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6年

贵阳   晴。晨约10°。晚星光皎洁。
  蒋主席决定于一月十日召集政治协商会。张群、王世杰、邵力子与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王若飞等继续谈判。政府代表提出方案三条: (一)停止一切军事冲突,恢复交通。(二)关于遣俘受降由政府与中共各推代表二人与马歇尔商定办法,交政府执行。(三)国民参政会推五人组织军事考察团。杨绰庵今日接收哈尔滨。沈阳于上月廿接收,市长董文琦。长春于上月廿二接收,市长赵君迈。从今日起车靠右行。
  晨七点起。八点李良骥来,约至冠生园早餐。八点半至附近正兴街摊上购得Cocoa 一瓶,每磅价15,000。欲购奶油未得,回。十点熊良、解翼生来,二人均农经系毕业生。熊对于吴文晖大致不满,谓其既不习农,又不学经济,惟佩梁庆椿而已。偕熊至科学馆看高农展览会,遇前东大同事黄国华。出至美术馆看商承祥之古物展览。有龙骨石图章、唐寅及明代四十六人所书诗句及长沙抗战前出土基中之漆器。其颜色花纹颇鲜艳,花纹如凤鸟之首者甚多。遇刘福泰及商承样,据商云,漆器得自墓穴,系2600年前物。此墓以柏木为棺,外加五尺蜡灰,可以吸收潮气,故穴内极干,而墓以在地面四丈之下云。
  十二点至新燕市酒家,应同学会之邀中膳,到同事尊生、么枕生及贵大彭谦、沈友仁,贵师吴士煌与毕业同学李兆槐、解翼生、庆善乡、余文琴、傅育英、熊良、汪乃萼、陆定志、王一明、崔象贤、刘泰、张桓堂、李少眉、郎敦俭、季馥声、张元万等38人。李兆槐(廿一级土木系)为主席。膳后(五桌)余报告去杭州视察经过并将来计划。李兆槐对校址颇赞同松木场,但亦不愿放弃大学路。
  三点,余与尊生、去枕生、彭谦、沈友仁先离席,由农民银行张之高陪至农行后,在南门外乘G. M. 十轮车至北门外之黔灵。余经贵阳十余次,未能往此山,引为遗憾。今日得以登〈林〉〔临〕为快。至山麓下车,有大道可登山。初见一亭,内《重修黔灵山记》,系乾隆52年贵州布政使唐平所立,述及初开此山者为康熙21年僧人赤松。再上又见赤松书康熙21年碑。至半山则有一庙,其规模之大、修理之完善为贵州冠。中有天运庚戌碑。再上则树木仍佳,直至山巅,可俯瞰全城,诚胜景也。
  六点借尊生至青年会,王驾吾约晚膳,遇姚承佑。八点至三民后街资委会,晤邵禹襄、张含英。九点回。
  "When armies are raised and issue joined it is he who does not delight in war that wins. " From A Study of Tao-Teh-Ching by Arthur Waley, George Allen & Unwin ,Chaps. 27 & 69.
贵阳   晨阴,中午微雨,下午阴。
  暹罗与英国在新加坡订约,承认暹罗独立,但须赔偿战时英商损失,供给印度以七十五吨之米,乃历年暹罗所积存者。暹罗米、木、橡皮、锡之出口,须得Combined Allied Board 华盛顿之同意。日皇裕仁第一次下敕书,废除日皇之神秘性与神权政治,不承认日本人为世界最优秀民族,废除以神道教为国教。
  晨七点起。八点偕刘福泰赴冠生园早餐。知渠全家已移花溪,在贵州大学任教。渠北暗之房屋以一百万元售与本地人。余告以渠杭州浙大校舍计划〈之〉〔至〕少尚有图样存在,又泰山气象台之屋,据云铁门与楼板尽巳被毁云。渠赠余以指南针一枚,乃以3000元自旧货铺购得者,盖美军用品, W. L. Gurley , Troy.N.Y. 制,极轻便,余实无以为报。九点回。熊良、张元万、解翼生〔来〕。余以款细,向解通融五万元后,以陈晓光需款又借五万元。因校中仅带十万元,而余嘱另交尊生十万元竟未带来。
  十一点半至贵阳医学院。偕王季午、刘震华、杨女士、诸大夫乘车(中国银行小车)赴太慈桥医学院新址,离次南门仅2.5 公里,占地175 亩,在南明河边上,已造校舍之所有教室及宿舍。在此遇李伯纶院长及李方邑大夫多人,在一教室聚餐。浙大毕业同学有24 级化学系刘若,共四桌。膳后余与院之前期毕业生及同人谈话,提出教育上三大问题,即教育须视全国方针定根本原则: (一)人民与国家孰重, (二) 〈道〉〔通〕人教育与技术教育孰重, (三)训练理智与道德孰重。至三点乘车回。
  四点借尊生往晤西南公路局谢文龙,托以浙大回杭时之赴渝车辆。据云,目前公路局正在改组,故难预言。公路工程总局改为公路总局,仍以萧庆云为局长。但浙大可设法向上海购汽油,因该处每Gal. 只400 元,而此间酒精需3000元也。11点至中山西路73号圣公会,晤梅太太。借陈晓光、仪慈、昭、芝、本修往冠生园晚膳,用一火锅。六点借晓光等至群新戏院看电影,为《蜉蝣游仙境》,系五彩片。余七点即回。熊良、张桓堂及其夫人、汪乃尊、沈友仁等来谈。又下午余文琴、傅育英来谈,至十点告别。睡。
  What then is the direct cause of this decline in German science? It may be summed up in the one word "wehrwissenschaft" 国防科学。Joseph Needham in "Biology" 1941 , Spring term.
贵阳   阴天
  东北我军接收新民县。浙大卅五年预算。顾光宁送来顾谷宜奶油五磅。
  晨七点三刻起。解翼生借尊生同出至冠生园早餐,途遇季馥声、李兆槐,遂五人共往。餐后余至财厅晤杨公达,不值。至其寓白抄井四号,知其人病。出至文化路师范学院晤齐泮林,知其在上课,遂回(留一名刺)。中饭后出。至亚振街摊上购得奶油五磅,计19,000元,又Cheese 及Lemon powder 各二瓶。又至威西门附近黔灵路觅复兴公司晤马广文,则知已移城外,遂废然而返。冉懋森来,知湄潭职校将易校长,邱璧光欲回浙,傅厅长启学拟调冉主持,欲得农院房屋产业,余允之,嘱来遵再谈。么振声来谈。至Y.M.C.A.基督教青年会洗浴毕回来,解翼生已来。
  未几,李兆槐、季馥声、王一明亦来,偕至河西路新燕市酒家。至则熊良亦来,尊生同往。张桓堂方自昆明回谈及昆明学潮,谓确系关麟征处置失当。其授手榴弹与被杀之暴徒者,乃特务机关人员,学生均知其名。迄今昆明联大未上课,而中学〈巳〉则已放假云。
  八点,余与王一明先走。王乃卅二级教育系,山阴柯桥人(女性),赵志游为其姨夫,父早逝,母胜利后亦作故,家惟一妹在高中(贵阳) ,阴历年初将回杭云。因渠住省府附近,而余欲至省府北路59号贵大办事处,故请其偕往至贵大办事处。
  晤梓铭,则席尚未散,到梅太太、陈晓光、黄叔班、邵禹襄、张含英夫妇及梅家四小孩。谈至九点多回。十点睡。
   浙江大学卅五年预算
  杭师院  卅四年  4,136,100元  卅五年  5,158,000元
  黔本校  卅四年 43,050,680元  卅五年 43,615,000元
  校本部每月给杭卅丸万,附中十八万。
  "There is and can be no effective defense against the atomic bomb , only against the sources of the bombs. These sources are human , and the solution we seek must be at the human level , not at the mechanical level. " -Harlow Shapley , in New Masses Nov.27 , 1945
贵阳   晨昙,下午晴。
  香港政府将东经110°E以东,118°E以西,北纬25°N以南,18°N以北之海洋,划为香港所辖。他国人捕鱼得照香港渔业法统制。
  晨六点即起。预备收拾行装。与尊生二人在招待所早餐后,么振声来。未几,解翼生、季馥声、李兆槐来,均来送别。九点余,资委会station wagon 来,接往三民后街邵禹襄副处长寓,时叔班亦到,再以车接梅太太及仪慈等四小孩来。陈晓光及尊生本坐头一车上,余与梅太太在司机台。但司机台上人多,尚有小汽车夫,上下不便,故余让至后面。而押车戴副主任原在〔后〕车司机台上,愿让位于余,余遂上后车。前车于十点半开。后车开时发现电池不灵,又不去调换,勉强开出。至三桥已十一点,而车夫所持税票乃安化来贵阳而非贵阳去渝者,三桥不准通行。欲回又不能发电,致进退维谷。余乃坐马车由三桥至城内,回招待所,仍住304号房。即以电话告知禹襄以滇宇10828号车抛锚于三桥。
  余出至上海小食店中食鸡蛋肉丝与青菜豆腐汤,去洋1500元,可谓贵矣,但量尚多耳。回。睡半小时。得禹襄电话,知10828车不能行,需另调,明下午始可修好,后日(六日)能行。余请其代购明日邮局〔车〕票。余于二点半出至贵阳大戏院,看《出水芙蓉》影片Star Esther Williams "Bathing Beauty" ,系Metro-Goldwyn-Mayer米高梅片子, Technicolor 彩色电影,技术上确较抗战前大有进步,但全部Plot幼稚得可笑,惟颇受群众欢迎耳。在院遇叔班、梓铭。三点回。始知禹襄己令资委会张君来,己定明日邮车票,但"要否"须于五点前告知邮局。张君待至余寓前数分钟始去,可谓不巧之至。六点出。晚餐。
  《左传》卷十宣公二年"楚伐宋,宋华元、乐吕御之。将战,华元杀羊食士,其御羊斟不与。及战,曰:‘畴昔之羊,子为政,今日之事,我为政。'与人郑师,故败。"今日之司机,尽华元之御人也。
  Appetite is a good guide for childhood. -Herbert Spencer on Education
贵阳   
  国府发表公报,承认外蒙独立。国民政府代表张岳军、王雪艇、邵力子与共党代表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王若飞商谈,决停止两方军事行动及破坏交通方案。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中山路"乐露春"早点,此处较冠生园还廉,惟临大路,灰尘多。九点半至贵阳医学院,知李伯纶已于今晨乘谢文龙局长车赴渝,余悔不昨日打电话给文龙。晤王季午大夫,请其诊视余之感冒。余于上月廿九乘邮车一天,甚觉辛苦,到后又与梅太太商迪生后事,至十点后始回。次日至八鸽岩视察迪生墓,卅一日迪生出殡,均每日奔波无休息,故元旦浙大同学会中演讲己觉勉强。前晚(三日)觉喉中作怪难过,咳嗽无痰。昨晚大咳嗽,故今日不得不请王诊治,余温度只36.5°,为NOrmal ,脉搏72-68 ,略高。王医给余Sulfa-Diazine十粒,嘱余每四小时服二粒,所以防肺炎。谓目前未至Broncho Tube,仅在大气管Trachea,又药及嗽口药各一瓶,仅付瓶费三百元而已。又向其借二万元,因恐途中不够用也。
  十点半至气象所,遇珠江水利局水文站主持人黄禧骈,渠乃代替张明德者。余托良骐购邮政局车票。出至甲秀新村东伯处,与东伯谈半小时。知其父将葬花溪东伯村,拟于二月底回教部。但谓周寄梅有长教部之说,因骝先将长交部也。渠并劝余速去渝,向教部索款,并谓部中贺师俊与周高教司均非适宜人选,嘱余与驷先言之。但言亦无益,因夹袋中无人也。又闻小波巳去南京。午四。在招待所中膳。遇电政局局长陈树人及贵大许逸超,谈及打电话,余深以未能与遵义通电话为苦。陈即云若由彼经手即可加速。余因请其打一电话至浙大,报告余之行踪。
  至二点,魏春孚即来告余以今日未能得车票,明日能行否尚不定。并询梅太太有否到遵义,据云于今日始到。昨宿养龙站,今午十一点到,故知资委会之车不可靠。适黄钟山电话谓明日邮车无坐位,要至七日。余嘱其七日暂不买票,因或有更佳之机会也。四点良骐来。五点至陕西路30号良骐寓晚膳,遇其岳丈阮俊斋及其夫人与弟、姊与商君。
  The chess player never overlooks his opponent's mistakes , or makes the smallest allowance for ignorance and one who play ill is checkmated without haste but without remorse.Thomas Huxley
贵阳   晴。天气佳为黔中所鲜有。上午天无片云,中午有Cu 积云,四点云消散。
  《大美晚报》(Dec.28, '45) 载,第二次世界大战哈佛大学毕业生死于战事者581人,其中517系死亡,64人失踪,各班损失最大者为1941级,共死亡34人云。今日越南举〔行〕总选,河内、海防、南定、清华等地城市选举越南临时政府主席,胡志明已获胜,定三月三日召开国民大会。
  晨七点半起。昨服王季午医生所给药后,晚间咳嗽巳止。余虽知不致变成肺炎,但仍继续服SuIfa-Diazine。八点至乐露春早餐,此小店生意甚好而价廉,豆沙包子每个70元,一碗面光面220元、鸡丝420元,与渝相仿。昨晚在良骐家吃贵州菜,有肺形草三根,云补肺,因其叶作肺形,故名。又莴苣豆腐、公保鸡与豆花鸡与豆花,均放辣椒甚多,使余汗流满面也。良骐之岳父阮俊斋为前清筑讲武堂毕业生,即大夏大学校址,后至保定陆军校,在军界中资格甚老,喜饮酒,读陶诗。渠以生平到上海而未往西湖,到昆明而不至黑龙潭为二恨事。余谓余以不能饮酒赋诗为二憾事。阮年已六十二岁,甚康健,望之如四十许人。昨晚膳,尚有幺枕生、王钟山,及李良骐表妹王太太方自北平来。今日侵霄么乘邮车回遵义。八点主钟山来,不值。阅《旅行杂志》,其中文章佳构不多,标准亦低。有范茂田述西南夷一文,谓四川人喜以白布包头,乃古代羌人中喜白色之习惯云。
  下午二点,出南门至西湖路。往甲秀楼,楼现住兵士不能入。余于近旁万佛寺前望之,见楼实为一亭,建于南明河上,与大南门外之南明桥并行,楼前有一小亭名涵芬亭。甲秀楼旁有铁柱二,相传鄂尔泰平苗乱后,熔兵器为之。楼墙边有碑,惜余不能一抚摩耳。回至青年会,遇军官学校第十四期总队辎重科毕业生陈法礼,现在辎重兵汽车团五团一营为连长。渠苏人,方开一Jeep 车,现驻南厂。余至青年会剃头、洗浴毕,回寓。今日中膳在冠生园吃伊府面,晚膳在社会服务处。客饭350 元加炒蛋500 元。晤汤山英牧师于圣公会中山西路73 号。在雷电照相馆取照片。五点时曾至大西门外邮政车站一走,知招待所到站需三十分钟。八点即睡。
  Nature is a strict accountant , and if you demand for her in one direction more than she is prepared to pay out , she balances the account by making a deduction elsewhere.
贵阳回遵义   晨阴,下午晴。晚遵义家中7°,27.50"。晨霜。
  下午至陈卓如寓,遇其岳父王修钦(军事委员会工程委员会第十九工程处)。
  晨五点即起。昨晚茶房谓渠必先起,且必可雇到洋车或挑夫,结果五点半天尚未明,茶房由余喊醒,绝不谈叫力夫矣。幸余行李已于四号随梅太太先行,故仅一手提包与蜡纸四卷,故于黑暗离招待所。自科学路、中华路出中山门,街上除打扫夫二三人外,阒焉无人,颇有空谷足音之感。至中山门已近六点,而守城兵士谓门上管锁钥者未来,不能开扁。先余而至者已有二人,幸余有通行证得先出。六点廿分到邮局站,时客人到者已不少。但邮局登记客票之人尚未到,至6:30城内放气(即从前警报)时方来登记上车。余在司机台上,尚有一邮局职员,其人昨打麻将通宵未睡,故上车后不久即入睡乡。司机上海人,方自邮局南路调来者,因途遇强盗,被抢去现款五十万元、手表两只、手枪一支,计八十余万元。而自贵阳至安南途中,抢劫视为常事。渠被抢,在关索岭之南,至贵阳始报告被抢经过,官兵即追查,曾捉到数盗。后邮车又遇盗,曾询此司机,何以见不久,可见盗甚注意之,故不得不求调至贵阳至桐梓一路矣。
  今日上车时售客票十六张,有二人坐车前。开出站,司机招揽黄鱼,蜂拥而上者十五人,若每人出一万元购桐梓票(票价7450) 则十五万矣。无怪此辈能豪赌与投机黄金。据司机云,渠曾由黄金赚八百万元,近则损失五百万元,其余同事中类此者不一而足。十一点馀过乌江桥,半点至刀靶水,均未停。至离遵20公里之三合村小乡,乃休息,中膳。此处盖为司机之Rendezvous 指定集合地也,桐梓车亦来。一点半至遵义,余即回寓。三点借允敏、松至陈卓如寓茶点,遇晓峰及陈夫人王文俊之父亲王修钦,唐山毕业,较余低三班,现在工程委员会云。
  接士俊、宁厅、陈晓光、王驾吾函 范国梁函 郭永华(郭晓岚之兄)
遵义   睛。晨6°,27.40"。下午昙。晚13°。
  晨七点起。八点半借松至保育院,即至办公室。阅积压公文三四十件,无甚重要者。本年经常费,校本部总共为每月三百五十四万元,年共四千二百四十八万元,加办法律系另加五十万元一年。去年经费为月三百二十五万元,即年三千九百万元,故所增甚微。教职员生活津贴,报载遵义基数二万八千元,倍数八十倍,但尚未正式通知与公布,故中央先发〈发〉三个月,照去年例每月二千六百万〔元〕之谱。故校中薪水拟不日发给。
  晨教育系四年级代表李帧、岑凤荣、何宏道、朱开光四人来,为教育系孟宪承不能来,而晓沧去美,遂致系主任久悬,教育哲学与分科教授法心理部份仍乏人授课。晓沧离去时欲以卓如为主任,而季梁意不惬,故久搁置。近忽欲以欲为为主任。欲为对此两课无办法,不愿就,故学生来见。余欲李相勘教教育哲学,而卓如教分科教材。余与李言之,渠不愿教,当与吴志尧、陈学向商之。中午回。
  午后拍照数帧,与彬、松、允敏合拍一照。二点至校。三点开行政谈话与迪生治丧委员会联合会议,到洽周、劲夫、季恒、王军谋、尊生、天助、李絜非、欲为、振公。决定于本月廿七日在何家〔巷〕三号开追悼会,由洽周起稿作一传记与协闻,同时付印分发,并登报征集子女教育金。次讨论前美国送来鱼肝油精5000粒之分配问题。余已请湄潭胡医生、永兴张医生开名单,得湄潭员生十二人,永兴十四人,遵义方面李医开二十人,拟每人给100 粒。李医欲将希文名加入,余不赞同。五点回。筠白嘱余作介绍函与步校刘宣靖。晚膳后,教育学系毕业生陆星南来,谓将赴沪就教育局事,余借给川资一万元。
  M. Lévé in his presidential address to the French Academy several years ago ,said , "H we can now calculate beforehand the parts of the most complex machines today , it is because long ago the shepherds of Chaldea and Judea observed the stars ,because Hipparchus combined their observations with his own and handed them down to us; because Tycho Brahe made better ones , because 2000 years ago a great geometer, Apollonius of Perga, wrote a treatise on conic section; because the genius of Kepler, utilizing this admirable work and the observation of Tycho Brahe , gave us three laws of heavenly hodies , and finally hecause Newton discovered the law of gravitation. "
  接沈鲁珍、赵九章三函 王淦昌、陈鸿逵、蔚光、徐子青、曾玉如、吴文晖、杨柏森、科学社、吴馥初、爱予 接贾健、徐达道、王友燮、楼仁海、徐延煦、章元善函 路季讷二函 章定安函 董时进
遵义   晨阴11°,27.60",校中9.5°。日中微雨,寻止。
  鱼肝油精4700〔粒〕分配与浙大同人。上午晓蝇、皮商品来。下午楼宝松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校。晓峰来谈关于新聘教员事,现已定者为外文杨联升、经济严仁赓、航空卞学鐄、音乐赵如兰、历史范祖淹、地理李春芬、政治黄炳坤等等。
  晓峰在沪并与台湾行政长官公署订有台湾史地考察团合作办法,预有由浙大派教授五人赴台湾考察地理上之资掘,为期一年。拟以李絜非为队长,温甫、维屏、赵松乔、徐规。图书馆皮高品来,谈向洛氏基金商请五百套图书事。王仁东来谈,为机械四年级学生陈强考试时与人交谈致被记过事。仁东以为陈强历来功课甚佳,余为此不能证明其不舞弊。振公因谈及化工学生赵石麟功课二分之一不及格,要求许国容改分数得免,近赵又有必修科二次不及格,但尚在校中云。
  午后二点至校。晚五点至俱乐部洗浴。日来伤风未愈,咳嗽多痰。允敏亦伤风,希文亦未愈,松松亦被传染,惟桦彬尚未被及耳。宁宁因怕地理不及格须补考未回。梅久元来信,恐又发病矣。晚机械系学生缪祖桐来,云将于十三号为易修吟做六十生辰。又得史以恒之协闻。史毕业史地系,后入气象研究所为助理,赴湄潭习物理,素患肠结核,近于上月甘四复发,三十一年夜在湄〔潭〕玉皇观去世云。
  去年美国寄来鱼肝油精一盒500粒,因邮局寄来时己被开,故损失200 粒,共只4700余粒。已请张光耀、吴廷桂、李天助开员生患肺病甚剧者如后。教职员遵)叶左之、刘之远、吴文械、谢冶英、易养泉、黄羽仪太太、李今英、诸葛锋八人。湄,王福春、陈鸿基、施教耐、杜乐道、叶绚太太、仇楚保女公子、赵荣琛七人。永兴,任仲英太太、干,兴宝(干凯基女公子)二人。以上共十七人。学生中: (遵阿王庙)方圆、王祖坡、吴惠、黄一芹、徐扶明、杨钧、杨孔娴七人,宿舍徐道观、顾荣申、毛开敏、郑和四人, (湄)陈继述、谭英、范传炽、何朝勋、詹土林, (永)史卓吾、徐国和,以上十八人。
  接王仲济、柳翼谋函晓沧函戚启勋、定安、鲁珍、程民德梅十月廿八杭州转函
  寄刘宣靖(介绍周绚白)、泉学炳、徐达道、董时进、王友堡、陈悟皆(介绍楼宝松)、梅函
〔遵义〕   晨阴,家中8°,校中5.5°。下午阴。晚8°,27.70"。下午四点出太阳。晚月光甚佳,满夭星。
  联合国机构五十一国代表在伦敦开会,我国首席代表顾维钧。远东委员会在东京举行第一次会议。政治协商会议在渝国民政府举行。蒋主席声明各党派参加政府、迅办地方自治、释放政治犯、立刻停止内战四项。政府下令停止一切军事冲突。蔡手民先生八十冥寿。学生代表曾守中来。又易仲熙、王香耕来。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解翼生、梁庆椿,请梁于秋间回杭州浙〔大〕。季恒来谈,为兼授经济学程事。渠愿以经济教授兼出纳,余则以本学期可无问题,惟下学期经济系主任及教授均已聘定,因严仁屡为主任已由晓峰在剑桥聘定,而张人价原为经济教授,惟现在湄潭而已。接梅儿函,知在渝度新年,现在市民医院。胡鸿慈于一月一日亦暂调市民医院三个月云。学生救济委员会钮志芳来,知十二月共用二百一十五万,但二月以后预算将减少云。
  十二点回。得刘福藩自南京来函,知珞咖路廿二号屋原住陈君衍伪组织财次之家眷,十二月甘三日巳搬出。所有家具均充公,惟室内装修仍好。现由李花匠李梦吝父子住内,福藩时往照顾而已。刘函又谓气象所东首围墙,于十二月十七倒去六丈一尺,巳雇工修理。隔壁宋公馆屋内外装修费去一千七百万元。南京已逐渐繁华,米售每担七千,柴一千五六百元云云。四点,余晤郭洽周,告以文院院长拟聘晓峰主持,请洽周任外文系主任,祝廉先为国文系主任。自迪生病后,一切由洽周代理,故不请渠为院长渠甚惊异。但拾周主持国文系成绩欠佳,内部缪彦威与王驾吾、鄙衡叔意见不洽,渠不能调和,甚属困难。晓峰当然亦有缺点,如文学院每教授只讲六小时之课,使他院教授发生问题,同时教授额名亦不遵,学生必修课均不选,以致毕业发生问题,等等。但欲使文院发展,自以晓峰为宜。晤晓峰不遇。晤陈卓如,请其担任分科教法。五点半回。
  联合国大会UNO 在伦敦开会。主席比外长斯巴克,到会五十一国代表。我国代表顾维钧、傅秉常、钱泰、张彭春,副胡世泽、金问酒、梁龙,顾问徐淑希、萨本栋、郭有守、梁肇立、叶公超、张道行、张德昌、施思明。
  接吴睿《浙气象通讯》梅函吴万春函刘福藩、谢耿民、刘麟生又函胡娱、纪纫容寄穰初、解翼生、李良骥、王季午函梁庆椿、森森、宁宁函刘福藩、王仲济寄吴睿、戚启勋
〔遵义〕   晨昙5°,27.64"。中午校中8°。十点半有阵雨机四

  学生俞善本来谈三民主义课。
  晨七点廿分起。九点至校。洽周来,交文学院印鉴。渠对于迪生过后未请其任文学院院长心颇快快,因迪生夫妇素属意于洽周能继任也。但余则〔以〕洽周过去聘请国文教员不甚合式,以薛效宽为一年级国文主任,每学期只改文一篇,尤为人指摘。而国文系内部又发生纠纷,故为人事上着想,决定请晓峰。但若刚复去英国,意谋为理院长,则余拟洽周为教务主任,但洽周谓不愿考虑,显有负气之意。
  十点至水嗣街三号,与晓峰谈,请其向尊生劝驾担任训导长,预备明日同时与文院院长事同时发表。但尊生是再肯担任,尚是问题。晓峰欲聘钱宾四、贺麟,余均赞同,但同时告以钱宾四往往渺视同辈,如到浙大,亦不能给以特别待遇。至于行政方面有须注意者三点:各系人数(教授、讲师)必须有限制,学生选课必须依照规定,教员授课不能以六小时限。过去文院数年来无一学生以功课不及格而被开除,实非成绩之佳良,而由于给分之不严格也。
  午后二点至校。四点至图书馆晤皮高品,以《二十八宿》英文交与,嘱打三份。
  阅新到Nαture {自然》周刊,至去年五月间止。五点因。晚膳后,胡金麟借希文、彬看影戏。余至尊生处请其任训导长,下午晓峰已劝驾,尊生允就,但以至杭州时为限。关于训导方针,余谓目前各党派既列于同等地位,大学中不应再有党部,即青年团亦只能作为一种服务团体,如青年会然。学生对于政党信仰完全自由,但不应作政治活动。训"导方针应以道德服人为标准。余述及浙省党部及许绍楝与党部过去对浙大不合作情形,近晓峰与许商借图书馆,许亦不允。实际教厅对此一年内必不能利用也。晚阅Times Magazine {时代》杂志。
  政治协商会会员。国民党孙科、吴铁城、陈布雷、陈立夫、张厉生、王世杰、邵力子、张群,共产党周恩来、董必武、王若飞、叶剑英、吴玉章、陆定一、邓颖超七人,青年党曾琦、陈启天、杨永竣、余家菊、常乃惠五人,民主同盟张澜、罗隆基二人,国家社会党张君助、张东蒜,救国会沈钧儒、张申府,职教社黄炎培,第三党章伯钧,村治派梁漱溟,无党者莫德惠、邵从恩、缪家铭、李烛尘、王云五、傅斯年、郭沫若、钱永铭、胡霖等九人,共38 人。
  昨政治协商会蒋主席致辞,引国父"国家之基本在于人民"之语,并提三点意见:第一要真诚坦白,树立民主楷模。第二要公而无私,有一个共同指归,国家民族利益为先,而党派或个人得失为后。在国家民族利益之前,所有党派或个人部分之成见,应无不可以牺牲。第三要高瞻远瞩。词毕并宣布政府决定的事项: (1)人民之自由。人民享有身体、信仰、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之自由,司法与警察以外不得拘捕人民。(2) 政党之合法地位。(3) 各地推行地方自治。(4) 释放政治犯。
  接章元善、蔡稚卿函章彭年、高玉怀、陈叔谅、陈希东、汪桐、金克南、美国陈俊雷函寄刘麟生、冉愚森、吉简章、曾玉如、季讷函王驾吾、赵子衡、鸿遣、程民德函驾吾、玉怀
  
〔遵义〕   晨Haze 如布高雾,9°,27.60"。
  今日为瑞士教育学家Pestalozzi 裴斯泰洛齐二百年诞生纪念,名为Johann Heinrich (1746一1827) 0 Major General C. L. Chennault 陈纳德少将抵上海,将练中国空军。美国留在西南之陆军物品以二千五百万美金售与中国,卅年还清,利息二厘囚。大部为卡车、造路机器、元线电、药材、飞机零件等等。京沪路昨突告中断,镇江丹阳间之新丰站火车一列出轨,货车工人死一人,事后查得道钉拨去180 个,但路轨未动。欧洲疆界之变迁。
  晨七点半起。上午九点至校。阅来往函件。九点前至2军谋处一转未值,下午晤之于图书馆。告以训导长已定黄尊生,文学院长张晓峰,并希望刚复如去英国,希望枣谋去湄潭。但未与言明将以洽周为教务长,因恐渠误会而立刻辞职也。阅胡振锋寄来《酒泉十年气〔象〕记录》。该处雨量年共83 mm ,即三英寸半,不及沪杭十之一,夏天七月平均温度23 。,即71 OF 左右,合乎Prof. Brunt 所谓理想气候,但其平均湿度在春天只30%-40% ,故不能称为合式耳。振锋依据过去商人之言,断定光绪二十四年左右雨量较今为多,殊不可靠。
  中午李天助医生在江浙餐厅请客,到客六桌。膳后二点至图书馆。嘱姚佑林打字,渠事先己读阅余著《二十八宿》英文稿,对于拼法、点句甚有更正之处,足知其读书甚有所得,且甚精细,不若余之粗心也。今日李医生请客,乃因生女而作之汤饼会也。下午四点半至办公室。六点至柿花园一号,请易修吟、张晓峰、李乔年、黄尊生、郭洽周、李絜非、孙季恒、张王军谋、王劲夫晚膳。修吟今年晋59 ,学生为之做寿,因中国向倒以59 为晋六十也。
  C. L. Sulzberger" Zones of Shifting in Europe" , N. Y. Times May 20 , '45.Shifting houndllfY extends from Trieste in the S. and Stettin in the N. In 1939 the W. houndary of Slavic influence had been on the line , Danzig to Fiume. Marshall Tito regards Istria , Gorizia in Trieste as Slavon territory , and also Carinthia & Klagenfurt. In Czechoslovakia , Ruthenia will be subjected to a plebiscite , and likely will vote to join Soviet Ukraine , extending Soviet boundaηto S. & W. boundalγof Carpathian Mountains. New Poland will have W. boundary run-along Neisse - Oder close to Stettin , which is claimed by President Boleslaw Bierut of Poland.接邵力子、张梓铭、沈友仁、钱逸云、陈其可、杨柏森函季讷、章元善函胡振锋又《酒泉十年气象记录》及《河西雨量变迁之初步研究》接柳定生、郑子政寄邵禹襄、赵子衡、汤山英、李伯纶函刘麟生、曾玉如、梅函又汇邮汇二万元

遵义   晨大雾6°,27.30"。晨廊上衣尽结冰。八点4°。十点出太阳。下午时阴时有太阳。晚十点半10°。
  美国TVA 田纳西流域管理局去年报告,谓TVA 成立于〈1932〉〔1933〕,去年发电-百二十万万K. W. Hour ,四分之三作战事工作,最大之原子弹厂立于TVA 范围,即Oak Ridge Tenn. 田纳西州橡树岭之厂也在TYA 范围内。每人多用48% 电力,而少费211)毛之钱。今日十二点起中央军与共党一律停止冲突(政治协商会决定)。机士学会为易修吟视寿。请易修吟下午在寓茶点,到廿四人。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阅美国留学生名录,将浙大之留美国者加圈,约有十六七人之谱,恐未必完全也。外文系学生薄学文、王意宽、周文博、江希和、张惟、博惟葱六人来,言迪生死后,欲请吴雨僧为院长,前已有来函。余告以此事已注意,但雨僧不宜于行政,但亦不欲当行政。渠等对晓峰为文学院长已有所闻,谓其非文学院人,且热心于政治,故表示拒绝之意。余告以文学院院长人选未定,最近期间当发表也。十点半回。
  午后二点,约易修吟及振公、张晓峰、郭洽周、陈卓如、王劲夫、顾俶南、王维屏、余坤珊、杨耀德、陈乐素拾对夫妇及左之太太、羽仪太太、黄尊生、傅梦秋等茶点。
  一方为晓峰洗尘,一方又为修吟祝五十晋九。今日点心系尊生太太所制,但渠自己又不能到,实属抱歉之至。至四点拍照两帧而散。今日中午工学院同事宴请易修吟,故渠与振公、劲夫、耀德夫妇到时已三点余矣。四点半即散。
  赴社会服务处,浙大机工学会为修吟祝寿。实际修吟于阴历正月十五始晋六十(中国算法) ,不过学生欲热闹,故为预祝耳。到机械、电机学生约二百人。缪祖桐主席,王宏基司仪。首请寿翁演说,亦庄亦谐,多风趣,亦富讽刺。谓学生做寿为开玩笑,但谓人生须及时行乐,不可畏首畏尾,亦不执拗,不变则成顽固,并以后生可畏勉人。接着余述与修吟卅六年前旧雨重逢,谓易老精神之壁炼,由于其能开玩笑,并引陆放翁诗句:"借问人生一字诀,告君一字只是顽" (大意如此,须查明始确当)。谓易老之哲学即谓"顽"字,故能自乐,故能知足,故能又日新、日日新。六十岁而知五十九之非,故易老非老而实新,故其名鼎新(顶新)。次季恒(亦同班)、劲夫、杨耀德、尊生、仁东、梁守槃、王培生均有演讲。七点至柿花园一号晚膳。散。
  接张元万函 郑子政函 李絜非函
遵义   阴。St.,27.40"。日中阴,微雨二次。晚九点雨。
  政治协商会由陈立夫、董必武、陈启天、梁漱溟、王云丘等组织五人委员商定,讨论时分政治、军事、国民大会、宪章法案四组进行。军事调查处执行部政府代表郑介民、中共叶剑英、美国罗宾孙,昨飞平。发表张晓峰文学院院长,黄尊生训导长。
  晨七点半起。八点至湘江戏院作第一次纪念周,到学生一百六十人左右,教员同事到者仅劲夫、王军谋、顾谷宜四五人而已。司仪惠国农。请张晓峰〔讲〕美国开国伟人Thomas Jefferson。谓其在开国诸人〔中〕最主张自由最力,且办报纸亦有经验。虽被报纸攻击,但主张自由言论,晚年更致力于办大学。其家与墓均在Virginia之Monticello ,其墓上所书为"美国《独立宣言》之起草者,言论自由之支持者与浮省大学之创办者"。氏继Washington 与Adams 为第三个大总统,在Washington时代为外相,在Adams 时代为副总统,均未提也云。回途与晓峰谈及编辑酒、遵二处风土文章集。今日要发表文院院长,余以迪生初死,故晓峰主持以代理名义为佳。但晓峰因昕从振公、絮非等之论调,以为实授为佳,免致人规舰也。下午即发表,同时发表尊生为训导长。
  十一点至石家堡三号晤梅太太,并将迪生友人姓名单交去,计卅余人,皆哈佛同学与清华同班也。梅太太交余阅迪生年来拟作之文稿,计自1945至1956 年均有拟定,其中关于Chinese Vitality 并写成数章。余劝梅太太将此等文〔稿〕寄美国出版。十二点因。午后二点至校。晚五点回。作一函与雨僧,请其至浙大,并报告迪生去世经过,但不识其是否尚在燕京耳。晚萧仁源为作一函与梓铭,介绍德文教员周则孟。尊生来。
  "节lOse who merely judge books by their titles take Plato's Republic for a t陀atise on politics; but it is the finest treatise on education ever written. " J. J. Rousseau 卢梭in15Emile < 爱弥儿>, p.8.
  接梁庆椿、梅函 梅又二函 柳定生函 丁饭生报告 周鹤康经手同乡会存四十四万八千元 接朱习生、李约瑟Needham
  寄润科、气象所、王淦昌、孙念慈、钱逸云函 吴雨僧函 张梓铭函
遵义   晨阴 St.,27.45"。
  伦敦联合国大会选举经济与社会理事会十八国中,任期三年者为:中国、比鲁、法国、智利、加拿大、比利时,任期二年者:苏、印、英、那威、古巴、捷克,一年者:美、黎巴嫩、哥伦比、乌克兰、希腊、南斯拉夫。安全理事会除中、英、法、苏、美外,加入澳洲、波兰、荷兰、墨斯哥、巴西、埃及六个为非常任国家。美国国务院请曹属(万家宝)、老舍(舒舍予)赴美讲学。彬彬回湄潭。下午行政谈话会决定以后纪念周不定期举行。
  晨六点半起。催彬彬起,因酒精厂车规定于七点半自遵松路口开湄也。昨晚李元兴与希文同宿一床,故今日希文与李君于七点左右陪彬彬往遵松路口,又有校正李春宛带铺盖借往。八点至校。接玉驾吾函,反对洽周长文学院而拥护晓峰,但晓峰为文院院长布告已于昨十四日发表矣。得元任函,已数年不通音间,来函以其女公子赵如兰及快婿下学铺事,乃去年十二月六日发于剑桥。函中谓已接洽之人以聘定为妥。元任本人有回国之意,但尚在犹豫中,而适之则不久即将回国云。上午作函与蔚光及子政。子政不听余言,欲与徐家汇谋合井,龙相齐Gherzi 复函大骂。龙本傲慢无礼,而又不能与人合作,适逢不知趣之子政。故今日函蔚光,嘱其速促程忆帆在美国注意台风,以备回国后主持沪台,不然则必贻笑外人也。
  午后二点至校。三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迪生追悼会及遵义、湄潭二地员工子弟小学经费事。遵义浙江小学本学期需九十万元,除浙江同乡〔会〕已有四十四万元外,学费拟收十五万,尚差卅一万元。拟请县政府补助若干,馀由校出。湄潭除学费可收廿万,附中补助三万,校中过去按月二万五千,六〔月〕十五万元,共三十八万元,而半年需七十五万,故尚差三十七万。校中尚有每月五担米,半年只卅担,照现价只能抵廿万元之谱,尚差十五万元。次讨论援华〔会〕补助教员四十名,每名三万元,以人口众多而有成绩者入选,决定由教授公推之。次及纪念周,余主张废除定期之纪念周,晓峰与尊生均赞同之,嗣后惟举行演讲可利用此时间通知永、调二方。最后尊生提出化工学生徐善元调戏女生费坤华事,请尊生、劲夫与乔年三人明日对徐善元严重警告。五点回。晚膳时么枕生来。
  接王驾吾教部密函 秦景阳、长望、九章、汪典存(临江路78 号)、无忌、邱璧光、爱予函 接元任函
  寄蔚光、子政函
遵义   晨阴,有雨意。午阴未雨,房中8°,27.70"。晚六点下雪珠。晚八点房中10°,27.70",外间较冷。八点下雪。
  中逞谈判进行中。苏联在东三省拆卸机器。Winston Churchill in B. Parliament.国军有三列到沈阳。平津敌伪产业处理局孙越崎奉命派为东北特派员,于今日借二十余〔人〕飞长春。政治协商会讨论军队国家化,同时鲁、热、辽各省仍有战事。国防委员会决定修正人民自由限止法令之废止。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松松患伤风己数日,今晨有体温37.8,此伤风乃余自贵阳带来者。余于元且起即觉喉痛,迄今亦未愈,允敏于余抵遵次日即传染。
  今晨作函与赵九章。渠于余去筑期间迭来四函,内有《气象所概况》英文稿,乃急于等用,以备二月甘五在伦敦气象会议分发者。因余去筑而耽误旬日。今日阅后将更正、注明窜改后交由赵子衡转交,因恐长望、九章已飞印度也。另作函与赵于衡。杨竹亭来(史地系毕业生) ,知其将去重庆人气象局,余允为作函与蔚光。午后二点至校。化工系学生徐善元来,谓因渠求爱于费坤华被拒,而全体女生将联名要求开〈求〉〔除〕渠之学籍,现已自知悔悟,以后绝不再麻烦费坤华云云。余责其不应在求学时期讲恋爱,尤不应在此时调戏女生,但谓此事须交训导处办理。四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五点回。
  Hazel Hartzog , United Press staff correspondent , in Shanghai Evening Post & Mercury <大美晚报> Jan. 10 , 1946. Chinese govemment permitted by USSR to enter Mukden. The giant Fusian Factory 抚顺electrical plant 100 miles from 锦州wasstripped of main equipment which was taken to Dairen 转运Vladivostok. 抚顺八个煤矿有六个已为水浸没,因为equipment (打水) have been removed. The other 2 are producing 1000 tons daily. Before the war the 8 coal mine produced 4,000,000 tons annually.飞至锦州后随处可以见房屋破败不堪,机器为俄国人抢去,而房屋为八路军毁坏。
  Opening of Labor Parliament in V -J Day , Time Magazine Aug. 14 , 1945. WinstonChurchill made his first speech as opposition leader, "1 must put on record my ownopinion that the provisional W. frontier agreed upon for Poland compressing as it does114 of the arable land of Germany , is not a good auguηfor the future. " "In Balkansalmost everywhere communist forces have obtained or are in the process of obtaining dictatorialpowers. "继续在一月份日记最〔末〕一页〔见本书第300-301 页〕。
  接陆星南函 刘靖宣、苏步青、季讷 No.7 、稚秋、润科、宁宁函
  寄士俊函 赵子衡、赵九章(及《气象所现况》英文稿)、T浩生、春孚、张国维、金克南 寄陈其可、汪桐、章彭年、柳定生、朱习生
遵义   晨微雨5°,27.62"。晨瓦上有雪,但地下未积雪。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开首次会议,有中、英、美、苏、法、澳、巴西、埃及、荷、墨及波兰十一国代表。荷兰印度总督Van Mook 已赴巴达维亚与印度尼西亚民族运动代表商量,并提议: (一)短期内印度尼西亚举行大选。(二)成立行政委员会,人选得荷政府同意。(三)成立国会及内阁。(四)国会与内阁在内政上可享有最高权威,但外交、经济由荷处理。气象研究所工作报告。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办公室。女生代表邓爽借化工四学生费坤华来,历述化工四男生徐善元侮辱费坤华。据费自述,自永兴一年级时代即追求,但费素不重视,有时侮辱过甚则加以责骂。但徐并不以为耻,仍时时拦阻,作种种丑态。前日下午一点,因随费下课又胡闹,致二人均落沟中。渠(费)精神大受影响,故求学校处置。余谓此事前日下午己提出行政谈话会讨论,由尊生先生办理,昨徐善元本人并已声明悔悟,嗣后不再相烦。但据费云,徐己屡次发誓不再追求,但不久即复故态。余允校中必有合理之处置。化工四年级毕业生范辅粥〔来),据云已由校分发至成都航委会,但以有一学期有二分之一不及格,应留级回校一年,余允商教务处。
  阅九章寄来卅五年度气象研究所提出于院务会议之报告。知本年人事变动颇多,去美国者有黄仕松、叶笃正、郭晓岚三人,新来者助理员陶诗言、朱和周、史以恒(已故)、林书闵、刘匡南、高由禧,助理研究员顾震潮,最近萨本栋又介绍联大数学系郑曾同云。关于工作方面,研究分: (1 )西风带环流之研究,如东亚大型涡旋运动能量之交换(朱光馄) ,东亚大型涡旋运动(赵与陶诗言)及活动势力之形成与水平力管场之关系(赵九章)等。(2) 气象要素之间谐分析(朱)。 (3) 气象波动之研究(赵与朱和周)。 (4) 水气蒸发公式(赵与顾震潮) 。 (5) 阵风中之风之普遍频率分布定律(顾)。 (6) 平行板间之激流行动(顾)。 (7) 中国雨量之类型探讨(张宝堃)。 (8) 太阳气候与大陆性规准(顾)。 (9) 中国气团之分析(赵与林书闵)。(10) 台湾之气候与农业地〔理〕 (毛汉礼)。下午阅九章著The formation of semipermanentcenters in relation to Solenoidal Field.
  接陈百年、陈元柱、沈思玙、张宝堃函 士俊函
  寄梁庆椿、陈启东、吴文晖、鲍友恭(渝甘三厂)、蔚光、邱璧光、郭晓岚(叶笃正转)、蔚光
遵义   阴。晨5°,27.60" 中午7.5°,27.54"。晚七点27.48", 9°。
  美国电工业二十万人自十六〔日〕起要求加薪113 不遂,罢工。屠夫卅万人于十七〔日〕起罢工,要求每小时工资增加25¢,即30%,而屠店只肯加10¢。自三十一日七十万钢铁工人也要罢工,初要增加30% 或25¢一小时,后改19X rt ,美国罢工风潮扩大。最初G. M. 通用汽车公司及福特公司罢工,公司已允加17¢。政治协商〔会〕今晨为重选国民大会代表事,政府代表与他党代表大有争执,结果交分组委会。共军占营口,破坏《停战协定》。俞曲园至绍城会稽山。
  治羊颠疯之药新发明。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季梁来谈,为教育系四年级生教育哲学学程。李相勘坚不肯教,而学生又不愿令吴志尧、陈学悯教之,故有请校外人之需。余作函与建人,嘱在中大邀一人,借教二个月。今日作函与季讷、鲁珍等,皆数星期来所积压者。在美国留学生通讯录中,查得浙大毕业生有卅二人,十之七八为工院,化工尤多,得十二人,理学院只秦元勋等三人,农院陈迟与许平二人。而以年级论,则以民廿六、七、八各级为多。中午回。知周药白已在外语班遣散后已在步校觅得一编辑职,以中校待遇,因步校在新城城北,故将寓所由经历司移往中山北路267 号孔家院子矣。午后一点半到校。三点至江公祠图书馆,借得俞曲园著《春在堂随笔》共十卷。晚阅之。
  俞曲园《春在堂随笔》卷二。会稽大禹陵旁有禹寺,三撞老屋无可观览。其左塘有一碑,尘积寸许,拂拭而读之,则唐开成五年往生碑也,道光二十年出土。又谓南镇即会稽山,余登其巅即所谓香炉峰者,极高峻,双峰左右守,天然如门,才容一人。曲折而进,凭栏俯视,眼颇宽,视越郡城,仅如衣带之环绕矣。阁名南天壁。按余于民廿六年春借侠魂游之。
  羊癫疯特效药。New Drug helps Epilepsy crisis , 《大美晚报》一月十一, p.5 。
  The Joum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美国医学会杂志》载Dr. Wm. G.Lennox of Harvard Medical 新发明一药可治羊颠疯,药名tridione 。据Lennox 经验,所医40 人中, 11 人完全治好, 21 人己愈大半,现正在研究中,尚未on the market云云。
  New antimalaria drug paludrine discovered by British ,方程式:N-p-Chlorophenyl-N-Isopropyl biguanine. Discover: Dr. F. H. S. Curd & F. L. Rose.
  接朱骝先、蔡作屏、罗登义函
  寄朱骝先(请设立纺织系)、陈百年、陈元柱、缪彦威、鲁珍、家玉、胡建人、士俊、逸云 寄季讷No.6 函 定安函
遵义    今日阴历十七 阴,有晴意。晨6.5°,27.60"。晚六点9.5°,27.4"。晚满天星。八点月亮上山。
  东北苏联军队迟迟不撤,据AP 即美联通讯社访员Spencer Davis 云,俄国所要求者为: (一)在长春、沈阳等地有机场。(二)各种煤、铁重工业投资由俄占50% ,中国界内已售与俄人之日产归俄人,故Malinovsky 与张嘉嗷之交涉无结果。俞曲园《春在堂随笔》论《三国演义》、《唐演义》、宋《杨家将》。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赵元任,请其转告郑儒铺、严仁赓及其婿下学铺、女赵如兰,旅费已由教部杭次长允在美国大使馆方面教部款下支取,李春芬、黄炳坤旅费尚无着落,但已函杭立武请照严君等同一办法,并请赵如兰购乐谱钢琴以19美金三千元为度,请下学镇购风洞设备以美金五万元为度,先寄估价单以便向部请外汇。接陈叔谅函,知在渝中大、浙大毕业同学定二月十日公祭迪生,请骝先主祭,请正之、光莱与启华陪祭,梅太太拟请任叔永代表家属致答词云。午后二点至校。
  三点开教务会议,常务委员讨论译员训练班且从军学生服务满期与不满期者应如何办理。五点散,即回。
  晚星宿大佳,见双子星旁有两大星,一为红而明者为火星,余一稍暗而白者,仍较Castor 和Pollux 北阿二与三为明。其形状排列如右,北〈红〉〔河〕二、三两星相距约4 0 , Castor 在NNW ,南2。为火星,又4 。为土星,〈曾〉〔诚〕为冬天难得之现象也。
    * Castor 北河二
  * Pollux 北河三
   * Mars 火星
   * Satum 土星
  俞曲园《春在堂随笔》附《小浮梅闲话》。招蝉事有其人乎?按正史王允与吕布谋董卓,初元妇人与其事,惟蜀记载曹操与刘备围吕布于下邵,云长启公:布使人求救乞娶其妻。公许之。操疑其有异色,先遣迎看,果有异色,因自留之。云长心不自安。据此,则布妻必美,且又牵涉及关公,故有月下斩绍蝉事。俗传关乃喜用刀,但斩颜良在本传却日以矛刺良于万众之中。文丑亦见本传,非羽所杀。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称《隋唐演义》所载隋唐间事,几于无一事无来历,但所传秦叔宝事多元稽。薛仁贵,《唐书》本传曾称为白袍小将,北伐有功,其子讷亦自有传。
  在宋则有杨家将杨业诸子,见于史者曰延郎、延浦、延训、延环、延贵、延彬六郎,延昭即延郎,尤著名云。
  接王祉伟、解翼生、杨其泳、吴正之、何家大姊函 王育庭等、谢景蒜、范家霞姊、卫琛甫、舒厚信、吴文晖、毓祥 接陈叔谅
  寄汪典存、沈友仁、孙稚荪、胡瑜(证件二份于十一月交卢良惠)、步青、季讷、梅太太
〔遵义〕   阴。8°,27.00"。
  法国发生政潮,戴高乐辞职,原因与共党之争执。伦敦联合国大会UNO General Assembly ,伊朗代表提出伊苏争执问题,交安全理事会处理。《大美晚报》载,豫西二百万人将饿死,由于前年秋冬未种小麦,因倭寇故。女子出阁后加夫姓之习惯。英国皇家学会选女会员。东关老〔屋〕以五万元由沈光卿处赎回,言明四月出屋。由杨其泳托陶兆谦、孙孟山及朱连升三人说项,始得成议,廿三日汇杨其泳五万元。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校。作函与叔永及晓沧,告以迪生病故及一年来病状详情。叔永已有哀迪生诗五言六首登于《客观》周刊上,余于梅太太处见之。十一点至石家堡二号访梅太太,见渠所搜集之照片多种,其中有一帧系民三四年照,乃Easter Conference Student Alliance 时所摄,有琛甫、明复、刚复、元任、IρηChang 、叔永、杏佛、尹任先、宋子文、宋美龄、赵德华、钟仲襄、张擂运、牛惠珠兄妹等,其中明复、杏佛、德华、惠珠业已作故,而宋子文已为行政院长。世事浮沉,沧桑复有如此者。
  出至"我容"照相馆取照片,此间二寸照片印一张300元,上海十元而已。途遇尊生夫妇及允敏、松,借至水嗣街三号羽仪太太处中膳。膳后谈及羽仪六弟逞戚,强逼欲其脱离所开〈帖朗屿〉〔鼓浪屿〕罐头公司事,不情将汇兑率任意更变,藉以增高羽仪太太所负债之数目,此人真怆父也。闻章皑与阿彭在浙小均考得第一,而宁而在大学三年级,英文亦好,喜羽仪有后。三点回。因董嫂出外,门上扁,故未得人。至校后,作函与杨其泳,因杨来函谓东关老屋赖陶兆谦、孙孟山、朱连升说项,以五万赎回。
  女子出阁后加夫姓之由来c 俞曲园《春在堂随笔》卷五谓,余尝见吴江张措有一小印云"文章知己患难夫妻张春水陆瑛卿合印"。徐诚庵自言曾见陆瑛卿咸丰庚申避地沪上,寓鱼行桥赵氏屋。居停主人即陆瑛卿之婿,年已五十余,颇有林下风。时春水已亡,璜卿授徒修脯以自给。其名刺书"张陆惠"二字,合张陆二姓并书,盖仿卫夫人之称李卫之例。
  英国皇家学会举Mrs. K. Lonsdale 朗斯代尔为F. R. S. 皇家学会会员,是为283〔年〕学会有史以来之第→人。氏从Wm. Bragg 布拉格学,研究X Rays on Diιfuse Reflection of X Rays due to thermal variation (MSN No. 5 , 1945) 。
  去年今日F. D. Roosevelt 第四任总统之Inaugural address 云: And so in thisyear of war we have learned lessons at a fearful cost , and we shall profit by them & wehave learned that we cannot live alone , at peace , that our own well-being is dependentupon the well-being of others.
  接翼谋、李寿恒、胡振锋、罗登义、陈鸿逵函
遵义   晨雾,九点出太阳。晨7°,27.70"。下午一点睛,12°,27.60"。晚七点13°,27.60",有星光。
  Dr. Achmed Soekamo is the President of Nationalist regime of Netherlands East Indies , iE 与荷总督H. Van Mook 会谈。Sutan Sjah巾, se!f-styled Premier of the unreco伊ized Republic , appealedto UNO General Assembly 要独立。晚作迪生挽联云:"李杜文章,渊明气节,公自大名垂宇宙。黔山埋骨,湘水吊魂,我来万里哭朋佬。"晨六点起。八点晤尊生,借同至湘江影戏园,请渠讲"个人生活与社会生活"适"湘江"有军人占用,遂作罢。接梅函,知渠上月廿四发病后入渝教会仁济医院,所费甚巨。新年又往到处看电影。不久到校,但未数日又发,复自青木关乘校车至市民医院。谓鸿慈对渠亦厌恶,故欲飞昆明或往广州|、香港。余复告以昆明天气于渠不相宜,且昆明、广州元亲友可以落足,去亦何益。戏园人多空气坏,渠身体略好即欲看影戏昕音乐,自然不能痊愈。余主张其最好在渝住上海医学院附属医院,或市民医院一两个月,否则只可回家。在重庆住徐宽甫处亦不合式,因默君尚不能与同居,何况他人乎。
  接《客观》第一期〔翌日记为第十期〕,见叔永哀迪生词六章,其第六章云:"敌烽幸告歇,君劳亦可体。秋初君返筑,话别一来游。心恐此别后,未知再见否。披报见噩耗,沸洒不能收。因知天地间,吾辈理难留。君去何太速,世道增隐忧。人师古所难,后生将安投。掩卷长叹息,悲风动岩幽。"晚冉憨森来谈,知其今日自筑来,明日去湄就职校校长事,以代邱璧光。义尊生来。
  各党派之组织、目的、内容(见南京《中央日报》,民国卅五年一月九日至十八日) :
成立日期创办人主张人物刊物
中国青年党十二年十二月曾琦、何鲁之、李璜、郑振文本国家主义之精神,采全民革命手段 曾琦、张梦九、左舜生、陈启天、余家菊、林可矶、常 乃惠、何鲁之《国论》、《醒狮》、《先声》
中国民主同盟民廿九年,称"抗建同志会" 张澜、罗隆基、马哲民、张申府、左舜生实行民主政治同创办人
第三党民十九年邓演达(择生)、陈友仁达到社会解放、普选,"来自工农平民,回到工农平民" 章伯钧《灯塔》、《思潮》、《国际文化》、《中华论坛》
中国共产党民十年七月一日,现有党员一百廿一万毛泽东、董必武马列主义 Marx 、Lenin , "平均地权,节制资本" 毛泽东、朱德、董必武、林祖涵、林彪、王若飞
国家社会党前身是进步党,民廿一年正式成立张君励、张东荪国家的社会主义张君劝、张东荪、蒋匀田
救国会"九一八"以后,华南七君子救亡运动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史良、沙千里、宋庆龄反对内战沈钧儒、张申府
村治派民十九年,山东乡村建设研究院梁漱溟农村改良、自治,即为消费而生产 梁漱溟、晏阳初、杨开道、章元善《村治月刊》
中华职教社民六年黄炎培《国讯》期刊
  接傅启学函 杭立武电
  寄晓沧函 元任函 叔永丽梅函 霞姊函 杨其泳函
遵义   晨有红光,未几阴,8°,27.50"。日中晴。晚阴,八点半13.5°,27.30"。
  印度国民大会Congress Pa即在全印立法会议Legislative Assembly 占56 席,领袖为A. K.Azad。因教会占30 席,领袖为Mohammed Ali Jinnah 真纳。现在美国Mrs. Pandit 潘边特夫人乃著名Jawaharlal Nehru 尼赫鲁之姊,在美演讲,主张从前甘地不以武力抵抗办法。晚雷男夫妇来。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叔永,并寄《二十八宿》之英文稿二份,请其交与中美科学资料搜集处,即袁守和所主持之机关,以便送往美国。下午得叔永函,附来其手书哀迪生之诗六首,即《客观》第十期上所登者。季梁来,谈师范生成绩问题。接郭晓岚自芝加哥来函,知其在途甚久,九月初到Calcutta 加尔各答,十月廿七始乘舟离加,时印度甚热,轮中均为兵士,共四千人,平时坐无隙地。红海以东天气酷热,一过Gibraltar 直布罗陀则天气又大变,多晕船者。舟行整卅日,于十一月廿四到纽约,行八旬余。近已注册,教授有Rossby 、Byres 、Starr , Ference 诸〔人〕, Starr 本人尚在读Ph. D. 学位云。中国学生习气象者已十一人之多,均在芝加哥。谓1. Bjerknes 现在C. 1. T. ,此外则Forsythe 及Holmes o M. I. T. 有Haurwitz及Willet 云。下午三点开行政谈话会与迪生治丧委员联席会议。四点半至酒精厂办事处晤雷男。晚雷夫妇及汤恩洋来。
  Wm. F. Giese lrving Babbitt: Man & Teαcher , Putnarn 1941 , pp.1-25.The unquestioned free will was the most sacred tenet of his ethical creed. The determinist was for him a lost soul. Babbitt always measured men by character more than by intellectual prowess & brilliancy; and in respect of will & character he claimed for American , a certain superiority to the more intellectual European. For him the original thinkers were those who have accredited the commonplaces by which men live and have given these a patent of nobility. Page 16: He put the social virtues on a lower plane than the virtues of inner life , and he saw in the common inversion of this scale of values a main source of growing superficiality of the American temper. He saw in our novel writing and novel reading a symptom of decadence , a narcotic for stilling thought , a cheap device for the vicarious enjoyment of emotion. Realism is the core of his thinking.Its whole aim is to lay bare the residue of truth essential to wise living from the parasitic growths under which the lust of knowledge , power have hidden it.
  接驾吾函 宪承函 梅儿函 程民德、定安、农经学生、金克南、章友二、定安、程民德刚复去年十月十二函 接金楚珍、季讷、朱习生、鲁珍、赵子衡、教育部、郭晓岚、李建勋函
  寄梅太太、胡振锋函 鸿逵函(附朱部长) 罗登义、李寿雍、翼谋函 梅儿函 叔谅函 舒鸿
遵义   晨阴11°,27.40",九点出太阳。日中晴。晚六点16°。
  联合国组织政治安全委员会廿一日在伦敦通过中、美、英、苏、法、加六国提出设立原子能委员会之提议。国际救济总署己派十四卡车机器赴河南,以堵黄河郑州之缺口,乃民廿七年所掘者,计长1700公尺,需卅三万人作一年之工作,以使黄河由直隶人口。各大学留美国人数。
  苏联第四个五年计划。张有清赴皖,报告物价。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郭晓岚、任叔永,并寄五万元与杨其泳,以赎取沈光卿所典东关之老屋。下午又作函与何元成、何家大姊、谢家玉。请家玉为印片若干张。今日天气佳,但较热,晚房中16°。季梁于今日去湄,雷男亦同往。
  在政治协商会,共产党提出对于政治十项主张: (一)在蒋主席领导下成立民主政府。(二)尊重人民各种自由。(三)政府容纳各党派。(四)国民大会重选代表。(五)地方自治。(六)军事委员会重组。(七)裁兵与复员。(八)教育文化改进,扫除文盲。(九)经济与财政之改进。(十)睦邻政策。十项但未言及军队国家化一项。
  《大美晚报》(一月十九)载苏联第四个五年计划。有将草原变成肥田之伟大工程,尤注意于Uzbekistan & Kazakhstan 面积三倍于荷、比两国,并有巨大水利工作,筑巨大蓄水池于Syrdar'ya River ,同时在Tajikstan 与Khirghiza 亦有灌溉计划,在Rakum 沙漠筑600公里,运河Amu 河到Mugrab 云。
  依1945年出版《留美中国同人录》Directory of Chinese Students and Gradutes in America,其在中国之毕业母校最多者如下:燕京133人,清华119人,交通113人,中央67人,岭南57人,金陵37人,中山36人,北大34人,浙大31人,金女大29人,复旦22人,南开20人,武汉19人,北平〔北洋〕16人,总十四校699人。
  张有清回家(宣城)费用,走四十天(去年十一月廿一至十二月卅一)夫妻二人用甘八万元。
     接叔永函 二姊函 森森函 周达夫、杭立武、林子勋、朱习生、吴宝丰、田万钟、润科
  寄五万元与杨其泳二万元 电汇鸿慈转梅张元万、金克南函 李兆槐、张元万函 寄叔永英交《廿八宿》文又函正之、林汝瑶函 润科函 金楚珍函 路季讷No.7 、其泳函 定安函 文晖
遵义   晨阴,家中13°,校中12°。晚十点半16°,26.饵",阴。

  法国(会议)(议会〕以社会党领袖古恩为临时主席,代戴高乐。东北苏军原定二月一日撤尽.又以交通困难延期。《中逞友好条约》昨日签订,予华侨以最惠之待遇,中国代表李铁铮。秦道坚夫妇来。Maag on Babbitt 。
  展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作函数通。阅lrvi咽Babbitt: Man αnd < His Teaching>( Teacher J , Putnam 1941 ,共337 pp. ,为其生徒于死后所作纪念文,除其夫人Dora D. Babbitt 一传略外,共卅九篇,或长或短,各各不同。余共阅Wm. F. Giese 、Anne Douglas 、Sylvain Levi 、F. J. Mather Jr.、Wm. F. Maag 、S. P. Sherman 、Rud.Altrocchi 、T. S. Eliot 、迪生、H. W. Taeusch 、L. J. A Merci町、Austin Warren 、AlanR. Thompson 、Clara D. Chambrun 、M. S. Goldman 、Theodore Spencer 及Paul E.More 十七人所作文,一致认为二十世纪时代之大师,创导Humanism ,主张Freewill ,信Higher wiU 0 为人貌厉而实极和蔼,望之如傲慢而实极谦虚,记忆力强。在班上,经史子集中之名句,欧美孔佛,均如数家珍,攻击浪漫派不遗余〔力J.对卢骚尤反对。午后晤尊生。
  Wm. F. MaagJr. Babbitt , pp. 58一邸. "He urged me to exercise regularly & totake sufficient time for sleep. " His favorite admonition was that we should reverse thecommon custom , and think more of our duties than of our rights. He preached the aristocracyof character & intellect. The best way to understand a particular period of histoηisto steep oneself in the main ideas of the time. He did not leam in order that hemight know , so much so that he might be and do. The proper study of mankind is manand not botany or philology or metaphysics. He asserted that President Eliot's "trainingfor service , training for power" was not education. Humanism meant moderation , measure, sound common sense. The Rousseauist lives according to nature , completely extinguishesthat portion of himself which sets him apart from nature一-his reason & will. Byintuition , the "insight into things divine ," men who are religious discem truths whichthe intellect cannot grasp. Freedom of will is... of prima巧importance in his philosophy.Bliss was it in that dawn to be alive , but to be young was very heaven.25Wordsworth's lines about awakening quoted by Maag in Babbitt , p.71.接何植栋、吴文晖寄叔永、元善、梅太太、杨其泳(汇票及底片)、森森、彬彬、宁宁、朱习生、王祉伟、程民德寄章友三、储润科、温甫、宝莹函发各教授(请选举援华会得贴补人选) 寄次仲、大姊、元成函文焕然及其父侨泉先生字条

遵义   晨阴15°,27.10",有雨意。日中阴。旁晚微雨。晚十点15°, 27.00"
  安全理事会开会讨〔论〕希腊、伊朗问题。联合国大会接受原子能委员报告。军事调解逐渐生效,中共与政府军多停战。重庆学生一万人游行,要求英国交出香港。法国领事非法捕Paul Tosoli ,以法轮Emile Bertin 载往西贡,要求撤换法领及实行委员长诺言、保证自由、释放政治犯等。M吨。n Babbitt o 海南岛近况。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阅Babbitt 0 (p. 188) Willard Connely: Babbitt stoodfor training in the power to reason (classics or mathematics) , against indulgence of theappetite for superficiality (社会科学与外文). (p. 169) Henry W. Taeusch: It oftenrequired about a month of reading and thinking after one walk to get me ready for another."His continued health he attributed to his daily walks". (p. 153) G. R. Elliott:"He dubbed the Chinese "the English of the Orient" on account of their innate goodsense, but he loved to enlarge the superiority of their religious tradition of good manners."十点杜清宇来谈,知其方自海南岛回。据云日本人在海南岛之目的,抢夺物资而非建设,最要物资为西岸北黎附近石绿之铁矿,每日可出一百五十吨铁砂, 70%为民,次则为五指山之森林。海口所与北黎附近之八所,均能〔泊〕两万吨之船只。工人均为台湾人与汕头人,各二万余,但死亡率甚大。为虎作怅者为汉奸王毅军长,系军政〈军)(部〕次长王俊之弟,已由王俊与之同飞渝云。
  Wm. F. Maag Babbitt. .Faith demands works , and works require that one shall be free to act. Christianity , Babbitt told us , (was) summed up in 3 principles of action:One should build his house on rock. By their fruits ye shall know them , and Rende run to Caesar the things that are Caesar's and unto God the things that are God's. Both Christ & Buddha taught that spiritual indolence is the chief source of evil. Strenuous spiritual effort , the constant exercise of higher will , bears the fruit of humility , which is the root of all other virtues. Humility is the sense of man's weakness & fallibility and dependence upon a higher Power than himself. Our age is extraordinary strong in its sense of what man owes to society and extraordinary weak of what man owes to himself."Be my brother or 1 will kill you ," he would quote the threat of Jacohin to drive home his point that the last stage of humanitarianism , defeated and disillusioned , is homicidal mania. He saw clearly the new class warfare was the end of liberty , and the danger of Japan 模仿西方。
  "He who reigns within himself , and rules passions , desires , and fears , is morethan a king. " Milton
  接赵子衡、程民德、蔚光、馥初、气象所、梅、士芳、严振飞侄家瑞
  寄蔚光函又胡振锋稿 寄胡振锋单行本 吴馥初函 郭永华
遵义   晨阴15°。十点阵雨。午校中14°。下午5:30 15°,27.10"。百舌晨鸣。
  延安广播朱德告记者国军与共军已无战事,信此次和解必能永远放下武器。协商会本定今日闭幕,现延期五天,己决定国务委员会为政府最高机构,主席行施职权须经国务委员〔会〕通过,民意机关中央为二院制。陈援庵《通鉴胡注表征小引》。安南近事。
  晨七点起。八点半到校。今日寄赵九章《气象所概况》英文稿,由伦敦皇家理工学院徐尔灝转,深恐下月廿五号开会(国际气象学会)己不及赶到矣。寄另一份与气象所朱光媲。尊生来,以陈援庵先生(垣)所近出(民廿四年)通鉴胡注表征小引H 书十余万言) ,及《南宋初河北新道教目录后记》(书六万言)二序见示。按胡渭(东樵)德清人,以著《禹贡锥指》名于史,故有地理家之目。但援庵先生将其《通鉴注》(成于临安陷后九年至元甘三年)分类编为一千数百条,二「二篇。胡号为础明,或东樵,而书中作〈省三〉〔三省〕。谓其与文(文山)、谢(泉羽)、陆(秀夫)为同年进士。又引胡之言云:"臣妾之辱,惟晋、宋为然,呜呼痛哉。"又曰:"亡国之耻,言之者伤心,好|见之乎?"则援庵先生诚有Jb人也。午后二点至何家巷五号阅杂志。三点半到校。五点回寓。近两星期松和允敏均在坤珊家打伤风针cartarrhvaccine,据云半年可以元伤风,系坤珊所购,须打四针。
  安南近事。" Revolt in Asia" by Andrew Roth , The Nation Oct. 27 , 1945: 一安南面积275ωo 方哩,较法本国大1/3 ,人口23 , 000 ,000 ,为世界米粮产地之一,战前1939〔年〕占世界出口25% ,煤之出口为远东最大者,橡皮出产占世界第三位。故Pres. Roosevelt (F. D. )认为安南为世界殖民地中最不振作者,故欲改之使成intemationalmandate 国际托管地。法国政府之政策使他国之物品不能进口,本地工业不能发达,雅片与酒均为monopoly 垄断。在第-次欧战前十年中已常有革命,欧战I 后更甚,亦以受中国革命影响。在广东的时候,许多安南人受了Nguyen AiQuoc 阮爱国的影响,后改名为Ho Chíh Ming 胡志明,为Víet Nam Repuhlic 之Premiero胡生于1892 ,为安南官吏之子. 17 岁即离国,在1919 年巴黎和会即争越南独立,法国左派作家颇与同情。Attend French Communist Congress at Tours in 1920.27于1923 年去Moscow 研究殖民地问题。1930 年二月东京有二营兵叛变,杀长官六人。1936 年法国Popular Front 人民阵线占势,以为安南独立有望,殖民地部长Matues Montet 并声明白、黑、黄三种皆平等看待,结果口惠而实不至。第二世界大战起, Govemor General Cartroux 欲抵抗日本,但Vichy 不愿,故易以Gen. Decoux , ~1941 一1945 Decoux 为日人之爪牙。1941 年成立League for 安南独立,包括AnnamNationalist , The New Annam 等等,迄1945 年八月廿五保德退位,安南成民主。
  接茅以智函蔚光、贺师俊、王崇德函
  寄默君二姊函 梅儿函 章德英函 朱光媲、卫琛甫、朱习生又函 罗霞天、田万钟、何植栋 寄祝廉先、刘桂灼、吴文晖、彬彬函 周达夫、马国均、严家瑞、朱光烧、英国赵九章、绪白
遵义   晨阴13°,27.15"。晚七点16°,26.95"。下午睛,晚阴。
  法国社会党吉思已组新阂,渠任总统及国防部长。新阁廿二人,共产党六人,天主教进步党六人,社会党七人( Felix Gouin , a socialist) to succeed the General Charles de Gaulle ,外长GeorgesBidault。在遵开迪生追悼会。
  晨七点起。八点电报局局长吴慧中来,知布雷有电话,谓蒋主席知今日追悼梅院长,嘱送"人师典范蒋中正敬挽"。九点至何家巷五号,时到会者已不少。由薄学文赞礼,礼堂在图书馆阅览室楼下,将后门塞住,排成礼拜堂模样,点洋烛,盖两旁均挂挽联,多以欧阳文忠相比拟。学生立在前面小院中。由余主祭,尊生、洽周陪祭。献花、读祭文毕,首由余致辞,时因呜咽之声不绝于耳,故余初不能作语,几一二分钟后始能顺口而谈。述及余与迪生自光绪时代复旦即相识,嗣后至美国,在中西部,哈佛、南高、东大及浙大,前后相处不下十五六年。在哈佛有一年曾同处一室(当时他批评我是veηmatter of fact) 。关于迪生之为人有三,点: (一)标准极高, (二)不求名利, (三)外冷而内富热情。其喜欢批评胡适之,亦以适之好标榜,而迪生则痛恶宣传与广告也。次李医生报告病情,谓其临别于贵阳医院时,曾有本年不能教书,希望薪水照支,代理办法暂弗变动云云。次陈晓光、王驾吾报告贵阳丧葬经过。郭洽周代表教员,次尊生、晓峰,最后学生代表自治〔会〕郑文炎及外文系江希和。江最后谈及文学院长产生过于迅速,希望不要把干净的园地糟蹋了。
  又外方来宾刘教育长讲数语,时已十二点矣。
  下午二点周纯白来。三点晤尊生,遇陈义生、杨耀德。四点至北门外阿王寺,见肺病学生方圆(桐城,在院四年)、吴惠(宜兴,四年)、王祖坡(青岛)、黄一芹(湘)、徐扶明、杨钩六人。
  张有清回皖日程。夫妻工人共用廿八万元,每人十四万元,路上车费每人六万三千,故每人膳宿日二千。
     接蒋主席唁迪生电 柳州善后救济总署赵昭嗣函(柳州至广州五日。沪港有远东联航局,月开四五次,头等舱港币240 ,二等120 ,三等60 0 美邮船美金40 ,次等24 )
  寄谷正纲(荐吴生)
〔遵义〕   晨雨12°,27.20",校中11.4°。
  国际救济总署Herbert Lehman 报告,该署已由轮运输救济品达四百万吨,其中二百万吨为衣食个人用品。到现在止中国只得二十六万四千吨,但不久将大增云。Marshall Rodion Malinovs屿, Commander of Soviet Forces 声明:东北苏军撤离不后于〔驻〕中国美兵。郭沫若《苏联纪行》述Tolstoi 托尔斯泰与中国哲学。遵义卫生报告。今日 星期一未做纪念周。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起〉〔至校〕。自今日起纪念周暂不举行。接胡鸿慈函,余即复去,告以梅之病自以易地为良,惟目前去京、杭,因二地天气反不如重庆之温和,动不如静。若往广州、香港,则苦无容身之地。故主张梅儿去歌乐山考选委员会阅卷大楼住默君处。渠虽不在歌乐山,但房屋想仍保留,式烈住内,则梅去后一有病即可住上海医学院附属医院,较之他处较为方便。但如不能住,则只可入上海医院耳。又接朱晓寰函,亦即时复去。罗凤超来函,有愿回校之意,渠与孙生将回皖结婚云。中午自治会代〔表〕曾守中来。又黄宁而来,以羽仪单行本三种相蹭,并询近有机位,渠母亲率〈令〉〔领〕全家可以坐飞机回去,询是否应于此时回。余告以为渠与皑、彭三人之学业计,以五月间或放假以后为便。午后晤尊生,渠以为羽仪太太以早回为是,因身体不好,而钱亦将用罄也,但宁而可留。余题其议。下午去振声来,谈及昨晚史地系学生欢迎晓峰讲话,时么起立谓应在史地努力,不应在政治云。
  俄国Tolstoi 与中国哲学。郭沫若《苏联纪行》:"托翁晚年(1880-1910) 锐意研究中国文化,在全集第43 卷有关于中国哲学的引用,孔子廿八句,老子卅五句。
  第44 卷中,有关于孔子、墨子、老子及《书经》的介绍。1884 年开始读《老子》 , PaulCowes 译本。1888 年开始读《孔子》和《孟子》, James Legge ‘ Chinese Classics' ,托认为孔子哲学应使普遍化。他欢喜《诗经》 ,他以为他从《诗经》得到极大人生力量。在1906 年曾和辜鸿铭通过信,此信已刊人Tolstoi 集中。"29遵义卫生院工作报告。自民卅年至卅三年,住院人数与门诊人数均激增,前者卅十年181 人,卅三年1739 人,几十倍。门诊人数卅年16 , 327 人,卅三年74 , 158人。病之种类,内科以呼吸病为第一,年平均500人,肠胃病次之,年300 人,其他则(3")瘤疾240 人一年,( 4) 年144 人赤瘸, (5) 肺结核90 人, (6) 心肾病88 人。时症如白喉、猩红热、伤寒均少,斑痊伤寒只卅三年有123 人,同年回归热233 〔人〕.恐往年不归此类也。皮肤病挤疮甚多,卅三年1971 人。沙眼每年平均500人,梅毒年60 人,麻〔风〕病50 人。
  接张廷休、胡鸿慈函 朱晓寰函 周国创、孙宗彭、罗凤超、罗登义、国府参军处总务局 接吴学义函 沈尚贤、农院、润科、孙祁、余宗扬、翁开润
  寄胡鸿慈函 朱晓寰函(洗尚贤) 朱希亮、罗登义、谷正纲
〔遵义〕   晨雨8°,27.30"。日中阴。晚10°,27.20"。
  在伦敦开会之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十一国代表,一致推那威首席代表、外长麦挨为首届秘书长。政治协商会对于军事、宪政、国民代表出席大会等问题,已取得大致同意,行政院政务委员定十七人至十九人。迪生病中讲休假事与Spinoza 斯宾诺莎之名言。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作函数通。一致季讷( No. 8) ,促谢家玉速回,并嘱住校(杭州)之教职员均收取租金,且六月以前必须搬出。庶几贵州回去之教职员家眷不致于元容身之地。据鲁珍来函,谓住工学院住二十余家,而哈同花园尚住不少人。今日将General Education in a Free Country 读竣,交与张王军谋一阅。午后二点至水嗣街三号晤羽仪太太,因渠四妹在上海,劝其早回,适有医生在渝可以设法乘飞〔机〕,并有杨姓同学可以派汽车来接云云。余谓能坐飞机自较方便,又迅速而不致受苦,但费用大,且四人同往需四十万。宁而又将于三年级辍学,殊可惜,阿彭在小学六年下,不能毕业,牺.牲太大。至于派汽车来接,自然最好,但不易办到。如能在渝住其家,己可省费、省力不少矣。
  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与公费委员会联席会议。余报告立法院已通过教育复员经费六百亿元。振公提出星期日追悼会江希和出言不逊,应如何处置,余主张不讨论。次公费委员会通过文学院公费生,计文院二、三年级照例只40% 能得公费,而实际不得公费者仅十二人,不及五之一耳。五点散会。
  迪生性甚孤介,一文不苟取,家境亦不裕,自然困顿终身,颇欲得二体假年,以执笔作文。当李天助去筑陪同看病,留筑二旬,将回时询迪生有何嘱托。迪生谓有数点要告校长,即本学期不能授课,希望支薪,且此项薪水,在告假期内支者,不扣除其应得一年体假之薪,同时希望继续由洽周代理。此自然是迪生病前一贯态度,以为其不致即去世,亦不自知其病在垂危也。此次星期六在团契,星期日在龙王庙,李医生均报告此数语,而梅太太又告允敏,欲得迪生应可休假一年之薪棒,不知迪生死后与迪生生前之言情形完全不同,安能死人而可告假而可代理耶!今日适读吴恩裕《拉斯基教授从学记》(《客观》第十一期) ,见Spinoza 斯宾诺莎语(书之于眉端〔记于当日日记页眉处〕 ) : "It can hardly conceive any kind of pleasure whichis not accompanied with the idea of money as cause. " Spinoza. 你也可以把.. Pleasure"一字换成"Vexation" ,而意思更合理、更正确。
  接方正三Iowa State College Amis , Iowa 沈鲁珍函 任叔永
  寄日蔚光、吴学义(北稽司法处)、杭立武、孙斯大、季讷第八号
遵义   晨阴7°,27.40",校中7°。日中阴8°,27.24"。晚雨。
  美国钢铁厂工人罢工后,连屠宰、汽车、电气共达一百七十八万六千人,工资损失每日一百三十五万元。U. S. Acting Secretary of State Dean Acheson 报告,在Yalta 雅尔塔三国会议时决定以千岛Kurile Islands 千岛与南库页交苏,千岛是暂时性。遵义县政府概况。遵义一县收入不过三万万,而用度须八九万万,故本年预算尚未经县参议会核定。收入以屠宰为大宗,每杀一猪收二千元,一年杀个万只即二万万元,在袁太守时每杀一猪税一千文,可得十万吊。川、黔人以白布裹头之习惯由来。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作函数通。-致杭立武,为迪生请一年休假金,此实无法可给,但请渠另设法耳。十一点遵义县县长李世家来,渠辽宁人,中央政治学校四届(民廿年)毕业。在贵州为县长六年,遵义五个月,已遍至本县各乡保。
  据云共五十乡,乡民抗战后更苦,因米贱而盐贵。抗战前一斤盐三四角,抵一老升米之价。抗战后米贵时只抵五合。抗战后盐七百元一斤,抵四五升即一市斗米也。
  乡人现竟以猪油、猪肉出卖,故价大跌,一只猪仅值二万元,而十三斤盐需一万元也。故乡人不愿〈盐〉〔养〕猪。余询以遵义县之预算,据云本年为七万万元,但恐须加至十万万元,教育费须占30% 。县参议会成立,预算须经通过。收入最多为回赋,每年可七万担之米,但须归中央以309毛,拨县所得税亦大部归中央,遗产税则全部。因大部拨中央,故实际大部漏税,如田契税每年只二千万元,实际数十倍此数。县政府乃靠屠宰税、房捐、酒席捐,此惟城市有,乡间极少。余询以党部经费,据〔云〕占县政府事业费百分之一,独党制废除,此款即停。十二点晤晓峰。
  川、黔人喜带白头巾之由来。范义田《西南夷(百模)之种类》,《旅行杂志》十八卷三期,民卅三年三月, pp.49 56。云、贵、川与西康连界之民族,古称西南夷,古称百楼,凡四种,曰底,日罗,日苗,日越。民与罗为高原民族,即西戎民羌族,苗与越为海洋系民族,即东夷与马来之强合族。高原系之民羌有自横断山脉南移,占云南土著人民之主要成份。苗人自湘桂西徙,越系自印度支那半岛北上。成分为白底(月民)、青民、巴压三种。白民居秦陇之西,其衣尚白者,由于生活环境之故。
  古称塞上之草皆白。《国语·周语》穆王征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山海经》鸟鼠山渭水上原及陕北延水一带,鸟多白妈,兽多自狼,白鹿,自牛、马。大月氏即白昂之族,自民在秦陇之间所居流域日白水,为嘉陵江上源。源出西康松潘境者,日白水河,与西倾山之白水江相会。白底衣尚白。唐时南中白蛮之妇人以白缮为裙,乌蛮以黑捕。至今四川人之好包白首帕,则白民之流风余韵云。
  川、黔人喜带白巾。《搪园随笔》(彭国栋) ,《客观》第一期。蜀、黔土著好以自巾裹头,询知为诸葛武侯亮后民间哀伤持服之遗风。王世贞《鼻州山人四部稿》云:"余尝见孙兆儒言西阳宣抚之民,至今尚冠白巾,云为诸葛〔武〕侯服孝。后睹《避暑录〔话〕》 载,唐明皇幸蜀,圈山谷间民皆冠白巾,以为蜀人为诸葛武侯服孝后遂不除,然则诸葛之道行于蛮箱,→至于此。"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亦云:"蜀山谷间皆冠白,云为诸葛孔明服孝云。"帧:前说较近理。川、滇一带人对于诸葛武侯故事甚多不可靠,如滇中之有诸葛武侯七擒孟获处之牌是也。
  接卞学鐄、赵如兰、施雅风函
  寄悟皆、允中、赵子衡、洽周、王承绪、杭立武
遵义   晨微雨6°,27.50"。中午一点微雨,午后一点8°,27.50"。晚8°,27.60"。
  重庆政治协商会闭幕,蒋主席闭幕词申述统一、民主、和平、团结四原则必须遵守。迄今日止,国际救济总署已拨我十六万八千吨物资,其中五万五千吨自上海上岸转运内地,所余十一万吨中,五万吨为小麦,三万吨为机器,二万吨为汽车。遵义各界首长会议。董彦堂《殷历谱》。
  展七点起。八点半至校。接虞振铺致蔡邦华函,知国际善后总署送给乳牛与农林部甚多,渔牧司拟以五十头分配与浙大,询是否接受。据陈乙枢之估计,如接与一年之饲料、工资、经临费,须二千万元之谱。余今日作一函与振铺询详情。日中阅董作宾所著《殷历谱》。五点至社会服务处,到刘靖宣、邵君甫、丁绍均、刘贩慈、吴世炳等等。首由社会服务处副主任吴世恕报告,次请刘靖宣演讲半小时,题为"战后之中国"。次宪兵营营长陈毅之、莫剑华报告,谓自二月十五起,非兵士一律不许着军服,否则充公云云。此事将影响浙大以译员而回校之学生。上午萧璋来借十万元,因其太太将分娩赴北平。
  董彦堂《殷历谱》。今天于匆忙中涉览《殷历谱》,共先后二编四大本,故只能择余觉有兴趣者阅之。彦堂以为殷人已知四分历,其理由因甲骨文中有日至,且有五百四旬七日之语,适为365日之lX倍,并谓殷人于月中无节气者置闰,周人则以月之无中气者置闰。余觉证据尚欠确凿。定殷人之决定"二至"由用土圭法,由此以得一年之日数为365X ,更无根据。但对于阴历大月小月之按排,殷人之知有二至,则证据可靠。其对于朝、夕、暮诸字之解说,尤饶兴趣。谓朔之前二日,日出时,月在东方,其光残一线之光;朔之后二日,月没时,月在西方,其西己生一线之光,是为础。中国"朝"时系象形,见地面上草木,见日、月,俱在东方也。暮,古作:町,如晚上日落林中,盖黄河平原上一望无际之现象也。又论一日中之"时"亦妙(上编第二章)。
     接陈鸿逵、施雅风、咏深、叔永、林汝瑶函 祝廉先函 蔚光函 韩庆濂(高教司帮办)
  寄王劲夫函 叔永、陈鸿逵、虞振镛
遵义   阴历年夜晨阴6°,27.80",校中6°。晚阴9°,27.80"。
  政治协商会圆满完成。除商定政府组织、军队国家化、修改宪法及国民大会代表增加850人外,又制定《和平建国纲领》,分民权、军政、外交等大项,为宪政实施前施政准绳。其总则为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教育项下保障学术自由、〈研〉〔鼓〕励科学研究、艺术创作、普及国民教育,经济项下防止官僚资本。以冬夏致日,春秋致月。
  晨七点起。今晨九点社会服务处张鸣岗、吴世恕约膳,未往,不知招待何人也。
  阅《殷历谱》 ,悟"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一语中,冬夏致日易解,春秋致月费解。偶想得春秋分月望时,月出山适太阳落山,以此可以断定春秋分之时间,适为昼夜平分,而且春秋月望时,日月正应东西相对,不如冬季之月偏北、日偏南,夏季之日偏北而月偏南也。今日上下午均阅董彦堂《殷历谱》。晚约么振声及黄家阿皑在家晚膳,么谈至九点始去。
  今日读彦堂《殷历谱》,其发明之处最重要者,为证明殷代已知四分术,即知岁·实为365.25 0 因甲骨中有"547日"及"至"字样,及祖甲以后闰月放在年中,以是并说明殷代以无节气之月为闰月。殷历依嗣硕历以正月合朔立春为历元,以晨初为一日之始,与黄帝历、夏、殷(俗称)、周、鲁五历之肇始于十一月朔旦甲子冬至夜半者不同。将殷代各年之月日按排,并加Julian date 儒略与阳历Gregorian 年代对照,其用功之勤实可钦佩。惟以为自圭表四次之测定即可得四分历,则殊不可靠耳。
  报告教育部〈垫〉〔填〕财产损失表(抗战受敌人损失,由校中呈部)。
     接章元善函 陈君玮、梅函 赵子衡、梁庆椿、黄秉维、毛汉礼、吴文晖函
  寄施雅风函 刘桂灼电 韩庆濂函 梅函 允中函 萧仲圭函 季讷、元善(萧仲圭函)
遵义   阴历元旦 晨晴,七点有阳光,8°,27.80"。上午晴。十一点11°。晚东方见四大星成平行四边形。
  政治协商在上月卅日大会通过施政纲领,政治组织、国民政府委员定额为四十人,五院院长在内。讨论立法原则、施政方针、军政大计、财政预算等,及政务委员各部长官之任免。主席将有权令复议,但如再经3/5 通过即须执行。国府委员人选半数由国民党充任之,行政院各部长官及不管部会者3-5 人组织政务委员,其中有7-8 人为非国民党员。国民大会代〔表〕增加各党派700人,台湾150 人,共至2050 人。"The proper study of mankind is man. " Alex Pope.
  晨七点起。八点后拜年者陆续而来。最早为元晋夫妇,次则士楷夫妇及小孩,继则皮商品、萧仲圭夫妇。仲圭夫人将分娩,故欲早回北京,欲乘车先回渝。余托其带白木耳一斤,交赵子衡转钱逸云。仲圭与余又都同班在北大毕业,故知中央研究院之所在。又陈卓如夫妇、钱源泉、王维屏夫妇来。又王驾吾、严德一、李絜非来,知史地系将出《遵义县概要》,以史地眼光述遵义情况。梦秋夫妇及傅二太太来。
  下午二点在柿花园一号举行同乐会,到一百余人,以小孩、家属为多。尊生并请王培生预备有各种game ,如投圈圈、投木弹入箩、把尾巴贴在一只马之图上、打靶、钓鱼、投牌之类,于小孩游戏尤相宜。三点开会,尊生主席。余说数分钟,谈复员情形及预期办法,即进行各种玩耍。至四点半即返。余今日借允敏、松、王晶晶、黄家阿彭、阿皑同往。选举教职会职员投票者甚少,尊生、赵凤涛、魏春孚当选。今日因天佳,故青年助教到者甚少。旁晚社会服务处副主任吴世恕来,吴系湄潭人,曾在长沙耶卢肆业,军队服务五年。近张鸣岗赴宜昌主持复员站工作,渠代理云。
  晚司徒巨勋来,约明日至福音堂与团契学生讲演,据云遵义会员八十,分五组,昨守岁至天明云,湄潭亦有卅人。
  晚上东方天象颇可注意,有四头等星聚于一处,作平行四方形,边长5 。与7.5 0 ,为北河二与北河二及火、土二行星所成,如右图,亦天空不〈见〉易见之现象也。
  川矿泉'时VJ, •2鸟'总?例酬马4梁山
遵义   晨睛,天大佳,无片云,6°,27.40",重霜。晚六点14°,27.10"。今日天无片云。晚见南极老人星Canopus。
  在联合国会议,中、美、法代表均不赞成苏联之主张以英兵驻希腊为危害希腊独立。俄国让步,将提出讨论之议取消,但英兵须早撤退。俄代表Andrei Vishinsky 0 Emest Bevino 韩国非常国民会议开会,到六十一个单位,到十三道代表及各界名流332 人。
  
  晨六点半起。今日自晨起至晚天无片云,真所〔谓〕 a perfect day 。湄潭过去三年纪录只七天如此,遵义亦难得如此好天气也。九点蔡稚卿来。九点半借司徒巨勋赴丁字口福音堂做礼拜,到团契学生四五十人,教职中惟李天助夫妇来。祈祷唱歌毕,余讲"民主与宗教"约半小时。大意自"五四"以来,提倡赛先生与德先生。
  现赛先生在国内早已人人崇拜,德先生亦得到全国一致拥戴。近来重庆政治协商会一致赞同民主,中国〈全〉〔前〕途可称绝对光明。但是有了Science 和Democracy二事,就是能完全办到,中国因能富强以达理想乎?余则以为尚未能尽如人望,因为我们文化要素中尚缺少了宗教。抗战前曾经有中国本位文化和全盘西化的争论。近来在《客观》周刊上伍启元教授做了一篇《中国文化的出路》一文,批评这两种文化观念,很对。但是他的结论是中国要民主的政治和社会主义的经济政策,这也很不错。但单是如此,也不能使中国上轨道。因为中西文化是什么?中国是孔、孟、老、庄的哲学,这类哲学在本身统很不差,可是它不能配合现在的环境。因为这类人生观是以农业社会为其对象的。眼前要现代化、工业化,是自然与这种哲学格格不人。西洋文化据B. Russell 罗素讲,是西方文明由于希腊伦理与基督教之配合物。Irving Babbitt 白壁德亦说西洋文化是Principle of religion 与Principle of gentleman,后者可由人文主义优为之,但无前者尚嫌不是,因无Faith 也。宗教之好处在于使人自觉渺小可怜Humility 与信仰Faith。耶苏云"love thy enemy" ,《论语》云"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统是Idealism。在目前现实主〔义〕 Realism 充斥世界的时候,我们很需要Idealism 云云。
  下午北大路访周筠白、陈乐素。三点半至尊生家茶点。
  接刘桂灼、严寿章函
遵义   今日立春 晨阴10°,27.30" 午阴,校中10.5°。下午校中11°。晚九点雨,13°,27.50"
  安全理事会中因苏联主张英国立即撤退希腊驻军,双方争持不欢,无结果而散会。苏联、伊兰〔伊朗〕纠纷,伊兰在理事会申诉,经苏联代表维辛斯基盛怒拍案后,该案交苏伊直接交涉。
  卅五年度全国教育经费占总预算2%,军费47%,大学教育占二十亿元,中学二亿二千万元,小学二亿一千万元。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彬彬、森。十点半出至中山路贵州银行晤刘顺慈,不值。又至中正路立众书店晤李仲明,亦不值。遂回寓。军械库张章图来。
  又坤珊夫妇来寓,谈及近来中小学生搜集邮票之习惯盛行,浙大附中每逢邮差一到,即将各人之信件抢去,见有特别之邮票,即不管如何人即行撕去。遵义县中学生因搜集邮票而程度降低,遂致留班。振公之小孩即其例。现森森、彬桦、阿皑甚至松松,亦要邮票矣。中膳时乐素夫妇来,谈英大使馆津贴。给教职员伙食时,遵义一隅行之已四个月,每星期发食物共有眷口五百余人,本星期六每口发白糖一斤,价82¢,故需四十余万元云。下午阅董彦堂《殷历谱》卷三"交食谱"。
  董彦堂《殷历谱》卷三"交食谱"。p. 〔〕,殷人视日月食为重要之大变故,外方如有日月蚀亦必以闻。著者以为武丁二十九年庚申月蚀为本谱最重要之天象基点。骨版乃美国Frank H. Chalfant 方法敛(1865-1914) 临摹之本,原骨存大英博物院。由此推得: (1)十二月丙午朔,即西历1311 B. C. 武丁时,乃得以确定此由交食所得之一也。(2) 由此月食据点,可证明殷代所行用之历法为古四分历。由本谱月食之后有十三月,知武丁二十九年为闰年,又推知其卅一年当有闰(依三年一闰、五年再闰法) ,知前一闰在武丁二十六年。今自武丁二十七年→月圭辰朔起算,下至帝辛十三祀十二月己西晦,恰足55 , 518 天,为四分术二部八章之日。故其前后凡152 年1880月年历谱俱在,可资复核。四分术法数不容附会,明历理者一览而知之。此一月食确定二节中之第一闰年,及武丁廿七年正月之平朔,为证明四分术之第一据点,故极重要。(3 )有此一版证明在武丁(第一期)闰月称十二月。(4) 三正之说聚讼纷纭,由此版十三月之后即为翌年之正月6 查武丁廿六年冬至在十三月廿三乙西,从此可以知殷代无节置闰法,而一月之节气为小寒与大寒,其正月必为建丑矣。按武丁甘九年为元节之月,当以为闰月而称卡三月,置之二十八年十二月之后,恰相合也。然古者以测景定冬至,每有前后一二日之差,又四分岁实用之一百卅余年,必后天一日。p.35b ,吾人知殷、周历法之异,不在其基本法古四分术,而在立正与置闰。文武成月日({逸周书·世俘》同) ,四月继二月之后,改殷正为周正之明验也。召诺洛诺之月日,三月与十二月之必有闰,则又〔是〕改殷代无节置闰为无中置闰之确证。p.36a ,《说文解字》,夕,莫也,从月半见。莫,日且冥而月且生也,故字从月半见。p.33a ,望,日月相望也。
  接侯苏民又款二万元(转其女侯德) 吴文晖、季梁、予政、周其勋、建人、馥初、鲁珍函
  寄彬彬、森森函 杭农工银行孙子寅函 侯苏民、萧庆云、李世家、赵子衡函 逸云函
遵义   晨阴11°,27.60",校中9°。晚阴12°,27.70"。
  军政部海军处副处长周宪章报告:现在英、美受训人员1700人,中国现有舰只四十余艘,约二万吨,官兵二万五千人。英国赠我舰艇13 艘,内有一万二千吨巡洋舰一只,名拱卫舰。美国赠八艘,将于四五月间来华。设立新空军航委会,派飞行及机械人员470 赴美训练。"火出而见,今兹火出而章"之解释。刘桂灼来。
  
  晨六点半起。阅董彦堂《殷历谱》。因悟《左传·昭十七年》:"火出,于夏为三月,于商为四月,于周为五月。"又"火出而见。今兹火出而章,必火入而伏。其居火也久矣。"{康熙字典}"大林木曰章"0 {史记·货殖传}"千章之材"。又同障。
  《礼·杂记》"四面有章"。所谓"火出而章","章"应作障蔽之"障"。即火出而人月亮,即所谓Occultation , eclipses of stars and planets by moon ,所以必火人而伏,言其入月影中,而"伏"其乃月之代名辞也。实际昭十七年春是否月临大火,可由天文学上推算而得者也。又卡辞中"七日己巳夕曾有新大星并火"。查此是武丁时之龟版,且必在四月。检武丁日谱,当系武丁廿九年也。龟甲文中又有鸟星,不知何所指,殆《尧典》日中星鸟之鸟挟,即十二次辑首、辑火、辑届三,二十八宿中井、鬼、柳、星、张、翼、斡七宿也。其中元一明星,惟印度之Magha 却为α Leo (Neck ofa bird ,"张"字之意)系一等名星,则中国古代或亦用此星亦未可知。按α Leo 又称Regulu8 ,意即酋长,中国之轩辗十四。此星于殷代正月时黄昏初见于东方,所以重视之者殆此故软,从此亦可以是否须闰月耳。如月望时月在鸟星之东,为十二月或十三月。如月在鸟星之西,即为2月,犹之殷历春天四月。望月在心宿一大火之东,则是年无闰月。但若在大火之西,则须加闰月矣。
  中午皮高品在上海酒楼请中膳,到文华郭君? ,汉口人,王军谋夫妇及允敏与松松。二点,余至办公室。二点半开行政谈话会议,到晓峰、尊生、季恒、王军谋、劲夫、振公、欲为诸人。决定廿三日开校务会议,并开援华会,每人补助三万元,合四十人之选举票。计125 票,可到之选举票仅到78 票,约占63%。开票结果,文学院14人,理12 人,工8 人,农3 人,师3 人。以农院人数过少。若平均而论, 125 人选四十人,占三分之一,农院应可得8 票,故拟再待三天揭晓。五点回。
  殷代甲骨文中鸟星与大火。《左传·昭十七年》 :冬,有星字于大辰,西及汉。
  申须曰:"彗所以除旧布新也。天事恒象,今除于火,火出必布焉。诸侯其有火灾乎?"梓慎曰:"往年吾见之,是其征焉,火出而见。今兹火出而章,必火入而伏。其居火也久矣。"帧按:冬季不见大火,所谓大辰,疑是参宿或北斗。
  寄唐觉、杭立武、周其勋、季梁、吴文廊、史济敏、侯家源、萧庆云
遵义   阴。8°,27.60"。上午微雨,下午阴。五点微雨。六点10°,27.60"。
  美国《租借法案》内给予各国资助。据杜鲁门总统一-月卅一日向国会报告,对各国租借均于抗战结束后停止,惟对中国军队尚须继续,因中国境内有日军大批。待目前止,中国已获六万三千一百万美金之租借物,计全数之1. 5% 。自《租借法案》开始至去年十月,共援款四百三十九亿,英国占69% 、俄占259岛、法国3% 。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三刻至校。胡英帽来,谈浙小经费事。晓峰来,为严仁赓近来函,欲聘庄君为经济学教授,决计聘请,并电严君即回至杭州教经济学,因渠目前公费巳停也。严仁赓乃严范孙先生之孙,与卞学鐄为表亲云。今日作一函与Wisconsin 威斯康星大学地理系之Trewartha 教授,订立浙大地理系与Wisconsin地理系合作办法,有交换书籍及教授、讲师条件。梅太太与陈乐素太太来,约期茶点。
  接馥初函,知上月卅日浙大学生在杭州游行,未起冲突。此乃受重庆中央大学之影响也。当董伯豪在讲台上报告时,学生扰乱秩序,并窃取油墨。余函季讷,应加处分。
  午后二点至校。三点半至丁字口交通银行晤丁兆均,正在与周鹤康、刘顺慈等作叶子戏。与谈浙小基金,决以四十万元交浙小,余四万元及利息作浙江同乡会义葬地过户费。至"香港"剃头(400元)。五点至俱乐部〈剃头〉〔洗浴〕。
  今晨思及殷代置闰问题,以为甲骨文中之鸟星与大火必为置闰无疑,大火因其最触目,天空中春季黄昏最可注意之星,而鸟星则系大寒节黄昏时东升之星。鸟星疑是Regulus 。如昨日记所述亦为一等(1、2) 明星,如至-月尚不见,则此一月应即改为十二月矣。《尧典》四仲鸟火虚昂均应作如此看法。故日积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成四时定岁,此与上文日中星鸟一段互相呼应。照此说法,则殷代应只有三月、六月、九月,及十二月有闰月,闰十二月即古之十三月也,其余-、二、四、五、七、八各月均不应有闰月,当以龟甲文来证明此点也。
  接沈衍圻、孙叔平、张宝堃函 傅庭杰函 馥初函 北平图书馆四万元
  寄Prof. Glenn T. Trewartha (U. of Wisconsin) 、路季讷No.9 、姚佑林函(又一万元) 寄鲁实先又陈悟皆印刷品
湄潭   阴历初六 晨雾8°,27.60" 中午出太阳,下午晴佳,晚月色甚佳,兼满天星。湄潭晨外间3.6°,午II O.8°。油菜花己满野,但尚未盛。
  遇罗内阁发表总理如拜横,外长莫特(有中国血统)。美最离法院核定日菲律宾司令山下奉文死罪。东北苏军应于十二月三日完全撤离,但我国军至大连拒绝登岸,并延期至二月一日撤兵。又于一月廿一日声明东北一切工业应属于战利品,包括电厂、矿厂、水泥厂,并有管理东北工业之权。吴耕民来。高直侯来。朱习生来。又沈隆威、彬彬来谈。自治会代表孙曾屋。
  晨六点起。七点校中工友来挑行李,遂借出,别希文、松与允敏。赴新城北门外遵松路口,途遇李相励。行卅五分钟到松遵路,则惠国农已在等候。适贵州公路局运粮车亦到,余即上车,车中巳坐二十人左右,惟不载货,故不能算挤。途中在清深桥及另一地停两次,但所费共不过四「分钟,故7:30 启行, 11 :30 已到。车系酒精车,车号2067 国黔,途中并未遇旁的内车,惟一辆在途修理。田野中,在湄潭附近十里许,油菜花均开,但尚未鼎盛耳。在湄潭车站下车后,遇张国维与吴文晖。
  张正待车赴遵回渝,遂借至文庙。张在此教课两个月,以干部训练班招其回,故去渝。幸农经系已有雷男(力田)及王德崇二人,故已不患人手缺乏矣。
  直侯来,谈半小时。中膳。吴耕民来,谈园艺系聘蒋芸生与曾勉之事。蒋定月薪580 ,曾550 ,渠并有提早回杭之意,其助教沈隆威则不久赴杭,但旅费自出,且不补人。据吴云,园艺系收入余款有五十万元,农艺系二百万元。朱习生来,谈附中事。余告以附中与师院合并解决,教部有意将师院独立,则附中自不能例外也。至农场与陈鸿逮谈,请其作湘湖计划,免得为人所吞并。谈一小时。出至魏家院子晤祝廉先,请其担任国文系主任,至少在此短期内。五点回。晚膳时沈隆威来,系东关人,开鼎泰米行,其祖父庆云。余素闻其名,其父或其叔,曾于朱伯农先生同受学者。鼎泰与承茂、掘和二店相去不远也。桦彬来,知森已搬出校外,住戴兆霆家。
  寄梁庆椿、胡建人、周鯁生、梅月涵、蔡邦华、陈鸿逵、孙增光函 复旦鲁实先函
湄潭   晨睛,外间1.8°。下午佳,下午14.5°。
  经济部代理特派员于抚顺接收煤矿时失踪,东北工矿接收暂停。孙越崎留平,为平津敌伪产业处理局局长。晨朱嘉谷、王季梁、祝廉先、何增禄、王淦昌、胡太太来。朱习生〔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许鉴明来谈,知湄潭物价低于他处,惟盐每斤值一千元至一千二百元,可抵五老升之米而有余。湄潭县中校长己换郭昌鹤(女儿系前黔省参议会议员。职业中学校长邱璧光辞职后调冉憨森云。晨九点后,有客陆续来谈。
  朱习生来,谈附中教员时有与女生讲恋爱等事,如俞宗穰之与吴光旭,钱学中之与吴静芳,孙嗣良之与高华。近吴光旭又与农经兰学生王瑞萝恋爱订婚,前星期日在河口互相拥抱,为附中教员播应何、任大奎等所见。有学生自对河呼吴光旭(女,十八岁)之名,王瑞萝对河小便,使潘等不快,回校后告习生。习生责吴生,吴生不服,谓俞宗硬、孙嗣良均曾要求与之恋爱,并有俞之信件,更外面扬言,如被开除将宣布附中教员丑事,更引起孙等不快。习生决定取消吴之公费。孙等不服,必欲开除吴光旭。余劝习生召集训导会议解决之。习生又谈及教育系毕业生马式春要附39中伪造服〔务〕证明书。农化学生刘仁庄将附中书籍为其兄所借出不还者,在附中校外出卖等事,可知道德之堕落也非一日矣。与季梁谈师范学院,杭州谣传周其勋长院。余谓如此不如校中呈请委派,因浙大内部人长院则分家时较为方便也。
  下午晤华昭复,知刚复去英国,共得教育部、航委会资助三千英〔镑) , Corsair公司每月28 镑在外。晚膳后,自治会学生代表徐容章(迂校会)、孙曾星、黄世民(代表会)、梅墙之、余叔文干事等来,询迁校膳费等事。八点半,毕业同学章志恢、郑萄、陆年青、储椒生、陈锡臣、杨新美、吴载德、赵明强等来,询迁校审查资格等等问题。九点半散。
  《左传·昭六年》。韩宣子之适楚也,楚人弗逆。楚公子弃疾及晋境,晋侯亦弗逆。叔向曰:"楚辟我衷,若何效辟? {诗》曰‘尔之教矣,民青效矣',从我而己,焉用效人之辟。《书》日‘圣作则'。无宁以善人为则,而则人之辟乎?"昭四年。子产曰:"吾闻为善者不改其度,故能有济也。民不〔可)逞,度不可改。《诗》曰‘礼义不衍,何恤于人言。, "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湄潭   晴佳。下午阴。晚又出阳光。晨外间3.7°。下午13.9°。
  今日秤得连冬制服:物理系称118 磅,体育科121 磅。
  晨六点起。早餐后九点赴浙大操场体育室,知梁广训以失窃迁移。至测候所晤许鉴明。遂至晓沧家晤郑太太,知其大女公子将于三月间回,晓沧在华盛顿过阴历年。至邦华家晤蔡太太,知邦华在台湾兼理台北大学农院院长,每月得1900台币,每元合法币卅元,所得仅敷开支。建功兼教务主任,渠等均定三月四。亦秋兼糖厂厂长,但不能脱离,因台长官公署给安家费五十万元,旅费卅万元也。出至天主堂晤江问渔,谈半小时。遂回至民生商店孙稚蒜家中膳,到柬星北、舒厚信、仲崇信、贝时璋、王淦昌、张耀德、杜光宗、高直侯、庄雍熙。二点借时璋至物理系及生物系,看肺病生陈继述、施家耐。陈,宁波人,病倒近二年,现不起床。施病五个月,亦卧床不起。在生物系与吴长春、仲崇信谈,嘱制《湄潭草木鸟兽志》。据云汤强新已著有《湄潭鱼类鸟类》文。
  四点回。开湄复委员会及系主任会议,讨论复员迁家问题。到共十九人,朱善培、王爱予、王季梁、吴文晖、何增禄、王淦昌、吴润苍、祝汝佐、卢庆骏、孙稚荪、萧辅、舒厚信、翁寿南、王一冗、孙斯大等等。六点散。晚膳二桌,更到雷男、柳支英、陈乙枢、曾广珠四人。八点散。吴润苍推荐蒋芸生与曾勉之即曾省为园艺系教授。
  沈隆威来,交与介绍片交西南公路局谢文龙及李兆槐。渠明日启行回绍兴,由贵阳转长沙,据云预计需十五万元。浙大黔本部教职408人,眷属817 人,如以每人150,000计,则1200 人需一万八千万元,分校279 人,如以每人100,000计,则二〈万〉〔千〕八百万〔元〕。两共二万O八百万元也。学生1400 人,如每人给十万,则又一万四千万元,而中学学生约三百,教职员五十人,人十万元,又三千五百万,共为三万七千四百万元也。而图书、仪器不在内。杭州教职员108 人,教65 ,职43,眷属246,大口205,工役87 人。
  Dr. Hubartus Van Mook , Govemor General of the Dutch East Indíes , formally announced to day (二月十日) , the Dutch plan offered Indonesíans right to choose ín "our time" either full freedom or continued partnership. Sír Archibald Clark-Kerr , BritishSpecial Envoy , is now ín Java 爪哇.总统 A. Soekamo ,总理Sjhalíd.Today U. S. State Department sent note to USSR object Russía's contention thatJapanese enterprises 在东北were legítímate war booty & had proposed that enterpriseremaíning after the removal of the booty be jointly operated by 中苏. The Chínese reply contend that the Soviet war booty claim exceeded general international law , & that the proposal of joint operatíon víolate the 去年八月中苏条约.
  接郑业建〔2月21日作"郑建业"〕、振公
  寄振公、季恒、虞振镛
湄潭   上午阴,午阴,晚九点雨。晨外间8.7°,下午9.5°。
  
陪都各界协进会、劳动协会廿一团体在校场口开会庆祝,数百暴徒捣乱会场,殴打施复亮、郭沫若、李公朴等。春秋时有在疾Malaria o 治肺病药Preliminary success in the use of new drugstreptomycin in treating T. B. were recently revealed in Am. Aca. of Pediatrics.
  晨六点半起。八点早餐。罗登义来。九点邱壁光、季梁、习生来。借习生、季梁赴风水联保。丸点出发。十点到小学进茶点,时附中全体教职员已先在。由小学看对面河岸桥梁,风景特佳。校外有柏树廿余株,皆百年以上物,尤增风景不少c小学门窗之雕刻亦不恶。湄潭有如此小学,亦属不易。习生并约小学女教员同来茶点。习生先报告约十分钟,询及迁校计划及经费、房屋等问题。次邀余讲。余首述附中停办与解散全为谣言。次述复员情形,杭州房屋之困难,停顿是不可避免,甚至大学亦有停顿一时之可能性。次述校务会议后,校中师范、理院、工院势必尚须派人前往。最后述及附中近来成绩较差,管理亦渐松,到浙以后必须更加努力云云。吴瑶卿、何大奎及教务长骆美贞均发言,并请季梁演讲,习生与余又再加解释。
  罗聚源、储笑天等又提出数问题。至一点散。由问道出归,行一小时回校。一年级不及格学生乔和生(苏北)、杨云亚(平阳人,十四中毕业)、黄庆云(湖南兴宁蓝田中学)、裴永建(聊城四中)等来见,欲人先修班得公费。余以二、三年级学(生)〔分〕二分〔之一〕不及格者均退学,何况-年级。定星期二至永兴与润科商之。晚41约宁宁、彬彬、森森在文庙晚膳。附中毕业生幸必达、陈效仁、许乃章、吴光南来,又女生何文池、韩兆霞来。晚善培来。
  《左传》卷廿四昭二十年:"齐侯痹,遂店。"注:挤,在疾Malarìa 也。卷甘昭元年:"经。十有一月,楚子廉(康玉)卒。"注:楚以在疾赴之,故不书"斌"。按楚子为公子围所杀,即楚灵王。卷廿二昭十三年:"经。夏四月,楚公子(平王)比自晋归于楚,祺其君虔(灵王)于乾壤。"按灵王杀君至被杀,适为十二年。卷廿二昭十一年:"传。景王问于在弘曰:‘今兹诸侯,何实吉?何实凶?'对曰:‘……岁及大梁,蔡复,楚凶,天之道也。'''<左传》卷廿七定公四年:"晋苟寅言于范献子曰‘水潦方降,疾在方起, " (时春二月)云云。
  接李兆槐、朱习生函储润科函寄梅儿函

湄潭   晨阴,地潮。日中阴。昨晚下雨3.4 mm。晨5.4°,下午10.2°。
  《大美晚报》(二月八日)载On New Mongolian Autonomous Republic 东蒙共和国已在海伦成立,其地本为满洲国所属,总统名为Uer Tan。新疆又发生战事,迪化西南二百里之Singho 已失陷。希文迁高桥步校。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膳厅作纪念周,到一百余学生,教职员到者仅孙斯大一人而已。请雷力田讲"贵州农业与民生问题",以衣食住行分别谈。谓贵州人每户只平均三亩田,每户一只半鸡,每三户一头猪,每一百数十户一头羊,至于牛更少。森林战前值-千数百万元。药则草药方面亦不少,除虫菊美国需要二十吨一年,不能供给,云云。次余报告迁校筹备情形,希望大家对于权利、义务能认清,并说明自由与统制。民主国家之自由,无论衣食住行均较我国为有限止,因有舆论之统制也。
  故统制舆论与舆论统制,二者完全不同。末谓贪污人所痛恶,因此贪污应检举,但检举者必须负责,否则人之名誉无保障云云。九点至附中作纪念周,余报告迁校准备,说明外间附中停办谣言之不可信。但以房子之困难,停顿一个时期是不免的。
  次述附中近一二年来成绩渐渐降落,校风圣变,如最近女生吴静芳、吴旭光之讲恋爱,均已显出内中腐败情形,非整顿不可矣。讲毕,习生并严厉批评附中教员与女生讲恋爱之非是。讲毕,周览附中宿舍与膳堂。十一点回文庙。
  下午阅《左传》及《公羊》。腹泻,以多食柑子故。林君武(刚,中央茶场主任)来。五点半储笑天〔来〕。晚附中服务之本校毕业生任大遣、俞宗穰、周本湘、俞玉森、李汝涛、孙嗣良、皇甫煌、耿家举、钱学中、刘畔、邹含芬、罗聚源、张生春、张续渠、张叶芦、潘应何、储笑天等十七人约余与季梁、习生晚餐,中有皇甫煌等三人未到。席间罗聚源致辞。八点散。阅《左传》至十一点。
  接董伯豪、熊全治、梅儿、赵子衡、俞心湛函
  寄赵子衡、刘次策、允敏、振公、俞心湛函
湄潭   -永兴晨阴。下午有阳光。晚昙,有月光,不见星。晨6.1°,下午1 1.1°。路上油菜花开,杨柳抽芽,巳绿。
  
美外交部长贝尔纳斯声明:内蒙为中国领土,重申门户开放政策,因外传内蒙已立自治政府也。我与外蒙建立外交关系,外蒙人民共和国代表苏龙甲布抵渝。琢如《论二十八宿之来历》五言四十韵诗。
  晨六点起。七点滑竿来,遂坐滑竿往永兴。七点半出发。至刘河搜停半小时后启行。余步行四公里,至八十八公里处复坐滑竿行。十一点至永兴江公祠。永兴街上兵士极多。至办公室晤琢如、尚志、允仪二姊等等。未几润科下课,谈及上学期一年级牛有二分之一不及格之学生共十人,照例应退学。学生欲入先修班,以便得公费。余以二、三、四年级既以二分之一学分不及格而退学,一年级岂可有其他便利,故不允。但有山东人裴永建、河南人韩兆霞(女) ,及江苏人乔和生,实无家可归,拟介绍彼等作事。琢如赠余《论二十八宿来历》五言四十韵长诗,有云"辄瓜本无匹,织女亦寡侍。俯羡银河侧,须女随牵牛。龙首自有角,大角诚赘疏。踵离所不及,空名安用酬。源流难具悉,异说徒相仇。梵夹苦未识,古书亡《索》《邱} 0 {述学》须考信,经传容冥搜"云云,盖所以评予《二十八宿来源》。文中以牵〈女)(牛〕织女之地位及印度、中国星宿之异同,以推定二十八宿之年代也。又琢如以为二卡八宿乃黄道星宿,而赤道上之星宿又为另一事。故诗中云"繁星耀赤道,去极齐四游。谓为廿八宿,不与列宿伴。狼狐正当道,井鬼何须收。建星南斗北,横渡云汉稠。黄赤既殊道,甘石不相谋"云云。
  在润科家中膳,到琢如、尚志、庶为、允仪、绪宝诸人。知元任之大女公子名I巾,二女名Nouva o 十二点半召集学生谈话半小时。一点在图书馆召集全体一年级教职员,余报告复员情形。二点廿分,别润科、庶为、绪宝、琢如,乘滑竿自江馆出发。五点三刻至文店,遇问渔、直侯诸人。六点至中央茶场,林刚主任君武约晚膳,到时璋、文晖、萧辅、柳支英、雷力田、孙逢吉、高直侯诸人。至八点半回。阅《左传》至十一点半。吴文晖、孙稚蒜来谈。

湄潭回遵义   阴。晚遵义家中11°,27.55"。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否决乌克兰提议派员调查爪哇及印度尼西亚驻英军问题。董孤史笔。
  鸿逮来。廉先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祝廉先来,余告以李菊田将辞职赴北平事,并交与武昌高师日记.1946 年43国文系毕业生郑业建函及文稿。鸿遥与吴文晖来,谈吴在重庆三个月扣薪事及卢守耕扣薪事。此类事涉柴、米、油、盐,最为头痛也。中午吃面与包子,余因嫌此间米硬,故不欲在外间包饭吃,现包客饭每客240 元。孙稚蒜又来,谈外汇问题。二点得直侯报告,知军政部十七伤兵病院有Jeep 车往遵义,说即刻开。故余即借庄雍熙至西门外。胡太太赠鸡两只,因不便带,退回,收香肠一包。又朱习生报告,附3中毕业生许乃章、陈效仁、幸必达等向渠责间,何以不将附中教职员之调戏女生者停职。余原允今晚与许、陈面谈,不克如约,故告直侯转达。在西门等四十分钟,军政部所派医生周全华及Dr. Yang 、Dr.Lu 等来,乃上车。车行甚速,三点廿分开,五点五十分到社会服务处。余别周等回寓,并至柿花园一号洗浴。七点回。
  《左传》卷十宣公二年。秋九月二日,赵穿(盾从父昆弟)攻晋灵公于桃园,宜子未出山而复。大史书:"赵盾就其君。"以示于朝。雷子曰:"不然。"对曰:"子为正卿,亡不越境,反不讨贼,非子而谁?"宣子(盾)曰:"呜呼,‘我之怀矣,自贻伊戚',其我之谓矣!"孔子曰:"董孤,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赵宜子,古之良大夫也,为法受恶。"援华委员会助补每人三万元,选举结果, 128 票中收82 张,共四十名。余放弃权利,下四十人报会:振公62 票,张意谋56 ,劲夫49 ,琢如49 ,淦昌49 ,乔年48 ,润科44 ,相勘42 ,贝时璋41 ,李今英40 ,左之38 ,步青36 ,邮承锥35 ,王仁东34 ,鸿遥33 ,万-33 ,洽周31 ,增禄30 ,爱予30 ,绪宝30 ,王福春29 ,朱善培28 ,谭季龙28 ,陈乐素28 ,金城27 ,士楷25 ,晓沧25 ,晓峰25 ,廉先24 ,谢文通24 ,余坤珊24 ,苏元复24 ,顾谷宜23 ,孙季恒23 ,杨耀德23 ,舒鸿23 ,谢佐禹22 ,吴征铠22 。
  接景臣师母函

遵义   微雨。晨8°,27.50" 晚九点半雨,10°,27.4"
  印度孟买与加尔各塔回教徒作反英游行,因将亲日回教徒Capt. Ahdul Raship 判决监禁七年。英、美承认共产统制下Premier Petru Groza 罗马尼亚政府。Dean Roscoe Pound of HarvardLaw Schωl 来中国为政府法律顾问。
  展七点起。八点半至校。阅来往函件及公文。本年教职员及工友之待遇办法,虽早见报端,但今日教育部公事始到。公教人员薪水倍数,遵湄80倍,杭州60倍。基数,遵湄28 ,创泊,杭州22 ,创)(}元。工友占公教人员基数3/5 ,故遵湄可得16,800元,较过去陆市斗米加三千元,几超出一倍矣。十点晤梅太太李今英,见祝修麟在南京《中央日报》所作纪念迪生文。晤陈卓如,与谈刘桂灼薪水问题。任教两个月,每周九小时之教育哲学,给三个月薪水。十一点半回寓。
  中膳后至校。教育系代表姚梅生、姚庭芳、景朝岗、李荫帧四人来,谓《生活壁报》对于李相勖大肆攻击,诬相勖在训导班上骂费香曾以金钱买学生,壁报诋相勖~町~~-,者十余张之多。渠等已由布告,否认有骂香曾之事,姚梅生请学校主持公道。相勖亦来谈。壁报均于今日贴出。四点半晤羽仪太太,余索香曾之妹王守竞夫人(费令仪)函一阅,其中有云友人曾在渝郊亲见香曾,谓尚优待云云。但近来黄任之复信与陈鸿逵与黄尊生,谓据邵力子云香曾无下落,则可谓忧虑。又袁希文在渝于年初来信,谓消息不佳,则香曾恐已不在人世矣。晤士楷。出。遇晓峰,告以廉先已就国文系主任矣。回。晚膳。膳后至尊生家,适魏春孚谈宪兵营要实行非军人不得穿制服,而本校学生自青年军及翻译员回者六十余人,其制服均成问题。次谈及壁报问题。
  接李润章函 成都太平寺空军通讯学校高机班楼仁海函 熊良、叶德盛 接吴馥初、程民德、陆星南、鲁实先、朱骝先函 季讷函 丁铭铺函
  寄萧辅(匡廷)
〔遵义〕   晨阴,地潮,10°,27.50",校中11°。下午阴。晚阴12°, 27.55"。
  伦敦举行之联合〔国〕大会今日闭幕,决以纽约为临时会址, W estchester F airlìeld CountyN. Y. 为永久会址。此次工作包括成立安全理事会、社会经济委员会、原子〈弹〉〔能〕管理委员会,成立难民委员会、国际法院等,决定UNO 常年经费八百万美金,接管〈联合国〉〔国联〕资产。
  晨郑文炎、薄学文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校。作函与中央机器厂柳昌学及叔谅,为费香曾事。过去以为香曾被禁于重庆,则释放政治犯以后,渠必可恢复自由。但黄任之复教授函中谓邵力子说并无下落,则其人殆不在人世矣。香曾若死,则浙大学生必疑是青年团团员所为,因去年谢力中之开除,香曾固亦主张之。去春在(沪> [渝〕曾有人告发谢力中于香曾到渝后不久亦至渝。余与章友兰将此悄息报告王绩绪,但据澈查,则谓谢力中与此案无关,岂卫戍司令之特为谢洗刷耶?不可知也。
  下午二点半,宪兵营营长陈殿之〔前佯"陈毅之"〕偕振公至办公室,商量平民不得穿军服问题。因译员训练班回校学生均穿美国所给军服,陈营长意欲染成草绿色以外各色。余以此间染料不佳,即使学校出钱,亦无好结果。故主张呈部准译员训练班回校人员穿美国所给制服,允于三星期后函知。故请陈缓三星期执行,陈面允,由校中去公函。今日下午得部中来文,知定本月廿五在渝开复员会,商量各校迁移之次序。因自五月起教育复员每月有6000 人船位, 3000 人车位, 1000人空运,是已占全部运输量1/3。重庆附近之学校将先行迁移云云。余即打电话与傅启学、谢耿民,请代定廿二号邮政车。并将校务会议自廿三日移至廿一号。今日得温甫函,宽甫已于一月底迁入住珞咖路廿二号屋,李花匠则仍在管理园地。晚自治会代表大会主席曾守中、迁校会赵家赛及膳食股陈乃扬来谈。晚希文自高桥回。
  接谈家祯(介绍植物学家李惠林) 骝先电 庄自强函 卢温甫函 谷正纲、朱习生、吕蔚光 接陈悟皆函
  寄邵力子、费盛伯函 蒋廷黻(索农业机器)函 柳昌学、陈叔谅、亦秋、步青等、程民德
遵义   晨阴1°。,27.70飞午阴1°。,27.65"。
  UNRRA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Director of Operations Col. Ralph W. Olmstead 云,目前救济总署之三大工程为: (1 )黄河堵口,Oliver S. Todd 主持之,其缺口长一哩,或谓不止此数者,不可靠。(2) 修理粤汉路。(3) 恢复水运云云(《大美晚报》二月七日)。农民银行郑秉文、吕鸿奎来ο李天助来寓,为松打百日咳第三针。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尊生来谈。作函与季讷、馥初,告以本月廿五号将开各大学迁校会议。中午回。二点馀至校。先开行政谈话会及训导委员会联席会议,到陈卓如、李乔年、郭洽周、张王军谋、张晓峰、王劲夫、易修吟、孙季恒诸人。关于《生活壁报》攻击李相勘事,教育学会来函为李相勘辩护,谓在训导班上李并无攻击之事。《生活壁报》上攻击文章十余篇之多,其中有作私人攻击,称为党棍、特务等名称,有违大雅。故会议中主张查明作者姓名,向李道歉,否则编辑壁报之陈强予以处分。次谈及三月五日费香曾失踪周年,学生将为之作纪念,有罢课一夭之举动,甚至有主张游行者。会议结果:罢课并不阻止,但游行易于滋事,故必劝阻。三点会毕。
  至石家堡二号。梅太太李今英招待迪生治丧人员,到洽周、晓峰、振公、劲夫、陈乐素、陈建耕、胡玉堂、孙季恒、李天助诸人。陈建耕报告各方子女教育基金己筹得一百廿二万元,而薄学文等尚欲以子女教育基金等款作《万世师表》话剧。当时到者以为,不应以筹募教育基金名义,改为纪念梅先生名义。五点散。余回寓。六点至柿花园一号晚餐,到刘桂灼、李相励、陈卓如、劲夫、晓峰、洽周、尊谋、振公等。
  八点半散。
  杭州本部学生共726 人,计文80 ,理46 ,工159 ,农71 ,法59 ,师209 ,专修科102 ,共男生650 ,女生76 人。教授22 ,副教授1:> ,讲师15 ,助教10 ,兼任4 ,总计66 ,教职员共109 0遵义风俗。自正月初九至元宵为灯期。在灯期内有跳龙之戏,至十五则将龙烧去。作此戏者须裸体,而观者以花筒放其身上,名为放火筒。此实极野蛮,日前放火筒烧死一人。今年灯之热闹为二十年来所仅见云。
  接吴文晖函寄季讷No. 10、馥初、刘次第函 定安、杨其泳
遵义   阴历正月十六 晨阴 St.,27.52",校中8°。晚12°,27.60",月色大佳。告春莺鸣。
  重庆广播苏军在东北积极布防,共产党军源源开人,新六军一营在营口被共军围攻,全体牺牲。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数通。十点借允敏至专员公署,晤邵君甫夫妇。
  邵本人赴贵阳,遇其夫人。稍坐即出。次至水井湾十九号晤王仁东不值,遇王太太。十一点在子弹库请本地士绅,柏杰生早到,稍坐即出。喻界凡、曾仲常(商会会长)、县参议会会长李仲明、副议长周子光、成城中学董事张肇基、何家巷五号房东周庆余及傅梦秋、刘肇基等,牟琳(贡二)、王筑生二人未到。二点散。
  余至柿花园一号开教授会,到五十人左右。黄尊生主席。讨论复员费用、路径,回杭后之住宅,费香曾之行踪,学生在壁报攻击李相勘案,教职员子女在校得公费案,及增高教职员待遇与教授治校案。关于壁报(《生活壁报》)攻击李相勘案,讨论最为激烈,因大家同情于李,认为如自治〔会〕不交出攻击者人名,则壁报可不准出版。关于香曾失踪,拟再上书委员长。关于提高待遇,则拟作文登报。关于复员方面,邮衡叔主张组织公司,使银行投资建筑。教授治校无具体决定,沈尚贤主张将教授会成为校中公认之组织,余坤珊主张教授在校若干年后应成为终身职。
  至五点半将散会时,余往内洗浴。六点半借允敏、松至乐园,应刘之远、缪桥(彦威妹)之约晚膳。渠等于十日结婚,余适赴澜,允敏代余作证婚人。到者(今晚)顾谷宜夫妇、张晓峰夫妇及郭洽周夫妇。
  复员委员会遵分会:沈尚贤35 ,振公33 ,吾舜文29 ,孙怀慈28 ,郭斌和23 ,陈晓光23 ,万一22 ,王启东22 ,些士楷21 ,孙季恒21 ,皮高品19 ,严德-19 ,谢冶英18 ,管佩韦18 ,钱令希17 ,易鼎新16 ,俞国顺16 。
  接章定安、顾振军
  寄自蔚光、郑子政、绍兴县长林霖泽、孙越崎函
遵义   晨阴7.5°,27.65"。午晴13°,27.50"。
  东北形势,因苏军未撤,擅运物资,造成严重形势。美国国会通过贷英款。午周开封〔来〕。
  中国之财政。
  晨七点起。八点廿分至校。作函与季讷、定安等。接咏霓函,知徐家汇龙相齐已函咏霓,告郑子政到沪后种种不协舆情。余适于今日发函与蔚光,嘱其任子政辞职而代以温甫。同时又函子政,嘱其自动辞职。先是子政欲得上海日人所办之自然科学研究所,不知其己交与研究院,视为禁宵,岂容他人问鼎乎?于政之不自量至于此。接谢觉予函,是为抵杭以后之第一函也。又接允中函,知刚复尚在沪,预备延缓赴英国云。午后二点至校。校车己自湄潭接开校务会议之人员回遵,未几钱琢如、储润科、朱习生相继来。据习生谓,附中高二女生吴光旭因在外行为不检,被训导委员会予以勒令退学之处分后,吴光旭向法院起诉,而湄潭法院亦竟受诉,习生颇不快。以此事为行政处分,法院不应干涉也,因开除学生乃学校之职权,至于学校开除学生之标准如何,法院初不能干涉也。五点田。七点习生来寓,谈三刻钟。
  中国之财政。Higher Direct Taxation by John Ahler , Shanghαi Evening Post &Mercury Feb. 13 , 1946. p. 4: Shanghai cost of living taking 1936 as 100 is now vacillatingaround 100 , 000,即一千倍于民廿五年,在fiscal year ending June 30 , 1938 ,National expenditure is estimated at $ 990 ,658 ,450 , approx. one billion 法币,本年若一千倍,即等于one thousand billion dollar or one trillion 0 国家收入在1937一1938年为$ 768 ,982 , 399元,本年是否能增加千倍以上不可知。但财政部估计及四联总处Direct taxation 全年将有$ 228 billion ,而1937-38 只ten million ,即增高三万倍。在抗战以前,中国收入关税占40% ,盐税250导,货物税consolidated commoditytax 180毛,而直接税只1% 。但目前关税甚少,盐税无组织,因此不得〔不〕靠直接税。战前所得税只五百万元,现须占六百亿60 bilIion ,此外则business tax 60 billion, land & deed inspection tax 40 billion。按俞鸿钧财政报告(二中全会)本年支出二万〈万〉〔亿〕五千万元,教育占4.7% ,而收入仅五千亿元。
  Manchuria 满洲(New York Times Editorial {纽约时报》社论Feb. 18 , 46). The Russian armies , instead of evacuating the territoηby Feb. 1 , as they had promised to do after obtaining two prolongations of the original time limit , are still there in force ,and are not only making no preparations to leave but are even restoring dismantled installations.
  接杨允中、咏霓、宛敏渭、史济敏、朱炳海、吕蔚光、徐达道、谢家玉、路季讷No.9 、责泽遂、任东伯、郭永华、乔和生 接黄秉维、润科、王世文
  寄彬彬、宁宁、梅儿 曹漱逸(鱼)介钱凤信函 顾振军函 定安、季讷No. 11 、立武、陆星商函
遵义   晨阴13°,27.30"
  加拿大总理Mackenzie King 声明原子弹秘密有一部泄露与某外国驻使馆人员,私人消息乃指苏联,苏联提出抗议。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十点开行政谈话会,到季梁、鸿适、朱习生、高直侯、晓峰、王军谋、尊生、劲夫、季恒、谢腰、振公诸人。讨论工人裁减问题。因校中工人原有372 名,政府命令裁1/4 ,应为279 名,但校中只裁至309 名。实际,中学、永兴与湄潭均照裁,而遵义一处不裁,遂使名额超出如此多。每名过去支米六斗、款三千一月,自一月起改至每日每人生活津贴一万六千八百元。超出卅名,每月亏负五十万元,年六百万,此事须立即设法也。议决查明再照原案裁撤。次讨论校务会议提及推费、兼薪等各问题。十二点散。中午遵师校长张其昌在梦秋家邀中膳,到振公、劲夫、周子光及喻界凡、梦秋六人而已。
  二点半至柿花园-号开教务会议,余以研究院院长资格出席。耳谋主席,报告学生人数,计全校1199 人,男1005 ,女生194 人。分院:文131 人,理170 人,工556人,农224 人,师范78 人,研究生20 人,先修班20 人。分班:一年级208 人,二年级319 人,三年级295 人,四年级337 人。次报告毕业生人数,应征译员作卅二年一学期毕业者52 人,卅四年上学期毕业者(非译员)41 人,卅四年下学期毕业,汁中国文学4 人,外国文学5 ,史地19 ,数学6 ,物理6 ,化学26 ,生物2 ,电机29 ,化工41 ,土木15 ,机械51 ,农艺19 ,园艺9 ,农化15 ,植病3 ,蚕桑1 ,农经30 ,教育8 ,国文2 ,史地5 ,英20 次讨论一年级分院不分系及其他问题。五点,余先离会。回寓晚膳。七点至旧府中子弹库召集学生自治会代表会干事谈话,到曾守中、陈强、仲赣飞、周开封、赵家聋。由曾守中、赵家毒二人传话,此外教育学生亦有陈述。共到四十余人,到教职员王军谋、晓峰、劲夫、振公、尊生、谢冶英等。谈复员、费香曾及壁报攻击李相勘事。十点半散。
  Manchuria (N. Y. Times) ( COI1t. ). Manchuria was the cradle of both the open door policy and the war in Pacific. Moreover the Russians were specifically invited into Manchuria by the U. S. in the secret Yalta Agreement , in whìch Pres. Roosevelt undertook to obtain China's consent to the concessions granted to the Russians in the Sino Russian Pact. In doing so the U. S. also assumed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arrying out ofthe Agreement.
  接马小波寄谢家玉、任东伯、史敏济、宛敏渭、杨允中
遵义   晨微雨14°,27.38 飞

  《雅尔达秘密协定H 上海《大公报》三月→日刘大杰著)。自苏俄十月革命苏维埃政府建设之后,于民国八年向中国宣言,吾人今愿以自由之权给与各地人民,使东方各民族得脱离外族压迫,中国民族即被压迫者之一一c …. .吾劳农政府邀请中国政府磋商弃废一切协约,将侵夺中国人民所有者→概归还中国人民,并声明放弃从前帝俄向中国一切侵略品,如满州及他种地方。……民国十二年苏外长加拉罕又向中国宣言,申言俄国元侵略中国之野心,民十兰年订立《中俄悬案大纲协定},废止前帝俄所订-切协定,认外蒙〔为〕中华之一分子,解决中东铁(东〉〔路〕并放弃一切特权。民十二年越飞来华与中山先生发联合宣言。开校务会议(四十八次)。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接函多通。十一点开研究院院务会议,到吴文晖、贝时璋、卢庆骏、张晓峰、李乔年、张王军谋、王劲夫、陈鸿逮等。决定本届应毕业之学生九人,史蔡钟伦,化工岑卓师、陈希浩、陈南阳,农经金能旺、左国金、汪经方。本年卅四年研究院经费八十二万元,分配如下: <如〉史地部十五万元,数学部十二万元,生物部十八万元,化工部二十万元及农经部十七万元。并讨论本年招生问题。
  49十二点散。
  至梦秋处中膳,到胡哲敷、振公、罗登义、高直侯、王驾吾等。二点至柿花园开校务会议,到四十余人。先报告上次纪录,为迪生过世志哀一分钟。次余报告。谢屡报告会计年度收支情形,卅四年收国家经、临各费兰万七千万元,经常费收支两抵,尚余-百多万元,详情见油印报告。次讨论提案。有派定校舍委员会案,决定各院一人,总务→人,并余与季讷组织之,共九人,决定杭州校舍。设立医学院、哲学系、森林系、畜牧兽医学系、体育系、艺术系等,均以部拨适当经费为条件,通过。
  张晓峰提议设立常务委员,交委员会审查,提下届校务会议报告。七点晚餐后洗浴。八点半重开。讨论一年级生分院但不分系别案,通过。教授七年休假案,交预算及聘任委员会。及本校图书集中一处迂校后实行案,通过。临时提出者有教授七年以上死亡后其子女得享受公费案,通过。临时易鼎新提议讨论东北案,推定黄尊生、王驾吾、郭治周三人起草作宣言。时已十→点,散会。今日下午拍一照。
  接丁庶为、陈次仲函王昌荣、温甫、刘次策、季讷、穰初、何植栋、刘宝善、家玉接谢耿民、傅启学电教部函胡鸿慈寄吴保容(公路总局)、李兆槐、董伯豪、皮高品、附中毕业同学、蒋廷献函

遵义   晨雾13°,27.40" 日中晴。晚满天星(九点七十一点五十分雨。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外语班旧址,晤第四军官总队队长余锦源(号汇渊,四川人)。前年冬率第十军过境时,浙大学生慰劳,渠极感动云。近由第十四军军长调此十四军驻重庆,故渠仍寓枣子岚埋廿五号。余告以明日将去重庆,邮车票己购就。渠谓明日渠乘Jeep 车侵晨即行,拟当日可到。余以邮车于廿三晚到,廿四星期日不能办事,故颇欲搭余锦源车,故允与同行。出至上海酒楼定菜。
  九点至校。开福利金委员会,到余坤珊、江希明、孙季恒、润科、劲夫诸人。分配援华会补助八百七十万元款项下剩余之款,尚有八十余万元。因赵明强、江希明太太等之请,愿将渠等应得之数捐与员工小学,故遂分配调员工子弟小学廿四万,遵廿四万,永兴八万元,给迪生抚恤廿万元。十一点散。开稽核委员会,到杨耀德、钱琢如、余坤珊及吴润苍,仍请梦秋纪录。谈卅四年度会计账目报告,及去年四五月间刚复在渝为理学院支取五百万元,并不告余,且将款存人其姊丈所开之新华银行,决议函刚复询此款之下落。十二点散。至柿花园一号,推举昨日议定之成立常务委员会办法之委员七人,又昨推定由余选任之杭州校舍委员,已决定为:文院李絜非,理院胡刚复,工院吴馥初,农院蔡邦华,师院王季梁,总务沈鲁珍,一年级路季讷,连余七人。
  中膳遵校务委员请湄校务委员,三点始散。开湄、永、遵三处复员委员会,附中王道骋,学生自治会赵家毒、曾守中亦列席,絜非纪录,余主席。推定各组主任,公物处置陈立,运输谢家玉,调查王劲夫,卫生李天助,分配易修吟,供应魏春孚。五点散。六点在寓约孙稚荪、陈鸿逵、王季梁、储润科晚膳。至八点半散。十二点睡。
  接梅儿函李兆槐函 侯苏民、吴学义、解翼生、冉想森、教育部
  寄郑建业、徐达道、乔和生、何植栋、楼仁海等、咏霓、蔚光、盛伯、冉慰森
遵义   至重庆晨阴16°,27.40飞松坎、綦江一带桃李盛开,遵义樱桃初开。
  
重庆各校教职员、学生、工人二万二千余人,为抗议苏联在东北延缓撤兵,作大游行、发宣言,要求苏联立即撤兵,一部份人散后捣毁《新华日报》。京、沪、杭物价狂涨ο 蒋主席在杭州招待士绅。
  晨五点即有人来打门,初疑以为是校中派人来取行李,因昨托季梁叫魏春孚派人来。但允敏闻隔壁江家满宅哭声, <如>c知〕江老太爷(梦秋之岳父)去世,因渠已有月余未至傅〔家〕看花。后询杨妈,乃知不谬。
  六点校工来。六点半早点后,别允敏与松松,赴文庙前外语班晤第四军官总队队长余汇渊(锦惊) ,渠方起。待半小时,即借同乘渠之奇普车出发,随同只司机与护兵各一人,时七点十五分。车行甚速,但路不平,故颇颠簸,到重庆时,满身骨痛不己。途中在桐梓中膳,停半小时。9:40 出发。十二点过松坎,见桃李已开。下花椒坪至吊丝岩,山谷中白色之花满缀树上,余疑为李子,但余军长为此花不结果,树高为乔木,亦不甚似李。至青杠坡,见满山均有黄色之迎春。至东溪则麦高尺许,豆将结实矣。过荼江途遇102 师师长罗泽闺,谈片刻。至都司购广柑,索价一万元至一万五千一百个。
  六点半抵海棠溪,则已万家灯火矣。奇普车之妙处在于上山力大,转弯不吃力,操纵便利,惟无沙发,故觉骨痛耳。过江后送至国府路309 附八号下车。余军长住枣子岚:tf 145 号,电话2722 0 到院中,晤代理总干事汪最哉及罗宗洛,药学研究所徐凤年。罗自台湾团,谓台大需年四千万台币,即十二万万元法币之经费。战哉谓渠知周载之得Nobel 奖金,乃印度中央通讯社所发出之新闻,系得诸载之云。
  又谓院中本年经费四千五〔百〕万元,事业费原定四千五百万,经参政会争后,可加至二倍半。迂家时期迄未能定。院得十四亿,正在请加中。国防会通过公务员家属每人可得十二万元。九点晤君韧、次仲,知凌叔华已于二月中去北平,通伯被派为UNO 之文化组代理代表,叔华被聘去比国白鲁塞〔布鲁塞尔〕大学讲美术,故在办出国手续云。十点半睡。
  留交振公办信件:路季讷、吴文晖、张宝壁、陈悟皆、谈家顿等函又李兆槐、解翼生、冉慰森留交孙祥治办理5

重庆   晨昙,日中昙,午后阴。遵义今日晨8°,中午二点25.8° ( 外间)。
  北碚、青木关各校为东北苏联不撤兵事举行大游行,当先者为复旦,教授有白季眉、方豪、林一民等。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早餐。餐后至牛角沱26号骝先寓,遇教部秘书陈景阳,研究院总务王慰勤、钟道赞及骥先之侄朱伯陶。坐片刻,即见骝先于卧室。知渠胃疾复发,由张孝骞医治,乏明效。渠首谈及迁校,主张重庆附近者先搬。次述迁移,以为能由湘鄂回者,可去长沙。研究院主张用大陆制。法学院院长,以为范扬(在考试院)与李浩培(武大)二人可聘,医学院亦主设立,但不主张李伯纶。师院可以仍在浙大。余嘱批法学院开办费五百万元,又杭州修理费五千万元。据云复员经费通过六百亿,拟先拨六十亿元。余以其精神颇惫,乃告退。
  至坡下,始记得昨次仲托交通伯、凌叔华托交函,以比利时请叔华赴Brussels布鲁塞尔讲演,欲得外汇与外交部之公文。适陈景阳亦在,余并告景阳以此事。出后至美专校街十七号晤次仲,谈片刻。晤叔谅不值。遂至重庆村九号晤萧庆云,适其夫人姚慧英乘洋车将为小孩看病,遂借姚乘车。余至牛角沱公路总局晤谢文龙及庆云,途遇罗英。罗劝浙大由长沙、衡阳走。萧则劝浙大走重庆,谓走公路费用太大。但萧、谢二人均谓车无问题,但酒精自备,且需油布云。
  次至交通〔部〕晤龚学遂,先与秘书陈藻仁谈片刻,知汪一鹤己去京,飞机由陈克文办理。晤龚谈十分钟,余询以回途取何道相宜,渠劝走衡阳,谓五六月间重庆将拥挤不堪,自遵义至衡阳七天可到,衡阳火车可通汉口,而乘船由重庆下水仍须停汉口云云。但货物以走重庆为便云。十二点晤费盛伯,知香曾无消息,且据共产党陆定一云,有人报告,香曾被捉后曾加严刑,于三月十号左右即埋尸灭口云云。
  至隔壁冠生园中膳。膳后回。三点至中英科学合作馆晤罗士培夫妇及李约瑟,知李于三月一日赴北平,罗士培将于四月中赴渝〔沪?〕。浙大物理程开甲,数学张素诚,生物姚鑫,均得英国奖学金去大学研究。五点至教育部晤杭立武,谈片刻。回。
  遇家玉,同至老魁顺晚餐。餐后至下罗湾廿四号晤贺师俊。
  寄允敏No.1
重庆   晴热。午70°F 左右。今日遵义晨10.5°,午后23°。
  美外〔交〕部提出不承认西班牙法兰哥〔佛朗哥〕政府,法国封锁法、西两国边境。蒋主席由沪返渝。此公健来,未值。叔谅、夏朴山来。
  晨七点起床。八点借余又蒜、罗宗洛往"岭南"早餐。据宗洛云,台湾大学战前经费八百万台币,现物价已增十倍,故四千万台币不为多。台大教员有教授、助教授、助手三类。教授称讲座,为校中之单位。预算共114 个讲座,各有研究室。
  教员三类不达三百人,而职员则在-一千人以上,罗去后,己裁去八百人。学生中国籍者八百人,日籍者一千余人云。
  膳后至聚兴村二十二号,晤济之与赵九章太太。九点徒步走往市民医院(领事街)晤梅儿,先遇胡鸿慈,知梅于月初发病后,睡两星期,于昨始起身,面色苍白。谈及将来汁划,现梅住职员宿舍,与女看护同住。副院长顾君新到任,欲扩充市民医院,故梅恐不能久住。余以回遵义不久又将出来回渝,不如至歌乐山上海医学院,拟与上海医学院代院长谷镜沂商之。未几,式苹、式敏来谈。式敏因东北事游行随国立音专来渝。式敏高大,身重140 磅,式苹较秀气,亦120 磅,但亦发气喘云。鸿慈备馒头、牛肉,在院中餐。至一点,式苹等赴电影院,余亦回。睡半小时。
  三点洗浴,不用炭盆不觉冷。浴毕阅报纸至四点半。与罗宗洛、汪戢哉谈。戢哉称钱宾四为无耻之尤,以其好迎合当局之心理。余谓此未免过苛,适之评其为有学究气味,颇正确。余托罗宗洛为梅在台湾觅一国文或音乐教员位置,并嘱其为浙大本届毕业生谋事。五点半至"滋美"晚膳,三人吃六千元。七点半至美专校街一号晤叔谅,谈一小时余。知夏朴山于昨晚已抵渝,今日曾来院中。叔谅谈及香曾事,谓沈钧儒(衡山)、黄任之于政治协商会曾提出质问,布雷答以特务不知有此人,可由家属依法诉诸卫戍司令云。关于浙江省府改组,李汉魂在活动中。教育厅意以许绍橡调长英大,许不愿,故未动云。叔谅定甘七飞杭,余托其调查凤凰山地事。九点半回。
  寄振公、劲夫No.1
重庆   阴昙。遵义今日晨15.7°,午后二点26.4°,晚17.5°。
  伦敦开国际气象学会〔补示:国际气象学会会议情形见三月十五日日记〕。重庆教育部开大学迁校会议。浙大学生在遵义发起游行,抗议东北苏联不肯撤兵。
  晨七点起。七点半借宗洛及余又荪父子赴岭南早餐。餐毕至交通部宿舍剃头。因。遇吕蔚光及谢觉予,借至教育部报到。遇胡建人、凌纯声诸人。至总务司晤贺师俊,关于杭州建设费,即开二千万元支票,交家玉寄杭。尚有三千万,余嘱其于一周内寄出,渠有难色。在总务司查得各校核定之教职员及工友人数如下:
                 
学校 核定教职员 工友
浙大 434 372
师院 96 55
中央大学 1343 910
联大 772 281
武大 330 209
  其中工友须裁减四分之一,但中大工友迄未裁去,后呈部核准,仍用此数。故浙大亦应报部也。出部。借蔚光晤徐宽甫太太,知下月初借徐斐、徐冠网沪,并知宽甫之办事处将移沪,故不需珞咖路之屋。适允敏来函附默君函,要珞咖路之屋甚急。故余即与蔚光商之,明日尚当告赵九章太太也。十一点主李子坝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晤任叔永,遇林伯遵。即在叔永处〈晚〉〔中〕膳,知陈衡哲将于夏季赴美国,并知一百廿万元援华会费已寄遵义,杭州可得八名之补助,即廿四万元。一点回寓。
  二点借蔚光、家玉赴川东师范,教育部开第一次各校迁校会议,到大、中学代表八十余人。骝先因病未到,立武主席。高等教育司周鸿经、中等教育司曹当及总务司贺师俊,均有报告。中学方面,本地学生概不迁移,中等校教员以送至原籍为限,公教人员子弟随校迁者,须得父亲服务机关之证明。总务司报告补助费,工友八万元,教授、校长抵"简任"得卅五万,副教授、讲师抵"荐任"卅万元,组主任同助教、组员抵"委任"廿五万元,"雇员"廿万元。眷属,教职员准带三人,校工一人,学生不带。补助费于到校后一个月内须报销。伙食作预算时,学生每日以1000 计,工友二口1400元,教职员一家四口6400元,川省以外减少若干。每处停留地点如汉口、宜昌以五十计。明日分组会议,高等组以章友三、胡建人、周鸿经及余为召集人。晚膳后谈半小时。回。宛敏渭自北碚来,与谈所中装箱及南京修理问题。
  接允敏函 默君函
  寄允敏No.2 、季讷函 霞姊函
重庆   晨睛。晚六点雨。天气变冷。今日遵义晨14.5°,晚12.6°。
  苏联驻东北马林诺斯基元帅、参谋长特洛曾科声明,中国东北境内苏军大部己撤,并谓决不致后于美军之撤出中国。首都三万人在雨中游行,抗议东北苏联不撤兵。国防最高委员会议决开放外汇市场,暂定一美元等法币2000 元。日中开迁校会议。晚李约瑟在外交协会国民外交协会请客。卢温甫来。
  晨六点起。偕蔚光、宛敏渭赴岭南早餐。回。打电话与谢文龙,渠允带余同回贵州,日期在三月二三号之间。八点至教育部,出席迁校会议分组委员会,到高等教育组者六十余人,周鸿经推余主席。八点半开会,分为组织、迁校次序、经费及迁校工具四项讨论。组织方面,决定在部成立一机构,由部行文至川、桂、滇、黔、湘、鄂各省省政府,瞩帮同照料复校员生,并在重要埠头成立教育厅所设立站。迁校次序,依照教育部所拟,凡在渝乘轮,以离渝之远近为先后,近者先走。飞机票依照教职员人数支配比例,但每单位以三票为基本数。十二点散会。
  在部中膳后,继续开会讨〔论〕。经费问题,以中央党政机关还都办法为蓝本,逐条讨论。员工眷属以配偶及直系亲属为限,但职员之旁系亲属确由本人护养者,经二人之联保,长官之保证,亦可带眷属。职员可带三人,工友一人, 6-12 岁作半口, 5 岁以下不计。学生不得带眷属。本年度毕业生尚未就业而家在前方者可带走,但八月份以后无公费。员工、学生行李,职员暨眷属每人百公斤,工友及眷属每人40 公斤,学生同。随身携带之行李,依所乘交通工具所规定章程办理,余数交由各机关统筹办理。补助费:校、院长、教授作简任算,每人卅五万元O 副教授、组主任、讲师作荐任算,每人卅万元。助教、组员、事务员作委任算,廿五万元。书记作雇员算,每人十五万元。校工每人八万元。在出发时一次发给,并于全部还原地后一个月内报销。各机关雇员、员正不随同机关还都者,给发三个月遣散费。次讨论工具问题,请教部力争水、陆、空运之容量,因得报交通报告,川湘、) 11 黔二公路每月运输量均为15 ,∞0 人。空运四月后中国航空公司月35∞人,中央航空公司月800人。水运渝宜段月18 ,000 人至24 ,000 人,汉沪段三倍之,但上游只46 领港员〈而〉〔耳〕。故民生公司虽有96 只轮,不能全用。交通工具,中国航空公司飞机18架,中央航空公司五架,湘渝路上汽车600 辆云云。至六点散。回。正之、梅月涵来。
  七点至国民外交协会晚餐,应李约瑟之邀,到M. Q. Bolton (地质家) Reisch剧,英国大使馆之Mr. Khun( 孔) ,荷兰使馆之von Gulik ,美大使馆Adler 及曹夭钦、胡乾善、鲁桂珍女士、济之、咏霓、月涵、汪最哉、傅孟真等等。八点半散。
  接沈鲁珍函
〔重庆〕   阴。今日遵义晨10.5°,中午16°,晚10.7°。
  《中法新约》在渝答字,王世杰与梅理蔼代表两国,~新约》中规定法国放弃领事裁判权,并将广州湾、上海、天津、汉口租界地正式放弃,及放弃在通商口岸之特别法院雇用外籍引水及内河航行等权利。关于中越关系,规定中国人在越南享受法国同等待遇,中国货物取道滇越铁道至海防者免税,滇越铁路在中国境内一段归还中国,驻越华军于三月底撤尽。下午杨婆廷来。
  晨七点起。八点借吕蔚光至牛奶点早点。余至教育部开会。今日系大会,杭立武主席。将昨日高等教育组之议案逐条宣读纪录,魏万泰所纪错误颇多,关于迁移先后次序,以距离路程之远近为标准,离渝近者先迁,武大周鲤生提出异议,加入55有特殊情形者得提出教育部予以考虑。次则讨论经费,占时间最久。至十二点中膳散会。
  遇交通大学吴宝丰,渠方于日前自沪回。据云变大房屋全好,且日人添屋数幢,但内部须修理,要经费七十五亿(同济要修建费二百亿,中央大学六十亿) ,而浙大最初三月前只要十三亿,教育部列十七亿,现物价高贵,拟要廿九亿。宝丰谓沪价物涨高之速,出人意表。后晤咏霓,知学校、工厂、公务人员均己罢工,因不能维持生活也。余与宝丰方谈借校舍事,贺师俊忽谓白沙女子师范谢循初已辞职,女生均欲往南京,教员为参谋,因之解散,迂九龙坡,故交大房屋将不能腾空云。胡定安系浙医专毕业生,欲浙大办医学院,继续以前之医专。余以教育厅许绍棣素不与浙大合作,若医专并入浙大,则必疑浙大在并医专,故余不能贸然允诺。二点继续开会,讨论中等教育迁移问题,规定附中随大学迁。
  三点偕蔚光晤翁咏霓,余托谢觉予留意议决各案。在生产局与咏霓谈半小时,知UNRRA 之署长虽为蒋廷黻,但宋子文以其接近孔祥熙,故遂另〔派〕总务主任刘鸿声,使握实权,其事可怪。余托咏霓,以工院毕业生浙大本年二百余,出路为难,愿资送赴沪就事。并谈及徐家汇天文台龙相齐之无理取闹问题。五点至市民医院晤梅,渠以昨天气骤冷,又卧倒,余交与二万元。晤胡鸿慈。七点研究院请仲撰、李约瑟、政之、赵忠尧晚膳,院中到咏霓、最哉、济之、孟真。九点散。
  接季讷函
  寄沈鲁珍、默君、允敏No.3
重庆   晨阴
  法国与西班牙关系趋紧张,法政府下令封锁法、西边境,美、英、法态度一致,反对法郎哥。
  中国全国电〈询〉〔讯〕人员罢工。北平学生十万人游行,抗议苏联不撤兵东北。晨陆星南来张家花园114 号。晤稚晖叔,遇胡续新(女)。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九点至观音岩卫戍司令部晤王攒绪,询香曾事。王开军事会议,由其副官处处长余君代见。余与友三、觉予询香曾下落,余〔君〕不甚了了,且将邵全声与谢力中合为一人。但谓此事原系卫戍司令交稽查处罗处长办理,后已将此事交与侍从室,即目前国民政府军事处第六组办理,由俞济时管辖。总之不外推委而已。余等辞出。借家玉赴对门兵工署晤俞大维,知其在沪未回。遂至枣子岚埋晤十四军军长余汇渊,不值。
  至公路总局晤萧庆云,与谈迁校事。据云由轮船行,可省不少。若由车行,则可走贵阳,经榆树湾,由此或至衡阳乘粤汉路,或经常德坐轮船。客车每人公里五十五元,但由救济总署补贴每公里卅元,自一月廿日至四月廿日止,但难民未运完或可继续云。货运则油在内每吨公里约四百元(酒精作3600〔元〕一加仑),如〔油〕不在内, 189 元,但回空贴750毛。至五六月间有大批之汽油要运渝,或可不贴回空,→切须与谢文龙商之云。家玉往晤谢文龙。余晤本校毕业生吴保容。十一点半出。至岭南中餐,与刘季洪同餐。据云西北大学有文、理、法商三院,共二千学生,自城固迁西安共700 公里。谓河南大学校址,日本人建营房干间,可容七八千人云。至中美杂志室阅Atlantic Monthly 《大西洋月刊》。
  四点至中美合作所晤逸云,知渠将于下月六日去沪,在Lester Inst.主持沪所。
  回。至美专校街一号晤叔谅,渠明飞沪。贵州省府谢耿民、李定宇及杨子惠来。杨谈,知浙大廿五号在遵为东北事游行,谓无关于香曾之标语。余询以香曾下落,据云系三角恋爱,被学生推入江中。乃指邵全声与胡品清一段故事也。六点借次仲在冠生园晚餐。餐后晤稚晖叔,适卧未醒,遂回。十点费盛伯来,其车夫山东人,称有可靠消息,五〈点〉〔日〕晨戴雨农汽车在千厮门接香曾至其寓,不久入中美合作所云云。香曾之踪迹遂扑朔迷离矣。
  接王祖坡、吴惠函
  寄宝堃、宽甫函
重庆   晨微雨,寻止。
  美国外长Jimmy Bymes 于纽约驻外记者俱乐部发表演说,谓美国必先预先明白说明吾人确拟采取行动以阻止侵略。……不容片面行破坏现状。驻爪哇之印度军于今日撤退,爪哇总理沙利提议在荷兰国内形成印度尼由亚之独立。第六届国民党执监委员会开二中全会于重庆。
  晨谢家玉〔来〕。陈松年带〔给〕吴文晖(布及黄金带往湄潭)。谢文治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天坛新村晤周寄梅,不值。至教育部一行。回。晤傅孟真,谈片刻,渠以为学校驻兵可与陈嗣修商谈,〈己〉〔易〕于解决。晤戢哉,询British Council Scholarship 事,渠知有Visiting fellow , Research fellow 及Students fellow 三种云。但余知今年与明年均有60 名之Students fellow,有旅费及生活费。生活费在剑桥、牛津、伦敦每月卅镑,其他廿五镑,使中当一询胡乾善也。农经系毕业牛陈松年来,知现在经济部,带布一定及黄金三两馀,带湄潭。
  中午谢文治来谈,知系来开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干二次全会者,渠以青年团资格出席。据云遵义上月廿五游行秩序甚佳,此举自治会职员曾守中因倾左,不赞同对东北事有所表示,故被多数学生所反对而辞职,继任者为陈贵耕,并议决停课三日云。其情形殆与中大相仿佛,因一月廿五对于政协会议之重庆游行,乃中大左倾份子所策动,而二月廿二之东北游行,则自治会反对而右派所主持也云。
  在"三六九"中膳。膳后,赵九章太太来,据云与钱令希太太为同学,现渠等飞机回沪。韦润珊来谈。偕谢家玉至春森路八号晤谢文龙,据估计,如算浙大员生三千人,须车载25 人,则需120 辆。如走长沙,自遵至长沙1125 公里,以每公里5557元计, UNRRA 贴卅元,馀25 元,则需84 , 000 , 000 。若用租车办法,则租费与油费合计需一万八千〔万〕元。但若UNRRA 不津贴,且需出回空费75% ,则每公里需97 元而非25 元,将超出三万万元矣。出。借家玉至救济总署晤难民输送组主任梅君,据云自渝至汉,用木船,大者八十吨,小者四十吨,小者装90 人,每人35 ,000元。难民之运费、膳宿免费云。晚晤景阳及周寄梅。
  J. F. Byrnes: in a speech to Overseas Press Club said: The U. S. must stand ready to use force in necessary to prevent aggression. ... Only an Inexcusable tragedy of errors could cause a serious conflict between this countrγ& Russia.
  接振公、顾振军、吴穰初、黄尊生
  寄劲夫等第二函 振公函 允敏No.4 、孙稚荪函 孙宗彭函
重庆   上午阴,有毛毛雨。下午睛。碧桃、海棠、桃、李尽开花。
  铁路管理局入选:京沪正陈伯庄,画IJ 萧卫国、陈福海、侯或平。湘桂黔正袁梦熊,副王之翰0J 11 滇正萨福均。滇越林风岐。平津正石志仁,副周武彝。津浦正陈舜耕,副陈序、周永年c 平汉正夏光字,副骆美辅、王企光。陇海正陈福廷,副吴绍曾、吴士恩。叔永来。张国维、陈令仪、次仲来。至中央训练团(干部训练班)及全国合作管理处。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打电话与陈嗣修,嘱其约时会见,拟与谈杭州报国寺子弹库撤兵事。前南京女师学生陈令仪来,为其子由重大(陈仪中,重大机械三)转至斯大事。渠自己在中央政治学校教民法,亦愿来斯大。次仲来,谈片刻。余至教育部晤杭立武,谈迪生与羽仪抚恤事,并至朱科长处登记四月间飞机票。晤高等教育司周鸿经、总务司贺师俊,嘱再发三千万至杭州。回。赵九章太太来,欲以研究院职员名义购飞机票至沪,余又苏以书面交战哉批,不准。张国维来。至中美文化协会中膳,西餐-客三千元。遇叔永。偕张由两浮支路上山至复兴关,即昔日之浮图关,为三年前余与月涵、梦麟、金湘帆四人驻训练班一个月之处。
  至留园,今已改名为梅园。桃、李、碧桃、海棠尽放花。重庆市体育场己落成,余等在班时正在填土也。遇张国维太太及一五岁男孩。又晤罗凤超,嘱其接洽李浩培为法学院院长。李,江浙人,东吴法科毕业,四届英官费,现任武汉〔大学〕法律系主任。据张云,干部训练班学生只六百,而经费…万三干万(今年经常〔费〕),三倍于浙大。
  三点下山。至南区公园善后救济总署晤副署长,始知为浦薛凤,号铁生,即陆冶余之丈夫也。余询浦,难民回家嗣后是否继续贴〔补〕汽车每公里卅元,而难民自己出廿五元。答谓四月廿日以后,此法取消,难民将全部免费云。余请其寄各省救济总署十五区之所在地及负责人。渠对于沪上商人反对总署元费利用英轮(惟一条件插英国旗) ,谓因商人要黑市走私大致不满。出。由南区公园至储奇门羊子坝全国合作事业管理处,晤寿毅成,托其于合作金库成立时收容浙大学生,并投资在杭建筑教员宿舍。七点至都邮街冠生园晚餐。八点半回。与刘次萧及汪最哉谈至九点。
  接余锦源军长请帖 荩谋函 绍兴县知事林泽(允补助毓菁经费)
重庆   晨阴昙
  《大美晚报》登载上海一月份生活指数(较战前) Index of cost of living 1062,二月份1845。The U.S.Department of State declared 由at Russia had no right under any Allied agreement to remove industrial equipment from Manchuria.上午吴学义、仲揆来。沙学浚、张鸿谟、任美锷来。
  晨七点起。八点至外早餐,即乘洋车赴化龙桥,费时仅约廿五分钟。先至军政〈军〉〔部〕电〈询〉〔讯〕修造厂张启华处。张不在厂,乃至其家,遇毛燕誉,侠农许太太及交通银行。知毛家眷属均托名修造厂附小校长教员以飞机回沪。余托张启华以本年电〈询〉〔讯〕班之毕业生,据云无问题。美国所遗留之无线电器材有五六千吨,在平、津、济南、上海均有厂,故需人接收云。九点馀乘厂中车至龙岩嘴农民银行总管理处,沿途挑李尽放花。余至楼子沟卡号梁庆椿家,适民卅一级范少卿亦在。余约梁于秋间回浙大,渠以李作敏继顾翌屏为中农经理后,坚留庆椿在行,故势难却。但渠愿来杭教课,不愿再任主任云。关于复员途径,渠以为走川陕公路,自渝至宝鸡,在此乘火车至撞关,换车至郑州、徐州南至南京,只费十五天,膳宿不算,五六万元可到。木船下江危险太大,乘大木船,载二百人,装100吨货,连伙食6000万元。前日秦景阳云,小木轮装40 吨,坐80人,价500万元,但伙食在外,日每人500元云。谈至十一点,余告辞,乘张启华车回。
  下午作函。三点洗浴。五点至枣子岚埋145号余军长(锦源,号汇渊)家晚餐,晤中央警官学校教育长李士珍、九十九军长赖( ?)军长(驻九江)、丁总司令(驻西安)、何总司令(湖南人,前驻昆明)、陆军第六军军长刘安祺(山东人)及余太太、韩主任与太太(汉英之弟与弟媳)等。八点散。刘军长送余回寓,允于六七号辈余至遵义。渠系青年军202 、205 各师之统率人。余颇欲至秦江与诸生一谈。后接谢文龙电话,知明日七点半钱司长有小车回黔,约7:30 去春森路八号。余以五号为香曾失踪纪念日,故决计明日行。九点半罗凤超、张志毅二人来谈。晚作函。至十一点睡。
  接中英科学合作馆Goodall and Darby Universal Atlas(George Philip 公司出版) 次仲函
重庆至松坎   阴

  英、美、法三国宣言倒西班牙法兰哥政府,要西班牙人民另组政府。伊郎〔伊朗〕英军已撤,59苏联拒绝撤兵,要求阿寿倍疆〔阿塞拜疆〕省组织、自治政府,并让与汹矿。自今日美金一元抵法币廿元之官价取消,暂定在二千左右。
  晨五点半起。收拾行李,即出至上清寺早餐。餐后回。晤汪戴哉告别,嘱其为朱岗昆设法得British Council 之fellowship 0 七点半谢文龙电话来,余即僧仆人带行李至春森路八号西南公路局,则副局长兼总工程师钱豫格(莱公)已在内。即借出,又接川滇东路管理局副局长陈安润(陈礼江之大公子)及许君,同乘车过江至海棠虞。陈君于民十八年赣省费出洋至Purdue , Cornell 大学读土木,为王欲为之门弟。钱莱公则为孙祥治之亲戚,其妹嫁与祥治之四弟。
  过枉后在七公里西南站停半小时,因谢文龙与钱莱公均将交卸,而陈安润将继任,西南公路局改组为第四区公路总局云。七公里站花木甚佳,紫荆、桃、李、碧桃均已开花,惟燕子未见到。9:30 复启行,所乘车为'41 年之Ford 牌,号国11666 0一路平顺。十二点至秦江。在大津馆中膳,由秦江站陈君招待。一点半启行。三点馀至东溪,在西南站停一小时。秦江物价巳比渝为低,猪肉三百元→斤,鸡蛋二十五元一个,与遵义相仿。四点半启行。六点馀至松坎,天己昏黑,由西南公路局站站长霍允庆招待。此间物价与荼江相似。在站晚膳,并吃咖啡。瞿君系河北人,北洋工院毕业,近曾翻车云。九点睡。因新铺板上,故不觉有臭虫、虱子,胜于住客钱多矣。晚耗子闹,颇为所苦。
  寄季讷、定安、穰初、鲁珍、谢觉予、陈辞修函

松坎至遵义   阴。晚遵义14°,气压27.10" 硅窝井院内桃、李开花,梨花亦初开,棠棒亦盛开。尚术见燕子。
  日本内阁批准新宪法,以天皇为人民团结之象征,对于国事必须内阁之建议与赞同,首相币原将辞职。中国军事代表董彦平要求东北苏军总司令马林诺司基双方调查张莘夫被杀经过,及大连港运救济总署物资,苏不同意。自治会学生陈贵耕、赵家毒、陈隆基来。
  晨六点起。盟漱后于七点即出发,别翠允庆君c 上吊丝岩花椒坪时,因水水,时时加水,故有耽搁。自昨日基江至酒店撞,山上均见桃李开花,今日在花椒坪山上与安山关山上,见桃李亦均开。桐梓附近之坝一片黄色,则油菜盛开花,与旬日前路过时已迥不相同矣。十点至桐梓停片刻,至站一转,加油后复行。于十二点馀至遵义,即趋车至上海酒楼。途遇董强,命其觅孙祥治来共中餐。钱莱公喜饮茅台,与样治为同好,故谈甚相得。孙良甫亦来。余劝钱莱公、陈安润能在遵停留一晚,因司机系广东人,每下午发热,已四日不进食。但莱公等坚欲今日抵筑,故于一点半中膳后即告别。
  余回寓。羽仪太太在家,谈片刻即去。阿狗来,知二点有行政谈话会,余即往校。到晓峰、振公、劲夫、欲为、尊生、王军谋诸人。余报告参加迁校会议经过,并接洽毕业生出路,及赴美、英游学名额问题,与香曾失踪等等。今日系香曾失踪周年,本校学生停课A 天,上午曾举行聚会,到学生不及百人,劲夫、尊生均到会。尚有一事则壁报攻击李相励,自治会迄未能令为首攻击之人向李道歉,故于二号将负责编辑壁报之陈强记过一次。学生不服,以陈元过失也。后经首先攻击、具名之"费弟子"者向李于昨道歉,故决定将陈强之记过处分取消。五点回寓。么振声来。晚膳时希文回。学生救济委员会钮志芳来谈。十点半睡。隔壁江家做道场直至侵晓。江老太爷有子二人,名仕帧(伯琳)、仕祥(仲瑞) ,女三人,宜芝、叔莹、季闻,孙三人,孙女三人OWinston Churchill speak at Fulton Missouri at Westminster College: said accusingSoviet Russia of seeking indefinite expansion of its power & urge an Anglo-Amer. alliance.
  接范国梁、彬彬、范惠康、士芳、金克男、屠善夫函
遵义   晨阴12°,校中1°。°日中阴。晚13°, 27.30"。晚雨。寓中百舌鸣。
  
法方接收越南,在海防登陆时发生冲突。《法越协定》规定,越南为法联邦之一,有自治权,越南可自设议会,享有财政自治权。日本公布新宪法,规定言论、集会自由,提高妇女地位,限制日皇权力。农艺系助教林世成来,将去杭州。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阅来往公文及信件。晓峰来谈,渠示以寄阮毅成函,嘱设法进行凤凰山之地。余谓欲在凤凰山建校,必须有平地,清波门外之地不易得,必须先得钱塘江边之陆军营,故必须与陈辞修先有了解始行。晓峰于十七日赴渝出席参政会,故劝渠与陈辞修-谈。法学院院长,余谓毅成若不辞去民政厅厅长,则不得不另行物〔色),并告以已接洽李浩培。梅太太来谈,示以叔谅来函,知上月十七日在渝举行迪生追悼会时之状况,得膊仪四十余万元,用去十一万,已寄卅万元至遵,尚未到云。晓峰云膊金已达二百余万,月放银行得二分利,可坐得六万元之数矣。
  中午回。膳后士楷、波若来。羽仪太太来,询香曾消息。余告以费福焘以其仆人之报告,谓香曾在中美所,故欲设法营救,余恐其又为捕风捉影之谈耳。四点三刻回。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阅美国使馆寄来Chemistry月报, Sept. 1945 ,"Atomic Power" 。十→点睡。
  Chemistry: Atomic Bomb. If all the atoms in a kilogram of U -235 undergoes fission, the energy released is equivalent to the ener町released in the explosion of 20 ,000short tons of T. N. T. Up to 1940 , the total amount of uranium metal produced in thiscountry was not more than a few grams. The pile for first chain reaction at Chicagoworked successfully on Dec. 2 , 1942 with 6 tons of uranium.61接常宗会函赵九章函邵力子函吴保容、萧庆云、费感伯、徐近之函黄香铭、叔永函张国维函张宗汉、郑子政函王右两、何植栋、朱胜连、黄仕松、张国维、费盛伯、宝莹、陈其可、二姊、徐宽甫函默君二电寄季讷函

遵义   晨11°,阴,27.30" 下午有阳光片刻,办公室14°。晚雨稍许。子弹库木瓜开花,樱花己谢,李花盛开,桃花初放。燕子未到。
  美国向苏联出抗议,要求撤退伊郎苏军。法国与越南签订约定草约,由法代表森泰尼与越代表胡志明签订,准越南政府得自行设立议会,享有财、政、军自主权,控制东京、北听、中所、南听。法得驻兵二万五千人,其中一万人为越人,此二万五千人按五年撤尽。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阅来往公文。十一点允敏及松访梅太太后来子弹库,借至张章图库长家中。见后院内李花盛开,有三灌木,形似海棠,正在开花,询之乃木瓜也。桃花亦放,特未盛耳。中午时曾现阳光二小时,三点后又阴。
  十二点军经历司街十号江家,吊n老太爷之丧。遇梦秋,询得其为肺炎转心脏病,年七十岁,渠名志衡,号梦华云。出至中正路师管区司令吴剑平司令寓,遇刘教育长靖宜、萧仁源、李县长世家、杜叔矶、行政专员署秘书许开权、步校教官蔡丙庚、余山与军官总队副队长曾若参、宪兵营营长陈毅之等。席间余教官吃酒过多,致胡说一大篇。余,湖南人,陆大特四期,长于国文,现在步校为国文教官,颇牢骚云。
  二点半回办公室。阅批文稿多件,大部系数年来积压学生之文凭应呈部者,如史以恒高中未及格之课自考试,现史已毕业,且在调病故矣。晚十点半睡。
  Atomic 80mb (Chemistry Sept. , 1945).ηle element 94 (Plutonium) is formed as a result of capture of a neutron by U -238followed by two successive beta-transformations.92um+onl →92um→93Npm(NeptuE1111日1) + _leo93 Np239• 94Pu239+ld Pu =PlutoniumPlutonium undergoes slow neutron fission like U 235.We have spent 2 billion dollars on the greatest scientific gamble in history &won. H. S. TrumanIt is conceivable that totally different methods may be discovered for convertingmatter into energy. Since it is to be remembered that the energy released in the uraniumfission corresponds to the utilization of only about 1110 of 1 % of its mass.
  接孙越崎函 王钟山函 张孟超、杭立武、徐达道、吕蔚光
  寄郑子政、朱胜连、张孟超、顾振军、王钟山函
遵义   11°,27.20"。阴。日中雨。晚六点12°,27.10"。晚雨。
  苏联将东北物资于七日开去列车二十二列,计车厢七百八十节,往北开。国务卿贝纳斯二月九日致中苏政府照会称,苏联以东北之企业为合法之战利品,破坏门户开放原则。中国政府复文谓违反去夏两国所订《中苏条约》 ,不同意。英国认东北工业苏联无权处置。江家老太爷出殡。
  晨七点-刻起。隔壁江家老太爷出殡。日来每晚有和尚、道士作佛事道场,每至深晚。今日出殡,执鳞者颇多,将葬于六十里外之乐山村云。八点半至校。作函数通。羽仪太太来,为沈公健事。沈原在浙大教教育统计等课,后去美国,校中乃请陈卓如来,现心理己添请朱习生,晓沧又约王承绪之太太赵瑞英,遂致额满。余此次至渝,公健曾来院,惜未值,为可憾耳。余拟商之于卓如,因教育系人数太多,遵湄已有十人,杭州四人,下学期添聘孟宪承与王承绪夫妇,故遂达十七之多。公健造诣甚高,教书亦好,故恐能割爱矣。睹叶左之,知其喉头声音稍佳,已能作声,但仍未下楼而已。
  中午回。二点至校。作函与默君、宽甫,为珞咖路廿二号屋事。先是余允赵九章住此屋,后以赵不能遁回,而宽甫将于十二月至京,遂允其暂住至五月。默君韧不要屋,至本年一月间来函,谓玄圃修理需一千数百万元,无力担任,拟以出租,而欲以五千元租余之屋。余素不主张收租金,五千元不及战前五元耳,收之更元益。
  但宽甫主办之淮南路矿公司已先搬入。默君欲其立即迁移。宽甫来函谓四月中可搬,而默君今日又来电催。宽甫本先入为主,逼之大急亦不合理,况默君本可住考试院,亦非无屋可住,余亦不能渥下逐客之令也。张荩谋、王劲夫来谈,五点馀回。
  晚阅Chemstry "Atomic Energy"。八点半睡。美国原子弹研究者:
  Columbia U. : Fermi 费米, H. L. Anderson 安德森, G. B. Pegram 佩格勒姆,Dunning 邓宁.
  Chicago U. : Eckart 埃卡特, A. H. Compton 康普顿, S. K. Allison 阿利森.
  Califomia U. : E. O. Lawrence 劳伦斯, E. Segre 塞格雷, G. T. Seaborg 西博格, J. W. Kennedy 肯尼迪.
  Princeton: J. A. Wheeler 惠勒, Wilson 威尔逊, H. D. Smyth 史迈斯
  Wisconsin:Breit 布赖特.
  接家玉、教育部颁勋章函 叔永
  寄梅儿、次仲、胡乾善、赵子衡函 张宗汉、孙越崎、王友婆、何植栋 寄张国维、二姊、宽甫函回
遵义   晨阴11°, 27.30"。中午阴,校中9°。 午10°,27.35"。
  苏军于七日开始撤离沈阳,于九日撤尽。共产军乘机而人,与国军巷战,城内大火。抚顺苏军亦撤,长春无动静。外蒙与苏订约,默认苏军驻境并订战守同盟。
  晨七点起。八点送松松入幼稚园,遂至办公室。接虞振镛函,已知养乳牛之牛房每头造价一百万元。故余去函要增加乳牛自50 只〈知〉〔至〕 100只,振镛以为费用大不上算。接叔永函,嘱指定杭州校本部得特别研究补助金人员八名,余指定季讷、馥初、徐震垮、张树森、潘渊、周北屏、陈崇礼、孙增光八人,以沈思玙、胡永声二人为候补。接惠康函,知已到湘湖农场,其子国梁已进了杭州树范中学。此乃余坚决主张,不令其失学,因霞姊欲其经商也。
  下午二点至柿花园一号开复〔员〕会议,遵义分组委员到易修吟、王劲夫、万人选、陈卓如、郭洽周、黄尊生、沈尚贤、苏元复等卅人,李絜非记录,学生自治会陈贵耕与赵家毒等三人。余报告廿分钟关于教育部迁校会议经过。次讨论关于迁校途径、行李多寡、人走先后等等问题。议决五岁以下小孩亦可带行李五十公斤,学生以四年级先行,走公〈里)(路〕。若每人带卅公斤,则以卅公斤留下为甲种,与甲种仪器同行。四十公斤为乙种,与乙种仪器同行。若随身带十五公斤,则其余十五公斤有优先权。设站事以管卧房为限。病人与看护者得坐飞机。五点半散。《浙大日报》学生主编人来。
  六点至上海酒楼机械系劳师大会,到本年四年级机械系学生陈贵耕、王赞基等五十人,及梁守柴、王仁东、万人选、易修吟、王劲夫、王达生。万人选与王达生均饮醉,王以手将茶壶击桌上,将左手无名指上皮破,流血如注,伤深半寸,由学生陪至李医处。九点借劲夫、陈贵耕往华南药房,李医方为玉达生洗〈丧〉〔伤〕口,知血流已停,乃团。至十一点睡。
  Califomia Plutonium.Columbia , lattice structure pile-resonance observation , 1941.Princeton , Resonance absorption carbon , Feb.1941Chicago , Resonance absorption , Moderator Beryllium C. , Jan. l-June , 1942.
  接虞振镛函 刘福藩、胡鸿慈
  寄叔永函 季讷No.13 、谢家玉函 惠康、国梁函
遵义   晨阴7°,27.58"。上午阴。午后六点雨,九点10°,27.40"。
  Most of us in Great Britain know the tiny biting f1ies , the midges , which are such a nuisance by streams & ponds on a summer evening.They are so small we see them only as black specks.Midge = 蚋。U. S. want Open Door maintained: U. S. notified 中俄二国 that negotiation between them alone for the disposition of 东北 industries would be contrary to the 美国开放门户政策。午朱诚中、张拟 微夫妇约中膳。下午四点张章图、田伯廉约晚膳。
  晨七点起。九点借松儿至校。余作函,并阅Atomic Energy 书。十一点回。十二点借允敏、松至江浙餐厅中膳。今日系朱诚中为其子弥月请客,到客六七桌,属于浙大者居小半,谭季龙、京谋夫妇、汤元吉太太、劲夫夫妇、杨耀德夫妇、钱令希夫妇、顾谷宜夫妇、谢幼伟夫妇、乔年、丁绍均夫妇、李医生夫妇等。适有迪生之友人孙光字来,知其为迪生幼年宣城同乡,随迪生之父求业。后迪生在南开,渠在北京时亦常来往,现住丰乐桥305 号。散后余与允敏、松等至挑源洞及江公祠,拍照数帧,山上桃李正盛开。过忠义庙,知为警察所占。下山至集义桥,即丰乐桥。过大兴面粉厂。至水嗣街访士楷,酒精厂访汤太太及对门梅太太,均不值。遂至经历司街晤元晋,谈片刻。回。
  王仁东来谈,知Stanford University 己允渠去人Graduate School, Michigan 则拒绝,尚有一Chalmers公司制造Diesel Engine 者允渠实习,可得月155-165 美金之薪水。谈一小时馀,至二点半告别。么振声来,知晓峰邀渠留校,不往东北。余疑振公怂恿晓峰所为,因振公不欲鲁珍在浙大,枕生去东北则鲁珍势必留浙大也。三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希文回家晚膳,渠现在新桥附近步校驻扎之连为连长。此连系为教务上勤务工作,其前任连长当此职三年之久。
  旅费价日。贵阳至长沙,汽车970 公里,票价25300。长沙至汉口,小火轮五天,票价统舱9830 元,房舱19660 元,行李三十公斤,客饭300 元。汉口一南京,官营船统舱7800 元,加60% 连伙食约11,400 元,商船27450 。梧州线:贵阳至梧州公路票26,000,梧州至广州船票12000 。广九路票价1200。香港至上海港币60元,美金10 元。
遵义   晨阴6°,27.38"。校中十点6°。碴窝井院中梨花、山查盛开。
  General George E. MarshalJ回美国。二,中全会宋子文报告,主张不加公务员薪水,使出入相敷。利用UNRRA 物及美军物资,日本赔偿外债,恢复交通,废止二比一之法币与美金比例,以增加出口。并谓已向美国购订二卡八吨钢轨、卅吨水泥、二万五千卡车,并租用卅七万吨船舶云。英国战时小孩增重与高。教务处潘新来(金宏)。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寄函与元任及如兰Iris ,为如兰及下学销等旅费事。
  又函李伯纶,请其至校任医学院院长。寄胡鸿慈、梅儿函,为梅进上海医学院附属医院事,因胡鸿慈将于月中离市民医院,二十边赴上海也。今日接宝莹函,知己见默君,谓刘福灌己催淮南路矿公司人出屋,但住珞咖路廿二号者系职员家眷云。接贝时璋函,谓现Tilma Fairbank 费慰梅有函来,询美国New York 大学之生物学副教授Robert Rugh 愿来中国演讲一年,欲至浙大,盖以汪戢哉之推荐。Rugh 系传教土之子,其父在华多年云。余允约其来。接胡肖堂函,知农业地理专家O. E. Baker约其至华盛顿帮同中国气候地图,并下年在华府任课,担任远东地理。余拟劝其留美再一年,因于肖堂亦益也。
  午后二点至校。五点回。晚尊生来谈,以袁希文致黄宁而之函相示。袁生于上月初由渝出发,经宝鸡乘陇海路回苏州,计共十五日,当中病了三天,用十五力元,相当舒适。计自渝至广元三天,换走二天半到宝鸡,住中国旅行社,乘头等车陇海路到撞关,凭联运买票到洛阳,汽车两天,马车则要六天,自洛阳至郑州汽车半天,自郑州至开封乘火车,在开封留了两天,乘头等车到徐州,当晚到南京云云。晚阅Reader's Report 《读者报告》 No. 33 , March 1 , 1946 , Atomic Explosion & WorldPolitics 。至十点睡。
  Sir John Boyd 0η. "Food & the People" , Pilot Press , 1943. 抗战以后,1942年英国Glasgow 格拉斯哥小孩五岁者比战前重O. 87 lb. ,高0.42" ,十二岁者重2.61lbs ,高0.88飞理由因战时Ration 之故,小孩得牛奶独多,而贫富阶级所得食物相等,椅子、鸡蛋亦只留作小孩、孕妇及士兵之用。照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U. S. A. ,一个室内工作者每日需2500 calories , Protein 70 gr. , Ca O. 8 gr. , VitaminA 5∞o uni怡, B 1. 5 吨, Iron 12 milligram ,维他命C 75 吨。
  接徐尔灏函 宝堃函 贝时璋、胡焕镛、孙稚荪、吴文晖函 贝时璋又附美国Prof. RobertRugh (Asst. Prof. of 生物, N. Y. U. )
  寄鸿逵、方圆函 元任、赵如兰、卞学鐄函 李伯纶函 董相群、陈祖滨函 孙稚荪、梅儿函 寄胡鸿慈
遵义   晨出太阳,但有低云如雾,8°,27.55"。日中晴。晚7:30 14°, 27.30"。晚月色佳。
  Herbert Fisher An U听, nished Autobiography , Oxford 1940。美国Chinese-American Council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代表美国350 家公司,于民国卅六年年底以前,将送到。美专家来华,建造铁钢厂、车辆厂、水泥厂,造成以后交还中国。又奖励生丝出产,为使每年达美金五万万元,同时至各地勘泊矿云。中山先生忌辰。下午六点邀请孙光字、潘新、吴剑平、杜叔机〔前作"杜叔矶"〕、湛正知、余汇渊等。
  晨七点起。今日天气转佳。八点半至校。阅报及杂志。十点馀往江公祠图书馆查阅图书。据王仁东云,图书馆中之机械系杂志,几于全部拆散分离。余今日查新到Thomas Heath A Histroy of Greek Astronomy , Dent 1932 ,此书己编目,但遍查无着落,亦可怪也。至何家巷三号及次东门照相数帧,至十二点回。希文回。中膳。
  膳后,研究院研究生岑卓卿、文焕然、戎文言、宋唏、蔡钟瑞、王连瑞、陈希豪、陈南阳、夏纪鼎、程充裕等来谈,以助教与研究生待遇不公为言,以助教可得复员特别补助金二十五万元,而研究生不能得也。
  二点馀至校。三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四月一日浙大创校十九周纪念,指定劲夫、荩谋、尊生、季恒、晓峰五人为筹备委员,拟拨款五十万元。关于学生家属随校迁移者,得自出费用。附小教员同。教员、学生所借书籍,于四月廿日以前一律交还。次讨论公费。陈琦君(国文系三年级)以114分之差别未得〔公〕费。李若兰以69余多0.25 分得公费,但李系本地人,因己公布,拟劝李若兰退让与陈琦君。
  据劲夫云,医生胡天禄近开电灯厂,以放电线时移动、剪断第四军官总队之电话线,致被队中林德溥所控,警署押去已数日,邀余作函保释。六点回。晚月色佳,月亮今日二月初九为上弦,晚7:00时月亮正在火星与土星之间,在头顶。如二月二日图中之排列,但土、木二星离双子星比图中为远。
  Herbert Fisher 生于1865,Oxford 大学学生,转入巴黎专心近代史,与GilbertMurray 同班。1916 年被Uoyd George 邀为教育部长,直至1922 年。将强迫入学年限自14 增至15〔岁〕。又私立大学在国会通过三万镑之grant ,每私立大学各得三万镑云。
  接陈悟皆、汪经方、凌明哉、季讷No.13
  寄林德溥函
遵义   晨低云,十点后睛。午校中14°。梨花盛放,桃、李将谢,子弹库山查花亦盛开。
  Jimmy Bymes 在纽约演说,不赞同联英排俄,认联合国组织为造成世界和平唯一组织。苏军撤出四平街,当晚共军进城。浙大上学期成绩优良在平均85 以上学生。高善娟、杨浩芳来。
  
  晨六点半起。今日天气甚佳,且骤热,犹如晚春。碰窝井院内(九号院子)梨花盛开,如堆雪。八点至校。作函与陈克文,嘱为梅儿及左之与夫人及次彦韬购三月底及四月初之飞机〔票〕,托家玉在渝接洽。高善娟、杨浩芳夫妇来,亦以高将分娩,故欲乘飞机先回。午后作函与赵九章、郑晓沧、涂长望、谈家桢等,均在英、美者。至五点始返。今日社会服务处发起各机关往游洗花井,地点在新城南门外左边小山上,桃李盛开。余以乏时间未往,至为可情,因如今日之天气,又逢春节,淘难能可贵也。
  晚六点洗浴。浴后约第四军官总队队长余锦源、师管区司令吴剑平、宪兵营营长陈毅之、新被选遵义省参议会〔议员〕杜叔机、前湄潭县秘书湛正知及新来教务处职员潘新晚膳。余为黄埔二期,在东南多年,曾驻扎西湖哈同花园二个月,抗战后又曾扎驻绍兴年余。容貌似粤人,盖原籍广东,家在四川,金城人。吴剑平乃此间附近绥阳人。据杜叔机云,县参议会议员〈余〉〔与〕省参议员同,均为无给职。
  县参议议长有办公费,月一千元,副议长月八百元。议员出席时,日得五十元,不足买面一碗。县参议会每乡镇一人,由保代表选出,共五十乡五十人,另加职业代表二十人,如工会、商会等市代表,为普选省议员一人,省参议会无职业代表。八点余散。
  〔浙大上学期成绩优良在平均85 以上学生: 〕
  国文三 周治文85.3,数学二 贺锡璋90.0,化工四 富佩85.0,机械四 程义庆90、王丰镳86、吴礼中85,机械三 刘寿生90,电机三 陈锡铭86.0、屠家篯86 ,农经四 汪敬羞86.8,农艺三 吴光南87.0,土木〔四〕王亲来85。
  接高直侯、储润科、朱习生函
  寄梅函 陈克文二函 胡肖堂函 涂长望、徐尔灝函 赵九章、黄仕松、郑晓沧、谈家桢函又以of Illinois Alumni Association
遵义   晨毛毛雨,15°,27.30"。午阴15°,27.25"。
  旧府中即子弹库校长办公室前海棠盛开。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明日在纽约开会,苏大使葛罗米夫出席。东北行营经济主委张嘉激表示,渠曾奉蒋主席命,苏军一日未撤出东北,中苏间一切合作问题均不谈判。珞猢路廿二号房屋之处置。胡天禄、朱嘉谷来谈。电灯公司胡天禄被拘事。
  晨七点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寄宝望洋五千元,为归还高玉怀车费2000元,刘福藩车费1800元之用。刘福灌来函,知珞咖路廿二号自去年伪财部次长陈君衍(之硕)于十二月出屋后,即由花匠李梦领管理房子,除伙食外工金一万元,兼之电话、电灯、自来水三项保证金押表费,十二月与今年一月费用,共76061 元。
  温甫垫付李梦领十二和一月工资两万五千元,合并为十万。一千O 六十一元。二月初,宽甫到南京,二月十五淮南路矿公司家眷即搬人,并将上项款101 , 061 元交与高玉怀,由淮南路矿公司鲍恒穰经于付给,二月份李梦领之工资即由淮南张文澜付给。近以默君要屋,余函宽甫嘱让,已允于四月十五出屋,四月以后一切应由默君付给矣。
  上午遵义电灯公司胡天禄来谈,知该公司现在丁字口及老城为商家装灯七百盏,为盏月费4500,较之每日点菜油灯半斤须月九千元价廉。此次被第四军官总队所押,乃由于总队要装十五盏灯,以路远未果。总队附林德溥与军官李甫林伤工匠将队中之电话线结于公司电灯线上,至星期日晚开灯时不亮,查线觉察,工匠遂将电话线剪断,为林瞥见,叫兵乱打。胡天禄前往询问,即借至警局将胡拘禁,虽经副队长鲁若参之面保,当晚出来,次日又拘去。后在《浙大日报》登一消息。星期二晚余又函林德溥,胡始得释。虽一面之词,大概情形当不误也。朱嘉谷来谈,知将赴渝办出洋手续。
  接吴馥初、尊东方函 吴文晖、Wilma Fairbank 、毛汉礼
  寄谢家玉、路季讷No.14 、张宝堃、刘福藩、吴馥初又汇宝堃五千元 寄陈鸿逵、汪经方、金克南、竺鸣涛、贝时璋、孙宗彭函 彬彬、宁宁函
遵义   晨阴,欲雨,12°,27.20飞八点微雨O日中阴。13°。阴
  
晚成立步兵学校十五周纪念。上月国际气象学会概况。
  晨六点馀即起。七点自寓出发赴茅草铺。8:00 在微雨中抵步校,时来客均未到,余为第一人,但请客单上却书明八点也。未几客人相继来,军官总队余汇渊、鲁若参、林德搏、邵陵专员、李世家县长、吴剑平、曹文光、刘肇基及振公、王驾吾等相继来,共达七八十人之多,吴鹏高、吴世恕、吴世炳、师范张其昌、黄龙渭、宪兵营陈毅之、高等法院黄运柏等。
  十点开始阅检。十点廿分纪念大会。刘教育长靖宜报告成立十五年来之经过,谓共用经费三万万元,毕业人数21 , 3∞人。经三个教育长,即王沛、张卓与刘本人,在遵义已六年,原在南京云。次余汇渊、余及邵君甫致辞,最后曹文光亦说数分钟,即散。至阅军台上看士兵拔河,直至一点。在礼堂中膳,有千余人共膳,只→菜,极简单。膳毕乃稍息,遂同刘靖宣赴对面新造屋看新兵器,有步枪、轻重机关枪及迫击炮、平射炮等。遂上一小山,至新落成之望亭。下山后,别刘,借邵君甫乘车回。
  阅公文及来往信件。有英国长望函,三月三号〔发) ,今日到,可称神速。据云上月廿五所开伦敦国际气象会议,到八十五代表共四十一国。英帝国有十五代表,美、苏、法、意各五人, Gold , Simpson , Ross峙, Petterssen , Angstrom 等均到。我国因只一机构,故只一票选举权。我国被选为Memher of Intemational MeteorologicalCommiUee ,又Executive Council 尚有五人被选为专门委员,余为Commission of Climatology,蔚光海洋气象委员,九章出版及文献委员,国华天气预告委员,长望农业气象委员云。大会决议明春或秋在华盛顿举行正常会议,成立亚洲区域委员会,以苏联Feodorov 为主席。本年大会主席为挪威之Hesselberg , li\U 主席美国Reichelder-的,英Sir John Nelson ,苏Gen. F eodorov 云。
  中国海军之建设。十三日《大美晚报》消息,据军政部海军署周署长云,中国在日本接收之军舰均小艇,英美允给甘只军舰,民卅三中国送1佣0 军官至美国,并接受2 Destroyers 驱逐舰, 4 minesweepers 扫雷舰, 2 patrol boats 巡逻舰,本夏可到。去年送去300 军官至英,今年将送700 人,接收十三军舰, 1 Corvette 轻巡洋舰, 1 destroyer , 1 cruiser 巡洋舰, 2 s由nanne 潜艇, 8 patrol boats ,以巡洋舰为最大, 5270 吨,有6" <吨) [炮〕六位。
  69接晓沧、长望、梅儿函王钟山、陈嗣修、顾其治、霞姊、杨其泳、涂长望函

遵义   晨阴10.5°,26.90"气压。下午时露阳光。晚9 :30 15°,26.70",阴。李花巳落,梨、山查及桃尚盛开。
  UNRRA Council 今日在Atlantic City , N. 1.开第四次大会。二中全会闭幕宣言:国土完整,豆权宪法,军队国家化,召开国民大会,提高生活。Joseph Stalin Charges "Iie" at Churchill , in a Pravd.α Interview。斯丹林谓苏联在欧战死亡七百万人,大于英、美合共之数。湄潭廿陆家人营养研究。
  晨七点起。八点至校。阅罗登义寄来《湄潭人之膳食》一稿,其大意己摘录如下。作函与梅儿及彬彬。梅自上月底发气喘后迄未愈,至十一始起身,谓胡鸿慈将于廿日趁公路车由宝鸡经陇海至沪,所以梅十五将(巳)赴歌乐山,以后写信由上海医学院陈忠年转云。吴志尧送所著之Pestalozzi 裴司泰洛齐一书,今年为其诞生二百周纪念,暇当阅之。
  中午回。今日允敏为余56 岁生日请客,实则阳历生日在二月八日,而阴历应在二月十七,即阳历三月廿号也。但今日为星期六,大家较空,明日晓峰去渝参加参政会,故约今日也。下午特出阳光,亦颇不易。到易修吟、皮高品、劲夫夫妇、耀德夫妇、坤珊夫妇、士楷夫妇、晓峰夫妇、梦秋、傅二太太、羽仪太太、梅太太及阿皑等。今日叫上海酒楼菜,每桌一万五千元,六年前十四元一桌,价贵一千倍矣。三点半散。拍照四帧。四点至校。阅来往函件及公文。五点至"寰球"剃头。六点回。希文在家吃面。十点睡。
  UNRRA Council 今日在大西洋城开会,拟举蒋廷献为Council Chair , DirectorGeneral Herbert Lehman 将辞职,拟以前驻俄大使Averell Harriman 继。美国下院议员Sol Bloom 主张继续三年。
  罗登义《湄潭人之膳食》。依据民国卅年四月一日至二十日一个月之调查,最初二日不算,以浙大附中本地学生二十六户为对象,卡四岁以上为成年,三岁以下不算,童子作77 折,女子作83 折,共得6236 人(日) ?。调查者系浙大学生王灵芳、叶云珍、陈善明、张学元等七人,由吴志华、陈善明计算结果如下:
     依理想人体重每Kg 要46.5 Cal.热力,故湄潭平均人重55 Kg 应得2557.Cal. ,每日湄潭中上人家所食Cal.热力已足,蛋白质之量均差,钙不足,磷、铁有余,维他命B2 有余, A 、C 不足云。
  接罗登义函 唐氏宗祠唐湘冰函 舒鸿函 钱豫格函并图表
  寄梅、彬彬函 吴志尧、舒厚信函
遵义   阴。12°,26.76",校中10.5°。日中阴,晚微雨。
  紫荆、紫玉兰、〈墨〉〔木〕笔开花。
  东北四平衡、开原、铁岭、昌图之苏军撤出后,被共军窜入。辽省主席刘汉东失去联络。美国以小型舰271艘给与中国建立海军。
  晨七点起。九点和松松到旧府中办公室。作函三通。一致沈公健,请他下年到浙大。十一点回。泰来面馆之王笑麟老板来,他于去〔年〕十一月底到杭州,在路上走四十七天,用了十七万,来时费廿七天,用廿二万,于前日到此,来去均走衡阳。据云如能走长沙则较便,因长沙至汉口有水路,而火车秩序亦较好。衡筑汽车来时48 , 600元,即五十五元一公里,但如坐客车即木炭车则可较省。衡阳客饭ω0 元。广东银行之何缓章、博爱医院毛思伟均早到衡阳,王与胡颂翰同回绍兴,胡已赴南京觅事云云。
  中膳后偕允敏出,至元天宫石家堡。四点田。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回。希文及一步兵学校学员王君(成都人)在寓吃面。七点至湘江大戏园看《万世师表》话剧,系浙大话剧团主演,邱莹导演,系为迪生逝世纪念及募子女教育基金。剧本述北京一学校在五四时起直至移昆明,其中有一教授始终其事,二十五年不变节。以邱笠当主角林桐,女主角系外语班职员之太太林薇,此外薄学文、郑文炎亦为演员。
  四幕。自七点开演,直至十一点余。今日到者梅太太、余军长、邵专员及夫人、苏元复、李天助、余坤珊、梁永康等等。回时微雨。
  Herbert Spencer on Educαtion , edited by F. A. Cavenagh , Cambridge U. P. 1932.H. Spencer 1820-1909 was not well educated , he was an engineer by profession ,but later turned out to be a great writer and educational philosopher. He is veηveryoriginal in his thinking.Chap. 1: Men dress their children's minds as they do their bodies; so a boy drillingin Latin & Greek is insisted on , not because of their intrinsic value , but that he may notbe disgraced by ignorance of them.
  接胡乾善、许厚函
  寄汪戢哉、王仲济、沈公健
遵义   晨阴1°。27.10"。日中阴。晚11°,27.02"。桃、梨开花盛极将衰。
  莫斯科国会通过以史大林为内阁总理兼海陆空元首兼共党中央会议主席,以莫洛托夫为副主席兼外长,前苏维埃主席加列宁已辞职。谢文龙来,并交其公子谢瑞璋件一包。HerbertSpencer on the importance of a knowledge of physiology .晨七点起。八点三刻至校。谢文龙来,知渠于十六〔日〕离重庆,家玉以教育部款尚有二千万未提出,故未能同来。关于购汽油,谢局长允向汉口提,至长沙转运。液体燃料委员会事先已说妥,可自汉口购汽油二万加仑。如此则可省钱不少也。谢局长于月底尚要去重庆,余谓如在下月初,愿搭车同往。谈→刻钟即告别。
  阅《大美晚报》及来往信件。中午回。
  二点至校。阅Herbert Spencer on Education , edited by F. A. Cavenagh ,共四章:(1)何种知识价值最大, (2) 理知教育, (3) 道德教育, (4) 健康教育。是殆昔人所谓知育、德育、体育也。四点半回。胡英帽在寓谈半小时。黄尊生太太余岩竹来,寻告别。六点晚膳oHerbert Spencer Educαtion , pp. 18 一一19. If any one doubts the importance of an acquaintance with the principle of physiology as a means of complete living , let him look around & see how many men and women can find in middle or later life who are thoroughly well. 此系九十年以前英国现状,但目前中国尚系如此,一到中年万事休。
  Only occasionally do we meet with an example of vigorous health continued to oldage; hourly do we meet with an example of acute disorder , chronic ailment , general debility , premature decrepitude.Life besides being thus immensely deteriorated is also cut short. It is not true as the commonly suppose that after a disorder or disease , from which we have recovered ,we are as before. No disturbance of the normal course of the functions can pass away and leave things as they were. A permanent damage is done.p. 30: Are children doomed to a monotonous dietary , or a dietary , i. e. deficient in nutritiveness. Their ultimate physical vigor and efficiency as men & women will inevitably diminished by it.读此不能不回想到廿年以前希文、梅儿等营养之不良。
  接家玉、润科函 吴文晖函
  寄钱莱公、罗绍元、吴保容、吴文晖函 邦华、建功、步青、陈令仪、顾其治、毛汉礼、许厚
遵义   晨阴8°,27.50",校中7.5°。
  英殖民地大臣克利浦斯、陆军大臣亚力山大、事务大臣劳伦斯三人连袂于今日飞印度,与印督魏斐尔及甘地、尼赫鲁、真纳等讨论印度独立问题。苏军向满州里撤退,运走粮食。苏军自长春撤退,事前并未通知中国。Robert Rusk The Doctrines 0/ Creαt Ed町ωors.
  晨七点起。读Herbert Spencer on Educαtiono 氏以为各种美术均赖科学,以现在视,殊与事实背谬。但当时科学初兴,反对之声不绝,氏独以为科学应提倡。Tothe question what knowledge is of most wo础? The uniform reply is science. 氏且预告云, Science proclaimed as highest alike in worth as beauty wiII reign supreme 云云(see end of Chapter one) 。
  上午于训班教育长曾岳肯来谈。曾系兴义人,傅梦秋之学生,将于四月中在香山寺办理第五区乡镇干部人员训练班,欲向校中借桌椅云。午后二点至校。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到洽周(代晓峰)、劲夫、欲为、季恒、枣谋,谈及复员时非直系亲属及毕业生随同借行问题。四点半散。因。五点借允敏、松至中正路廿六号吴司令剑平家晚膳,系余汇渊军长请客,到刘震清夫妇、邵君甫夫妇、李世家夫妇、鲁若参夫妇及林德溥、蒋旅长、少将参议了一安夫妇。知余军长日内返渝,将赴南京云。
  八点半回。阅新到Robert Rusk The Doctrines 01 the Great Educators , Macmillan 1937(1 st Ed. 1918) 。
  Chap. 1 , Plato: 一After the division of the citizens into 3 classes , the industrial ,the militaη , and the ruling , has been established , the state assumes a permanent structure, i. e. a system of caste. Although the education of soldier & ruling class or philosopher are treated at considerable length , no mention is made in the Republic of the education of the industrial class. There would be no specific training in citizenship , for these members of the community have no voice in the govemment."Plato's guiding principle in education: -that nothing must be admitted in education which does not conduce to the promotion of virtue". Rusk , Chap. 1 , p. 14. "All the useful arts were reckoned mean. " Plato's Republic.
  接夏振锋、毛汉礼函
  寄定安、鸿适、其泳函
遵义   晨阴8°,27.72" 上午阴,校中8°。晚九点l2°,27.45" 晚十点有月光。
  美国海军部长ForrestaI 之贪污c 迄本月止,国际救济总署巳送49 只轮运物资来中国,共廿四万吨,其中三分之二为小麦与面粉3 尚有他食物一万余吨,合共为十七万吨。UNRRA 迄今共送了六百万吨之食物与十三个国家。Prof. Grabau 葛利普于今日在北京去世。今日为阴历二月十七,为余五十六岁生辰。下午赵家毒来。机械系四年级程义庆来。.. 1 thanks my stars. 1 amhappy. " Shakespeare "Twelfth night".
  晨七点起。八点至校。阅Robert Rusk 《大教育家之主张》。希腊Plato 主张73人们自小即须教起,但所注重为贵族而非为平民说法,自堕地出生至卡七岁均应教以音乐与体育,目的在于使成一哲学家。罗马Quintillan 之教育哲学则欲使养成一演说家。二者均主张教育应引起儿童之兴趣。氏并反对体罚。二人均主张公立学校。Quintillan 说"A perfect orator must be a man of integrity. "中午劲夫夫妇、尊生夫妇、坤珊夫妇、耀德夫妇、土楷夫妇及梦秋、修吟、皮高品、羽仪太太、晓峰太太等还请酒席。今日系江浙餐厅之菜,与星期六上海酒楼稍不同而已。三点散。余至校。五点至柿花园洗浴。晚膳时希文回。
  美国海军部长借款作弊。"Most people have forgotten it , but the President ofBolivia complained bitterly to Roosevelt over the way Forrestal Banking Firm , DillonRead & Co. , had rammed a high interest loan down Bolivia's throat. Thanks to a fatbribe to the Bolivia's finance minister , that country was saddled with a loan which shecan never repay , while unsuspecting American investors will never get their cash.Forrestal's Banking Firm however collected the commission. "-Shαnghαi Evening PostMar. 11 , '46 , Merry - Go - Round , The Bell syndicate.Robert Rusk: Chap. 1 , Plato. p. 31: "For we are not speaking of education in thisnarrow sense , but of that education in virtue from youth upwards which makes a maneagerly pursue the ideal perfection of citizenship , and teaches him rightly how to rule &how to obey. This is the only education deserves the name. That other sort of training ,which aims at acquisition of wealth & bodily strength or mere clevemess apart from intelligence& justice in mean & illiberal , & is not worthy to be called education at all. "PlaEo"Laws"."Education makes good man , & the good man acts nobly & conquer their enemy inbattle because they are good. " Plato "Laws". Plato's 口: 1 st 17 years 音乐与町mnastics, 17-20 as cadets , 20-30 数学、几何、天文, 30-35 dialectics.
  接侨生、方杰函 张德粹、胡刚复、赵九章、顾振军、王爱予
  寄润科、毛汉礼、吴文晖、沈友仁函 刚复、爱予
遵义   晨阴,校中8°。下午阴8.6°。
  中国预算顾问John Blauford 离纽约来渝,氏系前Tennessee Valley Administrator 之总干事。
  又财政顾问Arthur Young 辞职。为史地系二年级生钟桓及赵元复女士证婚。钟恒,字永书,湖北黄梅县人,年廿三岁,奏乐。沈利亚招待黎敏轩。晚电机系民35 级谢师宴。" Well and you benot turned Tuck , there is no more sailing by the star. " Shakespeare "Much ado about nothing"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十一点半田。十二点至社会服务〔处〕.为史地系二年级生钟恒及赵元复结婚。二人均川籍,因钟生将去浙江,是以女家送新娘来此,并邀余证婚。典礼开始后行礼毕,余致辞。本年证婚,连刘之远夫妇已为第四次,故余谓证婚成为大学校长之副业,政府应准挂牌,如律师、医师,乃所以奖励生产也。次谈及《圣经》St. John 第二章,耶苏至Galilee Cana 地方参加结婚典礼,以酒将用罄,耶苏倾壶中之水,均变为酒。在目前原子弹时代,铀可变锁,则变水为酒并无足奇。但其用意在于夫妻和谐,以酒相喻也。古语云"天作之缘",古来姻缘之成功在天,而姻缘之美满全系人为,夫妻二方均应努力云云。薛效宽代表来宾打新娘、新郎印时余代打,以未去眼镜,致均倒反,可称乱点鸳鸯谱矣OR. Rusk: {大教育家之主张}, Chap. II. Líke Plato , 刷Qum山iu巾I1n children should be taught not only what is beautiful & eloquent , but in a greater degree what is good & honest. Homer & Vírgíl should consequently be read , even though to be sensible to theír beauties is the business of riper judgement. Music must be in the training of the orator. Accordíng to Quíntíllan , music has two rhythms , the one in the voice ,the other ín the body. Geometry as in Plato's scheme , ís included ín Quíntillan'sscheme; but unlike Plato in the Republic , Quintillan does not despise its practical advantages to the orator. Dancing míght be allowed whíle young , . .. a secret grace wíllmíngle with all our behavior and continue with us through lífe.p. 26: "1 must remind you ," said Plato , "that power of díalectícs can alone reveal absolute truth and only one of prevíous sciences. ... In Plato's scheme of education it is for men as women.
  接彬彬、李伯纶、夏振锋
  寄彬彬函又皮鞋一双李伯纶函代希文 寄防空学校刘德忠函 吴和钦、易朋生、觉予函G. s. Forbes (Chairman , Depart. of Chemistry , Harvard University)
遵义   晨出太阳,十点阴。校中10.4°。今日见燕子群飞。
  晚钟恒请晚膳。彬彬、宁宁、森森在校成绩。
  晨七点起。今日为四月-8 校庆收集材料,得Paul Michael 著A University inMarch 文及《东方画刊》以及E. N. Marriotts 之日记及照片若干。将各件至校交与孙祥治,以为校庆展览之用。接汪戢哉函,知研究院复〔员〕费十七万万中四分之一于日内可以发出,故有去渝之必要矣。九点半至校。衡叔来谈。午后二点至校。五点回。
  钟恒来约晚餐。六点至芙蓉川菜馆。今日为新郎钟永书与新人赵元复结婚第二天,到介绍人萧仲圭,其男傧相张宗仁,女傧相朱敬珪(教育二)、周仲尧(中文四)、叶华勋(史四)、罗厚椿(史三)、冯怀珍(史二)。其中惟朱敬珪长沙人,冯怀珍河南人,余为绍兴人,其余均川人。新人均江津人。钟恒离都司只一里,家乡出广柑。据云广柑树种后,七年可生,生殖时期十五六年,每株多者可五千个,平均亦可一千个。但近来颇患害虫,保存尚无良法。有人放之洞中,可以至来年春。种植之地限于长五十里、广四十里之区域云。九点回。今日菜为川菜,但不加辣,有夹沙肉为川菜,肺形菜则黔所特有也。
  今日阅附中报告,知高〈中〉〔三〕上学期共四十二人,彬彬居17,平均74.7,国文63,英文84,算学68,物理80。高〔三〕成绩最佳郑德基88.0 平均,国文75 ,英语93,数学94,物理93。次则阚燮阳、郑竺英、郑为乾、张克庞,均80 以上。高二51人,森居12 名,平均78.6 ,国文72 ,英文81 ,数学78。成绩最优朱希孟(女)86.9,杨明洁86。(初中)宁在二年级42〔人〕,宁名次9,平均76.7,国、英、算均80。成绩最优王若霞(女)82.2,刘亚美(女)82.4,贝濂(女)82.6。
  "We have taken great strides in the war against disease. The death rate for all diseasesin the army has been reduced from 14. 1 %0 in World War I to 0. 6‰ in War II. In the last 40 years life expectancy has increased from 49 to 65 years. " V. Bush 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 , p. 1.
  接季梁、次仲、季讷、晓峰、馥初、韦惟杭、罗凤超、子政(温甫)、蔚光、郦衡叔函 《东方画刊》(卅年三月,《抗战中之浙江大学》)、E. N. Marriotts (Newsletter July 8, '38-Jan. 30 , 1939)
  交孙祥治Asia Magazine (Jan. 1939 , Franz Michael "A University on March" )
遵义   晨晴11°,27.30"。晴转热。中午27.20",16°。
  Society of Jesus. 一Loyola.晨七点起。八点至校。九点李县长世家派人来校,知杨子惠、傅启学等今日过遵赴筑,张梓铭与周伯敏在县府。余乃至县府与梓铭谈一小时余。知重庆中央工业职〔业〕学校学生千余要求迁南京,包围教育部,以致数日不能办公。驷先确已辞职。新疆方面哈萨克要求自治,二十〔五〕省府委员以十五由新省人民选任,十个由中央派,回民并选副主席及副秘书长,教育厅亦由回人主持。二中全会对于翁咏霓、宋子文、熊天翼三人攻击最烈,提出辞职要求,均未通过云。公务员待遇自三月起已提高,详细办法渠不详忆云。
  中午即在县政府中膳,除周伯敏、张梓铭外,有吴剑平、黄龙渭、曹文光等等。
  一点回。二点至校。黄羽仪太太来,为购票事。朱兆祥(土木系助教)来,为提早回家事。现提早结束者已有朱嘉谷、王仁东、邮衡叔诸人。余坤珊来,谓清华每系可派三人出洋。余不信有此事,不但清华无此巨款,即有之,亦势所不能行也。五点至社会服务处,宪兵营陈毅之、莫剑英请各机关长官,到刘靖宜、鲁若参、李世家、吴剑平、邱氢诸人。据鲁云,余军长已于廿一日赴渝,大概不再来遵云。七点散。
  教育学系四年级、土木系四年级今晚谢师宴,余均不能往。
  R. Rusk The Doctrines 01 Great Educators 第四章Loyola o The Society of Jesus wasfounded by Ignatius of 1ρyola about 1539. Members had to take a vow of obedience to the Pope. lts characteristic features were its missionary enterprise & its educational activities."Ratio studiorum" first drafted in Rome in 1584 is one of the first attempts at educational organization when it was unusual to grade pupils in classes. 学程Lowerstudy: 5 years 1 Rhetoric , 1 Humanity , 3 grammar. Higher studies: Rhetoric 3 years and 最后Theology 4 years , 2 years philosophy & math.A Great Teacher: 一"When he spoke it was not what he said , it was the suppressed heat of personal feeling , personal convection which enkindled men. This hasever been the secret of great teachers , it is the communication of themselves that avails.. Their reward it may be added is the respect & affection of their pupils , the only rewardof a true teacher. " Thompson on "Loyola" (原记于3月24日日记天头J .
  接吴文晖函(附汪经方论文) 许鉴明函 徐延煦函 戚启勋函 张福范、家玉函
  寄张德粹、夏觉民、晓峰函 罗凤超、季讷No.15 函 左之、梅、叔永、馥初、赵子衡
〔遵义〕   细雨。晨14°,27.30飞日中阴。十点雨。
  
参政会今日开会,俞鸿钧财长报告本年支出二万五千亿,收入只七千亿,相差82 '1毛c 靠UNRRA 、赔款、外债为弥补,其余尚有出售黄金及美军垫款五千亿元。收入七千亿元中,遗产及所得税只五百亿元,其余全是贫民负担(许德珩责问)。
  晨七点起。八点半借松松至校。作函二通,即回。中膳后何清隐来谈,决定《浙大情报》于四月十一日停刊。元晋有Roller Reflex 照相镜,在南京以180 元购得(战前) ,其镜头为Tessar 3.5 ,较余有之Victlander Superb 镜头Helomar 3. 5 为佳,时间最快1/50。",余之照相则为11250飞据云Leica 可照l/120。",镜头2.3 云Z王。
  二点借允敏至社会服务处昕张惠谋讲原子弹,昕者三百余人,讲几二小时。昕者未必能全懂,但走者甚少,亦算难得,因所讲极抽象,且无图表也。谓1919 年Rutherford 卢瑟福发现速率高之αparticle 能使原子之核变质,如谈气变成养气He4 + N'4• 0'7 + H' 0 1932 年J. Chadwick 查德威克发现中子。1939 年一月,O. Hahn 哈恩及F. Strassmann 斯特拉斯曼在《自然》杂志发表以中子击铀可得坝,1942 年十二月二日,芝加哥大学Uranium Pile 之联环作用成功。五点在棉花〔园〕洗浴,后至服务处,以为时间太迟人已散,回家。而吴主任世恕又叫人来,余乃又往。希文回片刻。
  Robert Rusk Doctrines 01 Greαt Educαtors , Chap. 4 , p. 77 :一In the general regulationfor all the professors of the higher faculties , the educational aim of the society is re77called , to lead the pupil to the service & love of God & to the practice of virtue.Direction are given as to how far authorities are to be followed & used by the professorsin lecturing and how are they to lecture that the students may be able to take propernotes. Mter each lecture the professor is to remain a quarter of an hour that the studentsmay interrogate him about the substance of a lecture. .., Professor is not to show himselfmore familiar with one student than another." Of all things that are the most ancient is God , for he is uncreated; the most beautiful, the universe , for it is God's workmanship; the greatest is space , for it containseverγthing; the swiftest is Mind , for it speeds everywhere; the strongest is necessity , forit masters all; and wisest , time , for it brings everything to light. " Thales ,见T. L.Heath <希腊天文史}, p. xvn [原记于
  
  3月23日日记天头J .接曹礼德函并《希腊天文史》一本寄次仲函徐延照函Prof. D. Keranen (HelRinki , Fir山nrl)

遵义   晨阴13°, 27.10" 中午晴15°。晚满天星,13°,26.90"
  UNO Security Council meeting in N. Y. today , first thing on program charge by Iranian Governmenton Russia's violation of intemational agreement for failure withdrawing Soviet troop on March 2 ,1946. Charge was presented to Secretary-General Trygve Lie. 朱兆祥将赴京,朱兆祥系士木系助教。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数通。接叔永〔函J,知渠全家将飞渝。接邵全声父亲邵西铺函,述香曾失踪经过与邵全声之关〔系〕,并抄邵全声在浙大作函回家述香曾如何优待,并称其为最有希望之学生,香曾之失踪决非邵所谋害。邵函中〔香〕曾有男生惟邵生为最有志气,女生中唯胡为最有学问(指胡品清) ,此实可疑。
  因邵固钟情于胡,而胡不喜之,且香曾对于学生均极优待(惟青年团学生除外) ,则邵之言不免过实。但香曾如被害,殆非邵之所为,则可断言。余两次函玉攒绪均不得复,当与布雷→谈。营救亦非易事耳!中午四。
  午后晤士楷及黄羽仪太太,知皑发气喘。因想梅一周未来信,恐至歌乐山后又生病矣。二点至校。左之夫妇来,为乘飞机事,余嘱其候家玉来再谈。吴耕民来谈,欲提早回家。两处支薪(中大与浙大) ,吴润苍首创之,其人可称善于经营。其助教蒋某亦提早结束回里,可称难师难弟。且杭州目前物价高贵,而房屋缺乏,归亦何益,徒增困难耳!刘靖宜与伍天纬晨来校,欲借校舍,因步校于七月中将训练大批军官1500 人,以→年为期,故欲得校舍与校具也。
  晚六点至三家村即经历司〔街〕九号江家晚膳,由江家伯琳、仲瑞二昆仲出面,伯琳下乡未到,由仲瑞及夫人与江大嫂〈奶〉作主,到梦秋夫妇、尊生夫妇及振公。
  三家村当初购地三亩(民廿八年) ,仅费二百元,建筑七百元,后数年建厨房费一万元,近建厕所廿万元云。
  六点半借尊生至社会服务处,浙大剧团与外文系演《万世师表》报告,梅太太并备茶点。薄学文主席,演出者(荣誉)人邵专员与刘教育长亦到,邱奎、林薇均在场。据郑文炎报告,此次售票收入一百廿二万元,步校补助五万元,售剧本五万元,共得一百卅二万元,用去四十七万元,结存八十五万元,成绩为历届冠。蒋祖荫、潘本昌亦有报告。八点,余与刘即先离席。
  What then is the direct cause of this decline of Gennan science? It may be summed up in one word , Wehrwissenschaft , the valuation of science only as it can contribute to military efficiency. Joseph Needham Biology , 1941.
  接洗隆威、叔永、邵西铺、朱习生、陈鸿透、张宝望、储润科、赵九章、次仲、余又再寄顾振军、季梁、吴保容、曹礼德、杜念绍、左之、程初
遵义   晨阴16°,27.30"。六点雷雨,四十分钟。15°,27.25飞九点后又大雷雨至子夜。落英满地,梨花、桃花盛极而衰,海棠尚盛。
  
伊郎苏军开始撤退,自二十四日开始。纽约今日开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我国郭泰祺主席,苏联代表葛罗米柯主张撤消讨论伊郎问题,英、美反对,卒以九票对二票未通过。家玉回校。晚松大咳。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直侯,嘱校庆日四月一日弗铺张作余来校之十周年纪念。因十周纪念实在四月廿五,且校中教职员中如陆绩何到校已卅年,杨耀德近廿年,馀则如步青、建功等十五年以上者指不胜屈,何独庆祝余之就职十年乎?十二点回。午后二点至校。三点行政谈话会。
  今日家玉回,知坐四十二兵工厂厂车回,走一天半。渠在渝曾晤刚复,云日内亦将田,但不知其是否去英国耳。据云交大学生现均走宝鸡,经陇海,但沿途抛锚,故问题亦多。闻每人除联运五万余元外,加膳食七万元。中大则尚未开步走也。
  今日预计杭州现修之房子不过一千二三百方,破坏损失二千四百方,新添四千方,则每方以五十万元计,亦要三十二万万元。次则迁移费初步计每教职员二十万元,共400 ,以每家二口、每眷十万计,一万六千万元,加学生14∞,每人十万,即一万四千万元,两共三千万元,此为初步计算。如购汽油二万加仑,每加仑四干元,则八千万矣。五点馀散。回。学生代表赵家毒、李家铺来,谈片刻即去。希文在家晚膳,适逢雷雨。阅Reader's Report 至九点睡。九点雷电风雨交加,山查、梨、桃,百花尽落。十一点松松大咳,乃百日咳未愈又重发也。
  Reader's Dígest Dec. 1945 , "Let be realistic about Atomic 80mb". 美国人、英国79人、德人、意人、法人、丹麦人的科学家all pooled their knowledge free to produce thefirst bomb. Unlimited brains & unlimited money succeeded in doing the job in 3 insteadof 30 years. In developing practical method something like 10∞ new formul邸, newproc臼ses were worked out. Dr. Irving Langmuir has told us that Rus. scientists 缸-e close atour heels. It has been estimated that Hiroshima bomb contains about 20 lbs of atomiccharge of which only 1110 of 1 % was actually consumed (10 grams). Hence a city of150 ,∞o was annihilated by the complete detonation of less than one ounce of A. B."ηle greatest obsolescence of all in atomic age is national sovereignty. " NormanCousins in "Modem man is obsolete" .登出turday Review of Literα, ture Aug. 18 ,咱.接于震天、梅儿函宁函黄秉维电张福范、王肖英订婚启寄梅儿又洋一万元高直侯函戴哉、余又蒜、季讷No. 16A 、邦华函子政、威启勋、许鉴明、蔚光、Mrs. Wilma Fairbank 、邵四铺、丸章、黄秉维

遵   晨雨10.4°,27.34" 下午阴,旁晚出太阳。
  Moscow radio announced (March 24) : AIl Russian troops would be withdrawn from Iran within5-6 weeks if nothing unforeseen happens. All British & American tr,∞ps left on March 2 , 1946. 步校李尊(楝楼)、伍天纬来。
  晨七点起。昨雨风而后,今晨院中落英满地,一年花事又过去矣。但余住遵义六年,今年看花最多,因往年三月均在重庆北暗也。振公以顾济之函见示,知渠愿就校长办公室秘书,但以家口之累,欲得卅万元之收入方得维持,此则以学校待遇论,尚不兼课,无人能得此数耳。步校伍天纬、李幢楼来,谈借房屋、校具事。余阅Reader's Report Nov. , (pp. )33-34 , Atomic Explosion & World Politics o 中午李天助来寓,为松诊咳嗽。祥治交余一方,为乌梅仁与冰糖合煮。晚尊生来谈。
  If war is not in the nature of man then how is he to interpret his own experience ,which tells him that in all recorded history there have been only 3∞ years in the aggregateduring which he has been free from war. ... Many animals of the same species killeach other, but men and ants only have practised the science of organized destruction.Norman Cousins , Sαturday Review of Liter. , Aug. 18 , 1945.Atomic Explosion & W orld Politics (Cont. ) ( Reader¥Digest) V2 Rocket of improvedpattem can travel 4侧miles an hour reaching a ht. of 60 < m) ( km). Londonfound no defense. No V2 was ever intercepted.( The Nation Supplement Dec. 22 , '45) A pound of 铀now cost 3 dollal飞same asa ton ofωal , but it can deliver as much as HXXl ton8 of coal under present firing method.J. D. Bemal "Everybody's Atom" in Nαtion Sept. 1 , 1945. Perhaps as impressive as the atomic bomb itself is the fact of scientific organizationand industrial production that made it possible in 3 years to go from what was a laboratoryexperiment & sub-microscopic quantities of substance to a practical release of energyon a scale thousands of times greater than ever before achieved. Potentialities of sciencewere not being realized for the simple reason that insufficient effort was being put intoscience. The development of penicillin which has saved many times more lives thanatomic bombs has destroyed. Here again the normaI development of 50 years was condensedinto two by tuming an adequate effort. The problem of protein structure with itsrelation to a伊cu1ture , food & disease; the problem of control of genetic , with the productionof new & useful species , and the great physiological problem of mind and body ,all these should be tackled by intemational effort. Before the war between 1/3 to 1/10of 1 % of national income of modem industrial nations was devoted to science. ... Thiswar has raised this figure to 1 9毛, In future 20% .
  接吴祖基函 季梁、研究院(询郭宝钧为史语所研究员)、彬彬函
遵   晨大雾1°。,27.45飞九点出太阳。I 点校中1°。°晚16°,27.50"°
  苏联科学五年计划注重原子能研究,科学院院长瓦维洛夫Sergei Vavilov 称兴建实建实验室五十幢。王仁东来谈。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谢文治来谈,渠前月去渝三中全会,昨始还。知国民党内部仍无改进影象,而与共产党亦不能合作,如此内战仍不能避免。又谓会中对于经济部翁咏霓攻击最力,萧诲动议罢免翁职,并不接受报告,举于者七十余人,未得通过。此外王雪艇、熊天翼亦受攻击,均为陈立夫、果夫兄弟所指使云。又知青年团书记长巳换陈辞修。现教育、经济、交通三部部长朱驷先、翁咏霓、俞飞鹏均预备交代。又浙江省政府主席辞职,以此鸿烈继任云。
  中午至香山寺,应地方人员干部训练班之邀中〈任>c膳),到主任邵君甫、干事曾毓商及魏春孚、梦秋、劲夫、振公、枣谋,及李世家、曹文光、黄龙渭、李仲明等。二点半回校。六点至芙蓉川菜馆晚膳,国文系毕业生范培元、王树仁、周仲元三人谢师会,到振公、衡叔、驾吾、彦威。
  Atomic Explosωn & W orld Politics , Economist {经济学人) Aug. , 1945.Before the war American industηwere spending 150 million on scientific researchyearly. Govemment and university rather more than that amount. By 1940 industrγalone spent 300 million , and in 1944 500 to 750 million dollars. Large No. of universitiesoffer to do industrial research. (各大学1930 年二千万元, 1940 年三千一百万81元;美政府1930 年一万一千六百万, 1940 年二万四千万元。) In America academicresearch did not become common until the foundations of Johns Hopkins was establishedin 1876 and a little later i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ior to the 1 st World War there wasliule research outside of university in America.Niels Bohr , in Times Aug. 11 , 1945: -Of course , practical needs are still the impetusto scientific research , but it need hardly be stressed how often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of greatest importance for civilization have originated from studies aimed onlyat augmenting our knowledge and deeping our understanding. For long scientists haveconsidered themselves as a brotherhood working in the service of common human ideals.. Against the new destructive power no defense may be possible , and the issue centerson worldwide cooperation to prevent any use of source of energy which do not servemankind as a whole. It is obvious that no control can be effective without free access tofull scientific information and the granting of the opportunity of intemational supervisionof all undertakings... There is and can be no effective defense against atomic bomb , only against thesource of the bomb. The sources are human , and the solution we seek must be at thehuman level. " Harlow Shapl町, in New M,αss Nov. 7 , 1945.接于震天、王季梁函邦华、季讷、檀耀辉、周国创、季讷、中英科学馆G. Hedley寄彬彬、Geoffrey Hedley (Office of the British Representative of the British Council)

遵义   晨阵雨,未几晴,14°,27.50"。
  U. N. Security Council by a vote of 9-2 defeated the Russian demand that lranian question be阳stponed to April 10 , '46. 俄大使Andrei Gromyko said after the vote "1 am leaving". He with 3advisers walked out.美国制造原子弹。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办公室。遂〔借〕松至石家堡晤洽周。出晤陈卓如,不值。在关井拍照一帧。遂至协台坝十六号晤梅太太,遇谢幼伟,谈半小时借出。余借松至天主堂。十一点回。中膳后借允敏、松赴文庙拍一照。
  晤军官总队鲁若参不值,遂至乐园。今日电机系学生为杨耀德任教授二十年纪念及劲夫任系主任十周年纪念志喜。周兴国主席,说明庆祝宗旨。请杨耀德讲演,述其个人之品性,作自我解剖,并述学术之启发性、普遍性与超然性。次请劲夫讲演,述十年来系中困苦奋斗之情形及过去历史。次余讲今日庆祝之意义在于杨、王二先生均在校中〔为〕中流砾柱,在校均二十年以上,故值得庆祝。次则劲夫以院长而尚教十二小时之课,杨公虽已教书三十年而对于电学孜孜研究,其精神为不可及,后生模范典型,故又值得庆祝。希腊Thales 泰勒斯谓人生最要在Know Thyself 0 Socrates 苏格拉底自谓无所长,惟能人之有所长而发现之,又谓教育之目〔的〕在于自知。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中西古代教育,莫不时时刻刻要发人深省。
  大学之能发扬光大,在于研究。并引朱子"半亩方塘→鉴开,春风明月两徘徊。问渠何得清如许,皆因源头活水来"。并引爱迪生"A Genius is 999毛perspiration &1 % inspiration" 为箴。易修吟、王仁东、沈尚贤等皆有讲演。五点拍照。六点化工系毕业生谢师会,在江浙餐厅请老师,到李寿恒、沈开析、方子勤、苏元复、吴文楠、吴征铠、秦道坚等,郭可信主席。至十点始散。
  美国原子弹制造起掘。《大美晚报》三月卅日载" Merrγgo round" Column 下云,在1939 年之初,匈牙利人Leo Szilard 齐拉与意大利人Enrico Fermi 费米均在哥伦比大学,发现Chain reaction 链式反应以告Einstein 爱因斯坦,爱民转〔告〕俄国士生Alexander hchs. 萨克斯,渠又转告罗斯福。当〔时J Szilard 以为一吨U 可抵五千吨。il ,可用以驶海军,但Einstein 就想到原子弹。Szilard 得其大意于Niels Bohr玻尔。
  接丁庶为国
遵义   晨晴13°,27.60飞
  渡太平洋至沪之第一商业飞〔行〕 The Constellation , Pan American Airways 于本月廿七抵江湾,是为战后第一次也,实际飞行时间卅三小时廿七分,经夏威夷岛。胡新、傅宜理、陈贵耕来。
  陈立、马元骥、王启东来。潘瑛讲原子能与星球。
  晨七点起。近允敏患牙痛,今日更剧,乃赴李医处诊治,知系牙床发炎,捺腆并须吃sulfadiazine 磺牍喀吱。荼江202 师青年军卅二八之代表胡新、傅宜理来,为陈欲随校返浙事。机械系卅年毕业生陈立来,现在中农所办事,与方根寿?同事。王启东、马元骥同来。据陈云,渠于四月三日订婚,邀余作证婚人。并知孙华、张二人前三年在寓中无锡同乡会开会时,在此拍照参加,均已作故。张为毒蛇所咬于西北。孙华则在渝电讯修理厂为汽车所辗毙,真可为冤死矣。盖二汽车均属于公路局,二司机来往相遇,一司机欲吓另→司机,将车骤然开来,致将孙撞抛掷于一丈五尺之外,此与张之被西北边邮被蛇咬死同一冤死也。十一点么振声来。借允敏、松至城墙上,并至雄窝井晤秦道坚,知秦曾至Baton Rouge , La.。中膳后至办公室。
  与谢觉予谈半小时。润科来寓。叉上午朱习生亦来寓。晚贴照片,将泰和、宜山等照片均贴于簿上,直至十二点睡。
  原子能座谈会。一月二十日科学工作人员协会在沙坪坝举行。演讲者有吴正之、赵忠尧、弹道研究所汪源和重〔庆〕大〔学〕潘瑛。潘瑛讲原子能与星球的结构,谓宇宙中星球在十万万以上。自(1 915)(1905]( 年J Einstein 相对论发明后,知物质可变能。太阳每年放射之能辐射为1.026 X 1041 erg ,年龄至少10 12 岁。维持如回此长时间非有原子能不可。但太阳为一小恒星,每一恒星之过程由大而小,但大恒星与小恒〔星〕之进化步骤又不同,如下表所示:   从此可以知一个星〈的〉〔在演化〕过程中损失物质甚多。
  接宛敏渭、周鸿经、张德粹、金克南、黄笃修函
遵义   晨阴。午16.6°,27.50"。日中阴。晚八点雨数点。近日百舌侵晓即鸣,且鸣声甚美。
  民国廿八年苏联与德国订约之经过情形。陈隆宝来。陈贵耕来。李振铭借储惠民(化工二)来。王季午来。
  晨七点起床。八点去振声来,借外出徒行。由大兴路上山至会龙庙,在此可下瞰湘江与狮子桥及遵义新城。蚕桑研究所正在其东,其地名土泥厂,为袁锡九太守办理纸厂、织布厂之地。下山经狮子桥。此桥名集义桥,建于民五年,费十万元,由王文华奠基。王不久去沪,在一品香为袁某等所刺死。由狮子桥经环城路,由蚕桑研究所北之小路往万福桥,过桥后数百步,可见湘江与桃溪寺来之水相会合,去枕生认为遵义风景最佳之地。自此循河行,直至一村落,名圃村或园村。乃回头,由丝织厂后转至蚕桑研究所而回,已十一点。
  陈隆宝来,为《浙大日报》索题字。陈贵耕来,约晚看京戏。李相勘来谈。前此壁报骂李,机械四潘亮系始作俑者,但渠向相勘道歉实极勉强。近以教育学会宣布播亮之姓名,因之引起学生自治会之责问。十二点陈晓光来,借至陶园。今日系遵义籍学生喻以正与高中学生陈寿琦订婚,约余证婚。到二家家属,喻以正之叔(其父蓬森在经济部)及陈女之父陈永祥,及劲夫、县政府沈耀祖及唐宗主主之兄唐湘冰(介绍人) ,与高中学生多人。行礼仪式全与结婚一样。一点始行婚礼。
  二点中餐。据沈耀祖,高中之桥已用一千一百万元迄未戚,原因由于计划筑在高中大门前象鼻孔地方,河阔仅11 公尺,后不知何故建筑委员会擅移至下游约数十步之良风洞,河阔16 公尺,但仍用原来之图,结果一千一百万元只造一半而停工,尚须八百万元。据高中国文教员魏君云,由于地方人士恐以后将改成马路,使新城失去繁荣,并恐公家收买土地云云。三点与劲夫先回。贵阳医学院之玉教务长来,谈浙大拟设立医学院之计划。六点借允敏、松、王季午至上海酒楼晚膳,中途遇社会服务处吴世恕,约同晚膳。八点回。
  在德国Nuremberg 纽伦堡审问德国前外长Joachim von Ribbentrop 时申述,自民廿八年三月俄国斯丹林演讲与德国友好需要之后,力氏于八月间由德赴莫斯科,当时决定以芬兰、Latvia 拉脱维亚、Esthonia 爱沙尼亚给俄,以立陶宛给德,而波兰〔由〕两国瓜分。
  接罗凤超、晓峰、许鉴明、陈洪基、孙宗彭、吴文晖、曹天钦函 季梁等电
遵义   晨有阵雨,上午阴,下午有阳光,晚阴。十点16°,27.50"。
  今日下午太平洋深海阿露训〔阿留中〕附近地震掀起海浪,夏威夷岛上死一百人。浙大校庆纪念十九周纪念,上午在湘江开会,下午比球。晚游艺会,有歌咏队合唱、浙小及新标之跳舞、魔术及《未婚夫妻》剧、鲁德昌飞人。美丰银行副经理金汉初来,为其曾祖母涂太夫人宗主举行入祠、母赵太夫人八旬寿辰来寓索题词。金,桐梓人。
  晨六点半起床。八点黄尊生来,八点半借尊生至社会服务处晤王季午。九点借至湘江大戏园,时到者尚不多。永兴来者有储润科,湄潭〔有〕舒厚信,遵义方面到者顾谷宜、郭洽周、杨耀德、振公、家玉、春孚诸人。九点半开始举行典礼。今日未请外客,外边到者仅贵阳医学院王季午与遵社会服务处吴世恕而已。行礼如仪后,余讲半小时。首述本年为浙大十九周年成立纪念。第四中山大学乃于民十六年八月一日成立,但因八月一日适在假中,故过去未曾举行。去春校务会议,劲夫提议改于四月一日,即民十七年改为浙江大学之日期,今实为第一届也。
  余之讲题为"将来大学之展望",述有三点将来大学与过去应有不同: (一)即我国国际地位之增高,影响于国际学术上之地位。如二月廿五在伦敦所开会议有国际气象学会,中国即被举为七常务委员之一。(二)因交通之便利,英、美、苏联及朝鲜、印度将与我国交换教授与讲师、学生,近来Wisconsin 大学、State College ofWashington 均有与我校交换之意。(三)因原子弹之发明而使大学研究科学更增一种刺鞍。研究不仅限于自然科学与应用科学,即人文科学亦应提倡,凡所以有利于苍生,无一不在大学范围之内也。
  次教职代表黄尊生、郭洽周、易修吟及储润科讲演。尊生对于余之十年来工作颂扬过度。洽周意中批评余用政治手腕不令〈余〉〔其〕长国文系主任及文院院长而调外文系主任。修吟主张大学乃传授千余年来之文化,不应以一人之行为主张所左右,语极中肯。次毕业同学会代表、劲夫致辞,王军谋讲校史。学生代表陈贵耕85致辞,各代表献旗、献鼎。十二点散。在山上拍一照。十二点半在柿花园一号中,共九桌。今日饮酒颇多,计黄酒45 斤。三点半散。至梅太太家。五点借季午回。在家晚膳。七点游艺会。
  〔补记:自四月起特别办公费每月改为:校长八万元(原一万) ,院长、处长五万元(原五千) ,系主任、会计主任、秘书三万元(原三千元) ,组主任、人事室主任、馆主任一万五千(原一千五)。此件于九月三日到。〕
〔遵义〕   晨阴17°,27.45飞下午昙,晚有星光。
  东北苏军正式宣布撤退日期:四月廿五撤离哈尔滨,十六离吉林,廿六离齐齐哈尔及牡丹江,卅日完全撤清。马林诺夫于六日离长春。共军仍向开原北上之政府军攻击,共军并包围齐齐哈尔。
  晨七点起。八点借允敏至协台坝十六号梅太太处早餐,到王季午及李精治。
  至十点,余先回办公室,阅文摘多件。接直侯湄潭来电,知教务处翁寿南于今晨在湄病故,不知何症,推想系中风,即汇洋卅万元并电唁。同时农经学生秦国宾亦于昨去世。渠患肺〔病〕己多时,去秋复学数月后即又大发,遂致病倒。余上次赴渝,渠托余购Diasone 滴阿生未得,购鱼肝油精而回。
  十二点返寓中膳。假寐片刻。二点至柿花园一号开复员会议,到湄潭舒鸿、陈鸿遥及朱习生,永兴储润科,遵义(全部委员)易修吟、魏春孚、谢觉予、陈卓如、王劲夫、沈尚贤、李天助等等。学生赵家毒、徐含章、鲍映澜列席。议决第一批出发五月十号以前,四月十号以前派舒鸿、马宗裕赴汉口、长沙沿途观察,并勘定设站地点,先修班及二分之一不及格学生均带走。谢觉予报告杭州校舍2717 方须修理可用,已修一半,报毁坏者2400 方,如修理可以恢复之房屋需一万五千万c 恢复全破坏者,以一方五十万计,十二万万元,若再加四千方,即廿万万。要开课须添1500(即2400 中之一部)。易修吟报告教职员愿走长沙者69 家234 人,重庆者88 家238 人,未定24 家52 人,湄潭方面愿走重庆者180 人,长沙与柳州各60〔人〕,永兴教职员愿走重庆者105 人,长沙24 人,广州2 人。次魏春孚报告设站,陈卓如报告公物处理。至六点散。七点约王季午晚膳,到梅太太、郭洽周、黄尊生、谢觉予、舒鸿、陈鸿遣、储润科、王劲夫、张王军谋诸人。至九点散。
  接彬彬函杭立武、高直侯、士芳、孟宪承、杨静波、王友繁、班国梁、成静生、季梁 接季讷17 、晓峰函
  寄周鸿经、胡定安、张德粹
〔遵义〕   晨昙,日中晴佳。晚2°。,27.30" 易修吟校庆诗。《民锋日报》社长王保康、杨伯雍二人来。
  晨七点起。八点至邮政局送别王季午。待半小时邮车始来,九点开。余约渠与李伯纶均能来浙大,如浙大能成立医学院。据李伯纶之估计,办医学院建筑费等,初步即要二万万元之谱(以五十万元一方计算) ,若要办医院所费更大。经常费医学院本身月需二百万元,医院月三百万元,因医院之收入必不能敷支出也。另须设看护学校。九点馀至明星皮鞋公司购皮鞋,为彬彬购一轮胎底七千元。晤牙医张鹏飞不值,遇其助于。允敏牙痛,定十时往诊。十点回校。鸿遥来谈。舒厚信、张荩谋来。
  十二点回。允敏与松松赴陈乐素家中餐。坐眠半小时。二点至校。二点半开行〔政〕谈话会。适教育部分配复员经费之公事已到,计建修费十三万万元,复员旅费三万七千万元,二数均不足,后者需要尤迫〈均>c切〕。次讨论设站问题、借车问题、公物处理问题、教职员离校领费问题、学生复学等等。教职员非因公赴杭,七月以前薪水照贵州待遇开支,八月以后全体依杭州待遇。决定五月十五六招收新生-次。一年级与研究生同时招,不再用审查保送办法。五点散。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六点回。今晨希文回。
  易修吟卅年前同舟赴美,年来在浙大甚得学生之信仰,渠健谈,逸趣横生。一日校庆演讲措辞极得体。今日得书,有贺校庆一诗:"春风催暖到山城,郁李辙桃次第荣。立达功能参造化,新兴士气仰陶成。千年道统斯堪托,十载贤劳孰与井。
  马首欲东人意快,弦歌又共浙潮鸣。"一日校庆何家巷门口对联有"撞花花草亦精神"一联,大为地方人士所不满,以为浙大有意侮辱地方人士。新标小学李慕侬并未函责间,余嘱梦秋作函复之。
  接教育部、毛汉礼二函沈有乾、易修吟函并诗
  寄王友费、王季梁、刘震清、高直侯电
遵义   晨晴16°,27.30"。晚满天星,23°,27.20"。
  伊郎、苏联己成立协定,苏联取得开发汹阳之权,但亚赛佩然〔阿塞拜疆〕省可暂时不属于苏联。苏军将于三月廿四起一个半月内全部撤离伊境。
  晨七点起。八点至校。高直侯来谈,述湄潭食米事。一部份教职员如陆年青、夏振锋、杜乐道、卢庆骏等,以蒋国选得米丽还不出事与总务争执,有所辨明。缘夏振锋以当时米价甚贵而蒋国选不能交米,遂令折作当时米价法币为每担六万元。
  故蒋之收条只有钱之折价而无米,但有大多数教员则仍在蒋处存米,与校中公粮相同。后以蒋国选潜逃被扣押,法庭以公粮归刑事诉讼,判决归还,而折钱为民事诉讼,另行起诉。蒋国选将大多数公粮归清,而对于折钱者意图抵赖。夏等乃着急,欲推学校出而负全责。余已请鸿逵、爱予等五人处理其事。直侯又谈及翁寿南去世经过,谓病不过数目。四月一号晨尚神志甚清,谓一二天即可办公,至晚脉搏不整,乃送卫生院。胡医诊视时询知渠常吃乌豆。次晨更急危,八点尚清醒,九点半去世,年五十八九,有子在广东,已去电矣。与祥治谈片刻,嘱作公文与教育部。
  中午至社会服务处,为陈立(机械系毕业生)与杜家华订婚证婚,牟贡三亦到。
  此外则范绪寞、顾谷宜夫妇、沈尚贤夫妇、汤姆夫妇、王启东、马元骥、谢觉予等。谢为家长主婚人,因江阴同乡。顾为介绍人,因女家杜为顾之房东。兰点回校。作函数通。六点回。餐后至仙龙巷一号看小学之游艺会,至八点回。
  阅黄羽仪民甘七年一月初自上海新北京轮上致其六弟厦门鼓浪屿荔枝宅黄琢修书,历述浙大自廿六年十二月底离开建德赴吉安的情形。那时其夫人又病,阿皑尚幼,真可谓狼狈之极。函中所言乃当时余所不知也,亦不能料也。按黄琢修又名黄笃修。
  接毛汉礼电寄彬彬、丁庶为函
  蔡邦华函 季讷No.18 、稚荪、毛汉礼、李慕侬、罗凤超、阮毅成
遵义   今日清明节晨晴18°,27.30" 午后25°,27.30"
  苏州高等法院判陈公博死刑。至张荫麟墓上。喻界凡说桃溪寺杨保坟中有阳明制墓碑A 。
  展七点起。八点至校。接元任函,知赵如兰之旅费教育部迄未令公使馆照拨,但杭立武函则谓已令公使馆照付矣。适晓峰已回,遂与商定电复元任,谓下学镇、赵如兰、严仁廉、郑儒铺四人之旅费每人各800 美金,黄炳坤、李春芬、杨联升、范祖淹、谢强五人之旅费各4∞元,教育〔部〕已允由美大使馆拨给云云。上午刚复来,知渠决出洋赴英云四月底,但渠之时间总不可靠耳。午后睡半小时。温度高至25 吨,俨如初夏,但二月廿五、六温度亦至25 0 C 云。
  二点约李絜非、晓峰与尊生三人赴老城南门外棋杆山上扫张荫麟之墓。其墓前只有一石碑,而四周无石瞪。故与晓峰谈,决出资修理以护土。适荫麟有书两屋,袁守和欲售与浙大,荫麟之夫人已再酿,嫁与罗性,愿以书相赠。晓峰意欲与四十万元作史地系研究室购置,其中拨十万元修墓,余允之。三点半回校。
  荫麟墓旁有浙大学生之墓多人,如蔡煌(温州人,以肺炎死于卅二年)、徐正书(衙州人,死于卅二年)、王家滨(安徽人,卅四年去世)、杨曦(余杭,脑膜炎,卅二年)、赖慈立(湄潭,卅四年, T. B. )、杨叔衡(海宁人,卅三年)。区区一亩之地巳达七人之多,其旁尚有樊君穆之子永强之墓在也。
  归途至关井一转,拍一照。五点至江浙餐厅,{民锋日报》社长王保康、副社长杨伯雍约晚膳,到劲夫、喻界凡、李世家、邵君甫、梦秋、刘肇基。席间谈及凉风洞高中桥,刘为桥工委员会总务主任,李为主任委员,现欲积极兴工,请浙大钱令希为顾问。桥长增至15.9 meter胃。喻界凡熟于掌故,谓集义桥即狮子桥,于民三年毁于水,四五年间重修。又谓遵义诸寺以湘山寺为最老,在唐称护国寺,后名双泉寺。
  挑溪寺乃杨保双模别墅所改,寺附近〈有〉杨忠宣坟外祭台有"寿山福海"四字。据府志及《王阳明集},有阳明著墓碑云云。
  接美公使馆Emily P. McGonagle 、张伸、郭天智、余金生、沈良弊函元任函
  寄士芳、宪承、荣南、其泳函爱予、吴文晖函元任电(为赵如兰、下学绩等九人旅费)
遵义   至桐梓晨晴17°,校中15°。北碚户外晨16.8°,下午一点3 1.2°。
  
美总统杜鲁门于今日陆军节在芝加哥发表演说。对于中国问题谓:吾人正支持自由与民主之政府,中国请领袖与马歇尔元帅正藉和平民主步骤走向团结之路。又谓:吾人承认苏联合众王国在远东有重要利益,但亦望彼等承认该区保持和平安全,吾人亦有利益。J 11 黔学生安粤、殷汝琪、马光煌三人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五十分至校。作函与元任,并将元任之函交与梅太太李今英。安粤等来谈,为川黔毕业生不能同样发给旅费事。余告以学校介绍职业必依其家居之远近为定,得职业以后,以送到服务地点为止,并无对于后方学生另眼看待之意。刚复来谈,渠为师范学院事,主张师院注重研究为事实上所不可能。渠已得教育部一千美金旅津贴,又得航空委员会之薪给,欲余再向教部要一千美金,此时亦殊困难。盖渠欲带瑛瑛借行赴英国,又欲与王雪艇、顾维钩同行,其事亦不易办到耳。
  中午谢文龙来,遂约至上海大酒楼中膳,到易修吟、王劲夫、郭洽周、张王军谋、魏春孚、张晓峰、黄尊生、胡刚复等。因惠国农事先并不告知西南公路局以昨日之约己改今日,故谢于十一点到后即中膳,膳后始来。谢与洽周为同班香港大学之同学,与朱有潜、黄会芳同时。
  膳后一点馀即别家玉、刚复等出发。余请劲夫代理。车为Dodge 道奇1941 ,牌号11811 。一路行甚速。田野豆麦均好,惟已到清明而久旱无雨,农民不能下种为可虑耳。三点至桐梓,即寓新招待所,因有西南公路局发电之电灯也。但至八点即停电。余住106 号房。借谢至周西成公园并至家祠,壁上所列碑,正安与郎堡二县,均有如珊珊之化石,不知何名也。四点至公共体育场看放风筝时,有七八人争放,有作八卦、蝴蝶形及党国旗、委员长像者。五点回。
  阅觉明著《悼冯承钩先生》文,知冯于本年二月九日去世。而法国Pelliot 伯希和于去年十一月去世。东西汉学家先后萎折,昂胜惋惜。冯,湖北汉口人,以晚〔期〕肾脏症不治而死,年六十,曾译多桑《蒙古史》、伯希和著《郑和下南洋考》、沙畹《西突厥史》、《马哥字罗游记} ,著有《景教碑考》等。北平陷日伪后,基金会稿费中断,卅二年执教于伪北京大学。傅孟真之流多指摘,可谓苛矣。
  接沈友仁、赵桂潮、汤锡予寄向觉明著《悼冯承钩先生》文寄易修吟函赵元任函附电稿黄笃修(即六弟,羽仪之弟)89

桐梓至渝   睛。下午在重庆研究院三点28.5°,六点半27°。北碚晨23.4°,下午29.3°。桐梓满山桐花,荼江桐花多落,J 11 境内洋槐初开,樱桃上市。
  远东本年粮荒严重,产米区域如台湾、缅甸、渥罗等地均缺米。附敌八年之缪斌在苏州高等法院判处死刑。美国三大汽车公司。
  晨五点馀起。未六点即借谢文龙及司机黄姓出发。下吊丝岩后见满山均桐花,盖此间油桐颇不少也。至松坎附近,有军车跌下山坡,遂停半小时。八点至松坎,至西南站修理。谢召集站中职员谈话。谢信风水,谓有一铁器作r 形,可以示气之所在,携之行可定阴宅、阳宅之吉凶。余素不信堪舆,对于谢言不能置信。十点至东溪,在车站略停,在阳光下热极,己如初夏。十二点至荼江天津馆中膳,苍蝇不少,广柑价在250元与300元一只,而味不〈价〉〔佳〕,盖已过时矣。与谢文龙、黄姓司机同进餐后即离站。沿途看近到Saturday Evening Post 《星期六晚由F.}民》。
  据谢云,目前Ford 公司之Lincoln 林肯、G. M. 之Cadillac 凯迪拉克,每乘均需2800 元U.S.G. ,至于Buick 别克、Oldmobile 奥士莫比、Pontiac 庞帝克、Chevrolet 雪佛兰次之, Ford 与Chevrolet 均在8ωU. S. C. 。谢之车为Dodge 1941 ,己行65000km ,但一切尚佳。1 gal. of oiI 可行20km ,但其车夫黄姓开车极谨慎,故车中所有表一切完好,可知管理之不易矣。
  三点至海棠摸,即过江。谢住春森路八号,余至国府路309 附八号研究院,晤汪战哉、余又荪。由仆人许克勤、龚德三、小苏等招呼布置房间,仍住东边小间。余又蒜以军事委员会办公厅公事见示,知美国海军部建议气象机构须统一,应在国防部之下设立气象局,并主张以程某为局长,郑子政或黄厦千为副局长,定十号开会,请派人出席云云。汪战哉云仲楼与孟真各得美金一万元赴美国养病。
  五点晤次仲,知史尚宽曾介绍渠至教部为参事。在岭南晚膳后,七点至牛角沱廿二号晤骝先,谈一小时。知其胃溃疡,未十分痊愈。复员费不能增。对于毕业生出路一无办法。医学院设备费允给一万万至二万万元。渠颇以中大教授罢教为虑,主张一年废除国文,大学建筑研究室与住宅,关于学生公费决继续。八点半出至六十号晤费福焘,渠〔在〕卫戍司令部罗稽查处遇邵全声。约日内同往,并以Micrometer相赠。
  General Motors Corp. 一Chevrolet,Cadillac, Buick, Oldmobile, Pontiac.Ford Co. Ford, Mercury 水星, Lincoln. (Ford 本年己出92,147 辆)Chrysler Corp. 克莱斯勒公司一Plymouth 普利茅斯, Dodge , Desoto 边索托&Chrysler. (50 ,000 for 1946)G. M. 在十一月廿一罢工止,胜利来己制25000 辆Passenger cars.
重庆   晨晴23°,日中24°,晚六点阴23°。四点雨数点。子夜阵雨。北碚晨18°,下午21.9°。
  中共代表王若飞、叶挺、秦邦宪及教育家黄齐生等所乘美国飞机,在山西兴县SE 黑茶山因天气不佳被迫降落,油箱着火遇难。
  晨六点起。八点至交通部剃头店理发。八点半至贺师俊寓,与商分配飞机及复员费等问题。据云部中明知浙大员生旅费〔非〕单靠三万七千七百万元所能分配,但不足之数可向行政院追加。飞机,五月份教育部大概只能得二三百个票位而已,前说每月一千之数字全不可靠云。余至部,知立武己去京,周纶阁又不在。与韩帮舟、谈二事:一、法学院本年一月即须添六个名额,自八月份起添十二名额。二、医学院添办要一万万至二万万元之开办费。据贺云,渠十号左右即须赴京,复员费概归国库司发给。
  余即至国库司晤杨绵仲,适管理复员费之贺科长梦僧亦在。据云浙大修建费十三万万元一星期内可发,而旅运三万七千七百万先发二成,总数中须扣教育部所已发垫之九千五百万元。余嘱其以八万万元汇杭州,五万二千万汇至遵义。据云一星期内可以发出。余乃出至重庆村九号晤萧庆云,不值,遂回。与王勉仲谈研究院总办事〔处〕搬南京后,国府路房屋交与浙大暂住二三个月事。此事昨与骝先、戢哉均谈及,应无问题。遇王文伯,途遇程万哩,均浙省财政厅长也。
  中午偕戢哉在重庆牛奶场中膳。余患肠泻。下午睡二小时。出往国府〔路〕86号觅步兵学校办事处,遍觅不见,遂回。作函与梅儿。适步青来,由浙大毕业生郑士俊陪同,因郑服务于〈航委会〉〔中国航空公司〕也。步青即住研究院,在聚兴村廿二号,与沈菇斋同房。沈与步青亦十三年前浙大旧同事也。菇斋颇主张清华能延缓一学期或一年迁移。余亦赞同能延至九月间。步青以杭州生活高贵,人口多者将不能维持生活,亦赞同此说。借步青至滋美晚膳后又回至廿二号,与本栋太太、孟真、战哉、步青、剪斋谈,至九点回。
  接梅函 馥初
  寄允敏No.l 、振公、梅函
〔重庆〕   晨阴18°,下午阴20°,晚雨。北碚晨七点13.6°,下午→点18.9°。
  
晨萧庆云、朱嘉谷来。借费盛伯至石灰寺晤罗稽察处长。次仲来。沈仲端、潘天寿、郑士91俊来。
  晨六点起。腹泻。早餐。八点庆云来,余询以公路近况。渠主张浙大〈长〉〔走〕长沙,因走川湘许至重庆乘车,多三天。而陕川公路又以陕至洛一段不通火车,公路又不佳,但长沙、汉口闰可以办联运。余询如迟延至十月,迁移有何缺点。
  据云,公路车不致加价,惟UNRRA 之津贴恐将取消。朱嘉谷、苏步青来。步青谓贝时璋将赴北大。次仲来。
  九点费盛伯来,借乘车至校场口石灰寺重庆卫戍司令稽察处晤罗稽察长,不值,尹科长亦不在。晤涂秘书与袁科长。涂(杜) ,浙江人。袁,湖南人。询香曾事,渠等均不知下落。对于邵全声,则渠己详加询问,供辞先后大抵符合。惟三月五日晨邵全声为香曾取行李,自第一码头至第二码头时,途径略有疑问。余认为此点并不重要,乃召邵全声来。邵面容颇丰满。余首告以其父亲已有函来,渠即饮泣。余亦不能忍,出泪。据邵云,渠于去年三月廿九日自余寓聚兴村廿二号出后未一小时,即被卫戍司令〔部〕所捕,失去自由,以迄于今。四月九日侦缉大队用冷水四盆,去衣,以水灌鼻,邵遂自承杀香曾。至廿二号有人告邵以行将枪毙,嘱指定一人收尸。后经戴雨农亲询问渠六次香曾是否为邵所杀,邵均自承。戴不信,邵乃告以实情后, <用)(由〕中美所美国心理学家(此人到过遵义)用测验方法再审,断定香曾非邵所杀,遂移至稽察处。现渠惟望移交法庭。余告以已有函致王攒绪司令,主张移交法庭,而袁、杜二人谓卫戍司令〔部〕亦有此准备云。因十一点有约,余遂借盛伯出。
  余回至春森路八号,借文龙坐11811 号赴南区公园救济总署晤浦邀生,不值,遇此乃正。再至学田湾云庐晤CNRRA 振恤厅副厅长朱有毒,适西南公〔路〕局韩君亦来,遂与朱谈四月二十号以后UNRRA 继续补助每公里卅元之公路车票事。
  渠谓因公路总局要收回空费,美国人不解,故有取消补助费之议云云。一点借谢、韩二人趋车至国民酒店中膳,遇朱伯康及罗凤超。二点回。睡半小时。潘天寿、沈仲端来。又航空公司郑士俊来。四点半至曾家岩行政院晤蒋梦麟。晚朱国华、严之永、吕蔚光来谈。卡一点睡。
  寄劲夫等No. I 、振公附还都办法

渝   晨阴17°,下午阴20°。北碚晨l3.8°,下午19°。
  日本大选。三千六百万选民大多数赞成君主制。最近报告自由党135 席,社会民主党92 ,进步党104 ,共产党3 席,余49 席。进步党领〔袖〕康源隆夫,无派别之屋崎行雄,自由党领袖坞山一郎均获选,共产党野板铁亦可获选。刚复来函,嘱向教部增加研究费,向航空委员会提高待遇至少将。实际刚复Corsair 公司月给25镑,航空委员〔会〕月112 镑,旅费在外,己140 镑一个月,再加教部美金山川0 元,年可得7720 美金,旅费在外。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借蔚光至岭南早餐。未几,步青、茹斋与余又蒜及二孩亦来。余托步青函台湾教育厅范寿康,为梅儿觅一教音乐或国语之机位。渠己首肯,即发函与范。八点半国华来,即乘航空委员会车,借蔚光、国华赴军事委员会办公厅,讨论调整气象机构问题。到航空委员会国华,气象局吕蔚光,中美所厦千及农林、交通二部张毓华、邓乃鸿,行政院王世周,军令部柳长勋等代表,共十七八人。
  军事委员会办公厅副主任姚琼主席,首述委员长交议美国海军上将柯克以中国气象机构复杂,应在国防部F设立气象局,以程泼为局长,郑子政、黄厦千及航委会之一人为副云云。经姚说明后,蔚光即推余说经过。余报告去〈春) (秋〕在重庆经美国海陆空军之邀开气象界同人会议,到我国气象界人员及美陆军M句or Crawford ,Capt. Eskanasy 及海军Crommandant Ke町等。当时决定气象分二系统,军用归航空委员会,民用归中央气象局。Wedemeyer 回国后, Stretmeyer 呈委员长,主张以航空委员〔会〕领导下统一,经委员长复以民用仍以归中央气象局为宜云云。又经蔚光、国华及行政院王世周秘书之说明,主席姚琼即综合意见,仍主张军用、民用分开,惟厦千反对此事。发动乃由厦千,而美国海军贸然推荐人员,亦失体统。十一点散会。
  余至嘉陵新村五号浦邀声处中膳,其夫人即前南京女师学生陆冶余,与顾慰曾同班,已廿年不相见矣。与浦谈及救济总署继续津贴公路每公里卅元事,渠谓拟再继续一个月。孟真告余,谓军政部有车辆可送给大学。三点回。晤高教司周纶阁及朱经农,知本月中部中重要人员均迁京,惟留陈景阳、韩帮办与朱科长云。六点僧墩哉晚餐。晤菇斋及孟真,知清华出国进修战前有五名教授、五名助教,战后已停。并知闻一多、吴汉、向达、光旦均为民主大同盟中人,张莫若乃不满政府之一人,端升则首鼠两端云。九点阅李约瑟上委员长书。十点电灯熄,乃睡。
  接刚复函
  寄振公、镇初函 又劲夫No.2 托步青带去允敏No.2 、吴世怨、函
渝   晨阴17°,下午阴2°。° (晨七点北碚13.7°,22°。)
  下午三峡水电工程计划资委会与美国已订合间,设计由美国萨凡奇博士主持,工程方面由黄育贤、孙辅世、须皑三工程师主持。设计工作巳耗五十万美金,拟设大水力发电厂二处,其一处可能在宜昌上游百里之平善坝。坝离-百六十至二百二十公尺,发电量可达一千万匹马力。李约瑟上委员长公函。
  晨六点起。晨阅李约瑟上委员长报告。九点骝先来,与谈大学课程、医学院设备费及考试留学生名额等问题。孟真、戢哉、黄汲清亦在坐。教育部中诸事,孟真、戢哉多所主张。此次招留学生分科名额,骝先定后稍有更变,即法律二十名、教育十一名,均大见减少。电话与陈辞修部长,索卡车与催撤兵。据云,每大学500 人者可得一辆云。余即电话周纶阁关于UNRRA 四百万美金之支配,由部聘萨本栋、汪戢哉、袁守和、蒋慰堂、贝时璋、吴正之、杜殿英、施家炀、谢嘉声、周纶阁等十一人组织之,开理、工、农、医之图书仪器目录,购置由UNRRA 任之。中午温甫来,偕中餐。未几,国华来。
  二点至中英科学馆。BoJton 及Roxby 夫妇赴成都。遇Hadley 及浙大生物系女生陈瑞棠,乃乐素之堂妹,以谈家桢之介将赴美国之Rochester 罗彻斯特大学。四点回。六点偕戢哉晚餐。
  Repo此to Pres. Chiang Kai Shek , by Joseph Needham , Winter 1945. 节录:In United Kingdom research organizations are independent of corresponding ministry(如药物研究委员会不属于内政部). They have the status of sub町.committee of thePrivy Council , responsible to the parliament not through ordinary ministry , but throughthe President of the CounciI.It would be very worthwhile for a small group of Chinese educationists to go to Englandspecifically to study our democratic university system. ... 1 would do my best togive it all in my power.… Confucian social philosophy introduced through 17th centu巧, Jesuit deeply affected European thought , especially pelagian belief in foundamental ,human goodness and Mencius statement of the people's right to rebel against tyrants. Incorporatedin the philosophy of the encyclopaedists , it paved the way for French RevolutlOn.李约瑟并述中国科学过去之成就,目前Blackett 布莱克特弟子胡乾善, MaxBorn 玻息之弟子H. H. Peng 彭桓武, A. V. Hill 希尔弟子汤〈培〉〔佩〕松以及童第周之Exp. Morphology 实验形态学,吴宪之发明Protein denaturalization 蛋白质史性,均属不可多得之人才。中央、北平研究院经费均须增加100倍。秦岭山森林研究所、天水保土试验场、中央地质调查所、黄海研究所及编译馆均应扩大预算。此外机关用人太多,如中大医学院教员只80,而职员220。报告中并提及大学统制思想、教授失踪。对于学会主张维持刊〈会〉〔物〕,并赞美《中国生理杂志上Sinensia、Science Record 、《气象杂志》、《化学杂志》。
渝   至碚 晴热。晨北碚12. St.,下午一点27.4°。闻子规啼。自渝至碚,沿路洋槐盛放。
  罗斯福总统去世周年。马歇尔离美来华。五星联珠。
  晨六点起。早餐后由龚德三送至牛角渡车站。七点车开,车中甚拥,余以公务员特约证得一座位。九点至青木关,以车轮坏故,换车胎去半小时。十点半到北碚站,有老唐来接。今日沿途洋槐均开,北暗子规已鸣,麦黄有割者,蚕豆已老。余先至动物所晤伍敏行,见乌鳝及paradial 鱼。又至物理所晤陈宗器。十二点因。中膳。膳后睡一小时。
  三点召集气象所同人谈话,到朱和周、朱光媲、顾震潮、宛敏渭、梁实夫、徐延照、杜靖民及新来刘匡南(联大地学系,江西)、林书闵(联大物理系,广东)、高由禧(中大地理系,福建) ,谈及复员问题。余主张复员期间不得借书籍,所有书籍均须归还于装箱以前。此外对于公物之处置,定于与北暗他所商后再说。阅新到Popular Astronmy 《大众天文学》。晚膳后晤雨农、析薪,嘱析薪约童第周至浙大。七点回。
  五星联珠。"Cluster of 5 planets" by R. B. WeÏtzel , Popular Astrorwmy April ,1945 , pp. 159- 61 。金、木、水、火、土五星联珠,在BC 3000 年至A.D.2000 年间,有150 次可参考,而其中只有四次五星相聚甚密。即710 AD , 185 B. C. , 1059 B.C. 及1953 B.C. ,也最大,距离7 。内。以下为二次之日期、纬度、赤经、赤纬、Hourangle 时角、平纬( Alt) 、平经( AZ) 与上山落山时间。
  710 AD 五星相距最大为5. 7 0 , 185 B. C. 五星相距最大为6.9 0 0 1059 B. C.五月廿八五星为晚星,五星最大距离为6.4 0 ,在1953 年五星联珠于廿七个早晨,Feb. 19-March 16 可见,最大相差3.8°。
  寄允敏No.3 、振公、彬彬、森森、季纳、羽仪太太、梅
北碚   晨阴。晨七点20.8°,下午一点26.8°。蟠蝉鸣,晚房中蚊子响如雷。
  波斯古代天文学上之四皇星。英国古代之立春Candlemas 圣烛节(Feb. 2). 立夏May Day五朔节(May. 1) ,立秋Lammas 收获节(Aug. 1) and < Hallowe'e时( Hallowmas )万圣节立冬(Nov. 1) , Neil G. Reynolds in "Science and Superstition 《科学与迷信》。
  晨六点起。上午阅Popular Astronomy, 将民卅年至卅四年五年之月报阅竣。
  中膳后睡一小时。打电话与国库署杨绵仲,知复员费仍未汇出,且以教育部未将详细数目交来为藉口,与星期一满口答应者又全不相〔间〕。中国官场做事敷衍,可恶之至。三点卢析薪来谈半小时。晚膳后晤孽黄,不值。
  晚阅Neil G. Reynolds 、E. L. Manning 编 Excursion in Science , 系卅位科学家之广播演讲。其中有一讲为Reynolds 之《科学与迷信》: Sir Norman Lockyer made astudy of Stonehenge in England, a circle of towering stone with a long corridor leadingto it. 1ρckyer 发现夏至日,日升正在走廊至圆心之线上,加以岁差之估计,断定stonehenge 为1860 BC 所造。但Lockyer 更发现在英国古代尚用有一种历法与中国之立春立夏即启、闭、分、至相似。因尚有古代在屋以定立夏节,即五月初之日出期为准。以五月一日、八月一日、十一月一日及二月一日,为夏、秋、冬、春之始。迄今英之八月初称Lammas 节,十一月称Hallowe'en 节,二月初称Candlemas 节,而May Day 节立夏。立冬又称Martinmas 圣马丁节。The evidence of stone alignment ,supplement by scrap of tradition, indicates that long 吨。holidays marked 春、夏、秋、冬四季之初云云。
  波斯古代之四颗皇星, "The so called Royal stars of Persia" , G. A. Davis , PopularAstronomy April , 1945 , pp. 149一159 01771 年法国Anquetil-Duperron 译波斯的圣经Zend-Avestα, Ouvrage de Zoroαstre, 其中有星宿十二宫二十八宿之名,其中有四星管理四季,东为Taschter ,西为Satevis ,南为Venant , ::I t为Haftorang。译者以为Taschter 即Sirius ,而Haftorang 乃北斗也。至1775 年, Jean Sylvain Bailly 巴伊于1775 年出版Histoire de L'α, stronomieAncienne , 以为波斯天文学起于3209〔BC〕,而以Aldebaran 、Antares 、Regulus 轩辗14 、Fomalhaut 管理二至二分。Francois Arago 阿拉戈在Populaire Astronomie 中仍持此说,谓牛星、天蝠、狮子与南鱼分天空星宿为四部,此四个头等星称为Royalstars,实为3000 BC 波斯天文学之天空领袖(Leipzig 1861 出版)。Camille Flammarion弗拉马里翁Histoire du Ciel (Paris 1872) 继仍是说,但依波斯Bundahish 即原始创造论,则殊不然, Davis 谓是书之出虽在回教征服波斯以后(651 AD) ,但其中材料多得于Zoroastrian Scripture 之Avestα 书中,论恒星与行星之战争,而恒星中乃有四个大将。Davis 以Tishtrγe 为波斯之雨神,认Anquetil 之说即Sirius 为正确。西方大星Sat怆evas优ea 意即一百个居民决非一颗星,乃宝瓶A均qu烛a缸朋盯朋nu山1盼8 宫与印度宿N~可aaksωshat恤ra Sl回a站hhis呻lh呵aj 一百个医生相似(又另一印度宿S引hat创atara 一百个星)λ。故印度、波斯所指均非一颗星。南方之Venant 乃心宿尾宿,北方之Haftorang 乃北斗七星也...... Max. Müller 认印度之Rig-Ve缸,不能早于2000 BC (Contributions ω the Science 0/ Mythology 11 430 , London 1897) , Avesta 恐亦不能早于此。
  寄劲夫等No.3 函 家玉电 金楚珍
北碚   晨风,阴。午后雨,晚雨稍大,但翌晨量之得4.9 mm。苹果盛开花,月季多落。
  
三方代表中共罗瑞卿、政府秦德纯、美国齐兰赴沈阳调停战事。主席徐箴、市长董士琦在机场相接。长春苏军全撤,防守司令陈家珍、副刘德摩就职。中共与政府军长春附近又有冲突。
  晨六点起。七点卢析薪来,借赴北温泉。于途中至植物研究所一停,遇黄宗盟、倪晋山及裴季衡。附近月季盛开,盖植物所屋系租聚兴成杨氏屋,四周种花木甚多,尤以苹果、月季二者为盛,均在开花,略已过时矣。八点半离所。借季衡与析薪至北温泉琴庐,晤仲撰夫妇,遇黄汲清。仲撰血压160 ,时觉脉搏高,而心有时跳动。睡眠,略有事即不佳,如前晚对江力行中学学生旁晚捣毁游泳池,即终夜不能睡,因警察曾开枪也。十点至游泳池一观,见外观己改,乃一年内所新修者,惟门窗捣毁损失一百万元。十点半借析薪、季衡乘小船自温泉至北暗市。先至编译馆晤陈可忠,渠肺病复发,睡床上,据云已告假一年。
  十二点至兼善公寓,卢析薪、伍献文、童第周三人请雨农、朱鹤年、季衡、洪式闽、陈世骥、孟闻、李小缘诸人。膳后借李至北暗管理局,晤局长卢子英,为气象所梁实夫女儿失踪事。缘去年十一月九日,梁有十二岁生志瑜、九岁子志恒忽然失踪。本年一月四日有金刚背保长魏某报告,谓伊友黎德之确知梁子女下落。六日下午在何家咀江岸李明吉船上找到梁志恒。至〔于〕梁志瑜,李明吉承认以前确在伊船主,但已走失。将李明吉押警所,但于十七日为魏某保释。一月廿三所中去信,管理局将李明吉案送北暗司法处。三月五日司法处开第一次侦察庭,李明吉供梁志瑜事,系由黎德之家中领来。十五日票传黎未到庭。廿三日魏某仙群又保释黎。据黎自说,梁志瑜等被骗至橙江口后,在黎德之家中住四日,被李宋氏带走至白庙子。一月四日梁志瑜借宋全山乘船去重庆。按:李宋氏乃李明吉之妻、宋全山之妹,黎德之为李明吉姑父云。但卢子英则再三声明魏为人可靠,梁志瑜因窃款潜逃,故不愿回家云云。四点陈宗器来。
  接余又蒜、孙稚苟、函又国府军事委员会纪录一份寄振公、刚复函97

北碚   晨雾,温度12.4°。十点晚又雨。
  东三省二大电厂被苏联接收。东三省之二大电厂。自民廿八年以来,日本人在东北完成二大电厂,其一在鸭绿江Yalu River ,离河口仅六十哩,在东北与高丽边界上,其二则在松花江上Sungari River ,在吉林之东数哩,离长春80 哩,吉林之水闸Dam 长半英里。据〔悉〕民廿八年当时闸已半成时,日本人之估计其发电力量为百万KW ,与美国Boulder Dam 相近。鸭绿江之水闸更大,吉林之闸高三百叹,其上蓄水池乃积小松花江之水而成。二水闸据日人报告均已完成,但因机器不全,吉林水闸只能发全部能发三分之一电力。以上见上海《大美晚报》三月廿九日第一页, By James D. White。水井湾保长、蒋受明来。
  晨六点起。雨止,寻有阳光。阅朱光馄著Harmonic analysis of diurnal pressureof Nanking for the period 1927一1936 ,乃依Bartls 之法,作成椭圆形之点而得结论者。水井湾地主蒋受明及其弟来,受明系北碚区参议员,而其弟为水井湾保长。渠等来谈二事,一欲修补石路,要所中捐助。据云共需廿五万元,望所中捐五万元。
  余谓所中将迁移,可助数千元。二则欲得所中之屋作小学。余谓所屋系公产,中央规定只能交与中央及地方政府,故己决计让与前西部科学院所办,现交与中央气象局之北暗测候所,可与该所冯天荣谈之。适冯天荣未几来,已〈十四五〉〔十一年〕不相见。冯与杜靖民、许鉴明同班,四川万县人,在包头十余年。后包头失落,至宁夏。于民卅一年回川,来北暗继赵锡朋。余告以蒋受明借屋事。
  十二点至物理所。陈宗器请中膳,到伍敏行、陈茂康、朱嘉谷、李善邦及物理所赵君与其助于浙大毕业生汪容等。二点回。唐壁黄〔来〕。渠目前向心理所告假,谈一小时余。渠对于先秦诸子发生兴趣。晚整理书籍三小时,关照朱和周装箱时必须有装箱单,且指定张以刚随书同行,木器另雇木船下运,图书必须重点一次。
  今日并作函与赵九章及G. E. Stechert。晚膳后出外一走。十点睡。
  吉林附近之电厂名为小丰满水电厂,跨五孔之大铁桥,装有85 000 匹马力之发电机八座,每台可发10 000 KW ,苏军移走六台,现存二台云。员工尚有700,内日人200 人。
  寄允敏No.4 、振公(附孙宗彭)函 王季午、张宝堃、赵九章函 G. E. Stechert 、瑞典使馆
北碚至歌乐山、沙坪坝   晴佳 东北大电厂为俄人所攫取。
  晨六点起。收拾行装,关照徐延熙书籍如何装箱,并指示余留所中之物件。告朱和周以校工去留等问题。七点即交工友徐荣洋三千元作下赏。别朱和周而至站。卅分钟至站,已有老唐所〈站〉购票。八点车开,极拥挤。十点至歌乐山,下车至上海医学院附属医院晤梅儿。渠与练习女医生陈忠年同房。陈系宁波人,上海医〔学〕院毕业。梅近二星期尚佳,未发气喘,惟人瘦而已。中膳,胡鸿慈之间事石大夫、戚大夫等邀中膳,如胡己抵上海医学院。学生每人发十二万元,教员亦同,但由西安走,往往此数尚不敷云。十二点别梅与陈忠年,雇一滑竿由歌乐山至沙坪坝高家花园,计二小时,费二千元。至气象局后,与蔚光谈北暗气象所房屋让给气象局事。
  三点借蔚光至中大晤正之,遇张更(演参) ,知中大学生己有二千人左右启行,或为北方人,或为四川本地人。每人均发七万元,另三个月膳费。余人随校往南京则给船票。教授与夫人、父母各十二万,副教授十一万,以此类推。关于公务员子弟不给旅费,中大只四十人自承为此类人物。次谈及思想问题。知中大异党份子亦多,如潘藏(其兄潘梓年为《新华报》主笔)、沈其益(植物)、李士蛙(水利) ,及左倾如梁希、涂长望等主。
  五点回。在局晚膳,到陈学溶、刘约、温甫、黄庭芳、宋励吾等。谈及中国航空〈委员会〉〔公司〕。据陈云, (薪津〕三月为〈卅〉〔二千〕倍,故浙大毕业生,如郑士俊、陈耀寰,均前年、去年毕业者,得130月薪,可二千倍,即廿太万元。主持测候部之张绍良氏在上海可得六十万元一月。现周恩济亦在上海,但中央纺织公司待遇更优云。无怪乎上海各大学教授之罢教,因只有薪俸之150倍也,实不能维持生活矣。
  寄陈松年函
沙坪坝至重庆   晴。午后23°。晚月光佳,22°。
  美国总统Harry Truman 杜鲁门之友人Tom Pendergast 彭德格斯特作弊受贿之故事。最近美国总统杜鲁门推其友人George Allen 艾伦为R. F. C. (Re田c∞o侃nv刊e白ion Fund Commision叫)川(拗Sh归咀唰ng萨.hαiEv四附川e凹吧叩刷nZHome lnsurance 公司及其余三公司之副经理。因其资本九百万元美金有充公之危险,乃以七十五万美金行贿于该省( Missouri 密苏里省)之Boss Tom Pendergast。受贿者入狱,而行贿者否。
  徐达道来。张伸来。
  晨六点起。八点借蔚光由气象局出发,至汉渝公路之中央无线制造厂晤马师亮。适王仁东在马处,遂谈片刻。驱车至马师亮工厂中,晤蔡金涛。九点借王仁东、蔚光进城,至研究院,遇汪墩哉与萨本栋。萨于昨始抵此,据云在英国遇Cockcroft.渠认为原子弹制造之蓝图如全部交与英国与俄国,五年之内无办法制造云。
  此言不免夸大。萨由Los Angeles 洛杉矶至上海,走十六天,价240 元美金。如Liner班船之Cabin 房舱则350 元。自英至美Queen Elizabeth 伊丽莎白女王号轮载一万人,一天只吃两餐。但在英国吃得更坏,偷盗亦多云云。又谓适之患心脏病,元任拟回国,衡恪目疾未愈,已不能看书。借蔚光至教育部晤周纶阁,询复员费事,知手续均已完备。余遂别纶阁、徐仲年、蔚光三人。至国库署晤杨绵仲,余责其何以不守信约。渠即召科长贺梦僧来阅底簿,知寄杭州之八万万元与遵义之尾数约四臼记. 1946 年99万七千万元,巳于星期-(十五)发出支付书,始稍放心,乃辞出。回。洗。换衣服后至中英科学馆晤Percy M. Roxby 罗士培夫妇。在馆中餐,到冯焕章及馆中胡乾善与Miss Rankine 、Mr. Hedly 氏, Bolton 在成都未返。
  二点回。睡一小时。借蔚光至行政院晤副秘书长朱中道,己十余年不相见矣。
  关照其关于气象民用机构,希望能统→于中央气象局。由此出,余至春森路晤谢文龙,不值,遂因。六点半余又蒜、郭庆林、刘次萧、王勉仲四人请萨本栋夫妇及孟真、最哉及余晚膳。九点散。余至牛角沱六十六号晤费盛伯。据云渠近得汪旭初报告,谓香曾被捉,系三民主义青年团主使,而中央调查统汁局将其致死。去年四五月间机器厂职员柳昌学得居觉生之女婿徐乐陶与钱学集二人之报告,谓系中统局所为,且人无下落。柳即打电报与昆明费福焘,因此徐乐陶被监禁两个月之久,以其岳父之营救得免。钱以周至柔营救得免。而香曾不见前,某公又曾请客,则蛛丝马迹不无可疑矣。十点囚。盛伯以帧与友三上委员长书交来,已在渠处耽搁半年,其中日月全须改正矣。
  接允敏二函夏振锋、陈瑞棠、刚复、劲夫、振公一函 朱正元、孙宗彭、步曾、许季菇、方正三、路季讷No.18 、20 、江植棠、陈松年、沈思玛、周鸿经、西南公路管理局家玉、徐达道电 接张宝堃、丁荣南、定安、沈谅、刘廖氏、单纬章、李逸禽
渝   晨睛17.5°,晚25°。
  日本台湾总督安藤经美军押来沪,在提篮桥监狱服毒自杀。教育部课程讨论会。中央党政机关下周起在南京办公。上午马师亮、蒋葆增、蔡金涛来。
  晨六点起。作函数通后,始出外早餐。徐达道来,渠在中央大学医学院教生物化学,现住南岸弹子石文德女中,章申转交。徐,农化毕业,此来为介绍程玉麟医生为医〔学〕院院长事。余告以已接洽李宗恩。九点至教部。十点开大学课程标准委员会,到菇斋、孟真、赵太伴、罗廷光、吴士选、陈东原、钟道赞、黄钰生诸人。经农主席,高教司周司长纶阁、韩帮办略作报告,即讨论先修班课程。先定原则,先修班单以补习高中工课为原则。
  中膳后余回寓睡一小时。二点半至建国路八号,其地在国府路车站旁之山上 。余至其处始悉刘靖宜于今日上午八点返遵,即至教部打一电报与遵义,因校中欲向刘借Jeep 车也。之二点继续开课程标准委员会。讨论文、理各院大学课程。决定各院一年级不分系,招考时理院各系均归第二组。理、工、农各院之毕业论文废止,惟文、法各院仍须论文。
国文外国文中国史西洋史自然科学社会科学Logic
文院一年级公共必修10 学分1288一1038-40
" " 二年级公共必修86 4 18
  文学院本系必修32-42 ,论文必修。
国文英文数学物理化学社会科学
理学院一年级必修688101042
" " " 二年级 " "8 6 14
  理学院本系必修36-48 ,论文非必修。
  农、工各院以理院课程为蓝本,法学院以文院课为蓝本,再交专家拟订。师院交到会之吴〔士选〕、罗〔廷光〕、黄〔子坚〕、周〔纶阁〕四先生定之。六点散会。晚膳。膳后借孟真回寓。阵、宗器、伍献文、吴均一、朱和周等来,谈半小时。
  接黄冷玉、王国华函
  寄允敏No.5( 附宝塑来函)、宝望函 振公函 劲夫等No.4 函又杭州路季讷电 遵义浙大电
渝   晨晴20°,晚26.5°。 晴。
  马歇尔将军回渝。共军占长春。中央研究院复员会议。王国华、徐学岭、马师亮等来。上午晤谢文龙。下午晤翁咏霓。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国民外交协会,定星期日晚间酒菜,为招待研究院同人之用。晤谢文龙,知渠星期二三未必能走,余遂定邮政车,交赵子衡办理。十点开研究院复〔员〕会议,到本栋、伍献文、陈宗器、朱和周、吴均一、饶钦止,药物朱正南,社会巫宝三,心理鲁君,地质孙君及王勉初、郭庆林、余又蒜、刘次萧等。首由郭庆林报告复员经费。谓研究院三次预算,第一次造六万万,后知各机关均数字极大,加至十七万万,但只有旅运费,不给修缮。行政〔院〕以数字太大,国防最高委员会财组开会时询问,郭庆林出席答辩,竟给十七万万,修建另列。院中依此条重制七十二万万修建费,现已核准者为七万七千万元,其余另案办理,尚有仪器设备正在要各所造二年计划。研究〔院〕职员名额核定为418 人,但实际只326人,工友58人,报170 人,眷属696人,报1200(人),故共报1700 人。1000 吨公物,实只李庄110 吨、北碚90〔吨〕、昆明80 吨而已。名额乃依王勉初之报告。次本栋报建筑现况,谓南京需五万万元修缮,一万万水电设备及天文所之修理四万万尚在外。宿舍分甲、乙、丙三种。甲种楼房3.5 m x 5 m 一开间房,上下共四十间,预1-3日者101用,系包工,计八千多万元,七十天,至六月廿日可好。乙种二卧室,一客房,为4-6U 家用,亦楼房,住54家。丙种三卧室,一厨房,一仆房,为住6-9 人用,系平房。丙、乙均未包出云。郭庆林又请大家注意,八十万以上费用事先须〈多〉〔经〕审计部核定。复员补助必须用领薪水之一样印鉴。去年九月三日以后到〈校〉〔院〕之职员,如以前曾服务公家六个月,亦可另案办理云。时已近十二点,马师亮、蒋藻增、蔡金涛来。又王国华来。中午至中美文化协会中膳,到黄子坚、林伯遵、本栋夫妇、孟真夫妇等十五六人。
  二点回。继续开复员会议。军四点,余洗浴,并罕生产局晤翁咏霓。余告以今日浙大生物系毕业生徐学睁告余事。徐,临海人,与邵全声为同乡,近曾得邵父亲函去看邵全声。据徐云,去年四五月间,即有一特务亲告徐,谓二月五日此特务即拉香曾至汽车上疾驰而去,香曾怒骂特务,遂被杀。可知乃军统局所为矣。咏霓闻之,亦为愕然。次谈及上海教授罢教事。谓因宋子文不肯增教授津贴,事乃决裂。
  对于中纺公司小职员拿六十万,则又云六十万岂能发财。谓宋限刘攻芸每月要千万万元云。
  接朱国华函家玉函
  寄振公、劲夫No.4 、季讷函 定安、黄冷玉
渝   睛。晨21°,中午26°。
  为浙大毕业生陈松年与蒋寿松二人证婚,家长出名陈凤藻、蒋心回。吴祖基、王仁东来。
  晚李鹿苹、朱炳海来谈。中国沿海沿江灯塔均已破坏。
  晨六点起。作函数通。旬日来牙床作痛,但不出血,日来每日食椅子亦未能全愈,不知何故也。八点半至教育部晤总务司廖科长,即在司中作一函,说明浙大即于五月初出动迁移。嘱向国库署要未发给之旅运费,即金三万七千七百万元中之八成,廖允即办。遂至中英科学合作馆晤陈瑞棠,并阅伦敦《泰晤士报》。十点至美国大使馆晤Wilma Fairbank 费慰梅,渠星期一飞南京。知美外交部将选中国大学毕业生25 名赴美国二年,以每月115 元之生活费及书籍费500 ,来回川资在外,由各大学推选50 人中取选。但于五月十五以前必须将候选人履历交至美国大使馆云。美大〔使〕馆Fairbank 费正清为主持人。而在美国则Cultural Division 为George Taylor 泰勒, China Section 为John Caldwell 考德威尔, Taylor 昔曾在燕京云。出。至交通部公路总局晤吴保容,不值,晤副局长张( J.询以川陕公路之近况。
  在"三六九"中膳后睡一小时c 二点半乘车至城内民生路56 号昧腆餐厅,参加浙大农经系卅三年毕业生陈松年与蒋寿松结婚典礼,到梁庆椿、陈东原及农经系毕业生多人。余所识者惟刘树德、郑士俊、文士刚、吴士雄诸人。余与梁庆椿为证婚人,陈东原为女家家长,张德粹为男家家长。未到八点散。余乘梁庆椿车回上清寺,嘱梁举荐毕业生中能膺出洋人选者,余意滕维藻或可当选也。至聚兴村廿二号晤萨本栋,遇正之、茹斋及傅孟真,谈至九点半。借正之回国府路309 号,已有朱炳海、李鹿苹在此相候。李将入气象局。朱晓寰今日得学生十一人连名函,以教书不得法讽其去职云,系厦千所主使。余慰之始去。十点半睡。
  《大美晚报》三月廿八日)载中国海关昔年所设之灯塔,如扬子江口之东沙灯船及其余下游卅二只灯船均已失去。Ockseau 灯塔在台湾途中,与其相距40 哩之Tumabout 灯光均可照24 哩,以及汕头、香港间之Breaker Point 、Chilang Point 、Lamock Island 均已破坏。'侵晓
  接湄潭电 迁校促进委员会函 顾俶南函
  寄湄潭电 允敏No.6 函 邮政总局李镜仙、教部总务司、蒋廷献
渝   晨晴2 1.5°,晚十点30°。
  苏联对于美国本年二月七日关于自东北把日本的战利品的答复认为不满。中国曾反对苏联把东北设备移往西伯利亚,并反对中国与苏联共营东北的工业。牙床发炎,晚不能睡。
  晨六点〔起〕。今日甚热, -f 午房中至93 0 F 矣。晨与吴均)、吴正之早餐。
  回。与正之谈校务一小时。中央大学所用总务贺壮予、胡建人,均浙大之总务。余告正之,谓中大建筑在南京由建人主持必有办法。重庆江良规年富力强,善于奔走,近得四月间飞机座位九十余为中大之用,淘不易。中大教员嫌多,辞去不易,本年发聘书大是问题矣。
  十一点无线电厂蒋穰增派汽车来接,遂与正之及本栋夫妇往小龙坎。至厂中膳,到蔡金涛夫妇及赵忠尧等。厂长马师亮已于昨飞沪,蒋、蔡将于明年始行。余乘车至民族路购拉链与Klim 奶粉二磅,每磅@六千五百元。闻上海最初为一千五百元。回途等汽车一小时。四点始到寓。刚复来,关于代理院长及理院存款,迄无明白之表示。余意如由王军谋代,则必须明白有布告也。
  六点至国民外交协会请院中同人晚餐。到刘次萧、郭庆林、余又荪、王勉初、本栋夫妇、孟真夫妇、巫宝三、刚复、沈茹斋、陈宗器。今日热不可耐。八点膳毕。回。
  在办公室谈天。王欲为来谈,至十点。余牙痛不可耐,即睡,但不能安眠。
  接杨其泳、吴祖基、王劲夫
〔重庆〕   晨25°,午后三点35°,晚八点33°。热干。
  晨六点起。觉齿痛更甚,以门牙为最。八点早餐后,乘车赴民族路,至保安路川盐→里二号,晤炮兵学校教育长金镇(岱峰) ,尚未起,遂修理拉链而回。睡卧床1 囚上,以齿痛且天热也。刚复来,以顾俶南之函交与。中午在楼下与孟真夫妇、本栋夫妇同进膳及咖啡。
  二点借昭抡之妹曾大夫至中央医院学回湾门诊部看牙。曾大夫介绍牙科主任邱主崇,华西毕业。适蒋祝华院长来,遂为诊视。认上右Incisor 门牙发服,将神经取出版刺破,明日将其拔去。予以Sulphathiazole 磺阜是毯电坐八粒,一日服四粒,漱口水及止痛之codeine 。五点,叔谅昨自京归,偕夏朴山至岭南晚膳。余吃稀饭。七点回。余告叔谅、孟真以余看邵全声之经过,及徐学JI净之所述。适厦千来,渠名片上有军统局设计委员之衔,谈十五分钟即去。
  接商直候将来渝电。
渝至海棠瑛   侵晓四点闻雷声,下阵雨,寻止。晨六点昙28°,下午二点33.5°。高直侯来。
  晨六点起。牙痛稍好,但未痊愈。昨晚热极,虽有雷声而雨不大。上午八点打电话与谢文龙,知其于月底始动身,余不能不先走。遂关照赵子衡,请其向邮局购票并送行李过江过磅。下午再借间赴海棠误,因明日天明即上车启程也。海棠溪客械如海棠别墅,每日1700元,招待所2700〔元〕,均多臭虫,可彻离不能寐,两年前余、黄羽仪过江之经验也。
  九点半至中央医院学回湾之门诊部看牙,由蒋祝华诊治,谓余右上Incisor 已灌牒,故只能将其服取出收口后始能拔去,并给余洗口剂,乃CaC12 、Sodium Bicarbonate碳酸氢纳及Wintergreen 冬青油也。十点剧。则直侯己先坐,即在夏朴山房间成立办事处,因夏与叔谅主持之教育部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不久将结束,浙大与北大即利用该房为驻渝办事处。与高直侯谈半小时。
  午后睡一小时。洗浴。王仁东及朱嘉谷来。五点刚复来。余至岭南吃稀饭,遇夏朴山、毛庆翔及中央图书馆之殷君,知《四库〔全〕书》文澜阁将于一二星期内由渝出发,经遵义赴湘、赣转浙江。晚六点借刚复与赵子衡乘汽车至都邮街下车,行至储奇门轮渡过江至海棠模。另IJ 刚复,渠定于五月十五六飞印度转英国云。余偕赵子衡乘滑竿上黄桶埋茶亭82号,乃邮汇局之屋。因其长邮汇总局办事,故得居此屋。同居者有七十余岁之老母及其湖北同乡女子及才、孩。在户外平台坐小时余,闻蟠蝉鸣声,对江万家烟火,煞是好看。赵井备Klim 点心。卡点睡。
  寄梅儿函骝先函卫生局李局长、刚复
海棠瑛至桐梓   晴。桐梓桐花及洋槐开花。
  共军占齐齐哈尔、哈尔滨。胡佛抵沪,调查中国粮荒。日本币原内阁辞职。
  晨四点廿分即起。未几子衡亦起。盟漱后昨天所定之滑竿亦来,遂同乘滑竿下山。主邮政码头,尚未陆点钟。六点车开,乘客四人,余与一北平人孟泰庄(号孟岩)坐司机台,孟泰庄与张荫麟在清华同班,毕业后至Stanford 大学,现任生产局冀热察绥区接收委员。车行未半公里,即有黄鱼大批蜂拥而上,其中即有第四军官总队队长鲁若参及其副官徐君等二人在内,又有商人载大批箱笼四五担之多。后询知系上海贩来之卷烟纸头。渠等上车后,后车挤得水泄不通。自此后箱笼移动二次,耽搁一小时之久。
  九点至綦江,停十五分钟,与鲁若参吃雨。十一点半至东摸中腊,又与鲁队长及其二副官同餐,费用系商人所出。东溪、綦江均患旱,东溪禁屠已近二十天,但近来仍无雨。十二点车开。二点至桐梓。此处一带昨下午曾大雨,故江水稍涨,路亦尚潮,綦江之所以发水,由于上游下雨之故。在吊丝岩附近换一车胎。至花椒坪天已黑,入桐梓己八点余矣。即住邮政站对面新开之一小客战内。晚餐后十一点睡。
桐梓至遵义   阴。上午遵义22°。
  
连日马歇尔与政治协商会各界代表民主同盟张君肋、罗隆基,共党周恩来,第二方面莫德惠、梁漱溟、曾琦协商,并渴见蒋主席,商谈东北停战。
  昨晚未能十分睡好,所寓小客楼房间太小,惟被褥尚新耳O 四点半即起,在找吃甜溜鸡蛋后,五点即带行李至邮站。五点半车开。余与孟泰庄仍坐车前,未几鲁若参及大批黄鱼亦来登车,车即开行。余所坐板能移动,极不舒,且余牙仍痛不止。
  八点馀车至遵义。余即雇洋车凹,时仅允敏在寓,松在保养院,而希文未回。寓中粉饰一新,闻仅费七八千元云云。余洗净换衣后,余坤珊太太来。余出,先至丁字口看张鹏飞牙医,知在渝蒋祝华所开之上右门牙神经并未全死,遂叉上药。十点半回。至旧府中阅来往文件多种。十二点回。
  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劲夫、家玉相继来谈。五点回。黄尊生来谈。
  六点至水曲同街三号,晤士楷、晓峰及羽仪太太。知羽仪遗骸已于甘二日在莲池寺火葬,共费三四十万元,而火葬本身仅费四万元,此外为运枢费及招待、磁缸等费。其地近省高,火化需二小时,所余遗骨盛二缸中,尚有心脏亦未毁。至七点半回。九点睡。

遵义   雨。下午阴,晚九点22°。闻布谷之声。
  
英、法、美、苏四国在巴黎开外长会议υ 美前总统Hoover 胡佛定今日由印飞沪,视察中国粮荒情形。允仪(丁太太)来c 学生代表赵家毒、陈贵耕、吴伯翔、刘l 寿生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九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复员费。学生九万九千元,105连三个月公费(五、六、七) ,共每人先走者发十二万元。凡学生均须写明是否系中央公务人员之子,如系中央公务人员之子而冒领旅费,一经查明须开除学籍。公务人员之子而欲借支者亦行,于下学年上学时交还。教职员则教授发十五万,副教授十四万,讲师十三万,助教、雇员均十二万。家属妻子与丈夫同,子女均各十万元。
  仆人亦十万,其家属半之。定五月五日行毕业典礼,并函文、理、农各系主任推荐美国外交部之留美奖学金候选人各一名。
  十二点半散。适允仪自永兴来,知己得次仲本月二十日函,谓稚晖叔云本月内有飞机座位,可带家眷,嘱速往,故乘车来。抵此后遇薛一民学牛,其父亲薛聘文在邮局任事,巳托其觅车赴渝。未几薛生来,谓今日自筑来车之司机系相熟,如去可坐车前。允仪在寓未半小时即去,余托其为梅儿谋4 飞机位置,故特作函与赵子衡,托带去,并附致梅儿及向本栋借款明片。二点,余至邮局,则允敏与允仪尚在局。至五点,余自校回,允敏尚未回也。直至六点,允敏始回。
  寄赵子衡函(附交梅儿、本栋名片各一)

遵义   晨阴,校中20°。上午雨,下午阴。晚27°,27.05"日本将公审之战犯名单。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陈卓如太太(王文俊)来,又束星北、舒厚信来。据束谓贝时璋已接北大聘书,但若另立实验室与谈家桢分离,贝亦可留,惟渠不愿再为主任而已云云。十点至丁字口看张鹏飞民生。渠将余上右门牙之神经取出,知兹无毛病,谓蒋祝华不应如此办理。今日上嘲骨门牙齿上又发见一泡,张医〔将〕其刺破后放入Sulpha 粉,以消毒。张又视口内牙床,谓上床发〔现〕牙有未老先衰景象,劝加油〈即〉〔及〕善加保养与休息而已。十二点回。李天助医土来打伤寒、霍乱疫苗,余为第一针,允敏第三针矣。松与傅家三姊亦各打一针。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学生代表陈贵耕等又来,谈给复员费事,渠等恐十二万元不足用。
  余谓实际不够,但中央拨校经费甚少,只三万七千万,而公务员子弟亦须由校借支。
  浙大所发己较他校为多,将来收支如何适合大是问题。凡无家可归或元钱可借学生只能留黔,王九十月间与学校同行耳。五点半回。晚阅《大美晚报》,觉精神不振,恐系打针所致。晚两老鼠作祟。日本战犯二十六将于日内付公审,包括发动战争近卫文膺内阁任内文相木户幸一、外相广田弘毅、藏相贺屋兴光、陆相坡垣征四郎、文相荒木贞夫。珍珠港内阁东条英机、外相东乡茂德、海相岛田繁太郎、藏相贺屋兴宜、无任所铃木贞一。此外尚有华北制造伪组织之士肥原贤二、攻陷南京之桥本欣五郎、华巾派遣军石井松根及南次郎等。
  接杭立武函 蔡邦华、黄家祥、湖南浙大校友会、马国均、张哲民、钟稚田等函 接张孟超、毕明珍结婚帖王爱予
  寄文、理、农各院系主任公函
遵   晨阴2 1.5°,27.08"。晚雷雨22°,27.00"。日本两大政党自由党与社会民主党会谈失败。行政院自本周起在京举行会议,不复在渝。
  President Conant's 1945 Annual Report.晨六点起。八点半至校。接梅儿函,知上海医学院陈忠年大夫将于下月八日去沪,故梅于八日以前必须离上海医学院。余希望丁太太(允仪)到渝后能有办法为之弄到飞机票,则在研究院借到二十万元,即可于月初飞京矣。今日去一函,仍由陈忠年转,梅近虽不发病,但仍须天天服药云。又作函与贝时璋,劝其弗去北大。
  昨束星北来谈,谓贝之欲往北京大学乃其自愿。由于与谈家帧不能合作,如能分开实验室,贝之助教由贝管理,则贝可不去北大。故余于今日去函与贝。适卢庆骏来,余遂以函交卢带往湄潭。卢欲向British Council apply fellowship ,余告本年张素诚、明〔年〕吴祖基均已先申请,故劝渠能商步青向美国State Department 请奖金。
  卡一点回。今日在办公室抽屉中,见藏会计出纳报告之抽屉内有新生之老鼠四只。
  十一点半至I宇口晤张鹏飞牙医,换上右门牙中之药。今日牙痛已痊,但唇肉仍有发炎。中午借允敏、松至江浙餐厅,胡英帽、王维屏夫妇请客,到余坤珊夫妇、顾谷宜夫妇及晓峰夫妇。三点回。睡半小时。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回。晚膳后至经历司十号晤元晋夫妇,知大姊今年六旬大寿,元晋定下月取道川陕回绍。中情报》自二十五号起停止工作, {浙大日报》亦停。晤黄尊生夫妇,遇李今英及梅本修,正在谈回香港、广州问题。八点回。
  阅President B. Conant's 1945 Report o 其中述及去年八月日本投降以后,将退伍兵士之去函询哈佛者,每日函件多至250 通,求见者75 人,特设→ Counsellor forVeterans 退伍军人顾问,以Wilbur J. Bender 当之。graduate school 中凡兵士愿来者不必大学毕业,文、理学院除外。每年人学时期有三次,以便招收兵士。每学期15weeks o 在战时哈佛大学学生告假人伍者4700 人,哈佛毕业生的死亡者571 人,以'40班最大, 23 人。此外则青年人因战争而不能入大学,即23 27 岁之人员,不能再入大学,损失亦大。-二十年以后,此等人不能有专门知识,于国家伤害极重。
  次General Education 计划,其困难在于难得教员及Trade Union Fellowshipo 并涌Iρwell 等之名句: A University Belongs to the Professors o 哈佛名教授去年死者有Prof. W. B. Cannon , G. D. Birkhoff 等。
  接邵西铺函 士芳函 杨臣华、廖士毅、熊全治、汪应壁、吴文H军、朱习生、丘日庆、马国均、张孟阁、陆星南、郑晓沧、陈北文、戴国源、万耀煌、陈其可、周志成、润科、沈隆威、顾振军、L. SYang 、朱兆祥、杨允中、赵九章、惠立诚太太、茅以智、林世成、蔡邦华、过兴先、Harvard Pres. Re
  107遵义晨时阴时有阳光,有霉天景况。校中200。下午晴阳川、梅儿函
  寄梅儿、直侯、贝时璋函
遵义   晨时阴时有阳光,有霉天景况。校中 20°。下午晴 24°,26.82"。
  蒋主席今日由蓉回渝,即与马歇尔长谈。东北方面国、共二军军事冲突,又有化险为夷之希望。开研究院学生招待会,到十人。杨臣华来。钮志芳来。谢文龙及韩君(西南公路)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谢文龙局长及西南公路局之韩君来谈,知贵阳、长沙路程1100 公里公路票价仅二万数千元,而遵义至贵阳即须一万五千五百元,因前一段有联总〔每公里〕卅元之津贴,且有回空费,而后一段乃无回空费,且无〔每公里〕卅元之津贴也。故前者需廿五元一公里,而后者则九十六元一公里。因此余嘱赵家毒、李家铺来,渠等欲学校再津贴八千元一个人,余允拟提出明日行政谈话会。
  郭洽周亦来。谢行后未几,尊生来。又黄宁而以阵、素兰〔信〕见示。未几钮志芳来。定明日开会。十二点回。
  接彬彬来函,欲在湄潭考浙大,于下月十五六号考试后再来家云。中膳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杨臣华来。三点至柿花园一号招待研究生,到遵义部份研究生十人。余述自四月起研究生津贴已自一千五百元增至三千元。于五月五日以后欲先走者即可支发每人九万九千元旅费、二万一千三个月公费及九千元三个月研究费。并声明下年开学约在十月中,早则无教室,迟则杭校学生不能久待。最后报告英、美两国奖学金及教育部公费招生问题。研究生在遵义部份人名,其中岑卓卿、陈吉余二人未到。晚希文回。
人名籍贯学部年级回家路线回家地址论文题目
宋晞丽水史地1湘汉丽水九龙宋代商人之政治地位
倪士毅乐清史地2川陕乐清白象万家垟赵宋宗室中之士大夫
蔡钟瑞湖北史地2湖北广济西门益大号施恩地形研究
戎文言慈溪史地2湘汉慈溪观海卫戎仁房十九世纪英国宪政之发展
程光裕徽州史地2安徽绩溪上川茶与唐宋社会生活关系
夏纪鼎江阴化工1江阴云亭夏大有转Synthetic wool from 植物蛋白质
陈希浩新昌化工2上海宁波路渭水坊中西美术公司稻杆之利用
文焕然益阳史地2长沙长沙紫东园2号秦汉之气候
王连瑞涡阳史地2安徽涡阳新生粮行转地形发育
陈南阳厦门化工2厦门市靖山路十四号中国漆制造护膜之研究
岑卓卿余姚化工2渝陕余姚逍路镇木质可塑物之研究
陈吉余灌云史地1
  接省高高树森函 李惠林函 彬彬来函
  寄邵西镐函 贺张孟超、毕明珍结婚
遵义   晨睛,校中22°。上午有阵雨。下午晴,亦有阵雨。
  晚满天星。晚九点23 0 , 26.96飞子夜又雨c珞咖路廿二号取屋事。于民廿四年一月十九以南京市财政颁发勘字683 号土地所有权状一纸,押与南京兴业银行甲种住宅区珞咖路土地一商六分二厘五毫五丝作抵。宁儿回遵。下午学生救济委员会事工会议,并在上海酒楼晚餐。学生代表赵家毒、刘寿生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与邦华。得张宝堃函,如珞咖路廿二号尚欠南京兴业银行〔款〕。原借六千元,已按月还共四千元,尚欠二千元。所欠两千元作利息至本年四月廿二日止,共计须还法币211 , 720.72( 式拾童万宣千柴侣式拾元另柴角式分)。款已由研究所垫付,由宝莹于四月廿三交去,各种收据均全,惟原印鉴只须备函用原印鉴盖章寄京云。又现住珞咖路之淮南路矿公司人员于本月廿五六号搬,己与默君说妥,得其允许云云。舒厚信来谈,渠将赴汉口设站,同行者曾明洲(教育学系)与欧阳有春二人。学生自治会拟派曾守中或玉良菇、XtJ 寿生同行。
  赵家毒与刘寿生来谈,谓曾守中将考研究生,是否能提前予以考试。因考期定本月十五六,余不允。
  十→点至丁字口晤牙科张鹏飞,余门牙上边痛不止,渠认为系外边微〔菌〕作祟,故今日将右上门牙补好,又敷Revenon 杀药剂于外。十二点回。睡一小时。二点至校。三点开校务会议,决定十一月一日下学期在杭州开学。今晨余至农民银行,知汇款四亿已到,故员生回里者可发款,故急于将员生组织向西南公〔路〕局登记出发。现急于出发者占学生人数809毛。羽仪太太亦欲先行。派定劲夫、晓峰、季梁、步青、鸿遥五人为委员,在五月四日决定美国外交部本校毕业生之两Fellowship候选人。
  散会己六点半,即至上海酒楼。今日救济委员〔会〕请客,到钮志芳、张超及李天助、谢冶英、王劲夫、振公。八点散。晚梅太太招待唱京戏募捐人员,余以时晚未往。晚十二点宁宁自湄潭回。据云晨九点出发,在菩萨岩抛锚,至下午四点始有车去接,故子夜方到,在车淋雨三次。彬桦于下月初回云。
  接孙翁葡函总办事〔处〕函 高直侯、蔡邦华、吴馥初、士俊、严振飞函 接梁庆椿函(推荐叶德盛为农经系美国外交部研究生候选人(农经民27) ,杭县人)
  寄杨允中函 蔡邦华函
遵义   晨阴23°,27.10飞下午阴,晚阵雨。闻Great BushWarbler 鸣。
  
国民政府颁发《还都令>> ,重庆成立委员长行营,以何应钦为主任,张群代理。自今日起铁109路加价,改为客运每公里三等十二元、货运十六元。自京至沪王等四千七百,二等九千四百,也等→万八千八百元。舒厚信去汉口设站。朱宝瑶来。源潭学生顾以健、许国华、陈明敏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来往函件。卡点即借舒厚信、谢觉予至何家巷,与学生谈话。在微雨中于何三号空地上,余报告复员费中旅费只拿到三亿七千七百万元,现学生每人十二万, 16∞学生,即去一亿九千万。教授每人十五万,副教授十四万,配偶称是父母子女,与学生同,全校450 人,亦达一亿六七千万元。故校中仪器、图书已无费可运矣。公务人员之能得还都费者,其子女必不能在校支取,如无款可暂借,其有冒领者必受开除。目前离校之员生只能回家,不能至杭州校中,因乏房屋也。下学期开学定十一月一日,回家者必须打防疫针,因汉口已有真性霍乱。次家玉与厚信均有报告。
  余于十一点往看张鹏飞,又以Sulpha 药放上牙床上。遇张君定,知不久去杭州。回。膳后睡一小时。至校,张枣谋、伍天纬、余坤珊等陆续米谈。毕业同学会开会,未能往。晚六点约《民锋报》杨伯雍、王保康及钮志芳、张( J 晚膳。
  接王友蟹函许鉴明函章庆鼎、曹鹏翔接朱毅中、赵子衡、贝时璋、余乃梅、王季午、郑晓沧、贝时璋(推朱润)

〔遵义〕   晨17°,27.30"。下午阴。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寄杭立武一电,嘱给飞机票位。十一点又至牙医张鹏飞处,上牙床发炎无进步。午后叶左之太太来,为本月二十日公路票加价,故洽周、遵生诸人均纷纷欲走,因而影响到左之。余劝左之过暑假再去抗。四点至社会服务处,为史地系毕业生张元明与卫生院王进敏女士证婚,二人均安徽舒城人。五点礼毕,即〔偕〕松、允敏乘洒精厂车赴厂(允亨桥旁) ,到周则孟与牟贡三,由汤元吉夫人及章科长陪同晚膳。膳后看游艺会,有《五块钱》、《科学家及英雄》等话剧。
  至十一点始回。〔门〕为宁儿所关闭,不得人,在房旁借钥一,始得由旁门入内。
  寄高直侯、赵子衡函 贝时璋、李德贞、陈逸民电 王友安、吴馥初、吴志成、万武樵
  寄晓沧函 梅明片 王季午
遵义   晨昙14°,27.40" 日中昙。晚16°。
  四月份还都运输近三万六千,计陆运二万人,水运八千人,空运七千余人。农化荐陈善明、化学荐杨士林、物理荐邹国兴、生物系〔荐〕朱润来。 吴世炳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张王军谋、谢家玉来谈。十点半至农民银行晤郑经理,嘱其于本月十号前发二万万元之钞票,六号前发一万万元。据云十号前二万万元无问题,行中存钞无几,自贵阳运钞票需三四天,故六号以前再发一万万有困难。余谓复员费四亿七千万元之通知既到,理应全数发给,目前已支六千万元,因员生知五月二十号以后UNRRA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每公里卅元之津贴将取消,西南公路局且有收回空费75 0;毛之可能,故员生群欲T旬日内离去。所以六号以前尚要六千万元,十号以前八千万元,合成二万万元。郑允设法。至牙科张鹏飞处,为在上牙床吸取服汁后打人药水。至晚间觉发冷,不知是反应否。丝织厂吴经理世炳来,知不久将赴杭州,此间职务由刘副〔经〕理德纯继云。吴并赠以府绸一段。
  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附中朱校长来谈,决定附中教职员薪水220 元者以上者发旅费十二万元, 220 元以下者概发旅费十万元,馀款概照大学办理。学生发旅费依照附中开单造册发给。据教职员眷属及学生合计约260 名,其中初中学生31 名,将来开学在八月一日或十六,上海《大公报》上声明。储笑天、钱学中二人亦来谈。
  六点,昨结婚史地系学生张元明与新人王进敏在江浙餐厅请客,到客兰桌。七点回0 元晋及希文在家。今日晚膳,到卫生院彭院长夫妇、严德一及学生游振泰等。
  接周鸿经介绍邵潭秋函 直厚函又函王福春函又单行本 储润科函
  寄许鉴明、朱毅中、皮高品、吴保容、陆星南、杭立武、张孟闻、吴文晖、陈兆文、仲崇信、李惠林、贝时璋函 吴学义、倪士毅、皮鹤楼
遵义   昙。晚19°。石榴开花。
  
英阁访问团至印度后,因印度国民大会党与回教大同盟意见相距甚远,迄今未得协议。中午至象鼻嘴遵义高级中学,应高树森之约。下午六点马光煌、王鹤年请客。彬彬回家。
  晨七点起。仍觉发冷,不知何故。今日吃Sulphathiazole 四片。下午六点李医生来寓中打针,伤寒与霍乱。上午十一点至张鹏飞牙医处。据云经昨日吸服,上门牙之牙床巳好不少。十二点至省高。校长高树森邀中膳,到劲夫、尊生、觉予、皮高品及李相圃,并省立高中同人周本淳、程光裕、许藻惠?等。余未至省高已两年,省高之桥因迁移地点至下游,桥之图样不改,而河阔增加五公尺,用去九百万元以后,桥乃无法建造。中国人作事之不经济,至于如此。膳后参观校舍一过,与省高同人讲话。三点回校。吴文晖、步青、王军谋等来谈。
  五点回。则彬彬已自湄潭归。附中杭州校舍筹备委员定为沈金相、俞子夷及附中教务主任骆匡畴等三人。晚膳后借松松、允敏往水曲同街三号,晤羽仪太太及士楷等。晚史地系贵州毕业生马光煌、王鹤年等请王维屏,余未往。接湄潭电,知农经三学生张梓泉四日病故。
  接病生方圆函湄潭浙小教员王慰铺、陈祖宽、戴国惠三人函又爱予函(为小学事) 接张梓铭、方乘函王师毅、梅函赵子衡函寄润科、时璋、梓铭、爱予及附小王慰铺等111

〔遵义〕   昙。晨20°。午晴。晚晴24°,27.05"。
  国府还都南京纪念。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今日开美国外交部Fellowship 选拔委员会,到陈鸿逵、苏步青、王季梁、张晓峰与王劲夫五人。王主席,讨论三小时。各系推荐十四人,选定赵松乔(四年分数88) 、卢庆骏(70) 二人当选。病害杨新美74,物理邹国兴90,化学杨士林84,生物朱润77 ,英文冯斐77,历史胡玉堂83,农经张海帆72,叶德盛73,蚕桑吴载德80,教育陈学恂82,农艺陈锡臣80,农化陈善明79 ,均落选。中午请遵师张其昌、省高高树森、县中崔可章、成城李仲明及吴世炳、胡英朴中膳。二点回。
  王仁东夫妇来。下午庄雍熙来。五点洗浴。中膳有不洁之物,腹泻。晚六点至李仲明寓,未膳即因。晚膳后束家鑫来。上午十一点看牙医张鹏飞。请司徒巨勋,约化工三罗越嘉,为宁补数学、英文。宁欲随其同学王若霞赴桐梓四十一兵工厂,因其父王书香在该厂工作也。
  接阮毅成、高直厚、张宝堃、周国创函 陈建功
  寄丁庶为、张宝堃、季讷、馥初、定安函
遵   晨有阳光,24°,27.00"。日中睛。下午阴。十点下雨数点,27°,27.10"。
  巴黎因外长会议对于意大利各问题未获解决。定六月一日召开之和平会议将无期召集。但对于罗马尼亚疆界己划定,罗国与匈国之疆界仍依照1938 年丸月一日之状态,以Transylvania特兰西瓦尼亚由匈归罗。罗保疆界恢复战前状态。罗苏疆界则以Bessarabia 比萨拉比亚及Bukovina 布科维纳割归苏联。对于多脑河航行问题,苏联主张不讨论。毕业典礼,浙大第十九届大学毕业礼。黄兆铭、刘长庚二人来寓,为彬彬补课。贝时璋、李今英来。唐湘冰来。
  晨六点起。湄潭学生杜秀穗、张慎培二人来,谓附中高二学生湖北人蒋栋萍昨借来遵,今晨以急性肠胃炎身故,年十九岁,与王淦昌相识云。八点至校。知美国外交部来函,选拔本校毕业生两名c 昨委员会以年资、在校成绩、服务成绩、著作与稳文五项选拔,结果卢庆骏与赵松乔各得三票,邹国兴与杨新美各得二票,故前二者当〔选〕。若以成绩(在校时)而论,则邹国兴实为第一,卢庆骏四年平均不及70分,英文只60 分而己,将来能否入选大是问题。赵松乔成绩甚好(英文89分) ,但著作不多。杨新美年已35 ,在校成绩亦差,非上选也。余以邹国兴故,拟作函WilmaF airbank ,介绍邹国兴、杨新美二人为副车,或有一线之希望耳。后贝时璋来,以朱润在国外登了不少著作,余允一并介绍与Fairbank 。
  八点三刻至社会服务处,参加浙大第十九届毕业典礼。到学生一百六十人,教职员易修吟、顾谷宜、孙祥治、王达生、余坤珊、苏步青等十余人。行礼如仪后,余述此届毕业为抗战胜利后最先一次,亦为贵州最后一次。并以入社会以后,虽易于失望,但弗随波逐流、同流合污为戒。次枣谋报告本届毕业人数共291 人,计文院25 ,理院40 ,工院131 ,农院69 ,师范18 ,研究院8 人。成绩优者有国文周仲尧,外文罗茂彬,数学程紫明,物理李天庆、忻贤杰,电机施广德、屠家篯,化工富佩、朱佩真,土木王亲来,机械王丰镳、顾良能、吴礼中,农化孔良曼,农经赵养性。此外,应征译员之四年级生归入本届毕业者共46 人,有潘维洛、柳克平、张元亿等。此外,教授代表黄尊生、来宾刘靖宣、吴剑平均致词。最后学生代表答词。十一点散。
  至何家巷三号中膳。共十五桌,请修吟、季梁、步青、劲夫讲演。二点因。至办公室。五点回。元晋夫妇、王维屏夫妇来。
  接王师羲、梅、赵子衡、阮毅成函 接王子东、李道纯函 陆星南又借款一万元
  寄巫宝三(介绍左国金)、储润科、朱正元、沈金相、张梓铭(介马光煌)、王师羲、丁绍均函
遵义   口中晴,晚十点雨数点,子夜后大雷雨。Great BushWarbler 在院中旁晚鸣,鸣声为gar'-gee-chi-chi' , gar' -gee-chi-chi'。
  麦克阿瑟提出备忘录,使坞山不能充任日本首相,自由党大受打击。Eísenhower 将军由琉球抵南京,留六小时赴沪,艾氏现任美陆军参谋长。法军人逞罗渡湄公河。在张鹏飞处拔去右上门牙→粒。
  晨五点起。六点半至校。送校中同人出发,由长沙返里,计共兰车。有黄羽仪太太及阿皑、阿彭、宁而、洽周全家、王维屏夫妇、元晋夫妇、王仁东夫妇、陈立太太、吴志尧、陈学惘、刘操南。八点出发,余为拍数照。今日将美国外交部嘱选派毕业生二名,即赵松乔、卢庆骏二人之介绍信、成绩单及申请书各三份,由快邮寄出。至于著作等,于明日始可寄去。尚有杨新美及朱润二人之介绍信,由余作函与WilmaFairbank 作为候补。
  十一点至张鹏飞〔处〕看牙。因发炎久不愈,渠主张拔去右上门牙。余赞成拔去,因恐毒汁蔓延也。相处五十年,不能不一旦葱、然舍去矣。吴均一云中国人之Incisor 牙内有shovel 形之记号,余视之固然,作铲形也。下午二点在办公室开扩大行政谈话会,到乔年、时璋、步青、修吟、谢冶英、尊生、家玉、劲夫、意谋。由振公纪录。决定遵、湄二处公物均交与地方政府等各点。晚膳后继续谈杭州校舍。
  接茅以智函
  寄南京美大使馆Robert L. Smyth
遵义   晨睛22°。晚六点26°,26.98飞

  森森回寓。《民锋日报》景剑峰来。化工四董孔标来。史地毕业生陈吉余来Q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今日有四汽车开往永兴、湄潭接学生,但西南公路局并113无车自贵阳来,故贝时璋等今日未能启行。接舒厚信自晃县来电,知己安抵晃县。
  蔡邦华太太来,知渠亦急欲回苏。
  作函与美国大使馆文化参赞Wilma Fairba此,将本校对美国外交部来函嘱选拔之两名留学生经过情形告知。谓卢庆骏与赵松乔二人之申请书已于昨日寄出,但尚有杨新美、朱润二人亦望有机会予以考虑云云。以余观之,赵松乔成绩虽佳,但著作不多,而英文行文不畅,卢庆骏在校成绩太坏,英文只ω 分,二人希望均不大。朱润与杨新美在校成绩亦不过中等,惟朱润著作不少耳。以成绩论,邹国兴实首屈一指,惜所著文尚未在Philo. Mα, g. 登出耳。邹原得二票应作候补,但渠自愿放弃,故以朱润代之。
  接王国华、舒鸿晃县电么枕生、梁庆椿函寄王国华、陆星南寄Wilma Fairbank

遵义   晨晴23°,27.05 飞樱桃已过时,杏子上市。
  
英国下院通过撤兵埃及,时期待商c 按英军驻埃已有140 年之历史,即自那坡仑战争之后即有驻兵,自苏彝士运河开通后,更增其重要性。首都法院判决梅思平通敌有据,处死刑。晨张续渠、潘应河、储笑天来。下午陈绵祥(蔡太太)来。晚陈庸声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束星北、贝时璋二人来谈,为British Council Scholarship事,因张素诚、程开甲、姚鑫三人尚未接到中选之函也。蚕桑研究所蒋天骥来(民甘六化学系) ,亦为B出ish Council Fellowship 事。知蚕桑研究〔所〕蒋天鹤(天骥之兄)及陈士怡、王祖农均已赴法研究蚕桑。蔡作屏在杭将赴京,与驷先商迁移研究所问题。日文教授金城来谈,知思南许家坝地方有河,只有河谷而无水,其地离乌江只四五公里,而高出乌江水面三百公尺。渠以为由于地下水之漏泄,余则疑为Piracy 也。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抵校。四点至图书馆与皮高品谈,知化工系冯新德、农经系邹念鲁均借书不还,有意偷盗。五点回。蔡太太来。晚梦秋约尊生夫妇、吴世炳夫妇、李医生及允敏与余晚膳。
  接沈良弊、蔡瑞兰(惠立诚夫人)、王爱予函寄周鸿经、陈仲谦、陈祖源函储润科函

遵义   晨睛,午后阴,晚有月光。23°,27.00"
  晨六点起。昨晚为狗吠鼠咬之声,不能成寐。今晨贝时璋等一行三车人赴筑转长吵。将林世成、朱祖祥、吴润苍等旅行日记公布。家玉及赵家毒得贵阳来函,知员生抵筑后不能次日即赴长沙,因随身未带公文,故须等星期二、五之班车,即嘱家玉乘车往筑交涉其事。上午程民德、夏振锋等来,谈湄潭蒋国选欠食米事。丁浩生来,谈及浙江小学器具转让与遵师附小得十四万元,此款决以一半与浙江同乡会。浙大复员费四亿七千万元,己用去员生旅费约二万万元,尚余二亿七千万元。
  自国库提出作农民银行活期存款,普通四厘,二万七千万元每月息金可得八九十万,若八厘即一百五六十万元之数也。贵州银行已来兜揽生意,据云年利一分二三云。四点洗浴。六点约蔡邦华夫人、王季梁夫妇、小琳(蔡家二女公子)、徐晓及允敏、松在上海酒楼晚膳。
遵义   晨昙22°,26.95"。九点大雨,寻止。十点23°。
  晚月色大佳。闻蟠牌之声。
  国防委员会已通过废止军事委员会,设立国防部,以白崇禧为部长,陈诚参谋总长c 又有以顾祝同为陆军总司令,陈诚为海军总司令,周至柔空军总司令,后勤总司令黄镇球之说。遵义文化界欢送浙大,到者有《民锋日报》、社会服务处、黔训练班、教育会、遵师、省高、县中、城中、杰生、洗马、老标、新标等十三单位。邵维坤(均)来n晨五点半起。六点半至旧府中。今日有七车开贵阳,有尊生夫妇及其女公子、金梵音、陈庸声、蔡邦华夫人及为彬彬补课之黄兆铭等。七点半车开。九点倾盆大雨,十五分即止。十一点至丁字口,晤张鹏飞牙医。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
  皮高品与EF谋来谈。中膳后宁儿同学王若霞来,其父在廿一〔5月5日作"四十一"〕 厂(兵工厂)为科长,约宁赴桐梓家住一星期。五点借王军谋、皮高品至老城(标)小学,应遵义教育文化界之欢送会,到《民锋日报》杨伯雍、王保康,社会服务处吴世恕,省高高树森,县中崔可章,遵师张其昌及李仲明,教厅督学玉健吾,干部训练〔班〕曾毓嚣,《民锋报》景剑峰及八十三岁蕾绅蒋麓谱。由杨伯雍主席,蒋麓谱献旗,上写"善教继志,尊道救学,嘉贤容众,毁方瓦合。浙大复员返杭纪念。遵义文化教育界敬献"。晚李家铺、曾守中、赵家毒等四人来,渠等明日启程。
  接赵子衡函 高直侯、吴耀卿函 郭晓岚、高龙、周善生
  寄朱兆祥、林世成、苏步青、孙斯大函 王季午、宋三碗、朱习生
遵义   晨晴19°。晚昙21°,27.05"。晚月色大佳。
  为土木系助教夏志斌(嘉兴)与遵义王希尧之女王永碧证婚,地点陶园。又为史地系研究生陈吉余与救济院刘肇基之侄女刘永瑜证婚,地点县商会。
  晨五点半起。六点半至校。今日有汽车六辆开贵阳,且可购联票至长沙,每票四万二三千元。其中筑至长沙一段每公里只25 元,而遵至筑一段要96 元。今日往筑者有季梁夫妇、张其楷、邵维坤全家、冯斐、司徒巨勋、徐晓、张人价、蒋寿骏、程民德、夏觉民、王启东等等。自治会代表赵家王军亦乘商车赴筑。今日余将办公室中115六年来之文件理清,舍弃之文件达两箩,几乎将一支Parker 自来水笔亦遗失。
  中午成城、玉锡、遵师、县中、省高等六校校长请王督学健吾。余略坐,即出。
  至陶园,为土木系助教夏志斌证婚,到劲夫、王军谋、钱令希等。夏乃嘉兴人,沈铸颜之外甥,新娘县中毕业。二点至县商会,为史地研究部陈古余证婚。陈,江苏〈贯〉〔灌〕云县人,新娘系救济院刘肇基之侄女。二新娘均各只廿岁、十九岁而已。四点借允敏、松晤简白。
  接梅函直侯、晓沧、徐尔灏、陈贵耕函 默君电
〔遵义〕   睛。晨20°。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与晓沧、默君、徐尔灏、士俊、士芳诸人。陈建功来,渠自杭转飞渝,特来接其太太朱良壁者。余与谈苏步青就中央研究院半年专任事,渠大为不赞成。以本年步青与建功均只任课一个〔学期〕而往台湾,如以后只留校半年,实在不成话。余嘱其与步青谈之。中膳后至刘裁缝处候衣服。回。睡廿分钟。牙科医生张鹏飞与香港商行经理陈士烈来。陈,广西南宁人,曾代其兄为凤岗县县长两年。自民廿六至廿八九年时,方造公路抽壮丁,渠与史绍周合作,次得壮丁三千,即往芷江训练。盖凤岗壮丁应月出90 名,三年之数成于一日也。
  史绍周行伍出身,目不识丁,然人甚豪侠,喜打抱不平,曾助四十三师于民十六七年间与周西成二十五师战,被围于凤岗二十五天,诈降得脱云。张拟明日约韩汉英晚膳,亦约余,余谢之。
  四点至校。张惠谋与皮高品〔来〕,为聘约社会科学院本届毕业生,允出回杭旅费,使余大不快。因各校毕业生均给旅费回原籍也。今日所聘四人中有郑式谷来,余只允给旅费六万元,并自本月起薪。因浙大毕业生亦多自出旅费就业,吾人何必优待他校学生。且图书馆新聘之人,实应向杭州报到。校中约职员,除主任外,以及约助教,概不出旅费也。
  晚刘裁缝来。收拾书籍、信件。彬桦欲考台湾大学,余不甚赞同。以台湾大学只有设备而无人材也。晚阅下学年新聘书各院系应发之数,并整理行装及书籍,备明日启程赴渝。十二点始睡。睡未久即倾盆大雨,至侵晓不止。
  接绍兴县县长林泽、直侯三函骆匡畴、羽仪太太、沈金相、振公函纯白函式权订婚函步青函寄吴霞初、路季讷、章定安、晓沧函默君函杨其泳、丁荣南、徐尔灏、士俊、士芳、熊全治、方正三、郭晓岚函

遵义   晨雨。江水大涨。七点后阴。晚19°。
  国府发表经济部咏霓辞,以王云五继,交通部俞飞鹏辞,俞大维继,资委会直属行政院,叶宣部改彭浩齐,吴国帧为上海市长,张道藩南京市长,何炳松英士大学校长,李寿雍长暨南大学。
  晨五点即醒不能睡,雨不止。八点至校。接家玉昨自筑来电,知已定十六日邮车。又得直侯电,知廿一日自渝可飞南京,故决计延期至十六去渝。九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下年度加薪。助教及职员200〔以〕下者各十元。讲师及职员200元月薪以上者各加30 元。在校一、二年以上之职员停职者,其家在南京以东或北者,各给薪水至七月,又旅费十二万元,并将来补给还都费,计有注册课寿锡璋、王芝堂、高雪彤及会计处邵怀珠等υ 浙大关防暂不带去。今日到陈鸿造、劲夫、振公、季恒、晓峰、惠谋。至十二点半始散。中午张鹏飞请客,未往。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家玉回,如去筑学生已于十三号全体离校,现留遵者三四十人,湄潭二十四人,永兴亦如之,合不达一百人。至医务课打霍乱、伤寒疫苗第二针。五点因。傅家大小姊傅〈纪〉〔姬〕自昆明联大回。据云联大双十节开课,学生每人发旅费十五万元,公费二万元,教授廿五万元云云。昨得陈贵耕(自治会代表)来函,谓在筑赖同学任亚冠、余叔文二人之奔走,得以顺利得车云。
  接陈令仪、韩仲强、甘华舜款八万元宁宁函尊生函
  寄直侯电易修吟、韩仲强、陈令仪、陈贵耕函陈寅俗电
遵义   晨阴,校中15.5°。晚18°。
  
今日起时间用夏季时。
  晨五点半起。七点半至校。规定各组、处人数,如庶务22 ,医务8 人,文书6人,出纳4 人,教务2 人,图书馆14 人,注册组12 人,各院长办公室一人(合5 人) ,各系技术员合20 人,校长办公室5 人,训导生活指导8 人,会计14 人,合120 人。
  乔年与劲夫来,为方子勤增薪事。中午回。睡一小时。
  二点至何家巷看新生。回至办公室。决定六月一日起,此间总校结束,改留守处。校中关防交与祥治带杭。教部公文于六月~S 改送杭州。七月起薪水与生活津贴亦寄杭州。五点洗浴。六点在柿花园-号请遵义文化界,到八三老翁蒋箴谱(禁烟局科长)、遵师张其昌(纯仁)、县中崔可章、《民锋》杨伯雍、社会吴世恕、教育会惹公直、训练班曾毓富、老标小学陈福相、新标李慕龙、洗马小学李德宣、成城〔中学〕李仲明、杰生〔小学〕何其荣、遵道〔小学〕杨伯华。
  接温邦光函孙斯大、罗凤超、杨口口寄温邦光函阮毅成

遵义   至桐梓晨晴17°,晚雨c

  巴黎网外长会议无结果散会。失败的症结,由于南斯拉夫对于Triest 的里雅斯特之要求,苏联支持而英、美否认,及英、美坚持开放东南欧市场。浙大新生入学考试,湄潭、遵义二处举117行,遵义报名160 人。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将各院系之教授、讲师与助教名额排定。并将文、理、农、工四院之教授、讲师、助教等人名,计中国文学系12 人,外国语文系17 人,史地系15 人,文学院44( 本年46) 。理学院数学系18 人,物理系18 人,化学系16 人,生物系15 人,药学系7 人,共74 人(本学期86 人)。工学院电机16 人,化工系14人,土木系15 人,机械16 人,航空系9 人,共70 人(本学期60 人)。农学院农艺10人,园艺8 人,农化8 人,病虫害9 人,蚕桑7 人,农经9 人,共51 人(本学期49人)。师班学院聘书暂不发。公共科目体育教员十人,公共科目陈庸声、沈思岩、余岩竹、许仁章(三民主义)、罗凤超(经济上黄炳坤(政治)、谢幼伟、毛起(哲学)等八人,农院公共科目邵均及陈乙枢二人,以上总共249 人。查浙大除师范学院以外,名额为434 名,内除中学50 ,职员120 ,尚有264 名额,与249 相比尚有15 名也。十点将教员名单付交俞心湛后,余即返寓c十一点(新时间十二点)至邮局,森森、允敏、松松同行。彬彬于国文考试完毕后亦来邮局。以时尚早,遂借允敏、松至华南药房李医生办公室为松看病,因松近数日胃不佳兼黄瘦也。李医给予St印hag伊u阳出a削n川l川i山di泻也。据云此次学生离校前向校中购药近二百万元。魏春孚来,借至江浙餐厅,因今日监考诸人,如枣谋、劲夫等均在此中膳。三点左右邮车始来,乃1938 年(3806) 之破邮车,费油甚,已不足当加仑。计桐梓之程尚有64 公里,乃向浙大提取5 加仑酒精,计值二万元。三点半车开,余坐车前,同坐者为重大商科学生旺(读如许宇)永?斤。年后尚有浙大机械一学生云维绩及附中毕业生吴惜抱。车至板桥, Clutch 断乃停车,电话桐梓求救。余与睦、云二生在板桥晚餐。板桥即以廖氏化风丹著名者也。七点救济车来。八点(即新时九点)抵桐梓,即宿邮站对面之小客找楼上,乃余三星期〔前〕回遵时所宿之店也。晚雨。

渝   (由桐梓至重庆)晨雨,下午阴。晚抵重庆25°C
  日本内阁自币原辞职后,自由党坞山、社会民主党户山组阁均失败,现自由党吉田茂又被群众反对。北方战事扩大,热河平地泉、北票,华北昌平、南口,胶济线明水、龙山,均有激战。时间改为新时间, Day light saving time 0晨五点半(新时间)起。借旺永沂、云维绩二人雇挑夫至对门车站。六点即开车。司机黄冠亭系崇明人,因搭黄鱼被军邮查出开除,将离局。但今日所带黄鱼特多,计有十七八人之多,共收入总在二三卡万元也。余以其开车谨慎,约其至杭州浙大,但恐渠不能安度清苦生活也。因晨未早餐,抵松坎己九点。因雨中路途泥泞,故车不能速驰,停片刻即行。十三点相近始抵东攘,在东北餐馆中膳。吃鱼。一点开。三点抵荼江,因钢板断乃在此修理二A小时余。余与云、旺、吴三人在此吃面。启行己四点半,时天己放晴,抵海棠模已暮色苍黄,万家灯火,八点(老时间七点)余矣。水大江阔,须过二次被。上坡雇洋车至国府路309号中央研究院,时已十点。敲门而入,由龚德三应门。知房间已预〔订〕,但已下扁,余乃与云维绩至聚兴村廿二号晤萨本栋。未几赵子衡乃重回至国府路,余仍寓楼上蜗居小室,云生宿楼下客厅,翼日即去。
  此次途中所见,桐梓附近雨水充足,已无旱象,因贵北稻米下种迟,故虽立夏己过,将至小满,而田中插秧者极少,包谷亦初下种。至东溪松坎一带,则包谷高已达尺余,水田雨水尚不足,插秧者己不少。秦江以北则水田十之九均插秧矣。在基江北都司站上遇浙大史地学生钟恒,即月前余为证婚之新郎也。渠在此接一同学未遇。余告以浙大同学已走十之九,留校者不达百人矣。赵子衡告余,谓梅儿十五号又大发气喘,送入临江路宽仁医院,十六日得医院电话,谓病重云云。赵为梅儿仍奔走甚力,余心感之。
渝   晴。晨22°,午26°,下午27°。晚雨。
  
共军三路迫济南,国军收复四平衔。马歇尔总部声明,尽力设法使东北战事不影响至华北。
  晨六点起。早餐后借赵子衡坐公共汽车入城,在都邮街下车后,至临江门宽仁医院晤梅儿,遇何医及主任医生现医生,颤系华西毕业。梅昨打Ephedrine 二针,呼吸仍困难,今晨曾打Atropine 。余告以今晨已晤高直侯,飞机登记号数,余为g 389 ,梅为g390 ,预定于廿一二可以启行,但气喘若不好,或须延期一二天。据赵云,梅神色已比昨佳矣。
  出医院别赵后,余至西大街五号武汉大学留渝办事处,遇武大教授唐民需(吴江人)及李儒勉(都阳人)。余约见鲤生太太,始〈至)(知〕允仪住春森路12 号,余询王云槐之所在。据李云,王仍在英大使馆新闻处。余告以去年十二月间通伯适带Bronchovidrin 及一函,李儒勉允至王处查询。周太太云,于月底飞汉口并〈罕〉〔知〕鲤生将赴京。余乃兴辞而出。回晤子竟,借至国民外交协会中膳。余在子竟处借得美国McConnick 制DDT 粉,放于床沿上。睡二小时。
  出至春森路十二号询允仪,则知已于今晨飞京。乃至陶园考试院考选委员会驻渝办事处,询得沈士远在歌乐山,行期未定。晚至重庆牛奶场晚膳。膳后至美专校街一号晤叔谅,为拟→稿致沈鸿烈省主席。八点半回。与子竞谈,至十一点睡。
  寄校中电

渝   晨微雨23°,上午阴,午25°,下午阴26°,晚24.6°,子夜大雨。
  教育、军圳、军令三部拟定草案,本年度高中毕业生征服国民军训服役,须服役一年始能取119得大学考试资格,女生亦须受同等训练。经主席核准,将分重庆、镇江、南昌、武昌、贵阳、西安、沈阳、广州、杭州九区,受苦11共十万数千人。大学考试仍继续举行,对象为历年未考入大学之学生。白汉熙来。
  晨七点起。九点半高直侯来,知飞机票已定中国航空公司,余之登记号数为g 389 ,梅之号数g 390 。梅之职位(垫)(填〕为浙大教授,年廿六,赴沪事由是筹备复校,因不如此不能同行也。余由电话2965 询珊珊坝中国航空公司测候站徐圣漠,知今日飞至g 120 号,预计每日约80 人,则廿三号或可挨到矣。十二点,自汉熙及其太太来,知杨守珍与其太太甫于昨日乘车赴遵义接酒精厂厂长事。白汉熙将去该厂为工程师。
  中午萨本栋夫妇约至国民外交协会中膳,到陈可忠、周子竟及萨家两公子,其大公子现在南开。二点回。可忠以肺病将出国赴美,正在办手续中。回。睡廿分钟,即向萨氏夫妇借其二公子所用医气喘病之药Riddobron 或称Bronchovidrin ,及喷气瓶,往宽仁医院交与梅儿试用。梅呼吸仍有困难,但今日未〈到〉〔打〕针。
  Riddobron 系德国药,英人仿制,其中有Atropine 、pituitary gland 等Extract ,以喷雾(气)(器〕打人鼻中。去年段锡朋(书泊)介绍与我,曾函英国通伯购办,迄不得消息。后函徐尔灏询通伯,知已于去年卡二月托英国使馆新闻处王云槐带返国内,但王迄未通知。昨在武大办事处(西大街九号)晤李儒勉,渠允向王三槐询问。今日打电话未打通,故向本栋太太借用一天。梅儿告余,谓胡鸿慈抵沪后,曾寄十五万元,后又寄二十万元,嘱购皮鞋等等云。余为梅儿以二万五千元购一皮箱,长30飞五点回。六点子竟约杨简初,金大之严、吴二君及本栋夫妇晚膳。据云,上海交大停课一个月,近己上课。由毕业同学及教部共筹兰万万元以比期利息月息大二分,分给教职员,每人可得十万。又交大近以一万六千万元包国庆轮装三百人及四百吨物资东下,研究院分其一半,即二百吨,出八千余万元云。十点睡。
  寄允敏No.l 函
渝   晨雨23°,晚阴26°。子夜十二点大雨。
  日本新阁组成,吉田茂任首相兼外相(自由党) ,内相大村清一,藏相石桥湛山(自) ,文相田中弘教授(无党派) ,农相那须惜,商工星岛二郎(自) ,厚生相和合良成(进步) ,递相平域常次郎(自由党) ,此外斋簇隆夫、一杉定吉、币原喜重郎均进步党,为无任所大臣。化工卅三级夏靖来。
  酒精厂朱君来。陈霖来,为董孔标轮舱。英国大使馆新闻处王云槐来。
  晨七点起。上午去振声来,知三台东北大学已结束,喊启芳将飞南京,而么将飞北平视察东北气候所组织与东北大学。作函与劲夫、振公,并交高直侯两电,一致沈成章,希望协助浙大,一致骝先,嘱电汉口船舶调配所拨舱位与浙大员生。化工系毕业生夏靖来,求介绍与军政部电讯修造厂张德普,欲在厂中谋一位置。因厂长张启华己去京也。又陈霖来,为病生某轮船舱位事。与本栋谈UNRRA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给各大学四百万美金购设备,此事驷先原交本栋办理,后本裤、以原子弹将在联合组织机构内讨论,派本栋赴英国,以汪曦哉代理。汪与杭立武为此事意见纷歧,遂将搁置,部中交与各校所开之单因无用,即汪最哉所组织十一人委员之单亦不能用。本栋己将去〔年〕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会时英国科学家所拟大学基本理、工、农、医设备重15 公斤之单子带回。去年罗志希、李润章等对于此点均毫不加以注意,本栋以为如欲速,即用此数开入。如有卅个大学用此设备,即须四百余万美金。其中工院设备乃依英国标准,比较稍差云云。
  中午借子竟在中美文化协会西餐,每plate 三千,但二人吃,开账7800元。回。
  睡一小时。三点至临江路宽仁医院晤梅,知渠咳嗽觉昨为甚,但呼吸稍佳。昨曾打Adrenalin 一针,晚吃安眠药。渠曾得胡鸿慈寄来先后卅五万元,嘱购黑皮鞋与绣花缎被面。余与购一成都软绸绣花桃红被面,价卖万一千元,纹皮鞋利华硬胶皮底32,000 元。
  七点在都邮街冠生园晚膳。遇江良规,知中央大学留渝尚有二千人,员生均在内。以轮只运走者,原定三千人,现只走一千人。民协专运,中大只能装240 人至宜昌为止。→月来回四趟,其余他二轮尚可搭人。六、七、八会个月公物全停运,专装米粮东下。中大已与民生公司约于十月前将公物一千吨运完,价每吨十八万元。
  教职员坐轮者只准带60 公斤,坐飞机者带15 公斤,其余自理。包机回,只与其他票位同价,共走一百余人,现因东北运兵故暂停云云。
  寄沈鸿烈电骥先电振公函 劲夫等函No. 1 宝莹函张德普片陈学溶、郑士俊徐圣漠片
渝   晨雨,下午阴c晨23°,下午五点26°,晚十点25°。阴。
  

  美外长贝纳斯发表演讲,申述本夏不开和平会议,由UNO 联合国组织讨论决定υ 印度临时政府将成立,多数代表将属于国大党,反对在印度国境内成立回教国。缪斌在京枪决。刚复飞印度去英国。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允敏。早餐在重庆牛奶场。牛奶每杯上月350 元,现为400 元,加1/ 10 税为440 ,吃两块面包即360 元,合800 元。咖啡和可可每杯660元。在家时吃面包、可可,从不知如此高贵也。在上清寺剃头,连加油费1400 元。
  现公务员多东下,故生意不如往昔之盛矣。正之来,知中大留校重庆者尚有二干,生员家属乘船至南京,每人化十六万元,与教部原拟七万元相差甚巨。若在重庆耽搁则费用甚巨,故浙大乘轮回杭每人不能少于甘万元可以断言。在轮上学生供给每日膳费一千元,教职一千五百元,十二岁以下减半,五岁以下不给。行李以容量计, 40 Cu. ft.立方英尺算一吨,则一只普通箱子或铺盖即算一百公斤矣。由此算121法比重量算法,总吨数要超出二倍半至三倍半。中大只允教职员每人带60 公斤,而浙大每人允1∞公斤,实太多矣。如带一个铺盖即可算一百公斤。
  借正之出外吃面。因。睡一小时。建人来谈,知中大在京向行政院购汽车卡车一辆,载重五吨,价九百十余力一车, UNRRA 之载重三吨,而价七百四十万者为上算矣。陈宗器于今日回北暗。据云国庆轮之合同已可订,尚差→机关签字,定廿九启破。另又租一福民?轮,可载三百人,另货物一百二十吨,价八千余万,于七月初可以开行云云。此船系木船加机器,据萨本栋之堂兄报告认为可用云。去振声来。
  午后三点乘车至宽仁医院,遇俞大奎,现在市公用局。又遇郑文炎。在医院交梅儿Chocolate 一块,广柑五只。梅交余阅胡鸿慈来函二通,殊矛盾,→方则承认渠二人性情不合,一方要结婚。如此婚姻,甚难望美满也。今日梅气喘较好,但咳嗽未已。五点回寓。七点四川饭店晤陈可忠,知渠以进修将出国赴美,年可得六千美金,馆长由赵士卿代。出至美国大使馆新闻处阅报。又至中央图书馆晤武大李儒勉不值。回。与子竞谈。梁思成自李庄来。
  寄允敏第二函希文函打电话与朱和周及宛敏渭

渝   上午雨,日中阴,下午阴。晨23°,晚24°。子夜大雨。
  国防最高委员会决定川江运输七月-日以前加紧运川粮至下游,留渝公物暂停运送。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与家玉及劲夫,告以中央大学与研究院运公物之状况。
  并嘱家玉最迟于六月中来此主持迁校,因直侯一人力有不足,并须年富力强之干练人员来此。十一点雨止。余至胜利新村→号晤P. M. Roxby 罗士培,遇Boltono谈及浙大物理、生物、化学、蚕桑、农艺、园艺各系之账目,共欠药品仪器等件一万九千三百七十六印度卢比。其中除药学系已付一万六千七百O 五卢比外,尚差二千六百七十卢比。从前每卢比只值六元国币,现则抵五百七十元法币,合计需一百五十二万兰千四百元。Bolton 嘱代替曹天钦之徐逗亭来谈。知Bolton 原决定可打八折,现又不肯。余以校中受中英科学合作馆之实惠己多,若将此款延右不理,亦不近情理,且于国际信誉有关,故决计将其还清。若Needham 在渝,此事或可早解决矣。
  中午Roxby 夫妇及Bolton 与印度人Mohammed Ali 同进中餐。据罗士培云,本年British Council 邀请三教授(即)[及〕十五个学生赴英国大学研究,惟尚未经正式批准。兰教授为联大伍启元、地质调查所李善邦及一学生物之罗君。十五学生有程开甲及姚鑫之名,张素诫已落选。罗士培承认Needham 与Julian Huxley 赫骨黎、Bernal 贝尔纳同样左倾。Huxley 已被派为UNESCO 之Chairman ,而Needham则为Section head ,现在巴黎云。
  膳后余在图书〔馆〕阅Nαture o 胡乾善及武大总务徐君来。五点至城内临江路宽仁医院看梅儿之病,今日仍咳嗽。六点晤汤元吉太太于五四路。六点半至新生村四号郑文炎寓。七点至临江路俄国餐厅晚餐。到郑文炎、徐含章、董孔标、陈霖、邓爽(女)、薄学文及金城等,多为本年毕业生,有四五人将往台湾任事。八点回。
  在车上遇么振声。晚与子竟谈半小时。
  寄路季讷函家玉函劲夫等第二函
重庆   晨大雨22°。 _L午雨不止,下午阴。晚23°。桃李上市。
  
晨陈建功、董孔标、么枕生来。白汉熙来。日本自杀机之能效。
  晨七点起。八点借么振声至岭南餐室早餐,谈及三台东北大学学生自治会代表、湖北人胡子高被暗杀事甚详。据云,胡为地理系三年级壁,人甚强干,因办壁报与上海人唐立民相熟。唐于去年四月与话剧中女角结婚,其人亦姓胡,为胡宗南之本家,近又与胡子高亲昵。胡之弟兄二人与唐夫妇合租一屋。唐于上月曾来渝,为学生代见喊启芳,于喊自沈阳回渝前一日忽返三台。本月六日晚与胡口角绝交,但翼日又邀一金姓者与胡吃酒打牌。晚间六点与金、胡二人间走至一小巷,金酒醉,唐、胡、金谈至九点,忽有人来觅胡子高,金、唐二人离去,胡遂被人暗杀,身上刺数卡刀之多。东北法院已向地方法院起诉,认唐、金二生为嫌疑犯,唐又有特务工作嫌疑,故人人自危。教职员学生又相率离去。么枕生谓此事将以不了了之云。
  今日托子衡向行政院设法将余与梅儿之飞机票提前。下午得回信,谓廿六可飞,廿五购票云。中午约子竟与么枕生在国民外交协会中膳。膳后回。睡一小时。
  三点晤端升,与端升及本栋谈半小时,讲法学院教师与课程,与数学研究所问题。
  四点至城内宽仁医院晤梅,知咳嗽仍未全愈,人更消瘦。至民权路安娜衣店为梅取衣服。六点至冠生园吃面。七点回。遇南开数学教员刘晋年,与〈卢)[刘〕及余又苏谈,知联大经孟真与周至柔及钱昌作交涉,用航空委员会〔飞机〕运送联大教授眷属等,自滇至渝,自渝至平,已达数十人,总数可二百人,于一二个月内走竣。又联大假生产局宿舍中四路61 号设办事处,可住-百人,故宿舍全部解决。故孟真神通极广大云。十点洗浴。
  Bemard Brodie "New Tactics in Naval Warfare" , Foreign A.ffairs Jan. , 1946.日美海战以Gaudalcanal 六月之战最为重要,时间Aug. 7-8 , 1942 。海战新发明以高射炮之influence fuse 为最有用,日本自杀飞机Kamikaze 在Okinawa 之战用4000架,伤美国战舰223 ,沉30 只,死美军4907 ,伤4802 , Battleship 无一沉者。

〔重庆〕   晨雾22°,晚27°。美国战时之生产能力。
  晨六点起。七点借杨简初、周子竟出外早餐。子竟今日飞回昆明。与子竟、简初谈至八点,子竟告别赴机场(珊蝴坝)。余作函数通。十点至陶园晤考选委员会办事处沈士远。沈在歌乐山遇一张君,询以邵天宜、英多二人之机票,则云正在办手续,并知能能(英多)已来会住楼上。出至七星岗领事巷二号英国大使馆新闻处,晤王云槐。缘去年十月间,余托通伯在英国购Riddobron 为治梅儿之气喘,久不得消息,故托徐尔灏在英国问询。据〔云〕已于十二月间托王云槐(英大使馆)带回。今日相遇始知渠行李均在Calcutta 加尔各答,而此药与通伯之信均在箱中云。
  与王云槐〔谈J.始知系东大学生,与晓峰等同时读余气象学云。
  十二点回寓。中膳后睡一小时。戴兆霆来,知天宜仍留遵,待沈士远函出发云云。与政之谈半小时。赵子衡来谈,谓在南岸太古公司歪船,如装货取价每立方公叹每月250 元云。乘车至临江路宽仁医院晤梅儿,渠尚未能起床且仍咳嗽。五点至两浮支路美国新闻处看报纸Foreign Affairs 一月份。遇吴祖基、王素玉等。八点至重庆牛奶场晚膳。膳后回。与陈宗器、伍献文等谈,知国庆轮交大与中央研究院拟合租,但以委员长之命令于七月一日前须尽先运军需又发生困难。明日新任交通部长俞大维来渝,与之接洽以后,始有确实办法云云。今日直候将复员费一万万自中央银行国库提出,存上清寺中国银行,利息六厘。余在遵支卅万元以梅儿购物已用去廿万,明日购机票,故又向直侯支五十万元。
  Hanson Baldwin "America at War" , Foreign Affairs January , 1946. 在抗战期内,美国造船军舰3 , 640 ,000 tons ,商船日,000 ,000 tons , 5 , 425 只。飞机在1942 年Roosevelt 罗斯福谓每年可出六万架,但抗战四年共造296 , 601 架。坦克车造87 , 000 架,卡车2 , 400,000 辆,步枪口,000 ,000 杆,登陆艇landing craft of BuckRogers Design 八万只云云。
  接杨季珞
  寄杨季瑶、允敏No.3 、罗凤超、路季讷函
渝   晨阴,微雨。午阴26°。冯景兰来。磅得连西装一面拾五磅。
  晨七点起。八点邵英多(能能)来。借英多、陈德洪赴城内宽仁医院看梅,将院中费用算清,计住院十→天一万一千元,医药注射检验三万一千元,合四万二千元。梅今日咳嗽较好,但昨晚仍打针,以时机不可失。今日报载飞机票位因登记者过多已停止登记。余请陈德洪至中航公司购票,结果得180020 、180021 两张。余与能能送梅至中四路61 号联大招待所,约能能为梅收拾行李,使梅不致过于困疲。
  冯景兰来,未值。借赵子衡送梅行李至中四路六十一号。回途遇正之,知其太太与二小孩已自昆明飞来,并知建人于明日起飞赴京。闻昨日元飞京。途遇姚君(前浙大总务)。
  中膳后睡一小时。朱光世〈物理廿七级〉〔来〕,渠在九龙坡女子师范,欲在北洋工学院或山东大学谋事。二点半借陈德洪及能能至中国航空公司将行李过磅。
  但至中国航空公司后,知昨、今两日均无飞机到渝,故今日不过磅。明日即有飞机,亦须坐廿四五应走之人。废然而返,白拆实了五千四〔百〕元的军费。但梅儿藉此可得休息或能身体复员未可知。四点至国府路140 号晤陈建功夫妇,告以罗宗洛己抵京、沪。遇前四十一兵工厂厂长钟道锢反甘一兵工厂厂长李承干(直卿,长沙人)及总务主任虞绍棠,约在二十一厂办事处晚膳。李承干为日本东京帝大毕业生中之前辈,以苦干出名。廿一厂对于厂工福利事业办理极佳,迄今未停工,有工人七八千人,制步枪、机关枪等。虞系义乌人,与建功为同学。晚膳时到中央大学陆志鸿、李育三太太、建功夫妇及奉化杨君、吴君夫妇等等。八点回。
  北暗各所,植物饶钦止、动物伍敏行、物理陈宗器、心理某君与本栋谈运输问题。以蒋委员〔长〕手谕,七月前尽量运粮食自川东下,故交大所包之国庆轮有被扣作为运军需之势,已电黯先交涉。同时决定租用怡庆公司之福邦驳轮。谈至十点半散。农学院焦龙华、刘讽吾二人,刘、焦二人均将往台湾云。
  寄允敏No.4 函
渝   微雨终日,时停时止。晚六点23°。
  联合国粮食会议在华盛顿开会一周,明日闭幕。决定组织紧急粮食委员会,接替联合国粮食局,负分派世界粮食之职。气象研究所运京物资。刘讽吾、焦龙华来。化工系毕业生陈国符来。
  晨七点起。徐延熙、梁实夫来。据徐延照云,气象研究所共182 箱,己装运至渝牛角沱,计公物162 件,私物20 件,公物计重20 , 167 公斤, 1636.4 Cu. ft.立方英尺。公私合共22 , 512 公斤, 1922.2 Cu. ft. 0 如以40 Cu. ft. 作一个volumetric ton容积吨,为48 立方公吨,每箱平均容积约12 cuhic feet (36" x 22" x 22") 。如以每月每立方叹二百五十元计,则每箱每月之贮藏费可二千元,二千箱每月六百万元。
  研究院与北暗五所、李庄体质人类〔所〕在内,合75 met配tons , 170 Volumetric tons云。气象研究所箱子1 一76 号装书, 77一103 气候纪录, 104-114 天气图, 1 15-139 仪器, 140一144 文书, 145一162会计事务, 163一182 私物云。
  梁实夫之女失踪迄今无着,已押嫌疑犯二人,交保者三人。八点半借么振声出外早餐。九点蒋硕民借南开数学教员刘晋年来。知硕民于昨晚由昆明抵渝,拟去沪或京,为修德里屋被其继母、三嫂出租,而不供给硕健、硕安学费事。十二点借刘晋年与硕民在国民外交协会中膳。据硕民云,硕英在台湾军令部派往警备司令(台北)为情报课主任,豪豪在美希望回国,杰杰被张公权(家嗷)邀往沈阳中国银行,硕德、厉德寅在昆明中央银行,程毓准在Princeton ,硕贞将往美国,硕治在法国,硕平在东北熊天翼处,硕安在江苏医〔学〕院,顶美在昆明银行,硕健赴沪途中云云。又谓联大左倾份子如闻一多,极喜批评政府,如张莫若、钱端升等,均已失去学生信仰。闻一多受龙云之津贴,故生活颇舒适。孙逢吉专勾引女子,与陈遥相若,浙大是否应续聘是问题也。
  膳后睡半小时。三点借能能与梁思成及陈德洪赴珊蝴〔坝〕机场,到中国航空公司又不能过磅。乃觅气象台阵、学榕来,结果将行李带至机场,磅得余与梅四件行李共36 公斤,超出六公斤。余秤得112 磅。将飞机〔票〕二张及行李交与陈并填好表格。四点乘车回。六点梅和能能来,借至岭南餐室晚膳。又下午至玉川别业晤林超,遇黄秉维夫妇及其二岁幼子。
渝   晨雨,上午阴,下午雾。晨22°,晚25°。
  暹罗与法国协议失败,法国主张暹罗交还1941 年暹罗所吞并之柬埔寨及老挝部份,渥主公民投票。张一能来。范辅粥、硕民来。晚叔谅、钱端升、直侯来。巫宝三来。林超、周开封来。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往看梅儿,知气喘未复发。但上海航空公司之罢工迄未解,不能飞行。今晨梁思成飞昆明,刘晋年、冯景兰飞北平。
  阅叔永及吴学周、李珩三人合译w. C. D. Dampier嗣Whetham 丹皮尔→患商著《科学与科学思想发达史~ ,系民十九年第二版,原著已有民卅年出版之第二版矣。
  林超来,嘱出留学考试气候学试题,限六月十五日交到南京。知公费生考试将于七月底举行。硕民来,嘱作函与陈克文,为购飞机票赴沪事。午后睡一小时。
  三点进城。至唯一电影园看Thomas Edison 《托马斯·爱迪生》影片,系MetroGoldwyn 制有声片,述爱迪生一生奋斗及发明电灯与留声机之情形,情节颇为动人。主角尚佳,而声音清晰,胜于贵阳电影园,惟看众到处吐痰,园内空气恶劣,故余不愿梅儿来看。回与梅〔谈〕片刻。晚膳后回。直侯来。又化工系范辅粥来,嘱余作介绍函与化龙桥电讯修理厂张德普,余首荐杨靖,次荐金孟达,连范为三人矣。
  九点晤叔谅,托渠与沈士远借考选委员会之屋。
  寄振公、劲夫等No.3 函
渝   晨22°。昙。午后二点26°。
  美、法签订贷款协定,美借法国卡三亿七千万美元。埃及英军限七月底撤离。袁家斌来。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十点直侯、建功、硕民相继来谈。余函介绍硕民见行政院陈克文为购飞〔机〕票事。今晨在《中央日报》见载有运输消息一节,谓空运与轮运均以军事及粮食关系极端困难,故有加强陆运之需要。因此公路总局包商车百辆直接由渝赴京,总运费为一百卅七万元一吨,客票为每人约十六万元。盖以二千九百公里计,每公里五十五元计也。如至杭州则路途减少二百余公里,但须至上海之回空费用,两相较亦甚近。余即约直侯至牛角沱公路总局询确实情形,知局长萧庆云与张登义均已去京。今遇副局长赵君,知周副局长与吴保容直属第三运输处主任韩君茂一正在开会。未几韩君茂一来,即前次与谢文龙局长同进餐者。据云贵阳区只能运送至长沙或衡阳,其条件为租车费自遵至长每吨公里195 元,不出回空费。但酒精每gallon 走十六吨公里,需出回途酒精。酒精价格为每gal.四千一百五十元,长沙以下可用木船云。余等兴辞出后,即至调度组晤吴保容。据云现有商车直往南京,即介绍运务处调度科汤丁寿。渠谓去杭州与去京之价目不相上下。
  租1 车即三十五吨,每吨约‘百卅七万,即约四千八百万元,以不收回空费,故较廉云云。照商车算法每公吨公里为460 ,而依照租车办法为695 元,长沙以〔下〕一段自较廉矣。
  午后三点至美国新闻处。途遇去枕哇,又遇卫士生。六点回。至老魁顺晚膳,应高直侯之邀,到伍献文、陈宗器、建功夫妇及硕民,遇吴之椿及其夫人(女诗人欧阳采薇)。八点看梅儿。九点回。作函与劲夫等。
  寄陈克文、陈伯庄(介周开封)函
渝   晴。晨23°,下午28°,觉热。
  森森来渝。钱端升、黄厦千来。周开封来。陈霖来。胡新、茅以智来,知二百O 二师青年军旅费(浙大寄)三百O六万九千元,已寄到綦江。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至两浮支路一转。回。阅《中央日报》 ,知中国航空公司罢工风潮仍未解决,故赴京遥遥无期。接劲夫函,知桦彬己考取浙大,平均四十余分。新生共取卅五名,报考者遵义160 名,湄潭当在三四十左右,故为五六人中取一人。十点借直侯晤公路总局汤丁寿不值,遇王科长,据云赴京公路车每车可载押运员三人。出至大提别墅二号,晤公路局办理青年军复员之吴保容。渠介绍船舶调配所帅君,知上峰命令,船只于七月半须装载军需,故国庆轮不能载交大与中央研究院物资。而二百吨以下之船只亦须装米。余托以劲夫眷属八人乘轮机位,据云汽轮拖船直至南京,则每票十七万四干,船上供膳宿,大轮票十万元,但只至宜昌云云。出。借直侯至国府路140 号晤钟道锢、陈建功,知四十-、二两兵〔工〕厂均已停工,故无物件由渝运桐梓、遵义云。又至下罗家湾公路第三区即两广区询运物资情形,据云渝赴广州须经衡阳至坪石,共2260 公里,走十八天,值每货运每公吨公里468元,每车可载押运员一人。
  中午偕梅儿在重庆牛奶场中膳。膳后睡一小时。厦千来。四点至中美新闻处阅报。八点回。洗浴。得交〔通〕部第三运输处重庆分处主任韩茂-来函,知货运127自遵义〔至〕长沙每吨运费约棚十毫万,至衡阳七十七万元云。此数仍极昂,较之自渝至京一百卅七万元者尤贵,后者每吨每公里400 ,而前者在700 以上矣。后询饶钦止,知福邦轮拖轮可〔载〕70 吨(Volume) ,木船载120 吨,外载250 人,租价九千八百万元。如二百五十人轮费作每人廿万,则除去五千万,尚有四千八百万。
  装190 volumetric Tons 约为80 公吨,则公吨价六十万元,故货运轮船比汽车仍廉至一半或二分之一。国庆轮既绝望,故北碚各所之件,将入聚丰银行堆站,每箱3'x2'x( J' ,每月租费400 元,该堆站不在公路旁。
  接韩茂一、张晓峰、王劲夫函。
  寄骝先函(为赵九章购哈佛大学康拉教授单行本事)
渝   睛。晨雾24°,上午十一点28°,下午五点32°。
  高空飞行对于人生的影响。电机二殷小玩来。农经卅三级高龙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有电机二年级生殷小玩来觅事。九点晤梅儿。早餐后赴珊珊坝机场,晤陈学溶,拟取行李。途遇Prof.及Mrs. Roxby ,知渠亦往取替换衣服,不可得而退回。余至测候室,遇夏源及陈学溶,知余之行李与梅行李亦过磅,共卅三公斤,已超出三公斤,而被包尚在外。欲换衣服已不可能。据云何元晋有照相镜留此,原托邹祥伦,邹赴镇江后又留与陈学溶,余允为之带走。中航公司从前有包机C47 载二吨至南京,每二十五公斤作一票,故一吨为四十票,即84 , 000一票,三百三十〈二〉〔六〕万元一公吨,其价比公路价只超出二倍有余而已。中央气象局包一拖轮,与中央银行合包,载卅六吨,六七十人,局中出四千一百万,则货运费殆亦近百万元一吨也。知〔浙大毕业生在〕重庆机场珊珊坝测候所有夏源与徐圣漠,白市驿则有郑士俊,南京有叶文培,上海周恩济云云。余以乏衣换,向陈德洪借衬衫一件。午后阅叔永等译W. C. D. Dampier-Whetham 著《科学与科学思想发展史》第一章。
  "Flying High". Wolfgang Langewiesche 著,见的rper' s Magazine Feb. , 19460美国飞机Boeing Strato-cruiser, civìlian brother of B. 29 在34000' 高度能飞每小时383 miles wìth 45 m/h tail wind in 1945 ,较之Bomber 之4∞m/h 及fighter 600 m/h虽缠,但商用飞机是要载load ,而且不能用油过多,否则不上算。在几年前DouglasD. C. 3 只能飞180 m/ h ,最早Wright 兄弟之飞机每square feet 只能载2X lbs 重量,而Boeing 5trato cruiser 则每sq. feet wind area 可载70 lbs ,皆由近来结构之进步,而上升飞高为最重要。Landing speed 为8000' , cruising speed 之40% ,但为40∞0' 高度cruising speed 之20% 。目前Altitude record 是56046' ,乃飞机升高之纪录,意大利人造成。在→万五千映,引擎已不能得足够的空气,一定要用super charger。在40 ,∞0' (空气〕密度减少至1/4 ,在150∞'约1/2 ,在8αW 密度为850毛,到了35 ,000' ,不但养气不足,压力减少亦足死人,肠中将剧痛。至37000 (尺)[吸J,血液中生气泡begin to fizz 。在joint fonn bubbles like arthritis. 之痛苦c 至40 ,000' 你觉得chokes o 42 ,∞0' 因为没有压力而呼吸停止。至65 , 000' 则气压之低,足以使人血沸腾。Wiley Post 发明Pressure Suito
  寄允敏No.5 函 彬彬函 晓峰函
渝   晨晴27°,下午晴33°0 晚大雨,骤冷。
  晨七点起。晨阅《世界日报》及《大公报》。九点至两浮支路胜利新村一号晤罗士培,并阅Nαture 、Endeavor 等报。在去年十月份Endeavor 报中,见SpencerJones 琼斯关于测量时间一文,谓从前只知Mean Solar time 平太阳时与apparent solartime 真太阳时,现时则因计时精密,遂亦有Mean Sidereal Time 平恒星时与appa陀nt solar time 之别。恒星日与太阳日不达,相差四分钟,因岁差而春分点每年退五十秒之故,定时观星以Meridian Transit 子午仪,以十六粒星之过子午线之时间与Right ascension 赤经相比,即得十六个时间平均,定时钟用pendulum clock 摆钟,近用Zenith telescope 天顶仪及Quartz crystal clock 石英晶体钟,可比前为精密c 从前时刻每日差一秒百分之一,现则精密程度增加达到相差不过千分之二三矣,云云。
  遇对江老君洞道士王姓及将往英国读医之徐明贤?o Roxby 示余伦敦BritishCouncil 来电,知程开甲被邀赴Edinburgh ,姚鑫尚无着落。而谈家帧被英邀去三个月。在Roxby 处中膳,有徐君及Mrs. Roxby 与Boltono 膳后回。直侯、硕民、徐瑞云来。徐在此医眼病,以1目管被塞,须每日去通,故每天须至林文秉处。按林与乐文照均哈佛同时学友也。罗凤超来,允明日电李浩培(英款第四届) ,邀其至浙大。
  么枕生来。晚七点偕么枕生、安安(硕安)、天宜、英多及梅,在国民外交协会晚膳。
渝   雨。晨23°,晚23°。
  成立国防部,隶属行政院,以陈诚为参谋总长,白崇禧为国防部长,林蔚、秦德纯、刘士冲为国防部次长,刘斐、郭忏、范汉杰参谋次长,顾祝同陆军总司令,陈诚海军总司令,周至柔空军总司令。部中设人事、情报、计划、作战补给、编训、研究六厅,新闻、民事、保安、预算、史料、督察、兵役七局。
  晨七点起。昨得飞机场消息,谓沪、宁中航公司罢工风潮已解决,今日晨报并载解决之条件,系薪津二十万元以下者加发)倍,其在二十万以上者均〔加〕发二十万元。但陈德洪自机场送钱端升凹,始知今日去沪、宁只一邮机,沪、宁工潮未息。余于雨中走至曾家岩行政院访陈克文询问,渠亦谓风潮己解决,且谓余与梅于明日下午一点可飞。但午后高直侯至珊蝴〔坝〕去询,则知今日下午元飞机去沪,129工潮未平,在此搁浅,不知至何时。今日骤冷,与昨相差华氏18°。晨梅住中四路61 号联大办事处,院内大水,水可没膝,梅月迁至陶园。余甚以梅复发气喘为虑。
  中午海棠溪来电话,知胡太太昭复等已到,欲直侯派人去。但在雨中既无人可派,去亦无益。二点接庶为电话,始知系丁庶为及张启元夫妇及小孩二人,昭复、胡南琦与一女仆也。渠等坐酒精厂车来,昭复将住新华银行,庶为住张家花园云。徐瑞云,余为作函与陈克文。
  阅温甫著《中国气候总论》及宋励吾著《昆明高空气流论》。宋文乃依据民廿七年风向纪录立论,计共162 之测风气球,但达四公里者只13 次而已。结果谓近地面以西南象限为多,一公里以上多西风,但地面秋季NE 风亦不少,至三千公尺以上夏半年以NE 为最多矣,八、九、十各月尤甚。但Al. Cu. 及Al. St.则仍多西南向。宋谓秋季四川盆地高压稳定,盆地气流因乘印度洋面季风换向之际乘隙南下,颇有见地。但谓四川高气压自八月迄翌年二月均为稳定,且高度可直达八公里,则不可靠耳。晚梅与天宜等来。膳后么枕生来。

渝   睛。晨22°,下午25°c
  越北我军全部撤离。丁庶为、张启元夫妇来。白汉熙夫妇来。
  晨七点起。九点至陶园,与硕安、天宜、英多、梅儿等谈。英多有复旦同学介绍,坐美国将送中国之登陆艇Landing craft 赴京。是项登陆艇每艘载重400 吨,美国战时曾造八万艘,将赠中国二百艘,但中国训练、驾驶之人亦需时日。此次来渝载米东下,但亦可坐若干人云。适硕民亦来。十点回国府路309 号寓,并晤本栋。谈〔至〕十二点。借硕民、硕安、梅、天宜、英多至国民外交协会中膳。膳后余为硕民等拍照一帧。
  三点丁庶为、张启元夫妇来。知渠等于廿七由湄至遵,曾在经历司十一号(即稚窝井九号)寓中中膳,由允敏招待,并遇彬彬与宁宁(宁宁于廿四日自桐梓回,而天宜于廿六离遵义)。庶为等于廿九坐酒精厂车,卅一号晚到海棠溪。现渠等住张家花园巴蜀中学周校长处,而胡太太借南琦、宋妈则住新华银行云。庶为欲乘飞机赴沪,而行政院停止登记。启元等定坐民生公司轮,恐均有相当时间之等待也。
  四点余走往珊珊坝,见江水巳涨,自岸上至坝之浮桥被浸水中,但飞机走道尚露出。中国航空公司门口有布告,谓赴沪第八批定明(三日)晨七点到机场候机出发云云。坐车回。晚餐后与陈宗器谈,又晤本栋,遇端升。本栋欲萃眷赴京,并借总务王勉初同往,留余又蒜留守。宗器等则恐渠等走后无人负责,故欲本栋指定一人代理。本栋则欲在京〔渝〕召集院务会议,始行决定在聚兴村廿二号。接朱和周自北暗来电话,知张以刚、宛敏渭等一行己凹,所中书籍等172 箱己落聚丰银行仓库,每件每月四百元正。办保险,如保十亿元,则每年千分之五收费,需五百万元,即月四十万,五所合共六百箱,每月每箱约〈六千六百元)[六百六十元〕也。
渝   晨雾22°。下午晴,约28°。
  陈公博在苏州枪毙。崔道坊、陈启婆(人类所)、施雅风、蔡钟瑞来。
  晨七点起。上午十点在院中开复员会议,到萨本栋、陈宗器、巫宝三、饶钦止、地质陈君及刘次萧与王勉初等。通过非直系亲属得随同赴京沪者若干人,遣散工友及运输等问题。国庆轮已受统制,不能载运研究院之货物,故改约合众公司之长征轮,计可载一百五十吨及全体人员(昆明、李庄不在内) , 228 人费用为二万万元。
  但午后陈宗器与余又荪、向交通部船舶配调所问询,则知铁壳轮之长140' 以上者,均在统制之例,故长征轮亦己无望。
  中午在岭南与饶钦止、巫宝三、余又蒜、等中膳。午后至学田湾153 号直侯处,遇了庶为,约直侯歪行政院晤陈克文,请其将余之飞机票调中央航空公司。陈允如五日中国航空公司之风潮不解决,则在六七号设法。余与丁庶为至航空委员会(大溪别墅十号) ,周至柔、钱昌作(达庵)等全不在,遇第三处杨参谋长。渠小承认委员会已接收中国航空公司,无结果而还。五点与本栋、宗器等又谈运输,决定以各所书籍约五十吨交车商,以汽车运京,余则载福邦轮去京,二种费用尚不致超出二万万元。
  晚浙大史地系毕业生施雅风、蔡钟瑞、吕东明(1 946) 来谈,知施、蔡、吕诸人曾出外调查农产及水利。据云大邑一县百分之五十以上之农田为刘文辉、刘湘一族所有。地主与徊农,在川中乃以九一分,即每年所收之米地主得90% ,徊农只109毛。徊农全靠冬收,而乡间利息可大至大二分。小民劳碌终年,衣不得蔽体,食不得温饱。而地主集中城市,使成都繁荣。乡村与城市全脱节。政府不注意小民之疾苦,其害乃不堪设想云云。十点半洗浴。睡。
渝   端午节晨Haze,25°。下午四点27°。

  爪哇大基郎Tagerang 地方马来人屠杀华侨,死140 人。晨张德粹、张之毅来。中午在直侯处中膳。下午陈可忠来。
  晨七点起。今日系阴历端午,故重庆各机关均不办公,行政院亦然。是则知习惯之不易改,故英国人无成文之法律实有其理由。晨作函二通。张德粹、张之毅来谈。中午陈建功来。借梅至学回湾153 号直侯处中膳。据余又再云,联大请飞机票赴京沪已由驻渝办事处出函,加国立中央研究院关防,直接向行政院登记。余以教育部已等于无人负责,各校向部登记,除校长、院长外几乎无法可以购票,即校、院长亦须长久时间,且家眷一律拒绝。故决计请余又蒜向陈克文说项,如法炮制。
  131午后梅往观影戏,余劝阻不昕,盖恐渠再发气喘即不能借行飞京,余亦不能再等也。得陈学溶电话,知今日飞八、九两批,明日可飞第十批,余在卡→批,则六号或有希望,将自九龙〔坡〕起飞云云。睡一小时。陈可忠来,知教育部购一木船,下水不久在途中漏水,箱笼尽湿,公物损失甚大,即私物亦不少,朱经农一人有三十余箱云云。四点至美国新闻处,亦以端牛停览。五点陈学溶夫妇来,知明日飞第十批,余为第十一批,六日有希望可飞,以行李票三张No. BC 35171380-2 交来,并以蒙果Mango 二只相赠,乃周克强甫自印度带来者。余所带地图二本,作为航空公司所带件辈京。七点约安、梅-人至国民外交协会晚膳,遇李方桂,渠借老母及太太明日飞北平。
  八点能能、森森亦来,吃咖啡一杯。八点半回至院中,与天宜(森森)、英多(能能)、硕安、梅等谈→小时余O 据安云,五姊及雨岩去世前,均见鬼。侠魂在泰和于未病前常作事至深晚,亦曾见鬼。放翁诗"世乱奴欺主,年衰鬼弄人",何其言之不误也。余生平未见鬼,但在宣统二年在唐山读书时,中夜月明如洗,起如厕,即立洋楼台坡上小便,初见一人如同学仰天望月,香烟脚口,待小便终,其人已不见,不知其果为人也。又光绪末年,余在复旦,母亲在绍病重,死之前夕,余尚不知其病,得梦母亲被人害死,此殆非偶然。后出洋时未离上海埠,亦见母亲于梦中。
  寄允敏No.6 、振公、觉予函俞心湛函

渝   晨睛25°,下午28°,晚27°。
  意皇室Umberto n 出亡,因选举保皇党失败。张宝莹、建功、阮名成、叔谅、汤锡予来。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腹泻。晚间睡眠不佳。与陈宗器谈,知福邦轮不日即可订约,租价九千八国万元,木壳轮内装70 吨,另拖木船装120吨,可载150 人,本月底或下月初可以出发。理学院院长室张宝莹来,知住江北胡风初处,与胡太太同住。托余又蒜至行政院与陈克文交涉,由浙大直接登记购飞机票。
  十一点乘车至域内冠生园中膳,遇北大吴之椿,知渠家眷太太与三小孩赴平,渠本人将赴汉口。出至精神堡垒理发处理发。一点半至国泰影戏园看Metro Goldwyn公司所出Madαme Curie {居利夫人} ,系Greer Garson 主演, Walter Pidgeon 为Pierre Cu巾,乃1944 年十大名片之一也,票价8佣元。在余楼座头上适有电风扇,使余不适。遇二十一兵工厂浙大毕业生二人。又余座位旁为徐芝纶之弟,知芝纶己赴京,稼梅(其母亲)亦至京救济总署任事,式愚巳嫁与一高丽人,将赴韩国,芝荣巳人Tass 社,张天翼在成都患病迄未愈,云云。
  四点半国。梅及硕安、英多来,余告梅儿明日可飞京,六点半以前到珊珊坝乘汽车赴九龙坡。得振公函,知复员学生浙大有周介明登船跌伤硕命,与附中之蒋栋萍(五月六日日记)同为不幸之事。得劲夫电,主张先租车五辆。彬桦己考取浙大,共286分,计国文40 ,英文31 ,数学80 ,物理58 ,化学36 ,史地41 云。今日泻三次,觉乏力。汤锡予来。江泽涵来。六点半吃牛奶一杯。陈学溶来。又建功来。
  建功巳登记得中央航空公司戊444号,大约三星期可飞。汤锡予己八九年不见面,头发尽白,但精神晏稣,胜余多矣。晚叔谅来,谈文澜阁四库书事。据云共150 箱,载六车,每车五百万,计三千万元。而押车及警察等费用二百万元尚不在内云。么枕生、高直侯来。
  接劲夫、振公等函
  寄陈克文(托余又苟、带去)
重庆   飞南京(中航公司11° 机)晨25°。飞机中最高至33°,最低23°。 南京下午32°。重庆睛,有Haze。南京亦晴天。布谷鸣。
  
教皇新任命之首任中国枢机主教(红衣主教Cardinal) 回耕莘,原为青岛主教,这是教皇候选与选举人全球七十名。祝修麟、毛汉礼、张宝些来。医生(中央医院)胡康宁来。
  展天未明四点即起。昨下午泻四次,晚间二点三点又泻一次,四点馀复泻,均系水泻,腹亦不痛。大概前日吃了周克强带自印度之芒果之故,但硕安与梅均未泻。昨下午吃四粒Sulphaguanidine 磺滕脉,晚间又吃二粒。晨间觉乏力,但又未敢吃东西。未六点即嘱陈德洪去陶园叫梅儿来。未几高直侯来,天宜、英多、硕安亦来送梅。遂借陈德洪、梅雇洋车三辆赴南区公园下珊珊坝飞〔机〕场。么振声、陈学溶均来相送。遇前遵义卅五无线电台台长潘凤,亦系十一批飞京者。六点半坐公司所备之十轮车赴九龙坡,遂别陈德洪与去枕生,未半小时即至九龙坡。车行速度大,颠簸甚。在九龙坡机场等半小时,八点上机,别陈学溶即出发。
  九龙坡跑道较珊蝴〔坝〕为大,后者只24∞'而已。今日所乘机系C47 中航机,机师为航委会人员,年均在廿三四者。机中坐24 人。另有三小孩,→与松大小相等,二为于抱。女子六人。起飞时天气clear above , Hazy below 。温度,机中32°。
  渐渐升高,至九点已有Fr. Cu. ,在一千公尺下,温度25 0 ,高度当在3∞0' 公尺。
  9:10 机略有震动,因掠过山带。10:00 已过山岳,下面有Fr. Cu. ,在空隙处见农田与山地相间,下面有Haze ,温度24 吧。10 :05 见长江,已在下降,恐在石首、监利一带。10:35 沿河行,大概高度1500 ,太阳在Haze 中。10 :45 见云梦浑, 10: 55 见武汉三镇,十一点在汉口王家坡机场降落。机师中膳,余等在汉口等一小时,机中甚热。十二点又起飞,高度在15∞ m 左右c 二点(南京时三点)见南京城,即在明故宫机场降落。即有刘福藩、高玉怀及中航公司测候员叶文培来接余与梅及潘凤。
  在招待室进点心。因自晨达此时尚未吃东西,余腹不痛亦不泻,乃吃Cocoa 一杯、Sandwich ---个,三人共用89∞元。因此间Cocoa 需12∞元一杯,贵于重庆二倍。
  先坐公司车至新街口,再雇洋车。梅赴珞咖路,余借高、刘二人至鸡鸣寺,遇仲济、133济之、缸哲、宗洛。至"一号"洗一浴。晚间因腹痛,仲济至中央医院院长姚克方处请胡康宁医生来。
  接九章、通伯、允敏、毒草初、鲁珍、季讷函寄允敏No. 7 、振公函吴之椿、劲夫函吴雨僧电

南京   晨阴27°,晚卡一点31°。
  六月起公教人员待遇: (一)迪化基数八万,倍数400。(2 )京沪基数七万,倍数380。
  [(3)) 两广、平津、青济六万, 300倍。(4) 江浙直鲁五万五, 240。(5) 渝陕滇闽鄂四万五千,200。(6))11 黔赣皖二万五干,180 倍云。后经苏浙人士力争,杭州、镇江与武汉加入第二区。郝守谦(常府街39 号)、王培厚(当涂府正街五号i工家鹏转)、张续渠、邹笃钦来。萧叔纲、吴正之来。
  晨七点起。因未进食故觉乏力,但腹已不痛。昨晚吃胡医所给之药,内有Camphor 与opium ,所以止痛。又继续服Sl中haguanidine ,每四小时二粒。晨九点正之来谈。据云中大造3500 学生宿舍共7 幢,连饭厅、浴室,连水电共要二十五亿(平均每方约一百万元)。又谓运输物资在渝与民生公司交涉,由公司轮船拖木船来京,载100吨外加50学生,费2,100万元。如每生算十万元旅费,即每吨十六万元之运费也。研究院作家具费了七千八百万,双人铁床每个五万三千,棕垫四万二千云云。十点坐了院中包车去珞现路廿二号晤默君,遇六弟与刘学志。梅住楼下余之书房内,又大发气喘。十二点至新华大楼Caltex 救济总署,晤蒋廷献不值,遇浦薛凤。据云联总至六月一日止已运华面粉二十三万吨,〈粉〉〔米〕五万吨,奶粉七十六万箱(大箱)。余询以联总是否对于校舍建筑能加补助。据云只能补助被敌人破坏房屋之修理费,每日给工人一斤半之面粉。南开及黄河复流(一百五十万工人)即用此法,因联总无经费云云。十二〔点〕半至部,骝先请中膳。到正之、月涵、喊启芳、李振东、罗宗洛、茅唐臣及黄如今、周鸿经等。谈及招生、训导、军训组织法、教授会、教职员待遇等问题户周告余,谓浙江医专有意欲改医学院并人浙大,余以房屋困难为念。回院。睡一小时。附中王培厚来,知与贝时璋等乘江安轮于昨过京。未几郝守谦来,与羽仪太太同车出发走十一天到长沙。据云用费到京亦不过十五万元。江安轮自汉至京不过一万五千元,在汉膳宿二千五百元一天,在长沙1800 元。在院晚膳后,萧叔纲来。
  渠欲设立江西测候站,余允与蔚光言之。附中张续渠、邹笃钦来。邹在四川大竹机场时曾赠余《气象月报》。七点半至石婆婆巷十二号晤王苏宇,遇宗白华,约王至珞咖路为梅诊病。在珞功H路至十点始出,王医为梅打Asthmalyin 一针。
  接高玉怀交来淮南矿路公司付珞咖路廿二号电话押机费营话字352 号(卅五年三月六日)→万五千元收据一纸,南京自来水押表费(传票530 号) (→月廿一日)一万二千元一纸,首都电厂第804 号、805 号保证金收据二纸七千五百元与二万元
南京   晨晴27°,十一点31°,二点阵雨,午后33°,晚有电闪。
  英国公布大战中死伤人数,死者卅四万七千一百余人,约为土次大战战死人数二分之一;伤者卅六万九千人。苏联与阿根延二国声明恢复外交关系。朱国华、任美愕、徐有盛、李思纯来。下午至北极阁山顶。晚慰堂请客。今日中午梅又入中央医院大平路169 病室。
  
  晨六点半起。八点三刻乘车至珞咖路晤梅,知渠仍甚痛苦。适厉德寅来谈,渠现在中央银行为昆明经理,遂借同往交通部晤俞大维,开会(住华侨路慈悲社角上) ,遂至农林部。二部均在前铁道部办公,时周寄梅亦在开会。遂与虞振铺谈片刻,知UNRRA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之乳牛迄今未到,部中又有派分Shrupshire 羊种至浙省生产之意,谓部中可派兽医畜牧专家,而费用则由毛业公司担任云云。又谈及沿海设立灯塔等事。遇李顺卿,遇浙大毕业生姜仁(农经卅级)及李深(农艺卅三级) ,知在农林部者尚有严屡雪(农艺廿三级)、萧泽(农艺廿二级)、潘炳献(农艺三十三级)及孙家铮(园艺卅三级,女)等云。借厉德寅至教育部晤驷先,谈复员预算。据谓运费或可增加(浙大呈请自三亿七千万加至十亿五千万) ,丽建筑费则极困难云。关于待遇方面,昨报发表南京为380 倍,基数七万,江浙只240 倍,基数五万五千,倍数相差如此之大,则浙大不能维持。3留先谓可觅梦麟,实则蒋梦麟又岂能作主乎?其次则交大教员因罢课,而教部拨一亿五千万作比期收利息,每教职员可得十万元一月以维持。浙大教员已纷纷来函问询,但据驷先则谓一亿五千万元因交大复员费本来太少,而复旦又以合并上海原有复旦,故各给→亿五千万元云云。贺师俊并以吴宝丰之函相示。实则交大教员之得有津贴乃系事实,此等函件不过是欺人之谈耳。
  中午回。遇川大教员李思纯,来京为国大代表云。渠对川大校长黄季陆探觉不满。一点馀命刘福藩送梅人中央医院,厉德寅曾允借中央银行之汽车送往也。
  四点本届化学系毕业生徐有盛来,欲介绍事情(南京碑亭巷36 号)。据云乘东亨轮于卅一号到此,走廿天用十五万元。知跌死之学生周介明即在东亨轮,于黑夜失足跌死,史地系一年级,福建人云。五点至北极山上登塔顶,借宝壁下山看宿舍。
  七点至中央图书馆,应慰堂之邀晚膳。十点至中央医院。
  接季讷No.23
  寄胡鸿慈
南京   晨阴30°。十一点半大雨,晚九点又大雨。晚29°。

  逗罗王马希道尔Ananda Mahidol 自杀,年仅二十豆,新王普希波尔Pumipol 继任。
  晨七点起。昨晚因太热不能成寐,至侵晓三点雨后始稍睡。八点即有客来,陆135续来者有朱国华、张宝望、任美愕、杨昌业、朱晓寰及总务司贺师俊。甫自美返国之曾世英,曾在发起组织中国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约咏霓、晓峰、肖堂、唐臣、叶诸沛、张培刚、孟和等为发起人,欲筹足十万美金(国币二万万) ,而不欲资本家大量投资,此事殊不易办。每股一百美金,余元此力也。贺师俊来谈,知卧票未购到,余决明晨行。出至中央图书馆看私人待领之书籍,阅目录知并无余书在内。乘车至香铺营18 号晤次仲,知己去沪过端午未回。至大平路中央医院晤梅儿,值大雨,衣裤湿。梅尚安静,但云已打六七针c 回。在院中膳。
  膳后睡二小时。至三点雇车至珞咖路晤默君,谈及能能、森森等,知硕平曾以默君待遇子女不公作函与能能,批评默君。实则能能行为殊不检,喜结交虚浮男友征逐酒食,并言语不诚。关于租崖,余将水电押租费等四纸交去,并告默君谓余之所以不将屋出租,因欲谋利则不如经商c 余建此屋为自住不为贸易,默君玄圃之屋租与交通部押租一千万元,行租→百万元,默君犹以为廉价也,但修理费近二三千万元,默君出一部二。
  至琅琦路17 号晤咏霓,并至颐和路19 号晤梦麟。余告以新近调整待遇杭州240 倍、南京380 倍极不公允。梦麟谓依据米价云。梦麟又谓房租京中已规定租价不得超出战前5∞倍。余谓希望各项物价统有规定。回至珞咖路廿二号默君处晚膳。六弟叔同回。又贺壮予来。九点回,又遇雨。遇正之、太件、济之、最哉、仲济、宗洛等。十点半睡。
  接季讷电鲁珍函

南京   至上海晨雨28°,日中阴。
  共军占吉林拉发站,水陆二路窥青岛,胶县已被占,泰安无消息恐亦被占。财政部改换副总税务司丁贵堂,而以Britcherd 白立查充任。
  晨五点半起。六点半早餐后, 7 :50 中央大学小汽车来,由校工薛达夫将行李携上车即赴下关, 8 :05 至下关(车行十五分钟) ,即上车。虽离开车尚有一小时,而头等车上客已不少。余对坐为交通银行职员安徽人潘君。九点车开,一路尚称平}I顷,秩序已较去年十一月间为佳。车至常州己一点,进点心三个鸡蛋,二半块面包,洋四千元。在车遇黄任之,余告以问渔之媳妇徐瑞云已到重庆待飞机,并在林文秉处治眼疾。关于政治协商会,任之以为今年→月十日至二月中为黄金时期,中央与中共统有诚意,但现则已成过去。中央虽于七日下停战十五日之命令,但委员长手下之人决意战争到底,无可挽回,好像菲列宾斗鸡以前,使互相啄以激其怒,报上宣传即是挑衅作用也,云云。
  四点车至北站。余即雇洋车至岳阳路祁齐路320 号中央研究院,遇杨季瑶、施汝为诸人。六点至宿舍。晤叔永及衡哲,知渠等将于七月初赴美国。叔永告余以科学社已募得一千二三百万元基金,每月利息可得一百八十万元,以维持《科学》印刷。总办事处及生物研究所所长农山辞职, 〈就〉生物学研究所所长将以杨惟义继,以卢于道为总干事,于诗莺为文牍云。基金中UCR 捐七百五十万,张岳军募五百万云。在叔永处晚膳。膳后至科学社,适在开科学公司董事会,遇宋梧生、何伊渠、杨允中、曹梁厦、徐宽甫,此外则季梁夫妇、杨臣华、王启东亦遇到。季梁等于卅一日到此,臣华于六月六日到沪,因在广州等轮也。十点回。与吴学周谈半小时。
  晚宿祁齐路320号国立中央研究院二楼会客室。
上海   至杭州睛。中午28°,晚23°。
  义大利保王党选举失败。义大利宣布为共和国后,保王、共和二党发生冲突于数大城中c定六月十一日为共和诞生期。意王室House of Savoy 最后一王King Umberto 翁贝托尚未离去。杭校教员今日起以增加待遇(生活津贴)、沪宁与杭州相去悬殊而罢教,派董幸茂、周北屏赴京。
  晨五点半起。七点宽甫派淮南矿路公司之汽车来接,遂至北火车站,计十五分钟距离。殆与北极阁至下关相等。乘沪杭路西湖号游览车,只有头等,价16 , 000 ,故较普通头等为贵。七点五十分开车,车中座位尚空,对号人座,只需四小时抵抗,中间惟在嘉兴一停耳。车中余阅Ralph Ingersoll Top Secret , Harcourt Brace andCo. , 1946 0 述第二次大战中英美军登陆及挫败与最后获〔胜〕之经过,述英美军部之磨擦极详。书中第124 页述英美军登陆之称D day 之原因,乃由于D for Dog inthe red sector of Utah , the sublanding 乃登陆地区之暗号也云云。
  十二点十分(车误点甘分)到杭站,即有杨其咏借车夫长生来,接至校中。晤季讷、邦华、鲁珍诸人,谈半小时。吃面→碗后,阅压积信件多种。三点偕馥初至工学院及文理院卒走,鲁珍同往。见大礼堂、大办公室及单人宿舍与工学院之北大楼、图书馆、工院礼堂、化工、电机诸室大致修竣,但工院方面水电未装,且仁斋己毁而信斋未修好,因白蚁已将房屋蛙坏也。西一、西二均住家眷,养鸡、洗衣,杂乱不堪。子弹库尚未悉数移出,而本校字地荆棘满地,不像一大学也。校中教授代表再雁门、王季思、毛路真、张树森(挺三)、陈崇礼(仲和)等五人来。余告彼等以南京与杭州待遇不平,应加改正。但以罢课为抵制,不免因噎废食。渠等出后,章定安与董伯豪来,又天坛建筑公司王惠亭来。余适得重庆天坛公司函,谓王惠亭在此冒牌,并有与校内同人勾结情事,信系曾观涛所出。询王惠亭,知曾系重庆经理也。
  王惠亭欲送余木器像具及邀余出外应酬,余均却之。
  接史宗法、国民外交协会吴铁城函 唐臣二函 九章五月十一函 增禄函 孙翁濡函 慰堂、荩谋、金重兴、费盛伯函 廖士毅、顾育虹、振公、教育部、家玉、朱习生、润科、陈其可、孙斯大二函
  寄孙翁濡函
杭州   阴。下午27°,晚27°。杨梅、桃子、批把上市。
  青年军208 师余宗范、电讯局柳映堤、厦门大学王世富来。下午晤孙晓楼。晚毅成来。
  
  晨六点半起。与季讷谈。因京沪区铁路管理局物料试验所业巳恢复工作,陆次兰来函相邀(陈慕唐同学已于前冬身故) ,欲前往上海。余虽不愿其去,但以京沪路待遇较好,故亦不坚留,但云维持至八月。午后路太太来,吞吐间似欲季讷留杭。余谓余与季讷交甚深,初所以不留,由于沪宁待遇之佳,若能留校自所欢迎,并请其担任一年级主任。学生自治会代表会主席(校本部)邵浩然及杭市联合会主席吴士濂来谈,谓昨由杭高发起,组织学联会(杭市) ,议决今日各校均罢课,明日游行,喊口号"停止内战"、"反对损失内河〈洋〉商轮只驶行权"、"反对美轮运兵并借款与中央政府"等等,中心工作中并有引起全国罢市罢工等为目的。余以此事显为左派主使,嘱彼等口号须加改正,并谓游行非得地方政府如市政府或警备司令之允许不可。
  晚间毅成来谈,谓罗霞天欲邀余一谈,遂开车至省党部。适青年团之胡主任亦在。据罗云,今日上午省立中等学校、下午私立各校校长开会,讨论如何阻止明日之游行。余谓大学方面只有劝导,阻止必元敖,但口号须更正耳。余即至法院路33号晤寅初,因知明晨学生约其于八点在民众教育馆演讲也。余谓内战中共、中央均须负责,但寅初则谓政治协商会之定案,二中全会首先推翻,故中央应负其责。
  余谓若明日军警阻,必发生事端。寅初谓如此则事端扩大,庶几国家之福。余甚以此说为不然。寅初劝余立于民众立场,余谓余并不赞成现政府之政策,孔、宋贪污,余所痛恨,但吾辈存心须公平。共产近来破坏工作,拆铁路、烧房屋到处皆是,若对此等作恶瞠然如不见不闻,又岂能称存心公正耶。最后寅初赞成余说,集中口号于(1)停止内战, 〔(2)〕 实行政治协商议决案, (3 )提高农工待遇, ( 4 )增加公教人员津贴等四项。出。回校。与鲁珍、伯豪一谈。陈嗣虞来。
  接吴耀卿、庄雍熙、朱习生三函 沈健强、俞心湛、空军军官学校、善后救〔济〕总署浙闽分署、胡哲敷、华昭复、振公二函 吴雨僧、李惠林函 舒厚信函 步青二函 杨霞华、季孀函 天坛工程有限公司曾观涛函 陈立函
杭州   大雨。晨25°,午26°。阴。
  意王Umberto 第二,离国去葡萄牙,首相Signor Alcide de Gasperi 德加斯贝利摄政。吴越王钱穆之铁券存蝶县长乐村。王兴蔚(电机廿九级)来谈。
  晨六点三刻起。今日杭州学生联合会原定八点起在民教馆集合,请马寅初演讲后即出发游行,后以大雨改至下午二点。浙大学生加入者一百六十余人。发有杭州市联合大会为国是发表宣言,说明内战之祸害,责国民党以内战巩固执政权威,反而增加更多无产阶级,责共产以暴力夺取政权。宣言中并责宋子文断送内河航行权,用雇外籍总税务司(700镑一个月)。最后述目的为: (1 )用政协方法停止内战,( 2) 组织强有力政府统一中国(民主的) , (3 )实施有效财政经济政策, (4 )提高公教人员待遇, (5) 反对借外债以维内战, (6) 开放内河航行权, (7)反对田赋征实, (8) 反对外国军队驻留中国等。
  十点乘包车赴中国银行晤金润泉不值,遇余经理及安徽人钱士选,向在盐务。
  据云其先出自吴越钱镑。吴越王有铁券,迄今犹存蝶县之长乐村钱宅。每年至阴历初一,必轮流保管。钱氏聚族而居,不下万余人。钱士选曾亲往见之,在铁上刻金字,凡三百余宇云云。出至地方银行及法院路长康里四号晤邵裴子,知有近婴在疾,余嘱其向地方银行探虎林公司之地价。出至二我轩。十二点园。
  午后二点开行政谈话会,到季讷、鲁珍、馥初、邦华及韩雁门、陆灵法、董伯豪、潘渊、夏承焘、孙增光,沈金相记录。余首先报〔告〕迁校经过及招生情形,次谈建筑,拟于日内先投标九百余方,第二期再造六百方,惟目前教职员住校内,管理成大问题。今日下午杭州学生游行,闻达一千余人之数,至晚回,并未发生冲突,五点散。与邦华谈农院聘书问题及建筑问题。六点至皮市巷杨〔续巷〕37 号杨其泳宅,遇其太太与岳母、郎舅等及惠成之妻,又惠康之子国梁及岳坤(其泳子)亦在也。
  国梁年十八,与彬彬同年,尚在初三上,而岳坤则年十六,在高一。
  接罗风超函 孙斯大函 单菊亭函 胡肖堂、舒鸿、王季午函 晓沧函金克南函绍兴旅杭间乡会接廖士毅、张晓峰、于景让、元任、允敏、彬彬、金克南函
杭州   晨26°。 潮程如霉天。下午阴29°。
  印度独立又遇障碍,印督魏斐尔允临时内阁印度教与回教各占五席,而印度国大党要七席。沪上发生粮食贷金十亿元分发时主持人汪达人、杨锡志舞弊案,汪已被捕。季梁夫妇来。鲁珍、季讷往上海。蔡作屏、常祥麟(《申报》)、朱文治、丁光炎、赵家骞来。法学院学生代表李之菲来。蒋聪、强、林世成来。牧师范光荣、敌伪产业局驻浙代表陈世吉来。
  晨六点半起。鲁珍来,余托其向允中取内衣来杭。潘上元(兼任教员)之太太为其夫以会计师查账舞弊被押求保释来谈。九点召集学生谈话,余告学生以贵州迁校经过情形及建筑计划。浙大学风以求是、不分党派门户、维持学术标准为向来传统之要点,故希望大家要保持此项精神。闻杭校学生有窃取电〔灯〕泡、玻璃,互相谩骂等斗惯,应加以更正。并谓勿以小恶雨为之,今日之窃取电泡者,他日必能为贪官污吏。日前以做大官赚大钱为可耻,实则中国贫乏巳甚,正需大量企业家、财政家能富国裕民。国家政治不清,亦需要纯洁不自私的人出而当国,故吾人正需要青年以治平天下为己任。但切弗做大宫之后而发大财,如此之人没有不贪污的。
  讲四十分钟后,董伯豪报告。毕己十点半,散。蔡作屏来,谈蚕桑研究所拟合并于浙大,余赞成此议。
  中午膳后季梁夫妇来自上海。睡半小时。农院助教蒋聪强来。又林世成来。思澄堂牧师范光荣偕苏浙皖区敌伪产业处理局驻浙办事处陈世吉来,为钢琴事。缘余秋间在浙曾向广播电台陈泽凤借钢琴一只,此琴据范牧师云乃思澄堂教会之产云,而板背部有Mutrie Piano Company 字样。余谓此不足凭,因上海谋得利公司出产品甚多也。五点趋车至里西湖哈同花园,借季梁夫妇及姚含英、孙增光、潘渊、陆永福、俞子夷诸人,绕罗苑及照胆台一周。由孙增光雇舟至湖心亭、三潭印月及汪庄,船夫每小时需二千元,外加酒资一千元。余谓其所入高于教授。八点至第一码头上岸,在迎紫路合作餐厅晚膳。十点始回。
  接哈佛大学函
  寄允敏照片函 张工No.9 函 默君、梅函
杭州   晨大雨27°,下午雨26°。
  英、美、苏、法四国外长今日起又在巴黎开会。杭州航空学校复校大会,教育长刘牧群报告复校经过。保安司令部调查室胡绍南〔来〕。兰姑来。下午赵家骞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沈仲端、赵之远等。今晨九点,宽桥航空学校举行复校典礼,空军周司令至柔由京赶到参加。该校战前房屋多已被敌人所毁,现费三十亿始能造成目前之新屋。余以大雨且校中无汽车,宽桥有十余公里之遥,故未往。
  乃超在空军幼年班,于不久〔前〕由灌县来此。午后睡一小时。皮高品来,知其于上月十八由遵出发,在汉口停一星期。余嘱陆子桐陪同往观校舍。
  四点至梅花碑省政府晤省主席沈成章(鸿烈)、秘书雷法章,适在开会,遂出。
  至中央银行晤经理张忍甫,询及向四联总处借款造宿舍事。据云此事银行所不愿为,但渠现主持杭州四联总处,若借三四亿当可行,利息一分六厘云。因。晚膳。
  膳后何清隐来,告余东关老屋沈光卿延不出屋,并欲索装修费卅三万元事。姚寿臣之妻兰姑(大哥之大女儿)及其子姚维明及荣南来,兰姑巳卅年不相见,初见不相识矣,如前日见惠成之妻亦不相识也。兰姑述寿臣在松溪遭遇鼠疫之情形甚详,信其死非由于鼠疫,但其时适鼠疫盛行耳。又谈及姚开泰、开祥兄弟家中事,甚详。
  接China Institute 、Pestalozzi Foundation、吴化予、茅以智、俞心湛、王军谋、家玉、衡叔 接希文函 李忠纯函 教育部
  寄沈仲端、赵之远、徐宽甫函 丁炜文、费盛伯函
杭州   晴雾。晨24°,晚27°。
  晨唐兆祥、王学素来。至玉泉游泳。下午刘文翻、雷法章、姜容熙、贡沛诚、方青儒、陈惕庐、学素来。
  晨七点起。近日蚊子渐多,因帐子小,每晚不能安睡。晨,南高学生唐兆祥来,知在杭州师范任事己十年,现因新任校长朱文治受毕业生及学生之反对,而唐为教务长,于朱又为同学,故欲摆脱。学素来谈,知渠已不再任省府委员。九点乘长生包车至里糊葛荫山庄晤马一浮,知渠之书籍留渝未到,目前无工作可做,余甚慕其清闲。马须发全白,但实际不过六十许人也。
  次至博物馆晤许绍棣,知渠赴沪,遇其岳丈孙云,于十年前曾在黄山相见。至玉泉游泳。今日游泳池第一天开放,来者人不多,水尚佳。十一点至省立医专晤吴文照(斗明) ,知校长已换郑宗塘〔疑为"陈宗棠"〕,在天台〔时〕王吉人辞职云。教厅对于浙大合并医专并不反对,但郑颇愿独立,惟毕业生与学生则愿合并云。设备方面医专稍有规模,现有学生六年毕业(初中毕业)三班约140 人,四年毕业(高中毕业)二班合100 人,共240 人,教职员六十余人云。
  回。中膳后睡一小时。刘文嗣来,知现为宗文校长,因旧校长钟君长校23 年,己达六十八高龄,故不能不退休。每生所收膳宿费、学费本年为八万元今学期,下年将增至廿万元云。省政府秘书雷法章来。雷在南开八年,青岛六年(教育局) ,为湖北〔人〕,与沈成章为同乡。谓沈对于此次学联游行极注意。昨日蒋委员长并打电话来询,希望浙大能早复课云云。余谓浙大教员代表二人回后,复课可无问题。雷出后,学素借省党部方青儒、省政府委员贡沛诚、陈惕庐来谈。陈坚邀余明晨赴训练团讲演。八点晚餐后,借季梁夫妇至湖滨一走。
  接仲济函 浙省训练团函
杭州   睛。晨24°,下午睛。
  渥罗王Ananda 之死,据十九个医生之检验,有十八人认为被刺。中国报上以为酋相DictatorPremier PI讪1i 恶国王太亲美国。上午至浙江省训练团讲演。下午至楼下办公。吴俊传、石之琅、郝守谦、龙槐生、邹国兴五人来。徐声越、陆维创、钱秀之来。又助教邹国兴、龙槐生、石之琅、郝守谦等〔来〕。余宗范来。下午吴世炳(子寅)、沈福彭、徐庆诚,沈恩岩来。
  
  晨六点半起。吴俊传等五助教来谈,为考试官费留学及六月起改发杭州待遇事。余告贵州同人自七月起一律改发杭州待遇,但六月以前只有指定杭州有工作之人员始可得此待遇云云。愿考留学者有吴俊传、石之琅、郝守谦、邹国兴等四人。
  十点至民众教育馆。应浙江省训练团之邀,为青年军复员浙籍青年转业训练班讲演。主任陈惕庐不在,由教务处处长杨庆骗招待。余讲"如何作一个民主国家的公民"一小时。
  十二点回。膳后睡一小时。腹又泻。吴子寅谓余较五月八日时间消瘦多矣。
  吴化予介绍医生沈福彭来谈,系东吴毕业,往比利时习外科,愿来浙大云。余觅校医徐庆诫治腹疾,渠并不知Sulphaguanidine 之专治泻疾有特效,并与Sulphathiazole141混为一谈。今日在校长官舍楼下办公,并觅章定安来办公室帮同处理。吴世炳(子寅)谓其西大街之屋不久可以物归原主,目前尚住运司河下云云。季梁来谈师范学院人选问题,教育、理化均有人满之患,惟英文、史地尚缺人耳。
  蘸初来,与谈建筑教职员住宅事。拟先筑四幢一排者十七所于旧操场上,但运动场即无所有,且亦不能再加宿舍矣。晚七点至圣塘路廿九号堂鸣涛司令寓晚餐,到陕西省主席祝绍周、其妹婿华振麟(寅生、军训部通讯兵监)、黄文叔、前商务同事杜尔美及胡子腾之友人陆曼云。夫妇等。呜涛,嗓县人,与余为同宗,其父亲即著名之革命家些绍康也,与王金发齐名。据云其家谱可追溯至南宋云。余以腹疾不能进食,鸣涛为余特制蝶县杆面,余深感之。渠以前日蒋委员长为杭学联游行时特打电话,故对于此事极注意,欲查为首之人,谓吴士廉、邵浩然、赵槐、周西林、杨九声、忻志富六人为策动之人,欲开除之。余谓幕后尚有人在,容详细调查再说。
  接吴学周、王仁东、王军谋、家王二函
  寄汪竹一(上海国民外交协会)函 单纬章、张启华、谢义炳、何元成、周寄梅函
杭州   晨晴26°,S 中睛,晚九点28°。
  美国time 杂志批评中国政府。美国陆军总长Robert B. Patterson 、外交部长James F.ßymes 及次长Dean Acheson 均说明美国预备训练中国陆军。但自现在之250 军Division 减至60军,中央50 ,共军10 军,在六个月中。上午胡伦清来。下午沈开听来。郑奠、吴文照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楼下办公。作函与晓峰,并挽留荩谋辞职。九点借董伯豪赴文理学院物理大楼及工学院各处视察→周,见本校与省立图书馆间及军械库间之樊篱尽撤。至西斋→楼、二楼,均成为教职员住宅,仁斋已拆至平地。而大礼堂前之工人石像己不见,而另有一挟书包之铜像,不知来自何处也。午后二点开行政谈话会,到霞初、伯豪、皮高品、比铸颜、杨次廉诸人。决定自四月起收水电费,每月住家眷者每人收每间二千元4三点召集全体教员在新教室二楼谈话。余报告黔校迁校情形及杭州建筑计划,并促教员明日起照常上课,因今日报载杭州、镇江区自六月起改成三百倍薪水,基数六万元,则此次争执已有结果也。六点晚餐后沈思岩太太来谈。又沈开析、阮性咸来谈。今日嘱何清隐将无线电及电话装就此间,近以二十万元购一廿灯泡之收音器。晚鲁珍回自上海,自允中处带回五年前以保险满期所得之款约二百五六十元所购之衣服,计麻纱手巾半打、领带六条、冬季内衣二套、夏季Union Suit ABC三套、衬衫四件、袜子一打,目前价值卡六万至二十万元,即约一千倍之数也。
  今日阅Shanghαi Evening Post αnd Mercury < 大美晚报J June 17 , 1946 editorial"It is about Time" ,述过去Henry R. Luce 主办之Time Magazine 对于我国中央政府竭力赞扬,如去年Congressman Walter Judd 之颂扬中央政府,由于Agnes Smedley 史沫特菜、Edgar Snow 斯诺、Harrison F orman 福尔曼、Evans Carlson 卡尔逊等之标榜共产党过度而起,但近顷πme 亦倾向左。六月十号之TηiF阳7nηe 有William Gray 格莱-→→文,讲"Bad Gov刊emmehardly an盯y body in China seems tωo retain any faith in the abi山lit竹y of the pr陀e吕优en时t g伊ov刊emmen川lt tωo run the nation w呐is忧el与y , well or honestly. "
  接本栋电 仲崇信直侯、子政、直侯函
  寄晓峰函王军谋函廖士毅、tt健强、陈其司、李振东、周寄梅、谢义炳、何文成、上海国民外交协会、单菊亭、张启华
〔杭州〕   晨阴28°,下午雨。
  浙大杭校已复课。建国中学校长章湘伯来。
  晨六点半起。昨晚吃咖啡,故睡眠不佳。寄李伯纶、王季午电,嘱来杭筹备医学院。上午建国中学校长章湘伯来,嘱至青年军所办之先修班讲演。今日上下午作函若干通。中国纺织公司杭州办事处胡颂翰送英国洋白细布一匹来,共长34公尺,即102 市尺,价每市尺500 元,较之内地土布价相若而质料远胜,且幅面亦阔,可知中国土布业之不能振兴。闻花旗松已陆续来中国,故浙东木商大亏本。余又托胡买绸被面两个,计三万元,合八万一千四百八十元。又托杨其泳购棉花十八斤,价@1680 元,再加纱线连工每床2400 元,合去四万元。此乃为为制两床盖被、两床垫被之用,工尚不在〔内〕也。中膳后睡一小时。
  下午季讷回。渠赴沪晤陆次兰,陆劝其仍回沪宁铁路重理旧业。晚膳后余与季讷谈此间教职员去留问题。此间国文教员除郑奠(石君)、夏瞿祥、徐声越三人外,余均平平。英文更差,只李祁(女)一人有文字训练,史地更乏人。数学则有朱公谨、毛路真、孙增光三人。理化有湄潭朱善培、王承基及此间周北屏、陈嗣虞等。
  教育亦靠遵义。总之,人材方面龙泉实嫌贫乏也。晨董幸茂来谈。
  Time Magazine June 10 , 1946. William Gray "Bad Govemment".Economically China is decadent , living by an incestuous economy in which publicofficials sanction , if they are not leaders in , all depraving business practices of the day.It is an economy of printing pears inflation and govemment supported black markets.China present govemment is achieving neither peace nor economic welfare. Howcan they be achieved? Only apparently by recognition of the truth and by the applicationof unprecedented American economic and diplomatic pressure to affect a house cleaningat Nanking.
  接骝先电(信密) 接本栋电 接马国均、陈其可、章景臣师母、胡颂翰、劲夫函
  寄李伯纶、王季午电 萨本栋电 郑予政、杨季瑶、施汝为函 余又苟、函国华、周至柔、贝时璋函

〔杭州〕   晨雨25°。
  Foreign Minister Georges Bidault 皮杜尔of France , head of Moderate M. R. P. Party 被举为法国总统。晨中大生物系王希成来。午后羽仪太太及舒厚信来。
  晨七点半起。自吃校医徐君止泻药后,两日无大便,今日下午始大解,但仍食稀饭面包,不敢吃干饭也。晨作函与通伯。中大生物系王希成来,知由渝至京几达一月,但所有旅费系校中出,即每日膳食配偶与本人均1500 元,小孩1000 元,五岁以下750 元,因之校中所费甚大。前日由京至沪于晚九点抵真如,旅客均预备下车,忽有大声震动,继之以爆发烟火,乃一满载煤之卡车,开足马力与火车头相撞,卡车立即烧火延及第一节车子,旅客纷纷自窗中跳下。王坐第四节,带妻子亦自窗口跳出,虽无伤,但行李受损云云。
  中膳后舒厚信及黄羽仪太太来。舒留汉口几一个月,幸赖曾明洲、欧阳与二学生帮忙。渠等吃苦不少,谓中大费用豪爽,故留汉久亦不在乎。渠精神仍佳,因已在沪体息也。羽仪太太则路上颇狼狈,由遵至汉十二天,在路抛锚四次。船中尤苦,自长沙至汉口三天,抵汉后均病倒,皑病九天。现住上海蒲石路妹婿钟品竹医生处,此次来为其购地产并看小孩入学事。渠询是再可住校,余嘱其秋天来,因明知不能办事,但羽仪死后若不为设法亦不近情,将来如何办理正是大问题。
  二点出至"溶溶"剃头。三点至英士路广播电台晤陈泽凤,谈片刻即出,购奶粉。至省政府,则沈成章、雷法章均不在,毅成与伍展空亦未到,遂回。六点晚啊。
  膳后与季讷谈及科学社及同班去美之人士。十点半睡。今日阅沈肃文交来提倡私立实用中学说明书,注重手脑并用,与余意相合,但其办法未必尽然。沈拟向校中借湘湖地500 亩云。
  接丁炜文函
  寄允敏No.9、希文、梅儿函 通伯函 徐佩璜、于景让、裘善扬、慰堂、褚凤章 寄马国均函
〔杭州〕   晨阴,下午阴。晚十一点28°。
  法国成立混合内阂,皮杜尔总〔统〕兼外长,副总统工人,社会党古恩,共产党卓瑞,阁员有人民共和党九人,共党七人,社会党七人。许绍橡来。
  晨六点起。七点鲁珍来谈,知为军械局(保国寺)事。渠己与军政部上海特派员所派杭州办事处林主任(开元路,在女青年会隔壁)接洽,仍含1昆其词,未能说明撤去日期。故校中再须去公函与国防部,催其迁移。黄羽仪太太来。又谈家桢太太来,知谈于六月一日己抵英国。
  晨打电话与中国银行金润泉,中央银行张忍甫。据张云,向四联总处借款须与南京徐伯园接洽,大概系推托之辞。因张忍甫前次所云利息年只4分六,而银行借款四行亦可达六分之多。至于商业银行则一角二、一角八(即一万元年得一万八千元或月得一千八百元)均甚普通。今日嘱丁荣南由中央银行提出五千万元存人交通银行,年利一分五,即年可得七百五十万元,月亦可得六十万元。杭校经费亏负甚大,本年五个月已用七百二十四万,而收入每月四十二万,加总校津贴卅九〔万〕,合八十一万元。五个月只四百O 五万,相抵亏负三百二十万之巨,故每月亏六十四万也。许绍橡来谈,渠述沈成章抵此后跋凰情形,及欲统制各厅使不能办事,如集中办公与设立农林处等,现均已作罢。并对于其在杭安置兰四个家庭及来往出〈处〉〔巡〕费用之大作攻评。许谓已三上辞呈,期于七月辞去云云。
  中膳后睡一小时。军政部特派员杭州办公处秘书陈海波(禹门)来谈,谓办公处主任林梓亭己赴沪请示,总期能于短期内将子弹〔库〕迁出保国寺军械局云云。
  一点半开各投标建筑公司技标审查会,到馥初、季讷、鲁珍、舒厚信、杨次廉、蔡邦华、林汝瑶诸人。计投标者卅七家,新金记、新康均有标,其中有少数无甲种营造厂证件及五千万元以上之经验。审查毕,讨论建筑地点。决定一年〔级〕新生在华家池。故筑学生宿〔舍〕二幢在大学路操场,四幢在华家池。筑教室两幢,于文理学院之南,女生宿舍于大礼堂(净庵)西,教职员住宅十七所(住六十八家)于刀茅巷操场。在华家池造嫘祖、神农两馆及办公厅,单身教职员宿舍与大饭厅,共计1500 。决定大学路大门在省立图书馆之北。并至院中周视。晚膳后借舒厚信等至官巷口。回途遇羽仪太太,谓仁和路与迎紫路间之维新路有洋房出租,正对仁和坊ZS: 。
  接杨吕业函 钮因美、晓峰、王爱予、黄尊生、允敏(六月十五)函茅以智函
  寄美国China Institute ,孟治、Pestalozzi F oundation 函 赵九章函
自杭至沪   晴。午30°。下午四点阵雨。
  我国本年一至四月进口货物一手五百亿,出口一百七十四亿,入超一千三百二十亿。杨董涛来,监察院秘书(武高学生,江西人)。
  晨六点起。晨九点借季梁乘车至昭庆寺晤青年军第四大学补习班主任黄维及副主任余宗范,均不在。遇总务组长俞承枯(公逮) ,余等向其要昭庆地点。据云大学先修班只办两个月,有1500人,但继续办者尚有交通人员训练班,则有一年半之长,学生500 ,故最大希望厥为办训练班时能让给若干房屋耳云。余等兴辞出,即借季梁至师范学院(罗苑)晤徐声越,劝其弗去北大。声越认为在浙之国文教员中,以任铭最有希望,其意若功作尚〈有〉〔在〕郑石君、夏承焘之上,如胡伦清则更无论矣。余原意将任停职,经声越说后决留任,但渠系之江毕业,有回母校之意云。
  十二点回。
  午后中国银行金润泉来谈,谓武林公司地产需询许潜夫,而刀茅巷浙大体育场外之地十亩则属新民公司,渠可〔向〕各方股东询问是否愿出售云。宽桥航空学校气象台台长高振华〔来〕。因为时已三点半,余即借羽仪太太至城站上西湖游览火车赴沪, 4:05 开。一路下雨几未停。八点,借羽仪太太在西站(上海)下车。余至拉都路(西爱咸司路口)388 号晤潜犬,知虎林公司地产归浙江实业银行即债主,该公司曾欠十万元云。须托金润泉与债务团谈,内有地28 亩,此外则刀茅巷武林铁工厂之地亦可购,以袁仲符、姜丹书、韩维志三人所组织。潜夫并允向朱观涛(梅仙)询武林公司地产。出至391号,晤陈晤皆。十点至祁齐路320 号研究院,遇季瑶、施汝为、子政夫妇,谈至十一点睡。
  接王维屏、熊易生(学生)函
  寄王劲夫函钮因美函
沪至南京   晴热 十二指肠炎特效药。
  晨五点即起。因昨晚蚊子为虐,终晚不能睡,点美人牌蚊香二支,毫无效验。
  六点教育基金会之汽车来,遂至季璀寓中,借季瑶乘车至北站。至站后上凯旋号车,均对坐位,二等一排坐五人,尚有空位。七点开车,沿途行驶尚称迅速。下午一点四十分到南京下关,即雇一马车入城。由萨家湾方面至鸡鸣寺,晤仲济与孟和、宗洛诸人。余住北极阁山上所中东首客室内。四点至珞咖路廿二号晤默君,知硕民已回,而森森、能能尚留渝,因乏交通工具,一无办法。遇邵传志(翼如侄)及三嫂与梅,知梅于六月七日入中央医院,十八出院,而胡鸿慈则于十四到京, 〈星期〉十六去沪云云。
  七点回研究院。总干事萨本栋请客,到院中驷先、孟和、孟真、战哉、仲济、济之、宗洛、张链哲、陈省身、赵登科(地质)、吴化予、季瑶及次萧、王勉初、郭会计。
  膳后在院中会议室开谈话会,讨论院中间人支生活费问题。交通部自五月起元论留渝、还都概支南京待遇。教育部则自购轮票及定飞机之日起支京中待遇。院中北暗与李庄、昆明同人概照教部办法。谈至十点半,余先离席团所睡。
  在沪与吴化予谈,知姜立夫于春初患十二指肠炎甚剧,每日只能吃牛奶一杯,多必吐,后经Robert Lim 林可胜介绍,→华侨医生许君( Catui) 之Amigen 阿米根服三周而愈。又闻邦华云,台湾医科大学日本医生发明赤松针可提炼一种酸素R吨'inzoic Acid ,能治肺有效云云。
南京   中央研究院院务会议。
  晨六点起。八点起在研究院开回京后第一次院务会议,驷先主席。缺席者有工程所周子竟、〈药物>c医学〕所林可胜、人类吴均一,到者数学陈省身(立夫赴美)、张侄哲、杨季璠(丁巽甫辞)、吴化予、王仲济、罗宗洛、赵金科(代仲揆,病)、余(赵九章赴美)、陶孟和、汪戢哉、傅孟真及萨本栋、凌纯声、王勉初、刘次萧与郭会计。
  上午骝先报告,次总干事萨本栋报告,以次总务、文书、会计报告,此外则有南京特派员王仲济及上海特派员吴化予之报告。从驷先报告,知过去评议会议决各案进行之经过,许多未能办到。如派员赴外访问,亦只做到一部。至于召集全国教育学术会议全未办,派员留学亦未举行。自会计报告知本年院中经费,经常虽只四千四百万元,而临时有四千五百万元,又加建设及印刷与旅行九千万元,再加设备费正在预拟三个年度之计划,由各所送交,至今尚只四个所送人云云。南京特派员报告,知接收经过并知建筑宿舍甲、乙、丙三种,共可住九十一家。甲种每家住二三人,造价二百万。乙种住四五人,每家约七百万。丙种住六人以上,每家亦七百五十万元,木器共制一千四百余万元。最后上海特派员吴化予报告,知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房屋各方欲占用,迄今宿舍尚有美军,对付极为困难。现拟将白利南路之屋,作为家眷住宅之用。十二点散。
  午后回所睡二小时。三点至院继续开会。各所报告,余到略迟,数、天文、物理、化学均已报告。动植物报告后,继之以气象。该报告系去年十二月九章所作,研究方面五个月无变动,人事方面则史君助理员以病在湄潭浙大去世。迁移情形则详〔见〕总干事及总务报告。北暗房屋让与中央气象局,泰山、定海之台亦然,惟黄山气象台曾得许世英五千元之资助,以战事起,该款存银行中,迄未能建造。孟和报告时知社会(经济〉研究所曾调查中国人之收人,查得为每人四十六元(以人口四万三千万计)。六点丁庶为、次仲来,借至所中,并至国府路曲园晚餐。十点因。庶为定明晨回苏州。
南京   晨睛。下午七点阵雨,寻止。
  浦薛凤、陆冶予。
  晨六点起。十点至院中开会,讨论研究员、职员加薪问题。因各所加薪每年多寡标准不间,抗战八年各所、组均未互相比较,遂致原来薪水不相上下者现今悬殊。
  今日上午讨论甚久未得解决。下午三点继续讨论。推定五人为委员,先定本年度,推萨本栋、傅斯年、陶孟和、汪最哉及余五人。下午并通过动物所刘建康、社会所张之毅及史语所董彦堂三人出国,各由院继续给薪。董由Chicago 大学聘请,旅费二千五百美金,薪水亦三千五百美金,但董不能说英语,故须觅翻译云。
  五点,余先离会至珞咖路廿二号。遇梅,知其近日身体尚佳。在珞咖路洗一冰水浴。硕民来谈。今日默君接希文自遵义廿一号来信,知陆军部考取留美生,遵义应考者十八人,仅取五人。凡高度不超过165 册,重量在55 kg〔以下〕者均不取。
  英文较大学入学试验为难,希文考取第一名,惟渠有沙眼并高度近视,故颇为忧虑于南京复试时有问题。希文定廿二去渝来京,大概月底当可到也。今日默君请晚膳,约浦薛凤夫妇(陆冶予)、硕民及其舅子杨参谋(即枪打范石生者)、周邦道(新发表江西教育厅厅长)及安徽人围棋能于过旭光兄弟,此外则叔同六弟与梅儿。
  至九点,余先告辞,回院参加小组会议,知物理、工程、动物、植物四所过去加薪特快,而会计处亦特多,故设法于两年内调整之。十点半至北极阁睡。
  寄馥初、季讷
南京   晨雨,下午有阵雨,晚阴。
  美国大使馆招待研究院同人。张式愚嫁与朝鲜人。下午吴学义来。
  晨六点起。九点至中央大学晤吴正之,校长办公室仍在大礼堂上。乃民廿六年八月以后第一次〔来此〕。犹忆该时罗志希为校长,郑重告余,谓余所荐之张式愚为共产党,今式愚己嫁朝鲜人而〔不〕作政治活动矣。中央大学新近以十二亿包工建造学生宿舍七所,住3500人,行政院已通过追加二十亿之数,除宿舍外,膳厅木器须五亿元。此外尚有职员住宅在三牌楼云云。十点回院开会,讨论北京大学与历史研究所用日本人在北京所办之中国文化总(东方文化研究所)所,其地址在东城东〔厂〕胡同,占地四十七亩,有房屋四百余间,日文书四十万册,中文书十六万册,已由教部拨归研究院,但沈兼士之特派员办公处占用大半,北平研究院与中法大学亦均思染指云。
  十二点中膳。回所睡一小时。三点开会讨论复员费支配问题。研究院复员费共二十五亿,己用九亿,尚余十六亿。但京中未付建筑费约三亿,渝福邦、国庆轮运费一亿七千万及李庄运费约六亿,如除去,所余不过五亿。决定以三亿修理上海理工实验馆,一亿购书架,一亿造地质所贮藏室。此外决定派人参加美国Academy ofSciences 科学院及Phil. Society 哲学学会本年十月间之大会(赵元任)及印度Science Congress 科学大会(陈省身)。六点散会。在史语所洗浴。与孟真谈,知吴均一已被迫辞职,人类研究所撤消。孟真欲介绍均一至中大,正之未允,意欲浙大容纳,余亦〔有〕难色。七点半至上海路84号,美国大使代办Robe时Symth 夫妇招待晚膳,系Cafeteria 式,到Mrs. Wilma Fairbank、John Fairbank 、Mr. Blarford (T. V. A.田纳西流域管理局)、Reggs、Clark 及金女大之Miss Whitmore, Biology ,及杭立武夫妇等等。据Mrs. Fairbank 云,美外交部二十五名Fellowship ,浙大只得一人,想系因卢庆骏、赵松乔无研究之成绩也。十点回。
  接傅孟真、北碚五所函 沈金相函 陈悟皆、中国名人录编社、朱和周函
  寄允敏No. 10函 权永函
南京   侵晓大风雨,Squall 飑,下午一点、七点阵雨。
  晚程振华来。将气候专题目交与周纶阁,题中有A 、B 、C 、D 四地点,乃Rome 、Calculta 、Peking与Boston 也。
  晨六点起。自侵晓起飑,迄未能睡。早餐后作函数通。又函Charles F.Brooks ,请其出证书,证明宝堃可去美国人蓝山气象台工作。庶几宝塑可以获得去美国之Visa ,因前次获准之护照乃为民卅三至卅四年时期,离今已两年也。九点至院开院务会议。今日讨论预算之支配,本年度经常四千四百卅一万元,分配如下:院本身214 万元,总办事处417 ,评议会117 ,数学121 ,天文149 万元,物理263万,化学271万,地质259,动物163,植物138,气象260,历史351,社会262万,医学229,人类体质84,工程279,心理139,还欠418,准备金275万元。又第一次临时即事费4500〔万〕元,气象得200万元,最多地质665 万,最少医学100万。尚有九千万元待分。余声明气象研究所放弃,因一个月以内须交入,而九章计划无时间可以交到也。十二点散会。
  中膳后上山。施履吉来,偕生物系廿五年之吴君,知施将于八月间结婚,余为欣慰,因其岳丈为余廿五年前一女师同事也。三点至教部晤周纶阁,询知UNRRA四百万美金专购理、工、医之设备,浙大己统开出,惜理学院不在内。关于公费及招生等问题均谈及。文澜阁四库书迄今未到,其事可怪,大抵系途中抛铺也。晤马小波并借至总务徐帮办处,将骝先批准之建筑费十万万元即作传票由公库汇杭州。
  晤经农与立武,立武谓UCR 或可津贴迪生太太款五十万元。余因思羽仪太太亦可要求也。
  五点至院继续开会。讨论大学与研究所合作诸问题。院中决中央每年派年青去外国研究者20人,年长者考察十人。又谈植物园等等问题。晚蔚光与余出名,约院中同人在所中晚餐,到18人,计钰哲、陈省身、杨季瑶、吴化予、孟和、孟真、戢哉、赵金科、王勉初、刘次萧、郭庆林、王德枯、宝堃、蔚光、济之、仲济、宗洛等,系气象局厨子所做菜。
  寄高直侯函 陈悟皆函 吴馥初等函 Charles F. Brooks 、朱和周函
南京乘卧车至沪   晨阴
  珞珈路之屋。偕宝堃至京兴业银行取出珞现路廿二号地契与房契土地所有权一纸,陆字149第20号,第陆区4205 分段图一纸,借据一纸,南京市财政局用地勘文单一纸,泰山公司保险单一纸,兴业放款清单一纸。
  晨六点起。八点偕宝堃下山,至新街口浙江兴业银行,取珞圳路22 号之屋与地之市政府所出所有权之契。此系民廿兰年十二月由王毅侯作中人,利息一分五厘,向兴业押借六千元作抵者,到廿六年十月共付四千,尚余二千元未还清,以南京将失落,故停止还债。迄今年三月由宝望与兴业算账,共还廿一万一千七百元本利,一次还清。但余之印鉴向由侠魂保管,至今不知何往,故另打图章于今日将两契(地契房契)取出。
  九点至中央商场购雨伞一把。十点主院继续卅院务会议,讨论提案。最要者为各所人员额数分配案,拟向院追加98 人,工役34人。查上年中央研究院分配人数,总数418职员, 144工友。实际只分配384职员,132工友,尚多职员34,工友12名空额可补。因恐各所扩充,故尚要请增职员98,工友34名。气象方面余主张加七个名额,因黄仕松、郭晓岚及叶笃正三人均原在所中,九章又聘一杨君在美学制Radiosonde无线电探空仪,四人均将回国,又加助理则七人,殆不可不添。
  中膳后回所睡一小时。午后向院中告假,未出席会议。交宝堃以浙江兴业银行所取出之件,其中缺一珞现路廿二号之蓝图,应由兴业交出。四点至珞咖路晤梅,知其近日身体又不好。晤二姊与硕民。六点至天目路二号李振翩处,其夫人系医生,李则为微菌家。乘李车至华新巷51 号(宁海路)晤金楚珍,渠主张由部将斯省医专停办。七点至院。骝先请客,到云五、雪艇、月涵、杨继曾、凌竹铭、咏霓、梦麟等。九点,余至〈北站〉〔下关〕。
   本年名额 实际人数 1946-1947 名额
  总办事处 40 35 40
  评议会 15 2 15
  数学 2 9(兼任8) 10
  天文 10 9 13
  物理 30 24 34
  化学 22 21 27
  地质 35 31 44
  动物 21 22 27
  植物 16 18 25
  气象 25 26 32
  历史 68 58 68
  社会 42 39 45
  医学 12 10 20
  人类 17 19 17
  工程 22 19 27
  心理 7 4 15
  共 384 346 459
  接张晓峰函 杭浙大教授会函
  寄赵九章函
上海   晴

  昨晚乘晚十点卧车来沪,车中每间有四床,二上二下。房中无洗面处,故设备不及战前。同房有湖北UNRRA 刘君,唐山交大毕业生及教部部长室f13君。余睡不甚佳,五点半即起。六点廿分到站,即雇洋车至岳阳路(祁齐路)320 号,晤物理〔所〕之王君王书庄与施汝为(舜若)。八点出至大西路48 号,即静安寺路口之中美合作所,晤子政,看该所工作每日制图四次,即Greenwich Time ∞h 、06 h 、12 h 及18 h 。有Radiosonde 可以探测高空至10 km ,每日放Radiosonde ,价每只25 美金,即50 ,∞0 国币。有发报机四只,各5∞ Watts ,近更拟添3 KW 三台。该所现有Radwind机器,则除气压、气温、温度,而又有风向与风速。温度〔计〕以磁制,以电流大小定温度。温度器乃以玻璃片上涂药品,两者均用audio wave 。而气压〔汁〕则用金属aneroid ,每口隔一次,风向、风力以director finder 定。全所上海八十,其余二十所合320 人。制图四人,三人系厦千所荐,最近所与航委会决合并云云。出乘一路电车,自静安寺路至施高〔塔〕路东照里五一号晤李浩培,谈十分钟。出至大马路中膳(Cafe Restaurant) 。
  后至大光明电影园看《中国万岁》影片,扮女角者为Loretta Y oung ,做作尚好,剧本不佳。四点至沧州饭店150 号晤费盛伯,遇盛伯及香曾公子壤若,及其幼女公子。出至巨籁达703 弄六号晤宪承,谈半小时。借至西蒲石路平安里四号,即买尔西爱路Grosvenor Building 附近也,其四妹妹婿为钟品竹,系耳鼻喉科医生。时已六点,而羽仪太太在外未归,乃待候半小时。至七点,钟医生约宪承及徐君与余至Elite 德国饭店(在霞飞路上)晚膳,每plate 九千元,与去年秋天贵十倍矣。九点告辞,余别宪承至科学社晤允中。十一点回至祁齐(岳阳)路320 号。
  寄王维屏、茅以智、李商开、李润章、钮因美、叶元

上海   回杭州晴。晚31° (十一点)。
  中午浙工同学会干事会在功德林开会,并邀(袁仲符、周健初)朱谋先、蔡谅友、许潜夫、Katharine Rankin 等,谈武林铁厂及虎林公司地皮。
  晨五点半即起,因有蚊子咬不能睡。八点半金咏深来谈半小时,渠与子政一样,在上海气象台与中美合作所两边兼事。叔永来谈,知将于七月四号乘GeneralMeiggs 轮荤Sophia 及一子一女赴美国。谓王福春UCR 之一百万补助金已通过,校中拟给与年薪。生物研究所(动物)助理(研究员)曹景襄来。渠系浙大病虫害系151毕业,近在沪考取State Department 给与农学会之十名Scholarship ,~寄往美国。曹领余至"在君馆",即研究院上海自然科学馆巨厦三楼General Librarγ 。其中所藏各类中国杂志颇多,如《科学》自一卷一期至民廿五六年只缺一年,《国风》自一期至停刊为止,以及各大学之学报,西文杂志Nature 、Science 、Nαtumbsemchq后、CompteRendu 等均全, Philosophical Mα, g. 、Proceeding 0/ Royal Society 亦有全套。此外,地质、化学、各科亦有若干全套杂志,惟地理只有Geographical Journal 与Geogrαphical Review 二种全套。而气象亦只Monthly Weαther Review 与Quarter Journal , 德、法杂志均未备。
  十一点与化予谈片刻。晤叔永后,乘车至派克路40号功德林,参加浙江工业专门学校毕业学会理事会。到陈悟皆、蔡谅友、朱谋先、许潜夫、胡鸣时、李振吾诸人。余即席报告浙大现况。吴沈纪等对于浙大办纺织系极为热心,但聘请教员目前极为困难,如由上海厂中人兼任,则系中精神涣散,殊无法办也。三点别潜夫等。
  乘悟皆车至北站时,离开车尚一小时,而头、二等车位已满,余占」座位,位靠壁,自四点四十分车开后始稍凉爽,直至九点四卡分始到城站,即有荣南来接。至校长官舍后,与鲁珍、林汝瑶等〔谈〕校舍开标问题。
  接直侯二函 允敏、希文函 司徒巨勋函 晓峰函
杭州   晨晴29°。下午阵雨,下午33°。晚九点雨,31°。
  美国原子弹定上海时今晨在Bikini Island 举行,以B 29 飞机于三万叹高空投下,海上有七十七艘战舰列阵待炸。今日杭州浙大第一批建筑开标后决标。
  晨六点起。上午黄建中(离明)来,又袁绪英来,陈维新来,均未值。八点与霞初谈今日校舍建筑投标之状况,计此次共四标。甲标华家池两教室,神农馆与嫘祖馆各为二层楼,每层62方,两幢244方。乙标学生宿舍,大学路二层楼二所,每层38.6方。丙标刀茅巷教职员住宅八所,每所14.87 方,可住四家,共119方。丁标与乙标同,亦为学生宿舍,在华家池共四所,连乙标合464方。四标计831 方。
  九点审计处代表詹吐玉、教育部派教厅之梁春芳及方继馨出席。代表均先后来校,乃开决标会议。校中到蘸初、鲁珍、杨次广、陆子桐、沈鲁珍等。审计处之主张,以价目最低者得标,故大包工及上海包工显然占劣势。此次投标者计35 家,甲标最低,"大公"八千万一所,以漏账不给。次"东南"以未有建筑经验不合格,三、四、五、六最低价格之中联、景业、楼发记、同济,或以漏账多,或以未有五千万元建筑之经验,均未给与。第七位"东亚"计每所九千六百五十九万,候补者新金记祥号九千六百七十四万元。乙、丙、丁三标均以东南为最低,以〔不〕合格取消。乙标给景业(高工毕业) ,每所四千七百八十万,丙标给天坛(玉惠亭) ,每所一千四百卅万元。丁标给大公,每所给四千八百七十四万元。甲标限晴天八十天,乙、丙、丁三标各六十天完工。五日订合同,十日开工。订合同后付款60% ,盖瓦10% ,地板10% ,楼板10% ,窗门装就5% ,全部完成3% ,保固半年后2% 。十二点散会。
  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阅信件多种。季讷辞职,欲子二三天内去沪。晚膳杜尔美来。杜,蝶县人,与些呜涛为同乡,任保安司令部简任秘书,昔在商务与余及定安相识。来介绍德国医学博士孙辉甫,黄岩人。晚八点毓菁旧同学袁绪英〔来〕。
  绪英长余七岁,己廿六年不相见,均颓然老翁矣。其兄绪钧于民卅年去世。问故旧半己下世,如王家铺、金维震、徐六修等。任在在泉、杨韵侯亦做故。惟竹侯及高祖楠(稽山中学)、何建文(育婴堂)、邵估清、王苹州、杨渭庭、渭) 11 (加入伪组织)均健在耳。九点洗浴。
  接朱允明、许潜夫、羽仪太太、方青儒、季讷、钱令希、邵裴子、直侯二函允敏、希文、司徒巨勋、晓沧、陈贵耕、陈志庸、金传贤、E倘、艾险舟、家玉函李琼华、宝望、孙斯大、吴均一、委子匡({民报})、柳支英、郭洽周、张君川、史宗法
杭州   晨雨29.8°。上午十一点大雨,下午雨,晚大雨。
  巴黎所举行四外长会议,同意以Triest 的里雅斯特港归国际共管。陈维新来。罗廷光(炳之)来。晚卅一军黄军长(培我)邀晚膳。
  晨六点起。作函与允敏及二姊。九点河南大学教育学教授王凤岗来,四年前浙大曾聘渠任一年级主任,已应陕西聘故未能来。时渠在武汉大学(字梧峰)。九点半借季梁至罗苑,师范学院学生及专修班学生毕业拍照。计共九十人,但一部已回家,故实到五六十人而已。拍毕,在教室与学生谈话半小时,述浙大历史及毕业生人数与目前人心陷落之情形,又为毕业生十余人题纪念册。十二点回。
  中膳后睡一小时。舒厚信回。又萧山湘湖农场有人带杨梅来,其昧为十年来所未尝,确胜于遵义者多矣。罗炳之来,现任中大师范学院院长,近来此办理三十一军之第四大学先修班,与余宗范同为副主任。学生救济会陈维新来,又史宗法及沈铸颜来谈。
  晚膳后七点应卅一军军长黄培我之约,赴白堤上楼外楼晚餐。余以腹疾,不敢在外吃食物,故先晚餐后出。但主人客气,必欲为余另备素菜,故又吃稍许,回后使余腹又发痛。今日到黄离明(建中)、戚叔含、孙增光、郑石君、金维坚及暨南蒋君、罗延光与余宗范。主人黄维为江西人,乃中将衔,年事尚青,卅左右。余告以学校需屋近况,知昭庆寺为大学先修班(1 500人) ,用两个月后继续办交通人员训练班,决无希望。但谓刘庄有空,与附近两寺相合则可容一院。闻大学路保国寺兵未撤,允为转催。余感谢之。十点乘黄军长车回。渠住湖滨路86 号,与方青儒及沈成章为邻居云云。
  接仲崇信、李宗恩电 接张国材函 张君川、黔校教职员名录、沈尚贤、任叔永函
  寄允敏No. 11 、二姊函
杭   晨阴28°,下午雨,晚又雨27°。
  民主同盟李公朴在昆明被人刺死。东南建筑公司经理申亚荣来。法学院学生吴士漉、章采根二人来见,欲请马寅初为浙大专任教员。余以立法院委员不能专任。
  晨六点起。今日又接信多封,近来信件之债台高筑,一天看客、回公文忙个不了,又要发聘书、造校舍,故信件压积,竟无从置复。上午蔡作屏来,余告以骝先不赞同将蚕桑研究所合并于浙大,以为将来无发展余地。余拟请作屏先担任蚕桑系主任,徐图合作办法。东南建筑公司经理申亚荣来谈,余以作屏在,未见。查乙、丙、丁校舍三标,均以东南建筑公司得标为最低,但以东南未有可靠之五千万元建筑经验之文件,故未加考虑。当时审计部所派之詹吐玉亦无异议,近詹忽以审计处不同意于未给最低估价之包工,使东南建筑公司申亚荣来提出抗议,欲以法律解决此事,遂将发生纠葛。而审计处实应负全责。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暑期留校审查委员会,请求留校者共九十人,通过七十人,尚有二十人因家居余姚、宁波、上海,未予通过。孙叔平来谈,今日渠与季梁曾至刘庄、郭庄一带,视察师范学院地点。据〔云〕刘庄离罗苑太远,凤林寺省府所办之财政人员训练班将撤消,故主张要凤林寺与陶社。凤林寺可与省府会计处陈宝麟接洽云云。六点约季讷夫妇在办公室晚餐,到叔平及董伯豪、蔡邦华、季梁夫妇、皮高品、林汝瑶、沈鲁珍等。八点半散。丁荣南来谈片刻。
  接张稼梅、张宝莹、金克南、徐佩璜、高学淘、王藻仁、俞心湛函 留遵学生函 晓沧函 接李培恩
  寄之连环幸运函 梅、新闻局工作人员训练班、茅以智、孙斯大函 寄金传贤、陈志庸(附振吾函)、许绍棣、郑文礼函
杭州   晨2r。终日霍雨。晚24°。
  菲列宾独立为自主国,首届总统为Roxas o 许绍楝、金公亮来,未值。
  晨六点起。今日嘱沈金相及助理石作珍调至校长办公室,前分校之主任撤消。
  今日写师范学院教员聘书。计教育学系十四人,国文系六人,英文系五人,史地系六人,数学系八人,理化系九人,加普通科目八人,计56 人。被裁之职员王子青来谈,渠与陈雄飞均在图书馆,馆长皮高品到后即将二人裁去,各给七、八、九塞个月遭〔散费〕。王子青系多年职员,欲多支一个月薪水,余怜而允之。
  午后睡半小时。近来腹中仍不痛快,不知何故。是否腹中有癌,抑系饮水不洁,但觉腹中气胀耳。下午作函与贝时璋、谢幼伟。五点乘包车至省政府晤会计处长陈宝麟,询财政专修班所用凤林寺地。知所居屋只能容七八十人,故师范学院得之亦无大补。陈谓今日省府会议许绍橡提出以陈庆堂为高工校长,陈拟以四千万元购一屋经省府通过,在复员费内开支六千万元修理,陈允在上海高工募捐云云。
  由此可知高工所占之郭庄可以放弃。又晤阮毅成,知城内王文韶家嗣王养之在清岭巷有巨厦,但己破旧,且有织布厂等。又青年会之屋已腾出,参政会移浙省党部,故或向青年会借用若干间云云。
  六点回校。知经农与许绍橡曾来此,经农与专员金公亮均住大华饭店。今日有一小汽车开入文理院内,以泥烂污陷泥中不能出。询鲁珍,知系蒋经国家来接女教师者,此女教师不知何人,亦不知何人令其住人,来此已久,并无人过问也。
  为浙大女生华安谷以盲肠炎进仁爱医院割治死于医院,其姊华安谱、郭桂庭(未婚夫,均休学生)不在杭,由同乡(东阳)马上辰、杨铭出面登报,以浙江大学全体同学名义认仁爱医院草营人命,下写"国立浙江大学全体学生谨启"。
  接汤元吉函 朱嘉谷函 吴耀卿、胡步曾、谢幼伟
  寄王政声、陈贵耕附骆仰止函 中英文化委员会Miss Katharine Rankin 、许潜夫、邵裴子、张国材、《民报》社类子匡、卢良惠(附徐学禹)函贝时璋、朱公谨函谢幼伟
杭州   晨有晴意,23°。
  杭校舍第一期建筑订约。任檀僧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大华饭店晤经农及教部专员金公亮,知经农此来系受教部命,恐"七七"有学生游行,前来阻止。实则此时各校己放假,游行不能号召若干人。余托渠等向驷先说项,与浙省府商借省立图书馆大学路巨厦。遇教育部(王〉〔徐〕科长乃押四库文澜阁由渝来杭州,共六车,走两个月。据云苦不堪言,而费用超出预算甚大云云。回。在校中开会,与四包工签约,计甲标东亚建设工程公司,乙标景业,丙标天坛,丁标大公,到审计处詹吐玉及东亚宛开甲、天坛王惠亭等。审计处以得标数与最低相差甚大,而乙、丙、了三标均为东南公司所得〔而〕不与建筑提出抗议,故主张以最低数与得标数作一平均数,如此则甲标须减去八百余万(自九千六百万减至八千八百万共二幢)一单位,乙标每单位减二十五万共二单位,丙标每单位〔减去〕六十五万(八个单位〔共减去〕约主百二十万), T标每单位〔减去〕七十五万共四单位,核减之数在二千五百万元左右。经几番商榷,包商始允签约。十二点散。未散前浙省主席沈成章来视察校舍,借同视察文、理、工校舍一周。
  中午许绍棣约中膳,到医专校长郑宗塘、艺专潘天寿及郑文礼、刘湘女、杭高房宇园及保安副司令王君,谈至二点回。东关任藻泉先生之公子槽僧来谈,以屠善夫一函相交,知东关因毓菁学校缺乏,未能办理妥善,故后辈读书者少。前校董又有孙云裳吞没校产100亩沙地之计划,并谓藻泉先生自民卅年四月东关失落后即避居乡间,后以敌伪决定将避去之人房屋拆除,故又回家。当时有沈国光甘为虎作怅,后又以杨渭川守白为维持会会长,沈国光为副会长,而在在泉因郁郁不乐费志以没,时民卅二年也。
  七点至孝女路二号,应沈主席成章之邀晚膳。到许绍操、阮毅成、警察局陈纯白、农林部水利工程周之翰、陆军总司令部办公处主任陈启之及季梁、邦华、伯豪、擅初、鲁珍、皮高品诸人,在"园地"西餐。餐后沈成章谈话,述及禁止游行及预防七七游行等事。主客为经农与金公亮。
  接吴均一函 谢家玉函 屠善夫函 钱逸云函 美大〔使〕馆函 王尚德、蔡稚卿、汤承鑫 接吴耀卿、李建奎、许有林
  寄梅、羽仪太太、品竹夫人、李良骥函 骝先电 振公函 朱骝先电
杭州   晨雨,竟日大雨。温度23°。
  四外长会议决定七月廿九召开欧洲和会,苏联反对中国为邀请国之一,英、美虽支持中国,但苏联之议卒得通过。发师范学院聘书。张续渠、俞宗穰、钱学中来。学生郭桂庭来。
  晨六点起。上午将师范学院聘书发出,计56 份,教育、史地、国文、英文、理化、数学六系。今日将第一部建筑之合同签字,计:
甲标神农、嫘祖馆二座每座124 方 共计决价 177,183,500 元东亚
乙标大学路学生宿舍二座" " 77.2 方" " " " 95,017,786 元
(八月中又加一座47,500,000)
景业
丙标教职员住宅八座" " 14.87 "" " " " 109,193,968 元天坛
丁标学生宿舍 四座 " " 77.2 "" " " " 191,951,480 元大公
总计831 方价 573,346,734 元+47500
     平均每方价为六十九万,总价较一日所决定者少二千五六百万元,平均价少每方三万元。
  下午东阳人工院学生郭桂庭来,为其未婚妻华安谱之妹华安谷为仁爱医院医生庄桂生及看护沈天姿误用药剂向法院控告,并发传单事来谈。余告以对家人病死虽同情,但不能因此而假借全体学生名义乱登广告,传单上用国立浙〔江〕大学华安谷同学追悼大会筹备会具名。
  晚约请朱次长经农、金专员公亮晚〔膳〕,到方青儒、许绍橡及季梁、邦华、皮高品、吴馥初。沈成章以宴请蒋经国未到,阮毅成以合作社游艺会未到。谈及图书馆,余与许绍棣说妥,省立图书馆由浙大修理,归两方(省与浙大)应用。文澜阁《四库全书》,为七部中仅存(热河文津、沈阳文溯、北平文渊)四部之一。余兰部,明园文源、镇江文棕、扬州文汇均毁于火。共三五九九0 册,后又抄280 册。此次自渝由汽车六辆载运东来,五月〈七〉十一出发,昨今始到。原定运费四千万元,现超出已多。押运员有教部徐伯瑛科长、夏朴山等等。后据夏朴山云,在途并未被劫,但在上饶、贵阳停留时久,故需五十天之久。渠与一孩,二人共用四十万元。每车包费五百一十万元,而商人实得四百七十万元,可公路总局汤科长从中作弊,淘属可恶也(参看七月九日日记)。
  寄陈克文电 余又再、电 张宝莹、司徒巨勋、王欲为、蔡稚卿、吴耀卿函 寄朱习生函 钱逸云、舒厚信
杭州   大雨。晨22°,日中雨。
  国共南京谈判停顿,延安于《七七宣言》提出四项要求: (一)全国元限期停止冲突。(工)重开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改组国防、财政、外交、经济、内(财)(政〕、交通各部,解散一切特务机关,没收大贪污财产。(三)复员裁兵,发还军粮,谢绝美军事顾问。(四)执行莫斯科会议,取消《租借法案》。遵义学生徐善元(海门人)、易心诚(淮阴)、黄世民(青岛)来。
  晨六点起。今日终日作函,计十三封之多。今日卢沟桥七七事变纪念,杭州各机关在省党部开会,请沈铸颜代表前往。《东南日报》载东南与联中两公司责问浙大此次建筑何以不取最低标问题。昨沈鲁珍去沪,对东亚建筑公司之保单,今晚即回。据云东亚资本实仅二千万元,而担任一万八千万元之建筑实嫌力所不胜。但大公、景业与天坛均较东亚更为能力薄弱,可知此次建筑公司承揽者实皆不甚可靠也。又关于汽车,鲁珍又曾询问,如行政院物资供应处可以910 万元售出载五吨重之道奇车,而Jeep 车则需36∞元美金,新到之Ford 只需二千二白A 万,即Dodge 亦只三千万元也。
  下午孙叔平来,谓戚叔含要求薪水能增至560 ,且需带一副教授同来,其人为浙大廿三级英文系毕业,名梁希彦云。温州巾学校长赵楷来,渠本在英大,近将去温州,向余要训育主任。余介绍以吴昌孚,住劳动路9 号丙万庐,但恐吴不愿,将以陆永福荐往。
  重回大学路校舍。今日在校长公舍楼七依栏远眺,见院中花木如故,一枣一柿,宛如昔日。尚有紫薇一对,罗汉松一对,桂花一对,皆左大而右小(东大西小) ,想因土之肥癖耳。前面池塘蛙声通宵不绝,东北角有猫头鹰"汪""汪"作声, Owlshooting whole night ,此则与遵义迥不相同耳
  接允敏、劲夫、吴稚中(昌孚)、孙斯大、司徒巨勋
  寄允敏No.12 、宝壁、司徒巨勋、张子春
杭   阴。中午27°。晚27°,阴。
  津浦路发生激战。王立三(育三)来(临时参议员)。
  晨六点起。寄发昨日所作之函十五通之多。上午偕吴馥初、皮高品至省立图书〔馆〕察勘破坏情形,知屋顶全部漏水,牛毛毡已失效用,须建筑师详细检视。地下室则进水尺许,亦不能用,贮书室之钢柜全部损,玻璃破坏己大半,近更有人在室内将墙砖拆去,可谓丧心病狂也已!中膳后睡一小时。
  二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到季梁、邦华、馥初、鲁珍、沈铸颜、陆永福、陆子桐、林汝瑶、沈鲁珍、杨次廉。议决十一日起每晚10:30 即关电灯,自来水龙头均减少。八月起所有住校舍者均出房租,但住校外者,得由学校给与以五十万至一百万元之押租费,于归还时还校。五点半至开元路女青年会,开杭州学生救济委员会首次会议,青年会董君为临时主席,到金润泉、蔡竞平、CNRRA 包君传贤、惠兴女校宿寿康女士、Miss Brennecka Y.W.C.A. 基督教女青年会、天主教Father Clauson , UNRRAMiss Anna Schaffer 等等,及青年会干事陈维新、女青年会张心培夫人(杨佩金)、陈爱琴女士。推余为杭州学生救济会主席,张心培太太为副主席,法院潘希真女士为书记,蔡竟平为会计。通过学生救济委员会章程六条,夏季事工计划及预算,夏季两月计凡三百八十八万元。七点散会。
  余回。吃面包、可可后出至大华饭店,询经农地址,在电话簿上觅得浙赣路局长张自立之地址,为钱王寺十六号。乃按址询,知经农与金公亮住钱王寺三房。至则张自立与金公亮均在,谈半小时。余托经农与陈辞修商让保国寺之军械库事。
  十点半回。缘最近国防部又派有联合勤务总司令部杭州混合总库,以代替从前之军政部京沪区特派员杭州办公处也。
  接景臣师母、郑儒鍼函 步青电
  寄孟宪承、沈尚贤、张宝堃、钱令希、孙斯大、孙稚荪、朱善培、李乔年、司徒巨勋、允敏No.12 、谢家玉、吴均一、艾险舟、郭洽周函 Robert L. Smyth
杭   晨雨,六点起26°。晚雨25°。
  金梵音回校。戚叔含、夏定域来。金梵音来。
  晨六点起。八点作函与陈辞修部长,托经农带去,因渠今日8:40 车回京,请其向陈部长说明保国寺之屋必须迁移之理由。九点戚叔含来谈,为薪水事。因渠于民廿三年在浙大为英文系主任,于郭校长来时辞去。时余坤珊只教初年级,故以为其薪水不应低于余君。因以其助于梁君民甘二年毕业相随多年,故欲带之来。又谓鞠侯将于十五到杭云。
  夏朴山来谈,知此次押文澜库书共六车,包车为三千一百万元,但因公路总局之汤科长与包商狼狈为奸,言明二吨半者,实则仅载二吨半,故六车之重量实只十五吨而已。每车包车人出五百二十万,而商车实得470〔万〕,汤一人得每车五十万元。此外有押车八人,警察十二人,每人伙食宿费员4000 元,警3000元。原定一个月,现延长至五十天。江西、浙江公路均坏,诸暨至杭州不通,而车又失修。在贵阳停八天,上饶十天云。
  中午至英士路54 号阮厅长家中膳,到罗炳之、潘天寿、沈其达、柯家峰(金陵)。沈方自台湾归,在范寿康处办教育。据云台湾一家伙食一千台币(三万国币)可足用矣。又谓台湾人见国人不识注〈意〉〔音〕字母失望,见国人方言不同更失望云。午后睡半小时。接梅儿函,知希文已于本月七月四H 抵南京,与王宜佳同寓,在励志社,复试大概在十五日。梅自己发了几天热,真可称多病了。晚作函与希文及梅。十点洗浴。见浴缸内有蟆蛤,想因地下水大,故爬入室内也。
  接汪愁祖(典存)函许潜夫、周至柔、方正三、金传贤、许绍橡、羽仪太太、钟品竹、梅
  寄陈辞修函(经农带去) 孙季恒
〔杭州〕   阴。晚27°。
  联总UNRRA 救济品除粮食外停止运华,表面由于中国不能将物资内运,实际由于300 人联名向La Guardia 告发人民得不到物品。司徒雷登于1876 年生于杭州(六月廿四) , 1890 返国。
  晨六点起。今日书农学院各教员之草约,因遵义虽已缮就,但以邦华在此迄未发给。余六月六日到此后,又以事忙未能着于预备名单。师范学院之草约于三日前始发出,农院草约于明日始能书就发出也。晨,田春荫(李絜非太太)来,知絮非在明光家中,余劝速来校,因文院无人代表势必吃亏也。陈维新来谈,交来学生救济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录,并将会中通过之委员人选与夏季预算(三百八十八万) ,由余出面作函与全国学生救济委员会。沈思岩太太来,知其小孩发高热要觅医生,余请陈维新介绍。渠介绍广济医院之高医生,为小儿科云云。
  中膳后睡一小时。二点半借邦华、汝瑶及大公建筑公司之陈君、东亚之殷君,赴华家池看四座学生宿舍之地点,及神农与嫖祖馆之地基。久雨以后,华家池塘内之水几与地面平,此处建一新校址,实至不适宜也。但原来所绘学生宿舍四座排作平行四排,实至不雅观,其所占尺寸为108' × 36' ,予主张更改为" U" 字形,如此可以减少三个楼梯与三道墙,且中间空地可加大有系统的布置,其利甚多,但审计处是否能通得过是大问题耳。余拟明日往见审计处处长,不知系何人也。
  五点回。晚与伯豪谈,知其长公子卅岁,民廿六毕业于宽桥航空学校,其同班大半己死于空战,渠得幸免并曾击落日机三机,此次由伊宁回杭,孽其二子一女及太太由专机来,不久将赴沪去美云云。伯豪有五了二女,幼子仅十六云。
  接沈同洽、贝时璋、卢良惠函李少云、余中英、晓沧六月廿八日、Charles F. Brooks 六月八日函田春荫、夏定域寄允敏No.13 、彬彬、宁宁、梅、希文函步青电朱允明、柳支英、江希明函寄汪典存、许潜夫、莫葵卿、金传贤、方正三、许绍楝、张君川

杭州   晴雾。舶掉风已到。日中31°,晚30°。
  Leighton Stuart 司徒雷登出任美国驻华大使。至里西湖郭庄,即昔之宋庄。潘天寿来。黄乃明来。何清隐来谈。
  晨六点起。九点借季梁至里西湖岳坟秋社相近之陶社,乃所以纪念陶焕卿者。
  氏系革命先烈,于民元前为人刺死于上海。陶社内,地极狭窄,有二层楼房,楼上下各五间,房极小,可作一二十人教室。租金索每月米四石,又修理费九十五万元,可谓贵矣。出。借季梁往汾阳别墅,所谓郭庄亦即宋庄也。余于民七年返国,民八之夏与同学赵德华在宋庄度暑假几二月余,屈指迄今正二十七年,真所谓十年弹指声中。赵(文锐)德华谢世亦已十四年。重游旧地,不胜感慨系之。余于民廿五初来浙大时,亦曾一度来郭庄询阿敖司务、阿金司务,当时(民八年宋庄三仆人)尚有人知之,现为省立高工所用。高工放假,新旧校长方交替。余与季梁入内,尽观庄内诸屋,则昔日余读书处及卧房均宛然在。卧房为学生宿舍,而读书处为办公室。情不能起德华于九泉而与之作旧游。屋虽残破,尚可用,据云最多时住学生140 人。
  十一点出。余请季梁至弥陀寺,余则至湖滨。先至湖滨晤救济总署孙晓楼,请其补助浙大建筑工程以面粉,又谈及农工补助设备问题。据孟主其事者, CNRRA方面浙省为黄家韩(工)、赵武(农), UNRRA 方面则为May 与Morgan 。又谓茅唐臣曾得南山脚下四号徐祖鼎律师之屋拟放弃,促余速与之接洽云云。出至东坡路84 号,晤浙审计处处长陈柏森。陈,广东人,与商第二次招标时办及华家池宿舍改变计划问题。十二点半因。膳后睡一小时。下午潘天寿来谈。五点出外剃头。七点至工院沈思岩处,据云谢文通仍愿回浙大。沈之第二小孩病己愈矣。
  今日,日夜发东南风而久雨天雾,苏东坡《舶悼风》诗:"三时巳断黄梅雨,万里初来舶悼风。"其诗引中有云:"吴中梅雨既过,〈蝶〉〔拥〕然清风弥旬,岁岁如此,湖人谓之舶掉风。是时海舶初回,此风自海上与舶俱至"云云。《玉芝堂谈芸》:“ 芒后逢壬立梅,至后逢壬断梅",又谓"夏至后半月为三时"。
  接陈伯庄函 舒鸿、直侯
  寄晓沧函 羽仪太太函
杭州   晨28°。东北风。阴。下午30°,阴。(台风在台
  保加利亚前领袖米海洛维奇宣告死刑,因与纳粹妥协。李春芽到校。吴世炳、吴肖图(下西大街29 号金城银行)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办公室。东大同学吴世炳、吴肖图来谈,二人均经济系毕业生。缘吴肖图有洋房一幢在下西大路29 号,新近自人购得者,但因父母尚在昆明,恐为兵所占,故欲人租住,只有半年之期限,许多人即不愿去住,故今日特来看余。
  余约何增禄来询,其愿往居住,因增禄患神经衰弱,〔下〕西大街近西湖,且屋中有水电厨房,较此间临时宿舍为方便也。今日发给农学院聘书草约。
  中膳后睡一小时。偕董伯豪巡视学生宿舍,见华安谷之姊华安谱在男生房中烧饭,并楼上倒水,余面责之。华安谷即近为医生误投药而致先者,其情时悯,但华安谱之不守规则又是另外一事。渠不服,事后又作一函,语气责备以为余受医生之鼓动也。此医生余根本不识其人。晚膳时孙晓楼来谈,嘱速将校中建筑所需之工程计划报去,以便取得面粉可以工代赈云云。
  晚膳后至南山脚下钱王寺16 号晤张自立,知浙赣只能通至诸暨,原定年底通金华,现UNRRA 以上海联总三百人之签署电La Guardia 停止运输物资,故此计划将成画饼矣。借张自立至清金门CNRRA 宿舍晤黄国骋,去沪未回υ 九点回。十点洗浴。
  接蒋宗尧(蒋函介绍其太太左绪芸为图书馆馆员)、许潜夫、刘明水函蔡谅友、式和函接楼培启、胡德新函接季讷寄储润科、顾振军函
杭州   晴巳晨29°,下午晴。
  潘承圻来。第一期建筑动工。保安司令部杜尔美介绍陈耀亚来说振恒小筑屋。承听来。
  《浙江日报》朱祖舜、中央信托局经理赵聚级来。
  晨六点起。今日接劲夫两电。A 为运输图、仪,知己于本月九口第一批山发,月底可以运完,大约在150 2∞吨左右。马宗裕巳至长沙,在招待所。一为监工,知张百丰已启程前来。九点潘承圻来,渠现在交大(临大)为化学系主任。据云临大学生现三千人,下半年所有伪交大学生均将转学交大,而临大学〔生〕之一部亦将转学交大,故房子仍嫌不足。关于部中所得一亿五千万与交部所给之一万三千万,确存银行放债,息五、六两个月每人可得教授15万元,副教授13 万元,讲师10万,助教8 万。而复旦亦同样办理。宝丰在校事多,而振吾极忙,鲜有暇至校中。
  理学院下年将恢复,院长裘次丰。工学院院长未定。张贡九现不出头,伪组织时代曾由范会国、胡敦复之敦促,借同晋京渴汪精卫后,贡九长校之命令乃发表, <乃〉〔而〕敦复并无名义,范为工院院长。贡九与敦复均好货,故时人均不满之。但敦复行为不如〔圣〕约翰忧嗣良之附逆。敦复与梁厦闹意见,乃由民廿九年敦复未告梁厦而将大同移入租界。暨南赵正平则附逆更为显著,可称次于傅式说而已。余谓读科学之人做汉奸者不多,如文元模、王漠皆因留学关系,敦复、贡九已在不可赦之例。承圻云,徐仁斡离浙大后,曾为伪中大理学院院长,又范永增曾为伪上海土地局局长云。晚间余至其寓谈半小时。大水后门墙倾数丈,其寓于民廿五年落成,经日本人居住得以保存,尚是幸事也。谓浙大财产为图书馆校工李锦标所攫取云。
  上午中央信托局赵聚缸经理来谈。午后至刀茅巷勘建宿舍地址。下午开建筑委员会,又行政谈话会,决定请教育厅工程师来校监工,因建筑工程已在进行中也。
  刀茅巷宿舍地太低,建筑宿舍打基成问题。而华家池学生宿舍由"三"平行安排分成"L J" ,须减少每边一间始能放得下。又农经二学生某私剪电灯,记大过二次。
  接陈家祥、沈鲁珍、孟治函 许潜夫、劲夫二电
  寄劲夫、振公、沈肃文、贝时璋、华昭复、卢嘉锡、沈同洽、李少云、次策、建功、陈克文
杭州   睛。晨29.8°,下午到七点33°。
  四国外长会议对于意大利和约己议有结果,特里雅斯特归联合国保护,特港自由区内领土主权属于意大利,城外属南斯拉夫。意国非洲属地归意委任托治未有结果,由四强将来再商,在未解决前由英军管辖。至于Dodecanese 佐泽卡尼索斯岛,苏联放弃,仍归希腊。而意大利付苏联赔款一亿美金(匈、芬、罗付苏各三亿元)。旧浙大职员谢养若来。上海远东书局吴昌基、徐声越、暨南大学陆恩涌来υ 张岩苦、李f~ 来。
  晨六点起。上午与沈金丰11 ì负附中事,并打电报与教部,催军械库之驻兵能速撤,不然即无从开学。又复电约夫,嘱校中图、仪由上海转运。适张自立(岩若)借李祁女士与岩若二女公子来,知浙赣路之物资均由沪码头由拖船驳至日晖港,在龙华、新龙华上火车云云。浙大旧职员谢养若来谈。渠系贵州盘县人,由张道藩带至教厅,天放时代入浙大,于泰和时离去,现供职军风纪巡回团,住上海北四川路第一补充区司令部。
  十二点得唐臣电话,知昨来杭。渠已决就浙塘工局事,以汪干臣(胡帧)为副云。十二点半至环湖路救济总署晤唐臣,遇孙晓楼及副处长祝修爵君、张中槌主任、黄家弊与唐臣、干夫及美国UNRRA 工程师Mr. May ,与林可仪、Mr. Smith 等。
  May 为Illinois '35 ,祝与张均习法律,唐臣与林、Smith 均应省府之邀来杭视察塘工。唐臣之长公子于越已返国,在C.I.T. 学Radar ,愿来浙大。渠系燕京毕业,民廿六年。其女于美亦欲来杭。孙晓楼允拨浙大面粉一百吨,作为建筑以工代赈之办法。校中原请150 吨。膳后回。谢养若又来谈。今日接函件十九封,又电二封。
  晚沈思岩太太来谈租屋事。
  接卢庆骏、李宗恩、储润科、吴耀卿、黄厦千、教部二、宪承、缪彦生、周寄美、屠振权、郑子政、潘湘、张晓峰、高直侯、王劲夫朱习生电邓瑞璇电
  寄允敏No.14 函 季讷函 劲夫电 骝先电
〔杭州〕   晨晴30°,cirrus 卷云形如乱穰,方向由东而西。晚风向南。午33°,晚34°。
  联大教授闯一多在昆被刺死。办公室布置就绪。晚十点半关灯。黄家骆来。
  晨六点起。八点作函数通。一与陈克文,为劲夫、晓峰、枣谋、步青、润科及振公谋飞机票位。一致劲夫长函,告以校中近来接洽情形。邦华、霞初来谈。十二点中膳后睡半小时。二点半行政院救济总署黄家弊来。渠为M.I.T. 之毕业生,习建筑,故余请其计划理学馆Science Hall。据湄潭财神庙化学系、唐家宗祠生物系及中山公园物理系在湄潭所占方数为底子,则化学60 方、物理40 方、生物20〔方〕、数学10 方,再加…年级50 方,合180 方,加教室六个,每个十方,合240 方,差足够矣。余示以庄达卿图,并至校内各处视察科学馆地点。决定在原来高工旧址,作"1" 形二层楼,但与省立图书馆不能对称耳。看完已五点,余与蘸初、季梁同往。
  六点晚餐。餐后借陆子桐及沈铸颜至菜市桥吴牙巷为附中看屋,屋系旧式,有地三亩余,材料不佳,且厢楼已将妃,索价六千万元。次至新民路中国银行后面一住宅,木料雕刻甚佳,但光线稍差,索一亿六千万元。回途至东街路振恒小筑。有屋四幢,占地50' × 40' ,约三分三,而房屋系弄堂式,四幢,每幢四百四十万元云云。
  每幢楼上下有七方。八点半回。九点洗浴。
  接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 and Lecturer、马国均、马昂千、沈衍圻函 接朱习生电
  寄允敏No.14 、季讷、劲夫函直侯函 余又荪函(附陈克文)
杭州   晴。晨31°。clear。南风。午后33°。
  司徒雷登美大使呈递国书。李絜非来。邦华赴沪购车。邵全声之弟邵全建来谈(师范晨六点起。八点作函数通。今晨馥初至吴牙巷看附中之屋,认为可购。价原索五千万元。又振恒小筑之屋四幢,亦决计购买,作为教职员宿舍之用。邵全建来谈,询其兄邵全声事。余告以在本年四月间曾在渝卫戍司令部稽查处见到,虽受看管,但并不虐待。陈维新来谈,学生救济会欲在校内建一会所,约可十四方,求得一地点。余拟指定膳厅旁空地,因作俱乐部较为适中也。元晋将会客室无线电修好,今日中膳、晚膳后收昕均尚清晰。元晋现正在帮同监工,余并拟调路式坦监视修理。
  又请黄家骅君介绍监工沈君来校。此时刀茅巷、华家池均已兴工,在划灰线。
  据何苗生报告,数日来查勘房屋水电,住房,教职留外人住校内者甚多,如电机助教黄焕馄占屋至四间之多,即其一例。自昨起十点半关灯,日中无电,故工学院之电流用度减至二分之一,因日中许家眷以电炉烧菜也。午后睡一小时。晚章定安来,谈一小时。渠对于季讷殊不满意,但季讷维持分校于龙泉,其功殊不可没。絜非自句容来校,文学院始有代表。
  接游学泽、吴桢培函 朱习生电 附中电 润科、劲夫、庆骏、茅以智、陈贵耕、屠家篯、黄乃明函 接周健邦、庄达卿、士俊函
  寄周纶阁、马小波函 王爱予函 朱习生电 允敏No.15 、士俊函
〔杭州〕   晴。上午曾雨数点,即停。上午、下午昙。风。
  行政院通令各省市保护人民生命自由。严仁赓来。郑石君、章克生、丁励夫来。
  晨六点起。上午黄家缸来谈建筑科学馆事,决定请其制图。据云于日内(一二日)即制好。渠系清华毕业。今日报载闻→多在昆被刺顷命,离李公朴被刺尚不及二星期也。郑石君来,谓赵之远已抵抗转绍,下午可来浙大。又航空学校气象台章克生、丁励夫来,知瞿邃理将调杭州为气象台(航校)台长,高振华去成都,余托以去京之飞机票。据云每星期四可有,前一日通知云。
  下午睡一小时。严仁赓来,渠夫妇与李春芬同乘General Meiggs 轮到上海。
  严,天津人,为范孙先生之孙,习经济,年事较其他回国者稍长。据云已接洽习经济者三人,一为谢强,明春可以回国云。又带来晓沧寄来N. Y. Rockefeller Center 所购眼镜一副, Courmettes and Gall Eye Glass Cleaner 药水二瓶。春芬与严君均住校内。严因九年不到天津,预备赴津、京一行。晚膳后沈思玙太太、王希成太太、先生来。二位太太均能钢琴。
  接孙斯大、余宏基、周声适、商务李拔可(宣龚)、赵之远函
  寄式和、陈宗祥、子政、屠振权、缪炎生、驾吾、谢义炳、李伯纶、杭立武、吴耀卿
杭   晨微雨28°,日中阴,晚阵雨29°。
  建厅皮作琼来。晨顾季平来。
  晨六点起。上午作函与步青。今日请建筑师黄家韩赴华家池看地基,因建筑须打桩也。接骗先电,知教部定廿四日开高教讨论会,余不能不去,大概廿一二即须前往。又接邦华电,谓巳购卡车二、轿车一辆。前者共二千万元,而后者须二千二百万元,故前已寄三千万元外,尚差一千二百万元云云,即寄沪。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开校行政谈话会。决定下年校中住单身教职员与住家分三等:租金甲等校长官舍与罗苑临湖屋,每方四千元。次等者如西斋与教职员单身宿舍,每方三千元。如无地板之小屋,每方二千元。自八月起收费。新建之屋另议。照此办法,余住之房间须收每月12000 元,而西斋则每房出六千元之谱。又议定售给职教员木器办法。今日计算下学期之老学生数目如下:
     大学路(文理工法) 华家池(农) 罗苑(师) 总共
  男生 851 190 226 1267
  女生 133 41 59 233
       1500
  以上共1500人,加新招生500 名,为2000 人,如700人,将至2200 人也。教室课堂需76 个,现师院有15 个,农院新造8 个,理5 个,工大礼堂9 个,大教室24 个,已61 个,再造二大教室必足数矣。宿舍礼、义、智、信各斋可住800 人。新建宿舍每座180 人,可容1080 人(男生) ,女生新造宿舍可容264 人,教职员单身教职员无问题,惟住宅则所差尚大耳。
  接许潜夫、谢家玉、吴均一、蒋亦凡函 邦华电 骥先电 振公、春孚、允敏函
  寄晓峰函 易修吟函 蒋亦凡函 步青函
〔杭州〕   晨晴27.5°。
  日本涩谷(东京)警署门前发生日警枪杀我台湾人五名,伤十八人。卫生处东北地区蒋亦凡、台中校长傅荣恩来。程开甲来。蒋芸生来。庄达卿来。教厅李超英来。
  晨六点起。八点半卫生处蒋亦凡来。渠为浙卫生处技正兼医专教务主任,欲在杭州设立医院,名介石医院。请蒋经国为董事长,并以杜月笙、王晓籁辈为院中董事,而以此医院为浙大affiliated 附属实习医院。余虽然其说,但对于教育与政治总以为不应过于接近。前处州中学校长、现在台中校长傅荣恩来,为欲楼仁泰至台中教数学至十一月。余谓搂于十一月十日以前必须到校。
  中午庄达卿来,乃应余之函邀也。一别十年,渠于民廿六年之夏天曾来杭州为校中计划,不度卢沟桥事变猝起,遂告画饼矣。渠比前稍瘦,但精神甚佳,今年59 ,长余二岁,二女己出嫁,一嫁邹秉文之子,一子将赴美国Miami 习建筑。此次带来Gillette Aristocratic 剌刀一柄相赠。中膳时郑石君借新到教厅李超英来,一为拜访,二则请介绍一科长督学。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半借达卿、陆子桐视察文、理学院、工学院,计三小时之久。对于大教室屋顶、科学实验馆地点、省立图书馆之屋顶及新造宿舍均有建议。
  余请其为一整个校舍计划。七点约达卿、李春芬、严仁屡、季梁夫妇、子桐、皮高品、李絜非、林汝瑶晚膳。膳后谈至十点半睡。
  接廖士毅、储笑天函茅以智、李商开、金廷秀、王季午函李伯纶、朱习生、王劲夫电
  寄劲夫电 秦道坚、姜容熙、吴帧培、沈衍圻、马国均、顾鼎梅、蒋宗尧、楼培启、许炳望、胡德新、谈太太、傅曼云函二姊、稼梅
杭   晨晴30°。八点晨阵雨,寻止。下午雷。下午二点半阵雨,31°。
  浙全省行政会议开幕。浙江省人口,建厅公布数为二千一百七十万,粮食消耗人360 斤,全年消耗为七于八百万担。本省耕地二千八百万亩,每年生产约七千五百万担,尚差二百余〔万〕担。
  晨六点起。九点偕馥初、达卿、汝瑶、子桐赴刀茅巷看新造之住宅。其时若干幢正在打灰线,得达卿之指示,将各屋底脚提高四寸至一尺半,可使水不致浸墙脚。
  汝瑶及馥初陪达卿往华家池,余则往办公室阅来往信件,并作复电与遵义与湄潭。
  接梅儿函,知于十二到上海,谓胡鸿慈已将调至上海红十会医院为外科医生。达卿等看华家池,直至下午一点半始回。中膳。
  膳后睡半小时。余询达卿以默君古神父路之屋。据云现由李孟博(CNRRA)租与李铿,向在慎昌洋行办〔事],但〈欲〉〔现〕在欲其出屋妹非易事去。下午睡一小时。四点半偕达卿、季梁赴哈同花园,将各屋视察一周。厨房已拥倒,据所见木料则非自蚁,而系朽腐所致。师范学院尚缺学生160 人之宿舍,季梁欲在哈同花园院内筑一楼房,实则殊不雅观,因狭窄而仅能容至多120 人,故不如向外发展。
  六点约达卿、夏瞿禅、徐声越、沈思岩夫妇、路季讷夫妇、季梁、俞子夷等在楼外楼晚膳。自三楼看苏堤、阮公墩,景致极佳。余在遵义时一年前,尚不料有今日也。
  谈笑甚欢。八点馀偕达卿、季梁、沈恩、岩夫妇及伯豪雇船回。至校已九点三刻矣。
  洗浴。睡。
  接蔡邦华函遵电-梅函 次仲函 熊良函 孙瑞科函 陈仲谦
  寄次仲函 梅函 劲夫、荩谋电 朱习生电 杭立武(介程开甲)、金廷秀、李商开 寄允敏No.16 函 擎黄函 寄雨农
杭州   至上海晨晴28°,下午32°。
  自杭州赴沪,住祁齐路中央研究院。虞开化来。赵家董事来。
  晨六点起。八点借达卿早餐后,前中大历史系毕业生蒋君来谈。又沈铸颜来,并将中学教员工卡一人之名单及临时聘书廿一份〔交与〕。又嘱章定安来,嘱其将致谢家玉电寄出,并交与校中存款印鉴图章一枚。又与达卿谈,决定科学实验馆放在高工地址,以学生俱乐部置于信斋、礼斋之后,以汽车间放文理院。余请达卿回后为五年计划。十点至梅花碑省政府晤沈成章主席。今日方在开省行政会议,各厅长均在,但十点后散。余与此主席谈数分钟,因其病嗣故不能久谈。在辞〔前〕余告以皮作琼、李超英二厅长已见过,将来必须取得密切合作。在教厅与建厅均各留刺而囚。至清河坊方裕和,购清水橄榄与笋干尖各一盒,拟带〔京〕送与默君。
  犹亿抗战前每次均购方裕和南货回京至珞咖路22 号,不度十年后之今日仍能购此类物件回去,而侠魂己去世适将八年矣,不禁泪j岑愕下也。
  回。至一点,季梁夫妇借达卿、子桐游灵隐回,遂中膳。膳后睡一小时余。二点半借达卿乘车至杭城站,乘4:00 西湖游览车赴上海。在车等廿分钟始开。车上极热,车开后稍佳。八点在上海西站下车,至达卿寓白赛仲〔路)45 号,知张福运住116 号,李孟博亦住左近。达卿之屋已建十余年,晤其夫人与公子,均十年以上不相见。其夫人并不见老,其二女均出嫁,其公子亦将出国矣。余较达卿少两岁,但余远较渠为老眼,惟渠心脏不甚住, Hypertrophy 肥大并时有脚肿现象,但小便无蛋白质及血压低,故尚无大患。九点半告别。至37 弄八号晤朱公谨,即乘车至祁齐路320 ,幸宗洛在,得住。仲济知邦华等曾来此。
  寄家玉电魏春孚函
上海   昙
  省行政会议闭幕,计提案144 件,重要者有: (一)改进教育设施方案,提高教员待遇。(二)增产粮食,预期本年增产65 万担,卅六年100万担。(三)造林。(四)兴修防洪工程。
  晨八点起。因昨晚有蚊子未睡好,故今起较迟。未八点邦华与宗洛即来,未几,厚信与鲁珍亦未谈。遇华罗庚、蒋硕民,皆住研究院中。据邦华等云,则知卡车二辆已以915 万,轿车Ford 1945 一辆以十一金条,@ 196 万一条,成交,已为事实。余嫌小车贵,大车不适用,欲得二奇普车,故以售去一卡车以调换奇普车。打电话与宽甫、次仲、达卿及唐臣。
  十点乘洋车至海格〔路〕175 号〔晤〕周恕凌(蔡夫人) ,知何德奎已将全屋交出。遇其幼子英多,现在大同高中一。其〈二〉女醉盎、〔子〕怀新均在大学。醉盎在临时大学物理系二年级,欲转入浙大。谓舒惠帧眼失明后在大陆药房。谈社英已久不相见。杨季戚在杨锡仁处,以传道为目的云云。蔡夫人楼下现有子民图书馆,书尚存在商务印书馆。子竟太太常往来沪港,其行为颇不可解云。恕凌询及希文(鹅)及梅,余告以彼等近况。据云在辛慕园路近震旦大学有一apartment 之楼,须留一间房主住,其余出租,顶费只二条金子,即四百万元,而霞飞坊须八条。中午至Mars Cafe Restaurant 中膳。
  二点半至霞飞路Cathay 国泰,看影戏The queer doings of uncle Harry。四点至科学〔社〕晤析薪及何尚平。何伊渠不在。五点至善钟路131 号No. 74 apartment晤宽甫,遇顾维亚及其四女军军、冠〈病〉、晓等。在宽甫处吃饺子后乘车至科学社与允中谈。九点回。晤罗宗洛。十点睡。
南京   晴,风。
  在日之远东国际法庭审理南京暴行事,传庭作证之中国人有死里逃生之警士伍长德,亲〔见〕十六队中国人在汉西门被日人射死,每队百人。又许传音作证,谓平民被杀者达廿万人。
  13 至70 岁妇女被奸者千人。Bates 亦到庭作证。George Satayana on old age.晨五点即起。盟漱后收拾行李,留→字条与仲济,告以室内收音器转动之Knob 己为余弄坏,并告以星期五六将回上海,将钥匙交与门警。乘淮南矿路公司167之汽车至北站时方六点也。六点卅余分抵车站,登凯旋号车,因对号坐故不觉挤,今日有风,亦不觉热。
  在车中阅《科学》月刊廿八卷三期,上有余著《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产生自然科学》 ,乃去年八月间所作,事隔一年始行登出。又阅美国Time 周刊六月廿四日出版及Haroard Alumni Bulletin May 11 , 1946 中有George Satayana '86 函,氏年已83岁,但仍健康。"And the charm 1 find in old age for 1 was never happier than 1 amnow-comes of having leamed to live in the moment , and thereby in etemity; and thismeans recovering a perpetual youth , since nothing can be fresher than each 〔day〕 as itdawns and changes , when we have no expectations , the actual is a continual free gift ,but much more placidly accepted than it could be when we were children; far than thestage was full of trap doors and unimaginative transformations that kept us alwaysalarmed , eager , and on the point of tears. "同号又有Leverett Saltonstall 索顿斯托尔著Notes of a novice senator ,谓一年来作Senator 之经历。一点半至神策门。余在此下车,遇浙大机械系学生及其舅父孙耀三(孙耀三乃义合东砖瓦厂经理)。二点至北极阁气象所。上山遇宝堃。四点李善邦来。六点至珞珈路22 号晤默君,遇六弟、能能及梅儿。十点回。
南京   晴。风渐止。
  东京审日本战犯Star Witness 田中隆吉为参谋本部官佐,曾在上海、北平等地,民廿四年入关东军参加东条兵团侵占内蒙,调任东条陆长下之兵务局长。据田中云,张作霖之炸死乃河本大佐第20 兵工队埋炸弹200枚,小崎大尉放枪。又谓九一八事变乃祝樱会桥本、板垣、建川等所发起。教育部开高等教育会议。
  晨六点起。作函与王军谋。八点半至研究院晤萨本栋及王勉初。九点至教育部开高等教育会议。到驷先、立武、经农、正之、鲤生、慰堂、董洗凡、士选、陈裕光、卢孝侯、周均时(商船学校)、朱仲谋(云大)、吴贻芳、茅唐臣、杜殿英、田伯苍(河南大学)、沈刚伯、章文才(西北农学院)、陈永龄、戚寿南、孟心如、贺师俊、周鸿经、林景润(协和)等。计有提案十三件。今日讨论导师制与训导长,结果与现行制度无甚更变,但废除导师。校务会议组织将各系主任不作为当然委员,而以教授选举之人数加多至当然委员之一倍至二倍。
  中午在教部中膳。膳后与中大唐培经讨论招生问题。中大定七月廿八、九招新生,欲托浙大在杭州招生,余则托中大在南京为浙大招生。建筑费拾亿元于本月十三日由中央银行汇杭(汇号2693)。下午在周纶阁房中稍息。三点开会。讨论大学总务长名称(不必由教授兼) ,工学院修业年限,教员授课时间、薪级标准,自费留学及留学生资格限制等问题。时己六点,散。
  与周纶阁谈半小时。据云本年青年军分发至大学、专科学校者七千人,先修班分发者京一千余人,沪二千余人。余告纶阁,谓浙大只能分发至多200人,但现在己分发一百人之多。浙大新生只能取300人。新生公费,全公费30% ,半公费30% 云。中大本年拟收1000-1500 名,但其中须留插班生,故实际亦只能取500人云。在部晚膳后至香铺营18 号〔晤次仲〕。渠方自沪田。据云,在沪曾失窃西装一套, No.51 Parker 笔一支,现金四万元。坐次仲车同至北极阁山上。
  接孙叔平函 徐芝寅、芝馨函
  寄张荩谋函
南京   晴。晚七点微雨,九点大雨,十点阴。
  美国人在Bikini 试验浅水炸原子弹,结果军舰十只沉没,内有Arkansas 在内。昆明谋杀闯一多、李公朴案公布(合众社) ,谓系龙云第三子龙纯曾及副官杨立德所为。陶行知、何柏:!R去世,陶以脑充血,何以肺病。
  晨六点起。作函与劲夫等,未毕,胡建人来谈。九点借至教育部开会。今日到程天放、邹树文诸人。讨论大学研究院存废与研究生待遇问题。决议废除研究院,单设研究所,法律系得独立为法律学院,政治经济为政治经济学院。次即讨论《大学组织法》。此点讨论甚久,直至下午六点。最要者为:《组织法》第一条"大学宗旨以研究高深学术养成专门人才"下,余主张把通才教育加入,即西文Liberal Education,未得通过。第九条研究院改为研究所。第十二条教员分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四级,改成三级,将助教除去,改助教之聘任为任用。第十五条校务会议选举只限于教授,副教授不得选举,系主任原为当然校务会议会员亦删除,校务会议审议事项字句上亦有改变。讨论毕,已下午六点矣。中午曾在部中膳并休息二小时。
  唐培经来,谈招生问题。余与约定浙大在杭、中大在京相互代招,互为志愿,日期改为九月五至七日,唐允提出明日会议讨论之。六点至珞现路廿二号,将希文所借之七万元还与默君,遇传志之弟。余至宁海路十四号晤李儒勉,托武大在汉口代招浙大学生。九点半始在默君处晚膳。十点半回山上睡。
  寄丁祖炎、徐芝寅、张稼梅
南京   晚车至上海上午阴,下午雨。
  昨日Bikini 海试验乃由十五哩外船只操纵使原子弹爆发,枢纽为无线电,同时有飞机卡二架无人驾驶在空中。浙大毕业生钱宪黄、陈乃扬、朱谱强、刘国铮、薛一民、杨启、崔明耀来。
  晨六点起。上午吴均一来谈,渠愿至浙大。余告以浙大并无人类学上之设备,且助教只限一人,教课须每周九小时,渠亦首肯。盖定良自研究院停办人类研究所后大受打击,欲至中大曾被正之拒绝,此时正所〔谓〕饥而来归。但其造诣在人类学统计学上均极可观,不应使之走投无路,故允其至浙大。
  八点半至普陀路八号之一,晤陈辞修不值。又至赤壁路17号晤朱骝先,告以均一将至浙大,并嘱代约陈辞修。余又告以在浙大十载,平时毫无休息,希望能于开学以后赴美一年。据谓十一月间, 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开大会于巴黎,可于该时赴美国一行。又谓技术训练班名义之下,可购美金价值之设备数万元,但须速开单子云。九点偕骝先至教育部。今日到会者有金通尹(复旦)、熊迪之、董洗凡(同济校长)等。讨论大学行政组织补充要点。规定图书馆藏书至十万卷以上者得独立,不隶属于教务处。修正大〔学〕教务会议仍旧,训导会议废除,改为训导委员会,校长、训导长、教务长为当然委员外,由校长聘教授三人至九人组织,校长为主席,训导长为郁书。此项补充办法,由教部令学校后,即可实行。十二点半散。
  中膳后余回气象所。睡廿分钟,即于二点半赴新住宅区晤陈辞修(普陀路八号之一) ,托其指令杭州驻保国寺铜元局之仓库驻兵,现归后方勤务部之杭州总库,早日迁移。并至灵隐路四号晤陈正修,遂至珞咖路。知希文曾来寓,将往北极阁云,余遂回所。五点希文来谈,知此次考陆军留学者共二百人,自十五起〔至〕二十五日,考试英文数理各科及检验体格,尚留150名,而出洋只限103 人,一二日内可以分晓云。去美训练十八个星期即回,实嫌太短。在所晚膳后,九点半正之夫妇来。坐中大车赴下关。九点半上车,十点开车。
  接蒋慰堂与丁祖炎
  寄允敏No.17 、劲夫公开函(七页)
杭州   睛。晨曾有阵雨,寻止。晚31°。
  UNRRA 将停止活动,截至1946 年八月运输物资1400万吨,捐款卅六万万美金。自1946年八月至1947 年收成期,仍将以十一万万美元之粮食至欧洲云。
  晨五点车过南翔即被叫起。六点半至上海北站即下车,至车站饭厅进早餐。
  七点上车,为西湖游览车,指定坐位,故不拥挤。车中阅《气象学报》 The Joumal Of Meteorology December, 1945,其中多创作,余均不解所云。十年校长,已成藩伍之气象家矣。十二点差一刻到城站,即回校,见校门正在改做。吃面后睡一小时并洗洛。三点至办公室。见案上积压信件卅余封,使我寒心。邦华来谈,知渠曾至无锡遇农业机械厂厂长顾心一,余老友也,备承招待云。晚膳后至湖滨及清河坊配眼镜,因晓沧所购眼镜嫌太紧,将脚弄松即行。回。洗浴。睡。
  Radar and Weather , Commander R. H. Maynard , }oumal 01 Meteorology Vol. 2 ,No. 4 , Dec. 1945 , pp. 214.The paper was a research on weather as a creator of echoes or radar scopes. An echo is caused by reflection of the radar pulse from water drops or particles in the atmosphere.For given characteristic of the outgoing radar pulse the strength of echo depend supon the mass of water encountered , and upon the size of the individual water particles. In general the more laden with water particles the air is , the stronger are the echoes , so that the severity of a storm may be judged approximately from the stren阱 of the echo. As the frequency is increased , the radar pulse is less able to penetrate a mass of water droplets , but is capable of detecting weaker storms more easily. Thus for the general purpose of (detecting) storm , detecting the so called "s" band of radar frequency(3 cm. wave length) appears to be better suited than the X band (10 cm. wavelength) .
  接缪彦威、孙宗彭、朱胜连、华昭复、赵之远、谷镜沂、孙季恒、士俊、洽周、朱善培、黎子耀、江希明、士楷、赵九章、郑儒械、李振东 卢嘉锡电振公函
  寄鲁珍附致物资局江构(犀初)函 卢嘉锡电
杭州   侵晓大雨,有雷。下午睛。晚29°。中午,绍兴旅杭同乡会请绍兴专员郑小隐、县长林泽。
  
晨六点起。大雨不止,平地尽成泽国。阅来往信件四十余件。十点前农学院(东大)毕业杨继义来,现在江西办青年军就业训练班农业部份,地点在江西铅山。
  此次借青年军卅一车政治部副主任黄贤虔来,道中谓在绿杨新村及净寺办理法律、交通、师范、电机等各班训练班,请介绍人才。中午据次廉报告,谓省立图书馆有保安队兵士一总队开入居住。余于中膳即嘱皮高品往图书〔馆〕告兵士以该屋已有省政府交与浙大,不日修理,不能居住。一方嘱杨次廉去接洽队长。余睡一小时后,三点即借季梁至岳坟前市政府小学地址看地。此处有地一亩八分,可以建筑师范学院之学生宿舍,但沿湖长不达一百码。四至圣塘路晤丝鸣涛,嘱令宪兵搬走。
  "Radar and Weather" by R. H. Maynard , lournal 0/ Met. Dec. 1945 , p. 215.Storm types detectable by radar are showers , squall lines , thunderstorms , coldfronts , warm fronts , < occulded) [occluded) fronts , Typhoons and Tornadoes. Rangesat which these storms can be detected depend on their vertical extent. For storms ofm∞, vertical extent only 8 miles; 10 ,000' , 120 miles and 20 ,000' , 175 miles.The characteristics on a PPI (plan position indicator) are as follows: Showers , onPPI scopes showers have poorly defined edge and show a hazy character, generally withwinds. Squall lines , similar to showers show a band arrangement. Thunderstorms , v町easily detected , on PPI scope appears as a bright dense central area with distinctboundaries. The maximum angle of elevation at which the echo is received gives a rough171measure of the height of thunderstorm. Cold fronts appears as a zone of well definedechoes moving across the field of PPI scope. The echoes may join or break up. Warmfronts echoes are indistinct and cover wide areas , occluded fronts produces an echo similarto warm fronts. Typhoons , eye of storm appears as dark area , sUITounded by curvedbands , with feathered edges , very unmistakable.接高直侯二函陈令仪、方正三、留黔同学会、匿名攻击金维坚函金公亮、王金陵函金咏深、谢幼伟、薛良叔、晓峰二函金梵音、宁宁、羽仪太太二函俞心湛二函振公二函黄尊生、默君、莫葵卿、姜容熙、贺师俊、崔东伯、楼光来、蔡谅友函谢屡电

杭州   晨阴28°,日中阴,晚九点雨。
  巴黎和会开始举行,我国首席代表王世杰,代表郭泰祺、傅秉常(苏)、金间捆(比)、张谦(葡)、梁龙(瑞士)。皮杜尔为临时主席,苏、英、美、法四国外长会议已拟定意、罗、匈、保、芬五国之和平草约。美国海军陆战队由天津护送给养至北平,在香河村附近被便衣兵袭击,死美兵四人。蒋亦凡来。朱献文来。晤毅成、马寅初。
  晨六点起。九点卫生处蒋亦凡来,谓医专毕业同学主张医专与浙大合并,明日将派六人孙序裳、徐世纶(新卫生处长)、陈宗棠(医专校长)、黄鸣驹、姚梦涛、蒋亦凡等来见余,余约明晨十点。孙叔平来谈,退回戚叔含之聘书,因渠欲最高待遇,且欲介梁希彦回校,薪津高于同班之薪水也。孙叔平来,据朱公谨已有表示不愿回校,因恐与苏、陈二人不能合作。午后工程师黄家韩来,以科学实验室图样见示,共240 方。膳后睡一小时。
  三点半开行政谈话〔会〕,知省立图书馆宪兵己撤去。讨论招生问题,决定在九月五、六、七各日在南京、杭州二地与中央大学合招,各自出题目,卷子归各大学自己阅卷,费用依照录取或第一志愿人数摊派。武汉托武大办理,广州托中山大学办理,重庆托重庆大学。卷子统寄回,交由谢幼伟、高直侯二人带回。不与他校互为志愿,惟中大可互为志愿。中学招生定八月底、九月底二次。第二期建筑为女生宿舍40 方,科学实验室240 方,一年级教室60 方,农院办公室40方,一年级食堂100方,教职员住宅160 方,连厕、房、汽车间,亦约在800--900方之间。预期八万万元,图书馆修理等一万万,电灯、自来水装置二万万,木器、铁床二万万,修理马路一万万,合十四万万。现在除追加十万万元外,预期于运费项下尚加得四万万元,则可相抵。次讨论收租费及付房租、押租等问题。六点半散。
  七点半至英士路54号晤阮毅成,谈下年度请法律教员事,己定者只赵之远一人。此外陈令仪愿来校。出至法院街34号晤马寅初,谈及赵德华,知其长公子少华已在联大毕业,在法院任事。其次子与长女均因其姨母虐待而生肺病,女己作故云云。值大雨,因。余约寅初来校担任课程,渠以已在南京立法院、上海商学院任职,故不能再兼。拟以特约讲师名义。
  接钱厚载、胡士煊、张其肉、张豹昆、王劲夫
  寄应达卿、沈鲁珍、林伯遵、周其勋函
杭州   晨昙28°。中午有阵雨,三点停。
  程振华来。徐君赐来。徐季丹(防)来。
  晨六点半起。今日上午陆续有客人来,谈接洽事情。程振华求觅事。徐季丹(前农艺学教授)来,知现在英士大学为农学院院长,方接事,而校长何柏!IS去世。
  金华校址方在草创,文理学院方在初办(教部拨四亿元) ,困难重重。又湘雅毕业生徐君赐来,渠系慧兰中学徐校长之子,己允金华福音堂医院任事,故不能来校。
  浙江省卫生处处长徐世纶、孙序裳与蒋亦凡三人来,谈医专与浙大合并事。医专本身有一年级生57,二年级45 人,尚有代办英士大学医学院(用德文为第一外国语) ,三、四、五各年级64人,药科四年级17人及初中毕业六年制二年级60 人,三年级46人,四年级32人。渠等意欲将省立医院变成浙大之实习医院,而将医专变成浙大医学院。余对于接收医专总是踌躇万分,因经费、房屋与人才均成问题,故合作则可,合并尚是问题。又陈维新来谈,知学生救济委员会向救济总署请准卅名之工作暑期补助,又300人之食堂可免费给食。此事可以解决暑假元公费之学生膳宿问题。午后睡一小时。有阵雨。接默君来函,知希文考留学以沙眼未取,极为可惜。二十年之老沙眼,岂能一二个月所能医好乎?急来抱佛脚,总非办法也。昨沈鲁珍回。知Jeep 车未购妥,运输公司已接洽,自上海码头至杭州城站运费为四万六千元一吨,如此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接孙叔平函钱雨农函程振华函二姊函 马宗裕电 秦道坚、陈悟皆函 季讷函
  寄薛良叔、陈卓如、赵之远、李振东、谷镜奸、陈贵耕、孙宗彭、田培林(伯苍) 寄默君二、梅、谢幼伟函武大、重大、中山电
杭州   晨晴27°,下午31°,晚30°。
  七月份上海市支出八十亿,收入四十八亿。金兆均来(体育专科学校)。
  晨六点起。八点起办公。九点半借蘸初、汝瑶、顾季平三人至刀茅巷及华家池看建筑情形。"天坛"所造宿舍八幢均已做墙脚,泥土尚好,因墙脚提高一尺更元问题,惟门窗所用之杉木疤结太多。次至华家池。"东亚"进行较速,神农倍已在打桩,桩深十尺,但泥土太松,故桩打下几无阻力,以160 斤之石桩打去第一尺与最后一尺速度相等,包工谓离地八尺处泥变为抄,可知从前为钱塘江河底也,水即由而出,打桩后泥土反变为松软。达卿在杭时曾谓打桩无用云,故嫖祖馆不拟再打173桩。次至"大公"所造学生宿舍。进行较缓,底脚未打桩,大公恐将来墙裂缝。余允今晚打电话与庄工程师。十一点半囚。
  午后睡一小时。接希文与梅函,知此次考试军官,以沙眼落选者竟达四十余人之多,希文名列二十六竟不得入选,可惜之至。英谚有云Opportunity never knocksat the door twice 0 这留美机会,怕一辈于也难得有了。午后作函与李浩培、黄尊生等等。接允敏函,知遵义同人己纷纷移动,有大规模迁回之举。允敏劝余弗再去黔,但余恐余不至渝, (以〕允敏荤小孩二人无法可回为虑耳。余当然不愿再多跑一趟也。晚膳后欲至清金门晤黄家辑工程师,以〈图样〉理科实验馆图样交季梁一阅,故未能与董伯豪昕上海American Army Radio Service 广播→小时。
  接希文、梅、劲夫、步青、斯大、晓峰、允敏函接杨玉清(三民主义半月刊)λ、冯士宏(机械l凹946) ,、韩康琦寄黎之耀函 朱胜连、华昭复、金公亮、缪彦威函 羽仪太太函罗风超函希文函 寄黄尊生、李浩培函马宗裕电劲夫电寄陈克文电季讷函周鸿经、团培林函 庄达卿函
杭州   上午晴,午后雨。
  本月起生活津贴改为: (一)迪化基数十二万元, 750 倍。(二)京、沪十一万, 720 倍。(三)平、津、汉、杭、苏、锡、长沙、桂林、广州九万, 540( 倍)。(四)苏、浙、粤、桂、湘、昆明、郑州七万五千, 440( 倍)。(五)渝、蓉、筑、滇、直、豫、晋、皖、赣六万, 300倍。(六)川、黔五万, 320倍。应声虫:范正敏《遁斋闲览》。
  晨六点起。八点办公。作函数通。振恒小筑屋七幢,每幢四百四十万元将成交,以内有二幢为冯姓军人占居不让,屋主不允负责全搬出,遂搁浅不能进行。午后睡一小时。午后两点,至迎紫路中国饭店,祝贺《正报》卡周年纪念,遇方青儒(常务董事)、吴望假(社长)及刘文翩。董事长则与《东南日报》社相类,一为果夫,(正报》则为立夫,可知均二陈之系统也。在此又遇党部主任委员张强及许绍棒。出。回。晚膳。膳后听Radio 至八点。
  至省党部。今日系新旧主委交替,有客八桌,到沈成章主席及秘书长雷法章、教厅李超英、建厅皮作琼、民厅阮毅成及省委贡沛诚、三民主义青年团胡主任、高等法院郑文礼、首席检察官王秉彝、省参议会余绍宋、市长周企虞、审计处陈柏森、卅→军黄军长诸人。至十点始散。今日森林教员邵均来谈,至宜兴乡间,近自江阴越渡之共产军肆行滋扰,使人民不得安居。凡有资产、资格、资望者均在苛扰之列,人民畏惧万分,惜国民党不能组织人民以御侮云云。十点半睡。
  应声虫:→范正敏《遁斋闲览》有一条讲应声虫,认为是一种有传染性的怪病。
  "余友刘伯时尝见淮西人士杨酌,自言中年得异疾,每发言答应,腹中辄有声效之。
  数年间,其声浸大。有道士见之,惊日此应声虫也,久不治延及妻子,宜读《本草) ,遇虫不应者当取服之。酌如其言,读《本草》至雷丸,虫忽无声,乃顿,饵数粒遂愈。
  余始未以为信,其后至长汀遇一丐者,亦有是疾,环而观之众,因教之服雷丸。丐者谢日,某病无他技,所以求食于人者,惟藉此耳。" (见上海《大公报》八月十一)上官碧著《应声虫》文。
  接家玉电 劲夫电 习生电 蒋亦凡、蔡竟平、路季讷、陆次兰、张正远、陆素心
  寄钱逸云、希文、陈正修函 允敏No.18 函 高直侯函(附余又荪) 陈克文函 俞大维电 王劲夫电 振公、士楷、宝堃
杭州   晴。午后二点32°。
  共产党攻山东即墨。在苏北运、沫二河决堤,河水泛滥。中央军克东台,攻兴化。吴景直来。前青岛气象台傅珩(复生)来。
  晨六点起。八点办公。据会计李文瑶女士报告,知今日侵晓渠房中失窃,偷去皮箱一只,损失不费。尚有同事二人,亦失去所晒之衣服云。季梁来,谈罗苑房间之分配。余嘱其接洽孙怀慈,因蘸初己太忙,实在无法兼顾师范〔学〕院修理、建筑各项事务也。青岛观象台服务十余年之傅珩(复生)来谈,知近在军委会国际问题研究所任事,欲至台湾谋事。余介绍至南京见蔚光。十二点膳。睡一小时。元晋来,述二星期来监工之结果。知景业比较规矩,而天坛王惠亭种种偷工减料行为,近又以空斗墙做大方脚,此人且好行贿赂,故元晋不欲再监天坛之工。余婉劝之,并谓张百丰于短期内可到云云。三点至榕溶剃头。
  四点至女青年会,开第一4次学生救济委员会常务委员〔会〕。有副主〔席〕张心培太太(杨佩金)、会计蔡竟平、书记潘希真、男青年会董承光、女青年会下女士Brennecka 及陈维新、陈爱琴二干事,惟Brennecka 、潘希真未到,张心培太太于晚膳后始来。四点开始讨论。关于学生食堂事,决定本月十二日开始举二个月。每日二餐,物资由救济总署供给。每餐面包一客(面粉十两)、奶粉二两、汤一色、罐头食品一事。据竞平估计,值二千元。可三百客。办二食堂,一在青年会,一在浙大。
  学生月出杂费五千元。由学校证明确系清寒,始可加入。讨论毕,行总派四位代表包传贤(专员)、杨泽武(专员)、汪浩夫、汪赞四人来,两方赞同办法。六点半,余请到会人至"华欧"西餐,每客七千元,连娃席捐20% ,共用拾万零六千元。张心培太太谈及现住女青年会之程振华,谓其行踪诡秘,每晚必写信甚多,房中不准仆人入内,疑其有政治活动。余告以程之为人,余亦不甚稳,因默君介绍,故为保证人,但住二星期后可令其搬出。余疑其人有神经病。
  接振吾函(介绍郭绳祖女) 何搞栋、蔡竞平、达卿、王尚德、方青儒函
  寄贺师俊、杨玉清、崔东伯、王金陵、村越信夫、莫葵卿、潘简良、雷振华、吴清庆、黄贤虔、金咏深、杭立武、贺师俊、士俊
杭州   上午晴。下午二点34°,阴。晚十点3P。
  政府机七架炸延安。侠魂逝世八周年。上午陈炳湘、单纬章、刘操南、阮毅成来。秤得单衣连皮鞋104 磅。
  晨六点廿分起。伯豪之婿陈炳湘来,曾在浙大任动物学教授,于廿四年离校。
  余介绍其赴暨大,己得李振东来函接受矣。单纬章来,在本县奉化溪口服务于学校,但战后已无农业一科,愿回初农。刘操南来,现在无锡,余借以赵元任之《中西星名考》。毅成来,坐片刻。余至法院晤郑文礼,不值。又至省党部晤省参议会议长朱献文、副议长余绍宋,均在开会,未遇。十一点回。至医务组向看护戚问松索眼药argyrol。中膳后睡一小时。
  接朱公谨(言钧)函,知来年不能来校,因恐与苏步青不能合作也。三点半开行政谈话会。讨论第二期建筑问题,计华家池农院办公室(六十方) ,一年级教室58 方,饭厅(七十四方) ,教职员宿舍(四十六方) ,教职员住〔宅〕刀茅巷245 方,水力实验室(四十七方,大学路) ,女生宿舍(四十六方,大学路) ,以上共578 方。而师范学〔院〕宿舍一百二十方,理院实验室J百四十方,尚不在内也。六点孙叔平与周其勋来,知周已应中山大学之聘,借其夫人倪润芳同往教英文。余请叔平于晚间往留之,因戚叔含既不就,则英文尚缺人也。据周云,英士大学学生极不守秩序,教育部调何柏iß长英大,实速其死。余亦以柏iß 长暨大成绩尚不恶,若不调长英大,则烦恼必可减少。闻其在医院以照X 光,起立以腿击凳而伤,遂致肺病大发,可知身体不好,则百病丛生矣。
  厨房膳厅73.56 (方〕。
  接华林著《正山闲话》二本 卢嘉锡电 朱公谨(言钧)、达卿、青字、崔东伯、茅以智、葛维型、晓峰
  寄丰子皑、王云槐、周良熙、路季讷、孟治、陆素心、王爱予、韩康琦、孙宗彭、阮毅成、贝时璋 寄晓峰
杭州   睛。晨30°,下午五点35°。为迄今止今年最热一天。
  晨朱文治来。下午唐臣来。祥治来。晚叔平来。
  晨六点起。八点杭师校长朱文治来,谓前校长徐君去世后,师生追念,而其夫人在校做女生指导,种种指摘,使学校不安。新厅长李超英有更动朱意,欲求余为之一言。余颇以为难,因余与李亦不甚相枪也,但当为一询而已。九点半乘包车至洪椿桥,看师范学校地。据云有地廿四亩,索价每亩二百五十万元。继至玉泉观鱼,池鱼从前吃烧饼及馒头,现吃花生米,多草鱼,大部青色,黄色极少,与战前不同矣。回途至师院,告孙叔平以未公i草不能应聘,知朱将赴同济应董洗凡之约,并在交大兼课。故师院数学系遂成问题矣。
  十二点回。午后睡一小时ι 今日甚热,昨34 0 ,今日下午35 0 ,而上海报载昨下午已99.8 吁,大概是〈午)[屋〕外温度。唐臣来,知南山脚下钱王寺三号屋塘工处需要,不能分租,因之余住家无着落。祥治来,知八月二日坐飞机至京,昨到杭。王季午未至渝坐机,在汉口相遇,坐机至沪云。遵义物资大部出发,甲、乙二种均已带走,行李亦只剩二车。此次运输可称神速,较之中大可到达较早,而运费每吨自遵至长五十八万元,自长以下水运至沪,自杭至沪四万六千元一吨,则所费每吨不达一百万元,二百吨亦不过二万万而己。此皆家玉之力也。孙与陆子桐同居,闻建功夫妇于十号前可以飞成。晚膳后昕American Army Radio Service 一小时。叔平来谈。洗浴。睡。
  接杭立武、方瑞典、汪德耀函又电俞钟俊、俞玉森、罗霞天、庄达卿函
  寄梅函李振翩、王仲济、杨允中函
杭州   晴。晨日未出32°,calm。下午晴35.5°。晚calm,33.5°。
  赵松乔、张百丰来。
  晨六点起。昨因太热义无风,故晚上睡眠不佳。今日清晨火伞高张,热不可当。阅上海报,知昨己到IOIOF 。此种热浪为十年来第一次也,难受之至。余近来坐卧起立,每觉有晕倒之势,不识是否系脑贫血抑眼睛之故。牙齿迄未补,因杭州缺牙医,西华大楼之李文郁己去沪,现有其子继业,但非医科出身也。上午赵松乔来,知美外〔交〕部派各大学进修生,清华、北大、南开、中大与浙大各得二名,余十五校各得一名而已。管家骥、马保之及建设厅第一科科长施中一来谈,知为推行农业推广事,将于星期三开会。渠等住浙赣路招待所即钱王寺三号。据保之云,广西大学迁桂林,法、文、理在将军桥,农与→年级在良丰,惟所有设备损失殆尽,教员亦纷纷走散云云。午后睡一小时c三点张百丰来,知由长沙乘风贞轮上月廿七出发,昨下午即抵上海大达码头。
  觅两路之路季讷,值季讷来杭州,遂派张百丰至杭。此来押运共八人,职员有张百丰与电机系杨韵秋,学生三人,工友三人,只一百十五箱,尚有已到三百箱尚留长沙,于七日始可出发云云。余即打电话及电报与鲁珍。四点至长生路62 号罗霞天寓,开浙江省之国民外交协会,共有委员七人,罗为召集人。今日到阮毅成、谢〔 〕浙,尚有周企虞、雷法章与徐君未到。议定地点,拟借市政府新修理之外宾招待所,即前日本领事馆也,闻其中有房子四十间。五点半散。至迎紫路购玻璃裤带一根,九千五百元。回。晚膳。膳后昕Radio。与定安等谈逾时。
  接贝时璋、谈家帧、毅成、宝壁、高直侯、次仲、谭天锡、江西农业院
  寄允敏No.19 、罗士培函 李约瑟单行本 寄朱习生电 Rohert L. Smyth 、Percy M. Roxby函
杭州   晨31°,晚十点32°。昙。
  共军攻大同。窦爱珍到校。贝时璋来。
  晨六点起。今日比昨稍凉,但温度早晨仍88°F ,但昨晚尚能睡耳。晨洗肃文来,谈办实用中学事。渠意一方面须教实用,如蚕桑、园艺,而一方面又要升学,以为只要英文、数学、国文能教好,即可考得取大学。此原则本对,但若为了实用必须费时间,则国、英、算自不能不受影响耳。沈谈笑时颇自负,渠欲在湘湖借地三百亩以办中学。余谓苟校中能向建设厅收回八千亩之租地,自可让给也。贝时璋来,此行乃校中请其来开会讨论科学实验馆者。谢景蒜先生之子谢祖光来。年廿五岁,系稽山中学毕业,向在电报局为会计,现赋闲,为余处求事。余以校中无缺可补,当与谢展主任谈之。景拓、先生今年己六十九,尚康健云。
  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开理学馆讨论会,到徐佩璜、贝时璋、何增禄、王季梁。
  余原意以二亿元造一科学实验馆于高工旧址,作"1" 形二层砖屋,占地120 方,共240 方容量,己请黄家骅建筑师打一草图。贝意建筑非目前急务,可用文理院原有之旧屋,为数、理、化、生、药五系之用,仅筑八十方之一年级实验室即行。故遂决计放弃科学实验馆之主张。将省出之款约一亿二千万元,即约美金六万元,作为理学院设备之用。决定后乃至文理院原有地察勘,决定以现住职教家眷之屋为化学馆,以后面之学生宿舍为药物与生物、数学,以原有物理室及平房为物理实验室。
  晚膳后借贝时璋至刀茅巷蔡作屏家中,知其太太与蔡壬侯夫妇均已回。作屏对于时事颇多创见,其刀茅巷屋尚完好,乃赖浙大生物系一老工友之力,其人现拉黄包车以维持生活云。现工友月人不过公务员生活基数60% ,即三万六千,而拉黄包车每日可得四五千,故可维持一家四五口也。九点回。与贝谈至十点。洗浴。睡。
  接希文函 孙斯大、晓峰、张荩谋二函 沈鲁珍、朱善培、沙孟海、孙稚蒜二函 顾恩义 接王劲夫函 李浩培
  寄庄达卿、沈鲁珍、张宝堃、朱习生电 陈次仲函
杭州   晴。晨六点30°,晚八点半34.5°。晚十一点有跑squall。
  沈学年来(农艺系)。晨金克南、丁恩福(应豪)来。李鼎芳、何仁涛、金兆均先后来。朱文治来。陈维新〔来〕。邵裴子、袁仲符相继来,为虎林公司及武林铁工厂地商事。
  晨六点半起。金家声之子(士芳大妹妹之子)金克南借士芳第二妹珍姑及丁文元之子名丁思福(名应豪)来,二人均来求事。金克南在萧山县警察局任事,丁思福向在德清(湖州)洛舍地方小学教书。但丁自己亦不过小学毕业,而年事已长,欲再入学已不可能。金克南则比较的懂事,但以过去资格甚差,欲入警校希塑亦少。此二人实无法位置,亦鲜有希望可以介绍也。裴子先生来谈,谓虎林公司地三十七亩,债权人将召集会议,公开投标,月底可以解决,可与浙江地方银行董事会徐圣禅商之。渠住长生路八号,并可备函与地方银行购置该地。
  陈维新来。又师范校长朱文治来。武林德记铁工厂袁仲符及何仁涛来。袁在上海住派克路梅福里五号,何则在刀茅巷九十号铁工厂。据袁云,在刀茅巷北首与生物系毗连,武林铁工厂有地九亩数,又钱雄波有地十亩,均空地可售与学校,价照市政府所定数目。渠谓一百五十万元一亩。但余后询大冶铁工厂之钱章明云,则云市府所定仅四十万元一亩,武林铁工厂尚有地十亩,则有房屋,大学并不需要。
  袁、何二君出后李鼎芳来,知渠在南京救济总署任事。晨间有客七起,使余头大。
  天又如此热,终日遂不能办一事矣。但武林铁工厂、虎林公司之地,总算有点着落,可以进行。
  午后睡一小时。吴润苍带沈海槎之弟沈学年来,知渠方由西北农院回杭,家在开封被劫。大冶铁工厂钱君来。六点晚膳。与季梁等谈片刻,潘应何、何元晋来谈。十点洗浴。睡。
  接吴志华函 接Roxby 、天毅、士楷、润科函 许潜夫片 林伯遵、求精中学、中美文化资料供应委员会函
  寄赵之远、孙怀慈、何植栋、杭立武、方青儒、王尚德、仲崇信、彭长久、蔡谅友 寄石延汉、华松林、高直侯
杭州   晨晴30°。下午五点大雷雨,一小时止。
  UNRRA Director General Fiorello La Guardia 主张欧洲救济工作于本年年底停止,东亚于明年二月底停止。在中国用五万五千万美金,但目前有卅只轮载货在码头等卸货,五十只在途中。
  贝时璋返苏。吴均一、陈鸿逵来。第一次押车校工李春宝来。周藻儒来。楼仁泰、潘应何来。
  晨六点起。时璋乘车返苏州。均一自南京来。丸点往省政府晤皮作琼,谈及湘湖农场租地事。缘民二十四五年校中借建厅洋八万元,以湘湖地八千亩作抵,八年归还。未几战起,建厅亦未能利用,校中欲还款而建厅不允,拟借与二千亩作目前解决。皮允两方磋商决定。晤李超英,询师范校长朱文治事,因朱有更动消息曾来问询也,并介沈灌库。据皮云,政府近来经费大部靠回赋,年为一千二百万元,依每元作五斗四升谷,即约二斗五升米,可合目前一万元,是则不啻经费增一万倍。
  但中央要50% ,县府30%,省府只得20% ,即二百四十亿元而已。出至清波门晤朱文治,不值。至三雅园,遇其主人黄文叔,其人系浙武备学校毕业,即前高工地址。渠主张浙大迁往云栖,因其风景也。回。中膳。
  鸿逵来。渠于五月廿八自遵出发,廿二天到沪,住其姊鸿壁处,三人用旅费六十万元。在途曾二次撞车,幸均无恙。午后睡一小时。下午楼仁泰来,余告以潘应何欲觅数学教员机会。据云宁波中学赵仲苏与宗文中学刘搏六统需人,余嘱转为介绍,因潘自被附中革除后急于觅事也。阅附中招生简章。吴均一来谈,介绍助理员全子鱼,山西〔人),中大毕业, 28 岁。渠并欲购Monrol 计算器一具,价国币150万元。晚膳后因风将电线吹坏,故无电,至九点始修好。作函数通。洗浴。睡。
  接Pestalozzi Foundation 、慰堂、戚美英、刘骋函 卢良惠、宝赞傅云英结婚函 接罗霞天函 卢嘉锡、陈辞修函 仲济、施汝为函
  寄晓峰、荩谋函 王季玉、储润科、丁洪范、沈尚贤、蒋慰堂、罗霞天
杭州   晨晴28°,晚31°。
  北宁线上美军又遭袭击。山西战事扩大及全省。大同被围,国军正谋突围。共军拟包围太原。正太、同蒲均已切断。潘湘、杨逸秋、易养泉、叶小青来。胡颂翰、赵述庭、黄家弊来。邵力行来。徐照来。
  晨六点起。会计处潘湘、易养泉、叶小青均于九日在校报到。潘于五月卅日离校,易于七月十八离遵。潘走重庆坐木船,易则坐校车走长沙,二人所需时间相差如此之巨。电机系杨逸秋来报告,第一批物资运至上海码头时,硫酸一箱被打翻着火,遂致烧及棉花五六包,幸有药水救火机施救得免,亦云幸矣。今日得俞大维电,云"承嘱拨机载送贵校留渝人员至京,已伤中航公司设法办理,请赐径洽"云云。
  余即致电与直侯及劲夫二人。
  胡颂翰来。又黄家拌来,为建科学实验室事。余告以改变计划,拟缩小至八十方(原定240 方)。胡颂翰谓工资太高,故中国工业难期振兴。午后睡一小时。与沈金相讨论中学教员问题,各方介绍者多,但劳作尚乏人,此人不易觅也。致卢嘉锡电,催其来校。今日接谢幼伟函,知渠将来校,但云黄尊生已决计留粤。又振公来函,谓朱习生将赴白沙。朱走元所情,黄则年来颇多臂助,其人甚热心办事,不多得之人才也。文学院洽周、彦威、田德望走后,阵线将大变矣。
  下午得慰堂电,约往东北为教育视察团团长,余坚决辞谢。晚吴均一来。膳后作函数通。洗陷。睡。旬日来眼中觉模糊不清,曾用argyrol 黄药水点,效力不大。
  新来校工章云搓有眼疾,余疑其为重府眼,当令人验之。
  接陈公侠电 俞大维电 庄达卿、九章、王亲来函 家玉电 接忧君怡、振公、谢幼伟、罗凤超、基金会
  寄沈思玙函 高直侯电 卢嘉锡电 王劲夫电 劲夫函 卢嘉锡函 马宗裕电 寄方瑞典
〔杭州〕   晨昙30°。午后33°。下午四点阵雨。晚八点半又阵雨,31°。
  美国驻华特司马歇尔及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对我国时局发表声明,谓以和平方式解决中国问题为全中国一致之愿望。现战争范围日益扩大,几有不能控制之势,有若干问题迄难获协议,如军队之部署。尤根本者,目前地方政府之性质问题。晨沈自敏(史地'30 )、朱沅浦(机械空9) 、沈振家来。下午吴望伋、田地来。宪承、江希明来。
  晨六点起。上午与季梁、沈铸颜决定附中教员人选。接元任函,知lris 赵如兰为了讲师、副教授名义问题引起不平,因为郑儒械比她年纪更小闹得副教授,她还是讲师。所以赵太太大不高兴,使下学愤和赵如兰暂时不回国。这真是出于意料之外,我们根本不知郑儒铺年纪那么轻。接陈正修函,知道考试陆军留学,如单为沙眼则医好后将来可以出国。陈正修并为了保国寺屋向陈部长询,催嘱驻扎部队速搬。又据元任云,他写信时在英国和刚复及通伯常见面云。史地系毕业生沈自敏来,他在联大史地研究所任事。据说闻一多之死,乃政府早有计划。适龙三为人所不齿,政府因将谋剌事委之于龙三,可谓一箭双雕。但西南形势并不稳定,云南土司势力甚大,中原一旦有事,有土崩瓦解之势。沈为学生时代素有左派之目,与闻一多颇接近,所言是否事实不可知。但李公朴、闻一多被刺案近又不谈,令人不无疑虑,较费香曾事尤惨。沈谓费孝通亦极激昂云云。
  中午时江希明来,知由德国新回之刘先知,渠所素知,余嘱其介绍。睡一小时。
  吴望伋来,知《正报》近来颇难维持。《东南日报》每日销一万五千份,《浙江日报》八千份,《正报》更少。吴本人在沪敌产管理处时多。又《浙江日报》之田地来,云系中央大学学生。晚七点半出外至官巷口一走,购Sulphaguanidine 磺胺胍,价目每粒八十元至一百廿元不等。回途走东街路遇雨。晚沈主席邀晚膳(请唐臣)未往。
  接元任函 陈正修函 吴耀卿、吴之椿、最哉寄允敏No. 却、士楷、振公、直侯、次兰、茅以智、凌家辉、张正远、沈君怡、黄建中、王季午、许潜夫、吴志华、顾恩义
  寄王劲夫、孙季恒
杭州   晴。午33°。
  阴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俗以中元日地官下降,道士于是夜诵经,饿鬼、囚徒亦得解,是为孟兰盆会。校车三辆新囱沪来。
  晨六点起。八点章而按来,知其在杭州卫生署办事,以《力余丛谈》一本相赠。
  力余座谈会乃黄季宽所创立也。马寅初来谈,以其子在重〔庆〕大〔学〕机械系,欲转学浙大机械系。毕业生蔡立生来,给与介绍片至上海见宽甫。宪承来谈,渠主张师范学院合并于大学,因之建筑方面不得不有变更计划。吴浩清来,渠亦在湘国立师范教化学。据云廖茂如明年将告假一年。十点乘车至洪椿桥九里松保长王永熙181处,有翼如之侄邵力行(傅氏)夫妇(为> (借〕小孩三人借往坟上一祭即回。至湖滨因洋车(路上所雇,因长生有病)车胎瘪不能行,遂在延龄路面店吃面,每碗虾仁面价1200 元。
  一点回。遇舒厚信,知新雇之车夫弊窦极大,幸有厚信借来。如所开喇叭、零件之价目均四五倍于实价。车子到此等人子,必到盗卖一空。卡车三辆入大学时即将车架折断二根,足知其技术之坏矣。午后睡一小时。王福山来。在坟亲王永熙处遇恒升源纸店之老板陈奇强,恒升源IÍt]与浙大交易纸张。中午陈宝麟、沈肃文来,未值。又方青儒、田春霞请客,未能往(在太和国)。
  今日舒厚信由火车(站〕开来校车三辆,二辆为三吨Dodge ,乃物资供应局所售,价九百十五万元一辆,系为Burma Road 滇缅公路载货运,故样于极笨。一为1946 年Ford de Luxe 浅灰色,价一十一条金条,二千一百六十万,乃沈鲁珍向交大前教授孙君购得者。小车由厚信开来校中。晚约厚信、孟宪承、沈学年、蒋芸生、吴润苍、邦华、季梁等晚膳。
  接司徒巨勋、沈福彭、三民主义青年团、雷宾南函 遵义电 收陈通伯
  寄交王云槐转汪戢哉 Riddobron 一包寄高尚志、高学淘、谢幼伟电 孙季恒、王劲夫函
〔杭州〕   午后33°。
  苏联向土耳其要求改修《蒙特委公约》,以在生相海峡之管理权归于苏、士及黑海沿岸诸国。
  上午九点第二期建筑开标。下午五点至学生(清寒)食堂吃饭。张志岳、杨雅南来。梁允奇来。
  周本湘来。学生袁以乾来。梁允奇来。
  晨六点起。今日接通伯去年托王云槐所带之Riddobron 二瓶,为梅气喘之用,乃托王兆熙所转购者,虽打八折,全部药与器材亦七镑十八先令工便士,即约六万四千元(以官价论) ,若黑市则总在十万以上。其中两瓶Riddobron 药水即己五镑六先令矣。此款由通伯付与王兆熙,拟于便中寄还他。梁允奇来,乃与丁成章、洗〈成效〉〔庆咳〕等四人问时取留英官费者。丁于月内自美回国。梁在英国BirHmm1iI吨}去110 镑矣。午后睡一小时。作函与P. M. Roxby,为了英文教员David Crook 事,余欢迎其来,但要详细履历。
  五点偕舒厚信与董伯豪驶车往男青年会。今日为经济食堂开幕之第一日,到各校学生一百余人,每人各出五千元杂〔费〕,可吃一个月一日三餐。今日委员到者蔡竞平、包传贤、董承光及二干事陈维新、陈爱琴,与女青年会外国干事救济总署汪赞源等。开会仪式,余为主席,推陈维新报告,包传贤讲审查经过,谓请求者180人,通过117 人。半小时仪式毕,吃晚膳。各人一汤一菜,二面包,一碗牛奶,较之普通在校所食为丰富。回仍由舒厚信开车回校。
  修理省立图书馆招标:
  东亚 52,443,000 杨洪记 56,030,000
  新泰 52,915,000 金顺记 53,964,000
  神州 52,067,000 天坛 60,479,000
  裕记 61,080,000 大公 52,274,000
  吉祥 52,772,000 景业 48,951,000
  接通伯去年十二月五日函 又Riddobron 等发票七镑十八先令二便士 孙念慈、杨时久、周鸿经、汪敬熙函 青年团电 接梅函
  寄浙大同人电毅成、戴哉函 P. M. Roxby 、H. C. Honegger 、步青、振公
杭州   
  H. G. Wells 在英逝世,年七十五。晨陈博文、孙延钊、陈维新来。朱献文来。下午审查第三次建筑各公司之证件。夏觉民来。第一批图、仪到杭州,共一百余箱。
  晨六点起。八点作函与通伯。浙省通志馆馆长孙延钊来,为其子入学事,乃温州高中之高材生也。孙继陈叔谅为图书馆馆长凡四年之久。孙,瑞安人。十点开第二期建筑投标厂家审查会,到馥初、邦华、杨次廉、陆子桐诸人。计投标厂家二十六家,自沪来者亦十余家。其中有金顺记与李春记二家,未曾有经验建一万万元以上之工程,不及格。大公、荣利、鹤记、天坛之建筑均为私人合同不能作准,不合格。
  神州、杨惠记、正基祥记、新泰,只能投丙标三千万元之经验。自十点审查至十二点。中膳。膳后又审查至二点半,余先退席。
  中午时图书馆陈博文借皮商品赴省立图书馆巡视后,意见颇有出入。陈博文欲合用楼下之Stack 作为藏书室,又只准浙大用二年,明日再谈。晚阮毅成来谈,介绍余住宅三处,一为南山脚下孙鼎臣医生之崖,须加修理,可与张自立接洽。一则更远,在净寺附近,乃陈百年之屋,地名长桥。一则戴应现之屋,在法院街云。余暇当往观之。陆子桐在岳王路亦看得一屋,要顶费二百万,租费月十万,一年一次付清,系三楼三底屋也。今日第→批仪器、书籍150 箱到杭州城站,尚有三百箱在嘉兴斜桥地方,因火车出轨(昨日事)而倾倒,明日可到云。
  接希文函 戚启勋函 张启元、姚尚午、允敏、波若、直侯电
  寄希文、梅、羽仪太太函 戚启勋、杭立武、汤锡予、周鸿经、吴之椿、孙念慈函 直侯、正之电
杭州   晨昙29°。
  
昆明闻一多被刺案,军法处审判云南警备总部特务营连长汤时亮及李文山。姚文琴、周藻1臼儒来。赵明强来。刘名贤、劳菊肪来3 钱坤珊来。赵少华、赵刽乔来。
  晨六点起。周在在儒来约演讲c 姚文琴来,嘱介绍杭州师范事,因姚本读教育也。知杭师校长朱文治已被调,新校长为孔祥嘉,为东大毕业生,但并不识其人。
  赵明强来,知渠得State College , East Lansing , Micl吨an 之助教额赴美国进修,欲得七年休假支一年之薪津,依照熊全治之例。渠丈夫朱祖祥(农化)及熊全治、余文琴均在该校云。今日决定师范生之宿舍仍造于工学院内,计一幢可容180 人,女生则与文、理、工合在一起。膳厅原有只能容五六百人,拟将木房拆去,移至饭厅旁。
  午后睡一小时。赵德华之子少华来,现在高等法院,毕业于联大。其弟方在高中毕业,欲考浙大,其妹欲入附中云。钱坤珊来,欲在浙大文书处谋事,其人向在盐务处工作,与梦麟相捻。
  五点至女青年会开学生救济委员会(见下面委员人名) ,到竟平、张心培太太、Miss Lirigo 、吕文贤、包传贤、潘希真、Mrs. Van Ever 、Miss Brennecka 、邱金陵夫人及陈爱琴、陈维新等。通过秋季五个月预算二千一〈五) [百〕万元,救济工作预定用工读学生九十二人。至七点散会。章克生以其长女结婚在外相待,乃往天香楼。
  其长女公子与航空学校一职员订婚,遇该校无线电台台长玉立屏、气象台郭用菇(山东)及组长赖森泉。
  下午五点女青年会开杭学生救济委员会, Mrs. 邱金陵(鲍哲民牧师、金润泉、Father Classen [7月8日作"Clauson" 〕、Miss Anna Schafer (7月8日作" Schaffer"J )、Mrs. Van Ever 、(椿寿康、许绍橡)、蔡竟平、潘希真、杨佩金、董承光、(下履新)、包传贤、吕文贤。
  接黄贤虔(训练班)、慰堂、王倘、王季玉、赵明强函振公电直侯电屠善夫、潜夫寄三民主义青年团电及函通伯函元任函九章函

杭   晨有阵雨,28°。
  盟国胜利周年。王季午来。林涟来。赵之远来。木器开标。沈鲁珍回。
  晨六点起。八点至办公室。接来信二十余通之多。九点半乘洋车至东流纱摸路28 号,晤赵述庭,知巳返南京。至省党部晤张强,亦不值。遂赴法院街晤寅初,谈片刻。知今日中国银行经理金润泉七旬寿辰,送礼者人甚多。救火队、军乐、汽车全盘出发,沿途吹打,闻其子孙众多,孙子达卅余人,寿礼可数万万元云。回。中王季午来,余将医专欲并入浙大情形告知。渠在沪与谷镜沂曾作一度之接洽,拟与医专逐渐合并,傅易收消化之效。王季午太太亦来。
  午后二点余,赵之远自萧山来。希文亦来,乃自沪乘慢车来者。遂请舒厚信开车,借王季午夫妇、希文、之远往劳动路卫生处,晤处长徐世纶,世大之弟也。徐道觉即其侄。谈半小时出。因王季午太太第)次到杭州,遂借同至净寺,现出木井,见其上己修一亭,乃近年新建者。净寺房屋亦焕然一新。自此出,经苏堤六桥,杨柳依然如故,但桃花尽去,而路面不修,故不及九年前之易走,惟风景仍佳丽耳。至岳坟及玉泉及游泳池,池水极污烛,几作黑色,不能洗身。此种游泳池不如关闭,徒作传染病之媒介而已,闻以青年军影响而致此云。由此至灵隐寺,在飞来峰下饮茶,茶后开车至孤山楼外楼,六人晚餐去五万元之数。在三楼看苏堤、阮公墩,至足乐也。直至八点半始开车回。晚杨增慧来,余告以王季午己来。据〔云〕张君川、谢文通均将去,浙大外文系势成瓦解矣。
  今日木器及铁床等开标,计分五标。铁床一标,木器四标。铁床一千零五十张,每张六万余元为最低,计五家最低标合四千八百九十五万元。八月十九日起四十天交货。
  接唐冶夫、张国维、何治萍、耿家举、蔚光、王福春、朱胜连、研究院、谢家玉、王季午、单菊亭、束家鑫、景臣师母、遵浙大电二件、杨允中、束星北
  寄沈福彭、司徒巨勋、刘文闹、慰堂、直侯
杭州   晨29°
  下午四点,本年农经系刘名贤、劳菊航在外西湖杏花酒家结婚。
  晨六点起床。早餐后与王季午夫妇谈,并请沈思岩太太来,请与沈思岩陪同王季午夫妇往游西湖。至岳坟、刘庄、蒋庄,并在楼外楼中餐,直至晚始回。余以事忙实未暇陪人玩西湖也。今日接函甚多,因事忙竟一一不能细阅。
  叶楷来(十七日)谈,知立夫去美国Princeton 后己有来函,渠十二指肠病全由Robert Lim 林可胜介绍许医所发明之Amigen (Predigested Protein) 及Maltose 麦芽糖所吃好。有一时医生用久饿法继之以强食法,结果胃出血,几瘦得如柴,不能饮食且胃出血。用许医药,可使胃休息二星期即见大效云。郑美瑛借其丈夫蒋彦士来,知去美国八年,七年在Minnesota ,已生一女孩。三店王(福昌老板)来,知东关近况。老屋由沈光卿取回,全凭其力为多,余甚感之。此次借孙云棠之子来考插班。(以上均十七日事)十六日午后开行政谈话会,到江希明、沈鲁珍、蔡邦华、吴蘸初诸人,讨论招生与建筑诸项。五点散。借舒厚信、蔡邦华赴孤山俞楼杏花酒家,应本届农经系劳菊肪与刘名贤结婚典礼。到毕业向学钟星绪、陈毓定等,共有客四桌。余证婚,述俞楼为七八十年之〔前〕俞曲园主持话经精舍,七八十年来,曲园先生之汉学经其大弟子章太炎而发扬光大,迄今不衰。刘、劳二君假俞楼结婚,意义深长。且彭雪琴与曲园为儿女亲家,一楚一越。今刘君为湖北汉阳人,劳女士为杭州人,亦楚、越也,后先辉映云云。七点囚。请王季午夫妇、沈思岩夫妇及卫生处徐世纶、蒋亦凡、陈宗棠及孙序裳,至九点半散。
  Dr. Harold C. Ur叫尤里writing in the Air AjJairs: a failure to perfect some Ínternationalsystem to safeguard the development and use of atomic energy incvitably wouldlead to war. so U. S. uúght have to declare war with the frank purpose of conquering 世界。
  接胡德兴、束星北、杨允中、徐有盛、李今英、沈鲁珍、晓峰函 蔡竟平 接贺巩、杭立武、魏春孚、傅梦秋、邵时敏、梅函 杨昌业、晓峰函
  寄屠善夫、陈令仪(薪480) 、谢义炳、孙稚蒜、研究院评议会、遵浙大电
杭   
  印度国大党尼赫鲁组阁,印教六人,因教五人,回教大会提出抗议,加城暴动死三千人。第二期工程开标。李浩培、束星北来。福昌砖灰店三店王朱胜连〔来〕。叶楷来(住金丝帽巷十号)。蒋彦士、郑美瑛来。
  晨六点起。今日第二期工程建筑工程开标,计刀茅巷甲种住宅等:   上午请王季午去医专,与医专校长陈宗棠接洽。据回来报告,知教育厅有继续维持医专之表示,而陈本人欲一显身子,不愿示弱骤然引退,有专办初中毕业六年制医科之意,故合并之议至少暂时可以不提。余告王季午,请渠为医学院代理筹备主任,劝其弗回贵州,其夫人欲愿其留杭州。中午李浩培来,与谈法学院事,告以赵之远已来校,陈令仪可应聘。渠谓须待鲤生之答复,始可定夺云云。中膳时约教厅与善后救济总署到开标会之代表同膳。适束星北来,知其为助教蒋素卿事。因王军谋不赞同以蒋素卿为助教,以为其成绩太劣。但束星北显然意见不同,故极力主张以何增禄为系主任。但聘书早已发出,亦未便更变,且已与王军谋发生-度误会,再不愿与之发生冲突矣。晚膳后与王季午谈希文脐眼问题。据云中央医院有眼科姜辛曼,为贵阳医院旧间事,渠可介绍云云。
  接考选委员会一万元 Roxby 、方瑞典函 步青、直侯、孙晓楼函 教部电 步青、张介
  寄束家鑫、杭青年团、蔚光、朱胜连、许潜夫、楼光莱、杨允中、谢家玉函 余又荪电 寄尊生电 劲夫电
杭州   晨昙28°。下午31°,昙。
  共军徐向前部自高邮、邵伯南下攻扬州,在河南攻占兰封、朱仙镇、张集,三面围开封。山西大同危在旦夕。《竺氏宗谱》。陈建功、朱良壁来校。行政人员学会年会。杨昌浚来,将去美Michigan 习化学。
  晨六点起。七点半借沈鲁珍、李絜非、舒厚信赴湖滨汪庄,乃汪裕泰茶庄所建,战后己破坏。六月十四日借孙叔平、季梁夫妇来时,损毁大半未修理,现则己大部修复矣,闻费七八百万元云。由毅成招待参观一周,内有新群高中及图书馆,馆中有浙江县志,搜集已全,颇不易。又有江、浙二省《海塘志》各一册,最可惊异者有《壁氏宗谱》四本巨册,乃光绪丙戌(十二年)森玉堂珍藏。有十二世孙主振i告(光绪十二年)著序,谓"始迁祖瑞昌公明成(化)、弘(治)间卡宅于灵岩之横河,四百余年传承已久"云云。自七世祖庭佩任先生撰行略,八世祖载阳宗图序,知明代迁自奉化乌化门大埠头。蒙奉化些出谱相示,知些氏乃肇于商之孤些君。孤竹君三子曰伯夷,曰仲辽,日叔齐。传十七世万平君,以国为氏,存竹而去孤。至东汉凝阳侯讳晏迟,隐琅呀,复于竹下加二。造宋吉安孟中立公谢仕游天台道,经古越,悦金庭石鼓之胜,家于灵〈峨) [岩〕。其仲子严历览四明山水,见奉川大埠头,耕读皆宜,遂家也。时高宗巳南渡n 按蚊川灵岩不知在绍郡何处,但谓由奉化大埠头泉口村,于成化、弘治之间迁绍,始祖瑞吕公墓在西山仰倒湾云。以后祖宗坟地所在地名皆向所未闻,想蚊川灵岩巧蝶.u.而非绍兴矣。又自十一世孙踪裕(即振话之族叔) ,蚊)11 <些氏宗i普》序,谓先大父芸盛公移居太乡大平桥下,当修谱时(光绪十二年)冻裕实为家长矣。盖谱卅lf--修,丙戌至今适五十九年,则明年应为修谱之期矣。又振语著《源流记} ,谓汉些宴,临淄人,以功封凝阳侯,而奉族谱序作"拟阳"者,传写之误。故咸丰辛亥邑之小西门同宗作谱,从"凝"而不从"拟"云云(光绪十二年)。此外七十三世孙些规《些氏宗谱》旧序(宋雍熙十年) ,环江十八世孙些勤雍正圭子"本姓辨",辨些氏不出于印度及汉永初元年。丁未,些晏撰《堂氏宗谱》旧序,后者疑伪造。
  接黎国昌函(有"茵宿草荒天马病,神仙字老嚣鱼饥"之叹)
  寄李春芬、姚尚午、杨新美、吴耀卿、王福春、张启元、张国维、李今英、竞平
杭州   晨晴28°。
  今日美金值自二千0二十元加至三千三百五十元一金。第二期建筑决标。王道弊、刘哗、金孟武、朱仲翔来。王季午夫妇回苏州。上午柳克令来(卅一年机械) ,上海外滩汇丰银行二楼121 号,中国农业机械公司。下午张一能来。
  晨六点起。朱仲翔来,知方自台湾来。渠在台盐务署半年,谓陈公侠励精图治,颇有朝气。但以战事一起,运输侧重军事,而日本治台,事事与本土相配合。如fH己. 1946年糖业四十七家糖厂只十七家开工。米粮,以人造肥料日本停止供给,产量大减。即铁轨亦须来自日本云云。仲翔允下年来斯大。中午至西斋一楼沈思岩、杨增慧夫妇处中膳,请季午夫妇。三点半,季午夫妇去城站往苏州,余与以介绍函与教育部高教司周纶阁。
  今日下午第二期建筑决标。因早晨报载美金价值自每元法币二千O 二十元增至三千三百五十元,大都以为物价有大波动,故咸有戒心。开标数讨论时余未出席,馥初主席。丙标八千万三抬七万元为景业所得,元问题。甲标最低,为昌华,而新金记次之。但昌华不愿做,新金记开二万六千万元,有九千元之错误,而建成洽记贵三百六十万元,无误,故拟给与洽记。但新金记提出抗议。乙标以一万四千七百万元给与昌华。此次开标争执颇不少。今日金价增高以后,为附中所购吴牙巷38 号之房主王翼年来,欲毁约,谓当时言明屋价以金条廿三条为准,故允以四千五百万元出售,现为时已久不订约,故欲加价至五千五百万元。沈铸颜不知何故欲将此厚放弃。但余则以为不可,情愿加价,只要审计处能通过而已。又余嘱洗鲁珍在沪购电线、Jeep 车、Monroe Calculator 均迟迟不决。今则金价大涨,校中损失甚巨。
  接胡仰馨函 石延汉、王翼年、周照良 接季讷、振公二函 晓峰、士楷、胡仰馨、允敏、尊生、直侯二函 均一、裘冲曼、许鉴明、士楷、春孚
  寄允敏No.20( 按应为21) 函 李伯纶电 周纶阁函 允敏No.22 、直侯
杭州   晨晴
  美国与南斯拉夫绝交,因的港〔的里雅斯特港〕美军遭枪击。国军克复登封,共党发全面内乱信号。束星北去沪c 司机骆卵臣来,卅三岁。建成协记营造厂傅全信来(新金记倪振祥)。东亚建设公司陈南岑来。
  晨六点半起。今日包工建成协记傅全信来,系浙大土木系民甘→年。渠投第二期工程甲标为第三最低价。昨日开会时因最低昌华沈其湛、次低新金记倪振样均有差误,故建成本可得标,但事先傅来一信,指出照章有错误,不能得标。故新金记首先提出,问何以建成知一、二标有误而第三标无误。实则此说亦不通,因建成只要自己有把握尽可提出也。今晨傅来,自知艺专之屋尚未完成,不能作为有一万万元之经验,故愿与新金记合作云,各做一半即三幢宿舍,但新金记又不愿分做,遂成僵局。明日拟招新金记倪振祥,同时前日木器铁床又因审计处之作梗不能订约,因投标最低石惠兴一家所交之保证金乃系空头支票也。
  中午束星北去沪。因蒋素卿,王军谋不用作助教,渠大不高兴欲辞职。余以星北与王军谋二十年友谊何至以助教事而闹翻询之增禄,知蒋系星北南通同乡,但意谋以其成绩太坏,毕业平均不到70 分,故不用为助教。一点至金国咖啡社中膳,到内政部杨司、雷法章、皮作琼、周企虞、三民主义陈主任、公路局杨长文、第209 师青年军温师长(驻绍兴城内岳王庙)及英士大学校长杨公达。杨甫去上任,后日去金华。
  二点半至溶揭穿剃头。三点半回。六点黄家弊来,交教室图样一纸。七点骆卵臣开车赴楼外楼,应温师长之邀晚膳,到毅成、雷法章、杨公达、刘湘女、电话局丁局长、周企虞等等。周企虞介绍罗惠侨来教Mechanics 。
  接丁应豪函陈叔陶函费香曾太太(袁家第)函倪振祥函潜夫函张肇元
  寄周照良、袭翰兴、许炳壁、李天助、梦秋、顾其林函劲夫电
〔杭州〕   晨晴。下午三点33°,晚十点32°。
  今日盐桥街吴牙巷38 号中学屋成交付款。赵凤涛来。吴维俱来。倪振祥来c 中午杨公达、倪裕恭来。
  晨六点起。八点新金记老板倪振祥称新金记祥号与新金记康号原为一家,余在南京鸡鸣寺住屋乃康号所造也。样号此次投标甲标为第二低标,以算错九千元未得标。而建成协记第三虽无错误,但所造艺专屋迄今尚未造成,故其经验实不合格。因此余劝二家合作各造宿舍兰幢。倪巳首肯。十点借蘸初、汝瑶、厚信赴华家池,并约顾监工同往。农院教室二座,神农馆已起墙脚,其柱下均打十尺桩。螺祖馆以从庄达卿之意,作七尺方墩,作大方脚入地七尺。结果因泥下有沙士,其中含水,故打底脚时打桩灰浆上如打橡皮,软绵绵不切实,结果十二寸三合士,须打至六寸,但不能打实至九寸,恐起墙脚开裂缝,故须再询达卿,且各大方脚情形不同。十二点网。
  中午杨公达借民政厅倪裕恭来。中膳后睡一小时。下午赵凤涛来,知上月甘八出发,以至长沙、汉口后暑热,家人多病倒,于八月十一大雨后始凉爽,十二号成行。全家十口所得旅费勉敷应用。而李启明等先出发者,以翻车致滞留途中。谓武汉交大招生应考者达一万五六千人之多。晚约英士大学校长杨公达及阮毅成、皮作琼、李超英三厅长晚膳,并请建功夫妇、季梁及厚信、邦华、汝瑶等。晚打电话与庄达卿,为了华家池建筑事。
  铁床1050 张订合同,杭州辖瑞铁工厂承包,计国币六千四百八十九万元,五十天交货,该厂负责人马英才,庆春路46 号。
  接晓峰、社纪堂、解翼生、李乔年、谢幼伟、劲夫、振公函陈仲谦、陈叔谅
  寄俞大维电 叔谅函 单伟章、春孚、鲁珍、钱坤珊、陈仲谦、陈叔陶、敦复、潜夫、方千里、杜纪堂 寄黎国昌、解翼生、温甫、葵卿、张肇元、费太太
杭   晨3°。
  美向南斯拉夫强硬要求,限48 小时释放美飞行员。地中海沿岸海法地方兵船一艘,为犹太人所炸毁。张君肋领导之国家社会党与伍宪子之民主宪政党合组新党名。苏北国军人邵伯。
  仲翔来办公。朱仲翔、李培恩〔来〕。下午郑文札、李楚狂、刘湘女请杨公达,未能往。宁枝荣来门晚李超英请客。夏书章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李培恩来,如圣约翰( Episcopalian 圣公会)、东湖( Methodist监理会)及之江( Presbyterian 长老会)三校将合并,而沪y.l ( Baptist 浸礼会)独立。
  美国教会筹一千五百万美金,以五百万美金充实三校合并之设备建筑,教会学校之待遇拟依照物价指数,现时比国立学校稍优,将来拟加至战前标准60% 云云。中午时张一能来,为其子女报名,共三人均欲入中学。中膳后睡一小时n 夏书章来,中大政治系毕业,赴美国在哈佛Schoo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读二年,系师院毕业生,顾恩义所介绍江北同乡也。余以黄炳坤、沈仲端能来,已不乏人,故未请其来校。
  四点开第二期工程决标会(参看「七日日记)。甲标由建成协记与新金记合造刀茅巷宿舍各三座,共248,779,000 元,较新金记标核减一于→百二十四万元,七十天完成。建成由傅全信出面,新金记倪振祥出面。讨论乙标发生争执。因二标皆昌华最低,而吴其湛必欲做乙标(甲标因错误达一千余万取消)发生争执。昌华乙标价一万四千八百万,次杨洪记一万七千二百万,次仁泰一万七千八百万,以一、二两价折中数一万六千万,交杨洪记不愿。谈至此,余以事借季梁出至东坡路84 晤陈柏森,告以景业加造→幢宿舍及嘱迅速加盖图章,因其价日与前二幢相同,若再登报招标,则必费时三四星期,而价目反更大矣。又石惠兴木器店以押标为空头支票,遂被取消资格,派人到处请托。但上次开会木器标己给次低数仁泰,故又发生困难。陈主张次低数之价须与石惠兴相同,余虽赞成此议,但以金价大涨,无一家愿承包,则势必致仍归石惠兴也。出车"二我轩"拍照。七点至里西湖116 号周企虞家晚膳,到李培恩、许摩父、朱祖舜、黄祖培等。
  接金传贤、严仁庚
  寄晓峰函 丁庶为
杭   晴。晨29°,下午34°。
  南斯拉夫政府已允对击落美运输机予美国以满意之答复。情民i宜在苏州枪决。学启明到校。胡钦训来,为俞玉森事。杨震如(杨洪记)、王仁东太太来。
  晨六点半起。今日二期建筑事仍未能十分解决。杨洪记老板杨震如拿蔡厂长竟平函欲做乙标,但表面上又与仁泰互让,二家均不肯做,弄成僵局。昨日己讲至→万六千三百七十万元,二家表面上均不做,后将二家分别问询,仁泰以书面表示再加五十万元亦不做。但杨洪记愿接受,事遂定,但星期一签约仍须审计处通过。
  而同时昌华沈其湛向审计处告发必欲做甲标,但前日公开讨论时,已将甲标给与建成协记,不然,亦应以错误较小新金记入选。昌华得乙标而不肯做,是何理由?而审计处浙江分处处长陈柏森是一个顽固不灵之徒,坚持投标须给与最低标,所有公开讨论之议决案亦均归元用。明日当与面洽,因电话中陈柏森全不懂余之话也。
  此种无知无识人,使之长审计处长,使行政职务不能执行,真可浩叹也。吴蘸初询杨震如何以必须加款遂做,据云此中甚有周折,因审计处索贿赂也。此种苞直行为,可恶之至, B匪当为文论之。
  今日天气又热。午后睡一小时。自二点半办公至五点,己觉头昏。王仁东太太借忧思岩太太来,知仁东已抵华盛顿矣。上午黄家拌来,今日将教室两幢之图样交去,嘱其火速制,以期第三期建筑可于月内投标,但恐来不及,只好候余自枯岭回来再说。今日接魏春孚电,知意谋十一自遵动身。劲夫、左之自遵于十八动身。但日来正炎暑逼人,彼等均在路上也。
  接吕家鸿函王以中、柬家鑫、高尚志、江希明函鲁珍二函又再电伯纶、朱习生电
  寄吴定良、刘湘女、顾树森、陈辞修、景臣师母、方子勤、方瑞典、杨昌业、贺巩、唐臣寄唐擎黄电又函一通适之印刷品沈乃正、劲夫函俞大维电宝壁、尊生、文晖函
杭   晨昙30.5°,下午33°。
  朱润来。顾贻训、李启明到校。l日职员王子青病故。任亚冠、赵家骞来。
  
  晨六点半起。赵家毒来,余告以新生报〈告〉〔考〕预期有五六千。七校中已与杭州市政府接洽,指定几个大旅馆住宿,房价不准涨价,同时并通知沪杭、沪宁二路挂车,以便学生来往沪杭之间。赵欲校中腾出空屋为报考生住宿之用。余以所有大房均须用作考场,而小者须住教职员家属,所余只能住数百人,粥少僧多元补于事,拒之。
  十点借馥初至东坡路84 号晤陈柏森,告以第二期工程甲标交建成协记与新金记,乙标交昌华,昌华弃标,交杨洪记(次低标仁泰不愿减价,亦不取)。陈柏森谓沈其湛曾去函该处,责问何以国家不欲省一千数百万元取最低标,而令建成协记建造。余告陈校中愿以乙标给昌华,比第二最低价杨洪记、仁泰亦差二千万元,而昌华必欲做乙标,此点作主不能同意。次则谈及木器,陈主张给最低标做,石惠兴既有空头支票,应询仁泰次低者以能否照石惠兴之价,二标亦差一千万元,但仁泰不愿,其之低标,亦均不愿,势将重新召集会议讨论之。因陈以为最低标之价不能加也。其人极无知识,脑筋简单,所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也。即使廉洁,无常识亦可亡国。
  至红门局成仁里廿七号,晤艺专校长不值。田。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招生及建筑等事。接朱习生电,余先是已准其辞附中校长兼职,以沈铸颜为校长。晚得岳王路31 号住宅电话,谓二楼房巳空一间,速派人前往看守Z王五。
  接振公二函次仲、步青、浦亮畴、江希明、顾乃亨、吴稚中、许潜夫、梅儿函 朱习生电
  寄周邦道、蔡竞平、沈思玙、高尚志、束家鑫、朱国华、谢佐禹、吴文晖函 直侯函 寄梅函
杭   晨昙,下午晴,晚31°。
  土耳其给苏照会,拒绝共管海峡。闯一多被和j案,昆明顾祝同公布云南省警备司令特务营连长汤时亮、排长李文山二人死刑,二人以听闻一多演讲骂军人故谋害云。至之江大学,在之江中膳,至九溪十八涧、云栖。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偕舒厚信、季梁夫妇及希文乘01055 号赴之江大学,先趋车至岳王路卅一号看余欲租之屋。缘上星期与周君说定后,周谓原住房客可由住〔户〕负责出屋,但昨派人来谓即须派人看屋。今日去,果然有宪兵看守,不准入屋。后知系宪兵营之聂队长欲住此屋。遂乘车至虎跑,过净寺后一段公路经年失修,极难行。虎跑附近之树尽斩去,惟虎跑定慧寺内门前之婆婆树及院中之桂花尚存。定慧寺旁有济公佛塔,济公乃南宋绍兴嘉定间人,生于台州,在灵隐净寺及昭庆〔寺〕为方丈,出木〈境〉〔井〕即其故典,坟即在定慧寺旁。据云十八涧之螺蜘均断尾,由于济公云。佛塔系新修,虎跑泉旁刻有东坡先生手迹。出至钱塘江大桥旁之六和塔,亦宋代建筑,登至顶层,内七层,外观则f 三层,尚未失修。登楼可望萧山,钱江潮退作绿色,古国山河无限好,无如天下不太平何。由此至之江SeveranceHaU 慎思堂,为民元所造。内有中学学生何建文、马宗裕立"秀担江山"及"山高水长"等匾。由李校长及陈总务招待中膳。
  后至校内参观校舍,其破坏程度不大,且已修复,据云化二三千万元O 至图书馆、科学馆,均民廿五六年完成。女生宿舍与东西二男生宿舍、水力试验馆破坏较厉,山上天文与数〔学〕住宅则全毁矣。最后经济馆,即钟楼。遂借李培恩及陈君、季梁夫妇至九溪茶场,吃龙井、藕粉及新出栗子,坐几二小时。四点又至云栖,此为西湖上余最钟意之寺院。但寺外毛竹尽去,据知客谓日人所斩,幸三角枫均无恙。外有董其昌书莲池大师墓碑,庙内有万历卅七年碑。在此小息。回。别李培恩,至校已七点矣。为希文购车票一张,二等至京14500 元。培华之妹荣南太太珍姑来谈,并送礼品。
杭   晨昙31°。下午阴。晚七点远雷微雨,十点31°。
  印度新政府将成立,国大党首领尼赫鲁为主席,印督魏菲尔劝回教同盟加入政府。希文回京。王维屏、沈文辅来(友伫)。谢磨来。救济会在膳厅开伙食经济食堂。程振华、沈其湛、沈文辅、王维屏来。包传贤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希文乘8:40 车赴沪转京,余托其寄交默君书二本,又胡鸿慈Brush & Comb 各一事,梅儿款五万元。上午王维屏来,知胡英帽将就松江女中事一学期。沈友仁来,谓张梓铭吐血未愈,现由任东伯代理校务,友仁本人将回贵阳,此来系返临安原籍云云。沈其湛来,请求不要收没吕华之押标金一千万元。余谓校中目的在于得价廉物美之建筑,不要使包工蚀本,亦不要吃没押标金,但包工如有意为难,则不得不出此。余责沈其湛开会时态度不对,非向校中道歉不发还押标金」千万元。程振华持默君函来,余准其在附中任女生指导并文史教员。今日接陈悟皆函,知廿七日下午三点上海开浙大同学会,嘱余到会。余极欲前往,但已购飞机票定廿九号飞京,且一时不易脱身,故细加考虑后决计不去。
  午后睡一小时。包传贤来,谈片刻即去。范惠康来谈,借其子国梁,现在初中三,资质太差。此次自绍兴带一鸡一鸭来,余谢受之。知沈光卿尚未出屋,允于八月(阴历)初,故霞姊尚未搬入也。得三益函,知寄去二万元已收到,感激不尽。余告以士樵己另娶妻室,因其前妻在家不守妇道。今日开会讨论振恒小筑之屋价,房东以四百四十万一幢出让,共七幢。而审计处之詹吐玉认为太贵,谓只值三百二十万元,房主则不肯,依照原价出卖,因是遂生争执。余未到会,会后余主张由市政府派人来评价。晚膳后借厚信坐车至天禄取照片,知上海洋行自剪之软片均不好,中国商人不但道德坏且技术亦差。
  Time Magazine May 27. Andrei Vishinsky , Russian deputy Minister of Foreign Aιfairs , spoke to 200 French lawyers in Paris Palace of Justice on Principles of Sovietlaws ,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is democracy in action as long as dictatorship actsin the name of people it is sacred. "
  接蒋竹庄函 赵仲苏、陈悟皆、徐道觉、钱坤珊、慰堂、李振吾、谢幼伟、陈卓如、翁光中(寿南之子)、周鸿经、空军军官学校、三益、易修吟函
  寄王季午函蒋竹庄函士楷、波若函陈悟皆电严振飞函
杭   晨29.5°,阵雨。F午晴。晚30°。
  孔子圣诞。黄炳坤到校。黄炳坤、孙本文来。法学院学生叶树华、张国治来,带所著《英文单语手册》。晚叔谅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十点至圣塘路堂鸣涛寓及英士街毅成寓,均不值。今日逢圣诞,省政府阮毅戚、方青儒诸人召集纪念会,请马一浮讲演。校中请郑石君、徐声越、夏瞿禅、胡伦清、任铭善五先生代表前往出席。午后睡一小时。中大社会学系主任孙本文及黄炳坤来,知于昨晚甫自广东来此,曾遇黄尊生、谢幼伟、吴文晖诸人。孙本文来杭应青年军之讲演,据云明日即去南京,青年军之先修班即将结束云。法学院学生叶树华、张国治均二年级生,近著《英文单语手册》,虽无所长,亦表示曾经用过一番工夫而已。
  接长望函,知于七月十八由旧金山动身,八月五日到上海。蹭余医气喘药→193种,又multivitamin 及鱼肝油精各四瓶云。得东关小时同学金维震(五四)之弟维宝函,知在杭州开设粮食元大号,即在盐桥大街云。晚叔谅来谈,知于昨晚到杭,据云蒋委员长在八月十四号发宣言以前,确有召集各大学校长卅人及省参议会议长谈话会议之说,但以后作罢。三民主义青年团,渠亦认为液费时间与金钱而已。但保国寺房产可以进行收回。对于王鞠侯之不来,渠亦以为由于戚叔含之阻泥,从此又可知周其勋之不知浙大聘请亦由于戚,其行为可称小人矣。约叔谅明日晚餐。
  洗浴。睡。
  接陆志鸿、姜立夫、江希明、顾思义、涂长望、许潜夫函金维安
  寄谢幼伟、陈悟皆、陈庆堂、徐道觉、赵仕苏、次仲、严振飞、鲁珍、江希明、涂长望函
杭   晨阴28°。
  
国军收复丰县及热河承德。附中招考,报考2∞0 余人。遵学生四十人借校t 朱矶到杭,押仪器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办公O 今日将新购之Remington Portable 打字机试打,发现已有人将打字带弄坏并将其倒转。作函与P. M. Roxby 及R. E. Law町等。十一点出。借舒厚信至救济总署晤孙晓楼,又至教育厅晤李厅长,告以修理省立图书馆,校中费五千万元,而陈博文只允浙大用三年,嫌太短,拟延长至五年。十二点回。今日报名时赵凤涛与学生发生冲突。
  膳后睡一小时。三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办公时间及招考各事。七点约陈叔谅、朱仲翔、黄炳坤、赵凤涛、沈金相、丁振麟、谢廉、蔡邦华诸人晚膳。接余坤珊函。
  渠竭力主张请谢文通回校,因谢之文学造诣高出侨辈,但其人对于经济之措置全不注意,且行为有时邻于狂,但文学确不错云。上午孙祥治自筑回,谈周巩事。周,遵义人,家玉主张裁撤,而此人忽来,余颇以为异。而孙主张全部文书处人员加以保留,余谓潘披若第一人须裁去,而周之工作亦非上等也。今晨杨静庵为余赴宽桥购飞机票,定明日乘台湾来机赴京,价425∞元,一小时可到云。今日舒鸿与审计处詹吐玉为振恒小筑购屋事颇有口舌。
  接雨农函余坤珊、允敏、豹昆、农山、杨则久、陈令仪、虞锡荣、钱坤珊、丁洪范、金克南接沈鲁珍、周鸿经、丁洪范(寄基金会、三益)寄F. J. Stokes Machine Co. , Phíladelphia 6, Pa. , R. E. Lawry , Britísh Council Shanghai 函P. M. Roxby‘

杭州飞南京   晨晴29°。下午南京最高33.2°。
  在伦敦所开安全理事会,中有瑞典、冰洲〔冰岛上阿富汗、外约旦、葡萄牙、爱尔兰、阿尔巴尼、外蒙,其中只瑞典、冰岛与阿富汗三国通过。外约旦、葡与爱遭苏否决,阿尔巴尼遭英否决,外蒙遭美否决。附中吴寅生来。
  晨六点起。收拾行装。与伯豪、蘸初诸人接洽后,于九点二「分出发,借厚信与林汝瑶赴宽桥航空学校机场,因前日通知于十点以前到场也。至机场过磅处,询知台湾航空委员会之飞机尚未起飞,乃往航空学校办公楼前,晤测候所郭教官,遇浙大毕业生李君,谈半小时。知航校目前极为空虚,设备一无所有,教官亦缺乏,无美国教官。只有初级训练班,共百余人勉强凑成十八只机,可于九月一日成立纪念表〈现)(演〕。近费三十万万元,以修理办公楼及学生宿舍装饰门面,且国家亦不视为要图,即以气象一项论,设备全元。由郭教官带往见新来之教育长胡伟克,江西人,其母为英国人,航校第一届毕业生。据云同班120 人中仅余四十余人,可知损失之大。曾在印度办航空学校,迄今尚每日自驾飞行,年约三十五六。颇自负,以为中国人飞机驾驶能力胜于美国人,但谓物资缺乏,科学落后。谈半小时,余约浙大与航校能以后合作。由李副官陪同中餐至俱乐部。李,湖州人,系十二届毕业生,第三届赴美训练,第一班驾轰炸机者。述其领队周志开(第七届)技术之高明,为欧美人所不及,曾一次击落日机三架,但死后母老,妻、子均无以为生,言下不胜悲戚。
  十二点半,飞机自台湾来。一点半至机场,则飞机以载重过量,机师不肯飞。
  直至三点一刻,始别李副官、厚信、汝瑶,起飞。在地上甚热,升高后即好。一小时后即见总理陵,四点十五分到明故宫机场,即雇车至研究院。上北极阁,遇宝望、曾树荣,知仪器183 箱及徐延照于廿六抵京。七点至珞喇路22 号晤默君、六弟、森森、英多及健与安等,谈至十点回。
  寄基金会(温甫审查事)、三益、君穆、叶楷、严仁庚、吴昌孚(稚中)、顾乃亨、江希明、王福春、李振吾、陈宝麟、钱坤珊、慰堂、翁光中、陈卓如、浦同烈、邵象华函寄沈福彭函农山函又允敏No.23
南京   晨阴,下午晴。
  美国出售剩余物资予中国,计在中国、冲绳、关岛等流动物资,原值五亿美元。又中国境内固定设备八千五百万美元及其他一亿三千万元物资,以抵销美国在中士所用值七千四百万美金物资。中国政府同意拨二千万美金作促进中美文化交流。
  晨七点起。八点与宝堃谈,知渠已接美国来信,哈佛准其于秋间入学,但九月须到校云。九点至教育部晤周鸿经,询知复员费追加二倍迄今无答复,但闻追加至多可至一倍云。余告以浙大建筑至少尚需十亿元,因运输费已移用一部建筑费也。
  中央大学学生八、九两月仍得公费,故将来浙大方面势得补发。又谓李春芬在美国之房东向驻美大使馆追索所欠房租,结果将四百美金旅费作抵始能清偿云。严仁赓之四百美金旅费可由留美之友人代领。在部中遇孙云铸及陈鹤琴,鹤琴在沪13、幼稚师潭,孙则仍在北大。晤骝先,余将浙大需要美金之呈文交去,计化工棚千余美金,电机八百余,图书馆一万余,化学三千六面余,合二万四千余。渠云设法。但谓美金涨价后,中央银行又发生阻碍云。关于十一月初应举行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决派余出席。但通伯来函,谓有若干国家尚未批准其章则,故十一月初未必能开云云。气象研究所所长名义,余决辞去,以九章为所长。九月一日之庐山三民主义青年团大会,余请告假。
  十点半出至中央大学,晤正之不值,渠尚在沪。晤贺熙(壮予) ,遇唐培经,知浙大、中大在南京报名,昨止八千人,浙大志愿约二千人,今日截止,预期可一万三千人。遇徐达道(农化)、周本湘诸人,又遇朱鹤年、卢析薪二人。十一点至研究院,晤本栋,看UNESCO 之理、工、农、医四院设备单,知物理研究所所长由本栋自兼。余告以十月中之评议会,如九章已返国,余不拟出席。晤美外交部之Richard Damell及教部金本翼,乃为UNRRA 四百万美金仪〈金〉〔器〕选购。而主持者Darnell云,于下星期二即赴沪转美国,拟依照UNESCO 之单在美配货,预期于明年二月可以购齐云。在本栋寓(即鸡鸣寺一号)中膳。膳后回所,睡二小时。五点晤俞大维于交通部。渠谓部中只二十架飞机,为浙大拨专机极困难,嘱余开名单,渠来设法云。七点至珞咖路,遇九弟。九点回。与宝堃谈。
  接朱和周函
  寄朱和周电 庐山三民主义青年四电
南京   晨阴,晚五点三刻阵雨。上海最高87.3°F。
  Time July 29 ,唱:巴黎和会俄国要芬兰、罗马尼、保加利、匈牙利、意大利赔款各三亿美金。
  结果意大利只赔一亿,芬、罗、匈三国八亿元。此外士地方面,从芬兰俄国得warrn water port Petsamo,租界Baltic naval base Porkkala ,自罗马尼亚得七万九千方哩Bessarabia ,同时罗得Transylvanis,保得S. Dobruja ,希腊得Dodecanese 岛,法得B咆s and Sinls。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卢温甫来谈,知杨昌业在局中之工作并不满足,因其人极懒,不做事。余告以浙大聘杨原为短期,希望郭晓岚、叶笃正能回。郭与叶回后,杨昌业仍可令其困局,故欲其告假也。据温甫意,以为浙大史、地不分,则地理、气象方面之人才极难罗致。
  九点半至研究院晤本栋,索阅Standard InventoIγof BasicScientific Equipments for teaching purposes in the schools , universities , etc. 系Conferenceof the allied Minister of Education 下之Science Commission 所制, Chairman 为A. M. Armstrong , Technical SecretaηBrigadier R. A. Bagnold , Secretary J. G.Chrowther ,系根据1939 年之价格,做此目录时在1945年,已较当时贵50%,分为三部门,即(1)理科:物理、化学、生物,( 2) 医与工, (3 )兽医与农。余嘱本栋为浙大打一份。但据金有翼云,二三个月内Richard Damell 即有美国可购之仪器单来,此单即无用云。但余知中国人做事极不切实,此单如目前不打,半年以后仍无目录之可查。
  钱端升来,余询以闻一多被刺案。据云此乃政府所为之事,不然何以最初读诸龙云之第三公子与杨某,而最后又不得不推诸汤时亮与李文山二人。枪决时,昆明戒严二小时之久。出至教育部。晤高等教育司宋君,索阅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约章。余既决计出席,故不能不稍事预备也。中午至国府路生活菜馆中膳,遇张西曼,渠以为政府刺李公朴、闻一多之行为与袁世凯刺宋教仁一样恶辣。
  至中央商场购行李袋一只。回。睡一小时。打电话与金楚珍及俞大维。在所中晚膳后,偕宝堃至山下看新建宿舍均已完成,惟差水电耳。甲种只一个房间,为二三人用。乙种二间一厨房,四五人用。甲、乙用楼房。丙种平房三间, -WC 、一厨房,为六人以上用。均已分配妥定矣。时雨不止,故鞋上满载泥泞而归。
  寄允敏No.24 函直侯、振公、俞大维、季梁
南京   晚车赴沪晴。上海最高91°F,但卧车上晚上热甚。
  上月上海市收入六十六亿九千万,支出薪水三十五亿,其余五十七亿,亏二十六亿。收入项下,锺席捐占329毛,娱乐捐28% ,旅馆8.5% ,屠宰7. 1 'ì毛。
  晨七点三刻起。作函与Charles F. Brooks 。九点至宁海路华新巷五十一号晤金楚珍。途中洋车走过鼓楼,此处当年为通衙,现则已改道,不复为车马汇聚之所矣。老友王伯秋曾为鼓楼公园〔〕,今已成事实,但伯秋下世已近五载矣。由此经鼓楼头条巷,王长平之屋尚完好。过金银街,掠过上海路而至新华巷。楚珍为医专毕业生,但以为医专极无希望,故主张合并于浙大,但以为药专可以独立。目前浙大无医院,故UNRRA 医院设备,浙大无获得之可能。渠以为中大医学院成都时代各临床大夫均取70% 之手续费,实非办法。余询以上海医院情形,渠谓上海医院之医生薪水特高,又谓挂牌之医生五年以后即无改进之希望,因一脱离医〔院〕,只有开方把脉,与中国医生毫无分别矣。其言仍有至理,谈半小时出。
  至珞现路。约默君去后湖,适六弟、九弟相继来。渠等早餐、洗盟直至十一点始启行,以三轮三辆赴玄武门。在此行半里,在湖滨雇一舟,由新州、老州至非州而回。五州公园已大加修茸,惟湖巳淤塞,荷梗载途,时荷花尚有开者,故尚不觉湖景之颓败。→至秋季,则湖将变成泥荡矣。在玄武厅前登老州,拍照十帧。十年不到后湖,靡觉可爱也。张、陶二二公祠,即湖神庙亦完好。在湖上吃踢山梨及莲蓬与菱角,但余胃肠不佳,回所即泻。至二点半回至玄武门,上陆雇马车,五人同坐至贡院东街鹤园餐厅中膳。闻夫子庙食店惟老万全、鹤园数家而已。谈及儿女婚姻,六弟式敏、苹、权均已订婚,惟式超及九弟之子式琦、式尧均未,希文亦未有对象也。九弟现〔在〕党史编篡委员会,待遇尚佳,亦幸事也。六弟以中将衔退职,得棒四五百万元,现仍欲倩余谋事。
  四点,余别二姊、六、九弟,至鸡鸣寺。过余旧居,门虽设而常关,不禁感慨以之。至寺后,因人多即回所中。
  九点建人来,偕乘车至下关。渠谓中大近得Quonset屋100所。Quonset 屋每所20' × 40' ,价每座二千美金。
  寄通伯函 蓝山气象台白洛克司函
自上海至杭州   晴。杭州中午35°,晚34°。下午有风,入晚calm。上海最高10°F 。
  前任香港总督及日本第34 军司令田中久一中将及参谋长福地春宫,因虐杀美飞行员,在沪被判绞刑。印度国大党尼赫鲁宣誓就职印度政府临时主席。延安广播,共军占大同。
  晨五点余,车至南翔,茶房来喊乃起。昨晚在未开车时闷热特甚,开车以后尚能安睡。同房有一福建人何卓毅,系招商局船上职员,颇殷勤。六点半到站后,余即叫红帽子拿行李至购票处,购西湖游览车赴杭。今日购车票颇拥挤,余幸购得头等票,有坐位。因价需一万六千元,故学生投考者均不愿坐此车也。在车上遇新金记倪振祥老板,知其于一二日内将赴绍兴应景臣师母之约。倪系崇明人,何以与景臣师母相识?在车中己觉热,车停更热不可当。
  十二点到杭州城站,即雇车至大学路至校。则金发请假,衣服均未洗,房间亦不收拾。洗面后中餐。与邦华、厚信谈,知此间招生报名共3600,有千人之数因证件己交他校,不能报考。昨建人云南京七大学报名共一万O八百人,以浙大为第一志愿者九百人,第二志愿者当在三千以上也。武汉四大学考试报名六千余人,武大最多,中大次,浙大第三。预计此次以浙大为第一志愿者当有五千人,而所取名额不过四百人,是则十二人中取一人而已。
  睡一小时。三点半,阅来往信件十余通。在Pestalozzi Foundation 报告中,见晓沧本年→月间在纽约克之演讲,说裴司托洛齐对于地理教育之影响颇饶兴趣,如Carl Ritter 里特尔亦受其影响之一人也。接宗瑶二嫂函,约允敏去福照路住。五点至救济总〔署〕黄家弊及胡秘书长索洋灰,据云现惟塘工处尚有千余袋,可向汪干夫商之云。回。晚膳。膳后晤枣谋夫妇及宁宁,渠等借谢海泉、夏志斌、陆攒何、陆翔伯二家家人于〈九〉〔八〕月十一出发,在长沙二天,在汉口停四天,一路顺利,于廿九到杭,宁宁用十一万元,云云。余告以柬星北为蒋素卿事曾来杭,并以为非聘不可云。
  接沈思玙、赵仲苏电及函沈衍圻、赵之远、杨霞华、周鸿经、周良熙、胡显风、唐擎黄、乔年函 吕静、潘公展、振公、宗瑶二嫂函 适之电 钱逸云、高尚志、启元接么枕生
  寄骝先电 家玉电
〔杭州〕   晴。午35°。晚七点房中98°F。上海最高98.8°F,南京最高温38.8°,为历年所未有。
  希腊公民投票结果,总数73%赞成乔治二世复辟。University of Illinois 之Budget。陆绩何来。
  晨六点半寄蒋廷黻、孙晓楼电,为向UNRRA 要l00座Quonset 房子事。此种房子大小24'x40' ,计于方〔叹〕,而价值美金二千元。中大房屋困难尚不及浙大,中大既得百所,浙大自不应落后也。明日拟打电报与张晓峰,请其进言蒋主席或托布雷致电与延献,因教职员住宅问〔题〕十分严重也。黄家骋交教室之图样来。与馥初、沈金相、顾贻训等谈。作函与宗瑶嫂及允敏。中午热极,为本年最热一天。
  午后睡一小时。宁儿来,自今日在官舍吃饭。至工院及省立图书馆看建修工程进行程序,学生宿舍巳将盖屋顶,图书馆正修理屋顶。五点至中正路购24"皮箱一只,价七万元,此间皮箱样子较重庆美,而锁及外观较佳,但价则二三倍之。
  Illirwis Alumni Bulletin July , 1946: 一自本年七月一日伊利诺大学有新校长George D. Stodda时, bom Oct. 8 , 1897. Pa 省。A. M. Penn. State College 1921 inChild Psychology , Ph. D. 1925 U. of Iowa ,在Iowa 教十七年, 1942 年为纽约省教育厅长。渠系继Arthur C. Willard , St叫dard 为美国第六个(大小)大学及第六个校长。本年1946一47 为美金一千八百万,较去年多二百五十万。教职员旧者845人,在Urbana 有学生15,000,医、牙二院不在内,共计23 ,∞0 人,本年毕业生10401 。
  哈佛大学(Havard Alumni Bulletin June 15 , '46) 本年所得gifts 共五百六十九万美金。普通此数约占全校用途1/2 至1/3 ,可知哈佛每年费用并不高于Illinois。
  接杨惟仪、British united aid to China (Michael Harris) 、秦道坚 褚凤章(介陈摎滃转学) 硕民(介绍考生叶学起) 浦亮畴(介彭世浩)
  寄杨公达、雨农、丁洪范、钱坤珊、陈令仪、卢锡荣、周纶阁、杨则久、宗瑶嫂、允敏No.25 、直侯 寄蒋廷黻电
杭州   上午阴。下午一点雨数点。晚丸点32°,有雷声。
  章宝兴到校(一卡八出发)。附中新生出榜。顾维卿到校。袁修德来(杭初,竹斋街)。方瑞典来。下午仁泰蒋鸣冲、建成傅全{吉、新金记倪振祥来。
  
  晨六点半起。昨夜热而无风,故睡不佳。晨间有低云但无风,日间仅中午雨数点,人晚八点有雷电元雨,仍闷热。武高时代学生袁修德来,与鲁立刚为同班,桐庐人,现在杭初中教书,杭初校长亦武高毕业生云。重大训导长方瑞典来。又朱仲翔、钱坤珊相继来谈。作函与British United China Relief 之Michael Harris ,为补助学生教职员伙食事。
  199仁泰营造厂蒋鸣冲来,为制木器事。因木器最低价为石惠兴,而因押标金系空头支票,故交与次低标仁泰,但相差-千余万元。审计处不允照仁泰数,欲交石惠兴。余等不愿,乃迫仁泰以石惠兴价格制造,己可成交。下午新金记倪振祥、建成协记傅全信来,怪第二期建筑不订约,因昌华又去第二封信与审计处,怪审计处不给甲标与昌华,谓浙大与审计处联合压迫昌华,有意挑拨。但因此第二函,审计处之陈柏森又不敢依照原议以最低标与次低标数取折中数为得标。一时欲给甲标与昌华,但不得改正-千一百万之错误,即二万二千万元之数。一时又欲重新开会讨论。余以前者有失校中威信,后者夜长梦多,主张甲标新金记与建成各以昌华之价建筑。乙标给昌华为一万四千万元,不承包即取消标金。议既定,余至审计处与陈柏森、〈莫)(黄〕科长、王构谈半小时,并约黄君与一科长四人商定办法而回,已六点矣。新金记之倪振祥与建成之傅全信是否愿做,尚是问题也。余告陈柏森谓能为国家省钱固不错,但浙大目标非为最低之标而为合理之最低标也。晨间开会讨论取录附中学生:
  年级投考人数共计可取名额此次取数及格总分
  初一912 80 49 180
  初二263 20 6 240
  初三196 20 10 240
  高一440 40 23 150
  高二231 20 12 240
  蔡院长〔应为厂长〕之子蔡杭芝、沈金相两子六莫等及张卓如之子道衡,均录取。
  寄默君及照片晓峰电Michael Harris
杭   晴。晨30°。午后33°,起东风。晚31°。
  美国太平洋岸水手四十万人大罢工。鲁珍园。
  晨六点半起。今日起大学新生考试,计报考三千六百人,分为十四个试场,本校十一个,宗文中学二.个。每处监试六七〈十〉〔人〕,故监试者达七八十人之多。
  此次预备并不充分,因赵凤涛等到校己迟,故有若干不周到之处。有三百余理工学生,今晨应考数学甲,错考数学乙。又浙大、中大第一志愿学生有一部记号弄错。
  余于十点半自一号(大教室三楼)至十一号图书馆考场均周览→次,见第七(工场)、第五(总办厅楼上)等实在太挤。
  晨觅新金记主人倪振祥来,告以昨日与审计处交涉之经过,甲标依照昌华改正数,由新金记、建成二家承包。倪振祥勉强应允,乃觅傅全信来,亦允照二亿三千七百万数,故拟订合同。乙标则亦以昌华为最低计147,453,500,但昌华不愿做即取消,而以次低递补杨洪记177,710,300 ,但因相差过巨,故前次定为折衷数163,780,300,但昌华之保证金若不取消,则审计处仍主张以最低价交杨洪记。至于丙标则早已订合同,由景业以80,374,241 最低得标云。
  昌华甲标原标价错误昌华改正后数目新金记甲标原标价前次决标新金记得标价建成新金记225 , 994 , 3∞无法币11340 以)()2373343∞260 ,225 ,664248 ,779 ,982119 ,685 ,623129 ,194 ,359。
  接谢幼伟、允中、李宗恩、余坤珊、钱琢如、俞心湛、些鸣涛、石延汉、直侯电Mrs. MajoriaRoxby 、庶为、丁应豪、么枕生、丁思纯、黄本立
杭   晴。晨27° (82°F),晚28°。
  伍正诚来。
  晨六点半起。今日天气较凉,于考生大有梅益。晨接魏春孚电,知家玉与允敏、习生等一行于四日动身赴渝,大约昨或今天可到重庆。晓沧太太亦于四日出发赴长沙。魏本人月底乘校车直驶杭州|。上午倪振祥与傅全信又来,谈订合同,因十号系中秋也。接魏春孚电后,即作函与允敏( No. 26) ,度其不能来杭度中秋矣。作函与希文,责其不应在上海无目的的逗留如此之久。函梅,促来国南京或来杭州。
  接朱经农函,为王福春欲长师范学院数学系系主任事。此人真不知趣,系主任有何做头。卧病在床一年不能教书,由人代课,校中给以半年之薪俸予以休息,又加一百万China Foundation 中基会之补助金,并且介绍他至中央研究院为专任研究员,可谓仁至义尽矣。人苦不自知也。
  晨黄家斡来,前渠索一教授为渠助手。余与馥初谈后,介绍士楷,因渠对于塘工等有经验也。月薪500 ,比较校中可得30CJ毛之特别,家眷可有住所,并有仆人及薪水云云。士木系教授之数,本已超溢矣。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溶溶剃头,价目自1800 元增至2400 元。回途赴濡金门31 号晤韩祖德,不值,乃回。陈维新来,知秋季工读预算只九百九十万元,不敷分配。
  晚膳后化学系装箱之HN03 漏出着火,全箱烧毁,几于闯大祸。此次化学系把所有酸素运来,大自失策。晚香曾儿子费攘若来谈,持其母亲袁家第函来。渠在大同电机二,欲转士木二云。据云费盛伯现经营公司,不愿再为公务员。十点半睡。
  接士芳、张中植、朱经农、束家鑫、王仁东、吴国祯、春孚电 梁庆椿、尊生、析薪
  寄刘文翩、逸云、擎黄、直侯函 允敏No.26 函 士芳、王仁东函 梅、希文函
杭   晴佳。晨26°。晚29°,晴。
  第二期建筑甲、乙两标签约付款。唐兆祥来。黄乃明来。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第四、第七两试场视察,与宪承谈教育学系事甚详。又至十、十一两试场。看图书馆屋顶铺牛毛毡及柏油,发现民十七八年造屋顶缺点甚多,如水泥中掺以大量石灰,上层均为煤屑,屋顶水平使水不流向沟中,四周之墙太高,种种不合理之事。至刀茅巷看丙种宿舍,乃卅二幢,由"天坛"建造者屋顶已盖,正在隔板,要做油漆矣。因。适傅全信与倪振祥已在办公室相候。馥初谓沈其湛因校中欲将保证金一千万元充公,故决计做乙标。遂借同乘车赴东坡路审计处,陈柏森决计以甲标交与新金记及建成协记,乙标与昌华。甲标今日签字可付款,乙标由昌华取保人,二三天内成立合同,以一万四千七百万之价签约。学校如此可以省一千六百万,但为此亦耽搁了三星期之时间,从学校着想,得不偿失。丽陈柏森则颇自以为功也。
  中膳后睡半小时。晚膳后晤羽仪太太与章定安,谈及1942 年夏七八月间,日本人取丽水,离龙泉只70 里。星夜校中开会,决定迂福建松溪,因城内乏房屋,居乡中一大庙,后知乃鼠疫之渊嘉也。寿臣之女以此得病而死。另一职员、一学生亦死于鼠疫,此为龙泉最危险时代。而总校则以民卅四年拾二月敌寇陷独山之时为最发炭可危。现虽明日黄花,言之尚心悸也。昨接高直侯电后,决计明日下午去沪接允敏,期于十二三〔日〕回杭。乃于晚上打一电话与吴化予,请其留一铺位。晚元晋来谈,知华家池"东亚"建筑之墙不正直,颇有危险之虞。
  接陈正修、黄旭初(黄小宗)寄苏元复、杜纪棠、浦同烈、擎黄、杨维仪、徐古渔、精凤章、吕静、秦道坚、宝望、孙大雨、周则孟、钱琢如、周照良、余坤珊、吴定良、施汝为函 卢析薪函
杭   至上海晨昙28° (82°F)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作函数通。因昨接元晋报告,谓华家池东亚公司所建筑之神农馆墙壁开裂,今日乃约张百丰及林汝瑶、舒鸿、沈鲁珍等乘车赴华家池。经张百丰视察后,知墙墩用水泥而壁上用石灰,底脚因砖墙之压力普遍下沉,但墩子因水泥所砌,故无走动,而墙则向外倾斜。经当时包工发觉后,起砖时已有改正,但墙上之窗框四周均向外倾,犹可看出。据张百丰之意,以为此乃元碍于建筑者。神农馆与螺祖〔馆〕均已起至窗口。"大公"之宿舍有一幢正打地脚,一幢亦起至窗口矣。
  回后,余至中国旅行社购票赴沪,并至清金门31 号晤韩祖德,托其觅寓所。见其夫人,系前秘书长李立侯之女,安徽人。许绍橡太太乃其夫人同乡,由韩介绍与许者云云。韩现在杭州县参议会。据云,省参议会与县参议会均为党派而争执。
  省党部不久将缩小范围,故张强与罗霞天遂有省参议主席之争。实系浙东与浙西之争。因霞天属于潜,而张强则属浙东也云云。十一点回。
  今日本定约羽仪太太及宁而、竣而、阿皑及香曾之公子攘若同往楼外楼中膳,但待攘若不来,遂未果。中膳后睡一小时。专点乘车至官巷口购面包Sandwich 不得,因华欧、冠生园均忙于做月饼也。三点四十分至车站,别舒厚信、沈鲁珍及林汝瑶上车,西湖特快。今日有四车均座满。四点开,八点到上海西站。下车至辣飞德路313 弄44 号觅劲夫,找不到313( 号)[弄J.乃至岳阳路320 号研究院,打电话与宗瑶,知允敏并未来电,殊可怪。因渠若来沪,应有电报来也。余恐其去京,而直侯以为去沪,或则日期有错误,待明始可证明耳。十点企孙来,谈至十二点睡。
  接六弟、教部、吴维正、王福春、劲夫、陈裕明
  寄考生自实成、林祝胡、黄本立、张启元、振华、文理学院、费袁家第、卢嘉锡、朱经农、俞心湛、胡建人、黄尊生
上海   睛。晚电闪自西来。最高97° F。
  日本投降周年纪念日。据复员委员会报告,日本在八年战争中丧失军事人员1,174,000人,内陆军777,000人,海军397,000人。允敏自渝飞沪,松同来。
  晨五点即醒。七点半起。外出早餐,竟无一可入眼之吃食店,因此处系住宅区,故无小馆子也。遂至科学社叫门房购面,食之以果腹。研究院之仆人均不招呼,因无人管理也。遇于诗莺及画报编辑人陈岳生,正在电话中向允中辞职,因文稿为人改动也。十点回岳阳路320 号晤化予,谈重庆运输问题。知研究院租小江北轮运二百吨物资费二亿元,因审计处事先不知,曾加干涉,耽搁二星期之久,于本月十三四始可下驶。又谓化学仪器70 吨( By volume) ,是则尚不及气象之多( 46吨By wt. )。研究院全部设备恐不达250 吨也。白利南路全部住所中职员,昨子竟太太生日即在彼请客。水电修理需五亿,并未进行。遇陈省身,与谈建功、步青在数学研究所兼事办法。晤汪最哉,谈UNESCO 。渠以为去年代表团秘书汤吉禾极不得力,应以tß 自修代,而法国大〔使〕馆参赞孟鞠如、谢东发亦应加入。渠以程天放、李润章及杨公达大概仍将前往,而元任自最熟悉,以为通伯颇难合作云云。
  方在院中膳(上海院中膳食月四万元,南京三万元) ,得振吾电话,约至国际饭店中膳。仅到企孙、吴沈纪及余三人,每客14,000 元,加捐20% (有音乐者50% ,无音乐者20% )。据吴沈纪云,现国际饭店5013毛与UNRRA 美国人, 30% 为海军,20320% 可自由出租。渠愿让所居一室,为允敏住一晚。余初向悟皆借车不得,遂向振〔吾〕借车10457 号,系一樵之车,于三点廿分至国际饭店。余乘至福照路961 号,约次仲、宗瑶夫妇往龙华机场,未至〔机〕场即见中航机下来,至场内则允敏等巳下飞机,方欲上卡车矣。同来者光生与松,知今晨八点半起飞,在汉口停半小时,在南京十五分。允敏于离南京后哇,松亦然,因飞机过低所致。晤王家伯母及君韧太太。五点半至环龙路龙邮六号晤沈乃正不值,回。晚析薪来谈。
上海   阴历中秋节晨晴。中午雷雨十五分钟,十一点五十即止。下午又晴。
  晨六点半起。九点企孙及陈省身来谈,又伍献文来。八点至王仲济寓早餐。
  现大宿舍尚未让出,故仲济、化予、宗洛等均住十→号小宿舍。宗洛家人多,犹拥挤云。晤施汝为,谈片刻。打电至浙大。十点至福照路689 号,晤允中,托以购Jeep车。据云新的Willy 可以900美金购得,系在上海装配者云。十一点至福照路961号,送饼干一箱、桃子二罐与王家。与宗瑶二嫂及次仲、允敏谈半小时,适值雷雨,寻止。
  十二点回科学公司。借允中及其公子至静安寺路梅龙镇中餐,到龙门书店总经理严幼芝。知龙门书局与科学公司联合向外埠发展,科学公司着重仪器,龙门书局着重大学教科书。谈及外国书翻印问题,此事下届UNESCO 或将谈及云云。二点回。睡一小时。
  四点半出至八仙桥青年会。德Peffer 在YMCA 基督教青年会讲演"W缸。rPeace in Our Time" ,讲一小时,听众兰四百人,振吾主席。述世界不能再有第二大战,此乃人人所共晓,但或则以为World State 一踊可就。氏则以为先使U. N. 能有Coercive Power ,使国家无论大小统能守法,使国际能Maintain order 则善矣。余一人至青年会九楼中餐,中餐二种2500 与3500 ,西餐自四千至九千元, ice cream一千八百元。九点回院。
上海   睛,仍热。
  晚间中国红十会计苏华医师来,交来梅上月廿七日函,知希文交去款收到。因胡鸿慈受UNRRA 之聘,赴山东共产区为医生,梅亦随往云云。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外滩27 号,即北京路一号五楼美国新闻处及大使馆attachè 晤Mr. Lawry ,并晤逸云。知中美合作所气象台并未归国防部总司令(空军) ,而属于情报司,故在一部之内而有二气象台也,其情形可称复杂。盖由黄厦千之从中主持也。出至四川路中国旅行社购明日西湖特快,不得,乃至北站购票,知全部为人所包,去看八月十八之钱江大潮。遂至两路管理局六楼化验室晤陆次兰,遇程伯商、路季讷。托次兰购得二票,即在次兰处中膳,方知陈庆尧(慕唐)以肺病去世,而张镜人先生亦于去年物故。次兰有一侄在浙大机械系三,乃其已故之弟之独子。洋弟为金华法院院长,为日本人所执,不屈而死。次兰荐吴清度与朱维僚,皆Illinois 1913 班也。
  二点乘公用局送客车至善钟路,由此雇车至海格路3∞余号红十字医院晤胡鸿慈。据其友人云,于上月底借堂梅他往,二人既未结婚,如此行踪,实于梅之名誉极坏。三点至福照路691 号与二嫂宗瑶及允敏、次仲谈。四点借允敏、次仲至吕班路38-40 号晤稚晖叔,时渠方在斗室中挥笔写扇面也。据云,渠自收写字润资以来,在重庆一年收入一千二百万〈每〉〔元〕,上海每日可得三四十万元,扇面一幅卅万元,渠国府委员月薪800 ,收入月八十万元。而其子样麟卧病数年患肝症,每日须吃广柑20 枚,赖稚叔接济云。渠之住屋于廿六年以万余元购得。所藏存三室,均未失去: ( 1 )自年廿一岁时所收各种重要信件, (2) 廿六岁以后各类照片500 余张,及(3) 书五万册。出。至环龙路志丰里一号,晤其夫人及女儿,夫人己八十,女儿五十六矣,尚未出阁。六点回。在王宅晚膳。八点半至白赛仲路45 号晤达卿,不值。
  今日晚间上海医学院计苏华来院,已十一点半,时余己睡。以梅留交一函示余,知梅与鸿慈于卅-号竟不别而往山东。梅留函,颇以不能-面父兄弟妹为苦。
  以梅之身体,又未曾经历艰难,不带寒衣,骤往北地,余实非常担忧。胡早欲结婚,但上海无住宅可租,故在再至今。余又无〔屋),又乏款以促姻事之早成,实亦不幸事也。梅于临行前给余一照片,交与希文。希文于二日往,梅巳行矣。九月廿四日注。
  接梅儿函(计苏华医生带来)
上海至杭州(偕允敏)   晴热。下午33.5°,晚33°(92°F)。
  国军进赤峰,收复遵化,进逼集宁。
  晨五点半即起。六点半电振吾,借汽车至福照路(中正中路)961 号二嫂王宗瑶处接允敏、松松赴北站。别王伯母及次仲夫妇,至北站,遇钱源泉方自汉口押行李至沪,乃乘登陆艇来者。余至两路管理局六楼取次兰、季讷所购之票二张,即至站与允敏及松上车。今日车上特挤,因明日八月十八钱塘江观潮也。同车有李任潮(济琛)及艺专之教员孙伏熙,绍兴人。在车中阅新出杂志《观察》→、二两期,乃储安平主编,潘光旦、伍启元等执笔。有张东蒜《关〔于〕中国之过去与将来》一文,及播光旦《人的控制与物的控制》文。十二点,车到杭城站。先送孙伏熙往清披门囚5徐祖鼎寓,然后回。有杨其泳来接。中膳吃面。睡一小时。
  三点劲夫来,谈三个月来遵义代理期间善后种种,以及工学院聘人之困难。现仅土木无困难,电机、化工、机械均缺人。沈尚贤以其妹沈尚德被裁而欲往交大任注册课主任。苏元复亦将离校,方子勤己应北洋工学院化工系主任之聘,使化工更棘手,乔年不愿担任主任云云。未几馥初、季梁先后来,知二期建筑亦订约,但振恒小筑尚成问题云云。
  Wallace 在Madison Sq. Garden 的讲演要点,上次大战要我们付出四千亿元的代价。那末我们应当愿意并乐于付出更大的代价以获取和平。……和平的代价对于我们以及每一国家是放弃若干种族的偏见、仇恨、恐惧和无知的代价。……我们不能以任一国家的石油竞争迫令我们走向战争。……我们应承认我们不应更事问闻东欧的政治事务,一如苏联不再问闻拉丁美洲、西欧和美国政治事务然。……中国情形特殊,他和苏联接壤地区虽然最长,然而世界和平要求中国免受任何势力范围的约束,无论在政治上、经济上言,我们必须使中国贸易门户和经济发展机会像世界各地一样广大的开放。虽然除非中国统一、和平并基于国内各团体的合作和不受外来干涉的基础,中国的门户开放和经济发展也会成毫无意义的事。
  接蔡谅友、金克南、宝堃、严仁赓、离直侯、丁静、经农、吴祖基、张宗汉、陈宝灵、余又苏
杭州   晨晴,午后雨,晚八点半大雨。晚30°。
  南京枪毙日本元凶酒井隆:九八事变嗽使李际春组织便衣队,民十七年发动济南惨案,民甘三年以白逾桓案逼使政府罢免河北省政府主席于学忠,七七事变任华南日军廿三军司令。
  晓峰到杭。陈立到校。
  晨六点半起。上午1事谋、劲夫、季梁等陆续来谈。据季梁意,欲用乔增荣仍为助教。余以其人成绩太差,且王爱予、朱善培均不赞同,故主张用作理学院文书,因张宝莹实不甚适用也。陈卓如来,知其夫人间来,但留小孩在其岳父处。劲夫来谈,化工苏元复、方子勤均将离去,机械钱钟韩又不能来,故二系人数缺乏云云。余嘱其即去沪约聘。枣谋来,谈图书馆与注册课之人数。中膳后睡一小时。
  三点晓峰来自枯岭,即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十六日起钟点改为老时间。开学仍定十一月一日,旧生十月十一起报到。新生十一月十六起报到,定十二月一日上课。收费定学费500 、杂费2500、体育费2000 。此外,代收讲义费5000 元、赔偿费5000 元,共15000 元。决定再盖乙种住宅六幢,拟交新金记建造,以原来价格,即约二亿六千万元之数也。成立房屋支配委员及水电委员两委员会。六点半散会,即借允敏赴皮市巷杨续子巷37 号杨其泳寓晚膳,到霞姊、惠成太太、其泳岳母及太太、舅太太与丁荣南、何清隐、宁和松松等,时值雷雨。九点半因。元成来。
  接周寄梅函钱令希函顾钧禧、Michael Harris
杭州   晨晴28°,下午有阵雨,晚阴28°。
  美国商部部长华莱士十二日在Madison Square 讲演,呼吁与苏联保持和平,主张坦白承认以东欧为苏联之势力范围,以西欧、南美为英、美之势力范围,排斥对苏强硬政策。骆匡畴来。
  沈鲁珍去沪。
  
  晨六点半起。上午沈福彭来,余告以医学院筹备近况,谓王季午将于月底来杭等各点。季梁、王军谋来。季梁谈及乔增荣事,欲聘乔为助教。余以乔成绩不行,适理学院文牍张宝莹将出阁,故余主张以乔增荣为文牍。阅来往函件多种。今日上午允敏往西大街羽仪太太家,至中膳后回。余膳后睡一小时。
  三点到办公室。劲夫来。又晓峰借盛承楠兄弟来。盛系常州盛杏蒜家人,东京帝大药科毕业,在上海办药厂,有新发明之沙眼药Zino-Thiazole ,较他药有效,欲在浙大作大规模之试验云云。渠与孙宗彭亦相识。五点约劲夫至救济总署晤孙晓楼、祝修爵、黄家弊诸先生。据孙云, UNRRA 之活动房屋只支配与南京,故由行政院分配,中大乃得自行政院者云。晚七点约叶楷、劲夫、王军谋、邦华、丁庶为、贝时璋、张启元、王维屏、晓峰晚膳,九点半散。
  接叶楷函杨霞华、《和平日报》、王季午二函梦秋、振公、王鞠侯、李华瞻、俞大维、翁光中、贺师俊、何从华、黄造雄、邵禹襄、夏毓颐、路季讷、邵裴子、万绍章函高尚志电教部电 翁光中函 九弟、教部、吴开先、直侯、陈叔陶、沈福彭、王维屏、盛承楠兄弟(建国西路茂龄别墅七号, Tel. 74258)
杭州   雨。晨26°,晚26°。晨有晴意,九点半雨半小时,午后六点又雨。
  祝汝佐、苏步青到校。厚信车去上海。
  
  晨六点半起。九d点和允敏、松、宁三人到皮市巷杨缓子巷37 号杨静波处,约霞姊去西湖游览。先至岳坟,值雨。在岳坟等雨止,叉上车至玉泉,在清涟寺观鱼,池中之鱼已有战前不同,多为青色鲤鱼、链鱼、青鱼,间有黄色之鲤,不及战前之美。
  战前之鱼,喜吃烧饼,今则饲以花生。出清涟至灵隐,霞姊烧香求得45 签,上上签。
  十一点半至楼外楼中餐。餐毕一点,至华藏寺里13 号晤蔡邦华夫妇,遇祝汝佐,知今日方到杭,与苏步青同车云。又至19 号陈鸿遥寓中,二点回。约霞姊即在校长室午睡,时又雨,但尚不大,至六点后雨又大,余伤风。
  六点半在工院西斋二楼楼下荣南寓晚餐。荣南、英姑与兰姑同寓,英姑只一子,小名张福,在小学二年级。寿臣之长子不在家,次子姚维明已在出纳室矣。今日到者,除霞姊与余一家外,只静波与惠成太太而已。九点半回。洗浴。睡。
  接陈仲谦、屠善夫、茅唐臣、陈其可、鲁立刚函
  寄直侯函
杭州   雨。晨25°,午后二点29°。
  自国军克复集宁、共军北调,大同之围已弛。邵玉书来。步青来。孙斯大来。钮志芳来。
  今日起时间更为冬季时间。Winter time begins ,普遍改迟一小时。   晨六点半起。八点寄高教司一电,说明三十号开会可到。接李浩培来函,知渠愿就浙大法学院院长职务。又束星北来辞职,欲去山东大学,原因由于蒋素卿(其同乡亲戚)未能得助教名额而降为助理之故。步青来,余告以师范学院将来拟合并在浙大,故请渠兼任系主任职务。又姜淑雁为立夫之侄女、叶楷夫人,立夫来函介绍其至浙大任教,名义定为副教授,月薪360元。王福春已拟聘为中央研究院研究员,余亦告之。步青为戴兆霆说项,余以其人贪污有据,且再次来校时,原悯其流落西南,故随带东下,万不能再用。中午时,黄羽仪太太来。今日允敏为松松至弘道报名入小学一年级,得羽仪太太之助始得交费,因名额已满,且过期二星期也。
  午后睡一小时。研究生汪经方来谈。王军谋来谈。又陈维新偕纽志芳来谈。董伯豪云,现黔来之学生己陆续增加至120人,多系川黔籍学生,而杭校原来学生尚不过70 人,训导颇成问题。今晨邵玉书来,军孙斯大一函,知孙回南京。余以训导乏人,促斯大速来。今日祥治交阅直侯一函,知家玉于昨可飞京沪,而直厚于廿四来。近来阅卷费用至大,每日计达一百万元,赵凤涛等犹慌菜蔬不好,且两餐均加酒,天热吃冰淇淋,中国人之爱惜自己而不爱情公款如此。晚膳后借允敏、松至刀茅巷,又看新造宿舍。
  接屠善犬函 陈叔陶、仁甫函丰华瞻、孙斯大、余汉谋、徐志萝、陈柏青、邮局郑国寅、姚鑫、李浩培、丁洪范、束星北函李超英、祝修爵
  寄希文函 宝堃函高教司电
杭州   晴。28°。十一点阵雨。
  国军克淮阴。乔增荣、步青、建功来。任美愕、许丽云、张庆祯(济舟)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步青、建功相继来谈。又季梁来,知其以娶媳妇将回黄岩为王启东完姻。谈及王日琦聘约事。季梁离校期间,师院事以孟宪承代理。今日曾至阅卷处一览,知本星期内可以阅毕,但每日费用达一百万元之巨,可称贵矣。又阅卷者是否专程来杭不管,均纷纷欲支旅费,使邦华为难。余去时,周茂清方在索要旅费,盖周亦为喜争权利之一人也。午后睡一小时。
  任美锷、许丽云带一三岁男孩来。阅晓峰交来所著"Climate and Man in China", 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 , Vol. 36 , No. 1, March 1936 0五点,前中大教授、现任苏浙皖区清查团委员张庆棋来,知于十一号曾借清查团员吴望饭、程沧波等五六人来此清查敌伪产业之接收。据云,顾墨三部下接收敌伪产业根本无清册,也不知接收了若「房于与器材c 其他省份之军人亦泣如1 1:: . ):}山群〔岛〕上敌伪产业之多仅次于沪,不久以前海军人员闲不肯交出所接收之物资,与陆军冲突,死伤多人。适今日沪《大公报》载有贪污案多件,如武汉中央通讯社之徐悲宇接收日本千代洋行照相器材数万万元,青岛海军教导总队队长唐静海接收大量物资至家。
  接冯异侯、郭志霞、邵西镜、吴定良、庄达卿函家玉电 吴稚中函 陈柏青(介钱谷) 11 ) 接高学文、张章图函 梦秋电 吴征铠、村越信夫
  寄俞大维、黄维、杨霞华、陈柏育、邵西铺、吴定良、王季午、徐尚、李超英、高尚志、方青儒
〔杭州〕   阴。晨23°,晚22° (72° F)。
  资委会隶业管理处长林济青在黔湘公路上,离安江十公里之当峰拗,由所乘汽车轮轴折断,全车倾覆,林氏同车死者三人。翻车时,附近居民即纷纷前来抢东西,而不抢救负伤垂死的人。虫如日果抢救伤者,必必、先问明背I来C 吾舜文来。晚请孙晓楼、祝修爵、黄家弊、张庆帧、吴望假晚膳。
  
  晨六点半起。上午九点借允敏至佑圣观路151 号晤左之夫妇,知左之一家于十一日回杭州,路上尚平安,惟抵杭州之晚,左之太太洋车曾翻,〈洋车〉将臂跌伤。
  左之次子在路曾发病两次,其言语行为因常发羊癫楠,故亦颇失常。左之住屋系其祖宅,年久亦失修矣。英士大学朱重光来,为英大招考事。渠有宅在洪椿桥,因荒僻不敢住,欲以租人,但余亦不敢住也。借允敏至清河坊方裕和购南货榷子一斤,需三千六百元,小胡桃一斤一千二百元,清水橄榄二千四百元云。中膳煮大姊所赠干菜蒸肉食之,亦久未尝之家乡风味也。霞姊日来因感冒未能赴沪c午后睡一小时。晤宪承,请其担任代理师范学院院长,并约季梁代理理学院院长,发表李浩墙为法学院长,李伯纶为医学院筹备主任。晚约行政院救济总署署长孙晓楼,副署长祝修爵,工程师黄家弊及浙皖区清查团张庆帧、吴望但与中大任美愕与新到之步青、晓峰、赵之远晚膳,并约汝瑶、霞初作陪。谈及军士占屋问题,余托张庆祯设法令保国寺驻扎之军械总库早日迁移。救济总署浙大所请之水泥与牛毛毡,均无着落。按张系法律系(中大)教授,与之远、任美愕均为同事。中大近以辞退教职…百余人而发生问〔题〕。暨南大学一百七八十同事只留卅余人,问题更形严重。上海《大公报》并作文攻击李振东。晚至八点半散。
  接高尚志、钱厚载、梦麟、振公、劲夫、陈学明、孙宗彭、顾钧禧、秦道坚、经农 接杨霞华、尊生、杜清字、胡其镇 接凌纯声、李景漏、洪惠淑、么枕生、王季玉
  寄高尚志电 庄达卿
〔杭州一上海一南京〕   阴。晨21°。中午雨。下午赴沪途中阴。
  松松去弘道小学上学。孙青苹来。庄毓琦来。陈维新、钮志芳、姚科长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傅梦秋、束星北。接谢幼伟来函,知于十六抵沪,尚拟停留数日始来,而此处试卷已将阅毕,只待广州290 本卷子,故今日特派人赴沪提取。卡一点借馥初、汝瑶、子桐三人赴民生路46 号看屋,此巨厦有二个五开间、三个三开间,可住卅家,索七千万元。战时为日本人押系国人刑讯之所,冤死人不少,故46 号民生路极为有名。近来保安队忽来占据此屋,但两月前此屋拟以四千五百万元售与高工陈庆堂。今日何以索价至九千万,再询始减至七千万,余以为四五千万可以成交,但须与审计处同往。此外,孝女路之屋十幢正在论价,而振恒〔小〕筑则以每幢420 万之价共七幢成交。吴牙苍37 号则为四千二百余万,与民生路46 号较,则民生路之屋胜吴牙巷多矣。中膳借包传贤、钮志芳、陈维新、董伯豪等,同在会客室吃救济总署之中餐。现在本校食堂吃中膳、晚膳者己一百六十人,有四十人今日请求通过可加入。膳后,绍兴孙端人、孙青年来,持稚晖叔一介绍函,其人向在重大、交大教投影几何,欲来浙大。余允为之介绍至之江大学。
  三点(夏季时四点)乘西湖特快赴沪。允敏送至车站,适秦道坚太太来谈片刻,上车后不久开车。未八点即至上海西站,余即下车,乘三轮车至复兴西路(白赛仲路)45 号晤庄达卿。与谈华家池建筑及月底请渠赴杭州再去视察,谈至九点一刻。雇大华汽车行之汽车主北站,费为5000 元,外加酒资。在管理大楼六楼季讷处取得赴京卧票后,即赴站上车3 知次兰近有感冒。余得十一号高铺,十点车开,同房余君。近来天气骤冷,故在车中觉凉,与上次来京迥不相同矣。
  Democracy has recommended itself above all other modes of organizing society byits capacity for the peaceful solution of its internal problems. Its flexible political and social structure with the premium placed on tolerance , bargaining and compromise , has on the whole kept alive enough for discontented minority to tether them from lasting up revolution. Arthur M. Schlesinger 施莱辛格The Age 01 Jackson , Little and Brown ,1946 , Preface.
  接赵李敬婉、沈鲁珍、俞心湛、高直侯、罗风超、鲁珍、张铭、稚晖叔
  寄严仁赓、屠善夫、王鞠侯、吴开运、金克南、高学文、陈仲迈、张章图、胡适之、冯异侯函 寄傅梦秋函 束星北函 谢义炳、李景游、余又荪、钱坤珊、昌孚、么枕生
南京   晨阴。最高温23.9°。
  今日长望至北极l蜀,送B. Russell 罗素著《欧洲哲学史》 ,及(已送上海)治asthma 药二瓶与鱼肝油等等。治asthma 药及Insulin 系Dr. Godlowi咐,英l叫爱r堡Polish Medical School 所发明,专治allergic asthma 有效云。
  因沪宁、沪杭网路未改时刻,用夏季时,故六点到和平门时,天尚术42 六点:十分下车(夏季时)到下关,余雇一洋车入城(把江门) ,至鸡鸣寺价3500 元。宝塑等方在吃稀饭,夏季时不过7:20 也。宝望交阅梅与胡鸿慈合影照片(八月拍) ,反重庆"小三北"所载气象所等各所人数、物件单,由民生公司之民权轮拖曳,十二日开出,载院内外公物行李369 吨(体积) ,载人员245 , 5 票,搭外客153 人。院中可收费用六千八百万,而全船运费二万二千万元,浙大随船东下者有五个全票客人。
  宝望又交阅本月十一日《大公报》所载林本致吴有训书,为中大解聘大批教员事。
  九点至中大晤壮予、唐培经、戈定邦、正之、建人、刘士能等,知中大得Quonset活动房屋二百五十所,每二所加一底层可住六家,费四千八百万,每方仍须九十万元之造价云。一百五十所分为七十五幢,即需三十五亿矣。此房屋已投标,但尚未决标云。士能谓若建筑宿舍每方一百四十万元,大概系洋松,故价较杭为贵。
  十点在教部开会,讨论后方大学江浙学生转学问题,到立武、周纶阁、陈礼江、胡定安、唐培经、主任秘书霍桓、金女大陆慎仪、金大代表柯家峰等等。据云有重大、贵大、贵医之学生欲转入江浙大学,欲求另一次考试,此事立武已在渝口头答应,使纶阁非常为难,余与唐培经均反对。但经周纶阁说明后,允分上海、南京、北京、广州、汉口、西安等六区于三星期内再考一次。浙大即在南京与中大合招插班转学〔生〕。中膳后回。
  长望来谈,知在英国二月,美国三月。英国食物定量分配,做衣服等亦均成问题,因事事有限制也。在美国遇陆军Washington Army Air Service 气象组组长D.N. Yote ,主张组织一Joint Meteorological Committee 联合气象委员会,与美国相等,曾致函与马歇尔将军之助于Col. A时mr A. MacCa血口,请其提出。长望并赠罗马〔罗素〕著A Hisωry of Western Philosophy《西方哲学史》一本,余谢之。未几,希文来,余告以梅与鸿慈去山东经过,并示以留函。希文今日入训练班,在孝陵卫。斯烈来,在教场飞机场。五点至新华大楼晤浦迭生,遇杜光勋。在中央商场晚膳后回。
  "Those labor in the earth , are the chosen people of God , if ever he had a chosenpeople. " Thomas Jefferson. Schlesinger The Age of Jackson , p.8.
南京   雨。上海最高温75.6° F,最低68.2° F o

  上午吴均一、孙斯大及其弟孙鼎来。蔚光来。
  晨七点起。蔚光来谈,知气象直隶行政院事,未成功,仍归教育部。但教育部经费有限,且无法设立通讯之工具,故不如归之于交通部。适昨长望谈美国Joint211Meterological Committee 已有组织,中国如有此项组织而由交部总琪成,则美国海军给中美合作所B. I. S. 之一百余元线〔电〕即可应用矣。孙斯大借其弟孙鼎来。又吴均一来。十点半至大石桥前测量局地方农林部新址,晤代次长孙洪芬。余询以美国奶牛何时可到,据云UNRRA 给我国农业上物资减少至七分之二,奶牛来否不可知,可询花旗银行(九江路45 号)办事处马保之、张道宏云。昨浦薛凤则谓CNRRA( 四川路185 号)许复七主任当知之云。适卢析薪来,知科学社文德里地上为私人侵占,住有八十余户之多云c 遇唐启宇,现为首席参事,约严屡雪参观农林部新造之活动房屋共七座,有一座为平房,其余均为二层楼。其幅员为24' x 40' 洋铁皮屋顶,上中下均漏空,可透空气,故冬天不相宜,且无法安炉子。七座之建筑费计三万万元,故并不便宜,但较迅速耳。出门时遇顾心一(惟精) ,多年不相〔见〕矣,现在无锡为农林部办机器厂。
  至研究院晤本栋,谈气象所事。余谓企孙意欲九章回清华,不然不办气象系,余谓事实上九章不能离所。托陈德洪、高玉怀购今日下午或夜车赴沪车票,结果因太迟未成,改购明日九点票。四点晤蔚光、壁黄、孟和诸公即上山。三嫂(蒋琼)来,为介绍其女友季呜泉事。
  阅外交部转来爱丽琦女士所提之世界历Elizaheth Achelis "World Calendar" ,基于每年364 天,每季91 天、13 星期,季、仲各月30 天,孟月31 天,岁终加一天为联合〔国〕日,闰年于六月终又加→联合国日。其办法见The Joumal 0/ Royal AstronomicalSociety 0/ Cαm巾, July-Aug. 1945 , Vol. 39 , No.6 。此组织World CalendarAssociation , Intemational Building 630 , 5th Ave , N. Y. C."No society could succeed which did not unite the irrterest and credit of rich individualwith those of state. " Alexander Hamilton 汉密尔顿The Age 0/ Jackson , p. 9.寄沈鲁珍、俞大维

京至沪   晨阴,下午昙。
  纽约所开安全理事会中,苏联代表Gromyco 提出美国驻兵须撤出友邦驻地,意即指中国等而言。理事会以七票多数不赞成列入议程。中国代表夏普麟认美兵在华于中国无碍。
  晨六点半起,即促丁三汽车行开车来。七点半别宝壁、刘j福藩,坐汽车至下关,时适八点,离开车尚有→小时。因此次车非对号座位,故乘客十分拥挤,余到约十分钟即头等客座满。头等客均有脱鞋、盘膝、随地吐痰诸种丑样。中国从前讲男女授受不亲,现则厕所无男女之分,大家争坐。车中遇→浙大机械系'32 级学生陈法礼,后入航空机械学校,不久将赴美,与希文亦相识。余本拟今日晚车走,但匆匆不及告希文,料希文必于上午去北极阁也。车中阅Bertrand Russell 著Histoη 0/ WestemPhilosophy 六章。
  四点车至上海北站,下车时遇罗登义、曹天钦,均同车来者。罗于后日赴杭州云。余乘公路局接客车至亚尔培路霞飞路下车,走至辣飞德1313 弄44 号斯公馆晤劲夫。遇劲夫太太及其父亲与女公子,知劲夫今晨车赴京,以报载朱部长于昨卧车赴京也。故又相左。余即回祁齐路院中,晤施汝为,知驷先尚未走,余乃出至英大马路购毛线衫Sweater 一件,去八万元,可谓贵矣。现美金一元价值国币一万〔元〕也。在冠生园晚膳费九千元,与南京中央商场之六千元相仿,可知上海确较南京食物贵50% 。回途至法大斗路,乘公共汽车回院。仲济来谈半小时,知本栋曾提出辞职云。
  " 1 have accustomed myself 10 receive with respect Ihe opinion of others , b】u川1I alwaystake the responsibility of d企e刷肘c山3Jαckson , p.40.
沪至杭   睛。晚22°。
  丁绪宝、陈克宣、谈家桢、孟宪承来塘工处。昨晚在祁齐路中央研究院二楼办公室搭一临时床卧,为蚊子所扰,因此间元纱窗,故到处多蚊子也。与汪戢哉、叶企孙等九点晤教育部Îß秘书。与骝先谈及经费问题,渠深知浙大建筑需要之迫切,但部中向院追加之一千二百亿复员费,数月以来仍无着落,故部中亦无办法。余又告以此次复员,浙大有仪器一百五十箱在沪杭路上周家店站,因火车出轨损失甚大,希望能拨美金二十万元。骝先以为此时向宋子文要美金等于索命,希望极少。因骝先客人极多,故余将校中所备之呈文二件,一要建筑二十亿,一要美金二十万,二纸交与骝先而出。料二者均无大用也。
  十一点乘22号公共汽车至法租界外滩上海气〔象〕台,晤子政、汪桐、金咏深。
  据子政云,蔚光始终未到上海,亦未曾与中美合作所程泼(齐贤)晤面,故气象局与中美合作所之合作全赖子政。此实大误,因苟延汉在台湾已与中美合作所取得联络也。中美合作所现属国防部第二厅情报厅,厅长为郑介民云。在台中膳。膳后胡子腾来自香港,别后己十年不见。
  接魏春孚二函 唐臣函 伯纶、潘钟秀、萧鑫钢、王季午、傅荣恩、苏元复、朱习生、陆素心、康大媲、邓瑞璇、何植栋、吴达锤、刘麟生、张强、毅成
杭州   晨睛,午后晴,晚23°。
  Soviet Premier Marshal Joseph Stalin 答复伦敦《泰晤士报》访员问,答主张美兵撤出中国,但不信将有第三次大战。美国驻唐山、天津、秦皇岛之海军加紧撤退。丁绪宝、谈家桢来。
  
  晨六点半起(又改回冬季时间)。上午宪承来,谈关于发聘书问题。余谓校中213向来对于师院并不歧视,凡教授均称某学科教授,不称某系教授,亦不称某院教授也。谈家帧来,知于日前自美到沪3 自纽约动身经巴拿马运河,费时一个月。洛氏基金允资助谈之工作,给与七千美金之资助费。谈以此购- Station Wagon 与F吨idaire,此类用具将来容易引起公私之纷争。谈又有书四箱,有二箱系公物,余嘱与此鲁珍接洽。最后又谈及租屋问题之租费,余觉谈对于此类小事喜占公家便宜,不及贝时璋多矣。家玉来谈。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办公。前机械系助教陈克宣来。又塘工处汪胡帧来。要测钱江上之潮f夕,人员廿七人,以测量十月份一至卅一日之潮高度,每小时将测-~.次,自富阳至乍浦设十一站云云。晚借允敏、松徒步至东街路新民路看振恒小筑之屋。八点半回。振恒小筑校中以每幢420 万元之价购得,共七幢,每幢一楼一→底.约七八方面积,住小家庭颇适宜,离校亦近。己腾出兰家,由委员会决定,住张枣谋、王劲夫、诸葛振公,但以振公未到,故余主张尽步青先住。闻第四幢一星期内亦可腾出也。月租不过三万元,无押租,较之邦华、季梁等在华藏寺出一百万元押租、卡万元行租,则相形之下实较廉矣c 得魏春孚来函,知本月十七日,渠与振公等一家卡口由遵赴渝,所乘车与停在路上之军车相撞,将整个车篷撞掉,车中人震动,振公太太及小孩受微伤云云。
  寄茅唐臣、刘麟生、何植栋、孙增光、李超英

杭州   晨阴22°。晚八点起雨,寻大雨,风。
  遵义、湄潭复校竣事。朱善培、谢幼伟等来。松病腹痛、宁病病。李相励、罗登义〔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朱善培来,知在途走廿一天,在汉口与士楷等相值。谈及师范学院将来处置问题,渠不赞同合并于大学。接高直侯函,知重庆办事处于卅日可结束,渠卅日飞京,遵义办事处卡六日即可结束。湄潭,据庄雍熙来函,结束更早,在十四。遵义最后二车子十五开出,有孙季恒、李相壁、张伯川等。春孚与振公→家、厚信太太、周仲奇等于十六出发赴渝。士俊及二小孩随3 校车至长沙,亦于十五出发,从此贵州复员可告完成。因仪器、行李走长沙者已于本月初全部起运,走重庆者亦于本月十二二日随小江北轮东下,综计此次复员,连员生旅费,估计当在七万万元左右,遵义尚余二千万元,重庆余四千万元,故余当时分配之数与实际相去不远也。午后睡一小时。
  二点开行政谈话会,到仲翔、邦华、家玉、晓峰、枣谋诸人。决定旧生于十月十一报到,二、三、四年级十→月→日开学,新生十二月一日报到(十二月一日开学) 。预定于十〈一〉〔月〕底将义、礼、智、信各斋撤清,住学生,一方面购置房屋,积极进行推定福利委员会人选,及双卡节庆祝复员委员会人选。
  六点至省政府。应比主席之邀聚餐,今日请省参议会诸公,到议长张毅夫、副议长吕公望及余绍宋、李超英、汪干夫、孙晓楼、陈柏森、金越光、徐浩诸人。膳后并有游艺助兴,有蝴蝶歌舞团之歌舞、杭州滩簧、中国戏法及杨华生、张樵侬之滑稽表演。杨,绍兴人,能作苏、常、宁、绍、山东语,对于西洋景一幕颇寓讽刺之味。九点半回。时值大雨。
  接王仁东及太太(俞中秋)、彭世浩、高直侯、朱祖祥、董史良、章问渠、李超英、李天助接汪耀德电魏春孚电粤校友会电庄雍熙电寄希文及六弟
杭州   雨。23°。日中大雨不止。晚23°。台风在闽。
  陆翔伯、郑晓沧太太等到校。
  
  晨六点半起。昨晚雨甚大,并发东北风υ 阅报知有台风在闽沿海,上海台预告将在厦门、福州i同上岸。风雨终日不止,风由东北渐转北而西北。沈思玙、陆翔伯来。陆押行李七百余件至杭,须馀八十件行李来到耳。鲁珍在沪购奇普车,结果3650 美金成交,抵国币一千三百万元,若在一个月前购置,则八百万元足矣。此损失鲁珍实负其责也。
  中午郑晓沧太太及淡朱与一姊一凡来。在途二十二天,一路平顺,惟至杭值大雨耳。渠等与陈乐素、杨耀德、余坤珊等借来,但至京后郑太太一家未停即联票至杭。谓士楷、李乔年、李天助等数家一百余人拟乘登陆艇来沪,亦于廿四开船,日内到沪。乘登陆艇多难民,不出费,每日可得人三百元之零用,且最后每人可得半包之面粉云。午后大雨仍不止,因雨故客人来者极少。晚阅罗素著《西方哲学史》。
  接朱祖祥、孙祖康、章克生、高尚志、刘富林、李培恩、士芳、朱福忻
  寄高尚志电 邵西铺、庄达卿、司徒巨勋 s. A. Kaye , Institute of Research in Biograp屿,296 Broadway , N. Y. C. 7.
杭   雨。晨19.8°。西北风。中午雨止。
  柳支英、梁永康来。王季午来。
  
  晨六点半起。昨晚起患伤风。上午乘车至里西湖十五号浙赣〔铁〕路局晤张局长自立,并借渠至钱王路六号寓中,由其太太陪同至隔邻七号看屋。系一小洋房,上下各四间,水电设备均全,惟无浴缸耳。房客已在搬场,月底可出屋,其地近杭州师范,余觉尚适宜,故托自立设法。据云房主索押租四百万元,行租月约十万元,修理费四五十万元云云,己托其即日接洽矣,过去房客则未出房租也。余为庄达卿夫妇明日到此觅住所,至大华与西玲均人满。后由陶君允给西玲319 号。房价大华自一万至二万余元一天,两玲约九干。膳,大华早餐七千、中餐九千、晚餐一万…千,西玲,三千、五千五百及六千元云。
  中午回校。则王季午已到,即偕季午中膳。膳后与季午谈,谓有协和毕业至Johns Hopkins习公共卫生之吴朝仁君,愿来浙大暂时任筹备委员,傅渠可回贵阳医学院。余以季午既到此,自以留季午为第一着,故即主张打一电与李伯纶,询其是否可以由浙大聘季午支浙大薪,而李伯纶来此时,可由季午赴黔暂代。庶几季午不致吃亏,因贵医生活津贴只薪水320倍,而杭为五百四十倍也。午后睡一小时后,晚约王季午、谢家玉、丁绪宝、朱善培、谢幼伟、李相勖、张荩谋、储润科、陈立等晚膳。今晨起天气变冷,故而伤风。
  接梅、范憋康、沈良导华、研究院、钱坤珊、严仁赓
  寄张君) 11 、李伯纶、司徒巨勋、邵西铺、唐冶夫、孙祖康
〔杭州〕   睛。晨66°F。
  士楷、彬彬、束星北、张逸樵来。偕庄达卿看大学路之屋。
  
  晨六点半起。晨偕家玉、王季午早餐。黄家骅来,知渠将辞行政院救济总署职务而赴中大教课。渠住上海太原路66 号,电话79322 云。前渠欲觅一助手,余以士楷荐,月薪500,比公教人员可〔多〕得30% 之薪,且供给住宿,而士楷久不来,遂至与渠相左。
  中午至车站接庄达卿夫妇,遇李吕臣,知士楷及彬彬等已到。余偕达卿等赴西泠饭店,看定304 号。谈一小时,允敏偕松松始来。中餐后余偕达卿先回校,待馥初同往视察建筑。先至工学院看学生宿舍,有二幢已在粉刷做隔板,对于粉刷尚满意。次至阁书馆看修理屋顶,见四角落水处因年久已塞,故仍漏水。出至虎林公司看地皮。最后至刀茅巷看教职员住宅。丙种已完成,只差水电与道路。乙、甲二种方在建地脚,因大雨稍有损坏。自二点直看至六点始毕事。
  晚餐约祝廉先、王季午、达卿夫妇、晓沧太太、梁永康夫妇、束星北、王淦昌、张逸樵、允敏、朱希亮、吴馥初等晚膳。今日下午二点周企虞、钱文选二人召集,杭州府学宫之大成殿崇圣祠应加保存,特组织孔庙财产清理委员会,由孔圣纪会会长及杭〔 ...... 〕 。
  接任泰函 沈衍圻、唐冶夫、孙孟晋、胡仰馨、高直侯函
  寄章问渠、阮毅成、郭志嵩、杨霞华、潘钟秀、傅恩荣、章克生函 伯纶电
杭州   晴。晨64° F,晚22° (74° F)。
  偕庄达卿、王季午至之江大学及虎跑泉。下午至刘庄净寺。钱琢如来。童杭时来。
  晨六点起。八点即借王季午、允敏、松乘车至西、冷,约达卿游西湖。初自苏堤至虎跑,沿湖桂花已开,故到处花香。在虎跑品著约一小时。出。乘车至江边,过六和塔,至之江大学,晤李培恩。达卿太太系中西毕业,故认识之人颇〔多〕。达卿前妻之子系之江毕业,己去Miami ,尚有二女均出阁,亦前妻出也。其二夫人姓谢。
  自之江欲往九模十八涧及云栖,均以道阻、桥梁为水所冲,未能往,乃因。之江己于十六〔日〕开学,有学生六百人,收学生米五担为学费,又杂费四万元,伙食每月人三万五千元,教职员共不过四十余人,校工卅余,可称紧缩之至。庶务三人,会计出纳三人,而已。
  中午在楼外楼约张自立同餐,张亦系Illinois 叩门,与余同时一年。与达卿谈往事,弹指声中己卅年光阴c 穆藕初、陈慕唐、张镜人近己去世。尚有徐稚、杨永年、梁度衡。吴家高、沈文郁、山东二许、顾宗林则谢世已久矣(顾宗林于去年去世) ,不禁感慨系之。膳后别张自立,借达卿夫妇坐船(七千元三小时) ,先至小赢洲,遇徐浩、祝修爵,看三潭印月3 至先贤祠,则清代祠吕留良、杭世骏,明代先贤祠则又改祠彭玉麟矣。由此至南岸净慈寺,见大殿金碧辉煌,但柱已不直。出。经六桥至刘庄,系广东人刘学询所〈劈> (辟〕。刘,光绪十二年进士,年七十余,于战前始作故。生前娶妻卅余,筑寿坟十二,墓类帝王,均懵筑也。现其第七妾尚住内,有二子。园内桂花甚多,游人采折不堪,且有人打鸟。六点乘舟回至楼外楼。乘车至西拎晚膳。八点回。琢如、士楷、沈太太相继来。
  接雅礼中学、楼光来函Europa Publication Lim配d (InternaLÍonal Who i., Who {国际名人辞典})
〔杭州〕   晴。上午渐热。下午80°F。
  庄达卿回沪。贝时璋来。罗登义来。李乔年来。医生陈通来。韩祖德来。杨公达来。王季午介绍医生李志彬来。
  晨六点起。允敏赴外购火车票,为庄达卿夫妇去沪之用。并约达卿夫妇来校。
  并约罗登义、朱仲翔、邦华诸人赴华家池看建筑。余与李乔年、王劲夫、张枣谋先后谈至下午。十二点半中膳,约罗登义、王季午、邦华、达卿夫妇、允敏、劲夫等在办公厅中膳。膳后谈新建教室及一年级实验室地点。至二点别达卿夫妇,请允敏送往车站。
  在公邸开新生取录委员会,到各系主任及考试委员会计约卅余人。此次杭州、广州、重庆、武汉与南京五地,除南京须待中大之结算成绩外,余四处均己结出(此外教部报送234 人,其中一年级168 人)。并决定转学生以同样分数录取,共15人。凡来面请托者,可函询是否愿人先修班。先修班可降低十分平均分数,如杭州37 分即可录取。定明日启密封看名姓,后日出榜。此次成绩以重庆为最坏, 1203人中有744 人未完卷,或中、英、算三门中有0 分,考卷以广州为最乱。六点散会。
  七点半偕允敏赴钱王寺十六号晤张自立夫妇,询其后面之房子,因闻有屋出租,其屋主张姓,出租之屋与自主自住之屋一样大小,但修理费要一百万,出屋费二百万,行租廿万元一月。余嫌行租太贵,只肯出十万元,因月薪亦不过五十万元也。
  八点回。今日《大公报》载清华出榜,彬彬未取。
     接金克南、浙省训练团、高直侠、汪特璋、徐曼琛、戴兆霆
  寄〔..... 〕
杭   〔晨〕大雾75°F 晚晴82°F
  梅儿与胡鸿慈在《文汇报》(上海)登报结婚。取定民卅五年度新生。岳劼毅、李浩培、吴朝仁来。
  晨六点起。上午继续开取录新生会议。因照昨日之标准,甲组理、工二院可得289 人(投考2348人) ,而乙组文、法二院只得51人(投考1428 人) ,丙组农、民二院只33 人(投考1048人)。故大家主张将乙、丙二组之成绩放宽,各区均低减五分。如此甲组289 ,乙组106,丙组75 人。再加限制,甲组国、英、算、物理均不能低于10 分,乙组国文不能低于20 ,英文不能低于10 分,丙组国、英、算小能低于10〔分〕。余先退,各组分别讨论直至下午三点始毕事。计取工学院224人,理学院42人,法学院29人,文学院44 人,师院文组33人,理组5人,医学院27人,农学院47人,共451人。加〔教部〕分发168 人(新生)。贵阳考取35 人,南京区所取不在内,已654 人,尚取插班生15 人。并决定新生十二月一日报到,十六日上课,廿三截止报到。揭晓后始知大多数请托者均未取,规定所差平均成绩不达十分者可入先修班。如沈主席成章之女沈致平原在中华大学,欲插班入浙大,其平均成绩只28.45,计国文65、英文27、数学2 、理化17、史地34、地理20、公民20,亦准其入先修班。今日上午又至钱玉寺晤张自立太太及韩祖德。据韩云,农民银行可以假款造屋,以三百万元为限, CNRRA 可另假一百万元,自出一百万,合得五百万元,拟与农民银行商之。
  今日中午航空系岳劼毅、法学院李浩培及王季午所约上海医生吴朝仁均来校。
  晚间余与吴朝仁、王季午谈,余欲吴留杭专办医学〔院〕筹备。吴以此间事少,大学只有一年级,医院未开办,故欲去北大医学院。吴系福建人,其夫人乃沈骏英与蝠英之妹,侠魂之友也。
  纳粹罪犯廿一名判决书发表,列四大罪状: (一)共同反谋罪, (二)破坏和平,(三)战犯, (四川破坏和平)[违反人道〕。处绞刑者十二人,计( 1) Hermann Goering哥林、( 2) J. von Ribbentrop 里宾特罗、( 3) A. Rosenberg 罗生伯、( 4) Keitel季特尔、(5) 勃鲁纳、(6) Walther Frank 佛兰克、(7) Wm. Frick 佛立克、(8) FritzSauckel 沙克尔、( 9) Alfred JodJ 育德尔、( 10) Seyss Inquart 殷嘉德、( 11) MartinBormann 鲍曼,及( 12) J. Streicher 史特莱辙。又Fritz von Papen 巳本、H. Schacht沙赫特、Hans Fritzsche 弗利区二人无罪。
  接高直侯、易修吟、周邦垣(福建农专)
  寄高直侯、钱文选、李培恩、王先之、孟宪承
〔杭州〕   睛。晨79°1 下午86° F。晚九点闪电,84°F°
  霍宝树继任为行总署长。苏浙皖敌伪产业管理委员会报告,计产业处理局估计价值接收之财产达成万亿元,而我国本年支出二万五千亿,是则可抵廿五年之支出之一半。梅儿近况。
  孙孟晋、陈华瑜(中国兴业公司)来。张志岳、刘操南来。省训练团张天任来。
  晨六点起。与王季午、李浩培、吴朝仁早餐。孙孟晋来,为其子孙宝麟考取浙大事,平均得44.3〔分〕,但以考理工组要47及格未取,若文法医农则42分即取矣。口J知程度相差之远,因理工组之数学题难于乙、内二组,但投考者成绩优良群趋于理工组也。中国兴业公司陈华瑜来,即钱王祠七号之房主张姓代理人来谈,要房租月十五万元,余以非力所能担任,故只允月十万元,且以一年为期,中途不能加租。
  阅报(二日《东南日报》)。共军退淮阴时将联总医生掳去,计有凯麦、纳齐医师等七人。当共军退出被强迫随军撤出。故梅儿与胡鸿慈极为可虑,可知此次赴鲁受UNRRA 之约为不妙也。据九月七日梅自陈家港来函,谓:"儿于九月五日启程乘联总登陆舰,今日(七日)可抵陈家港,以后由公路经淮阴去临沂国际和平医院。然确址尚不定,不知究竟何处为目的地。"按淮阴于十七日即为国军克服,此时真不知梅之往何处也。信中又谓:"八月卅一日上船,船上住了几天,身体较差,但气喘未发。"登陆后又要逃难,真不知如何是好,但此时亦无从设法耳。
  午后睡一小时。宁去市民医院验大便。路季讷太太来。吴朝仁医生去上海,渠意目前渠暂不能来浙大。晚约李浩培、王季午、岳甜毅、李乔年、柳支英、顾谷宜、胡哲敷、王劲夫、张晓峰晚膳。毅成去沪未到。又晨间沈铸颜借省训练团第二十一期户政班主任张天任来,嘱于今日去演讲,余辞请延至九日上午8 点。晚省主席请中美农业技术合作团Hutchinson 、Marshall 、邹秉文、沈宗瀚(海搓)、朱晋卿、叶谦吉等,余以请李浩培等未往。邦华前往出席。
  接张宝莹函
  寄李培恩函
杭   今日阴历重九雨,侵晓大雨,北风,24° (76° F)。
  李天助来校门L'. 牛中美农业考夜间飞晨六点起。九点半中美农业考查团(技术合作团)中国国员回民当I~ 秉文来谈。
  渠著《中国农业建设方案》,主张分中国为八大农业区,将教育与推广合成为一。
  理由似甚充足,而实行极为困难。氏对于台湾之农业规模极为称道,谓虽美国亦不过如此而己。又谓陈公侠极虚心,故邦华提议中华农学会欲在台湾开年会,渠极赞成。
  十一点农业团团员,计有技术合作美方团员Claude Burton Hutchinson 赫济生(Vice President of the University and Dean of College of A伊culture , U. of California)。美国团长U. S. Chief (China United States Agricultural Mission) 赫济生、副团长穆蘸尔、勃恩士Burns 、艾拉司Eranes ,中籍副团长沈宗瀚及叶谦吉、林刚、朱晋卿、梁庆椿等,由余及邦华、鸿逮等招待茶点。余述农院概况毕, Dean Hutchinson提出数种问题。邹秉文主张将农学院移至农改进所附近,而Hutchinson 则主张〈与〉农院与文理不应分开。余颇同意于Hutchinson 之见解。在校内一周视察后即告别。庆椿为参加货币会议将去美国云。
  午后七点借邦华至张自立处,并至杏花村参加建(省)厅、浙大农学院等八机关之约晚膳,到Hutchinson 、Cranes 等及皮作琼、Kendric N. Marshall (DirectorShanghai Regional Office) 、Hutchinson 、祝修爵等。十点回。
  接李伯纶电 Geoffrey Hedley , 27 The Bund 王仁东、杭立武、孙青年函
  寄张宝堃函 计肃、华函
杭   晴佳。17° (晨64°F)。下午18°。
  王季午去沪。李今英来。接收刀茅巷天坛所造之丙种宿舍三十二家。张→能、沈海搓来谈。青年会袁嗣令来。正气社编辑李子英来。
  晨六点起。八点送王季午至车站,李天助同行,约其去贵州后即促李伯纶来抗。候伯纶返黔,季午即来浙。因吴朝仁势必去北大也。在车站遇邹秉文及沈成章主席、张毅夫、皮作琼等。渠等均专车赴沪。沈成章之女公子致平及张毅夫之公子张国维,均投考浙大。沈致平中华大学读一年,考中国文学系,国文65 分,但数学只二分,平均28.6。张国维考文学院一年级,国文59,而英文12分、数学0 分。故〔对〕二人均复函,劝入先修班。皮作琼及省府秘书处处长张协承(纶宣)等均先后来说情,欲令沈致平能在一年级,余坚持不可。网敷衍无限制,而一年级入学考试不能不严格执行。今日李树化之子40分,差歧格二分,孙孟晋之子考理学院差二分,均未加以通融。实以成绩不良者加一年读书,于日后叮大有补益也。回。
  沈海搓偕其夫人及弟学年来谈,谓此次巾美农业考查l苟结果将于回京后写报告,于十六号以后可加讨论。余不赞成邹秉文《中国农业建设方案》中之主张,将农业教育分为八区,高等农业亦然,即长存、Jt 平、两安、南京、迪化、武冉、广州、成都。不以人口为比例,而全视地理分配,将此教〈员〉〔育〕推广l泛硬拉一起,于理论与实际均不合理。
  十点偕觉予、霞初及汝瑶等至刀茅巷视察卅二所丙种住宅,己油漆但无水电、厕所耳。中午回。睡一小时。正气社李子英来,销售中国抗战胜利纪念珍品,每套售一万元。李今英偕小孩来,宿舍挤,几无下榻之地矣。近有人冒领款子,如郑晓沧太太寄吴志尧之款五十万元为人冒领。又黄焕焜之款五十万元亦几为人冒领。
  晚膳时,孙晓楼及祝修爵来,又沈铸颜、士楷来谈。
  接梁鼎铭函 吴正之电
  寄张毅夫、阮毅成、王俞半秋、孙青年、楼去来、朱福忻、严仁赓、何凤山、些鸣涛、雷法章
杭   晨晴16° (62°F)
  共产党请停止进攻张家口作为重开和平条件。国军东路抵怀来,西路越南阳。王欲为来。
  余坤珊、钱令希、吴征铠到校。振公到校。朱祖舜、胡健中来。
  晨七点起。九点偕李天助乘车至长寿路十二号晤张一能司令,住房系自建,余托其为振公觅屋。出至湖滨,晤行政院救济总署孙晓楼不值,与祝修爵、郑介安谈关于卫生医药补助问题,知行总只能补助医院而不补助大学之医务处,故浙大之医院须早日成立。回。胡健中来,坐片刻即去。开行政谈话会,到李浩培、董伯豪、谢觉予、张荩谋、晓峰、劲夫、邦华、仲翔等。决定明日派仲翔赴京出席七日之还乡复员招生会议,适有联总UNRRA J. M. Stevens 由前日所见之Kendric N. Marshall( Director Hangchow regional office) 介绍而来。据云Quonset活动房屋可给浙大二十至五十所,二星期内交货,余允于星期二三即派人去沪接洽。据云建设此屋在沪每单位需100 万元,幅员为48' 〉〈2OF ,因此购地乃所必需矣。
  中膳后睡半小时。鸿逮夫妇来谈。三点借劲夫夫妇乘车出。余至青年会开会,到学生救济会委员邱慕真(女)、潘希真(女)、惠兴女校椿寿康(女,其女吴耀辉在浙大法学院)、包传贤、李培恩、蔡竞平、Miss Brennecka、Miss Van Ever、青年会干事王模生、学牛干事钮志芳、陈维新、陈爱琴等。据陈维新报告,本年秋季学生委员救济预算一千五百七十七万元。其中学生工读费只九百七十万云,预备六十人之工读实嫌太少。次讨论当地捐款,除金润泉捐三卡万元外,本季尚差七十万。春季一百万。定委员会十五人,募捐二百万元。十月廿一起,十一月十五完成。办理学生食堂拟继续。浙大一处三百人,之江150 人,医专50人。国际奖学金向总会申请大学四名、高中10 名。审查账目决请韩祖德。六点劲夫来,借至英士路大同菜馆,应上海国民外交协会(斯分会延龄路285号)副秘书长吴报锦约晚膳,到李立民、刘湘女、市府徐秘书等。九点半回。洗浴。睡。
  接郑文礼、国民外交协会的1二友锤、丰手皑、沈良韩、费盛的、徐浩
杭   雨。晨66°F,晚64° F o
  英内阁设国防部,以亚历山大为部长,首相Attlee 、外相Bevin 未动, Cr明H 任商务大臣。美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赞同犹太人在巳力斯坦成立犹太因。俞心湛、诸葛振公来。董强来。朱仲翔赴京出席复学、转学会〔议〕。
  晨七点起。允敏近日觉腹中不适,疑有孕,因之大不悻,人亦消瘦。因松松方六龄,渐懂事,而又有小孩,实不堪扶持之苦,如判处五年之有期徒刑也。余深盼其为不关重要之肠疾。上午胡英帽〔来〕。如在松江女中任事。据云老校长江女士未到校,松江女中之老教员见招生广告,群趋松江担任看卷子,阅毕即散,连旅费亦不支。本校教员陆维钊即其中之二也。而浙大阅卷时,如张其楷及若干职员均强索冰淇淋及嫌饭菜不佳,每日必食五万元一桌之菜,早晨吃牛奶等,则大学精神反不及一女中也。余坤珊来谈,谓外文系语言方面之人材己足应付,而文学方面尚少,欲余作函与杭立武觅方仲,即武大教育因其夫人脾气之大而闻名者。
  午后三点偕胡英帽、彬彬、松松、允敏赴罗苑看师范学院建修事,并晤路季讷太太。出至钱王祠六号晤张自立太太,与谈七号房屋,知房客市党部书记己移往前面七号,第二-幢已腾空,乃由老王陪往视察。房屋已在修理,纱窗、纱门虽有,但有破烂,楼下西北角一室楼板全烂。电灯,楼上拆去二盏灯头,自来水装置不甚合理。
  视察毕,趋车至清河坊(中山路160 号)云华利(固本皂厂对面)修理皮鞋。又至清泰门304号中纺公司晤经理胡颂翰。允敏为彬、宁等购卡奇即罗斯福呢一匹,价约十一二万元。胡英帽购白布一匹,价约八万元。长各十一丈。由胡之介绍,趋车至开化路约张君看其正在修理之屋,里西湖十五号三楼三底索顶费三百万元,房租月卅万元或可减至十五万元云。回。与胡英帽等晚膳。
  接余冠群、青年会、李培恩、严仁赓、希文长函台湾银行
  寄来转梅儿嘱赴教育处工作函王友攫函
杭   阴。晨16.5°。 下午阴。
  派张荩谋赴京请增生活补助。浙大新生出榜。朱祖舜派夏钦瀚〔来〕。
  晨六点起。十点借谢幼伟至大华饭店晤Kendric N. Marshall ,不值,留一条而田,约其于明晚在校中晚餐。十一点至东路街1329 号浙江H 报社晤朱祖舜,不值,遇浙大国文系三年级生夏钦潮〔前作"夏钦瀚" 〕,留一名刺。遇朱祖舜于途,遂约看社中所租之屋。据云社租之屋与其邻近毗连之!王数幢,系t 海徐姓所有,愿以二亿元出售。如有学校购买或可减至一亿元二三。膳后睡一小时。
  朱祖舜派夏钦潮来抄浙大新生之榜。计杭州、重庆、武汉、广州四处。
地点共取文学院理学院工学院农学院师院法学院医学院
杭州 326 25 24 169 33 31 23 21
重庆 63 9 7 20 10 9 5 3
武汉 49 0 9 31 4 3
广州 19 3 3 10 0 0 2
南京 70 5 4 51 3 2 3 2
共计 457+70 37〔+ 5 〕 43〔+4〕230〔+51〕47〔+3〕44〔+2〕 29〔+3〕27〔+2〕
  下午分配丙种住宅,由房屋分配委会决定之。水电委员会即须着手装置水电。
  午后中纺公司送布二匹来,即昨所购一匹为王维屏所买,计卡其罗斯福呢十一万元,白布八万元。调整薪津委员会,因南京物价并不高于杭州,而倍数南京720 、杭州540 ,基数南京十一万、杭州九万,故相差甚大,派代表进京争改普,决派惠谋前往。
  六点半赵楷、朱重光约晚膳。因英士大学借本校考试,前、昨二日举行,计有考生报名一千一百人。八点,余先出至化工实验室晤乔年。晚阅Fo阳时《财富》May 1946 ,中有The Stewardship of Sewell A very (Montgomery & Ward) , Ward 每年生意六亿美金,与Sears Roebuck 为芝加哥二大公司。
  接朱骝先、余汉谋、唐冶夫、宛敏渭
杭州   晨阴,下午有阳光。晨阴16°。
  胶济路国军克高密。丁洪范来。学生代表会主席陈乃扬、干事会姚善诗来谈。关龙蒜、陆思安来。孙季恒来。
  
  晨六点半起。农经系所请而未来之I 洪范来谈,知在湖大多年,与何之泰、熊雨生均相捻,谓何之泰愿回浙大,但以人口众多、旅费太大,故不能来云云。了本人因浙大只有农经系,故教农经工课不愿来,己就暨南大学矣。学生代表会(留校学生)主席陈乃扬、干事会姚善诗二人来,谈学生公费及灯火问题等。余告以学生出壁报必须有真姓名,如用笔名须由本人将真姓名通知训导处。农民银行陆思安、关龙蒜来,余询以农行借款建筑办法。据陆云为数只一万万元,且第一次利息为五分,第二次加至八分。故实际本校教职员万不能利用此款。
 中午董嫂来,允敏告以董强工作不佳,己停职。下午孙季恒来,渠系乘飞机与振公、王欲〔为〕、吴祖基等一同飞来者。今日出纳室又出一事,即学生之款又被人冒领卅万元,此事虽吴月峰经于,但丁荣南亦负责任,因学生领款照例必须有注册证也。
  晚约K. N. Marshall , Regional Director [00 Shanghai & Hongchow , UNRRA 及梅太太、余坤珊、黄炳坤、谢幼伟、李春坤、张晓峰、孙季恒、谢家玉、诸葛振公等。
  Marshall 马少尔系Harvard 大学1922 年毕业,曾在岭南大学三年,并在哈佛为Instructor多年,抗战后至华盛顿。渠对于宋子文周围之美国人亦认为shrewd & unscrupulous,谓蒋延献之辞职由于与其属下恋爱而发生,此实为不幸之事。渠对于蒋廷献及凌道扬,均以为廉洁而无凭据受人攻击者。谈至十点始散。
  接金克南函宛敏渭、朱仲翔、王爱予、绍兴三民主义青年四函 蔡竟平
  寄Michael Harris (British United Aid to China) 、达卿、王季午
杭州   晨晴17°,晚19°。
  蒋主席六旬寿辰。共产党不接受马歇尔、司徒赖登无条件停战十日之议。Lady StaffordCripps reached Nanking 。子夜舒厚信开Jeep 车来校,鲁珍同来。程学达、陈立、吴镶初来。程振华、叶声钟来。徐古渔(本聪)介绍学生许崇光来。朱光媲来。
  晨六点起。上午〈晤〉丁荣南来,与谈校中教职员之人数,计算得目前大学之人数如下:
  校长办公室5 、教务3 、注册股15 、图书馆15 J)II导处8 、总务处3 、文书组7 、庶务组23 、出纳组7 、医务组9 、会计14 ,以上共109。再加文学院1 、史地2 、理学院1 、物理2 、化学3 、生物2 、工院1 、电机3 、化工2 、机械1 、农学院4 、农经1 、农场2 、师院1、一年级2 ,以上职员合计137名。
  教员名额如下:
     合共教授、副教授、讲师合200 人,助教108 人,合308 ,连职员136 ,共为444人。此外尚有医学院所聘之人不在内,工院以后新聘之人亦不在〔内〕。因此表依十月份之薪棒册而造者,较之教部核定浙大黔校人数434 (连中学,中学现要42 名)及杭州196 名,合为530 名,而目前连中学42 ,合为487 ,故可称不超出。但若将96 名之师范名额除去,则相差巨矣,究不知如何算法也。
  十点半晤孙晓楼,询行总关于活动房屋及水管之供给问题。又士楷至行总可任温州一带工程监工工作,月薪500 元左右,在外边视察可得30% 薪津之收人(即比浙大多30%) ,但浙大兼课是问题矣。晚借允敏至华藏里13 号邦华家晚膳,到许道夫、丁振麟、叶声钟及沈学年。九点四。
  接吴月峰、庄志箴函 通伯、次仲、六弟、士俊、么枕生、金家声、赵佩璜
  寄绍兴稽山中学、金克南、章泼源、杭立武、陈伯庄、台湾银行、苏元复、费福焘函 茅唐臣
杭州   睛。晚20°。
  蒋主席今日广播说,中国没有统舍,就没有和平. . . . . .只要和平解决有一线的希望,政府决不放弃和平……统一和平途径是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国军进赤峰c 双十节。开浙大复员联谊会。华昭复、高尚志、王文俊、吴昌孚来。
  
  晨六点半起。吴昌孚来。九点借允敏、彬彬、宁宁、松松乘1055 号车赴玉皇山,十年不履其地,全忘却其轮廓,一登山麓即如故人久别相逢。先至七仙亭稍息,遂至玉皇山顶福星观,在后楼客室进荼c 在此可以坐览南北高峰及苏堤、小撮洲。
  坐甫定,舒厚信带其三子及顾维卿与林汝瑶幼子来。坐饮茶半小时始下山,至紫来洞,为昔年常游之地,其旁山出calcite 方解石,由此下至慈雪寺循原道回,则已十一点半矣。今顺便道至钱王寺七号一转,知修理非一星期内所能竣事。
  午后一点在省立图书馆开浙大复员庆祝联谊会。因家王去京,故由邦华为主持人,汝瑶、子桐均为筹备人。圈之大厅可容一千余人,故同事到者虽六七百人,但并不见拥挤,惟演讲及唱留声片均难得昕众之注意。计演讲者有余、步青、顾倔南、杨耀德三人。李树化Piano-forte .及本地所雇之魔术,有鼻上顶纸、箱中藏人等。
  四点半照相后散。今日茶点每人点心一包,值一千元。预计今日费用在一百万元以外。但到者颇拥挤,尤以四五六岁之小孩为多,加以天气甚佳,故兴致亦佳也。
  五点回。
  华昭复借华景行来,知昭复在渝停四个月之久,但因瑛瑛要考留学,故亦不急于归乡。卒坐研究院之小江北轮而回。现琦在上海患黄瘟病,而华景行亦以身体不佳而辞职家居。未几高尚志夫妇来,知尚志在汉口将一月,渠与昭复均欲觅屋居住,余乃遣人觅f桐来。晚膳借昭复、华景行。膳后至宿舍一走。元晋来谈监工事,谓新金记工作最佳,迅速而可靠。渠又为章宝兴说项,余谓宝兴有青红帮之气慨,人有侠气,但不知有廉洁二字,故不宜于为公务员。
  寄刘麟生、葛运成、康大馄、严仁赓函 Mr. Robert Cooney , Ame由an Red Cruss
杭州   睛。晚月色大佳。20Xo。
  
罗霞天、张其楷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罗霞天来谈,知今日中午召开之外交协会(国民)实有疑问,肉胜利前浙省国民外交协会系李立民主持,而:XtJ湘女等在内,经罗霞天之改组,加入周企虞、雷法章、阮毅成,但前次自称上海总会副秘书长之吴报锦召集会议(十月五日晚)时,市府秘书徐君到会,系私人性质,并非代表周企虞。此外,尚街一国际电影院之经理则更不伦不类。缘李立民、刘湘女在前虽为理事,而不在此次筹备委员之列。余聆罗言后始恍然,故今日吴报锦所召集在大华开会,余即辞谢不往。
  中膳后假寐一小时。接辑先函,谓下月十九日在巴黎开会之文教会议,嘱余出席,并早日往京商决各事。余前日接通伯来函,知国教会大会议事程序及议事规则早有草案,已寄与骗先,各问题中以将来工作方案及预算为最重要。所要材料于七月寄回,全文数万字,可作代表讨论之资料。但我上次在教部索取,高等既没有,谓在汤吉禾处,而此人素未谋面,不便索阅。在沪遇汪墩哉,又大谈此人之无能。通伯谓国际会议,英、美代表均有充份之准备,开会时亦不断开代表会议,而我国代表事先既无准备,开会时又忙于应酬、游览,对于会议材料不及细加研究,自难有所适当之贡献也云云。
  今日又接红十字会医院计苏华来函,知苏北之联总医生中外籍者皆己随当地政府转移,一切皆安全。又谓十月一日在沪《文汇报》上已登广告,宣布梅与鸿慈结婚。又谓胡鸿仪(鸿慈之兄)曾来沪访问,知鸿慈之妹于数年前亦曾不别而去苏北云云。晚些鸣涛、柏天民、黄雍、王仲仁四人在中国酒家请客,余以四主人中有三人不相识,且电话堂司令迄未通,故未往。
  接蔡夫人周恕凌、王季玉、施汝为、康大1昆、阮毅成、青年团、上海青年馆、唐臣接次仲、世界学生服务社中国分社、朱骗先、王季午、刘宁阁、计苏华函寄次仲、骥先、金克南、钱坤珊、王爱予函

杭州   晨晴17°,午晴2P°
  国军克张家口。国民政府颁发命〔令〕召集国民大会。上午朱有光来。下午吴浩然来。
  
  晨六点半起。晨作函与希文、丁庶为等。十点出至中国银行晤金润泉,询刀茅巷口七亩地及十二幢屋之价格,金允让至三千七百万元,原要四千万元。渠又询梅兰芳之子梅碟琛来考浙大航空系有否考取。出。至行政院救济总署晤孙晓楼,谓士楷去行总,本学期不能兼课,因须常川赴温州也。次至罗霞天、阮毅成寓,均不值,乃回。午后睡一小时。
  应中午孟宪承偕美国援华联合会教育专门顾〔问〕朱有光来,系Columbia 教育学博士,前浙大曾请渠来教书,以事未果。据云,药品方面可向Intemational ReliefCommittee , Medical Department , Dr. Outerbridge 设法,或有希望。朱之机构英文名称为United Service to China ,与英国之United Aid to China 系同类性质,但管私救济,国家救济工作限于行总〈于〉〔与〕联总二者云。
  五点偕舒鸿夫妇及允敏、松赴武林门正街六号看房子,系舒太太亲戚朱世明所有,有正房三开间又二开间,旁有小楼,现尚有人,何日搬出龙把握。又至附近安吉路八号羽仪太太处,系庄泽宣之屋,其楼下与楼上一部住有军人,颇蛮横。故人均不劝羽仪太太住其中,因日久不免发生纠葛也。空地安吉路屋少而武林门大街则较多,安吉路之出路亦不便。约羽仪太太明日游北高峰,以事未能往。六点三刻回。
  寄邵裴子、许潜夫、阮毅成、王友缕、徐子梁、孙延钊、许兆莺、徐曼琛、李敬婉、何尚平、沈良骅 寄通f自函希文函Roxhy 荐朱光媲函 丁庶为函 Dr. Gerhard Langer , Heuwig , Gennany 接杨霞华、庄志箴函接Gerhard Langer 附致Huan Min Lon 函梦秋、九章、吴学义
杭州   晴。晚21°。
  巴黎和会结束,可称不欢而散,使东西两集团更形显著,定十五日闭幕。印度回教同盟已允参加印度临时政府,印督魏菲尔任教中五人为部长。登北高峰,借彬彬、松松。姚竞才来。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George B. Cressey 及国际救济委员会Outerbridge 。九点借允敏、彬彬、松松赴灵隐及北高峰。在途中英士街46 号晤毅成,余询以外交协会之内幕,始知系唱双包案,因吴报锦欲夺取罗霞天之地位,其中或有党派之争亦未可知。毅成谓除非得霞天正式通知,明日之会拟不参加云云。出。趋车至博物馆。
  遇胡步青,知在西湖博物馆任职员。在动物、植物、人体模型、历史各部视察一周,并在文斓阁前照一影。在馆长金维坚处遇作屏。见博物馆近以四十万元新购-铜盆,在两边以手抚磨,水能冲细泡至三尺之高,与前数年北暗公园所见者相同。又见一木乃伊,系在杭城附近新发掘者,虽仅存骨悟,但琵须均在。闻其尸体系以丝棉包扎者云。十点半始至云林寺。出大殿,登韬光,直至炼丹台,见台上"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之对联尚存,相传系宋之问诗。唐初诗沈俭期与宋之间齐名,但宋之间亦贪污大员,赖女后以保其位,卒以身败名裂。自炼丹台下,留允敏在韬光,余与彬彬、松松二人即步登北高峰。松松颇能爬山,不觉乏力,亦不气喘。自韬光上山至北高峰费二十分钟,下山十八〔分〕钟。自韬光附近至山巅,所有竹林、乔木尽被研伐,故北高峰形成牛山灌灌。今日上山进香者颇多。在半山即可见西湖全景与钱塘江胜景也。下山后在韬光吃茶,即出云林寺回。
  一点中膳。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中正巷二十号晓峰处,告以教部来函,欲余赴巴黎出席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适姚开泰之第二子姚竞才来,在沪开久兴人造公司(天津路长鑫里三号) ,在杭州又办有利兴运输公司(盐桥忠清巷十三号)。渠欲访士楷,余告以地址。出至邦华、季梁家中,邦华外出,在王家略坐。知季梁于明日自黄岩来此。出至刀茅巷75 号蔡作屏家。六点半回。
  接何植栋、熊易生、邵象华、章福黎、元任
  寄迪生传略四本、方正三函 寄吴化予、程学达、王季午、玉季玉、茅庸臣、Outerbridge 、G. B. Cressey 函
杭州   晨雨2°。,下午雨。
  浙大裁去人员名单。梅来函,知安全,并将去临沂。高学淘自渝来。王驾吾来。王军谋、仲翔。《民国日报》社绍兴社长〔来〕。
  
  晨六点半起。浙大迁校复员,湄、遵、永、龙四处合并以后,人员过多,大事裁减,计龙泉部份已裁去教务处贺仪、吴时秋,文书孙祖康,庶务王子青,化学管理员陈廷莫,图书陈雄飞、许振东,校医徐庆诚,会计李明道,农场管理郑生和等共十人。
  遵、湄、永三处裁去校长室傅梦秋、勘德锤,教务处高宜祥,注册组寿锡璋、王芝堂、田舍、杨剑尘、谢海泉,图书馆曹礼奎、蒋伯龙、袁吉成、程道华,训11导处谢冶英、徐伯谦、曾昭华、刘子超、刘济宇、王文亮、刘尊翔,医务吴廷桂、白静瑞、李学林、侯润芳、周威,会计邵怀珠、吴声玩,体育赵春桂,出纳皇甫达,文书潘波若,庶务章宝兴、戴绍霆、王光湘、李明渠、黄荣先、何奎、何治再、董强、王杰、张光映、周家俊等四十人。
  两两相比,则龙泉所裁之人较少。
  今日得骝先来电,嘱出席下月十九日之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会议,并嘱早日进京。余决于十六晚前往,即打电与陆次兰购十六晚卧车票。王驾吾来谈,报告柳翼谋近况,知龙蟠里图书所失不过十之一,惟房屋为学校所占,尚在交涉。王军谋与朱仲翔自南京回。同时家玉自京来电,知复员费中大只加五亿、浙大三亿,而合共亦不过百亿,则浙大如何开课真大是问题也。昨曾召集吴昌孚与董伯豪二人谈,将训导工作分配如下:校本部孙祁、徐振东、李昌臣〔等〕四人,一年级吴昌孚、沈芳夏、路式坦三人,师范专修科陆永福一人。接梅儿自淮阴来函,知南京至淮阴与山东临沂之邮政巳通,信件可寄临沂和平医院章映芬医生转。余即寄梅一函。又寄骝先照片三张。
  The secretary of America China Policy Association , Mr. M. A. Kolberg allegedthat there is a secret Potsdam Agreement , and asked Pres. Truman to make it public.
  接周素莲、茅唐臣、王季玉、庄达卿函 骝先、家玉电 梅儿函 樊平章母夫人协方正三 接景臣师母函(为高剑秋之子离世祯事,欲谋事未成)
  寄骝先函 达卿函 梅JL( 弃疾)函 次兰电
杭州   晴。晚晴20°。
  法国国会通过社会、民、共产等三党所拟之新宪章。巴黎和会今日最后会议,南斯拉夫代表全体缺席,表示对于Triest 的里雅斯特港作为国际管理处置之不合理。孙祁来。谭其骥来。何家大姊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十点至师范学院晤孟宪承,请其代表至苏州振华女校出席本月十九日之四十周成立纪念,宪承亦为振华之校董。渠巳应允前往。晤俞子夷,请其担任师范学院专修科主任一职,并规划师范学院房屋之分配问题等。陆永福现已派定为驻师院之训导人员。出。晤张自立,由此至钱王寺七号看所修理之房屋,见地板已铺好,但楼上未粉刷,且玻璃未配齐,纱窗未修好。十二点囚。
  中膳后作函与Maynard E. HaU of Elizabeth , N. J. 。二点半开行政谈话会,请朱仲翔报告在京出席招生会之经过,惠谋报告争教员待遇与南京同样看待之结果。
  招生决在杭州另由浙大单独主持一次,而待遇之与南京、上海合为一区尚无下落。
  次讨论教员、助教休假进修问题,决定继续服务三年者可支半薪,五年者七折,七年以上支全薪,但须连续服务且每系只能有教授、副教授一名,助教、讲师一名,并须经委员会通过始行,其缺额不能补人。次谈经费问题,复员费国防委员〔会〕曾通过1200 亿给教育部,但宋子文只肯给100亿,浙大、同济各得三亿,中大得七亿,因此浙大与中大均无法开学。次讨论兼课问题。至六点始散会。请庸臣、孙晓楼、蔡作屏、邦华、劲夫、李浩培、阮毅成、李天助等晚膳,毅成谈及目前征兵之不合理,谓浙江全省派得征兵二万七千人,但中央派军官二千一百到此招兵,每人平均招十二名,而杭州全城招600名,弄得满城风雨,弊端百出云云。庸臣有南山脚下之屋二幢,可以出让云。晤何家大姊,渠昨自绍兴来,元成同来。
  接晓沧、梁庆椿、温麟函
  寄村越信夫N. Murakoshi 、骝先电
杭州   晴。晨18°。
  纳粹战犯十人在纽伦堡绞死,戈林于刑前四小时服Potassium Cyanide 氟化钟自杀。美国总统杜鲁门取消肉价管制。蒋主席发表声明,提出解决时局办法八项,同时召开司徒大使之五人会议及三人会议。开校舍分配委员会c 晚抵上海,即乘卧车赴京。
  
  晨六点半起。七点馀沈金相来,谈第二次招同人子弟录取问题。我个人主张经济方面可以通融,而成绩标准不能通融。经顾俶南、丁绪宝、余坤珊、王劲夫、诸葛振公商谈,附中原定高中→年级200及格,馀不取。同人子弟160-200分降一级,经商讨后改为160-200分随班听讲, 120-160 降一级, 80一120 分降一级随班昕讲。但沈将此提议交附中教员招生会讨论,未能通过。九点开校舍委员会,到劲夫、惠谋、晓峰、林汝瑶、吴馥初、董伯豪、朱仲翔、孟宪承、蔡邦华、李浩培、陆子桐等诸人。余报告校舍经过。
  十点即赴保国寺及铜元局视察及军械库内视察。由库长李君陪同到各处一走,知前门东首一部比较破烂之房屋已在出让,由校中帮同派工人、车辆迁移,并给一百万元迁移费,而西面较好之屋子,多堆于榴弹之零件,则全部未动。据云全库现存卅吨,而腾出仍遥遥无期,真恨事也。次至省立图书馆,余先回。因今午请何家大姊、元成、元晋昆仲中膳,并约阿皑来。膳时询得东关老屋自由沈光卿家取回后,霞姊经杨其泳之弟其川之怂恿,忽租与一家报馆。余事先毫不知情,可知霞姊之糊涂而杨其川之恶劣。余告大姊回东关后告朱胜连三店,云此事余不同意。
  下午二点继续开校舍委员会。决定以大学路校内三幢学生宿舍为单身教职员之住宅,可容180 人。以西斋一、二楼及智、信二斋住家属26 家,罗苑31 家,陶社4家,新建宿舍80 家,振恒小筑七家,刀茅巷口九家,以上157 家,现〔无〕家职员单身者约180 人,有家眷者除40 人已借款住校外,尚有200住宅须设法,故不足之数尚有三四十家。又议决以工场住学生200人,体育馆200人,大饭厅400 人,礼、义二斋220 人,男生共820 人,女生宿舍可住200 人。二点半余先离席,借允敏〔至〕车站。上车后未廿分钟即开,车上遇唐臣。八点到上海北站,至管理室晤季讷及次兰。十点半上车。
  接朱郁堂(献文)函 宝堃、希文、王季玉、郑晓沧、严仁赓、王爱予、孙宗彭等函 丁思纯、沈价、刘麟阁
  寄Maynard E. Hall , Elizabeth , N. J.函
南京   暗。最高24.8°,最低13.9°。
  苏联下年度预算为三千亿卢布,其中科学研究费为二亿金镑,较去年增加二倍又十分之四,军事费三十四亿金镑。第一届联合国教育文化科学组织委员会名单:团长朱家弊,代表赵元任、李书华、程天放、些可祯、陈源,顾问谢寿康、瞿菊农、萧瑜、钱存典,秘书赵俊欣、用自修。
  昨晚所乘卧车系American Pullman Car ,因无房间,反不如旧车之便利。且上层乏窗,夏天更不宜。晨六点廿分,车过栖霞山即起。七点一刻到下关,乘三轮进城,北极山下正在造路矣。九点至教育部。遇新任次长田培林及药专孟心如、蒙藏司凌纯声诸人。借驷先至院。余告以浙大复员费不足情形,谓现有190 家教职员住校,在杭州不能租得房屋。若每家五方屋,每方需150(万元),即十五亿,再加筑实验室、教室各一幢,五亿元,故非有二十亿不办。驷先谓部中向院请追加1200亿,而院只拨了100 亿,此数中大得七亿,浙大得三亿。余以单从此数即见得不公允,因中大情形胜于浙大也。驷先允打电话与梦麟,余即继续与梦麟谈。约四点至行政院。
  十点往珞咖路廿二号,遇式敏及九弟仁甫。渠等均住珞动H 路,且九弟、六弟均欲向余设法谋事。因九弟已得党史编篡委员会通知转业,等于遣散。六弟则早退伍,得四五百万元退伍金云。二姊默君则唐、Rheumatism 风湿病,自上月二十边起,在上海加剧。月初回京几不能行动,在京、沪西医打针无效,觅一南京城外之中国式按摩家杨培昌每日按摩,始稍佳云。余在此中膳后,假寐→小时,即出至山西路理发店剃头。出。至中英文教馆晤林超,知Roxby 夫妇去北京,并知Bolton 与卢林英均在文教馆办公,情内井有其他机关。
  四点至旧铁道部即行政院晤梦麟,询以复员经费能否增加。渠对于浙大情形甚明了,但以各方需款太多,无法应付。余告以尚需十六七亿,渠允设法。对于活动房屋,谓已到200 座,均与以分配,如新到当可给浙大若干。渠亦倦政,以早退休为快。次晤朱中道,询以晤子文是否有办法,渠谓子文亦不能单独给与浙大。出。
  回所,途遇蔚光。晚膳时,谢觉予来谈半小时。又宝壁、宛敏渭来谈。
  接计苏华寄来之上海《文汇报》 十月一日,上有梅与胡鸿慈结婚广告)
南京   晨山下有雾,日中晴。最高温26.6°,最低14°。
  美国大使司徒莱登Leighton Stuart 今日抵杭州,受杭市民欢迎,下午即至九理松扫墓。市长周象贤将请渠为杭市荣誉市民。市长居于杭州天汉洲桥耶苏堂附近。看牙医何英祥。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气象局晤日蔚光,与谈卢温甫事。据云美国Syracuse锡拉丘兹Prof. George Cressey 葛德石颇有约温甫之意,故渠本人不愿往浙大,但晓峰则坚决主张渠去浙大。余劝蔚光速去上海视察上海气象台情形,并与中美合作所程设取得联络。至研究院晤萨本栋,与谈所中木器及工友人数二事,所中图书馆尚缺木器,即阅书桌与椅子,而冬季水汀之锅炉亦坏,需150 万元云。
  出至教育部晤郎自修秘书,索阅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会议来往函件。部中此类文件并未收在一处,且代表虽派定,而对于代表事先应筹备及先应知晓之事物全不通知,亦毫无预备。到开会以前乌合之众纷纷前往,开会时又事事不接头,这又〔是〕我们出席国际会议之常态也。阅文件,知上次报告我国战时文教机关之损失。瞿菊农顾问在会中依据所编抗战期各级学校及文化机关战时财产损失表,为三千四百万美金。而代表程天放在第五组大会报告,则谓为二亿五千七百万美金,因程所依据乃卅四年十月所编全罔教育文化机关战时财产损失表。从此可知各代表及专门委员均须给以充分之材料,同一样可靠之统计,以免互相矛盾之弊。此事经大会秘书处指出,教部复电谓抗战期损失只含包教部直辖机关,但与表中事实不符,后经通伯解〔释),认前者为至民三十三年止所编数云云。
  十一点至何英样牙科寓中,请其补一门牙,索价每粒二万元,因套子须加于另一牙上,须作二牙论,计四万元。余询其抗战时状况,据孟于Pearl Harbor 前离京,先至芜湖,后入内地,近虽将屋取凹,但设备全损失。并知胡润德医生现在上海英231美烟草公司为医生,其女公子己出洋,在Columbia 大学,胡夫人住在原处小屋,正屋租与CNRRA 云。十二点田。膳后睡一小时。阅教部取来宗卷。
  接庄雍熙电
  寄振公、主事谋、劲夫等函
南京   晴。最高73.5°F,最低61.8°F(上海报)。
  中共发表声明,主张履行一月卅一日政治协商会决议案,及军事方面各退至一月十日停战时之原防。鲁迅(周树人)去世十周纪念上海纪念会,郭沫若引鲁所著诗两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可以代表其人之精神。史地二学生孙怀仁来。长望、吴化予来。下午中国学生报社曹毅、陈永来。下午晓寰、李培华来。下午希文来,交与送宁宁中山表一只、彬彬牛津小字典一本。
  
  晨六点半起。八点吴化予、涂长望来。据长望云,今年二月十五六伦敦举行Science & Welfare of Mankind 会,乃British Association of Scientific W orkers (BAScW)英国科学工作者协会所召集,当时长望亦到会,决定组织World Federation ofScientific W orkers (WFSc W) 世界科学工作者联合会。于七月甘、廿-在伦敦举行,Conference 通过Draft Constitution 。英、美、中、澳、法、加、南菲均有代表, UNESCO自然科学组李约瑟亦到会,推定Prof. P. M. S. Blackett 布莱克特为President , Dr.W. A. Wooster 伍斯特为General Sec. ,并举定一常务委员会,以F. loliot 为会长,英国G. D. Bernal 贝尔纳、俄国Semenov 谢苗诺夫为副会长,长望及印度Saha 萨哈、美国P. M. Doty 均为委员。今年十一月间UNESCO 会后又将举行常会,嘱余出席,因余亦为中国科学工作人员协会之理事长也。化予来谈,述子竟已到院,对于工程研究所白利南路屋几全作宿舍极为气愤。化予并提议送年青研究人员出洋。
  十点半至石板桥何英祥处配右上门牙,此乃本年四月间在遵义请张鹏飞拔去者。t.二点至教育部晤(ß自修,遇汤吉禾,余嘱(ß即设法印英、法文本UNO Charter联合国宪章及UNESCO 之章程。十二点半回所。中膳后睡一小时。《中国学生报》社曹毅、陈永来,未晤到。借孙怀仁下山。余至黄埔路中央医院验身体,晤姚克方不值,见副院长王君及秘书徐荫棠,因今日为时晚,约于星期一下午二点半往验,并至Yellow F ever 打防疫针,凡经非洲者必须打两只,上海海关有此疫苗。出至教部与(ß自修一谈。晤周纶阁,据云在五亿以F 或尚可设法。余方出,遇骗先,乘其车至研究院,遇农山、雨农、仲济、化予诸人。六点上山至气象所。
  复庄雍熙电 寄荩谋函 允敏函
南京   阴国立中央研究院评议会二届第三次年会。吴大欣、任家弊来。
  晨六点起。八点下山,至研究院晤李润章、胡适之。适之十年不相见,较前肥硕,惟仍不觉老。九点开中央研究院二届评议会第三次会议。评议会出席者朱辑先、傅孟真、萨本〔栋〕、陈省身、吴化予、王仲济、罗宗洛、陈遵娟、巫宝三、吴均一、林可胜、胡适之、陈援庵、秉农山、钱雨农、胡步曾、李润章、吴正之、张子春、日蔚光、谢季弊、王雪艇、周鲤生、翁咏霓、茅唐臣、周子竟,及李仲授、冯德培二所长代理人。
  外宾到者二十人,新闻记者十余人。首由驷先主席致开会辞,次吴达锤代表蒋主席读颂词。于右任(代表中央党部)、洪兰友(代表吴铁城及周钟岳)、国防部部长白健生、组织部部长陈立夫演讲,最后推适之代表作答辞。
  骗先演辞中提及国家总预算有提出百分之一(今年应为二百五十亿,但未言明百分数)为科学研究〈研〉之用。臼健生谓军费项下提出百分之二为科学研究之用,并派科学家出国研究。适之认为好消息c 各人以白健生之演辞最为肯萦。立夫认为目前科学研究,因工业不振兴,农业破产,无事可做,又认为目前应注意社会科学。但立夫为教育部长,竭力提倡实科,今日乃自食其果。适之答辞中谓中国只要有十年安定,便可大有进步,以民国廿四至甘六年为例。又谓芝加哥大学成立于1891 年, CIr 加州理工学院更近。Princeton Institute of Advanced Research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时间更短,可知事在人为。此点已答复了立夫。又驷先批评晚近尚有人以《周易》算测行星(指刘治华) ,立夫答谓青年人不可予以打击,科学决不武断云云,亦针锋相对也。十二点会毕,照相。
  中膳时,据凌竹铭云,上海臼煤之价每吨百万元,- gram 值法币一元,与战前黄金之价相坪。又谓浙赣路明年必通车,黔桂继续造路。二点至所。睡一小时。
  《学生报》记者陈永来。又胡金麟及希文来。四点至琅琦路十一号之一晤杭立武,据云第二批复员费即可发给。又谓美国援华会United Service to China 将请大学教授卅四十人赴美云。六点至珞咖路,默君腿病稍好,渠欲长师大,倩予为之言于驷先。希文以薪水二月尽买表,以二十五万元购Richard Automatic 送彬彬。八点半回所。
  接浙大电
  寄荩谋等第二函
南京   晴蒋主席六旬寿辰。今日秤得重107 磅(连西装),高162.5cm( 中央医院廿二日秤)。
  
晨八点至研究院晤农山、子竟,谈科学社事。科学社文德里社址现为若干苦力与公务员造茅屋于上,已由理事会议决收回,限住户迁移。对于科学社将来政策,余主张与自然科学社合井,而成立一科学策进社Chines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of Science 0囚3九点开第一次正式会议。酋由驷先报告,述两年来研究院情形。次翁咏霓以评议会秘书地位报告,述过去曾有科学访问团之提议,要数万美金,政府靳而不与0年来经费太少,科学工作人员元以为牛,因此有希塑的人们、年青科学家,均有国外研究的趋势,此事急应挽救。次总干事萨本栋报告,述在国外研究人员不愿回国之理由以及人才之糟蹋,如桂质庭之放弃测定高空游离层Ionosphere 工作而任行政院参事。又说国家留学政策之不当,教部所送大学教授七十余人,大半不懂英文,罔论其他,而英、美主持中国国学之人,亦非头等人才云云。谈至此休息,余先离会,故Science Record 报告未听到。
  先至何英祥处,余昨令其洗刷牙,而渠竟欲为补二上molar 臼齿,一左一右,此人真市俭也。但左上molar 确须补,惟事先须与商耳。因与Îß自修约定二点半至中央医院验身体,故未回所,即在碑亭巷聚丰中膳。膳后至中央医院与Îß自修及李润章晤中央医院院长姚克方,据云得Diplomatic passport 者无须验身体,但须打Typhoid伤寒、Typhus 斑更多伤寒、Smallpox 天花及Cholera 霍乱,须医生出证,则中央医院亦可签字。余等又至卫生署(黄埔路)晤金楚珍,渠谓中央医院只要有教部医生签字证明即可签字。余以若去欧洲,必去美国,故愿至中央医院受检查,约明日下午二点半至健康科晤林开第。三点回。各所报告,其中医学研究所林可胜以英文报告,对于医药人材罗致甚有把握。晚中央圈、编译馆、博物馆、中央大学四团体请晚膳,遇董彦堂、马叔平、蒋慰堂、赵士卿等。
  
南京   晴
  晚美大使Leighton Stuart 请晚膳。补右上大牙及左上Bicusp 牙。验体格。钱英男、任家弊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下山至院。九点开会。今日讨论各所报告。因吴正之提议集中于各所经费之分配、以〈所〉〔及〕与大学合作等问题有关于研究院之大政方针,胡步曾、汪墩哉等均批评各所平均分配之不当,余亦甚以为然,故主张由委员会指定有若干问题为首要,一候有事业费,即须主办。十一点余先退,赴碑亭巷130号何英祥处。渠为补右上最后大臼牙Upper molor 及左上Bicusp 。何英祥补牙不及从前之认真,因年近七十也。据〔云〕每日工作只二小时,对于补牙亦只择易补者为之。余恐所补牙不久即脱落。十二点在中山东路潇湘中膳。膳后至大华照相馆照二寸照相,六张, 2500 元。出c二点至中央医院晤院长姚克方,渠介绍民师钱太兹,由渠陪同检验。首检眼,知余除近视外无沙眼,由姜医检查。次验肺,由李医检验,由X 光透视,无病。次抽血,并由钱医验心脏,未半小时即验毕。惟大、小便未验。三点半回,途遇陈乐素,知浙大学生因宿舍事有争执。下午研究院评议、讨论评议会评议员如何产生,自4 些可祯今集·第10 卷并通过Fellow of Academia Sinica 为院士。谈至六点半散。
  七点至上海路85 号美国大使馆,应Ambassador Leighton Stuart 司徒莱登之邀晚膳,遇使馆中Mrs. Wilma Fairbank 费慰梅, Mr. & Mrs. Korners? Krat?及GeneralGeorge Marshall 。在此吃Buffet Dinner ,后请Marshall 演讲美国军队中如何训练大批人队,谓Illinois 一年中训练三万机械工程司。司徒大使极谦虚,余以不能在杭招待为罪,谓其下次至杭时来浙大。九点告辞回。又Marshall 讲后,由适之致答辞。
  接默君函(并送哥糖一盒,梅洋十万元,彬、宁、松各廿万元) 接司徒巨勋函接希文电话
京至沪   晴联合国大会在纽约开幕。晨郭莲峰来。胡金龄来。
  晨六点起。教育部学术审议会。郭莲峰来谈,谓教育部职中大学院时所遗留者只郑养和、沈秘书与郭莲峰三人而已。九点半至院开审查会议,讨论中央研究院组织法与评议会之规程,拟定院士Fellow 第一届如何产生及名额。名额定第一次选80-100,以后每年15 人。评议员将由院士推选。十二点,余至碑亭巷130 号看何英祥补〔牙〕。今年四月间在遵义张鹏飞处所拔去之左上门牙连昨补二牙及洗刷,渠索七万元,余亦不与之争,即付去。
  十二点半至孟芳图书馆,应中大教授冯泽芳、邵鹤亭、张雪帆、欧阳费等卅八人之约中膳,到翼谋、洪芬、农山、步曾、雨农、秉文、树文等从前同事及胡小石等,共五桌。膳后由步曾、农山、洪芬、秉文、树文讲述东大过去精神及勘勉之词,余亦说数语。由欧阳铁翘及唐顺之作答词。
  三点至院开院务会议,通过《研究院组织法》及研究院评议会之规程。六点始散会0 多数议案均未讨论,皆由事先元预备,不将议案付审查。但余以廿五浙大校务会议,明日不能不至沪转杭,故决计晚车行。晚七点借院中诸人至行政院官邸宋子文宴,到梦麟及子文。今日菜系中国银行厨子所制,故丰富而清谈,食之亦不伤胃。宋子文肥硕而年不加老,亦养生得法也。晚十点乘院中车赴下关,坐11 次赴沪卧车。于十一点开。
  接王超人函
沪至杭州   睛。18.5°。
  晨六点三刻车过南翔。八点至上海站,即至北站餐室早餐。餐后至两路局化验处晤陆次兰、路季讷,与商购今日下午钱塘号特快车票事。据次兰云,沪、宁、杭每月收入一百廿亿元,以三分之一交交部,三分之一为员工薪水,三分之一维持。
  235但全路修理完全停顿,而对于员工尤其职员多方压迫,故同人对伯庄颇不满,近工人且有罢工之趋势。
  九点半至北苏州路江西路Embankment Building 河滨公寓#320 房间lndustrialRehabilitation 部份,晤J. M. Stevens ,询其活动房屋情形。渠约余晚膳与CNRRA工矿委员会孙德和会晤。十点至四川路中国旅行社探S. S. General Meiggs 消息。
  又至北京路一号美大使馆新闻处中英文化委员会British Council 晤Lau町,不值,知己赴香港。遇Hedley 及徐进亭。余欲知浙大托购药品、仪器之确数,据徐查得已到者四镑余,→部份到十九镑余。遇钱逸云。
  十二点三刻至福州路江西路Hamilton House 汉弥尔登大楼Room 714 ,晤J.M. Stevens 并中膳,到孙德和、Mr. Bower ,及Mr. Hall? 。余询孙以Quonset 活动房子情形。据云共600座,分200 与行政院,其余多巳支配,但学校不在救济之列云云。Hall?方自大连归,据云大连照例不能驻俄兵,但目前有大量俄兵,且中国官员不能自由进入云。二点至北站晤次兰取车票,三点上车,四点开。八点三刻到杭城站,由1055 号车开回校中。司机骆卵臣已走,由竹姓代。适劲夫、步青等在开支配房屋〔会〕,余即加入报告。十一点睡。
  接王季午函 李敬婉函
〔杭州〕   晴。晨18.5°。
  开第49 次校务会议。士俊、士樵、霞姊来。
  晨六点半起。上午孙斯大、董伯豪等来,报告在校学生巳增加至六百余。因校中为上课起见,拟将新造宿舍三座给与单身教职员住,而以礼、义二斋住家眷,使学生住工场、膳厅及体育馆等。学生反对,将新造宿舍各屋均加锁且擅贴名字,故余召代表陈乃扬、刘庸、于子三、吴士廉四人来谈,渠等对于体育馆尤不满意。余以此种安排乃不得已之举动,亦只为暂时之计,体育馆侠至最后始分配。又女生亦不肯移入旧女生宿舍更无理由。觅女生代表杨孔娴来谈,直至中午。
  今日将自南京带来之理、工、农、医各部UNESCO 所计划之设备交与王军谋、劲夫、邦华三人,请将目录中所未备之化工、航空、森林、园艺等部份请人开单。关于余下月出国时,约晓峰及劲夫谈,请劲夫代理,劲夫尚不允。
  午后二点半开四十九次校务会议,到代表廿八人,适过三分之二全体评议会人数。首由余报告迁移、建筑、法、医二院及附中筹备'情形,教部召集会议时关于训导及研究院院长之修改与废除,今年招生及国际合作、UNESCO 等问题。次王军谋报告学生人数,可到者计旧生1477 人,招生录取人数556 ,教育部分发210 人,以上共2243 人,又加保留学籍21 人,为2264 人。次总务报告,内有周王庙翻车时各系所损失之箱号共87 箱,以化学系为最多28 箱,机械系九箱,图书馆十七箱次之。次丢到会计报告。本年度因九月间经常预算忽增四倍故,故本年度大学赢余一万二千四百万元,师院一千二百万元。复员费从前收到运输三亿六千七百万,所用超出此数甚多,计七万万余。还都补助,垫八千九百万元。修建筑费共收廿二万八千万,己付一万三千万,应付未付工程三亿元。叉车辆等一万O 四百万,借房租二千三百万。故已用罄。近部又拨三亿元,借五亿云云。吴馥初报告建筑,林汝瑶报告房子分配'情形。报告毕己六点,开始讨论提案至七点。晚膳。士俊、士樵、霞姊来谈。
  接章问渠函 葛运成、汪尚华、敖启瑞、姚风仙、Glenn T. Trewartha 、钱坤珊、陈建功
杭州   晴。晨18.6°。晚起风,微雨。
  白俄罗斯外长基塞莱夫于联合国大会痛斥美国对居民政府单方援助。晨张天任来ο 学生代表陈乃扬来。下午韦润珊来。土俊来。
  
  晨六点半起。省训练团张天任来谈,邀至团中演讲。又学生代表陈乃扬来谈,为宿舍事。渠等欲将义、礼、信、智完全归学生,而校舍支配委员会则允拨义、礼二斋。九点继续讨论校务会议提案。成立行政会议,以校长、三处处长、院长及代表七人组织之。改组校务会议,依照七月间高等教育会议办法,将系主任改为非当然委员,副教授不在选举、被选举之列。又整理委员会,将委员会列成十四个常务委员会,其中尤以预算委员会与聘任委员会为尤要,后又加一体育委员会,成十五个委员会。谈至十二点半。中膳。
  膳后顾俶南来谈,渠不允为训导长。余以渠比较能得学生信任,且余将出国半年,故渠能担任则余可较安心。俶南允再考虑。二点韦润珊来,云明日去上海转汉口。三点半继续开会,通过卅五年校历:旧生上学期十二月十一日至三月十五,下学期三月十四至六月卅日,新生上学期十二月十六至三月廿二,下学期四月七日至七月十二日。永久校址决定在大学路至华家池地段。增设经济、政治二系,呈部请拨研究专款二卡亿元,等于美金五十万元之购买力。次讨论整伤学风,决定数原则如下:提倡求是精神,增加课外运动(体育、音乐等) ,增加师生接触(如星期旅行) ,严厉执行校规等各条。最后讨论余坤珊提救济复员教职员子女失学案,由余坤珊说明。沈金相报告中学困难情形,知第二次考试2042 人,取101 ,第二次考试教职子弟应考者多, 896 人取133 ,比例为6: 1 ,而教职员子弟77 人中取18 ,比例4:1 ,尚有落第者52 人,拟设法辟补习班。五点三刻散会。晚膳后大姊来谈。
  接么枕生、陈叔谅、马昂千、王仁东、蔡竟平、周国创、李宗恩、沈友仁函 中大电
  寄陈建功函 陈叔谅电 胡建人电
杭州   睛。晨18°,晚18°。
  在联合国大会上苏外长莫洛托夫坚决主张否决权不能废止,主张各国裁军,并抨击巴鲁合Z37控制原子能案,又斥邱吉尔抱反动思想,信武力能控制一切。惠国农到校。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借允敏、松、棒、宁等乘车赴钱王祠十六号,由竹士宽开车前往。晤张自立太太,告以钱王祠七号屋因余将去法国出席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会议,预期要半年始回,故不能居住,并将合约退回。由此趋车至苏堤第六桥(映波桥)旁花港观鱼。适曹尔麟借柴扉在此相遇,知柴在艺专,住蒋庄,而曹因为侄女进附中同来,故亦住蒋庄。遂至蒋庄,停半小时,遇柴扉之夫人。出后向南高峰行,是为定相路,至于忠肃庙,内甚荒稿,但仍有王文成公对联:"赤手挽银河,君自大名垂宇宙。青山埋白骨,我来何处哭英雄?"余去年即剿袭以吊迪生,非敢自比文成公,亦以此联之却合身份也。出至法相寺与六通寺。六通寺较大,其旁有俞曲园墓,寺内有曲园书之中堂。1二点回校。
  午后约何家大姊、霞姊、杨静波、丁荣南、士楷夫妇、士樵,及刚、飞、宜等在院内拍照数张。四点散。黄炳坤交阅Howard E. Wilson 著"Education as an Implementof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小书,月Carnegie Endowment 所印门晚膳后李超英来谈,为恐学生游行及党派争执等问题。李比较开明,余告以校中只能依据行为以处罚,学生信仰可以自由,但不能作政党之活动。嘱振公来陪同赴振恒小筑,晤王劲夫、苏步青。今日最后一辆校车到杭,乃由王杰与惠国农押来到校者。自江西至浙公路极坏,到诸暨后须由火车载送云云。
  接费袁家第、马寅初、庄达卿、苏元复、顾俶南、古丰民、张国维、张宝墅、维美成
  寄吴仲常、二姊
杭州   阴
  沈怡为南京市长,马超俊调中央党部农工部部长。沈鲁珍回。
  
  晨六点半起。章宝兴来。渠欲再谋留校,余不允,以宝兴过去种种劣迹,如与人打架,偷卖车胎,经营生意,早为人所侧目,自非停职不可,但可加给遣散费而已。
  作函数通。寄电与叔谅及次兰,告知卅日晚军赴京。晨沈思岩太太、坤珊、季梁、贝时璋、邦华、劲夫等相继来。十→点乘车至省府晤李超英,并约李同晤沈成章主席。
  余告沈以将赴巴黎出席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会议,半年始能回,并谓已与李超英约厅方与校方密切合作,如省立图书馆由校出资六千万元修好,由两方公用。沈约校中各院院长、处长明日中午中膳。十二点辞出。
  午后贝时璋与黄羽仪太太来谈。三点开行政谈话〔会〕与校舍委员会联席会议。余报告余将赴欧美,出国期间请王季梁先生代理,候郑晓沧先生回国时,以晓沧先生代理。次讨论新宿舍定名问题、British Council 账目问题、工人及期工待遇问题、未曾叙定等级教员之研究费问题、旅费报账问题等等。最后讨论到校舍支配,以前次会议(余未到会)决定以新造之学生宿舍三座及智、信二斋归教员住,而以〈大〉〔工〕场饭厅、体育馆、金工场与礼、义二斋〔住学生〕。学生对于前三屋均不满意,故乱贴壁报。今日学生代表陈乃扬来,欲求列席,余不允。今日讨论结果,以教室原有57 个减少八个至49 个,将工院大礼堂腾出为学生宿舍,可住300 人,金工场430 人,礼、义二斋400 人,合可得1130 人,男生已敷用。女生150 人住女生宿舍。而农院学生初到,住图书馆楼下。议毕晚膳。膳后再谈新添教室与一年级实验室之地点。八点半借振公至工院晤顾俶南,请其担任训导长,渠已首肯。
  接汤恩伯函 胡二丘瑶、陈令仪、黄仕松函 王友费、殷源之、黄尊生、汤润琼(三嫂)、方觉慧、陈令仪
  寄陈叔谅电 陆次兰电 梅儿函 吴仲常函
杭州   晴。晨17°,晚18°。
  国军收复兴化、启东。发表顾俶南为训导长。中午沈主席请客。
  
  晨六点半起。上午方志馆孙馆长延钊,又学生代表陈乃扬来。又谈家桢来。
  上午九点开建筑审杳委员会,审查一年级教室、实验室二幢建筑投标者之资格。计投标廿一家,因鉴于过〔去〕作事之慢,故此次取严格审查办法,且开标即决标,以最低标得标。廿一家中只通过国华(吴景安)、欧迪、新金记、汇利、大同、新仁记六家而已。
  十二点偕劲夫、季梁、邦华、晓峰、觉予、振公、俶南、庭枯、皮高品、浩培等至孝女路二号,应主席沈成章之约中膳,到UNRRA 美国来查检之Stent 及Kend时Marshall、顾毓臻、周企虞、雷法章、李超英等等。知马少豪将回国任Office of Education中远东近东司之司长。二点回。
  三点开训导会议,到步青、俶南、润苍、晓峰、振公、伯豪、斯大、杨耀德、浩培、劲夫、邦华诸人,讨论原则及具体办法及壁报审查原则,至五点半始散。六点借梅太太(李今英)赴天香楼。今日为哈佛Club 成立于杭州之胜利后第一次会议,到李今英、谢幼伟、郑儒铺、黄炳坤、李春芬、Marshall 及余,共七人,尚有张晓峰、张惠谋、孙季恒、姜淑雁四人未到。Marshall 健谈,在哈佛于1922 年毕业后任教多年,为一年级之训导主任,故于哈佛历史颇熟习,谈及Harvard Yenching Institute 哈佛燕京学社及Prof. Copeland 故事甚多。谈至八点半,尽欢而散。
  接陈叔陶、中央党部、C. E. Bowen 、刘福泰、陈叔谅、王仁东、黄仕松、庄达卿、李伯纶、沈友仁、黄尊生二函 杨新美、阮春芳、张国维、严仁赓、省党部
  寄卢嘉锡电
杭州   至上海昙。上海最高70.5°F,最低55.°F。
  留学考试放榜。侯德承来。于震天。
  晨六点半起。八点教职员四卡余人约请早餐,到祥治、家玉、劲夫、乔年、步青、时璋、李今英、谈家中贞、沈鲁珍等,季梁主席,余致谢辞。餐后借同人及允敏拍数照。
  九点约学生谈话。余述浙大复员之迅速与安全出于意料之外,美中不足是同学周介民在汉口船上误走空洞而跌毙,及嘉兴附近周王庙沪杭路车出轨,一百五十箱(巾七f- 八箱全散)之倾覆。次述新聘教员有孟宪承、丰子'也、楼光来、郑儒铺、DavidCross 、林天兰、李春芬、李思纯、朱庭枯、孙鼎(以上文学院) ,张和瑞、刘宝书、卢嘉锡(以u酌,岳前毅、张德庆、沈谅、梁允奇、I 成章(工) ,沈学年、j 振麟、蒋芸生、许道犬(农) ,李浩培、赵之远、陈令仪、黄炳坤、严仁赓(法〔学〕院)等。次谈及仪器与房屋,并述目前新宿舍三幢与智、信二斋不能不住教员。次谈及校中应保守与改进之精神: (1)无门户党派之争。(二)求是精神,即大无畏精神。(三)民主精神,要大多数人出面有主张。十点十分散。今日正式公布顾谷宜为训导长。午后作函数〔通〕。
  三点馀即有人来送行。余与允敏借振公、陈宗器出外,晤阮毅成,遂至于,站。
  来送行者有余坤珊夫妇、陈乐素夫妇、梅太太、邦华、劲夫、伯豪、厚信、季梁、晓峰、馥初、士楷夫妇、何元晋等,最后振公、毅成亦来。四点西湖号车开,在途平}I顶,八点至上海北站。在餐室晚餐后,即至管理局六楼晤次兰与季讷。次兰谈及Illinois 学生时代Cosmopolitan Club 之老会友如Arthur Seymour 、Prof. Brooks 、Prof. Oliver 等殆已过世, Dean Clark 、Davenport , Prof. Hokkins 亦均下世,同学中Elmendorf 、Saneringhaus 、Albin 、Disks 、Simon Brothers 诸人。季讷与次兰均托余购World Report周刊一年。十点廿分余即别次兰等上卧车。
  今日教育部留学考试放榜。计公费生取148 名,自费生1216 名。公费生中浙大有支德瑜(英)、邹国兴(法)、天文黄授书、冯平贯(美)、农具方根寿(美)、王启东(美)、冶金j普生、冶金郭可信(瑞典)、化学黄左铺(瑞典) ,共九人。私费生有范祖珠、茅于美、吴大忻、范少卿、陶光业等。
  接侯苏民、解俊民函阮毅成、汪尚华、姚凤仙、钱厚载、雷荣两、敖启瑞
  寄贝时璋、叶左之、C. E. Bowen 、Illinois Alumr林电
上海   主南京晴佳。晨有雾,窗纱尽湿。上海最低57.9°F,最高74.°F。
  殷汝耕判死刑。蒋主席六旬寿辰。赴励志社为蒋主席祝寿,签名后即出。
  晨五点醒,车方经镇江西站。七点起,未八点即至下关。在车上遇庄智焕与张维帧(罗志希太太)。乘气轮车入城,至气象所时尚不到八点半也。九点半至教育部晤Îß自修、汤吉禾,并将UNESCO 之理、工、农、医之仪器单交去。据Îß云,代表团旅费政府仅允拨三万二千元美金,新代表每人制服装仅四百美金(值一百廿万) ,在法留廿五天,每日给廿元,合共五百美金,加来回旅费。去时顶备由印度飞马赛,直赴巴黎,不停伦敦。据门3 云,中国代表拟常委Executive Committee 为通伯,Vice Chairman of UNESÇO 为谢寿康,因二人可常川到会也。护照与健康ìiE均已办好。十一点回所。
  午后二点半至中央医院晤姚克方,取得身体健康检查证后出至黄埔路胁志社,今日以蒋主席六旬大寿,故中山路、黄埔路一带极热闹,有网球赛、跑马赛,井有纪念邮票。余签一名即出。至珠江路地质调查所参观研究院、教育部合办之文物展览会,因时间匆促,无暇细阅,但见人内即有二尺直径、高一尺半之毛公鼎c 传系周宣王时代,于道光年在陕西岐山出土,为雄县陈介祺所收藏,后为端方所得。端家败落押入天津俄道胜银行,由口十恭绰等赎,经商人陈咏仁献与蒋主席,交中央博物馆。次于毛公鼎可注意者为天津德人杨宁史所藏之殷代铜器260 件,大部是酒器。
  铜器上雕刻甚佳,有跳舞、射猎等等。次则为清代皇帝玉堡。又有字画及宋、明刻本,有柜中陈列《永乐大典》一本(原号第3410 本)。在此遇缪赞虞、耐衡叔、贺师俊等。
  五点至院,即赴珞咖路晤二姊,晚膳到叔谅、六弟、九弟等。二姊以寿田石图章二枚相送,上刻百寿字。八点半别叔谅回。公费留学生(中)148 人中,浙大以余所知有支德瑜、邹国兴、黄授书、冯平贯、方根寿、王启东、丁普生、毛汉礼、郭可信、黄左俄等拾人。
南京   睛。上海最高70.6°F,最低57.3° F。
  邮电加价各五倍与十倍。今日起实行普通信、平信一百元,快信三百五十元。沪宁、津浦二路票价加50% c 自京至沪头等27 , 050 ,二等13500,三等4700 。赵子衡、金廷秀、程亿帆、解俊民来。游中山陵。遇国防部监察局第二处副处长陈纵材。下午希文来。晚元晋来。《中央日报》记者黄汉璜来。
  晨六点起。八点解俊民、程忆帆、金廷秀三人先后来。解在美国受教育部委〈度)[派〕习仪器制造,但回国后无事可做,只能向博物馆谋事做。解在剑桥停留若干时,曾遇秦元勋、钮因美云。忆帆在华盛顿习天气预告,又在芝加哥大学习Synoptic Meteorology ,对于此道颇有兴趣。金廷秀自北平来,为余购沈存中《梦溪笔谈》及刘廷献《广阳杂记》各一部,去洋三千六百元,可称廉矣。
  九点半借陈叔谅至中山东路晤国库署副署长石光曙,同行者有侍从室副官些圣章(奉化人)及蒋君章,为提取蒋委员长所拨五千美金事。因昨日国民政府文官处政务局来函谓:兹奉主席批示,以先生出席国际会议后将赴美考察教育,特准拨发补助费美金伍千元,除通知财政部俞部长照发外,即请查照洽领为荷云云。函系241府交字第7760 沈。此函交石光曙阅后,石即查于科中,知行文未到,乃托其到后汇寄美国大使馆陈之迈于华盛顿。出后余至香铺营十八号晤次仲,渠嘱余购寄法国书籍数种,并借至糖坊巷38 号晤吴仲常,不值c 借次仲至中山东路及太平街一带购物件。在盛锡福帽店购得呢帽一顶,价三万八千元。
  遂于中午在都城Metropole 西餐,餐后乘次仲车至中山门外渴总理陵墓。十年不到,风光依旧。道路与树木均与前无别,惟陵墓屋脊一角、石狮与铜盆均曾受炮火,稍有毁坏。余等入墓室中,见大理石匠于棺上。出。次仲录下总理告诫国民党员书,大意谓满清推翻,国民党员一旦登台,均以做官发财为目的,全是假革命,所谓真革命,乃是牺牲云云。
  下陵后借次仲至地质调查所看文物展览会,遇Mrs. Wilma Fairbank ,约明日去见她。四点国至部中,晤黯先3 渠谓正之辞职极坚决,且神精殊不安,故须物色继任人,欲余调中大,渠亦认为不合理。余仍拒绝,谓如就中大,则民甘-年早已就中大矣。四点半晤周纶阁,嘱其复员费到后务必要拨浙〔大〕十万万元c 五点程天放、李润章、瞿菊农来,借汤吉禾、rn 自修,共同讨论至六点散。因。九点半何元晋来谈。
  接国民政府文官处政务局来函
  寄允敏函 季梁留学生名单
南京   晴
  国军在苏北收复东台。晨六弟来一庶为来。希文来。上午章诚忘来。中央通讯社蒋星煌、萧同信来。严可为、陈令仪来。见蒋主席。
  晨六点起。八点乘国防委员会专门委员车与希文、r庶为、张叔同同下山。庶为二子丁普生(化工)与光生(医药)均于本届考取教育部公费留学,明年可以出国。庶为教书卅年,老当益壮,亦跃跃欲试,欲得出国机会,请校中以久历教学资迭出洋。余以校中可呈部,但希望殊少。八点半借希文至上海路84 号美国大使馆晤文化参赞Cultural Relation Officer Wilma Fairbank ,渠介绍余见Archibald MacLeish等,并介绍希文去看大使馆医生Topfer (住73 上海路)。Topfer 为希文诊沙眼,希文在预备班医生用Phenol , Topfer 并不知有此药,但知用St邱ha Drug o 出至北京〔路〕36号晤罗士〔培〕夫妇,遇云南大学历史教员段女士。罗士〔培〕介绍英国地理学家多人。
  十点至太平路买商务书馆书籍若干种:刘纪辰《中国地图》、单本《词源》及李俨《中国算学史》、王以中《地理史》等等。十一点半至教育部,与李润章、程天放、瞿菊农、rn 自修同见驷先,说明代表团去年预算七万美金只用四万余元,尚多二万余,而今年会期廿一天,多于去年之卡六天,且为第一次正式大会,但预算只三万数千,实不敷甚巨。驷先意决先垫拨二万美金。余等退后,约明晨六点前赴光华门外飞机场起飞。余送润章主白F路后又至中央商场购内衣,至中山东路购28"皮箱一只,价七万二千元。二点始回。
  午后!冻令仪未谈余收拾行装。晚膳所中同人约余聚餐,主IJ 附桌I j由赵儿市太太,如九草迄禾功身今H JiIJ 者杜靖民、杨鉴初、顾震潮、朱和!司、[;i又乱、向山言、曾树荣、张'主坡、梁实犬、张以刚、刘福藩、何元晋等。八点布雷以年米战至湖南路508 号,遇学素、叔谅二人。1于布雷来,知今日布雷提及余名,主席欲招余A 谈,遂定今晚云。九点至军官学校官邸与蒋主席谈十五分钟,询在欧美居留时及浙大现况并晓峰状况,至九点廿分即出。回北极阁。
  寄季梁等第.pJ(j 振公、家主凶允敏第一函(以上均元晋带杭) 奇徐子青、允中的
南京   飞昆明晴佳

  中航机C46 No. 126 七点飞,下午一点到。Diplomatic passport No. 3803.晨五点起。借希文进早餐后即乘教育部米接之〈机)[车〕出发,时天己微明。
  余见希文所着之衣甚单薄,乃将绒衫脱下交穿,因渠昨气象台过夜,而今晨天气较冷也。车至琅野路接立武,又至白F 路接润章,遂至光华门外机场,时驷先、慰堂、程柏庐、溺吉禾均已先到。而上海来之中航机C46 No. 126 亦寻至。七点上机,机可坐四十人,但乘客不多,仅二十七八人C 机即起飞,极平稳。八点三刻到汉口,不觉冷,下机, (场〉在武昌停半小时。9:15 又起飞。十→点左右机在云上,但巳在四五千〔公〕尺高度,天气虽佳而觉冷。在机卜曾进早餐,不觉饥。至下午二点安抵昆明城外四公里之机场。即由教育厅厅长王〔子〕政及省府秘书主任杨适生相接至金碧街中国银行金碧招待所中餐。餐后,秘书长朱景喧来谈片刻。宪兵营营长曾光来谈(江西人)。
  三点,余在寓作函数通。五点半出外一游。下午七点,主席卢汉在其寓所青莲街十号约晚膳,到卢主席汉(字永衡)、教育厅王子政、建设厅陇厅长、民政厅张西林及华君、金君、秘书长朱景睡、杨适生秘书、何总司令(敬之先生侄)等。据卢主席云,越滇路安南境内已通车,惟滇境仅通至开远。因轻轨,故美国与UNRRA 均无法补助。锡价大跌,每百公斤卅万元,全省收入不敷极巨,故教育经费近由四拾亿减至二十亿云云。又下午五点熊迪之来。乘其车至正谊街购绒线衫一件,价六万元。并至华山西路云大校长住宅稍停,遇其二公子,长者方自美国实习田,次子方考取法国留学云。晚九点一刻睡。
  寄允敏No.3243

昆明至Calcutta 加尔各答   睛。下午Calcutta 房中28°。晨八点21°。外间最高86°F,最低69°F。
   住大东Great Eastem No. 128。晚加尔各塔领事沈绍棠请晚膳。
  晨四点起。五点早餐,在金碧别墅,王厅长子政亦来,此外则代表团五人天放、润章、菊农与自修及余。膳毕即乘车至城南拓东路Chennault Field 飞机场,杨秘书亦来。七点上机,机师为美国人,名Terry。飞行高度在一万二千尺左右,故稍觉冷。自昆明至八莫335 英里,于二小时飞到。/八L点时见下面山谷有雾,而飞机尚在Alto 川Clumu山I息.又进早餐,遇蔚光之弟,知在八莫已一年余矣。停三刻钟,9:45 自八莫起飞,初相当高,故又觉冷,但行二点半后,机下降,经过Cumulus 云层颠簸颇甚。一点抵加尔各塔(即加城十二点半) ,即有中国总领事沈祖征(号绍棠) ,领事蔡维屏、陈以源相接。闻周克强在飞机场上,但未见到耳。经邝秘书安排护照,未半小时即乘汽车赴Old Court House Street Great Eastem Hotel。余与邝、瞿、李三人住127-28 号。
  二点半至楼下中膳365 (Rupee) ,膳后国际大学谭云山借中国商会余清波来。
  谭云山约于星期四赴国际大学,地点在Bengal 孟加拉之Santiniketan ,离加城99哩,名为Visva Bharati ,即国际大学之意。其创办人为Rabindranath Tagore 泰戈尔,创立于1921 年,校长为其侄Abanindranath Tagore , Sec. General 为其子RathindranathTagore 云。有学生五百,中国学生十二人云。四点半至Park St.中国领事馆(# 30) ,遂至Styl 西服铺制衣。余制Dinner Jacket ,及西装二套。出至惠罗公司。
  六点回。洗浴之后至8/6 Alipore Park Road 领事住宅晚膳,到王慎明、顾一樵、谭云山及沈、陈、蔡三领事。谈至十点,兴辞而回。加城以回、印冲突,故10:30 即戒严。
  寄允敏No.4 又季梁等No.2
Calcutta    睛。最高30°,最低21°。加城时间较南京晚二小时半。
  晨五点即醒,不能成寐。余初自飞机〔场〕入城,由北城至Open Count HouseSt. ,所经均Hindu Quarter ,但觉沿街之屋多年失修,满墙招贴,不如上海之整洁。
  但晚间赴E吨lish Quarter ,自Alipore Park 一带观之,则公园、住宅均足匹敌上海。
  但据蔡维屏,二Quarter 之费用大不相同,在印人〈度〉〔区〕每月用200卢比足矣,或150 亦行,而〈印〉〔英〕人区需2000 金,如此领事所住屋租金即100o Rupees 云。
  印币一Rupee 等于16 annas , 1 anna 等于12 Pies ,但最小币为1/4 anna。购物均出税,占物价约4.8% 0 - Rupee 目前汇价为国币900至1000元,美金一元等于Rupee 3.26 个。此间面包与糖均有限制。食堂膳限3 courses ,但己可吃饱c 印度风俗与中国甚相若,在街上可左右乱走,不循向〈走> [左〕或向右之规则, {13 车子向左行。饭厅中茶房特多,效能极低3 街上乞丐络绎,招贴满〔墙),此皆印、中两国所同具者也。
  今晨借瞿菊农(世英)由大东向东南行至Chowringhee Street 惠罗公司购内衣等。此间内衣二套亦须廿七卢比,即二万七千元,箱子之价比上海高,惟两装较廉耳。一点半中膳。膳后睡斗、时。洗浴c 四点移住135 号。广~自修借其女友MagaretBlinker 来,系印英合种,曾至昆明半年。五点借赴动物园看狮、虎、犀、象、河马与猴子。见有八人合抱大树,形如槐,名为Rain Tree o 出时已旁晚〈己〉〔矣〕。园内鸟类极多。有直径六尺之大革,牛头马身之兽,并饲象以膜。有鹤多只,向天而叫,其声甚洪。古人谓"鹤鸣九泉,声闻于天",岂欺我哉!
Calcutta, India    晴。下午房中26°。外间Max.87° F ,Min.67° F。
  至Meteorological Office 0 晚交通部王慎明约晚膳。
  展七点起。早餐后十一点借天放、润章、菊农诸人乘领事馆4733 号车至广场中之Victoria Memorial ,乃纪念维多利亚后之纪念堂。前屋为白大理石,极为显耀,其北有维多利亚坐像,再北与南均有Curzon 寇松象。Calcutta 铜象之多为城之特点,亦所示帝国主义侵略者所以戚示弱小民族之一工具也。故至欧州人店中欲觅Post card ,但见Statue 之照片,而风景片〔元J , Memorial 内有图画及艺术品,但对大众不开放。余等遂回。
  中膳后又趋车至动物园南Meteorological Offi肘,由天气预告组Mr. S. N. Sen及Soho 二人招待,知此区之Director 为Dr. S. Mull ,而中央New Delhi 之DirectorGeneral of Observatories 则为Dr. K. S. Banerjee ,近告假,由Dr. Ramanthran 代c 全国分七区预报,每日制天气图,方法均旧式,并无Air mass 及Front。长期预告由Delhi 管。次参观仪器,亦极简单,计有Transit →,为现时之用钟三只,精密程度可至每月差一秒,地震仪有Milne Shaw E - W Component ,重2150 峙,放大250 倍,又有Omori N - S E - W Component 0 气象有Sliding balance barograph ,系丹麦制oWind 有Dines Anemometer ,全系Service 工作,无研究设备。出至Park St. 30 StylishCraft 裁缝铺候衣服。
  五点至Mayfair St.晤交通部代表王慎名。据云在加己四年,渠每月可得2000Rupees ,住宅在外,故甚舒适。义至Swiss Confectionery 吃ice cream 。六点趋车至Dhakuria Lake 一周,其形类一长河之河曲,因塞住而成湖,中国人名为两湖。此处有中国人一万余。但晨至New Market 不见中国货。New Market 为百货商场,购得中山先生传一本,名Strange Vigor , by Bernard Martin , 1944 (11 Rupees) 。
Calcutta-Santiniketan    晨睛
  晨六点起。六点半借润章、童纪唐、瞿世英等三人赴对河(Hooghly River)Howrah Station , t~ 自修与商会余清波送别。原定8:00 开车,延至8:45 始开。乃East Indian Railway 一支线,至Bolpur 向NW 走,凡99 英里,价为13 Rupee 3 annas ,约合中国130 元一哩。延至12:30 始到,即有国际大学Visva Bharati 之书记Chanda来接。此校创立于1901 年,系Rabindranath Tagore 父亲之产业,创一如私塾之校,至1921 年始成立为大学。诗人Tagore 于1940 年主世。现校长为其侄Abanindranath,而秘书长则为其子Rathindranath。中国学院院长谭云山亦在站相接,英名Cheena Bhavana。由谭与A. K. Chanda 送余至Santiniketan (意即和平村)之大学客室内稍息,即至中国学院与谭云山、Dr. Keskar (National Congress General Secretary)、常任侠教授、杨允元、童纪唐等中膳。
  膳后稍息,即参观Visva Bharati。首看印度文研究部,主持者为RohitimoranSen ,l1t人曾于民十三与Poet Tagore 赴中国。附图书馆有书六万卷。次参观美术部份,主其事者为校长Tagore 之门徒Nanda Lal Bose 。最后看中国学院,遇徐梵瞪(中央大学)、太虚徒白慧等等。知中国院建筑为1937 年委员长捐五万元造,国币以三万元造屋,三万元购书。现有中国学生12 人,印度人如其数。
  晚仍在谭瓦山处膳。遇印度中国通Prof. P. U. Bapat ,乃迪生在哈佛之学生(Ferguson College , Poona 4 )。晚膳后即在中国学院内召集中国学生谈话,由谭云山述此院创造之经过。乃Tagore 由华回国( 1924 年)蓄意、任公先生赞成来印起源,寻任公逝世,而胡文虎允捐款,食言,由谭回国与季陶商,始得主席捐款云。十一点离Santiniketan ,别Chanda 、杨允元等。
Calcutta   晴。下午房中28.8°
  下午陈以源领事来。余清波、谭云山来。侨务委员曾纪华来。据曾纪华云,全印有华侨三万人,加城占1300 ,有一初中名中正中学,建国、培梅、梅光三小学。
  晨十二点左右,车至Bolpur 站,借李润章、瞿菊农、谭云山、童纪唐等上头等车,余与润章、菊农占一间,有上、下共四铺,但上铺不甚安全。余等假寐。至晨八点始抵Calcutta Howrah 站。沿途停止多处。印度鸟类乌鸦、麻雀与中〔国〕同,但不见喜雀。在站商会会长余清波来接。遂至大东旅馆,即与周达夫早餐。达夫,周南白之侄,元任学生,曾在北大及中研〈究)(院〕学语言,于1939 到印,在Calcutta大学教国文-年,近拟回国。
  十点馀偕达夫、润章、菊农至加尔各塔大学。加大制度与英国大学相仿,分为若干colleges 。加大有八十余,而大者一. eollege 有四五千学生。加大由PresidentSir Asutosh Mukherjee , Vice Chaneellor 而扩,华人称为印度蔡平民,于1906一14 长加大。但继其任者其子与孙婿均不能绍宾袭,故加大近来声誉日落c 比较〔起来〕理学院较好。余等往文、理一今院正值田、印三教冲突,故放假,己延半个月C!fç:定月初开学)。理学院又分二处,物理、化学在文学院延长线,相距不远,而牛物则在阿南,相距较远。余等歪理学院晤Prof. Saha (Heat authority) 及新来之日。附教授,均未到校。
  出后至间壁Bose Institute ,月有名植物生理学家Sir 1. C. Bo附!听设JL 氏于1937 年去世,由其侄D. M. Bose 继任。Sir Bose 毕生研究于三大问题: ( I )在1894年左右即认定eleetrical 与light wave 之同类, (2) living 与non-living world 间之类同, ( 3 ) animal cell 与plant cell 作用之相若。其侄继续其工作,引往参观。对于含羞草( Marmosa?) 之动作与其通电电流之关系,研究photo synthesis ,以X 光射Seed上,以得mutation ,及用Irradiated plant food 以现其作用。研究所并有→ shop ,甚合用,每年经费只六万Rupee ,但各方有补助。正在作麻与chinolina 等改良种子研究。
Calcutta   睛。最高88°F,最低72°F。
  遇田新亚,山东大学毕业,曾得研究院工程奖金。
  晨六点三刻起。偕周达夫等早餐后,借达夫、天放、润章乘领事馆4733 号车赴对江Howrah 区之植物院Royal Botanieal Garden 。此园成立于1786 年, CoL RobertKyd 为其发起人。最初有地310 aeres 。渠死后Dr. Wm. Roxburgh 继之,现任SuperintendentK. Biswas 为印度人。园中最著名者为大榕树The great Banyan tree ,不幸于1920 年因朽腐卒根为风摧折。全树周围1100' ,共666 气根,在1895 本根周围51' ,但树之枝叶迄今繁茂。在此余等四人吃-coconut ,其中有清水,不及一杯,而全果大如西瓜, 1 Rupee 可购四个。至Curater House 参观其图书馆,知藏有标本2 , 500 ,000 号。中国植物标本多者不过一二十万种而已。
  据达夫云,印度工业有二巨子。一为Parse 教徒Tata ,乃印度之钢铁大王( Carnegie),其铁厂每年出百余万吨,为大英帝国下最大铁厂,但不用英国工程师。二则为Bima ,乃棉业大王,即Gandhi 甘地之后台老板。此次印回争执,印度教后面有棉业大王支持,而回教徒则英人支持之。杀人已近二千。最初起于九月十六linnah 之自由放假,酿成Calcutta 之惨剧。回教为戎首,继之有印度教Bihar 之报复。迄余等抵加时, Nehru 尼赫鲁巡游Bihar,Gandhi 来加,皆为回印冲〔突〕而解围也。Sikhs 锡克人则助印反回云。
  中膳后稍息,于四点偕达夫、润章、天放、自修四人赴Indian Land Survey 、GeologicalSurvey ,均不开,因星期六。遂至→ Marble Place ,为前Raja R哉jendro 所搜集,地板上下下层及墙均为marble ,地板上有各色花纹。有男女神像甚多,并有女画,如Ruhens Mα, rriage of St. Cαtherine 8 出至一印度庙Kalighat 祠, Kali 即毁灭神,印度人顶拜者甚众。亦有香火,但不点烛及线香,有油灯及重Mala = Garland 0 印度神名甚多,有Serasvati 辨才天乃中国文吕帝君。庙旁有树,触之或抚摩可以得子。
  亦有观音,为男身。Avalokitasvara 观音乃男身云。文昌则女神, Kali 亦女神也,容甚凶恶。印度又有苦那Jaina 教,波斯Parsi 人信之。
  寄默君、希文片 六弟照相 允敏No.5 梅儿片
印度Calcutta-Delhi 德里一Karachi 卡拉奇   晴
  Karachi 时间较南京晚3 1/2小时。住Karachi Palace Hotel。在Karachi 之Clinton 海滨见有一牌,上写South Mrican Europeans are not allowed here。晚七点偕邓磐、史良书在Allied Cafe 晚膳,知Karachi 出鱼翅,只8 Rupees 一磅云。秤得109 磅。
  晨六点起,时天方微明,即收拾行装。七点半早餐,八点BOAC British Overseas Airways Corporation 即有车来接行李。而沈领事祖征、蔡维屏(Illinois 1938) 二人亦来,遂离大东去Dum Dum 机场,相距有十里之遥。在大东宿膳每人约20 Rupees一天。余等车费自昆明至Calcutta 中航公司CNAC 价每票六十四万元,自Calcutta至马赛Marseilles 乘BOAC 机则为1733 卢比,连路上膳宿在内。今日所乘机为GAGNM4 motored ,有12 Seat passenger plane ,有adjustable seat 井有能移动之小桌,驾驶者为Captain Tiller。于八点半左右到机场,即至机上。别周达夫、沈祖征、蔡维屏等,临行托周达夫寄书籍Martin Strange Vigor 及函。
     途中自加城至德里约四小时,自德里至卡拉基三小时,每小时行200哩,故距离共1400 哩,高度在10 ,000' 0 德里在北纬28 0 N ,故较加城为凉且干,在附近运河修理极佳,沿河有树木。未到Delhi 前在北方见Himalaya 喜马拉雅山,白雪皑皑,相距尚〔有〕210 哩也。德里与Karachi 时间均早加城一小时。
  余等到Karachi Drich Road 机场,即有中国银行Teng Pang 邓磐、Sze Liang Su施良书〔前作"史良书〕 二人来接。即进城至Palaee Hotel。余住45 号,价八Rupees,膳每餐4R. 。茶点后至海滨,地名Clinton Beach 之Lady Lloyd Pier ,以卅万Rupees 造于民十二年c德里为全印首府,分新、旧二城,新城在南,因只停一小时,不及参观。卡拉基为印度西北海口,全城系新造,街道整洁,我国所无也,胜于加城远矣。此处同教徒多,无回印之争。十点睡。
埃及Cairo 开罗   
  住Shpherd Hotel。Cairo 时间较南京晚六小时,〈晚〉〔较〕伦敦早二小时。日记时间系Karachi时间。今日天气均佳,惟过〔沙特〕阿拉伯Saudi A rabia 时有风暴,故飞机略折向北而经Oead Sea,即Trans-Jordan 也。今日经印度、侮路芝、波斯、lrak 、〔沙特〕阿拉伯、巴力斯坦、Translordan及埃及等国。
  晨四点,余即醒。睡至五点起后,收拾行装c 六点借天放、润章、菊农、自修等乘BOAC 之汽车至Drich 机场,时方七点。满拟以为七点可飞,孰料因修理机件直至十一点始克起飞。仍乘昨日来Karachi 之York 机。天气仍佳,飞行高度在一万尺,外间温度37°F,但机内不觉冷,因有热气设备也。   在本地时6:30 下午,天己黑,下降颇费时。即有我国领事代办张启贤(昆明人)及三等秘书顾宜华、随员陆润成来接c 顾君在埃及已四年,故对于此间情形极为熟悉。余第一次至埃及,甚欲至金字塔一瞻风光,惜以到时在黄昏后,而明晨York 机要赶伦敦,须二点Cairo 时即飞,故不能去。于八点在Shepherd 与同来诸〔君〕及张、顾、陆晚餐后己十点,即睡。
  Cairo 城极洁净,余等所到乃所谓New Cairo ,乃六十年前所开始新筑,闻有大学三所,人口五六十万,两年前甚多中国人,现只十余人而已。埃及人民均恨英国人,因其统制Suez 运河,而对法国人表示{友〕好,故外国语言以法文最通行。外国249人以希腊人为多,意大利人次之。埃及政界亦极贪污,不亚于中国云。
法国Marseilles 马赛   日中睛,到马赛后阴。晨24°。巴黎外间最高59°F,最低48°F。
  住Hotel de Noailles Canelbiere。马赛时间晚南京八小时,与伦敦同小时。日记时间系Cairo时间。
  晨十二点即醒,又睡一点。Cairo 天气不冷,惟闻晨常有雾。昨晚张启贤领事及邝自修均未睡一小时。即借天放诸人及张领事、顾宜华、陆润成赴郊外飞机场,需时廿八〔分〕钟,抵场后不久即启程。别张、顾、陆三君。
     到机场后即有马赛领事陈忠钧歧秘书王仕卿来接,即乘陈领事之车入城c 余之感觉为法国人平均高度与中国人相仿,第二感觉为法国人之不守法律与中国人同。电车人挤,车后亦立人。第三则城内酒馆之〔多〕,其好吃之习惯亦与中国人同。车至68 Canebiere 街Hote! de Noailles ,为城中最大客钱之一。余住125 号。
  中膳后三点半偕王化、自修、菊农等二人乘车至地中海沿岸一走,至东方民族阵亡第→次欧战纪念门Monument aux Morts d'Orient。六点回。七点又应陈领〔事〕之请至Pasca! Restaurant 吃Bouilla baisse ,月龙虾鱼汤也。九点回。十点睡。
  
Marseilles-Paris 巴黎   晴。晨十一点22°。
  用Paris 时间。
  晨八点起。在Hote! de Noailles 房中早餐。约十点王仕卿来。偕同瞿菊农、自修至街上购物,购得寒暑表一支,价62 Fr. ,系酒精表。马赛人口一百余万,为法国第二大城。至十二点回。领事陈忠钧即以车来相接至火车站,离Canebiere Ave. 不远。上车未五分钟即开,是为赴巴黎特快,在途仅停四五站,全程近800 公里。余等所坐为头等PulIman ,有座位,甚舒适,餐即在座上。沿途最初天气佳良,至三点钟遇云雾,路上潮湿,但寻又不雨,天阴。沿途菜园颇多,且有不平之山地,有时亦一望平原,但与江浙不同者,则以树木较多。马赛附近树木初转黄色,大有秋意。野外宛如园庭。稍北则已有初冬景象,且天气亦转阴矣。
  15h:30' 至Valence, 16:55 过Lyon, 20:30 Djon , 23h: 15 至巴黎,未脱时,全程行十小时四十五分而已。即有驻法国大使钱阶平(泰)、秘书赵俊欣、钱存典等在站相接,时已十二点。遂乘驻法大使馆之汽车入城。车站在巴黎东南Gare de Lyon。余等住Ave. Georgc 50 晚间经Champs Elysees 香梅丽舍,生平第一次也。至Hotel George Cinq ,余与邝君住426 号,房中陈〈室 〉〔设〕均佳,惟因构造较旧,故无钢窗等设备。在此购《泰晤士报》及Herald Tribune《国际先驱论坛报》,阅之皆当日报也。睡已一点。
  余自抵印度后,因购内衣Pajamas 不洗即穿,右胃上初觉痒,以为是偶然,后始知系大块红粒,状如癖挤,真恼人也。法国床上不用〈皮〉〔被〕单而用被,房中用热气,不觉冷,但外间在F.50°左右。
Paris   昙。晨房中19°。
  
本年度Nobel Prize Winner 发表:和平奖金, Miss Emily G. Balch (Prof. of Wellesley) andJohn R. Motto 文学,瑞士人Hermann Hesse o 物理,哈佛大学Bridgeman o 生理,美国lndiana 大学Hern四m J. Muller 0 上午至中国大使馆晤钱阶平大使。谢寿康来。下午巳黎总领事蒋恩铠、周庄来。
  晨八点起。洗浴。在房中吃cafe 。法国俗晨餐极少,且无牛奶,而茶亦不佳。
  十点馀借至403 号,与赵俊欣、钱存典等谈。知今日起有UNESCO 之预备会PreparatoηCommission,除钱存典往与会外,须另去一人。决请李润章出席。余与自修、天放、菊农(世英)诸人即赴乔治第五街上11 号中国大使馆(此屋索价二千六百万法郎,-法郎现值十元法币)晤钱大便,遇赵俊欣及钱能欣等。与钱大使谈半小时。回。一点又往大使馆中膳,到钱大使夫妇、赵俊欣、钱能欣、杜永清太太、钟将军及钱大使小姊(名兆麟)等。三点出。雇→汽车,每天3000 法郎。由钱能欣251陪同至各处购衣服。余以1768 Fr.购1lÆ~帽)顶( Sool 公司出品)。四点回。
  在403 房开一谈话会,到天放、润章、自修、菊农、赵俊欣、钱能欣,谈及雇人及参加展览与游艺、演讲诸种问题。四点馀打一电报与伦敦通伯,知叔华与小熊于十六始能到英国(由美国坐船)。故通伯于十七飞来,下午四点可到,而元任亦于十七始能由美飞英。二人到法时间均嫌太迟矣。
  今日下午五点半, Joseph Needham 在此演讲"中国近来对于科学之供献",以法文讲,故余未往。后润章因,始知以英文讲云。晚膳在寓中。膳后郭子杰请听音乐, 在Théatre Des Champs Elys何 s , 系Charles Munch 所Con时du肌町川r川‘t七. 其Orc什如~iIO仙rches创阮t由r陀re National de la Ra缸叫diωo 肌Dif仙fu川uI川8叮川叩ik【o川mn Fra阳nI<叫a、i时s盼e3 共三段,只昕工段即|口L 己十点余矣。

Paris   阴雨。晨外间9°,房中l9°。o Max57°F, Min48° F。
  国民大会在南京开会,共产党不参加。出席Preparatory Commission UNESCO 6th session o中午谢寿康在中华楼宴客。秦国献来。
  晨八点起。房中无电,直至九点始有灯火。十点钱存典来,遂借钱与天放、菊农乘车赴Avenue Kleber 19 号UNESCO 开会。美国代表Amason 为主席, JulianHuxl町、Dr. H. Wilson 、Thomas 三人为书记,到卅国代表。苏联既未到,即前次到会〔之〕南斯拉夫亦未到。会中所讨论者为Provisional agenda for the session of theGeneral Conference ,直至下午一点散会。
  即趋车至中华酒楼,应谢寿康之约中膳,到天放、润章、菊农、自修、萧瑜、钱存典、郭子杰、赵俊欣等。中华楼系镇江人刘全富所开。〔刘〕于第一次欧战抵法,为华工,近已得资巨万,拟给六个留学奖金,其义亦可嘉也。二点回寓。
  法国《名人集》编篡来询生平家世,要自然科学人才,如Jol川、美国之Urey 均有小传。余与润章二人给与节略〈即) (及〕对于三个问题之答复: (→)科学事业发韧之难易, (二)生活如何维持, (三)生平对于科学最大之供献。
  五点至George V 客枝403 号开会,讨论谢次彭(寿康)辞代表团秘书长职务事。缘谢曾电欲为代表团秘书长,但因政府发表请其为顾问而非代表,因之快快不乐。部中命下后,不知谢之意旨,谢遂决计辞秘书长职。今日决定请李润章向之挽留,但恐不能成事实也。现部派秘书有}ß自修、赵俊欣、钱能欣三人。
  UNESCO 之总干事将由大会General Conference 产生。英、美争执甚烈。英国Julian Huxley 与美国Biddle 将来必有)番竞选也。晚八点余,借菊农在寓晚膳。
  膳后已九点。阅部巾带来关于文化事业损失材料,至十二点始睡。
  寄允敏No.6 、季梁No.3
Paris   晨户外l0°,房内21°,

  法国与渥罗成立协定,将1941 年法国Viehy 维希政府时代割与渥罗四万四千方公里之北Cambodia 及酒公河以西之Lao 地方仍归印度支那。此约成it 于华府~周麟来J晨五点即醒,不能再睡,即起台阅UNESCO 关于恢复损失Rehabilitation 之报告。今日电灯未息。1'"周起法国以缺煤,每周上午七点半至下午七点将停电二日。
  法国早餐(George V Hotel 为例)极坏,每日只二鸡蛋与cafe 或茶,无牛奶,如有牛奶,简直与水相等,面包硬得如木头,糖每人二小块。中餐、晚餐均无牛油。
  上午十一点,借瞿菊农(世英)至UNESCO House (19 Aven阳Kleber) .晤JosephNeedham ,以事忙未细谈r 与Y叩叶诸沛谈,渠对于利用科学以提高人民生活极为热心,而反对纯粹科学之过于偏重,故认数学巾心设CE在巾同为不急之务叶为人富于情感,但与Needham 性情似相似、出r十二点半借菊农、天放赴中华楼υ 今日郭子杰(有守)请中膳,到巴黎宣传部史悠鑫、柏林中央通社余即元,皮天放、自修、赵俊欣、钱存典与法国前驻成都领事Landis o 膳后至Seine 塞纳河边Quai aux Fleurs [观〕廖新学之画展。廖系昆明人,初未入学校,有美术天才,得天主教徒之提拔习画,留法己卡二年。对于山水,能以西法补中画之不足,有远近perspective ,但花鸟并不佳。
  出至各处购皮鞋、大衣,经史悠鑫、廖新学、郭子杰(有守)之介绍,均不能成事实。因法国物质缺乏,同时不准外货进口,故女子有穿木履、布鞋者。至Old England(……)提La Grande Maison de Blanc (Place de Opera) 购手套、袜子、领带等。
  五点半回c 七点半晚膳。八点半郭子杰约看Leg show Burlesque ,未往O接梁方仲函

Paris   雨

  通伯到巴黎。法大〔使〕馆专员郭福培来c 与元任通一电话。
  晨五点即起。阅教育部所带来国民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等材料。预备甚费工夫,但并不适用。因UNESCO 之Technical Subcommittee 报告中所能供给于各国者亦有限,而我国之希望则大、中、小学需要若干设备,此与UNESCO之能供给者凿袖不入。至七点又卧→小时余,九点始起。周麟及郭子杰等均先后来。
  十点半借周麟赴Metro 地下道向城北。巴黎地下道形式如美国,不及英国之深,但道路之多远胜Boston 。分头、三等,换车方便是为特长,但时间不经济。由George V 至Hotel de Village 转车赴Place de Republique 0 行往Temple ,在f场中,形如上海城惶庙,摊有衣服、鞋子之摊。在进口处即以9000 法郎购一大衣。因袖2臼与身太长,故须略改,言明于星期二交货c 次至鞋摊上购黑皮鞋一双,价1500 法郎。场内拥挤情形犹如中国之戏台下之人众c 借周麟乘地下车回到Ave. GeorgeV 。与自修至附近小店( Andre) 吃Oyester o 三点回。
  五点借郭子杰赴Gare de Nord 接通伯,此系巴黎北站也。遇谢次彭、钱存典诸人。至五点五十分自伦敦车到,通伯夫妇及印度首席代表Radhakrishnan 等[…… J0 Huxley 与Needham 亦在站接英国代表。六点馀回c 通伯住George VHotel403 号,因叔华同来,需a较大之屋也。七点至附近Restaurant Doucet 晚膳。
  膳后与通伯、瞿菊农等谈,又与元任(因雨不能飞,留在英国)通一电话、「二:点始睡。
  荷兰与荷属印度〔即今之印尼〕在Ba圳t盯aV川i归a 成立Draft 句Agr陀   寄梅、希文、梁方仲、涂长望、次仲〈名)[明〕片

Paris   晨睛,下午雨c
  元任到巳黎。下午看各国UNESCO 美术展览。蒋天鹤来c晨七点起。丸点早餐。余欲往UNESCO 晤Needham ,自George V Hotel 行往UNESCO House (19 A ve. Kleher) ,因迷途失败走回,颇懊丧。十-点在402 号开代表团会议。十→点三刻借天放、润章、萧子升及瞿菊农赴法国海外部(殖民地部) ,晤其部长M. Montet ,年己七十有二,而精神壁妹。渠不善于英文,但勉强可讲。氏为总理老友,对于中国向表好感。今日所谈为法国殖民地政策,谓在安南正竭力与安南人携手云。渠房中挂有蒋主席及驷先照片。谈半小时始回。中膳。膳后余一人又行往UNESCO House 0 去时走小路,因迷途数次,走廿分钟,回时走Place deEtoile ,循Ave. Champs Elysees , tlJ家仅十五分钟O二点半借润章主Ave. President Wilson 法国近代美术馆Musée Art d'modern ,参观各国陈列之绘画。近代Modernist 之画使人变成鬼,余等不解近代艺术者真不知美之何从也。在此昕Julian Huxley 与Archihald MacLeish 对大众说数语。在中国室内有徐悲鸿、张大千、陈树人等之画,洗尹默之对子。
  时天已雨,余与润章步行至大使馆晤巴黎领事蒋恩铠及郭福培。郭在此为主计人员,蒋则初来此为领事。据云巴黎租屋亦不易。一房间浴室亦需押租(顶费)五十万法郎,每月租金二千法郎。巴黎华侨→千〈年〉余,温州|占80% 。五点回。
  在401 号开会。初晤元任,已十年不相见,渠不见老,但发稍秃耳。可知抗战期内,国内自较国外为苦也。蒋天鹤来谈。代表团开会直至八点散υ新原子的发现。Prof. Glenn T. Seaborg of U. of Cal. had isolated a new elementamericium , more radìoactìve than plutonium. An isotope of curium element 96 can beproduced by bombarding Am. with neutron. It is the heaviest ísotope with atomic wt.242.
Paris   晨雨l l°,房中21°,

  UNESCO 联合国文科教会议开幕。今日汗UNES(川大会,全IJ 会Fir,1 t;1'1l.-ral COllf..n' Il('(' ofth t' United Nation约Education Scientific a阳I Cultural Orl(allizali 川1 ill Illaill :\lllphitl ll'lI l 川..f tht ‘均汀,honne展七点起。九点半至401 号与元任、通伯谈片刻。1点时麟米,借时IJ 瞿菊农至Temple (Rue du Temple 与Rue duputy Thouars) 城阻庙,取大衣并购-围巾。十查点半在401 号开〔会J ,指定增聘团中人员:教育钱大使小姊,自然科学汪德昭、钱三强, Creative arts 凌叔华、叶太太、周麟等六人,加胡天石(昨天己自瑞士到,国)及叶君健、梁方仲(社会科学) ,已九人。连原有五代表,四专员(钱存典、萧子升、瞿菊农、谢寿康)及三秘书(赵俊欣、钱能欣、ro 自修) ,共廿→人。王承绪以在英旅费太大不能聘(需800 美金)。谢次彭(寿康)决辞团秘书长,以瞿菊农(世英)代c十二点至拉丁区金龙中国菜中膳。膳后己二点半,即至巴黎大学文理科之大礼堂Sorbonne 举行第一次正式联合国文教会议开幕典礼,极为隆重。此礼堂成立于1839 ,为著名建筑家Robert Sorbon 索邦所造,内有大会堂,成半圆式,故称HemiCycleo 因法国临时主席Georges Bìdault 到会,故有带盔甲穿制〔服〕之宪兵四人立台上。巴黎大学教授在半圆之外圈,余等代表在内圈。在台上者除今日演讲之人外,尚有穿五颜六色之法官及外交官等等。礼堂井〈大) (不〕大,可坐三四千人而己,但声音极好,而四周刻有Recheliu 、Pascal 帕斯卡、Lavoisier 拉瓦锡及Sorbon 之像。开会时Bidault 主席说数语后,即请Gustave Roussy (Rector of Paris 大学)演讲(用法语,有英译)。次则为法国教育部长演讲, M. Nagelen 之演讲。继以英国首席代表教育部次长D. R. Hardman 之演说,最后Georges Bidault 致辞。自三点十分开幕,五点即告结束,中尚有音乐。开幕前为法国国歌,音乐系Socìét岳des Concertsdu Conservatoire 之人马。回后六点又至Place de Etat Unis , Maison des Allies ,〔参加J Preparatory Commission 会长〔……〕及秘书长赫青黎之cocktail pa由。八,点至大使馆宴会。

Paris   晨阴,外间12.5°。
  联合国教科文会议第一届会议第一次常会UNESCO General Conference。UN 之Security Council 中非常任理事国埃及、墨西哥、荷兰一年任满,以比利时、叙利亚与哥伦比补入。美国John L. Lewis 令无烟煤工人四十万罢工。
  晨五点馀醒,六点馀即起。作函数通。十点即赴UNESCO House (昔之Majestic Hotel , 19 Ave. Kleber) 开会,直至十点半始开成。中国代表得票十张,故只能有十人人General Conference ,限于代表五人赵、程、李、陈通伯与余及专家五人萧子升、谢寿康(次彭)、钱存典(述尧)、瞿菊农及胡天石。首由巴西代表致开会辞,请上次PreparatoIγ Commission 之会长Wilkinson 代理人Hardman 为主席。首先推定Credential Committee 为中国、法国、希腊、Lebanon 、英、美、新西兰七国,并推定法国为会长。首席代表、前国务总理Leon Blum ,另有七个副主席为英、美、中、巴西、Saudi Arabia 、菲列宾与南非。二个Commission Chairman , Program 为墨西哥, Administration与Legal 为丹麦(丹辞以脑威〔挪威〕代), Rehabilitation 为波兰。时已中午,即散会。
  余等至申江饭店,膳后即回UNESCO House 继续开会。请Leon Blum 主席致辞,甚短。继即为Huxley 之报告,约七千余言,费时55' 。其中述及将来工作非有regional center 则不能推动,并以Dr. Needham 之工作为例,述将来计划,拟作几个Sample Project ,如Center of Applied Mathematics , p.日在印度有著名数学家而缺乏设备之地。因教育复员,因UNRRA 之停止工作, UNESCO 更有进行之必要。同时科学教育落后国家亦须设法使提高,最后为维护和平起见,应在教科书下于改良并设立暑期训练班等,最后目的在使造成四海一家。最后讲到本年度之预算为美金七百五十万元云云。继请印度首席代表Radhakrishnan 讲演廿分钟。R 述UNESCO之目的Truth for individual & love for humanity 待人以恕,持己以诚。谓世界之战争不息,由于教育制度之不良。末谓UNESCO 之秘书处欧美人太多,而东亚大国如印度、中国太少。次为捷克教育部长讲演。六点散。
  此次与UNESCO 会议派代表国家能选举者三十国如r: Saudi Arabia ,澳洲,比利时, Bolivia ,巴西,加拿大,中国,丹麦,埃及,美国,法,希腊,海地,印度,披斯,Lebanon ,墨西哥,脑威,新西兰,比卢〔秘鲁),波兰, Dominiq肘,菲列宾,英, Syria ,捷克,土耳其,南非, Venezuela , Equador 等卅国。尚有十七国派代表,无选举权,如下: Argentina , Chile , Colombia , Costa Rica , Cuba , Guatemala , Iceland , Iraq ,Luxembourg , Nicaragua , Panama , Paraguay , Salvador ,瑞典,瑞士, Uraguay 与Yugoslavia 。
  寄振公、晓沧函 陈之迈函
Paris   晨阴,外间12°。
  晨六点半起。九点周麟来,借至药铺购Salicylic acid 与Benzoic acid 为捺子上Ring wonn 之用。十点半UNESCO General Conference 开会。今日为各国代表致辞,计有巴西( Aragoa) 、埃及、南斯拉夫、捷克、荷兰( Gü如n) 、澳洲、丹麦等。我国有元任代表致辞约廿分钟,颇得各国之注意。述黯先因教育复员不能来法,次述东亚对于科学之应用,并述及中国乃首先提议将教育、文化列入联合国机构之国家c中午仍至申江中膳。今日到中央通讯社余即元及周麟与叶太太。二点又至UNESCO House 继续开会,仍为各国代表之演说,计有澳洲、新西兰、芝利、Venezuela等国家。今H 谈及西班牙共和政府派代表欲参加,经披兰、捷克等国家之赞助,颇有争执,但终以联合国尚未承认,未能正式加入也。五点田。
  今日在客战中又得415 房间,拟以予天放,而门3 自修移432 ,傅426 腾出由余独占,但卒以天放不愿居415 (因其临街)而作罢论。晚借叔华、通伯、自修三人至对门Doucet 晚膳,此饭馆价廉而物美,较之Hotel George V 远胜矣。
  晚法国政府邀请至法国戏园Comedie - Francaise 看戏"The Mar口m.τI《费加罗的婚礼》扎、"Le V oyage de M. Perrichan" ,要穿Tuxedo o 余以不解法文,故未往。又下午钱述尧来谈,云定于廿四中午约Technical Sub-Commission 之主要人物Mr. F. H. Vivian (Councillor Relief Section) 、Miss E. Herdman (Councillor ReliefSec. )及波兰之Dr. B. Drzewieski (Chainnan Technical Sub-commission) 。
  寄允敏No.7 、王承绪函希文、梅名片
Paris   阴。晚9.5°。
  自今日起,巴黎日中无电,各区轮流停,自7:30 至17: 00。下午五点半. Dr. Howard Wilson约茶点在UNESCO House 0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后即元电。法国因缺乏煤,故日中轮流将巴黎各区分区停电。George V Hotel 所在地之第八区星期五、六两天元电,自上午七点半至F 午五点云。今日上午十点半继续开大会,继续有各国之讲演。计土耳其、英国Hardman、Poland 女代表、加拿大、印度及菲列宾,其中以英国及印度Bhabha 之演讲较为出色。Hardman 注重能作育人材,使成为World citizen ,如英国之H. G. Wells 为例,并引Wells 之言,谓目前世界情形乃教育与毁灭之竞争a race between educationand catastrophe 。印度Bhabha 则谓目前吾人UNESCO 之各种作为计划,均为千头万绪而无纲领。渠以为不应以Knowledge 为目标,而应以Charity 与Wisdom 为标准。中膳在申江。三点又至会。下午有Iran 波斯、Nicaragua 、Colombia 等诸国之讲演。五点散。
  五点半, Deputy Executive Secretary Howard E. Wilson 约至秘书处教育厅EducationalSection of Secretariat 请cocktail pa时,交换关于Educational Section 方面之意见,到四十余人。遇Prof. Holmes (Harvard) 、国际工会之Miss Thibert 、伦敦大学257之Miss Magoret Reed 等。Wilson 主席介绍教育厅诸人,最后请郭子杰讲演。从布置情形,教育厅方面全由Wilson 作主,子杰垂拱办事而已。七点借菊农与自修至附近小馆Valentine 晚膳。四人只吃四百廿Fr.而已,而今日早晨余一人即吃410Fr. ,贵廉相差如是。九点至Room 402 开会,今日钱小姊(兆麟)及叔华亦到会。
Paris   阴。晨9°C
  巴黎苦学生生活。中午约Vivian 、Miss Herdman 、Drzewieski 兰人中膳,在申江。晚叶南太太约晚膳噜L'atlache Militaire de Chine , 10 Rue la Ferme Neuilly , Tel. Mai 85.85 0 晚王祖农来c晨七点起。八点即早餐。至UNESCO House 0 十点半开会。今日有美国首席代表William Benton , 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 助理国务卿威廉·本顿之演说,约半小时,述美国代表均由National Commission 推选,由政府任命。次述UNESCO 中工作过于繁多,必致失败。以为应重于: ( 1 ) Mass Education , (2) Exchange of personnels及(3) Relief 之工作。最后述及Political Democracy 与Economic democracy之外应有第二种民主,即Cultural Democracy 0 次墨西哥代表演说。十二点回。
  一点偕钱述尧、瞿菊农二人至Rue du Colisee 申江楼,约Bernard 、Drzewieski(波兰驻英大使馆书记)及UNESCO 秘书厅之Starvey Vivian 与Miss Herdman 三人谈。据Herdman 云,关于UNRRA Fellowship 部份, UNESCO 拟继续工作,向各方捐款为此用途,书籍方面至Interallied Book Center ,可有多种书籍交与各国,此类书籍将交UNESCO 分配。三点因。
  四点至UNESCO House 继续开大会。今日由Nominating Committee 推举十八国代表为常务理事Board of Executive o 英John Maud 、波兰M. Falski 、荷N. R.Kruyt 、Venezuela Parra Perez 、中国陈通伯、澳洲E. R. Walker (以上六人任期一年)。捷克J. Appocensky 、希腊A. Photiades 、比M. P. Vermier 、加拿大Dor,屈、埃及Ghorbal B町、印度Radhakrishnan (以上六人任期二年)。法国P. Auger 、脑威Somerfelt、美Arch. Mac Leish 、巴西Paul Carneiro 、塾西哥Baez 、土耳其Guntiken (以上六人三年)。五点即散会。
  七点半至巴黎西北城郊叶南太太处晚膳。叶即楚他先生之子、叶元之兄。本人回国,由其夫人出面约全体团员并刘海粟之子、音乐家周小燕、齐太太(袁女士)、林太太、杨女士等。至十点回。
  浙大民卅级学生王祖农来谈。据王祖农云,在此读书租房屋Cite University 便宜,如廉者每月只→千二百法郎,贵者亦不过二千。吃饭廉者每餐30 Fr.。但在外间则每月要一万余法郎云。
Paris   阴
  美国政府将Lewis 拘禁,因其反抗政府。匹刺堡钢厂已倒闭,出产从前35% 。火车运输减少。晚上各大城灯光减低。晨罗大刚来。叶君健来团。下午至Saint Germain 圣日耳曼王宫。
  晚Prof. Pierre Auger 请客。晚七点Prof. Pierre Auger 在其寓12 Rue Emile Faquiet , Paris 14e 0晚八点巴黎总领事蒋恩铠及夫人李芬请客,未往。赴法Auger 之宴。金龙饭店, 58 Rue M. lePrince 。
  晨七点起。八点馀罗大刚来谈,知系罗杨柏之公子,其父年己近七十,欲大刚回家,但渠患回国后元事可做,故欲至浙大。余以周麟若至浙大则无需再请法文文学教员,故允介绍至英士大学。
  早餐后在401 号开会,讨论明日Program Committee 开会事,拟提出中国代表团之意见。结果,余主张UNESCO Song 即制国际歌以为开会时及各国中小学之用;及Regional Center ,与瞿菊农所主张之Teachers Charter 均得大多数赞助。今日到会者除代表、专员外,又有钱三强、叶君健及梁方仲诸人。谈至十一点。余与钱述尧因明日开Relief Committee ,中国代表应提出说明,商谈一小时,即请述尧起稿。
  一点借至Doucet 中膳。膳后回。
  二点钱阶平来,借元任、通伯夫妇、fß 自修,及萧子升太太、周小燕,坐二车赴Saint Germain 皇宫,乃1832 年法奥订约处也。宫之建筑,四周有沟,可以放吊桥,外观调堡式,墙极厚而坚固,但光线不佳,居住极不舒适,现已成为古代石器、铜器之展览,犹以石器(罗马时代之雕刻)为多。出至附近路易十四出生之屋" Musée6u est né 1ρuis 泪V" ,其屋不大,为平房。在此茶点,并至附近,自Laye 河上远看巴黎。走廊上有图Panoramic View 0 离巴黎15 ,∞o m ,但Eiffel Tower 埃菲尔铁塔仍可见得清晰。
  七点至巴黎14 区Emile Faquiet 街十二号巴黎大学物理学教授Auger (Pierre),到A. H. Compton 夫妇、印度Dr. 8habha 、伊利诺同学Prof. Noyes (月化学教授Noyes 之子也)、John Marshall (Associate Director of Humanities , RockefellerFoundation , 49 W.49th St. N. Y. C. )、英国Prof. 8lackett 、前清华教员Reed 之太太(在芝加哥医科)。
  寄王祖农、徐尔灏、张晓峰
Paris   晨11°。下午雨。
  上午Relief Committee 第一次开会。在救济会内演讲五分钟。Spoke in the Reconstructionand Rehabilitatior Commission。午后九点Intemational Exposition of Science 在Palais de la Decouverte发现宫开幕。王承绪来法。
  晨七点起。五点即醒,不能复睡。八点三刻至Plaza Atl随时643 号晤钱述尧2臼(存典) ,渠已将今日拟在救济委员会中中国代表团提出之演辞写好。十点半在UNESCO House 开会,波兰代表M. B. Drzewieski 为主席(由大会会长推) ,英国British Council R. Adams 为副主席,美国Braumbaugh 为秘书。主席致辞毕,即请副秘书长Howard Wilson 报告,述一部分救济款项将由私人机关筹措,预期总数达二亿美金,但救济工作不限于战区,与UNRRA 合作,将来何部份工作交与UNESCO ,目前未明。次加拿大McNally 报告,已有十五吨物资送给欧洲。菲列宾代表起立述菲岛损失之重大。余亦继述中国之损失,其数字为七亿三千万美金。诺威〔挪威〕代表起立述该国已可自助,不必再求援于人。十二点散。至申江中膳。膳后三点仍至UNESCO House 开会。下午演讲者有希腊、印度、丹麦、澳洲、美国、捷克与法国之代表。时已五点半,乃散会。
  六点偕元任、天放王三Ave. de Wagram 之Empiff~ 戏园拟看Disney 迪斯尼之Phαntωia {幻想曲},因座满,以座满未果国寓。王承绪来自英国,巳十年不见矣。
  据云晓沧至十二月初尚未能动身回国。王本人拟十二月底乘轮回上海。七点借通伯夫妇、润章、元任、承绪赴Dorcet 晚膳。膳后至Palais de la Découve巾看国际科学展览,有关于Radar 、Television 、atomic bomb 等展览,并有中国兰州防疫处、北暗西部科学院照片及解剖刀叉,兵工署之望远镜及《天气》、《科学与民主》等杂志等。
  李约瑟以中文、英文、法文讲演。十点回。
Paris   阴。晨10°。中午微雨。
  晨七点起。九点三刻至UNESCO House ,在第八室开Reconstruction and RehabilitationCommission 会议。今日副会长英国Ronald Adams 主席。余告以昨日未能演讲,彼谓因昨法国代表致辞太久,遂致无时,甚抱歉云云。10 :30 开会, Drzewieski主席,首先邀余讲演。余依钱存典(述尧)所预备之演讲加以修改删定,讲演约六分钟。讲毕即讨论提案,直至一点馀始散。
  中午,中国代表团元任、天放、自修、菊农、叔华及余六人请印度代表Sir SarvapalliRadhakrishnan 、Sir John Sargent 、Princess Rajkumari Amrit Kaur 、K. G. Saiyidan、Dr. Homi J. Bhabha 、Dr. Thomas Quayle 等。余坐在Kaur 之旁,知其为甘地Mahatma Ghandi 之秘书。据孟甘地今年七十七,绝食时所吃不过100 Calories ,平时重102一105 磅云。Kaur 又称若非外国干涉,印度内部问皿γ啡厅r !,.l\... 0二点半Reconstruction Commission 叉开会继续讨论题案,有波兰之向敌国讨还损失案,及秘书处提议设立Travelling Fellowship 以继UNRRA 之工作,及YouthCamp 各案。关于Youth Camp ,加拿大代表McNally 反对。余以中国代表道远不易至欧美,亦赞成其说。
  四点吃coffee 时遇UNRRA Chief Fellowship Unit (11 a Portland Place. London) Mr. S. A. Mathiasen ,渠〈有> (云)UNRRA 有六十万美金(本年)为交换Fellowship之用,但以训练已经成为专家者为原则,故时间只6-9月。将〔来) UNESCO 或可接手,因UNRRA 年终将告结束。但旅费自出,但Fulbright Act {富布赖特法案》中国向美购抗战剩余物资五亿美金中,美国政府拟二千万为交换师生之用,可以利用此款云。
  六点半至Hotel de Rohan ,应教育部长Nagelen reception 。晚在Doucet 晚膳。
  九点在401 开代表团会议c接Mr. SPUIT 函( c/o 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 , 6 Salishury 句., London E. C.4)
〔巴黎〕   晨阴1°。
  上午Reconstruction Commission 会议终止。下午至Musée de Louvre 罗浮博物馆飞晨七点半起。九点三刻赴UNESCO House。十点开Reconstruction & Rehabilitation委员会,将秘书处提议各项除预算外均予以通过。重要者有Resolution 11Fellowship Training Scheme ,.ll:七系继续UNRRA 之工作。余提议通过此案,得希腊之赞助。十二点半回,王祖农已在寓。一点半陈士怡、蒋天鹤来。二点至楼下(晚〉〔午〕膳,四人吃二千四百法郎c三点乘4539 号借王祖农、陈士怡及蒋天鹤,至Mus臼de Louvre 看雕刻与图画。雕刻分两馆,一称Appolo ,→称Venus de Midi ,多罗马、希腊时代人像,如MarcAurele (罗马皇, 161-180 AD) 、如Augustus 奥古斯都等。屋顶均绘有画,梯级均大理石。油画部分分荷、比、意、西班〔牙) ,陈列最多出品为Rubens (1577一1640) 、Rembrandt Van Ryn (1606-1669) 。有英国John Russell (1745-1806) 所绘女小孩持樱挑,颇为可爱。余购照片若干而回。其中有一张Van Eyck-La Viergeau donateur ,看远景极佳。又至一室,陈列Louis 14 及雕刻美术家之绘像,中有拿坡仑一世之冕及鲁意十五之皇冕,以及重130 Carats 之金刚钻石等等。按Iρuvre 博物院分六部份: (1 )希腊、罗马。(2) 埃及。(3 )东方。(4) 油画。(5) 雕刻。(6)Object d'art 工艺品。(2) 、(3) 两部今日未见到。
  五点驱车至第五区Gauthier V illar (5. 5 Quai des Grands-Augustins )及LibrairieJoseph Gibe此( 26-30 Boulevard Saint Michel) ,购气象书,如Angot Meteorologie Elementaire等。法国对于天文、气象十余年来不出新书。地图则二处均无之。六点回。与自修至外晚餐。九点在401 号开团务会议,至十一点半散。洗浴。睡。
  寄允敏No.8 、Antony SpUIT
Paris   晨昙,下午阴。晨8°。
  偕秦国献赴气象台高空气象台。参观Office National Meteorologique (95 Quai D'orsay) ,并至Troppe参观Aerologie。六点巴黎市政府在Holel de Ville 招待。偕瞿菊农招待Prof. Holmes夫妇晚膳。
  晨七点半起。九点半秦国献来。十点偕秦乘车赴Quai D'orsay 法国中央气象台之新办公室,由交际员N. Clausse (Chef. Bureau Information) 招待参观。先看气候部份,其主任M. Guillon (Chef. Climatologie)。知法国有气象站,最足取法者为计算器。其法以各气象要素排在一纸上,将每地之温度、气压等放人一数内,然后将此卡片再由机器安排,则每月各地之平均数即可得。以此法较用人工可速百余倍之多。出至旧办公室196 Rue de Universite 参观预报部份,主其事者为M.Douchy , Chef-Adjoint Service Prevision ,其人能讲英文。知法国有九个Radiosondestations ,所用方法系Isollobars 与云之组别法与Air masses 法两用。据云Isollobar法更可靠。办事人在此部约二十人,绘图、翻译在内。二地均无图书馆。余欲参观Tower Eiffel ,晤其管理员Papillon。据云塔上有一部无电,须徒步走150 m ,乃作罢。
  遂偕秦至Rue Colisee 申江中膳。膳后一点半至Rue Rivoli 大杂货店Samaritaine 购物。
  二点出发,向巴黎西南郊之Trappe 高空气象台,路过Versailles 凡尔赛王宫,未人。一小时抵Trappe 气象台,即有高空组主任L. Marc , Chef. du Centerd'Aerologie et de Experiment 招待参观放Radiosonde ,知法国Radiosonde Receiver 系Maison Metox (104 Rue Pelleput 巴黎20e) 制,汽球Maison De La Coste & Cie 制(7Rue Notre Dame de Nazareth ,三区) 。Radiosonde 极重,计5900 grs. ,价每只2000法郎, 669毛可以收回。据云甚精密c 汽球上升每分250 m ,三个地方相距30 km 左右测量,故风向、风力亦可知。并参观其修理及订正之实验室。此高空台为法人Teisserenc de Bort 所于创,办公室尚有其遗像。据云Angot 亦于十年前去世,而P.Wehrle 则已升为Inspector-General of Aeronautics 0 又在此晤N. Roulleau , Directordel Etablissement d'Etude et Recherche Meteorologique。4 :37 兴辞出, 4 :51 过浮赛尼〔凡尔赛〕宫, 5:17 到寓。六点至Hotel de Ville ,即市政府Reception。八点至中华饭店请Holmes 夫妇晚膳。
Paris   晨1°。° 阴。
  下午至Mus岳e Pedagogique (29 Rue 们Jlm) 。
  晨七点→刻起。九点约李润章、钱三强、汪德昭三人谈明日Sub. Commissionof Natural Science 开分委员时应提出讨论之点。余主张关〔于J Reparation 应由UNESCO 提议于UNO ,使德、日两国之仪器公司赔偿受损国家之损失,钱则提议由UNESCO 补助科学人员来往于各国间之旅费以及交换书籍,此皆系李约瑟所编Science & UNESCO 一小册中所有者。十点半至UNESCO House 晤叶诸沛及李约瑟。余询李何故将Reparation 问题原列议案反而列入缓议之列,渠以为无人热心赞成。余告以中国代表将提出此项问题,并约渠吃中国菜。
  一点借各代表至申江。通伯报告今晨Board of Executive 讨论Director General问题。据〔云〕十八个理事中,各人以不记名提出二十四人,内有Mrs. Roosevelt 、Hutchins 、赫膏里、Biddle 、Compton 、适之、Radhakrishnan 等,其中有若干人如MacLeish即自动不干,尚剩十四人明日再谈。
  三,点,余借王承绪至第五区PantheI飞即Foucault's Pendulum 傅科摆试验之所。
  其旁之Ulm 街Musée Pedagogique 原为教育博物馆,中陈列法国中小学之成绩及图画、照片甚多。楼下为UNESCO 教育展览,陈列者有捷克、波兰、比利时、英、美、澳、新西兰及丹麦与中国,各有特长。如法国学生成绩特多,美国教育教科书琳琅满目,捷克有Sokol 体育表演,波兰对教师(40% )、校舍(70% )、仪器(60% )数字之表现,比利时爆炸之照片。新西兰新教育经费之大,占国家总预算16.5% 。英国1875 十岁小孩须受学, 1889 年强迫教育至12 岁, 1918 十四岁, 1947 十五岁。
  大学生人数澳洲(人口七百万)占14 ,000 ,加拿大60 , 000,法国法科三万,文、理各二万。而中国只坷, 000大学生,教育经费占全部岁出4.0% ,如除党费只占2% ,所陈列只几张表而己,不觉相形见绚。
  六点固,与承绪谈。七点半约润章、承绪、钱三强、汪德昭晚膳,膳后谈明日自然科学委员会事。今日在教育展览会知丹麦Vilhelem Thomsen 将Orkhon MongolianInscription Deciphered 0 Thomsen (1842一1927) 。
  接郭如屏函( Kuo Ju Ping , c/o Chinese MilitaηMission , Berlin - Dahlem , Germany)
Paris   阴。下午大雨。
  法国Georges Bidault 政府提出辞职,继起最大党为共产党,其首领为Maurice Thorez 。展Natural Science Sub-Commission 开会。晚看Shakespeare 莎士比亚"King Lear" 《李尔王》 ,币leatcrdes Champs Elysées。
  晨七点起。九点至433号润章房中,阅王承绪昨晚所拟今晨Sub-Commission自然科学组中国代表所演之稿。阅后交自修打字,于十点半带往UNESCO House。今日自然科学组会议〈会〉〔由〕印度Bhabha 主席ο 首请李约瑟Joseph Needham 报告,颇为详细。对于秘书提出各案分析,大慨列为: A. 明年即须办理之事,B.明年研究之事, C. 暂缓办理之事。法文翻译系一法国女子, (翻译〕颇有出入。次讨论。中国代表李书华首先发言,述赔偿问题须由大会讨论,由C 类移A 类,希望东亚能有数学研究中Jb与营养研究中心,最后并感谢李约瑟在中国之工作,希望RegionalOffice 能成立云云。次美国Arthur H. Compton 讲演,主张以科学达到世界和平之路径需要World Community 。十二点半散会。中午在申江中膳。
  263四点借王承绪至Palais de la Decouverte 看科学展览会,详观美国化学会展览原子弹之造成步骤。自Pitchblende 矿石发〔现〕 Uranium ,与夫U235 与238 之分开等均有照片。并至楼上看天文、数学之展览。六点,余借天放等诸人至28 号Ave.Champs-Elysées British Council Reception ,遇Ronald Adams 、Sir Stanley Unwin (GovemingDirector George Allen & Unwin) 、与伦敦中央圈之R. H. Hill 。七点至Fonquet(99 Ave. des Champs Elys岳es) 晚膳。膳后至Théater des Champs Elysées 看戏,系Vie Oliver 主演之King Lear。余于二幕完后即回,时已十一点半矣。
  寄柏林郭如屏、季梁等No.4 寄顾俶南
Paris   晨阴8°,下午晴。
  日落时在Eiffel Tower 见塔影。上Eiffel Tower (Tour Eiffel) ,又至L'Arc De Triomphe 凯旋门。Eiffel〈见〉塔上见Eiffel 塔影,因正值太阳下山也。登二层,高115 m 。今日上午曾至拿坡仑胜利碑,碑于1806 年拿翁命令设立,于l836 年落成。向Champs-Elysées 一面之雕刻二〈面〉〔方〕,与向Ave. Grand Army 方面之二方雕刻极为著名。前者为出发与得胜,后者为抵抗与和平云。
  晨七点半起。早餐后罗大刚〔来〕,知其星期二将回Lyon ,明年一月归国。十点半至401 号开团务会议。通伯报告Board of Executive 对于总干事人选问题。美国之A. H: Compton 、澳洲Walker 等均不愿入选,故现在仅Julian Huxley 、Biddle 、Noyes 、胡适之、Wilson 等八人而已。余主张目前代表团指定人选作对国内介绍UNESCO 之文章,登《大公报》星期评论,并主张由王承绪担任之。十二点散会。
  午后一点至中华楼请英国教育方面代表人员Sir Ronald Adams 、Evan T. Davis、C. H. Dobinson 、Miss L. E. Charlesworth 、Miss N. Parkinson 、B. B. ThomasG. T. Hawkin 诸人。其中Thomas 系Welsh ,在教部任事, Hawkin 亦同, Parkinson与Adams 在British Council o 据Adams 云,图书组拟提出照相翻印自1918 年以来旧杂志, Gould 、Thomas 用Welsh 讲话,述及李提摩太之工作Timothy Richard ,因其为Welsho 余述李氏在四五十年前翻译若于西文书籍,并设立印刷所,其功不小。
  Adams 主张在英宣传UNESCO , Hawkin 述制图不能以某国为中心,余赞成之。四点回。
  略息,即趋车赴Eiffel Tower。入门票至二层50 Fr. ,至-层后即可坐电梯,至二层又15 Fr. ,但不能升至顶上,至〔今〕未取消禁令也。此塔高300 m ,只美国之纽约Empire Building 380 m 与另一屋325 m 超过之,于1886 年计划, 1889 年落成。
  上有无线电台、气象台。此塔重七千吨,全系钢制,地上重量每方cm2 有4 kgs 。发大风时,塔顶摇摆至12 cm o 因温度之高低,塔之高度可相差2 cm。第一层高度57m ,第二层115 m ,第二层274 m ,至顶始为300 m 。在塔顶可望远至80 km ,望远最佳在日落前一小时。晚七点至中华楼,郭子杰及瞿菊农约美国代表团教育组人晚膳。到Dr. Esther C. Brunauer 、黑人Mr. Charles Johnson 、Prof. Ca町、Oloyde Brooker等。
  寄顾俶南函
Paris   阴。晨11°。
  印度代表Pandit Nehru (刊印E!口扪]门)、J川川m阳nmah】(回) 、, Mr. Liaquet Alikhan (回) and Sardar B. Singh( Sihk 锡克)已到伦敦,借印督与英内阁会商调和。上海地摊小贩因强迫放弃摊地违抗市政府,死伤百人,全城罢市。法大使馆招待LJNESCO 各国会员们晚Prof. Holmes 招待至173 BoulevardSaint-Germain 6e Lihrary of the European Center , Camegie Endowment of Intemational Peaeeo晨七点起。九点半至110 rue de Grenelle (7 e) (七区) ,借钱阶平大使及元任、天放、润章、通伯等见教育部部长Nagelen c 与谈一刻钟,全讲法文,由元任与润章二人讲话。据云巴黎大学有学生32,000 人,单物理即有600。而课室只能容200 ,故窗口门外均立人云。十点回。
  至UNESCO House 大会堂开自然科学会议Suh-Commission Natural ScienceBhabha 主席,讨论李约瑟之报告。第→问题即为Rehabilitation ,墨西哥代表某君N. Corillo 首先反对将赔偿与复员Reparation & Rehabilitation 工事合为一谈,并谓虽同情于中国,但不主张由轴心国赔偿教育、科学上之损失。希腊Dr. Malmos 则赞成中国之说, <据) (主〕张德、日两国应赔偿仪器,美国Compton (A. H.) 则与墨西哥同情此事,遂成相持之局。经李约瑟与Bhabha 之解释,谓赔偿并非是将日、德大学之仪器取而夺之,遂将A 组提案加入一句轴心国须将新制仪器及现成不用者交受战事国家,但以不阻碍轴心国各校之发展为原则,此事终算得通过。散会。
  中午至申江中膳。膳后己三点,即至UNESCO 开会,继续讨论提案。六点至Jean Thomas 及叶清沛等之Reception ,晤UNRRA 捷克人Juder 、Zdenek Taussig 0 六点半借丹麦人Nielsen 赴中国大使馆茶会。今日到者甚多,自七点至八点总在200以上。遇英国WEF Ward (Colonial Office , Bridge St. , London) ,殖民部长M. Montet、John Maud 。意利诺大学校长George Stoddard 亦来,是为第一次遇Stodda时,约渠于星期四晚膳。八点出。借瞿菊农至173 Boulevard Saint Germain , CamegieHouse ,乃Dr. Howard Wilson 住宅,卡纳奇氏所购, Prof. Holmes 借此Reception o 到元任、通伯夫妇及Prof. Ca町等等,并由Mrs. Perreux 领导参观图书馆。出己九点半。至Dorcet 晚膳。回已十一点矣。
  接允敏上月十八〔日〕函骗先电寄蔚光、子政名片岛5
Paris   晨阴8°

  浙江同乡会派代表刘芝祥、陈楚本二人来。今日收Hote! George V 账单,汁膳食、报纸、洗衣等,余与fl)二人为二万四千法郎,房钱不在内。下午五点广播五分钟。
  晨八点起。十点馀至UNESCO House 时,自然科学组己在开会,仍由Bhabha主席,讨论自然科学组应做之事并先后次序。主席以印度代表地位,酋先提出在印度应设营养站,此外如巴西、中国、非洲亦应设立。经美国Arthur H. Compton 之反对,以为地点太多,只能设印度、巴西两处。余与润章商量是否应出而相争,抑仅提中国要设立数学中心,结果以中国不能提两个要求,乃不发言。此案通过后,余代表中国提出数学中心问题。Blackett 及Bhabha 均以为Calculating machine 制造需时,不能当作Top priority ,余谓即须加以计划,但终未能列入议事日程,颇为懊丧。
  一点至申江中膳。三点回。预备下午五点对美国无线电台转播国内之演讲,题为"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机构"。在UNESCO House 531 号?, Miss Peart 借同至演讲处先行试音,一分钟内即演讲,}、L演讲六分钟,并将音灌入留声机内。余之讲题为"复员问题",即文化、科学、教育复〔员〕也。
  五点十五分又至大会场参加自然科学组会议。余人场时适李润章重新提出中国应设立营养中心问题,用法文讲演。辞毕, Compton 即起而反对,以为UNESCO无此力量,新西兰代表亦然。余即起而驳复,希腊代表赞同,墨西哥代表V. Corillo亦赞同中国主张。纽西芝代表起而询问中国是杏有充分准备设立营养研究之地点,余又加以答复。主席询中国代表团是否要把此事付表决,余等首肯,终以7-5票通过,亦云险矣。
  八点借天放、通伯夫妇、元任至Fonquet (99 Champs Elysées) 晚膳。膳后至401 号开会。梁方仲提在UNESCO 中国应付会费问题。依会中排定:美国49.5% ,英国10% ,法国5.5% ,其次为印度与加拿大,如苏联不在内,中国列第六,出2.7% 。驷先来电主张与法国相等,代表团主张与UNO 中国数字相等,但亦未便擅决。中国人爱面子,而有时反失面子。如世界测量会议,中国欠钱不付。会中以中国抗战多年,欲免除,外交部来电不允,但又未将款交还云。
  接陈之迈函卢于道、张孟闻函

Paris   
  上午游Les - Invalides Musée de !'Armee , Le Tombeau de Napo!cono 晚巴黎大学校长Roussy在大学招待室Salm 招待。
  晨七点即起。九点半约润章乘车至Seine 河边Pont de Alexandre 桥上小火轮。
  因李约瑟本定今日;或明日在此上船,可以试验Radar 也。但到后来人甚少而机器不灵,不能开动。适Miss Sam 沈女士亦来,余与润章遂至Petit Palais 看法国油画之杰作,并过亚力山大桥至L'Hotel des Invalides 看Mus仕de l'Armee 与拿坡仑之坟墓。油画自十五世纪直至十九世〔纪〕法国名画家之作品。
  L'Hotel Des Invalides 系路意十四时所建,初基打于1671 年,为伤兵养老院,500 m x250 m。在正对Pont Alexandre m (1900 年造,为Seine 河上最美丽之桥)入门处,其上雕有Louis 14 之骑马像,向右则为兵器展览室。下一层有十五六世纪之盔甲及战马之戎衣、戈矛,其形式类似中国历史上之武器。第二层为第一次欧战纪念品,有Foch 将军之衣服、帽及所用之桌椅,并有Joffre 、Clemenceau 、Poincare等之照片以及所有在1914一18 年战死之将军照片。再向南即为拿坡仑之墓。拿翁原于1821 年五月九日葬于Helena 赫勒拿,于1854 Queen Victoria 交与拿坡仑第三移至此间。拿坡仑之墓系圆形,有类中山陵顶上墓室内形式。全墓虽不大,〈但〉但其圆之直径大于中山陵,为Architect Visconnti 之精构。自1843 年起建,成于1861 年,可知其为精心结构也。墓之正门上写有拿翁遗嘱Je desire que mescendres reposent sur les borde der la Seine , an milieu de ce people Francais que j'aitant aime 云云。墓道四周有如礼拜堂之楼阁,为拿坡仑名将Jerome 、拿坡仑以及Foch 之墓。此基乃系旧教堂所改造也。
  一点借Needham 、Bhabha 、叶清沛、李润章及元任在申江中膳。膳后三点在UNESCO 开Reconstruction 大会议。五点回。在楼下剃头。六点至Sorbonne , Salm茶点。晚七点半至Fonquet ,偕承绪、菊农、天放、润章晚膳。膳后至Rue des Conservatoire(Paris ge) 昕Musique de Chambre ,系林小姊〔据12月9日等日记,应为李小姐〕之丈夫Tcherepnine 等所制曲而为Radio Deffusion Francaise 所演出云。
Paris   阴。晨外间6°。
  法国Georges Bidault 竞选总理,以240 票(差61 票)失败。昨共党Maurice Thorez 以259 票失败。上午参观Ecole Nonnale Superieure 巳黎高等师范学校。中午钱大使请客,到法国Nagelen, Cassin 、Jo挝、Joliot-Curie 约里奥-居里、Borel 、数学家Hadamard 、文学家Mauriac 、汉学家Grousset (Sinologue) 。
  晨七点起。九点半承绪来,借乘车至43 Rue d'Ulm 参观法国高师范。此校成立于1794 年,至1847 建立现在校舍。余等今日参观为理科部份,分数学、理化与博物三组,由化学教授George Dupont , Professe町a la Faculte des Science de ParisDirecteur Adjoint de l'Ecole Normale Superieure 及其助于〔…… 〕, Dupont 不能讲英文,由其助手解释。工人均极诚恳。
  今日UNESCO 来参观者只五人。据云高师学生只二百余,每班文理均卅人,四年毕业,故至多240 人。入学考试极严,大概十人取一人,但考取以后不毕业者部7极少。但毕业后亦有入他界服务,近来此趋势更大。教授,理方数学、物理、化学各三人,动物、植物、地质各一人,各系助教均一人。因学生少,故可有时研究。先看化学部门,楼下有冷藏室、常温室、高温室。可制造Penicillin 0 化学方面有Spectrograph,可以分析有机体。教室中AC -DC 电、水、气均备。教室只能坐三四十人,光线充足。生物分三层,动、植、矿、图书馆各部分开。在化学室有Pasteur 巴斯德遗物甚多,因渠亦为此间学生并教师也。物理系另一宇,因机器电动,楼下有Liquifying换气设备,有工场,并有High V oltage 之设备。惟此工场尚未造好而战事起,故迄未成功。屋顶有Tennis court 。宿舍颇旧,卧室一人或二人一间,床极小,房间8' × 10' ,另有四人读书室则在楼下。高师缺点在于地方狭小,故无运动之机会。战后尚未修竣,故屋漏。而所有电钟亦停,校外活动亦极少。
  十二点半回至UNESCO 。一点至大使馆,钱大使请教育部长Nagelen 、LouisJoxe (教育部文化司司长)、法学家René Cassin (Vice president du Conseil d'État;Cassin 于民廿九曾到重庆、昆明)及Joliot-Curie (即居利夫人之女婿也)。
  三点至UNESCO , Programme 委员开会。六点回Hotel George V 。至七点半借天放赴Rue des Carmes 中华酒楼刘天富老板处晚膳,请Illinois 大学校长George D.Stoddard 、A. W. Noyes 及Richard Kenyen 三人。九点半回。在401 号开会,至十二点散。
  接Spurr 函
Paris   晨阴6°。下午有阳光。
  印度Congress Party 国大党Pandit Nehru 与回教会之linnah 等,于星期一随印督Wavell 来伦敦商讨合作,开会数日并无结果,故回教徒将不参加十二月九日National Assemhly。今日电灯日中照常亮。午觑见法国临时总统Georges Bidault 0 中午至法外交大楼看G. Bidault。下午至Seine 河上行船,并看Rad缸。晚看Opera Comique "Pelleas et Melisande" 。
  晨八点半起。十点至UNESCO House。十点半开General Conference PlenaryMeeting ,通过Administra~ive & Legal Commission report。关于总干事Director General用人职权、履历之调查颇有争执。关于National Commission 应组织之办法,亦在章程中规定。
  十二点由钱大使陪同看法国临时总统Georges Bidault 。法国有三大党,即左派共产党与社会党,右派MRP 全民共和党。现执政者社会党, Bidault 与Nagelen 皆社会党员。但上月Chan也er 下院选〔举〕.共产〔党〕票数较多,故总理应为M. MauriceThorez。但前日在National Assembly 以579 票中只得259 未得大多数,未通过。
  昨又提出社会党之Bidault ,又仅得240 票,亦未通过。余等至39 Quai D' orsay 外交大楼时, Bidault 在开会,待五十分始来,谈十二分钟即出,所谈多为UNESCO 事。
  揭Bidault 系中学教师,年五十左右。外交大楼内部比较教育部富丽堂皇,会客室及部长办公室均悬毛织著名绘画,中悬琉〈琉〉〔璃〕电灯)第·居之高度约8 m ,、一点至申江中膳。二点借润章、天放歧汪德昭二人行至Pont Alexandria 圃,Barge No. 271 看Radar ,到印度Bhabha ,巾国沈女i二、叶清沛,英国Go山i 、Thomas 、Davis 诸人。船于2:30 下游行驶。里室内即nf 见Badar Dis(". k线转动H.t Seine 河边两岸及高屋如Eiffel Tower 等〔可见〕。此Badar 系英国Mt-' tropolitan V icker 制造,用3 cm 波,力为ωKW ,用高压25000 V ,角度400 ,故丈顶不能见,纯为行船之用,能见距离30 miles o 下水、上水各一小时。过桥时在Radar Disk 极为清晰。四点半回Pont Alexandria 圃,即与润章等走回,凡十五分钟。晚借元任在Fonquet 晚膳。
  膳后至Rue Favard (2e) Opera Comique 看戏,述Pelleas 爱其嫂Melisande ,卒为其兄所杀事。布景极佳。十一点回(五幕看四幕)。
Paris   晨3°。上午阴,下午大雨井有雪片。
  美国煤矿罢工,以John L. Lewis 一函而停止。计罢工拾七夭。黑煤工人四十万人可于星期一复工。中午至Ave. Hoche Royal Monceau Hote! 开自然科学组会议。下午二点半大使照相。
  晚秦国献请客,在Cité Universitaire , 19 Boulevard Jourdan , Maison Internationale。晨八点起。十点至UNESCO Housec 昨日总F 事己选出。计有权技票者卅国。有Iraq 、Lebanan 及Equador 三国代表不到J 工卡七国中赞成者22 票,反对者三票,弃权者二票,赫青黎Julian Huxley 既得大多数,理事会照章即作全体一致推举于大会。故今日大会由Leon Blum 主席,七副主席有六位坐在台七元任、美McCormick、Jonh Maud 、巴西Arago 、菲列宾Sebastian 等均在座。声明昨日选举结果,任期二年。英国Times 等载,由于赫氏只愿任两年,而在巴黎出版之Herald Tribune则谓由于理事会之示意,英、美之争执于此可见一斑。由Jean Thomas 与HowardWilson 陪赫氏上台致谢辞。十一点休息,廿分又开会。通过复员委员会Resolutions后,十二点半回。
  一点至Ave. Hoche , Royal Moroccan Hotel ,晤Dr. J. Bhabha。今日渠约ArthurH. Compton 、Pierre Auger 、Joseph Needham 、巴西Carlos Chagas (Institute of Biophysics) 、墨西哥Carello 、希腊Malmos 、澳洲Louis 等,连余共九人中膳。膳将终, Bhabha提出二点讨论: (一)大会将要把预算减缩,自然科学组已有决议,事业费不得少于一百万美金,如万一不到此数,作何计较?讨论结果,将研究工作移后,而交换教授及行政费实无法减少。(二) Needham 将于明年六月回剑桥,何人继任?当时均主张留李约瑟,若不可留,则推继任人选。李约瑟推美国芝加哥大学生理教授名Richard Darraw。余以2 :30 PM 大使馆全体代表团照相乃告辞。与李约瑟商定,中国推萨本栋与汪戢哉二人。
  时方大雨,行廿分钟至大使馆已三点。门外遇李润章,知巳照过,乃回。4:30又至UNESCO 开大会。七点借天放、润章、菊农三人至Cit岳Universitaire 国际大厦,秦国献与豆腐公司请客。遇Edrie Lolice (招待员)、Mme. Robé Jansky (即杨思奇)、Jacqueline A viet 女士、王子卿等等。十点回。
  接李约瑟函(谓关于数学中心未能设立,甚为抱歉〈谓过去曾与英Blackett、Hartree、Bronowski、美Dr. Howard Aiken 、Homi Bhahha 等商谈结果,于二年以后始能实现,但一俟有款必可派两位应用数学人员留学二年至哈佛、Princeton 、Manchester 以学习云云。)
  寄允敏No.9 、Spurr ,次仲、陈之迈Chen Chih Mai
Paris   上午阴雨,下午阴,至晚有月光。6: 18 P.M.月全蚀,至7:l7 止。
  今日大风使停在Le Havre 之法国最大轮船Liberte ,即从前Nord Deutsch Lloyds 轮Europa ,沉没于港中。该船载重四万九千吨,为法国最大商轮。赴Barbizon 与Fontainebleau 枫丹白露,在巴黎南37 miles ,约ωkm ,在Fontainebleau 森林中心。此林周围60 哩,初系Frances 1 于1528建立,后鲁意十三、十四等均扩大之c 拿坡仑第二生于此宫。
  晨七点半起。阅王承绪作《第一届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会议纪录》上约六千言,预备寄《大公报》。十一点借叔华、通伯、自修、菊农四人乘车赴巴黎东南郊外六十公里之Barbizon 与Funtainebleau 0十二点十分至Barbizon ,乃法国各画家(十九世纪)之小乡村也,称Barbizon 巴比松派( School) 。其鼻祖为Jean F. Millet 米勒(1814-75) ,系农夫之子,幼年穷苦好画,得友人T. Rousseau 之助,卒成名家,造1870 始稍富裕。余等至其昔日所居之室拍数照,并由现住此家之人1. T. Hatdu (Curator of Millet Museum) 说明一切。室内陈列少数Millet 本人之画,尚有其友人及弟子之画。其中以Arm古mτe Perr陀ee《自收获回来》 The Return 斤。m Hα, rvest →画因曾为美国政府重价购去重又收回,以此著名。图中所〔有〕男女老少均系Barbizon 村上人。图系1893 年制,但图上人均已物故矣。Hatdu 系购买画片为生。余〈得)[等〕五人共购四五千法郎。
  遂至附近饭店Le Bas-Breau (Hotel , Restaurant-Bar) 中膳,此处系英国名小说家Robert Louis Stevenson 写作Forest Notes 处,有招贴为记。来人甚多,招待殷勤,但价极贵。余等五人吃→饼、酒,每人两色菜,即须七千法郎,且极缓慢。在此吃到呛虾,类似杭沪而肉老。
  食毕己四点,趋车至Fontainebleau ,约十公里,贝U Chateau 大门虽开而房屋已关门矣。此处为Napoleon 之宫室,以周围森林、水池著名。惜红叶已全落,若在十月底来,当极优美也。4:53 趋车回。六点到Hotel o 在路上看见月已被蚀一半,在Seine 河看月蚀亦一佳事也。7:30 晚膳。九点开团务会议。九点半,前法国总理即大会会长Leon Blum 在Hotel George V 约代表Cocktail Party ,未往。
Paris   晨阴,中午雨,晚又阴。晨7°。
  Constituent Assembly in lndia open , without representation of Muslim league. 印度ConstituentAssembly 开会,到205 人,均为Congress Party 人,回教会代表七十二未到,女会员共十五人,有六人未到。推S. Sinha (年七十五岁)以最老资格为临时主席。下午听赫霄黎Julian Huxley 以法文在50巾。nne 讲演。下午加拿大大使馆招待,未往。地点: 5 Rue Dosne, Ave. Bugeaud。晚中国代表团招待Soirée Musicale ,周小燕唱,李献敏琴。晚右下第四牙(自当中算起)之filling come out。
  晨八点起。十点半至UNESCO House 开大会。今日讨论程序委员会所编之报告,其序言Preamble 为Macleish 所作。今日主席上午为Prof. Paul Carneiro ,由MacLeish报告,将序文全读,渠之杰作也。次由英国代〔表〕 Hardman 讲演,赞成程序中所含教育、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大众宣传、博物图书、美术等所欲作出事业计划。
  继起者为南斯拉夫Ribrukar ,旁观者起而批评,以为人选较计划尤为重要。此〈事〉〔时〕余即先出,因房中太闷也。
  一点至Rue du Colisee 申江中膳。膳后因。三点又至UNESCO House 继续开会。Hardman 主席,五点一刻散。借元任、郭子杰赴Sorbonne 礼堂听Julian Huxley讲演。不料赫氏以法文宣读,枯燥无味,余又不解法语,只听其讲lnorganic , Organic, Social 之进步。元任在旁亦睡着。讲一小时余。乘Dr. Malmos 车回寓。
  八点半穿礼服(年来第一次)赴28 bis rue Saint Domin叩Je 之Maison de Chemieo今日为中国代表招待来宾,但适与法国政府请听〈在〉Opera (Theatre Nationalede I'Opera) (价220 Fr. ) ,地点在Place de I'Opera ,'惜与中国招待冲突,未能往。
  余等至Maison de Chemie 后,来宾陆续鱼贯而来,约200余人。有周小燕之曲Songofthe wtω Tree { 教我如何不想她}, A. Tcherepnine 之ChαωS on Routiere , 李献敏(即Tcherepnine 夫人)弹La Flute de Berger 等,在未奏琴前由周麟报告大众。
  今日会场宽敞,余又觉冷,乃先回。自至巴黎,因房中常在20 0 C 而窗不开,故觉喉中不适意,每日均吃Pastilles ,系一种治伤风药也。十二点睡。今晚Opera 有Ballet 芭蕾, The Padmavati { 帕特马瓦蒂> opera Ballet by Albert Roussel 鲁塞尔,and the Ballet Suite en Blanc。
  寄季梁等No.5 复赫霄黎函
Paris   阴。晨6.5°。日中有阳光。
  法国人口战后较战前少一百五十万人。战前四千一百九十万,战后四千O 五十万人。法国以煤荒,明年年初起将铁道客运减少20% 。大会讨论Administrative and Financial Report。下午大会终结。晚L'Association France - China, La Societe Franco - Chinese d'Education ,L'A咽。ciation Amicale Franco - Chinoise 三会假钱大使、Marius Montet 之名在Cité Universitaire 请客,未往。
  晨七点半起。十点起UNESCO House 大会,除讨论关于行政上较小问题外,即开始讨论Administrative and Financial Sub-commission 报告,由该组Rappo由ur Dr.Walter H. C. Laves 报告,颇为简明。其中最要者为1947 年之预算问题。秘书处原来提出之预算与Preparatory Commission 之预算,预算委员会讨论结果拟通过一总数。据秘书处与预备会议二者所提出之数不相上下,均为八百五十六万左右。
  但澳洲提议减少至六百六十五万,在委员会中以8 对10 票失败。捷克司拉夫代表提出6 , 950 ,000 ,以十对九票通过c 有十一国代表两次均未投票。其争执最凶为英与美,美国主张减少,而英国主张维持八百五十六万(即七百五十万元加至本年底之用度九十五万元) 0 Laves 报告后, Huxley 解释谓所减之数将影响事业费甚大,因行政费极难减少。美国之Benton 批评秘书处用人太多(376 人) ,谓如PortBarrel mounting on cloud ,英国Hardman 提出修正案要加一百五十万元即等于维持秘书〔处〕案。二点散会。
  余与元任在申江宴请美国教育界人中膳,到Arthur Compton 、Charles Johnson(Fisk University 校长,黑人)、George N. Shuster (Hunter College , 695 Park Ave. ,NYC) 女校校长、R. P. McKeon (U. of Chicago) lk S. G. Hochwald (1 312 Mass.Ave. NW. , Washington D. C. )诸人。膳后Compton 述及Robe时Hutchins ,谓目前渠不愿任UNESCO 总干事,但二年以后未始不可就。Shuster 等对适之均极钦佩,谓其能以深入浅出。
  三点至UNESCO 重开会。Benton 又提议主张预算不应增加,所〔谓〕FledglingBudget 第一年不能过多。余以寄邮包于五点回。八点至UNESCO House , JulianHuxley 夫妇请客,到Sir Robert Robertson、John Maud 、Sir Emest Pool町、英国驻法大使Miss Parkinson 、Howard Wilson 夫妇、Photiades 、Rajkumari Kaur。寄次仲邮包干主个又苏步青邮包一个
Paris   雨。晨5°。
  上午参观巴黎职〔业〕学校College Diderot ,下午参观天文台。钱述尧回London。下午太平学社茶点未往。萧子升请晚膳。晚Georges Bidault 招待。Needham 谓中国营养〔学〕人材有金女大卢桂英,安}I顶医专之万新,联大沈同,浙大孙稚荪、罗登义。
  晨八点起。九点半郭子杰来。九点四十分借王承绪赴60 Boulevard de la Villette(1ge) 巴黎市政府所办之职业学校Ec由Municipole Diderot ,由M. Lafolie 、Prof. Technique 陪同参观。据云该校有学生450,由考选拔取,八人取一。初入时之年纪为13-15 ,四年毕业,毕业后可再读二年。如欲上进,则入Ecole Normale 专习职业机工。毕业生多为Foreman 。余观其功课,对数学极注重,从一年至四年级均有。膳宿自理,不收女生。余等参观机工场、金工场及土木工场与图画室。多部机器由学校自制。
  十一点三刻回Hotel Gcorge V 401 号时,因务已开会,正在讨论复员会之报告。因昨日教育复员委员会Rec仰α0川ωmst会议,决定各国于」月以前必须交至UNESCO 以所需要之东西。余主张此项报告必须在巴黎写好,余与菊农二人决将此文件做好。
  一点元任在金龙请客,到全体代表团三十二人,请了萧子升、汪德昭、钱三强几位太太作陪,团中惟梁方仲、王承绪、叶君健三人未到。午三点半回寓,时秦国献已在寓相等。
  四点借秦至59 Ave. Observatoire ,在Boulevard Arago 与Rue Cassini 。此台系于1667 年夏至日Colbert 开始造建, 1669 Colbert 请意大利人Cassini 来此为台长。
  历代有名人物为台长者有Leverri町、Ar吨。。前任台长为Ernest Escalangan ,现任台长为Donjon (Dirεctor) 。今日由Lémirot (Chef. du Service Meridien) 招待参观。先看古代陈列品,有FoucauIt所用定光速器及Arago 等之遗物。次看Meridian instrument,为19 cm 直径、2m 长之transIt ,能定星精程至(15/1000 )飞次至地下室看钟,据云可下垂至一地下室27 m 之-F ,其温度终年11 0 86 0 钟之精密每天只差( 1/ 1000)" ,时间以无线报于各国,同时并以电话通知,每五秒有一报告,可以不用电话询也。次至屋顶,见有Dome ,内有40 cm Refraetor →个伫下楼兴辞而出。回。
  据〔云〕离巴黎不远Meudon 有120 em 之大望远镜,为欧洲第一云。八点至中华楼,萧子升请客。十点Georges BidauIt在外交楼请Coektail Party 0 十一点半回。
  接王季梁函
Paris   晨阴6.5°。
  上午至Laboratoire de Bellevue. C. N. R. S. (Centrale Nationale Re(如rche de Science) ( CentreNational de la Recherehe Seientifie) c -F午至College de Franee Joliot-Curie Laboratoire c T午胡天石、郭子杰、叶太太来。晚钱大使请客。王承绪来。
  晨八点半〔起〕。九点半借李润章、赵元任乘车至"Laboratoire de M. Cotton àBeHevue" 。因122 UNESCO 车夫不识途,遂致费时一小时之久。此Laboratory 系Cotton 教授所创办,专研强磁与低温之研究,蔡柏林即在此工作。余等先至蔡处见其磁,其磁力为76,000 gauss , 1 cm diameter , 1/2 cm gap , pole piece 75 cm 直径,重96 吨, 4ωamps ,250 volts。现正试验生物学Virus 之大小,以Spectroscope 量其大小与长短之比例。由此再至邻室,有俄国研究员Solomon Rosablum 主持。而蔡柏林计划之Permanent Magnet 作方形, 40 cm x76 cm ,其field 为13,000 gauss ,相距2 cm 。在此看a particle 在磁场的照片。此实验中有工作人员30 人,隶属于法国中央科学研究所。关于Perm. Mag. ,一部份成〔立〕于一年前,但Strong Mag.273Lab. 则成立于1928。附近为工厂区。Strong Mag. 亦利用于工厂。今日有钱三强夫妇(何泽慧)及蔡陪同参观。十二点回。
  一点至Place St. Michael 二号,宴请钱阶平大使夫妇、蒋总领事夫妇、郭子杰、叶诸沛等,在Rotesserie Perigonridine 饭店。三点半回。借润章、元任至College deFrance. Joliot-Curie Lab. 。据云渠工作分三部:一为原子核研究,二为Radium. 三为工业应用。在今日所参观者为原子核研究。首看Cyclotron 回旋加速器,钱三强、何泽慧二人陪同参观,亦为- Strong Magnet ,直径75 cm. 磁力15,000 gauss 。如有Proton 〈即〉〔或〕αparticle 在内,则有7 million electron volts。据钱云,此实验室之设备亦不过二十万美金, Cyclotron 七万美金。余等又见其Remote Control 之机件、Geiger Counter 盖革计数器(计算。orγparticle 之计算器,可以每秒计数至一万以上,其Cylinder 甚小,不过一cm dia. )。γparticle [检测器〕以铜制。又WilsonChamher 威尔逊云室可见。particle 之弯曲。并至化学实验室工场与照相室。钱兰强夫妇近得照片,证明以Neutron 打Uranium ,可分成四瓣,已由钱太太证明,实'为重大发现,最近将登Comptes Rendus 0 据钱云, Joliot 己允将该室全部蓝本送给,以备在中国设立。但在印度遇顾一樵时,其意似Bush 对于供给蓝本有难色云。又在Cyclotron Tuhe 内之真空为10 -6 mm of Mercury ,内装少数之Det配ron。法政府以十万万法郎给Joliot ,将以二万万向诺威买Heavy Water。
Paris   阴。晨5°。
  法国National Assembly 推出Leon Blum 为短期临时总统,直至明年一月止。渠年74 ,大Herriot 一岁,昨票选594 票中得574 票。上午参观法国小学第六级。上午参观Centre lntemationaleD'Etudes Pedagogiques , Sixiemes Nouvelles Universite de France , Sevres , Seine et Oise ,在校内并参观其用幻灯办法Photoscopie ,价三千法郎。下午至浙江同乡会及中国学生会。
  晨七点起。作函与驷先,未竟,即先后有客人来谈。十点借郭子杰、瞿菊农赴巴黎市政所办新式小学第六级,其法乃用Project 方法。该级有廿三个学生,男8 、女生15 (其中近视眼四人) ,分为四组,以Home Planning 为中心问题,分组研究。
  其目的在使学生能自动。教员每级限定三人,使教员与学生能多接触、生感情,使学生注意科学常识。如星期〔日〕晚之月蚀(八日晚) ,以及学校附近之地质等等。
  此法费用甚大,而教员须教科目甚多,不易聘到,实为缺点。学校对于学生有个别纪录,甚为详尽,足为日后之参考。在此遇安南之教育厅长,名Marcel Ner , Directeurde L'Enseignement en Indochine. 曾于抗战时期带学生至中国,并到昆明、重庆云。
  十二点至法国饭店La Rue 在3 Place Madeleine ,应钱能欣、蒋天鹤、周麟三人之邀中膳,到菊农及润章。膳后至Place de Vandon. West Minster 银行,并至附近皮箱店以6750 法郎购一Plastic 制皮箱,远不如国内皮箱之佳ο 五点乘车〔至〕12Rue Ramboville , Cinema Ramboville 戏园,应浙江同乡会之邀, H'J Å 放已先在, Jt.演讲→小时,蒋总领事亦在,并遇瘟州侨胞陈( ...... ) 等。
  六点A 刻至六以28 Rue Monsieur Le Prince Association des ~:t川ian t,; Chiním deParis 。遇留法学生刘tE庭,广东大埔县人,第九潮州中学毕业, fL(; H"二年米沽,在国立工艺专门学校毕业,并在工厂八年,现思回国云云。
  七点一刻间客钱。八点三刻到Theatre Nationale de L'Opera 国家歌剧院看"Aida" {阿伊达} ,系有名歌剧。〔戏〕初开幕于1871 年,述埃及古时故事。由Mlle G. Hoerner 起Ai巾, Mlle M句orie Lawrence 为Princess Amneris , Jose Luccioni扮Radames 将军。十二点半回。
  接骝先函
Paris   阴
  American Express Company A 43 ,031 , 430-39 十张,每张十元, R 7 , 406 , 119-126 八张(100) ,共九百元。用自修前已交五张D 3 , 843 , 071 一75 , 250 元,今日又交R 6 ,772 , 246→8 三张, 300元,以上美金Cheque 1450 元。中午法外交部Gustav Joxe 文化组长在Hotel Ritz 请客。
  晚汪德昭家晚膳。
  晨七点半起。十点借自修、菊农二人赴Ave. Marceau 照相馆,此馆系美术照相,为余照十二张,于当日晚间可以自择优良者再给价。十点半,借天放等赴Placede Vendome , West Minster Bank ,取American Express Company Travelling Cheque 九百元。
  中午借天放至此银行对面之Ritz Hotel ,应外交部文化组组长Joxe 之邀中膳OHotel Ritz 为巴黎最阔绰之旅馆。今日所请者为外交界及中国文化有关之法国人Joliot-Cu肘, Paul Demieville 戴密微(College de France) 、René Grousset (deL' Academie Francaise) 、Jean Deny (Ecole Nationale des Langues Orientales) 诸人。
  据戴密微告余,著Astrorwmic Chirwis 之Leopold De Saussure 早去世,惟对于中国古天文学, H. Maspero 马伯乐于抗战前曾费数年之力著有一文Histoire des instrumentL'cosm句ues en Chine (Melange Chinois et Bondcl叫ues) ,并允能送一份与余。Grousset则告余,谓在海防新近曾掘Marcus Aurelius (罗马皇帝,公元121-180 年在位〕时之钱,渠对于考古颇有兴趣。三点回。
  作函与骗先。五点借李润章、赵俊欣至Sorbonne。今日法国中国通学者在巴黎大学文学院为五年以来法国中国通学者死亡之Paul Pelliot 伯希和、Marcel Granet葛兰言、Henri Maspero 及Iρuis Lalay 四人开追悼会。主席为Emile Borel ,八十余老翁矣。余曾读其Time & Spαce 一书。此外演讲者有巴大校长Gustave Roussy 、275中国学院华文教授Robert des Rotours 罗都尔、海外部长Montet 、中国学院副院长萧子升及钱阶平大使。其中以罗都尔之演讲较长。散会己七点,即借自修、天放、润章等至附近汪德昭处晚膳。膳后并听周小燕唱歌。十点回。十二点睡。
  接程茂兰函(Tcheng Mao-Len, Sanalorium Departmental des Rhone , Saint Hilaire du Touvet)

Paris   晨5°。
  自修去英国,李润章去Lýon o 下午至Notre Dame 圣母院。晚至112 Malesherbes Boulevanl, Paris 17 e 晚膳r晨七点半起。今日因门3 自修去英国,故上午来房者络绎不绝,以致不能作一事。谢次彭以所作《自救》剧英文剧本相赠,乃抗战以前之年出版。周麟来,余询以法国学者研究国文之状况。据云,研究国文之地点有巳黎大学有中国学院Inst卜tut怆e des Ha剧u血t阳e白s 山e,飞t时ude臼s 仙Chin都尔以继伯希和,但其学问则远不如也o College de France 亦有研究国文者,以戴密微Demieville 主持。此外则东方语言学校学中文者颇多,有李珩之妹在彼教汉文。有另一人名Hambies ,正在译《汉书》。巴黎尚有二博物馆藏中国古物,一为Mus臼Giumet ,主其事者为Philippe Stem ,一则为Musée Czemuschi ,主其事者为Grousset ,即昨午所见坐余旁者云云。
  中午借周麟与瞿菊农二人至Fonquet 中膳。膳后乘车至Notre Dame ,即电影中《钟楼怪人》 The Hunchback of Notre Dαme 之地点也。是堂并不十分广大,但极高而无楼,所可贵者在于全屋系石所建,而雕刻极佳。此礼拜〔堂〕成立于十二世纪,但屡有改修,为欧洲Gothic 哥特式建筑最佳之一。其雕刻均系神话。在两边第二层有Rose Window , 42' in diameter , Spire 高148' ,高出地面292F ,系木制,加铅。内部有左右走廊aisles ,廊之外尚有许多Chapels ,共37 个,系礼拜St. Martin 、St.George 等。圆顶高100' ,有75 根石柱。窗上Stained glass 多为近代制,惟最大三片系十五世纪物。Chair 系木制。Chapel 内有教师念经,并有童子唱歌,听者二三百人而己。在礼拜堂内藏有圣迹遗物,如fragments of the crown of thoms & of the truecross , a nail from cro筒, Napoleon 1'8 corunation robeo 1804 拿坡仑在此由Pius vn 加冕。可以登塔顶,塔高226' 0 Bourdon 重15 Tons ,但钟以电击,不用人功矣。自此至Iρuvre 购图画数张。四点回。收拾行装。晚至萧子升处晚膳。十点回。十二点半睡。
  寄骝先函 附李约瑟信
Paris-Geneva    
  晨刘立延〔前作"刘立庭"〕来, f皆菊农至Majestie Hotel (UNESCO) 。   晨七点即起。收拾行装。作函数通。九点周麟来,将箱子一只、书数包委与,并至楼下算账。自十一月十二至今日止,余与自修住426号房连早餐及洗衣服、报纸,总共为74653 Fr. 0 余以请→次客即蒋天鹤等,故出38653 ,等于美金126 元(黑市一〈法郎)(美金〕等315 法郎,官价120。金镑黑市每镑兰美金,有价四美金。 瑞士法郎美金一元换四个,但黑市只换三个)。
  广东潮州人刘立廷来,渠系勤工俭学来此,留法廿四年,年42岁,术婚,欲回国。曾在Conservatoire National des A由et Metier Enseignment et Technique Supereur学校毕业,对于Auto Engine有专长。谓法国关于高等工业有该校与Ecole Centrale两校,均须高中毕业后再习二年方得人,前者并须要二年工厂实习。前者五年毕业,后者三年。刘专门机械方面,愿于回国后至浙大,候有轮即动身云云。
  十一点至UNESCO 晤Prof. Guha 与叶清沛。十二点回。将款交周麟由美金掉金镑。一点至附近Califomia Restaurant 中膳。下午二点,蒋天鹤与王祖农来。
  至第十五区25 Rue du Dr. Roux Institute Pasteur 参观。首为Virus 部分,其教授为Dr. P. Lépine,王祖农即在此部工作。而此部之Director 为J. Luachi te,不能讲英文。首观Centrifuge 部份,有三个最速者,可运转每分卅万转。次观Electrionic Microscope,乃Siemens 制,可放大六万倍。法国T. S. F. 自制者只放大七千倍,并无大用,价一万美金。次至T. B. Vaccine 部份,由Dr. F. Van Deinse 领参观,能讲英文。
  据云自1925 年开始,小孩均打针,每月一万余,颇见成效云云。五点半至大使馆见钱大使。七点借瞿菊农与周麟至Roucet 晚膳。膳后八点乘大使馆车赴Gore deLyon ,有钱能欣、赵俊欣、周麟送上车。9:00 车开。
  接Spurr函
  寄允敏第十函 季梁等No.5 、程茂兰(Tcheng Mao-Len , Sanatorium Departmental des Rhone ,Saint Hilaire du Touvet (Tsére) )
Geneva    阴。瑞士日内瓦Beau Rivage 旅馆房中13°,外间在冰点左右。
  昨晚上车与菊农同一房间,头等卧车已不可得。头等车坐六人,余与菊农外,尚有法国男子一、女子三。初颇觉冷,车行后关门则不觉冷。余等阅报至晚十一点关灯,因无卧铺,故睡不甚佳。晨1h:18'过Dijon ,至早晨7:18 即达Geneva ,时天尚未明。办理过境于续。余等有外交护照,故并无困难,行李亦不搜查。胡天石即来277车站相迎。李润章于昨日借潘际平来此,亦未相接。余等均住Quai du Mont Blanc之Beau Rivage 旅馆,为Geneva 有数之旅馆也。余住23 号。
  早餐〔后〕即借胡天石至American Express ,以Draft 换美金。Draft 过去每人每月准换250 法郎,近则准125 法郎,但余等以需购物件,故托人另设法。汇兑率为每美金换4.25 法郎,瑞士法郎约可抵80 法兰〔法国法郎〕也。
  在Rue du Mont Blanc Demont 店内购〔物〕。计购18K 金于表(女)一只Longines ~良琴, 450 Fr. Sw. ,又Longines 18 K 男子表一只445 Sw. Francs , NonmagneticOmega 欧米茄男于表一只,钢, 190 Sw. F r. , Sima 〔 即Cyma 司马〕闹钟一只3 1. 5 Sw. Fr. ,又女小孩镀金表一只55 Fr. ,共117 1. 5 法郎,作价960 法郎,即打-829毛折也。
  十二点至车站附近中膳,胡天石邀请。二点四卡分乘Agences de V oyages deGenNe 所备之游览车,遍游Geneva 城二小时。初由白山桥出发。Cathedral 成立于「世纪,以后叠有改建,外观罗马式,内部Gothic ,有数巴黎之Notre Dame ,但闻大不及也。此处据报告者云, Calvin 加尔文曾在此传教廿八年,可称天主教礼拜当中首先主张改造者。由此出至Geneva 大学,前有卡九世纪刻石之Monument de laReformatio飞有Knox 诺克斯、Calvin 、Luther 且各德等等石像。再转至国际联盟而回原处。
  五点至Photos des Oration 照相铺,以2050 瑞士法郎(即$ 482 美金也)购Contax圃, Lens 1.5 ,速度111250飞回。又至Rue de la Confederation Station ,以155Sw. Fr. 购Cashmere 羊毛衫。七点别胡天石、潘际平。回。在旅馆晚膳。
  瑞士物价之贵,可以惊人。今日照相镜之价达一百六十一万元,而羊毛衫一件亦要十二万。余在巴黎购大衣只九千法郎,即28.6 金洋,而羊毛衫则值36.5 金洋也。
Geneva   阴。房中 3°C 外间有冰。
  晨八点半起。十点借李润章、瞿菊农与胡天石至附近咖啡馆,晤中央通讯社王岭樵君。王君为通讯〔社〕中老资格,驻日内瓦先后十四年,有瑞士夫〔人〕,能说英、德、法、荷、意诸国语言,北大毕业,吉林人。据云,国联之屋宇,旧者已成立中国国际圄,新者以四千七百万金法郎(贵于瑞士法郎三分之一) 0 中国历年欠国联会员费至二下万法郎,战后折半压清。因会员国中除英、法、印夕|、(美、俄、日、德、意均非会〔员〕 ) ,中国处第四,出钱最多国也。最后数年出费亦自四十二单位减至廿-单位。留瑞士之学生每月用费400 Fr. ,教员每月收人月不过1000 Fr. ,简任公务员亦1 000-1600 Fr. 一月,部长年三万法郎,总统35,000一年。而Petek Philippe百达藉丽表厂之头等工人每月可得3600 Fr. ,胜于大总统。大总统无汽车,可谓平等矣。每星期三、五不吃肉而吃素。到处有表的广告牌子。最优为PetekPhilíppe ,以其精确,修理不易。次则Iρngines 与Omega , Universal 宇宙次之, Sima又次之云。余等由王君处设法以4. 25 Fr. 代美金一元,余兑得7800 Fr. ,但购Cont阻3 己去2050 法郎,故所余有限矣。
  中午回。在Beau Rivage 中膳。膳后借胡天石至中国国际圈Bibliotheque(Sino-Intemationale , Quai Wilson 58 )。内藏中西文图〔书〕十万卷。西文方面有Dubalde 十八世纪之中国历史地理, Marco Polo 马可·波罗之意大利本。中文方面有张季泽、李鸿藻之图书,尚有照片及图画甚多,可称美不胜收。
  三点因。三点半至Rue du Mt. Blanc 购表及照相、皮箱等。晚八点,胡天石夫妇在Restaurant Chinon (8 Rue Tour Maitraisse) 约晚膳。老板系朱姓,北京人,曾在雨岩时代德国大使馆当厨子。到王承绪、梁方仲、王冷樵夫妇、天放、润章等。天放于今晚到而承绪今晚回矣。十一点始回。一点睡。
  寄周麟、Spuη 明片 梅儿函
Geneva-Zurich 苏黎世-Saint Moritz 圣莫里茨   阴晚宿。
  晨五点即起。偕李润章、瞿菊农二人至Geneva-Comavin 车站。时方六点,到车上尚阔无一人。但6:25 车即按时开。余等所坐为二等,已极佳。车上吃烟与不吃烟分别compartment o 车未开以前,灯火不亮,车开以〈前) (后〕灯火大明。坐上有二层〈拜〉〔摆〕行李之隔,向里〈侵〉〔倾〕。每一间可坐六人。车行甚速。Geneva日内瓦距Zurich 计380 公里,三小时四十分钟即到,平均速度为每小〔时〕约100公里〈弱) (强〕。到Z盯ich 后即有此间高工学生: (L'Ecole Polytechnique Federal) 朱炳甲(江苏人) Chu Ping Chia 与郑菇亭大使之婿陈恩连二人来接,即至车站对面Hotel Schweizerhof 开215 号房。
  稍息,朱君偕菊农往参观Pestalozzi 之遗迹,余等至L'Ecole Polytechnique之理学院物理与气象。先由Dr. P. Preiswerk 引往参观物理教授Scherrer 之实验室,有一Cyclotron 与Joliot-Curie 实验室者大小相似。Pole piece 直径80 cm,20,000 Gauss Magnet , Proton 在7 million electron volts 进行,但不用Neutron 而用Electron击射。次至楼上看气象部份,瑞士之中央气象台即设于此。台长名Dr. Jean Lugeon, In怠, Directeur De la Station Centrale Suisse de Meteorologie , charge del'enseignement de la Meteorologie a l'ecole Polytechnique Federale et a Universíte deZurich , Hofstrasse 114 , Zurich 。据云瑞士有400 stations ,抗战后以不能收得外国之报告,故渠发明以电力量远近之雷雨,可以知冷浪、热浪之动静。又发明一个Integrator,可以在一处地即可以Radiosonde 测定高空之气温、气压、风力、风向云云。
  并要余赴Fribourg 左近Payeme 气象台,因该处每天放Radíosonde。十二点偕朱炳甲、陈恩连夫妇及菊农、润章在学生膳堂中膳。膳后余回客找c洗浴。至五点,又至车站。别朱、陈二君而启行。晚十点至St. Moritz ,住HotelNew Post Room 47。
St.Moritz    外间-10.5°,房中15°,高度1940 m。晚宿Hotel Schweizerhof, Bem。
  晨七点半起。始见Hotel New Post 对面山上自顶至麓均积雪,但雪并不甚深,故尚不能应用Ski 。山上旧月与金星巳上,而日未出。风景之佳,惊所未有。山下在山与旅馆之间为St. Moritz 湖。按St. Moritz 一区属于瑞士Grisons Canton,在Inn 河上游,称Engadín Valley 。有五湖延亘,即Sils , Sílvaplana , Camphec , St. Moritz与Stoz。其中以Sils 湖为最大,长5 km ,广1. 5 km ,湖之海拔为1800 m 左右,四周之山峰海拔3900-4100 m 。圣慕立芝之出名在于天处优美,日光晴丽,冬季尤难得。十二月平均日光6 h ,一月份6→7h ,二月份7 8 h ,而空气洁净。今日九点后即大好阳光,此处又鲜风而植物茂盛,春季尤佳。冬季多雪,则满山松柏,又一好景也。山上多Spruce 及Larch (Pínus Pica du Roi , Pinus La由)。十九世纪中叶英人来此息夏,近年乃成冬天国际Ski 之中心。
  余等于十一点雇一雪撬往Mario Sils ,计相距9 公里,沿途均旅馆,但冬季尚未达全盛时期,故门可罗雀也。一点半回。在Neues Post Hotel 中膳。是旅馆为此处二等旅社,单人房大lO'x20' ,有浴室、温水、电话,每日房金15 Fr. ,中餐5.50 Fr. c站中只主人夫妇,一女侍者,一接客员与一力夫,而洁净非常。至Sils Sledge ,坐三人来回, 22 Fr.。
  三点半至车站,3:47 开车。圣马立芝附近村庄风景均不恶。附近有隧道,8'钟始过此,火车速度约60 km/hro 6: 12 p. m. 到Chur 换车, 6:48启行。自St.Moritz 为省道,狭轨3 〈m〉〔尺〕。自Chur 以下为S. B. B. (Schweizerische BundesBah叫国道旧轨。至Zurich 己迟七分钟,为9: 02 0 又换车,原于9:18 开,至9:38始开。晚11:50 到Bem〈住〉车站,即有Hotel Schweizerhof 旅社人来接,住116号房。
  寄允敏No. 11
Bern-Jungfraujoch-少女峰Bern   晨 Bern 房中13°,外间-5°左右。山下阴,少女峰上晴。
  晚宿Hotel Schweizerhof, Bem。
  晨五点半即由Schweizerhof 旅馆来电话起身。六点一刻至车〔站J.借润章与菊农三人卜车。在瑞士,二等车与头等无大分别,三等则无垫子。车价三等每公里15 centime ,但国家所办各线均无盈余,因瑞士火车均用电,煤太贵也。火车自Bem至Geneva 尚能按时,余各线亦常误点。今日乘车转换火车极多,如右表所示〔日记原文置于右边〕。自Bern 到lnterlaken --段国有S. B. B. (Schweizerische BundesBahn),自lnterlaken-Lauterbrunnen 为省立,此上一段为私人公司,因上山之路行极缓,用电力上拖,坡度最大至25% 。而Scheidegg 至Jungfrau 一段工程尤巨,计9.4 公里需l h:2OF ,其中有7.1 公里自Eiger Glacier 以上均走隧道中,费十四年之〔久J.费一百二十万瑞士法郎。Jungfraujoch 高出海面3457 m (1 2342') 。
  即至Berghaus 休息,并进中膳。知Bergh且时有房间十八间,中膳价5 Fr. 。自Berghaus 由一长一百余公尺之隧道至Sphinx 石,由升降机再升115 公尺至气象台。
  为Hoch-Alpen Forschungstation 所设,成于1937 年,但其地之气候纪录则已维持甚久矣。自Sphinx 及Berghaus 可见少女峰,高出海面4166 mo 自气象台下,近可见Monch 和尚峰及Eiger 妖怪峰,远可见Jura Mt.与Vogse 峰,而山下均为雾所笼罩,如大湖也。自Lauterbrunnen 以上风景极佳, 1800 m 以上则无松柏,但雪与石耳。
  雪在日光下反射如水晶,千变万化。自Scheidegg 以上则多在隧道中行矣。人称少女峰为阿尔魄风景第一,余等可称不虚瑞士之行矣。回途于八点半到Schweizerhof客梭,即至中国使馆胡南如公使之宴会,到黄润芝女士、一等参赞王家鸿夫妇、陈君与李君。
  寄赵九章、吕蔚光明片
Bern-Geneva-Paris    阴。晨Bern -60°
  报载安南政府与法国军队在河内混战,胡志明因兵败逃越,法兵占东京。法海外部长MMontet 去安南。晚在Geneva-Paris 头等车!-_o近日因欧洲西部有冷浪,迄今为第五日,巴黎仍冷至摄氏零下十一度,为民廿九年以〔来〕所未有。瑞士天气一千公尺以〔上〕为晴明,而一千公尺以下则阴。
  今晨七点即起。洗浴。瑞士之旅馆与铁道均较法国经济,不浪费光热。如Bem 城之Schweizerhof 房中到十二点以后无热水,至次晨七点以后始有。日中九点以后电灯亦较暗。房中温度亦较巴黎为低,平均16°C 左右。
  晨与菊农早餐。瑞士早餐与法国同,极简单,即茶或咖啡、面包、牛油与糖浆而已。所不同者,瑞士有牛油或牛奶及Ovamaltine ,而法国元之O 面包形式〔与〕法国亦不同。瑞士亦有Porridge 与comflakes 。在Bem Schweizerhof 早餐两法郎五,而巴黎George V Hotel 则需400法国法郎,约合瑞士五法郎也。物价,瑞士本地出产之物甚廉,如表即其一例,较英国廉一倍,但羊毛品、鞋子甚贵耳。
  九点半胡南如公使来,借至Bem 之历史博物馆,有日本、中国室,印度、波斯室,以及西方各国陈列室。余等以限于时间,只至ßemische Historisches Museum ,其中关于中日部份系Henri Moser 所赠。自十八世纪以来始成立ethnographicalsection ,有中国之刀币及唐宋制钱与中国衣服及用品,如稚片烟具、钱庄秤子等。
  又至一小动物园,其中养熊气只。Bem 称熊域,以多熊也。
  十一点廿分,胡公使至车站送别。余等上车后即中膳。十二点廿六分至Lausanne洛桑。因系星期〔日〕无处可去,遂街上一走,由Fran阳【p归01扣e Ho侃t怆e时l。三点又回至车站, 15: 26 开车, 16: 32 至Geneva,即雇车至ßeau Rivageo 郭子杰与tß 自修已去Montreaux ,遂至天放房中。七点自修等因,遂至国际饭店,到天石夫妇、王冷樵夫妇。至九点半借菊农赴车站,十点车开,坐头等,无卧铺。
Paris-Calais 加来-Dover 多佛尔-London 伦敦   上午巴黎阴,下午有阳光。
  晚宿Mount Royal Hotel , Marble Arch , London 0晨八点,天微明,原定晨8:15 可到巴黎,但离巴黎尚有五十公里。直至9:30才到,计误点一小时余。据云,因天冷煤缺之故。即有周麟在此相接,遂乘车赴George V Hotel 。事先周己定房间。菊农原定与梁方仲〈因〉于9h:30' 自北车站赴比利时,因日内瓦车误点,自Gare de Lyon 南站至Gare de Nord 己来不及,改乘下午二点车往。
  余昨自胡天石处始知硕治在巴黎,乃打电话至Hotel Stelle (41 Rue Monsieurle Prince , 6e) 0 (渠〕十一点来Hotel George V ,十五六年不相见,今年己甘四矣。
  于一月前自Toulouse 图卢兹大学转入Paris 大学读物理,明年可毕业。渠尚不知侠魂己去世,亦不与默君通讯。
  十一点半赴车站,送别者有秦国献、梁方仲、瞿菊农、赵俊欣、钱能欣、周麟诸人。十二点Golden Arrow 车开。此车行走准时,余坐Pullman 更舒服。在车中膳。
  13:30 过Amiens ,窗外满地皆雪。因自上星期五起,西欧为冷浪所笼罩,伦敦、巴黎均摄氏零下10°,为七八年来十二月所未有。今日起稍温和。至Amiens 见阳光。
  14:00过Abbeville。法国北部为rolling topography ,有小山、平原,作战最佳地也。
  15:36 至Calais ,即上英国Southem Railway Continental Service 所备之轮渡S.S. Enviter。可载1274 人,有A 、B 、C 、D 、E 五个Decks ,亦极舒服。今日无浪。但因近外国冬至,来人甚多,验护照需时。故火车依预定时间到Calais ,原定停二小时,于16:35 开,结果17: 35 始开。又一小时到Dover ,是为生平第一次过EnglishChannel ,由南而北。到Dover 后,因轮上已验护照,故只经海关检验而已。19:40开车,亦为Golden Arrow 0 21: 30 到伦敦Victoria 车站,即有Anthony Spurr 、通伯与承绪来接。至Marble Arch (London Wl) ,住226 号房。一点睡。
  余自法至瑞士,自瑞士返法至英,验护照无困难,经关从未检查,以所带乃外交护照也。惟进瑞士、法国、英国均须声明带多少外国钱,出境时亦然。进英国只准带廿英镑,美国旅行支票可任意。进瑞士每人只能一星期换125 美金。进出法国不能多带钱。
  接希文十二月三号 函 允敏十二月四日No.2 函
London-Cheshire 柴郡(Abbots Mo;;;; Cottage    Norwich
  晨七点起。收拾行李与洗盟,计费二小时之久。丸点馀在房早餐。九点半Anthony Spurr 思安得来,遂借乘Taxi 至伦敦Euston 车站乘London-Midland ScottishLine 线,赴Hartford ,因Cheshire 不通火车也。10:32 开车, 13: 30 抵Crewe 。在此转车,因Hartford 非大站,快车不停。在Crewe 即得另车。曰:50 开,于14: 15 即到Hartford ,总程160 miles o 价头等来回二镑十九仙令,三等→镑十九仙令,无二等。计算每英哩1. 5 辨士,较瑞士每一公里15 centime 为廉(一金镑等于十八瑞士法郎,故一辨士半不及15 centime ,而一哩大于一公里)。英国头等与三等相差有限,有若〔干〕新之三等车较头等为佳。吃饭早、中、晚均三仙〔令〕六辨士,只吃三样菜,无面包。要面包即无汤,可吃咖啡,另外加4 辨士,上下→律。鸡蛋、牛奶均只准小孩吃。
  今日系圣诞节前夕,故乘车者人甚拥挤,闻昨更甚云云。到Hartford 有大雾,与Crewe 上车时完全不同,因Crewe 则晴朗也。自Hartford 至Moss Cottage 尚有四英里,因待公共汽车不至,遂与Spurr 二人步行。时在浓雾中,能见度不过50 yds o两边草地上早晨浓霜未消除,马路全湿。但行二公里,稍高,则又无雾。英国纬度高,至三点半太阳即落。五点至Moss Cottage 则黄昏矣,离Cheshire 尚十四日理之乡村也。见Anthony 之父亲William ,己年八十二,系农夫,甚康健。其母亲年七十五,于去年十月去世。Moss Cottage 系其姊夫Reg Briant 之屋。在此晚膳,有Reg之夫人即思安得之大姊Marjo时, Reg 之兄弟Walter 与Ralph 二人,及思安得未嫁之妹Lucy (teacher) 。
  晚膳前后在坐〈起> (地〕火炉旁谈天,讲英国与中国之农业。Reg Briant 有园地三四亩,种果树并养Saanen 母羊。每日可得奶二三磅,每口每星期可得半磅,余交政府。五岁以下及孕妇可稍多。养鸡以二十只为限,所得鸡蛋亦须售与政府。
  可知政府统制之严。晚膳吃到面包,但无汤耳。思安得之姊夫系Organist ,在礼拜堂弹琴者,年五十五岁,小康之家也。在Moss Cottage 已十年。思安得生长于Lincolnshire ,自其母死后,其父亲乃来此。其父亲壮年时管地七百英亩。
Abbots Moss Cottage (with Briants and Spurrs)    外国冬至节
  Spurr 家送余书一本为礼物Rose Macauly Life Among the English。
  晨七点半起。八点偕Briant family Mr. Reg 、Mrs. Marjorie、Father Wrn. Spurr、Miss Lucy Spurr 早餐,此外Reg之兄Walter 、其弟Ralph 亦来。餐后偕Anthony Spurr 行四哩至Tropoley 一礼拜堂做礼拜。行至近礼拜堂,遇Anthony 之二嫂Joyce与周岁小孩Anthony John。在礼拜堂自10:45 行礼至11:30,又继续行Communion圣餐典礼。男女至坛前作跪。教士Haywood 以面包与酒作为耶苏之血肉,每人于其生日饮食,以期得福。此种礼节虽可笑,但亦可爱也。Tropoley礼拜堂虽小,但均系Sandstone 石柱,故欧美教堂可以经久不坏。
  十二点半乘Anthony 二兄George之车回Abbots Moss Cottage,同来者尚有Tony之二姊Mollee 与其丈夫Edward Usher (住Shrewsbury )与二子David 及Johno 在膳厅中膳,共十六人之多。有Turkey 、Prune Pudding 等,均为正式圣诞节之食品。较之中国虽不能说很丰富,亦超出常人之量,而在有Ration 之欧洲,则更不易也。膳后并饮Port ,分发各人礼物。三点照相。余新购之Contax 临时以Film Pack 不能放好,由隔邻Charley 拍三张照。余与Briant 赴附近一走。
  六点半晚餐,有冷肉、火腿与Christmas pudding o 膳后Edward U sher 与GeorgeSpUIT 均回Shrewsbury。余与Tony 及其父亲、Briant 夫妇、Lucy ,在Fireside 昕BBC之广播。有King George 6 之演讲约五分钟, Anthony Eden 为曹者募四万Set radio之演说。直谈至十A点始告别上楼。今日之圣诞,确为生平最可纪念者也。
  "Christmas & the Stars" by Karl Hieger , "Popular Astronorny" , Dec. '45 , pp.486. Christmas as the winter solstice celebration was observed by Romans who inheritedthis custorn from ancients in connection with 崇拜Sun God。
Abbots Moss Cottage    
  国民大会在南京闭幕。英国牲畜种品之改良。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早餐。十点半借Tony SpUIT 赴外徒步行走。英国乡间English Country 有特殊风景。Cheshire 离此间十四哩,为英国著名产奶之省份,平均每100 acres of arable land 有26 奶牛,多Shorthorn 、Ayrshire 与Friesian Breed。
  地不甚平,有一二十尺之上下,土壤多沙土。两旁多Pine (two needles) ,形如马尾组5松及落叶松Larch o Firs 下有自rn ,名Brachen o Tony 云,生Brachen 之土非沃土也。此外则Heather 与Gorce。Gorce 形如松类,高二尺。此间开黄花。Heather 更矮c英国冬天冷于江浙,但草不变绿色。村中多养马之Stable 与牛Barn o 地上Tmf 踏之如地毯。附近有小湖名Oa冰km阳lan川t 之邻居Chapman 与Oπ 即其例也。
  Boxing day 系乡下风俗。是日,亲友送礼物,于是日团坐解开,互相比较,视谁多者以为荣,每家有天伦之乐。即如Spurr 家,二兄George 向在印度,己十一年不返, Tony 八年不返,故为盛聚。今日曾邀余赴其二姊夫Usher 之家,在Shrewsbury 0余以好静作书未往,遂致Tony 亦未能往。
  乡间鸟类极少,惟有与中国同类之百舌、Black Bird。此外则见Finch 与啄木鸟、海鸥而已,甚至麻雀亦少见。余以为此由于昆虫太少之故c Tony 谓虽在夏季坐在地上,极少蚂蚁上身。在中国则蜘蛛、蚂蚁到处皆是也。下午作函三通。
  Briant 家中无女仆,事事合作ζ 长兄Walter 有风癫病,小弟Ralph 在利物浦银行为职员,此二人与Tony 、Lucy 均样样帮忙,精神可贵。老父年八十四,有时亦荷薪来往。饮食有节制,晨起饮茶,午后饮茶,晚间饮茶。饮食时互相帮助,时时留神。英国人之合作精神,谓自其膳桌上得之,则思过半矣。盖每人吃自己之饭时,往往想到何人需何物也。
  九点半Reginald 、Marjorie 、Lucy 等均国,由George 载车而来。G 寻即返。G将于一月七日去印度开矿。Tony 尚有长兄在南非,次兄在Boston ,均未到。目前印度、缅甸均谋自立。故Tony 亲友之作事于东方者均慷慷危惧,有不能终日之慨也。
  英国牲畜种品之改良始于十八世纪之末叶。Robert Bakewell 开其端,提倡以善良之牛羊为种子,产生了Leicester sheep 0 他的弟子Charles Collings ,一日在路上见了一只牛特高大而皮光滑,买之以配。Sir John Russell English Farming , Collins ,1946.
Cheshire-London    晴。下午阴雾。乡下房中5°,外间在零点以上二三度。今日天气极佳,英国各处有六小时之阳光,伦敦0.9 小时。日出8h:30',日没15h:57'。
  上海飞机场大雾,三飞机失事,七十五人中死六十人云。昨日国民大会在南京结束,到会1495 人,此次大会通过宪章,结束了国民党训政时期。
  晨七点半起,即收拾行装。Tony 已取茶来,余盟洗毕己在房矣。英国之喜饮茶,已成为牢不可破之习惯。所饮为Ceylon (茶〕加牛奶,因糖少不加糖,惟余一人以贵宾相待,有糖矣。早晨有时吃蛋,因乡下有新鲜之蛋也。今日吃Ham 与牛肉。
  食毕在客堂昕Radio B. B. C. ,知昨上海飞机场大雾,三飞机均撞地失事,死六十余人,真我国航空界空前损失也。有二驾驶员为美国〔人〕,二只均中国航空公司,一只则中〔央〕航空公司机也。
  9:45 告别Father 5purr 、Reg Briant 与其夫人、Lucy 5purr 与Ralph & WalterBriant 。自Abbots Moss Cottage 乘Taxi 出发赴Hartford , Tony 同行送至车站。
  10:13 车来,遂与Tony 告别。10:35 到Crewe ,为换车地点。10:45 赴伦敦之车来3坐三等与头等毫元分别,亦可怪也。13h:30' 到Euston 车站。在此候Taxi ,因省油故, Taxi 须与人合坐。此事本极难管,但英国人守法,故能行之裕如。
  回战后即在Mount Royal 旅馆之剃头店剃头,费时五六分即毕事,价1 s. 6d ,连小账给Half crown 256dO 。上楼洗盟后出外,觅照相馆正不得其门而入。途中遇鲍觉民与王承绪来。遂至Oxford 5t.之5elfridge 百货公司配表玻璃,并至对门洗照片。六点田。
  承绪赴车站接瞿菊农,余与鲍觉民谈联大事及此次来英情形。据云,渠在中大地理系先任美愕、李旭旦一班,后徐近之一班。于民甘七始来英国,前四年在南开,民卅回国,近又受B出ish Council 之聘为distinguished visitor 来英。四个月专看地理系,曾至英国各大学及Wales 、Belfast 5cottland 0 谓设备以剑桥为第一,有Prof.Deben由h四a缸r叽Ir浦有Darby 而F凹l四eur陀   晚膳后,通伯夫妇借小莹来。至十一点半睡。
  寄允敏No.12 、胡天石、瑞士陈恩连、朱炳甲
London   晨晴,日中阴。
  晨七点半起。九点瞿菊农来,借行由Oxford 5t.向东走至Oxford Circus ,由此至Langham Place 达Portland Place 40 号英大使馆,晤郑天锡(茹亭)大使、秘书施肇费(德潜)、陈尧圣、参事钱存典(述尧)。郑,广东人,习法律,甚得英国人之重视,上月皇家学会开会,请其代表来宾致答辞,近曾著有《孔子之道》英文书出版。陈尧圣乃鹤琴之侄,二十年前余常至鼓楼鹤琴家中打球,时不过十龄耳。后在之江毕业,于抗战后自费留英。已在使馆二年,办理护照事。据云,一鸣与其妹均将赴美国云。遇顾少川之秘书傅冠雄(彼峰)。据云,十天内乘" Elizabeth "轮赴〔美J ,价较飞机尤贵, 110 镑,飞机99 镑。余之船票以英轮不易购,由施秘书作函与美大使馆之Mrs. Perrin (Transportation Department) 设法,但能否有把握,殊不可知。
  十二点出至62 New Cavendish St.晤通伯,系中英文化协会办公地点。在二楼,屋二间,仅通伯与Mrs. King 二人。一点至Charing Cross Road 大世界饭店中287膳,到叔华、小莹、梁方仲、王承绪、瞿菊农、鲍觉民等八人。此间不易得米,故吃面。
  三点借菊农至对门113一125 Charing Cross W. & G. Foyle 购书,计得: 1) WalterShawcross English for Civil Service Student , Pitman , 3 S. 2) J. D. Bemal The SocialFunction of Science , Routledge , 18 S. 3) G. Stead Elementαry Physics , Churchill , 14S. 4) Stamps Geography (if Asia. 以t 共购九镑七仙令飞、六点回。借鲍觉民、瞿菊农二人乘30 Bus 至King Cross ,由此转乘615 号车,赴24 Highgate West Hill 承绪家晚膳,到刚复、卡昂华等。卡点半回。
London   
  晨九点起。早餐后作函二通,即有刚复来寓,遂同至Charing Cross 附近之Greek St.上海酒楼参加浙大同学会。到浙大同学十三人,与承绪大公子合刚复与余,十六人在伦敦。有浙大同学如此之多,为余始料所不及也。计到王承绪( C.S. Wang , '25 教育)、李纪和(Lt. , C. H. Li ,电机'31 )、沈庆垓(C. K. Shen ,电机'31 )、霍少成(S. C. Huo ,机械'30) 、钱万(W. Chien ,电机'28 )、胡济民(T. H.Hu ,物理'31 )、裘克安(K'an Chiu ,外文'32 )、程开甲(K. C. Cheng,物理'30 )、周方先(Sub. Lt. F. S. Chow ,机械'32 )、张直中(C. C. Chang ,电机'29 )、卡昂华(M. H. Po ,机械'26 )、毛振琼(C. T. Mao ,电机'30 )、赵端瑛即承绪太太(教育民廿五)。其中承绪、裘克安Oriel College Oxford 与程开甲Edinburgh 大学(Depart. of Applied Math. )、胡济民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Math. )四人在大学念书外,余均在实习。李纪和在空军,周方先在海军S. S. Marlborough 轮上,张直中在陆军。尚有浙大毕业生未到者,计有陈汝铨、喇华崑、李彼得、沈乃斌、陈鲤、袁广澍及余承华七人,合为廿人。膳后余述浙大迁校情形,并及UNESCO 会议经过。刚复讲五十分钟。至五点回。
  阅Oxford University Press 之书单。七点王景春约晚膳。Dr. C. C. Wang 系卅五年前之伊利诺旧同学,近十五六年来留英不返。其二子均在美国毕业,长子习法律,次子习工程,太太亦住华盛顿。渠则在此主持Purchasing Commission。因患气喘,故时时要打针。此病起于1905 年,时在美国过夏,初甚轻,后渐重云云。
London   晨晴,日中阴。
  下午至Board of Trade 取Clothing Coupon 。下午吴传钧来。又郭子杰到伦敦。中午借钱述尧中餐。晚借吴传钧晚餐。
  晨七点半起。八点早餐。九点半通伯带箱子来。余即理箱子,并将UNESCO组所有关于Rehabilitation 文件整理一番。一点半钱述尧来,知大使馆~Nx 大使馆来话,谓余可得-)j ,-四日白So川harr刚on 启旋之舱位。此船系LJ川n川It刊p叫d 忖t灿at忖「阳抖川L川i n中较大之轮,载重四力万,吨"布四人一屋与十二人一屋两种房间.价!J:牟I .ι姊f销劣穷i庄J1: 11" .较Queen E凹li山zab如et由h 仪一半而己O 谈及在伦敦购衣服之困难,渠瞩余Ihjl攻响的Clothi 吨Coupon ,因在此购手巾、袜、鞋等均须用Coupon 也。
  二点半,余至Victoria St. 91 Board of Trade 取Coupon ,办事极迅速C 照例过路人不易得,余作以此间洗衣需两星期,需零星物件,渠给30 Pointso 余即在VietoriaSt. 以八Coupons 购睡衣一套,二Coupons 得手巾四条。
  五点承绪来,借至通伯处取信。回遇吴传钧,渠在利物浦读地理己二二年,闻英国习地理者仅渠与侯仁之二人。侯,燕京毕业,初到英云。八点赴Victoria Station接子杰,未遇,在寓相会。余所忘遗在巴黎之照片己带回。
  接振公十二二月拾九日三函次仲函 允敏十二月十六日、子政函
〔伦敦〕   日中阴
  晚至陈尧圣家晚膳。
  晨八点三刻起。作函与Antony Spurr 及振公。十二点至对门书店John &Edward Bumpus (477 Oxford St. )购书。中膳。三,点半偕郭子杰及菊农赴3 HanoverSt. British Council 晤LarηParkinson (女)及Charles Salisbury。出至Charing Cross 113→125 号W. & G. Foyle (London WC2) 购书。出至通伯处及大使馆,遂乘其车行十七哩至伦敦西北郊外32 Maxwell Road , Northwood , Middles回,见其夫人,遇凌太太与龙君。十点半乘火车回。
  接Church Mission Society 函
  寄振公、Antony Spurr 函 编者注 英国旧币5 先令为1 crown ~半crown 为25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