停止。中午李季谷来谈,谓此〔次〕陈公洽之去职,事先毫元所知。渠于月初去奉化,四号回,蒋亦绝不提更调事,但昨阅报始知之。与在福建及台湾两次去职时事先通知者又不同。余询是否为广东方面所决定。季谷意以为浙省府委员俞济时、陈成、蒋坚忍、周家贤之联任与加入,其名单必为蒋所拟无疑。有人以为上月廿六吴大信释放时浙大学生大贴标语,省府置之不问不闻,与此次之更调有关,因特务方面必扩大其辞以报告蒋也。余以此知余地位之危险。陈叔谅早有言,谓浙大学生应加取缔,不知校中教职员全不管事,而使余3n首当其冲也。季谷谓陈公洽星期一九点去上海,任显群则已先时离杭,因任之作风非有陈公洽之雅量不能相容也。晚膳至振恒小筑袁家椿屋中。校中已交与十两金子,故渠允不日撤出,一切玻璃、地板、电线等当不致于拆走矣。
  E. M. Zacharias: On Yalta {论雅尔塔会议~,{大美晚报~ Feb. 16一17 , 1949 0氏谓美国人过于相信日本人兵力之宣传,谓日本有精兵五百万人,在本部二百万人,东北二百〔万〕人,南洋一百〔万〕人,且有敢死飞机五千架。在Henry StimsonMerrwirs {史汀生回忆录》说道:"日本政府要抗战到底。照1945 (年〕七月间计划,尚不包括原子能在内,则以亚东战争至早于1946 年底始结束,定1945 年十一月在九州作小规模上岸战,至1946 年春始以五百万人之兵力在东京湾土岸,死伤人数或达一百〔万〕人。此系美国海陆空军Joint Chief 三军联席参谋长之估计,因有不能不要求苏联加入而有Yalta 会议之条件。在会议中,波兰疆界问题口舌争论极多,但对于东亚则草草了事。美国人对于远东情形极不了了也。"接美国麻省理工寄来新校长James Rhyne Killian , Jr. (为校长视事观礼帖) 陈雪屏电
  
杭州   晨睛49°,29.92飞午晴。三点59°,29.86"。晚八点雨。
  今日洗浴时磅得(均去衣) 104 lbs ,松461bs 。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数通,并寄司塔克书店、国际气象会议、美国气象学会之书款各若干。
  星期四行政会议席上决定,请李浩培、诸葛振公二人往上海、南京。浩培必欲{矣今日院务会议之后再走,实际耽误时间不少。因今日《申报》载上海各大学教授代表陈望道等之去京所得一亿元即应变费也。家玉在沪,与上海各校亦极少取得联〔系〕,因此浙大将成孤立而成相形见绚之状态矣。今日下午与振公、刚复谈。
  刚复似愿往,则振公可以不去,因刚复自较振公为熟悉情形也。午后开校舍委员会,尚有两个教室四十三号与十七号为学生所占据。余主张星期一非让出不可。
  昨接李今英函,知己在中山县中学任教,又在澳门岭南分校兼课,故本学期要请假。
  又李启明以其名誉为其夫人所毁坏,与谢文通夫妇均不能留校,故决计辞职,并与其夫人他离。今日支配梅太太〔住房〕 (乙种一号)及李启明(丁种廿七) ,结果前者给与陈柏心,后者给与章定安。
  下午接黄尊生之函与电,知二、三、四各月之七十五倍底薪之支付书已于日昨发出。此次尊生得余信后,极为帮忙,曾两度与陈可忠同赴部见陈雪屏。雪屏不在,见到田培林,时黯先已到广州,并已向陈雪屏进言,不可将浙大抹杀,因此才有雪屏之回电也。
  "联总"总报告UNRRA: 一联总自1943 年成立至1949〔年〕三月底结束,共用3 ,968 million 美元。其中2 ,668 million 来自美国, 617 mil.来自英国,加拿大次之139 million ,澳洲、巳西又次之。中国得509 , 335 , 000 美金, 2 , 360 , 000 Tons( 物资J,其中食物占134 mil.元,衣着112 mil.美元,医药32 mil. dollars ,农业机械71mil. dol. , Industrial 工业158 m. dollars , UNRRA Mission 联合国救济总署组织29mil. dol.。自1944 年十一月起至1947 (年〕十二月底止。
  接黄尊生函Lynda Grier寄希文函Rijs Briant 、沙凤苞函American Met. Soc. 美国气象学会$ 7. 50 membership 会员费、L'Org. Met. Int.国际气象组织$ 4. 00 、G. E. Stechert $ 36. 23 (Discovery<发现>, Nature《自然》 , Sc. Monthly <科学月刊>)
杭州   晨晴56°,29.88",Calm ,Temp.inverse。午后二点64°,28.86",睛。院中玉兰开三朵。杨柳已绿。

  柴扉〔来〕。施成熙(水利教员)、金士宣来。
  晨七点起。作函与梅太太(李今英)及子政,并询英士大学校长汤吉禾伤势,因十七号报载汤吉禾在金华被人狸击也。有人疑心是因开除学生负恨而出此云。
  晨九点至长生路九号晤张文理不值。至灯心弄十二号晤任显群市长不在,遇任太太。未几,许绍楝借莫干山管理局王局长来。十二号屋系王局长所有。据任太太云,渠小孩进弘道〔小学〕两〔周〕即须赴沪,损失不货也。许绍橡谓新到建设厅柳际明亦系军人,向在国防部以造国防工程著,可知此次省政府系完全战时体制。出至英士街晤李季谷不值,遂回。余至建德村晤王爱予、顾俶南及储润科,将黄尊生函交阅。十二点回。
  午后柴扉来谈,谓浙大将派代表赴京争应变费,故艺专亦拟同往。余嘱其晤李浩培约定时间,据现时情形恐星期二始能成行也。金士宣来,渠于抗战初任浙赣路副局长,曾数度晤见,近在交通部。有弟金士铺,在政治大学法律系,欲在浙大借读。余告以浙大已开课,额怕已满矣。交通部情形,据云与教育部亦相似,大部人员在京沪,少数去广州,均不能办公云。施成熙来,渠在水利〔部〕疏散至杭,在水利局办公,谓水利局亦二元办〔公〕云云。今日院内玉兰有三朵已开放,较去年(三月四日开)竟早至二星期之多。晚膳走至英士路晤李季谷。八点回。作函与黄尊生、谢家玉。
  《租借法案}Lend lease 给与中国之款, Secretary Dean Acheson's letter to ForeignRelations Committee: total lend lease aid to China 电ince V -J Day 777 ,638 , 000 ,其3/7 为运日人回日用。《租(界>c借〕法案》于1941 (年〕三月十→成立,于1946 年六月底结束,共用约五百亿美元,其中以英国为最多,占65% ,俄、法、中次之。四国共占989毛。战后已约好英国应还六亿五美元,法国应还四亿二与美国,俄国尚379未约定,各国惟中国于V. E.日以后仍继续拨一个时候,直至V-J日以后。中国所得约等于英国十分之一。
  接Haurwitz 函家玉、《大公报》陈克宣、许超、吴忠信函程振华函寄李今英、郑子政、钱逸云函汤吉禾函B. Haurwitz
  
杭州   晨昙60°,29.82" , Ac 8,风SW 1°。晚五点半66°,29.68",昙。

  省长陈公洽、市长任显群离杭去沪,市民送者极为拥挤。在太平洋影戏园开会,郑晓沧主席。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即趋车至石塔儿外宾招待所晤陈公洽,渠方倚装待发。
  余去时即人内谈十分钟。余告以过去渠对于浙大同人给与无价米每月七斗,同人极为感激,而对于学生之越轨行动,保安司令部与特务机构均欲严办,总由渠个人加以宽容之办法,尤为难得。据云,渠此次之免职重要原因之一,为一月廿六吴大信五人释放〔时〕沿途游行并大贴标语,特务报告更夸大其词一事所致。余得此消息于公洽之口,心中极为不安,因公洽去浙是一极大损失,因其人确有理想,且具胆量也。周岩就职伊始,其部下已大有暴雨欲来风满楼之概。星期六市参会军民联欢席上周未到,其参谋即席讲演,谓杭州要做文化城,必先修明武备,故晓峰、储裕生、任市长等所标榜之"文化城"将成"武化城"矣。
  午后张文理来,代表公洽辞行。公洽与任显群于九点坐汽车赴沪,并致意学生所办之《每日新闻》万弗向市中销行,不然必起冲突云云。蒋家兰嫂(汤润琼)来,渠原定月初赴湖南,但迄今以浙赣军运频繁,出发元期。住西湖旅馆每日一千余元,下赏五成在外云。晚过鑫先、黄焕士昆、任雨吉为科学工作人员协会来捐款,余捐肆侣元为印刷费之用。作函与希文,并寄小尺一管。
  接希文、尊生寄黄尊生、谢家玉函尊生函(将2-6月份薪津倍数兰千二百一十七万七千元通知书寄来)
  
〔杭州〕   晨雨61°,29.62",Fr S 1°。下午阴。傍晚雨60°,29.66"。
  晨六点半起。自子夜起雨(前夜亦雨但不久即止) ,晨继续雨,下午止。但天气仍热,在60 l'左右,为去年冬季所元也。院中玉兰已开,较去年早十三四天。晨阅半年来所到之Sc陀配e 周刊。七月九号Albert W olfson "Bird Migration & the Conceptof Continental Drift" {鸟类迁徙与大陆漂移的观点} ,谓候鸟来去由于白要纪时代世界大陆只限于Laurasia 劳亚古陆及Gondwana 冈瓦纳古陆两洲,前者流向北,分成欧亚、北美,后者亦流向北成为非、南美与澳,同时又东西他离,原在毗连者现乃相隔极远,而候鸟数千万年来仍存此习惯也云。又December 10 期有C. G.Rossby + H. C. Willet "The Circulation of the Upper Troposphere & Lower Stratosphere"~上部对流层与下部平流层的环流》一文,谓1735 年Hadley 之理论,迄今已见不能解释许多现象,不能完全以温度之差异立论,且举许〔多〕例证,主要是西风带上层之Jet Stream 急流速度大而势力雄厚,于冬季在〔北纬〕45 。以上之高空,夏季45。以南。气流可分为High Index 高指数与Low lndex 低指数。前者风之运行系Zonal 纬向,风速大而风暴少,后者称Cellular 环形,西风速率小而风暴多。Hadley之学说不通之点由于: ( 1 )热带中温度不分高下,安能成风,且热带中风之组织亦颇复杂;(2) 中纬度西风之风力不但向上不减少,而且向上增加,直至同温层,故其为Vortex 涡旋无疑,因之创Vortex Theoη 涡旋理论云。其次Sept. 24 , 1948 ,Harlow Shapley "The One W orld of Stars" ~星球同在一个宇宙} ,系去年美国科学协进会退职时演讲。
  振公将告假返东阳,但一时买不到票子。
  接元任函 姚尚午 还款一百元
  寄希文函又尺一管武大黄培云电
杭   晨阴53°,29.86", Fs As 8°。下午52°,29.82",阴,As 1°。晚雨。

  荷兰释放Indonesia Republic sep. leader captured last December 去年12月捕获的印度尼西亚分裂分子头目。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蔚光、温甫、元任、宝壁,及Joseph Needham 李约瑟,谢其寄渠夫妇所著Science 0呻ost ~科学前口的一书,系伦敦Pilot Press 出版, 1948年价二十五仙。Dorothy Needham 李大斐最近亦被举为皇家学会会员,是为夫妇同为会员之最早者(余于晚间偶阅包书纸背后始知,函中未及道贺也)。凡300 页,内有报告、函件及诗札等,颇饶兴趣。氏在中国经十省,行二万五千公里,视察296个科学技术机关,送给六千八百余本科学书与各大学及圄。如以一镑一本计,即六千八百镑也。送给英、美科学期刊所登文字凡138 种,其中86% 为期刊所接受。
  李约瑟夫妇共演讲123 次(连Drs. Sanders + Pickens) 云云。
  午后开行政会议。决定星期六发七十五倍三月份薪。星期一、二再发七十五倍作为借支之数。学生公费,本月已发一千,明日再发四百元,后日发三月份预支一千八百元。如此则1 6月份之七十五成,可谓全数用罄矣。决定请刚复与李浩培明日赴京沪,代表教授要疏散费。指定委员筹备夜校、暑期学校与小学。五点381半散会。
  Joseph Needham Science 0叫post , The Pilot Press , 1948.浙东、浙西之起因。顾炎武《日知录》卷八"州县赋税"条下:"{水经注》山阴县, c 汉〕会稽郡治也,永建中,阳羡周嘉上书曰:以县远,赴会稽至难,求得分置,遂以浙江西为吴,以东为会稽。"接黄厦千、欧阳铁翘寄李约瑟、张宝莹、赵元任、Brentano's ,卢温甫、蔚光
  
杭   晨雨47°,29.61"。晚阴29.72" , 56°。
  晨陈馆长来。竹森生来。胡碗如来。刚复、浩培下午四点乘西湖号赴上海代表教授会转京要疏散费一亿元。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竹森生及胡碗如来,邀今日去中央银行兰楼开斐章中学校董会,并赠中国丰华(上海威海卫路674 号)厂制原子笔〔圆珠笔〕一支,系上海人郑惠诚创造仿制,每日可出一千支,其笔短,元Clip 卡子,因上海爬于多,故不用插嘴也。〔旁注:以上用原子笔写〕王季午来谈,并交来与杭州绸业会馆订租〈界)(借〕合同一纸。绸业会馆内屋甚多,己有防空司令在内,怕驻兵,故愿、无代价租与浙大,一年为期。余与季午于扶轮社会后,同至田家园绸业会馆后园视察,见其园庭布置有假山、亭阁,阪池种梅花多株。园占地二十余亩,屋宇不多,且须隔板修理始能住。张汇泉一家己搬人矣。
  中午借季午至青年会,今日有华中部扶轮社主任Governor 主管韦征复来杭。
  杭州扶轮社特加欢迎。到社友二十二人,李培恩主席。韦演讲,谓扶轮社成立于1905 年,发韧于芝加哥,现有属会6700 余,分一百八十个District 区。华南为DistrÏctNo. 96 ,华中97 ,华北98 0 每年DistrÏct gov. 地区主管要聚会General Assembly全体大会一次,五日之训练。去年四月16 22 在加拿大Quebec 魁北克后,又至Rio de Janeiro 里约热内卢开Annual Convention 年会,每一个DistrÏct 有District Conference地区大会。本年华中各扶轮社拟在杭州于四月一日至兰日开会云云。
  四点至中央银行三楼开斐章中学校董会,到钱士选、竹森生、胡碗如、郑晓沧、沈文焕、罗云、张忍甫、赵述庭。胡碗如报告中学近况,谓高、初中各一班,上学期二十一人,本学期不及格三人。又以学费二石半米,虽较他中学少,但学生仍不能负担,故减少至十一人,讨论可以免学费招生。又蒜生捐地五块,每月原定可收房租廿石米,未央村十三幢屋原可收十三石米(战前可收六十石米一月) ,但未央村一号居户张绍棠抗不缴租,竟一钱不名,决由律师法律起诉。五点半回。
  接毛启爽、何植栋、希文、胡雨融
杭   晨阴53°,29.78", As Ac W,风NE2°。晚52°,29.饵",阴。
  Thorez of French communist leader said if Russian arms invade France , the French communist willnot fight but welcome them. 法国共产党领袖多列士称:如果俄国军队入侵法国,法国共产党人将不会去战斗,而是欢迎他们。
  晨六点半起。因为校中学生为我宣传,说今天是我六十岁生日,所以校中本来要为我庆祝,学生做戏,教职员送礼物。上星期六学生代表左大康就来说,要开会庆祝。
  哪衡叔画了二张画给我。我己当面表示,礼物一起不收,开会不到。在星期一的《浙大日刊》上登了一个启事。但是昨天么枕生太太和波若统又送礼来,我已一起退回。
  今日又接南京徐近之和广州气象台王宪钊的贺电、祝廉先做的《贺花甲》诗。我实在不敢当。而且今天阳历二月廿五、阴历正月廿八,和我的阳历和阴历的生日统如风马牛不相及,亦是可笑事也。但是亲友如此记挂,我内心总是感激的。早晨劲夫即来道喜,爱予亦来。我即告以今年既非花甲,今日亦非生日也。
  晨打字将昨Govemor Wei 韦征复之演稿打好,计两张,约一千字。但把打字机的带夹在卷轴中,花了许多功夫,并得允敏助始弄好。得张宝望信,知道他想再留美国一个时间。可是护照期间满了,来函问询要展期。
  阅李约瑟夫妇著Science Ou引post o 方重来,约明日中午请自复旦来的British Council 英中文化协会英文教员矶Tilley 0 家玉今天乘西湖号回,十二点馀即到。可知京沪杭火车己暂土轨道。据上海各大学校长定廿七日夜车赴京见李德邻争经费,因为上次我到沪和上海各校说井力进行,故我的卧车票也买了,所以我不能不去京一走。刚复、李浩培昨晚已到白利南路,曾和家玉通过电话的。接士芳函,他信于十四写出,己知道调绍兴为人事管理员,但非主任。他来信又大发牢骚,此人真不知趣。
  信中说十六走回东关,但信于今天始到。十七土匪即进三门〔县〕,县城青年不少被虏,不知士芳有否在被虏之列也。
  接徐近之、王宪钊电 希文、士芳函 张宝壁函 孙祖康
  寄士芳函 南京中央研究院电
杭   晨雨50°,29.84"。下午雾51°,29.81" , Fs Ac。
  中午约K. M. Willey 中膳。下午晤周岩(奉璋)主席。下午开杭州都市计划委员会,到魏颂唐等ο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与宝壁,劝其早日归国。函士芳询其是否脱险,因三门县于本月十七号曾失守,而士芳接省人事处调绍兴为人事处佐理员后,因不满所欲,以为在海口(琼州、1) 、三门均为人事室主任,而调绍为佐理员,又迟迟不动身。十四来信谓十六动身,故很可能为人所劫虏也。十一点至省府晤周奉璋,适因保安司令部开招3会,约下午二点,遂回。十二点约复旦教授(British Council) K. M. Willey (系Lincolnshire林肯郡人,毕业于牛津,愿来浙大任教)中膳,约叶之秦、方重夫妇、戚叔含及佘坤珊作陪。
  二点再至省府晤周奉璋。年约在六十左右,蝶县〔人〕,云系陆军小学学生,其地址即在保国寺浙大现址也。余首告以七斗米之津贴于浙大教职员大有补助,次述过去萧山湘湖之情形,最后述校中学生情绪。渠对粮食津贴云维持(但上午李振夏云谓民食调节委员会之米只能维持至三月份) ,学生方面谓《每日新闻》不能未登记而在外公开发售。余告以已经停止矣。即出。回。洗浴。称得104 磅。晚约施宏勋、孙福熙、杜修昌、鲍屡平、晓峰、邦华、叔含晚膳。
  中央颁布财政改革方案:一(廿三行政会议通过)( 1) 中央保留:田赋三成及卅八年度起原属中央之土烟土酒特种营业划归地方,放宽地方征课之限制,中央不再补助;(2) 随赋征借粮食停止;(3) 海关进口税以关元计算,每关元等于美金四角。人民得以金银、外币、外汇向中央兑关金; (4) 货物税如棉、烟、水泥、火柴征收实物。直接税中之营业行各业包缴办法。关于金融币制: (1 )金、银准许买卖,政府鼓铸银元。
  外币禁止流通。中央银行收兑外币参照金之市价及外汇移转险;(2) 旅客出外金饰不得超二两,银饰廿两,美金五百元。超出者要财部许可,人国者亦同。进出口贸易:(1 )进出口外汇及侨、汇均应交中行换外汇移转证;(2) 烟草、石油进口限额分配,准许进口货物得运向海关报运。
  接叔同函
  寄张宝望函 士芳、霞姊
杭州   晨阴52°,Ac As 9,风S 1°。中午54°,30.00",阴,FsAs St.cu。十一点起北风未雨。院中玉兰开十分之一。

  自杭至上海,夜车赴南京。在赴沪火车上遇许绍橡、姜卿云、吴望饭,诸立法委员(黄建中)及Mr. K. M. Willey 。
  晨六点半起。九点半借允敏、松松赴九莲村柏庐。在柏庐相近〔处〕即遇赵卿,遂借其至九里松看翼如坟,并遇王永熙保长。据云于两星期内墓可造就,但邵梅记的建筑等于完全未曾进行。王永熙又谓后面余地涉讼纠纷至今未了云。赵卿之妻与子住珞咖路,但默君迄未给与款子。故赵嫂来函询问究竟何时回去,其生活应如何维持。余告以日内余将返京,与刘福藩决定办法。如刘不能来住,即是气象局不能保管珞咖路之屋,则余定叫小赵保管。总要有一个明确决绝的办法。默君对于珞现路以为出屋即所了事,一切破碎玻璃窗户均置之不理矣。
  回途余在开元路大华影戏园下车,参加杭州各界戴季陶追悼会。遇汪日章,约今日同赴沪。追悼会有王讷言报告,张毅夫演说。分发之《戴季陶先生事略》云:原籍吴兴,迁居广安。昆弟四人,先生其季。十六岁即赴日本,人日本大学。宣统元年任《天择报》主笔。民八年在上海与沈玄庐(定→)办《星期评论~,成《国民革命与国民党》及《孙主义的哲学的基础》二书云云。子安国,民航局局长。三点馀乘车至城站。
  至城站后得姜卿云助得上车,与章友三等相遇。
  据财部徐可亭答记者,此次金融改革方案,将来国家收入将赖关税。如长江流域完好,每年尚可得三千万美元,出口所值二亿美元。黄金、白银将与金圆券元固定比率。金圆券将停止发行。举行黄金外币存款。公教待遇设法恢复战前状态。新银元之成色与旧银元一样。
  今日下午四点西湖号车赴沪,到站尚早,而西湖号到五〔点〕廿五分始开。在站遇Wil1eyo 上车甚挤,而车上因对号故尚好。到西站已九点三刻,原定在研究院等王之卓同行已不及,故径赴北站,托姜卿云在北站问询处知王之卓卧铺号码。
  寄叔同、t.t庆核
  
南京   晴
  住中央研究院。与方志愁同房,住评议会秘书室。
  昨卧车偕复旦章友三、交大王之卓、上医朱恒壁、上商朱仲谋、幼师陈鹤琴、商船周均时、暨大代表黄如今、苏社会学院陈逸民、同济夏坚白、唐山唐振绪、镇江苏医蒋加年、音专戴粹伦、高级机械职业学校夏述虞等,合余共十四人,乘车晋京,分三个卧铺房间。昨夜推定朱仲谋为会计,章友三为Spokesman 代表说话人。
  今晨六点三刻车过龙潭时起。7:15 到京,即有高玉怀、陈德洪来接。余等分乘三车至中央饭店。吃面后,决定今明二日分看行政院与李德邻副总统,并拟呈文,提出下列要求: (1)改善教职员待遇,以生活指数〔计算〕 (工人生活指数,上海二月349倍于八一九。) ; (2) 研究费提高为100、90 、80 、70 乘倍数;(3) 学生伙食费改为银元六元; (4) 工人底数现为40 、60( 技工) ,改为ω 、1∞; (5) 经常费以十二月份为底数乘生活指数;(6) 特别办〔公〕费等亦依物价指数;(7) 发临时费抵二个月学校全部经费或全校人数粮食二个月。由章友三起稿,夏坚白缮写。缮毕己十二点半。至对面同庆北京馆中膳(每人先出二万元交朱仲谋) ,每人合得须付六百元之数,较杭州为廉。
  回途遇代教长陈雪屏,知其今晨九点自广州与孙哲生同飞京,方到飞机站,即来中央饭店。遂与谈广州行政院之决定。据云星期六会议决定二点,共需增加国库支出六十三亿,即学术研究费改为200 、150 、100 与50( 照薪水打折扣) ;(2) 学生膳费底数4.2 元增至十元,二月米依照6000 元算。章友三将上午所定七项告知,谈至三点。余等提出向行政院要临时费,计: (一)教职员以400 元计,每人五百倍之薪; (二)工友每人五十倍之工资; (三)学生公费每人底十元,招5以五百倍计加二斗三升米; (四)经常以月前之一千倍计; (五)研究费每人三万元。浙大教职员680 ,工友470 人,学生公费者1500 ,经费每月12000 。以上数计算,则(1 )12 , 000 , 000 , (2) 59 , 840 , 000 , (3) 11 , 750 , 000 , (4) 12 , 675 , 000 ,(5) 12 ,240 , 000 。二个月共219 , 010 , 000 元。十六单位中以浙大占第一位,总数为十五亿余。下午至行政院晤秘书长倪声炯。晚膳再约陈雪屏谈话。十点借鹤琴先回。余至中央研究院宿。
  今日各校除原来之十四校外,加入杭艺专周庆鼎、河南大学(在苏)郝象吾。
南京   晨睛53°,Clear。下午晴。晚57°。

  上午至傅厚岗68 号李代总统处。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借刚复、浩培及杭州艺专之周庆鼎、宋炳恒四人赴中央饭店。渠等四人见陈雪屏,要应变费五千万。最后允给浙大三千万,艺专五百万。于今日即行政院发紧急支付命令。余则与朱恒璧、周均时、章友三、夏坚白等谈至十点余,遂乘三轮车赴傅厚岗见李德邻。因时间尚早,遂至附近教育心理研究所艾险舟寓中。知艾已去广州教课,仅留数仆人而已。旁有余地,租与南京本地人种苗圃。余与鹤琴乞得刺情之种子若干。
  十一点至副总统府晤李德邻。因余等人数有十六人之众,坐不下客堂,即在外面立而谈。李德邻比蒋介石要从容〔得〕多而无架子,可说比较平民化。渠即说对于沪杭一带教职员之生活极为关心。友兰即以所预备之节略交与。余等即兴辞而出。至新街口中央商场附近五昧和川菜馆中膳,由周均时请客。余与朱恒璧所坐之三轮车,因铁链断故最后到。膳后回中央饭店友三等所住房间242 号。昨天房价五千六百元,今天为九千元。又火车价目己较来时涨一倍半。可知公共事业及旅费涨价之速矣。
  四点余等十六人又至总统府国府路,即齐攫元时代总督衙门,亦即两江总督制台衙门也。首晤倪声炯。渠以孙哲生所批见示,谓余等所要十六校之两月临时费十五亿,已批给一个月,约七亿六千万元,浙大可得一亿O八百万元之数。次章友三提出,应变费应给各校员、生、工友及眷属每人每月二斗米兰个月,及增加公费人数20% 二项,并请陈雪屏来会谈。至六点出。至"大三元"晚餐。膳后借刚复至研究院。
  
  
南京   晨晴54°。晚晴59°。晚起风。
  看孙哲生。
  晨七点起。院中仆人老龚、老韩均尚未起身也。八点半在中大附近吃面后,至中央饭店242 号。十一点陈雪屏来,同趋车赴萨家湾行政院办公处晤孙哲生,同往者陈雪屏及交大王之卓、复旦章友三等十五单位(暨南黄如今未到)。与谈三点:(1)各校每人之贮量三个月,每月二斗。浙大教职员每家算四口,校工每家二口,学生一口,共5910 口,每人兰个〔月〕六斗,计3 , 546 石,以每石一万七千计,为60 , 282 , 000元。十六校合计要42 , 213 人,米25 , 317 担,款430 , 508 , 000 元;(2) 要求二月份之倍数, 75 倍不够,要补发;(3)-;二各月办公费不足,亦要补发。对于此二项,因与其他部院有关,须统案办理云。余等即与陈雪屏同乘车回。中膳。陈雪屏约在中央饭店膳,时刚复及艺专宋炳恒亦到。王之卓、章友三等以目的已达,定今日夜车赴沪。只要下午通知书拿到,即可在上海中央银行提款(浙大108 , 505 , 000元及米款六千万元)。
  余以连日与各校同起居,不能见京中其他人士,故决计多停一天。早晨已请浩培乘晨车赴杭约家玉来沪,取校中印鉴与收据。下午并嘱刚复乘卧车(今日起贵一倍半)借王之卓、章友三赴沪。下午在242 号等行政院回信而一方则结账,计公共所用膳费不过三千五六百元,而沪京卧车来时一万一千余元,去时竟至二万二千余元矣。与友兰等商定特别办公费亦依照500 倍发,兼教授、副教授、讲师作8 元、7 元、6 元一小时(每月四小时)以五百倍计,即每周担任四小时以16000 元计也。
  五点即分头散。余至申报馆购《布雷回忆录》。在太平路202 号万家春购花生米四斤(@400 元)并至"泰山"吃饭。
  美国飞机Lucky Lady 幸运女士n ,B 50 作不着地之环球飞行。自Texas CarswellAir Force Base 德克萨斯州卡斯韦尔空军基地向东飞回至原处。星期六出发,星期三回,计时94 hl' , pilot 飞行员James Gallagher 0
南京   晨晴54°,Ac。下午晴62°。

  North Atlantic Pact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诺威、丹麦亦将加入,此外为英、法、比、荷、卢、加拿大、美国。
  晨七点廿分起。上午嘱高玉怀购今晚卧票赴沪。但昨起卧车票已涨至22550元。余所带之款仅五万,昨又代购刚复之卧车票,故所存不足以买票。向中央研究院借支,高玉怀〔去〕借支,据云院中元款。余又向同房方志愚秘书告贷,渠款亦不足,乃至中央大学校长办公室。中大自周纶阁离去后,由校务维持委员会常务委员三人郑集、梁希、胡小石三人轮流主持,但其职务只能执行维持会之议决案。余告郑集,谓学生造谣谓周纶阁卷七千万之款潜逃,校务维持会理应为之剖白。但郑则谓此事维持会无从知晓,理应由教部澈查声明云。〔开学后〕中大学生已到三分之二,教员理〔学〕院占全体,法〔学〕院只十分之二,工学院亦只十分之四而已。教员如二月十五以前不到,即作离校。每系教员到二分之一,即不补充云。余由出纳窒王子鹤处借款四万元乃回。遇朱炳诲。
  387十一点至五台山峨眉岭翁咏霓处。其房屋系新筑,元门牌,由广州路上一小山,有黑色竹篱。与谈半小时,据云目前中央意见不统一,是令人最伤心之事。余告以目前经费困难,各校长至须汇间集体包围教长、行政院长要钱,实太不堪,故余有不得〔不〕去职之势。陈公洽之看管亦为事实。
  十二点回珞咖路中膳。膳后刘福藩来,知渠调山西路局中办事,主任为冯君。
  温甫己回京,北极阁所中只徐延照一人留守。仆人有徐雄等八人。刘福藩允与其妻可住人珞咖路(如赵卿移出)。余交款三千元嘱配玻璃,并叫花匠来。
  二点胡肖堂来谈,知已回中大任课。三点朱驷先来谈,知陈公侠免职命〈己〉〔于〕十七〔日〕前一周已到,广州孙哲生亦不明底蕴。后在上海遇浙警察长,知陈公洽确不见客,谓其曾函共产方面,而愿单独孀和云云。五点回院。
  寄汤吉禾电王家樨函
  
沪至杭   晨晴上海54°。午后昙57°,29.72"。晚九点雨。
  院中玉兰盛开,初种迎春开花。
  杭州市长发表〔为〕俞济民。赵九章之弟赵德章来。
  晨六点起。车方过苏州,洗盟后黄如今亦七点三刻方到上海北站,比原定时间己迟半小时矣。杭州西湖号于八点半开,故尚有三刻钟。余打电话与郑家木桥宏裕坊二号,知家玉原定昨日可到,然尚未到,余即购票上车。头等车虽对号亦座满。
  余坐兰号车十八号,邻座为七十五军之王君,新自徐州退回。据云中央军之败,由于十二月间两星期之恶劣天气,虽飞机不能技递食物,谓共区情形富人被清算,但穷人亦无好处云云。
  余阅Mills 著《气候与人生》书头三章。昨起自上海至杭州头等票增至七千四百五十元。杭州鸡蛋五十元一个,米将近二万元一石,酥糖九十元一包,花生米六百四十元一斤。以五百元金钞近来问世,物价又大涨也。以二百元讨一黄包车到校。与允敏谈片刻,渠等己中膳,余吃炒饭后休息一小时。
  三,点下楼办公,阅公文信件。朱仲翔、王劲夫、晓沧、邦华相继来,知十倍之经常费九百余万昨已到,本可发薪水,但以中央银行无钞票故不能发给。学生自治会新选出之代表包洪枢、杨锡龄来询经费情形,并谓明日将有晚会纪念费香曾失踪四年纪念。八日将为余祝六十寿。余谓二者均不能到会。李季谷来,知陈公洽确被监视于衙州汤恩伯家中。因渠曾亲笔函某长君,劝采取个别与共产党取得和平之故云云。五点袁芷仁太太及余太太来。
  接傅孟真、(闻堪夏春新)羽仪太太、李祁、卢品、蔚光、霞姊
杭   晨阴51°,30.07" , As 1°。晚昙49°,30.01 "。
  苏联外相Molotov 辞职, Vishinsky 继任。商部部长Mikoyan 亦辞。苏联自来有五个外长:( 1 ) Leo Trotsky , 1918; (2) Chicherin , 1926; ( 3 ) Litvinov , 1939; ( 4 ) Molotov , 1949; ( 5 ) Vishinski 0下午行政会议。费香曾失踪四年纪念。
  晨六点三刻回。昨晚九点起下雨。十点后雨渐大,迄今晨则雨己止。路亦干燥矣。十点乘车赴孤山艺术专门学校晤汪日章不值。遇宋炳恒,据云艺专教授所要到之五百万元,已于昨在中央银行〔经〕与潘益民经理四小时之争执始取出,但因无钞票故,所得者为二十、五十元之金圆钞,全部拟以购米、柴、油等等云。出至长生路晤张文理,知己去上海。在"慎大"购面包,己涨至三百一个矣。田。下午二点半洗浴。
  三点开行政会议。因在京所争得一亿O八百万于下星期二可得四千万元,拟先将其分配。讨论结果发教职员工薪三百五十倍,合前两次所发,本月可得到0倍。学生公费前已发1800 ,再发4000 元。次讨论教授会去京所得三千万元之支配。大多数认以为,由行政会议支配,决定三千万元中20% 与学生作自费学生贷金基金,百分之三十(九百万元)由校工五百余人平分,百分之五十即一千五百万由教职员平分,每人可得二万余元。次农化系孙事是为推荐Rockefeller Foundation奖学金,前己推定渠与朱润二人,朱润因著作先到、介绍书先送,渠认为不公平,指责教务长王爱予。经调处,拟仍由教务处出信。次讨论自费生借膳费及汽车买票问题等。直至七点散。
  晚膳后,余至迎紫路友联鞋店购布面鞋一双,价2800 元。八点半回。丁绪宝、严仁庚来,知黄炳坤将离校回广东,定明日茶点欢送。
  接卢温甫函 费袁家第、顾钧禧函 汤吉禾、胡雨融
杭   晨晴46°,29.94"。晚六点52°,29.88"。
  哈佛大学同学会。硕安与其同学王女士(合肥人)来中膳。下午孔祥嘉、施之元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周庆祥来,谓留英国同学钱学龙(士青之子)曾与周君同在伦敦大学化工教授Eggerton 学习及实验关于煤制汽油等工作。但钱君原读机械工程,去年回国赴清华,不久因北平时局关系转赴台湾。但以父亲士青先生年迈逾古稀,欲留其子在杭,故有来浙大之意。余谓此学期已开课三周,侯下学期再说。
  梁允奇来,为校中保送洛氏基金奖金人选有不平之处联名抗议。余告梁以送出信件之先后,实与人选与否无关。朱润英文由Tony Spurr 打40 分而孙毒草打68 分,朱亦被学校保送,原亦希望学校能多得名额。但孙之保荐书尚未出去,书中可提其英文程度佳良一点,且二人之利害亦非绝对冲突也。
  389十点趋车至九莲村,赵卿不在,留条而回。至长生路九号,知张延哲因陈公洽之关系亦被看管在周主席处。余昨、今均未访张,完全因为报载({东南日报>)张之消息也。
  出至振恒小筑晤陈鸿逞,因其已搬入新屋,遇其姊陈鸿壁,己十余〔年〕不见面矣。渠己辞退广东中学校长职务,来寓于杭州。振恒小筑七幢屋自浙大购买后,后三幢三年多来为军官四川人袁勋所占(号家椿) ,理由是房主出卖未得渠同意。告法庭,校胜诉。后上诉,袁又败诉。因怕强制执行投鼠忌器,怕袁将链而走险,结果以十两金子贴其搬家。至前数日始移出,现住邦华、鸿适与唐觉。唐之夫人又以屋太少不愿移人,尚在争执中也。汪日章来。十二点回。硕安与其同学玉女士来,与彬彬骑车至岳坟回。在家中膳。三点开哈佛同学会,送黄炳坤赴粤并欢迎新会员施宏勋,到谢幼伟夫妇、丁绪宝夫妇、胡太太、严仁屡夫妇、赵之远、李春芬、晓峰夫妇、季恒、田浩征夫妇等等。吃面至六点散。晚学生自治会为余庆祝六十寿辰。余辞不往。
  寄羽仪太太、费袁家第(香曾太太)、希文、定安
杭州   晨47°,29.98" , Clear , Cu 1 , W。下午阴51°,29.98" , A.St 1°。子夜雨。
  五十九岁阳历生日。前遵义元线电台台长周载源来。中央银行潘益民及公库陈主任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孙毒草来,谈一小时余,为Rockefeller Foundation Scholars。
  渠与朱润二人当选,但朱润因物证先到先期寄出,孙迟交未能同时寄出,又朱润英文48分而孙得69分,朱亦得被推荐,认为爱予有意作弊。余告以介绍书先发与后发本与入选与否无关,且朱润英文算及格乃由升等委员会决定,不得谓其作弊。但孙似不了解,但自承态度不好。适Antony SpUIT 自香港回来,余询以考试英文之标准,据云当时无及格与否之标准,但仍忆有一欢喜讲话之副教授成绩甚佳,而一位专门中文者则英文不行。前者系指孙毒草而言,但后者非朱润也。未几王劲夫借丁振麟来,为孙装进言。余告以五日开会〔时〕孙毒草指王教务长作弊,实为失态。故余可为孙、朱二人作介绍信与Rockefeller Foundation,但孙载须向爱予道歉。余嘱振公与爱予及孙著作一接洽。
  中膳后中央银行新经理潘益民来。缘紧急支付款一万万O八百万作两次通知紧急支付命令已到杭,而钞票不来。今晨联勤总部、浙大、英士大学均包围中行要款,而中行钞票仅三千余万元。结果联勤得一千二百〔万〕元,浙大、英大各得一千万元。但浙大需要四千九百万元以发员工500 倍之薪与学生伙食每公费生4000元,故午间仲翔、润科、马元骥等去中行。潘益民未见,不得结果。至二点潘益民来,谓杭州库存实只三千数百万元,己分配净尽,明日由上海得款,必尽先发浙大云云。三点开预算委员会。
  下午王劲夫来谈。晚至建德村晤舒鸿不值。晨学生代表杨锡龄、张申云将建立可桢图书室,为余六旬寿纪念。余告以人尚健在,何必?晚润科来。至孝女路三号晤中央银行潘益民,不值,留话与其夫人。
  接羽仪太太、赵太太、尊生、陈其可、马国钩函寄刘攻芸电
杭州   晨阴47°,29.74",As Fc 1°。玉兰花已渐凋谢。

  孙哲生辞行政院长。昨日(五十九岁生日)。石作珍、潘湘二人因购银洋被警局拘捕。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吕蔚光及希文,并附去美国新闻处函。今日因浙大学生为我生日大作广告,故有不少贺电与贺信。晨间余怕教职员代表十余人去中央银行要四千万现钞发生事故,曾电话沈焕文询消息。据云今日西湖号可得钞票,其中分四千万与浙大,余始放心。
  十点半借允敏、松松及吴均一太太同乘车至陶社,将送来东西交还(生日礼物)。遂至九里松看翼如之墓,旬日〔前〕谓两周后可好,但据目前状况虽再两周亦不行。马路口之祭堂正在搭木架。余与允敏走至灵隐。现杭州已到香市,而烧香客不多,即有香客,亦均农夫家之女子,故灵隐前之茶馆竟无一人顾问,生意之冷淡可知。
  十二点馀至学士路,与允敏、松二人小吃于知味斋,面二碗(@640) ,馄饨三碗(@240) ,豆沙小包子十个( 600) 。至一点馀至教仁路天香影戏园看《万寿无疆》L拚with Mα, mα。三点至女青年会。三点半回校。中途曾至中央银行晤沈焕文,知款四千万元已提交浙大,余六千万于星期四、五、六各日可有。五点刚复来谈。
  祝廉先贺我六十寿辰诗"学海横流障使东,航航祭酒仰韩公。才看脱颖三千士,已是平头六十翁。莫讶桃笙元腰席,也教〈程管> (捏葵〕坐春风。从今和气销兵气,忧患余生一笑同。十年重返曲江滨,夏屋渠渠逐岁新。五岭崎岖始丁丑,三间揽撰纪庚寅。目中象纬无余子,日下弦歌有替人。桃李花开千万树,斓如莱彩祝灵椿。民国纪元卅八年二月廿五日为藕肪先生六十初度,赋此奉祝,即乞教正。弟祝文白"云云。默君诗:"湖柳碧如丝,花光恰好时。水流心不竟,云在意俱迟。绝学鸣天象,新民仰圣师。一诚柔万类,难老复莫疑。张默君于柏庐。"
  接赵太太、徐道觉、周亚卫函 黄培云电
  寄希丈洋一万元 吕蔚光( 〔附〕美国新闻处函)
杭   晨53°,29.66"。阴,Ac( 西南) Fs( 西),风SE 3,西南。晚67°,29.56"。

  晨董守义来。丁炜文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寄函与Marγland Academy of Sciences 马里兰科学院,索1949 年天文图表。晨董守义〔来),渠亦由教育部分发来浙大。接宝垄函,知其决计留美半载。又接赵太太函。
  哈佛大学Conant 校长之1948 年报告注重于教授治校之精神,谓校中经费元论来自政府拨给、社会捐助、学生收费,然学校之大权均需操于教授之手。所谓大权乃指如给授学位、招收学生、聘任教员等均须由教授主持之,校董是管钱而已。
  In the long run , the independence of a university is not determined by whether the govemingboard are appointed by govemors , or elected by voters or by alumni. Nor does itdepend on the source of income , whether it be tuition fees , retum on endowment , orstate funds. The autonomy of the institution rests fundamentally on the autonomy of eachfaculty which embodies in its spirit & act on the university tradition. 哈佛大学每年用经费二千六百万美金,其中基金利息六百五十万元,占四分之一。教授、副教授共460 人,费四百万金。学费在文理部份已自四百元至525 元一年。Lamont 图书馆已成立,专为Undergraduates 本科生,书八万卷。
  晚膳后借允敏至华藏寺老六号朱学焕家晤丁炜文,遇朱医生之父亲及其妹。
  朱家,萧山人,以养蚕为业。
  接宝望函家玉函田浩征函接Wm. D. Corter, UNESCO Depart. of Exchange of Persons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才交换处Pres. Conant Report寄MaIγland Academy of Sciences
  
杭州   晨64°,29.56",阴,As Fn,微雨,NNE 3° 下午雨56°,29.74"。
  丁炜文在寓早餐。吴仲常(学义)来。葛正权来。
  晨六点半〔起〕。约丁炜文在寓早餐。八点于大雨中同至柏庐,约赵卿同赴九里松。据炜文云,翼如行三,为其最小舅舅。大舅夭折,二舅亦早故,其母有姊妹四人,均健在。翼如原籍绍兴漓洁,后移下方桥。炜文之母适丁氏。〔炜文〕现随其姊(适俞锡荣〔之父〕)同住。俞之丈夫为医生,其之名锡荣,原与衡衡在江西吉安中学同班,现在江苏医学院云。余等至翼如基上一转后,即送炜文至国货公司之绍甫富车站回绍兴,渠旬日后返杭、转沪不再停留矣。
  回校遇吴学义,知其不久将返南京中央大学任教,留其家在杭(武林路六十二号)。葛正权来。渠现任国防部第六厅雷达研究所所长,已将该所迁至杭州梅东高桥杭高之后面。谓雷达研究所所有Radar 以日本与美国为多,接收日本Radar要二百卡车,而美国Radar 以10 cm 波长者为多,其短波至3 cm 则尚为新式而有秘密性质,故美国人不肯交出云云。
  毕业生代表董海春(外文)、韩文江(电机)来谈,为要毕业班学生旅行费、照相、印通讯录、出外游行借汽车及借七、八月份公费以制纪念品各项。余告二君以目前校中如此穷困,为学生者应体谅节省公款。但允酌借七月公费,以二百银元为限,作学校纪念品。
  晚程叔时(孝刚)来谈,渠现教每星期四小时之工业管理课程,但渠在沪得ConsultingEngineer 咨询工程师之职务,故又有辞去教职之意。余允酌量津贴,但四小时之兼课每月只一万六千元,而沪杭来往一次头等〔车〕即一万五千元矣。
  中午在Rotaη 中膳。决计四月二、三两日District No. 97 (即长江流域区)在杭州开扶轮社大会,杭州会员每人要出七块银元之数,星期六中膳、晚膳及星期日之中膳均在内云。此数在公教人员看来已是极大。因即使以五百倍计,至多亦只十二万二千元,可买三十个银元。七银元占月薪四分之一也。晚科学工作者协进会何志均、过兴先来。
  接谢家玉二电 丁普生函
  寄卢温甫函
杭   晨阴52°,29.68"。下午阴。院中玉兰几全凋谢。

  谢家玉由沪回。晚袁绪英来。
  晨六点三刻起。作函与元任。并嘱杨其泳将惠康名下所得之应变费二万元寄与霞姊,缘惠康在湘湖农场每月所得甚微,仅月薪七十元七十五倍,亦只五千元左右,故元钱可以寄家。近得每月七斗米之津贴,又有五百倍之薪水,本月己可得三万元,再加米贷二万一千元。今日又发应变费二万元。故特将此数交与其母亲。
  近日发薪独多,余所得计薪水(已发莹百五十倍)加发兰百五十倍(350 x 244) 计时, 400 ,米贷金21 , 000( 由教授会所得三千万中给50% ,由教职员平分;30% 由校工平分,每人得17 , 500; 馀20% 六百万元作自费生贷金基金)。昨得米贷金21 , 000 ,今日又发学术研究费200 元(116) x 500 五万八千元,明日尚可得特别办公费三万元(60 x 500) ,合四笔有192 , 000 之数。其中扣除去京沪预支一万五千元又五千元,汇希文一万元,明日可发应变费三万元只能抵下月初Rotary 年会大会(District Convention) 之费用矣。谢家玉于午后回,将贮米费己取得六千万元调得金子二十二条(二百二十两,以二十六万三千一两购进) ,又美金四百元(以五千三百元一美金购进) ,此款作为校中贮米之用者。据家玉云,渠在中央银行开支393票,得支票三张,其中有一张为八百万而写作八百高高云。
  三点半开浙大与教厅合办进修学校委员会,到李季谷、王爱予、张晓峰、郑晓沧、王劲夫、李浩培。知高中补〔习〕班有137 人交费,大学进修班则只有英文、物理、化学有学生十五人以上。决定均在日间上课,补习班分六班,每班23 人为限。
  补习班每星期廿四小时计,国、英、算各四小时,物理、化学各三小时,史地、生物各二小时。每小时算一点,教十六星期可得米二石。校中兼课则十六小时只一万六千元而已。学生每人交费学费米二石四斗,杂费等四斗,共二石八斗。五点散。
  晚膳后袁绪英来。余借至宗文中学,知刘文副己辞职,韩君继任,有学生900人。宗文中学之前身为私塾,已有百余年之历史,地点在皮市巷。
  接陈宗器函寄霞姊(杨其泳为将惠康名下二万元寄其母亲事)、徐道觉、柳支英、元任函
  
杭   晨微雨52°,29.78" , N。晚54°,29.66",阴。
  何应钦组阁为行政院院长。下午求是书院旧生〔来〕。葛正权约晚膳。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数通。接希文函,知珞咖路住宅中因原有美国白杨为虫所害。余前在京时托肖堂向中央大学要法国梧桐十二株,据希文云,已由该校森林系教授干锋(三月四日)送来,插植在篱笆旁。干锋号震章,湖北广济人,余曾在科学工作者协会遇见一次。树价不肯收钱,但由希文给种树者一千元云云。刘福藩来函,知珞酬路门房与正屋之玻璃窗均已配好,去四千-百元,除己付三千元外,尚差一干一百元。余今日汇去二千元。前求是书院学生吴漉(景洲)来,武进人,云光绪二十八年左右曾在求是读书,其兄亦在是校,离时监督陶姓。渠随张岳军在行政院任事,在重庆时于任叔永处曾遇到云。现住上海四川北路余庆坊廿一号云。
  午后洗浴。晚六点借振公、刚复、增禄、淦昌、束星北诸人至开元路奎垣巷五号,雷达研究所所长葛正权约晚膳,到副所长叶彦世(蝶县人)、王之香等。知雷达研究所研究员方面以浙大居多,计达十二三人。叶彦世为民十五级。今日遇徐名冠,渠在校时以特务自命者,毕业于民三十六年云。九点回。
  俄国教育部去年九月间(Sept. 8 , 1948 见Izvestia < 消息报>)命令各大学不得再在生物学上引用Mendel- Morgan 孟德尔一摩尔根学说,必以1. V. Michilin 米丘林之学说为正宗,而赞扬T. D. Lysenko 李森科@,请其为农业研究所之遗传学教授。将前所长An时巾ti-Mi代churSchmoωolh削au刷ss盹a 不信Inher由it让ta配nce of acquired character 获得性状之遗传,认为是reactionaη反动的。以上见Science Jan. 28 , 1949 , p.90 。
  又Discovery Jan. , 1949 , p. 刃有Henry H. Dale (前皇家学会会长)辞俄国科学院会员书,认N. 1. Vavilov 瓦维洛夫, Director of Lenin Academy of Genetics 列宁遗传科学院院长之免职与失踪为大不然,继任Lysenko 不可靠。
  接希文、刘j福藩、孙颖川、许绍橡、冯慈珍函 寄刘福藩洋二千元函一通丁普生函
〔杭州〕   晨昙54°,29.53" , Ac 6° 下午雨52°,29.64"。野外挑李已开放,玉兰花多落,油菜花己黄,之江大学旁杜鹊(映山红)盛开。
  下午顾一樵、卢冀野、杨希震来。赵述庭、孙瞌玉来。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希文。九点杭州南开校友会赴郊外游览。余与松松亦同往。晨起时天气尚佳,但九点已下阵雨。九点半要出发复雨。今日同往〔者有〕严仁屡夫妇、何增禄、浙赣铁路罗骥(罗英之弟)及省粮食管理处顾君夫妇。同学往者有吴嘉祥等五十余人及助教任知恕。在大学路上车后,至青年会接李季谷,另坐小车同往。
  至六和塔时,浙赣路卡车刹车坏,待修理。余等遂登六和塔,测得高度为65 公尺。由此步行循山径至之江大学,见山上映山红盛开,随处皆是。桃花亦有开,李花亦盛开。至之江大学晤李培恩,吃茶并谈半小时。知之江最初在宁波,名"宁?信义塾",成立于道光时, 1846 年后移杭州,改名"育英",在今之皮市巷正则学校。
  至1911 年始移今址。室中尚悬有1911 年民元〔前一年〕时欢迎孙中山先生照片,坐其旁者为陈其美(英士)及督军朱瑞,迄今二十八年,亦难得之纪念矣。
  十二点车己修好,遂乘车至云栖。时已下雨,且雨渐大,迄晚不停。原定计划由云栖至九溪十八涧,中膳后再步行至虎跑,登玉皇山,由大路南下回校。但雨既不止.余等至云栖后略坐即赴九溪十八涧。在九溪桥,遇蔡邦华院长夫妇及其连襟张君与陈绵T 。余等即在此吃南开同学〔会〕所带之干粮。余及松坐李厅长小汽车先到,而大部同学及增禄与其公子坐大汽〔车〕 (浙赣路)因高架子不能路上之亭子,故须步行一二里,无雨具者衣履尽湿。
  点心后将茶桌铺成开会式,开谈话会。会长李季谷主席。报告各人姓名、籍贯,知浙江籍者21 人,四川18 人,江苏7 人,安徽4 人。谈至下午四点,遂尽兴而返。回家己五点矣。今日浙大教授会开会,余未到。
  寄希文函
杭州   晨50°,29.76",雨,Ni N。下午雨。
  晚李季谷约顾一樵晚膳。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柏庐晤顾一樵、卢冀野(前)不值。至杭州师范,适在开会,遂出。据赵卿报告,谓杨剑秋己来杭,故默君于日内或亦将来云。至青年会看395田志君,询余右下第一臼牙是否有腐烂或蛙处。据云须照X 光。午后在浙大照X光照片两张(每张八千元) ,知牙根并不坏,牙之觉酸痛乃由一钢桥之套子套在第一右下臼齿上,每日三餐饭后统须将套子洗净又放下,套子甚紧,不免伤及牙之表面使剥蚀,而与神精接近,故有时觉酸痛耳。十点左右至竹斋街472 号晤魏颂唐,将其送余六十寿一单披、一副张惠言写之格言送还,因余均不受贺礼也。十点馀回。
  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商讨一亿O八百万中最后三千万之处置。结果将以此款发150 倍之同人薪津,计约→千五百万元之数,馀作为经常费。到现在为止经常〔费〕约亏负一千二百万元之数。为此事讨论达一点半钟之久。春假放四月一、二、三、四各日。
  六点借晓峰至李季谷处(英士街46 号)晚膳,到方青儒、顾一樵、杨希震、卢冀野、孔样嘉诸人。谈至九点半始回。
  Abstracted from Reαder's Digest "How Stalin sees the future" :Stalin's favorite quotation from Lenin: 一-" The existence of Soviet Republic side byside with the imperialist 'States for a long time is unthinkable. In the end either one orthe other will conquer. And until that end comes , a series of most terrible collision betweenthe Soviet Republics & the Bourgeois States is inevitable." By Historian =George Morgan. Jan. , 1949 , Foreign A.βbin-接余绍宋函总统府、费太太、丁炜文、卢温甫、杭立武寄司徒侄勋(代希文)、杭立武、卢温甫
杭   晨阴48°,29.98" , Ac S 8 , NW。下午雾50°,30.04" , Fc 东,Ac 西6°。晚月望月色大佳。
  英国终止衣服购置Coupon 票证办法,行之已八年。中午至柏庐中膳。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警察司令部召集会议讨论治安问题,请邦华代表出席。
  中午顾一樵约在柏庐中膳,到葛建时、周企虞、戴轶群、张毅夫、陈宝麟、李季谷、朱仲翔等。中政学校到者除一樵外,有孔祥嘉、杨希震及卢冀野诸人。据云中政学校尚有四百余学生在杭,现在杭州师范,为杭州师范屡次催搬,故不能安居。己勘定西湖边之昭忠寺,但学生又以其地潮温不愿去。原在净寺之青年中学己解散,现尚存党部所办青年救国团或可让出,但许多学生以此间不能相安或相率回京,因此间教员亦不易请到也。据陈宝麟云,省库自中央将田赋三成拨归省有以后,不复津贴,经济必发生困难,缘过去三分之二经费赖中央接济也。屠宰营业税虽归省,然锡筒税则归中央,抗战前锡锚税年四百万元,其数之大可知矣。二点回。
  讲师会黄焕馄、汤翔诸人来,为研究费事。晚膳后借允敏至刀茅巷晤朱善培夫妇。善培患感冒,其夫人左乳于去夏起生一硬块,发觉时己有沙核桃大小,医生均劝割去,恐系Carcinoma 癌。至三星期前始割下,自腋下起至腹部,长一尺余,宽亦三三寸至半尺,打麻药后动手术三小时。八点进开刀房,十一点出,至晚五点始醒。
  幸元返应云。
  〔补记:朱正元爱人割乳癌后十六七年人尚健在,朱于1963→ 4 年来京时云。
  而以后割乳癌的浙大同事夫人如郑晓沧、胡刚复的爱人,均割后重发,几个月就不救。1968 年10/12日,祯补注。〕
  接Ti阳函 姚尚午函
  寄UNESCO Mr. Carter 函干锋函
杭   晨48°,29.97",阴,Ac 9 , W° 下午微雨。

  今日发表上海指数225 倍。阴历二月十七日为五十九岁生辰。中午约顾一樵中膳。晚匡广人小姐来。
  晨六点半起。近日春寒。每于晨间微露朝曦,至日脯即阴。下午有雨,傍晚又停。自星期日以来均如此也。今日作函肖堂,请其在友朋中觅一愿住珞咖路廿二号之人。余不收房租,但须善为保管而己。希文在京觅事不易,因国防部己迁穗,渠只能作为疏散矣。余拟托振公一询葛正权在六厅情报处有否办法也。
  中午约顾一樵、杨希震、孔祥嘉中膳。卢冀野去沪未来,到仲翔、劲夫、刚复、晓沧、晓峰、振公诸人。f午三点开预算委员会。目前校中尚存六百二十担米,因已有二百二十余两黄金,米至春夏易坏,故决将米用去。因当初由建筑款项下提出,故仍作为建筑。讨论至七点始散。刚复为药物学系建微生物实验室争执颇烈,结果因健身房屋顶己裂,有倒明之虞,故决计即拨款兴修。药物学系之活动房屋以五十担米为限,如有余款即以建教室,筑在存中〔馆〕余地上,作为存中馆之一部。晚间吃面并未约外客。
  近阅Clarence A. Mills Climα te Makes the Man {气候与人生》书, Mills 系s.Dakota 大学毕业生,习生理, 1925 1928 曾至北平协和,以后回Cincinnati 0 著作有Medical Climatology {医学气候学》诸书。余翻阅数章后觉其中颇有武断之处,如p.39 过去一百年以来温度在地球各处均在增高。p.43 亦有同样言论。p.45 谓美国人因受气候影响,曾工作紧张以致寿短促,心脏病多。中国北京气候与美国Cincinnati气候绝然不同,此说亦与史实不符( p. 49) 0 p. 50 竟谓中国人很少血压高者,但友朋中血压高者极多。谓热带台风亦与温带风暴一样,可以影响人生活动。
  p.68 殊不合理,又p.67 谓风暴来时骨节吸收水份,不知有何根据。
  接刘攻芸电希文函蔚光函霞姊函寄Brentano's Time International < 时代》国际版希文函胡肖堂函397
  
杭州   晨阴50°,29.80" , St 9°。晚55°,29.78",晴。

  缅甸瓦城Mandalay in the hands of Karens who join hands with communists 曼德勒在与共产党联手的克伦人手中。Rotary meeting 扶轮社〔开会〕。
  晨六点半起。招滕和卿来,嘱其速将健身房屋顶作价修理,存中馆设法扩大,并为药物学系造活动房屋。此兰点乃昨日预算委员〔会〕所决定者。阅ClarenceMills 著《气候与人生} ,其中不免有过于夸张天气之影响处也。
  中午至青年会与Tony Spurr 徒步往,需卅分钟。今日请一丝织厂之徐君讲杭州之丝业(见下) ,说来殊为悲观也。总之国家若不再提倡生产,必致破产而后己。
  今日中餐化五百元。但四月三日 星期日 在之江大学聚餐,杭州会员请各埠到会会员,以每人五角计,则会员各须出二个银元,因外埠会员至少有120 人来,三倍于杭州会员也。借周子亚同回。
  午后阅《气候与人生} 0 Mills 以为烟酒与咖啡于人生有害,而在温带为甚,于事实似不能尽行符合。中国吃茶,茶中Caffeine 咖啡碱多于咖啡,但饮之数十数百亦无大害也。
  晚膳后借允敏、松走至中正路中国无线电行晤何家大姊,知元晋、元成均去沪未回,元成在大经开行云。今日嘱罗韵珊书姚小谷先生墓碑,寄与街州中学姚尚午。
  浙江之丝业。Rotarγmeeting 徐君(绍昆,武林丝织厂)谓前清最盛时每年产茧一百二十五万担,丝十五万担。民国初即减少。张静江时代曾设法改良。桑地面积抗战前尚2 , 600 , 000 亩,但日本人占据时代种种方法限制丝之产量。创设华中蚕桑制造公司,抑低茧价,使人民不乐种桑养蚕,故杭州至临平一带人民均以麻代桑,种麻,因桑之利不及麻也。桑田面积减少至九十万,即战前二分之一。沿铁路线若干公里以内,不准种桑。胜利以后仍无起色。抗战前产茧己少,最近甘五万担,丝一万五千担,即前清时十分之一而己。最大兰公司厂(所谓三大公〔司〕乃崇裕、纬成及菱湖章荣初所办厂)均不能维持,每年作工只三个月,而省立蚕桑改良机关及中央设立蚕丝改进机构,均无补于事云云。
  接士芳函张孟闻函寄姚尚午(其尊人小谷老师墓碑)
  
杭   晨晴50°,29.86" , Clear,南风2°。午昙59°。晚57°,29.00"。
  上午曾树荣(刘治华太太)来。董伯豪来。薛秋农来。中午至下华光巷88号晤赵述庭夫妇。晚顾俶南讲史汀生与二次大战。
  晨六点半起。上午曾树荣辈其子自湖南新化回上海气象研究所,来办公室及楼上寓中→谈。据云去年十一月回湖南乡中,秩序尚好云。
  自治会主席杨锡龄来询关于应变费的处置、师范生制服费、学生种菜等各事。
  据朱仲翔云,杨生曾去渠处谓服务团成立,余允拨给房子。余谓并无此事,因余绝未允拨屋与学生团体也。下午许道夫〔来〕,知渠与黄福培、林汝瑶等三人定星期日赴湘湖〔农场〕查杨行亮之账目。江希明与润科将同往云。
  下午阅Compass 01 the World < 世界之罗盘〉, edited by Weigert & Stefansson ,MacMilla叽1944 0 系政治地理一类论文。投稿者有: Archibald Macleish , IsaiahBowman , Quincy Wright , J. Russell Smith , Sir Mackinder , Huntington , J. Fairgrieve, Griffith Taylor, George B. Cressey 及Owen Lattimore 等。晚听俶南讲史汀生与二次大战H. Stimson 叮n Active Service" 。
  教会学校 学生人数
  齐鲁大学 440
  福州协和 500
  华南女学 230
  金陵女子 120
  金陵大学850
  杭州之江 880
  广州岭南1350
  武昌华中 465
  上海沪江 1 ,118
  约翰 1,700
  苏州东吴 1,200
  成都华西 1,500
  北平燕京 700
  总共 10 , 853人
  接希文、孟闻函
  寄士芳、霞姊、谢觉予函 希文
杭   晨阴50°,29.98" , Sc Ac 9 , SE。午52°,29.88",阴,Fs 50 下午闻雷声,时有微雨。
  Text of Atlantic Pact made known in the capital of 8 countries. 北大西洋公约条文在八个国家首都公布。校务会议(八十一次)。史地会曹颂淑、吴甫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Compass of the World。中午往刀茅巷建德村晤黄炳坤夫妇,知其于星期一赴上海转乘意大利轮赴香港。Tourist Class 旅游级价四十五美金,二等六十美金,较之飞机价不相上下(机票五十万元,美金黑市己每元一万金圆,故相差不大矣)。黄太太在广济二十年,一旦离去不免有惜别之意也。黄教课学生不甚欢迎,故此去或不回校,但留其弟在B4宿舍。原欲嘱蒋固节代课并看家,但蒋已得吴牙巷宿舍不愿迁。次晤张启元太太现贞。次至舒厚信家,知其患膊,请一中国老法去扉专家陆某,以针取药打至疮上可愈。孙斯大、朱希亮等均由渠治好,索价十二银元云云。
  三,点开八十一次校务会议。余报告校中近况及目前最严重问题为经济、校舍及毕业生失业问题。教务处制造学生到校(本学期)如下,其中包括五十二名借读生。下午所开补习班己有七班,计二百余人。会计黄培福报告经济状况,现尚有现款一干七百余万,应变费六千万元未动,购得黄金220两,美钞四百元。讨论提案,暑期招生案,决定招考与保送二者同时并行。次谈小学问题及训导问题。至六点半散会。
  男女共文学院196 59 255理学院141 43 184工学院601 10 611农学院166 36 202师范学院58 24 82法学院140 7 147医学院44 13 57,、挡" 盐/、1346 192 1538一年级244二年级316三年级416四年级532天文。
  顾炎武《日知录》 :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火之辞也。"三星在天",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晨",儿童之谣也。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者矣。《日知录》卷卅。
  接家玉电徐铺(慧兰中学)函 Schove 函
  寄希文函
杭州   晨阴,微雨52°,29.64" , Fs/Sc/的1°,E。中午、下午雷。下午大雨53°,29.63°。
  重庆号军舰在渤海湾炸伤。黄安舰在连云港炸沉。
  晨七点起。未起时即觉潮湿。允敏右边骨痛甚烈,臂与肩尤甚。起后看天上云黯蔽天,有Fs 自东来,各层云方向不同,此乃数日自上星期日起之现象。昨下午五点左右有雷电并雨。今晨雨虽止,但仍时降数点,一年花候又将于微雨漾漾中过去矣。
  九点半趋车至西玲桥边三号周亚卫寓,知周上午在皮市巷d嗓县同乡会。次至电政路六号蔡竞平处,蔡亦不在,遇其夫人,谈片刻。知其有二子三女,均长大,大、二两女均出嫁,三女蔡文宁己在浙大外文四年级,幼子则在浙大附中高三,名杭芝。
  其长子蔡全芝毕业于西南联大电机系,在上海。渠与梅、衡二人在吉安为同学云。
  出至浙江病院晤蒋亦凡不值。又至竹斋街472 号晤魏颂庸,知其赴蝶县同乡会开会欢迎周奉璋主席。余将其所赠张惠言书单幅交还。十一点回。
  下午大雨。中膳时闻雷声,下午又闻雷。晨间彬彬即冒微雨与化学系同学徒步上玉皇山,至傍晚始回。闻日本樱花在紫来洞附近者已盛开。
  下午作函与Justin D. 5chove ,渠在英国St. David's College , Kent ,为校长,近在Meteorological Mαgazine {气象杂志》上著Chinese Raininess during Historic Times《古代中国之雨量》一文,渠来函并告余以Dr. Chetley 之英国住址在Bath ,已告老退休矣。
  星名。顾炎武《日知录》卷卅"星名"条下,今天〈文〉〔官〕家所传星名,皆起于甘、石。如郎将、羽林,三代以下之官;左更、右更,三代以下之爵;王良、造父,三代以下人;巳蜀、河间,三代以下之国,春秋时无此名也。
  接谢家玉
杭州   晨雨50°,29.83" , Ns 1°,NE。午后二点48°,29.84",阴。晚大雨。
  晨六点半起。阅C01叩αSS of the W orld 书中G. B. Cressey 及Owen Lattimore 所著二文。前者述西伯里亚工业之发展,后者述俄国殖民政策之智慧,谓其为世界最善之殖民政策。与中国相较,则中国完全不问不闻政策,其失败元疑。外蒙已失,新疆将继之矣。
  学生自治会代〔表〕杨锡龄等索照片,并约四月一日校庆晚会到会。王季午回,知自上海于星期六始回,向ACMag 请建筑款美金八千元,尚未得结果,因下星期四始开会也。
  午后天气加冷而雨不少,傍晚稍停。六点起又大雨。七点半至工学院礼堂听严仁展讲"有效需求Effective Demand: 正义、平等与自由",讲一小时,听者座满。
  大意有效需求乃传统经济学说,但贫者不能买购,故此种学说可称为富人经济学,并反对胡适之前演讲时所说"有政治自由始有经济"之说。渠主张先有经济自由而后始有政治自由,有学生起〔问〕何时始可有经济自由,严答以怕要共产党当政始有经济自由。另一同学即起问:然则必需有一种政治而后始能有经济自由乎?余起谓二者恐不能分得如〔此〕清楚,亦犹鸡蛋生鸡与鸡生鸡蛋之孰先孰后问题乎。
  大西洋国家Atlantic Pact 与共产国家势力之比较。大西洋国家英、法、美、加、比、荷、鲁〔卢森堡〕、葡、意、冰州〔冰岛〕、丹、诺〔挪威〕。共产国家南斯拉、苏、波、401匈、捷、罗、保,有人口,苏联以外八千四百万。前者比后者人口多15% ,钢三倍,煤二倍,油八倍,轮船卅四倍,车辆卅倍,惟兵士后者多240毛云。North ChinαDαilyNews March 19 20 , 1949 0寄J. D Schove (St. David' s College , Kent) 、Brentan出( $ 16. 18)
  
杭州   晨雨44°,29.90°。十一点雪珠。下午二点43°,29.96",雨。镇江昨已下冰雹。
  《日报》发表新阁人名:教育杭立武,财政刘攻芸,经济孙越崎,交通端木杰,外交傅秉常,国防徐永昌,内政李汉魂,副院长贾景德,司法张知本,秘书长黄少谷,副倪声炯。下午黄鸣驹来。
  晨六点三刻起。今日天气更冷。中午时曾下雪珠,自上星期日几于每日下雨,已达九日之久矣。下午黄杨楼主人黄鸣驹来,知其弟鸣牵将于星期六结婚,央余为证婚人。余允若不赴沪可行。晚间得汪日章电话,知渠将赴沪与上海各校接洽。
  余告以谢觉予之电话及住处。
  今日阅Compαss of the World 书中Sir Mackinder 著"The Round W orld andWinning of Peace" <环形世界与争取和平~ ,中有关Hearùand 中心地带论述,暗中指出Heartland 有与Midland Ocean 对立之势。其文作于1943 年,时英、美、俄尚为联盟,不可不为有先知之明也。另文为Russell Smith 著" Heartland , Grassland& F armland " <中心地带、草地与农田~ ,中有云若苏联锐意南进,则中国无法立足,英、美亦爱莫能助也。又Ellsworth Huntington "Inf1uence of Geography on Climate"<地理对气候的影响~ ,谓Halford Mackinder 之理论漏述中亚沙漠气候对于人生之影响以及气候变动对于历史之关系二点云云。Mackinder 与Huntington二人均于近两年去世。
  学生自治会服务社姜立震、周本省二人来,为服务团事。
  Russia's (1946 50) 五年计划目的。据Stalin 斯大林1946 年报告俄国之第四次五年计划(1946 1950) ,使工业达到下列程度:Pig iron production 五千万吨。il 四万二千万Barrels钢Steel production 六千万吨Coal 五亿TonsCominform 各国钢之产量,除俄以外为4 ,例,酬吨。英、法各国16 , 000 ,∞0 ,四倍于此。铁之贮藏量美国占340毛,苏联11% 。
  接默君函 Education Forum < 教育论坛》、Universal Trading Co甲oration 世界贸易公司z. z.Li 、Brentano's
杭   晨晴41°,30.05" , Ac 3°。中午45°,30.08",阴,FcAso 院中桃花经雨后尚开着。

  华家池枪毙强盗四人,即前数天在附近途劫击死一乡下女少者。四人名林怀秋、葛祥生、许梦之、陈国良。路季讷来。
  晨七点起。上午阅Compass 01 the World 中关于Geopolitics 地缘政治学文,知Ha时"的主张日本南进攻澳以粉碎英帝国,卢沟桥事变为其大失望,但廿八年《俄德互不侵犯条约》为其极大成功,不料两年后〔民国〕卅年(1 941 )夏至希脱拉进攻俄国是为Haushofer 之大失败。氏谓日本把中国的力量估计得太低, Japan has underestimatedthe immense space of China日本低估了中国的辽阔地域,氏又谓Everynation has the government it deserves 每个国家都有它该有的政府云云。
  上午路季讷来,知其家于年底已迁上海龙华厂ο 厂中住一连兵,常与连长闲谈,知其为河南人,毕业于成都军校。谓坦白的说,谓一旦有战事,无一兵一卒愿至前线。有兵病倒两日,医生来诊亦不给药,死后不给棺葬,由厂中代筹棺木。又谓汤恩伯在沪曾要求七千条金子为代价,可以撤兵之说。目前买卖货物,价值较大者均值百抽一为保安捐,真所谓"苛政猛于虎"矣。
  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讨论如何可以省电。晓沧报告四月一日校庆节目,决请季梁、述庭演讲,王淦昌作学术演讲。午后有拔河、篮球。晚演话剧《上海居民的屋檐下》。四月二日晚话剧。三、四两晚京剧。拨七十万元作校庆费用。校舍委员会支配谢文通屋系丁种廿七,校配与柳支英。柳住乙种给与张其楷, (张〕所住内种203 给与航空系黄玉珊。
  寄默君函
  
杭   晨昙45°,29.96" , Ac 6 , W。下午昙。

  中央毛泽东移都北平。
  晨六点半〔起〕。天气转佳。交孙斯大密达英寸两用尺七枝,嘱转学生自治会康乐股张淑政,为校庆日拔河等奖品。九章来函索照片二帧,为余还历纪念日〔六十寿辰〕专刊之用。余将巴黎UNESCO 时期所撮两帧寄去。学生自治会学术部王永清、钟伯熙二人来,为《联合壁报》题字事。农学院学术部园艺系女生吴中俊来,嘱题字。上午王季午来谈,为要华家池昨日枪毙之四强盗林怀秋、葛祥生、许梦之、陈国良之尸首事。因昨天学生已向警察派出所要过,警察所颇怀疑,以为别有用意,故原拟向警备司令部去公函者,遂亦作罢。高尚志为体育课助教、讲师兼课事,使余不快。王承绪为教育学系学生参观事。
  中午借王季午至青年会参加扶轮社,今日增加三个会员:Cotton 洪君, Track 李403君, Fisher 余君。讨论四月二、三号两日扶轮社大会事。二点散会,即回。
  晚补习班请客,六各班教师六桌人。最初补习班之校务委员会,余主张为无给职,但不知〔为〕何改为每人一单位,有米四石可拿,与教师之每周教课四小时,十五个礼拜而得八石米者,其劳逸乃迥不相同。而委员会中有劲夫、晓峰、浩培、晓沧与余及爱予,而无刚复、季梁、邦华与季午。刚复太太大为不平,谓此事既为救济性质,理学院院长亦应在内。今日请客,故亦邀其到席。但余始终反对不劳而获的办法,主张委员会中除有事务之人员外,不应再支米。
  接霞姊、希文、姚尚午寄九章函又照片二张
  
杭州   晨阴48°,29.88" , St.cu 1°。 九点雨。下午雨49°,29.94"。玉兰叶始抽出。
  中央政府和平代表邵力子、张治中、黄绍坊、章士钊、李蒸,中共和平代表为周恩来、林伯渠、林彪、叶剑英、李维汉。毕业班同学董海春来。剃头。
  晨六点半起。上午北大法律二学生华力进以适之函来(廿一晚,即适之飞台前夕所书) ,余告以浙大开学己六星期,此时不能再收借读生,嘱其于暑中参加入学考试。据华生云,渠系浙江人,因北大学生原为三千人,现虽上课但极为零落,学生只剩一千五百人,校暂由汤锡予主持,总务仍为郑天挺,周枚苟、亦尚在校,员生待遇更不如前云云。
  余为觅演讲材料(题目"人口问题与世界和平" ) ,与史地系同人论及,知张荫麟于《东方杂志》廿三卷二期(民国十五年)著有《洪亮吉及其人口论》。斯大图书馆有此本,徐规曾见到,但近为人剪去云。中午至图书馆。下午开图书设备委员会,余召集后即离席。曾将世界贸易委员会u. T. C. 之经理Z. Z. Li 一函交与同人一阅,缘教育部来函,谓浙大尚于民卅、卅一〔年〕两次租借法案所拨8 , 000 、20 , 000美金款,中有2 , 680 余款存U. T. C. ,可以支用。预算委员会将此款拨与F阻on 及Stechert 作还欠款之用,不料U. T. C. 来函,谓非经该公司购办,不能动用也。晚至盐桥购水果。十点睡。
  昨阅《洪北江诗文集} ,卷首有年谱,知氏生于乾隆十一年,死于嘉庆十四年(六十四岁) ( 1746 1809) 。比Thomas Robert Malthus 马尔萨斯(1766 1834) 出世早甘年、故世早廿五年。其所著《意言》乃四十八岁在贵州为学使时著,时为1794 年,中有(乾隆58 年H 治平》、《生计》二篇述人口问题,与Malthus 氏所说相类,但其书早于Malthus 1 st Edition An Essαy on Princψle of Populαtion 出版年月早四年( 1798) ,此亦可谓巧矣。马尔萨司谓人口增加速率是几何级数,而食物生产增加是数学级数,其言简而包含甚广。〔洪〕氏则比较笼统:"然言其户口,则视卅年以前增五倍焉,视六十年以前增十倍焉,视百年、百数十年以前不啻增二十倍焉。"中国科学之不能兴,亦以此。
  接胡适之(三月廿一函) (介绍学生华力进来)
  寄家玉、宝望、思安德、Ed. Forum
杭   晨阴47°,29.98",As Fs 1°,E。下午4.00 PM 48°,29.96",雨。
  Cultural & Scientific Conference of World Peace opened in N. Y. C. Russian composer Schostakovitchattended. Chairman of the conference Harlow Shapley. 世界和平大会文化与科学会议在纽约召开,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出席,主席为沙普利。上午偕黄宁而、Spurr 至羽仪墓上,樱花盛开。下午为黄鸣泉、金爱葱结婚证婚。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希文。沈铸颜来,谈片刻。十点左右武大教授苏雪林来,渠与允敏、允仪均相熟。因武汉不靖,故本学期来沪暂避,近始来杭游玩。适允仪亦在此。十点半借魏春孚、王承绪、黄宁而、允敏及Antony Spurr ,乘车至敷文书院羽仪墓上,时樱花盛开。余等在墓上行致敬礼,后由Spurr 祷告,均在瀑瀑细雨中。十一点半回。
  新任工务局局长余君来,渠系河海毕业生,与新任市长相熟,故来杭云。与士楷、张挺三、陈仲和均相熟。十二点约Spurr 及宁而在寓中膳。膳后晓沧来谈片刻,知钱琢如对于补习学校各委员分米事致攻击并语侵晓沧云。下午沈铸颜、沈丹泥、沈思岩相继来。三点洗浴。
  四点借庶为夫妇及松松赴合作食堂,为黄鸣呆及金爱慈结婚作证婚人。介绍人有前田粮处处长陈贻。主婚人到新郎之兄黄呜驹及新娘之兄。到客人约十桌。
  新郎扬州〔人〕,毕业于同济,在水利局作事。新娘毕业于福州协和农经系,已在浙田粮处四年,甚能干,且修长,与新郎等高。余勘新人以"恕与敬",谓敬畏乃夫妇间应有之事云。八点餐后回。席上遇严群、蒋亦凡、民生药厂周君。
  浙江之回赋。据陈贻云,浙之田赋去年收六百五十余〔万〕担米,大约可说85之数,今年各县治安不行,恐只能收40% (四成)矣。谓目前各校急应贮粮,以向各县购赋谷为最佳云。
  寄希文函
杭州   晨晴46°,30.02" , Clear。下午二点52°,30.02" ,昙,Cu。晚阴。桃花盛开。

  巴黎拥护和平大会,中共(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等推卢于道、裴文中、钱三强、郭沫若、郑405振锋、洪深、曹禹、徐悲鸿、戴爱莲、程砚秋、张美若、许德珩等赴法云云。借刚复夫妇至玉皇山,樱花盛开将落。费盛伯来。
  晨六点半起。天己放睛,乃决定去玉皇山。谢太太不能去,电话昭复约刚复同去。九点出发。借行者允敏,松松,刚复、昭复夫妇及谢家小孩。十点左右到玉皇山山麓。今日因天雾久雨之后,故香客及游人甚多,但大多为乡下香客,间亦有来自上海者。然比去年自较少。至紫来洞,此间樱花已全开,一部已落,惟山顶樱花尚未开足耳。碧桃花亦已开,山麓之桃园则均盛开。在紫来洞及七星亭徘徊片刻。
  允敏不愿再上,经昭复之怂恿,卒鼓勇再上至山顶。在双桂堂饮茶,并进所带糖果。
  坐半小时。刚复对于浙大校址曾欲圈凤凰山到湖边一段,余则以为湖滨圈地不易,不作此妄想也。下山已十二点。乘车回。
  午后阅CompαSS of the W orld 中Walsh 著Geopolitics & International Morals <地缘政治学与国际道德} ,对于德国政略地理学之发展有极清晰之叙述。四点半顾佩甫太太借其妹来,坐半小时别去。晚膳后借允敏至医学院新屋旁(定名为"叔和馆" )及土山上一走。见桥上有二铁栏杆已失去。
  晚费盛伯来,知渠于今日乘西湖号到杭,住大华102 号,同来者有其夫人及工程师等共六人,明日欲借车子,并托代购回沪星期二车票。渠现任天元厂经理,不久申新纱厂及荣氏面粉厂均将并人。渠为人事处长,可以用人,浙大毕业生渠可酌用若干。香曾事,渠询邵力子,据云恐己绝望,徐恩曾则认青年团所为,亦有传说谓其在台湾云云。余以为台湾之说殊不足恃也。余约星期二中膳。
  
  
杭   晨昙51°,29.96" , Ci Ci St 6,西。下午阴。
  上海中行发五千、一万·、五万、十万之大票,物价大涨。谢家玉回。蒋亦凡来。顾鼎梅去世(住龙翔桥北协成里二号)。
  晨六点半起。上午王劲夫来,谓《申报》载上海各校已自中央银行借得九百倍底薪,以发四月份之薪水。余颇以家玉未有消息来为怪,即发家玉一急电(每宇五百元,比普通电贵五倍) ,并嘱丁荣南去中央银行借500 倍之底数,计七千二百万元。结果只允借二千万元。
  上午阅John Fairbank 费正清(1948 年出版) The U. S.αnd Chinα 《美国与中国》一书。其中论及人口问题时,关于十八世纪自康熙迄嘉庆一百年中中国人口增三倍一节,谓系此时适有包谷、红薯等自美〈国〉〔洲〕传人。余亿两年前余在剑桥,至Fairba此家茶点时,曾以此意告之,不度竟亦将此意载入书中也。余有此意曾于民卅一二年与张荫麟谈及,渠深以为然。后在《读书通讯》中见书评,提及某书中已述及此,现己忘在何书矣。
  晚家玉回。知上海各大学确向中央银行以九百倍之底薪透支,惟款尚未发到。今日上午寄家玉之〈函〉〔电〕己于当日接到,渠与陈逸民向中行力争,经二三小时之久,后又有艺专与河南大学之人加入,结果中行允拨浙大七千九百万元,电报于明可以发〈电〉〔出〕云。又谓原来浙大所签为一亿三千万元,已写好公文。河南大学忽又自七千万改为九千万元,而艺专要从二千万元改为三千万元。因此中行发生疑问,查过去数目(单教职员生活补助) ,浙大可得七千九百万,河南大学只三千余万,艺专只八百万而已。此真可谓贪小失大,而浙大亦遭了无妄之灾。
  晚阅Arnold 1. Toynbee 汤圆比Civilization on Trial 《文化在审判中》。
  接林伯遵、白季眉(四川巴县歇马场私立乡村建设学院)、士芳函 默君函
  寄家玉电
杭州   晨睛54°,29.94" , Clear。下午六点62°,29.90"。

  约费盛伯中膳。下午女青年会全国协会总干事蔡葵借卓兆华、钟女士来。晚至燕子弄看董守义及袁敦礼。
  晨六点半起。上午家玉来谈,知在上海Wood Photo 公司以七十六美金租得16mm Movie Picture 电影片四种,一为《空军情史} You Come Along (Rob. Cummings ,Elizabeth Scott) , 40∞〔英尺) ,演二小时;二为Greαt Guy {大亨} (James Cagney) ,3600' 。小片两种,均有色, Dick Whittington's Cat {惠廷顿的猫》及Mary¥LittleLamb {玛丽的小羊羔} ,均四百尺,并有人专来杭州开映云。
  中午借祥治、家玉、允敏至西玲,约费盛伯夫妇在西冷饭店中膳。言定盛伯在放鹤亭相等,余至放鹤亭遍处寻觅不见。途遇晓沧,遂步行至西拎。允敏、王驾吾等己先在西玲,未几费盛伯亦来,与晓沧、祥治、觉予、允敏共七人(松松亦往,但在家中膳后出发)。每客西菜一万一千,连小账共九万二千,连下赏十万元。席间谈及香曾失踪时各种预兆。驾吾谓失踪前羽仪劝香曾弗往复旦,至临行犹劝阻之。
  到渝后黄宁而忽于梦中见香曾来,满身是血。驾吾于香曾失踪后尚未得信但眼中不绝流泪,至接香曾失踪消息忽自愈。又为卡卦得"易校灭趾"四字,"灭趾"殆即失踪也。祥治与香曾为复旦同班,家玉常与香曾通讯。在宜山时香曾住晓沧家,常有诗唱和,故今日邀诸人一聚。二点半散。〔补记:谈费巩失踪之先兆,统是迷信。
  1968 补记。〕余与晓沧至龙翔桥北协成里二号顾鼎梅家吊唁,遇其公子顾培伺(上海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委员,圣约翰土木系教授) ,知其〔兄〕培慕去夏曾回杭州,不久又去清华,至北京将陷落时又享其妻子赴M. 1. T. 云。鼎梅于前日去世,年七十五岁,年来足己不良于行,至月初始不能起云。
  三点半回。朱习生来,谈约半小时。女青年会总干事蔡葵来,渠系金女大毕407业,比贝太太与钱逸云高一班云。  
  
杭州   晨阴57°,29.91" , As Sc。下午二点雨57°,29.89"。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Amold Toynbee 著《文化在审判中》书《文化与基督教》文。谓Gibbons 吉本斯与James Frazer 弗雷泽均以基督教足以摧毁文化,罗马之衰亡由于基督教之兴盛,使信教者专心仰崇上帝而不谋国家之安危。Toy由ee 认此种看法为错误,以为信仰上帝与服务人类乃并行不悖之事。Toynbee 又信世界十九种文化仅存其五,即西欧文化、东欧文化、回教文化、印度文化与远东文化。目前西欧文化虽占优势,但日后殊难逆料。以为将来除非人类同归于尽,中国文化必能生存。此意与Haushofer 所云"中国如大洋,使流人之细流巨浸均成为盐水" ( China is like an ocean , all waters flowing into it become salty) 〔相似〕。人说上海腐化势力,无论国人、西洋人或东洋〔人〕,一到上海便被同化,此上海之所以成为"海"也。
  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谈经济问题→小时余。今日报载江浙一带本月份公教人员薪给将照二千七百倍发。但广州教育部廿八号尚来一电,谓三月份照二百廿五倍发,此真可谓矛盾矣。昨日上海物价大涨,因中行发行五万、十万元本票之故。
  次讨论四月一日校庆节目。最后讨论湘湖农场杨行亮被人告发贪污问题。许道夫报告甚详,但所举例只能说明账目不清,并无贪污之确据。惟杨任十一个月,用去谷子一千余担,超出一年九百担之预算矣。七点散会。
  接杨昌业、羽仪太太函
  寄希文、士楷、士芳函
杭州   阴55°,29.88" , St.cu As N。九点阵雨。十点出太阳。下午昙58°,29.90"。
  政府和平代〔表〕张治中、邵力子、黄绍坊、章士钊、李蒸等五人四月一日赴平,二日开始谈判。今日发表三月下半月上海生活指数2700 倍。
  晨六点馀起。今日松松本拟借弘道三年(小学)级远足至九摸十八涧。晨起未雨,到九点后有阵雨,故未成行。上午写明日校庆演讲稿《对于中国大学使命之检讨》。王劲夫来谈,决定售去黄金一条得七百卅万,始能发下个月之150 倍(已发150 倍)。全校需一千二百万元之数。赵凤涛、陆攒何来,渠等对朱仲翔不甚满意,以渠常轻视职员也。余为解释,此乃口头上之误会,因仲翔口快,易得罪于人也。中午杨行亮来,据许道夫报告谓杨行亮在农场账目不清,不到一年用谷一千多石,超出预算至百石,此均系事实。余面责之,但无贪污之据,谓杨其泳曾向农场买谷子而不给钱,查无此事。
  午后考试院赵青誉来谈,谓其长女在辅仁大学。自共党人平后,辅仁改由中国人主持,校长陈援庵承。旧法国教士则均失势。但学生上课徒有名,常常开会,且须至外唱秧歌,故其女不愿再留平,与同学二十八人由〔平〕乘汽车至青岛而来云。
  赵之远来,以钱禹风所藏清康熙时西陵袁惠(黄三和弟子)著《乾坤正切》抄本见示,所云系天文与测量及开方勾股。此书在当时固不可多得,目今殆元一顾之价值矣。
  晚与涂羽卿通一电话。六点三刻至健身房参加自治会主办之歌舞会,节目甚多,有双簧表演、浙大校景及人物幻灯。敬老,请琢如、陆攒何讲演,余亦说数语。
  至九点,因松松明天远足,故先回。
  浙大毕业生在上海一-据陈悟皆云,浙大毕业生在上海事业最大者为吴士槐办申新九厂,极有成绩,情去年以内部工人闹意见致遭焚如,现仍继续为经理。次则为吴志汉办华元化工厂,即出Sulphur Black 硫化黑者。在杭州同学中有吴锦安在海塘工程局,系土木甘二年毕业生云。
  接士芳、Mrs. Lynda Grier 接朱文华
  寄杭立武函
杭州   晨昙54°,29.93",Ac 9 , W。下午阴62°,29.00"。晚雨。
  南京学生游行,与收容总队官兵冲突,死一人,伤学生109人,收容队48人。校中改六点起身,六点半早餐。廿二周成立校庆,上午开会,会后植树。余在士山上植一紫薇,储润科植Maple枫树,讲师、学生代表各植一柏树(二株价三石米)。下午看史地系展览,二点拔河,晚电影。下午涂羽卿来。邓梅来。
  晨六点起。上午九点起校庆。陈悟皆代表上海同学会,自上海来。毕业同学到者尚有徐治时、赵述庭,并约行政会议到会诸先生作招待。九点十分即开始,到学生、同事四百人。
  行礼如仪后,余报告一年来经济近况。教职员、工友所得数目愈大而购买能力愈小,最近且不能按月发给政府规定之数目,如三月指数政府规定为2700 倍,而到今校中尚只发三百倍(即九分之一)而已。但真金不怕火来烧,希腊(500B. C. )著名诗人Aeschylus 埃斯库罗斯说,"从困苦艰难中方可得到真学问和经验。"τåõελ-MSσ一一It is through suffering that leaming comes。其用意等于孟子所说,"天之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从古代文化的演进看来,历史→直在重演,4ω古代即有"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夏、商、周开创有禹、汤、文、武,季世有架、纣、厉、幽,不是三个循环?第一次大战时德国哲学家Oswald Spengler 施本格勒著有Der Untergα昭des Abendland {西方文化之末落} ,以为一种文化有其盛衰兴亡的必然性,如同天然的定例一样。李仲撰先生读了这书以后,就做了-篇自汉以来二千年历史的分析,以为有三个循环,各七百年,每次均有初盛时期,继以中落,继以小康,最后有外族侵入而灭亡。汉之文、景、武、昭,唐之贞观、开元,明之永乐、洪武为盛世;王莽、五代与李闯之乱为中落;东汉光武、北宋及清之乾、嘉为小康,而五胡十六国、契丹、金、元与今日西洋人之侵入为大乱。此种历史上可称之为定命论。英国历史学家Amold J. Toynbee 所著A Study 0/ History {历史研究} ,最先六本出版,亦主张历史上之有循环,自universal state break down 统一的国家崩溃而有universalchurch 统一的宗教,最后为异族侵入而灭亡。但因宗教上新之力量而产生新的文化。Toynbee 近著《文化在审判中》一书中曾谓六千年以来人类产生了十九种文化,迄今生存者仅五种,即西欧文化、东欧文化(此二种文化不但目前经济制度,即宗教与政治哲学的背景亦不同)、伊斯兰文化、印度文化与中国(日本附)文化。因近今交通之便利,此五种文化有合而为一趋势,因而引起磨擦、矛盾,此是不可避免之事。将来若有第三次战争,若幸而人类尚有手遗,则氏以为中国文化必可保存。
  氏对于此点并无解释。中国文化之有其伟大性,从另一个民族的智囊又可得到一点看法。Karl Haushofer 曾经说:中国是一个海洋,无论巨浸细流一入了海,水就变咸了(人说上海亦是海,到了上海就为同流合污了)。所以Haushofer 于"九一八"以前劝日本人不要侵略中国,说如侵略中国,一定会不能自拔的(他亦劝阻tler 不犯苏联)。我们中华民族自有其伟大性,但是若〔无〕宗教的热诚,则民族复兴的希望是很少的。近来纽约左派的文化科学人士开了Cultural & Scientific Conference ofWorld Peace 世界和平大会文化与科学会议。主席Harlow Shapley 沙普利,是哈佛大学天文台台长,他曾经说目前苏联与美国政府与两方人民均指摘对方的不是,但从不反躬自省。此说与中国古代所云"躬自厚而薄责于人"的意思一样。目前要世界和平,第一要做到"恕"字,要能消耳猜忌、妒嫉、仇恨的心理。吾人检讨自己,学校、整个社会及民族均如此。整天说人家的坏话,总不会产生世界和平。要复兴中国,须得和平。惟和平始能增进生产、安定民生,建设和教育才有办法。我们在大学亦应自己检讨,不要开口便骂政府的贪污无能。学校应当改良之处甚多,如公物之不知爱惜,房屋、草地、马路之不整洁,以及公共图书之失落破坏,即是吾人不顾公德之表示。即借书而久假不归,亦非好道德。借书正应如手中得金圆券一样,才借才脱手,方可使要阅者遍受其利。惟有每公民能公而忘私,恕人责己,国家才会太平,民族才会复兴。
杭州   晨阴56°,29.80" , Fs W, Sc E 1°。 上、下午雨。晚雨56°,29.78"。

  Rot町Club 在杭州开District Conference 97th (58th) 97 区(58 区)年会。林姓者来修琴。
  顾孟余、陈宝麟来。
  晨六点半起。允敏腰骨酸痛,今日睡倒。上午有上海林姓者来修理钢琴,云系沈思岩夫人介绍,索价袁大头四圆。余嘱宁下楼谈,不料其即着手修理,大概系买空卖空一流人物也。九点陈宝麟借顾孟余来,知孟余系乘友人来扶轮社开会之车来杭小住者,不料今日天气不佳。十一点至西玲参加国际扶轮社九十七区年会,到上海会友及眷属六十五人,杭州卅三人,上海西区十一人,南京九人,苏州、宁波、重庆、汉口各一二人,共一百卅余人。上海来者有汽车十二辆。
  上午Opening Ceremony Chairman 开幕式主席Steve Sturton ,市长俞济民致辞,Govemor 韦征复T. F. Wei 演讲,谭伟学代表国际扶轮社社长Angus S. Mitchell 致辞,即中膳。膳后继续开会,举定下届之Govemor 南京俞华青六月间至纽约出席扶轮社国际大会。次全绍功(即第一次大战主持法国华工训练者)、徐振东(牛惠生之舅)等演说。六点在太和园晚膳。十点回。
  在扶轮社遇张信孚、宁波浙东中学校长俞国帧、USIS 美国新闻处Arthur HaddonHopkins 0接希文函
  
自杭州至绍兴   晨昙54°,29.90"。晚54°,29.88",睛。初见燕子。田野中油菜花盛开。草子初开。

  至绍兴扫墓,即日回杭。下午借袁绪英至前天花寺中心小学,为余四十年前读书处也。晚约顾孟余晚膳,到董守义、袁敦礼、陈宝麟、李季谷等。
  晨六点起。六点半士楷来。未几士樵来。遂于七点乘09 - 0080 号车由龚司机开往绍兴。天气最初为阴,至东关后,时见阳光,但阴时多。在保驾山父母亲坟上及舟中时,有风觉冷。午后转晴。余等出发后一路平)1顷。田中油菜花盛开。五云门以东,始见草子花。将近东关,见燕子孤飞。到马驾桥车站时,霞姊、士芳夫妇、朱三店王房太太、王姑、二嫂、阿芬、惠康均已在等候。余等一行即上船,赴保驾山后山父母亲坟上及大哥坟上致祭。遇阿友哥及阿安哥。犹忆去年来时三益哥同来,今日乃要上三益哥之坟矣。回途至老宅一转,约长庚叔、连生叔等同坐。
  411时间地点车上meter 公里7h03' 浙大18 ,1147 h23' 钱江18 ,1258h22' 绍城五玄门18 ,1808h56' 东关停18 ,20615 ,26 东关出发18 ,20617 ,20 浙大18 ,298船至东关老宅中膳。余并约朱舜莲至袁宅晤聚英。兰点借仙靖、聚英至后寺。
  三点半出发回杭。今日赴绍兴同往者士楷、士樵、松松、彬彬、宁宁,而允敏以骨痛未往。
  接陆星南、胡肖堂函
  
杭   晨昙51°,29.84" , As。晚阴58°,29.78",As Sc No紫荆花色变鲜艳。
  大西洋Atlantic Pact 公约组织十二国签字。
  晨六点十分起。上午作函与希文,并附还渠致默君函。十点汪日章来谈。十一点晓峰来谈,知去奉化溪口三天。云与工务局俞局长同往并见蒋先生,商范氏天一阁将改公立图书馆。谓蒋决计不离溪口,风采甚潇洒,但以其不能辞去国民党总裁为恨,并谓其左右尚希望美援甚烈。余谓美援不可恃,因美国人士对于中央政府过去作风己失信用,即使以后中央能有作为,亦要靠自己。但据晓峰口气,则蒋之左右仍不能与李、自派合作也。对于考试院委员,渠决不就。
  午后一点至健身房看校工越剧。最初有沈福林(阿狗)及阿武之双簧、猴戏及越剧《严兰贞盘夫》等。二点即出。上午徐晓来。又胡太太借车赴烟霞洞,至明复墓上。汪日章来谈,余示以教育部电,为恐学生响应前日南京中大、金大、政大之游行而致冲突事。
  晚至健身房借允敏、松松看自治会京剧团出演之京戏。七点起,计有何长高(萧恩)、靳志辉(桂英)之《打渔杀家~,汪景琦之《借东风~ ,郭本铁、孙树门、方大镇、何长高之《春秋配》及周本湘、孙树门、林润之《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余等看《春秋配》一半己九点半,乃出。
  各种机器与技术之发明,西欧与俄国Adding Machine 加法器Ag. Combine 农用康拜因飞机West 美Burroughs 1888 McCorτnick & Mateson 1831 Wright 兄弟1903USSR Unnamed 元名无名Alex Mojaisky 1852Atomic fission 原子裂变Electric arc welding 电弧焊Incandescent bulb 白炽灯泡West Hahn + Strassmann 1939USSR 无名
  接薛德;情、费盛伯、严振飞函希文函
  寄希文函(附还寄默君函)Thompson U. S. A. Edison 1878V. B. Petrov 无名
杭州   晨55°,29.85",昙,Ac 3 , WNW o , a青。晨九点57°,29.94" 至九里松扫墓。

  家玉赴沪。USIS Hopkins 来校(A此hur Haddon) 0 USIS 曾维祺来。
  晨六点半起。晨作函数通。九点半乘车借松松至圣塘路九莲村柏庐晤默君,知于昨西湖号来,邵力行亦在。谈半小时,借至九里松。默君今日已预备就绪祭坟扫墓,故到王永熙家,纸镜、烛、菜均已备就。略坐后邵家亲戚亦来,遂至坟上。翼如之墓已完工,惟水泥砌之阶梯尚未就绪。墓以粗面岩起八角形,形式尚美。但翼如之棺并不在墓中而在墓之墙后,因默君信风水,以穴在彼,但穴近赵德华墓穴界,故遂有此办法。在坟上祭后即回。至王永熙宅,时已十一点半。临马路之房屋己大部造就。平屋三间加一车房。王永熙在其家办有农民夜校,现欲将默君新成之屋作为卫生医药站,余甚赞成其议。
  十二点中膳之后借默君至振恒小筑陈鸿遥家,晤鸿璧。二点回校。卅八级代表董海春、徐家恩、韩文江、马上辰来谈。美国新闻处(上海) Arthur Haddon Hopkins及曾维祺来,并云己送书五十一本,在省立医院。余介绍谢家玉与渠等相见,因谢将同车赴沪也。
  晚七点借松松赴健身房参加浙大合唱团春季音乐会。据沈思岩太太云,现有团员五十八人,均系今年初学者( ?) ,其中如丁辽生、苏德晶、李息云、钱燕,均本校同事之子女。合唱中有沈思岩著《贵州谣》及《八月葵花》二歌,余均嫌政治气味太重。
  接宝壁、张力回寄黄尊生、朱文华(郭县税捐稽征处)、束星北函
  
杭州   晨睛52°,29.96"。晚57°,29.89" , As Ac,阴。
  晚约朝阳大学教务长王镇远讲北平近况。
  晨六点起。上午与朱仲翔、陆攒何商发薪办法。适丁荣南自中央银行〔回〕,知中央款已到,一个月透支数一亿四千万及3 6月份225 倍七千七百万,如此可413以发一部份薪水与学生膳费。现教职员三月份只发五百倍,尚应补二千二〔百〕倍,四月份只发九百倍,尚应补一千八百倍,共应补四千倍,即约三亿八千万金元。
  学生膳费上月发八千八百元,应补二万六千元,本月己发一万三千元,尚应补二万三千元,两月合共每人补四万九干,公费生1200 人应补六千万元。合教职员数共欠四亿四千万元。现所到只二亿一千万元,只能发半数而己。拟明后日发教员1500 倍,学生每人二万元。
  午后三~开行政会议,讨论学生种菜及应响南京"四一"惨案处置问题。五点即散会。六点约北平新来之朝阳大学教务长王镇远及北大政治学教授崔书琴晚,并到晓沧、晓峰、李季谷、振公。晚膳后请王镇远讲北京近况。渠于三月十八离平,取得学生身份证得出。自平至津,自津至源口渡黄河到济南,转胶济路至雄县。
  自:雌县再坐汽车到蓝村,自此坐脚踏车三十里。蓝村系两不管地界。在真空地带行五十里,至大石桥到国军界,乘汽车至青岛,坐轮至沪。云北京情形,共军纪律佳;共党干部作集团生活,无贪污之事,是其佳点;惟缺乏干部,经济生活更不如前。
  又闻前遵义专员高文伯曾为北京市秘书长,和平后曾为人痛殴受伤颇重云。讲小时余,昕者六七十人,坐为之满,问答半小时,始散。
  接家玉电 张力回函 Hedley 函J. M. Burgers (Chairman C. S. S. R. , Delft) 、Prof. S.Lilley (Cambridge)
杭   晨睛54°,29.88" , Ac 4 , W。
  下午市长俞济民来。约工务局俞子光、默君、鸿璧晚膳。诸葛振公晚赴沪。
  晨六点起。阅《浙大日刊》编者所记余在四月一日校庆日演讲稿,记得尚洁净。上午至图书馆借书。缘有武昌湖北农学院张力田,欲知近来自民十四年迄今之日中黑子数。余自Harlan T. Stetson Sunspots in Action 《太阳黑子在行动》书中检得自1749至1947五月份之每月平均数与之。1947 以前Monthly Weather 《每月天气》载有黑子数,自1947 以后则归Populαr Astronomy《大众天文学》出版,但Popular Astronomy 中计数之方法与Stetson 所计乃完全不同耳。
  中午至青年会扶轮社, K. S. 报告Y.M.C.A. 基督教青年会之来历及其目的十五分钟。二点回。
  家玉自沪回,知前电所云中央已发浙大三月份十九亿、四月垫十九亿确为事实,且同济所得每月各二十五亿,较浙大更多。交大每月十六亿。不知同济何以如此之多,而此数实为八月十九号之二万倍,与中央所公布沪杭区三月底之指数2700 倍加了七倍之多,不知何故?岂因四月一日南京之惨案而由以致此中央欲安定各大学,而骤发如此巨款耶?国家已濒破产,如此无计划之发款,吾为前途危。
  且欲安定大学,最好不要再乱拘学生。报载台湾大学军警包围、拘捕二十学生,如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岂尚能安定耶?下午开补习学校校务委员〔会〕。到季谷、浩培、晓峰、爱予、劲夫及各科主任胡哲敷、钱琢如诸人。六点散。六点半约杭市工务局俞子光及陈鸿璧、陈鸿遥夫妇、默君晚膳,到晓峰、士楷、刚复夫妇及允敏。
  下午接上海各大学联合会电,知明日九点开各校校长联席会议,而家玉不知有此会,于今晨回。余以明日之会必要有人出席,故嘱振公前往,时已下午三点半。
  振公回家一行,赶不上西湖号(4 :05 PM) ,遂欲乘下午十点车,但人挤又不得〔不〕至侵晓三点上车云。
  接家玉电
  寄张力回(日中黑子数)、Popular Astronomy 、Mr. G. Hedley
杭   晨55°,29.86", Clear。下午四点64°,29.82",Ci 2 , W。

  周奉璋主席来校,李季谷同来。下午徐行敏来。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周奉璋借李季谷来。周于光绪、宣统间曾在陆军小学为学生,其校址即为浙大之高工,在目前新建叔和〔馆〕旧址。余于廿五年来校,时其地为代办工业职校,抗战期中房屋全毁,已成一片瓦砾矣。周对于中文图书颇感兴趣。约张晓峰、孙斯大同来谈,并至文、理工两院各地一走,并至图书馆。余告以此系"省立"而校中借用者。周以为此馆可归浙大。九点告辞。
  十点半余至"二我轩"取所洗照。至市政府晤俞济民市长不值。又至九莲村晤默君,亦不在,遂因。中膳后徐行敏Jimmie Hsu 来,为邀沈思岩去省立医专解释唱片事。
  自昨日报载各大学共由政府拨四百亿,将以一万倍发薪消息传出后,物价大涨。昨天米价只十四万一石,今天己廿五万。袁大头昨晨每元二万三千至二万五千,今日上午三万五千,下午至四万余矣。下午家玉又去〔沪J.因明晨必须提出十九亿五千〔万J ,否则下午星期六即不办公,又要缓二天矣。晚膳后朱仲翔来,谈廿分钟。余至建德村晤王淦昌及顾俶南。回。知振公有电话来。
  春秋时楚国人文最盛({洪北江诗文集·更生斋文》甲卷)。春秋时楚国人材惟楚最盛,其见于本国者不具论,其波及他国者,蔡声子言之己详,亦不复述。外此则百里莫霸秦,伍子青霸吴,大夫〔文〕种、范蠢霸越,皆楚人也……他若文采风流,楚亦较胜,不独左史倚相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 .楚有老莱子、文子、蜡子、鹊冠子、公孙龙、任不齐、尸子。孟子所云之陈良、许行、鬼谷子。词赋始于屈原,唐勒、景差、宋玉皆是。盖天地之气盛于东南,而楚之山川又奇杰伟丽。
  接谢强、希文415寄希文函tt思岩函
  
杭   晨晴60°,29.84" , Ci。晚68°,29.84",阴,As。院中玉兰叶全舒,柿子亦出叶,惟枣树未放苞。

  洪思齐(纹)来。晚演讲"钱江塘工"。
  晨六点起。上午阅Thomas Malthus {人口论}(见F. R. Moulton The Autobiographyof Science {科学自传})第一版。全文不过十页,四千余字而已,较之洪亮吉《治平》、《生计》两篇1200 字长约三倍余。但Malthus 头三页约一千五百字全系空论,实际有关人口者不过三千字,而其中重复者有之。至于立论, Malthus 似较精辟,对于数字更为精密。Malthus 提及循环,其原因殊不近理也。近来英国剑桥大学Prof. S. Lilley of St. Johr巾College 约余写文,为Commission for the Histoηof theSocial Relation of Science 科学之社会关系史委员会之用,文字以三四千字为限。余拟作The Population Pressure in China at the End of 18 th Centurγand the TheorγPropoundedby a -Chinese Malthus 十八世纪末中国的人口压力及中国的"马尔萨斯"所提的理论。
  午后三点洗浴。中午洪绞来。默君在寓中膳。三点开临时行政会议。决定支五百万元为福利委〔员〕会周转基金。借款基金以五百倍1/3 即一千四百万元为限。关于教部所拨卅九亿钞票于星期日、一、二数天可到,决计明日先发薪水一万倍,学生发每人二万七千元,职员进修费侯上海各校办法定后再讨论。星期二可提出之十五亿,拟令家玉、振公在沪购金子。六点散会。晚在物理教室听洪思齐讲"钱江海塘工程"。洪现在"美援"为顾问,兼任暨南大学地理教员。
  四川之名由起。顾炎武《日知录}:唐时剑南一道只分东、西二川而已。至宋则为益州路、梓州路、利川路、要州路,谓之川峡四路,后遂省名为四川|。
  接家玉电李培恩函寄薛良叔(江湾其美路协仪路一号同济大学理学院)、振公函
  
杭   晨67°,29.72",阴,As Fc 1°。上午微雨。下午微雨64°,29.72"。黄龙洞碧桃盛开。
  晨晤魏颂唐。至黄龙洞晤韩雁门不值。
  晨六点起。上午九点趋车至竹斋街472号晤魏颂唐,知渠近著《农历》一书都400 pages ,搜集颇为拉杂,自宋沈括《梦溪笔谈》迄余所著之《中秋月》、《阴历与阳历》各文。故其书之体裁,实系编而非著撰也。谈及湘湖农场,渠以为应全部由浙大计划。余告以目前尚未得人,拟约韩雁门。遂之趋车至松木场黄龙洞,次至新建农民学校办公室,均不值。询其职员,知有地700亩,学生96人,大部为金华高农毕业,亦有大学毕业生来当〔学员〕,计英大六人,金陵二人。今年六月可办毕业云Z王。
  余在采芝斋购物。计花生每斤11200 元,酥糖每包千元,面包每个4500 元,台湾糖每五磅32000 ,美国糖的, 500 ,印照片600 元,猪肉每斤16 , 000 ,鸡蛋每个800元,米每石420 , 000 ,黄金每两三百六十万,袁洋七万二千元。故今日发一万倍可得一百五十万元,抵袁头银洋二十元而已。
  中膳后晤邦华,嘱晚间参加自治会召集为南京四月一日致哀大会。下午四点至刀茅巷141 号乙晤"Fire" 刘仁厚,询以赴法国巴黎航空来回旅费之价目,因接荷兰Delft Prof. M. 1. M. Burgers 布尔格斯教授来函,嘱于六月十四至十六赴巴黎开会Committee on Science and Its Social Relation 0 途中遇谈家帧,据云自上海至巴黎坐B. O. A. C. 之飞机要225 金镑,故来回需450 镑,加二星期用费,要500 镑。余即以复Prof. Burgers ,谓此数太大,故拟请汪敬熙为代表。今日发薪水一万倍,可得一百五十万,调二十个袁头。晚浙大学生为南京四月一日学生致哀。
  寄费盛伯
杭州   晨54°,29.78",阴,Sc 1°。九点转晴。晚晴57°,29.76",月晕。

  US Senate approves 5 ,800 mil. ERP (European Recovery Prog. ) measure 为最近十五个月之用to J une 1950 for 16 participating nations 美国参议院通过"欧洲复兴计划",至1950 年6月为止给16 个参与国58 亿美元。下午韩雁门来。振公回。
  晨六点起。上午决定再发教职员每人卅万元,校工每人五万元。教授方面以今日满望可发研究费每人皆得84 万元,而仅得卅万元,而职员元形中早发卅万元,因币值贬值之关系,遂大不满。后与束星北、储润科商谈结果,明午如得五亿,可以发二万倍之研究费。中膳后诸葛振公自上海回,知此次中央所拨共为二百七十五亿,由于教授代表张孟闻等向京力争。适逢四月一日南京学生游〔行〕滋事,与军官训练团冲突,学生死一人,伤一百余人之事,教部方闹得头痛。张孟闻等遂以罢课为要挟,要两个2700 倍,而所填之数字则四倍于此,即约两万倍也。振公于八日十一点方到,即趋车至商学院,幸尚未散会,故得将浙大透支证件交出,计每月得十九亿余,二个月可得卅八亿余。昨又在沪开教授联谊会,故今日始回。请六日联谊会家玉未出席,因之浙大得款不免稍迟。上海各校于上星期二、三、四各天得款(半数) ,而浙大则于星期六与星期日始得到。但此数日适物价大涨,故损失颇大云。晚膳后至英士路李季谷处不值,仆人云去绍兴云。
  今日阅张荫麟著《中国史纲》关于春秋战国部份第五章与第六章,极为精采。
  417M. 1. T. Inauguration of New President 麻省理工学院新任校长就职演说James Rhyne Killian , Jr. , 44 , as new President 小基里安, 44 岁,任新校长(学生4 , 500 ,教员1000) ,成立于1865 (got his degree in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InChurchill's speech ‘ 4 or 5 hundred years ago , Europe seemed about to be conquered bythe Mongols ,. •• The chivahγand armed power of Europe was completely destroyed bythe Asiatic hordes' mounted archers. It seemed that nothing could avert the doom of thefamous continent from which modem civilization and culture have spread throughout theworld. But at the critical moment something happened , the Khan died. ' " ......所谓四五百年岂非六七百年之误乎?寄费盛伯函(照片) Prof. 1. M. Burgers < Delft , Holland) 、Dr. S. Lilley < St. John's College)、黄尊生<<日刊>)
  
杭   晨昙55°,29.72" , Ci Ac 5°。午一点微雨56°,29.74"。晚昙56°,29.80" , Ac 。
  绍兴山乡被扰,商坝站被劫。晚晤李季谷、仲翔。
  晨六点起。上午阅张荫麟《中国史纲》及CompαSS 0/ the World (EditorsWeigert , H. W. + V. Stefansson) (MacMillan , 1944) 。张荫麟谓中国之有骑兵,始于战国。J. Russell Smith 亦谓春秋战国时之所〔以〕逐渐统一,其重要原因由于300 B. C. "One of the W. kings adopted a new technique of warfare from the barbarianenemies of steppes. It was the mounted bowman; an irresistible blitzkrieg much superiorto the lumbering chariot. "《史记·白起列传》谓起败赵括于长平,坑赵卒四十余万。
  赵之所以败,由于秦有骑兵五千。绝赵之后,至楚汉之争,骑兵已极普通。鸿门之会,刘邦以单骑遁去。核下之围,项羽以单骑数十人。但在赵武灵玉以前鲜见有用骑兵者,可知当时骑兵之发现。周代陆军部长称为"司马",可知马之重要矣。
  晚膳后晤李季谷,知方自绍兴回,云五云门外南乡车前亦有匪警。余嘱与柳际明约,一谈萧山湘湖农场事。次至龙兴路公益里晤朱仲翔,请其弗辞职。仲翔自担任总务以来,康健日差。但余劝其暂休息数天,担任至暑假为止。
  河东与山西。顾炎武《日知录》卷卅一。河东、山西一地,唐之京都在关中,而其东则河,故谓之河东。元之京师在商门而其西则为山,故〔谓之〕山西。古之所〔谓〕山西即今关中。《太史公自序》"萧何填抚山西"。郭瑛曰六国惟秦在山西,〔山〕指太行而言。……古所谓山东者华山以东。管子言:楚者,山东之强国也。
  《史记》引贾生〔谓〕秦兼并诸侯山东三十余郡,盖自函谷关以东总谓之山东,而非今以齐鲁为山东也。古所谓河内,在冀州,二面距河之地,《史记正义》云古帝王之多在河东、河北,故呼河北为河内,河南为河外。非若今之以怀州为河内也。
  寄王镇远函 家玉电希文、肖堂函 次仲函 羽仪太太函
杭   晨53°,29.93",大雾,不见慈湖。柏庐紫藤开花。

  英国下议院通过本年度预算15 , 340 , 000 , 000 元。美众院通过以5 , 380 , 000 , 000 援欧法案。自治会学术股李秉宏来。
  晨六点起。自治会李秉宏来,为演讲事。上午阅张荫麟《中国史纲》及《史记》。午后三点开行政会议。因第二次之一万倍款己来,故两次共收到三十八亿三千万元。须决定分配办法。决定再发各教职员薪水一万倍,连前二万倍,研究费与办公费亦如之。学生公费每生每月十四万元,发两个月。此外再加发职员每人卅万元,工友五万元。故分配如下表:1 )员工薪资二万倍2) 研究费二万倍3) 办公费二万倍的学生公费两个月( 1200 人,每人十四万)5) 工友二次五万元的职员二次每人卅万元1,900 ,000 ,000520 ,000 ,000116 , 0∞,∞0336 ,000 ,00050 ,000 ,000180 ,000 ,0003 ,102 ,000 ,000浙大所得两次3 , 830 ,∞0 , 000余628 , 0∞, 0∞,即全数之16.4% 。但除去三月份尚须补足之数即27∞倍(已发5∞倍) ,故所余元几矣。次讨论名额问题。最后预算委员会决定拨四月廿四林迪臣太守纪念会十担米,修农院马路25 担,运动会十五担米。U.T.C 所余2680 美金拨各系作设备。谢强拨还之四百美金交图书馆,其中以二百元购经济系书籍。七点散。
  接范绪宾等签名函, 140 人攻击此次得款事。
  江西之名。顾炎武《日知录》卷卅一:江西省全在江南,以唐贞观十年分天下为十道,其八日江南道。〔开元〕廿一年又分天下为十五道,而江南为东、西二道。江西道,理洪州,省"江南西道"为"江西道"。六朝以前其称江西者,并在秦郡(六合)、历阳(和州)、庐江之境。盖大江自历阳斜北下京口故有东西之名。《史记·项羽本纪》"江西皆反"0 {三国志·魏武帝纪}"进军屯江西……自庐江、九江(今寿州)、蔚春、广陵户十余万皆东被江,江西遂虚"。昔之所谓江西,即今之江北也。
  接家玉二电卢庆骏函寄默君函
  
杭   晨阴54°,30.05", Ac Sc。

  Earthquake at Tacoma , W田h. , Olympia , 1∞ I of land sink in sound and form an island. 华盛顿419州塔科玛及奥林匹亚发生地震, 1∞英尺厚的土地倾泻入海湾,形成一个岛。下午四点至之江大学礼堂演讲"政略地理与国际形势"。
  晨六点起。上午吴穰初来,谈造教室事,拟即与以进行。将存中馆扩大,以四百担米为限。王劲夫来谈,决将校中经常费二亿购米四百担,目前约为五十万元一担也。并请过鑫先等共去购办。王季午来谈,为聘任教员事,谈甚久。缘医院原有名额167 名,其中以二分之一给与学校,留111 名为医院,后又交六名与理学院,故只剩105 名。现校中尚存50 名而院中余额甚少,只二十一名,故欲将医院医生过去未支研究费者亦算人学校,如此校中只41 名而医院乃有卅名,且要新聘医生四人。余只允下半年有课者可以添人,如生物化学、微生物学等,但牙科等则须由医院支出。
  十二点至青年会,参加扶轮社常会。今日到者不多,由Konigstein 讲"中国之医学教育"。谓渠在广济二年半,只做过二个autopsy 尸体解剖。盖中国人过世后,其家属固不愿被解剖也。而奥国医院则凡病死于医院之人,必须解剖。惟如此医药方能进步云云。二点回。三点半赴之江。四点与李培恩、何翘森谈片刻,即至之大礼拜堂演讲,听者四五百人。余题为"政略地理与国际形势"Geopolitics and W orld Power 0秩序甚佳。借田浩征同回城。途遇陈卓如。
  今晨李季谷打电话来,谓周主席询渠以浙大是否有游行之举。余甚为惊异。因学生未主张罢课,岂有游行之事耶?晚膳后Fire 刘仁厚来,知接上海旅行社函,上海至巴黎飞机来回为(九折)英镑.f: 343 S16 = $ 1385 元,但如乘轮,五月底有法邮船Ar由e Lebon 至Marseilles 马赛,头等150 镑加税二镑五先令,乘泛美公司单程赴巴黎770 美金。
  接刘杭生、希文、市工务局、Hopkins (U. s. 1. s. ) "The World of Learning" <学习的世界》
  
杭州   晨53°,29.93" , Clear。下午二点59°,29.92" ,Cs Ac As 8°。
  百里太太来杭扫墓。校中三角地带开土种菜。
  晨六点起。作函数封。上午阅王季午寄来之一年中医学院工作报告。浙大一年来之报告,如每年均有,于将来作历史(校史)确大有补益也。哈佛大学每年即有一年度之报告,系向Corporation 法人报告,国立大学则须向教部耳。午后开稽核委员会,到储润科、江希明、束星北、苏步青、朱仲翔等。前次所稽核之三案,庄雍熙交代之账目并无可誓议之处。牛奶场储锁芳舞弊案查无实据,但牛奶场浪费之处很多,公家不易办,不如由私人接办。湘湖农场则弊端百出,账目完全不符,且预算超出亦不告知主管人员。杨行亮将其〈职〉〔责〕任委诸范惠康一人身上,亦不能完全解释。范无能且常常告假,故杨行亮、范惠康二人有同停职之需要。
  五点蒋百里太太及二女公子与晓峰来,知其于今日来扫墓,明日即回沪(住西爱咸斯路国民路二十号?) ,并以百里先生所写对联赠余。五点半,余至工学院三角地为学生开土种菜,到者百余人,余说数语。六点借晓峰、允敏至楼外楼,并邀默君、周亚卫(普文)在楼外楼晚膳,晓峰作主。据蒋百里夫人云,钱学森于五月间始到加州大学,现正在旅行中。周普文告余,云渠见特务人员之二张黑名单,一为反动分子,不易见到;-为和平分子,朋友甚多在内,而余亦名列其中云。八点半告别。
  今日蒋百里太太来,以百里先生所书之对联赠给:空外迷天,提公苦行。水中捉月,太白天才。蒋方震(图章)蒋谈宁,嫌太小。
  接费福焘一函 陈其可函
  寄USIS Hopkins 、刘杭生函
杭   晨昙57°,29.92"°Ci W, Cs 8, W, A.cu W。下午三点62°, 29.08" , Cs A.Cu 8°。

  上海今日发表指数为八月十九15340 倍。下午校务会议。市政府计划委员〔会),未到。女青年会约请演讲,亦未去。
  晨六点起。上午陆子桐来谈,知前日原拟以校中所余之款二亿余购金子,适以安全委员会主张将此款购米,并指定任雨吉、过鑫先办理其事。余即告子桐,令与任、过二人出购,时米为四十六万元一担。但任、过二人均不愿往,推委谓政策或有更变,至昨日陆始告余。余谓物价日涨,不管如何决购米四百石。陆去后今日又来,知各米行均要金子,以→两金子购十一担糙米,故昨又未购。余再嘱速购。但米价已大涨至六十余万元,故只购得三百石矣。
  十点至图书馆。阅Yαle Revìew <<耶鲁评论》及《元史·元太祖本纪》。午后吴润苍借武德中学校长章乃焕来,要余为校董。缘该校系宣铁吾发起,校董多为军人,而教育厅规定校董三分之一须为教育界中人,故不能〔不〕另觅数人作陪云。武德中学在湖墅有地廿八亩,并有百担之收获。浙东尚有森林可资为基金。现有初中六班,高农二班,学生约四百人,有百分之二十余为公费云。
  二点开校务会议。余将范绪寞等一百四十余人签名之函提出,其中二点: (一)攻击驻沪人员元能; (二)要分所存贮之应变费黄金220 两、美金4∞元。振公为家玉辩护甚力,全场亦无一攻击者,全系一种误会。步青起立,表示校中应向家玉致谢。
  关于第二点,以十八票大多数通过不分散,由安全〔委员〕会统筹办理。
  晚膳后借允敏至杨耀德家,知其左眼自开刀后已完全恢复,可以应用。其右目则因网膜脱离己无法治疗矣。
  寄鸿逮421
  
杭   Easter Sunday 复活节星期日晨雨56°,29.88"。晚雨59°? 29.76"。

  lreland (Erie) 南部称共和国, 18t Pre8ident 第一任总统S. O'Kelly。印度成独立国。中午在柏庐默君处中膳,遇张淳鸥、高良佐、赵律师。
  晨七点起。今日 星期而 天适雨,松松大失望,因渠渴望至野外作远足也。晨汪明玉及硕安来。余等吃西瓜。此瓜乃元晋所送,系得自台湾,来已数日,外貌甚佳,重约十斤。剖食,一部己烂,但香味尚佳,终不及无锡之白瓜耳。十二点借晓峰、允敏、鸿璧、鸿遥夫妇、松至柏庐中膳,到张淳鸥、高良佐夫妇及赵律师。二点回。
  下午阅汤中编著《星象测时定向浅说~ ,附活动星期时间图表。书系献给光学厂前厂长周自新者,想其人乃曾在光学所作事也,系刘操南交余者。余为之校阅一过。
  近接白季眉四川重庆来函,谓送余星图一枚,迄今未到。晚昕(九点)U.S. ArmyService 美国军队服务部广播Hollywood Easter Sunday Sunrise Service 好莱坞复活节星期日日出仪式,因今日系耶苏复活节而浙大团契原定晨五点往葛岭楚阳台看日出,因天雨想团契中人亦未往也。今日报载黄绍珑飞京报告在〔北〕平和平会议共党提出之条件,一为共军渡江、改编军队,一则为政府改组。此与中央所希望隔江而治之议相去甚远,不知将来何以能妥洽也。物价更高涨,袁洋已到每枚十九万五,孙洋亦十七万元,而米每担已超出百万元外,较昨日六十余万元又加一倍矣。十点睡0年岁。顾炎武《日知录~:天之行谓之岁,{书》曰以闰月定四时成岁。人之行谓之年。《左传》师旷日"七十三年矣"0 {周礼·太史》注:中数曰岁,朔数曰年。自今年冬至〔到〕明年冬至,岁也。自今年正月朔至明年正月朔,年也。今人以岁初之日而增年,古人以岁尽之日而后增之。《史记·仓公传~"臣意年尽三年,年卅九岁也"。
  
  
杭   晨阴雨58°,29.68", Calm。下午二点微雨61°,29.70"。
  晚地潮而有明星。院内紫薇与枣树均抽叶。
  晨六点半起。上午与家玉谈,渠对于一百四十余签名攻击谓"此次三十八亿三千万元拿得太慢",谓"驻沪人员难辞其咎"一函极为愤慨,定今日即去沪结束账目后不再继续。余力劝之,谓校务会议余己提出此事,经苏步青提议致谢此次取款之功,在场者拍手赞同,可知校中对于此事已极明了矣。下午家玉本定去沪,经振公等劝阻未去。浩培则以法学院学生出路问题,拟赴京与司法行政部部长张知本一谈。但旅费昂贵,头等至上海七十余万元,故来回势必在二百万元以上矣。午后至国文系看顾炎武《日知录》。
  晚膳后徒步至英士街教育会李季谷寓,与谈半小时。告以十四号本校学生本无游行之举,而是晨即军警林立。前一晚十点半警备司令庄君电话季谷,谓浙大将于次日游行,乞制〔止〕。季谷来电话未接通,次晨八点询余,余告以绝无此事。但十五日上海《新闻报》竟载杭州各大学本定十四日游行,经省府防范周密,未见事实云云。
  此乃纯系造谣生事也。Spurr 来。
  张荫麟《中国史纲》第五章"战国时代的政治与社会"第四节"经济的进步与战争的变质",说道"战国的特色乃在战争: (1)直至春秋末年,最大的晋、楚二国,其兵力不过四千乘左右,以一乘战士十人算,亦不过四万人,而战国的七雄各带甲百万。(2) 春秋时代的国防只顾到首都,后来随陆续在边冲筑城,战国时代各在边境筑长城和堡垒。(3) 春秋时代以取俘夺货为目的,以占地、杀人为例外,战国时代以首级论功,动辄斩首十万八万。(4) 战争工具在此时大有进步,以前的兵器全是用铜的,此时已渐以铁和钢代替。以前全用战车,只适用于平原而不宜于山险,调动也很迟缓,此时则济以骑兵和步卒。(5 )战争的技术专门化,白起、王蔚、李牧等等均是名将。
  《吴子》、《孙子》、《司马法》均于此时出现。"
  接希文、张宝望函 马本初、黄华安函
  寄希文函
杭   晨睛雾ω°,29.72"。下午六点69°,29.66",阴。

  英舰Amethyst 紫石英号上驶镇江,与共军炮战受伤。省立中等学校以生活困难全体罢教,省府允给每月米二石为底数(即抵六十元) ,馀数本月照一万倍发。
  晨七点起。上午至国文系图书馆。阅顾炎武《日知录》关于天文与地〔理〕部分。
  顾炎武对于天象曾以为与人事有关。其对于年与岁之分别谓"天之行谓之岁,人之行谓之年。《书·尧典》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又谓"中数曰岁,朔数曰年。自冬至至冬至,中数也。自元旦至元旦,朔数也"云云。又谓"今人以岁初而增年,古人以岁尽而后增"。余意以为岁尽乃满其生日也。目前上海、北京一带算年纪以岁初,而长江上游如湖南、四川、贵州则以满岁为增年,与外国同。
  午后杨行亮来,嘱其于星期五开稽核委员会,开会时来答复。路季讷太太来,知龙华化学厂以乏材料,暂停工,而厂屋为兵士汤恩伯所部者一连所占。其连长有夫人兰,其中一人住国际饭店。兵士秩序不佳,现在每士兵可得袁头二枚。据连长〔云〕士兵均元意于战征云。晚膳后借允敏、松赴建德村晤严仁屡,知渠近不能到会,并非由于身体不好,而是由于在之江兼课,每星期去二个下午。
  绍兴何以人口多。秦始皇刻石凡六,皆铺张其灭六王,并天下之事。其言黔首〔风俗J,则在泰山云"男女礼JI顷,慎遵职事,昭隔内外,靡不清净"。惟刻会稽一石曰"饰省宣义,有子而嫁,倍死不贞。防隔内外,禁止淫供,男女洁诚。夫为寄猥(奸) ,杀之无罪,男秉义程。妻为逃嫁,子不得母,咸化廉清"。考之《国语~ ,自越王句践栖于会稽之后,惟恐国人之不蕃,故令壮者无取老妇,老者元取壮妻。女子十七不嫁,其423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生丈夫二壶酒一犬,生女子二壶酒一豚。生三人,公与之母;生二人,公与之院。《内传》子青之言亦曰越十年生聚……当其时盖欲民之多而不复禁淫侠,传至六国之末而其风犹在也。
  
  
杭   晨64°,29.69" , H缸e。午阴73°,29.72" , As 90

  共产党所定八项廿四条限中央政府于今日答复。前浙〔江〕省参议会议长朱献艾去世,年78 0 朱,义乌〔人J,号郁堂,日本京都帝大毕业,习法律。剃头。
  晨六点半起。上午李季谷来谈。余以浙大与省府近有隔膜,如本月十四警备司令谓浙大学生将出外游行,致是晨校外军警林立,实际并元其事,而上海《新闻报》遂谓杭州各校本拟十四日游行,因军警防范得法,遂未实现云云,此类误会急应避免,如余提议约省府中人来校晚膳。季谷言于周奉璋,周主张由省府先请。省立各校为生活困难,自上星期起议决罢教,迄今尚未上课。省府已允给米二石作六十元底数,其余以一万倍金圆券计(本月份)。教员尚未满意,尚在相持中云。
  今日着手翻译洪亮吉(稚存H意言》中关于"治平"一章。午后开行政会议。家玉报告此次取款经过,几历一小时之久。晚膳后至马市街64 号晤田豪征律师。渠为田豪雷之弟,东吴〔大学〕法科毕业,前两年在哈佛大学,余在剑桥曾遇之。今日剃头,知外间剃头己要三万元,校内一万二千五。
  接张宝望、John K. R. Ho (USIS , 171 Kiangsi Rd. )
  
杭   晨67°,29.74" , Haze , Ci WSW,睛。下午六点76°,29.74"。Ci W 40。
  中央政府迁广州,北平和议告停顿。晚共军三千人在江阴渡江,要塞司令戴戎光投共。
  晨六点起。今日将所译洪稚存著《意言》第六节"治平"一节翻译完竣,改其题为"The Apprehension of Living in Peace" 。原文690 字,余译成英文计793 字,较中文多1∞字也。将一篇中国古人著作译为英文,尚为余生平第一次,但觉此工作之不易也。中午至青年会,参加扶轮社中餐。上星期六千元,今日己三万元,但报载湖南长沙客饭已卅万云。主席李培恩。报告下届(七月起)扶轮社职员。主席(D. D. )劳兆俊,副主席(Bar) 田浩征,秘书本推定为余,余推( Cushion) 舒鸿,票决舒当选。会计老张张振华, Board memher 董事Bean 与Bull 。次请海塘工程局王世锐演讲。王为该工程处总工程师。最后King 提议五月一日 星期天 会员赴尖山及陈汶港。下午二点三刻回。
  二点半参加校中安全委员会。缘自中央政府拒绝中共提出之八项廿四条要求后,时局骤紧张,物价大涨。袁头上午十七万,下午已卅三万。米上〔午〕一百四十万,下午一百八十万查担矣。晚丁庶为来谈。
  海宁陈汶港海塘工程。自唐、宋以来,钱塘江潮灾层出不穷。前年萧山南沙明江二十万亩,头蓬镇房屋被卷去五百余栋,潮水侵入陆地十余里。去年秋潮,海宁宁西、袁枚二乡及翁家埠一带冲光了数十里的盐田,卷去了四十五个人和他们的家屋生产。
  海塘在北岸自杭之上润乡至平湖金丝娘桥长190 公里,南岸自萧山临浦到上虞高坝长118 公里,于乾隆时修筑,誉为全国四大工程之一。抗战八年海塘失修,浙省府于民卅五年成立海塘工程局,至今年三月底塘工结束,并人水利局。在这期间,从事修茸塘工在海宁以上的挑水坝可以说是成功的,但海宁以下似不相宜。二年以来在海宁只做了500公尺永久性混凝土海塘,尚余1刷〔公尺〕海塘未造。此外四堡的挑水坝有五个塘工局已做好基础,但是大潮时仍可直接冲着塘身(沪杭公路就在塘上面) ,须要赶筑深入江流2∞ m 之挑水坝,共需抛人石块十万余Tons。近由经合署美援专款设立监理委员会来办。陈汶港和四堡的二件工程限七月→日以前完成。四堡挑水坝七月底完成。陈汶港?昆凝土斜坡工程为了供应工程的需要,开了汤山和尖山的采石场。尖山的碎石供给陈汶港,汤山的大石供给四堡。尖山与陈汶港均在海宁之东,二地相距11 公里。1制公尺的洋灰混凝土海塘需洋灰66 ,则袋,石子20 ,∞o立方,条石50 , 0∞根。塘身基础用6"厚洋松板桩5100根,圆木桩5 ,刷根,坦水用木桩60 ,棚根。在作工的有五十余工程师,200+技术工人,四千余男女工。二处工程需美金九十万元。
  接叔细函
  寄张宝塑函
杭   晨微雨69°,29.70", Ac As N 1°。晚八点大雨,寻止,74°,29.70"。

  共军已在获港渡江攻芜湖,首都六小时政府官员用飞机撤退一空。将《意言}"治平"一章译竣。
  晨六点起。上午将洪稚存所著之《意言》第六节"治平"→章译就后寄交TonySpurr ,嘱其修改文字。下午三点开稽核委员会,到步青、江希明、润科、束星北,并嘱湘湖农场杨行亮、范惠康及( J 审查一年以来湘湖之账目。由江希明主持询问,知杨行亮在农场之账目前后不符,甚至仓库中之米之进出数目亦与账上有不符之处,计不记账者有五十六担之多,尚有仓库中取出之米与售出之数不符,与账簿所记之数又不符。账簿收条先后之日期颠倒,错误百出。而范惠康则讷不能一言。盘问二小时始散会。
  晚膳后学生自治会代表来谈,谓教授与讲师助教等若干,要今晚召集安全会联系会议。余嘱其告安全委员会主席胡院长。余与允敏、松至顾俶南家,适遇大雨。余借425俶南回校。刚复己先在,遂借参加讨论会,到谭天锡、黄焕炮、赵凤涛、沈阿狗、杨锡龄、包洪枢等。交换对于加强联系机构。决定要教授会、讲师助教会、职员会、校工福利会及学生自治会,各推三人为全权代表,定星期日晨八点开会。九点半散。
  接Brentano's (寄来Wenfield China Land αnd People {中国的土地和人民>, Fairbank US &China {美国与中国>, Tolstoi 托尔斯泰Law 01 Love & Law 01 H.ωd 爱的法律和恨的法律>)
  
杭   晨73°,29.70",阴,Ac As 9°。晚阴。

  共军入南京,取镇江、丹阳、常州。至浙大医院验身体,在医院称得祯51 kg ,允敏49 峙,松22.5 kg ,高1. 21 m。
  晨六点半起。近日局势骤形紧,因昨共军人芜湖,前日取江阴。政府昨下令紧急疏散,重要人员即已飞沪、粤,故上午即有流氓抢劫巨宅财物及米店、布店。但人晚共产军即己入城,故晚九点之中央无线电台虽播音之女音尚是一人,而全系共产党方面之消息矣。
  接Tony Spurr 复函,并将余所译洪亮吉《意言》第六章"治平"一章翻译文更正英文中错误后寄还。余于晨间寄希文一函,尚不知昨日晚间自南京赴上海之车已在镇江被截留而铁路已中断也。晚膳后借允敏、松松赴李浩培家中,知李太太已接李浩培来电,知渠已抵沪,本拟接其母亲来杭云。次借允敏至庶为家,遇一上月底离天津之广西大学毕业生颜君,知天津近况。云各校已开课。出。八点半至英士街晤李季谷不值,遇其二小姊,知季谷待余十五分钟后不来,于八点余赴省政府开会云。乃回。
  晚十点女生史应潮、自治会杨锡龄来谈,谓有传说今晚二点军警将包围浙大,因此大恐,女生要求搬人工学院大礼堂。余以此为无稽之谈,乃不允。但入夜女生不安,纷纷迁入工学院,至子夜喧哗之声不绝。
  今日下午在浙大医院验身体(重量见上面) ,余与松均以X 光照肺部各一枚,并透视松松之肺部,与去年八月相仿, Hilum 脐部有Infection 感染,并无进步,但亦不更坏。余之Ao由主动脉硬化仍与去年相等。量血压得Diastolic 舒张压62 , Systolic收缩压饨,较之去年年初Systolic 反低(去年110) 。
  接Tony Spurr寄希文函
  
杭州   晨阴雨。晚雨70°,29.70"。
  各界公祭林迪臣太守于放鹤亭。成立浙大应变委员会。校中无形停课,由于女生搬大礼堂、农学院搬北教室。下午晤陈子明、顾俶南。
  晨七点李季谷来,知昨日省府会议决迁省府至宁波,半数职员给三个月一万倍薪迁散,馀给二个月薪分别先后去南,周奉璋主席将最后走。又谓国军均向沪撤,或去杭绍公路,故杭城已无兵士,惟京杭国道上有少数自京退下之军属家眷耳。
  张晓峰来商渠去就问题,据云王东原来,曾与渠谈,劝渠离杭,谓必要时可以飞机相接。余劝渠不必如此惊动。为校着想,渠去系一巨大损失;为渠个人着想,则或以离去为是,因若干学生对渠不甚了解也。余劝其乘车去沪,不往宁波,因沪上友人甚多,可从长商酌也。
  八点半开会,到安全会代表三人刚复、邦华、劲夫,教授会代表三人严仁赓、苏步青、顾俶南,讲师助教会三人谭天锡、黄焕焜、任雨吉,学生自治会杨锡龄、包洪枢,校工代表周士俊等,又安全委员联系各组主任杨鸿材、高尚志(职员会陆子桐、赵凤涛、陆攒何)等。余首先报告。为应付环境,急须加强安全委员会之组织。讨论后决定名称为"浙大应变执行会",推定主席团七人。余以今日林社祭林迪臣太守,浙大本年为东道,照例应到会,故先离席。后知会中决议,以严仁赓为主席,苏步青为副,余名仍在主席团之列。
  十点偕邦华与松去放鹤亭,中途在柏庐一转。到放鹤亭,适祭典开始。祭毕即开会讨论林社建筑事。由前蚕丝学校校长陈石民报告,知林社建筑45' x 55'二层钢骨水泥,需米约1900担,去夏动工,因仅捐得八百担,尚要1100担,工作因而停顿。次晓沧、铸颜均有报告。报告毕散会。今日到客三桌,用米六石,到求是同学椅德顺(字幼觉,上海山阴路四达里133 )及熊飞(陵霄,杭〔州〕孩儿巷169) 。前者年71,后者67 岁云。
  二点至菩提寺8号陈子明家,谈维持杭州治安问题,到吕公望、余绍宋、张衡等。
  接希文函程振华函 卢温甫、士芳函
杭州   晨雨67°,29.61"。

  杭市由南京退下之首都警察六千人在湖滨拉汽车、抢汽油,全市为之震动。上海军警于子夜闯入交大,捕去学生八十余人。到浙大第十四年开始。下午默君来,乘车去沪。
  晨未六点即起。上课非常零落,因工院大礼堂己住女生。下午全部停课,因农院学生全部搬人。自治会壁报谣传共军已到沪杭路之王店。学生自由行动,学校已人元政府之状态。中午时忽谣言共军已到,市上纷纷关门,乃由城站有军警抢车开枪之故。首都警察六千人到此后乏车辆赴广州,在湖滨抢Taxi 汽车、各方面之卡车及五金店,全市骚然。
  下午开应变会执行会,知应变会现有储粮费购豆215 担,去黄金24 两;米310担,付廿八两,又1∞担,计丸两;再由学校购柴十五万〈担〉〔斤),算十两,米五百担,算四十五两。应变委员会原有黄金二百廿两,现〔用去J 116 两,以45 两拨归校中经常费项下。此外应变会尚有美金四百元。会中讨论,农学院学生搬人后,校工亦起恐427慌,故每人借给自米二斗五升。储粮费内拨若干为应变费。
  三点半默君来,恐沪杭车不通,欲住浙大医院。余为安排,但闻车尚通,遂乘校车至站。原定四点开,闻至于夜开出云。晚至建德、泰和二村。
  中国银元之历史。在十六世纪西班牙商人传入Carolus Dollar 银元,至1856 年在上海通用。1856 上海账目以"两"代替"元",此时己有芝利〔智利〕、披鲁〔秘鲁〕、玻利维之银圆流行市面。墨西哥鹰洋于1828 始传人,在其本国名为Peso 比索。至1911 年计有五亿个之数。1914 年始通行袁头。前清时张之洞于1887 年亦铸银元。
  1889 始有龙洋, 1927 乃有孙头,南京、杭州二厂铸一亿五千万个。1933 年上海复铸新孙头,后有帆船,计铸一亿四千七百万,含银23. 493448 grams ,等于0.6993205 上海两,即Taels 两的0.715 0
  
杭州   晴
  余接事浙大十三周。李鼎芳来。下午赵乃传来。下午接上海谢家玉电话。
  晨六点起。昕台北广播,知招商局已完全撤往台北,计有轮船卅艘,载立法院、监察院眷属及政府文件赴台。八点余徒步至浙大医院,市上情形尚佳。在浙大医院遇王太太及李天助,知季午曾于昨子夜通电,云今日可回。
  余于下午与家玉通电话,知杭立武曾于昨日召集沪各国立大学校长谈话,嘱注意不得罢课游行,要安定。学校如有政治活动份子,由教部交单与各校传询,但昨晚即有军警包围学校,将铁门撞开,捉去学生八十余人。又谓教部透支数1000 亿,可给浙大四十三亿,但教部将总数支出,无法汇款,上海又值钞荒。稀饭一碗要五万元,而袁头只值廿七万元。沪市汽车奇多云云。
  昨日校中为首都警察厅所捉差之医学院救护车,经再四交涉于今日放回。闻各机关如中纺公司、农民银行,为首都警察所捉之汽车不下数十部,均欲过江往广州。
  但至半途因公路断而折回,遂被省府宪兵捕押数人。
  下午二点开应变执行委员会议。余于上午曾至农学院,见王光之及校工金圆,知留守者只校工及农夫,房屋全空。附中尚有教职员十余人。余深以空屋驻兵为虑。
  关照如有闲人来瞧,必须问明来历。下午亦在会中报告,应变会中与经常之经费必须分开,校舍支配与各种职权必须分明。因昨晨尚有人上课,今日已全部停顿,余以上海捕人情形,嘱学生自治会敦促学生明日复课。至晚包洪枢来,谓接广播,谓上海七校大捕学生。余告以交大确有此事,被捕八十余人,但谓杭州不预备抵抗,可以安心。
  不料十点睡后,忽有急步声并打警钟。余下楼询,知有一军车有人来询,欲见一朋友。
  守门学生惊慌无措,遂乱〔呜〕警笛,以致全校为之骚然。
  接林中函 浙东中学俞国帧
杭   晨71°,29.81",睛。晚晴75°,29.80"。

  上午晤李季谷、卢(铸,滇生)秘书长。下午开校中行〔政〕会议。请蔡院长出席杭州应变委员会。F午晤赵副司令。晚包洪枢来。农院代表陆建溶、宋行健来。樱桃上市(二万元一斤)。
  晨六点起。上午仲翔来谈,知丁荣南以出纳职务责任太重而日来付账多以金子,其价目与金圆券之比瞬息不同,昨为作价事又与会计黄培福扭醋。昨晚陆攒何曾谈及此事。今日下〔午〕余提出行政会议讨论良久,卒请顾维卿暂时负责,以孙季恒为顾问,只能解决一时之困难而已。
  上午九点至省府晤李季谷,适陈宝麟财厅长亦来,知省府人员将三批出发,仍赴宁波,因公路方面己有布置也。惟时局不如昨日之乐观,因报载宜兴失守,长兴已成元人地带,则太湖防线显将放弃而守钱江以南一线矣。借季谷晤卢秘书长(江西南昌人) ,余告以前晚上海大捕大学生,如交大等,均于黑夜闯入。渠以为如学生不去挑拨,当不致有此。但谓如军队直接行动,则无把握耳。下午又至保安司令部晤副司令赵蔼辉,谢其昨日觅得为首都警察所拘留之汽车,并告以昨日西湖旁罗苑宿舍教育学系助教周淮水之侄被流弹枪伤臂上事;最后询其上海大捕学生事不致再现于杭州否?渠对于最后一点极沉默,是否因须待上峰命令不敢擅说,不得而知。
  回后三点曾有首都卫戍司令军官三人来门外商借房屋事。杭州市参议会召集杭市应变委员会,请邦华前往出席。三,点开行政会议。余报告校中?昆乱情形,如廿五号以来之停课,及学生之迁移房屋等事;出纳工作之严重等问题。决定五月一日起恢复夏季时间;预备以米五百担、柴十五万斤转让与应变执行会,作价五十五两,其中以二十两作为应变费。关于上课问题,促中学与农学院仍在华家池,并将北教室与大礼堂外之教室全行空出。晚郑石君来,余请其暂代文学院院长,并告余以《晚报》消息,谓上海各大学已被解散。
  
杭州   晨晴68°,29.92", Fs 6, NNE。晚十点65°,29.84" ,微雨。

  晨五点半即起,昕广播。晨邦华来,以市政府转来杭立武之电相示,谓"俞市长烦速转浙大坐校长,望早在沪。教授愿离杭者到沪后可设法。晓峰已到。杭立武"。
  即嘱振公拟稿复去一电,谓"沪校被疏散,浙大师生震惊。此时暂难离杭(密)"云云。
  但晚间闻郑石君云,李季谷告彼,谓今晚七点开省务会议,周奉璋嘱彼与陈宝麟可于今晚或明晨先期离去;谓渠与保安司令决元人浙大捉人之意。余,心为之大安,但从此亦决定余不能不离校。因杭〔立武〕既来电,嘱余去沪,则表示余巳可离校不负责,亦等于准余辞职矣。晚间曾与顾俶南商谈久之。
  上午九点至保佑坊商会开救护会,到吕公望、金顺全、程锦帆、张谓文(陆军中429将,杭州孝女路未央村一号,即占斐章中学校产者也)、丁鉴廷、张佐时、陈子明(邦达)等。知昨日商会会长程锦帆等去见周主席,原欲向其要中央银行二十万银元作为应变,结果反而要商会出五万担米以为供给过路军队之用。陈子明与周为世交,据陈云,今日吴兴撤守退下之兵有三四万之多,而自广德方面由京中败退者可十余万人,故此大批人马之供应大是问题也。
  约下午二点再谈,至三时又往,决定会之名称为杭州救护会,推定吕公望正主任委员,金润泉、张佐时、程锦帆等为副,李培恩与余、陈子明、张谓文等为常务委员。余于四点回,参加校中之应变执行会。
  接何植栋、阮毅成函
  
杭州   晨五点阴62°,29.80"。下午大雨不止。
  下午二点离浙大,姚维明同行。二点半至城站,三点半在第七轨道上火车,晚十一点余火车始至月台,近子夜开出。
  晨五点半即起。作函与苏步青、严仁庚二君,又留书与振公。因余觉部中既有电嘱余去沪,余虽复电谓师生见沪上报载疏散十五大学莫不震惧,但昨晚郑石君己谓省府决元来浙大捉人之意,故余已无留浙大之理由。兼之杭州谣传日多,谓余将出任维持会副主席,故余若再留浙大,极难剖白对于政治上有何关系,因之决计暂时避开。
  不料晨间又接杭立武电,谓有要事相商,速来沪云云,因此余之地位遂成untenable ,不可避免的要离杭了,否则只能辞职离校,但后一着亦须离杭遂行。于是再四思维,不得不出之一走。
  晨八点李季谷来,谓今日或可留杭,因前方退下之散兵为数尚不多。余与季谷相借出校。余要医院将suitcase 皮箱三只交与李天助。出至英士路晤阮毅成之岳母不值,其家现作手民艺术学校。次至英土路廿三号晤程孝刚(叔时) ,谈廿六晨交大被围状况,因今晨家玉之长子自沪回,告余以当时情形也。适因士兵捉汽车,余遂回。
  王爱予、胡昭复来,并与振公、孙季恒等谈。在校支袁洋卅元、金圆卅万元,并嘱姚维明同赴沪。
  与允敏、松、彬、宁等中膳后,即于二点离校。约姚维明同至车站。余等各以六元袁头购头等票。原定二,点半开车,但到站时不但车中人已满,且车厢上亦坐满人。余等以挤不上,已回头,继思何妨一询站长。至站长室则朱酒仙等早已离去。余等询站长无结果。待一小时,原定2:30 开之车始行,是为23 号。站长谓26 号已进站,在第七轨道。遂与姚维明至第七轨。车中人极少,余等即各占头等车位。坐定后,精神为之稍宁。自四点至六七点,车中陆续有客来。初为老百姓,继而大批兵士。七点左右座巳满,但车仍不开,极焦灼。车轨上均满塞车厢,第八轨上有厂车多辆,满载军士家属,行李堆积如〔山J.男女均在大雨中,衣裤尽湿,乃至车厢下引火干之。直〔至〕晚十点廿分,始有龙头〔机车〕来接余等车。
  接阮毅成函
  寄士芳函 Institute of Crop Ecology 作物生态学研究所$ 2. ∞、Brentano's $ 19.40
杭州   至上海晨雨不止,北风。晚上海阴,风,72°。

  今日在途中见嘉兴一带小麦穗已结而不茂,因冬天多雨而少阳光也。稻己下种,但未插秧。
  生活指数定为卅七万倍,公教人员薪水十万倍。晤杨允中、陈君衡、赵九章。
  自昨晚十点廿分接到龙头,余等心为之一慰。十一点余,车进月台。因车中人己挤满,故十一点四十四分即开出。但在宽桥、临平等地均有停留,且每次有兵士自窗口先后爬人。二点至映石后车即不动,怕前方有障碍,又不能成寐。至天明车叉开。
  到王店时始闻人谈,谓嘉兴站兵士不听命令,强抢车辆,故站长不别而去,因之车运停顿四小时。后由王店调往一站长。车过王店后进行较为顺利,惟至松江又有兵士强自窗口搬人兵袋二三十袋。到新龙华后亦如之,车厢为之拥塞不通。时车中已百分之九十五为士兵。余闻一军官谈国民党与共产党之战,目前共军得势已无可挽回。
  将〔来〕共军必分为三派,即毛、朱及林自相争夺。又一军人谈在沈阳如何脱走情形,从不闻有同仇敌民之意气,亦无愤恨复仇之心理,所谓军无斗志也。
  日时地点廿九14.30 到城站15.30 上26 次车22.20 接到龙头23 ,44 车自月台开出卅日1.30 • 长安开2.00 • 殃石到5.38 • 殃石开6 ,00 • 王店到7.25 • 王店开7.55 • 嘉兴到8.20 • 嘉兴开9 ,10 • 嘉善到9.22 • 嘉善开9.40 • 枫泾开10 ,30 松江到11.• ∞ 松江开11.50 新龙华到12.30 上海西站到431十二点半车到西站,余与维明白窗口跳出。出站时因军警要上海身份证,颇有刁难。余打电话与陈君衡,再与警交涉始得出。乘三轮车至岳阳路,遇陈君衡。余即打电话与谢觉予,知范绪冀、来虔等四人已于今午向中央银行提到六十三亿赴杭。余乃〈将〉〔从〕中央研究院送姚维明赴北站,嘱告允敏余决不去台湾或广州。
  三点借陈君衡晤杭立武于570 号建国西路。渠嘱余赴台湾或厦门,余均不允。晚立武送旅费二千万元来,当袁洋五元。晚晤九章、化予,遇戴安国。晚晤允中。
上海   晨昙63°,晚66°。
  用夏季时间(Daylight saving time) 0 a否孙颖)11 、刚复、家玉、任叔永、郑子政、许潜夫。下午陈庸声来。晚陈悟皆、胡呜时来,郑子政、钱逸云、赵九章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赵家送面来。九点余谢家玉来,报告向中央银行取款六十二亿事。刚复来,渠此次为大同校务而来。因敦复巳去台湾,此间暂由常务委员会维持,而刚复仍为名义上之校长也。谈至十点。至复兴西路232A 黄海化〈学〉〔工〕研究〈所〉〔社〕晤孙颖川,遇宜山时代浙大教员(中文系)王君?。余与颖川商在沪暂避之所,颖川允商之侯德榜,在枫林桥之永利宿舍或尚有余屋也。
  十二点别家玉、刚复、颖)"。至高安路十四号晤叔永夫妇,知叔永在设法乘轮赴港转往美国,因其子女三人都、苏、安均在美国也。据衡哲云,陶孟和颇赞成共产〔党),近来大发议论,于首都陷落前三日赴京云。二点至永福路51 号晤默君,遇赵卿,知默君与天毅已于昨下午二点飞台湾,与钮永建同行。全屋均空,惟王镇宙尚在沪云。赵卿询余是否愿来住,余以一人住此屋太嫌空旷,故未允。
  出至贝当路西爱咸斯路口283 号101 室晤子政,渠适在公司,遇钱逸云及樊茧君之夫人,谈片刻。知子政方踌躇是否随中央航空公司飞广州、香港。余告以公司与政府性质不同。如余为浙大校长,故有部令不得不来沪。公司为营业性质,是否随公司迁移,乃道义上之问题也。出至拉都路391 号晤悟皆不值。六点在拉都路口乔家栅吃面,每碗一百万金元。余一人一餐,叮抵杭州全家一星期之伙食。六点半晤许潜夫与陈悟皆。悟皆得王劲夫电,挽余回杭。同时余亦接校中全体师生电。
  但余目前已无去杭矣。
  晚七点回。郑子政、钱逸云来谈,并赠以white shirts 白衬衫二件。又九章来谈。九点陈悟皆、胡鸣时来。
  接校中全体同仁电
  寄允敏函立武(二千万元收条)
上海   晨晴66°,下午三点晴,68°。。上海见樱桃。

  吴江失落〔补注:解放〕。晨晓峰来。陈叔谅来。
  晨七点起。八点至街上购烧饼充早点。见《新闻报》载钮永建、生可帧飞台湾之消息,见之使我〔大〕为惊惶,不知此消息之何来。缘张默君确于卅日乘坐考试院专机赴台北,钮永建亦在内云。回寓。张晓峰来,知其己上轮将赴广州,其夫人与公子张镜湖均在轮上。适闻市政府接到一电,嘱去取时,轮船已过启破之期。数日不开,晓峰以为有时间可以上岸,不料取电回来,而轮已离埠,尚得与其夫人相见,遥遥招呼云。陈叔谅来,知于四日前由宁波来此,渠或将去台湾。谓目前上海是否真正抵抗亦未可知。但曾有台湾( J 送抵上海云云。刚复来谈,知民卅五年时校中理院所得五百万国币,迄今所存八百余美金,渠临走时将存折交与振公云云。
  十一点侯德榜之公子侯虞麓及张君来,接往枫林桥对面永利公司之宿舍看房屋,知该宿舍系新建者,有单身者一座,可住家眷者二所。单身宿舍三层楼,下层为会客室与饭厅,三层住单身九人,二层全空。余定十一号,仆人吴姓。
  十二点出。余即借陈君衡在院中公共食堂中膳,付十天膳费计一元六角袁头,连米在内。午后借谢家玉晤杭立武,遇UNESCO 之施茂德Jan Smid ,居上海黄浦路106 号。余告Intemational Council of Sci. Union 之Committee on Science & Its SocialRelations 国际科联理事会科学及其社会关系委员会之会议,渠云即日电J. M.Burgers , Van Houten straat 1 , Delft , Holland 云。又遇晓峰,立武正在搬家,似日内即将出发者。渠仍劝余去台湾,且谓办护照须在广州云。晚膳后出外→走。晤王仲济、赵九章。
  寄允敏第二函步青、严仁庚函
  
上海   晨昙66°。黄莺鸣。
  共军三千人在张天、郑玉明率领下已开入杭州、I (上海《新闻报>)。下午三点半,杭州电话已不通。
  晨六点半起。至膳厅吃稀饭后,作第三函与允敏。闻黄莺鸣。过去二十年来经验,在京沪杭区樱桃上市、洋槐开花与黄莺鸣均在同一时期,实为一年中最好之季节矣。与陈君衡谈片刻,至十六号屋看房间。此屋原为所长室,系日本人时代新城新藏所住,系西班牙式旧式房子,楼下黑暗如牢狱,楼上朝北一间尚空,余不喜之。杨平j阑愿以朝南一间相让,余以为不如居原室,不迁。
  九点半阅《燕京学报》第七期刘朝阳著《从天文历法推测〈尧典〉之编成年代》 ,断定《尧典》系春秋初期所编。对历象、月朔、岁闰等均有解释,《瑭巩玉衡》亦有论及。对于余在《科学》上所著"以岁差定《尧典》四仲中星"文尚同意,但对于尧都平阳以为是北纬卅六度之观测,则认为根据不足。阅后,余觉刘朝阳之结论余大致可同意。下午在图书馆阅孙海波《卡辞历法小记》,批评董作宾殷代已用四分历之说。
  晚膳后赴拉都路晤陈悟皆,谈片刻,余告以交大己驻兵四五千人之多。僧至霞飞路1285 弄内76 号王志华家晤刚复,不值,遂回。钱临照及吴化予来,谈一小时。
  余叠得陈庸声及谢家玉电话,谓杭州已于今日下午三点半失落,盖路局消息也。谓下午五点打电话至杭州,己无人接电话矣。
  寄允敏第二函
上海   晨晴66°。上海中央研究院院内洋槐开,紫藤盛放。
  苏联与英、法、美约定柏林交通于五月十二起恢复。按柏林东西二部之交通己断绝十四个月。本月廿三日起开外长会议。今日拔去一日牙。
  晨六点半起。自昨晚起觉右上臼牙疼痛。余嘱陈君衡介绍一牙医,名陈希和,住华山路359 号融和坊七号。余于十点馀往华山路,即昔之海格路。陈,厦门人,与蒋祝华及浙大之萧大夫均为华西大学毕业生,曾在贵阳大十字营业,与周寄梅相稳,戴天佑之亲戚。渠视余右上净根牙Wisdom tooth ,谓此牙只半边己补而神经抽去,昨忽裂为二。渠知系难拔者,故用麻药特多。打针后约十五分钟始动手术。露在外面部份因Brittle 松脆故一拔即断,牙根取出颇为费时。据云此牙之根亦非正常,故直至十一点半始竣事。因事先打止血针,故未见血亦不觉痛。陈医谓麻药于二点时消失作用,因恐伤骨,故给止痛药。余于打针时觉心稍动,但脉不变。一点半出。至乔家栅吃面一碗,去一百五十万元。回途觉牙稍痛,但不剧。睡片刻即不觉矣。
  下午任叔永来谈片刻,知中央银行所存美金非有去外国之护照不能取出。又谓竹主生转达,如无家可住,可住彼处,在Conaught 康乐路安乐新村十五号云。吴化予则谓张季言办一仪器厂,亦邀余住彼处,均甚可感也。但目前杭州已失去联络,浙大学生不致来沪矣。晚陈悟皆来,知蒋已飞台湾,因之上海决定抵抗之程度为之减少。渠约余明日在其寓晚膳。
  晤九章。今日下午二点半,长宁路研究院旁之草棚大火,研究院几遭殃及。余在岳阳路研究院草地各处一走,觉其布置极佳,不知好景能常、举目元山河之变否?今日钱临照借与无线收音器,系五灯Emerson 爱默生牌也。十点半睡。
  寄上海邮政局函
上海   晨阵雨70°,阴。下午微雨71°。闻布谷之声。

  晨九点磅得连衣52 峙。欧元怀、王之卓、夏坚白、朱恒璧、章友三来。绍兴酒之制法。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至华山路晤陈希和牙医,余告以拔去牙齿后经过良好。
  渠认为余上牙尚须再- Bridge ,左右各加臼牙,如是吃食更为方便。乘车至北京路1320 号英国文化协会,晤Mr. Hedley 及Prof. Willey 0 Hedley 谓British Council 英国文化协会尚将扩充房舍与工作,谓Lynda Grier 于昨晚始由四川抵上海,谓Dr.Sil自己回英国, Walters 则因病赴荷兰, Fitzgerald 在北京, Hedley 将代其职务, Willey在复旦为兵士强迫疏散离校云。
  自Hedley 处知子政今日将飞粤、余遂至贝当路283 (号〕晤子政,则已飞广州。
  因中央航空公司忽下令,凡职员均须去广州,否则撤职云云。在逸云处中膳。据云,其长女薇薇即钱景文已加入共产党,现在苏州东吴大学,年尚仅二十,在家与子政意见不合,故出走云。次于〔景〕明亦在苏州,三子景仁即小黑,现在中学三年级。幼子小白贝川、学六年级。小黑年十五,长小白仅一岁耳O晚六点借丁肯堂至拉都路391 号陈悟皆家晚餐,到许潜夫、刚复、鸣时、张缸哲、吴化予、潜夫之婿金贤照(与马师亮、王端骥、周维干、蔡金涛均为同事)。席间T 肯堂谈及南高毕业论文为绍酒之制法,谓需三种物质,即糯米、曲与酒药曲。即Malt 麦芽以大麦制,酒药乃酵母即Yeast ,鲜有知其制法〔者〕。后询陆展叔,始知其为寥草与梗米放在一起而得。普通制啤酒则用Hop 啤酒花。酒愈醇愈老则酒精愈少,而Ester 醋愈多,故香味增加云云。
  
  
沪   晨昙Ac 9 , 69°。中午73°,昙。

  上海生活指数发工资办法将废止。平望失去,杭沪通至嘉兴。晨晤朱恒璧,遇蒋经国于途。下午家玉来。晚遇农山。叔永派人送浴衣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三刻至上海医学院晤朱恒璧,谈一小时余O 知杭立武于昨飞穗前曾与王之卓、章友三、朱恒璧、欧元怀、夏坚白五人谈及,于必要时可向中航公司要飞机赴广州,五人均唯唯否否。而实际欧愧安因系私立大学校长,决心不离沪,其余四人亦均踌躇不决,大抵以去穗元立身之地、前途茫茫也。朱并告余以二十六号士兵进入复旦时,友三颇受侮辱。谓不许友三声张,且搜查其寓所至三次之多。而主持之者皆系学生也。复旦校舍亦受破坏。交大驻兵至万人,在校中搜出左派宣传刊物至二卡车之多,使王之卓不能抗议驻兵云。
  与朱恒璧借至其市府街寓所,途遇蒋经国。上海医学院又领得周转费七十亿,据云各校支票均已开好。余以浙大亦必有款,而杭州路己不通,是否领出大是问题。回院后商之君衡,君衡主张领出。打电话与觉予,未通。不久觉予来,余嘱其435向教部提取五月份周转金计二百五十四亿。但觉予去交涉之结果,谓须在广州支取,但在上海无款付找租运费及关税。杭立武昨始去广州,而前两天尚在寓谈此经费事,家玉亦在坐,竟不提起周转金事,怪哉!晚膳后在院中一走,见后面有一硬地网球场甚佳,惜球太贵耳,而余网拍等均未带来也。七点至亚尔培路辣飞德路口购Klim( 克宁奶粉〕二磅,价每磅袁头一块四角(即金圆券七百万) ,可谓贵矣。但在院中包饭营养甚差,不得不吃奶粉以资弥补。
  接教育部寄陈庸声
  
上海   晨晴Ac 2 , 69°。下午晴72°。
  嘉兴与外界断绝。至气象所、气象局。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黄尊生及杭立武,为浙大驻沪办事处需款办理仪器进口手续,故余托尊生转交杭立武一函,嘱寄袁洋五百之数,寄与谢家玉,以便办理其事。九点借九章乘公共汽车(九号)至静安寺路,再转大西路乘十号汽车到兆丰公园,气象所(长宁路)在杏佛馆431 号。在四楼见长宁路旁星期三草棚大火之情形,其地段在中央研究院之西。早晨本为西北风,午转东风,二点半起火直窜过长宁路烧至花园,无家可归者万人。在图书馆〔阅〕新到期刊一小时。
  十一点晤子竟,遇张季言,渠办新新仪器公司颇为得法,与丁佐臣?Robe此Ting为中国办仪器公司中之最出色。但谓目前无事可做,坐吃山空而已。科学仪器公司工人较多,二百余人,十倍于新新,故困难更大。近要三个月薪以维持生活云云。
  遇周太太与周小姐。
  膳后借九章至大西路377 号气象局晤程忆帆,知局中同人在上海者有一百八十余人。现薪水元着,惟存二个月之粮食、柴油,故短时期内可无虑云云。四点回。
  洗浴。浴后晚餐。在晚间〔散〕步,遇方自美国回来之庄前鼎君,据云美国现处袖手旁观态度,清华巳暂由潘光旦为校长,文学院院长李广田,理学院钱三强,校务会叶企孙,北大校长郭沫若〔补记:?〕,南开与北洋己合并云。晚至朱恒璧家,遇沈克非、谷镜I开及交大周同庆。据云王之卓私人住宅在南昌〔路〕,即环龙路,亦为兵士闯入占据。不料疏散大学竟至私人住宅也。
  接吕蔚光
  寄广州杭立武(为要五百袁洋为家玉作报关费函,由黄尊生转)
上海   晨晴72°。下午晴。月亮大佳。
  刚复、觉予来。下午偕叔永晤正之。
  晨六点半起。九点馀觉予来谈,为浙大本月份周转金二百五十四亿余〔事〕。
  但杭州于五月三号失落,而五月六日此周转金始可提取。教育部于事先关照,凡沦陷之学校不能支款。故浙大二百五十四亿(约六千袁头)之数虽已确定,而家玉至教育部去交涉时,谓非经部长允许不可。余知此事关通例,不可争。但浙大在沪办事处陆续须提取仪器,目前有三种即需九十五袁头,故于昨函杭立武,嘱寄五百袁头至浙大办事处。九点三刻刚复来,渠意此款不应放弃,故应向教部留沪办事人程柏庐、钟道赞诸人要求将二百五十四亿之款拨出。但余反对如此办法,因教部规定,凡沦陷各校不能支款,则浙大何得独异?且如此巨款支出后何以送往杭州?万一有意外,则余个人之责任太重。
  十一点借刚复赴高安路十四号叔永家。余留中膳,有制鱼。据昨朱恒璧云,前日陈鹤琴为上海警察局所拘捕,因上海某机关曾柬请陈鹤琴为赞助人,此请柬尚未发出而此机关即受检查,陈以此而被捕。后经章友三、王之卓、朱恒璧等四校长向市长力保,由陈良面批交警察厅毛森释放。余闻之毛发为之森然。在叔永家午睡一小时。
  四点至福开森路395号北平研究院晤吴正之。渠谓孟和云,北〔平〕有人派人约李仲授归国,以为研究院系蔡先生之事业,应由仲撰、孟和等出面主持云。五点回。曾树荣(刘治华太太)〔来〕。晚五点半至贝当路283 号子政处晚膳。八点半踏月归。
  寄吕蔚光
上海   晨阴70°。晚九点74°,有月光。子夜一点雷雨。
  张孟闻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至123B 办公。是室为英国女寄生虫家Miss Proston 之办公室。因其母丧回国,暂空,故余即在〔其〕坐位看书。张孟闻来,知其已来三次,均以外出未遇。据云陈鹤琴之被捕,乃由于中小学教职员联谊会发帖请其为顾问,遂不明皂白即逮捕至警察局。局中刑事科科长适酒醉。有人询问此辈被捕之人如何发落,科长乘醉狂言,日一律枪毙。其草营人命如此云。又谓茅唐臣之被任为上海市政府秘书长,蒋曾召至寓所谈话,劝其就任。蒋上楼后,陈良谓唐臣云:"吾辈势在必去,须有人如公者出而维持。"可知其为交代地步云。孟闻自谓其名在黑名单上,已不敢回科学社,但仍四出交游探消息。余劝其不必过问政治。
  午后假寐一小时。阅《燕京学报》。五点至叔永处交Reader's Digest 《读者文摘》与衡哲,即出。在逸云处晚膳。膳后其表弟袁君来,知气象局不久有款可到,乃蕴明白广州托人带来者。气象局同人已好久未发薪,目前各人及家属均在局中坐吃云。今日打电话与UNESCO 之Jan Smid ,知UNESCO 尚未有回电云。
  下午有市政府警察三人来见陈君衡,谓在君馆将有伤兵八百人来住;并谓中央研究院己奉命迁广州|、台湾,何以迟迟不去。后君衡与之参观礼堂及实验〔室〕,谓此地不适宜于作医院,警始退去云。
  寄陈次仲、黄羽仪太太
上海   晨晴73°。晚晴75°,月色佳。

  晨孙颖川来。下午家玉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Annuαl Report of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史密森学会年报} ,系1943 年年报,内有Abbott 著《关于日光之利用》文及Bishop 著《中国殷周历史》文。十一点孙颖川借汪君来(文登县人)。化予亦来,谈及威海卫、烟台及文登县乡中共产党治理,颖川谓迄今未上轨道,且乡中情形较城市更惨云云。知侯德榜已去印度。化予嘱余迁至化学所房内住宿。
  中膳后睡一小时。家玉来,赠以Klim 两听。每昕一磅,价$ 1. 15 ,较余前次以袁洋一元四角购者为廉。又送来前蔚光在广州购赠象牙图章二枚,已请钱君甸刻好。一为"藕肪"(钟鼎)、一为"空氏可帧" (篆宇)。余询需酬劳几何?据云钱不肯受,异日写字送彼可耳。但如此则更难以还礼矣。
  晚六点至卅号331 室九章家谈二小时,晚膳。九章现有二女孩,一在中学,一在小学,较松松小一岁。据云驷先之主持党务,乃由戴季陶之怂恿,但实则驷先亦有此野心也。又九章云研究院现只存款一千四百余袁洋,若无接济,则只能付半个月之水电费而已。十二点一刻睡。
  据张孟闻云,陈望道已于日前被捕,原因未悉。余告孟闻嘱留神,因教职员联谊会陈为主席,而孟闻为秘书,且近来有所谓《人民日报》者载十六团体欢迎共产党电,其中科学工作人员协会〔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亦为团体之一,而孟闻则代替长望为总干事者,故孟闻亦随时可被捕也。
  接汪日章
  
上海   晨阴74°,As Ac 9°。下午五点阵雨,76°。
  嘉善失去联络。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Bishop 所著《关于中国上古史及史前期新石器时代与铜器时代之经过》。谓新石器时代与铜器时代中国之文化均得自近东,如牛羊之畜养、小麦之种、车轮之制造等。因巴比伦自新石器时代进化至铜器时代,几达四千年之时间,其进步情形逐步均可推演,而中国殷代之铜器发见时已臻进步之阶段,故其为外来物无疑。陕甘为古代文化发源地,则其蛛丝马迹更易推断也。
  十点至北京〔路)1320 号英国文化委员〔会〕晤Miss Lynda Grier。渠方自成都、重庆回,已不能再至南京,故暂留沪。其人年事已大,于中国情形不熟悉,故实际在中国殊乏用处,与Needham 相比差远矣,亦尚不及Prof. Roxby 。
  十二点至长宁路气象研究所中膳。二点半有气象演讲。赵九章讲大气在高空十二公里之运行,依Rossby 罗斯比Distribution of angular velocity 角速度分布之说,谓北半球与南半球高纬度为Belt of constant vorticity 涡度恒定带,而赤道至南北纬卅度则为Belt of constant flux of vorticity 涡度通量恒定带。此说可以改正Rossby 从前学说所不能释之处,即在信风带内何以Solenoid 冬季强,而季风则反而冬季强。
  今知夏季因对流盛,故Vorticity 涡度大,酿成信风之强盛云云。
  四点半晤子竟。五点半偕九章回。七点在九章家吃面。
上海   晨阴74°,Ac AsoLift of Berlin bl°Ckade 解除对柏林的封锁。浏河又失落,沪杭路共军至石湖荡。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Smithson Institution 1943 年及1944 年报J. R. Smith 与Carl Bishop 二人所著关于殷周历史文,二人主张中国古代文化源于近东埃及与巴比伦。
  今日上午有交通兵团派人至研究院,将在研究院布防。下午复来视察。化予、九章、君衡等决定,拟将五楼图书及三楼会议〔室〕交交通兵团应用。过去院中二十四小时有轮流门禁,自明日起拟撤消,因交通兵团将派兵看守也。
  午后四点馀至拉都路购球鞋一双,价一百五十万,即三角银洋耳,可云廉矣。
  但外国航空信却要一角五分至二角也。五点半外出,遇叔永,余告以中国科学工作人员协会报上所公布之电报,不知何人所主持?盖该会负责人涂长望、梁叔五均已北走,而余与叔永虽名为监事,实则从未与闻会中之事也。六点至古神父路51 号(永福路) ,知王镇宙方于昨飞广州。而台湾默君迄未有信云。
  至贝当路晚膳。余皮鞋底须修理,穿子政之皮鞋回。晚月色甚佳。今日乃阴历四月望日,离家己半月矣,不知杭州近况如何耳。阅徐H著《风萧萧》小说,系战事侦探小说,述舞女臼苹事。
  
  
上海   晨阴72°。午微雨,75°。晚大雨,69°。

  晨未六点,闻炮声隆隆,先觉地动,窗门作响。次闻炮声,因时间相差不二秒钟,料想发炮439之地离研究院在五公里以内也。交通兵团驻入研究院。今日自63 号移至59 号。
  晨六点起。上午与九章谈,嘱中央研究院发一临时身份证,因余迄今只有杭州之国民身份证,而此身份证则为本地军警所不承认也。家玉来谈,渠亦以留沪必须有身份证为言。中午时有交通兵团一百余人开人,住总办公厅三楼。因此厕所与门禁已成问题。余乃决计迁地为良。可去者-为黄海研究所枫林桥之永利公司宿舍,二为竹幸生康乐路安乐新村十五号,三为张季言愚园路静安寺路口庆云里十四号新新工业社,四则为永福路五十-号默君寓所。四者各有缺点:永利公司在边界上,接近防御工程;主生虽相识而不甚捻;新新公司为一厂商,来往人杂沓;而永福路又太寂寞,缓急元人可为呼应。侯下午与叔永商之。
  四点至高安路14 号晤叔永,渠适出。与衡哲谈及香港逃难事,谓被陈焕铺所欺,由港至广州几被汪精卫所留住。后以得一顾君同伴,由桂林去重庆途中遇商务李伯嘉,得同行,时借安安与书书二小孩同行云云。六点叔永回。未几林伯遵亦来谈,伯遵以妻子均在沪,不愿远离。叔永以基金会董事如咏霓、梦麟均劝往香港,周寄梅亦然。但叔永、衡哲则欲赴美国,否则不动云。在叔永处晚膳。八点乘车回。
  下午余将房间自63 号移至59 号,此即吴征铠所住之屋,室内有自来水,较63号为方便。
  接Jan Smid 函寄G. E. Stechert 、Brentano's 函(每封邮票四角)
  
上海   晨晴66°,晚晴70°。
  公用生活指数六十八万。共军至月浦、杨行,近吴淤口,经晚闻炮声。
  晨六点起,见驻扎于院内之交通警团己在唱歌及操练,共有150 人驻扎于院内。后询院中人,知士兵曾有至十一号各家搜索,借用家具、棉被等事。且总办〔公〕厅三楼向西方面走廊亦睡士兵,因之有职员五人原住三楼者不放入内,借宿于上海医学院云云。余因此拟搬往科学社,遂打电话与允中,承其情,谓可借住于渠屋内,言定明日迁往。
  至中午陈君衡、吴化予等约交通警军官十六人茶点谈话,由化予代表院中说话,并送士兵以香烟。由总队长马君请刘副队长致答辞。语颇得体,如此能交欢,余心稍安。刘队长谓士兵初到,各事尚未安排,故拉借物件在所不免,现各人既已有屋可住,当不致再有扰骚云。午后二点,余至贝当路283 号与若水商之,渠觉余既要到院办公,则来往于亚尔培路科学社与齐祁路之间,不如不搬为是。化予、九章亦以为不必,故遂决计作罢论矣。
  晚膳后与吴化予谈,知院中办事亦殊困难,因说话者人多而肯负责之人少。千篇一律,此系中国情形也。今日推各所轮流主席,因上海各所均已轮值,推定气象料。赵九章,但九章本患心脏症,有怔忡之病。自近日有驻军之议起,其Systolic 收缩的血压虽仍在140 ,而Diastolic 舒张的骤加110 ,故坚辞而无人愿代云。
  接蔚光函
上海   晨阴68°,St.。下午昙。

  武汉放弃。共军至上海虹桥。剃头。
  晨六点起。上午九点半至拉都路391 号晤陈悟皆,谈片刻,知吴淤口已不能〔通〕船只,宁波轮不能到埠,但苏州、无锡与上海之间则畅通。行以水路,普通至无锡四元,苏州|三元。南京方面亦间有来人。余告以研究院己驻兵,但余己决计不迁出。出至陕西南路晤杨允中,告以余将仍住院中不迁,因若搬科学社而在院中办公,甚为不方便,但谢其好意腾出房间为余下榻之所。十一点回。丁肯堂来,谓己为余设法在悟皆处移住。余云余巳告悟皆不至彼处,且悟皆以为胡鸣时处实较渠处为宜。余目前不拟离院矣。
  午后睡片刻。景仁来,约至其家晚餐。二点至建国西路"红玫瑰"剃头,去150万元,在院45 万足矣。八点田。与九章、化予谈。又晤临照。现各所均轮值,自下午六点至十点。陈君衡则星期日亦来办公。时局日紧,街头、巷口均有土筑之稠堡。以余观之,用处极少。因如大场、月浦、杨行不能守,则安能巷战?且以土堆敌炮火,元异儿戏也。街上各店铺五点即关铁门,此外上海尚看不见战时之景况。闻龙华人民已不许带物件人市,复旦校舍有被焚、间济校舍有被拆之说,以其碍视线也。但士兵心理厌战,则拆屋何用?
上海   晨晴66°。下午三点余雨,72°°在杨行、刘行、月浦剧战,终夜闻炮声。上午家玉来。中午在钱临照家中膳。
  晨六点起。上午天气甚佳。下午忽起风。中午后转阴。三点半后阵雨。晚大雨。十点家玉来,适晓峰自广州有来函到。余即启,示家玉,知余前函向部要款五百袁头,以为在沪浙大办事处提取仪器物件之用,教部将派郑君来沪,可酌量给款。
  但吴士选之意,物件以运台湾为是,殊不知运费之大可以惊人。药物、化学二系,近有六十九箱仪器。自码头运至长宁路中央研究院,计要美金180 元,连报关等费用一切在内。中和公司为王淦昌提取照相器二件,款由家玉垫付始得提出。红十字会送校中之药品亦存家玉处。如沪杭能通,即可运杭也。
  十二点钱临照来,约至十六号渠寓中膳。渠有一子二女。子在格致中学,进高中,原欲赴杭州,依其叔临熙人浙大附中者。临照夫人系常州人。谈及李润章,述其离京情形极为狼狈云,其夫人在南开竟事先无法通知。现润章在广
  
  州,月涵夫妇441则在香港云云。晚膳后阅John K.. Fairbank 费正清著《美国与中国L 述孔孟之教对于中国社会之影响,批评孔教之弱点,煞有见地。但与美国目前现状相较,则未不揣其本而齐其末,因孔教之(......J接晓峰函次仲函尊生函寄蔚光函Jan Smid 函汪日章函
  
上海   晨雨转阴,70°。下午睛。

  上午刚复、家玉来谈。
  晨六点起。昨下午炮声尚不密集,至子夜后始〔密〕。日中亦不断有炮声。下午稍多,黄昏继续不绝。子夜十二点有炮声,使屋宇震动,迄明晨不止。九点半家玉、刚复相继来谈。刚复坚主张将五月份透支浙大部份二百五十三亿设法取出,谓如教部不允,可向上海政务会议设法。余极不以为然,主张可以向教部办事处争,力争而不得,则适可而止。浙大不能向上海政务会议要款。上海政务会议有陈良、毛森、雷震(做寰)、谷正纲、方策诸人在内,渠等当然不会管浙大之经费问题。如欲向广州要款,则以信件来往为止,余不愿为此事专跑一趟广州。谈半小时,家玉出往教部交涉。
  中午时得孟真自台北电,嘱赴台大。余将函复辞谢。因余十四年长浙大,若欲重执教鞭,亦非有一年之温习、静i卖不可也。中午将钥匙断在锁眼中,幸得君衡关照,不半天即得一新钥匙。
  五点半至若水家晚膳。膳后回院至李珩家。与雨农谈,知渠日中在科学社看书。谓复旦驻兵大部已退,但宿舍中之床铺、桌椅早已付之一炬作薪炭矣。复旦章友兰退职,以雨农、金通尹等三人为校务会议主持之。裴季衡则谓植物所惟李先闻一人去台糖业所,以渠心神不定之故。罗宗洛原主张迁台湾,盖渠以为台大校长渠有复任之望也。十点睡。
  近来银元、金子又涨。自余抵沪后,袁头换金圆券每枚四百万元,至近日无改变,但日来已增至每枚换一千二百万元。
  接傅孟真电蒋硕平函
  
上海   晨睛69°,Ci CiSt.。下午睛。晚十点雨。
  晨至科学社。下午至长宁路研究院。晚与余柏年等打网球。
  晨六点起。昨夜炮声及轰炸声不绝,子夜十二点时为尤,响震屋宇也。炮声集中在北面。今日上午十点至科学社,下午至长宁路研究所。上午家玉、刚复来,下午家玉又来,均未晤到。
  上午至科学社图书馆。阅《东方杂志》廿三卷二期(民十五年一月) pp. 691-73 ,张荫麟著《洪亮吉及其人口论》。谓清代整理国故,须推戴震(东原)与洪亮吉(稚存、北江)。但任公先生论清代人物,盛推东原,而于洪则一字未提,可谓有幸有不幸矣。Malthus 人口论,在西方已有Plato 、Aristotle 、Walter Raleigh 、ArthurYoung 、J. Townsand 、B. Franklin 为之先驱,但洪之人口论则异军突起,弥可宝贵也。在《东方杂志》廿三卷(民十四年至十五年)有余二文,-为《江浙二省人口之密度} ,一则为《论禁屠、祈雨与旱灾》。时余方将离东大人商务,未几去南开也。
  时浙省夏超与孙传芳抗,战败而死。孙表驻江北浙第一师,陈仪为主席,张载阳亦出而主持,而丁文江则方为陆沪督办也。时隔二十四五年,真如弹指声中一瞬而已。在此二十四五年中,政局之变动真如沧海桑田,有不堪回首之慨。在图书馆遇雨农与曲桂灵。十二点回。膳后睡一小时。
  至二点半借陈景阳秘书乘车出。余至长宁路865 号研究院,参加气象所Seminar。陶诗言讲Thor叫lwaite 气候区域〔划分〕应用于中国,氏以Precipitation/ Evaporation= effective rainfall 有效降水量,以蒸发量e = 1. 6 (1 Ot/ I) a , 其中t 为平均温〔度J ,J 为可能日照时数, α 为常数。又以N 为Potential Evaporation transpiration 可能蒸散= water need 需水量,则moisture index 润湿指数1 =(S-0.6D)/Nin9毛,其中S 为各月之water surplus 富余水量(P-E) , D 为每月之Deficiency 缺水量总数云。陶君已将中国五百气象站做成e , 知moisture index 正负之界线与750 mmRainfall 降水量线相合云。
  六点打网球。七点洗浴。
  
  
上海   晨雨72°,屋内潮湿如霉天。中午76°。下午阵雨。晚雨73°。

  驻院兵士调防,下午全部撤出。
  前夜终晚炮声不绝。昨晚则驻院兵士调防。自十二点车声隆至晨六点不绝,几不能成寐。自昨晚十点起即雨,余初颇不信,因七点尚与余柏年等打网球也,但未几雨更大。十二点驻院兵士调防,彻夜人口嘈杂、喧闹不堪,但炮声则甚稀疏,与前日大不相同。大概以天气雨,飞机不能出动也。来填防之兵士带一所捉奸细来,系于树上。午后调防者亦开走,带之去。而交通警则云三四日内将回,将家眷三数留院。士兵纪律尚佳。
  晨接杭立武自广州电,云:"请与上海医学院朱院长接洽,乘机飞穗,已为兄办护照,并闻。弟杭立武辰巧"云云。
  日来阅叔永所借John K. Fairbank 所著《美国与中国} ,觉其中第六章至第九章最为精采。第六章讲The authoritarian tradition 权威主义传统,述中国向主人治,科3不以法治。中国之缺乏宗教。第七章讲The W. Impact 西方的冲击,提及清初人口激增之原因。第八章The Revolutionary Process 革命的进程,述近百年中国史亦为扼要。第九章Nationalism & Communism 民族主义与共产主义,述国共政策之不同,亦尚公允也。
  晚膳。至上海医学院晤朱恒璧,不值。至九章家昕6 :00 PM 无线电A. P. 美联社广播,知政府军在浦东、月浦、刘行打得甚好,而南面共军离龙华机场己只五里Z玉。
  接羽仪太太寄黄尊生、张晓峰函傅孟真、陈次仲函
  
上海   晨阴69°。下午阴。
  下午家玉来,借至上海中央银行及申报馆。晚戒严提早至九点。晚范祖淹代表刘志扬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J. K. Fairba出著《美国与中国~ ,全书几阅竣。昨晚与今日炮声仍稀,阅报知刘行、月浦等地战事转沉寂,而浦东战事展开,浦东高桥一部为共军所占,故黄浦航行大受威胁。黄浦滩一带从今日起不准人马通行。
  午后兰点与家玉至中央银行,见南京西路、福照路一带随地均摊有货物。据家玉云物价极廉;其老弟在中兴公司轮上为大板,昨子夜忽奉召将轮开往澎湖岛,因天雨将其雨衣带去,今日以十一元购永安公司雨衣一件。此在美国亦需十五美金也。又谓做西装-套,只要料子钱九元、工五元,共十四袁头而已。但袁头已大涨,每枚二千七百万元。
  余以接立武电,谓护照已在广州办妥。故借家玉至中央银行,拟提取所存六百余元美金,以为万一赴法国出席科学会议可作为旅费,不料私人存款亦须在广州提取,故此款又落空矣。凡奉公守法之人往往吃亏,此现政府之所不能受人爱戴也。
  出中行时见有卡车正在装银元外出。后雨农云,有传说谓汤恩伯司令已向中央〔银行〕提取金子一万条及所有银元。空穴来风,非无根之谣乎?上海各校闻将以关金发薪,依照底数,每元关金作八十万金圆(市价二百四十万) ,而袁洋价巳二千七百万一枚,则教授薪亦不过袁洋三数枚而已(后院中发三百万倍)。
  晚膳后借化予、雨农在院内间步。据云全院为地98 亩,有井四口,日常封而不用。院内花木甚佳,沿墙多种珊珊树,系印度产。此外则垂柳、棒树、榆树甚多,己均高四丈左右。棒树能在沪发长,亦所难得。棕榈虽有元一伤者。白果三枚均不高。法国梧桐一株,极高大,想系佳种。此外则日本枫有叶作红色者数株,极可爱。
  紫薇、石榴、洋绣球、拘骨(外国冬至时有红果)甚多,批把则成林二十年,均葱郁可爱。
上海   晨阴70°。日中晴。晚八点微雨。

  今晚炮战甚剧,几如阴历年夜之爆竹也。民航客机上海已停飞。吴正之来。
  晨六点起。晨阴。日中晴。晨阅报知颜惠庆、李思浩诸人己出来组织上海救护会,联合红十字、纯目字等机构。此乃蒋已离沪之表示,因渠前曾阻止此项机构之成立也。九点电话与家玉,告以华孚实业公司刘志扬昨曾派范祖淹来见余,大概为仪器进口事,嘱觉予(家玉)与之接洽。后知确为Sargent 公司有十六箱仪器到沪,提取需五十大头也。今日袁头又大涨,达每枚五千万元。下午发五月份薪,得二亿九千万元。此次发薪乃照当地关元计算。第兰区上海按照每关金一百万元计算,但不知如何得到二亿九千万之数。
  至贝当路晤若水。在若水处中膳。兰点借至永福路51 号看默君之屋,因渠曾来函嘱视察也。至则后门已筑篱笆,由前门进,询赵卿,知王镇宙己介绍二人在此住。此外有孙东臣者亦介绍一家人来住。若水原云复旦教授Willey 愿来住,因己有人照顾,遂作罢论。五点回。知吴正之曾来此。
  阅徐ìf著小说《风萧萧} ,上海怀正文化社民卅五十月出版。书系在重庆民卅二到卅三所写。在重庆《扫荡报》上发表,文笔极流利。但有一大缺点,即客观的叙述少,而主观的描写与做文章太多。书中述上海敌伪时中国间谍(女)舞女白苹与一杂种女梅漏子事。其中谈及日本人控制上海时情形描写极少事实,如徐与白苹、梅漏子、史蒂芬赴杭州时,除西玲、葛岭、苏堤、孤山几个名字而外,在书〔中〕竟找不到一点儿西湖意味和风光。小说应该写一个时〔代〕的社会,不应该单写几个人的恋爱事情而己,此是本书之大缺点。我素来不看小说,在炮声中无心读书,故翻阅之。全书六百九十余页。
  寄晓峰、杭立武函
  
上海   晨雨72°,雷。上午阴。下午雨如霉天。
  西安国军撤离。晨高昌庙起火,延烧制造局,自晨直至下午二点。
  晨闻大声炮轰声。自昨晚迄今晨,炮声终夜不绝,侵晓又有雷声、电光。六点左右有声震屋宇之炮声二响,总办公厅二楼窗户己震动,其余屋宇更甚。六点余即〔有〕妇女、幼孩跑至总办公厅躲避。七点后炮声即秘,后昕A. P. 美联社广播,知系高昌庙江南制造厂被焚,而轰炸声音不知何来也。
  九点,余以昨发二百万〔倍〕之三亿元金圆券往外购物。在霞飞路、亚尔培路口购得五华阳伞一把,费九千元。此外又购领带、袜子等。盖杭州余所带只一公文包,元多少衣服。现已向叔永借得浴衣→件、夏季衣服两套、衬衫一件。若水送来衬衫二件、于巾两块,尚有短裤二条。在霞飞路见有黄牛党以高价买卖银元而枪科5毙,昨日枪毙者计六人。但抬高银元黑市决非六人所能为力,亦冤哉枉也。但今日银〈行〉〔元〕与昨相仿,大概在五千万与七千万元间。
  下午闻杨平澜云,有人自杭州骑脚踏车至上海,谓杭州有三地被炸,即钱江大桥、城站与浙大。余以钱江大桥被炸有军事上的关系,城站因为是交通咽喉,浙大何故被炸?深望此说之不可靠也。晚打电话与家玉,告之。
  《风萧萧} p.471: 地震在宇宙中也许是一件小事,在人类是一件大事。我们走路不知踏死了多少蚂蚁,但我们从未注意,而在蚂蚁社会中也许是一件大事。
上海   晨阴69°。下午阴72°,昙。

  四国外长在巴黎开第三次会议,讨论德奥问题。下午家玉来,购画册一本。旁晚打网球。
  院警察又撤走。南昌棒树国军撤退。
  晨六点一刻起。早膳后作函二通。上午阅C. G. Abbott Solar Variation αndWeαther {太阳变化与天气},{司密松社年刊}, 1944 年, 119 153 页。但不知何故,总觉心中不定,不能好好看下去,一心以为有鸿鹊将至的模样。电话告诉了家玉与若水,以杭州浙大有被炸的消息。下午家玉来,购到画册一本,预备〔送〕为余刻图章之钱君甸。余给以银元二枚,渠收一枚。据云家玉与丰子皑昨曾到卡尔登看电影,为Rita Hayworth 的Aμdy 斤。m Shαnghαi {上海小姐} ,说做得甚好。余决去看大光明的Oliver 的Hαmlet {王子复仇记> ,预备一个人去。下午将《风萧萧》小说阅完。余觉徐讶的文笔很好,这小说结构亦不错,结果舞女白苹因偷窃日本人军事秘密而被暗杀。梅漏子把日本间谍宫间美子毒死后高飞远走。徐本人亦得下乡。因书是在重庆于民卅三年春天写完,尚未到胜利的年头,所以这书中故事没有到胜利也就结束了。书中对于女子的装饰写得最详细。著者以第一者口吻描写徐的独身主义,但是老在女子身边钻,不免与主义相矛盾。要象Iρrd Cavendish 卡文边许勋爵那样,才配称独身主义了。这书是讲上海日伪时代沦陷时代情形,但除出日本几个小军阀花天酒地以外,简直没有讲到那时上海日伪控〔制〕的情形,连粮食之按口〈授)(售〕给也未提及。做小说的人除掉文笔好,还要把社会环境有细腻的认识才行。此外吹毛求疵的我还看出二点不合理的事,一是徐从白苹皮夹子里偷取文件的事,他却同时在开驶,车有廿五哩的速度;二是徐受伤时问费利普医生,白苹的创伤是否要紧,他没有回答,微微摇头。外国人摇头的样子倒很难见到的,Shake his head?寄默君、硕平
  
上海   晨阴69°。下午昙。
  下午至大光明看Hamlet , Lawrence Oliver 为主角。晚市长陈良、警备司令陈大庆均弃职出走,留赵祖康作交代。
  晨六点起。上午阅Heaps 著Structure 01 the Universe < 宁宙之构造》。将中午,陈君衡得消息,谓大西路有枪声,恐长宁路交通隔绝,凡长宁路同人均回长宁路。
  追君衡回后,打一电话来,谓长宁路尚安定。余阅报知今日为Lawrence Oliver 主演之Hαmlet 影戏在大光明Grand ,为最后一天,故决计去看。因此片为美国去年得四大影戏奖金者。报载2:30 起演。余午睡约十分钟,乘十路汽车往,时十路汽车只开静安寺。余至大光明方过二点,已开演。因戒严提早,故开演亦提早。Oliver 演戏极纯熟,而布景亦佳,但看众不多,座位十之八九均空。因在此军事佳惚时代,鲜有此雅事之兴趣也。四点余散,沿南京路行,见地上均为摊贩所占,以售毛巾、小衫、牙膏、皮面、衣料等为最多。余购得Kiwi 鞋油(三百万元)、上海地图二张等。
  余欲购网球,至新新、先施,均已关门。徒步至四川路、宁波路口之专售运动物品者,亦己关闭。遂回,时已五点多。所有公共汽车均停驶,而三轮不愿来法界。遂前行,至成都路始雇得车。六点半回。
  今日起晚膳由5:20 改6:30 。晚枪声、炮声甚密。至九章处听8: 15 A. P. 报告,知停止广播。回。至总办公室与仲济等谈,谓君衡电话,长宁路已成真空云。
  徐家汇则下午交通曾断绝。十点睡。因四周均有兵,故各室之电灯均未开,于黑暗中入睡。有若干一、二号屋之家属均来大办公室过夜。入夜枪声、炮声密集,几于每分钟有。于上床后即入睡。兰点曾醒一次。
上海   晨阴69°。

  共军由西站兆丰公园入大西路并法租界,时在廿五晨二点,是属于陈毅部。主席毛泽东、总司令朱德,已出布告。
  今晨二点,共军自西站兆丰公园人愚园路、大西路进入前法界各地。岳阳路附近国军于昨子夜已退净矣。余于早晨七点早餐时始知。爪点即出外视察。自岳阳路至永嘉路即见青年穿草绿色制服,上写中国解放军字样在左胸上,在永嘉路与衡山路(贝当路)席地而坐者数百人。数日前国军在街头所筑之沙袋堡垒均变成电话站。其行军之迅速可知。街上人士群集,三轮、黄包车行驶如旧,无异于前昨。
  政府虽己改易,而人民可说毫无骚扰。但闻苏州河以北尚有炮声,闻至下午尚在争夺中。国军似在掩护军士之退却也。
  余于八点前打一电话与觉予,知郑家木桥一带国军亦放弃,惟苏州〔河〕以北则否。打电话与Sophia 即陈衡哲,未通。故余即外出至高安路十四号晤陈衡哲,知叔永于廿二日飞香港,叶良材同行。衡哲颇怨叶坚持叔永赴香港,但只有二张机票,故渠不能不留沪,以待轮通时再往港。但实际渠等小孩三人都都、书书、安安均在美国,故叔永夫妇去港必转赴美国元疑。渠现只有一女仆,昨夜颇为惊恐,故谓447如余愿往,可下榻其寓。余以不便谢之。回途至若水处中膳。膳后至贝当公园,即在贝当〔路〕旁,园甚小,远不如法国公园也。至拉都路晤悟皆,知闸北尚有战事,谓撤退军队船只之领港人员均已逃逸,故各船有元人领港出口之虞。四点半回。
  洗浴。晚膳后与汤玉琦、裴季衡、吴化予等谈。午后在建国西路(309 弄3 号)遇高云鹏,此君曾在遵义步校及外语班教课,曾于1937 至Illinois 大学习Transportation运输工程,与余曾数次打网球相识。山东人,现赋闲居其兄家云。
  
  
上海   晨阴70°。日中阴,东南风。下午三点起微雨。晚72°。子夜大雨。
  解放军由吴淤、江湾开入虹口,上海全部解放。宁波、慈溪亦同日解放(廿四日)。下午晤农山于科学社。严振飞来。
  晨六点起。觉腹痛,大概因昨晚以温水泡Klim 奶粉之故。因水不热不能潜解,饮之不易消化也。昨晚炮声己稀,但闻长宁路研究院子竟办公室于昨尚有流弹。今日在苏州河南北对峙中,不能通行。闸北、北四川路一带均有战事,因国军掩护由吴淤口退却,但电话仍通法界与河南之英界。公共汽车已照常行驶。解放军在路站岗,秩序极佳,绝不见欺侮老百姓之事。在研究院门前亦有岗位,院中间人予以食物均不受。守门之站岗者倦则卧地,亦绝不扰人,纪律之佳,诚难得也。
  上午阅Heaps 著《宇宙之构造》。
  午后睡片刻。二点至科学社,遇于诗莺。晤农山,谈及科学社前途,以科学社目前已无基金。叔永已飞香港,将去美国,嗣后奔走经费,将惟农山是赖。故前途诚难乐观。谈及政局,农山与余意相合,以为国民党之失,乃国民党之所自取。在民国廿五六年,蒋介石为国人众望所归,但十年来刚惺自私,包揽,放纵贪污,卒致身败名裂,不亦可惜乎?余谓唐明皇开元、天宝二个时〔期〕截然不同。有一杨国忠已足以债事,何况如杨国忠者尚不止一人乎?出c 至霞飞路,以遇雨不果,遂回。
  严振飞来,渠在渔业管理所,谓所长赵汉卿已离职,由副所长王以康主持。因警备司令命令,所有黄浦江中之船只,如不驶至吴淤口,均须焚毁、沉没。渔管所有船六十只,均100 Ton ,用Diesel 柴油机,已沉二十只,余数亦不免。仓库内尚有应用鱼网(每只美金五百余元)以及Radar 、无线电,可资一二卡年之用,恐将尽毁之矣。
  言下不胜浩叹。与九章谈及气象局前途,程忆帆亟盼有人去接收。五点半至若水处晚膳。七点回。
  寄允敏第四函
上海   晨雨72°。上午阵雨76°。下午大雨,有雷电。晚76°°

  晨六点半起。昨晚因雨故,帐中蚊子甚多,未能睡好。晨九点得觉予电话,知杭州诸葛振公已有电报来,报告浙大甚安定,询上海如何。觉予即复一电。闻南京陶孟和、俞建章亦有电来,询上海研究院情形,并谓不日来沪云。沪宁路已通南翔。
  昨晚八点北站亦人共军子,故日内即可通车也。上午阅美国国防部Publication ofthe Weather Division Headquarter 气象局总部出版物, Army Aír Force 陆军航空兵出版, Report 报告890 , Weather & Climαte 01 Chinα 《中国的天气和气候}, March1945 ,系Dr. E. R. Biel 著。
  午后睡廿分钟,即乘22 路公共汽车赴大世界,下车走至先施公司。知四大公司均尚未开门。而沿途如霞飞〔路〕、南京路、福照路,均人山人海,如上元、元旦假日状态。时有鼓吹之汽车疾驰而过,喊口号"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等。在大新公司有毛泽东、陈毅司令象高悬空际。南京路店铺均尚关闭,公共汽车亦不开。法租界则电车、公共汽车均照常行驶中。霞飞路店门均开,时有学生带锣鼓游行,且见女学生插鲜花于解放军之衣襟上。霞飞路行人观者如堵。银〈行>c元〕贩子自陈大庆枪毙数人几于绝迹,现则满处皆是。大头每枚四千六百万,小头三千七百万。亦有店铺可换人民券者,大头→元换三百元云。旁晚闻人有收到杭州来信者,贴五元人民券邮票云。
  四点回。吴正之来谈,谓上海科学学术各团体定于六月一日下午在科学社集会,讨论如何参加其他团体之活动云。正之询余意见,余谓民十六年国民党北伐,人民欢腾一如今日。但国民〔党〕不自振作,包庇贪污,赏罚不明,卒致有今日之颠覆。解放军之来,人民如大旱之望云霓。希望能苦干到底,不要如国民党之腐化。
  科学对于建设极为重要,希望共产党能重视之。晚膳后晤罗宗洛。
  
  
上海   今日终日雨不止。中午阴。

  上海市长陈毅,副粟裕、曾山、潘汉年、韦嚣。杭州市政府成立,市长谭震林,副张劲夫。路季讷、张演参、李珩来。京沪通车。
  晨阅《大公报} ,有些可帧未去台湾之消息。因之上午陆续有人来问询。庄华之母亲钱老太太亦有电话来,知住中正中路,余允有间往探视。与家玉、刚复均通电话,知大同元恙。张更带复旦李珩来。张于上月廿二来沪,原拟廿三回京。车至元锡,则常州已不通,折回,留沪迄今,定明日回。知梁希、涂长望、潘藐等均以有性命之忧,故于南京共产军到以前避去。复旦自解散驻兵后,损失甚大,楼板、窗门均付一炬,桌椅什物亦空。交大、同济亦各有损失。
  449中膳后借陈君衡乘车至华山路(海格路)359 号牙科陈希和处。据〔云〕廿五六渠门前亦闻枪声,因共军初来见沙袋便开枪也。闻红十〔宇〕会医院等共收枪伤老百姓六百余人。出。余至北京路,约若水在美琪戏〔院) ( Majestic )看Bette Davis演Deception {朝云暮雨~ ,述一音乐女生自欧洲来美,为得一著名Conductor 青阿事。四点坐三轮到贝当路,遇徐、余二君,皆在气象局任事者。据云气象局己有共军派人来接收云。晚阅Hamlet 。入睡后一点醒,不能成寐者二小时。因昨日报载余未去台湾,故陆续有友人来,故不得不暂避,住若水贝当路寓二晚。
  
  
上海   晨雨。午雨69°。

  看牙科陈希和,洗牙。吴文t龙、陈学溶等来。今日秤得连衣52 kg ,景仁34 kg 。
  晨七点起。七点半早餐后,八点半即借景仁由贝当路赴海格路(即华山路)359 融和坊七号,晤陈希和牙科医生。渠即以《解放日报》见示,谓国民军退却时将江南造船厂船坞毁弃之可惜。余请其检视拔去之牙,牙床是否已生好,何时可以再装。渠谓最少尚要二星期。余嘱其洗牙。景仁拔去右下臼牙一颗。出。仍在雨中。因至贝当路、高安路须经过一小菜场,故余等绕道武康路,至高安路十四号晤任叔永太太,遇其表妹、妹夫朱君。约中膳,余以须回院遂辞。出。在院遇浙大电机系廿四年毕业生吴文洗,系昔年在剑桥时遇到者。渠甫于三个月前到此,目前暂元职业。
  十二点中膳。膳后在中航公司之陈学洛与一同学来(甫自台湾回)。知中国航空公司气象人员有浙大毕业生周恩济等三人己去广州,但大部未去,所留惟簿册,所有能飞之机均已去港、粤。现共方已有人来接收云。一点睡片刻。二点借景仁至上海影戏园看〔电影〕。为苏联影片《第三次打击机述二次欧洲大战事,尽用俄文,虽有中文说明但不解个人所说之话,兴趣索然。室内空气不甚流通,故觉疲倦。回途至霞飞路,购拖鞋一双,价八角(四千万金圆券)。上海电影园(在辣飞德路亚尔培路口)票价人民券八十元至四十元四等,为金圆券八百万至四百万元也。
  在若水处晚膳。十点睡。晚间睡不佳,醒至四五次之多。
    
上海   晨阴68°。下午阴。晚69°。
  谢季导华、觉予、刘有森、李鼎芳来。晤钱老太太。叔谅来。三点科学社理事会。余到沪已一个月。
  晨六点半起。与若水早餐后回院。今日仍有友朋陆续来。十一点家玉来,以振公之电见示。适电机系毕业生刘有森亦来,渠本在海州电厂,以共产嫌疑被捕,释出后来沪。下午谢季骋来,钱临照借来。知季骋于昨由南京至丹阳,与陈毅同来。据陈毅云,共产党待敌党将尽力宽大,适之、孟真、咏霓均无避去之需要。渠曾阅研究院院士录,见有郭沫若之名,知研究院之能兼收并蓄。并曾提余名,谓当电杭州市长谭震林至浙大访余云云。其公子学锦现己就事于浦口永利公司化学组,因战事离职,现欲回永利,嘱余与侯德榜一谈。余谓侯去印度未返,余可为询黄海研究所孙颖) 11 。后以电话询得,谓人事方面须询副经理范鸿畴,办事处在四川中路219 号三楼。余即以复季弊(函由地质所李君带去)。晚叔谅来,知渠仍住原处,并知上海副市长潘汉年即潘寂之弟,而韦意即韦捧丹也。《解放日报》现用申报馆之物资及营业方面人材云。
  三点至科学社开理事会,到农山、袭次丰、允中、梁厦、陈聘Æ 、孟闻、化予、雨农、唐臣等。传观卢析薪自北京来电,为开科学会议事。孟闻报〔告〕社门前解放军站岗,上海组织科学团体联合会加入人民团体联合会事,及科学社经费问题。对于第二问题讨论颇久,大多不主张科学社〈不〉加入人民联合会,并主张六月一日召集之会为科学团体联合之筹备会而非成立大会。余于晚间复与冯德培、化予、九章等商,决定六月一日之会,气象会不加入。七点至福照路四民村十一号姚宅看钱老太太。晚十点睡。
  寄希文函
上海   晨微雨68°。下午阴。晚毛毛雨。

  上午苏元复、李鼎芳来。下午沈鲁珍、钱源泉来。贡沛诚来。
  晨六点甘分起。作函与谢季骋,告以永利公司副经理范鸿畴在沪,学锦事可与接洽,函交地质所李君带去。苏元复来,知现在交大任事。李鼎芳来,带有允敏口信。渠乘火车至嘉兴,转坐轮船,费二天。自台湾回杭后,即与其夫人留杭,至廿八始离杭。昨到上海,曾来院一次,未遇到,今日又来。住蒲石路,二三日内将去南京。余给一介绍片与吴贻芳。
  下午睡半小时。沈鲁珍、谢家玉、钱源泉来。沈、钱二人于昨晨六点由杭州出发,乘汽车,经乍浦、闵行而来。桥梁均经毁坏,故于晚九点始到云。钱源泉并带有允敏、振公及润科来函。系廿九日所书,时余廿五日寄出给允敏函尚未到也。据来函及沈、钱二人之报告,知杭州一切安好,并无轰炸城站及浙大之事;并知五月二日杭州之解放极为平安。学校尚未接收,但照常上课。每人曾由文教处发三千元之人民券,教授与校工一律待遇。校务会议常务委员为蔡邦华、王劲夫及谭天锡三人Z王Z王。
  允敏信中提及希文在南京曾有来函,谓在南京第二中学代课,生活不成问题。
  松松已在杭州弘道上课。浙大及浙大附中亦照常上课。振公函则谓杭州市长谭震林已按中共当局令余回浙大主持。如此信固确,乃真不幸之事,因余对浙大校长一451职实己厌恶万分也。本届毕业生全部入干部学校受训i1(设〔在〕中正中学) ,二月后分发就事。一、二、三年级同学去者亦百余,事先尚有128 人奉调、接收。附中由王鸿礼、张叶芦、陆曼琦、秦望峙等接收,渠等与沈金相均不合,故沈必去职。之江大学则稍有波澜云。
  寄谢季骋(为学锦事)接允敏、润科、振公函学生自治会电
  
上海   晨阴,雨68°。下午阴72°。

  阴历端午。中午在吴化予家中膳。拨回钟点,用原来时间,停止夏季时。
  晨六点馀起。今日起时钟又拨迟一小时。因解放军来沪后,以北平未用夏令时间,京、沪与平不能有异,故又将时钟拨回一小时。不知城邑与乡村不同,农夫日出而作、日人而息,夏季时间不必提早。城邑则惯有夜市,如不拨早,晨间日光浪费。或者以为夏令时间为英美办法,苏联并未颁行。不知莫斯科、列宁格拉纬度已高,夏季拨早一小时不能节省电费,因夏日昼可自晨三四点到晚九点十点也。倒是北纬三四十度有夏令时间之需也。
  中午时浙大航空系教授梁守架来。渠一月多未去杭上课,荒去甚多,定明日乘汽车赴杭。余托其带允敏第五号函。并嘱转告诸同仁、同学,以目前已就研究院事,一时难脱身,候交代时当来杭;目前只可由委员会偏劳。据云汽车赴杭六点出发,下午三四点可到。但据钱源泉之经验,则不及如此之方便。车价每人大头七元云。兰点三刻出至高安路叔永处,未果。至自赛仲路(复兴西路)晤孙颖) 11 ,知侯德榜尚在印度未回也。回。晚间有蚊子,不能安睡。梦允敏自杭带松松来,并随一老妈子,似即余幼时护视之人,作故追四十年矣。惊觉,出汗如雨。
  接士楷函允敏廿一函临时校务会电寄胡肖堂函寄允敏第五函(托梁守架带去)
  
上海   晨阴。下午阴72°。
  陶孟和自京来沪。在衡哲处晚膳。晚丁肯堂、陈悟皆来。
  晨七点起。早餐后郑永明来,又计锦仙〔后作"计敬仙"〕来。八点至123 室办公。刚复来谈一小时,云之江大学颇有问题,以一部份学生不满于李培恩也。胡敦复去台湾,以受友人之劝告,且欲赴美国Seaule 西雅图Washington 大学之故。借刚复晤吴化予。知昨日下午上海各科学团体联合会仅开一筹备会,未开成立大会。
  到二十八个单位,改名为上海科学技术团体联合筹备会,拟定章程。当时推茅唐臣为主席云。
  陶孟和于今日六点由京到沪,午间曾邂逅之。渠住余庆路177 号沈亦云女士处。余约明日往谈,并告以Sophia 及颖川均欲与会晤云云。家玉来电话,知其又病倒。余嘱其静养。钱源泉可代奔走也。下午钱源泉来。余将致允敏第六函及致浙大临时校务会与振公函书就交与。渠明日尚不能回杭,至早在四号始能前往云。
  今日下午文教处李亚农来研究院,召集各所长谈话。君衡云李曾云有事欲觅余一谈,余以己电话陈衡哲至渠处晚膳,故先走。至高安路叔永处,遇林伯遵,知基金会亦有文教处人前往接洽。叔永一二星期内或可回。陈衡哲谈昨赵志道曾在渠处夜宿。志道晚年境遇不佳,虽与其子小佛及媳同居,但各自分囊,住兴国路劳育利路口360 号云。八点回。余借毛毯一条,因前晚觉冷而受寒也。丁肯堂借悟皆来谈,据云文教处副处长夏衍系杭甲工〈染职课)〔染织科〕毕业生,原名沈乃熙云。
  下午钱源泉来,余交与信三通带杭州。渠定后日回杭,余并嘱其至钱老太太处一转。
  接王爱予函
  寄允敏第六函 振公函 校务会函
上海   晨阴68°。下午阴。晚毛毛雨70°。
  下午胡鸿惹来,得梅去世的消息,呜呼,痛哉!晨六点一刻起。大前晚受凉,故前起即觉喉痛,昨今二日均频频以盐水漱口。
  卡点家玉来谈半小时,渠决于明日乘汽车去江阴。余嘱其路上小心,因病初愈也。
  上午胡鸿慈来,余在楼上未见到。中午时有人告余,余误以为胡鸣时也。约下午四点在房中相等,未四点有人扣门,开视见一军人,服解放军装,细视知为鸿慈,一别三年余矣。坐定,余询梅在何处。鸿慈云己物故矣。惊骇莫名。余最后接梅信在去年四月间寄平儿照片,函中〔约〕和平后再相见,不图竟成永诀。余为泪浑浑者久之,鸿慈亦泣不成声。据云,渠等自山东荒灾后去大连,鸿慈以技术人员,待遇尚佳,故相处甚好。梅于前〈月〉〔年〕五月十二生一子,名渴平,余曾得其照片,时已四个月矣。去年五月十三,梅与鸿慈及渴平于生日周年拍一照,时梅身体尚佳。气喘于受孕后亦未发,乃于七月四号又举一女(名思梅) ,嗣后频发气喘,竟于去年九月六日中午十二点在大连身故。呜呼哀哉!梅生于1922 年五月七日,卒于1948 年九月六日〔8月20日记为"四日"〕 ,享年仅二十六有余(中国岁廿八岁) 0余于1938 年丧妻及子, 1948 年又丧女。忧患馀生,又安能再受此打击耶!梅之死,余于梦寐丝毫未得暗示。惟南京于四月廿三、杭州于五月三日解放以后,迄今将逾→月,而竟不得一消息;余期望殷切,心中时觉不安而己,不料竟成生离死别也。梅与鸿慈均非共产党。鸿慈已另娶,尚留大连,小孩亦在大连。鸿慈现在文教处高等教育处任事,处主任钱俊瑞,副为李亚农与李正文。五点一刻别。
  4臼晚膳后,余至外间购草纸一刀,八十元人民券。现物价仍上涨,人民券最初调袁头六千元,现则九千余元。平信卅元, Chocolate 糖200 元,白米每石六千元,鸡蛋每块大头四十个(大头换一千〔元〕 ) ,糖每元五斤。
上海   晨阴有阳光,69°。下午晴。

  青岛解放。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Biel 著Climαte & Weαther 01 Chinα 。十点乘廿二路汽车至霞飞路,购西装扣子(因余西装扣子失去一个)、蚊子拍、衣架等。霞飞路一带摊贩极多,但价目已较解放前为高,如Klim ,从前每昕一磅为一元二角左右,现要二元三四角矣。盖恐英美货物不能如过去之流通也。货物中以衣着、呢绒、布匹为最,化装品次之。
  午后睡半小时。二点至贝当路,借景仁、若水至国泰看1 Wonder Who 比RaisingHer Now ~我想知道谁在养她~ ,系一有彩色之歌剧,但情节并不见佳。余与景仁徒步回。与永明谈,渠习化工,系苏专科学校毕业,渠对于解放军来时曾做工作。余询以新民主主义中之封建社会等问题,多属茫然。
  今日下午院中开所长周会。决定为要晓得中共对于科学研究之方针,拟派人至北京,前往与中共中央接洽,因有不少科学人士现正在北京商讨。前中国科学理事会中即见卢于道来电,谓在北京于夏间将召开科学会议,现涂长望、卢析薪诸人均留平。去北平由沪宁、津浦、平津,闻甚困难。但有政府特许者则较简单,~大公报》玉芸生自平来,即极顺利云。晚九点半睡。因有蚊子不能成寐,悔不购蚊烟或用DDT ,打死四个蚊子后始稍好。但余一闻蚊声,即不能入睡。
  接允敏五月廿一日函寄允敏No.7 、希文函(告以梅之死)
  
上海    上午阴,微雨数点。下午阴。
  上午晤孟和、孙颖) 11 。遇汪桐。下午王毓英来。晚晤陈衡哲。
  晨七点三刻起。早餐时汪桐来。知自上海气象台离去后,即赴苏州气象台任事,现工作虽继续,但经费极困难。解放军到,每日给三斤米(二斤)以维持生活五。
  九点至复兴西路黄海研究所晤颖) 11 。知化予已有电话来,遂借至余庆路177号(黄膺白寓)晤孟和。适研究所长已在讨论研究院之大计,到孟和、子竞、化予、九章、宗洛、仲济及正之,余亦加入讨论。宗洛、正之提出与大学合作问题,及所长行政职务繁琐之改进。余提出联合政府成立后,科学研究是否将着重于实际应用方面,虽是俄国对于理论亦极注重,但以中国经济之支绚,将来难免不为专题而给款,而此等专题青为应用的,无专题亦乏款研究。正之提出俄中〔央〕研究院院长Joffe 之办Physical & Technical 研究院之办法,以为只要有人主持,自然可以取到款项。因此不能不想到去电找仲接回国。据孟和云,仲搂已有函来,初云将往土耳其,继则决返国云,同时亦电汪瑕哉,嘱返国。孟和对于目前人民政府之处理工商业能虚心采纳颇为赞同,以为实行社会主义尚在卅年以后,目前不能不奖励小资产阶级云。
  借颖川至复兴西路黄海研究所。颖川云黄海将设二研究所,一为有机化学,在北平,请吴宪主持;一在青岛,为无机化学研究所,地点在青岛,所长侯德榜。在颖川处中膳,遇其孙女。其长子在黄海任事,次子在Purdue 普渡大学,幼子在国内大学。并遇黄海之王星野(曾在浙大教英文)及吴君、魏君等等。膳后至永福路51号看赵卿,遇其子适自南京来,今晚将回京。二点半回。〔遇〕王毓英,知其仍在办京华〔印书馆〕。七点至叔永家,陈衡哲与余商催叔永回沪事。遇余上沉及其太太,与允敏为同学云。
上海   晨晴73°,潮湿如霉天。下午3:15 大雨。四点晴。晚起风。

  今日为教师节O 俄国诗人Alexander Pushkin 普希金诞生150 周纪念。上午李季谷来。下午许心武来。
  晨六点馀起。十点半李季谷来。余颇骇其脱离省政府何以如此迅速。据云,浙省府各厅长于廿九日离杭州,亦即余离杭之日。渠于三点启行,余则四点上车,十一点开车出城站。渠与陈宝麟均至宁波,直至五月廿二周岩自定海回宁波,即遣回定海。陈宝麟随往,而季谷不去。案卷交宁波中学赵仲苏。甘四日解放军即到宁波,并未有战争。不久回杭州,曾遇郑石君,据云浙大师生均希望余能回校。季谷本人拟留沪一个月后再回杭。余告以前日贡沛诚来,谓陈公洽已被押至台湾,渠认为无性命之忧。
  午后睡半小时。二点至杜美路杜美影园看I吨rid Bergman 英格丽·褒曼之《郎心如铁》。述十九世纪未英国伦敦歌星被战案,系侦探片。下午许心武来,不值。渠现在复旦任事。余与之在美国剑桥相遇,一别二年矣。八点至九章家,谈半小时。
  晚作函与允敏(第八函)。梅之死虽非始料所及,但在沪杭未解放以前,我也曾关怀,因为好久没接到信。等到南京于四月二十三日、杭州于五月三日解放以后,我总以为该有信了。那时我一人在上海,也不能断定她没信。直至五月廿五六上海也解放了,我就写信给允敏和留南京的希文。
  到五月卅一日接钱源泉和李鼎455芳先后来,才晓得梅没信到南京。端〔午〕节后的第二天,鸿慈来(那天希文亦来,不知梅之消息) ,才知梅已死了。梅素性倔强,但极天真。她和允敏不能相处。在贵州时她病倒几乎一年。在湘潭过了夏,我还陪她不少时间。那时气喘虽厉害,但是心脏尚好,以后又送她到重庆,在市立医院住鸿慈那边。那时身体尚好。胜利后民卅五〔年〕六月间,我带她坐飞机到南京,住珞咖路,默君已先搬人。此后她就常到上海,八月她结了婚就去山东。十一月我就去巳黎,从此虽有通讯,已永诀了。
  接邦华、赵述庭寄任叔永函
  
上海   晨阴有风,72°。晚晴。月色佳。

  王毓英借其子王序宁来。晚晤朱恒壁。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Biel Weαther & Climαte of Chinα 。王毓英借其子王序宁来。王毓英系广西桂林人,民八九年在南京一女师为会计?时默君为校长,嘱余兼课二小时,以是识其人。不久王转人商界,办砖瓦厂及京华印书馆,于抗战前极为得法,京、沪均有厂。抗战起迁厂至渝,胜利后又恢复京、沪诸厂。王序宁乃其第二子,因身体弱未人学校,自己看书,现己廿八,欲谋一事。余颇难之。询以何所好,答云兴趣初在地理,继在文史,但生平无著作,愿至图书馆服务。余允作函介绍与金陵大学章诚忘,恐不易成功也。
  午后睡一小时。-晚膳后至上海医学院晤朱恒璧。据云,昨日市政府召集上海专科以上学校之校长及教授代表、学生代表各一人谈话。副市长韦意亦到,批评从前大学不以人民利益为前提,急应改进。次则各校校长、教授、学生均提出意见。
  各校教授、学生对于其本校批评不遗余力,而尤以暨南、复旦为甚,音专教授则大骂学校校长戴粹伦未到。此外则交大王之卓、复旦章友兰、同济夏坚白均到云。朱又谓解放军接管人员精神可佩,一不接受应酬,二公事未完不谈私事,即家在上海者亦不敢回家。接收上海医学院者二人,一为毕业生,盖即鸿慈也。七点恒璧约晚膳,余以己吃过故,仅汤半碗。未几即有学生来约。朱云今晚有会,讨论公费问题。
  以后大概这种会议每日皆有,这亦是极烦恼的一桩事。回后与冯德培、施汝为、钱临照等谈片刻。晤王仲济,告以梅死的消息。
  接中和公司寄允敏No.8
  
上海   晨晴72°,Cu 自北。下午昙。晚有月光。
  上午庄达卿、谢家玉来。下午至长宁路气象所。
  晨六点馀起。吴化予告于明日为本院廿一周纪念(成立) ,定明八点半举行纪念式,要余报告历史。并有人民政府上海市府之高等教育处派人来演讲"知识份子思想之改造"。余即向图书馆借阅研究院章程、概况及〔年度〕报告。
  上午九点半庄达卿〔来J,知渠己来院一次,询悉余己离此,遂未人办公室。后询谢季骋,知余仍在此,故来访云。渠亦谈及人民政府接收中央银行之廉洁白持、奉公守法,且互相监视,先公后私,公事未完亦不回家,一切招待均经拒绝。金门饭店驻解放军,置铁床不卧而睡地板,推酒肉不食而吃〈盐)(咸〕菜,其精神尤足佩者。故达卿非常乐观。
  适觉予自江阴来。谓乡下情形不如此良好,兵士占民房、学校,借人民物件亦均有之,且地主受清算不止一次,每亩要出租麦二十斤。此外尚须借粮。铺面房子均须出米,随意规定数目不得更变云云。可知人民政府亦人才不足用也。觉予交来允敏来函。知浙大校内壁报说我受英美教育之毒,做事不澈底,不能对恶势力争斗,只剩了些科学救国空谈;堂对于旧的固然厌恶,对于新的心存怀疑;但民主与反民主不容有中间路的,而坐某偏偏走了中间毁灭之路云云。
  下午二点乘车至长宁路气象研究所参加Seminar。今日高由禧讲}ournal 0/Met. ~气象学杂志》中二月及四月中两篇关于高空西风带Jet current 急流文。以500 mb 之气压为标准,述信风带之循环不能以Hadley 之解释为圆满,因赤道不比北纬三十度热,高空多东风。述Tropopause 对流层顶并非只一层,可有二层、三层,且各纬度不相连。来源是Dynamic 动力的而非Thermal 热的。
  五点回。六点至白赛仲路45 号庄达卿家,遇其夫人及其兄谢家昆仲。八点至子政家。八点半回。
  接家中允敏五号发函陈衡哲函胡肖堂函
  寄羽仪太太函邦华函
上海   晨睛。下午阴77°。

  研究院成立廿一周纪念。下午周敏先来(潘际娴太太)。
  晨六点起。八点半在在君馆大礼堂开中央研究院廿一周成立纪念大会。待市政府来宾,直至九点半始正式开会。计到人民政府上海市市长陈毅,宣传部冯定、舒同,文教处李亚农、李正文,以及院士张菊生、柳翼谋、顾顿刚、庄圣可、茅唐臣、胡刚复、蔡夫人及院中同人。由员工联谊会推定倪达书为主席。首要余报告院之历史。余述孙中山先生民十三年北上时,已有计划召集国民大会并建立中央学术院,嘱汪精卫、杨杏佛、黄昌谷三人起草。民十六年国民政府奠都南京,十一月即召集中央研究院筹备会,成立理化实业研究所、社会科学研究所、地质所、观象台。十七年后各所逐渐成立,以至于今之十三所。次述评议会成立之经过,并述及蔡先生光457绪年间革命思想,在院中之措施;杏佛草路蓝缕之功,以民廿二年夏被特务之惨死;丁在君在院中之功绩;末了述及蔡先生对于院中研究之方针,以及前途,为人民谋幸福之机会。讲半小时。
  次陈毅市长讲一小时,述理论对于革命之重要。谓共产党之成功,由于知识高于国民党。述共党之虚心采纳,谓批评不妨严,而希望不能过大。谓民主之要义在于少数服从多数,而多数要尊重少数人之意见。其言极为合理。次宣传部冯定讲马列主义为世界理论最高原则。谓无产阶级主观的意见比资产阶级客观的意见更为客观,言颇费解。最后八十四〔岁〕老院士张元济(菊生)讲。谓解放军战必胜、攻必克,统一中国虽无问题,但当前患难正多,六百万兵士如何安置,此时且慢庆祝云云。十二点散。陈毅约院士再谈一小时。
  一点与君衡在外吃面一碗。睡半小时。浙大民卅级女生周敏先来。知渠与其夫潘际刑由香港回,与吕炯同船云。晚膳后至高安路晤陈衡哲。遇林伯遵。
  接朱晓寰函
  
上海   晨晴,下午晴,晚晴。月色佳74°。
  上午家玉来。王毓英、王伊曾来。浙大毕业生季一民来。下午吕蔚光来。
  晨六(七)点钟起。昨晚因在叔永处饮咖啡一杯,故晚不能成寐,直至子夜一点。未八点王毓英来。约明晚至静安寺路1255 号雪园老正兴馆晚膳,并约陈鹤琴、陈希来、蒋息岑作陪云云。据云在抗战时期,渠曾与化学研究所之沈青囊君合作制造金刚砂,以为翻沙之用。乃以电力将石英与炭等高热至二三千度而成。又云在重庆尚创设一油墨〔厂〕。可知王毓英确能创造事业。未几王伊曾来,云在办小沙渡路炼汽油厂。乃以废油炼成精油,每日可以得二桶云云。又谈及王序与纪纫容、胡娱三方结婚事,云最初在成都系渠所介绍云。询及薛良叔,云在同济。家玉〔来〕,知渠定十二日赴杭,余托其交钱君甸一函,谢其刻图章也。蔚光至粤,赠余图章二枚,系象牙章。余托家玉请君甸刻之,赠以画册一本。
  午后得允敏、彬彬、宁宁、松松、希文来函,均答余报梅儿之丧也。宁儿函中说:"来信己看到了,真是想不到的事,姐姐会这样快就去世了。总以为解放后可以见到面了,哪知竟是永别。"允敏寄来〔函],知浙江军管会已于六日起派军事代表林乎加、刘亦夫二人到校,并派孟宪承、严仁庚、张君川、范绪宾、陈立、刘潇然、黄焕馄、许良英、包洪枢等九人组成接管小组,于上午十点召集临时校务会议。指出嗣后浙江大学是人民的学校,担负着培养人材的重大任务。目前工作仍由临时校务会议执行,但一切措施,应有军事代表签署始生效力。下午林乎加召集师生谈话。
  下午蔚光来,知于上月廿六日自广州经顾钧禧之助乘飞机到香港。到港后再函交〔通〕部辞职。并通知毕中道、王炳庭等乘四等船来沪,与周敏先同轮,即盛京轮,系第一只轮于解放后进口者。现拟回中〔央〕研究院或浙大云。晚晤若水。八点回。晤九章、化予。
  接允敏、彬彬、宁宁、松松函 希文函 衡哲函
  寄章诚忘函允敏No.9 、钱君甸函
上海   晨晴76°。下午睛。

  刚复借朱鹤年、朱希亮来访,不值。上午至陶孟和处。又晤吴正之。下午吴浩青、王承明来。晚王毓英在静安寺雪园请客。晚李鼎芳来,不值。
  晨六点起。作函与允敏、希文、彬彬、宁宁等。希文来函,谓刘福藩全家七八人因租满,忽欲搬至珞咖路。余函复谓余将迁南京,必难容七八人之住人。葡萄牙公使馆亦要租屋,余告以来沪面谈。实际首都迁平,安有租屋之需耶?王承明来。其人在芝加哥相遇,握别己二年矣,现为美国通运公司驻华代表云。
  九点借九章、吴化予、宗洛、仲济等赴余庆路晤孟和,谈中央研究院事。见仲接电,谓即乘轮回国。院中物理研究所无所长,钱临照与施汝为均不肯代理。天文研究所只怪哲一人,院中对陈遵妨行为不满。心理研究所汪战哉留法不回。此三所均应改进。工程研究所亦嫌空虚,其中尤以物理所为最,急于设法。九章主张余去劝正之就物理所,因昨孟和去劝元效也。别孟和后,余至福开森路北平研究院晤正之,劝其就物理所。渠大发牢骚,谓自离中大后,出国初回,浙大、交大争相罗致,均将住宅解决,惟中央研究院独漠然。及至交大解散,渠被迫离交大时,中央研究院亦不援手,反而不得不往北平研究院。渠夫人有黄症病,朝朝须人护视,寄人篱下,不得不暂留交大,异日将仍回清华。意即豫让所谓"人以众人待我,我以众人待之,智伯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也。谈四十分钟无结果。渠且谓此时不要到研究院,怕人疑渠有野心。余谓中央研究院院长人选,如仲捞回国,以渠在国际地位、与当局关系,已成定局,何有人疑乎?回。中膳。晤九章,又景仁与若水。
  下午四点余至杜美看《大泽山恩仇记} The Romα町e of Rose Ridge 0 七点至静安寺路雪园,应王毓英之邀晚膳,到陈鹤琴、林文彬夫妇、蒋息岑、沈云峰、沈青囊兄弟、刘遂生等。陈鹤琴述渠被陈大庆、毛森于五月四日、十日两次被捕经过。
  寄允敏No.10 、希文、彬、宁函
  
上海   晨昙。下午昙。五点半阵雨76°。八点雨。

  晨王承明来。上午晤孙颖) 11 、张福运、李鼎芳。下午开上海科学工作人员协会大会。下午赵卿来。文教处李亚农来。陈其可来。
  晨与若水早餐后,刚复来谈半小时,知大同在南市之房子将被派用为训练班暂459时之〔址〕。九点僧刚复出至白赛仲路口。余至黄海研究所晤颖川,知侯德榜尚在香港未回。现吴前去口外传有水雷,故外洋船只均不敢进口,而盛京轮(即第一只轮自香港开入者,蕴明、周敏先均坐此轮来)均不敢出口矣。
  借颖川至白赛仲路140 号张福运家。久不相遇,恐在十五六年以上矣。渠并不觉老,渠夫人(李姓)亦在,惟无出。与福运、颖川谈一小时半。知福运于四月间辞去关务署署长职务,回至中国银行为研究所主任,中国重要职员均己更易,惟董事长宋汉章之缺未补。新总经理为龚饮冰,与黄海诸人颇相识。张福运认人民政府人员能以身为表率,故能成功。但知识不够,新近贸易局颁布之各种办法均依旧章元更变,但贸易局管关务署则不妥云。中行研究室近加派一人为冀朝鼎之太太(罗姓) ,将来拟扩充范围云云。
  十一点至长乐路杜美新村晤李鼎芳,不值。中午回。膳一小时。文教处副处长李亚农来。余告以上海船舶往来甚众,不久台风时期将〔届),应未雨缪绸,先为之备。次谈及夏季时间改早问题。余以为大城邑如上海,改早时间可以省电,不妨由公用局之用电度数算出之。
  二点半至本院大礼堂,参加上海〔科学〕工作人员协会会员大会。首由袭维裕为主席报告开会宗旨。次张孟闻报告会务。文教处夏衍致词约一刻钟。陈市长毅适来,演讲述科作工作人员过去之弊,由于过高自傲,政治思想不革命,不能〔与〕人民打成一片。次述及解放军之功绩,谓四月二十日卅万大军自芜湖、南京渡江,六小时毕事,可称神速。勘科工人员为民众谋利益。讲二小时余,至5:20 。因晚膳铃摇,余先回。遇曾守中、周敏先、潘际刑、严振飞等。晚膳后晤蔡绍牧,不值。
  接高直侯函
  
上海   晨阴。晚阴74°。
  见陈主素。上午葛成、李鼎芳来。
  晨五点三刻起。阅Biel 著《中国之气候》 Part C ,阅竣。得家玉电话,知海关要提货,故未成行。十点律师葛成来。葛系余在东大时代所识,淳安人,不知何故未在东大,而人上海徐季龙所办之法政。二十余年以来在上海为律师,初助理董康,近则常在京、沪出席。自备汽车,住西摩路354 号公寓No. 3 ,电话38741 。谓三大汉奸温宗尧、梁鸿志、江亢虎案皆其所办。温己病故,梁受死罪执行。江亦为院长,应得死罪,但以师生之谊故特为出力,得元期徒刑云。
  午后假寐半小时。三点出至绍兴路82 号晤陈主素(容)。已卅年不相见,因不久以前在杭州曾接渠来信,故相访。渠于民八去北京后,人盐务。抗战起曾去重庆三年,又回上海。季梁与其徐夫人曾居渠寓中。渠对于国家前途亦极乐观。渠有一子,现美国New Jersey 新泽西州Arlington 为药剂师,有女二均出阁。一嫁孙本强,黄任之之表亲云。谈半小时。出至亚尔培路410 号晤何伊渠(尚平) ,不值。
  回。晚膳后至建国西路506 号蘸园27 号晤蔡绍牧,据云人于今日离上海云。
  接罗韵珊函吴仲常(学义)函
  寄卢温甫函
上海   晨晴72°,CiCu FiCu。午76°,昙,Sc。晚75°。九点半雨。

  美琪映《民主东北》北平入城,东北最后的战役,安东工业,东北林业等等。陈祖源来。下午气象所Seminar 送余纪念刊十本。
  晨六点起。今日上午文教处约在戈登路美琪电影园看影戏,映放《民主东北》。电影有北平入城,东北最后的战役,安东工业,东北林业,以及大〈映哥)(秧歌〕等等。余以值办公时间故,未能往。李鼎芳来,渠欲余介绍至浙大。余不可,遂作函介绍与吴贻芳。中膳后假寐片刻。二点借君衡、傅承义与九章坐车赴长宁路,开气象讨论会。九章以气象学会编印之堂某六旬寿辰《纪念专刊H{ 竺可桢先生六旬寿辰纪念专利》 相赠,并述余在气象界军路蓝缕之功。余致谢词,并述余在浙大十三年,对于本行己极落伍。如陶渊明《桃花源记》之渔父,因避秦乱而人异地,及其返家,则一切茫然,不知有〈两〉汉,无〔论〕魏晋,此真如余今日之于气象学矣。次刘匡南讨论中纬度大气环流及低空大气环流,系均依Rossby 之说也。
  今日蔚光、忆帆等亦均到。四点回。九章己允蔚光回所,故蔚光之名己列入册内。
  君衡于下午又去接洽文教处李亚农,知今日正接收交大,星期五来接收研究院云。
  《纪念专刊》印刷得很好,有文章十七篇、报告一篇。其中著作者除朱炳海、卢墨、程纯枢三人外,余均气象研究所人员也。晚至高安路晤陈衡哲,知其表弟庄君现移寓其处,则不感寂寞矣。交《纪念刊》一本与子政。晚九点半睡。九点一刻开始雨,竟夕不止。
  British Council 之Miss Nina Nutting 要余为取一中国名字。中文字以Nu 声者极少,晚间忆及唐朝平安禄山之乱南雾云其人。后阅人名辞典有南威,为春秋晋文公时之美人,因名之曰"南季戚"。Nina 系Ann 之别名,意即Grace 优雅也。
  接陈其可函 沈金相函
  寄允敏No,l1、高直侯函 吴仲常函 寄吴贻芳函(介李鼎芳)
上海   晨雨,风NE,70°。晚阴71°。
  上午唐山交大黄寿恒来要数、理、化、电机、机械教授。中午为胡岳仁证婚。下午4:00上海市人民政府座谈会(金神父路118 号)。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阅气象研究所《纪念刊》。十二点借君衡及九章乘车赴长宁路研究院,为气象所地磁组胡岳仁君与马女士结婚作证婚人。胡君,民卅五物理系浙大毕业,徽州人,年己而立。新人马女士年只十八,山东登州人,其父在历史研究所作事。今日仪式极简单,仅读婚书而己,有客二桌。
  二点半散。晤子竟。三点半乘车至福开森路孟和家,适正之己在。借乘车至金神父路118 号市府政治部,即昔日之励志社也。今日系上海人民政府市府请客,到客人俞渣寰、江问渔、陈望道、冷御秋、涂羽卿、吴正之、陶孟和、茅唐臣、蔓延芳、张菊生、蔡夫人诸人。主人到陈市长毅、潘汉年、舒同、粟裕。自三点半谈,直至八点。首请张菊生表示意见。次江问渔、冷御秋谈垦盐。蔓延芳述其个人经验,滔滔不绝。正之、余及羽卿均述及教育方面。最后陈望道与俞寰澄致辞。陈毅起立作一结束,即晚膳。系川菜馆菜,乃资产阶级之吃法也。同桌主人粟裕等三人皆于民廿四、廿五年步行二万五千里自江西走赴延安者,谓共军曾用兵驱蝉而有效。陈市长询及叔永,谓望其加人八月初北平之科学会议,谓盼余能往云。余今日接长望电,亦为此事。唐臣谓目前教育会议实比科学会议为重要。余甚然其说。晚九点半田。十点一刻睡。
  接涂长望电
上海   晨69°,睛。下午晴。
  上午蔡元忌来。下午吴正之来。汤学琦自杭州带来网球、网板。
  晨五点馀起。七点半往贝当路,将所借之伞还若水,不值。回。阅《纪念刊》。
  十点馀蔡元忌来。数年不见,知其别来无恙。曾任商品检验局局长,地址在苏州河以北,故解放前颇受惊。渠现欲辞去检验局局长职务,专任学校教科事云。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正之来。约黄宗颤、冯德培及九章、仲济、化予、宗洛诸人,谈及八月二十边北京将举行之科学会议事。据黄宗虹报告,此事由科学工作人员协会与自然科学社、中国科学社三团体发启,而主其者为涂长望、沈其益及卢于道兰人。现人民政府已赞同其事,愿任旅费及招待之职。筹备会定六月十九在北京召集。在上海被邀之人近四十人,医界占十余人之多。余等商讨结果,以此时离正式会议日期过远,不便去平。如平方同意,上海可先召集一谈话会,大家交换意见,于八月初再去。长望来电,系致正之及余者,谓"华北科学界欣悉公等平安渡过战争,祈早日命驾北上,主持中华全国第一次科学会议"云云。电系北平研究院陆学善所转。余等交换意见,大致以为此会议对于全国科学决策机关必庶有所决定。五点廿分余先走。
  晚膳后至高安路晤陈衡哲,告以陈毅于昨日曾询及叔永是否能参加科学会议。
  八点晤汤学琦。渠于昨日自杭回,带来余之网球与球拍,知校中一切安定,接收尚未着于。允敏来函,知Antony SpUIT 与广济之看护(美国人)于五月初订婚,不久将结婚。余作函贺之。晚九点廿分睡。
  接邦华、允敏函‘长望北京电寄允敏No.12
上海   晨晴72°,晚阴74°。

  上午王毓英来。下午何尚平来。下午二点军管会文教处接收中央研究院。
  晨五点十分起床。早餐后出外购报,并至贝当路还阳伞。上午王毓英来,不值。
  午后二点,市政府文教委员会派李亚农等诸人来接收。二点二十分召集院中员工全体大会,由员工联谊会推倪达书为主席报告,即请文教会副主任李亚农先生演讲。首述过去中央研究院创造之艰难,次述归人民政府后一切研究要以人民利益为前提。对于过去蔡手民、杨杏佛二先生不屈不挠之精神表示钦佩,但指出科学为少数人所利用之错误。次述接收时应注意之三点:一、凡反动组织必须消灭,如青年团等机构;二、凡有枪械必须交出;三、待遇方面尚在斟酌中云。讲半小〔时〕后,吴化予代表所长、徐君代表助理、倪达书代表研究员,措辞均极简单。二点廿分散会。会后李亚农又与各所长谈至六点。
  何尚平来。渠长余三岁而精神犹墨银,每日打网球( Single 单打)且在FrenchClub 游泳云。据云法国总会会员10ω 人,中西各半。先为候补会员,出60 美金,二年后如认为合格,作正式会员,又出50 美金。现会员己满而候补人多,云内有极佳之游泳池,并有草地网球场十六个。余与〈伊〉渠视察院中之球场即告别。
  子竟来谈,余询以蔡夫人近况。据云无忌虽只一子,但亦自顾不暇。周夫人所出长子在银行任事,一子有肺病,一女则尚在交大,赖其(女)(子〕之薪水以过活。
  因昨黄宗盟提及,余故询之。晚膳后打网球8 games 。八点至市中购鸡蛋,每枚卅元。回。洗衣。
  接振公函寄长望函
  
上海   晨睛72°,Ci。杨梅上市。

  王毓英、王伊曾夫妇来。tt鲁珍〔来〕。施复亮来院演讲。晚晤李亚农、吴正之、胡刚复。
  晨五点馀作函与允敏No. 13 0 七点半王毓英来,为其次子谋事。余告以金陵章诚忘尚元复函,而目前政府机关均在接收中,将来加人将大不易。余并告以罗韵珊之失业。罗亦为广西人,与王为同乡,一家八口,将来不知何以为生也。王伊曾崎3夫妇来,谈片刻。沈鲁珍来。知其将于明日乘汽车赴杭州,余托其带交允敏一函又款)万二千元人民券。因今日适发得一万七千八百余元也。
  十点,院中联谊会请民主人士施复亮来院讲演"知识份子之改造"。首述知识份子与古代士大夫之区别三点。次述知识份子之类别有进步、中立与反动三类。
  再述知识份子之缺点六点。讲至此已十一点四十分,余先退。闻其讲改造只半小时,不能畅所欲言。施似浙东人,二三十年专在各处奔走,曾进师范学校,现为华东军事局文教处顾问云。
  膳后睡十分钟。-点半乘丸路车至河南路商务、中华等购书。有一部石印《儒林外史} ,索价1500 。余嫌其太贵,未购。三点半回。六点至林森路1856 号军管会高等教育司,晤李亚农及韦捧丹(意)。谈及八月二十号北京将开之科学会议,请有七八百人之多。余谓如此众多,费款必多,将来招待,一切从简。关于蔡夫人之近况,韦君与陈毅市长均极关心。元,忌与柏林均非周夫人出,周夫人出长女在银行任事(学物理) ,一子有肺病,季女在交大,全家赖长子之薪以维持。余已告黄宗瓢,嘱转达能给以每月研究员薪,须可维持矣。出。至交大晤正之,不值,留交致涂长望函。走至霞飞路1285 王志华家晤刚复,遇其六妹及陈庸声之姊。八点回。
  九点半睡。
  寄允敏第十三函附思安德、振公、邦华函涂长望函
  
上海   晨睛72°,F Cu E ,Ci W。下午睛77°。
  新政治协商会议在北平成立。
  晨五点廿分起。今日《解放日报》载第一届全国科学会议筹备〔会〕将于七月十日在北平举行。邀请出席人员共254 人,浙大有王季梁、王淦昌、苏步青、蔡邦华、贝时璋、程孝刚六人。是会为建国、生产与科学之关系,所包为自然科学与农、工、医,故研究院之院士(自然科学方面)均被邀请云。此预备会如与正式会议相距四十天之久,则时不免过长。
  上午阅Joseph Needham 李约瑟著Science Outpost {科学前哨} ,谓在中国作事,行政上之困难不亚于英国。像人电力总机室,有千百开关,而无标帜以识别各开关之用途。如得适当开关,则机器始有适当一动作,大多数似无作用或暗中阻碍。偶一不慎开错了一个,则全室竟可毁灭云云(pp.36 37) 。十点晤傅承义,其夫人产后方三个月。初产后即发肺炎,颇为危险云。H吉沈青囊,知其重庆时曾为金钢沙与王毓英合作开公司。金钢沙需元烟煤与砂所制,需高度之电流,故电贵之地不适宜。抗战时二十一兵工厂所用甚多。
  下午二点,中国技术协会在重庆南路震旦大学举行全体会员大会。余恐开会时间甚久(目前上海习惯开会,每达五六小时) ,故未往。晚膳后半小时与沈青囊、倪达书及一洪姓者打网球。均系双人,且每次只三四game 即退下休息。
  但不知何故,→次Service 发球觉头晕眼花。七点廿分洗浴。七点半脉搏72 ,绝不觉疲劳也。
  据院中厨夫云,余等包饭日中开四桌,共卅三人,早晚三桌。每日吃盐半斤,豆油、酱油各一斤,亦即每人每〔月〕吃盐半斤,酱油、豆油各一斤也。米每月每人廿七斤,即一斗七升五。目前肉价每斤五百元,鸡蛋卅元一枚。大头作1200 元云。
上海   晨晴74°。下午睛。晚78°。
  下午中央〔军〕飞机又来轰炸。
  晨五点廿分起。早餐后至永嘉路购报,遇计敬仙(瑜)。八点馀阅《纪念刊》。
  午后睡半小时。二点馀闻飞机声,继有高射炮及轰炸声,大约盘旋半小时后始去。
  此时轰炸上海,徒苦人民,实乏意义也。
  至图书馆阅《国际科学史杂志》(lsis , 1947 年出版)〔中〕原在历史研究所、现在英国剑桥帮同李约瑟写中国科学〔之〕王铃著《中国火药与火器之发明与应用》。
  述葛洪《抱朴子》书中已言及硝与硫黄混之成份为二与一,但不言及其结果。述火药之制法,首先阐述者乃北宋仁宗时代曾公亮所著之《武经总要》。到南宋时已大量制造。北宋己应用于火器,因《武经总要》乃述各种武器者。应用于烟火,则隋炀帝时已有之。"爆竹"之名虽见于汉晋,但恐其中不用火药。至宋代有"爆仗"乃用火药。宋治平四年禁止硝与硫黄之出口,但不久辽、金、元均用火药。《宋史》载韩世忠之兵死于炮火者甚多。H. G. Wells 以为欧洲之有火药知识,乃得诸蒙古,因蒙古曾征服东南欧之一部也。蒙古人侵欧始于1235 年,但七年以后Roger Bacon罗吉尔·培根著书己提到火药。至于欧洲之火器,乃1354 年Berthold Schwartz贝特霍尔德·施瓦茨始创造云云。
  晚膳后与余柏年、倪达书、吴荣祖、沈恩廊等打网球。今日下午李亚农等来院办公。
  接希文、劲夫、罗韵珊、李鼎芳
  寄希文、陈其可函
上海   晨晴73°。下午二点睛,82°。

  晨六点半打网球。打防疫针Typhoid + Cholera 伤寒+霍乱。长宁路开气象讨论会。晚气象练习班学员约在巨鹿路晚腾。朱诚中来。国民党飞机又来扫射,伤英国货轮Anchises 。
  晨五点即起。与沈青囊、倪达书、梁树权等三人打网球3 Sets ,自六点半直至八点。早餐后阅Needham Science Outpost 。据伍献文云,动物所之Miss Proston 将于465今日乘蓝烟突公司轮抵沪。余所用123B 房间得出让归还。余即将书籍移至59号。十一点半打防疫针,系伤寒与霍乱混合者。午后假寐片刻。
  二点至长宁路杏佛馆开气象讨论会。遇宋励吾、叶桂馨、吕欣良、严振飞、中国航空公司张绍良、陈学溶、陶诗言、刘匡南、江爱良、金咏深、周诚及军管会胡俊。讨论气象局程忆帆所拟《气象事业建设》十六点。而首要在于建议八月间之全国科学会议中对于建立统一气象机构事,至于属何部份则意见颇不一致。推定宛敏渭、吕欣良、程亿帆、张绍良等五人为起草委员,拟一提案,以备作为气象学会交全国科学会议之提案。六点散。
  气象练习班学生严振飞、杨鉴初、宛敏渭、杜靖民、黄绍先、陈学溶、邹祥伦、蒋瑞生(未到)等,约余在巨鹿路845 弄8 号施寓晚膳。并到金咏深与房东(崇明人)施俊培,系大陆航业公司总船长,有大生与大华?等两轮。渠为长江之领港,据云现在上海领港共只27 人, 12 人为中国人云。要做船长三年以上始有资格云云。严振飞云渠在渔业公司,待遇颇佳。主任王以康可得米月二十四五石之报酬,其余人亦可得七八石。渔汛以四月为大,于旬日内可获二吨之鱼云。
  上午朱诚中来。谓上海医师公会有会员二千多,而不人会者尚不在内。抗战前卫生署注册全国只一万七千人云云。
  寄劲夫函
  
上海   晨晴78°。午晴84°,闷。晚82°。
  搬出123 号办公室。借钱!临照元线电、院中电炉。
  晨四点三刻〔起〕。六点借沈青囊、倪达书打网球至七点。与若水早餐。阅Needham Science Outpost 。中午膳后睡片刻。陈祖酒、来。知其随江苏学院来闵行,但江苏学院奉命回徐州,渠不愿往,欲另觅事。余告以人民政府接收办法为原封不动、逐步改进,故欲介绍至他校不易也。
  晚膳后至高安路十四号晤陈衡哲。适陈其可(祖源)亦在。知叔永亦有电来,谓将乘轮回沪,但昨日中央机炸英国轮Anchises ,故目前恐一时邮轮不敢进口矣。
  七点在衡哲处吃稀饭。回院。至吴化予处,遇九章、钱临照。知宾四为临照之叔父,钱钟书亦为本家。今日借到院中电气炉一只、钱家无线机一枚。
  据大陆航业公司施俊培君云,上海未解放三日各轮船公司得陈大庆命,所有船只尽行凿沉或焚毁。大陆公司有一轮四〔千?〕吨,被政府派往青岛运俘虏回上海,不准上岸。转至厦门、广州均不准上岸。因恐俘虏己受共党之渲染也。迄今尚在海上。但公司损失甚大,尚有一轮(名"大生" )则在黄浦〔江〕中将水灌进,但目前已浮起矣云云。
  寄希文、谢季弊函
上海   晨阴A.St,79°。午后阴84°。
  晤蔡夫人。
  晨五点起。六点借倪达书、沈青囊等打网球,直至七点。上午阅Biel (Dr. ErwinR. Biel) 著Climate & Weather 01 ChinαParts A + B 。午后赵九章来,谈气象所回南京事。化予约明天下午一点上海赴平出席全国科学会议事。晚膳后至上海医学院晤朱恒壁,谈接收事。据〔云〕上海医学院由卫生处接收,而不由文教处接收云。
  乘九路车赴海格路(华山路)175 号蔡夫人处,与谈上海人民政府甚愿给蔡夫人以补助,因鉴于蔡夫人之境况,及蔡先生对于过去中国教育文化之功绩,与提高人民水准之供献以及与反动政府奋斗之情形。据蔡夫人云,其长女醉盎,交大物理系以第一名毕业,欲赴美留学,王云五、胡适之、朱驷先等均未能与以援助。虽是经费方面可自想办法, (但〕一子怀新以肺病卧床数年,近始能走动,拟进大学读历史。小(女) (儿〕英多与宁宁同年,时正在交大云云。余告以人民政府之意,渠则欲谋一事,但事实上渠有心脏病,昨日尚卧床云。
  八点回。晤钮哲,谈及天文研究所近况。谓天文研究所只有二个研究员,陈遵妨与侄哲,而陈之行为极不能满人意。如过去虚报医药费,近则京、沪两边支薪。
  故缸哲谓请余出面主持。余坚以为不可,盖二十年前杏佛早已有天文、气象合并之意矣,亦以余反对而止。十点睡。
  接允敏廿日发函寄允敏No.14 函
  
上海   晨晴76°,晚晴77°。

  开全国科〔学〕会议上海出席人员会议。
  晨五点一刻起。与沈青囊、倪达书等打网球一小时。七点半将前借钱逸云之电气炉还去,因其为220 Volt ,房中虽有220 Volt 电线〔上海部分地区供电电压为110 伏J.但室外已剪去矣。九点至图书馆。阅1. D. Bemal 贝尔纳Social Function01 Science {科学的社会功能} ,述及火药之发明在科学历史上之意义。
  午后一点,在会议室院中全国科学会议筹备人员集会谈话,到宗洛、叔群、献文、化予、九章、宗颤、子竟与余八人,交换意见。仲济因病风湿未到。二点在三楼,上海被邀请出席科学会议人员会议。李亚农主席,到正之、唐臣、颜福庆、襄次丰、吴觉农、张孟闻、周承佑等四十余人。此会由文教处〔召集J.其目的在于促上海各筹备员共四十八人前往北平参加科学会议,目的在于:团结全国科〔学〕工作者为全国人民服务,检讨以往科学工作之得失,订定工作纲领,及设立全国科学界联合467组织。大会人数700 ,除筹备250 人,尚有450 人。除人民政府选100 人,余由各地分配。上海80 人、南京30 、杭州10 人等等。据自平来人情应璜云,将设六个委员会,而大会之发起则"科学工作者协会"、"中国科学社"、"自然科学社"及"东北自然科学会"四个团体出面云。当场询七月十日筹备会到会人数,计有二十人之谱。
  并推定茅以升、张孟闻、吴觉农、黄宗勤、颜福庆五人为委员干事。五点散。
  交钱临照四千元转(寄允敏)
  
上海   晨阴76°。十一点微雨76°。下午雨。晚大雨。
  宽甫来。思安德Tony SpUIT 与林梅丽在杭州结婚。
  晨五点起。借倪达书、沈青囊及一德国犹太人(中央研究院同事)打网球。七点半早餐。八点剃头。宽甫来,知渠于一月间即辞淮南路矿公司协理事。谓目前淮南煤矿仍可出煤日三千吨,即月九万吨,但上海月需廿六万吨,故供给上海一埠所差甚巨。谓徐晓已去受训,将作南下工作云云。
  九点半开〈所〉〔院〕务周会。因九章有要事,故托余代出席,到君衡、鲁子惠、化予、献文、缸哲诸人。讨论预算问题。现上海有九所,其中天文、气象、物理将回京,其预算只列办公费而无事业费。预算计二种,一为维持预算,-为工作预算。
  全院九所及总办事处维持预算为一百四十四万,工作预算为九百三十五万,合银元前者为一千二百元,后者为七千元余。较之战前每月十余万元相差甚巨,所差者目今预算不包括薪水在内,约占全经费459毛。
  十点半至跑马厅,即回。中膳后假寐片刻。午后一点半出至贝当路晤逸云,询子政有否回沪。三点开上海科学会议理〔科〕组筹备会。小组推定〈四十余人〉庄长恭、胡刚复、曹梁厦、徐宽甫等四十余人。余与吕蔚光先退。至五原路晤徐宽甫,谈片刻。余至大光明看《战地钟声~ For Whom the Bell To屿,述西班牙战时游击队中事,女主角为Ingrid Bergman 0 余觉其中穿插-女子在游击队中似不伦,但此片在上海曾演过卅九星期,此来重演亦二周矣。八点至若水处吃餐。十点睡。
  接定安函
 寄允敏No.15 、希文函
上海   晨雨72°。下午、晚均雨,73°。晨王以康、顾济之来。晚姚维明来。
  晨五点半起。以天雨未能打网球。八点半顾济之来。知渠在之江有课,并兼大昌实业公司事,谓之江李培恩、已辞校长职,有三人小组委员暂行维持。李已来上海,董事会准假六个月,情形与沪江之凌宪扬相仿。渔业管理处处长王以康来,约往复兴岛。余以天雨不便,未能往。据王云,该处原有渔轮180 只,经毛森、陈大庆撤退时毁弃,计火焚三只,有十六只开往台湾,沉掉二十余只均可修理。现可用者尚有一百卅余只,但物资毁坏甚多,如无线电、Direction Finding 测向机构、渔网等多毁。测深器每架需五千美金,一百余架亦均毁弃。谓温汛起于南方闽粤之交,春季向北行,直至七月中台风盛时到达海州、连云港外始南退。黄鱼类均如此云。
  午后睡一小时。阅Biel 著Climαte & Weather of China。四点至十六号钱临照处,托其公子黎明带款四千元、函一通、《纪念刊》二本及奶粉、糖各一罐予允敏。
  五点至高安路十四号晤陈衡哲Sophia。渠方读《庄子》并作诗以发牢骚。适其表弟庄权(号翼行,前重庆兵工厂厂长)亦来,同进晚餐,并饮五加皮一杯。据衡哲云叔永己来二电,均云待轮返沪。庄君云前廿三厂厂长吴景直(钦烈)巳去台湾,家眷亦前往,极为元聊云。
  八点回院。八点四十分姚维明白杭来。知昨晚十一点杭火车出发,早晨五点方到枫泾,午后到上海,带来皮箱一只。余交与奶粉一罐、白糖一罐、《纪念刊》三本、款四千元。据云余交沈鲁珍所带之函未到。
  寄允敏No.16 函、洋四千元(姚维明带杭)又定安函(由钱黎明带杭州)
上海   上午雨73°。下午雨74°。晚微雨73°。
  上午赵之远来。黄问岐来。晚晤蔡绍牧、陈悟皆。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半出购报。上午赵之远来。知于昨乘火车来,与姚维明同车,但渠不识姚耳。渠带来李浩培函,知浙大法学院有合并于上海各校法学院之说,故李浩培等焦急,欲余进言于韦捧丹。余谓余既辞校长后,自不便专门进言。
  但如其咨询,自当尽忠以告。据赵之远云,大多数教员甚盼余回校云云。武大毕业生黄问岐来,渠与蔡绍牧同班,现在同济教课。据云同济法学院学生几全体志愿工作,只留二人不去,故有取消之可能。谓吴保之、薛良叔均在沪云云。与若水谈重庆曾家岩张家四少爷之受骗事。阅Biel Climα te & Weαther of Chinα 。午后睡半小时。至图书〔馆〕看Isis 中关于Goodrich 著《中国发明火药之经过》。
  晚膳后九章来谈片刻,决定七月一日去南京。六点半出至建国西路586号董忠园晤蔡绍牧。知其在苏州西洞庭山与其弟开采煤矿,近已停开。谓其夫人巳去世,长子习工,清华毕业,次子在台湾,故只身与其八十七岁之老母居其弟处云云。出至拉都路晤悟皆。据〔云〕中纺公司职员每日八点至九点须学习一小时,薪水每人底薪100 起, 100 元以上折扣如前,每元作四升米。工人四升八,合故比较公教人员以每元作二升六较佳云。又谓浙大毕业同学会将于下星期日下午二点假大东酒楼开会。余告星期五将去平,不能到会。八点回院。
  接允敏函
  顾济之、李浩培函 士楷函
上海   晨阴73°,下午阴75°。
  下午科学社理事会。British Council。
  晨五点半起。上午在图书馆阅1. D. Bemal 著SociaZ Function 01 Science →书。
  今日施复亮来院讲"新民主主义",余以须预备科学会议计划,故未听。闻讲二小时之久云。
  午后睡片刻。二点偕化予赴科学社开理事会,到陈聘墨、曹梁厦、袭次丰、茅唐臣、张孟闻、于诗莺、周子竞、刘重熙、杨允中诸人。提出曹梁厦、杨允中、庄圣可三人为科学社科学会议出席候选人;以后会费每年以一斗米为标准,人会费二斗米。
  张孟闻将赴平,其职务由梁厦、允中及王天一三个人暂代,给王天一以代理总干事名义。最严重者为经费问题。过去靠石油公司、中纺公司等以团体会员名义,每月给予米一二担以维持。社中每月需五十担米之数。张孟闻曾与文教处接洽,要文教处补助。预算为每月五十担米,计九十余万元,等于中央研究院之维持费之大半,文教处巳面允而发生困难。今日孟闻提出要余与唐臣前往与文教处说项,余即决定前往。于四点借化予、唐臣、孟闻至霞飞路1856 号高等教育处晤李亚农、李正文及唐守愚等,说明科学社向收中纺公司及石油公司团体会员费,希望文教处呈军管处,准各公司照旧例发给。
  四点四十分偕化予至北京路文化委员会参加British Council 之茶点与木刻展览Lithograph Exhibition ,遇Hedl町、Scott 、Manley 及Willey ,来宾中有金通尹、欧元怀、章友三等。六点回。在化予家晚膳。
  接希文廿五函
  寄允敏No.17
上海   晨雨76°。午雨78°。晚雨76°。
  飞机炸闸北,死伤二百余人。《新闻日报》崔宗弗来。洪瑞钊来。晚晤朱恒璧、胡鸿葱。
  晨四点三刻起。阅程忆帆交来之气象组织改进计划,系昨天晚间余睡后所交来者。余于总论中改去若干字句。适宛敏渭亦有计划来。余作-复,允作为异日之参考。作函与Street (在香港)。晤若水。阅化予交来《东方杂志}(四十一卷十二号H 我国战后科学研究鱼议》。
  午后睡片刻。有门房引-客来,把余叫醒,迎入乃《新闻日报》记者崔宗琦,崔挥村之公子也。询余两个问题: (一)人民政府对于国民〔党〕特务向极宽大,但今日起沿户搜查,问余作何感想; (二)七月→日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廿〔八〕周纪念,询余有何意见。余云均无意见可以发表云。余至图书馆阅J. D. Bernal 著SocialFunction 01 Science 0 洪瑞钊来,未见到。
  晚膳后至上海医学院晤朱恒璧,谈半小时。遇冯德培。至上海医学院办公室军管处联络员晤胡鸿慈(陶照)。渠方在作函与其妹妹,并交阅山东青州寄来其新夫人张女士(大连人,小儿科医生)及思梅、渴平等合照相,并给予思梅五个月时撮影,甚肥硕。余阅之又不胜感慨也。
  近日物价已涨。鸡蛋一星期前二十五元一个,现则卅三元一个。最猛者为米,前星期一万八,近二万四,黑市已三万多云云。晚阅科学社图书馆借出白lOmasFrancis Carter 著The Invention 01 Printi昭in Chinα 《印刷术在中国之发明} ,哥大出版, 1925 年,是书余介绍给向觉明嘱翻译者。
  接宛敏渭、李浩培、杨一飞(兆龙)、宁宁
  寄希文、李鼎芳函 宛敏渭、李浩培、沈克非、程忆帆
上海   晨雨76°,下午阴77°。

  下午逸云、景仁来。李铭德来谈。晚市政府"七一"晚会请晚膳。
  晨五点起。上午阅Bernal 书。与九章谈。知陈景阳昨晚拟进京(晋京) ,因北站麦根路站被炸,火车不通,故未成行。明日余等是否能行成问题。午后睡一小时。今日将所剩之米六十三斤交杨正三售与米商,作四斗算。据云购进价为每石二万六,售出〔价〕二万三,故得九千二百元。余亦不与计较,因米价外传己至三万外也。化予为余代印名片。今日发觉失去衬衫一件。此衣高姓工友为余洗后取来,放床上忽不见,亦奇事也。
  午后李铭德述渠对于科学会议之意见,渠深不以地质〔所〕移京为〈不〉然,谓地质不能与化学、物理相分离云云。景仁、逸云来,渠等以为余明日将走,而BritishCouncil 之Scott 亦将赴京,因车不通而止,故来告余。
  六点借正之、宗洛、化予、德培、君衡、子竟六人乘车至逸园跑狗场餐室。今日系共产党廿八周成立纪念之前晚,故华东局与人民政府、市府邀请各界人士晚膳。
  到者近千二三百人。坐定后周而复(统战部为秘书长)报告,饶漱石(上海市委书记长)主席,请陈市长讲后,来宾孙夫人宋庆龄(代读) ;工人代表(朱俊欣) ,农人代表(徐林余)、黄任之、陈叔通,商人代表盛圣华,教育界代表周予同、吴正之、唐臣、许广平均有演讲,一致向共产党致敬。晚膳后有市政府之音乐队奏交响曲,尚有影戏。因己九点半,余与宗洛、德培、正之借蔡夫人先回。在会场中遇邵秀龄、蔡苍天及章元善。十点睡。
  寄允敏No.18 、宁函振公函
  
上海   晨有阳光76°。午昙78°。

  中国共产党创立廿八周纪念。晚欲乘车赴〔南〕京,因待车人多,未果行。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与若水同早餐。九点张福运与颖川来。余询张福运以人民政府对于经济方案的处置。渠以为人民政府惟能以清廉为怀、以身作则。至于对于外汇进出口办法,一仍旧贯,无建树之计划。惟浪费如军费则减少耳。至于国民党之欲截断口外交通,英、美均不承认,足知其党中之元人也云云。赵之远来,知渠以杭州火车不能直达,而枫泾与杭州之轮船又以水大不得通,故尚留此。
  午后睡半小时。与九章、陈景阳约今日晚车赴南京。陈于前、昨两日欲赴京,均以车不通未果。黄宗要瓦索写对于全国科学会议的感想百余字。今日下午发薪。
  六月份暂支三万O 四百元,系143 底薪加五十元研究费,乘以157.5 而得者。余即以二万交与钱家黎明,请其带杭。但他去杭期仍未定,要等天好地干,不如何时出霉也。得允
  
  敏六月廿七日寄函。她怕我回浙大,说我若回浙大,她就要分居。这理由我真不懂,因我将希文劝我回浙大的信寄了去。我即回No.20 信,说她看得太严重了。
  下午五点开始收拾行装。五点半在九章家晚膳后,六点借九章、陈景阳三人乘车出发赴北站。余与九章拟乘头等卧车赴京,景阳则乘早一班车。至则待买票之人已拥挤至站外,时只七点。八点方开始〈买)(卖〕票,十一点开车。余与九章商后,以待车如此之久,不如与其他筹备员坐直达车晋京。故余等遂回,留陈景阳在站,渠即晚赴京。
  接王季午、章诚忘寄允敏No.19 又No.20 、王毓英、王季午、中央行
  
上海   晨雨78°
  下午科联假科学社欢送科学会议筹备会出席人员。八点闻飞机声。
  晨六点起。七点出早餐。九点阅Carter 著Invention of Printing in China 关于印刷术之开始部份。氏盛赞宋版书艺术之高,后代绝少其匹,犹宋、唐之诗词与康、雍之资器也。谓欧西用字母,故注重活字版。我国用字,故以木刻版为重。且中国人以写字为艺术,故觉其重要耳云云。
  中午至廿九号宿舍余柏年家中膳。余,浙大廿五年毕业,昆山人。毕业后即在研究院,与工业研究所姚玉林同班。其夫人昆明〔人) ,在昆明结婚,与硕民太太杨夫人及张淳鸥(维翰)均为亲戚。
  一点睡一小时。二点借九章、德培与化予至科学社,参加科联欢送北上参加科学会议筹备会人员。唐臣主席,请袭次丰、吴正之二人讲话后即开小组会议,讨论大会增推人选。原定各组二十人,至多推四十。理组推卅人,工组最复杂而人多,闻有六十名均欲往云。理组化予、正之、九章、次丰、孟闻。并曾讨论大会议程多时。今日在会中遇程孝刚、谭仲适、钟俊麟、周昌寿、朱恒璧等多人。
  五点半至高安路晤Sophia 及若水等。九点半睡。日来因系霉天,故稍动即汗流泱背,但坐下如去衣,即觉寒冷。晚上加被觉热,去被觉冷,甚难安睡。
  寄希文函
上海   上午阴79°。下午晴热。晚82°。今日天气骤热。

  十点飞机又来轰炸。
  晨六点起。八点早餐。出外即回。遇李铭德。洗浴并洗衣。十一点至贝当路若水处中膳。近日因未在院中包饭,故须作游击式之各处吃饭也。
  午后二点浙江大学同学会上海分会召开年会,在永安公司大东酒家三楼莺凤厅举行常年大会,要求是书院、浙大、工专等师长、同学出席。到求是、浙江高等学校、工专、农专及浙大毕业同学六百余人,为历来浙大同学会少有之盛况也。推陈悟皆主席。致词毕,为前求是书院监督陈汉第(仲恕)、许寿裳(季茹)、于子三三人致哀。高等学校毕业生朱鸿儒报告陈之履历言行;季茹之婿汤永衡(十七级)报告季菇被战经过;另一同学报告于子三被害情形。报告毕,悟皆以同学会名义献一金质章"教泽广敷"四字与余,作为六秩寿庆。次余报告杭州及浙大解放情形。次夏衍(文教处委员。原名沈乃熙,工专学〈纺)(染〕织,去日本,于民十六七年回。不久投入共产党)致词。次高等学校英文教员张纲伯致词。张乃民主人士,新从北京因。宁波人,在高等教三年云。
  余与夏衍乘其车先离会,参加逸园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及上海市人民政府邀请参加科学会议座谈会。到范长江、韦葱、李亚农、梅达君、唐守愚、李正文等。
  主席陈市长讲后,范长江致辞。出席人员吴正之、余、茅唐臣、颜福庆、吴觉农、吴化予,均有答词。最后冯德培提政治问题。晚膳毕己八点。散。
  接汪桐函
  
上海   晨晴80°。上午85°。下午晴,昙85°。
  晨李季谷来。
  昨在浙大同学会遇到了夏衍(沈乃熙)、方以渠、胡鸣时、陈悟皆、孙翁南、王伊曾、许德衍太太(刘霞英) ,又遇徐永样(王书)、马公愚、马义轩、朱鸿儒。尚有若干人面孔甚熟而名字叫不出者多人,做大学校长之困难亦正在此。
  晨李季谷来,知外传陈公洽在台与张学良被一同枪毙之说不确。作函与允敏、希文,并电希文,告以将乘明晚直达车赴平,嘱在站相晤。借院中旅费二万元,言明在本月薪内扣去。下午阅Thomas Carter 著1附mt仰J化予保管大小头七个、金别针一只。
  昨遇农山,谓南京文教处主任徐平羽系东大附中未毕业学生,高邮人。农林处为姚尔觉,均极开明。又遇《大公报》记者左步青,系大同学生。午后与吴化予谈。
  遇仲济与张季言。仲济患腰臀骨节痛巳四五年,吃维他明B ,颇有效云。
  五点半至高安路十四号衡哲处晚膳。知叔永仍无信,可知香港可以通信之说之无稽也。七点三刻别衡哲。读唐诗"昨晚裙带解,今朝喜子飞。铅华不可弃,疑是恼陆归"云云。注:喜子为蜘蛛类,小而脚长,或则以为壁喜在墙上作白而扁之巢。此物在绍兴常见之,而他处少见。墙上只见八脚不见壁喜,不知何故也。
  寄允敏No.21 、希文函又电汪桐函
上海   晨阴82°。上午十一点85°。下午阴阳。
  晨五点半即有飞机来轰炸。今日秤得去Coat 50 kg = 110 磅。打防疫第二针。黄乃明、郭桂庭、丁肯堂来。
  晨五点即起。昨晚更热,十点睡后未三点即醒,直至微明,又略睡。五点即起。
  五点即闻飞机声,闻日来常炸吴踹口之船只及火车交通路线。上午钱君临照来。
  以前数日交去之二万元还我,因其大公子黎明去杭接祖母回沪,因阻雨不能去。前昨转睛,今日沪杭〈买〉〔卖〕票,但在枫泾到松江一段仍须行轮。今晨开车。黎明于昨子夜十二点前往,待至天明,而票已卖完矣。不知何日始能成行,故将款交回。
  余托君衡代为汇杭,并作一函与允敏,附小梅照片。景仁交若水一函。
  午后睡一小时。电机系毕业生东阳人郭桂庭来(上海青云路110 号电信第二厂,电话02 62329) ,谓前天浙大同学会讨论事务,决计挽留余返校。并派郭桂庭、陈悟皆、胡鸣时等赴杭,与在浙大同人商量挽留余之办法。余表示决绝不干,并谓余在浙大十三四年,自四十六以至六十岁,实为余之壮年时期。现已达衰老,应让余退休。因大学校长职务繁重,非老朽如余所能胜任也。未几化工系毕业生黄乃明来,谓刘馥英、苏元复均在交大。黄,金华人,谓乡下米谷因征粮,故价贵于上海。杭州米四万元一石,而上海尚只三万二三千元。金华乡人均吃大麦,东阳、蝶县亦有类似情形也。
  余留呢帽一顶、钢板一块、图章二块、阳伞一把及Needham 著Science Ou骂post与《纪念刊》等,交与余柏年保管,因不能带往南京也。晚还陈衡哲毛毯一条,若水水壶一把。八点回院。八点半乘院中交通车出发赴北站。站中人极拥挤。余等以专车有特许证得挤人,但余之手表、钢笔几失去。与正之、化予、宗瓢同房。十点三刻开。
  寄允敏No.22 函 又款二万元寄衡哲(还毛毯)、若水函
上海    昨夜车至南京晨上海阴78°。下午南京82°。

  祝修麟、金光群来。
  昨晚初尚凉爽,半夜忽觉热。晨六点起,车至镇江。八点至南京下关,适军管会沙秘书、文教处徐平羽、市政府之陈君来接。希文亦来。余与九章及希文乘沙秘书之车赴鸡鸣寺研究院,晤陶孟和、巫宝三、陈景阳诸人。知陈景阳于一日晚待五小时半始购得票子云。希文先行。
  余与九章至北极阁气象所。遇徐延熙、江爱良、章君及前工友唐君。知南京解放前北极阁附近人民曾为砍树与所中起跑醋,解放时有意报复,幸得解放迅速,得以无恙云。北极阁山上树虽有损失,但大部仍在。闻物理所之水银卅磅被工友窃去,发觉后工友仍迫遥法外。
  十二点借孟和、九章至黄埔路励志社中膳,由军管会副主任宋任穷招待。因市长刘伯承、副市长柯庆施、张霖之皆以预备明日"七七"纪念而忙碌也。遇梁叔五(希)。膳〔后〕睡→刻钟。二点半《新民报》记者金光群、祝修麟来,谈半小时。三点洗浴。晚开座谈会交换意见。会员中有李承干、汤飞}.L、孟目的、叶在霞、支秉渊、吴觉农、张昌绍等,均为初次相识者。李承干办金陵兵工厂多年,湖南长〔沙〕人,素以苦干出名。谈至十一点始散。
  
  
南京   晨微雨74°,阵雨。下午阴76°。三卡万人大游行。
  晨六点起。今日津浦仍不通,但临淮关之桥正在修理而已。午后曾与谢季斡通一电话,知渠等一行廿一人(吕蔚光在内)己至浦口上车,但不能启行,今日又遗回,六点前将又渡江,待出发云云。
  上午九点,余乘车赴珞咖路,留一小箱在寓。遇赵嫂,希文不在。知士兵曾来寓借桌椅。柳树二株已砍去;梅花二株死去,正值梅儿去世之年,亦可谓不祥之兆,希文为之痛哭不止云云。余待希文至十一点,遂乘车至堂桥二女中晤希文,知渠将于下午陪学生游行,遂回寓。
  中膳后睡一小时。在励志社遇十年前在青年会之黄鼎,知主持人为侯君。作函与允敏。晚膳后与冯德培、周子竞步往大行宫新街口,看扭秧歌及Parade 游行队伍。八点囚。九点廿分睡。
  寄允敏函
南京   晨雨74°。下午雨。

  刘庆云、李屡阳、李善邦来。希文来。至中大气象系。
  晨六点起。早餐后中央大学气象学系章震越、胡人超来。借九章赴中大,厦千召集气象系同学开欢迎会,要余与九章致词,并提出问题讨论。十点散。与厦千、徐尔额谈中大近况。朱晓寰去沪未返,故未见到。厦千不满于此次科学会议人选决定之办法。十点半乘车至珞咖路,取回昨日带归之皮夹子,因怕车上无毯子也。
  十二点回。刘庆云来,知渠已有四小孩。渠夫人乃前浙大女生指导也,均合肥附近人。希文来,知其不久将入中学教员之训练班。余交与长裤、雨裤二条,内衣若干。据云昨天曾赴研究院云。李屡阳与李善邦来,述地质调查所接管点验时之麻烦,由于内部人员之不睦云。晚膳。孟和、王天木来谈。至八点开讨论会,到梁叔五、潘寂(水叔)等。谈至十一点半。
  接振公、仲翔函
  
南京   晨雨76°。上午阵雨。下午阴78°。

  成贤街大水,宿舍在水中。参加南京研究院接管点收结束讨论会。
  晨五点半起。雨继续。原定晨可以出发,又不成。八点早餐后,理组在励志社开讨论会。八点四十分借宗洛、九章、叔群、化予赴院参加点管结束讨论会。军管会派赵代表致词,到全院人二百余人。张缸哲与施汝为等亦均自上海来京。遇俞建章、陈遵娟、陈景阳诸先生。赵代表讲一小时余。述点收工作之重要,谓研究院之工作从未有如此之效能。谓嗣后每年要点收一次。不知自从何说起也。惟末谓以后工作有三点应注意,即节省水电、组织合作社及讲求生产,倒是可做而应做之事也。次余、化予、九章及施汝为致词,毕巳十-点矣。回。
  中膳。知今日下午六点可行,因临淮关桥已可通也。四点半晚膳。六点科学会议会员上海方面二十七人,南京梁叔五、邹女士等六人,再加去北方除煌之吴洪吉等三人, <除〉编教科书之朱叔文以及文艺人士之家眷周建人太太、洪深之女儿等等,一行六十余人乘汽车三辆至江边,时天已雾。乘轮过江,江水甚大,离岸二三尺而已。过江后在浦口车站上车。建筑无甚毁坏。晚十点自浦口出发。余等一行有头等车二辆,又饭车一辆,但无卧车,故各人只能曲肢而卧。
  
  
赴济南途中   晨晴。中午88°。下午90°。
  晨四点过临淮关桥,时天尚未明。七点火车过淮河使桥,见原来桥梁已全毁,铁柱落水中。10:50 过南宿州。下午二点至徐州、|。在太阳下天已热,车中达九十度华氏。在车无水可以洗盟,是一大问〔题〕。虽有时有茶水,但元开水。到徐州后买西瓜食之可以解渴。亦有吃桃子者,但梁叔五、吴觉农次日晚均腹泻,恐系吃挑子所致。余等所坐乃慢车,每站必停,沿途房屋破坏甚多。因受战争影响而淮河流域又值大水,故今年农产收获必减无疑矣。
  下午4:30 至临城,已人山东界。九点至泰安,在月夜中。到子夜一点始到济南,即有济南招待所陶主任来接至招待所体息,时已两点半矣(十一日早晨二点半)。此招待所原为日本领事馆,建筑颇佳,但昔时国人鲜有敢近之者,在经七路、纬四路。
  此次科学会一行,上海廿七人,吴正之团长,黄宗瓢干事外,吴化予、赵九章、罗宗洛、邓叔群、周子竟、冯德培、钱雨农、伍献文、赵祖康及女公子、张孟闻、竺可桢、支秉渊、李承干、杨树勋、叶在穰、茅锺钩(牙医)、孟目的、张昌绍、汤飞凡、吴藻溪、吴觉农等廿七人,南京梁希、周慧明女士等六人。
济南   晨在济南80°。日中阴。晚晴。十点大雷雨。
  晚过i乐口黄河铁桥。九点车自济南开。
  晨二点半到济南招待所后即分配房间,余与正之住三号。四点始得睡。七点即起。九点半在招待所早餐后,即由陶主任之指定,由汽车接往济南城内之大明湖。余于民十一夏陶知行发起开教育改进社时曾至济南,后迄未到此。犹忆当时柳翼谋戏编小说,有"白(眉初)先生明湖失足,堂博士牛后谈天"之节目,邵翼如常引以为笑话。大明湖较前更为淤塞。去年王耀武死守时,死兵士不少于此。旁为图书馆,书多散失,惟汉壁画尚存。由此至的突泉饮茶。有〈买〉〔卖〕甜瓜者,人多争购,余恐腹泻,不敢吃。一点至经三路华东餐厅,教育厅厅长孙陶林及市教育局局长李澄之招待中膳。菜颇丰,仍为中国旧习惯也。
  膳后已二点半。乘车至招待所,孙厅长、李局长亦来。由正之、梁叔五与余等陪,谈二小时。知李曾一度为国立山东大学校长。谈及乡村建设,氏以为:第一,须得乡村人士之信任则必须吃苦;第二,得令乡夫自命为中国之主人翁,则必须令乡人以你为老实。睡半小时后即晚餐。七点出发至车站,时天气甚佳,惟有Cirrus 卷云。八点上车。九点廿分车开,即过源口黄河桥,水不甚大,因已决口也。时四方均有电闪。十点余雨,子〈晚〉〔夜〕大雨不止。
〔济南一北京〕   晨晴,在车中77°。

  见报载张西曼去世,年52 。济南至北平途中,到天津。
  晨六点起。六点五十分抵安陵。见沿途沟诠尽满,泥土全湿,而农作〔物〕生4拧长或好或坏,大抵因久旱所致也。上午九点车至连镇,早餐。因轨道新修,故车行极缓,如行人速度。余等膳车在全车最前一节,而专车挂在尾二节,相去一百五十米,不能相通,故每次吃饭必须侯车站停车时。有时站小,停车时刻甚少,故须赛跑,一遇大雨更是困难。中午午餐,回时适遇雨,跑回时衣衫尽湿。十一点过沧州。
  下午2:30 至唐官屯, 4 :40 至天津西站, 5 :00 至东站。因济南与天津元接洽,故不能挂上今晚八点开之平沪直达车,只能挂明晨四点半开之快车。余等尚有四五小时之时间,乃由天津招待所招待晚膳。其地似在昔年之法租界,乃前伪天津市徐市长之私人住宅,最近充公作为招待所。天津并未有十分破坏,且闻海河工程已在继续修理中,惜乏时间,未能往参观也。膳后在屋顶花园休息一小时。九点回至原来专车上。十点睡。
  
  
北京   晨阴78°,阵雨。下午阵雨。晚79°。
  第一次全国科学会议筹备委员会在中法大学开会。住六国饭店242 号。晚吴祖光、王淦昌来。邦华与步青来。
  晨四点半车开动,向北京出发。五点起。五点半车至杨村,但见一片汪洋,如廿五年夏赴平参加科学社年会之景象也。直至落堡,农田始大部出水。8:00 至北京永定门。余不见北京已十三年,今日重来更觉北京之伟大。车至东站始停,因昨日电话中未说清楚,故今日来接者欲送余等至国民饭店,以为是参加社会科学会之代表也。经再打电话后,长望与昭抡二先生来,余等一行廿余人乘车趋科学会议会场中法大学,到时适九点。遇钱三强、卢温甫、黄海平、李旭旦、李伯纶、张孝王军、乐天宇、胡正详、陆志韦、胡经甫、吴大任,均多年未见之朋友也。及企孙、树人、蔚光、宪之,与来宾李任潮、谭平山、茅盾、史良。
  十点开会,曾昭抡主席。首请华北大学校长吴玉章演讲一小时,述思想之应统一,中国人民势力之伟大,科学家应为人民服务等等。次徐特立讲唯物史观,述西班牙与葡萄牙中世纪之兴起,亦约一小时。北京市叶剑英讲廿分钟,极中肯萦。次李任潮、郭沫若均有演讲。十二点半散会。拍照。中膳。膳后余与正之等乘车至六国饭店,计分配来此者共十六人。步青、季梁、邦华、淦昌及时璋五人均住旅行社招待所。每日二人1500 元。六国饭店Wagon-Lits 卧车式房间则每人1800 。早餐400 元,中膳、晚膳700 元云。
  余洗一冷水澡后,三点回至中法大学,继续开会。正之主席。请周恩来演讲,自三点五十分起,直至七点廿分,中间休息一刻钟。首述科学与政治,次述理论与实践,最后述及组织与计划。谓全国27,000 公里铁道,己解放21,000 ,修复17,000 。对于外交,要平等、两利外交。谓美国战前进口值五千五百万美元,但机器占1/5 ;近来增至三万万元,而机器反减少。谓中国年需纸十八万吨,可抵卅六万吨之粮价。谓东北大豆出口,一百万吨值八千万云。晚膳后回。步青、淦昌、邦华来。吴祖光来。
  接振公函
北京   晨阴82°。下午阴82°。

  在欧美同学会遇鲍锡藩(开漆矿务公司)。
  晨六点起。八点至中法大学开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联合会大会。步青、乐天宇、企孙等三人主席。理、工、农、医四组报告毕即散。即开四小组分组会议: ( 1)提案,( 2) 出席代表产生会, (3) 纲领, (4) 联合组织。余与蔡邦华为第四组主席。
  九点半起开会讨论。因事先已有数星期之预备,故拟有组织表等。对于团体会员是否可以加人颇有争执。因一部份新到会者不明经过,虑各学会之将被消灭合并也。十→点半即散会。
  下午一点半在欧美同学会开地理学会理监事会。决定北平之中国地学会与南方之中国地理学会合并为一个学会,名称另定。黄国璋主张定名"全国地理工作者学会",余认为此名称不妥。因地理向为堪舆家所窃取,故地理工作者亦可解释作为风水先生之协会。三点继续开气象学会理事会。到长望、蔚光、温甫、九章、宪之、北平台之张乃召及北平台诸人等。余将上海气象学会所拟之提〔议〕交到会者一阅。讨论结果咸主张提议于政府,先行划一各军区之气象观测报告之机构。六点散会。
  余至文津街三号静生生物调查所,应步曾之邀晚膳,到孙玉书、张之让、雨农、金善宝大学〔华北大学农学院J.校长为乐天宇,校本部在石家庄。膳后借季梁走四十分钟,自北海至西交民巷之旅行社招待所,晤步青、时璋、淦昌、邦华等。旅行社吃饭每日只500 元,而六国饭店晨餐己400 元,故相形之下未免太贵也。
  接允敏函寄允敏平No.l
  
北京   晨80°。

  晚南开大学问观铭来,约参观天津。
  晨六点半起。八点到东皇城根中法大学开主席团会议,讨论今日先开大会,理、工、农、医各组报告关于出席新政协会人选之选定,及总会名称之改正等等。计四组报告均赞同改名为"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会) "。农组推出梁希、蔡邦华、乐天宇等四人,工组推出茅唐臣、程孝刚、刘鼎等九人,医组推出李宗479恩、姚克方、丁璜、贺诚等四人,惟理组尚未推定。大会后开小组〔会〕重推,首推正之、余、时璋、陈康白、企孙五人为提名委员。余等重商后,决推李四光、曾昭抡、'阵子强、苏步青、严慕光、涂长望、卢于道、童第周、钱三强及黄宗盟等十人。讨论两小时,结果推前七名,惟以陈康白代苏步青。
  中午散会。一点余借子竞回寓。睡一小时。余到会已三点半,而大会己开始。
  今日余与梁希、贺诚等三人为主席。故余就主席位时已较迟。为梁希作记录,因渠不能闻演讲者之声音也。余到时,董必武(华北人民政府主席)已在演讲"察绥华北一带农业森林之情形"。述共党领导人民之方法,如人民不从,则暂时中止,以待人民之觉悟。述在老解放区如何克服环境上之困难。至六点毕。休息后请贺诚讲老解放区自然科学工作之概况,谓卫生人员方面共养成十万,死亡者尚不在内,器材、药品亦用种种方法补充。
  晚膳。开主席团会议,决定四组主席及明日大会主席。八点半至北京饭店213 号开科学社理事会,到企孙、袁翰青、孟闻、析薪、沈嘉瑞、化予、子竞等〈到〉。
  十一点半散会。
  
北京   晨阴82°。下午阴。六点微雨。晚雨。

  开中俄友好协会发起人大会。
  晨六点起。八点杨昌业来。渠在北大农学院,据云待遇方面教授最高可至1300 斤小米,但汤锡予为主任委员,只取1200 斤,故实际均不超过此数。平均教授、副教授均支最低800 斤,讲师、助教均支400 ,而职员支250 斤,等于一担大米云。八点余大会,理、农、工、医四组报告后即散会。开四小组会议,即(1)纲领,(2) 出席代表产生, (3) 联合组织, (4) 提案。余与邦华为三组召集人。共到四十余人。因事先己有二星期之讨论,故已具有纲领,而邦华为此组召集人,故进行比较顺利。决定本会定名为"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联合会",设常务委员、执行委员,并设普及科学、出版、组织、学术等五组。会中新到会员对于收团体会员亦有疑问,因怕本会将吞并各学术团体也。对于团体会员讨论最久。十一点半散。今日提案组曾有人提出组织科学院事。中膳后回。
  二,点借正之、梁叔五等至怀仁堂参加中苏友好协会发起大会。怀仁堂为清西太后看戏之地,后袁世凯改为招待外宾开会之地,可容一千人,梁思成正在改建,不日动工。遇张宗麟(北池子66 号, Tel 5 --0784 ,现任华北高等教育处秘书长)、张莫若、罗隆基、钱端升、帅昌书(改名丁华,任宣传部秘书长)。三点开会,丁璜报告后,郭沫若演说,钱俊瑞致缘由,朱德(年63 ,望之如四十许人)、周恩来讲演。周讲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约一小时半。余与张宗麟谈科学社经费事。五点半借正之出。余回寓后至东安市场,购地图并小刀三把。七点晚餐。八点开主席团会议,直咽。至十一点。李伯纶约晚膳,未能往。
北平   晨阴78°,微雨。下午阴79°。

  浙大同学会开会,在中山公园来今雨轩。
  晨六点三刻起。早餐后乘车赴和平门外师范大学乐育堂,参加黄海平召集在平地理界工作者会议。到张星娘、刘玉峰、鲍觉民、李旭旦、任美愕、王成组、吕炯、周立三及解放区之郭敬辉等。余先首述中国地理界外边之所以缺乏认识〔之〕原因;次述应该努力之方向,惟有成绩才可使人家相信地理学之价值;最后述宗派主义之应桂除。次张星娘讲北京中国地学会之过去,述张相文创办地学会之经过,述白雅雨、傅增湘、蔡手民等曾一度相助,述渠近来方翻译《历史之地理背景)(德人著作)。次任美愕报告,郭敬辉述地理环境论者之不适合于时代。尚有殷君、邓君等发言。余主张"全国地理工作者学会"名称之不相宜,主张用"中华地理学会"。
  因时间已至十二点,余先离席,到中山公园来今雨轩浙大校友会。到季梁、淦昌、邦华、时璋、步青、仲圭、王序及蔡昌年、丁邦年、贾锡龄、吴祖光、沈自敏、吴祖基、陈畅铭、刘达文、孙志远、邓恢煌、严钟豪、杨德岩、萧连)11 、王华俭、宋剑行、徐学铺、赵瑭孙、雷寻I (谷长碌)、习林、胡娱、纪纫容、袭克安、黄宗虹、董维宁、蒋弘彬、张鸿漠、刘泰、盛家廉、郑长庚、戴昌梅、沈宜春、尹莘芸、李国开、刘斌、赖兆亨、萧赋诚、赵梦瑞、杨语、胡永畅、王郑德、范崇武等。由吴祖光主席。膳后即在廊外谈话。
  由袭克安、蔡昌年、戴昌梅、吴祖基等诸人讲话,要余回浙大。余甚为感动,回答时余几不能发言。邦华、步青、淦昌、季梁等亦各有致词。由袭克安之提议,发起签名运动,要余回校。
  四点余先出,至东市广场"钢刀王"购刀,又购地图。八点至锣鼓胡同树人寓晚膳,到杨石先、企孙、正之、锡予、杨振声(今甫)、吴化予、贝时璋、郑华炽等。今甫为谈唯物史观各点,并介绍《李有才板话》、《红旗歌》与《联共党史》。
  接宝望、王仁东士芳二函蔡无忌函Brentano's 函卢嘉锡函傅孟真电寄允敏No.2( 交邦华,附小刀)
  
北平   晨阴78°。下午阴。
  晚中央研究院院士会。午后全国第一届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会闭幕。
  晨六点起。八点至东皇城根中法大学开大会。首先召集主席团讨论代表大会及筹备会草案,推严慕光、吴玉章、蔡翘等三人为今日之主席团。九点开始大会,通过筹备会简章等,并通过出席新政协商会之代表。先是理组,只应有五人,而选出七人。昨晚主席团中陈康白自愿退让,故尚须减少一人。今日票选再减少卢于道,故481理组所选为李仲撰、曾昭抡、严慕光、涂长望、悻子强五人。农、工、医各四人。农组因主席团指定沈其益候补,而曾省则以为原来指定蔡邦华第四名,因此颇有争执。
  中膳后,预备去东北旅行人员开一会议。由陈康白召集,首先说东北可看之工业、农林,由张国报告农业,玉斌报告医学。去东北签名者四十四人,分理、工、农、医四组,推余为团长,季韩、旭旦、施嘉炀及张昌绍四人为副团长。
  二点开大会,票选常务,选出刘鼎、吴玉章等卅五人。曾省提议大会发宣言,指责美帝国主义之侵略及国民党以飞机轰炸。梁希致闭幕词,要科学家随(跟)共产党走。最〔后〕吴玉章讲科学家要认清阶级,大家奋斗。六点半散。
  与化予等晚膳后,至东厂胡同一号历史研究所北平档案整理处开院士会。到孟和、思成、正之、企孙、杨钟健、冯友兰、曾昭抡、汤锡予、张景饿、树人、步曾、季韩、雨农、陈援庵、陈达、慕光。余主席,首请陶孟和报告,次许杰、化予、九章均致词,锡予讲〈北平史语史〉〔史语所北平史料整理处〕、〈古宫史党案〉〔故宫历史档案〕、房屋。季韩、曾昭抡、严慕光、企孙、正之、步青均发言。最后步曾与宗洛言语间颇有冲突。十一点散会。
北平   晨睛79°。下午昙。
  晨李世俊、杨昌业来。因活农来。上午至防疫处。下午开第一次自然科学工作者大会筹备会常委会。吴玉章、周恩来、李维汉约晚膳,在中南海春藕斋。唐山校友会开会,未能往。
  晨六点起。早餐后石家庄农场主任李世俊〔来〕。李君曾于十余年前晤面,历来均在解放区办农场。据云石家庄农场有四千余亩,以麦棉为主,曾经一度破坏,公主岭之南农场亦破坏云云。
  九点气象方面人士召集谈话,到九章、长望、蔚光、温甫、杨昌业、李世俊、张乃召,并约悻子强加人以加强联络。温甫事前已预备好一计〔划J,即提出讨论。至十点余。中央防疫处派人来接,余先走,即借正之、子竞、杨树勋、杨昌业等诸人至天坛防疫处。由李志中、汤飞凡二人招待参观,现正在制Tetanus 破伤风、白喉及肺病等三种防疫剂。每月并可出3000 瓶之Penicillin 青霉素,用包谷叶制成,以高度真空升华。遇计苏华医生。十二点借杨昌业至王府井大街购《儒林外史》及《中华新图》等等。
  三点至欧美同学会开第一次科学工作者联合会筹委会常务委员〔会〕。推吴玉章为主席,讨论组织办法。决定在主任下设秘书长及宣传、组织二部与总务,及计划委员会,为四部。余与政之因有约,于五点先离欧美同学会。回六国饭店。未几文教处钱俊瑞、宣传部陆定一来谈。渠等欲余与正之参加全国教育工作者会议筹备大会。余以事先已接洽季骋去东北,故须与季弊商后始能定,或延期二天至廿三晚赴沈阳,因教育会定在22 24 三天也。
  六点半偕正之、子竟等乘车赴中南海春藕斋(居仁堂对面) ,应新政协会筹备会周恩来、吴玉章、李维汉三先生之约晚膳。膳后周恩来询各人对此次科学会议之意见;谓人民政府起自农村,对于农村建设较有把握,而对于工业建设颇有茫然之感;谓华北农民生产,自西北之每人350 斤小米至东北之900 小米,平均以400 斤算,而每个兵士须给养年1700 小米,连交通、卫生,兵士年需4000 斤。如每农夫以所人20% 给政府,即80 斤小米,则五十个农夫养一个兵,一百万兵即要五千万农夫也云云。
北京   晨雨83°,大雨,寻止。下午晴。晚86°。

  晨萧仲圭来。上午剃头。今日参观石景山煤矿,未能参加。下午邱大年来。下午至北池子66 号晤张宗麟。晚长望来。
  晨六点半起。本拟借正之赴清华,适值大雨,而又有许多函件待复,故遂决计不去。上午作函四通。十一点半至西交民巷上海中国旅行社宿舍,晤淦昌、季梁、邦华、时璋、步青等。渠等将于今日下午五点〔乘〕平沪通车去南京、上海转杭州。渠等各发旅费,须自带干粮方足敷用云。在旅行社招待所中膳后,回寓。睡一小时。
  两点至北池子六十六号文教处晤张宗麟,告以余以昨宣传部陆定一与高教处钱俊瑞之约,决多留平二天,参加教育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会,于廿三晚五点廿分去沈阳。并至后楼,在教育工作者筹备会报到(遇方与彦) ,指定青年会及渤海旅店二地为招待所。知杭州方面已请孟宪承、郑晓沧与俞子夷,此外廖茂如、陈鹤琴、范文澜、杨卫玉等150 人均在邀请之列。
  至东安市场购书籍。知二日来物价骤加50% ,如Waterman 墨水二天前450元,今天750 元即其一例,因沪平通车后大量游资自沪来平也云。洗洛。晚膳。至美国文化委员会晤费支杰耳,不值。回。乐天宇、徐俊硕(东大民十三年毕业,原名徐国栋)、沈嘉瑞三人来,谈半小时。知乐天宇于广西民廿三年六团体大会后即北走东兰省,未几加人共产党。与陈康白通电话,谈明日出发去东北之事。
  孟闻来谈,谓吴觉农、涂长望、黄宗班三人排挤卢于道,因之连带及于孟闻本人云云。渠对科学社经费已与范文澜、张宗麟及统一战线部之王任叔接洽。余劝其少讲话,多做,因孟闻之缺点在于随便讲话,易受忌于人。卢于道则人以为太热中自私。二人之受排挤,于科学社极不利。十一点睡。
  寄允敏平No.3 、振公(高维巍介绍片)函希文函闵观铭、若水函
  
北京   晨睛81°。

  晨六点半起。洗一冷水浴。昨晚84。巳觉热,今晨降至82°,未几即复升至48384°。至附近英国领事〔馆JI0 号晤Fetzgerald ,知其于明日即将赴上海转澳洲,留其家属在平。渠拟于十一月间回来。对于消息方面极为隔膜,如济之赴台湾与本栋之死均未有所闻,新闻几断绝。各种报纸于七月开始来,均系本年二三月间出版者。
  九点半杨昌业来。十点涂长望来。借得一汽车开赴复兴门外北京大学之农学院杨昌业寓。在杨处中膳。杨君有子女六人,住农学院之宿舍,计共有八十家之多。距城约十里,为将来之新市区。有马路可通石景山煤矿,两旁己植有树(白杨) ,为日本人所种,惜此次事变时为傅作义兵所斩伐不少。住宅远较浙大或中大教员为宽大,亦为日本人所造。据云营年此处曾为北平大学之农场,后废。傅孟真得此以为北大农学院,并召俞大绽(其郎舅)为院长。俞大皱仍在平,将与余等同往东北也。宿舍以外每家井有一亩空地,可以种植。
  膳后一点半回。睡廿分钟。遇孟闻,知去东北旅行团定明日晨八点启行。三点至东单牌楼协和医院晤李宗恩,不值。至新开路协和宿舍文海楼,遇郑万钧、谢季骋及李旭旦等。遂至外交部街41 号李宗恩寓,遇其太太,知在协和医学院,又赴协和与田君接洽,定明日借正之搬文海楼。七点晚膳。慕光来谈,交来振公函,有"密件事,经生等两函解释后,未再查问,且看如何",使人阅之以为浙大一定有极秘密不可告人之事。此种函电极无秘密之可言,振公将其毁灭,已属自作聪明、弄巧成拙矣。晚趋车至南锣鼓巷43 号饶树人寓。遇杨今甫。十点回。
  接振公函寄胡肖堂函(交蔚光带去)
  
北京   晨大雨83°。午后雨。
  自六国饭店迁往东单新开路文海馆协和宿舍。杨增慧来。
  晨六点起。即收拾行装,别陈康白、周子竟、李承干、支秉渊等,出发赴沈阳。
  早餐后,九点将行李等携往东单新开路文海馆,即早年之协和也。稍停后与田君作一接洽,即赴协和医学院晤李伯纶,适忧思岩太太杨增惹来,谈及校中情形。十一点由胡正详领导参观协和,知协和创始于民四年(1 915 )。民国六年建新校,民八年始有毕业〔生〕。迄今毕业学生共三百O二名(民十三至三十二) ,但进修学生达三千名。卅年十二月校舍为日兵占用,卅六年十月始重新授课,中间脱节,故目前各科教员极缺乏,每科均只-教授丽己。如解剖张辈,生化Wm. Adolph ,生理张锡钩,病理胡正详,寄生虫何博礼、冯兰洲,细菌谢少文,内科张孝毒、刘士豪,外科Iρucks 、吴英恺,妇产林巧稚,放射副教授徐海超,公共卫生兼医院院长李克鸿。学生只二班,每班约二十人而已。协和最可宝贵者为: (一)图书馆有书七万册,内包期刊三百余种; (二)二十余万之病人记录,有2700 之autopsies; (兰)病人之五脏、肢体及X 光照片等等。十二点半至外交部街正详家中膳,遇一清华生理教授夫妇。与正详谈及刚复、敦复之近况。知正详C. H. 于廿四年回国即来协和,其太太亦系华侨,今日因病未见到。
  二点回文海楼。见翼甫,渠方自青岛来。借翼甫、正之至协和礼堂参加教育工作者代表会议筹备会议之预备会,到八十人。南京有张士一,山东、东北代表亦到。
  二点半开会,董必武出席。三点半即散会。借成仿吾、正之、罢甫至东四六条39 号华北大学农院吴玉章家,与谈二小时。除余等三人外,只许杰与成仿吾而已。吴老对矿产及制造仪器询问极详。
  六点回文海楼晚膳。文教处赵冀来,又企业部刘君打电话,均为明日赴东北事。晚至东交民巷大华街三号晤沈思岩太太〔于〕鲍国宝寓。
北平   晨阴77°。中午阴。

  下午五点车赴沈阳。
  晨六点起。在寓早餐。余等所住文海楼原为协和之医院,现住学生,每房二生,房间长17'x14 , 有纱窗、钢床,自来水、卫生设备、电灯皆备,故称为资本主义办的学校。此等学生毕业而后必不肯在乡村服务,因中国乡村实在太苦也。
  九点至协和礼堂开会。到会者九十一人,董必武主席,报告主席〔团〕二十一人之名单。请朱德总司令演讲。次之为宣传部陆定一述东三省日人之奴化教育,老解放区、新解放区之教育,述以人民为指导之教育方法。次徐特立、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李德全、吴玉章均有演讲,讲毕己一点半。回。中膳。膳后清华大学陈梦家及其太太来谈。企孙来。又九章自清华回。
  三,点,教育工作者代表会议派记录员北大助教郝治纯、清华助教朱声续二人来与余谈话,询余对于教育改进之意见,至四点告别。蔚光来,余托其带一皮夹至严慕光家,并托带与允敏,嘱在上海寄出。
  料理行李后,四点即有企业部刘光运来接,遂至西交民巷中国旅行社接周慧明女士。教育代表会议亦派赵冀同志来护送。四点半出发,抵车站即上车,赵君同行。五点别刘君,车遂行。余等坐二等卧铺,车费3600 ,卧铺1090 。车行颇速,7:30至天津北站。车停,余进晚餐。九点即睡。余睡下铺对风,幸有前浙大学生崔曙英(1 937一1939 ,化2) 及其丈夫湘乡人谢士青(钟林)以毯子相假。谢向在沈阳兵工厂办事。又遇前浙大电机系教授沈谅,现在东北电气局,据云战前东北有电力二百万KW 云。子夜三点车到山海关。赵君嘱以人民券调东北券,比例从前为100:1 ,今为70:1 ,余调400 元。
  寄允敏平No.4 (交蔚光带去)485
  
山海关至沈阳    晨晴81°。晚沈阳晴,83°。

  上海台风过境,在浙东上岸。上海大风雨。廿四至廿五未开市。浦东损失极大。
  六点起。车至绥中,沿途均双轨,但有一部已被拆除运关内。据前日周恩来先生所云,则拆去在一千公里以上云。八点过锦西连山,此处有支路至葫芦岛。沿途见庄稼生殖甚好,大部为高粱,小米、玉米、花生、大豆次之。一般庄户之房屋既小而又以土筑,与北平相似。沟邦子一带间有草地,作畜牧场所,牛至百匹,羊亦至五六十至百只。新民至沈阳一段荒地颇多。沈阳城附近有稻田,亦可称为北区之稻田矣。到站以前由同车之张君指出,沈阳人口多时曾至二百二十余万,现则称一百余万,但城〔中〕实只八九十万而已。有工厂七百余家,大部尚未能复工。车站旁煤堆积如山,其充足状况适与南方火车站可作一对照。前据周副主席云, (沈阳)东北本年输入至关内计有粮食四百万扭,枕木二十三万根。余等沿途随处可见枕术堆积,但南满一带不见森林,且田野中树木亦极少,所见均非杨则柳也。
  。17 ,00 • 北京东站10.• ∞ 3 ,00 • 山海关13 ,00 6.00 • 绥中15 ,00 • 8.00 • 锦西,连山16.10 9 ,10 • 锦州18 •, ∞ 11.10 沟帮子19 ,00 • 12.00 • 高山子19.40 12.40 大虎山22 ,00 • 15.00 新民23 ,20 16.20 沈阳四点廿分到站后,陈康白与李女士及市府周秋野(无锡人)在站相接。即与周慧明、赵冀、钟林等同至文化旅馆,即昔年之太和旅馆也。晤季韩、孟闻等等。知农组定今晚即出发赴哈尔洪、安东、佳木斯;工组明晨赴鞍山;医组则于明午去长春。
  余决定加〔入〕工组。晚膳后借吴化予、伍献文及黄宗盟、赵冀至中山公园。
  
沈阳至鞍山   晨大雨。上午雨81°。下午雨78°。
  焦炭:四排十二个OUo ,六个Kopers ,每个有二十六至甘余oven 炼焦炉,每oven 每天出焦十吨至十一吨。目前一个OUo 可出每日三百余吨。
  晨六点起。七点半早餐。八点自文〔化〕宾馆出发,赴东车站。计同行者廿二人,梁治明、周子竞、支秉渊、李承干、叶在霞、孟广吉、施嘉炀、钟林、陈康白、王竹泉、黄宗颤、徐克勤、郭和夫、张孟闻、蔡承祖、郭安娜(沫若太太)、吴学周、孙东明、(崔曙英、)谢季骋、常青松、石上渠与余。车过浑河及太子河时,见原来桥均已毁去。辽阳损失更大,车站附近之屋几全毁去。
  8,30 • 沈阳出发8:50 • 苏家屯9 ,30 • 烟台10 .30 辽阳11 ,00 • 鞍山站11 :35 鞍山铁厂十一点至鞍山,即下车,改乘汽车至铁厂迎宾馆。稍坐后分配房间,余与子竟、陈康白住七号。未几,厂之经理李大章,副经理王勋、郝希英均来。知现有矿工及职员约兰万人,每工可得210 分。所谓一分,包括粮食、燃料、油、盐与布匹而言。
  合计每分可得粮食2.8 斤。厂中有劳动保险部,其经费与厂中行政经费相等,由保险部主持之,工人代表居多数也。关于婚、丧、疾病、死亡,可得一保障。中膳后二点至厂中观炼钢、炼焦、炼铁三厂。铁炉有九个,共可每日出5450 吨,但现只开二号炉,每日可出360 吨。钢计每日可出1500 吨,但目前有一炉,出钢每日100 吨。
  焦炭有18 x 36 ovens ,每oven 用16 吨煤,可每日出十一吨,但目前只有一个OUo 在开工。化工厂每日出(N凡)2 S04 八吨,焦油四十吨, Benzol crude 粗苯一吨。由工程师王之莹领导参观。此厂在1933 35 年由日本人计划,钢厂全部由德国DuÍsburgDemag 公司计划,长300 公尺。人民政府接收方半年,而于六月中已先后出货,可谓迅速矣。六点回迎宾馆。
  寄允敏沈字No.l 希文片若水片
鞍山   晨雨76°。下午雨。

  Blast fumace 高炉7∞吨者五只, 4∞吨者二只, 550 吨者一只,六百吨者一只,共5450 吨,现只恢复到4∞吨一只。炼钢原可炼15∞吨一天,现只炼110 吨而已。
  晨四点四十分起。七点早餐后,八点即出发赴厂,由王之笠陪同参观各厂。首看轧辑厂及小型钢棍厂。以昨日所见制好之钢重五吨者轧成钢棍,自190 mm 见方至90 mm 见方。亦有压成Sheet 薄板者。次看制管厂,直径自2"至3"。次参观制铁轨厂,有八公斤、十二公斤、十五公斤三种,铁管厚度2.5 mm 至3.5 mm。钢板长可至十五尺,厚薄不一,月可出1700 吨。次参观第二制造厂。十二点回。
  中膳后睡一小时即起,又赴鞍山铁厂参观第一制造厂及第三制造厂与制砖厂,此厂出砂砖每月1500 吨,耐火砖每月1800 吨,镜砖每月800 吨。砖炉需五百种样487始能造成。每炉需时二十二天可成砖。砂砖含Silica 二氧化硅94% (耐火〔砖〕仅含40 50) , alumina 氧化铝40% ,但在高温下砂砖更能保守其形体。最后看Castiron pipe 铸铁管厂,有用离心力与立轴二种。六点回。
  晚膳后邵象华来谈。知1946 年即来此,厂中之铁含在夕至2% ,须减至o. 1 以下始成钢,含S O. 05 ,Ph o. 2 。谓东北铁矿虽名藏储至六十万万,但良矿不及1%,贫矿只含铁35% 而已云云。按日人在海南岛发现铁矿储藏量一万万吨,大冶三千万吨而已。同来者有第二厂(制造)厂长马本初?君,寅初之侄也。
  今日上午曾参观二厂亦有Open hearth 平炉二只,每月可出1800 吨之钢,在关内己可称独步矣。据邵君象华云,厂中原有工程技术人员三百余人,解放后自愿回去者占多数,因此现只剩卅余人,故目前极缺乏技术人员云。当胜利后,苏联先至东北,在鞍山搬去重要机器,为第二制钢厂系依照Demag 之制度而加以扩大者,Seamless 无缝钢管、重磅钢轨等均被移去云云。炼铁的Blast furnace 九个中有五个设备亦被拿去。
  
鞍山到北台   晨雨75°。下午雨。晚风,阵雨。
  晨五点半起。七点鞍山铁厂经理李大章、副经理王勋及工会王君来同早餐,并饮啤酒。膳后开圆桌会议检讨,计申诉意见者有周子竞、季骋、徐克勤、支秉渊、孟广吉、吴化予诸人,谈至九点半。遂谢别李、王二经理。至陈列馆,陈列厂中出品及模型等等。十点至车站,即乘原来汽油车启行,有弓长〈山>c岭〕矿厂(东北大学毕业生)孟子玉同行。途中过辽阳见自塔,据云唐时所筑。辽阳城甚大,为清开国时城都,至今规模尚在也。
  十二点到弓长岭,由杨厂长请一赵君报告,谓弓长岭之有铁, 1200 AD 高句丽时巳知之。民甘二年正式开采,至民卅三年,计出七百万吨矿石。其地在辽阳东南37 公里,埋藏富矿(48% 以上铁)四千六百万吨,贫矿(30% + )四亿吨。民卅三年出一百万公吨,员工总数一万四千人,目今只三千七百工人,解放前只留四十人而已。矿穴有后台山为Open pit 露天矿、杨木山、次儿山、通关等。余等先往观后台沟之明矿,在此季早在等拾得岩石中有含Garnet 石榴石、Serpentine 蛇纹岩等矿石标本。至二点下山,在办公室中膳。二点半又往观通关之隧道,深入平面五百公尺下钻200 公尺。余以穴中温度低,所穿衣服不足御寒,故未往,先回至车上。
  四点各人上车。先回辽阳,至安平站,再向东往本溪。行至离本模20 公里之北台站,前有隧道轨道脱离,乃在此等待。初以为二小时即行,后知轨道修复需时,遂在北台站外轨道上车中过宿。支秉渊在站中购得山东大饼。站上有卖瓜者甚多,但此外则无所有。在车中,各人大谈其本土之盛馍,聊以当屠门大嚼而已。自鞍山至辽阳48 华里,自辽阳至弓长岭七十二华里,自弓长岭至本溪八十华里。
  〔补记:辽西全省廿一个县,有半数于七月末八月初受台风袭击成灾。盘山、北镇、台中、绥中四县有四万响,遭灾被淹者三万埔,兴城县自廿七日下午到廿九上午五十一小时内下雨306 mm ,较常年七八两月合计数280 超出。风速9.3 m/ s ,高粱损失10% ,棉花刮落花叶。绥中年产菜12630 担, 60% 损失。〕
本溪湖   晨阴76°。
  有炼铁炉(600吨一天)二只, 200 吨者二只,只200吨者在出铁。炼钢炉均用电,三吨炉。
  晨六点自北台启程,六点三刻到本溪南站,即至招待所。本模市容远不及鞍山,惟其地有水运,兼之铁与煤同在一处,且矿山近厂是其优点也。在招待所早餐后,上床睡一小时。余与子竟同房,发现床上有极多臭虫。因厂中事先元接洽妥定,故上午未参观。中膳时厂长杨维、技术室吴力永二人来。膳后即借至办公室,由杨厂长报告本溪厂情形。谓本溪炼铁厂始于民七年,日人大仓与中国合办,有两个日出200 吨之炉。"九一八"之后,日人始以国家力量全力经营, 1943 年完成第一期五年计划,可出铁年五十万吨。有600 吨炉二个在宫原, 200 吨炉二个在本溪,有OUo 炼焦(共120 窑) ,每日可出2000 吨焦炭。此外,并有电气炼钢炉计五吨者一、三吨半者一、三吨者一、一吨者一炉。化工方面可出(NH4 )2 S04 ,汽油每日产卅吨,耐火砖年2400 吨。动力方面共有六万匹马力之引擎,工人原有六万,工人现减至二万三千四,日在增加中。铁之储藏量,富矿(489毛+ )二千三百万吨,贫矿八亿三千万吨。每日出煤己达二千三百吨至三千吨。日本人时代最高亦不过年九十五万一千吨而已。煤之储藏量为三亿六千万吨,而其特点在于有一层少磷煤,只含磷0.0129毛,为炼钢所急需,每年可出卅万吨云云。参观次序,首机械厂,次炼钢炼铁厂,次Sponge iron 海绵铁厂,次直井,最后至煤选矿厂。直井系为采煤之用,日本人时代已成80% ,机器由德国购来,二个2000 马力Flying wheel 飞轮直径七公尺,掘矿深已至500 公尺,再加塔高60 公尺。计有煤十七层,其中有九层可用,第六层为少磷煤,厚1. 50 2.00 公尺。
  六点回。洗一热水洛。七点,浙大在鞍山实习三年级学生十三人来,胡显风、沈永言、坐培基、任权、郭昭泉、朱荣铮、韩云岩、关尚贤、杨干承、蒋德福、冯纯伯、徐荫晨、郭振鹊等十三人。知尚有二人因不惯吃高粱米与〈啊啊〉〔窝窝〕头以至病倒。每人月得三十五点,等于100 斤小米云。晚有工人新政协会代表靳树梁来,氏为东北代表,向在沈阳铁厂。
本溪湖赴抚顺,停沈阳过宿。   晨雨76°。

  东北之"点":每点为粮食1. 63 市斤,煤5.50 市斤,盐0.54 市斤,油0.035 市斤,布0.020489市尺,合折成2.8 市斤小米。
  晨五点半起。天又雨,七点早餐后,八点出发参观。余等所寓为公司之职员宿舍,称工字楼,背太子河而面平顶山(南)。平顶山为日俄战争时极主要之据点,高可二百米左右,长八百米左右,当沈阳外围辽阳之东。日人攻此据点迄未得手,后以后路被切断,始撤退云。今日参观,首至实验室,分为二处,-为物理〈性〉实验室,有放大1200 倍之显微镜,可以照相,有一日本人名热田者主持之。此外尚有试钢铁之tensile strength 抗张强度等机器,均陈旧。次为化学实验室,试S 、Ph 之成分。遇邓林恩、君,谓其实验室需-水银气压表,余与化予告以在上海可以购买,并允代为觅修白金器皿之地。自此至洗矿厂,以水洗煤。转至办公室,后赴中央大斜矿。此矿有深入隧道,用电气送车上下深入1300 公尺,深240 m 。余等十二人,子竟、化予、孟闻、钟林夫妇、吴力永(公司技术室主任)、季骋等同行。由一姓杜工程师及工头三人同行。十-点十分下矿,乘电车需十一分钟,至240 公尺平面,再下130 公尺,始至掘矿处。此处有煤五层,最厚达二米,有通风设备佳,故不觉甚热。
  余等所走隧道在煤层下之石灰岩中。煤用belt 带上,有135 马力之机器可使其上下。此矿有矿工1300 人,每矿工平均日出1. 7 吨。〔旁记:但实际每矿工只能出0.7 吨,全体职工平均0.46 0 ) 矿工至多可得210 点,每点相当于2.8 斤小米。此外以工资3% 为劳工保险,为职工疾病、死亡之用。此系公司另外支出,不在工资内扣除也。余等在矿内计二小时半始出。上时仍由电车,需七分半钟。出外后洗一浴。人内时虽将衣裤换去,然满面满手统是煤,故不得不换也。
  三点始回工字楼中膳。杨维经理、靳树梁、吴力永等均来陪同。中膳之后开讨论会。至六点余,出发赴车站。七点车开。十点半始至沈阳,待汽车来接半小时。
  晚睡己十二点。
  〔补记:七月廿九日《浙江日报》发表浙大校务委员为刘潇然、严仁庚(教务)、程绪寞(总务)、孟宪承(文院)、贝时璋(理院)、王国松(工院)、蔡邦华(农院)、王季午(医)、李浩培、陈立、任雨吉、黄焕娓、陆攒何、包洪枢、陆景善、周佳生?等十七人。叉上海《解放日报》于八月十二发表中大校务委员如下:主任梁希,教务长潘载,秘书长干锋,文学院胡小石,理张雪帆,农金善宝,工钱钟韩,医蔡翘,师范陈鹤琴,法〔吴传颐),二部涂长望等二十一人。〕
  
抚顺至沈阳    晨晴79°据报载,{参考资料}
  (丸月十一日)载美副国务卿格洛特云:中国需石油每年五百万桶,即约八十万吨,苏联于本年七月间曾送运二十万桶到大连。抚顺油页岩之量年不过四万五千吨,即廿七万桶也。
  晨六点起。七点早餐后,七点半至沈阳南站。八点车开,向东至抚顺仍乘轻油车。9:25 至抚顺。此地比鞍山与本溪均较为清洁,房屋破坏亦较少,惟矿内机器一停,蓄水甚多,而国民党时代滥掘,又不将面部之石层剥离,故有大部工作须做。
  到招待所(称俱乐〔部门后由局长王新三、副局长刘放及吴保民秘书长招待。据王局长报告,共产党接管迄今不过八个月,现有一竖矿、数横矿,共用矿工四万一千人,有日本工程师十三人。日人时代有工人八万。矿储量九亿多,日本人己采取约三亿,最高产量为民卅六年九百余万吨。有胜利露天矿一所,每日产三千吨。制油厂有东西二部,西部有七组140 炉,每炉可出二十吨油,但只有二组工作中,每日出六百吨左右。龙凤竖井深350 m ,每日出煤二千余吨,尚有老虎台亦出煤,合胜利露天井(又名古城子)、龙风、老虎台三处,现每日可出六千余吨。抚顺煤矿储藏量号称十亿T 吨,东部之煤厚36 m ,西部厚至125 m ,但鹤岗储煤厚多至五十亿吨,阜新多至四十亿T 云云。十一点看陈列馆,有抚顺煤矿之模型,以及煤与页岩之成分,乃日本人时代(民〈卅)(廿〕六)所制。、中膳后借刘放副局长参观古城子露天矿。此矿区东西11 公里,南北6 公里,煤层之上为油页岩,最上为绿页岩及洪积层。煤层之下为玄武岩。煤层东西向,向北Dip 230 46°。 乘电梯下600 m (垂直160 m) 即上,乘车赴制油厂。此为东亚惟一以油页岩制油之所。油页岩中含油5% 。以页岩碎成块后置炉中加热,其汽即上蒸,然后蒸馆为粗油,制ammonium sulfate 硫酸铭、煤油、柴油、汽油、焦炭、as咱phalt 沥青等。
  六点回。晚餐。膳后借季鄂、子竟、李承干等至抚顺市上,见店铺极为萧条。
  购烛煤、玻E自等纪念品而回。又下午曾参观研究所,实则为化学实〔验〕室也。主其事者昔为承纪元,己去石景山,现为王勃洋云。
抚顺至沈阳    晨抚顺招待所80°,睛。晚沈阳晴85°。晚到沈阳。

  晨六点起。七点半即由刘副局长陪同参观。首至抚顺矿务局机电厂,由清华毕业生刘君陪同参观,内有理化实验室。次乘车行四十分钟至抚顺矿务局钢铁厂,由厂长梁克祯陪同参观。均用( J,所制系特殊钢,分合金钢与高度特用(温度,速度)等,每年可出4000 吨。以电炉炼,计有五吨炉一、三吨炉二、一吨炉。炭精不佳时需更易,为最大问题。有Stainless steel 不锈钢为一八八钢,即含189毛Chrome 格、8% Nickel 操。又有中空钢,以风压凿去钢之中心,直径22 mm ,其钢条约二寸见方,然后用银在轧钢机打成直径只24 mm ,然后将中心抽心,因中心为高锤钢而外周为高炭钢,前者之涨缩力大于后者,故可将冷后中心抽出。此中空钢为lV,空气凿铁(Compressed air drill 压缩空气钻)之用,此乃近时始成功之钢类也。
  回途见一遗址,原为制铝厂,以山东与朝鲜之Bauxite 矶土制铝。现其机器为491苏联移去,人民政府将向苏联索回云。至第一化工厂参观电木Plastic 厂,规模甚小,且主持亦乏人O 次至东北人民政府所管理之发电厂,由经理田三春及浙大三三级机械系毕业生彭昌恩及中法毕业生汪德方陪同参观。据云,全东北可发电八十多万KW ,但实际所用廿八万KW 而已。小丰满可发十四万七千KW ,沈阳可发九万五千KW o 锅炉Boiler 五十吨者七个,为苏联移去五个。Cycle 发电机频率为60〔周〕。
  出厂已二点。回俱乐部中膳。膳后三点,王新三、刘放二局长及吴秘书长召集谈话会,嘱参观团团员发表意见,计有子竟、季弊、王竹泉、支秉渊、施嘉炀、孟广吉、吴化予、张孟闻诸先生。厂方有井工处刘宝章、机电处崔培桂、采炼处赵宝谦、工业处丁放及日本人前计划科科长北村洁。六点散。六点半晚膳。七点一刻别王、刘二局长,至车站。七点车开。八点五十分到沈,周秘书长来接至文化宾馆。
  
  
沈阳   晨晴82°。下午六点阵雨。。晚晴80°。
  解放军建军纪念日。至东北气象台。游北陵及故宫。
  晨七点起。早餐后未几,医、农二组自哈尔滨田,一时文化宾馆骤形热闹。现团员已增至四十八人:理14 人,医11 人,工8 人,农15 人。因大连遭遇台风之打击,故决计改变计划。理、工组赴长春、哈尔滨,医、农组赴安东、本溪。中膳后理、工组开一会议,至→点散。睡片刻。二点余与郑万钧、汤飞凡、周慧明、吴化予、伍献文、张孝毒、高尚荫、曾昭安、袭祖源、鲁宝重、蔡承祖、常青松等十七人赴清故宫。
  在皇城内,形式如北京故宫,但规模远小,中陈列乾隆所书字及衣帽、乐器等,无一贵重物品。有凤凰楼为清太宗所居,中为正宫,旁为四妃子住处,其中之-为衍庆宫,乃顺治所生之地也。由此赴北陵,沿途树木颇佳。十分钟汽车至其地,规模类似南京之明陵,但尚不及其巍峨。后有清太宗墓,在石象圭表下。汤飞凡、周慧明等为拍数照。
  四点回。余至中山公园旁新华书店购杂志数本。又至东北气象台,遇代理台长齐氏及预报科孙宝庆、王余初等,知东北共有廿三站,但仅有六个水银气压表。
  而有电报联络为哈尔滨、长春、齐齐哈尔、牡丹江、营口、安东。而大连以属于大连市,故无联络。上月廿四号袭上海之台风过境后即失踪,至廿六七忽在大连发现,近又得青岛消息,谓青岛又有第二个台风,皆由东北、华北与华中之气象台无联络也。孙君在东北台已多年,故知么枕生到沈阳后曾修理此台云。六点后晚膳。六点三刻开全团会议,各组报告。工组季弊报告地质,子竞报告炼钢,支秉渊报〔告〕机械,化予报告副产品,共费一小时。农组俞大续报告农艺,邓叔群报告森林,许振英报告畜牧,韩德章报告农经,献文报告渔业,亦共费一小时。医组吴襄报告医科大学现况,孟目的报告药。九点半散。
  东北气象站有沈阳、长春、哈尔滨、牡丹江、安东、营口、齐齐哈尔、承德、九站(吉林)、公主岭、四平、抚顺、鸡西、克山、锦州、呼兰、龙井、榆树台、辽阳、熊岳、通化、佳木斯、兴城,共廿三站,尚有白城子、嫩江、通辽、赤峰四站即将成立。
  寄允敏沈字二号彬彬和希文
沈阳   晨昙82°。浴水66° ( 一夜后76° )。下午晴85°。上午参观中国医科大学。晚赴哈尔滨。

  晨七点起。九点借季弊、施嘉炀、支秉渊等十七人赴对面(与文化宾馆相对)中国医科大学参观。由教务长王一公陪往至校长室。由中国医科大学校长兼卫生部部长玉斌加以说明,谓目前最大困难为书籍与人材。书籍巳翻译卅余种,印十余万册,人材向南罗致。医院有病床600 。内部为外科,内科与传染病在外。大学预科一年,本科四年,毕业后临床二年。学生全部公费。现在有一年制、二年制,将来普遍四年制。五年计划完成,实行每县有卫生所,医生在公立医院外将不能立足。
  药品如葡萄糖、Penicillin 等可以自制,三年以内可解决全东北所需之器械(医药)。
  长春、哈尔滨、沈阳三医科大学将有学生八千人。沈阳女生占1/3 ,学生3900 人,教授、助教等320 。教授待遇高至600 PointsO 。护士不到200 人,工友、技工200人。东北卫生部本年经费一万七八千亿。从本科起即分内外科、妇婴科等。公共卫生特别注重理论与实际配合。学生打分数以三人一组计算。助教集体上课,注重形象(图表)教育。毕业时由大学委员会会考云云。十二点回。
  午后开工组会议。四点半散。六点晚餐。膳后即去车站,有专车一节附车后。
  七点车开。此车来回哈尔滨、沈阳需八千万元。
  据昨日农、医二组报告,北满农艺以麦为主,但欲种春麦必先去害虫,有锈病为害甚烈,可使收成减少至20% 。南满以大豆为主,牧场牧草须加管理,否则佳者吃尽,芳草留种。多种豆科植物。森林方面,未加培植,只滥伐。油松(红松)减少,野草丛生,木不易长。伐木去年四百万立方公尺,今年将达五百万。年砍一百万至一百五十万株,此数在整个东北不算大,但因为集中砍伐,工人又于倒树时不管方向,损失大而不易恢复。枕木同一种类不在一定地段,故将来换掉费时,因各种木料腐烂时间不同也。畜牧只看哈尔滨、公主岭二地,不足代表。萨尔士等地为世界最好牧场,单此区可养二三十万匹牛羊。农夫不重视畜牧,因对于肥料不了解。献文报告植业,谓松花江己积极展开, 1948 年出六百七十万斤鱼,全东北三万吨。医方面,据吴襄报告,师资缺乏是大问题,学生每班千人,沈阳、哈尔滨、长春三大学合,每班二千人,全校八千人。
  
哈尔滨   晨晴。哈尔滨76°。下午阴。晚八点至九点大雷雨,寻止。

  上午至东北烈士纪念馆,内有抗日志士安徽人杨靖宇之遗物等甚多。下午至松花江北制糖厂。游太阳岛。
  晨四点馀即起。车己过长春,见四郊均为平地,所种仍以高粱为多,小米、大豆次之。至哈尔滨附近,葱与小菜渐多。七点四十分到哈尔滨站,即有省政府秘书张昭及市政府秘书丁公仆来接,知哈尔滨市长为饶斌、吉林省长冯仲云。冯此次科学会议亦到会,向在哈尔滨为理化教员云。哈尔滨有人口八十余万人,外侨二万至三万,大部为自俄,经营商业。哈尔滨分为道里、道外。道外在东,乃铁道之道,以中国商家为主;道里在铁道以西,多俄商经营事业。余等至Modern 旅馆,与子竟住25 号。此旅馆二十年前殆可算新式,现则陈旧不堪。而经营者去后收作招待所,管理不得法,故内部极为握艇,如浴缸、面盆年久不洗,地板、墙壁灰尘厚积,皆管理不善之故。由张、丁二秘书长陪同,坐汽车sightseeing 观光看街,并至道里哈尔滨市府所办之百货商店,物件较外间为便宜,衣服、化妆品、学校用品均有。网球俄国制者每枚五万元(抵人民券一千元)。余与子竟各购望远镜一架,价卅万元,等于人民券六千元。
  午后二点至松花江上。江在城之北,由道里码头乘轮过铁道桥,此桥造成己四十年,即去齐齐哈尔、满洲里之铁路桥,江阔约一公里,与钱塘江相等。桥凡十八眼,由此经小水道至江北糖厂。由李厂长招待,知该厂系光绪末年由一李姓者请德国工程师计划,经张作霖及日本占据时期,至解放前二日为日人破坏,现正在恢复,预备九月可以复工。每日要甜菜四百吨,内含179毛糖,除去损失,实占129奋。即每日可出四十八吨之糖,但每年只能做五个月,故一年出七千吨糖。抗战前关外销二万吨糖。有沈阳、阿城、长春、滨江等四糖厂,可以出至二万吨一年。五点回轮。至太阳岛一转,为著名避暑所也。七点回寓。晚餐。七点半至附近影戏园看"东北富饶"影片。十点睡。大雷雨。
  
  
哈尔滨    晨睛77°,水73°。下午阴82°。
  上午至榨豆油厂、哈尔滨监狱。下午至中长路博物馆,馆长俄国人Jemakov 。晚赴长春(10:15 PM) 。晚七点饶斌市长约晚膳。
  晨四点三刻起,洗一浴。八点早餐。与陈康白谈建设东北问题,谓建设东北过去一年中,共产党己做到分配农田,使大地主如张学诗兄弟、吴俊升等之土地划分与农民。每个农民既有土地以后,胡匪全盘扫灭。东北出产四百万吨之高粱,四百万吨之大豆,已可自给而有余。公家所取赋税为十分之一,此即作为行政经费。过去关内对于粮食、煤、铁均仰仗于关外(去年人关粮食达二百四十万吨)。关外之所以物价稳定,全由于战争已停止,生产逐渐恢复。预计北满移民尚可四千万人云Z王。
  九点至国营之东北化学工业厂之豆油厂。据云,系卅六年前美国人创办,"九一八"后为日人攫取,转售与王老五,解放后归国家,未有破坏。日人时代豆中榨出油不过110毛,现可增至13.5% 。豆饼做方长形,每个只八公斤,以便运输。榨油温度不过高,不破坏油饼中之蛋白质。压饼时须用马尾制之袋(英国人用羊毛) ,此为成本中重要部份,正设法改良中。全厂因未被破坏,故较清洁而有秩序。
  过去油饼为对外出产,故一斤饼之价可抵二斤豆。现则以出口减少而情形不同矣。
  用豆120 吨,一天可出油十三四吨。榨油之压力每方1 气1 英寸〕为2 Tons o 东北油厂以大连为最大,而哈尔滨次之。十点半,余及叶在霞、李承干、子竟、化予、孟闻等六人至Modem 旅馆〔旁〕之监狱,是为东北模范监狱之创始者。有犯人1500,均徒刑十年以下之刑事犯。有俄国等外犯六十名,女犯一百余。犯人均在狱中工作。
  职员七八十人。未严加看管,但犯人依其职业做工颇勤。仅有印刷、猪鬓、马尾、织布、金工、木工等厂。闻极少潜逃者。
  十一点半回。睡一小时。中膳。一点三刻至俄国教堂附近之中长路资源博物馆,属哈尔滨工科专门学校(Harbin Museum , Harbin Polytechnic Institute) 。主持者为俄国人v. N. Jemakov ,在哈已廿余年。据云此博物馆成于1923 年,内有动、植、矿、考古、人种、工业等部,规模虽小,在中国己罕见。东北三宝人参此间均有,并有哈尔滨南三里许出土之毛象〔猛码JMammoth 与原牛。三点至俄国所办秋林百货商店。四点与李承干、施嘉炀、孟闻三人商视察意见书。七点市长饶斌请晚膳。
长春   晨晴。下午昙,有阵雨。
  上午至东北影片制片厂。下午至〈大陆研究院〉〔大陆科学院〕,即今日工业研究所,所长佟城(原名尚义)陪同参观。晚八点半上车回沈,子夜一点开车。晚12;30 赴沈阳,走五小时。
  晨未五点即起,因车原定五点卅五分到长春也。至五点五十分始到,即有长春招待所所长江君来,接余等一行廿人至长春招待所,地点在同志街,系解放前郑洞国所住屋,郑投降后改为招待来宾之所。七点市长张文海来。张君本地人,年在四十外、五十下,对于吉林情形极为熟悉。据云,因国民党破坏甚多,以致老百姓受苦不少。庄稼现已每口分得三四亩地,故勉强可以过活。但农民不知用肥料,故过去每埔(十五亩)可得十余担者,今则至多八担,少亦四五担(每担四百五十斤)。谓延吉一带朝鲜人占70% 。九点由江处长陪同赴医科大学,即前伪满之国务院也。
  前伪满八部,医大占用五部。遇李校长,知有学生八百人。余等登四楼之顶,全城495在望。长春于"九一八"后日人经营,欲成东亚之第一都会,名为新京,故计划极大,南北十五公里,东西亦十里也,但全城烟突林立而罕有冒烟者。余等至东北制片公司看影片之制成、配合、裁剪等。现正在制《白衣战士》、《前线之战事》、《光芒万丈》等影片云云。十二点回。
  中膳后,二点乘车至工业科学研究所,即伪满时代之大陆研究院也。原有研究员二十余人,职员、研究生等四百余人。现则研究员八人,多半仍为日人,研究生、职员、工人二百余人。尚有六部,即机电、膏片、酒精、生化、矿冶等。仪器、书籍损失十分之九,房屋亦多毁,乃围城九个月间事也。次至东北银行大楼看建筑。出。
  趋车至城北看搏仪之旧王宫,内部己多毁坏,外有游泳池亦全毁。六点回招待所。
  晚市长张文海招待晚膳。据云长春昔为政治中心,以后可改成文化中心。市内自50 400 间之房子,有400 所待修复,需七千万元云云。晚八点离招待所。九点上车,别张市长。十点睡。
〔沈阳〕   晨雨。上午雨。下午睛。晚81°。
  长沙解放。晚林枫主席、李卓然部长、朱其文市长请晚膳。长春回沈阳,行七小时廿五分。
  昨晚一点始自长春开出,子夜两点至四平,七点五分至铁岭,八点廿五分至沈阳,尚能按时间行车。在站即有周秋野秘书长来接,至文化宾馆(大和旅馆)。始知农、医二组已于昨晚回沈,在安东看到作蚕、石棉、纸张三种工业。周秘书长来谈,谓东北己改分为六省,即辽东(首府安东)、辽西(锦州)、吉林(吉林)、松江(哈尔滨)、黑龙江(齐齐哈尔)及热河(承德) ,此外直隶于东北政委会者有沈阳、鞍山、本溪、抚顺四特别市;东北政委会主席林枫、副主席高崇民,工业部部长王鹤寿(副吕东)、卫生部部长王斌、白希清及戴君,农业部部长杜者衡、副部长魏震旦;此外市政府市长朱其文、副焦若愚、秘书长周秋野;东北局宣传部部长李卓然、书记高岗、副书记李富春云云。
  下午与各方接洽。此次参观所得之观感,分理工、农、医三组起稿,理、工分地质矿产、冶炼、、机械、化工及教育五部,由五人起稿;农分农艺、森林、畜牧、土地利用、渔业五组起稿,亦由五人分任之。因五人文笔、语气不同,合成后甚不易统一。
  农组于晚膳前始交稿,余于膳后始得阅过一遍。理、工组稿虽于今晨搜齐,但交施嘉炀阅后,于五点交梁治明誉录,故均成稿于匆促中。地质方面,徐克勤与谢季骋意见不一,颇有争执。惟医组因去安东时留三四人在沈阳起稿,已成万余字,再由吴襄一人缩成二千余字,文笔意思均比较清晰。晚六点,中共中央东北局李卓然宣传部长,东北政委会主席林枫、高崇民,沈阳市人民政府市长朱其文、副市长焦若愚,代表三机关请客。到工业部部长王鹤寿、卫生部〔部长〕王斌等。席间由林主席致词,余答辞。八点散。省府约看新平剧《秦始皇》第一本,余以阅稿未往。
沈阳   晨微雨78°。下午阴80°。

  上午至东北气象局。在文化宾馆分组讨论。八点乘北平一比阳车回平。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全体团员拍一照。农组观感报告因仓卒成章,多有未妥处,故又交与俞大续在今日上午重新缮写。九点又至东北气象局晤代理局长齐惠民,并遇秘书李坚,见到《满洲气象资料(1 905 32H ,系康德三年八月(1936) (溥仪于1932 即位称大同,仅二年改康德)出版,有东省廿二处地方之资料。东北气象拟本年成立27 个站,明年到50 站。现在受训练者卅六人,训练期一个月,一部为东北大学学生。对于仪器补充与华北、华东交换情报均极需要。此间观测一天四次,为东经120 0 2 h 、8 h 、14 h 、20 h 云云。
  十一点回。参加工组讨论会。十二点中膳。下午一点继续讨论。余在工组,施嘉炀主席。森林园林局属于工业部,故森林报告亦在工组。据周慧明云,东北森林占全面积22% ,估计有二亿五千万立方公尺。目前伐木五百万立方公尺,五十年内可将森林伐尽。现在大量枕木三年五年即须更换,若用cresol 甲盼防腐剂洗刷,则年代可增加五倍。本模炼焦每年可出4. 8 ( J coal tar 煤焦油,此与wood tar木焦油→样的可以出cresol 云云。四点散,医、农二组亦于此时告结束。
  五点借支秉渊、子竟、孟闻、施嘉炀、季弊等至秋林公司cafe 吃冰漠淋,价每杯二万二。回后即晚膳。膳后收拾行装出发。乘车至车站,蔡承祖、郭和夫母子、王竹泉诸人留大连,不同回。同回平者计四十二人。事先电告协和李伯纶及华北工业部刘鼎。七点至沈阳南车站,有卫生部部长王斌、东北政委会副主席高崇民、市政府周秘书长秋野及陈康白等均来送行。八点。四分车开。十点睡。余等坐专车二等一节、头等半节、三等半节。同车有一东北人在哈尔滨开啤酒厂,带一俄国太太,其人之母亲与舅父同行,体格魁梧,为中国人中所罕见也。
  寄允敏沈字第三号
  
〔沈阳一北京〕   晨风雨76°。九点至五点大风雨不止,风力在每小时卅公里,NEo

  晨二点,车停不再走。至五点起,知车已达锦州而前面下雨,有台风,一部轨道须整理,故停车。至上午八点后风雨加大。风来自北,故知是台风。
  与沈其益、李旭旦谈,见沈所搜集有《满洲农业要览~ ,康德七年日满农政研究会新京事务所出版,内有满洲国农业地带图,系日本人香村代二所制( Kamora) 。
  此人在公主岭多年,现已逾花甲,现在萨尔多种畜场。据表上所载,东北已开垦之497土地己一千七百〔万〕响,可垦而未垦者二千三百〔万〕响。内有1936 至1940 年之气象记录,计十八站。
  据王成组君云,清华教授待遇自800( 副教授)至1200 斤小米一月,助教400800 ,职员最高750 斤。谓清华聘〔书〕己发,只政治系二教授停聘,一为张群婿,一曾为某国民党重要人员之秘书。教授中只李广田与航空系教授系候补党员,全校连学生、讲助有180 人为党员,而正式党员不过二三十人而已。青年团有500 余人。校务委员会共十七人,内学生二人,讲助二人,主席、教务长、秘书长与五院院长,外加教授代表。其中有常委七人,有学生、讲助各一人,院长一人,主席,教务长,外加教授代表二人云云。据沈其益云,东北用机器耕种,用20 Tractors 拖拉机种二三千埔田,可得每响一吨之小麦,工人用200 人,即每人可收获十吨之粮食也云云。据张孝毒云,协和每年经费美金六十万元(基金二千万元之利息)。但维持房屋中之水、电、力三者须化40% 之经费。每日用煤,冬五十吨,夏四十吨。医院原定收人可达支出459毛,实际不过30% ,用以维持医学院实不过全经费40% 。职工共计七百人,但教员连助教只五十余人,教授、副教授二十余人而已。但学生亦只五十余人,研究生、实习旁观者在外云。
  五点火车决计开回沈阳。十一点半到车站,幸事先打过电报,故有人相接,仍回文化宾馆。睡时已一点左右矣。到沈阳时月色极佳,但睡后即闻雨声。
  〔补记:沈阳至北平,途中遇暴风雨,自九点起至四点一刻风雨不止,车停锦州。四点一刻风益烈,决开回沈阳。五点半成行,沿途如大凌河水己大涨。四点左右车中报告谓台风到绥中,要大家于中心到时伏地不动云云。〕
  
沈阳   晨风雨不止,十点东南风。午SW Wind 5,温度83°。
  台风中心似已到沈阳西。
  晨八点起。九点至民生街64 号陈康白寓,不值。至太原街一号财经部办公处晤陈,同往者谢季韩、李承干、张孟闻、施嘉炀。谈一刻钟即回。在楼下剃头。剃头匠为湖北人,于解放后来沈阳,谓每月可得150 分。家有一妻二子,因不习惯吃高粱、小米,故欲将家眷搬回九江云。午后睡一小时。借子竟、伍献文、吴化予等至附近北一街旧书〔店〕购书。子竟以人民券五千元购得康德五年出《鞍山铁矿志全书} ,多为照片兼图表,对于鞍山铁矿之设计与矿石之分析毕举无遗,在日人时称秘本,淘难得也。余以二千元人民券购刘祖荫著《满洲农业经济概论} ,康德十一年五月(1 944 )出版,内述满洲移民史颇详。对于满洲国时代经营农业亦叙述颇多,日后东北农业更发达,亦可以此书为参考也。因团员中欲于五点半看新京剧第二本《秦始皇},故提早于四点半吃饭。膳后余与季弊、子竞三人又至北一路旧书铺购书。季骋得李某所译《俄国人Ahuert 在北满探险四十年之经验谈》及《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案内》,二书价一千元。今日天气上午风强,有阵雨,东南风,台风已到沈阳之西。至午风已渐息,下午已不觉台风之影响矣。
  忧阳到各站距离(英里计) :大连246.4 miles (394 Km) ,安东17 1. 4 miles ,长春189.4 miles( 304 Km) (七小时) ,抚顺35.3 ,宫原(本溪) 51 miles o 长春至各站距离(公里计) :哈尔滨240 Km( 五小时) ,满洲里1175 Km 。沈阳至山海关420. 7公里,北平正阳门843 Km( 走廿四小时)。自北京至哈尔滨计1387 公里。
  寄允敏No.4 函
沈阳   晨阴80°,下午晴84°。
  晨六点半起。七点早餐。九点召集各组谈话,讨论如何设法南回,与在沈〔有〕何种工作可做。报载小凌河铁路桥被水冲刷,非短期间内可以修复,因此在沈必有相当时间之耽搁。有人主张乘火车去大连,由大连乘轮至塘沽、天津,然目前塘沽、大连间轮只来往不多,故此行亦极无把握。最后决定等路局消息再定行止,暂时不到沈阳之外参观。十点有《知识》杂志社孙鸿宾、赵之二人来谈。午后睡一小时。借孟闻由中央路行至和平路,在文化馆(即从前之民众教育馆)看《天津日报》及北京《光华日报~ ,知教育工作者筹备会已于七月廿八日结束云。杭州、南京一带均受水灾,乃七月廿四台风之影响。政府提倡节约。五点回。
  晚膳后,借李承干、季韩、献文、孟闻诸人由南京街往北市区,即人民戏园所在地,正演《秦始皇》。阅刘祖荫所著《满洲农业经济概观~,系康德十一年( 1944) 建国印书馆出版。其中述及清初至民国满洲移民情形极详。表中指出,民国十五年(1926) 至康德三年1936 年间,满洲出产粮食为一千七八百〔万〕吨,民国十九年为最高,康德元年( 1934 )为最低。输出至日本、中国各省,年在七百万吨至八百万吨。依康德九年十二月《日本基本国策大纲》中,满洲国为共荣圈内食粮供给大本营云。
沈阳   晨睛79°,下午晴84°。浴水66°。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开讨论会。决定自明日起每晨八至十〔点〕聚会讨论或演讲。规定第一日讨论理科大学问题,因东北行政委员会最近发表改进高教育(高等) ,合并各训练班,设立沈阳工科、农科、医科大学,哈尔滨农科、医科、工科大学,大连大学医学院、工学院、师范学校(即东北大学) ,东北行政学院,鲁迅文艺学院,哈尔滨外国语〔学〕校等十二校,而无理科大学或理学院也。十三号晨讨论气象、地理。十四号讨论钢铁。十五农组问题。十六号医组问题。但下午周秋野秘书长与陈康白二人来谈,谓林主席之意嘱全团赴大连参观,决定于明晨六点动身,499预期于下午八点可到,故讨论会之计划乃放弃。
  据日本人著《南满洲铁道旅行案内》云,大连于俄国租界前,称东青泥洼与西青泥洼,为二十户之渔村, 1899 始创立街道,日俄战后明治卅九年改名大连。在俄国时代(1 903 )人口只四万一千,二十五年后(1927 )至廿二万人,日本人八万。港埠设备称东洋第一。系船码头14296' ,可系列00 吨轮37 只。大量出口大豆。
  1927 年进出口总贸易达六亿三千八百万日元。一年间有7000 Junk 船,出人二十二〔万〕吨。工场以油房为第一。满铁会社沙河口工场规模极大,用日本人1200 ,中国人1300 人。市内有满蒙资源、馆、工业博物馆、地质调查所、中央试验所、卫生研究所。大连图书馆藏书12600 千册,对于满洲、蒙古、中国之研究各种书甚多。
  老虎滩之静浦有海水浴场,星浦亦有海水浴场及水族馆,称东洋第一海滨公园。
  今日下午洗浴,浴水66。度,洗后68.5°,增加了两度,约合摄氏表一度。如以浴缸之深、宽、长为15 cm x 40 cm x 100 cm = 60 ,000 cc. (grams) ,即失去60 大Calorie之热度也。
  上海外侨人数:美侨至(1948 年〕十月六日为1228 人,英侨2200 人,法侨700人,葡侨1100 人,苏联与白俄5000 人,其他欧洲人1000 人。
  寄允敏No.5 比字
  
沈阳去大连    晨有阵雨(沈阳80°)。下午睛。
  大连用东经l35 。时间。
  晨四点半即起。天气闷热。五点早餐。五点半即乘车出发至沈阳南站。六点上车,遇文艺代表自哈尔滨回,中有复旦方令睛在内。六点零四分开车。自沈阳至大连仅246. 4 miles ,七八小时可达,但因至瓦房店须换车头,等半小时。至五里台己至大连,旅大行政公署之界限在此,普通车即停止进前。余等系专车,故得前进数公里。至石河已在大连旅顺公署之界,见有俄国人所管理之车务管理局。时有工职人员正在踢足球。在此等一小时半,俄国方面之车头始来。遂行,至卅里堡、二十里台均有停留,过金州时天已将黑,于八点廿分人大连。梅儿于去年九月在大连去世,离今不到一年,但余抵大连则渠己过世一年,竟不知其坟墓在于何处,悲哉!悲哉!8.00沈阳出发辽阳大石桥熊岳瓦房店6.0411.0012.0014.0014.3015.4016.00五里台石河17 ,4018.0019.00'A 口堡里里十州连卅二金大19 ,3020 ,20500 车抵站时即有大连市市长毛达南、旅大行政公署副主席乔传缸、市府秘书任仲夷等来,接至上海路中山广场附近之大连饭店。余与子竞住334 号。晚膳时工学院院长(前东大学生)屈伯川、医学院李震勉等〔来〕。九点晚膳。因大连用东经135 。时间,故早一小时。至十一点睡。
  东北粮价,每斤计(东北五十元抵关内一元) :
  上等高粱米5 , 000 元,
  一等小米4 , 400 元,
  一等大米10 , 000 元,
  豆油22 , 000 ,
  豆饼2 , 500 ,
  一等面粉19 , 000 ,
  苞米3 , 100 ,
  海盐5 , 000 。
  寄若水函
大连   

  参观码头、大连大学、工学研究所、卫生研究所。大连工业研究所原为中央研究所,有116laboratory 、五百余研究人员,研究员有→百余,现只有一个研究员而已。
  晨五点即起。早餐。毛市长达南即来,为谈大连情形一小时。谓大连旅顺行政公署所辖为二县(大连与金山)及二市。人口单大连市二十五万六千人,其中工人占七万九千人。大连分为五区。大连饭店在中山区。全署面积9596 方里,居民九十万四千人。大连离旅顺90 里。谓1897 年帝俄占领旅顺经七年之久。1906年日本人设关东州厅。至1944 年大连有日本人202 , 000 ,旅顺14 , 400 0 1945 年八月廿二俄人进大连,九月三日共产党成立职工总会。日本现留旅大者不过2950人,其中116 人为专家,技术人员360 人。工矿方面,日俄战前仅二十四处, 1943年有1825 个工厂等。其中化工最多,占423 ,机械次, 331 0 现有中苏合办事业71处,工人十八万,资金七亿多,占公司投资539毛,单建新工业中苏合办事业有十一厂,远东电业亦为中苏合办企业之一云。玻璃工厂可出年卅万平方米。灯泡工厂月十五万个。曹达〔苏打〕每月一二千吨。电力居户用8300 KW ,工厂78000 KW 。
  中苏关系甚佳,惟政治中重要选举任命须经同意。据《中苏条约~ ,苏军可驻军卅年云云。
  十点出外至大连城看市容,见大连被台风(七月廿七至卅)所刮倒之树木均已清除无遗。市上未见战时损失,惟人众似不多耳。街上除国人外,苏联军官及妇踊亦不少。至市政府俱乐部一转。据毛达南云,市政府现用职员只200 人,日本人时代至二千人。
  十二点回。中膳。一点半由大连大学工学院院长屈伯川领导参观,系合并旅顺工科大学与大连工业学校而成,现有学生700 人,正在上海、北平招生。解俊民、王大珩(在美国见过) ,电机教员(毕君在内)亦只二人。设备方面,机场〔机床?J尚佳,土木设备亦甚好,其余似不及浙大。预科后本科三年(九学期) ,每学期十二周,实习一年。电机有卅万volts 高电压室,为国内所鲜有。次参观工业研究所及501卫生研究所(大连大学)。六点回。晚餐后看电影《归到自己队伍来》。
  
  
大连赴旅顺    晨晴78°,下午阴80°。

  参观历史博物馆。
  晨五点半起。七点乘游览车三辆赴旅顺,计共四十三人,加大连交际科科员刘仁农、魏希先二人同往。九点(沈阳时)到旅顺,在市政府停一小时。市长孔祥林因在开"八一四"市民大会未到。与余等同时到达者尚有松江参观团六七十人,又有电影女明星陈波儿亦加入我们团体。
  十点由魏、刘二君同至历史博物馆,看吐鲁番之木乃伊。系唐代男女小孩,未加以制作,天然保存者。有宋、明时代之大瓷器,大量之刀、布、古钱,尚有甲骨、佛象, (无多字画, )古镜,及博物,矢头(石器时代)等,系日本人于廿余年前所创,现均用以俄文说明。次至附近公园内。有俄国将军及要人之照片,并昕俄国广播音乐。十二点回至旅顺饭店。由孔样林招待。孔系曲阜孔子七十四代孙。据云旅顺城内人口三万人,连乡村共十一万,渔民一万余。与外间交通均须经大连云。膳后至白玉山。先至万忠墓,系甲午之战十月十日金州破,未几人旅顺,杀守军及平民一万O五百人(一说二万八千人)均葬于此。次至白玉山表忠塔,系在1904 06年日俄战后(明治四十一年)东乡平八郎及乃木希典二人所立之碑。上述立碑建塔之经过,述明治卅七年一月日俄开战,至卅八年一月夺取旅顺,牺牲23 , 000 人之历史。塔有264 级,在山顶上。自山顶可以见旅顺全境。有西港、东港,西港可藏11 , 000 吨之船;东坞稍大,人口仅三百公尺左右。
  下山后三点半启行,回。至海滨公园略停半小时,支秉渊及孟目的等均往泪泳。六点回。晚解俊民来。
  
  
大连   晨阴。下午大雨78°。三,点起微雨。五点大雨。
  晨五点半起。今日原定八点半即去资源馆,后以接洽未定,改于九点三刻出发。至附近大和饭店(现改名长春大连铁路饭店)及市政府附近之工业展览会。
  由朱秀春秘书长加以说明,谓工业展览会继农业展览会之后,从四月起开始筹备,六月间开始建筑,拨款一亿关东币,建筑工程已完成90% 。共分十七馆,包括一百卅个单位,如工厂、机关等。有铁道交通、机械、公用事业、纺织、化学、食品工业、通讯器材、水产、林业、教育等。定九月三日正式开幕,明日为预展,今日特别通融,余等得前往。如铸钢、电车等均有模型,可以自动,实于教育上有莫大意义。较之民卅二三年重庆资委会所办之工矿展览为远胜,值得赞美也。至十二点三刻始回。
  午后一点又乘车四辆赴资源馆。是馆为日本λ所创办,展览东北一切农、工、矿之物产,以及动植物之资源,称为中长铁路地志博物馆。由余馆长招待,知大连与沈阳间之大石桥有菱续矿Magnesite 在地面数亿吨。在官马山、牛,心山等地为盐基性炼钢法所必需之耐火砖资料,可热至2000 oC ,及各种冶金炉之用。
  读之20% 输出国外。次则天然曹达,生于热河北部、四平、齐齐哈尔线上及海拉尔之西南,称为曹达带。郑家屯北玻璃山亦著名,可年产一千吨。其他地区八千吨。挑南东南95 公里之达布斯诺尔储藏一百卅七万吨,海拉尔西南160 公里火查斯诺尔亦著名。盖平出Talc 滑石,大石桥亦出白云石Dolomite o 关于火山,乌云和尔东吉有成群之火山,十四个中有一个确有喷火记录,迄今尚不过二百余年,称五大莲池火山,有喷火口,直径415 mo 长白山顶白头山亦为一火山口,高2744 公尺,火口称天池,直径三千公尺。泰称白廉子,可作食物。在称苏子,可作油。
  三点半至玻璃工厂。由周厂长说明,该厂系中苏合办企业之一,工人1100 ,技师、部长均老工友,平均生产比"八一五"提高一倍。单出玻璃板,成品目前可出日一万平方米,月可至四十万平方。战前厂中专家均日本人,现则元专家。原来用硅沙来自南洋朝口,现则用Flint qua时z vein 峰石英矿层。工资用七级制,最高可得月7680 元,但累进制又可加5 10% 。五点半回。晚大连市党委(欧阳钦)书记、旅大行政公署乔传佳副主席、大连市市长毛达南约晚膳。
大连   晨雨76°。下午雨73°。晚雨不止。
  上午参观大连船渠造船修船工程、大连医院。下午至旧书铺及大连大学。
  晨六点起。八点半出发至大连船渠看造船修船工程。此厂为中苏合办,工人有七千余,规模虽不及江南造船厂,但亦为国内所稀有者。技师多俄国人。有船坞二,可修一万吨以上之船。余等所见船只均苏联船,因未得苏联人士之应许,故不能上船。值大雨不止,故看约一小时即回。造船亦在进行,因领导者并非技术人员,故询问不得要领。回后十点三刻又至大连医院,即中长铁路医院也。成立于1907 年,有地九万一千平方米,建筑四万方米,为中长日本员工医病而设。一天要烧八十吨之煤,至少冬天亦需二十吨,故1945 47 时期冬季极为困难。1945 年苏联人士即来协助,现有苏联医生25 人、中国28 人、日本11 人、护士一百余人。全体职工中国人占60.7 、苏联33.7 、日本人6.7 。看病门诊每日1200 人,眼科占250 名。病床现有750 ,可扩充至900 余,住院人去年87 , 000 。
  现己组成Blood Bank 血库,救活一万一千多?院长为苏联女士,名钱拉素娃,副院长赵禁婪,系日本留学生。余等去时由二人招待,并领导参观一小时余。十一点三刻回。
  四S中午解俊民来,同至友好广场博古书店购书。计日人译Tho甲《支那土壤地理》及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出版《满洲之气象土壤及土地利用图~ ,后者系昭和十六年,前者昭和十五年出版,共价〈三千〉〔三十万〕关东币,合人民币六千元左右,解君即以此相赠。{皆解君至大连大学晤王大珩,谈及大连大学设测候所问题,知该校有仪器可以设立一测候所。未几屈院长伯川来,遂与谈大学与研究院问题。余主张研究所要集中问题来研究。六点回。晚膳后,因明日元专车回沈,今日晚上之讨论会作罢。市府邀有《钢筋铁骨》话剧,余未往。阅所购书及借来之报。
  寄希文片彬彬、宁宁片
大连   晨雨72°。下午雨74°。晨四风,下午转西北,晚北大连阻雨。上午至资源馆。
  晨六点起。天雨不止而风转强,昨晚西南,今晨转西风,下午转西北,晚吹北风,雨不止。其间惟中午睛,稍停。风系顺转,好像〔低〕气压由南而下,经大连之东而过。与台风应有之方向适相反,不知何故也。
  上午九点半至资源馆看矿产部分,知东北各种矿统有。如铅矿,规模大者有锦西杨家场子,安东风城县。锦西并有铝矿,安东硫化铁矿。谊矿在锦西方家屯蓝家沟。金子出热河青龙山,吉林桦甸县,安东和龙图山砂金。出铁矿栗河堡。
  煤则到处〔有〕,以八矿为最大,即鹤岗、阜新、抚顺、穆陵、蚊河、北票、口安、本溪。大石桥有苦土即MgC0 3 0 Magnesite 为炼钢耐火砖所必需,储藏量甚大,浮面已近十亿吨。窑业之原料陶土出大连海洋岛,粘土出复州,硅石出普兰店,方解石出旅JI顷,长石出金州貌子窝、辽宁海城、抚顺。玻璃制造所需原料为硅石、智利硝、曹达、饵炭酸、滑石(Talc) (出海城)、菱苦土(出大石桥)、方解石(抚顺)、长石(金州)、萤石(普兰店、盖平) ,故制玻璃之器材,除制上好者所需押炭酸与智利硝外,可说全备矣。重晶石出安东辑安县。在二楼沿墙挂有白头山、千山等照片,可惜雨后墙尽湿,照片无镜框将霉烂。有很好之Badland 荒原(热河西方谏河之上流) Meander 曲流照片,五大莲池火山在大、小兴安岭间之乌云和尔东吉,有极佳之火山口照片。喷火口直径415 m ,l'"有Lava f10w 熔岩流。石绵产通化、辑安及热河柳树行。铀矿出海域, U0 2 占4.78% 。比重全石为5 ,硬度6.5 ,其余成分Nb2 0 S 35. 09% , Ti02 21 %, Y2 0 3 27. 48% , Si2 0 33. 40% , Ce2 0 33. 170毛, FeO 13.870毛, H20 2.639毛。Lithograpl时平版印刷〔用〕石灰岩出吉林松木炭坑中。毛象出黑龙江省嫩江,牙长十尺,齿如鞋大,全身重八吨。三叶虫出三十里堡。十二点回。
  午后至中长路图书馆,未得人,闻有书廿五万册。下午开始写台风稿。
  〔补记:上次大连台风七月廿六七日旅大区遭受损失,计人员死饵,伤95 ,船只沉没损坏274 只,建筑物倒5400 间,农业品三万余吨,树木折断四万二千株,电气设备四百二十万元。全区各种损失合三十六亿。录《人民日报》八月十八日。〕
大连   晨阴74°。伤风。

  F午二点在工人之家演讲。晚看《九件衣机晨六点起。上午团员出外参观电灯泡厂与电化厂。后者乃制造氯酸拥、磷等,将来可做炭精( Graphite 石墨)云。余以喉痛及预备演讲,未往。中午时市长毛达向来,知大连至沈阳车已通,明日可去沈阳。因此明日预定之演讲,即上午叶在蘸讲造船、下午袭祖源讲结核病作罢,但今日之演讲仍举行。
  二点至工人之家。其地为工人夜校,有图书馆及讲堂、礼堂,到约八百人,为大连大学之学生及若干机关中之职员。毛市长主席。陈康白介绍后,余讲"台风?一小时,分十节: 1) 定义; 2) 成因; 3) 四周风之分布什)向前的行动; 5) 台风的发源地; 6) 季节; 7) 数目; 8) 危害; 9) 预告; 10) 七月二十六经大连台风。讲→小时。
  体息十分钟后,谢季弊讲"矿产:新中国建设的基础"。述东北最富之矿为煤,储藏130 亿,每年至多曾出至二千万吨;但山西更多,大同一矿储藏四百亿吨。铁之储藏量四十至五十亿吨;油页岩五十至六十亿吨,年出数万吨油O 耐火砖材料有菱苦土,内含镜,蕴藏四五亿吨。此外则金、铜(炼7500 T) 、铅(年出9000 T) 、钵(年出10000 T) 。炼铜有21 处,十五处已恢复,此为关内所元,但储藏之铜矿不过数十万吨而已。黄铁矿年出一万吨,但需要五六万吨为制硫酸之用。锚矿虽有,不多。东北所缺者为:1)石油,日本在锦州察兰诺尔打井未得; 2) 磷矿未发现; 3) 铝土矿,不能炼铝; 4) 锡与鸽、铺、乘均缺乏。中国其他各处,山西出煤,四川有煤气,云南锡,广西、江西鸽。但东北较丰富。中国如要造铁路,每年3000 公里,需铁卅万吨。
  鞍山可以供给。焦炭可以出口,可至每年四百五十〔万〕吨,铁二百五十万吨,鸽一万五千,锦、锡均约一万吨。如此中国可以得外汇一亿四五千万美金。鸽之埋藏量为三百余万吨。五点回。
  六点半至戏园实验剧场看改良京戏《九件衣} ,述明朝末年花员外故事,地点在开封。花员外将嫁女,九件衣为人所窃,并杀死一姆女,疑徊户沈大成为之,遂冤杀大成事。
  
  
大连   晨晴74°,下午晴78°。

  晚动身赴沈阳。
  晨六点起。上午因车子随时可开,故未敢远离,遂至上海街(大连旅馆之所回5在)、天津街一走。至新华书店、三联书店一看即回。
  午后因伤风拟休息,孟闻来,约赴海滨公园,余以到大连后尚未人海,故遂往。
  乘大车一辆,计支秉渊、孟目的、许振英、邓叔群、王成组、张孟闻、刘慎i粤、韩德章及委成后与余十人。一点廿分到海滨,余与支秉渊等七人入水。今日无风浪而有太阳,故游泳者颇多。沙滩为细粒之沙,故极结实而不粘足,但至一二百尺外,底改为石底,易触足破皮。邓、韩二人之足入水后均破足上陆。余游约半小时,水不甚玲,约在七十七八度,但游时不觉冷。余先上岸,洗玲淡水淋浴,要关东币甘元。至二"点约定时间,余等九人均拟出发回大连旅馆,但缺王成组一人。因孟闻未入水,管衣服,刘慎博采标本,均在更衣室旁,但王一人不知去向。待至三点一刻,开车回到大连旅馆,不久即有陈康白来扣门相告,谓王成组因在海滨照苏联军营,致被押至公安局云云。余等颇为惊恐,因车子己定好今晚八点到站,九点开车,若王到那时不放,不知如何办理。晚膳后余等正在商议中,王成组已回,因交际处丁处长亲往保释也。玉于初至大连时即在汽车拍大连港湾,经张孟闻阻止,不听,可知其人之糊涂矣。
  八点馀离大连旅馆到车站。大连旅顺行政公署乔副主席、任秘书长及大连大学工学院屈院长、医学院沈院长均来送行,直至九点始上车告别。新自香港来之民主人士蒋光鼎等一行亦同行。
  寄胡鸿葱明片

大连赴沈阳   晨瓦房店阴。晚六点至八点雷雨。

  福州解放,十七日攻入福州市。晚十一点到〔沈阳〕。
  晨五点车仅至瓦房店,尚不过行二分之一路程也。因余等所乘虽系专车,而挂在货车上,因此每站必停,加挂其他草辆。沿途均如此停留,多则二小时,少亦半小时。瓦房店、大石桥、鞍山、辽阳、苏家屯停留时间尤长。据日满时代出《南满铁道会社旅行案内》一书云,瓦房店从前与辽阳、公主岭称南满三大要站。后县公署迁其西十里之复县,故瓦房店之名为普通图中所无。盖平为中东日俄二战著名之地,城于明洪武五年造。一百年前其地尚临海,船舶可至南门外,有娘娘庙,今已离海二里(日里)。大石桥以出滑石著名,站北二十町(三十六町为一里)为岳州城,唐时之耀州,传为薛仁贵征东独木关之遗址。海城昔临海,因辽河冲积作用而至内地,离海己五十公里。辽时称海州,西离牛庄七日里。汤岗子在千山下麓,以温泉著名,温泉水温73.5°,唐太宗征高丽时已知,与熊岳、五龙背三地称东北三大温泉。熊岳城以温泉、林擒〔苹果〕著名。温泉在东南三十里(日里) ,温度50 。C ,有硫化物,可治慢性湿摩、神经衰弱者症。明治卅九年日人始来经营其地。熊岳之东北有望儿山,连带想及梅儿,不胜感慨之至。此次在大连七日,竟不知梅之坟墓在何处,无从一至其地。梅于去年九月四日去世,迄今不及一年也,悲哉!昨寄胡鸿慈一明片(陶照由上海医学院转)。
  日期地点离沈阳(英里)十九日晚九点大连出发离沈阳246 哩廿日晨五点瓦房店停两小时廿日上午十一点熊岳离沈阳135 哩十二点半盖平/1 116 哩廿日下午一点廿分到三点一刻大石桥98 哩廿日下午4:15-4:45 海城78 /1廿日下午5h:20' 汤岗子廿日下午5:45-6:20 鞍山雷雨廿日下午7:00-7:20 辽阳离沈阳40 哩廿日下午8:15-9:15 苏家屯廿日下午1 1:00 到沈阳站
  
沈阳   晨晴74°。下午晴82°。 下午五点雷雨。晚78°。

  晨七点起。早餐后召集会议,讨论结果,请施嘉炀、常青松二人赴火车站接昕路局对于修理北宁铁路之消息。据今日《东北日报》载,大凌河铁桥己在打桩,以备架上
  
  于本月七八日台风中被冲走之钢梁,全体抢修员工正紧张突击,争取锦沈段于本月底恢复通车。锦州山海关一段则于十六号已恢复通车。施君等至站,结果知尚有一条路可通锦州,即由沈阳经新民,由此离北宁线向西、经新立屯至阜新以上铁路均通。由阜新经义县至锦州其间,阜义一段66 公里为水冲坏,可坐大车(牛车) ,二日可达。至于北宁路,则新民到沟帮子一段有四处路基浸水待修,预期廿五号可修好。中膳后又召集全体团员讨论究采如何方针。因减少主人照应之负担起见,不便再行分组。举手结果只有八人愿走阜新坐火车赴义县,故决定下午与陈康白商决之。晚八点半康白来,遂与谈,询阜新、义县路是否可行;又如不行,则沟帮子至新民一段之路基于廿五修好以后,而大凌河桥如尚未修好,希望能由北平方面挂车至锦州一节。并请渠在北平、上海报能登载一消息,提及科学参观团在沈等车回南,以免各人家中及机关之挂念也。
  今日在沈开东北人民代表会议,出席代表303 人,高岗任主席。有东北政委会回7主席林枫之报告三年来政府工作,谓有一百六十万工农群众参加了人民解放军。
  土地改革,北满于1948 年春完成,南满于今春结束。北满平均每农分得地七亩,南满三亩、牲口一头。耕地达1945 年949毛。三年来农民缴纳450 公吨公粮, 1948 年十二月成立煤、电、机械、化学、纺织、企业、金矿、有色金属等九个管理局于工业部,期望于1950 年达到伪满时期重工业水平的40% ,投资工业达二百万吨粮。今年国营工业产品总值六百五十万吨粮,职工可达卅万人(不包铁路)。国营煤矿今年可达900 万吨,电力年底可供应卅万KW o 物价指数较去年年底平均增40% 。铁路已开通全东北88.6% 。
  东北三年来农业:耕地面积(1949 )达17 , 222 , 000 埔(达1945 年94%) ,小麦360 , 000 埔,大豆2 , 500 , 000 ,棉花120 , 000 ,亚麻12 , 000 ,烟草6000 ,糖萝卡8 , 000响,苹果四百万株,耕畜(马、牛、骤)4 , 440 , 000 ,猪三百万,羊九十万,水稻3∞, 000 。每埔产量1947 年1500 斤, 1948 年1920 斤。
    
沈阳   晨阴晴不定,微雨74°。下午晴79°。

  至东北气象局。俞庆棠借一梅太太来(梅龚彬太太)。晤章士钊(行严)。
  晨七点起。早餐后至东北气象台一行,阅满洲中央气象台所出《满洲气象资料} ,系康德三年(1936 年)出版。书中所载系1905 至1932 年材料,较关东测候所累年报告少1933 36 间四年;而测候站则有廿二个,多出满洲里、海拉尔、免渡河、博克图、扎尔屯、安达依兰(三姓)、一面坡、牡丹江、太平岭、窑门十个站,少海伦、凤凰城、敦化三个站。阅上月气象记录及本月天气图,知八月七、八两日天气图上不见台风,锦州、兴城均无报告。当时东北候有Trough 低压槽,但腿风白山海关吹至锦州,此则大费解者也。九日东北及日本气压极高,既无来踪又无去迹,此风殊可怪也。自十六日下午起,朝鲜南即有剧烈之台风,十七、十八未有变动,因日本高气压不能前进,十九日去日本。大连之所十六七发风,以此故也。
  中午回。晨俞庆棠来,知渠曾去美国八个月。余于去年UNESCO 开会曾遇之于南京。渠曾至哥伦比听讲一学期。渠兄俞仲华,余澄衷同班同学也。章行严来谈,余久耳其名,始终未见过面,不图见之于东北。渠于南北和议未成后,由平飞香港,近乘俄国轮至大连,谓在途七天。俞亦自港来。行严兄二公子(章用,字俊之)曾在浙大教代数,于民廿七年患肺病死于香港,死后以其用书捐与浙大。其人渊博、精深两有之,去世年仅廿八岁,可痛也。此次与行严同来者廿一个民主人士,为简玉阶(南洋烟草)、李任仁(广西参会)、蒋光鼎(('与〕蔡廷错齐名)、吴奇伟(最近反正)、陈汝棠、张酿村、杜守素、黄长水(菲律宾华侨)、任以沛(中国文摘)、潘伯英、卢琪、简小姊、黎章民(简婿)、乔木、龚澎(乔妻)、龚维虞、邵茎麟(宁波人)、葛琴(邵妻)、邓瑞人及吴越,又有四个小孩、一个老母。七点开会,二团体相互介绍。
  
沈阳   晨晴74°。

  昨至气象台问询,知今年七月沈阳雨量特多,超出平均一倍有余,为历年各月所元。过去七月雨量最高为311 mm (1 911) 与八月份之363.2 mm (1 923 年) ,但尚不及今年之多。八月雨量迄今日(廿二)止已150.1 mm ,超出八月份之平均147.3 0晨六点起。上午九点半借子竟、孟闻二人赴东北招待所晤俞庆棠( 438 号)及秦元勋(426) ,均不值。遇梅龚彬太太。又与从前科学社职员严希纯谈,知渠等自香港坐船到天津,忽半途变计改至营口(三千吨船)。由营口来合计二百余人,均受东北政委会之招,来此已→星期有余,亦正有人想取道阜新去平,但闻道途修阻不通。俞庆棠与王季玉均同来者。
  平均气压平均温度雨量今年七月752.0024.5388.3,1905-1932 平均749.9724.7165.4出至十纬路东北博物馆。系日本人时代所搜集之古物,有新石器时之彩窑。
  东北新石器时在昂昂溪、延吉、长春、赤峰均有出土。热河承德有战国时遗物,当时燕国有河南出土之甲骨文四大片(王蘸荣发见,刘鹊拓片,孙贻让研究)。余觉最重要者,为沈阳故宫旧库中旧出努尔哈赤所藏、转入日人手之利玛窦两仪玄览图。
  系万历卅一年(1603 年)明李应试刻全球作图形,系八幅合成,每幅宽二映、长七叹,称台湾为大琉球、东海为大明海。有利玛窦及驷马都尉侯拱底批语印于上,外加老满洲宇批,并有八重天说。称为利玛窦今日惟一留存之原图。尚有《山海舆地全图》、《舆地全图》及《坤舆万国全图),据说明,谓亦系利氏所作,但不知尚有留存人间否。此外尚有西安碑林之阜昌禹迹图(宋绍兴六年等于刘豫阜昌七年)及禹迹图,图上无辽东半岛。此外尚有瓷器及刻丝,以粗丝作经,细丝作纬,宋时之名产也。宋刻丝名家朱克柔能于一方寸内有经丝110 根、纬丝360 根,其工之细可知。十二点回。
  晚膳后至行政公署招待所晤玉季玉,不值,回。秦元勋来,知其于上月廿二日自港坐Oriental 东方号到大连,走十一天,遇台风。李任仁来谈。
  日满时代与西历对照如下:昭和元年1926 大同元年1932大正元年1912 康德元年1934明治元年1868寄允敏沈字六号函希文、若水回9
  
沈阳   晨晴78°。午后晴80°。

  王季玉来。
  晨五点三刻起。今日参观沈阳监狱,余以在哈尔滨曾经参观,故未往。十点振华(苏州、I )校长王季玉来,知渠于六月中离美国。渠在美国受其母校之津贴,留一年在哥伦比亚及芝加哥二校考察教育;谓其妹尚在美国芝加哥医院研究药理;谓美国人士虽怕共产党而对于毛主席则有好评。渠于上月廿九离香港至营口,七号与余等同车赴北平,至锦州遇台风中途折回。约余任振华校董会董事长,余以既任校董董事长一职,以留苏州为宜,却之。原任董事长为沈宗瀚,沈以任美援干事,不知何往矣。
  午后二点半,至漳关路东北招待所晤秦元勋。渠约余为香港来之学生演讲台风,昕讲者七八十人,有秦元勋夫妇、俞庆棠、浙大毕业生何佛昭(广西人,土术系31 年级,曾在华盛顿大学与司旦福大学)、科学公司前职员严希纯。余讲一小时余。讲毕昕众要余讲东北参观之观感,余又讲卅分钟。四点三刻回。秦元勋此次系出席科学代表会议筹委会而来,但阻于途,故到此巳迟。严希纯在香港曾遇任叔永,据云叔永颇怀疑是否回沪有无工作可做,故尚未回沪。但以余所知,恐因无船只也。王仁东亦留港未动身。
  晚膳后,团员谈话,决定于离沈之前夕有一游艺会,推周慧明、韩德章、张孟闻三人为委员。余与李旭旦打Billiard 台球一小时余,直至九点。楼下管理弹房之傅君,河北人,为余等演技,有若干Tricks 绝招为余向所未见。其人自称东北元敌云。
  寄九章函
  
沈阳   晨昙80°,79°。下午二点起雨。下午东北风。
  上午参观有色金属管理局冶炼厂。下午至东北图书馆。
  晨五点馀起。近日因午睡,故一早即醒。上午九点借李任仁、陈维棠等民主人士一行至有色金属管理局冶炼厂,由厂长张日新、李华二人指导参观。据云厂共分五部: (1 )炼铜铅,以鼓风炉吹气至十八个平烧炉、十二个正气炉。(2) 电解铜Electrolytic C copper J 有108 槽,内用民S04 硫酸,"八一五"前,年出2000 吨,现可出1500 0 (3) 电解金和银用HN0 3 硝酸。(4) 电解铅用H 2 SiF 6 ( Hydrofluosilicicacid 氢氟硅酸) ,日满时代〈代〉用240 槽,可年出10 , 000 吨。现用120 槽,年出五千吨。(5) 电解辞尚未开工,正在试验。伪满时用黄铜取辞,五个月仅出几十吨而已。每厂职工二千一百人。铜矿石由熔烧炉烧成块,每次四吨,由鼓风炉经正气炉变成阳电极,送至第二部由98% 铜变为阴极方面99.96 之铜。铅则倍烧二次。第一次变成倍烧粉,第二次才变成块。经鼓风炉交与第四部,由阳极之98% 铅变为阴极99.96 之铅。铜渣中含有金银,一吨铜渣可出金三两。该厂目前每年可出金一万两(98 pure) ,纯银五吨至八吨,铜年1500 吨,铅2000 吨,Z王Z玉。
  十一点告别。因。下午睡→小时。二点复乘车至沈阳城内故宫博物院之迪光殿,看文溯阁《四库全书》,由主任周化南(江苏人)招待。文溯阁与热河之文津、北京大内之文渊、圆明园之文源〔合〕称内库四部,比杭州之文澜、扬州之文宗为整齐。现存者惟文渊、文溯与文澜。日本人于民廿九年在文溯阁旁造钢骨水泥屋,以贮文溯,壁上有asbestos (石棉)。文溯阁原来建筑与文澜阁同为木构也。次至东北图书馆,原为张作霖住宅,内藏书五十万册,以中国古籍为多,日本书亦不少。余查目录,见有上田攘《石氏星经》昭五年, pp. 184) ,费内清《支那内天文学》(昭十八, pp. 271 )。时值大雨,余等阅杭州、上海各报,至四点半回。晚游艺会有汤飞凡说笑话,梁治明说《西游记} ,许振英京剧,韩德章作鸡鸣驴嘶,鲁迅文艺学生秧歌舞及《一男立功全家光荣》剧,最后傅君演打弹技。十一点睡。
沈阳   晨晴78°,NE 风。

  东北人民代表大会闭幕。晚看《苏小妹》戏。
  晨六点起。上午借子竞赴太原街,以二千元人民券调得十万元之东北券。至邮政局挂号寄交希文书二本:一为日文,崛口由己、冈回武松、Fujiwara 等著《风灾} ;一为日人所翻译Thorp 著Soil Types of Chinα 《中国的土壤类型》。因行李已重,故余将此二书寄回南京,计费邮资东北券10 , 500 ,值人民券二百元而已。午后作《台风》文。
  晚七点乘车至北陵前东北大学旧址、现作东北行政公署办公室(东北大学迂长春,只办师范学院)之礼堂看京戏。东北人民代表大会方于今选出高岗、李富春、林枫、高崇民等五十二人为政府委员。晚间游艺会京戏,约余等亦参加,因政府招待民主人士章士钊、李任仁等,故直至八点一刻始开幕。计三剧,第一剧为借箭、打盖与借风,均《三国演义》故事。第二剧《苏小妹} ,乃依《今古奇观》所载一段而增加附会之者,情节颇屈折。第三剧为《霸王别姬》。直至十二点三刻始散场,回寓己一点余矣。三出戏中以余个人来看,觉装虞美人者舞剑技术尚好,唱工亦好;装苏小妹之女子能唱旦,唱生亦不恶。但行严先生则以为装诸葛之女戏子为较好。《苏小妹》戏系近人为程砚秋?编,自游园起,中述长沙名妓某慕秦学士之名,欲嫁之,投书与秦,苏小妹见之,代复一书。其间有一窍不通之人士冒充秦学士登妓之门,为其识破。后秦少游贬赴南方,途过长沙,与妓相遇,一宿即去。苏小妹以访夫亦过长沙,扮秦学士,又遇妓,妓不信,以笔迹相511对,妓疑前次受骗。苏小妹遇秦后,二人被召返京。秦再至妓处,妓责以欺人,秦元以自白。回京。而苏小妹又以车相接,接妓赴京时适苏东坡到京,全家遂团圆也。
  寄解俊民片寄希文书二本,{风灾》及《中国之土壤地理~(Tho甲著)
  
沈阳   晨晴74°,SE。下午睛,SE 风,Ci , 77°。

  晨晤章行严、李任仁。晚至民生路64 号晤陈康白。
  晨七点起。为张孟闻在团中服务勤劳,发起签名慰劳,并请章士钊写字,伍献文起稿,叙端倪以赠孟闻,此事孟闻并无所闻也。行严于行囊中未带笔墨,而沈阳难得好纸笔及墨,故决计签名交行严,于北平书就送与施嘉炀送孟闻。余与李承干往128 号房晤章行严,谈半小时。渠方在学习俄文。前晚渠述年初和议经过,谓渠与颜惠庆、江庸、黄绍珑四人于去北平前,曾与李宗仁议定接受共产党八项条件。在平经十六天与林彪、叶剑英等之会议,共产党让步不少。又到石家庄看毛泽东。遂于四月中黄绍珑回京覆命,而李宗仁并不作主。于十七号即将条件送摸口,此事遂告决裂。李德邻之所以变卦,迄今未明底蕴,大概因自健生之反对也。但程颂云则始终主和,故有近来陈明仁与程颂云长沙之反正也。晤李任仁,谈一刻钟。回。
  作《台风》文,至晚十点半始作好,计三千余言,徒手绘图六张。晚膳后,借施嘉炀、谢季韩、张孟闻三人徒步至民生路64 号访陈康白,告以明日十一点将回平,并谢其陪同参观。余托以寄回解俊民所借之绒衫,于便人赴大连时带往,并赠以解所给予之图画杂志二种。据云,参观团之观感报告东北行政公署颇重视之,印一千份,预备向各机关送作参考。其中关于森林应由工业部拨给农业部一点,以为在工业部只管砍伐,而在农业部可以注意培养,故已将实行云。
  
  
沈阳赴北平   晨昙75°。兰州解放。
  晨六点半起。上午借子竞赴太原路一带购水果。此间苹果价廉而物美,大者每斤一万二千元东北券,等于人民券二百四十元一斤也。
  得路局消息,知平沈今日起正式通车,故决计乘今日车出发。十点即中餐,席间玉斌与陈康白沈阳新民大虎山沟帮子锦州均来送行,即席谢渠等领导参观。十点半至车IIh:10' 出发13 h ,12'16h ,06'18.0020.20站,别文化宾馆苏菲女士、潘科长、李主任及香港来之民主人士潘伯英、章行严、陈维棠、李任仁诸人。陈康白、王斌等均送至站。十一点十分车开。到新民附近后车行甚缓。余等占一节二等车、半节兰等车。其中有何琦君原不在团员内,因赴义乌接家眷至大连大学,亦加入。蔡承祖虽非团员,但亦同赴东北者。在新民附近即见大水之迹象,路轨两旁均系水,而高粱、小米均在水中,严重情形可见。今秋粮食必贵无疑矣。
北京   晚 自然科学工作者筹备委员在东兴楼约请晚膳。晚晤丁翼甫、饶树人。

  晨三点半,车至山海关即有若干人起而兑换东北券,亦有人欲往观万山海关里长城者。人声嘈杂不堪,不能安睡, 昌黎直至车开天已将亮,人声始渐止。六澡县点到吕黎。余在车中盟漱后即至餐车天津东站早餐,因人多故非早去不可也。早餐西点,每客兰万五千元。至七点一刻天津北站北京前门站3h-30'-5·006 ,007 ,0011 ,30-11 ,5012 ,0015:30 (误点四小时)始进早餐。入关以后沿途大水情形极为严重。自昌黎以迄天津,自天津以迄北平,沿途高粱、苞谷多浸水中,有若干已发黄,盖己浸水死矣。到天津站时李承干即下车,因侯德榜要其赴津也。三点半车至北京前门。下车时即有钱三强来接,并派车送行李、〈至〉一行四十八人至欧美同学会(北池子骑河楼)。余等在此停片刻即分道扬镰。原住北京者回家,欲赴京、沪者则住东单( J 条胡同新开路41 号文海楼。余与黄宗班同寓128 号。
  今日余等至站时,周恩来副主席及林祖涵(伯渠)二人在站相接,盖为香港民主人士蒋光南、章行严、吴其伟、李任仁、陈维棠诸人。但渠等以轨道尚未十分正常而车皮缺乏,故于二三日后始能来。据钱三强云,教育工作者选出席新政协会,余亦列在其列,故余日前不能去沪云云。余询周以何日开会,答在十号以后。
  晚六点,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约请全体团员晚膳,在东兴楼。余等徒步往,走错路,途遇于震天,知其在考军政大学。晚膳遇新自美回国钱保功(化工)、张大奇(机械制造)、萧君、刘君(水利) ,及中大地理系毕业、在Thomthwaite 处学气候之萧前椿,并知浙大毕业生化工傅举学亦回国。钱、张诸〔君〕均将去东北云。
  十点回。睡。谢季骋借其二公子来。又八点至南鼓楼胡同43 号晤树人、罢甫。
  接上月底家书。
  据廿九号晚在饶树人处所见教育工作者代表会议所推之出席新政协人选,有成仿吾、柳捷、江问渔、叶企孙、杨石先、汤锡予、陈鹤琴、俞庆棠、叶圣陶及余等十七人,其中有2 人系候补。
  J513接允敏北平第三函景仁函温甫函
  
北京   晨睛。下午晴。晚78°。

  参观清华大学农、工二学院。晚游颐和园。卢温甫来。袁翰青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早餐。严慕光、贺诚二人来,谈明日东北考察团下午三点座谈会之方式。昨晚原定理工、农、医兰组各组各推一人报告,但贺之意以为,每人须有一小时之时间,故遂决定每组请若干人报告,庶几各人能报告其专门之点。九点至东华门,乘清华校车赴西直门外清华园,同往者子竞、周慧明、黄宗虹、吴化予、邓叔群连余六人。化三刻到清华大学,余巳十四年未至其地。见清华园树木成荫,较昔年更为美观,且建筑亦佳,诚不愧为国中第一个Campus 校园也。即有施嘉炀院长在大门外相接。知企孙因开校务委员会,上午不得空,乃在土木系办公室稍息即参观。首土木系,见有新式之万能机二部,一为毕业同学所赠,值一万二千美金。
  水利室正与东北水利总局交换,以卅吨之代价给该局无条件作材料试验。次至机械系,为全校最大,实验亦最费,现以庄前鼎为主任。次电机系,有M. 1. T. 赠送之老设备,盖廿三年前所制也。次航空系有Wind Tunnel 风洞,直径约2'6飞最后化工系则为战〔后〕新创,故设备较差。其余如电机、机械、土木则设备均胜于浙大,而房屋每系一所,尤远胜。电机、机械为民廿三所造,即顾一樵为院长时也。土木稍后。航空、化工则毛羽未丰,尚在草创也。全校学生,工占55 1)毛,因清华考试不分院系,凡到某一标准则取。次至图书馆,全校有图书八十万册,但各系专门书籍、杂志均分存系中。次至体育馆,马约翰不在,遇夏翔,并参观60' 游泳池。最后至气象台,遇李宪之、王成组等,知上月北京雨量几达400 mm ,为平均之二倍,本月七、八、九各日未见有台风,可知锦州之雨由于Trough ,但何以如此狂骤而且久也?一点在53 号宿舍施君处中膳,到企孙及赵君夫妇与余等六人。
  膳后晤沈菇斋,知浙大未发高尚志夫妇之聘书。二点半偕子竞、周慧明、黄宗f〔至农学院(颐和园对门) ,系日本人所办土木班所改,有Patholo町病理学、Entomolo町昆虫学、Plant Physiology 植物生理学、及Agronomy 农艺学四系。由汤佩松、委成后及袭君陪同参观。四点借李竞雄至颐和园。七点回。
北京   晨微雨72°,寻晴。下午睛。晚76°。

  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筹备会常务委员约东北参观团团员在中国工程师学会开座谈会。晚王伊曾之女王华敦来,在协和读微生物。于震天来。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未出外,阅来往信件及过去日记。午后二点半筹备会派车来接,遂借住文海楼之团员一行赴灯市口王府井大街转角上工程师学会,开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所召集之座谈会。到吴玉章、贺诚、严济慈、乐天宇、悻子强、张子高、了翼甫、叶企孙、饶树人、卢温甫、陈大受及各界人士与团员。吴主席致辞后交贺诚代理主席。
  余首讲十分钟。述参观团组织之起由,以及在沈被热烈招待之经过,与夫八月七日到锦州又折退后事。述东北对于科学教育之设施,对于人民谋福利事业(如劳保部)士匪之绝迹以及卫生防疫之注意,如1947 年死于鼠疫者兰万人, 1948 年只四千人,而今年到八月只数人而己。在哈尔滨看监狱囚犯均在工作,与普通老百姓无分别。最后感谢筹备会发起东北考察,使团员得此机会,并谢东北局与行政委员会。次施嘉炀报告,谓东北具有煤、电、铁之资源,松花江与鸭绿江可发七百五十万KW 之电,日本人时代已发120 万KW; 鞍山可出钢十四万吨, 1943 年曾达一百四十万T; 整个工业出产预备1950 年恢复至1943 年之40% ,至1953 全部恢复。
  谢季骋报告,谓煤、铁、耐火材料、油页岩、金与钢为东北六种特富之矿,煤之储藏量140 亿T ,铁五十亿T。子竞述鞍山铁厂,谓日本人于1919 以前花一亿元, 1914-1935 花二亿元,使达能产一年一百万吨钢铁。第三期又花二亿以上,才达一百九十万吨。计有炼铁炉700 吨者五个之多,较之大冶仅二个450T ,大渡口之仅有80吨炉相去甚远。鞍山现开炉者400 吨一个,不久又可开400 吨一个,再要修700 吨一个,余数修复则有困难。1000 公里铁路要十万吨之钢。大型轧钢机拆去后, 851b钢轨不能做矣。支秉渊谈沈阳机车厂不能制火管,修理厂以抚顺为最大而好,可以制造小马达,但不能大量制造。吴化予述炼焦,抚顺之煤粘性差,而本读之煤又太富粘性,故本模以70% 用本溪煤、30% 用抚顺煤则适相宜。
  抚顺本溪水3.9%1.0%灰12%129毛挥发素固定炭39% 48%20% 67'1毛现鞍山每日出360 吨之焦炭,从前600 吨。抚顺以油页岩炼油,从前可出重油一天1800 T ,现时150 T ,其中40 Tons 为汽油,预期本年可出45 , 000 T。长春大陆图书馆八万册图书只剩一册,大连科学研究所1914 前作调查工作, '26 以后才试验,到"八4 五"时有116 个研究室,卅个厂, 750 人员,其中22 个研究员, 150 个大学毕业生,其中只有一个中国技术人员。其中所做工作研究对象为油页岩、矶土制铝、菱镜矿制镜、大益煤之轻化、海棉铁选矿等等,皆为东北工业急于解决之问题也。现只有23 个技术人员, 22 个为日本人云。化学工业,东北有硫酸厂,又有煤之蒸锢,故元机、有机均有基础矣。
  但515时间讲分钟讲演人3h-. 50'-4h-OOPm - . 10' 竺可桢4 h.∞ • 4h .20' • 20' 施嘉炀4h .20 • 4h .48 • 28' 谢季拌4h ,48'-5h, 10' 22' 周子竞• •5h,. lO'-5h ,30 - - -. 20' 支秉渊5 h .. 30一-{)h .10 - . 40' 吴学周6h .10 • 6h .30 • 休息6h .. 30一-{)h .54 24' 俞大绞- .6h .. 54'一7 h .10 16' 许振英- .7 h ,1O'一7 h .22' 12 邓叔群• •7h .22'一i' ,52' 30 张孝蓦• •休息廿分钟后农组报告,俞大续、许振英及邓叔群( J.时已七点半。乃请医组张孝毒-人报告。八点回。晚膳。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卢惠芬约广播(廿分钟三千字)。回后于震天来谈。又王伊曾之女王华敦来。
  苏联第二次大战〔后〕五年计划第一期为1946 一切,于1950 年达到铁19 ,500 ,000 T ,钢25 , 400 , 000 ,煤二万五千万吨,石油兰千五百四十万吨,电力八百二十亿KWh ,火车2700 ,汽车共五十四万辆,拖拉机十一万。苏联战〔后〕第→期五年计划(1 946 50) 完成后、希望数字: 100 KW 以下发动机六十二万架, 100 KW以上发动机九千架,纺纱机一百四十万纱缉, NaOH 卅九万吨,钙化苏打〔纯碱〕八十万吨,输出木材二万八千万立方公尺,产水泥→千万吨,窗用玻璃八干万平方公尺,肉一百卅万吨,鱼二百二十万吨,糖二百四十万吨,面粉一千九百万吨,小学十九万三千所,学生三千二百万人,中等学校、专科一百廿八万人,高级学校六十七万人,病床数九十八万张。
  寄允敏电一通(告以延期回杭)
  
北平   晨睛70°。下午78°,三至四〔点〕阵雨。
  晨胡步曾来。上海发表马寅初浙大校长.江华杭州市长。
  晨六点起。上午胡步曾来谈,知渠于解放之初将静生交与华北〔大学〕农学院办理,经费由农学院支付。步曾与乐天宇口头说好后即如此办理,但不久乐住入静生后,即与步曾发生阻掘,步曾欲加添之人一概拒绝。步曾因此欲脱离华北大学而至师大,请黎锦熙函吴玉章。余以为如此变动实太露骨,不如静〔待〕研究机构之成立。
  十点半至景山东街马神庙北大物理系晤树人。参观物理系,遇郑华炽、江泽涵。江方自香港回,知立夫将到香港,有去岭南之消息。马神庙屋系乾隆时建与驷马某所住,迄今二百余年,仍极完好。数学、生物均在附近。十二点至中央公园。
  与树人小吃,二人吃二十个饺子、一盘鳝丝、一碗干丝汤,去三千元。据树人云,北大经费薪工月八十九万斤,外加十五万斤之经费,其中359毛办公费, 659毛为设备消耗,由各院各系依照人数多寡分配。二点在园中一走,至陈列室看苏联画展(照片) ,谓沙皇时代自然科学工作人员只三千人,现在有十万人,教授与博士阶级者二万八千人。又苏联中小学自1 一10 级,头六级本国语,每周十小时;自五级后有外国语,每周四小时;数学与代数、几何亦四小时;史地亦注重。
  接恽子强函
  寄允敏平字第五号(子竟带往上海发)、若水函
北平   晨睛68°。上午阴76°。下午七点半雷雨。
  严希纯(永安饭店)来。周子竞、吴化予等十二人回上海。自东单新开路文海楼迁至东四头条国文学校。
  晨六点起。子竟、化予、献文、叔群、黄宗虹、张孟闻、梁治明、吴襄、何琦、支秉渊、王学书等十二人,今日乘十点沪平通车赴沪。于八点半即有车来接,余与季韩、张皇等送别。〈彼〉〔我〕等即有丁璜及交际处刘君以车来接,至东四牌楼头条胡同国文学校及从前美国人办之Language School 语言学校居住,由李工招待。余住西楼721 号,与俞庆棠为隔邻,季骋住715 。知俞等一行子廿九号专车来平,过大凌河附近桥后,桥即为水冲坏云。余阅李伯纶所接得之美国国务卿Acheson 艾奇逊致Ha町Truman 杜鲁门函,中承认美国向主不干涉中国内政,而实际这次已干涉,又谓Marshall 马歇尔走后, Wedemeyer 魏德迈曾建议东北归五国共管之议,过去未敢正式发表云云。
  今日为新华广播电台预备兰千字之广播稿,题目为"参观东北后我个人的感想"。晚膳后借季斡至东四牌楼一走,适遇雨,急遍回,到家大雨并雷电。目前北平水果大盛,有葡萄、苹果、自梨、桃子、山植果、林擒以及西瓜,此为南方所罕见也。
  晚洗浴。作函至十一点半睡。
  今年受灾区域之广泛:一辽西被灾23 县,被水淹耕地四十三万埔,毁屋廿三万间,损失大小牲口二万余,灾民四十万人,阜新煤矿因水停工。华北全区被水〔淹〕土地估计自二千万至二千五百万亩,受灾人口五百至六百万人。华中仅湖北一省遭受水灾人口至七月末已近三百万人。
  寄冯世则、史应潮、武描、路式成、向敦予、陈锦棠、叶寅生、陈霖、马松年( 〔北〕平西苑华大四部转劳大外训班)函 若水函
北平   晨睛73°,晚闻雷声。

  下午三点欧美同学会开自然科学筹备会常务委员会。
  晨六点半起。上午将今日在广播电台演稿"参观东北后我个人的感想"写好,十一点即有人来拿取。午后睡一小时。二点新华广播电台卢惠芬来接,至西长安街新华广播电台。卢系上海人,在北平念书,至台服务尚未久。抵电台后即有梅君出面接见,谓稿已看过,并重抄全文三千余字。因只讲十五分钟嫌长,故可略去若干,余原稿中有关于本摸出煤每天二千三百吨至三千吨之数字,又谓胜利后成万之日本技术人员尽被迁回国,剩余者不达百分之一,梅认为容易被敌方指摘,因删去。
  余在台广播时间为十三分钟。广播后余聆其音,不若余之声音。前年在巴黎、纽约亦曾广播并将片子带回,声音绝不像余之音。
  兰点馀至欧美同学会,开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常务委员会。曾昭抡主席。袁翰青报告预算,谓九月份己核定一万三千六百斤小米。下月提二万。四百八十斤。现有大批留学生归国,招待大成问题。五点余先出,至北京饭店拍照,为新政协代表证之用。并在楼下剃头。
  六点回。晚膳。李伯纶、严慕光及曾昭抡来。晚膳后余至新开路后椅子胡同二号严慕光家,并见其夫人张宗英。询及默君,余告以己赴台湾。渠方于五月间自昆明回平。慕光告余,谓润章夫妇己于六月间赴巴黎,并谓吴正之欲回清华而清华额满,教育工作者代表会议常务委员〔会〕又未被选为政协,心颇快快,因以告钱三强,现以民主人士资格出席。卢于道落选,临走作一长函与周恩来表示不满,故目前虽不发表,最后将准其加入,但将予以教训。程孝刚辞政协,内有"曾为国大代表,一之已甚, <其)(岂〕可再乎",因此为吴玉章所不满。叔永迄今在香港观望不来,人颇失望,若来大概在被邀之列云云。
    
北平   晨晴73°,下午晴78°。
  下午在北平饭店开茶话会。晚冯景兰〔来〕。中午路式成、张维、向敦予来。又冯世则来。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三刻至东四七条16 号永利公司晤李承干,不值。遇石土渠,知李承干去颐和园,侯德榜去上海。侯于三礼拜前曾电香港九龙饭店任叔永,嘱其速来,叔永回电谓能来即来。石上渠谓浦口之永利公司能出(NH4 )2 S04 每日一百五十吨。目前因首都电厂被炸须自发电,只2000 KW ,故只能出70 吨一天。
  大连化工厂计划可出450 吨一天,但日本人时代最高亦不过三百吨一天而已。Soda灰永利亦可出每日150 吨,但Soda 则不过每日十吨云。
  借季骋至石驷马大街83 号步曾家,乃静生旧宅,范旭东以之创办静生生物研究所者。先是步曾已与乐天宇合作,将静生并归华北大学农学院。乐天宇迁人静生后,与步曾及张肇王军等不相合。步曾意欲将静生归师范大学,商之于黎锦熙。余认以为不妙,因出尔反尔,必贻人讥笑也。今日步曾云,张宗麟已告渠,谓董必武不能赞同如此办理。余劝步曾侯国家研究院成立,可商讨是否由国家科〔学〕院接收。十二点回。
  二,点至北平饭店,新政协筹备会召集茶话会。由徐冰说数语后,林老(伯渠名祖涵)报告筹备经过,谓自第一次政协流产后, 1947 年即有在哈尔滨筹设之议。
  本年六月卅开第一次筹备委员〔会〕。新政协之组织有46 个团体,包含十四个政党、各政区、野战军与人民团体代表,共647 个代表,特邀者恐尚须加人。谓会之目的在于通过《共同纲领》,政府组织、人民代表大会如何产生,及经济建设与文化建设各项。次杨一民报告。最后有张雪岩、刘君及罗常培发言。五点散。中午浙大外文系毕业生路式成、张维、向敦予来谈。张在外语班,路在劳大外语班云。又晚间冯景兰来谈。八点余至东安市场购小刀及浆糊。九点回。
  寄允敏平字六号
北平   晨睛73°。晚十点微雨。

  下午借谢季弊游北海公园。晚至王府井大甜水井谢济生家晚膳(济生名谢树英)。
  晨八点,高教处吴一声来谈片刻,吴乃代表钱俊瑞与张宗麟二人者。文教处己迁西城中国大学办公,故离寓甚远矣。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借季骋走赴北海公园,自三座门街进入公园,自团城进,过桥,见缸内养有金鱼多种,依反钟向方向自满澜堂走至五龙亭,在途遇乐天宇、张肇王军等。在天王殿附近看见以窑烧之九龙碑,形状如新。庙前有额曰"须弥春",不知何意。大殿铺有叶子石之石砖,据季骋云即Richthofen 李希霍芬所云Wurm Kault 也,乃上寒武纪〔物〕。寺外有铁影壁,上刻野兽如膜麟,系元代所刻,明永乐间移德胜门铸钟厂,民卅六年始移北海云,刻在火山石上。自五龙亭余等坐船回满澜堂,其上有碧照楼(其旁有道重斋,上为远帆阁)。
  在精澜堂吃茶,每碗二百元。目前中央公园与北海游人极少,虽星期日亦不多。一则因人民经济困难,一则以无闲暇时间也。
  六点半借季骋乘车至王府井大甜水井胡同谢济生家。谢,陕西人,德国留学习矿,曾在教育部任事,后至资源、委员会,自张莘夫在抚顺被战后,谢即继其任。在抚顺一年,因电力不足辞职。谓张之死,王新三等有以致之。谓抚顺非日出一万吨煤不足以维持,目前尚只能出日五千多吨。渠现任矿冶研究所所长,因与军事管理人员不睦,故颇形消极云。渠夫人系北女师大毕业,与允敏同班,前二年曾至杭州。
  晚膳时到钱乙寨。钱颇乐观,与余及季弊意正相合,谈至十点半。回。
  寄景仁函(邮票三个)519
  
北平   晨雨76°。晚雷雨二次,74°。。

  众利轮在台湾高雄爆炸。费孝通、储安平来。又江问渔、王芸生自上海来。卢温甫、萧前椿来。
  晨六点起。阅《参考资料},知上海国际、汇中等饭店及旅馆一百余家以及菜馆、影戏园多停业。此皆耗费处所,停业若干可以减少消费也。上午阅列宁著《马克斯恩格斯》书。午后睡一小时。至楼下报到。三点至东四八条54( 号〕朱光沐家晤潘伯英及章行严,适曾云沛在座。余为张孟闻索所书字,知尚未写就。曾云沛系段祺瑞时安福系要角,福州人。据云甘三岁到此,廿八岁( J 闽后即常川住北平,今年且七十五矣。章行严太太在上海,姨太太在香港,在上海租屋二所,每月需一百六十万元之租金,均系公家之屋。因上海收人不过廿五亿,而支出一百亿以外,故非将房租、车租等增加不可。但渠之律师业已停顿,故不能维持上海之房租,预备移家北京云。
  四点回。遇李伯纶、叶企孙、储安平、费孝通、孙起孟诸人。王芸生自上海来。
  据云前日下午自上海动身,今日下午二点已到平,仅四十四小时而己。邦华亦来。
  晚膳后邦华亦来。知渠与季梁等五人于七月廿四日回途在松江附近遇台风,轮不能走(当时沪杭车未通),各人行李、衣服尽湿云。又谓浙大接管后,军管会所派之刘某全听学生包洪枢及一二助教之言,取报复主义,停聘教授六十余人之多,储润科、朱正元、胡刚复等均在其内,职员如赵凤涛亦在其列,全以过去有恩怨关系为主,而不问教授法、学问之如何也。闻严仁赓夫妇极为活跃,批评各方不遗余力。
  此次任命马寅初为校长,颇出于严仁赓意料之外,陈立亦为喜批评之→人云云。可知斯大接管情形与北大、清华、南开可谓全不相同也。晚膳后萧前椿(清华同学会)、卢温甫(北平师范学院)二人来。萧随Thornthwaite 作气候区域多年,最近始回国。
  
北平   晨睛72°。下午睛。
  下午三点周恩来报告《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政府组织法》与《协商会议组织法》要点。自后楼721 号迁至前楼220号。
  晨六点起。作函与孟闻及允敏,并附去三号在新华广播电台之演讲稿。与邦华谈,知浙大停聘教员有六十人之多,其中有诸葛振公、王驾吾、郦衡叔、储润科、朱善培、谢家玉、竺士楷、庄雍熙、赵松乔、周子亚、陈某、张海帆等等。职员停职者更多,训导处全部,包括沈鸣雝太太及孙斯大,总务陆子桐、杨其泳、丁祖炎等。其中有若干系为私人报复,有若干则确为不称职也。午后睡一小时。自后楼721号迁至前大楼220 号。在三楼既无浴室又无厕所,远不及后楼之方便。
  三点乘车赴北京饭店开会。林祖涵主席报告后,即由周副主席恩来报告新政协《共同纲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 ,谓明后日将分组讨论之。报告中提及新政协会参加人选,谓1948 年五月一日共产党提议开新政协会,产生人民代表大会,产生政府,当时只预备百把人之会议。现以胜利,迅速扩大为六百人以上之会议。标准以遵守新民主主义,反对封建、帝国及买办官僚主义。如以人民多寡之比例来选,则大多数将为农民,但今日尚未达到此程度,但并非没有重心。《共同纲领》说明以工农为基础,以工人〔阶级〕为领导,故大会亦重视此点。共有四十五单位,连邀请共约660 人,均经有组织性的协议,如十四个党派多以去年五月一日以前已有组织而〈影〉响〔应〕共党之提议者。年老者为92 岁之萨镇冰,年幼者只廿二岁之学生。政治协商会议名称延用旧的,为统一战线之组织。任务是团结一切人民(反动者在外)建设新中国。全体会议每三年一次,地方会议一二个月一次。全国委员会是常务委员〔会J,等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政治协商会议不再行使职权,但仍存在,为一协商机关。军管结束后,由地方委员会人民代表选出人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系新定名称,将来年代是否用公历?有人提议中国为民族联邦。内蒙自治程度很高。目前不要提出联邦。苏联劝哈萨〔克〕回族不要脱离中国,外蒙共和国拒绝内蒙人民加入。政权制度为民主集权制,会议与大会不同,会中代表由人民推选,会议代表由团体推选,强调用普选。人民代表大会何时开不能定,恐在三年以后。政府组织不采总统内阁制。新民主主义政府是统→战线政府,不是二党互相交替。因为过去的经验,这种英美制度不适用于中国,自民元以来统失败了。人民政府下将有四个组织。第一是政务〈会〉〔院〕,下面将有卅个组织来建设新中国,属于财经者十六个,属于文教委员者六,属于政治法律委员者为内务、公安、司法、法制、民族事务。尚有外交、情报、华侨三部直属于政务院,除政务院外尚有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署。检察委员会系检察全国公务人员之行为,此机构只设在中央。
  寄敏No.7 又演讲稿 张孟闻函又稿
北平   晨晴70°。

  青海首府西宁解放。自华文校前楼又迁回至西楼603 号。
  晨六点起。早餐后,因教育组同人以住前楼不方便,又迁回西楼722 号。后以楼上须住女代表,迁至楼下603 号,与吴觉农为隔邻。阅教育工作者代表协会开会时所举行座谈会之记录,其中亦提及七月廿三号郝治纯、朱声续二人来文海楼与余谈话事。午后茅唐臣来,知与吴正之、张菊生、马寅初等同时出发,共二十九人。南京尚有陶孟和、梁希等,将于明日到来。
  晚膳。借谢季斡至东安市场购袜子二双,又手巾橡皮袋一只。今日新政协商521会议代表名单寄来,计四十六个团体,已有四十二个有名单,共534 人。以省籍而论,江苏为首,计68 人;湖南、浙江次之,各58 人;广东又次之, 57 人;其次则为河北36 人,湖北31 人,陕西29 人,安徽26 人;再次则为四川22 人,山东19 人,山西17 人,江西15 人,河南15 人,福建十一人,云南十人。广东之所以多,由于华侨几全体为广东人。福建竟不及山西,事极可怪。陕西之多,由于其为老解放处也。台湾有六名,内蒙古有五名,贵州只有二名。共有卅三省之代表,上海、武汉、沈阳、北平、天津五个市及内蒙自治区,省区中惟青海、西藏无代表而已。内有妇女代表62人。
  
北平   晨晴68°。下午晴。

  在中南海勤政堂开小组会议,讨论《共同纲领》。
  晨六点起。十点乘车至中南海勤政堂开小组会议,讨论前日所发之小组会议( J 。史东山、王芸生、江问渔同行。余见新华门油漆己焕然一新,天安门外之树木全砍去,作为一大广场,闻拟容六七万人之场地。余至第五会议室讨论,由中共宣传部副部长陈伯达为召集人,但渠于十点三十余分始到。全组约二十人,余所识者仅罗常培一人而已。余隔邻为-和尚,询之法号为巨赞,乃江苏人,在灵隐落发,为浙江佛教会理事,与谢幼伟、牟宗三等均相熟,且常与谢通讯。余右边为朱蕴山,系〔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党人。今日讨论《纲领~,以施复亮、陈瑾昆、沈志远、杨之华发言为最多。沈系萧山人,沈肃文之侄,民主同盟会员,报告昨日该党对于《共同纲领》讨论结果。陈瑾昆述他个人意见以后,即逐条讨论。中膳时遇上海来之陈毅、吴正之,及范文澜、章行严、曾昭抡、郑振锋诸人。
  一点继续讨论,至五点半始毕事。余对于《纲领》已先阅过,认为其妥善,故不发-言,直至第五章文化教育政策第四十三至四十五条关于设立科学院,陈伯达询余意见,余始发言。民盟欲将三条合并,使科学院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与文艺,而大多人欲科学院包括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但不包括文艺。原文第四十三条述自然科学及科学院,第四十四条述社会科学,第四十五条述文学艺术,有注重自然科学而将科学院专办自然科学之意在内。讨论无非交换意见,并无结果,大会中必有一番辩论也。借胡风、沈志远同回。晚膳后借谢季骋赴南河沿翠屏村晤钱乙黎、梁希、涂长望,不值。至大甜水井三号晤谢济生(家> ,遇钱乙黎,谈至十点。回。
  晚接允敏寄来内衣二袭。
  
  
北平   晨晴70°。晚阴71°,雨数点。
  上午至北京饭店、六国饭店。下午至静生生物调查所。中国大学高教处钱俊瑞来。
  晨六点起。九点借谢季韩、蔡邦华、茅唐臣三人乘车赴北京饭店。途遇长望、梁叔五及姚克方。知允敏已于三日乘车由杭赴〔南〕京,故长望等于七号出发前,允敏得接余交子竟函而知余需冬衣,托长望带来也。余今晨寄允敏函乃仍寄杭州者。余等至北京饭店,先晤吴正之,与谈半小时,渠身体发热须卧床上。
  次至楼下晤马寅初,遇何孀时(鳖周) ,乃前北京大学校长,继严复、马良之后,而在胡仁源之前。年已七十余,一向住杭州,为张启华之岳丈。据寅初云,渠于光绪卅二三年在北洋大学习矿,后以总教习美国人丁来与监督不睦,袁世凯乃使将毕业班学生由丁带出洋。其同班刘瑞恒赴Harvard 哈佛学医,渠则人Yale 耶鲁学经济云云。出至六国饭店晤张菊生、秉农山(遇李明扬)及三楼沙文汉(沙孟海之弟,现改名张登,为浙江新任教育厅长)。据〔云〕于子三并非共产党党员。谓余在《申报》上发表了谈话为于子三抱怨,因此酿成各方之同情,国民党政府因之再不敢大肆搜捕虐杀云云。谓上海解放前民盟之张澜与罗隆基在虹桥疗养院受禁闭,毛森己决定于放弃上海以前必加害。沙文汉时在上海,设法买通看管张、罗之特务,于枪决前将二人放走。此真可成小说资料矣。
  中午回。午后睡一小时。借邦华至文津街静生生物〈研究〉〔调查〕所晤乐天宇、胡步曾、唐耀。五点又至中国大学高教司晤张宗麟。谈及日后高等教育事,谓将来拟多办分科大学,而综合性之大学只拟在北平、南京、武汉、广州、成都等五六地办理之。晚借季骋至东安市场。
  接振公函
  寄允敏平第八号
北平   晨雨69°,晚昙69°。
  中午至李育三家中膳,王佐路16 号。晚至中老胡同32 号北大宿舍晤周枚蒜、张景锁。吴一声及办事处刘君来。
  晨六点起。上午作函数通。中午借谢家荣、地质调查所(北平)高平二人,乘车赴鼓楼附近之王佐胡同十六号李月三〔家〕。李向在研究院地质〈调查〉〔研究〕所,于民卅四年于胜利后回北方,为河北建设厅厅长,凡四年。及孙连仲、楚溪春相继下野,河北解放,李亦解职,但共党对于李颇能谅解,故嘱其在市企业局及华北省府任事云。余询以高文伯被殴事,据云因解放前职员要求发款,多寡不均致生争执,时高为北平市秘书长,遂致被殴。
  二点半别高平与李月三,借季骋至南河沿欧美同学会,开自然科学工作者筹备会常务委〔员〕会中之出席新政协会者之会议。决定派乐天宇为联络员,与新政协宦乡取得联络。致电Bemal 贝尔纳,慰问其因出席左派学会而被开除British Associatm之会籍事。丁璜报告,谓本月廿三至卅日为俄国著名生理学家Pavlov 巳甫523洛夫百年诞生纪念,拟派潘寂、冯德培、纪仲朴三人前往莫斯科出席。讨论计划委员会所提之三提案。一为科学院之设立,政协《共同纲领》中已有此条,余主张将政协《共同纲领》草案中第四十三条"设立科学院,为国家最高的科学机关"二句提出,另立一条为四十三条;"努力发展自然科学"为第四十四条。此意见得大家同意。季拌提出第二案,调查资源放在新政协《共同纲领》第三卡二条。五点半散。
  今日余告慕光以叔永已有覆电,谓即来(后得电话谓叔永已到天津) ,慕光谓邀聘出席新政协会之人员今日常务会将作最后决定。但叔永之电系打给步曾,因此余电话步曾将该电稿送给慕光。但电文谓"即来面洽",此电交出时适为乐天宇所见,乐以为叔永之来乃由步曾电召,拟将静生脱离华北大学(步曾电叔永时不免有此意) ,故此事反成为阻碍,使叔永不得出席。晚慕光来,谈至十点半。睡。
  寄允敏平九号、陈君衡函 赵九章、诸葛振公函 孙伏熙函
北平   晨睛68°。晚昙。
  下午开教育组分组委员会。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半借杨石先(绍曾)至六国饭店126 号晤农山,询及叔永抵天津事。适渠在打电话给侯德榜,嘱侯打民途电话至天津与叔永,嘱其早日来平。傅尔放(炳之)之子亦来,知步曾今晨即去天津晤叔永。此事将引起乐天宇之误会,因叔永未到津前,由香港打电给步曾谓"即来面洽",而到津后,步曾又前往接他,使乐天宇疑心以为步曾与叔永统欲将静生生物调查所自华北大学农学院分出。故余认步曾之行为为不智,使叔永一到京便被人疑为别有作用也。农山谈及杨石先家世,始知杨之祖母己103 岁,五世同堂,亦世上罕有事也。
  十点回。接允敏函,渠对于余久留北方,使渠一人搬家大发牢骚。但余既不愿回杭州原任,自不能不迟迟回杭,此亦意中事。知此次搬家费了六十万元,系在家玉、鲁珍两家借贷者。二点在华语学校白楼会议室开教育组小组会议,讨论《共同纲领》中第五章41 条至49 条。到成仿吾、钱俊瑞、林册儒、张如心、晃哲甫、陈鹤琴、俞庆棠、江问渔、汤锡予、叶企孙、杨石先、戴白韬、柳提、江隆基、葛志成及余。
  全组惟叶圣陶一人未到。共谈四小时之久。对于各条一字一句均加以研究,余认为太费时间。成仿吾为主席。成系华北大学副校长,晃为平原省政府主席、前华北人民政府教育部部长,戴为上海文化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柳为北平教育局局长。晚膳后借谢季韩、杨石先至外一走。
  接允敏平字四号函若
北平   晨阴71°。
  下午欧美同学会开分组会议。任叔永来。陶孟和来。晚看《百万雄师下江南》片。
  晨六点起。上午九点至东安市场购信封及玻璃玩具等。出至协和医院晤李伯纶,嘱其开一药方。向药房购Boric acid 棚酸水2% 一小瓶,去200 元,在药房购一玻璃杯。回。作函与允敏。午后睡片刻。二点开教育组小组会议。余到数分钟后,陶孟和来谈,谓华语学校门警过于森严,有客来访必须填表格及电话号码等等,且须在外等候,此确易于得罪于人之事。六国饭店及翠屏庄均较宽云云。
  兰点借唐臣、季弊等赴欧美同学会开自然科学理工组讨论〔会J ,小组对于卅三条计划经济讨论多时,五点半散。知任叔永己到京,住东四七条侯德榜处,上午来寓,余在协和未晤到。余约明晨往见之。晚梁叔五来。晚膳。借梁叔五、谢季斡等赴西长安街国民影戏园看《百万雄师下江南} ,映有第一次新政协筹备会、中苏友好协会发起会等片。十点半回。睡至子夜一点半,招待主任李工半夜敲门,送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九月十三印)一份。
  阅苏联科学院院长瓦维洛夫《卅年来(1917→ 47) 的苏联科学》。开头说,在人类历史上,科学的理论指导着新国家的建〔设〕在苏联实现了,这是世界第一次。
  圣彼得科学院创于1725 年,是L. V. Lomonosov 罗蒙诺索夫的工作场所。洛氏在物理、天文、地理、化学统有供献,十八世纪调查了国家的地理人口和自然资源,对于俄文文法、国家气候有相当供献。1755 年在洛氏提倡下,成立莫斯科大学。十九世纪数学有天才几何学家N. 1. Lobachevsky 罗巴切夫斯基, Pulkovo 普尔科沃天文台之成为天文中心,古典电磁学有F. E. Lenz 楞茨,发明化学原素周期表的D. 1. Mendeleyev I丁捷列夫,生理学有1. P. Pavlov 巳甫洛夫,地理人种学有N. M.Przhevalsky 普尔热瓦尔斯基、P. A. Kropotokin 克罗普托基。二十世纪初叶,自然科学家大会引起兴趣。1909 年举行第十二次大会,到六千人,有Pavlov 关于高级神经活动, N. A. Umov 乌莫夫相对论的报告, P. N. Lebedev 91J 别捷夫关于光压的报告。1934 年夏天,苏联科学院自列宁格拉迁往莫斯科。迁移以前苏联已成立物理学院,以P. P. Lazarev 拉扎列夫为主持人,在Moscow ,又在彼得格拉成立A.F. Joffe 约飞物理工程学院, D. S. Rozhdestvensky 主持的国家光学院。此外尚有:中央流体动力学院Zhukovsky 茹可夫斯基+ Chaplygin 恰普雷金Moscow联合电工学院K. A. Krug 克鲁格Moscow卡波夫化学院Karpov 卡波夫Moscow数学学院V. A. Steklov 斯特克罗夫Moscow力比捷夫物理学院(Lebedev) 已故白金学院1. A. Chugalev 等等。
  接青岛观象台孙如霞、钱镜人函
  寄允敏平第拾号镜人函
北平   晨雨,昙,71°。下午阴。

  展晤叔永。午后二点开第三组小组会议,北京饭店。
  525晨六点半起。早餐后八点半至东四七条十六号永利公司晤任叔永。并遇侯德榜、李承干、石上渠诸人,知叔永在香港居留四个月之久,后乘太古轮来天津。衡哲嘱其早日回沪,而此间友朋均劝其多留平。渠于今日上午晤吴玉章。十点回。午后睡一小时。
  二点至北京饭店开第三组小组会议,召集人为邓颖超、杨静仁。邓未到,杨为主席(回教,甘省代表)。讨论昨晚所送来之《共同纲领~ ,较之五号印者已有更正。
  如第一章三十五省区已不列举,四十三条之科学院已删去,第五条加入人身自由等。在会中逐条讨论。今日小组会比大前天(九日)中南海之小组会人数为多,发言以陈瑾昆为最多,但几乎元一被采取。多数问题均讨论后维持原案。余发言二次,一为三十三条"制定恢复和发展公私经济各主要部门的总计划",提出在其上应加"应即日作资源生产人材之调查"一句。大家以为此不是原则,只是办法,故未加人。又第四十三条"普及科学知识"下,余主张加"和技能"三字。虽有人赞同,而若干人以为科学技能是不好普及的。经施复亮主张,改为"增加科学技能",始被列为参考。实际此两项意见,余均采取会议〔上〕人家之意见也。六点半散,即在北京饭店晚膳。八点徒步回。
  
  
北平   晨雨。晚70°。参观故宫博物院、历史博物馆。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赴七条16 号永利公司晤任叔永,遇陶孟和、卢析薪及侯德榜,约共赴午门看历史博物馆及故宫博物馆。与侯、卢、任三人同乘车至午门故宫博物院。先看历史博物馆,由曾在纽约Metropolitan Museum 大都会博物馆居留十年之韩寿宣君为介绍一切。上午门东楼时见李大钊像及被绞(张作霖所为)之架。先看人民捐献陈列室。次至新近发掘之物,有山西阳高汉墓出土古文物,系日人水野清一所发掘,据云系汉宣帝时人之墓;及景县新出土古物青磁瓶两只,色美而润,其轴可变,又陶土所制之俑,均有黄、红等色,及一琉璃杯,皆北魏物。前人只知唐代始有琉璃与有色磁,不知北魏及汉魏己有之。余告韩寿置,可作-文寄/sis 编辑George Sarton 萨顿。又有仿绘利玛窦《坤舆万国全图》,系口幅凑成,不如沈阳东北博物馆之佳。另一室陈咸同时人雷发达之烫样,即建筑模型,大内所有屋均有之。自此出至故宫博物馆,看武英殿所陈列之物。见有故宫之图章、田黄石、鸡血石,以及宋、明、康、雍、乾、嘉之磁器以及各种钟表,有葡萄架上之松鼠能跳跃,歌鸟如画眉亦能飞跳。至纺织部份时已十二点,遂乘车至北京饭店,与冯少山、卢析薪在北京饭店中膳。
  膳后又回至午门,谭平山太太(沈女士)及冯、卢二人同行。余首看文华殿,有帝后生活陈列室、革命史料陈列室,有徐锡麟亲书杀恩铭之自供,秋瑾亲书之诗,又太平天国时代文件多种及禁书陈列室。说明提及吕留良案,谓吕著《大义觉迷录~"于死后五十年发觉,其子吕藻中亦死。雍正七年案发,开棺戮尸,其子吕毅中死罪,子孙女媳发黑龙江省为奴一百十一人。又王锡侯案,以删改《康熙字典》另编《宇贯》 ,弘历认他大逆不道,从宽斩决,江西巡抚海成不能发觉亦处死罪,王之于媳六人均死刑云。〔旁记:关于文字狱,同寓悻逸群云,乾隆之字多为汪由敦书,而其诗多出于龚某手笔。龚后以"夺朱非正色,异种也称王"牡丹诗被祸。〕次至中路进太和门。遇章元善、吴艺昌。经中和殿、保和殿、太和殿三殿,至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转至御花园、养'性斋,为宣统之师Johnston 所居地,转入东路钟粹宫、景阳宫、永和宫(内陈钟表)、承乾宫、斋宫(内陈玉器)、诚肃殿、九龙壁,再至东外路皇极殿、宁寿宫、养'性殿、乐寿堂、颐和轩、珍妃井。由珍妃井出至神武门而回。珍妃乃光绪所宠爱,而为那拉所忌,于拳匪乱时逃西安前,将珍妃推入井中而死。故人怜之,迄今称珍妃井也。
  寄青岛观象台孙如旗、温甫函
北平   晨阴68°,晚阴69°。中午梁叔五来。下午卢温甫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列宁著《论马克司、恩克斯及马克司主义》。韦捧丹打电话来,欲知叔永之住址,余告以永利公司之地址与电话,但闻叔永已于今日赴天津。
  中午时梁希在此中膳。膳后至吴觉农处饮茶,知明日起将开全体新政协筹备委员会,三天始能毕事,如此则大会必在廿或廿一号矣。
  卢温甫来。余告以青岛观象台孙如穰有函来,要天文气象人员,余不知孙为何许人。温甫亦不识其人,但曾与通讯,来函询风力表之读法。温甫谓南京气象所现有卅余人,上海八十余,均将大加裁减,可以酌量介绍,并谓南京台之张元明已于浙大史地系毕业后在台三年,可作预报工作云云。温甫来北京师大,但尚未接到聘书,住地理系但不支薪。胡肖堂、邵鹤亭、罗廷光等中大教授均以被人检举,将来华北大学政治研究所受训,个人之膳食有着落,但家属将成问题。谓气象组织将属于军事委员会,余以为长望出面主持最为相宜。气象设备,日本所遗留者多在北平,而美国人所遗留者多在重庆与上海、南京。北平有气球数万个,而制轻气之药527Iron 、silicium 硅则在重庆。谓目前天气预告最缺乏是西北之高空风向与风力,西南亦重要,四川较差,因Trough 低压槽到长江流域即停滞也。谓高空Westerntrough 西低压槽与天气预告极有关系,今年为Low Index 低指数年,西风带不强盛,日本高气压南下,以是长江流域有Equatorial air 赤道气团,温度不高但时有雷雨。
  华北多雨,因日本气压高,台风乃趋向东北云云。晚膳后与季韩、邦华等谈半小时。
  接允敏函孟闻函九章函寄允敏平字第十一号函
  
北平   上午阴。午70°。
  上午至北平研究院、北大地质系。晚至怀仁堂看京戏《野猪林》、《红拂传》(程砚秋主演)。
  南京大热后转凉,从今日起下雨二天。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借季斡至东皇城根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严慕光及钱三强均不在,遇顾功叙,并见钱之夫人何泽慧,化学所之王序亦不在。物理现由顾功叙一人支持,由于人皆忙碌,暂时无暇研究也。顾虽习物理,但目前注意以物理探矿法,方自西山田,为劳动大学探水井,不久又将赴大同探矿云。均以电之阻力视地下有否水或煤、铁等等。参观其磨片之设备,能磨玻璃使成各种角度。玻璃来自英国,系战前所购。显微镜工作暂停,现磨瞄准器上之玻璃,谓经纬仪之镜头亦能做,但五金部份则缺乏机器。又有石英结晶切片,为制元线电用。石英来自巴西国,所存无几矣。出至北大地质系。晤孙云铸,遇孙及王竹泉。系中布置极佳,其屋系丁在君为系主任时所建,有岩石实验室、矿物实验室、古生物实验室,并有一室专门布置剥蚀、冰川、河谷等等之历史,寓形象教育之意云。本年招新生二十人。
  国内有九个大学办地质系,北大当首屈一指矣。十二点回。
  午后睡一小时。得陈宗器寄来函若干,其中有羽仪太太函三通。五点至欧美同学会开自然科学工作者筹备会常务委员会。吴玉章主席,上海、杭州、武汉各地报告分会筹备会成立经过。自英新回国之黄新民报告,世界科联有意于明年秋来中国开会,现会长为Joliot Curie 约里奥-居里,副Bernal 贝尔纳,秘书Crowther o 又谓Joseph Needham 之《中国科学史》己成十分之一,于一年半内可以完成,但希望由科学机关为之审定云云。六点回。十点至怀仁堂看京戏,有程砚秋主演之《红拂传》,及《水浒传》中《逼上梁山》、《野猪林》,述林冲上梁山事。前者程砚秋当红拂,侯喜瑞当李靖,刘洪进当虫L髦公。后者李少春饰林冲。至一点廿分始毕。回已一点半矣。
  接陈宗器、陈泽渔、朱文华、王仕任、章德美函林涟函三通
  寄张登(沙文汉)、子政函允敏No.12 、羽仪太太
北平   晨晴65°,下午70°。

  "九一八"十八周纪念。剃头。晚华北人民政府等廿团体在北京饭店请全体政协会议代表。上海骤冷,十七日最高98.8°,十八日最高80.2°。
  晨六点三刻起。与杨石先谈半小时,知昔年南开老同事均四散分离。萧叔玉于中正大学校长下任后,赴美国为UNO 经济顾问,以asthma 气喘复发病残于纽约,遗子女七人之多。萧公权任政治大学教授后,华盛顿州立大学约聘未往,赴台湾。蒋廷献自与其夫人1tt离后各居纽约。徐漠在国际法庭,何廉在哥伦比亚,凌冰亦在纽约。姜立夫己自台湾到香港,将回南开。熟人中惟邱宗岳、黄缸生、张克忠三人均尚留校耳。赴石驷马大街九十号乙晤黄海平,不值。与步曾谈片刻。十二点回。
  二点半至王府井大街"美白"剃头店剃头(价七百元)。回途遇季骋,遂至东安市场购刀与镜。五点至翠屏庄晤涂长望,不值。遇姚克方。与梁叔五谈半小时。
  知南京电厂被炸后,机器分三处贮藏,日中不发电,惟七点至十点半有电;自来水亦到子夜后始有,侵晓即停。六点至北京饭店,应华北人民政府、北京市人民政府等二十团体之邀晚膳。主人为董必武、聂荣臻(市长)、薄一波、杨秀峰等。董、聂诸人均起立致欢迎辞,郭沫若作答词。今日到者五百人以上。此一席西菜加葡萄酒,费用当可观。如以每人六千元计,即三百万元或三万斤小米也。八点回寓中。晚间无电灯,洗浴后即睡。
  寄张孟闻、杨昌业函子政函
  
北平   晨昙66°,午后晴70°。

  上午至北平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下午参观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三点开教育组小组会议。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半借谢季韩、杨石先、蔡邦华、陈鹤琴四人乘车赴西直门外北平研究院动物、植物、历史三研究所。其地即昔日之三贝子公园,民国初改为万牲园,李石曾取其地为拉马克学院。解放后北平研究院之植物、动物、历史三所曾留在内,此外尚有市政府之万牲园办事处与航空部份之北平气象台。院内有地千余亩。余等先至植物研究所晤所长刘慎诲,即余同往东北考察者。并遇前浙大农院教授王云章,东大毕业生汪发缆、朱弘复。知解放前研究院曾被驻兵,以此标本尽弃于地,至今尚极零乱。刘慎博与王云章均研究分类,故此间工作与静生生物所相似。
  次至动物所。所长张尔玉不在,由沈嘉瑞招待参观。注重软体动物方面,亦以分类为主。J欠至气象台。台中元人,乃至后面,知虽称中央气象局北平气象台,但529实隶属于航空部气象台张乃召方面。据刘云,台中元甚工作,正办电机训练班云。
  在台办事员钟大庆与余等谈片刻,知主持其事之秦君亦不在。
  十点半别刘慎诗等,趋车至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乃日本人所建设,胜利后改为华北农业实验所,由戴松恩主持之。解放后戴为副主任,正主任为陈凤桐,系北农出身。据陈君云,全所分八部,即农艺、园艺、畜牧、防疫、森林、应用植物、理化及病毒。据云全所占地二千余亩,有职员二百余、农夫三百人。农夫工作以包工制,发给种子、肥料,所收获以二八或三七制与农夫分红。用包工制可以减少一半农夫。华北大学农场则合作制。每农夫至少可得400 斤小米,一年多收获则可分得若干。由王继之陪同中膳。据云是中灶,每月120 小米,但与大灶128 斤相差无几。吃大米饭与馒头。闻小灶为月八十斤小米。膳后一点看病虫害系,遇卡慕华,云在此己三年。次至农业理化系,正在制666 防虫剂,乃以Benzene 苯中加六个氯的原子得H6 C 6 C16 ,比D. D. T. 更有效防虫云。二点回。开教育组小组会议,至五点散。晚膳后,借邦华等走至弓弦胡同北大宿舍罗莘田处。八点半回。
  寄王士任(四川路320 号301 室新元电机制造厂)
  
北平   晨睛65°,下午晴71°。

  英镑贬值,自每镑四元。三分减至二元八角美金;澳、南非、印度、丹麦、挪威、爱尔兰、埃及、以色列、纽西兰均随之贬值。下午五点量血压, Sys. 收缩压110 , Dia. 舒张压80 。下午打网球。
  晨六点起。八点至东四七条十六号永利公司晤叔永,交与张孟闻来函,与之一阅。渠对于向政府要津贴事不甚乐观,且以为科学社经费不易维持,但渠亦知卢析薪有以科学社为政治资本而向政府活动,张孟闻则过于积极为科学社募款,以致引起各方之妒嫉。九点借叔永至六国饭店主楼晤韦捧丹(意) ,谈及科学社事。渠认为中纺公司、招商局等向为科学社团体社员之机关,仍可出补助费。谈及中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据叔永云,向来为清华保管四百七八十万美金,基金会本身保管一百三四十〔万〕美〔金),利息二厘半到三厘,需经中美两国保管人签。而董事会之产生乃根据中美条约,目前无法可以动用款项云云。十一点借叔永至中山公园水剧,经上林春至社穰坛,在来今雨轩饮茶。在此饮茶者惟余二人,可见北京已不见所谓有闲阶级。
  十二点半至永利公司中膳,见侯德榜、李烛尘、李承干、石上渠、卢籍斌夫妇等。
  膳后睡一小时。四点借陈鹤琴、张如心(东北大学校长)打网球。余与鹤琴均年将六十,张年仅四十一,故余二人轮流与张打单人Single ,至五点廿分。洗浴后晚膳。
  膳后借谢季斡至隆福寺街旧书铺,知线装书无人过问,书均论斤出售,每斤百余元Z王Z王。
  接允敏五号函希文函
  
北平   晨晴。下午晴72°。晚八点至八点廿分雨雹,继以雷雨。
  美国四十万煤矿工人因要求每吨20 ø 之养老基金不遂罢工。闻叶左之在杭于十四去世消息。打网球。晚七点开第一次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开幕。
  晨六点半起。九点教育组又召集小组讨论会,商讨开大会时每组首席代表应说什么话,结果推定成仿吾、钱俊瑞、林砺儒三人拟稿。联络员戴伯韬开联络员会议时所得各点在小组会议报告,知今日行开幕典礼,自七点(晚)至十点或十一点。
  以后每天开会三小时,七天可以毕事。
  中膳后邦华来谈,知叶左之己于本月十四号在杭去世。此次浙大改组,变动颇大。左之向来身体瘦弱,不能胜繁剧,而这次竟被聘为地系主任,每日须到校办公。这真不啻代他掘了坟墓,所谓爱之即所以害之也。渠大儿己在重庆税务任事,次儿患羊颠疯,馀息均尚在学校。一旦去世,如何得了。余与季骅谈,拟于今晚与马寅初谈,由浙大拨给一笔抚恤费(后以晚间未晤到,于廿二晨打电话给北京饭店马寅初,告以过去久年教授死后有给薪一年之办法)。午后偕张如心、陈鹤琴二人打网球至五点。洗浴。五点半晚膳。
  六点馀即出发赴中南海怀仁堂,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余之座位为548号,与江问渔、俞庆棠二人为隔邻。首由周恩来副主席报告。此次应出席者共662人,巳到平638 人,实到635 人,不能到者十人,其中有杨杰在香港被人暗杀,徐向前、颜惠庆因病不能到,萨镇冰、荣德生年老不能到。次推朱德主席,请毛主席泽东致开幕词(十八分钟)。继续演讲者有各团体代表刘少奇( 14') 、宋庆龄(12' )、何香凝(15' )、张澜(11' )、高岗(18') 、陈毅(5')、黄炎培(11')、李立三(16')、新疆代表赛福鼎(16' 连翻译)、张治中(11' )、程潜(9' )、华侨代表八十四老人司徒美堂(13' 连翻译) ,散会巳十一点。乘车至寓十一点半。当刘少奇演讲时天忽雨雹,何香凝讲时雷声隆隆。
  接景仁、若水函 寄允敏No.13 、九章函 景仁、若水函 赵松乔、德英函
北平   晨晴61°。下午阴。

  上午涂长望、杨吕业来。下午第二次大会。
  晨六点三刻起。作函唁叶左之太太,并告允敏以左之去世消息。九点半涂长望来,与企孙、邦华谈新设政务院下研究院之组织。据长望云,北平研究院与中央531研究院势必合并在科学院内,院长人选大概为吴玉章或郭沫若。评议会将先行成立,然后拟定科学院之办法,故新政协以后势必尚有相当时间之讨论。
  午后睡片刻。三点至中南海怀仁堂开新政协第二次大会,主席刘少奇、章伯钧、黄任之、陈毅、何香凝。周恩来报告昨主席团议决各件,如议事规则、常委卅一人人选等。次林伯渠报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筹备经过。
  谓新政协乃去年五月一日共产党所号召发起,原拟在哈尔滨召集,有廿三个单位响应,但到今年六月十五才成立筹备会。次谭平山报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谭说官话粤音重,不易懂,幸演词统已印就分发,计报告三刻钟。次董必武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 ,计十二分钟。休息后周恩来报告《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计一小时一刻钟。说明政协系统一战线之机构,即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后,政协仍为参谋协助推动机关。新民主主义是向社会主义进行的,但总纲上并不写明。对于政权,明白规定是四个阶级的民主专政,即工、农、小资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是也。文化教育政策是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讲毕己六点半。因。晚膳。
  八点借邦华至前门外西河沿45 号解放招待所,晤上海来的张继志,及杭州工商界所组织之赴东北、华北参观团程叔时(孝刚)、李乔年及杭州商会会长程锦帆。
  据乔年云,左之之死由于解放后大热天中天天须到校学习,而左之体弱,不惯跋涉,遂致不起云。十点半回。
  寄允敏平字No. 14 、左之太太函
  
北平   晨阴72°,下午昙72°。
  九点六国饭店西餐厅举行国都、国旗、纪年分组讨论。《光明日报》记者韩劲风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开小组会议。余与谢季斡分在六国饭店梁思成、廖承志组,讨论国都、纪元与国旗问题。国都与纪元均由大会筹备会第六小组详细讨论后拟定方案。国都问题,第六小组提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定在北平,并将北平改名为北京,这在我们小组里一致赞同。纪年问题,第六小组意见以为,新政协之成立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大变革,纪年应采用现代世界大多数国家公用的纪年制度,即今年改称为1949年。此点在我们小组里亦无异议通过。关于国旗问题,则意见极为纷歧。曾于七八月间公开征求国旗图案,拟定条例,一个月中计收到国旗图案2992 件、国徽图案900 幅、国歌歌词694 首,经第六小组审阅评选,选印可参考之国旗图案计38 幅。委员会意见采用第三号,即红底划一黄线(代表黄河) ,上加黄星;及第四号,三分之二红色,二分之一黄色,在上左上角一红星。
  此两种图案大多数均不甚满意,各人提各人,元有集中的意见。我个人以为红黄二色太相近,合成一旗不甚调和,主张以白色代黄色。但梁思成云,当初小组会议亦拟采取白色,但率以中国向例以臼色为丧事用,故不取云云。讨论并无结果而散。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第三次新政协大会,仍在怀仁堂。主席马寅初、张莫若、李德全、陈云、乌兰夫(内蒙自治区主席)。今日有十八个单位之报告,即李济深、黄克诚、刘伯承、傅作义、成仿吾、陶孟和、章乃器、杜国库、粟裕、陈伯达、廖承志、陈铭枢、陈叔通、蔡廷惜、沈雁冰、梁希、谢雪红及胡乔木,讲毕适为六点。散会。
  回。今日讲演中以梁希、陶孟和、傅作义兰人为最佳,廖承志演词亦紧凑。下午《光明日报》记者韩劲风来,要我发表新政协意见。
  接李浩培函
北平   晨阴72°。

  美国Truman 杜鲁门透露苏联已试原子弹消息。下午胡肖堂、何兆清、邵鹤亭来。葛志成、方与彦来谈。
  晨六点半起。上午为本城《光明日报》写个人对于这次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感想,写了二三百字即交与干事寄去。同时谢季骋亦寄去一函。据谢季斡接得京中函,知左之死后浙省方面给予一年薪水外,又丧葬费卅万元、医药费二十万元。
  左之尚有未完成地质学稿,正在觅人完成之云云。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第四次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大会,主席团蔡廷倍、史良、高岗、马叙伦、陈嘉庚五人。今日发言者廿二人,计朱德、沈钩儒、陈嘉庚、马明方、邵力子、高崇民、彭泽民、刘英源、张云逸、乌兰夫、张难先、沙千里、梅兰芳、陈其尤、陈瑾昆、邓颖超、潘震亚、冯文彬、沙文汉、许德珩、连贯及谢邦定。谢代表学生联合会,年只25 0 张难先年巳75 。今日演说中以劳动英雄代表刘英源及张难先最为出色。散会已七点一刻,因二十二人演讲外尚有三个插曲,即二人献旗,新疆代表献旗与衣冠及西北回族献旗。
  八点晚膳。膳后有影戏。余约胡肖堂来讲话,知渠等于廿二日自京动身,今日到,住东四七条卅一号苏家,与何兆清、邵鹤亭同来至华北大学政治研究所受训。
  此次系第二次训练班,第一次于五月开始,有东北大学教授若干人,现尚未毕业。
  肖堂所过虑者为时间不要太长,因个人受训虽由公家供膳宿,但家中元给济云。此届受训者尚有罗廷光、缪赞虞,缪以妻病故未来云。肖堂于出发前并曾至珞咖路一转。
  这次人民政协中年纪以萨镇冰为最大,司徒美堂次之, 83 ,与张菊生同年,大月份。最小的学联代表晏福民,年21 0 萨以年老未到。张和司徒统到。张菊生前数天赴故宫到过勤政殿,说他和勤政殿→别52 年,上一次来是戊戌光绪皇帝召见。
  那时新政还未开始,光绪头一天召见康有为,第二天就召见他。新政行了不久便发生政变,康、梁远走,他被押天牢。这次会议中有妇女代表69 人。
  533接孟闻函寄《光明日报》韩劲风"感想" (对于新政协的感想)文一篇
  
北平   晨睛66°。下午晴。
  晚至永利公司讨论科学院事。广东南雄、始兴解放。宁夏省会银川解放。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允敏、汪桐、吴玉章等。午后睡一小时。今日将吴玉章《中国历史教程序论》阅毕。三点至中南海怀仁堂开〔第〕五次大会,继续各单位首席代表发表对于三文件之意见。今日讲话者共二十人,计郭沫若、刘晓、贺龙、朱学范、陈明仁、薄一波、马叙伦、张哗、邓宝珊、孙兰峰、蒋光鼎、黄绍站、黄敬、朱俊欣、吴奇伟、李秀真、吴耀宗、钱昌照、周信芳。以农民团体女代表李秀真发言最为率直。周信芳即麟麟童,说话如在〔演〕话剧。刘晓讲得最长。陈明仁讲反正经过最坦白,中〈最〉〔间〕并穿插了蒙古代表及北京女子团体献花。六点卅一分散。
  今日遇章士钊,知托为孟闻写件迄未写好。晚膳后至东四七条16 号晤叔永、农山,析薪亦来。因韦意与农山谈后,嘱农山召集叔永、农山、侯致本与余一谈科学院事,谓科学院院长己内定年高德础之人,但组织方面初无成见,欲觅人起草一组织,并说明社会科学并不在内,因己〔有〕马列学院也。与农山、叔永、致本等谈至十点半始散,由卢析薪着于起稿。叔永明晨即南返,以其太太叠电来催也。
  据前河南大学前任校长张仲鲁云,河大有一教授郭克佛者赴美留学,其妻在开封病故,冤魂不散,常在空中讲话。郭克佛回国后,在天津任事,已续弦。因家中召,将回开封,途中以事停洛阳寓所中,正作函其留天津之妻,忽落一石。回家后,其前妻之魂附在弟媳身上,讲出她在投石信上之事。诸事均由郭本人及其弟媳眼睹,但张仲鲁亦得之于郭,故仍为道听途说而已。
  寄允敏平字15 号、朱文华、汪桐函吴玉章
北平   晨晴60°。
  叔永回上海。纪念Ivan Petrovich Pavlov (1849一1936 )诞生童百周纪念,协和医院。下午陈康白来。石上渠来。晚浙江华北、东北参观团唐舆泽、程锦帆请客,未能往。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半借邦华、唐臣、石先、觉农等赴协和大学礼堂,参加中苏友好协会及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委会二团体所发起的1. P. Pavlov 百周诞生的纪念。到百余人。推郭沫若主席,演讲约十分钟后,请陆志韦讲Pavlov 科学工作对于生理学上之影响,并提及美国思想之不自由,俄国政府之极力提倡科学。谓1904 年以后, Pavlov 之工作在实验心理学方面,直至其去世1936 年为止。
  但氏不自承为心理学家,因那时的心理家是唯心派占了势力。氏的1924 年所出大言著,心理学家目前所能应用者尚不过头三章而已云云。次张孝毒讲氏对于临床医〔学〕之供〔献〕,并述氏暮年所给予青年科学家的一书信,其中提到三点。第一要持久训练自己,有秩序的搜集材料;ì)!I练你自己要谨慎,要深入探求奥秘。第二要虚心,你要有勇气对自己说我什么都不懂,要为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工作时间的空气是重要的。第三要有情感,科学需要你整个身与心,我们的祖国为了科学开辟了广大的工作范围,我们可以说科学已经普遍地介绍到每一个人的生活中来;而且非常普遍。吴玉章(在陆志韦前讲十分钟)。次北大神精病家许英魁讲氏的工作对于神经性胃病之影响。如有人不能吃鱼(杨石先即如此) .乃是由于小时曾经吃过一次鱼而得病,因此心理上疑鱼可以致病,遂得条件反射Conditional Ref1ex. 以后吃鱼便吐之病。最后张锡钩演讲,渠曾三次遇见Pavlov. 一次是做学生时代,两次是开世界生理学大会时,并当场以一狗试验,胃中Pavlov punch 胃壁开:fL所出胃液多寡受食物之影响与神经之关系作一试验。散会已将一点。
  黄宗瓢自七海来。二点陈康自来,知住灯市口12 号。午后三点借季骋赴中央公园,在园中之桂花已开。在上林春茶点,六点因。晚膳后赴中南海怀仁堂晚会,有人民文工团邮寄F联奏,系用西乐奏秦腔。华北军乐队军歌联奏及华北大学第三部《人民胜利万岁} .有花鼓舞《四女夸夫》、腰鼓舞、秧歌舞。在场遇李范一、杨显东、王学文等。
  接允敏七号函孙如霞
  寄叔永(托带交张孟闻以潘伯英写件)、孙毓华(南京光华路60 号)
北平   晨睛62°

  下午三点开第六次大会,通过首都在北京,纪元用公历及国旗、国歌。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允敏。十点出。赴北海公园旁文津街之静生生物调查所晤乐天宇。遇沈其益夫妇。余要乐打电话与北平图书馆馆长王重民,王适不在,乃趋视韩君与顾君。知北平图书馆现有书籍一百五十万册,而造建时只预备四十万册之容量,内藏文渊阁《四库〔全〕书》及《永乐大典》三百余本。《永乐大典》原只一万余册,存于世者千余册而已。余至书库西文编目室,遇邢云林,谓系南开时相识者。余在天文书中见得有Translation of Suryα Siddhanta , A Textbook of HinduAstronomy {印度古代天文学》。系1860 年E. Burgess 译, P. Gangooly 重加注释,有P. Sengupta 序, 1935 年U. of Calcutta 加尔各答大学出版。照例书库内不准出借,此书以邢云林名下借出。十二点回。睡片刻。
  二点至中南海怀仁堂开第六次大会。今日发言赞助三历史文件者,又有二十五人,计有黄琪翔、李任仁、工人范小凤、林珊儒、罗隆基、李承干、刘清扬、张学思,及高丽、彝族、苗族、藏族、回、黎、高山族七个代表等,讲毕已将七点。开始讨论国臼5都、国旗、纪元、国歌。由方案审查委员会召集人马叙伦作一报告后,国都决定在北平,改名北京。纪元改用公历,今年为1949 年,用阴历及民国年号者听之。国歌暂以《义勇军进行曲》代,国旗用五星红旗,均无讨论通过。并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两个草案,散会已九点半矣。国旗用五星红旗系审查委员会意见,前次在小组会议讨论时注重于第三、第四两个图案,而并未提到五星红旗。今日骤然提出,实无余暇再行讨论矣,故余在投票时弃权。
  接徐近之函寄允敏16 号(附东北招技术人员广告)
  
北平   晨睛66°,下午睛79°。
  晨七点起。上午未出门。阅Suryα Siddhantα ,系印度古天文学,系1860 年美国教士Burgess 所翻译,第八章讲二十八宿, Burgess 注释甚详。渠将阿拉伯、中国与印度之二十八宿互相比较,并列表分其异同。Burgess 著书时,法rrz]人Biot 关于中国天文学之著作已行世。Burgess 认阿拉伯、印度与中国天文学IIIJ 11\ →源,而以为中国为最早之起源地;但信Biot 之说,以为中国原只二十四宿,由周公时增加四宿,乃是毫无根据之事也。
  午后睡片刻。三点教育组全体赴王府井大街同生照相馆照相,遇越剧明星袁雪芬与梅兰芳、周信芳(膜麟童)亦在照相。四点回。戴伯韬交与中国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名单,计工商界有陈叔通、盛圣华、李烛尘、李范一、简玉阶,文艺沈雁冰、周扬、郑振择,自然科学梁希、李四光、侯德榜,社会科学陈绍禹、邓初民、樊弘,教育成仿吾、叶圣陶、林前儒,新闻胡乔木、金仲华、王芸生,特邀陶孟和、钱昌照等,计169 人。中央人民政府计五十六人,李烛尘、马寅初、郭沫若等均在内。
  平津教职员生活目前尚可维持简单家庭,教授所得为800 斤至1300 斤小米,约合二十万元解放券。平津一带大米每担四万至五万,惟冬天需煤取热是一大笔费用,如一家一个炉,即需一吨半煤,即值七八万元也。如用四个炉子,一冬要六吨煤,即卅万元,要一个半月至两个月薪水。惟电费较廉,一度只抵一斤小米,即半斤大米,只南方五分之一价,因煤价南方贵也。
  寄徐近之函 卢温甫函 子政函
北平   晨阴68°,下午阴70°。

  新疆迪化电台广播,省主席鲍尔汉、陶峙岳将军通电服从北京人民政府。大会通过《共同纲领》。晤悔子强。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八点馀借季骋赴灯市口十二号晤陈康白,适渠已出门。
  在恽子强处谈一小时,知恽子强原名代贤,为恽代英之弟。代英行二,渠行四,小代英两岁。原籍武进,在汉口己两代。渠在南京高师化学系毕业,与吴正之为同班。
  其兄代英早年即主张革命,在四川为杨森所捕,后人共产党,卒以身殉。渠最初亦对政治乏兴趣,在上海药专宋梧生处教药物化学十年之久。抗战起,共党在苏北缺乏专门人材,渠以一学生之介,尽室前往。后以国民党之压迫,经游击队之助往延安,时陈康白方在延安办自然科学院不甚得手,渠即继办。时有农艺、化工及机械二系,乐天宇即在主持农艺。胜利后延安为国民党所破,渠又向山西转张家口,欲去东北,适北平已解放,遂来平,现任华北大学工学院院长。所居室仅一丈见方,而有两只床,远不及余所住之屋;台桌亦甚简单,真所谓一身之外元长物也。其夫人己去世,子女亦长大矣。如'库君亦可称共产党之代表人物矣。
  九点四十分叉开教育组小组会议。对于新政协全国委员会人选,俞庆棠对于江庸有异议,林蹦儒反对章士钊。余以李仲撰之安全为虑,希望报上不发表其名字。十二点散。膳后睡半小时。
  三点至中南海怀仁堂开第七次会议,周恩来报告后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定人民政府主席一人,副主席人数为六人,委员为五十六人。五点休息后,讨论提案,计有郭沫若等所提向联合国去电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得再以国民政府代表出席,及向人民解放军致慰问各案,五点三刻散。
  接张孟闻、郑子政函
北平   晨66°。日中晴。晚晴68°。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选出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六人及委员五十六人,全国委员180人。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Suryα Siddl而ltα 《印度天文学》一书。十点教育组又开会,讨论全国委员会人选问题。十二点中膳。膳后睡片刻。二点即乘车赴中南海怀仁堂,开第一届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八次大会。最要者为通过《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宣言~ ,及选举中国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与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及全体委员。全国委员决定名额为198 名,已由主席团提出180 名,余18 名作为未解放区人士之用。自然科学组为梁希、李思广、侯德榜三名,教育组为成仿吾、叶圣陶、林确儒三名。仲撰尚在英国,余恐其名发表后在英国之行动或将发生困难也。此一百八十人名单经全体无异议通过。人民政府委员五十六人、主席一人、副主席六人则由票选,技票者(候补代表不投票)计576 人。检票需三小时,故投票后即讨论《大会宣言~,及全体代表由车运至天安门外之广场上,为过去抗帝国主义、封建魔王而殉难之志士以及解放军之烈士纪念碑奠基典〔礼〕。去时因小臼7汽车有160 部之多,再加大汽车,而中南海与天安门广场停车场一则太小,一则初创,故来往颇费时间。奠基典礼于黄昏六点半始举行。七点回至中南海继续开会,报告选举结果,主席毛泽东以575 票(即全体投票,毛本人在外)当选,副主席朱德(576) 、刘少奇(575) 、宋庆龄(574) 、李任潮(572 )、张澜(570) 、高岗(568 )。政府委员56 人亦一第及榜,以陈毅576 为最多。散会时大家兴高采烈,在极度兴奋中唱《义勇军进行曲》而散。至北京饭店晚膳。遇何思敬、范文澜、刘尊棋。十点回。十一点睡。
  今日在会场中遇陈明仁将军,问及希文。渠子陈扬锥在浙大机械系。又遇电机系学生习林。
  接赵九章函汪桐函
  
北京   晨阴66°,下午阴72°。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成立。(西德成立共和政府。)上午严慕光来。中午何孀时先生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严慕光来谈,约明日下午三点北平研究院庆祝新政府成立、人民共和国产生,要余演讲。据谓明日演讲者有梁希与余二人云。中午时七十二岁老人何孀时(塑周)来。何曾任京师大学校长,现住北京饭店,今日乃徒步而来,可称健步矣。渠与邦华同来。余三人均属虎,寅年生,何较余大一纪而余则大蔡一纪,如十二年后余如何之健康,亦甚可满足矣。何自来即醉心于共产主义,在浙江为先进,渠自辞北京大学校长后即未任事。何任北大校长在严复、马良之后,胡仁源之前,当在民国二三年之间也。
  午后二点乘车经午门至天安门门楼上,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典礼。升旗鸣炮,毛主席及六位副主席就职典礼。天安门前之广场新辟成,可容十七万人,如排得紧可卅万人。今日余等到,学生、公务员、军队已立待数小时,会场之庄严为余所未曾见。三点典礼开始,主席毛及六位副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六人及五十六位政府委员就位,奏《义勇军进行曲》。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升国旗、奏国歌、鸣炮,宣读中央人民政府公告:"自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政府背叛祖国,勾结帝国主义发动反革命战争以来……本政府为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政府的惟一合法政府,凡愿遵守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等项原则的任何外国政府,本政府均愿与之建立外交关系,特此公布。"系毛主席出面。接下是阅兵。自3:35 直至六点始毕。然后各机关、学校喊口号,依次散。因人数众多,至八点半尚未散尽。余与江问渔、赵紫震、张金保乘车先囚。
  接张孟闻、卢温甫函
  寄允敏No.17 、希文、汪桐、孙毓华、孙如穰函
北京   晨阴。晚阴72°。国际和平斗争日。

  上午出席保卫世界和平大会中国分会成立大会。下午至北平研究院参加庆祝会。
  晨六点半起。开始预备今日下午至北平研究院参加庆祝会之演讲。九点乘车赴怀仁堂,参加保卫世界和平大会中国分会成立大会。昨日自沈阳到达北京之苏文化艺术科学工作者代表团亦参加,进会场时全场鼓掌若狂。该代表计有文艺科学工作者十三人: 1) A. A. 法捷耶夫,代表团长,作家〔协会〕总书记; 2)K. M. 西蒙诺夫,代表团副团〔长J,作家协会书记; 3) S. A. 克拉西莫夫,教授,电影导演;4) F. M. 斯托列托夫,生物科学博士,契姆列也夫农业科学院院长; 5) 1. E. 阿格拉则,技术科学博士; 6) L. Y. 杜伯洛维娜,人民教育部副部长; 7) M. E. 德奥来道夫,万国书店主席; 8) L. V. 瓦耳拉莫夫,电影导演; 9) K. E. 费诺克诺夫,画家; 10)E. S. 马兰权夫,文化协会远东部副部长; 11) E. M. 伏兹尼,反法西斯宣传部副部长; 12) K. M. 齐卡列夫,对外文化协会书记; 13) K. M. 古罗契基娜,打字员。此外艺术演出员廿一人,包括红军歌舞团青年队十三人, N. D. 卡尔蒙诺夫,导演; G. S. 巴利诺瓦(女) ,提琴家; N. M. 杜金斯卡娅,舞蹈家; K. M. 谢尔基耶夫,舞蹈家; T. P. 克拉夫青歌,钢琴家; H. A. 卡赞朱瓦(女) ,歌唱家; E. 1.司灭略夫,歌唱家; N. G. 瓦尔特尔,钢琴家。
  开会后由钱俊瑞报告组织经过,谓本年四月间在巴黎及Prague 布拉格举行之世界拥护和平大会闭幕后,由常设委员会决定于十月二日在世界各国成立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分会。推定名誉主席三人: J. Stalin 斯大林, Joliot - Curie 约里奥-居里及毛主席,并推刘宁一为秘书长,宦乡、丁璜为副秘书长。林伯渠及郭沫若报告,北平市青年献花与苏联代表团。次西米诺夫讲话,谓争取和平非易事,必须坚忍、勇敢与耐久。次沈雁冰、范小凤、吴耀宗、梁希、李德全演讲。十二点三刻散。
  中膳后借梁希、严慕光至皇城根北平研究院总办事处,参加该院庆祝人民政府成立纪念。徐炳相主席,梁叔五、余及严慕光及钱三强四人演讲。六点借严、梁二人回。
  
  
北京   晨阴。日中阴。晚雨数点,晚72°。
  苏联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美国钢铁工人五十万人大罢工,煤矿工人四十万尚未复工。上午徐季丹、王序六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徐季丹来看邦华,余与谈半小时。知渠在浙江英士己六年之久,经许绍棣、何柏丞 、杨公达、汤吉禾为校长时期。此次英士大学之所以合并于浙大,一方面亦由于当初许绍棣为了党的立场而办此校,内部管理极不开明,人家统目之为陈立夫之大学;而一方亦以大多数学生均愿入浙大,因入英士之学生大部为未曾考取浙大之学〔生〕。江西中正大学设备不及英士而未合并,良由江西无大学可并,而江西籍之学生又不愿入浙大或中大之故。英士设备颇好,书籍有五万余册之多,工学院设备亦不少,抵浙大之一半,农学院有显微镜卅架云。徐季丹以为何柏丞若不死,则此校或可支持云。
  九点半王序来看余,至门房阁人不为通报,谓余在开会云云。王留一片,约中秋节晚膳(十月六日) ,余适以六日晚有苏联红军歌舞团招待出演,余作函谢之。
  晚膳后又走往大佛寺西大街大取灯胡同东口北面太安巷一号王家一谈,遇其夫人胡媄及三小孩,知纪纫容己去天津。三孩二男一女,女为纪所养,二男则胡媄所养云。今日下午阅印度天文史Suryα Siddhantα 。
  今日下午举行之中国保卫和平大会,意共中委斯巴诺、苏联代表格拉西莫夫、朝鲜代表朴正爱及朱副主席均有演讲,会中发表了苏联承认人民政府消息。
  接陈君衡、陆次兰、汪桐函 寄子政函 王序六二函 陆次兰、孟闻函
北京   晨出阳光,忽阴,67°。
  下午教育组会议。晚会看京剧,梅兰芳《宇宙锋》。
  晨六点半起。上午阅Süryα Siddhanta o 午后二点开教育组小组会议,除教育组人民政协代表外,黄任之亦出席。缘前次教育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会所举之常务委员主席为董必武,副主席马叙伦、黄任之,秘书长钱俊瑞,副张宗麟、孙企瑞,干事吴一声,而陈鹤琴、俞庆棠均为常委。今日董、钱等均未能到会,由任之主席,鹤琴报告筹备经过。决定教育组开三次座谈会,第一次为七日下午,招待到政协会教育界人士一百余人,讨论《共同纲领》第五章(柳提主持) ,教育设计与实践(戴伯韬主持) ,教育上中心问题(钱俊瑞主持)。第二次八日下午为专题演讲,请新来苏联教育部副部长文伯洛维娜主持。第三次为九日下午,中苏教育讨论会,讨论问题为: (1)苏联如何改造教育, (2) 如何扫除文盲, (3) 取何方针政策, (4) 各级技术学校如何与各部取得配合, (5) 如何进行工人教育, (6) 学龄前之教育, (7) 教育部如何领导行政机构等七问题。讨论至五点散。
  晚膳后六点半赴怀仁堂,借企孙、季眸等看京戏。七点半开始至十二点廿分始毕,计有五出戏:(1 H 演火棍~, (2H 钟尴嫁妹~, (3H 鸿莺禧~, (4H 定军山~,(5H 宇宙锋~ 0 {演火棍》系述杨延昭六郎向杨令婆请救兵,焦赞请得一丫头来,孟良不服,与丫头比武被辱事。(2H 钟尴嫁妹》系白云生主演,台步甚佳。钟尴据出云系终葵之误,原为敲钟之用,唐明皇梦见,因封之为众鬼之王云。(3H 鸿莺禧》述金玉娥为丐头之女,怜一青年于大雪暴病倒在门外,留食其家,后嫁之,促其赴京投考,得进士后便忍心推女人水中。系《今古奇观》中故事,下截《怒打薄情郎》一节未表演,由女角云燕鸣起金玉娥,表情极佳。(4H 定军山~ ,谭富英起黄忠。最后梅兰芳主演《宇宙锋~ ,起赵高之女许配二世、不愿而装疯事。梅今年五十六,但在台上尚看不出年事,以望远镜看之始能辨也。一点半睡。
  寄李浩培函允敏18 号又书两包
北京   晨阴68°。

  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捷克、保加里承认人民政府。遇前湄潭县长谷润枫。
  晨七点四十分起床。前湄潭县长谷炳仑及其友人刘振多来看江问渔,谈一小时。余去看江,因得晤及。知渠离湄潭后返北平,于解放前在北京警察〔局〕任事,故颇为中共所注目。但现则己完全了解,不过每过若干时间尚须前往报告而己。
  知高文伯现亦在北平,住东四二条三号。
  下午二点至中南海怀仁堂,参加中苏友好协会总会成立大会,到者座满。自二点半开始,直至八点一刻始散。选出刘少奇为会长,宋庆龄、吴玉章、沈钩儒、李济深、郭沫若、张澜、黄炎培七人为副会长,丁西林等197 人为理事。演讲以前由钱俊瑞报告,演说者有刘少奇、宋庆龄、何香凝、张澜、吴玉章、邵力子、朝鲜代表崔浩敏、意大利参议员斯巴诺,而最受人注意者为苏联代表团团长法捷耶夫之演说。此外尚有对外文化协会副部长马尔柯夫之献词,及教育部副部长杜伯洛维娜之演讲,并以小学教科书赠送大会。杜伯洛维娜曾谓俄国部份一年以国家经费10% 作为教育经费,计六百十亿卢比。中小学学生有三千四百万人,谓苏联将派200 个技术人员来华帮助建设,参加入中国之原有组织中,与中国技术人员拿一样之薪水云云。
  法捷耶夫则盛赞鲁迅之伟大著作,说"伟大的鲁迅在他描写渺小人物阿Q 的杰作中,表显出他衷心地喜爱这个人并清楚这人的弱点及力量。因为这个作品,鲁迅就被列入了全世界人道主义文学的功臣阁里了"。又说"世界上文化的最大的意义是在于尊敬勤劳的人,是在于使大家受到教育,在于尊重一切民族,不管他们皮肤是什么颜色"。他口口李白、杜甫、陶渊明、苏东坡,白居易《新丰折臂翁》诗以及茅盾的《动摇》和《子夜~ ,郭沫若的《英雄队伍~ ,丁玲的H 太阳照在〕桑乾河上~ ,赵树理的《李家庄〔的变迁n 等。
  接何植栋寄何植栋541
  
北京   晨阴68°。中午一点雷雨。晚七点有月光,同时雷雨。七点半大雨。

  苏联任命罗申为大使。我国任王稼祥为驻俄大使。中秋节。游清华、燕京。
  晨七点半起。八点李范一来约同赴清华、燕京。李自回国后即在国民政府下任事,中日战争起时在原籍湖北应城,后乃组织游〔击〕队,遂与中共人员相熟。胜利后回应城,被约为纱厂经理以迄于今云云。早餐后借企孙、鹤琴、李范一、俞庆棠四人乘10 号〔车〕赴西郊清华园,先至生物〔学系〕心理〔学系之〕生物馆,晤沈茹斋及周君,领观心理上之设备,见有验色盲之图片,始知余之色盲甚深。色盲人之能辨别颜色,由于不辨认蓝与青与紫或红与黄之不同,只能由于反射之多寡而辨别其光之不同。余普通对于紫、蓝及青即根本不能辨认。色盲在男子中不过百分之三,女子则达千分之一而己,遗传乃由母亲传给其子云。次至楼上生物系晤崔芝兰(张景锻太太)及李继伺。张原系东大学生,李则南开同事也,已近二十年不相见矣。李初研究植物生理,后研究Ecology 生态学。近来中共欲大量造防旱林于察哈尔一带,渠欲调查俄国Don 顿河、Volga 伏尔加河一带及Rostoff 之天气不可得,余允回南京后为之设法。由此至气象系晤李宪之,不值,遂往化学系晤张子高及高崇熙。在图书室遇硕建,知己在化学系二年级,成绩良好云。
  由此借企孙、鹤琴、庆棠至燕京东院27 号志韦家,遇其太太Mary Liu ,即刘庭芳妹、庭蔚之姊也,巳二十余年不相见。前在南京Sweetman 家,每星期聚会一次,迄今余尚能记忆也。其长子Daniel 在Michigan 密歇根大学,二、三子则在燕京毕业,最小女亦大学三年级矣。谈至三点闻雷声,趋车至燕京大学办公室。燕京礼堂可坐九百人,清华一千七百人。燕京有学生九百,教职员二百余。清华有学生二百一十,教职员五百余,校工六百人。次至南院晤社会学系严景耀(雷洁琼夫)。严,余姚人,其夫人粤籍,均曾至苏联。五点出发回。
  接允敏九号函
  
北京   晨睛。晚月色大佳,68°。

  晨卢温甫来。晤高文伯。剃头。中午至西四同和居中膳。下午北京饭店开教育座谈会。
  晨六点一刻起。阅Surya Siddhanta 0 八点馀至东四二条七号晤高文伯。渠方起,仍患气喘也。渠所住系李培基之屋。自离遵义后即就行政署救济委员会事,赴广西,余在渝尚遇到,胜利后回河北为省府委员,解放前为秘书长,解放时曾为下级职员所殴,据云并不如报载之严重云云。
  九点卢温甫来。知气象局职员告发蔚光事颇为麻烦,蔚光从未到所云。又谓黄海平在师大地位亦困难,因其向来颇跋窟,故人皆不喜之。渠原系"九三学会"会员,有出席政协会资格,但以国民党时代赴集中营演讲,其时萨空了方在集中营,深不以其言为然,故以告人,海平以此被屏除云。
  十点半借季骋、温甫至新开路文海楼楼上宿舍,晤涂长望、梁叔五。十二点至西四牌楼同和居,今午谷(润枫)炳仑、刘振多约中膳。同和居系一山东馆,创始于三百年前,菜极精致,有三不沾(蛋糕一类点,心)。一点半回。
  二,点至北京饭店开教育座谈会。董必武主席,开会后即去,黄任之代之。首请柳提(北京教育局局长)报告在老解放区如何具体执行《共同纲领》第五章文化教育政策之精神。当时曾因抗日而大事宣传民族主义,在乡间反对迷信,广大民众均受教育,培植胜利之信心及求是精神。目前阶段则封建、帝国主义思想必须去掉,理论与实践必须一致。旧教育之弊即在脱离群众与脱离实际,教育方针仍以旧的为基础加以改造云云。次蓝公武、俞庆棠讲大众教育,程今吾讲科学的意义,陈鹤琴讲幼稚教育,最后江问渔、陆志韦讲私立学校。五点散。与张宗麟谈大同大学事,谓政府对大同印象欠佳,将来须与上海文教方面取得密切联系,私校应发展其特长而辅助固立学校云。晚至"美白"剃头。
  寄允敏第19 号函景仁函
北京   晨昙62°
  广东曲江解放。晨晤吴藻溪、李范一、马寅初、何燮周、邵力子。晚山西大学黄丽泉来。
  晨六点半起。抄缮Surya Siddhantα 。八点三刻借邦华至北京饭店207号晤马寅初,托以邵裴子事。缘邵先生年将七旬,在杭无以为生,靠售书度日,故余托其照顾。余之所以想及邵者,因二次至清华沈菇斋家,见壁上挂有裴子所书之单条也。
  据寅初云,李浩培等浙大法学院教授将全体来北京训练一年,已得沈衡山等之应允云。又谓四委员会及卅部之主持人物之所以迟迟不发表,皆由小党派之各欲占一席。文化教育大概是郭沫若,以钱俊瑞副之;马夷初为教育部部长。现正忙于物色大使,即英国虽未承认我,但已有接洽,故英国大使巳选陶孟和或张奚若矣云云。
  出晤邵力子,因房中有客,仅谈数语即出。晤何燮周不值。晤李范一,见其夫人,昔年在南京曾见过,渠与侠魂相熟。出晤吴藻溪,谈科学社事。遇许德珩。十点别邦华。余至东安市街买箱子(小皮箱)一只,去七千云。因杏脯、蜜枣各一斤,去五千二百元,可称贵矣。回寓中膳。
  一点半赴东皇城根中法大学听阿格拉则——技术科学博士(冶金) ,乔治亚科学院副院长一一讲"苏联科学之情况",到约七八百人,吴玉章主席。遇金涛、洪式闾及石志仁等。阿格拉则首述苏联十月革命后扫除文盲之工作,谓每5300人中有一小学,七年强迫教育己实行, 1946 年比1913 年生产增加24 倍。十月革命以前乔治亚只有一个专门学校、三百个学生,现有200 个专门学校、二万学生。大学教育注意教材、实验、补习及实习四项。各地均设科学院。苏联全国1917 年十六个大学,现有156个,工作统是为生产谋服务于人民。科学家统是和平拥护者,拥护和平并不是能力薄弱,乃是爱惜人民。苏联科学家与人民有密切联系,劳动者亦与科学合作云云。仅讲四十八〔分〕钟,即令人发问,至四点半散。黄丽泉来,为山西大学请储润科、朱正元事。晚膳后偕企孙、季骅、邦华至东安市场,余以1200 元购《水浒传》一部。九点半回。
  寄丸章、君衡、彬彬
北京   晨晴62°

  衡阳解放。晨胡肖堂来。下午至北京饭店昕苏联教部副部长文伯洛维娜演讲"苏联教育"。
  晨六点半起。上午肖堂来谈,始知渠等城内西北角拈花寺华北大学二部班中有一百五六十人,大概半年可以派王作,成为→种干部训练班。余原
  
  定十月十二日车票,今日招待所之李工来谈,谓今日周副主席通知办事〔处J,电话嘱弗走,尚有事待谈。问以何事,亦不知底蕴。晚间俞庆棠来,知渠亦为被留之一人。钱俊瑞曾与谈过,欲其留北京办社教工作。前日张宗麟亦嘱余弗走,谓与钱俊瑞谈后再说,则可知有意要余办高教工作也。
  午后二点至北京饭店,昕苏联代表团女子代表文伯洛维娜谈"苏联教育",遇丁晓先、萧仲硅、陈友松诸人。自二点十八分讲至五点,中间休息有献礼(小学生等)节目。陈鹤琴主席。谓苏联文字有卅七种之多,十月革命前文盲为80% ,现则几于零。各共和区统实行七年强迫教育,经过大力方达到此境地,每一个知识份子要扫除一个文盲。1930一40 年中五千万成人不识字者统识了字。在中小学七年学费是免的,高级班每年200 卢比,书籍自理。国家为每个大学生要化七千卢比,而每个学〔生〕只担任何0 鲁比。男女分校现占大多数,因男女各发展其所长,但程度还是一样,基础训练须严格。七年义务教育毕业后入高中或职业学校,校中并无专〔门〕政治课,均在史地中教了。理化有实验,天文亦教。学生于十至十五岁均可加入为列宁少年队。中队四十人一组,小队七八人,须全校之模范。十四至十八〔岁〕入共产主义青年团,提高青年思想,帮助学校行政,但不能不得学校允许任意行事。中小学教师每日担任四小时之课,高级三小时,每人只教一班,乡村中或教二班,并照顾课外活动。薪水视年资及上课钟点而定。小学每月490←860 鲁比,中学每日三小时者的o 1030 鲁比,有声望者多加一百R 卢布。1948 (年〕二月命令教育工作者亦可得奖金。卅年服务可得列宁勋章,子女人学免费,到一年后可以养老,最后年棒40% ,去年十万人得奖云云。五点开始映电影,今年五月一日Moscow 之parade 游行,红广场人山人海,煞是好看。六点半回。
  
北京   晨晴62°。下午阴。晚雨68°。

  辛亥起义纪念日。上午赴颐和园。下午北京饭店听讲。晚睡树人。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允敏。早餐时与江问渔、蔡邦华等谈,决同去游颐和园。于九点乘大车出发,同车二十余人,余与邓裕志、邦华、沈其益,及毛毛、季弊、问渔夫妇等为一组。九点四十五分到颐和园。今日园中不收门票,专为人民政协及家属、友人游览之用,并派兵一队保护。由一李姓老者引导参观,据云年68 ,在颐和园己四十年。在慈禧时有太监千人在宫中,合全体二千余人。颐和园原名万寿山,乃乾隆为其母造。咸丰十一年英法联军之役与圆明园同烬于火,惟山上之铜亭与佛香阁、香岩宗印阁尚存,后于光绪十六年庚寅那拉氏修复之。周围二十里,较之圆明园周围卅九里者略小。进门后至逸趣园,即那拉氏钓鱼处。
  涵远堂转后山到须弥灵境,即后山庙。即由此上山至智慧海,为全园最高处,又称香岩宗印阁,略下为佛香阁,乾隆时之延寿寺塔。由此至铜亭,遇周亚卫。下山至排云殿。余等在涵远堂、须弥灵境、佛香阁三处均停坐饮茶。十二点到昕鹏馆中膳。
  一点在大门外与问渔、邓裕志、邦华、季斡等先回,因下午有会也。先至沙滩手民馆,遇涂长望、梁希等。慕光来,知阿格拉则今日因病不能来演讲(原定讲"苏联科学院" )。再与季骋等行〔至〕皇城根东街中法大学昕斯托列托夫讲Lysenko 李森科,昕者已座满。遂至北京饭店参加教育组讨论会。黄炎培、陈鹤琴主席,请文伯洛维娜回答问题,蓝公武问苏联教育哲学,答谓目的在于养成新的人格,即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的人员。答人问大学教授薪水,谓可6000 卢比,→ R 可购一市斤面包、半斤大米云云。
  寄允敏No.20
  
北京   晨晴60°,风NW。下午睛,风止。

  何塑周老人来。下午开自然科学工作者常务委员会。晚至石驷马大街9.1号黄海平家晚膳。
  晨六点起。作函数通。八点半前北京大学校〔长〕何攫周来。渠年已七十一岁,而行步甚健,犹欲参加东北旅行团,惟患天冷无衣御冷云云。午后两点总工会召集文教工作者代表座谈会,讨论关于组织文化教育工作者工会问题,以时冲突未能往。
  二点三刻借邦华与季骋二人赴欧美同学会,开自然科学工作者筹委常务委员会。孟少农报告各地分会组织状况。新来自酒泉之空军人员刘善本报告,酒泉煤油设备全未毁,现只出最大量之十六分之→,每天可出汽油十万加仑,即约三百吨民5一天或一年十万吨。据云1947 (年〕我国进口为80 , 000 , 000 肘,即二十六〔万〕吨,但实际吾国消耗当不下一百万吨,现时所出仅十分之一,开发以后不难自给。
  次杨明轩报告西北情形,谓西北十四种工业中以纺织为最要,西北陕西有九万多链,其中开工者只四万多链,而所出棉花二千二百万担需五十万链始能应付。目前有大量棉花出口,预期于三年内增至卅万链。困难是机器老而成本贵,有计划在草屋开发水电八千KW。目前纱价动力要占成本一半。工人多来自河南, 1110 陕西人。灌溉亦为大事业之一,共溉一百卅万亩,其中七十万亩在泾渭,一年每亩可收八十斤棉。铁路已到天水,自天水到兰州三百多公里路面已造好。次李为光报告台湾,谓日本人政策不令中国人受高等教育,医科除外,故目前有三千余医生,有医生过剩之虞。最后讨论中医入会问题。贺诚报告,谓卫生部之意以为中医可以人会为会员,并报告有人以甘草与甘遂各一两烧灰、磨末,作膏敷肚脐眼而愈云云。
  晚膳后至石驷马大街91 号黄海平家。原约在渠处晚膳,余竟忘之,膳后始忆及赶往。遇长望、梁叔五、农山、析薪、施复亮等。
  寄子政、若水、厦千、晓寰、陶诗言、徐尔额、冯秀藻函九章函
  
北京   晨晴62°。
  德民主共和国成立,选威廉·皮克为总统,属于统一社会党。上午至高教处晤张宗麟。方与彦来。晚陆定一、钱俊瑞来。
  晨七点起。上午季骋来谈,知渠定明日(十三)赴南京。余则因此间办事处嘱逗留数日,故尚无南回之期。据江问渔昨日告余,谓华文学校有问渔、胡风、葛志成、俞庆棠、刘良模六人要留此间。问渔谓余之职务在科学院方面。上午方与彦来。方为东大教育〔系〕毕业生,随陶知行办晓庄多年,现在宣传部任事。渠则谓教育部已内定马夷初、钱俊瑞。钱〔欲〕余来主持高教工作,余谓张宗麟甚相宜,但张任秘书,事已极忙。余告以高教事余不愿干。十点半趋车往西单米袋胡同中国大学晤张宗麟,适陈鹤琴与山西大学之杜君均在。中央对于山西大学极为注意,且决意将其理工学院办好,已有中国大学之理学院全部拨山西大学,教员与仪器亦全部移去矣。己任邓初民为校长,将来尚要合并一个工学院,杜君主张北洋工学院。
  余与张谈十分钟,因已将中午,故即回。膳后睡半小时。阅《水浒传》。晚与季骋出外一行。黄宗飘来,即去。
  晚陆走一、钱俊瑞来谈,询及科学院事。关于院长,余推重吴玉章与李仲挟,而陆定一又提及郭沫若。关于科学院内部组织,渠等谓己收到若干意见,如陶孟和、卢于道及青年科学团体等等,谓目前只能依现有的基础逐渐改良。次询及气象局,余推涂长望出而主持。高等教育司则人选颇难,余以马继援任第一科科长多年,公事甚熟,可作科员科长之任。渠等出后不久,慕光来,询及科学院事,并告以刚复先生大同大学觅校董。缘欲推新校董若干人,无人愿担承,政之固辞,致本与余及寅初亦不愿也。十二点睡。
  接叶彦弧函 寄若水
北京   晨晴 六十一度

  国民党政府自广州迁重庆。我军克邵阳、武冈。季弊、鹤琴去南京。下午晤卢温甫。晚晤孟和。张景饿、崔芝兰来。
  晨六点起。九点送谢季韩、陈鹤琴、沈其益太太等去〈京> (宁〕沪。今日十点十分车,于明晚可到。子夜渡江,到家半晚,可称不方便之至。晨阅《水浒传》至卅余因。《水浒》中政府官吏几于无一不贪,因此强悍的老百姓亦无一不盗,亦是前因后果也。书中有许多字眼不易懂得,已为摘出。
  午后三点至师范大学晤卢温甫。适遇长望,谈及气象局事,余告以昨日陆定→来谈事。长望亦于今日见陆,足知其来看温甫,乃为商酌组织气象局也。余始终认以为气象局应统一指挥,最好不隶属于军部,但长望与温甫二人似均倾向归军部办理,因其日前可多得经费也。五点回。崔芝兰与张景饿二人来谈,渠等谓Lysenko之学说亦有根据,不若英美科学所传之虚妄也。晚膳后至六国饭店,与孟和谈一小时,渠否认有去英为大使之说。晤寅初。九点半回。十一点睡。
  。rj(浒~ (第三回)0铺下水果嘎饭等物。称丫头为娅撮,噜苏为眼吨。(五回)败落得惩地(惩是这样也)。脆腊的一身横肉。(七回)有些兜搭。(十三回)挠蹊。拿了一根桦揪,只顾荡。磐笠。拍着脖项。臣耐村夫元礼。别拗起来。
  (十七回)挡叉。嗯哨。滑然泪下。(十九回)手里各拿着留客住。门上却屈戌,便把房门拽上。(廿二回)稳津心。(廿三回)骏马却驮痴汉走,巧妇常随拙夫眠。
  裁缝勒措。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猢狲。马泊六。凿上两个栗暴。老婆不偷汉子,如何便是鸭? (廿回)陵那婆娘时。(廿一回)一纸海捕书。有两件事不好:吃嫩碗,睡死人床!昨〈下)(夜〕灯花,今朝鹊噪。遮莫做下十恶大罪。
  接刚复函寄允敏No. 21 (季弊带交)
  
北京   晨晴六十一度
  广东清远、惠州、花县相继解放,广州亦于十四晚解放。晚陈全华等来。中午袁嗣令、张堂恒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黄宗颤来谈,知卢于道曾谋人中央研究院为心理所所长,547并与陶孟和亲自言之。此事昨孟和未说出,大概以为卢在科学社为总干事,余必庇护之也。又谓黄自上海来时曾带有李亚农一函,说明与研究院中商量之结果,盼吴玉章为院长,以吴之未任院长为可惜。函中未提及郭老云云。中午张堂恒与袁嗣令来,渠二人方自美国回,张在Wisconsin 威斯康星,袁在Missouri 密苏里研病害。
  张将随吴觉农回茶叶公司,袁将回杭州结婚,其未婚妻即牙医田志君之妹也。
  午后与江问温谈片刻,知蒋竹庄年76 ,尚健在。渠个人将任文教委员会委员,因不能常川驻北京,故颇踌躇。晚中山公园有话剧《胜利渡江} ,因与浙大同学有约,未往。七点浙大史地、法律二系转北大学生陈全华、曹颂淑(女)、谭惠中(女)、辜康侯、陈绍商、王仲殊、吴甫、吴发筹、祝丰年、梁铮、张启瑶、高铭暄十二人来。
  《水浒》廿六四,张青答武松道:小人多曾吩咐浑家,道三等人不可坏他,第一是云游僧道,他不曾受用过分了,又是出家的人;第二是江湖上行,院妓女之人,他们是冲州撞府,逢场作戏,陪了多少小心得来的钱物,若还结果了他,那厮们你我相传,去戏台上说得我等江湖上好汉不英雄;第三是各处犯罪流〔放〕的人,中间有多少好汉在里边,切不可坏他。(廿八回)酒望:立着望杆,上面挂着一个酒望子。
  (廿九回)养娘。(卅回)界箍儿箍起。(卅一回)搏摄。1留骨髓。(卅二回)跳"鲍老"。皮开肉绽。(卅二回)有几个梯己的人。(卅五回)奢遮的好男子。(卅六回)前不把村,后不着店。掉船出来。(卅七回)李造不耐烦小盏价吃,李逮大把价撞来只顾吃。(卅八回)赎了一贴六和汤药来与宋江。(四十四)说得个"没巴鼻"0 (四十七)使个见识搏攘,定反说我无礼。一个是和尚,→个是头陀。(四十八)并无下饭。(四十六回)咨牙露嘴。口边奶腥未退。
北京   晨晴58°。 下午晴。
  上午去城东十八公里高碑店看中心小学工学团。晚陆佩弦来谈,次兰之公子也。
  晨七点起。八点半借葛志成赴二条教育部编审处晤丁晓先,谈一刻钟。方与彦来,遂借傅彬然、朱智贤至四牌楼上车。车上已有柳渥、邓吴明、陈其暖等在车上,遂启行。出朝阳门,见路上白石之路碑垒垒,盖均为满清三百年来王公大人之墓,迄今一无用处。到高碑店至中心学〔校J ,已有现在校长吕君相待。该校系娘娘庙与十方院所改,有人口二千一百,六百八卡户,小学学生232 ,工学团的人。
  吕君师大毕业二年,有教员及社教人员十二人,工友三个,名额只用一人,余二名由同学担任。六个学生分此名额。土革己完成,每人可分得地七分至九分,小商人与不能工作者在外。六百八十户中180 户元地。办-医院,周围二十里均来看病。
  工读团早晚读书,日中教读。其中有十五人已在外面日中办小学。副业有织席与养鱼。经费是很大问题云。金鱼养在荡里尚是初见。据〔云〕饲金鱼必须有阳光,阴日饲鱼必致涨死。三点回。晚次兰公子陆佩弦来。住西柳树井惠中饭店。方自美国回,乘戈登轮回。
  《水浒传~ (五十四回)新来打茸的行院色艺双绝,如何不去股暖。无何肯绊扒他。打个踉跄。(五→回)李逮道:"‘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五十三回)兵粗将勇,马劣枪长。(五十四)原来凌振祖贯燕陵人,是宋朝天下第二个炮子,所以人都号他是轰天雷。此人善造炮,能去十四五里远近……却说凌振把应用的烟火、药料……。(五十五)时迁撰人班门里面……却从俄柱上盘到膊风板边……闪脑了狗腿。(五十六)二停多好马,牵上山喂养。
  接羽仪太太函寄允敏No.22
北京   晨晴58°,晚阴66°。

  上午梁叔五来。下午吴正之、严慕光来。下午向觉明来。
  晨七点起。八点三刻至黄米胡同牛排胡同→号北大宿舍,晤罗莘田不值。回。
  梁叔五来,谓昨日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开会,已将政务院各部部长、副部长发表。
  计林垦部部长为梁希;农业部李书城,副吴觉农;重工业部陈〔云) ;轻工业部黄任之;财政部薄一波:司法部史良;卫生部李德全,副贺诚;教育马夷初,副钱俊瑞、韦意洋斗学院正郭沫若,副李仲挟、陶孟和及余;办公厅主任严济慈,副丁E费、悻子强;文化部郭沫若,副周扬、丁西林。
  与梁叔五、徐季丹、邦华、觉农谈至十一点。中膳后葛志成交来政府各部人名单一阅。未几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常务委员开会,陆续阅名单,亦并无人发表意见。会后与慕光、正之二人谈半小时。在未与郭沫若接洽以前,不知院中之大政方针,故亦事事摸不着头脑。正之意以为应与曾昭抡、叶企孙、饶树人等一谈。
  寅摄提格KreUika 四点向觉明来谈。渠现在北京大学卵单阀Saumya 主持图书馆,并教中西交通史与考古学,辰执徐Tishya 又兼教马列主义等课程。谈及《尔雅》巴大荒落Maghas 中之岁阳,余示以左列之印度岁星周与午敦群Pha1guyas 十二阳之对照。渠谓摄提格可无疑。单来协洽Sitra申活i难VicakbaDhaninshthaBhadropodaAsivinau字有N 音,但N 、M 古印度相通,而赤奋若之若,唐以前均作诺, Maghas 言大,故寅, gp 、辰、巳、午、亥、丑七支均无问题,余者或译自西域其他文字或印度方言,不可知。渠以为考古在西南更形重要,谓秽~亦有八卦。谓张毒至西域见蜀竹杖。谓在敦煌年余,发见开元以前士女西戌亥子丑作噩阉茂大渊献困敦赤奋若MulaAshadha549皆长身玉立,穿西装;开元以后好博衣大袖,肥硕如杨太真。谓汉以前中国吃不用著。晚膳后,趋车晤孟和,并至前门外西柳树井惠中〔饭店〕晤陆佩弦。
  
北京   晨晴62°,风。晚风64°。

  上午陆佩弦来。吴汝康、马秀权夫妇来。下午阅Lysenko 著《新遗传学原理》。李宪之来。
  晚七点文教会开会。刚复来。
  晨七点起。上午陆佩弦来。渠系次兰之子,将于今日出发天津,余托其带一信与子政夫妇。中央大学毕业生、甫自美回国之吴汝康、马秀权来谈。吴将去浙大人类学系为教授,故来一询。渠与其夫人马秀权均系圣路易Washington 大学医学院毕业。据云该校有Nobel Prize Winner 诺贝尔奖获得者五人,其中四人均在医学院,第五人即该校校长Arthur Compton 也。茅于美亦在该校习文学,己出嫁,于本年去Illinois 云云。陆佩弦来谈半小时,渠今日下午去天津转沪。
  下午向邦华借阅华北大学农学院翻译之Lysenko 著《新遗传学原理》。主要点在于攻击Thomas Morgan 摩尔根以Chromosome 有色体、Gene 基因为出发点之遗传学,谓"有机体和他的每个细胞都是由二种作用不同的物质所组成,就是身体物质和遗传物质。前者的变异不遗传,而后者的变异要遗传。米邱林提出了相反的原理,以为不倚赖生活条件,种的变迁是不可能的"。据无性杂交即是即用白色果皮番茄为接穗,小型红色果皮番茄为时木来嫁接之试验,断定不但染色体能遗传,即原形质Protoplasm 与微粒质均能。又以番茄接马铃薯,其所结果之子亦遗传两方之特性。冬小麦春化二三代后,便成为遗传性的春种小麦。因此证明了Acquiredcharacter 后天获得性是可以遗传的。
  晚膳后七点开文教会,到马夷初、李德全、陆定一、沈雁冰、郭沫若、丁璜、贺诚、钱俊瑞、周扬、阳翰笙、陈伯达等。讨论教育文化委员会名单,除原有三十人外,又加许德珩、钱三强、雷洁琼、沈体兰、吴玉章、赵树理、艾思奇等十余人。刚复借慕光来。散会后与丁翼甫谈廿分钟。十点半睡。
  寄允敏No.23( 附羽仪太太函) 又托陆佩弦交子政函
  
北京   晨晴58°。日中晴。
  厦门鼓浪屿解放。汕头解放。上午至清华,在甲舍中膳。晚在严慕光家晚膳。晚晤孟和。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半别邦华(今日回杭)。去东华门乘汽车赴清华,遇卢温甫,同至清华园。同去者尚有华北气象局之赵君、陈君与章(清华毕业)、方(中大毕业)二女士,在清华园门外即有李宪之在门外相接。今日系气象系专题讨论会。在系中略坐,并遇系中教员张丙辰及助教唐知愚、仇永炎、严开伟诸人,即至讨论会,有学生十余人。余讲"中国气象测候之历史及将来展望"。卢温甫讲"一万英尺(700 mb) 气流与长江流域天气之关系",谓-万英尺以上之气流图远较地面为保守;谓高空700 mb 为低气压气流,则地下天气必变坏,高气压即顺转,则天气转好;谓预告台风,高空之Trough 有大帮助;谓高空南方气流往往与Rosshy 之说相反,变逆转低气压流而使地面天气变坏云。
  十二点至校长公舍(即梅月涵所住而目前空出作为会所)中膳,企孙与宪之二人招待。据企孙云,清华旧生有3/4 为公费,新生初入时1/3 ,以后1/2 为公费生。
  每生可得七十斤小米→月,即每天二斤小米,其伙食之坏可知。膳后即有钱伟长等来开精简节约会。清华电灯每月二万二千度,每度小米一斤(@170 元) ,即每月四百万元。而清华经费每月薪水除外〈每〉十五万斤小米,其中65% 为设备,故消耗中电费已占44% 左右也。三点至气象系看书,见有新到瑞典Tellus {地理物理季刊》及《美国气象月刊~,及Edgar & F oster 著Rαinfall and Runo.ff {降雨量与径流~ ,MacMillan , 1948 ,价九元。五点借企孙乘车出至东单后椅子胡同严慕光家,晤刚复,并在慕光处晚膳。八点企孙送余至六国饭店。余告孟和以昨日会议之情形。
  九点半回。洗浴。睡。
  接允敏函希文函
北京   晨晴56°,晚晴62°。上午王大珩、沈其震来。下午唐肇黄来。全国铁路工务会议十七日在京开幕。

  晨六点半起。上午至马大人胡同十号自然科〔学〕工作者筹备会办公处晤汪志华、严希纯,均不在。遇孙云铸夫人杨女士,余要新近回家留学生名单一份。据云不久可印好,并参观办公室房屋。此屋先系美国人住宅,后为山东学生避难之用,以致树木门窗于冬季作为薪火以取暖。新近由华北大学转让与自然科学工作者筹委〔会〕云云。其中有薪给之职员凡九人,严希纯与汪志华将住在内云。回途遇大连大学医学院院长沈其震(其益之兄)及王大珩。王将去沪杭觅数理化教员。
  余介绍张启元、储润科、朱正元、秦元勋等。
  下午唐孽黄来谈,知清华冯芝生近被检讨,辞文学院院长及校务委员职,以历史教授吴晗继任。谈及渠在心理所为所长时,于民国二十三年售与吴宪心理所屋,以值价不止二万余元为人告发,吴将屋转售于永利公司估价较高,因之发生纠纷,请余为之在南京一询。葛志成来谈,知今日陈毅在北京饭店演讲上海状况四小时之久。晚至翠花胡同晤黄宗颤。
  中国铁道:铁道部滕代远报告。截至十月十日止,全国铁路通车里程已达一万八千多公里,预期于浙赣路棒树一萍乡一段于本年年底,北京至广州亦年底通车。
  海州至宝鸡于十一月十日可以通车。现有运用车30 , 300 辆。本年自北方运煤和551粮〔至〕江南八十一万吨。明年要完成大同至塘沽线,山海关至长春双轨线,包头-宁夏,天水至兰州线等。苏联专家帮助甚大,并给五百公里的钢轨和配件。按五百公里钢轨重约五万吨。若把铁桥、车头等配件一起在内,则五百公里即需十五万吨之数。
  
  
北京   晨晴52°。下午睛。

  京日报上发表中央人民政府各部会人选。上午晤树人、锡予、向觉明。晚阳翰笙、陆定一来。卢温甫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九点至马神庙北大理学院晤饶树人,与谈科学院事。渠深以大学教授所费于开会之时间太多,每周自三四小时至十小时不等。外间又谣传研究事将全归科学院办理,大学只是教书,以为从此中国科学将永无发展之余地云云。余谓科学院大政方针虽尚未定,但大概不至于如此极端。借树人至北大图书馆。据云总馆有书八十万卷,实为中国各大学藏书之最多者。又晤向觉明,不值。至手民堂及办公室晤汤锡予,谈片刻。十二点田。
  午后三点至东安市场购v. L. Lenin 列宁著Materialism & Empirical Criticism《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及J. Stalin 斯大林Problems of Leninism {列宁主义问题》二书,共去七千四百元。回。阅张元济著《戊戌政变的回忆} ,中述光绪之为人,说他喜欢看新书,倒有奋发有为的现象。说戊戌六七月间御史宋伯鲁奏请废八股,但到八月即有垂帘之事变。当时我还记得我的大哥承祖已考进秀才,因为变法,父亲叫他去上海读英文,不到几个月因变法〔失败〕而又回家的事。晚温甫来谈,又陆定→、阳翰笙来。陆等均劝余暂不要回南京,候科学院有了眉目再说。
  今日将《水浒传》大致看到底。余所购《水浒》系七十回本,民廿三年上海新文化书店小字版。原定大洋二元,余在东安市场以一千二百人民券购得。本书以棋子开始,述宋神宗时洪太尉去龙虎山求张天师祈祷瘟疫,逃走了妖魔。结尾七十回卢俊义做梦, 108 个天里地煞星要被斩终了。最后施耐庵结尾以诗一首云:大抵为人土一邱,百年若个得齐头。完租安稳尊于帝,负曝奇温胜若袭。子建高才空号虎,庄生放达以为牛。夜寒薄醉摇柔翰,语不惊人也便休。云云。
  寄允敏No.24 、希文函(苏联中小学课程表) 宁宁函庶为函赵九章函
  
北京   晨晴52°,晚晴64°。
  上午八点半至北平圄还书Silηa Siddhãnta o 九点在华文学校开中央文教委员会成立大会,到四十人。晚忧其益来谈。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八点半赴北平图书馆还邢云林所代借印度天文学书Sürya Siddhan阳,并至楼下参观鲁迅纪念展览会O 观看者人数甚多。内陈鲁迅历年著作及来往信件、抄录文史等稿,亦陈有苏联、美、日各国翻译之件,壁上挂有鲁迅著作年表。鲁迅生于1881 年,卒于1936 年,自1921 1936 计有著作五十余种,即约一年有三种之著作也,而校勘再版尚不在内。
  拾点回华文学校,开中央文化教育委员会成立大会。到四十人,郭沫若主席,四副主席陈伯达、马夷初、陆定一、沈雁冰均到。委员到者周扬、丁翼甫、钱俊瑞、李德全、贺诚、苏井观、孟和、胡乔木、胡愈之、徐特立、费孝通、吴晗、刘清扬、潘光旦、符定一、沈志远、陈此生、沈兹九、谢邦定、欧阳予倩、丁玲、田汉、阳翰笙、钱三强、江问渔、李步青、蔚伯赞、钱端升、雷洁琼、忧体兰等。郭沫若首先报告开会宗旨,谓文教委员会已派定胡乔木为秘书长,阳翰笙、冯乃超为副,办公地点华文学校,电话42033 0 次副部长周扬报告文化部,谓拟设艺术(周自兼)、电影戏剧改良会(田汉)、科学局(翼甫)、文物局(郑振锋)、对外文化联络局(萧兰、洪深)六部。次教育部马夷初报告,谓部中将设高等司(副张宗麟)、中等司(林顿儒)、初等司(吴研因)、社会司(俞庆棠)及研究指导处(柳渥) ,另设高等教育委员会。次卫生部苏井观报告,谓我国死亡每年一千五百万人(占全人口30%吵,1/3 由于传染病。死亡者一岁以下婴儿占1/3 , 1 二10 岁孩童占1/3 ,故保健成为最要,故设公共卫生局、妇婴局、医诊局、计划局云。西医有二万人。老解放区需七万人。次丁璜报告科学院,谓科学院将就原有加以整理,配合国家经济建设,领导全国科学研究,院中将设出版编辑局、研究计划局及对外联络局,为交换情报、刊物等事,另设特种委员会分配研究经费(业务)、审查出版委员会等。次胡乔木报告新闻总署,谓将设办公厅(范长江)、新华总社(陈克寒)、广播事业(廖承志)、国际新闻局(乔冠华)、新华摄影社及新闻干部学校六部。次胡愈之报告出版总署,将设办公厅(胡绳)、编审局(叶圣陶、周建人)、翻译局(沈志远)、出版局(黄洛峰) ,共将用人六百余。最后阳翰笙报告文教会本身,谓将有人事处(冯乃超、王文元)、审计处(陈炳章)、秘书处(何哲向) ,将用二百余人,现只二十余人而已。另设计划委员会,有专任委员3 5人,兼任委员九人云云。中膳后继续讨论,指定宣传《共同纲领》委员会十五人,计沈雁冰、陈伯达、胡乔木、胡愈之、周扬、沈志远等。三点??
北京   晨晴56°。

  从华文学校603 号搬至北京饭店333 号。
  晨六点一刻起床,即收拾行李,预备搬至北京饭店。因华文学校已决定作文教委员会及文化部之办公室,住客均须逐渐移居也。黄海平来,谈地理研究所事。知历3地理研究所尚有周立三等十一人,但其设备已全部被林超搬往广东中山大学,林又赴美国,由罗开富暂主持其事云云。余谓地理研究所之设立,须视有何项工作可做而定。午后宣点,余因孟和、正之均在北京饭店,故移至北京饭店333 号,孟和住222 号。
  三点在413 号开会,讨论科学院组织,到郭沫若、陈伯达、孟和、慕光、丁璜与悻子强。丁璜提出办事处秘书处长黄宗虹、副汪志华,总务处处长严希纯。办公处暂时借华文学校文教会。六点借孟和至后门烟袋胡同烤肉季吃烤〔肉J.到翼甫夫妇,杨今甫及其熄,树人与其女公子。烤肉系在一铁盖炉上取肉与葱及香芹烤而食之,牛、羊肉均有,余生平第一次也。至南锣鼓胡同。卡点回。
  
  
北京   晨晴59°。晚6 翩起风。
  解放军人迪化。
  晨七点起。早晨阅中央研究院概况,关于《组织法上评议会条例、选院士规程等。《中央研究院组织法》共十五条,而其中院士→项占了六条,又评议会又占了一条,可称占去了一半地位。现《科学院组织法》不能如此累赘。
  午后三点开科学院小组会议,到陈伯达、陶孟和、严慕光、丁璜及悻子强。首讨论接收北平中央研究院问题,除心理归并医学以外,中央研究院各所余元变动,此外可接收者尚有教育部蚕桑、地理二研究所,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华北大学静生生物调查所,交通部技术研究所,国防部Radar 雷达研究所。教部边疆文化教育馆已并与历史研究所,应由文化部接收。此外则气象局与地质调查所应与其他部分协商。次讨论科学工作委员会,计己拟定者数学8 ,物理10 ,化学10 ,地质8 ,地球物理4 ,心理2 ,动物8 ,植物6 ,生理6 ,医8 ,农7 ,工8'人,社会科学由孟和与陈伯达二人拟定。余提议将吴定良加入动物组。地质组裴文中有人提异议,决定星期三再开会决定。涂长望来,知渠明日借梁希回南京。晚与正之、子强、慕光三人谈,余等均劝正之担任科学研究计划局局长兼科学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余屡欲南回,均为人劝阻。近又与孟和约于卅日回宁,但子强、慕光均阻余不要去。九点回333房间,见有〈叙>c署〕名吴明立者留→条,谓政府决定派遣代表团赴苏联参加庆祝十月革命,要我参加;如同意,于明日上午十点至御河桥二号中苏友协会讨论准备Z玉。
  〔后注:按吴明立即吴晗。代表团团长丁玲,副许之祯、吴晗,秘书长沙可夫,曹禹、丁翼甫、李凤莲、李永、许广平、龚普生、李培之、赵树理、马思聪、白杨、袁致和等十五人。〔驻〕苏大使王稼祥夫人朱仲丽等同行。〕
  寄允敏No.25
北京   晨晴59°。

  晨吴明立(晗)来。下午至罗道庄晤汤佩松。下午刚复来。
  晨七点起。早餐后严希纯来。又正之今晨车赴沪。八点半吴明立(晗)又来,据前天政〔务院〕接到电报,邀请参加苏联十月革命纪念。昨天周副主席始将名单决定。余要求看名单,知有十五人,丁玲为队长,有许广平、沙可夫、马思聪、李培之、吴晗。其中惟李培之与沙可夫(在苏联四年)能说俄语。预备二十六即出发。
  六号斯大令有演说,故于五号须赶到。预备留苏一个月来回,至多一个半月云云。
  余以科学院方开始接管筹备,希望明年能往。单中本有丁翼甫之名,因其已到过苏联,故除去。余以名单上均系文学家,故荐翼甫。
  午后三点乘车至北大晤曾昭抡、孙云铸、向觉明,均不值。至复兴门外十里罗道庄农业大学〔晤〕俞大纹,亦不在。与汤佩松谈及科学工作委员会人选。渠以为生理方面李景均、委成后均为后起之秀。李竟雄专研植物遗传学,亦不错,但年事尚青而已。谈及遗传方面,渠以为目前美国方面亦有进步,如Mutation 突变可以Enzyme 酶、Hormone 激素来发生。1938 年以后之材料,苏联或尚未见到耳。、英国预算之削减。《参考消息》载,今(廿四)英首相正式在下院宣布,英国开支剧烈削减,普通预算原定为卅三亿英镑,将削减约百分之七左右。投资原定为二十三亿,将削减一亿四千万镑。社会服务将削减三千万镑。过去一向免费的医疗检查,今后将收费一仙令。过去在学校中供给儿童的膳食及交通工具,将减少五百万镑。以美元支付的人口,将限制为十二亿美元。
  英国人收入一年约一百亿英镑,其中直接税和间接税占40% 。政府花费于食粮补贴五亿,教育二亿四千万,社会服务七亿五千万,养老金三亿镑。
  寄子政函
  
北京   晨睛"。

  上午邵力子、黄统来。剃头。下午冯德培、潘寂来。胡庶华来。晚北京市长聂荣臻约在军管会晚膳。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邵力子借一黄统来谈。余素不识黄统,渠以欲建议人民政府改用立春为岁首,曾著一小册印行分送。但黄君对于历数全是外行也。晨剃头。中膳时遇冯德培与潘寂,方自苏联回。渠等去苏联来回共一个月。在路上去〈了〉时候在Chita 赤塔搭飞机,来时坐火车共去了二星期。在苏联实只二星期有余而已。到莫斯科、列宁格拉和Pavlov 出生之地。
  
  谓九月廿六日Pavlov 百年诞生纪念前后一星期均有会。外国到者仅三十余人,均东欧国家。西欧国科学家及美国无一到者。曾看Pavlov 各个Institute 研究所之设备,虽不能与美国相比,但仅仪历5器、技巧方面有差别,范围之广有过之无不及。印刷品均须经科学院长Vavilov 瓦维洛夫那边交换。科学家个人无英美之自由可以随便留客畅谈。冯曾有一友人,欲知其所在晤面,迄无结果云。莫斯科市上颇为繁荣,→般市民衣着亦好,店中充满了货物云云。
  三点借胡庶华至后椅子胡同二号晤刚复,借至中山公园看菊花山。在花房与春明堂二处有白鹅卧雪甫、茅盾、胡愈之赴御河桥二号军管会,应聂荣臻之邀晚膳。今日系请首都人民体育大会各方到会人士,邀余等作陪。体育会因昨闭幕,各方来观光者不少。吴蕴瑞率南京队。坐余旁者来自西安,系西北大学体育教员,名刘梅英,从未到过北京云。
  八点回。阅Lenin 著Materialism & Empirical Criticism o
  
北京   晨睛58°,下午晴60°。
  上午晤吴玉章。下午二点开苏联文化艺术科学工作者代表团之文化教育科学问题座谈会。
  晨六点兰刻起。上午十点至马大人胡同10 号科代办公处,科学院现在借此办公。遇恽子强、严慕光、丁瓒、汪志华及黄宗甄。十一点借严慕光赴东四牌楼六条39号晤吴玉章,询问对于科学院之意见,渠主张以颐和园为科学院院址。对于科代,渠承认刘少奇日前在文教工作者工会成立大会中之演讲谓科代乃学术团体,而非职工团体也。中午四。
  午后二点,文教会召集文化教育科学问题座谈会,请苏联代表团参加答复问题。郭沫若主席。首由代团长西蒙诺夫致词,谓苏联联邦有高等教育部,而各邦则有教育部。除教育部以外,苏联各邦尚有文化教育机关事业委员会,其职为管理圄、阅览室、博物馆及科学演讲及展览。另设出版部。此外尚有人民机构称科学知识普及社,亦是三年前成立。个人、团体统可加入,专门家与小学教师均可人会,总会在Moscow ,分会到处有之。每人人会费50R ,会费20R ,团体会员每年三千至一万。演讲有时售票,讲稿要经过审。次斯托列托夫答复余询院士如何选出,谓旧院士系终身职。自250 年前沙皇时代之习惯,新院士每三年→次选举,于选举前两个月公告。在公告前指明选举日期,在一个月内推候补院士,由科学研究机关及学会与专家学者们提名。在选举前一个月公布候选人名单,公布之后开专家会议讨论各候选人之著作、论文,同时科学院对于候选人加以审查,检定结果交全体院士会议再加以审查,然后由院中举行秘密投票,以得票多者当选。全苏科学院有院士220 名,通讯〈员〉〔院士〕220 名,比沙皇时多三倍云云。
  接诸葛振公、李旭旦函
北京   晨晴56°,晚59°。

  上午晤薄一波。顾功叙、徐烟起来。下午晤曾昭抡。夜闻狗哭之声。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顾功叙、徐炳租二人来,谈接收北平研究院事。知顾方自宣化、怀来回北京。水利局方面,为使永定河流量夏冬能调节起见,欲在怀来左近之永定河上游(此处自400 公尺高原骤降至平地)筑一蓄水池,能蓄十万万立公方之水量,需二万万斤小米。工程需四五年,成后可用五十年,不致为沙泥所淤。因测底石之深浅,故请顾以物理方法去测,费时一个月云。十点半借悻子强、严慕光、丁璜去东四朝阳门九王爷府(即前女子文理学院院址,杨宇霆寓) ,晤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商讨科学院与财经会各部如何联系问题。渠适以张家口一带发生鼠疫,有卫生部李君方与铁路局人来报告,谓察哈尔已死五十人。前天到张家口,巳死四人,故京绥路即日要停驶。关于合作,渠甚赞同,先从技术局、计划局起,将来关于训练、人材解决问题,又提及原子能问题。十二点半回。与郭沫若夫妇同餐。
  午后至马大人胡同,借黄宗盟等至东单三条31 号、大院胡同21 号看屋。又至北大晤曾昭抡。遇钟林。
  (苏联科学院机构。)全苏科学院有研究所100 以上,并有各地分院、植物园、圄、博物馆。每所均自己指定自己,计划要提到本院士本组会议,再提主席团,然后经全体会议通过,如有重要计划须经全国计划局审查。此计划局与全苏科学院取得密切联系。每个院士统有他的计划,为达到其计划,故每人有-研究所或实验室。高等教育机关,如大学研究所,乃系独立行政,经费上均不发生关系,但常有两方相关之讨论会,是一种创造关系。科学院所研究问题为基本科学、实用科学上主要问题。从研究所之名可以知其任务,经费甚庞大。Pavlov 说,科学院经费之巨,使工作者觉其力量不足以副之。阿格拉则说,每一个教授有-个至三个助教,为研究生。全苏科学院与各邦科学院保持密切联系,各共和国之研究经费由各共和国担任之。全苏科学院之院士如为某共和国人士,亦为该院院士。研究实际问题,谋理论与实际配合。工、农、医各科研究院不属于全苏科学院,但有密切联系。但全苏科学院为科学研究最高机关,且可提出问题于政府。天文气象局自成系统。社会科学如经济、法律、历史、语言、文学史、考古等均属其范围。大学研究经费来自教育,大学教授至少一半时间作研究。担任钟点,每年教授540 小时,助教、副教授720 小时。
  接李旭且函
  
北京   晨晴58°,晚59°。十点后大风,发风骤冷。
  上午至西郊新北京及三贝子花园。下午至协和礼堂听取潘寂与冯德培报告。下午钟557林来。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半借孟和、慕光、丁璜三人乘车至西郊,出复兴门至新北京。先至忠烈纪念堂,系日本人所建,以纪念日本死事军人。不久胜利,熊斌为市长,乃将此堂改为祠我国抗战死难之士兵,建于八宝山之顶上,在乐道庄之西约三公里。规模甚大,建筑系日本式,内有死战事将士牌位,其中见有齐学启将军之牌位也。下山至新北京。人汽车团询士兵,知此间所驻多为军队,老百姓不多。出至农业大学晤俞大统、汤佩松,均不值。遂沿城墙至西直门,至三贝子花园即西郊公园西动物所,遇朱弘复。在此吃所带馒头,膳后借朱弘复及市府沈君至园中一走。
  先至畅观楼、来远楼,次至动物园,遇气象局章淹女士。二点回。余觉万牲园作为科学院院址实极相宜,因其离城近而已有建筑也。
  三点至协和,听新自苏联归国冯德培、潘寂、季钟瑛三人报告参加Pavlov 百年诞生纪念感想。据冯德培报告,苏联联邦科学院分为八组,即1 )数理天文, 2) 地质地理, 3) 化学,的生物, 5) 技术, 6) 历史哲学, 7) 语言文字, 8) 法律经济。每组有一主持人,主席团由院长、二副院长及八组组长组成之,称Presidium 主席团,再加院士所选〈院〉若干人。院士分正式与通讯二种。正式者二百余人,支薪系教授薪,额外再加一倍有余。通讯院士兰百人,不支薪。联邦研究院共有150 个研究所,每所自30 人至三四百人不等。研究所有所长、副所长、科学书记构成领导机构,此外每实验室有主持人。领导机构Scientific Council 科学委员会而外,加实验室主任,为各所之决策机关,所中计划须经院中通过。私人方面尚有Society for thePropagation of Political & Scientific Knowledge 政治与科学知识推广学会,会长亦为Vavilov ,而院士多为讲演员。
  接赵九章、张孟闻函游学泽函储笑天、陆次兰
  
北京   晨晴49°,风稍止。晚晴51°。
  上午开科学院会议。下午统一战线部李海(住104)来,朱祖祥来(住东四八条70号)。晚至树人处交与皮箱一只,草帽一顶,制服一套,望远镜一只,景泰蓝一对。
  晨七点起。今日天气骤冷。上午九点在413号开科学院小组会议,决定科学工作委员会各组人选。余以地理、天文均未有人,故于数理组加张钰哲,地质地理组加李旭旦,人类、农业因暂时无研究所,故暂缺。名单如下:
  数学:姜立夫、苏步青、陈建功、许宝騄、周培源、王竹溪、张宗燧、钱伟长、张钰哲。
  物理:叶企孙、吴有训、严济慈、饶毓泰、王淦昌、钱三强、彭桓武、丁西林、李强、王大珩。
  化学:庄长恭、侯德榜、曾昭抡、赵承嘏、恽子强、黄子卿、吴学周、袁翰青、张青莲、蔡镏生。
  地质:李四光、杨钟健、谢家荣、孙云铸、斯行健、孟宪民、尹赞勋、章鸿钊、(裴文中、)李旭且。
  气象:竺可桢、赵九章、涂长望、顾功叙、陈宗器。
  心理:陆志韦、潘菽。
  植物:戴芳澜、张景饿、钱崇国、罗宗洛、刘慎诗、郑万钧。
  动物:秉志、陈桢、王家梅、伍献文、贝时璋、童第周、朱洗、沈嘉瑞。
  生理:蔡翘、冯德培、汤佩松、沈雾春、张锡钧、马文昭。
  医药卫生:李宗恩、洪式间、张孝骞、汤飞凡、贺诚、丁瓒、胡经甫、张昌绍。
  工业:刘鼎、茅以升、周仁、陈康白、程孝刚、施嘉炀、钱钟韩、鲍国宝、靳树梁。
  农业、人类暂缺,因无研究所也。同样,社会科学只有语言文字、历史考古、社会调查三组,拟以吴正之为研究计划局局长,丁璜国外交际局局长,请悻子强、黄宗颤二人赴南方接收,成立人事处,以悻为处长。十二点散。下午作函数通。晚至树人处。回看影戏。
  寄储笑天、振公、游学泽、逸云、温甫函
〔北京一南京〕   晨晴49°。下午睛,在车中50°。

  北京出发回南京,冯德培、陶孟和同行。同房有郝兆麟、黄长水(华侨)及张殊明。
  晨四点抽水马桶忽自坏,常落水作声,不能安睡。七点一刻起。早餐。钟林来。又黄宗虹、丁璜来。余作函与冯乃超、阳翰笙二λ ,为所做棉大衣事,嘱留北京饭店程科长处。九点半至正阳门车站。遇吴声一〔前作"吴一声"J 。刚复亦来送行。提及顾俶南事,谓欲余在上海文教处唐守愚处进一言,不知目前请托万元能为力也。余坐头等车,同房为华侨张殊明君(往济南)、郝君兆麟(大陆银行副经理)及黄长水君(泉昌有限公司经理)。
  时间10 ,1012 .J512.4215.50地点北京正阳门开杨村(大水中)天津北站沧州泊头(南皮)德州在车中膳,每次一千二三百元。据同行者云,自京至沪一干四百公里,武等四万五千元,不连卧票。头等连卧票十一万元余,约合三十元一公里也。冯德培谓自Moscow 至Chita ,飞机1100 卢布,火车行六日一千四百卢布,飞行十八小时。Chita 至满洲里天,人关又一天。谓以购买力计, 15 卢始抵一美金,因吃饭每餐需二三十R 云云。
  16.5019:00(app)子夜济南
  
北京至南京途中   晨43°。下午阴56°。晚雨。晚除州阴60°。

  晨六点三刻醒。七点半起,已过韩庄。昨晚因吃一杯咖啡,故八点半上床后,迄十一点十分车至济南不能睡眠,至十二点后始人睡。自津至浦距离1009 公里,如六十公里一小时之速度,则十七小时可达。现需三十二小时,即平均只30 公里5臼也。在各站所停时间均太久。如任桥、固镇均十五分以上,蚌埠、徐州均半小时,即:除州亦十五分以上。昨在沧州以三千元购白大梨廿一枚(约七斤)。闻其附近泊头、连城均以产梨著。符离与德州均以鸡出名。符离集许多人以千元购烧鸡一只。在南宿州柿子一百元七个。中膳后睡小时。二点起。阅Lenin Materialism & E叩im-crzLicism {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 ,将大部阅竣。Lenin 对于哲学、科学颇为广博,书中对Mach 马赫学派攻击不遗时间地点余力。在车上遇孟和友人顾君, 7:00 韩庄方自台湾电气公司回,云台币现7:50 徐州以五元代美金一元。每月一百元10:∞ 符离集可以应付家用。台大教授薪水可10 ;35 南宿州高至300 元,但普通公务员则一11 ;50 任桥百左右而已。八点半车抵浦口, 12:20 固镇14:30 15:00 蚌埠自此将车至装煤炭巷,将车分三16.35段上船运至对江,又将三段车运上岸,然后拖至下关,则己十一点半矣。即有刘福藩与陈德洪在站相接,即乘车与孟和回。先送余至珞咖路廿二号,允敏己睡,打门即起。赵嫂开门,希文则人睡未醒。
  明光18.3020 ,00j除州浦镇20.30口关浦下23.30接宁宁、游学泽、彬彬、宛敏渭、徐道曾(绍兴)、Edward Bumpus 、American Association 、U.of Illinois 函
  
南京    竟日雨。上午56°。
  下午至将军庙晤谢季骋。珠江路晤李庚阳。晤赵九章。
  晨七点起。上午阅来往信件。午后至鸡鸣寺中央研究院,晤陶孟和不值。至地质所晤代所长俞建章。渠以九月底自英国寄李仲撰来函相示,知北京人民政协名单发表于报端后,台北方面即电英大使郑天锡,嘱其转告仲撰即日在报上声明渠不参加此项工作。仲撰既不愿作此项声明,故决计暂时离开伦敦,留其妻与女在剑桥东床邹君处。因恐领事馆若将护照扣除,则其留居英国即成问题也。自地质研究所余乘车赴珠江路地质调查所晤李屡阳,据〔云〕地质所同人咸愿归并于科学院。余谓此事必须由有关各部会之协商,并须候仲捞回国以后始能解决。
  至于家桥将军庙33 号资委会矿产察勘处〔晤季斡〕.渠将乘浦口七点半出发车,赴山东济南转往胶东一带如烟台等探勘铜锡等矿,于一个月后始可回云。出至成贤街宿舍晤赵九章,渠以宿疾(Angina Pectoris 心绞痛)复发睡床上。遇孟和,余询以气象所近况,知朱光馄已到香港,叶笃正、谢义炳在Chic吨。,将回国。郭晓岚至M. 1. T. ,顾震潮明夏将随Rossby 至Chicago 云云。余劝九章能长期间之休息,傅承义亦如此看法。六点回。
  接胡雨融(浙大师范)二函徐道曾函崔道彷、赵昭晌
南京    竟日雨。晨56°。下午雨57°。

  上午开中央研究院院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下午赵松乔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八点半乘车至研究院,在会议室开第四次院务委员会会议。孟和主席,到俞建章、张文佑、任鸿安、章震越、陈景阳、孙克定、张银哲、马黎元、巫宝兰、钱临照等。讨论分配宿舍原则,仍以直属亲属为限。心理研究所房屋仍作为办公室,社会科学研究所单身人员另给宿舍。通过聘叶笃正为副研究员,月薪370 元。航空委员会Radar 研究所葛正权来,谈片刻。据云Radar 研究所运杭州之物件均已运团南京,且已经军事委员会接收云。十二点半回。午后假寐片刻。
  兰点赵松乔来谈。如其近在宁海路金陵女大任教地理云,上课甚少而住食均舒服。但渠不愿久留,因年少时正应有所作为,到野外做工作。余询学地理工作人员之成绩,渠谓南京方面中大以徐近之最为渊,但徐近之、任美愕、李旭旦三人均不能合作;黄秉维向在资委会,现主持工学〔工业经济〕研究所。浙大地理系惟李春芬根底较厚,严德一外文较差,严钦尚又患根底浅薄,现教地形。中山大学林超主持地理研究所后并无成绩,罗开富比较工作尚佳云。余以科学院不久将接收地理研究所故,嘱赵去地理研究所(在江苏路45 号前王耀武宅)嘱周立三或施雅风将过去地理研究所成绩交一份与我,以便日后科学院派人接收时我可作一说明。
  接士楷函章德美函寄士楷(陕西咸阳西工)函章德美函
  
南京   晨雨,日中停,下午三点又雨。晚阴。

  晨宛敏渭来。周立三、李春里来。下午黄厦千、周立三、倪志超(尚达)来。下午院中开茶话会。下午四时南京军管会、市政府假励志社欢迎政协代表并便餐。晚6:30 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欢迎政协代表〔大会〕。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至历史所(气象研究所假历史所办公)。李屡阳(春垦)及李善邦来。谈及地质调查所隶属问题,所中同人均一致主张归科学院。余告以科学院必甚欢迎,但研究所与调查所是否合并,待仲撰先生回国后再决定。电话钱临照及施汝为二人来谈物理所事,余征询彼等意见,渠等均不愿迁北京。吕蔚光、傅承义来谈。中午回。
  561二点半至研究院。院中同人全体一百余开茶话会,欢迎陶孟和与余二人回院,韩君启桐主席。首由孟和报告人民政协中三大文件之意义及其创立之经过,次余报告科学院之组织,报告毕已三点半。因得徐史永(彬屿)之条示,知下午四点南京军管会和市政〔府〕在励志社交际处欢迎政协〔代表〕并便餐。计到粟司令裕、副市长柯庆施,及政协代表梁希、陈士捷、吴贻芳、陈鹊琴、涂长望、林遵、陶孟和及余。
  在励志社遇吴在东(南大)、黄华(外侨事务所)、石西民({新华日报>> )、江渭清(南京市委)、杨钟健、尹赞勋等。
  晚膳后,六点馀即至人民大会堂参加市民欢迎大会,到二三千人。副市长柯庆施主席致词后,首请军管会主任粟裕演讲,次及余、吴贻芳与林遵(海军起义者)。
  八点即演京剧,第一出《三叉店~ ,演者武艺精熟;第二出为《定军山~(王君起黄忠颇佳) ,最后〔演H 届家庄》己时近十点。孟和急欲回,遂与吴贻芳、孟和先走。
  接寿振黄、士楷函
  
南京   晨晴56°,午后晴61°,下午晴61°。

  希文29 岁生日,彬20 岁生日。吴学义、喻德渊、俞建章来。上午气象研究所所务会议。下午讨论会。视修麟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未八点朱炳海、周立三相继来,谈地理研究所现在江苏路45 号办公。余嘱周立三电广州罗开富,告以科学院将接管地理研究所,并告以将在广州之人员及图书数目告知。关于地理研究所主持之人选,昨赵松乔以为徐近之较任美愕、李旭旦为胜,而朱炳海则又以徐喜与人闹意见不易合作,推李旭旦。
  李与朱乃同乡也。
  九点至历史〔语言〕研究所开气象所所务会议。首由赵九章报告,次由所中各部负责人报告。陶诗言报告制图,陈志强报告地磁,宛敏渭报告山上观测等等,最后长望谈气象局前途。余报告在东北时之所见,并主张尽速成立气象总署并统一管理,至于属任何部份尚系小问题。吴学义来谈,渠不满梁希长南大,以其人太多政治意味。朱炳海亦不喜之,谓潘寂胜于梁希云。
  中午走回。自鸡鸣寺由小火车轨道经鼓楼车站,循中山北路至大方巷颐和路而回,凡走到一40 分钟。中膳后又走至南京大学气象系。今日气象所与气象系联合开讨论会,由江爱良主讲低空( Troposphere 对流层)大气环流之性质。谓近来发现Christmas Island (W. MacDonald 1938) 在北纬2 0 系沙漠,由于大气之下降,太平洋上并有不少此项岛屿,赤道两旁可有两个Doldrums 赤道无风带,而赤道之上则为一下降气流带。余认此说颇可怀疑,因非洲、南美洲有极大地段在赤道上,何以不知有沙漠岛,如珊珊所成则森林不易长也。四点半至历史所。五点半走回。
  
南京   晨晴56°,晚63°。

  下午喻国泰来。晚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南京分会假四牌楼南京大学大礼堂庆祝苏联十月革命,并欢迎人民政协代表。
  晨六点半〔起〕。八点送松松至校(琅那路)后即走往研究院办公处。作函数通。阅吕蔚光借来林举岱编译《苏联文教事业》书,其中述苏联科学院事颇详。得陈君衡函,知渠在上海发起设立地球物理研究所。以目前状况之下,人数既少而设备又不够,实嫌太早。中午回。膳后又走往。
  今日自珞咖路走北极阁,来往走四次,每次四十分钟,化二小时四十分钟。晚走回。未六点陶孟和来谈。六点半借至四牌楼南京大学礼堂,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南京分会庆祝苏联十月革命三十二周纪念,并欢迎人民政协代表。尹赞勋主席,奏中苏国歌,请人民政协代表粟裕、梁希、陶孟和及余四人讲演。粟讲一小时,述解放军经验,谓以稻草燃火抵抗Tank ,以小米救济营养不足,并主张就地取材为中国科学前途发展之一方针云。梁、陶均讲人民政协。余述苏联科学进步之速,由于:1 )有步骤的计划的发展,自各方面集中力量,每年解决一个或者两个重心问题;2) 科学为人民服务,不是为少数人谋利益; 3) 发动人民大众普及科学知识。讲毕游艺,有金陵女中边疆舞,南大幼师《一朵红花》歌舞剧及三野军文工团音乐。余先回。回家已十点余。晚松松咳嗽甚剧。
  北京人口。本年八、九两月北京调查户口,到十二川-日完成。计全市四十三万九千九百九十八户, 1 , 957 , 424 人,较解放前少345 , 464 人。有职业的市民768 , 145 0 6 12 岁学龄儿童200 , 640 人。九月份出生5276 ,死亡408 ,嫁娶956 。
  出人北京流动人口25800 人。
  寄陈君衡函严慕光函钟林函(内附顾乃亨函) 彬彬函
  
南京   晨晴58°。晚65°,风伍。

  晨晤李承干、吴学义。上午至南京大学大石桥宿舍。下午至孙陵'。
  晨六点半起。有A. Cu. 云状如鱼麟,余忆中国有俗语云:"鱼鳞天,不雨也风颠。"上午即有风,下午风更甚,但天气仍住。九点至颐和路23 号晤永利公司李承干,知李现任浦口永利硫酸锤厂厂长,在南京颐和路设办事处(以二亿元金元券于解放前购进) ,一部份职员将住附近,如吴钦烈(景直)之屋亦租在内。余以珞咖路22 号之屋允敏以孤单不愿住,而院中又分配余以鸡鸣寺三号(即余经手建造之屋)之楼上为余住宅,故欲将珞咖路之屋出租,李允考虑。所谓出租,实则无租金,保管房屋而己。
  十点借允敏、松松至石婆婆巷20 号晤医生王苏宇,因昨晚松松咳嗽甚剧,故欲历3询王医以松松是否尚能上学,恐其肺病又有恶化也。遇宅中人,谓苏宇早已赴台北,盖渠素胆小,不敢冒危险也。出。至大石桥附小南大教员宿舍晤吴学义,知徐仲年已返沪。吴谓昨南大教授欢送梁希离校就任林垦部部长, 290 教授仅到105人。而座中有吴襄等教授责问梁,自任职以来甚少到校,南京教职员待遇远在沪杭之下,又置而不问,颇予梁以难堪云。借吴至丹凤街购花生,每斤六百元,较北京四百元为贵。小米之价(1 70 元一斤)较北京相若,大米较廉,兰万九千元一石,但肉(一千元一斤)、蛋(一百二十元一个)则均远贵,而北京较廉。东洋车车价南京比北京贵50% 100% 。
  下午二点半孟和原约赴孙陵看菊花,后孟和以醉酒不能往。院中Jeep 车来,遂与允敏、松松、希文至孙陵哲生宅看菊花。看者人极拥挤,菊花种类不亚北京中山公园。次至孙陵,计算得383 级,并至谭墓。
  
  
南京   晨雨61°,晚阴64°。
  下午研究院联谊会开会,庆祝苏联十月革命卅二周。晚中苏友好协会假人民大会堂庆视十月革命卅二纪。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研究院。阅《苏联文教事业》一书(林举岱编译)。十二点走回。因天雨,途上泥泞不堪,走约五十分钟始到家。二点至院。今日系苏联十月(廿五)革命卅二周纪念,院中联谊会开会庆祝,陶孟和主席。首报英国FabianWeber 夫妇一千多〈百〉〔页〕之大著Soviet Russia,a New Civilization 《苏联,一种新的文明》。次请文教处驻院代表徐平羽演讲"苏联十月革命之意义",凡讲一小时。述苏联十月革命后成就之伟大,与过去革命之分别。即是过去元非以暴易暴,以某一剥削换另一剥削者,苏联革命则无剥削者,完全消灭。次讲一面倒之原因。
  次请余讲,余述二点:一为普通之误解,以为苏联建设系功利主义,只注重应用而不管基本研究,但苏联科学有地震研究所,寒带、第四纪地质、古代人类等研究所,而对于天文有六个机关之多,可知对于多种纯粹科学亦极注意;其次谈及士大夫观念之应打倒,再不能有文人相轻,以致各立门户之恶习惯。最后孙克定报告院中学习办法。五点回。
  七点又乘车至院,接孟和、巫宝山赴人民大会堂,参加中苏友好协会庆祝苏联十月革命。宣传部陈其五主席,陈敏之报告。粟裕正在演讲余等方到,继之者为梁希及余、工人代表唐祥吾、农民代表王震宇、工商代表宁聘卿。最后潘藐讲苏联感想,计一小时。文工团沈亚威讲苏联见闻。讲毕己十点。游艺节目开始,余等即退回寓。
  接黄宗盟、吴岩霖函
南京   晨雨64°。晚62°。下午雨。

  上午开院务委员会〔会议〕。下午南京气象学〔会〕分会欢迎会。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半至〈校> c 院〕。九点开院务委员会会议。讨论两星期后接收人员来应预备之各种措止,并谈及明年西文杂志如何订定各问题。北极阁山上现驻有防空部队一营,把子弹乱放,士兵又养猪,把气温表箱撞倒,并将气象所作为招待过路士兵之所。陶与余均曾与粟裕司令谈过,请其设法,但均无效。因防空部队系特种营,不但警备司令所管不到,亦〈非〉市政府所管不到,故非军委会主任粟亲下手令不可。军委列席代表徐平羽以为,只有由孟和与余二人出面写信给粟,同时派孙克定、陈景阳去看特种营。
  十二点余在孟和处中膳。膳后二点至南京大学气象系,出席南京气象学会分会欢迎会,到长望与余。主席徐尔癫,首由余及长望演讲。余讲离南京四个月间关于气象之各方面,长望讲政协,次蔚光、傅承义、黄厦千诸人各有意见提出。余以地理方面李旭旦、任美愕、刘恩、兰等要看余,遂先走。与任、李、刘三人谈廿分钟,为维持地理研究所事。渠等以为所长可由余暂时兼任,但余则以为能产生一人最好。
  四点半乘车送刘恩兰至金女大,余回寓。
  接潘渊函寄黄宗瓢函
  
〔南京-上海〕   晨阴。下午Cold Front 冷锋。下午三点61°。

  南京晚车赴上海。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半至鸡鸣寺历史语言研究所。九点开气象学会理事会,到九章、长望、厦千、蔚光、晓寰与余共六人,未到者朱文荣、李宪之、张宝望、卢温甫、程纯枢,五人未到已超过半数,即开会讨论章则。将原有气象学〔会〕章程逐条加以修改:将监事取消,理事任期改为三年,每年改选三分之一;会员大会开不成时可开代表大会;会费改为团体会员折实五十个单位(等于五万五千元,依目前数) ,普通会员五个单位,仲会员一个单位。谈至十一点散会。余嘱气象所杨君作函与《新华日报~ ,更正报载余两次演讲中数目上之差误。六日报载余在人民大会堂欢迎人民政协委员中演词,谓哈佛大学校长J. B. Conant 于1947 年三月在BostonHarvard Club 演词述及苏联原子弹一节,谓八年(即至1955 年)以内不会有原子弹,而《新华日报》误为百年。又八日报载余在中苏友好协〔会〕庆祝苏联三十二年十月革命纪念日中谈及苏联扫除文盲之速,谓1920 年苏联识字者仅31 %,到1939 年已达90% ,误为1929 年31 %,到现在90% 。可知余之口音言语为人家所不懂也。
  午后假寐半小时。二点半借允敏至山西路口小苏州购食物。途遇陈令仪,前南京女师学生,赴法留学习法律,曾至浙大法律系教一年即离职,现住鼓楼二条巷二号云。五点孟和来寓吃面。即出发,别允敏、松松。至下关车站,头等车,人极地点南京一出发镇江到丹阳常州无锡苏州上海历5时间18.3020.00 •20.3021.3022.1523 ,0324.30少,但二、三等均拥挤。在车上阅Hαrvard Alumni Bulletin <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Ober 、Conant 、Gra旧ille Clark 三人为Harlow Shapl町、Ciardi 二教授左倾被批评事。
  十二点半车至北站,即有李亚农、君衡、仲济、化予、倪达书诸人在站相接。回。谈至二点睡。
  寄《新华日报》函(更正演说稿中二则) 托九章寄李继恫俄国气候记录
  
上海   晨晴。下午昙65°。晚雨数点。
  中国、中央二航空公司在香港起义,经理刘敬宜、陈卓林飞京。洪瑞钊来。顾谷宜来。下午晤子竟、叔永。
  晨七点半起。上午阅苏联十月革命纪念(六日晚在莫斯科)会上马林柯夫之演词,演文特别提出中国解放军胜利对于"社会主义一资本主义"争执势力消长起之作用,作强调之注意。洪瑞钊来谈。晤罗宗洛,谈片刻。吴正之来,谈一小时。
  渠对于科学院研究计划局局长事,以死;jj~脱离交大故,拒不接受。余询以何人堪以继任,渠荐丁瓒。余以丁巳任对外联络局,询以企孙如何。关于科学院前途,渠以为应与北大、清华打成一片。余亦不甚以为然。昨晚与李亚农谈,知上海市政府之财政已可自给,且有盈余,六七月间则收人只抵支出十分之一而已。水电方面发生问题,因电力需十二万KW ,而只能发十二万KW 云。
  阅Scie叫fìc Monthly {科学月干。May 1949( 上J J. E. Loftus (之J Strate町, Eco,nomics , & Bomb <战略、经济与炸弹》文,系评Prof. Blackett Military & PoliticalConsequences 01 Atomic Energy < 原子能的军事与政治后果>(美国出版,改名Fear ,War & Bomb < 恐惧,战争与炸弹> ) 0 Blackett 估计一个A. B. 原子弹可以抵3000普通Bomb 。大战中英、美用三百万吨炸日、德(40% 在德)。谓苏联用电Per Capita人均抵美国1/6 。谓苏联之工业三大中〔心〕区: 1) 南乌拉〔尔〕山区, Sverdlovsk斯维尔德洛夫斯克、Chelyabinsk 车里雅宾斯克& Magnitogorsk 马格尼托哥尔斯克三角,有铁、铜、铝,但无煤; 2) 在北乌拉〔尔〕区, Bogoslavsk 有Bauxite 铝土矿,无水电; 3) 列宁格拉附近只有Peat 泥炭,亦无煤。但如氏所说,则三区若有原子能,虽可解决力〔能〕的问题,但易成军事目标。
  午后二点半至白利南路长宁路晤周子竟,并观厂房大厦。三层楼已空出,化学所将搬往,现在工作限于经费,只作光学玻璃。遇周行健、柳大维。晤柳翼谋不值。
  乘车至高安路14 号晤任叔永,在叔永处晚膳。膳后回。与伍献文、吴学周谈。顾谷宜来谈,渠愿入圄服务。
  接郭沫若电寄郭沫若电
上海   晨雨63°,下午雨64°。
  上午9:30 开研究院欢迎会。下午上海各所研究员、副研究员茶话会。丁绪宝来谈。北平研究院陆学善来。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半上海区研究院同人大礼堂开会,欢迎李亚农为主席。
  渠因另有会,故报告后即走。孟和谈人民政协之组织及开会时热烈,讲约三十五分钟。余谈科学院组织,约一小时。丁绪宝因参加物理学会自杭来沪,谈及物理系近况。谓王淦昌颇努力研究Cosmic Rays 宇宙线中之Mesotron 介子;马寅初于三日回校,提及余曾二次邀渠至浙大,但均为李浩培所阻。此事虽是事实,但李均以限于名额为词。寅初谓渠并不怪李浩培,将来李在北京训练一年以后,仍希望其回校担任法学院院长云云。寅初可谓为宽宏大量,余恐无此雅量也。
  午后二点半在会议室开研究员、副研究员茶话会。植〔物〕所王伏雄致词后,孟和提及渠所分发对中央研究院的意见,余认为自我检讨是很好的事。提及组织方面,余认为研究计划局局长极为重要,北京来时,余受院中同人之嘱,敦促正之就此职,但正之以不能脱离交大为词。实则渠个人决定后,华东人民政府方面当不成问题也。次讨论到合作与接收等问题,至五点半散。与仲济谈片刻,仲济提到浙大生物系讲师朱润来研究院。晚至子政家晚膳。今日托事务处派人去人民银行查问余在中国银行所存美金是否可以动用,结果谓国民党中国银行在美之款既未交出,故此类款只可作为暂时冻结云。
  接农山函 寄允敏函 严慕光函
上海   上午阴,下午雨。晚64°。

  晨顾俶南来。上午研究员、副研究员约谈话。下午助理职员、技术人员、职工联谊会,谈567话。晚谢家玉来。
  晨七点起。八点半李亚农、陶孟和二人来谈。李亚农报告沪所近况,谓目前只有数问题: 1) 植物所饶钦止、邓叔群、裴鉴等三人,以罗宗洛作事不公开,且有挑拨离间等情事,被三人拆穿,欲告发于中央,为李所阻。2) 植物所技佐王克辉为人所不齿,忽上万言书于陈市长,请恢复药物所,竟被批准,而且立刻找曾广方来任所长。吴化予、冯德培均以此时新添一所,殊非其时,然竟得通过。李口气虽瞧不起曾,但又谓其人可以改过自新,且又嫌赵石民太老,为言不知何意也。
  十点各所所长谈话。谈及上海预算,如由华东人民政府拨付则较为方便,不然则必须有一年之预算始可办事。上海办事处亦须设立,李亚农最为相宜,因其过去作事甚得各方欢迎也。十二点散。子竟在余处中膳。谈及工学所近况,现殷源之被精简,只留周行健与柳大维二研究员而已。过去预算太少,实不能办任何事业。
  二点助理研究员、助理员、技术人员、职员、工友四联谊会约茶点,在大礼堂举行。孟和与余均致词,曾广方、罗宗洛、吴学周均亦说话。至四点。至科学社开谈话会,到叔永、析薪、孟闻、次丰、梁厦、允中,谈及科学社经费问题。华东文教处已允补助生物研究所,故只余图书馆、《科学》二事业,如将图书馆人员划一二人作生物研究所职员,则所差不多。十月底科学社35 周纪念会时社友曾各人认捐,每月共认一千五百单〔位J.即约二百万元,故目前可以维持矣。六点回。晚膳。晚家玉来,谈及四个月阔别各事。
  接赵昭H丙、黄宗虹、王季玉函严希纯电寄黄宗盟、严希纯函振公函
  
上海   雨终日。〔晨〕64°,晚雨65°。
  晚车赴南京。晨翰章来。王仲济来谈。
  晨七点半起。上午樊翰章来,知渠在储蓄银行电台为电讯局所接收,现人训练班受训练,将来是否得派一事未可知,故求谋事。余以气象总局将成立,嘱径函长望,余亦可为一言。但渠以年事长不愿服务于昕筒工作为言。
  九点廿分至福开森〔路〕即武康路北平研究院结晶研究所与药物研究所,遇朱洗(专研Embryology 胚胎学)、陆学善及赵石民三君。石民系东大旧同事,十五六年不相见,虽身体愈衰弱,但头上不见白发。渠只有一助理,而全院在沪只有十六人,连工友在内。陆学善研究结晶,以X 光设备颇不恶。朱洗在研究蚕身之细粒子〔微粒子〕病,系一种Virus 。余告彼等,科学院接收人员旬日可到,但接收后未必即将各所归并,必须详加考虑,方始着手。渠等始稍安心。石民提及庄长恭,谓其有机化学之成就为国人第一,希望其能回药物所主持。渠个人年迈(65) ,而曾广方则只宜做药厂,不宜研究,且渠晚间仍忙于管理新亚药厂,实非所宜也。十一点回。
  十二点廿分至贝当路283 号若水家中膳,吃饺子,系其母亲所手制。萤君夫妇亦来。兰点回。在市上购水果,知天津小白梨售一千六,苹果2400 1800 ,福桶一千。四点周子竟、陈君衡相继来谈。子竟在寓晚膳。膳后晤李亚农。渠住30 号三楼,即九章夏天所住之屋,家有一子方周岁半,谈半小时即出。九点趋车至交大接正之,借至北站上车, 10:45PM 车开,与正之间房。
南京   晨晴53° ( 南京),晚晴54°。

  晨五点车始到龙潭,己误点,即起。六点未到车至下关,约施复亮同行,即有中央研究院司机在站相接,先送余至家。希文、松松、允敏等已先起,因得余之信,知余将于今晨侵晓回也。杨兆龙来,未值。
  八点半至颐和路廿兰号永利公司询李承干。遇浙大化工系毕业生郑文炎,知李在浦口,一时不能来〔南〕京。余告以星期三将去北京,前说有东西带交侯,并询是否愿租屋(珞咖路廿二号)。谈及煤之问题,据云永利存煤九千吨,可用两个月,淮南煤因价较贵(每吨在厂三万,运费在外) ,故不及贾汪煤之用得多云。九点三刻至院。嘱陈景阳作函数通。十点半晤赵九章。遇涂长望。长望亦定星期三去北平,故若能购到票子可以同车。与张钮哲谈片刻,为天文研究所事。十二点廿分回。
  一点乘车至逸仙桥雷达研究所,晤葛正权不值。遇浙大物理系'35 毕业生程嘉钩,知所中仪器均军用,对于基本工作及研究仪器极少,不适于为科学研究之用。
  回院后陈景阳、吕蔚光、赵九章来谈。电话永利公司之吴建文,约明晨面谈珞咖路租屋之事。五点走回。于中提一皮箱颇为吃力,走五十分钟。阅Hαmαrd AlumniBulletin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阅钱三强原子核物理计划,要设立1) 原子核物理实验室,中型磁旋加速器(重四十吨,卅万元) ,高压加速器(二百万Volts) 十万元。2) 宇宙线实验室设备(五万美金) ,放射化学实验室三万元,金工五万元,合约六十万元。人材要赵忠尧、张文裕、吴健雄、王淦昌、何泽慧、毕德显、虞德春(美)、梅镇岳、朱福忻。宇宙线袁家骗、蔡驹(法)、黄长峰(法)、彭桓武(研究所)、张宗耀、胡宁、马仕俊、王漠显、朱洪元(英)、胡济民、杨振宁、王承书, (化学)杨承宗、曾昭抡、张青莲。
  接南京市委函么振声函寄王季玉、(大同)叶上之等函569
  
南京   晨晴50°,外面霜。下午晴。晚56°。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颐和路23 号晤永利公司吴建文,渠系章友三之婿。谈及租赁珞咖路廿二号屋事。渠与浙大毕业生郑文炎同至珞咖路看屋,渠等允为看管,将来算由公司租赁。但目前因松松在琅耶路小学上课,故尚不能迁移至鸡鸣寺,须至小学放假始行,当在阳历→月中,侠明年再订租约。据市政府在《新华日报》上所登广告,知市政府即将收房租,以租价7% 起征,每兰个月缴收一次。
  十点至院。金孟达嘱介绍与王大珩,说明愿去大连。曾世英来,谈及第六版申报馆《中国舆图》问题,现由《新华日报》继续订。约定明年二月可以出版,底图为五万分之一图,制成兰百万分一,谓自昆明至沈阳一线之东南均有飞机照相图云。
  曾现在地质调查所工作,共有八人,但已不领调查所钱。李屡阳来,知钱乙黎曾电李,嘱赴平,李不愿往,以接收人员来宁为词谢绝。渠表示不愿再任所长。俞建章、张文佑、孙殿卿等三人来谈,为侯桔堂加薪事。十二点回。
  一点半至物理所。与钱临照、施汝为及吴正之三人谈。二点半开院务委员会,因孟和不在,余主席。通过气象所聘朱光炮、叶笃正二副研究员,月薪各400 元;侯桔堂月薪侯协商后再定;规定下年期刊,各所于星期五以前交总办事处送北京科学院。五点散。走回,至大方巷口觉力不胜,乘车而回。晚待永利公司工人来开箱,久不至。
  接王玉章、浙大地理系、庄自强、寿振黄函科学院电寄王大珩(介绍金孟达、夏宗彝)
  
南京(夜车赴北京)    晨睛53°。下午睛。晚大风。
  贵阳解放。上午借允敏晤赵九章夫妇。中午吴学义来。下午与孙克定谈。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吴建文派永利四工人来寓,将杭州运来书箱十只自楼下搬至楼上。因楼梯狭,只能先后二人扛抬,而书籍重至350 磅,故搬移极为困难。
  幸四人均北方健者,故得移上。九点借允敏至院中,允敏去看鸡鸣寺三号,系二十年前余所经手构造者。余与孙克定谈片刻。近日物价骤贵,昨日折实单位(每个米一斤、布一尺、油一两、炭-斤)为1516 元,今日己涨至1862 元。昨领到薪水,存折实单位五十个,为75 , 800 ,今日又存五十个,增至93 , 100 元,相〔差〕二万八千元之多。此涨风几于与解放前相若矣。中午走回。
  一点请院中开书箱八只。下午地质调查所侯德封、杨钟健、陈君等三人来谈。
  谓调查所同人全体一致要科学院接收,并己去函致周总理表示此意见。理由是调查所有若干部份如地球物理、土壤研究、新生代(北京人)等研究室将无着落,故威主张属科学院;至于实用方面,财经委员会若有问题仍可合作也。午后走回。
  晚与允敏、希文等谈。至十二点院中以车来接,陈德洪同来,遂别允敏、希文。
  至下关车站,与陈德洪在车站室候1:26 车。时值大风,站屋窗门被吹动作响,车迟廿分钟始到。余等至月台上时觉风烈而冷。上车,由司机及陈德洪送上至二等车卧铺,遇孟和。余即脱衣睡。车停下关,因风大不能渡江。但后由缪凤林告知,谓因南下车在浦镇北出轨,故十二次车(即余等所乘车)无法北上云。
  接徐家齐、浙大地理系
  寄宁宁函
南京夜车渡江   晨晴,风止。

  Intemational Students' Day 国际大学生节,因为1939 年捷克学生于十一月15一18 抵抗Nazi纳粹,继以大屠杀,故中心在Prague 布拉格。
  晨八点起。车停下关未动,据云因风不能渡江之故。在车上遇旧友严庄(敬斋) ,山西人,向在监察院任事,已廿年不相见矣。车因避空袭,由下关循小火车轨道进城,直至武定门始停。余等在此下车,雇车至夫子庙雪园茶点。雪园生意兴隆。在此打电话与院中,嘱汽车来接,未果,余等乘三轮车至鸡鸣寺。余由此回山西路。先至江苏路45 号地理研究所晤周立三,知周曾于今日上午去余寓。余询周以地理研究所之近况。十二点回家。与松松同时到,允敏颇怪余何以忽回。余告以因风大昨晚未能渡江,车停武定门,定三点多再往车上云。中膳后略停,即别允敏至院中。
  2: 10 再与孟和、严庄二人坐车至武定门上车。3:10 车自武定门开。余生平未坐过南京小火车,虽在轨道上徒步不止数百次,今日系第一次在此轨道上行走。半小时后车到下关,在此等轮渡,计二小时。始拖至轮渡码头,分兰节上轮,时已六点余矣。过江去半小时余,轮行极缓,到浦口时余等尚以为停在江心也。至七点晚餐,车上两菜一〈刻) (客〕五千元,较余等来时(十月卅日)贵一倍。八点卅六分车自浦口车站开出。二等车卧铺与美国之普通卧铺相等,无房间而被铺又少。昨晚觉冷,今日过江后二等车调在IρcomotÎve 火车头左近,故有热气,又觉热矣。九点即睡。
    
〔南京一北京〕   晨睛,车中70°,外面霜,晨有薄冰。

  赴北京途中。伤风。
  晨五点即起,因后起洗盟者多,必致等候长久也。6:45 车过徐州,见池水沿岸处均结薄冰,且随处有霜。但车中极温暖,看温度表为70°。在究州买鸡鸭烤肉者每只2000 元,较上月底亦贵一倍。水果如柿、梨亦如此。12:45 到泰安。泰安车日记. 1949年571站已完全毁掉。余曾于民廿五六@年间在泰山日观峰造气象台,时与建筑师刘君(刘福泰)数度住车站客钱并登山。现该台内部闻己早毁,不知作何用矣。气象总局方面应即收回自用。严庄谈及徐志摩于民廿一二年春乘飞机在泰山撞死之故事。
  严敬斋又言,有冯汉峰者善相人,无不谈言微中。财政部司长高秉坊一时声势赫赫,冯谓人云,高面上鼻旁有二纹转下至口边,主饿死。
  高卒以受人之累,以贪污罪入狱,有期徒刑十五年。余面上亦有鼻旁二纹,岂亦应入狱饿死耶?姑妄听之而已。余年己六十,人生总有十七日十八日3 :lOpm3 :40pm5 :40-6 :20pm8.36 •4.30am6.45 •7.20 •8 -15 •10.2011 .0012.5014 ,4617 ,3520 ,30一死,病死、饿死等如归去23 ,30耳。在车上遇缪凤林,知赴北京入华大政治训练班;介绍识寿孝天先生之孙女(寿十九日24.302.56武定门出发到下关渡江自浦口车站出发符离集徐州l临城滕县邹县克州泰安济南德州沧州天津北京彬之女) ,闻其将随夫去东北,其父亲尚在上海电气公司云。八点即睡。十一点半车至天津西站即不能睡。十二点半车离天津东站即起。二点五十六分车至北京正阳门。
  
北京   晨晴伤风、咳嗽。晚朱光媲来。
  今日侵晓沪京通车达北京前门站。下车后不见有人来接,遂与严敬斋、陶孟和叫红帽子拖行李,出站时正早晨三点也。余与孟和雇三辆三轮车,别缪赞虞及严敬斋至北京饭店。街上阔无一人,而天气寒冽,幸元风。到北京饭店后,示卫兵以人民政协证明卡片得人。经理人等均已睡,余将值班者叫醒,询有否房间,以人均住满。不得要领,即在客室中假寐。至六点余打电话至翠屏庄21 号房黄宗颤,始知定房间在中国旅行社招待所。侠天明七点半借孟和乘车至西交民巷招待所,适科学院庶务陶君及严希纯相继来一处。余住304 号,孟和住202 号。余房每日收房金30 , 500 ,而煤、水6000 元尚在外,可谓贵矣。在余离京期物价大涨,稻米每斤自340 至1150 ,小米170 涨至450 ,猪肉自600 涨〔至J1700 ,鸡子自每个60 涨至200 ,均三倍左右也。京中于十二日曾逮捕十六家奸商。折实储蓄今日己为2 , 432 ,较南京十六号价1980 想亦不相上下矣。
  午后三点至马大人胡同十号科学院办事处,昕取办公厅严慕光、黄宗瓢、丁璜及怦子强诸位报告,知北平研究院与中央研究院材料整理处均已经接收。遇陈剑修,知其从香港来京己一个月。六点回。晚膳。七点朱光炮来,知其于九月廿三离英伦,十月廿三到香港,到京己旬日。谓在Oxford 二年,在Prof. Chapman 指导下研究Effect of Lunar Tide on Geophysics月潮对地球物理的影响,大多数时间是研究地磁云云。渠在牛津己得博士学位,做三篇论文,一篇登Proceedings 01 R. S. {皇家学会会刊> ,一篇登Phil. Transαctions (01 the Royal Society J 《皇家学会哲学学报》Z王Z王。
北京   晨晴,下午阴。

  上午树人来。下午冯秀藻来,同住304 号。伤风、咳嗽。
  晨八点半起。上午黄宗颤来谈,余告以植物研究所及药物研究所各事。渠对于上海各所似甚接洽,故将来悻子强去上海接收,不致有十分隔膜也。据云编辑出版局局长由严希纯提议,已定杨允中(孝述) ,电余征求同意。余以严为总务处职位,余与允中为老友,不便征询,故复函侯来京商后再定。到京后始知允中长局已提出于会议,反而为余所阻,允中知之心中必不免快快。孟和则从开始即剧烈反对允中为局长。
  树人来,谈半小时。午后至王府井剃头,价自1500 至3000 ( "美白" )元。又至东安市场。物价统比余离时〔贵〕三倍,钢刀大王之小刀七月间1200 ,十月3000 ,现则一万元矣。回。遇长望、冯秀藻,因长望家人多而只311 一个房间,余遂约冯秀藻同住余房中。在东安市场遇浙大毕业生王玄娥等三人,计王锡祥1931 、玉培顷1941 及王玄娥1943( 女) ,均在中央财经委员会办事统计组〔任〕职员。据云计划局目前尚不能有所作为,因事事须先从调查人于也。冯秀藻,长沙人,中央大学气象系。毕业后曾至航空方面,被派至美国Shunute Field ,回国后人气象局,娶浙大史地系毕业生欧阳海,亦湘人,巳有一孩。欧阳在南京气象局。晚膳与长望等同膳,并到卢望、朱光馄、严希纯及丁璜。朱光馄交阅近出J. D. Bernal 贝尔纳著TheFreedom 01 Necessity {需求的自由>, Regan Paul 出版, 1949 (协和陆惟善医师转陆颂善君) ,及Soviet Calendar 苏联日历。
  寄允敏No , 1 函若水函573
  
北京   晨睛,午阴,下午睛。房中66°。

  上午潘咏台来。十点卫生部成立典礼,中午中兴楼中餐,均未往。
  晨六点半起,天方微明。八点三刻至马大人胡同科学院。七点院中会报,到孟和、长望、悻子强必须与房子一起交来。该屋原为中美基金会出资建筑,现藏有北京图书馆购买生物方面书籍。因北京图书馆为文化部接收,故兼欲接收静生生物调查所之屋宇。
  下年度预算定本月交政务院,故须即日出函催沪、宁赶制。
  有前澄衷中学东二斋同学苏州人潘惠芬者,光绪末年1908 别后素未谋面,今日其公子咏台来见,欲谋事。潘本人改名畹九,住苏州大儒巷62 号,在汇丰银行任职卅余年,日寇抵沪汇丰解散,闲居。其子咏台在北洋电机系毕业(现住东单二条25 号) ,欲谋事。余告以大连需人,但渠又不愿往,余又何能设法耶?接卫琛甫寄来关于"徐福系日本神武天皇"之发明。琛甫近在香港工商学院及香江学院两私立学院任教,谓书籍少,除糊口外,难得作学术上之供献,愿返国研究云。余略浏览其所寄著作,觉并无特别之见解,但余为外行,当交历史家一阅。中午回。
  下午阅J. D. Bemal 著The Freedom 0/ Necessity 50 页。晚涂长望、冯秀藻来,谈气象总台之组织。拟在京设气象总台外,另设秘书、业务、气候、训练、仪器等五处,共需用第一年一百余人;外设八个区台,上海、青岛二分台及20 个飞机站,总共需预报员80 人,现至多只40 人,测候需400 ,现只100 。来余处求事者计有孙毓华、么枕生、游学泽、杨春堂诸人。
  接卫琛甫函(并"徐福即日本神武天皇"文中英文稿) 钱俊瑞函孟醒人函寄杨允中函
  
北京   晨睛,日中晴。
  下午到东厂胡同一号晤梁思永。叶企孙来谈。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至马大人胡同十号科学院办公处,与孟和、长望二人同往。作函与地理研究所周立三,告以做明年1-12月份预算。郭沫若来,余交与卫琛甫函及所著"徐福即神武天皇考"文。渠亦未加以细阅。琛甫之目的无非欲藉此以回国内,但渠对于研究院实不相宜,以回大学为是。次讨论人选问〔题〕。国际联络〔局〕决请孟和兼局长,丁瓒为副,馀再商。气象局因军部方面要,故《组织法》中(科学院)未加入,将来势必归航空。
  十一点乘车至西皇城根北平研究院总办事处看屋。此地本为李石曾之住宅,后改为研究院总办公厅,现决辟为住宅,余与孟和、长望三家拟先行搬入。房屋院落尚称不恶,有东西二院,孟和指定东院,余住西院。因余将搬家来,故客厅较大。
  出。别郭君,回。
  午后假寐半小时。二点半乘车赴东厂胡同一号晤梁思永,渠己搬至北面汤锡予原住屋内。谈及甲骨文,思永谓所有甲骨均已移台湾,故渠无工作可做。董彦堂之《殷历谱》,渠亦认为过于铺张,余谓殷代已知二十四节气之说为不可靠。出。
  偕严希纯赴隔壁北大博物馆展览会。四点回。四点半企孙来,与孟和、企孙三人谈企孙不愿担任研究计划局局长事。六点告别。晚膳。温甫来谈。
  寄周立三函 杨钟健函
〔北京〕   睛。温度Max 7.2°C,最低0.4 吧。

  科学院办事处搬东厂胡同一号。下午东沙气象台台长李景杭来。孙颖JII 、王星贤来。张肇毒、唐君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九点至东厂胡同一号办公,并晤梁思永,谈历史所与总办公处搬入后办事人员如何合作问题。思永系思成之弟。思成乃贵州李夫人出。思成夫人林徽音与思永二人皆系长期肺病。
  十二点回。午后前东沙岛气象台台长李景杭来。李主持东沙自1926 37 年,每间隔一年留岛一年云。岛上不能种菜蔬,更无论树木矣。日本人在附近海中取海人草,云可治病。渠系松江人,来此为求事。余介绍与冯秀藻、涂长望。张肇毒、唐君来,谈静生生物所房屋事。缘静生己由文教会决定由科学院接收,但文化部因北平图书馆需屋(北平图书馆原只可容四十万册之容量,现己藏有一百七十万卷) .故以静生生物所之地基为基金会所购,且内有五室为图书馆展览用,欲占此屋。因此昨日科学院会报决计不接收静生调查所,除非连屋一同接收。晚膳后孙颖川、王星贤二人来。知颖川于今日下午方自天津来。谈及芳嘉园一号,心理研究所出售与吴宪之屋,吴后以高价售与黄海研究所,索价二十万美金,卒以八万元成交。此事为心理所被开除助理高尔恭所告发于北京地方法院,判决唐铺无权出卖公产,吴宪盗卖公产,故该屋充公云云。
  接张续青(渲)函金廷秀函
  
北京   晨晴,日中睛。Max 7.8 吨.Min°.7 吧。

  桂林解放。下午汤佩松来。至西单教育部晤张宗麟。
  晨六点二刻起。九点至东厂胡同一号汇报。丁璜报告静生生物调查所决由科学院接收,文化部不再争执房屋。北大博物馆东厂胡同一号亦可让出,但文科研究所一百余间屋一时不易让,希望在北海能腾出屋来。局长人选,暂定研究计划局正余兼任,副汤佩松、钱三强;编辑出版局长杨钟健,副杨允中;国际联络局长陶孟和,575副丁攒。十点召集历史材料整理处同人谈话,到丁声树、傅娟等八九人。十一点借郭沫若夫妇至文津街静生生物调查所,晤胡步曾及乐天宇,并视楼上下。静生所搜集标本不少,足为将来作《中国植物志》之根据。步曾大谈万县之水杉Metasequoia 0十二点借孟和回。
  午后一点约汤佩松来,与谈研究计划局事。渠一口应允担任副局长,余则以事忙,希望其能担任局长。据云,华大农学院与北大、清华合并以后,作事仍不顺利,因其他农学院如保定等,均以设备太差欲分认,而乐天宇所请教员又不为学生所欢迎云。三点廿分出,赴西单中国大学教育部高教司, (与〕张宗麟谈半小时。据云日前公教人员及兵士人数已七百万,将来可达一千万,以五十农民养一人,须五万万人。余询以何故组织如此庞大,答以大匠造巨厦,地基不能不打大,且以失业之人太多之故。教育部现已用二百余人,将来要到五百人云。晤韦意、钱俊瑞不值。
  遇俞庆棠。五点半回。
  寄宝望函叔永函允敏No.2
  
〔北京〕   晨晴,下午晴。
  向达来谈。上午至北海静心斋、蚕坛、松坡圄。下午至北平研究院。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至王府大街九号(即东厂胡同一号)科学院办公室。今日谈预算问题。据严慕光报告,下年度1 12月份教育部华北五省之预算为二亿八千万斤小米,卫生部则为二十五亿万斤,科学院原交人之预算为三千八百万斤加兰十八万五千元美金(一元美金抵十五斤小米,目前小米价为人民券五百元至七百五十元)。科学院之预算如下:1 )各局事业费363 , 600 斤小米(依目前状况)2) 设备费3) 迁移费7,554,000 美金五千元原子物理廿万元9 ,000 ,0004) 建筑费11 ,700 ,000 六幢大楼5) 其他10 , 130 ,000 美金五万元又十三万元薪水及沪、宁各所尚不在内也。十点借孟和及丁理费、慕光兰人赴北海看房屋。初至静心斋,系昔日历史所之所在,现在北平图书馆藏敌伪时代出版刊物及蒙、藏、梵、满、波斯、阿拉伯、西夏、谨、缅诸国文字。董其事者为北大教〔授〕丁声〈泉宇〉〔树J,曾在英、法精研梵、藏文多年。此处无房子可空。次至松坡圄,其中有阅览室及蔡氏遗书数万卷,并未〔有〕阅览之人。次至蚕坛,内市府办一托儿所,有2 5岁小孩七十人。最后至基金董事会旧址,现为博物馆陈列处,陈列有静生之标本,如Panda 熊猫、童鱼等等。虽有空屋亦不多矣。十二点回。
  一点向觉明来,谈及科学院向北大要还东厂胡同一号的经过。谓汤锡予被逼离东厂胡同,近科学院又要博物馆与文科研究所,文科研究所无法让出,博物馆让出,取消校长办公室,并将北大图书馆阅览室让出一间为手民图书馆。言下颇为快快。二点半借孟和至北平研究院。遇郝景盛、徐旭生、冯家异等。五点半回。
  接青岛观象台王华文〔原作黄文华〕函又接王季玉函
北京   晨晴,日中晴。

  遵义解放。风岗、绥阳早已解放。柳州解放。湄潭解放。桐梓解放。午汤佩松来。下午辛树帜来。胡肖堂来。晚晤树人。
  晨七点起。九点至王府大街九号办公室。讨论接收静生生物调查所事。决定非全部房屋交来,科学院不加接收,文科研究所仍须向北大要还。预算方面昨己拟定,总数为224 , 000 , 000 斤小米,如以十五斤小米作一美金,可折成14 , 000 , 000 美金。其中有113 为临时费,如建筑(三幢大楼)及迁移;2/3 为经常,经常中又以大部为各所之设备,故如全数通过,可比战前之数稍多。昨日云不包括南方各所,今日所云乃包括全部廿七所而言。明年预备派科学人员卅人赴苏,亦包有九万斤之小米在内,即每人约二百美金,此数嫌小。次余提及目前因芳嘉园房屋法院判决唐锁无权出卖,吴宪盗卖公产,势将充公,而劳动部将占此屋。余主张以此屋办有机化学研究所,但大多数人均不赞同,郭、陶均反对。作罢。
  中午汤佩松来谈。下午阅The Freedom 01 Necessity。辛树帜来,知方自兰州到西安,乘陇海至撞关,自撞关至洛阳须乘汽车,自此至郑州转徐州,凡六天始到云。
  兰州人口二十万。肖堂来。七点晤树人。
  英、苏、美预算数, 1949 50 。见《人民日报》维辛斯基十一月十六日联大政委会讲〔演J :苏联军事791 亿Rouble 占总预算19 '1毛社会文化1192 亿元R.美国军事140 亿$ 34 '1毛英国军事30%法国军事20')毛
  
北京   晨晴

  上午汪大同来。王云章来。王序、纪纫容来。下午三点至科代开常务理事会。
  晨七点半起。1950 年科学院预算已由文教会核减,自二亿二千万三百九十六万斤减为一亿二千O九万斤小米。如下:经常费事业费9 , 132 , 000 斤小米76 , 329 , 0∞斤小米608 ,800 $元5 ,088 ,000 $元577临时费37 ,500 ,000 2 , 5∞, 0∞$元共122 , 961 , 000 8 ,197 ,000 $元上午汪大同来,知其于解放前在法国使馆及希腊使馆作事以糊口,又知建人在澳门办中学。王云章谈及北京研究院植物所近况。王序、纪纫容来,谈化学所近况。萧前椿来谈,并以Thomthwaite 方法所绘中国Thermal energy 热能及Moisture水分分布图相示。余觉其法未甚完密,因高度、风力二因子不算在内也。故如西地高、昆明风大、Panama 巴拿马风小均不甚适用。
  下午三点至月牙胡同三号一转,并至马大人胡同十号开科代筹备会常务委员会。吴玉章主席,到严慕光、钱三强、曾昭抡、孟少农、黄新民、涂长望、钱伟长诸人,讨论科代大会科联之性质,直至五点。乘车回。晚阅1. D. Bemal The Freedom 0/Necessity。接张绞青电话,云明晨来看我,渠目的在于觅事。
  寄么枕生、金廷秀、游学泽、杨钟健、严振飞、徐延照函
  
北京   晨阴,潮,十点后晴。
  晨张绞青来谈。午后晤邵力子。晚子强、慕光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前武昌高师校长张缓青来,知渠在津赋闲,其子清华毕业后,现在京为自来水厂厂长。自武昌(1919 年别后,于1928 年曾在南京气象台相见)谈及过去同事,中有若干如汪采白、王其谢、陈梅笙、艾一情、黄任初等均已物故,尚有王长青、林立、吴保之、沈溯明、薛德娟、张镜澄、周越华、陈辛恩等则尚通消息。学生中辛树帜、章伯钧、周其勋、郑鹤春(声)、杜佐周,渠亦尚能记忆也。
  九点至办公室,知下年度1 12月预算又经文委会削减如下:总务事业费研究计划局474 , 000 斤小米国际联络局3 ,090 ,000编辑出版局1,800 ,000各所事业费图书仪器6 ,300,000研究事业费各所30 ,000 ,000其他5 ,000 ,000以上经常〔费〕47 ,640 ,000薪水各所合约(不在内) (10,000,000)临时费建筑20 ,000 ,000迁移1 , 500 ,∞o修缮2 ,000 ,000以上临时〔费〕23 ,500 ,000闻全国中央预算为四百亿,内文教部门占五亿,卫生部占一亿五,教育部五千万,出版总署八千万斤等云云。薪水均不在内也。午后三点借涂太太及孟和至月牙胡同三号,又至北京饭店晤邵力子,遇其夫人。晚悻子强、严慕光、黄宗瓢来谈。
  按1945 年英国研究费占全国岁入千分之二.五(岁人七十亿镑) ,美国所费亦相似,明年中国科学院预算亦占千分之二。
北京   晨睛,外间28°。

从西交民巷中国旅行社搬至北月牙胡同二号居住ρ 下午在东四五号文教会开文教委员会小组会议,讨论科学院院址问题。
  晨六点半起。收拾行装,预备自中国旅行社搬往月牙胡同三号,孟和、长望二家同往。余住西院小屋,涂住西院偏厢,陶住东院南房。九点至院。讨论院址问题。十一点余回月牙胡同。
  二点借孟和赴东四头条五号(前华文学校旧址)文委会三楼,到陆定一、钱俊瑞、乔木、冯乃超、阳翰笙,北大汤锡予、曾昭抡、罗( J 、韩寿置,文化部沈雁冰、王重民,静生胡步曾,科学院严慕光、丁璜、悻子强等。陆定一主席,首由余报告科学院缺乏房屋情形,谓办公厅兰处及编辑、计划、联络三局共需150 180 间房间,而目前所有为东厂胡同一号历史材料整理处约三十间,北大博物馆让出后四十间,为七十间;北大文科研究所殊有困难,因无处可搬。次汤锡予表示北大承认科学院之所有权,但无处可搬。钱俊瑞表示教育部竭力设法为北大文科觅房子,同时主张将静生归科学院接收。胡步曾述1927 年以来,静生先生提议成立静生生物调查所以来之经过,并愿接受科学院之调拨。最后陆定一结论,希望能和衷共济,为科学院解决房屋问题。四点半散,因。晚晤树人不值。
  蒙古经济、文化成就。《人民日报》转载蒙古人民共和国总理却尔巴元帅发表蒙古共和国成立廿五年来经济、文化之成就。1940 49 工业产量增加了280% ,建了1000 公里公路。自首都Ulan Bator 库伦〔乌兰巳托〕至苏联铁道已于本年十月革命〔节〕前通车。目前有412 个初等学校, 14 个专门学校。以俄文为基础的新字母已通行全国, 55.4% 人口能运用新字母。年青的科学家己都集中在蒙古科学委员会内。
  
  
北京   晨重霜,外间28°,房中44°。重庆解放。晨辛树帜来。

  晨七点起。房中煤炉昨生火后,九点加煤,迄晨仍旺。昨晚无风,外间霜重,余579以温度表放日暑表下量之,得280F ,而房中为4401 早餐后辛树帜来,知渠在京尚有相当时间之耽搁。
  九点至王府大街九号办公。讨论接收静生生物调查所问题,决定将来静生调查所与北平研究院原来之植物研究所同在三贝子公园,静生生物调查所之屋暂时作为科学院办公之用。午后二点半与孟和谈及下年计划,以备交给政务院。(1)研究计划局: a) 与生产保健事业取得联系,发展研究工作; b) 集中力量研究少数重要问题;c) 调查国内外具有训练之科学人材,以备适当之分配; d) 开专家会议,以调整各所联络生产机构。(2) 国际联络局: a) 组织学术考察团,派赴苏联及东欧国家考察;b) 派遣代表参加国际学术会议; c) 促进国际刊物交换; d) 请国外科学专家来华演讲。(3) 出版编辑局: a) 出版本院及各研究所刊物; b) 协助各专门学会出版刊物;c) 接受有价值私人之科学著作; d) 编制各种中文科学论文之摘要。
  晚膳时悻子强移入月牙胡同,居住在东院孟和之对面。与悻谈一小时,关于接收南方各机关事。余等住月牙胡同三号屋,系科学院以1400 斤(即十石)小米自房主租得,比之杭州便宜,较之南京则贵矣。余等伙食言明每日五斤小米一个人,目前小米为每斤七百五十元,即每日3750 元也。在中国旅行社时索价每餐4000元,可谓贵矣。
    
北京   晨重霜,外间29°,AC.西。
  中午李烛尘、孙学悟在王府井九街敦厚里七号约中膳。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办公室,听取丁踱及严慕光二人赴静生生物调查所(与何成湘同往)接收之情形。知静生过去之安排房屋殊不适当,其中有若干标本如鱼类、森林等均乱七八糟,有张肇王军、唐进及傅君等三家住宅在内。石驷马大街83号除外面院子而外,内部房子虽有二十间而年久失修,亦未好好整理。讨论结果:成立一个整理委员会,请钱雨农、白坚、唐进、林铝、朱弘复、丁璜、黄宗班、乐天宇八人为委员,钱为主任委员,钱未到先白坚代理。白名吴征髓,现在清华教植物分类。
  次讨论应交文委会之下年度计划。
  十二点至王府井大街敦厚里七号梁宅,系一著名饮食所。今日黄海李烛尘及孙学悟请客,到陈叔通、马夷初、吴玉章、郭沫若、孟和、树人及王星贤等O 菜极丰富,有哈时马〔哈士蟆〕、鲍鱼、全鸭、顿鱼、虾球、杏佛汤。余吃绍兴酒仅三杯,但膳后觉极不适,未几满头大汗,始觉舒适。余把脉,觉脉极缓。膳后李烛尘提芳嘉园一号房屋事,李以为科学院要此屋,实则法院批示吴宪盗卖公产以后,劳工部欲占此屋也。郭沫若以为此事应由吴宪出面上诉,而不应由黄海出面;但黄海则以为无故将其房屋充公,故应由黄海起诉。二点散。借沫若至北大理学院,由此余至北大〈总>c办〕公厅晤曾昭抡、汤锡予,均不在。遂至图书馆晤向达。遇陈遣、王重民。
  由此自景山东街走回。
  晚阅黄文粥交来中国西北科学考查团考查蒙新经过及工作概况。该团于民十六年Sven Hedin 斯文·赫定发起,与北大、清华等十一机关组织学术团体协会,与Sven Hedin 订定合作办法十九条。规定关于地质、人类考古、民族〔方面〕在中国出版,考古、地质标本除有复本者外均留中国。关于地磁、气象、天文方面在外国出版,双方交换一百部,其余自由发行。当时中国团员有徐炳旭、袁复礼、黄文粥、丁道衡、詹番勋,外国团员有赫定、拉尔生(运输)、郝满尔( Dr. )、那林( geology 地质学)、贝格满( archaeology 考古学)、郝德博士(气象)、安博尔(天文)、李伯冷(照相)等十五人。徐炳视为中国团长,赫定为外国团长。考查经费大部由Hedin 筹集。于1927 年五月七日由北京出发,经包头于1928 年正月抵哈密,四月出发,工作至1931 年为止。其中国团员袁复礼至北疆迪化至绥来, 1932 年返京。黄文粥在南疆考古, 1930 年九月返,采来古物90 箱,以吐鲁蕃、焉菁、库车、罗布津尔为中心,以墓砖、陶器、壁画为大宗。丁道衡在南疆工作地质,自吐鲁蕃至库车、疏勒、英吉沙测路线图32000 方公里, 1930 春返京。瑞典那林在吐鲁蕃南部作地形地质研究, Bergman 作蜡羌、额尔齐斯河工作,发现汉简14000 片, 1931 运京, 1938 运美国。Haude 在居延〈汉〉、迪化、吐鲁蕃、菇羌、库车设测候站, 1930 31 结束。
  寄允敏No.3 、子政函张叔同函陆次兰函秉农山函
北京   晨32°。日中晴,晚大雾。
  晚七点参加中南海勤政殿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作旁听。今晚开会至十二点半始止,回家已一点矣。晚胡焕庸、王古鲁来。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至办公室。作函。十二点自王府大街九号走回到北月牙胡同,计廿四分钟。午后阅Bernal The Freedom 01 Necessi妙。晚膳后胡肖堂来谈片刻。
  六点半借孟和、钱三强二人赴中南海勤政堂,旁听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出席43 人,列席旁昕130 人,讨论1950 年预算。首由财经委员陈云报告,谓目前军政、公教人员合七百万人,明年会增至九百万人,单8一11月四个月财政赤字达60% ,因为新解〔放〕区尚未能生产有收入。现靠发行钞票,四个月中增加了五倍。本年度钞票增80 倍,物价增70 倍。预算(见本日记簿后)(见本年日记附录〕。次财政部薄一波报告,谓1950 年预算以军事为主,需要养活九百万人,每100 个老百姓养活二个士兵或公教人员。军队每兵以1554 斤小米计。公教人员供给制1800 斤,薪给制4200 斤,衣服、零用在内。卫生、文教占全预算仅4.1% ,连薪水6% ;收入公粮占4 1. 4% ,但农民已须将所收入199毛至219毛交与公家。即发行公债以后,明年赤字尚有六十九亿四千七百万斤小米赤字。次东北区李富春报581告,谓东北自1948 年十一月沈阳解放后起了极大变化,因为百万大军人关减少了负担,人民土革完成,生产增加,物价平稳。1946 年农民买一匹布要一吨粗粮,1949 年可以买二三匹布,而且布质较好。工人工资1947 年平均80 分, 1949 年140 分;技术人员1946 年最高300 分, 1949 年最高630 分。平均农民每人担负180 斤粮,占其生产之229毛,所以负担仍大。税率上城市商民负担较轻。今年原定可收粮食1600 万吨,实际只1300 万吨,所以明年上半年相当困难。物价己渐稳定。1947 年钞票发20% ,物价增12 倍; 1948 年钞票发2.3 倍,物价增九倍;但1949 年钞票发1. 5 倍,物价只增80% 。本年预算为121 亿斤小米,生产投资占60亿斤,占了全预算50% 0 1949 年投资仅26 亿斤,只1950 年之一半云云。次饶漱石报告华东鲁、苏、浙、皖、闽五省,谓有人口130 ,000 ,000 , 405 个县, 30 个市。税收向占全国半数以上。六、七两个月上海税收只240 亿元,但八、九、十参个月经整理后增至1700 亿。上海工业如纺织、机器已逐渐恢复。上海经常保持廿万吨煤、120 万担米之存贮。次华中邓子恢报告,谓湘、鄂、桂、粤、赣、豫六省人口136 , 000 , 000 ,河南土匪现已肃清,赣、湘、鄂亦无股匪云。次讨论全预算,通〔过〕。
  人民胜利折实公债草案亦通过,计发二万万分,每分以沪、津、汉、西安、穗、渝六城市以平均米价之米六斤,加面粉一斤半、布四尺、煤十六斤之和为一分。每十日由人民银行公布其价,息五厘,五年拨还。
  1950 年生铁70 万T.钢49 万T.钢材料27 万T.电力74 万K
北京   晨33°,大雾。日中阴。下午雨。晚起风雪。

  晨六点起。九点至办公室。郭沫若报告昨晚开四次人民政府委员会之经过情形。十一点半余先出,至北京饭店取棉制服,又至南河沿19 号苏联对外文化事务局。下午三点半至文教会,晤陆定一不值。至外交部胡同36 号晤李宗恩夫妇。遇其介弟,系习建筑者,现在清华。余请其代探庄达卿来京之消息。谈及协和近况,据云近月以物价波动,协和靠美金基金利息,每年约六十万美〔金J,月五万金。如过去美金为四五千元而小米只300 元一斤,则月可得一百万斤小米。但若近来美金只涨一万而小米已一千时,则只得六十万斤小米。已幸协和依照比例分配,学校并不吃亏。惟燕京以小米计薪水,故三个月经费于一个月内即用罄云云。五点回。
  接寿振黄函周立三函赵松乔函
  
北京   晨霜,雪积地上二寸,18°。

  荣昌、隆昌解放。晨张春霖来。下午周发岐来。晚在树人家吃饺子。晚俞庆棠去世。
  晨七点起。见屋面瓦上积雪,开门见地上雪积厚二寸,胖胖与其大妹在院内作雪人。余量外间温度得18 OF。西北风甚劲,故烟囱中煤气倒灌,火炉不易生好。
  张春霖来谈,渠已作函数次与院,欲来科学院研究鱼类。余告以目前各研究所接收后暂不进人,侯接收后开各科专门委员会再事讨论。据云渠历年在山东、江苏、浙江、福建沿海采集标本鱼类大小卅余本,其中尚有云南、四川,有二十余种为新种。
  去年夏天渠曾整理一次,陈列楼下西南角六个房间。今夏华北农学院搬人,腾出二室,将标本集中在另三室,所以杂乱无章云云。但据乐天宇告悻子强云,则农业大学进静生时动物标本陈列己极零乱。
  下午北平研究院化学研究所周所长来,述及化学所原己有添设化工所计划,现拟有所扩充。时缘抗战期间日伪占据时代化工设备已全部毁坏也。但北平研究院原有者亦不过如大学化工系之设备,并非对于某一种工业之特殊设备,故实际目前无此项重建之需要。四点至南锣鼓巷四十一号树人处,谈研究计划事。渠之女公子名慰慈,小名阿Ba ,现在清华。树人雇一女仆,月卅斤小米。此间工资较南方为低。在树人处吃饺子,见杨今甫,知周鲠生不久将来京。八点回院中。电断,因昨晚西北风吹断电线所致云。
  寄允敏No.4 、景仁函
  
北京   晨睛,风止,温度5°C。

  上海俞庆棠昨晚在寓所以中风去世。
  回3晨起量温度得50 , 卅年所未身经之低温也。但因室内有火,温度为40。,并不觉冷。九点至王府大街办公室。
  十一点借孟和、悻子强二人乘车至中南海居仁堂对门之春藕斋,昕取华东、华中、东北三军政委员负责人饶漱石、邓子恢、李富春三人报告三区之文教。到文教会郭沫若、马夷初、贺诚、胡乔木、胡愈之、范长江、邵茎麟、周建人、叶圣陶、陆定一、钱俊瑞等。饶报告华东实际上海情形,述及安徽大学合并于南京大学及安徽学院,因而发生八十教授签名反对,而学生又要合并于南大之事。谓上海教育界之待遇将提高。谓土地改革影响富农,大学中有一部份学生将受影响不能上学,故下年预〔算〕教育费必须增加。过去有若干城市中之改革,如取缔银行,均求援于学生,如何解决土地改革而使大学学生不减少成为问题。卫生方面办有短期医科大学。电影方面上海人士看惯美国电影,故苏联电影不受欢迎。美国电影虽报上宣传有毒素,而看者户限为穿,天天坐满。中国电影又太少,不敷分配云云。在春藕斋旁膳厅中膳后,改至陆定一处谈话,因春藕斋屋大而冷也。邓子恢报告华中情况,汉口情形与上海相似,中心工作在于训练干部,电影如《清宫秘史》、《蝴蝶梦》等通行一时。次李富春报告东北状况,小学生人数太多,房屋不敷用,因之日夜轮流及一星期内轮班上课,一个学校当四个用。明年度教育经费:大学廿万吨粮食,中学廿五万吨。卫生十万吨,文化七万吨,小学占乡村经费10% 以上。东北总部六卡二万吨粮食,按东北预算为121 亿斤即八百万吨〔计算J,教育经费占百分之九也。余询及大连中央科学院〔满铁株式会社中央试验所J,据云将与大陆科学院合并,归工业部云云。四点散。回。
  接高学文函傅重荣函
  
北京   晨晴16°。
  下午李宪之、孙学悟来。晚钟林来。至北京饭店晤丁翼甫、周镀生。
  晨六点五十分起。九点至王府大街九号办公室。今日讨论办公室及研究计划局之组织甚久,结果:研究计划局下设资料与考核二处及研究计划委员会,出版编辑局下设编译、出版二处及审查委员会,国际联络局下设交际、交换、调查兰处,在办公厅设图书馆,于秘书处下设新闻、档案工科,决定以关肇直为编译处处长。关,广东人,燕京毕业,习数学,在法国两年,入Sorbonne 索邦,与邹国兴等相识。余瞩其主持关于科学人事调查一事,将来希望能制一个中国科学人材录。十二点回。
  午后二点又至办公室。作函数通。李宪之来,谈气象所要迁移北京事。余告以目前以缺乏房屋,元此可能。社会研究所欲迁移,亦以乏屋而止。目前气象局尚未组织就绪,气象所移京一无好处。孙学悟、王星贤借张子函、谢光遁来,为芳嘉园一号屋事。此屋原为心理所所址,"九一八"前以北平不稳,中央研究院将集中南京、上海,唐壁黄得蔡先生同意,以廉价二万三千元售与吴宪。吴得此屋加以经营,出租与英美人,获利甚厚。至解放,侯德榜欲拉吴宪入黄海,乃主张黄海购此屋,为吴宪作一研究室。吴宪以子女留学为词,索价廿万美金,以十年还清。黄海乏此巨款,卒以八万元成交。解放后,心理所被开革之助理高尔恭向法庭控诉唐锁廉价售屋与同乡,出庭时法官责唐颇严,唐不服。法庭以唐元中央研究院〈未〉授权为理由,指唐元权售屋,并判吴宪盗卖房产,房屋充公。黄海不服,欲上诉。孙等此来,乃为向研究院查明院中有否授权与孽黄售此屋。余允之,但逆料无结果,因案卷均已移广东也。五点回寓。
  寄陈泽渔、高学文、陈君衡、陈鹤琴、赵松乔、吕蔚光函
北京   晨晴18°。下午睛,街上雪溶化。

  下午在文教会开第二次委务会议,讨论预算。
  晨六点兰刻起。上午九点至办公室。讨论'阵子强、黄宗班二人南下接收方针。
  第一批接收定明日八号赴南京,每机关一人,共四十人之谱。十二点回。
  午后二点借孟和、悻子强至文教会开工作会议,改名为委务会议。郭沫若主席。首由邵茎麟报告本月内文教会所将召集之会议,计有教育工作会议、报纸经验会议、留学生事务会议、春节文化活动会议、电化教育会议、全国报纸经理会议、编译出版会议等,其中惟编译出版与科学院有关。次讨论宣传《共同纲领} ,十五人小组委员会曾议决有十一项,讨论后决定由出版总署负责出版通俗小册,并在《人民日报》等定期登载关于{(公〉共〔同〕纲领》之刊物论文。文化部已制有关于此类文字(9 11月)之索引,组织文艺作家宣传及制春联等各项目。次讨论预算,胡乔木报告,谓文教会预算除华东、华中南、西北、西南四区而外,文化教育经费共为二十四亿六千万斤小米,其中东北区七亿九千二百万,全国中小学八亿四千万斤,而中央文教事业则为八亿三千八百万斤,较之原定五亿四千万增三亿,如下,其中尚须减去尾数三千八百万斤。最后讨论电影行政会议的报告,谓现有三家制〔片〕公司,即东北、华北与上海,每年只能出三十五六个片子。而全国有470 家电影院,卫生事业费科学事业费出版事业费新闻事业费文化事业费教育事业费总共208 ,∞0 ,∞0 斤100 ,000 ,000100 ,000 ,000118 ,900 ,00070 ,409 ,000241 , 484 ,∞o838 ,793 ,000在上海50 家, 1/3 为公营, 1/3 为私营,28 家外商,英美电影上海甚盛。尚有九百多片子已进口,因未审查不能演。现在军队与人民共有电映机一百架,向苏购二百架,尚需要四百架。要每年自制二百片始可足用云。讨论结果:以后苏联片子虽尽量多演,但英美片子好者,如Shakespeare 莎士比亚作品亦欢迎。六点散。
  接杨钟健函李亚农函寄王天→函
  
北京   晨睛12°上午至三贝子公园历史所。

  回5晨六点三刻起。上午八点三刻借孟和至三贝子公园历史研究所。先与徐旭生i炎,未几丁璜、黄宗颤及严济慈来,郭沫若夫妇〔来J,遂召全体历史所人员,计研究员徐炳相(62 岁,河南人)、黄文粥(57 ,湖北)、冯家异(42 ,山西)、汪静(44 ,河北)四研究员,及苏秉崎(44 ,河北)、钟凤年(62 ,桐城)两副研究〔员J ,及助理研究员许道邻、程溯洛、尚爱松,助理贾敬颜等。首由徐旭生所长报告最近工作,知黄文粥在整理民十七年至廿一二年西北科学考察团之材料;冯家异专辽金史,现着于写火药传入欧洲史;汪静专研西夏文字,可称独步;苏秉崎作陕西斗鸡闸考古报告;钟凤年研究古代地理;许道邻写《北京地理志~ ;程溯洛研宋代经济财政史;尚爱松魏晋学术史;徐旭生本人研究中西文化比较之历史观。据云历史所欲在西北考古历史有所供献,故原拟出外考察,一队至甘肃,二队至陕西,发掘丰铺及华夏发样之地昆仑邱之下,调查甘肃与宁夏西夏故都及山西汾河流域云云。郭沫若以明年经费有限,暂限于整理原有材料为限。余询徐旭生,西北科学调查团订约地质、考古由中国出版,气象、地磁由瑞典出版,交换各一百部,有否履行?徐谓仅收到瑞典方面寄来-本,而中国方面一本亦未曾寄云云。次郭沫若谈将来方针至一点左右,余等先回。
  二点走至王府大街办公室。五点半回。晚长望来。
  接允敏、希文函寄李亚农函杨钟健函
  
北京   晨20°,微雪,寻止。下午阴。
  全国农业生产会议开幕。宁宁在杭州考〔上〕第三野战军廿一军文〔工〕干部,于今日离杭赴临海。下午白坚(吴征锤)、潘际士回来。
  晨七点起。余自南京来时即咳嗽,迄今未痊可,大概因路上劳顿,且余肺部素来不好也。晨与长望之父亲谈,知其今年六十九,行步甚健,胃口亦好。渠大概系牧师,故住燕京时多。今日始发表:气象局、民航局归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之航空司令部,民航局局长为钟赤兵,气象局长涂长望,副张乃召、卢翠,办公厅主任蒋金涛云云。九点至办公室。谈职员待遇。同现各部情形不同,教育部为供给,每人小灶240 斤、中灶170 、大灶150 ,再加办公费,部长500 、次长450 等,再加太太150斤,再加有小孩者每人120 到140 不等,故如依照教部办法,余亦可得1300 斤也。
  本月上半月发薪650 斤小米,作每斤753 元算(优、劣二等之平均计) ,共得489 , 450元,以折实3050 元为单位,可得160 单位。但南京上月F半月、本月初发只廿六万元,实只一百个单位也。故两处待遇可称未能一致。
  阅黄宗重瓦作之下年度工作报告,预备于明日交文教会。下午二点至院。白坚来,渠为静生整理委员会之副主任。余告以院中整理静生之方策在于使其事业可以发展,但与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之合并势在必行,以钱雨农为所长。据云步曾欲推农山,余谓农山系动物学家,而静生动物部早已停顿,不能不注意于植物也。
  潘际刑来谈。据云上海各报均不能维持,全靠津贴《新闻报》以广告多,故较好云。《字林西报》已售一千元一份,即一升米一份报也,故看者寥寥云云。今日汇卅万元与允敏,汇费一万九千余云,可谓贵矣。
  据农业部李步青报告, 1949 全国农业生产为2125 亿斤. 13 , 000 万吨,而东三省占1300 万吨,亦即全国113 也,其数仅战前3/4; 棉花1949 年830 万市担,占战前589毛。
  接允敏寄书二本徐延照函若水函
  寄储安平函汇允敏卅万元允敏No.6 、希文函张仁甫函
北京   晨晴18°。下午晴。

  上午至植物研究所。晚六点至北京饭店,波兰大使馆Pianowski 、Maria 夫妇请鸡尾酒。亚洲妇女代表在北〔京〕开会,到廿三个国家代表,正式代表165 0晨七点起。九点借孟和至三贝子公园植物研究所,郭沫若夫妇及黄宗虹、严慕光不久亦到,植物所方面到刘慎i号、林铭、郝景盛、汪发攒、王云章及副研究员夏纬瑛,助理研究员崔友文、匡可任、简焊坡等。据刘报告,谓植物所重心在于分类,刘本人注重植物地理,冰河时之植物;林辖菊科植物、福建植物;郝景盛制植物索引及参加察哈尔造林工作;汪发绩单子叶植物;王云章锈病之研究;夏纬英高等植物分类与华北植物志,近又喜弄考据中国药用植物;崔友文曾赴察省,平时研究木犀石竹科;助理研究员匡可任研胡桃科,著有《五台山植物志~ ;简婷坡研究虎耳草科。
  据刘云,标本室有标本十五万本,但十年来均未整理,今后方针:拟办训练班,造就采集人材,高中毕业后一年即行;多提拔研究人材;搜集西方各国有关中国之植物文献,为订定名称之用;向各方要原始植物标本之照片。以上四项能办到,则三数年内《中国植物志》即可成,并亚洲印度、安南均已有之。苏联在Komaroff 之指导下,于数年前亦完成云。余询研究所有几架显微镜,据云只两架,而且一架已坏,图书、期刊亦甚差。虽北平研究院经费不多,何至如此贫乏耶?郭沫若指示今后方587针。至一点始回。
  二点余至院办公。阅Scie町e & Society {科学与社会》关于Toy由ee 汤因比所著Studies of History {历史研究》一书之批评,系用唯物辩证法出发点者。翼甫夫妇来,谈半小时。五点至北京饭店,波兰大使Pianowski 夫妇招待鸡尾酒,遇周恩来总理、钟林、陆志韦、汤用彤、章伯钧、李范一、胡愈之、沈雁冰、周扬、邵力子、周建人等。六点半回。梁叔五、周慧明姊妹来谈。
  寄潘渊、徐家齐、赵昭晒、庄自强函寄若水函
  
北京   晨晴18°。下午睛。
  昆明卢汉反正,张群有被扣之说。上午汤佩松、徐旭生(炳祠)来。下午杨昌业来。晚约周鲠生、I翼甫夫妇、饶树人、杨今甫吃饺子。洗浴。
  晨七点起床。九点半至王府井大街"好莱坞"剃头,费二千五百元。至东安市场购杰克〔夹克〕未果,回。徐旭生来谈古代史,渠〔谓〕尧、舜、禹所都均在河南、山西境内。
  汤佩松来谈,谓渠愿就科学院研究计划局事。而教育部以农科大学职务重要,该校新由清华、北大、华北三农学院合并而成,一旦汤离去,难免清华教授方面不成问题,汤要求暂保留此一位(即副局长) ,余等均赞同。且将来如设立计划委员会,亦以汤为最宜也。中膳后一点在寓中洗浴,房间空气温度初为6001热水管出水116°,但放至盆中低至106°,洗毕空气温度为70°,故毫不觉冷。杨昌业来,知华北农学院现由乐天宇、汤佩松、俞大绂三人为委员会主持。乐欲政务会指定校长,政务会则主张教职员、学生公推,清华方面推汤,北大一部分金陵毕业生推戴芳澜云。
  Soviet Science in the New 5 Year Plan {新五年计划中的苏联科学}, Anglo-SovietJournal , Quarterly Org<αn of Society for Cultural Relations with USSR {对苏文化关系协会季刊}, Vo1. 8 , No.2 , Winter , 1947. Foreword by 1. D. Bernal: 一The fulldraft plan was a document of 1500 pages: 2 years of general preparation and 6 monthsof detailed preparation. The plan was discussed in 2 full meetings of the Council of Ministersof the union.Academician S. Vavilov sketch before general meeting of plan for sc. work of theAcademy of Sc. of the USSR for 5 years , 1946一-50. In its work , the Academy of Sc.must avoid 2 extremes , on the one h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its institute into branchesof industry , and on the other , divorce of the。可from produce and a "head in cloud" attitude... Science is always a system , it cannot develop separately , patchily and only inresponse to external stimuli.. Sc. plans much for future , and it often happens that decade passes before its results are appreciated.
  寄允敏No.7
北京   晨晴24°,风。下午睛。
  今日将Bernal The Freedom 01 Necessity 书阅竣。
  晨七点起。九点至玉府大街九号科学院中讨论院址问题,因三贝子公园有他机关合用,如市府西郊公园、航空司令部之气象台,故不如进行圆明园,清华大学己愿放弃地权也。作函与雨农,嘱雨农来就静生生物调查所整理委员会主任事,缘委员会人选已经文教会方面指定也。余恐雨农未必能来,而副主〈席〉〔任〕白坚(吴征锚)又资格太浅,故该委员会之能否顺利进行颇成问题。十一点半回。
  午后二点至院。余近来下午均徒步赴院,五点走回,习以为常。每次均需时廿四分至卅分钟。今日下午阅南京寄来之预算,天文、气象、地质、物理、社会五所连办公处合一百八十余万斤〈大〉〔小〕米,临时费亦一百万斤,共不过三百万斤,比较文教会所拨科学院一亿斤小米之数少多矣,惟美金有卡余万元。地理研究所之预算亦寄到。五点回。晚阅J. D. Bernal The Freedom 0/ Necessity 一书,全书阅竣。
  接赵九章接游学泽函 寄九章、雨农
北京   晨睛24°,风。
  上午军动物研究所。晚至大华看朝鲜文艺工作团音乐舞蹈晚会。
  晨七点起。九点至三贝子公园了解动物研究所。偕往沫若、孟和、丁璜、慕光、宗瓢,动物所到所长张尔玉,研究员沈嘉瑞、朱弘复,助理研究员夏武平、齐钟彦,助理刘瑞玉、刘友樵,技未员马绣同、冯钟琪、王壁曾等该所技术人员七人。首由沫若致辞,述以后工作之方针。乃由张尔玉报过去历史及目前进行情形及困难问题,知张本人之工作为软体动物及鱼类。世人初只知厦门有文昌鱼(如就鱼) Brachiopoda腕足动物门〔就鱼应为头足纲动物〕,经张采集,知青岛亦有之。美国来人愿以40 ø 一打购此鱼。鱼不甚大,长仅一二寸而已。沈嘉瑞专门蟹类,谓北方之蟹类已得大概情形,愿往南方采集云。朱弘复研究昆虫, Illinois 毕业生, 1945 从事棉蜻虫、浮尘子Leaf hoppers 叶埠及幼虫Larva 之研究,近来隆尧县以浮尘子为患,曾误为煌虫,将预备一万工以从事捉灭,经朱弘复之前往阻止。渠于解放后与棉业改进所合作,从事棉蜻虫之研究,已有头绪,惜以事繁,而本年在野外工作多,故未能有成绩。谓棉崎虫之害常可损害棉之收获达50% 至100%云云。最后由郭沫若又谈一小时。一点回。
  下午二点出发,走至王府大街九号。作函与赵元任。五点回。六点三刻借孟和、涂太太至后椅子胡同二号,晤严慕光及刚复。刚复方自东北回。七点十分至米市大街大华影戏园,看朝鲜文工团音乐舞蹈晚会,节目分音乐、舞蹈两项。音乐中以白云福之钢琴独奏为出色,惜钢琴不佳。柳恩、卿、高万寿之独唱造诣亦不恶。舞蹈有五节二十四场,自古代高丽起至北韩独立止,系崔承喜之创作,安圣姬、金白峰助理导演,舞台监督安济承。安圣姬为崔承喜之女,演来最为出色。十二点回寓。
  〔补记:朝鲜文艺工作团音乐舞蹈晚会(十三日)舞蹈部份名为《解放之歌} ,系崔承喜(女)创作,其女安圣姬及金自峰主演,舞台监督安济承,分五幕,即:古代的回想,日本帝国主义统治的回想(1 906 1945) ,解放后之北朝鲜,美帝在南韩之黑暗及幸福之北朝鲜。其舞蹈之技术远胜于前在政协会议时所看到华北大学之秧歌舞,胜多矣。惟其歌唱颇受日本之影响,唱时声如羊鸣。又所用之鼓大而无当,盖系古代之遗物也。〕
  接李亚农函 接若水十兰万元、徐延照书二包
  寄李亚农、赵元任函
北京   晨睛23°,Calm。下午睛。下弦。
  将书桌搬出至外间原来会议室。中午至财经会计划局中膳。晚七点在外交部街协和北院41号李伯纶家晚膳。李景杭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王府大街九号办公处。今日讨论西北科学调查团结束问题及静生生物调查所整理问题,因该委员会将于下午开第一次会议也。西北科学调查团文献工作决请陶孟和、徐旭生、汪志华三人决定。静生生物调查所整理工作委员会主席钱雨农尚在上海,应给与旅费。同时出版编译局杨钟健在宁,其来京之旅费如何支法,亦应定一办法。
  十二点借慕光、孟和二人赴九王爷府财经会钱昌照处中膳,到宋前文、孙晓村、钱昌照及技术管理局钟林、陈修和,计划局尚有一副局长曹菊如以病未到。陈系四川人,陈市长毅(上海)之兄,向在昆明兵工厂为厂长;孙晓村系农林方面人;宋召力文则为共产党老干部也。余等交换情报,了解情形。据陈修和报告,技术局将分十处,计有发明、标准、机械、化工、电机、土木、农业、水利等,但实际均尚未组织起来。
  〈设计)(计划〕局系依照苏联办理,现有二十二处,包括统计、文教、科学技术、物资、价目以及重工业、轻工业等,苏联专家已在京相助计划。目前有两部工作,一为目前之财经会下面各部之设计,一则为比较永久之设计。余报告科学〔院〕近况及内部组织d 钱乙毒草希望李仲搂能速回,开一地质专家会议,以解决中国矿藏问题。
  今日结果:希望科学院与技术、计划二局能互相沟通,并财经会能为科学院出问题。
  三点散。至院。五点回。
  今日将余之书桌自小房间卧室迁出至外面大房间。七点至外交部街协和北院,应李宗恩、何晋夫妇之邀晚膳。
  接土芳、士楷、惠康函 波若函 寄徐延照函 钱若水函 游学泽函
北京   下午晤侯德榜。晚严济慈来谈。
  晨七点起。近日觉左背上阴痛如Rheumatism 风湿症者。北方天气冷而干,不应有骨节痛之症,因此症乃阴湿地之所惯见,而非干燥地之病也。
  九点至院。今日看前中研究院历史材料整理处,因梁思永卧病,故由郭宝钧报告内部情形。到研究员郭宝钧、丁声树二人,助理研究员孙德宜,助理傅娟、赖家庆。缘南京历史所搬赴台湾后,大部人员如傅孟真、李济之与董彦堂均去台北,南京所留人员则来京,尚有傅乐焕(辽史)在美国,张士昆(语言)在美国,夏需在浙江大学,王明(历史)则于今日甫到京,故历史、语言、考古、民族四部门因材料迁至台北,研究工作甚难进行。历史方面无研究员指导,赖家庆系助理。语言方面丁声树过去研究湖北、四川方面,但材料均移台,川、滇稿子已写好亦不在身边,现研究六朝唐人训话语言习惯。考古方面郭宝钧前曾帮同发掘安阳,下年度希望春季能前往,并于秋季至甘肃作史前发掘,及东西文化交通史及中原原始文化在河南之发掘。每次发掘需兰万斤小米,合九万斤。民族方面完全停顿云云。关于图书整理,人文科学方面二十余万册,近代科学方〔面〕八万余册,目录可于一、二月间编就。
  印刷有九种稿件交与商务,有六种已付印,但未出版,其中已抽出李闯王等不合时代之论文二篇,尚有一千万字之稿待印云云。十二点散。
  午后假寐半小时。二点三刻至东四七条十六号晤侯德榜。渠方自东北回来,对于东北感想,云不如宣传之佳。抚顺煤现日出九千吨,较余前往时日六千吨为进步;鞍山第二个400 吨炉巳修好,可知较前亦增加;惟谓吉林厂及抚顺铝厂机器均被卸拆,迄今未恢复,苏联方面谓一部可以送还,但须购买云云。四点半至北京饭店,晤丁翼甫太太不值。五点回。晚徐旭生来。
  接黄新民函陈君衡函寄允敏No.8
  
北京   晨晴21°。

  卢汉、邓锡侯、刘文辉、潘文华四人均于九日反正。卢为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刘为西康省政府主席,邓、潘为西南长官公署副长官。
  晨七点起。九点至办公室。今日报告静生生物调查所整理委员会开会结果。
  丁璜报告,知开会讨论时尚能顺利进行。静生标本及工作室将移置于三贝子公园,步曾本人仍可在石驷马大街83 号工作,住静生人员张肇毒、唐进移住西直门宿舍。
  静生调查所作为科学院办公,现惟钱雨农主任委员尚未到京,副主任即须驻所办事矣。次余报前日与计划局宋召力文、钱昌照及技术局钟林、陈修和接洽情形。关肇直报告出席文教编辑出版会情,据谓胡愈之报告明年出版总局预备印一万二千万字数,包括期刊在内;如出书,则十万字一本者可出一千本。各政府机关有须政府印刷印行者四千余万字,自印者二千万字云。孙知微交来俄文苏联科学院报告题目之翻译。
  午后二点至北京饭店晤翼甫。遇鲤生及李范一,约鲤生太太至北京饭店对门之摊铺上看衣着,所陈列以大衣、杰克、美国之兵穿短大衣等为最多。美兵大衣有羊绒毛,索价自卅八至廿六万,短杰克自十五万至八九万。余以钱逸云寄来十三万元为子政买杰克,故托〈丁)(周〕太太同去,但摊上元一当意者。结果至东安市场久丰,以十二万八千元购得一件黑皮白羊毛新杰克,拟交与黄宗颤带去。
  四点回。晚钱乙黎来谈。又华北中学曾锋来谈。曾锋系前浙大数学系代数教授曾炯之之侄。炯之在浙大时住校长室旁,余于晚膳后常出与散步。其侄时在湘湖师范,常相见。后在清华毕业,解放后入报馆为记者,现在西直门华北中学为国文教员。余谈及希文欲来京教英文,嘱为物色一英文教员位置。
  接张式和、赵松乔函寄黄新民函
  
北京   晨晴26°。下午睛。
  缅甸承认人民政府。毛主席去莫斯科。黄宗盟南下接收。
  晨七点起。九点至东皇城根前北平研究院化学研究所。到化学研究所所长周发岐,研究员纪育祥、陈光旭、王序、蒋明谦,助理研究员石毓溥、凌育仁,助理李广年、李光亭、那溺霖、路之康等。郭沫若说十分钟后,周发岐报告几一小时。强调经费之缺乏,抗战时期损失之大迄今未能补充,将来要恢复玻璃仪器修理厂,恢复半微量分析与工业分析,因各方均有东西来化验,将元以应付也。恢复微量分析室,更换仪器之旧者,购己消耗之药品及书籍,开始化工实验及煤气、水井之设备等。
  次蒋明谦报告。谓合成化学因人手少不能展开,如有适当人才,五年之内可制五百种基本药品,就可不依赖舶来品。原拟今年做64种药品,但实际只做二十种,明年预备做136 种,合二百种,但不易达到目的。期刊只有三种全的, 1937年以后即付缺如,北京城内无一种完全之化学杂志。目前不能在国内做基本研究,理由是无完全之药品,苟有研究经验之人,则东西虽少亦可屡续进,但资格浅者即要失败云。
  王序、陈光旭、石毓溥均有意见,余亦谈廿分钟。夏康农述学习之重要。最后郭〔讲〕一小时半。一点散。
  二点至办公室。待李范一,久不来,后余与翼甫曾来寓所与钱三强谈一小时。
  六点固,走到,觉乏力。晚膳后作函与彬彬。阅J. G. Crowther Science in Liber.αtedEurope 其中关于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 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一段。
  寄赵九章函士芳、霞姊函允敏No.9 、陈君衡函
北京   晨晴20°。

  晨晤胡步曾、周子竟、李范一、丁舆甫、钱三强。下午沈嘉瑞、张春霖、王序来。
  晨七点起。八点馀乘车至灯市口十二号晤子竟,适渠将赴会,与谈数语,约星期三上午来院。至北京饭店晤了翼甫,谈及制造仪器问题。李范一亦来。渠以为钱昌照所主张凡是关于经济方面者均应归财经会者为错误,以为关于科学研究人员均应由科学院来支配。余则主张设一个全国科学研究委员会,由有关各部推一主要知悉内部与科学有关之人在内,讨论科学研究各科如何合作协力。此点翼甫与李范一皆同意。但余回寓时与孟和商之,孟和大反对,以为目前应全力注重整理内部。余虽赞成此说,但组织委员会目前元非取得联系,要到内部整理以后才有事可以干也。
  至石驷马大街八十三号晤胡步曾,渠对于吴征锚(白坚)印象尚不坏。谓庐山有树二千余〔万〕株,水杉万株,现为江西省府所接收,应派人去接管,并有俞德泼可以任此职云。出。晤黄海平不值。
  十一点至大佛寺西街宿舍晤钱三强,谈半小时。渠主张专家会议由原来院士开名单,余赞同其说。渠并主张中研究院物理所施汝为可令去大学,钱临照回北京,赵忠尧则由彼回国后面商。化学方面应从长商议。据渠谓慕光与树人、陆学善、钱临照均不谐云。午后张春霖、沈嘉瑞二人来谈,为动物所出动物图志事。王序来谈,据云化学研究所之化工厂当初设计时规模太大,如应用,每天买煤一吨。
  余询以化学、物理各所同人习俄文之情形,据谓系一华北大学俄籍教员教,每天晨7:50 8:50 ,所用书即Potapova Russian Textbook of the Russian Lαnguαge for EnglishSpeaking People <<讲英语者用俄语教科书) ,上海万锢书局印行。渠等已读二个月,读至Lesson 9 0 余初思明天起即加人,后以课太难作罢。
  寄彬彬函景文函
  
北京   

  钱三强加入"一、三、五"之会报。晚晤周子竞、陈鸿遣、张心一、刘j 庆云、梁希、周慧明等。
  晨六点半起。阅俄文。九点借孟和至院中汇报。今日孟和首提及院中工作应以整顿内部为主,不必外向扩张。余虽善其说,但以为与各部合作、了解情况为目前不可省之事,故主张与农、林、工、卫生必须取得连系,并且对于科学研究有一Interdepartmental部际委员会,以资互相交换意见。钱三强主张专家会议人选应由院士中推定若干,嘱开名单,然后再在新旧解放区推人。此意见大家赞同。中午时钱三强来北月牙胡同看屋。
  午后二点走至办公室。又与钱兰强谈片刻,余交阅J. G. Crowther 著之Sciencein Liberαted Europe 一书,其中即提有钱三强与蔡柏林者,并提及一安南人BuuHoi (化学家)。作函与赵九章及陈宗器。因据三强云,翁文波与傅承义同出清华,但翁比较有棱角,且班次低而出洋早,故傅不喜之。又谓陈宗器不喜赵九章,故前次在京开自然科学代表会时,赵九章等曾提议改气象研究所为地球物理研究所。
  此事传至上海,陈宗器与翁文波等均赞同之,因有前油印之提议,意在与气象所分裂为二云云。余甚怪三强得消息如此之速,因系实情,而渠洞悉较余为远深也。
  晚借孟和、长望至灯市口十二号晤周子竟。渠开钢铁会议将近结束,云星期三上午可至院中,谓王大珩愿至工程所研究制光学玻璃。出至观音寺渤海饭店晤鸿邃,遇张心一、刘庆云。据张心一云,祁连山每至七月间则山顶下雪,山腰有雾,而山足天睛,此乃Monsoon 季风到达之表征也。又至东安饭店晤梁希及周慧明,渠所住旅馆极小,而弄堂长又狭,余炭炭为之危惧。
  接张素诚、赵九章、允敏No.5 、晓沧、宁儿及逸云、杨钟健函寄允敏No. 1O(函〕、照相一张陈宗器、赵九章函
  
北京   
  上午至物理所。下午至清华大学晤叶企孙、袁希渊、王成组、李宪之。晚中苏友好协会庆祝斯大林七十寿辰前夕。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至物理研究所,到郭沫若夫妇、孟和、丁璜、严慕光、汪志华,物理所到慕光、研究员顾功叙等十五人。首至物理化学大楼参观,见二十年来慕光所用之分光镜,助理研究员张君正在试验晒Selenium 之光谱。次参观石英结晶电性之试验、探矿仪器部门及化学所各实验室,遇蒋明谦及陈光旭、周发岐诸人。
  最后看磨玻璃之实验室,实为最精彩之工作。回。至图书馆,严慕光报告二十年以来物理研究所之工作。谓最初六七年注重在作论文,有六七十篇之多,关于光谱、光学与电学方面者为多。尤注意于石英结晶之研究,以石英薄片能使无线电波长不致有十分变动;并用X 光研究结晶构造,故购买上海现在陆学善主持之X 光器及感应电炉。走向金属物理及地球物理测定,黄河沿岸七点经纬度、珠江流域地磁与十八省各处重力加速〔度〕之测定(四川尚缺)。抗战起仪器内运,一部移上海,一部至昆明,此时注重以水晶振动片供给电政修理厂、无线电广播电台,共有二千片之多。制造显微镜(高至1400 倍)者五百架,水平仪200 架. microfilm 缩微胶卷放大器五十套,并至云南个旧、东川,贵州等地探矿。复员以后反而停顿,解放后工作又活动。第四野战军要做瞄准器Panama 巳拿马式者,费二月之时间做就。据云要五千套之多。新华广播电台及国际广播电台均要水晶振动片。东北物理探矿需要急,正在华北大学办训练班。次顾功叙与助理喻焘、仪器管理金君均有报告。
  直至一点三刻始回。
  兰点半余乘车至清华北院七号晤企孙、三强及袁希渊,王成组亦在座,李宪之亦来。余询企孙关于气象所将来是否即改为地球物理研究所,渠以为二者分列亦好。关〔于〕地球物理方面人选,渠以为翁文波最有希望,傅承义以至大学教书为宜云云。至地理系一转。五点借三强回。晚六点借孟和至北京饭店(大使馆二等秘书Ma巧XJIH 马陆恒)。九点半田。
  接崔道彷、胡刚复 请汪大同带卅万元至南京家中
北京   晨晴20°。下午晴。晚星光生光。

  上午吴福祯、周子竟来。斯大林七十生辰,各地大庆祝,晚怀仁堂开庆祝大会。
  晨六点兰刻起。九点至院。讨论预算问题。十点周子竟来,报此次钢铁会议之经过情。谓有苏联专家十二人参加,其持意见与中国钢铁专家亦相合,惟劝弗专开富矿,要把握时间云云。对于合作问题,子竟意见以为只能分工合作。与吴雨公谈。渠现在华东人民政府农林水利局病害药剂机械厂(在上海揄林路) .此次来开农业生产会议。谓今年粮食全国估计为2100 亿斤,明年不论天气如何,希望增加一百亿斤,即五百万吨之粮食也。余托其带景仁杰克,并嘱为士楷介绍水利局事,因士楷来函不愿在西北也。十二点囚。中膳。
  二点至院。与三强排定气象、地质、理、化、生物各科专门委员,开会时应征询意见院士之名单。作函数通。四点至三联书店购书,以3750 购得《联共党史~ .因近日以斯大林寿辰而廉价也。六点回。七点借长望夫妇及孟和至中南海,参加中苏友好总会举行之晚会,系文工团、戏剧学校、电影厂青年艺术团演出,以纪念斯大林七十寿辰者,计有音乐、朗诵及舞蹈三部。音乐方面有黄伯春女高音独唱及军乐,朗诵有艾青、萧三等作诗,最后有戴爱莲等导演之舞剧《万岁!斯大林》。
  一点回。
  595Joseph Stalin 斯大林,原名朱加丝维里,J.维萨里昂诺维区, 1879 年十二月廿一生于Tbilisi 第比利斯省哥里城,是格鲁吉亚族。父亲是皮匠,母亲是农奴女儿。
  1899 年因革命活动被开除Tibilisi 中学。1900 年列宁编《火星报~, S 为拥护者。
  1902 年在Batum 巳统被捕, 1903 年被放逐至Irkutsk 伊尔库茨克,第一次与列宁通讯。1905 年俄皇下令(一月九日)射击彼得堡工人游行,全国罢课、罢工。十二月工人武装起义,称第一次革命,时S 在S. Caucasus 南高加索。1904 年回高加索加入Lenin 的Bolshevik 布尔什维克, 1905 年十二月全俄第一次Bol.会议,与列宁第一次见面。1908 二月至1913 , S 被捕五次。1912 年S 于五月五日发刊《真理报》Prav缸,被选为中央委员。1914 1916 被放逐西伯里亚。1917 年四月三日Lenin回俄发表《四月提纲~,把资产阶级革命变为社会主义革命。1917 年五月S 被选为政治局委员,六月被选为中央委员。1917 年十月廿四(Nov. 6) Kerer此y 克伦斯基下令封闭Bol.总部,次日赤卫队起义,攻下临时政府,全俄Soviet 苏维埃代表大会把全部政权移交给Soviet ,以Lenin 为主席,斯大林任民族事务委员, 1922 四月为中央总书记。1924 年一月甘- Lenin 去世。
  接士楷函寄景仁杰克又函允敏No.11 函萧前椿、卢嘉锡及张素诚
  
北京   晨睛19°。下午阴。
  上午至原子核研究所。下午科学院中苏友好协会庆祝斯大林七旬大寿。
  晨七点起。九点至原子物理研究〈室〉〔所〕,到钱三强、何泽慧及杨宗光三人。
  因是所于去年三强回国时创办,承由李润章在北平研究院拨五千美金购机件,但不久解放,三强以事忙,故未能积极进行也。见何泽慧所制〈原子〉〔元素〕表,据云九十二〈原子〉〔元素〕连Isotope 同位素,其数已至三百余,但连人造放射性物则有九百余种矣云云。十二点回。
  二点至院。与关肇直、孙娴揉谈过去教育工作会议情形,因过去三日为预备会议,明日起将开正式大会也。院中派余出席,故余不得不知华东、东北、华中各地之情况。四点步曾来。五点科学院中苏友好协会支会开会,庆祝斯大林七十寿辰。
  首由严慕光报告,后郭沫若演说。述苏联于立国之初为世界上第一国废除不平等条约,抗战初又尽力助我,第二次大战迅速的解放了东北,最近又第一个承认我人民政府。自毛主席去莫斯科后,不久将有惊人的消息,即旅大有还我之议也。讲毕演米邱林电影,未终己六点半,余先回。
  晚间北京饭店各民主党派联合庆祝斯大林大元帅七十寿辰,未能往。涂长望来谈。余告以孟和、慕光二人均反对地理研究所之成立,孟和以为地理无足轻重,朱驷先为多事,慕光则以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
  接刘粹中、喻国泰函 徐延照
北京   晨风,晴28°。下午晴。

  出席教部召集之教育工作会议。下午袭克安来,未遇到。
  晨六点廿分起。上午九点至西单中国大学旧址教育部开会。今日系第→届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到会者有东北、华北、华东、西北、华中南等单位教育工作人员,以及京、津、沪各市代表,计有上海唐守愚,南京徐平习习,东北车向忱、董纯才,苏南刘季平,中南潘梓年。教部办公厅主任刘皑风、葛志成等为招待。首由主席马叙伦报告,说明此次为新中国诞生后第一次全国教育会议。次郭沫若演说,谓1950 年计划要肃清反动思想,以苏联帮助养成大量干部。次黄任之演说,谓从1903 年起从事教育工作,到如今才发见了人、认识了人,要发现天才,从陶行知理论方向走,设法减少近视云云。徐特立报告过去艰苦奋斗经过,单读马克思书是教条主义,要从体验中得来。陆定一说东北要大量教员,中学明年要1500 ,小学二万个,冶炼方面要660 个专家。并提出四项工作:一是速成农工中学,训练农工子弟,于短期内可进大学;二是训练师资;三是检讨过去教材;四是新区教育的改进。次余演讲,述科学院工作之缓慢,余来会是学习,科学院与教育部应有联系。对于师资方面,科学院可训练大专学校讲师与教授,更变过去出洋留学殖民地印度作风;教材方面,可供给自然科学仪器之精研,如显微镜、动、植、矿标本,革除过去推销帝国主义商品之恶习。最后胡愈之讲出版总署明年度计划。明年暑后可出文史中小学全套,农工通俗读物将为明年中心工作,大学教科书将大量翻译苏联书籍,与苏联外事局订立合同,进口苏联英译、中译书籍,国际书店有此任务。明年拟印二千多万册书,约一千种。最后学联何君讲话。
  十二点半中膳。膳后叶企孙、汤用彤来开会O 三点继续开会,听钱俊瑞报告1950 年上半年中央教育部工作,谓将开高等、中等、初等各项专家会议,创办中央人民大学,收模范工人、劳动英雄,大学二至四年,七八年中造就八万人。
  接钱雨农函杨钟健函黄炳坤函寄钱三强函
  
北京   晨晴12°。下午晴。

  午王德昌来。晚周子竟在寓晚膳。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九点至院。讨论职员待遇问〔题J,因财政部暂定标准较院中所定者为低也。余将杨钟健、钱雨农二函交阅后即寄旅费与二人,使渠等能即日;就道。余并函允敏,告以杨钟健即将出发。目前头等车连卧铺上海至北京需四597十万左右,二等车亦二十余万,故较余等来时二等车仅六万元之数相差极巨也。次余报告昨日出席教育工作会议之经过。卡一点借孟和至王府井大街购袜子,两双毛线袜去二万八千元。十二点田。
  午后一点史地系毕业生王德昌来。渠系张家口人,浙大毕业时与王爱云同班,毕业后为助教,三年后至独山中学,为二年半。胜利后回天津,与化工系毕业生赵梦环在天津(通讯处:天津十区大沽路八十八号)作磨坊事业,但以所用金刚沙进口断绝,生业将停歇。余介绍其向上海中研院化学所沈青囊通讯,因在抗战时期沈曾在后方制造金刚沙也。
  二点至院。子竟来,谈一小时。余阅史语所材料整理处所藏之日文近代科学书籍目录,都八万余册,对于日人经营满洲资料极为缺乏,即大连日人所办之中央科学研究所之刊物亦绝无仅有,惟对农业、化学、天文、气象方面日文课本数目不少,报告原始材料仍少。五点半借子竟回,留子竟在寓晚膳。胡肖堂来,谈及政府训练班'情形。渠在第二班,缪凤林进第四班,干部必读中以社会发展史最为注重Z王。
  接李善邦、赵九章函钱鸿绪函萧前椿函寄钱雨农函杨钟健函寄允敏No.12
  
北京   晨十四度,睛。下午睛。

  地质学会开第廿五届年会。下午晤孙学儒、饶树人。晚顾功叙、王素明。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赴北京大学马神庙理学院大礼堂,参加第廿五届地质学会年会,到会员164 人。首由孙云铸主席报告五分钟,即请北大地质学副教授王鸿帧作北平区年会报告,约半小时。全文约四千字,首述地质学的意义、成长和阶级基础,说地质学是探寻地球起源以及其构成物质发生和发展的规律,并把他运用到实践上去的科学……他是马列主义应用到世界观的一种实证。说人类的历史是由制造生产工具的时候开始的·…..大致说来,石器时代是和生产力非常低下原始共产社会适应的,铜器时代是和奴隶制社会相适应的,铁器的普遍使用是封建社会的待征,而钢铁和煤、油使用于工业和运输,则是资本主义社会产生以后的事。次述中国地质学过去的发展和检讨,说国内地质成立系以北大为最早, 1909 北大创办之, 1927 年以后中央、中山、清华相继创办, 1935 年重庆大学、(1936 浙大、)1942 年贵州大学、西北大学、山东大学,目前全国具有地质系的大学八个。北大卅年来毕业而服务于地质界的150 人。地质学会到现〔在〕27 年,全国从事地质学的工作人员300,其中100 人能独立工作。过去探矿往往为官僚利用,如宣龙铁矿之为安福系所夺取,近来淮南煤矿之为宋子文所侵占。最后讲中国地质学今后发展的方向。继之者苏联专家考罗特基讲演,述苏联中央地〔质〕局与科学院相并行,此外尚有矿藏委员会等。次余代表科学院演讲,慕光代表科代,顾功叙代表物理学会,马育泉代表物理学会( ? J 。至十二点散。
  中午涂家约其亲戚李汝祺、蔡君等中膳,要余作陪。三点至颖川处,并晤树人,树人胃病卧床。晚晤顾功叙。
  寄华昭复、郑晓沧、王大珩、黄炳坤函
北京   晨晴18°,A.CuW.3°。

  成都于今日解放,城内没有发生战事。中午在侯德榜处中膳。下午晤曾昭抡。
  晨七点起。九点至院。今日昕取朱弘复、王云章二人之农业生产会议报告,谓今年粮食全国产2100 亿斤,明年将增产100 亿斤。棉花1949 年产860 万担,差四百至五百万担。明年用水利方法开垦580 万,因利用二三百万兵士来开垦,则增产之数自可达到。谓中国之四大害虫为鲤虫、行军虫、红蜘蛛及蜻虫。王云章提及冬麦春种,绥远向有此办法,名为七九小麦。冬至后将小麦放冷水中五分钟,每隔七日放一次,如此九次,己是雨水,然后种之,则冬麦当春麦矣。此即Lysenko 所谓Vernalization 春化处理也。
  中午借慕光、孟和至东四七条十六号永利公司侯德榜处中膳,到章乃器、冀朝鼎、龚饮冰、袁翰青、吴觉农、李伯纶诸人。龚系老干部,有肺病,现在轻工业为副部长;冀、章二人均在银行界,虽久闻名,但均初次见面也。章乃温州人,酷似前在遵义同居之温州陆大教官章君。
  二点晤钱三强。借至北大晤曾昭抡,谈化学所事。渠对于纪育萍、王序均尚以为成绩尚好,而对于吴化予办理化学所深滋不满,可见亦一面之辞也。回院。作函与庄巫可,嘱来京面商化学所事。
  The USSR Academy of Sciences & The History of Russian Science {苏联科学院与俄罗斯科学史} : S. Vavilov 瓦维洛夫, Voks Bulletin 1949 , No. 58 , USSR Societyfor Cultural Relations with Foreign Countries 苏联对外文化交流委员会。文中首〈年)(述JI725 年Peter 第一成立科学院以后发达情形,谓Lomonosov 罗蒙诺索夫是第一人发明conservation of matter 物质不灭定律,但到十九世纪俄人过信外国英、法、德的科学家,觉到academy 科学院里面非有外国科学家不可。如总干事Krug 死后, Kunicke Euler 欧拉之孙Fuss 就并无成绩而得到这个位置。而苏联专家之有成绩者反不能为会员,如十九世纪中叶之N. M. Yakubovich 、十九世纪末叶之Mendeleyev 门捷列夫是也。但是十月革命以后,科学院之新精神又从新建立,因政府深知苏联科学、工程之成功,实为建设农工业及国防之砾柱也。不久各种研究所如春笋突起,但以科学院为中心。1918 年最高经济会议即令科学院工作数种事业,在内战时期即派地磁队赴Kursk 研究Magnetic Anomaly 地磁异常,列宁对之599极注意。1925 年七月廿七中央政务委员、人民委员即承认科学院为科学研究最高机关。在九月五日1925 年二百周纪念会上, Mikhael Kalinin 加里宁说与人民接近,从人民中吸取inspiration 灵感,归还他们以战胜天然秘奥的成果。1929 年科学院重组,名额大扩充(院士) 0 Dec.4 , 1933 中央政务院把科学院放在Council ofPeople's Commissars 人民委员会,使与计划局及Commissar 人民委员〔相当于后来之部长〕更为接近。1934 移至莫斯科,合并马列学院于其内。Nov. 23 , 1935 新《组织法》通过Council of People's Commissars (人民最高委员会) ,第→条定科学院为全国最高科学机关;第二条规定基本工作为辅助苏联理论与应用科学之发达;研究世界科学思想之潮流,以有计划利用科学之成就,以助新的社会主义无阶级社会之实现。第三条规定科学院工作之性质: (1) 置重心于各项科学之重大问题上;(2) 调查苏联天然资源、生产力量以及文化经济上之成就,使能及时合理之应用;(3) 训练高级科学人衍,作政府各部门之科学咨询。
  接李良骇、钱逸L、、l:tt EF 、龙瑞人、思安德、罗月全函寄赵九章、El: Æ IIJ ‘陆Ii;\ 李良骥函
  
北京   晨晴20°。
  晨六点半起。读俄文半小时。前日着冷后又伤风。九点到院。今日会报决定于一月底开气象、地理、地球物理之专家会议,已发函给各院士,嘱推专家矣。午后作函与徐近之、黄秉维,嘱表示对改进地理研究所之意见。
  晚回寓时遇巫宝三,知其前日来京,同车有吴正之云。晚阅工学研究所工作报告及1950 年之计划,其冶金、炼钢计划殊为庞大,需二十万美金之外汇,非明年所能办,且亦无人能管理,因鞍山将设〔法〕罗致三百人之研究所也。次则为陶瓷计划,烧化学资皿每月可出2400 套,需各项购置一亿元,又研究化学瓷、耐温瓷等约二亿元。其次则玻璃工厂研究Boron Crown glass 冕牌棚玻璃,为国外购置,八千美金,国内预算三亿六千〔万〕元,合五亿四千万元。恢复玻璃厂一亿四千〔万〕元,流动金五亿八千〔万〕元。但余与北京各方谈,如企孙、曾昭抡诸人对工程所观感均不佳,院中严济慈、陶孟和、钱三强亦均主张另起炉灶。关于地理方面,今日已决定召集地理专家会议,但将来计划如何、所长人选均是问题。余颇着急,因此今日作函与黄秉维及徐近之,嘱关于地理所之将来供献意见。
  接陆定一函美气象学会寄Brentano 寄允敏No.13 、若水、士楷、袭克安、徐近之、黄秉维、吕炯、王玉章、钱鸿绪、崔道彷、王子香、喻国泰、罗月全、龙瑞人
北京   晨昙,A cu 7,薄,16°。下午晴。

  上午丁翼甫、赵元、陈剑修来。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院。与钱三强谈召集专家会议事。钱以为在召集专家会议以前,应先组织各科之分门筹备委员会,以讨论各所之改组方针。专家会议时无非讨论科学院与外界如何合作而己,余甚然其说。盖专家会议之意见最初大概亦是钱之主张,不过出之于丁璜之口而已,可知钱实〔为〕科学院最初组织时之灵魂也。翼甫、赵元来谈科学仪器制造问题,以及日后文化部与科学院如何取得合作。
  陈剑修来谈,知渠在广西大学之四年,为一法学教授张姓与总务赵姓所排挤,遂于今春辞职。其时杨端六、袁昌英亦均在西大,近来京已将两月,但因各校教员已聘定,竟不能插足,言之至为可怜。余亦无法帮助之也。十二点回。
  二点至院。与严慕光谈,知仲撰寄来关于P. M. S. Blackett 布莱克特所著Fear , Bomb and War {恐惧、炸弹与战争》这本书的书评,{科学通讯》上竟登不出,余只一翻此文,竟不知其内容也。五点回。晚膳后与长望谈,嘱为顾俶南设法。
  接彬彬函九章函
  
北京   晨阴12°。日中晴。

  下午汪经方来,张人鉴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院。会报讨论旅费支给办法及临时聘任委员会事,又提及开专家会议以前,先召集各所筹备委员会或改进委员会。十一点借孟和至东安市场购拜年片及北京地图。
  午后二,点至院。浙大农经学生汪经方来觅事。又河南地质调查所张人鉴来,据云自河以北划归平原省以后,河南煤之储藏全省不过四十亿。近在洛阳之南宝丰附近公路旁发现一煤矿,系烟煤,可炼焦,有一层厚至六尺半,估计矿藏一亿吨,可作平汉南段煤之来源云。五点半回。
  今日接允敏函,提及曾去看杨钟健夫妇,未晤到。据裴文中云,杨克强夫妇于今日可到。余己关照陶林为预备房屋,于今日并将火炉生起,但迄晚未到。现北月牙胡同住者除董承、陶林、孟和、长望全家与余外,又要添三家,即杨克强夫妇、钱三强夫妇及二小孩,及巫宝三O 钱原欲〔与〕孟和对调房子,单独住东院,孟和不允,故钱迄未移人也。
  接张仁甫函允敏第六函熊全治函寄彬彬函601
  
北京   晨晴17°。下午晴。晚月色佳。

  与钱三强、汤佩松讨论科学院各研究所初步整理计划。
  晨七点起。九点至院中。与钱三强谈研究所初步调整计划。将中央研究院、北平研究院之物理研究所、原子研究所、结晶研究〈所)(室〕改为近代物理研究所与应用物理研究所,及北研、中研之化学研究所与药物研究所合成为有机化学研究所,另设理论化学研究所,将两院之动植物研究所改组为实验生物研究所及水产生物研究所,另立植物分类馆,地质部份侠仲接回国后再说,地理研究所与气象研究所仍旧,天文研究所改称紫金山天文台,工学研究所改称上海工程实验所,数学暂时保留,社会科学部份待陈伯达自苏联国后再定名称。
  下午约汤佩松自罗道庄进城-谈,渠亦赞成此项提议。余五点回寓,与孟和一谈,决定于明晨提出。下午前浙大土木系毕业生(1943) 钱鸿绪来。渠于毕业后历在校为助教,至去年1948 去美国米尼苏泰〔明尼苏达〕留学,近顷回国,不愿至铁道部,但亦不愿去大连大学,定明后日回上海至慈溪原籍云云。晚阅文教会下各部门预算。
  寄张式和、黄新民书二本允敏No.14 、振华女学、徐延熙、卢于道、么振声函
  
北京   晨阴。二点起雪,迄晚十点,雪甚微。

  晚在杨振声家晚膳。杨克强夫妇到院。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至院。今日因历史所发掘安阳事,郭沫若临时召集中研、北研两造商谈,故无会报。余将昨拟整理各所计划交与郭。十二点回。杨克强夫妇于今日到,住北月牙胡同三号之北院。余询其来京时是否遇到允敏,据云允敏去访未遇,后在珞现路相见。余托带Kerchief 手帕未带来,因允敏尚未收到信也。
  午后作函与九章及李善邦,及嘱总务严希纯汇款与九章卅万元,约其于十号左右来京。接费福焘(盛伯)函,指令香曾之死系兰青团康泽所为,故余遂作函与周总理,嘱追查其事,日后当面询此事也。
  晚六点至南锣鼓巷43 号树人、杨今甫家晚膳。树人胃病初起。今日到丁翼甫夫妇、周鲠生及万家宝夫妇。据孟和,曹罔(万家宝)行径与陈适、黄川谷相似云。
  今日下午二点起微雪,迄十一点不止,但地上积雪不及半寸。
  接田明远、曹宾、费福焘、张孟闻函寄黄新民、赵九章、熊全治、美国气象学会、李善邦


编者注。指1948 年
  
  8月19日,即发行金圆券之日。
  李森科职务为苏联列宁农业科学院院长,兼苏联科学院遗传研究所所长。
  @此处为作者记误,原文中"不知有两汉,无论魏晋"者,是指桃花源中人,非指渔父。
  @点,东北解放区的临时计薪单位,见
  
  7月29日。
  《大义觉迷录》为雍正所写,作者此记有误。
  。所阅为七十回本,下记各回目与常见本不同。
  e 1935 年动工, 1936 年夏竣工,应为"民廿四五年"。
  @时为地理系气象专业。冯毕业于1941 年,气象系独立于1944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