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4年

北碚   阴。室内温度(开门)晨 9.5°,午 9.8°。
  英国炸德之弹量:去年一年中 R. A. F.英国皇家空军投在德境之弹共十三万六千吨。其中有五万五千吨为美机所投。投在意国者六千吨。德国在英国所投弹为 2500吨。据空〔军〕部部长 Archibald Sinclair报告:去年在西欧英国损失轰炸机 2369架,美国 997架。借气象所同人赴澄江镇。
  晨七点起。九点借宝望、子政、逸云、曾树荣、梁实夫、杨鉴初、黄仕松、周克强、徐延照、陈学溶等,赴温泉转澄江镇。温泉离象庄四里,澄江离温泉亦四里,马路已通。九点出发,十一点馀到澄江。途在航空委员会之炼油厂附近遇浙大卅一化工毕业曾宏,邀至其厂一观。据云每月可出-万 gallon加仑,其 octane数〔辛炕值〕为 65,但可用于教练机上。自桐油炼可得 30%?,用三个 stage,先炼柴油,再炼粗汽油,然后得精油。桐油价卅元一斤,煤 960元一吨,皆官价也。炼油筒中压力至十四五个 atmosphere大气压。油筒用翻砂铁而不用钢板,钢板太贵也。左近有资源委员会之酒精厂,每日出 4000加仑云。在澄江大戏园对面韵流茶馆〈改〉〔进〕自带之面包、牛肉。十二点叶笃正、谢觉民亦来。
  一点至水闸之上游运河中,坐船至军政部办炼油厂始回头。此运河系十年前所开,因上游十余里地发现煤矿,其质较天府〔煤矿〕所出煤为〈价〉〔佳〕,故费十余万以成此运河至嘉陵江通重庆,名宝源煤矿公司。澄江之所以能成为一镇,惟宝源是赖,现巳归并于天府矣。附近有荣誉军人收容所,有地千亩,收 300人,闻建筑费五百万元云。三点出发,徒步回。五点回象庄气象所。
  接赵九章〔函〕,知重庆、昆明、桂林、遂川、建阻、成都、兰州,拟放 radiosonde元线电探空仪,已派十六人在〔西南〕联大训练,并拟作仪器一千套云云。
  寄允敏函
北碚   阴。终日南风。晨 9.3°,午 10.1°。
  晨七点起。九点胡鸿慈来,据云特自歌乐山看予者。谓渠原在新桥卫生所,后其母校上海医学院院长朱恒璧嘱其至母校作助教。未一月,渠思人中央医院,朱不欲,遂解约云。不知是否另有他情节也。余劝其考公费出洋,渠若尚乏预备,不愿考。现拟人红十字会办重庆医院,因中央医院非朱恒璧介绍,则渠不能往也。十点偕胡鸿慈、至北碚公园参观动物院,其中动物多空,惟剩一虎一豹一熊。此类动物大规模饲养亦费钱不少也。
  十一点到兼善公寓,胡鸿慈即去歌乐山。余至浙大同学〔会〕聚餐,到廿二级张儒秀(女,文),廿五级张志澄(园),廿七级陈仁悦(女,化工)、黄有风(农化),廿九级杨平澜(病害)、阮春芳(教育)、陆颂强(机械),卅级盛和(土木)、谢觉民(史地),卅一级方正三(农艺)、施雅风(史地)、顾时希(电机)、朱明华(女)、叶楚贞(女,园艺),卅二级胡维平(女,农化)、王应娥(女,农经),及卅二级研究〔院〕史地部叶笃正、谢义炳、周恩济,又文士刚(农经 32)、胡永畅 (32物理),尚有体育教员刘瑞娴(女)亦到。北碚同学会查济明在重庆,故谢觉民主席。此外,文书顾时希、会计张志渣亦到。顾时希与陈仁悦(女)、叶笃正均考取自费出洋。胡维平在昨余去之军政部炼油厂,胡永畅方自西川铜梁来此,陆颂强、文士刚、刘瑞娴方自重庆来此度岁云。人席后王惠亦来,故共到 24人。二点馀先回。据胡永畅云,有廿一级化工郭兴汾在铜梁中学当总务,余询其是否愿回母校。
  接胡鸿慈电 季恒电 左之函
北碚   晨雾,日中昙。晨 9.4°,午 12°。
  晨七点起。作函数通。十点至科学社开理事会。到卢析薪、雨农及王仲济(代叔永 ),由卢析薪报告。知农山及蔡手民夫人在沪景况均不佳。《科学》月刊定下期起由文化服务社(刘百闵)出版,但只能三万字一期;广告方面由孟闻拉拢得十万元之数。今年十月廿五为科学社成立卅周纪念,理应开一会,或年会即在此时举行,并可约其他学会同时举行。通过社员、仲社员各四十余人。
  中午至任美愕寓中膳,遇白季眉。二点半回。吕蔚光回所。三点开所务会议,决定用油嗣后每人冬三斤、夏二斤、春秋各二斤半。参加西部科学博物馆工作,去年预算原只廿三万元,追加九万,〔共〕卅二万元,而亏负竟达九万之巨,不知张以刚为庶务何以如此乱用。今日张又告假。
  晚阅李约瑟 Needham著《国际科学合作》一文,系氏在华演讲,已译登《时事新报》,下期《科学》将转载。首述在华科学英美与中国合作之情形,如 microfilm缩微胶卷与购书籍与药品之类,谓氏已送出三十三次单子购物。次则报告中国科学工作,氏在 Nature《自然》已寄文六篇,并寄中国刊物至外国。谓中国疫苗英美军人亦用,所制无线电部份亦佳,可以供英美〈陆〉〔空〕军用。〔述〕专家之交换。谓金陵大学"大麦王"之发现,使美国农业大受益。第二节述中国抗战时期未能利用科学。由于纯粹科学家恐入歧途,因政府侧重在应用科学,实际此理并不尽然。第三节讲以后科学国际合作,赞成于国际救济委员会 Intemat. Relief & Rehabit. Com. 之下成立科学合作机关。结语谓世界各国均应认清,在国事大计应谋之于科学家。
  接雨农函(附仲崇信函)马小波函
  寄梅函 允敏 No.6、希文函左之函 振公函 刘奎斗函 贝时璋、严振飞、次策、晓沧、 胡庶华函
北碚   晨昙。晨 9.70,午 1 1.00°。
  气象研究所预算及经济状况。
  晨六点三刻起。作函数通。黄海平来谈,知士芳在地理研究所临走时有若干文件未交出,如修理蔡家湾房子 17, 950(元〕之收据(钱已付清)、女职员宿舍押金 200元、长途电话费 120元,而最要者为多领工友米贴二石五斗不能报账一事。余当作函嘱其将收条归还并清理账目。同时厦千亦来函催士芳在气象局不了清之 1950元。此人真可谓无法纠正矣。按士芳在地理所常与人赌,甚至通夜不归,其妻追至所中。不知其尚忆其前妻否也,可叹可叹!盖其前妻因愤士芳赌通夜不归,因以自尽也。
午后刘廷蔚来谈。阅郑子政《台风之数字研究》。英文太坏,共二十二页,仅阅十-页,天巳昏黑,无暇阅竟矣。嘱张以刚算去年之账目。去年气象所预算二十二万元,追加分得九万元,合卅一万元。但至十-月止,薪水工资不算,已用卅万零五百元,薪水工资每月约六千元,故超出不少。据总办事处郭庆林谓,超出达八万元云云。本年账目会计交杨鉴初,出纳仍为陈学榕,因张以刚报账极缓也。
  晚又阅温甫所著关于气象英文稿,系登外交部《中国年鉴》者。 9点洗浴。气象所目前每月约须三万至三万六千元。预期本年可得五十万元,可以敷用。又气象所有保管款四万三千九百六十三元,余乃历年卖仪器所得。今日签交陈学溶二万五千三百八十七元,其中二万五千元为购白报纸十令以备气象所印刷用,尾数乃所以抵年终聚餐不足数。此款尚有一万八千〔元〕左右,存中国银行"藕记户",以余中英文签字提取云。
  寄振公函雨农函 Berkeley Gage , Joseph Needham函陈可忠、钱安涛函厦千函
重庆   雨。上午雨少许,晨晚阴。
  Soviet army crossed the 1939 Polish boundary on Jan. 4th , <1943) [1944 J at a point near Roki.nno , in the Rovno area. Soviet army also captured Berdiehev.
  晨五点起,时天尚未明。收拾行装。六点廿分天始明,时阴黯未雨。七点别蔚光、宝莹及子政三人,偕丁正祥下山,取小路至北暗车站,仅费时i:t八分钟 O时尚未买票,但 7:36车即开。九点天即微雨。车中过青木关后极拥挤,幸余得座位,尚不觉倦。十一点抵两路口,雇童子草行李至聚兴村廿二号,则梁思成、济之与饶树人均寓此。余得郭庆林所住小间。树人以打 yellow fever黄热病、 cholera霍乱及 typhoid伤寒混合针得温度,思成身体亦不佳。据思成谓,刘士能已田中央大学,因有胃病须吃牛奶。又谓最古之石桥在河北赵州,系隋时所造;最古木建筑在五台山上,成于唐;最古之石建筑在四川剑门,成于北魏云。
  中膳后晓沧来。又严德一、谢家玉来。严以应肖堂电召而来,但房屋难觅,故渠甚愿回浙大。晓沧来此受训,然又不欲于此时出洋,故颇犹豫不定。家玉为校中奔走购药已费不少之力,甚足感激也。
  三点偕晓沧至美专校一号晤叔谅,并晤布雷。据布雷云, Cairo开罗去年十一月底之会议声明高丽独立、台湾归我,英国初不甚赞同,后经罗斯福之疏通,始能成功。香港亦以罗斯福之主张不提出,谓异日必可归还云。西藏问题最困难,以英国只承认中国之宗主权,而不承认为中国之领土云。
  向〔中中交农〕四联总处借款,谓须与秘书长刘攻芸商之。五点晤次仲。六点半回。晚膳。晚王惠等来。
  接陈柏青二函 步青二函 吴文晖、张德粹函 何增禄、王葆仁、贝时璋函 梅函 允敏廿八函 祝汝佐函 黄羽仪二函 高直侯二函 邦华函 比百先函 商务函 徐子青函 接校中汇来款二万二千元
重庆沙坪坝   阴
  决定赵九章代理气象研究所所长。
  晨七点起。同住者饶树人、梁思成均以感冒发热,济之之妹以病进医院,何病之多也。树人以欲出洋受训领护照,在此已三阅月矣,尚只打一针防疫针而己,故至早于二十后可飞滇。
  九点至生生花园总办事处晤刘次萧,并将驷先函交与。出至晨庐晤尹任先,嘱其为浙大购药水棉花 50磅、细纱布 50磅。据尹云,现花纱布管制局供给军队棉花纱大是问题,幸 1942年陕西产棉卅万担,去年 1943[年〕估计只廿万担,而实得四十万担云云。出至基金会晤叔永,知本年 China Foundation中基会经费加三成,约为五〔百〕七八十万元,故浙大在半年中或可得五六万元。蔡夫人处,叔永允寄款去。出晤黄肇兴,劝其回浙大。渠允,一二月不能脱离资源委员会秘书主任职务,暑假后可来云。遇王守竟,知其不久又将出国,谓 MIT麻省理工学院集科学家近二百人研究理化之应用。渠荐其夫人来浙大教课,余托其为浙大由昆明运书。午后晤 Prof. Eaton不值。渠与 McMillan均于星期二、四在中大有课,校中每次以汽车接,教部贴汽油一万元一月云。
  四点偕蔚光至组织部晤驷先。初述子政去戴笠处参加研究天气工作,次请派宝莹出洋,最后谈及余与蔚光辞所长、代所长问题。余以代所长职不占待遇,但驷先仍欲余在院居所长名。余荐长望与九章,所中人如蔚光、宝望均赞成长望,以其相知有素且政策不致改变。而骗先以戴先生关系主张九章,遂决电九章。
  五点坐经农车偕蔚光至沙坪坝,即至肖堂处。肖堂适请客,到范本忠、缪凤林、冯泽芳、何兆清及蔚光等。八点至气象局。与蔚光、温甫谈至十点半睡。
  接希文函 允敏函 附宁照片(交与次仲) 任美锷函
  寄张德粹、何增禄、吴文晖、高学询、陈柏青、朱骝先函
渝   雨
  浙大本年经常费七百卅二万元(七百二十二万四千九百元)。龙泉分校去年追加六万,加拨廿万,本年概算卅二万元。
  晨七点起。八点至蔚光寓,与严德一、温甫及蔚光同早餐。餐后至南京兄弟商店晤谢家玉,并将二万二千元支票交与。九点乘巳县公共汽车进城。至七星岗下车,步行至精神堡垒五四路五四坊二号晤酒精厂汤元吉,不值。乃出至民权路购甘油一斤 (550元)、女短裤两条 840元、牙刷一打 384元、毛巾二块 170元。此数样物战前不过二十元可购,而竟化去两千元,正一百倍也。十二点回。中膳。
  膳后一点半至中央圄看故宫博物馆书画展览会,分三陈室。第一陈室有赵昌之四喜图,绘喜鹊极生动,有董香光题字。进门有宋高宗赐岳飞御笔。第二室有苏老泉、东坡、颜) JI 〔苏辙〕及苏过之函牍。第三室有黄庭坚书之《松风赋》。
  三点至教育部晤彭百川,知本年浙大经常费为七百二十二万元,即去年之 4,063,485加 30%即 1,219,445,再加追加 1,625,394,加拨 317,000,故共为 7, 224, 924(百川谓 7, 320, 000,系误),每月可得 602, 000元云。遇许心武与李毓尧,知湖南大学经费亦困难。四点晤国库署鲁佩璋,知上月经费于十二月廿五日始发通知单;教职员改善待遇,十至十二月共发 534, 000元,于十二月廿八寄出。又一月份经费六十万二千,亦于廿九汇出,余,心为之一放。
  回至次仲处。五点约同往晤稚晖叔。遇狄君武、叶风虎。六点至外交协会食堂,应唐臣之约,到张含英、李耕砚及晓沧。余欲约张含英赴浙大教水利,但渠已人设计局,且有眷十余口在西安,亦大难事也。 f皆晓沧至牛角沱四号晤宋汉章,不值。晤戴子王军。适胡光照来谈,知兴中钢铁厂渠已脱离,甚怪当局不早制钢轨,谓后方每年产钢不过 15, 000〔吨〕,铁三万吨云。九点回。
  接朱正元三函 吴文晖函 劲夫电 严德一函 总办事函
海棠溪   晨毛毛雨,日中阴,晚毛毛雨。
  晨六点半起。七点嘱陈德洪将行李箱子两只先带过江至邮政歪船,因票上规定须于开车前四小时将行李带至南岸海棠溪趸船,且重量规定只准带 15公斤。余在院秤得 19公斤,故将布一匹取出,托交汤元吉带去。后知行李虽于上车前数十分钟亦收,而过磅时超出 15公斤,每公斤收 62元之运费亦可带。同行有超出至 2公斤者,皆以中国人向不守法之故。
  九点偕李济之、饶树人、梁思成至萃华楼上"滋美"早餐,共吃 235元,连小账 250元之多。出至牛角沱晤黄肇兴,嘱其下学年必至浙大。询徐芝纶之所在,遍查不得。出至国际文化资料供应处晤袁守和,不值。其助于谓 Lantern Slide Projector幻灯机及片子已由刚复带去。出晤 Prof. Eaton于中美文化协会,约其三月初来校。返聚兴村,别树人等。适次仲来。余上公共汽车至储奇〔门〕下车,遇浙大 28级机械系毕业生张垫,渠己考取自费留学,即送余波江并陪至邮政歪船。时适十二点,离开车以前一小时,乃按照规定也。与张进面食后,张皇即别去。但邮车久不至,歪〔船〕上又冷,余嘱陈德洪早回,直至三点渠始〈处〉〔去〕。此次又与毛龙章同车。有一南京女生(湖南大学)焦姓者来送毛上车,直至五点始去。余与毛龙章在"三六九"晚餐。此时宣船上人始令余等觅找房。至海棠别墅,余住 202号。
        日美在太平洋海军比较
   日 美
  Battleship战列舰 10 21
  Carriers航空母舰 8+4 12-15
  Cruisers巡洋舰 30-34 50-60
  Destroyers驱逐舰 75 300-350
  Submarines潜水艇 80 165-195
  寄朱正元、张复生、梅、汤元吉、谢家玉、彭百川、邹树文、蔡邦华函 士芳函
綦江   日中阴,晚八九点到綦江时雨。
在海棠别墅一宿。黎明即起。至邮政歪船。昨船上之主任李姓,谓海棠溪王站长允于昨晚八点拨车,否则于今晨可拨。但余与毛龙章及常姓三人待车,久不至。直至中午一点,有一敞车,乃临时所拨。但司机台只能坐二人,余与常君号数较上,可坐前面,而毛须坐车上。毛已 57岁,又患感冒及胃病,故改搭今日班车来。余等所乘敞车为 3998号,今日所开者为 4150号。 3998号车夫刘姓,能说上海话。先把车开至"四公路邮局站"。站长王姓,谓明晨必须赶到桐梓,因八点前不到为脱班,脱班则站长受罚。刘司机亦允之。但修车至四点半,天将晚始出发,行二十余公里发现 carburetter汽化器漏油不能上山。幸 4150号来相帮修理,车上有空军招待所兵士,亦得助不少。勉强开至荼江旅馆,均客满。余与常君住新都商店后楼,室小而黑暗,间壁即为厕所。饭店亦均关门,吃鸡蛋酒酿而睡。中宵醒。闻雨

桐梓   晨雨,日中阴。晚到花椒坪雨,桐梓阴。
  国父论宪政与汽车夫作弊。
  晨六点半起。借常君吃早点后,购广桶八十枚,去 230元。车夫竟在秦江北之都司站购桶柑与广柑数百枚。邮政局车夫若元军邮监视,其拖黄鱼与带物品之弊与其他车夫相类,盖以赏罚不明之故。 l自秦江以南,车上黄鱼常在一二十之间,其所出价倍于票价,如桐梓至贵阳一千元,东溪至桐梓 500元。又加随处购物,故在桐梓、重庆来回一次,即可得外快一二万元,为时多不过五日耳,安怪其能不作弊乎?
  刘姓司机既贯其精神于钓黄鱼,因此车上应留心之事遂毫不介意。余等于九点出发,开车后即发觉水箱中无水。三,点至松坎。余与常君在川北旅馆中膳,刘又〈待)[带〕黄鱼若干。车上巳缺机油,亦不觉,经客人中(空军招待所士兵)发觉,乃购机油_____:. gallon。开车既晚,将至花椒坪顶时已六点,发觉只有酒精1/2 gallon。乃将其倒出,令二人扶一瓶在头上,如此越顶而过。下山不用酒精。至楚米铺打电话,不通,离桐梓尚十里也。适附近有一军政部车抛锚,与其司机商,购酒精.gallon,始能行抵桐梓,己八点半。丽村等客枝在邮局附近者客尽满,余与常走二公里至城内招待所,则亦客满。拟坐待天明,时已十一点。适 No. 101号房客不来,乃得宿一宵。
此次自海棠溪出发后,汽车夫在路上到处作弊。初为刘姓,自豪江至桐梓到处拉黄鱼,车后黄鱼常在十五人至卅人之多。到都司大买椅子。二天收入万元以上。到桐梓换篷车,另-司机开,弊端更大,黄鱼亦二十人,车价倍于票价。是皆余辈正式客人不能力争之故也。
  国父演讲集《革命最后-定成功》云:民国成立以后,人民对于国事都不知道自己去治,自己去理。因为大家统不理,所以那些小皇帝便乘机而人要建设真正民国,诸君是国民一份子,应该担负责任。
遵义   晨雨,日中阴,子夜雨不止。自七点起即雨至子夜。
  晨六点半起。借常君至邮局站。邮政车在桐梓换车,一班往来渝桐,一班往来筑桐。今日开二车至筑,余与常所坐车为 4128,又为坏车。余与桐梓站长童君商,改坠 4165号车。其车夫亦钓黄鱼与沿路买卖物品,在桐梓城内及途中耽搁不少时间,故十点半出发,二点始到遵义,即雇车回硅窝井。车夫之作弊已成公开秘密,而其所以造成如此现象,一方固由于各公司之监督不严,一方亦由于乘车者不肯据理 i 力争,因车夫沿途购物拉〔客J,实于正经客人大不利也。
  在桐梓站遇英国公谊救护队安彼德 Roberts Arthur , Friends Ambulance Unit China Convoy,渠云与遵义之 Spurr忠安得相识云。晚高直侯来谈,谈半小时始去,知谈家帧曾来遵。晚八点半睡。
  接郑佩芝接教育部密朱善培、余绍宋、丁绪宝 路季讷二函 王爱予函 接士芳函 顾季高、朱鹤年、周恩济、毕中道 蔡邦华二函
遵   晨雨,日中阴。家中晨 7°,校办公室 50,午后 6°。
  晨七点起。八点至校。谈家帧来,渠将去重庆购物并访晤其家人。劲夫来谈。又与高直侯及孙季恒谈。阅来往公文若干件。十二点田。午后一点半至校。尹世勋来,知其来此看牙医张鹏飞,知刚复及胡珊均来。
  晚八点半刚复来寓。余最庆恶晚间有人来长谈,且刚复谈话不得要领,且常拉人不相干之事。渠八月底去重庆,原定三星期,余允其一个月,但结果至一月初始因。如报学校账则达二万元以上,单旅费一项即可观。此次去筑又要开学校公费,余即声明不能开学校公费。渠并不承认去渝以三周为限,及去渝初要二万继五万,继在部十万又要十万事。十点半始去。
  接章定安、步青、赵梯熊、晓沧、季梁、陈文渊接章元善、张慰葱、滕维藻、吴保丰、贺愁庆、董服群、周谦冲、齐1半林函
  寄钱琢如函
遵   晨阴,下午阴,晚雨。
  教育系三年级学生陆星南来。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苏步青、陈建功,并阅来往公文。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呈部报告贵州生活程度之高,以及与重庆比例之不相合,故生活津贴标准数亟应提高。郭洽周报告中央训练团受训经过。余报告学术审议会事。今日惠谋未到。据赵凤涛之报告,则油印蜡纸坏者不能用,每年需二千张约六万元之数云。散会后,迪生谈及史地系请任美愕回校,大不满,以其过去与许丽云之关系,兼之渠对于美愕重来事先并未与闻。其实此事关键在于左之不愿为系主任而暂元人能担任之故。洽周亦来,大肆咆哮。
  接张晓峰〔函],荐在美国读地理之李春芬,并寄 Brooks所开气象书单。现美国方面可以出资派一美国留学生回国。五点半回。
  接周南白函张晓峰函 丁荣南函王汇东、德梦铁函
  寄苏步青、陈建功函
遵   雨。午房中 6°。
  磅重量:今日磅得晨去衣 106,午连衣 110,允敏 101与饨,希文 154与 148,松松 35与 32磅。皆比过去为重。阿拉伯政治希望(参看一月十六日之日记,见后页)。
  九点叶左之来谈,为请任美愕事及史地系主任事。九点半至校。李天助来谈,渠己就任主任医师职务。余坤珊来谈。又谈家帧来,谈于今日去渝。十二点回。一点半至社会服务处剃头、洗浴。与张鸣岗谈,嘱其转告胡颂翰,追问金工场之逃去机工金某,某乃胡所介绍也。出至江公祠图书馆。四点至校。问傅梦秋,知去年平均消耗,遵义一处每月平均为六万,而十一、二两月为十五万元,可知物价之骤贵矣。接刘学志函,知彬彬在校本学期成绩突飞猛进,两次小考平均在八十分以上,名列第二。渠班中三十余人,彬彬年最幼。 Arab Political Aspirations , Reader Service {读者服务> No. 19 , December,写3.唐宋之间,阿拉伯人势力自西班牙沿地中海南岸以迄于印度河与 Arab阿拉伯海。至十六世纪初,为土耳其 Salim第一所灭,受土耳其之管辖凡四百年。直至第一次欧战,阿拉伯国家以埃及最为先进。此外则 PalesttUimIn配 巳勒斯坦、 Transs-Jordan外约旦、叩 le臼←叫扣叫 Syria叙利亚、 Lebanoωon黎巴嫩、, Iraq伊拉克、 Saudi Arabi归 沙特阿才拉主伯,其中 P与 S肚均 a非自主,为英法之 mandate托管地。
  接印江县金成生、徐延熙、胡建人、朱其清函刘学志函朱良璧、莫葵卿函梅函
遵   晨雨,房中 50°。午后下寞及霞。八点后大雨。
  晨七点起。终日有微雨,天气较冷。此间自上月廿三以后,天未放晴云。八点半至校。羽仪来。又谭季龙来。渠欲赴复旦〔大学J.余以中途不能离,劝其不去。渠以陶元珍及陈乐素二人,资格均在其下而薪水反高为言。又地理严德一亦以黄秉维薪水高于严为不满。此皆事先晓峰未能调理得法之故。张王军谋来,知学生许福绵曾有将《大英百科全书》擅自移出之举,后记大过一次。吴瑶阶来谈。渠在客找吃阿芙蓉为警所捉,经校中保释云。
  十二点回。一点半到校。万一来谈。又傅廷杰来谈。当余在重庆时,万与傅二人口角继以动武。据劲夫云,则开始骂人与打人均为万,但傅反因而辞去金工场主任,故傅极为不平云。沈思岩来谈,谓假期中将带歌咏队赴贵阳云。
  寄季梁、马宗裕、刘学志函刚复电
遵义   大雪,晨积地上一寸,满城皆白。晨 6°。下午曾见阳光数分钟。
  晨士楷、戚美英来。晨晤迪生及洽周。阿拉伯之统一。 penicillin青霉素之价值。运动家之态度 sportsmanship。
  晨七点起。昨夜雨。子夜后不闻雨声,知是雪片纷飞矣。晨起,果然雪积地上寸许,院中竹尽弯曲如弓,有折断者。晨阅 Reader's Digω《读者文摘》。本年十月
, 份有 Arab Se扩mαdè King by Nall F. Busch,述及目前阿拉〔伯〕王 Abdul Aziz Ibn Sa时, King of Saudi Arabia,现年 63,为三千万阿拉伯人之所拥戴,亦为二万二千万全球回教徒之首领。此次战事,阿拉伯名为中立,实倾向于同盟国,故前年波斯之政变得以安然无事。其国人民英文为 Bedouins贝都因人。阿拉伯原分三部 P中部为 N句 d,在 1901年统治于 Saud。后于 1914取东部阿拉伯 Hasa于土耳其。 1926又取西部 Hejaz,圣邑 Mecca即在此处。战前每年来圣地者二十五万,阿拉伯大部收入即由游圣地之游资而来云云。
  又八月份有一文述 The Yellow Magic 01 Penicillin by 1. D. Ratcliff,谓此药于 1929在伦敦医院 Dr. Alex. Fleming of University of London偶然发现绿色之 mold能杀微菌,此 mold penicillum notatu日1,与荷兰制 Roguefort cheese上之霉菌相似。十年以后,牛津大学之 Dr. Howard Florey验得此菌所出黄色粉一万六千万之一,可以制止微生物之生长,于治伤兵之伤口最有效。能杀 streptococcus链球菌,与 sul.pha磺滕类药相类。且能杀 staphylococcus葡萄球菌,即伤口之主要微生物。且与 sulpha药不同,因其元副作用,但极难制造,只可得少量,故尚不能普遍应用。所治病为血毒, slaph blood poisoning , osteomyelitis骨毒炎, gonorrhea白浊, sulpha药所 B不治之肺炎以及脑膜炎 meningitis,以及 carbuncles boils痴异, eye infectior\.s 眼睛感 J染, mastoid infections乳交炎症, gas gangrene气性坏症等。但不能治心脏、肺等疾病及 arthritis关节炎云云。
  又八月份 Digest{读者文摘》载 American Mercury {美国信使> " Y ou must let Jean mn"。述 1912年世界运动会在 Stockholm斯德哥尔摩开会时, pentathlon五项运动及 decathlon十项运动均为 James Francis Thorpe所得。氏之父亲有一半土人血,其母亲有四分之三土人血。〔氏〕生于 1888年,在 1911年与哈佛大学赛足球,个人踢进四个球得胜,以是著名。在 Carlisle卡莱尔与哈佛作田径赛时,氏得八个第一。氏高 51%",重 180磅。但氏于夏季时曾在南方打垒球得钱,故 Olympic得奖后,人批评其为非职业人所不应为,因此五项运动之奖品应给挪威之 T. R. Bie , 十项运动应给第二名之 H. K. Wieslander,二人均不受。 Wieslander并回信谓 Tho甲e为世界运动家第一人,不管美国之章程如何,渠不能承受云云。
  接徐瑞和函(为沈能彷不守院规事)
遵   阴。晨 30,午 30°。
  满涉|煤铁。日本人开发东三省工业之近况。

  晨八点半至校。十点至何家巷口遵义合作社,开理监事会联席会议。余坤珊主席。知过去半年除付利息外,尚赢余约三万元之谱。营业数约为五十八万六千余元。自二月起,合作社拟交与福利委员会办理。以赢余百分之卅为红息,每股五十元,可得十六元五角。社员购货红利得30%,每元可得一角三分。另发周息 10% ,每股二元五角,故利息仍极大也。余十股,官红息得一百九十元,购货得107.7G。
  十二点回。一点半至校。张素诚来谈。今日寄一长函与路季讷。又电张晓峰,嘱其邀请李春芬。李系英庚款考取留加拿大Toronto多伦多大学,在Ta升or泰勒处习地理,已得博士学位,现在剑桥帮助晓峰。现美外交部愿出旅费送一留学生回国,故余复电聘李春芬。今日得章定安函,知任穰泉先生已于去年十月作故。老成凋谢,据云现惟袁绪英硕果仅存矣。在在泉享年六十九,袁亦近六十矣。绍兴米价石二千余元,肉每斤112元云云。 .今日阅Reader Seroice {读者服务}No. 15 , Oct. '43 , Military-Industrial Construc.tion in Manchuria {军事工业建设在满洲}, pacific .庐山《太平洋事务》,系俄国 Pigulevskaya , E.著。谓日人在东三省有民廿六至卅〔之〕五年计划,费款六十万万元,以增进钢铁煤之产量。但因欧洲战事起,以致不能如预期之增进,如下表所示,民卅年比廿九年铁产增4%,钢产增2%云。
民廿五年产量民卅年预期数民卅年产量
锐铁 九十三万三千吨 五百万吨 一百八十八万吨
钢 廿四万四千吨 五百五十万吨 卅三万吨
煤 一千三百八十万吨 三千八百万吨 二千四百万吨

  东三省铁与钢之生产,全恃二个中心。一为Showa Suko之鞍山铁厂。原来年可产铁卅一万吨,五年计划拟增加四个hlast fumace高炉,可以年产铁一百七十万吨,钢五十八万吨。但至民廿八只造成二炉,因乏焦煤仍不能用。至民卅年,其余二炉亦造成,所产铁远不及预期之一百七十万吨。其二本溪湖。原期可产铁二百万吨,亦未达目的。产煤以南满公司之抚顺与Yentai与满洲公司之Fushim、Mis-' han,Sian、Hongca等矿为主。日人计划四个炼油厂年可出一百七十万吨,但至民廿九年,只成抚顺一处,年产二万吨。余吉林、四平街及锦州三厂,均未成云云。
  接于同隐、江乃霞、国际文化供应社、凌纯声、晓沧、豹昆、新洲药房、浦亮畴、U. of Califomia Chas. B. Lipman、朱良璧函接钱琢如函
  寄丁荣南、陈叔谅、周绢白函路季讷函建人、金成生、徐延照函
遵   晨微雨,房中20°。
  晨七点起。八点三刻至校。联大教授高仲明(崇熙)来谈,谓昆明美国机师兵士渐多,美国纸票已行用市上,一元〈代〉〔兑〕国币七八十元,而官价原只二十元。
  今年一月抬高至卅元,相差甚巨。金库券云南认一千四百万,至八月四日尚只认七百万。八月四日停购一日间,即由省政府与银行认去所留七百万元。龙云囤积居奇,以致物价大涨。如此主席尚不枪毙,安成其为民国乎?闻之可叹。
  午后二点至校。丁绍均来。又黄尊生来谈。五点回。晚膳后宁宁自湄潭回。
  知其于昨日大考毕,今日乘酒精厂车回。未将大衣带回,故觉冷甚。彬彬于一二日后可回。
  接凌德洪、晓沧、季梁、蔚光函 杨其泳函 黄秉维、吴文晖、善培函
  寄张晓峰电 郑晓沧函
遵   晨雪夹雨,房中1 ½°。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又大雪约一小时余始止。阅信件十余种。自上月廿二迄今,遵义天气迄未放睛,路极泥泞,有行路难也之叹。浦同烈同学送牙膏四十条与理院诸教授。除送与教授等卅三支外,尚余七支,拟于元旦(阴历)此间团拜
  时作为奖品。
  十二点回。中膳后赵元卡来,送来鸡一只、绍酒二瓶、年糕二斤。据云渠薪水只 120元,但贷金 1700,津贴 800,故合可得 2700元云云。浙大在遵义酒精厂共十人,计有余建彬、沈婉贞等云。二点半至校。五点到俱乐部洗浴。晚九点睡。
  寄梅函贺勉吾、齐泮林、周恩济、程石泉、王汇东、钱琢如函
遵   阴。房中晨 3°。
  美国《租借法案》。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十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请学生服务处让出龙王庙之屋;定廿五、六、七三天为春节放假;并定公利互助社认股办法。十二点在办公室聚餐,请联大教授高崇熙、蚕桑研究所蔡作屏,及汤元吉与迪生、劲夫、意谋、洽周、欲为、振公、直侯等。二京始散。
  上午钮志芳来。午后李天助来谈。五点回。
  阅中宣部所出 Reader's Report <读者报告> No. 11 ( p. 26) ,引罗斯福之言。在罗总统对美国会第十一次《租借法案》报告中曾声明: Lend lease is a misnomer , vic.t。可 and a secure peace are the only coins we can be repaid. (民国卅二年九月初之报告)伦敦《泰晤士报》主张改为 mutual aid plan互助计划。先是英、美二国于民卅一年二月已有 mutual aid agreement王助协定,其中第七条谓二国同意扩张其贸易,用种种生产消耗与贸易之方法以达成此目的,消除各种 discriminational measure歧视办法,减免各种关税,此类办法并欢迎其他同盟国家加人云云。 Reader Service <读者服务~ No. 20转载罗斯福十一月间对国会报告,谓美国食物出产如以民 24 28 〔年〕为标准 100%,则民廿八年为 100,卅一年 126,卅二年 132。而卅三年种植三万八千万英亩,较卅二年多一千六百万〔英〕亩。但因在国内每人食量增加,故出口食物实占少数。民卅年只〔占〕全国生产 2%,卅一年 6%,民卅二年 10%,民卅年运英国最多。卅一年以后乌克兰失陷,俄国较多,约占出口1/3。因俄国失去 40%之农产品生产地也。
  接钱琢如函
  寄董服群、滕维藻、朱正元、蔡邦华函
遵   阴。家中晨 60,办公室 3°。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至校。作函与赵九章、吕炯等。午后至水桐街十四号晤高文伯,托其解决湄潭常家园子事。缘常家借口地政署之批复,阻止余金生建造化学馆。经校中去函,地政署及署长郑震宇解释,而为时己一二月,余金生又不肯包做,此事迄今尚搁置。高云渠可派兵前往,但以三个月为期,常家如有阻挠,可以捉至遵义云云。五点半回。
  彬彬回家,在途两天,乃乘军粮车来者。彬彬未见胖,约三十七公斤。而宁宁则竟重至四十六公斤,约一百一二磅之重。此学期增进十五六磅,恐为一种生理上之变态也。
  接梅函 朱胜连福昌砖灰店函
  寄蔚光函 士选函 肖堂函 赵九章函
遵   阴。午毛毛雨。晨办公室 4°,家中 6°。
  廿二日《大公〔报〕》载,老友徐宝谦,燕京〔大学〕神学教授,自蓉至渝覆车受伤,进中央医院,于二十日物故。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王仁东来。又洽周来谈。歌咏队徐宝华来,为赴贵阳奏歌咏以劳军事。已洽资委会运输处邵禹襄〈单〉〔乘〕车子来回。以二车接四十人即须四万元,而预期收入三天〈买〉〔卖〕票只十万元,路上及在贵阳伙食至少须四五万,故所得实不多矣。余拟与洽周作再度接洽后决定。马宗裕来谈,知湄潭建筑近况。
  午后一点偕彬彬、宁宁至社会服务处剃头。二点至旧府中。李絜非来谈。三点至仙龙巷一号,开浙江小学校董会。到王欲为、胡颂翰、黄羽仪、振公及劲夫。小学主任陈焕文辞职照准。决聘浙大师院四年级生储笑天为兼任主任,月薪120元,津贴 300元。赵世勋 100 + 900,陈素子(女) 140 + 700,计萄君(女) 80 + 700及熊仲权(女 )80 +700为教员。增加每月经费自 4000至 5000元,由话剧、画展募捐;并决定不再用工读学生。四点半散。
  晚胡颂翰送鸡二只。又希文在校之浙江同乡亦各送鸡两只及年糕为年礼。余寓中素来不设祭过年。幼时见父亲、母亲常祭天地祖宗,此亦古代相传之习惯,不应废弃者也。五点半徐宝华来谈,为去贵阳演音乐事。
  俄波绝交。俄国提出以 1919年Lord Curzon寇松线为边界,照此界飞lilna维尔纳与大部白俄罗斯及乌克兰不为波所有,为 1919年 12月同盟联军总部所赞同。在 1921年 3月俄波订 Riga里加〔条〕约则与第二次瓜分波兰时境界相合,包括东 Galicia加里西亚以为本为俄属包罗四百万人口之地。俄国并允波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但波兰迄不愿,故二国交涉成僵局。
  接学生救济会函 团契函
  寄苏步青、章定安函 萧仁源函
遵   阴。晚家中 1°。。
缪凤林抨击唯物史观。晨七点半起。上午未出外。阅《中国青年》五卷九期载缪凤林著《唯物史观与民生史观》一文,批评马克司唯物论,以辩证法论证解释,抨击不遗余力。谓其优点在于 :(一)可以解释历史上人类大部份活动,<真>(正〕如马克司所云,不调查那时候产业的情形,那时代的生产方法,如何能了解那时候的情形。(二)使有志社会改革者知仅仅谈精神之无用,必先改善社会物质的环境,始能提高-般虽氓品性和观念,其意义远大于管子所谓"仓康实而后知礼节,衣食足而后知荣辱",因其指出如何社会、法律、政治制〔度〕常随经济情形而改变。(三)根据历史法则的研究,说明资本主义历史必然性,同时又暴露了资本主义的罪恶以及劳动者悲遇惨境,因之建议阶级战斗以建立无产阶级社会革命与专政,以祈求建立新的社会主义的世界。他的缺点在于过于注重经济因子为历史上一切人类活动的主力,忘了一切人类进步是心理的进步。经济元素不能解释一切社会的变动,各种言语或美术的表现不是都由于社会经济状况。俄国社会学家 Kovalevski在 Contemporary Soci.ologist {当代社会学家》里指出,英国在六至十六世纪农业技术以及生〔产〕工具和方法没有更变,但政治社会以及思想则大有更变。又如安贫乐道的季次、原宪、陶渊明,精忠报国的文文山、史可法,均不能以物质观念来解释。中山先生三民主义以民生为中心,而不以物质为中心,实远胜之云云。

遵   阴历除夕晨阴,毛毛雨,家中 1°。,办公室 6.5°。晚大雷雨。
  美国飞机自关岛再炸幌建岛 O. Paramusl Novgorod。
  晨六点半起。天气较热,因昨发南风,但天仍阴雨,惟低云较少,故虽毛毛雨,尚有晴天之象,但至下午仍阴黯蔽天。晚七点大雷雨,寻止,约半小时,雷声震地。此在下江为久雨之兆。谚语:"未到惊垫一声〔雷J,七七四十九天云不开。"但此间云不开已历月余,岂待惊垫以前动雷哉!
  上午九点至校。十点回。约王劲夫、傅廷杰及万一在寓茶点,傅万与傅可以一谈,以择前嫌。劲夫与傅廷杰均来而万不至,可知其人既失信约而又表示气度之小。事先余已面告万一嘱其来,且傅与万之争执,傅固无能,但万亦不能殴打,故屈在万。予与万以有释歉之机会而不利用,是又万之故也。
  午后一点半至校。二点半至元天宫学生救济委员会,开卅三年度第一次常会。到钮志芳、洽周、振公及余四人。卡青芳与杨学行、 Gihbs、迪生均未到。推谢冶英、费香曾二人加人委员会。钮报告四个月来工作,谓秋季学期预算原为十五万元,后又增加工读报酬三万元、图书费四万元,共计七万余,合为廿二万元余。救济工作如晚间添汽油灯、辟娱乐室、设剪报组及注意营养等事。卅三年春季预算定为廿六万八千元,其中国际救济委员会七万五千元为医药救济之用,实际仍以津贴阿家庙肺病学生之伙食,每人四百五十元-月,现共有十四人在内,住校外者尚有若干人。肺病人数增加甚速,十月份九人,十二月份廿二人。工读学生亦增加,九月五十六人,十二月七十四人。每人得-百八十元或较少。秋季四个月遵义用四万一千元,春季遵义工读列八万八千元,湄潭列四万四千元。营养方面使病人能吃豆浆。最后谈服务处搬出龙王庙事。此点酝酿已八九个月,余意服务处必须迁移。因何家巷膳厅太拥挤,暑后将更元办法。适子尹路有屋可租,钮极不愿,颇有争执。决令其于-个月内迁出龙王庙。
  晚约杨臣华、周定之、胡珊、华景行及徐芝荣在寓晚膳。膳后大雷雨。董守义(西北师范体育教授)、余坤珊等来。
  接赵九章、丁荣南、孙宗彭、蔡邦华、许道夫函 建人电 接钱安涛函
  寄吕蔚光电 萧仁源函 苏步青函
遵   阴历元旦 晨阴。午后有毛毛雨,寻止。晨房中 12°。
  晨七点起。八点半士楷、波若率超、贤、刚、飞、宜、陆、七诸儿来,七孙方三个月。士楷食指繁多,维持大不易。九点半,余偕允敏至羽仪、陈卓如、士楷及高文伯寓。高以昨篮球赛讲演,今日又发气喘,卧未起。中午约顾贻训"、明训及戚美英在寓中膳,钱老太太亦来。戚之子方在附中初中毕业,将人军校,以渠工课不甚佳也。余劝其人军官预备学校,并劝其晤史国英。
  二点至柿花园一号教职员俱乐部新年团聚,到七十九人。黄尊生主席。初进时各人均秤磅一次。计最重者郭洽周 185,次李天助 163,三希文 158磅。最轻男子,成人中叶左之 90磅。女子最重者,郭太太 147磅。年岁以余为最大 54,迪生亦 54。尊生讲阴阳历之不同。余述回杭州之路径,宜乘由《租借法案》所得浙大专轮,由渝以至杭州湾。羽仪述杭州浙大新校舍。迪生述责令日本赔偿各事。次请坤珊太太唱京戏。四点半散。
遵   时有毛毛雨。晨房中家 70,户外 50°。
  英美第八、第五军在罗马南 32哩登陆,地名尼杜诺尔。美军斥喉部队曾攻入离罗马仅三哩之亚勃耳拉。按 Nettune在罗马南 28哩,系于上礼拜六上岸,次日取 Anzio。俄兵占列宁克拉以南 20哩铁路中心 Gatchina (Krasnogrardeisk)。
  晨七点半起。上午拜年者仍络绎不绝来,计有胡颂翰、钱源泉、俞心湛。下午有李宗缓、田德望夫妇、张君川、成章太太夏玉芳、樊翰章夫妇等。旁晚徐宝华来,知资源委员会车辆发生问题,故徐已接洽植物油料厂之车辆,以势成骑虎,无法作罢也。
  招导生五人在寓谈话,到丁光炎(化工四 c+)、方根寿(农艺毕业)、王家楠(土木三 c-)、吴秉道(化工四 D)及俞祥雯(电机四 B)。俞乃江西广丰人。吴,福建平潭人,来自教会学校。丁,绍兴人,住昌安门外,其父业商。方根寿在工院机械系二年级时代,因力学在王师事是处不及格,第二学期改在江超西处读,江颇袒护之。但补考时为振吾所阻,遂改读农艺,毕业后又转工学院,当时不知如何能准。现在机械三年级,但暑期将至重庆推广农业机械云云。余询彼等以生活上之困难。据云,膳除公家供米外,菜须自出,每月约一百余元。灯油冬季每月一斤,夏八两,实不敷,故每人须自添,多寡不一。余提信封之利用,方根寿谓渠有一次曾征求得一万余个。
  晚阅周良照译、 Jeans金斯著第二版 (1931年 H神秘之宇宙),译笔流畅。此书余于十二三年前读其原本,但迄今重读,已若新书矣。本冬余自重庆伤风后,鼻常塞,但亦无他碍。惟卅年来脉搏常在 60左右,近量之,无论早晚均在 72,岂亦年衰之故驮?
  接吴文照、杨守珍、赵梯荣、蔡作屏函阮春芳寄 Hollingworth著《听众心理学》译本
遵   晨阴,家中 7°,校中 3°。
地球之生成与年龄。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附中音乐教员以所著歌谱(袁箴华著 H忆秦娥》及《满江红》等来嘱余题字。作函五六通。中午回。作函与楼思武,介绍徐宝华、袁箴华等赴筑奏歌咏,并嘱介绍。校中正值二、三、四年级考试时期,故阴历年廿五、廿六、廿七放假三天。自廿八起至二月五日止,则半天办公。
午后阅 Hyman Levy著《近代科学》第卅、卅一、卅二各章。关于宇宙论,对于拉魄拉司之球形星云说之不能成立,以及螺形星云说之能成立,与地球之年龄,均有新的见解,为余他书上所未经见。谓从 Laplace说,则太阳生成地球之年龄不能超过于二千万年,但地质学家从岩石与洋中之盐的成份探知至少需三万万年。从经 Eddington之研究,知星的辐射单与其质量有关,并不论其密度与温〔度〕如何。因在星球之内部,其温度为五千万度,其压力为五千万吨一方时,固不可以常理视之。 Jeans在 1916年并说明地球如由太阳赤道射出,则将为大块之文章〔指自然界中出现的奇景〕而成双子星,故决不能成行星系。拉氏之说因之推翻云云。
午后振公夫妇来。步校政治部伍五来。又蔡秘书来。晚阅《近代科学》书至
十一点睡。
寄梅函孙逢吉、吕蔚光卢亦秋等六主任、凌纯声、蔡邦华函寄楼思武函
遵   阴,间有毛毛雨。下午校中 4°。晚又雨,四点后即毛毛雨,晚雨较大。
  严子平来教英文。时与空之观念。晨七点起。八点土木系校役甘雨亭来,谓其他老校工将鸣鼓而攻之,以其曾告发另一校工潘友声窃取米粮云。余询门房家声,知其颇有神经病,因疑心故出此云云。
  九点半至元天宫学生救济委员会,为团契冬令会讲"空、时与人"一问题。陈晓光主席,到钮志芳、思安德 Spu町、徐芝荣、魏春孚、梅太太、陈素子等六十〔人〕左右。余首述中国古代时空本合为一,以"宇宙"一名词观之可知。盖"四方上下日宇,往来古今日宙"。即常人之时空主观亦难分别。如走路时,若一人走十里觉远,但与友人沿路谈天则不觉远,亦不觉时间之速。人生在学生时代之四年,与中年、尤其老年时代之四年迥乎不同。据七十老翁云,至六十以后,时光真如白驹过隙。如世上真有彭祖,能活至七百岁,则其一年之时间必如瞬息。若能活至七万年、七十万年,则时间之消逝将如电与光矣。次述中国天文学之乏进步,以无基点与基线。"影长一寸,地差千里"之说,创于《周牌》,全不足信,贻害无穷。地球之大小,至牛顿时始确定,地球轨道之大小则更在其后。次论地球年龄,星球、星云之距离与扩张,以及运动对于时与空之关系,使时空根本不易划分为二。论天空中爱斯坦之学理胜牛顿,犹之伦常之道只能行于小家庭,国际间之来往必须以国际公法绳之。讲一小时半。田。
  午后二点至校。阅《大公报》。贵阳《中央日报》之通讯与社评均平庸,惟纸张较佳,以后家中拟定《大公报》矣二四点晤费香曾不值,晤叶左之。又至水曲同街晤黄秉维。晚严子平来教希文英文。
  接季梁电顾季高函叔谅函 萧仁源函
  寄阮春芳、浦同烈(亮畴)、朱晓寰、中大地理系函
遵   晨阴,房中 50,校中 2°,九点毛毛雨。
林继庸述新疆生产。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阅《大公报》一月廿一、二载林继庸著《南疆记行》。述及南疆之行,感觉中国之伟大,惟满地芒硝、 KOH、纯碱、食盐为可惧耳。沿途只有桂柳、驼茨堪与沙漠搏斗。此外尚有胡桐与白杨,并引角斗律金《敷勒歌》词"天为穹庐,笼罩四野。天苍苍,地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以形容之。焉蕾多马,与伊犁、巴利困〔巳里坤〕著名。马高多在 140 cm以上。库尔勒全城如果园,棉花纤维极长。孔雀河经此流人塔里木,可以通运。自 1此经尉犁,横断大沙漠到若羌,已有公路可通,共 880里。库车属古龟兹国,以产利刃著名。北山产煤铁,石油极清,并适于开飞机场、铜厂,河水可以发一万匹马力电量。库车又以黑羔皮著,亦产果品及歌舞。由拜城至和田,十八县人民以盐中乏腆故多瘦瘤。实际一公斤盐化腆,即可供给二万人一年之用。南疆有耕地一千三百万亩,阿克苏占三分之一。南疆水稻'四十七万亩,阿克苏占 112。阿克苏与温宿二城相连,如一大花园。自此至疏附,公路共长 940里。自阿至王宫 230里,草木不断。自王宫至疏附 840里,人烟绝迹,并元一滴水。疏附与疏勒相距十里,又似花园。疏附又名喀什葛尔,我国最西一点,城内东北角有汉耿恭井。由此经沙罕河南至莎车。莎车一县有卅万人口,为〈全)[南〕疆第一个大城。疏附次,叶城第三。莎车有牛十万头,叶城五万,居南疆第一、二位。叶城有羊五十万,莎车卅七万,居南疆第一、二位。南疆又多驴。自此再经沙漠至和田,蚕桑极盛,最近栽九十七万株,以墨玉一县为最多。和田包辖有皮山、墨玉、和田、洛浦、策勒、于田等七县。全区有羊一百五十四万余头,出玉器、毛毯、丝织、土布。南疆耕地占全疆 79%,人口 71%,羊 559毛,马 259毛,驴占
939毛,耕地占面积 1%。晚希文同学张楼来。晚石剑生来,为蔡惠齐病。今日王欲为邀晚膳,未往。合作社戴圣璋来。费香曾来谈。
接朱正元函
寄刚复函贝时璋函季梁电朱正元函

   阴。晨校中30°。
外事局征求翻译员。 Donets Basin顿涅茨煤田之重工业被德人破坏。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校。途遇沈思岩夫妇,知歌咏队原定廿七去筑,因乏车辆,迄今始得黔桂路测量队车辆,临时筑篷,轮胎加链。有男女生四十人,行李甚多。余恐路上抛锚,则受苦必甚。遇胡珊,知其治扁桃腺方田。又将去筑。赵元卡来谈。十二点回校。
午后四点梅月涵及吴泽霖来。吴现为昆明译训班副主任。此来挟有军事委员会外事局商震(号启宇)函。知本年需译员二千八百人。吴、梅二人由昆明至泸州赴成都,由此转重庆,在沙坪坝征得三四百人。此项应征学生受训后分发服务二年,期满由外事局加以审查,给予选修学科之学分,但不得超过24小时,并免军训与体育。训练期二个月,供食宿,并月,300元生活津贴。二月期满,分发盟国部队、本国远征军、航委会服务。分五级,自上尉至中校。月支薪津贴450至720元。此外尚有津贴,在国内者,勤务1000元,又米八斗。在印度者供膳宿,每月50卢比。每人给夏季服装二套、冬季一套、常服一套。战事结束后,择1/10最优者留学。未几,丁绍均、徐瑞和、沈召滋来谈。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浴毕至旧府中晤直侯,不值。招梦秋来商明日请客事。
阅Reαder Ser1
晶 岛加时
衍 斯工业被毁灭},New York 1Imes{纽约时报))Nov. 14 , 1943。据云德兵占了
盯附 肝 Donets Basin以后,即蓄意于退出时大肆破坏。此区为苏联冶金业中心,每年出煤五千一百万吨,电力三百万KW,焦煤八百五十万吨,铁五百万吨;有二十二个blast fumace 高炉,钢四百万吨,有Martin fumace平炉四十三座,有十五个专门学校。去冬德兵离开时破坏 140矿场。损失最大之城邑如下:Stalino , Klamatorsk , Gorlovka , Makeyevka , Yenakievo , Konstantinova , Mariupo1o
接梅函商震函
遵   日中阴,晚八点起大雨。晚家中80°
  梅月涵、吴泽霖演讲。蒋委员长少年从军经过。
  晨七点起。八点至校。十点在柿花园一号开行政谈话会,商本校学生应征译员训练班。决定依教部办法,凡英文、体育考试及格,得前往服务。成绩优良者二年以后可回校,少读24 32学分,视各系之情形而定。如此,则四年级生即可于此时人训练班而作毕业论。
  中午约梅月涵夫妇、吴泽霖夫妇中膳,到迪生、劲夫、振公、欲为、王军谋及允敏。洽周与直侯早走,未中膳。吴夫人乃杭州万松林余之居停主人马文车之女,亦杭高毕业生,与陈立的夫人王文俊及张素诚为同班云。据吴云,目前来昆之美国飞机每日四五十架之多,美国兵到者日必五十至百人。现除空军外,又有 Y队,预备四十师,以打通滇缅路。再近又增 Z队,预备由广西反攻。最初以为只需翻译人员 400人,去年年底预备今年一年需 1200,但一月间又增为 2800人。因此,在重庆召集中大、重大,另组一训练班,得 700人。在北暗组训练班,得复旦、交大四年级生 400人云云。
  三点请月涵及泽霖在播声〔影院〕演讲。月涵讲联大近况,述及吾人不应袖手旁观,急应加入,为战争工作。吴讲译员训练班工作及派往外事局以后之待遇。至五点散。回寓。
  晚阅廿七、八《中央日报》,载有委员长本月十日召集军政部教导第一团从军学生训话。甘11话中自述报国经过。谓十九岁在龙津中学(奉化)肆业一学期,即欲人陆军以报国,自费去日本。以进陆军非部保送不可,乃回国考取浙江省派送保定通国陆军速成学校,千余人考,只取四十名。到廿岁的冬季有留学日本机会,又投考获隽。于廿一岁时赴日本人振武学校。三年后人高田野炮兵联队。最初当二等兵,后称升特等兵,称士官候补生,此时廿五岁。适辛亥回国参加革命。高田在日本北部,近北海道,天气严寒。但冬天五点以前得起床,到井旁拿井水洗脸,并每日洗马。但因努力工作,虽冬天亦流汗。这是委员长自引以为最大的学业,至今尚以吃苦为乐。在日本军队吃饭,每人规定只许吃一中碗,菜有时是三片咸萝卡,有时是一块咸鱼,只有星期日才能得青菜豆腐。日本贵族子弟人伍亦是如此。最初常觉肚饿,三周以后也成习惯了。军队习惯三点经验:(一)服从国家命令,(二)政治训练和中心信仰,(三)以军队为职业学校。普通军官学校所讲的不过是战术、战略和战史,至于军队生活的精神、军事基本常识,均须自实际得来。
  寄梅儿函
遵   大雨至侵晓始停,仍阴翳。人晚雨又起。晨校中 2.5°。
  美军在 Marshall马绍尔群岛之主要岛屿瓜加林、纳摩 Nam町等岛上陆。同日,美国海军行. 至幌锺岛外五哩炮击岸上。. 晨七点起。八点至校。阅公文若干件。九点至社会服务处,请吴泽霖报告译员训练班近况。到羽仪、劲夫、乔年、馥初、迪生、振公、谢冶英及学生代表石剑生等。吴希望浙大能去 50一100人,于二月二十五以前到昆明,以后每隔三个月能去. 五十名,以美国军队源源而来也。校中决定二、三、四年级自动参加,服务二年期满后可得24-32学分,视各系情形而定。成绩优良有服务证明〔者),如未修毕学分可以回校,如己修毕即作毕业论。据石剑生意,以为四年级生中必有人愿往。定八日以前报名,湄潭、遵义二处均于九、十考试英文会话及检查体格,并当日出布告通知学生。十一点散。月涵夫妇及吴泽霖夫妇均乘联大校车赴筑。十二点回。
  吴泽霖并邀羽仪往训练班,羽仪颇为之动,以此时各人均不能谋温饱也。余每月所收入共为四千三百元、一市担米,而上月单买菜已三千元,油盐酱均在外,三者连煤、水至少一千五百元,而梅儿一人在据须用一千元,贵重之药尚不在内。余尚如此,馀人可知。
  接士俊、余又荪、华宏德、左之、程毓淮函 季梁电
  寄章元善、孙宗彭、苏步青、丁绪宝、朱其清、吴文晖函
遵   阴雨,子夜雨。晨校中 4°,家中 8°。
立法与宪政。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至校。沈开听来。作函与季梁,为附中虫曾经费事。缘附中经费去年部中津贴卅六万元,大学十万元,后又增加追加款四万元。本年大学部份依照比例加百分之卅为十八万元,但教部方面迄元加增之意,如仍为卅六万元,则只五十四万元,较去年只增八万元而已。阅公文若干件。近来教育部之公文愈多。十二点回。
午后为宁儿改数学,系最大公约数、最小公倍数等问题。余在澄衷、复旦及唐山,均以善于数学著称,但目前对于此等命分题目已有索解不得之苦,岂年力日衰之所致驮?但稍事省悟,则此等题固不难迎刃而解也。
三点半至柿花园一号剃头、洗浴。俱乐部近始有剃头,系"容光"之理发匠,四川人。现剃发外边二十元,俱乐部十二元,与社会服务处同。洗浴只收二元,则廉矣,服务处价八元。今日天仍阴雨,所换衣服洗后不干,甚以为苦。昨晚两次梦见太阳,虽在梦中,亦乐事也。
阅《当代评论》四卷四期社评《宪政与法治》一文。谓权势主义是我国法治的致命伤。本来法治只认法而不认人,惟在我国则不然。人居法上,法随人行。有权有势的人,应该以重法守纪为民表率,但实际每以守法为耻辱,以干法为光荣。我国法治之所以不发达,权势主义要负大部分责任。 . . . . . .我们要培植宪法的精神基础,只有问法不问人的一条路。此言正合我心。
接季梁函徐行健(世大)函叔永函
寄季梁函

24

遵   晨阴。晨家中 7°,校中 3°。
世界最大之天文镜。
晨七点半起床。八点半至校。过鑫先、王劲夫来谈。校中电〔话〕七八个月以来与外界不通,初以为元电线,但自贵阳购得电线后,亦始终未能与何家巷通话,可称不便之至矣。
今日高文伯请客。余询有何远客,送信者不知。及到专员公署,始悉系党政考核委员会之林竞(立孚)来视察。林,温州平阳人,与苏步青为同乡,与其兄步高又为同学云。中午在专员公署中膳,到县长卡青芳、县党部杨治亚及法院周君与成章太太等。二点散。回寓。据卡君云,遵义县政府收入,以屠宰猪税为大宗,约占 20% 259岛,每年杀猪八万头,每只目前税八十元,故得六百四十万元。以斗税次之,每米一斗抽二合,年一百二三十万元。遵义全县人口二十万,城区七八万云云。晚黄羽仪来谈,知与乃超已一度谈话。黄秉维来。
阅天文学会所出之《宇宙》十三卷 7 12号,卅二年 1 6月,张钮哲著《世界最大之远镜},谓目前最大之折光望远镜为 Yerkes天文台之 40"镜,属于芝加哥大学。最末返光镜系 16。",在威尔逊山天文台。二者均为天文学家 Hale海耳所创办。他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近将完成之 200"直径返光镜,亦以海尔之提倡,洛氏基金会给与六百万元来建立,发动时在前次大战将终时。奇异公司最初承揽造此 200"直径镜头,材料用石英,从一叹、三叹镜子做起,颇为成功。但做 60"镜子时即破裂,用费已达六十万元。时值 1932年不景气时代,天文台评议乃取消合同,托纽约省 Coming康宁公司以抗热玻璃来制 200"的镜头,至少要 30"厚,全重 40 tons。做时不铸整块而作格子形,从 24"、 36飞 60"做起以至 12OFF,统成功了。 1934年 3月始溶铸 200"镜头,需一年之时间来冷却,统共只取十万元代价。 1936年由专车运往西方。二百时直径天文镜,座架分为三部。一、镜筒,长六十叹,重 125吨。二、是叉子,用十叹直径铁管作成,长 47',厚 4',重 240吨。三、马蹄形铁转运部份。三者合计五百吨。这天文台立在波洛马山 Palomar,属南加州。从加省理工大学去,行三小时可到。现在座架、镜筒均已完成,惟大镜本身尚须琢磨,而发起人 Hale于 1938(年〕身故,此天文台即将命名为 Hale Observatory 海耳天文台。
寄华宏德、吕蔚光、朱鹤年函赵梯荣电

遵   晨雪,校中 2°。
近代贵州人物。苏联修改宪法:经国防、外交二委员之提议,于最高苏维埃会议中议决,苏联内十六个共和国得与他国缔结外交关系。
晨雪。七点廿分起。八点半至校。十二点在社会服务处各界公宴党政工作考
核委员会专员林竟。在社会服务处晤应高岗、郑茂兰、张呜岗、毫先艾等。十二点

至江浙餐厅开合作社理监事会。到余坤珊、沈尚贤、霞初、乔年、钟韩、迪生、士楷等。知六个月中合作营业五十八万元,赢余六万元,以九千元作红利。目前私人股

本三万余元,故可得 25%利息。购买东西者尚可分得若干。
三点至柿花园一号开宪政研究委员会,到洽周、迪生、劲夫与余四人,香曾与假南因病与事未到。决定于三月四、十一、十八各日作宪政座谈会。四点回。五点梦秋请客,到季恒、关静山、黄尊生及希文。至八点半散。
晚间谈及贵州人材。前清时,如山东巡抚T宝帧,以杀太监安德海著名。陈要龙历任湖广总督。丁系织金人,陈贵阳人。朱启铃亦贵阳人,近创营造学社。李端菜以妹妻梁启超,以新政获罪。武人中,八国联军一役中〔有〕杨芳、花杰。状元在光绪时有赵以孀、夏之时。戚、同间郑子尹、莫友芝、黎庶昌,或以经学,或以诗文著。民国以来,武人有刘显世有甥王文华,为袁祖铭刺死于上海一品香,旋袁亦为人谋死于湖南。周西成战死于滇军之役。王祖烈、毛邦翔近皆失势。遵义有柏辉章、陈惕为军长云云。
接严振飞函香曾函建人电傅明德函季梁、盛家廉、屠鼎钱函
寄左之、费香曾函

遵   校中晨 1.5°,雪。日中阴,未雨。
  日本皇室之财产。
  晨七点半起。八点惠国农来,雇洋车借往汽车站。时雪犹未止,屋瓦及车篷均盖二三分之白雪,路亦泥泞,但雪寻止。至站后晤军粮运输处章坚忠主任,知今日无车,嘱明晨来。在此遇孔福民夫妇,知将往贵阳保安处。又遇李宗绞。十点至旧府中。十二点回。午后三点借允敏、松儿至大井坎余坤珊寓,遇其夫人与钱老太太。出至子尹路 143号晤振公夫妇。五点半回。
  自此月起,改看重庆《大公报》。二月一日载青山和夫著《打倒日本天皇》。谓日本皇族的历史,{魏志·倭人传》巳言之。至奈良时代始造出天孙降临的说〔法〕。所谓三种神器镜、玉、剑均系伪造,所谓御陵也是伪造。明治初期,所谓神宫皇后陵由盗偷掘,发现其中有奈良时代以后的镜。天皇的不动产,有一百卅三万町的山林、十六万町田园,值九十六亿元。没收后,可以使二百万农民永远得到耕地。天皇之公社债值七万万元,株券一万五千万元,各银行股本五千四百万元,占7.7% ,超过三井 7%,安田 4%,住友 4%及三菱。投资于日本邮船、田口铁道、帝国饭店均占第一位,技资于满铁占 50%,总计其财产值三百亿(万万)圆云云。
  接教育部二函 杨短彩函
  寄外交部情报司函 湄潭电 寄中大附中、殷光琪、吕炯、刚复、程毓淮、余又再函
湄   阴,未雨,外间水结冰。
  自遵至湄。在危岩见车悬峭壁间。
  晨六点起。今晨甚冷,外间冰至午尚未化,房中在家四五度左右。七点馀即别允敏、彬彬、宁宁、松松等。借希文至车站,知军粮车将开,而惠国农尚未到。此人往往口中说得甚好而言不符实。至八点半惠国农始与校工带一行李来,时余已在交通旅馆门口将上车矣。今日去帽载军粮之车,乃系一安徽合肥商人之车,其司机与下子均为股东之亲戚,故开车特别小心,虽系木炭车而行车尚平稳。同乘车者有附中三年级生孔,亦为合肥人。余以孔故,得坐司机台。九点出发。沿途拉黄鱼先后十余人,但所出价并不多,往往在票价以下,亦以车空而新正来往人少之故。
  十二点至虾子场,与孔君及司机、下手等六人同在市中小店吃面食。今日适赶场,此间面每碗(甚浅)五元(湄潭八元)。鸡蛋每个 2.2〔元〕,较之贵阳 4.5、遵义4.0、湄潭 2.6,则廉矣。一点开。行至菩萨岩,见一木炭车倒悬于岩石间。乃昨日所翻车,由湄赴遵行将顶,忽下退跌岩下,幸有巨石挡住,故未坠至山下,而司机、乘客竟无死者云。
  四点至文庙。孙祁来谈半小时,知学生米饭不够吃。五点至"湘江",晤季梁、刚复及梅。梅睡未起,余谓如此则贫血将日甚,但渠起恐有气喘,此则一部有心理作用也。晚刘学志来谈,知乃超窃物之习惯未能改。许道夫、孙念慈及蔡邦华来,报告马宗裕、朱北泉于碾米作弊事。十点半睡。据许道夫报告,马宗裕、朱北泉二人在打米商涂姓〔处〕以八六、八七折打米,而谎报于学校八四折。每月员生米大学部份已近三百担,则所差达六市担。现在市价每担二千四五百〔元〕,则作弊近万元。近来学生得米不足饱以是故云云。
  寄次仲函仁甫函
湄   晨阴,但有晴意。昨晚未雨,今晚七点又雨。据潭测候所八点 2.4°,二点 5.90°。
  押解朱北泉至县府。〔补示:丁傲现在北京工大 (1967年识)〕。
  晨七点起。八点至玉皇观武汉测候所晤许鉴明及曾广琼,知上月份平均温度只1.80 ,去年 1月为3.3°,但最低温度则为昨日,不如去冬之低。一月气压本年为 601,较去年高 1 mm。上月全月之云量为 10.0,而风向全月NE,亦一异征也。
  晤舒厚信,与谈一年级学生金亚涛(东北人)本年复学(仍在税务局兼事),于上月十二与电报局刘兴华互殴致伤,刘吐血,尚有税所巡护兵帮同殴刘。于上月廿一金被传来湄,在县府审问。金自承殴人,但电局傅局长告以阻碍交通,将有三年至七年徒刑处分。故舒与邦华正在设法疏解中,拟以拖延办法暂不判决。
  回文庙。九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到刚复、邦华、季梁与孙斯大。谈公利互助社、学生参加译员训练班及本年预算诸问题。十二点至农场中膳,到邦华、鸿遥、亦秋、润苍、吴文晖军、杨守珍表谈话,到刘守德、张江寿、金福临、张大铺、丁做、戴光华、丁静(女 )λ、李唤民、张富民。余报告译员训练班招集经过及本校办办、法,湄潭报名仅二人,殊欠踊跃。四年级生均观望,如全体被征,则无法,不得不去。刘守德并报告事务处舞弊情形,即米之折扣与发油问题。余谓已推许道夫恐朱北泉逃逸,余至县府晤谷炳仑与刘秘书后,即瞩马宗裕送朱北泉羁押。未几,彭谦、刚复、孙稚蒜来谈。晚膳后召马宗裕来。又许道夫来。王道骆来。八点晤朱善培,遇邹松云。
  寄湄潭县谷润枫二函
湄   晨雨。晨八点外间 2°,下午二点 3°。
  苏联克复 Nikopel尼科波尔,德军七师溃不成军。按 Nik。因为世界产锤重要地之一,在乌克兰。
  
  晨六点半起。昨食元宵过多,腹中颇作恶,泻三次。盟漱后,读农经系四年级学生傅毓衡著《铁华楼诗集》。傅系皖 un台人,由安徽教育厅保送人龙泉分校。于卅一年夏由分校至湄潭途中,吟诗三十余首。余虽不解诗,但吟读一过,觉傅生学有渊源,己人堂奥,其诗胜于外文系之茅于美。九点建人来谈,余告以附中经常费。据会计报告,去年多七万二千元,而建人不知,实可怪也,当询唐会计。步青来,为聘程民德为讲师事,又卢庆骏事。
  印度学生二人来。一姓余亚梅 Ajmal Said , M. A. Math数学硕士, Aligarh Muslem University阿里格尔穆斯林大学。一姓甘尚谢 Shamsul Islam Kham , MSc (Hon. )理科硕士,生物, Punjab University旁遮普大学。二人皆信仰回教。谓印度回教〔徒〕占全国人口之四分一,但因 All India Congress全印国会欲以人口为比例以成立国会,回教徒主张二者各半,故致分裂。渠等皆以甘地为印度统一之障碍,并不信英国人有给与自治领之真意。印度大学虽至读硕士学位,亦不专门。如余,据步青意,不过三年级程度。渠读数学分析方面,甘则读细胞遗传。余喜饮酒交际,甘较用功云。
  中午时,杨守珍、蔡邦华及舒鸿〔来〕为学生金亚涛事。午后晤季梁、刚复及罗凤超、索天章,为十日口试译员训练班事。报名者此间卅五人:二年级七人,三年级四人,四年级廿二人,研究生李敖昌一人。籍贯:浙 5,苏 5,粤 5,皖 6,赣 8,湖 4。学科:农 24,理 9,师 2。英文成绩最佳者:王文成 85,欧守机 84,湛贻蒜 82。至中国银行及卫生院。
  晚约陈文俊、吴廷桂及马宗裕来谈。晚硕民借县府法官熊保三来,为保释朱北泉事,并交来铺保育化书局与两铭商店。
  寄遵义电
湄   晨阴,有晴意,晚见月光。晨 3.9°,午后 7.°。
  今日阴历正月十六。美海军于七日宣布马绍尔群岛夺取之役,死倭军 8200,美军 1516死或伤,其中以瓜加林之争为激烈。
  晨七点起。八点半张百丰来,借往西门外视察农化、生〔物〕系所建屋。各为 13' × 24',约三方余,高一丈一至檐口,瓦顶竹笆墙。价生物系 17800元,农化系 19760元,约六千元一方,可称价贵。但如本年造,则又将加 50%。在生物系遇贝时璋。出至农场,有暖房正在建筑。又至猪舍,闻去年瘟猪四头,现仅余二头,且羊数亦少。至双修寺见调中新建校舍,系楼房。但本地工人不打底脚,且无砖墙,窗多柱细。照老法,所有梁均穿过柱之中心,而新法以棒头相接,故遇大风必倒。北门外有楼房已倒一次云。
  由双修寺至北门外,至建人寓谈半小时。回。孙宗彭来谈。又沈文辅、舒鸿来。借舒至卫生院晤杜院长,招殴电报局报务生刘兴华之金亚涛来谈。金直认不讳打人,但谓刘先动手。出至湄江〔饭店〕,晤何增禄,嘱送 microfilm缩微胶卷至遵义。增禄身体极坏,近来一度在路上几晕倒云。余疑其贫血。回文庙。王爱予来谈。又许道夫谓马宗裕在永兴卖米得十九万元,湄潭买米仅去十六万元,尚多三万余元,而又在遵义领三万元作为买米之用。谓灯油去年一年收支不符达三百余斤之多云。余告爱予化学馆欲落成,据余金生估计需四十九万,而张百丰估计亦需四十四万,而专款所余不过十万,实际无法进行,〔将〕失信于中英庚款。近化学系又向中美庚款请款先后十二万元,为煤与木蒸悟之用。但刚复计划太大,将来又将不能实现,将失信于中美庚款云云。
  六点至天主堂,应问渔先生之邀晚膳,到建人、刚复、邦华、步青、建功、时璋及善培与江希明夫妇等。八点半散。
  接高学洵函 任宅三函
湄   晴昙。晨 4.6°,午后 12.6°。
  谷润枫准朱北泉由铺保保释。
  晨七点起。今日天放睛。自十二月廿三迄今暗无天日,适四十九天而大放光明,所谓"未到惊垫一声雷,七七四十九天云不开"者是矣。但打雷在除夕,本地人以为天下将大乱。凡此征候,皆不足恃。若本年黔省稍有扰乱,人均以为除夕打雷之故矣。
  晨化学系助教杨士林来。知教育部所给与 sulphathiazole磺滕哇哇 300粒、 sul.phapyridine磺胳吭吱 500'粒,实系刚复带回,至湄潭后始交与杨士林,尚未数日,并嘱杨士林将蜡封口。余当场与杨士林、舒鸿、孙宗彭等点数,前者只 288片,缺 12片,后者只 470片,缺 30片。刚复拿到时,想教育部当面点交此药。不于到校后立即交出,而必须催索数回,须余自己提取己属可疑,且放在家中,胡太太素来以揩油著名,今少药至数千元之巨,则疑窦更大矣。
  晨晤张启元夫妇。又晤韩宗祥。并至罗风超房看译员训练班口试,生物系李条昌英文尚佳。晤韩宗祥,询以碾米事,欧阳麟辉来接洽时有否与韩约定八六折而报校八四之事,渠否认。余询是否口头露有此意。据云心中或具有此意,但未有肯定之辞。又询涂、王两家有否与事务方面通同作弊之嫌疑。据谓涂、王皆无知识之人,但据其知,扬言皆云八四折云云。下午陈鸿遥来。三点开贷金委员会。
  寄高直侯函 允敏函
湄   昙。晨9°,午后17°。晚闻子规鸟啸声。
  晨七点起。昨在韩宗祥寓帽江饭店晚膳,有客四桌。浙大同人到刚复、季梁、邦华、建人、斯大等。韩系湄潭人,进小学只一学期即失学。后人军队为军官,颇有义费。所藏书有陶甜书对、杨芳书屏。晚年亦稍读书,亦调中歧歧者。进膳费三小时,不经济之至。且所做菜余均不能吃,勉吃数口即作恶不止。今晨复泻一次。
  九点即召集行政谈话会,并请查账委员会列席,到许道夫、王爱予、杨守珍、孙念慈、孙斯大及刚复、邦华、季梁等。由许道夫报告查账经过,有十四项可疑点:一、事务处油米元详细记载可以查考。二、去年八至十二月米石收付相差 1163石。三、陈文俊油账去年 1 10月收付相差 372斤。四、油勺发给学生只七两,非八两。五、学生领油无名册可查。六、油中掺有杂质。七、碾米折扣,韩宗祥己允福利委员会 86折,而事务处与订 84 0八、二月学生仍由涂现章以 84交米。九、事务方面告韩,以涂现章只以 84交货。十、永兴存谷账目上相差 135市石。十一、马宗裕在会计处存款不符一万二千余元。十二、卖买赢余三千余元账亦不符。十三、卖米买油作营业。十四、领取购米三万元之款作其他用途。当即令马宗裕来答复,并嘱会计唐世宗、出纳顾维卿亦来。问答二小时,结果马宗裕有现款应购米者有六万余元移作校中其他用途,是否有账可稽,得查朱北泉之米账。陈文俊之油账,均须澈查,仍交与委员会。此外,马宗裕账目不清,为最大溺职之点。其次则蒙蔽学校,将米款三万元移用。中膳后二点,召集译员训练班考试员罗风超、索天章、吴廷桂,选定考试学生。计报名者 37人,与考者 33,取 29。罗瑞寰、余宏基等 4人未取。
  晚六点至孙稚荪寓晚膳,到刚复与爱予。九点回。学生欧守机来谈。十点睡。
  接龙云从(控杨雅南)、蔚光、释之、宝望、子政、陈仰谦、吴文晖、苏步青、孙毓华、徐明镇、徐延照 接研究院(又款五千元)、谢家玉、卢伯鸥函
  寄吴祖基旅费二千元
湄   晴昙。晨9.70,午后 15.20°。
  当天徒步永兴来回。永兴一年级生。
  晨六点半起。七点三刻借舒厚信徒步赴永兴,携-本地校警王企文?提面包、椅子数事往。余等徒步之速度约每公里走时间为八〔至〕十分钟,但至浏河渡以后即须十二三分不等。以余度之,非因余等走慢,而实为湄潭至浏河渡一段之距离太短,〔计程〕不正确之故。在浏河渡停十六分钟进早点,时正九点。九点十六分出发,至十一点即至永兴场。
  与琢如、润科、尚志谈化学教员问题。自王子培调至中学后,下年拟调张启元至永〔兴〕公利互助社。永兴有特殊情形,以教员少而学生多,且学生每年更易,其股本如何移动。-年级生迄今尚有 378〔人〕,此外先修班 61人,共为 439人。其中女生 77人。以院别分,则文 39,理 51,工 184,农 67,师范 37 0女生以农院为最多, 20人,理 17人,文 10人,工 8人,师范 7人,其中史地 2人。军训教官Jl庆鼎来,知其到任不久,正式公文尚未到校。Jl,湖南人,系军校六期毕业云。与润科、琢如谈教员加课钟点问题,至十二点中膳。
  膳后一点馀知有军粮车将去湄潭,即嘱冯镇购车票,余与舒厚信及校警三人合出 200元,票价照公路车,实只每人 50元而已。行至 88公里车抛锚,因司机技术〔欠佳〕,引擎乏力。余知车无法行动,于 2:40借舒走回。舒已允暂接总务事,并邀张鸿漠、孙承洗、颜家驹三人协助。五,点二十分到文庙。傅毓衡来。
遵   阴。下午房中 12°。晚八点半闻雷声,但未雨。闻百舌侵晨鸣唱之声。
  在余留湄期间葛德石于六日来寓,又王之卓来(测量监)。刘植培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马宗裕派人来报告,知今日有车去遵义,但 7:30即开。余决计乘车行。孙斯大〔来〕,余交与"马宗裕停职,以舒鸿为总务主任"布告,并签字于上。八点在西门外上车,只马宗裕一人来,因其他人多不知也。系江南公司车,借公路局名义。司机即向在浙大之蒋某,东阳人。系木炭〔车〕,每次上坡均须停数〔次〕,故行极缓。到上渡关停卅分钟,至虾子场又停半小时,在此吃面。出发时已十二点矣。
  午后三点半至车站。余在岭南酒家进面一碗,始雇车回。知松近病胃,故稍消瘦。彬彬与宁宁则明日拟赴湄潭,因校中己雇酒精厂车前往也。迪青来,谓迪生云明日系星期一,晨八点即有纪念周云云。
  接胡孝璧函 谈家祯电 余又苏电 张治中电
遵   阴。日中家中 11°,校中 8.9°。
  学生丁光炎来。吴兆祥来。历史与天文。彬彬高度 150.7,宁 142.7。彬、宁今日去湄。松91 cm。
  晨七点半起。七点三刻至西南戏院,即从前之庆华园也,作纪念周。从本学期起,以学生人数多,故改为二组,分别作纪念周。余到时,事务课人元一到场,只校工贴纸条而己。今日余报告关于国际大势,述苏联之克服 Nikopol在资源方面之重要,以其为锺矿之中心也。〔述〕及美国之据 Marshall马绍尔群岛。关于国内,述近时知识份子之从军为改变风气。校务报告本年经费及节省物资之重要,与译员训练班考取事。最后述三点,为吾人不可忽略者。一、不要以为袖手旁观,即可获胜而一跃为强国。即使同盟国获胜,中国若不出力,则和会中我元讲话之余地。前次欧战意大利毫无所得,即是前车之鉴。二、不要以为战事终结,吾人即可享福,恢复战前歌舞升平之景象。以中国物资之缺乏,欲谋建设,势必举外债以购机械,则吾人势必咬紧牙关,吃苦省钱,以谋出口之增加,庶几可以得供舶来品之代价。三、则勿以和平后民主可以立致。民主国非一部宪法所可一蹒而就,亦非一个英明领袖所能全盘支配,必待人人之负责,奉公守法。举目前汽车夫之种种弊端,皆由乘车者不肯仗义阻止而致。最后讲国人之不能合作,自私自利,以及乏礼貌三点。
  十点至校。中午李天助在寓中中膳。膳后二点至校。松儿每于中膳后觉胃痛,已两周矣。彬彬、宁宁今日借高直侯去湄潭,乘酒精厂车。下午嘱振公电话湄潭,以吴泽霖迄未寄款,故考取之译员训练班暂时不能来遵。
  晚阅《文讯》四卷八九合期,有刘朝阳著《天文学与吾国上古史》,中有关于经史上天文记载。如寻《左传》:"辰角见而雨毕,天根见而水润,本见而草木节解,驷见而陨露,火见而垫毕。可《诗经》:"十月之交,朔日辛卵,日有食之,亦孔之丑。"谓系幽王六年十月朔之日食。《夏书·后L征}:"〔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替奏鼓,啬夫驰,庶人走。毒草和尸厥官,〈莫〉〔罔〕闻知,昏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诛"云云。并引《竹书纪年》:"仲康五年秋九月庚戊戌朔日有食之,命后l侯帅师征辈革和。"
  接杨昌俊函
遵   晨家中 10°。天阴。
  美国飞机首次炸 Caroline岛之 Ponape,在 Truk东四百哩。
  晨七点半起。八点至校。阅来往公文并函件若干通。得王伊曾函,知王序六即前化学教授,与胡娱及纪纫容三人结婚,且胡、纪二人均有子女,可称重婚。但纪纫容与胡娱同班毕业,在浙大同为王序六之助教,后又随王同往昆明北平研究院,故如渠二人和好如初,他人本可不理。但据王喜革丁、来函,则受人指摘诋毁仍不少也。现胡娱在所中研究。而纪纫容则〔在〕研究所之工厂,并任大成实业公司油厂副工程师,己制油数种,去年纯利三百万元云云。余得此函,不胜感慨。盖生财之道既多且易,则无怪乎人将群趋之,因此而人之道德操守,遂如江河之日下矣。
  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译员训练班考取学生。计遵义报名 86,有 10余人未考, 5人英文口试不及格, 3人体格未及格,共取 66人,连湄潭 94人。因吴泽霖来函,目前只需 50人,故决定四年级成绩优者 50人先往,其余 44人作第二批启行。次讨论公利互助社及教员加钟点问题。晚六点回。希文近数日患感冒,松胃病未愈,而余右脚患龟裂生冻疮。八点半睡。今日午后士楷来。
  接王伊曾、余又荪、谢家玉函 赵梯荣函
  寄吴泽霖电 湄潭电
遵   阴。晨家中 9°。
  英机炸柏林,轰炸机 1000架,落弹 2500 tons,为自来最多一次。损失 43架。美海军进攻 Caroline群岛之 Truk,参加者飞机数百架。该岛距马尼拉 2140哩,东京 2000哩。联合国救济委员会 United Nations Relief &Rehabilitation Administration。
  晨七点半起。发现右足大拇指上之冻疮己破,故今日未去办公室。考译员训练班者纷纷来问。二、三年级之考取者如仲赣飞、薛天麟,愿于第一批前往。此次落第者如王道于请通融前往。一年级生潘建中、李新民二人自永兴赶来,欲加人考试。尚有外文系四年级生本在第二批者如葛起同、陈耕新,欲于第一次前往。余均答以须俊外事局旅费到后始能定。
  上午葛品玉护士来敷药,为房东之狗花儿所咬。谢文通、余坤珊来。下午劲夫、振公来。又士楷来谈。浙大总务始终未上轨道,现拟约霞初或乔年主持之。
  阅二月Reader Seroice,中有 UNRRA,即国际救济委员会〔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 United Nations Relief &Rehabilitation Administration,去年秋十一月十日至三十日开会于大西洋城,到 44国代表,以美国外次 Dean Acheson为主席。组织方面,最高权力给与 Council,每国均有代表。 Council年开会两次,在非开〔会〕期内,权在中央委员〔会〕.以中、苏、美、英四国代表组织。此外,有四个委员〔会〕 : (一)欧洲区委员〔会〕.以英国 Colonel Llewellin为主席,氏系英国粮食部部长。(二)远东区,以蒋廷献为主席。(三)财政委员〔会〕(四)供给委员〔会〕。救济范围以沦陷区为主,物资以衣、食、住、燃料、医药为主,大概至本地有善良收获为止。供给与运输之先后,由战〈事〉〔时〕已经成〔立〕之 Combined Boards联合委员会决定之。关于恢复材料事项,包括种子、肥料、渔业、工具、机器及 raw material。关于恢复公共服务事项,包括水电、卫生、运输交通以及文化教育机关等。凡无力出资者,须先将所需之单交总干事 director general转交联合委员〔会〕。自愿日后出资购买者,直接交与联合委员〔会〕。总干事为 HerbMLepman。将来救济之物资,沦陷区所得大概只1/10来自委员会。凡元沦陷区之国家,每国须交出 1943年全国收入 1/ 100作为救济之用,但限定十分之一以现金。美国数目最大,照此办法,须出十五万万美金(总数六十五万万元),但亦不过足战事五日之消费而已云云(转载 The Times Dec. 15 & 16,唱)。会议中我国提出农业复兴计划,重建学校教育机关。物资分六项:(一)交通设备,(二)药品,(三)棉布,(四)农具,(五)电料,(六)钉纽等。
  接成都空军通讯学校电金克南函 顾济之函 接工作与学习社、迪生、吴泽霖、黄海平函
  寄晓沧电又15,000元余又再电 寄陈立夫、卢伯鸥函
遵   晨有微雨,家中 8.5°。
  在家办公。黄梨洲的民主主张。
  晨七点起。上午学生陈建耕来。又电机三学生庆善骏来。午后迪生来谈关于谢文通欲去译员训练班教英文事。渠欲在校支原薪而在训练班得全部六千元之报酬。余意若于五月底往可以通融,否则不能两面支薪,即如吴泽霖本人亦非两边支薪者。又文学院印《集刊》280 pages,每页印刷工价六元,年即须-万八千元,连纸张封面须三万余元矣。午后振公来,知昆明己汇十万元为译员训练班之用。决定第一批五十二人,计湄潭十七人,遵义卅五人。每人给十二天生活费,每日一百元,外加自捕或遵去筑之车费。自筑至滇,由贵阳外事局办事处接洽车辆。农经四学生何志学来,述郑钟英发疯状态。
  阅《时代中国》丸卷黄廷柱《黄梨洲与民主政治》一文。黄梨洲,名宗恙,字太冲,余姚黄竹浦人。生万历卅八年,卒康熙卅四年( 1610一1695)。父亲黄尊素,为东林党人,明天启间以劫逆阉死于诏狱。初从刘宗周学。甲申之变时卅五岁,随鲁王起兵,后又奉命乞师日本 1,五十三岁著《明夷待访录~,顾亭林称为"著书待后有 王者起得而师之"。所学于天人无所不通。关于经学有《易学象数》六卷、《春秋日食历》二卷。关于天文有《授时历》一卷,《西历》、《回历》各一卷。关于地理有《四明山志》、《今水经》。关于历史有《历代甲子考》、《明史案》、《南雷文约》、《明儒学案》、《宋元学案》等等。他的政治理论倾向民主。如《原君》云:"天下有公利而莫或兴之,有公害而莫或除之,有人者出,不以一己之利为利,而使天下受其利;不以一己之害为害,而使天下释其害。"又谓"后之为人君者则不然。以为天下利害之权皆出于我,我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亦元不可。. . 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始而惭焉,久而安焉。视天下为莫大之产业,传之子孙,受享无穷。汉高祖所谓‘某业所就,孰与仲多'者,其逐利之情,不觉溢于辞矣 "。《原臣》篇云:"不以天下为事,则君之仆妾也;以天下为事,则君之师友也。"《学校》篇云:"学校所以养士也,然古之圣王,其意不仅此也,必使治天下之具皆出于学校,而后设学校之意始备。. . . . . .天子之所是未必是,天子之所非未必非,天子亦遂不敢自以为是非,而公其是非于学校。是故养士为学校之一事,而学校不仅为养士而设也。"
  接钱东启、 British Scientific Mission in China Liao Hung Ying 接华昭复函 张复生、陈学溶函 电温甫、张祖声邦华二函刚复、周纯白、晓沧函
  寄梅(季梁带去)、朱胜连、金光南、士芳、士俊、海平、仁甫九弟函
遵   阴。晨 8.5°。下午见阳光。
新生活运动十周纪念。委员长促国人注意勤与俭。
晨七点半起。今日左右二足均肿未消,右足大拇指之冻疮亦未愈,故仍未至校。十二点请李天助医生及葛品玉护士来敷红药水 mercurochrome,再加棚酸油膏,脚肿处以 eusol solution乃棒脑与棚酸之混合剂擦之。李医以为脚肿由于走路太多。若心脏不佳,则腿亦应肿,不应限于足。且余试验行路后心脏并无异征,脉搏每分钟 62→ 66,比二三年前似稍高。李医允不日带量血压器来测验。午后季恒来。又步校希文同学邢福坛、张友来。王明林来谈。余作函数通。
接晓沧、汪典存函琢如、凌德洪、舒鸿、鲁佩璋电共四通
寄叶笃正电又函陈学溶函汪典存、余又蒜、周街白、华照〔华昭复?)、王伊曾函 Liao Hung Ying

遵   晨阴 10°。
  德国第八军 52,000人在乌克兰 Kanev地方为苏 Vantutin将军兵所歼。湄潭农经系助教朱鉴华嗾使学生殴打数学讲师程民德、物理助教凌德洪事。
  晨七点起。右足大拇指上冻疮又破而左足更肿。十点请朱医生诚中来。据云,系皮破处秽物得人引起 lymph淋巳腺之肿胀,故数日内不便行动云云。此语颇足使余安心,因余疑脚肿或由于心脏也。胡颂翰来,知数日前 (5日)有美国 Libera.tor轰炸机在德江、要川界强迫降落,美机师十人已安抵此间。定今日中午由高专员、卡青芳招待,晚在社〔会〕服务处公宴。下午并有浙大学生与飞行员之球赛,晚有音乐会。余以足疾,均未能参加。译员训练班第一批代表严子平、陆费锦、陈毓琼来谈。又女生陈仲子、沈雅利二人来,请允敏任社教推行委员会举办民众夜校妇女班之校长。赵凤涛来,知校中讲义每年费用卅余万元,而所收讲义费只抵十分之二。近在昆明托中央机器厂购金钟牌蜡纸五十筒,费四万元,计八百元一筒也,但只足三个月之用而已。俞心湛来谈。晚间黄尊生夫妇来谈二小时。今日为陆费锦及陈仲谦等写字。
  今日接步青、增禄及吴文晖来函报告,知十六号在湄潭仁斋走廊,数学系研究生王绥旃与农经助教朱鉴华,因公共食堂算账稍有争执,经物理助教凌德洪、数学助教讲师程民德二人劝解。朱鉴华及农经研究生范少卿、张约翰啸聚学生围殴王绥旃,而程民德、凌德洪二人亦被农经研究生张约翰、李金铎、周继颐,学生赵鸿举、徐长春、敖启瑞及周崇酉所殴。凌德洪鼻骨折断,流血如注,程民德当场昏晕,王绥旃亦被击伤。凌德洪曾来一电。今日并接凌、程之报告及理学院讲师助教之报告,计汤玉琦、姚童等二十六人具名,要求开除研究生张约翰、范少卿、李金铎、周继颐,学生赵鸿举、敖启瑞、徐长春、周崇酉八人之学籍,及将农经助教朱鉴华停职。据二十六人之报告,则起因在于张约翰、王伟民二人之拖欠膳团膳费。二人去筑,由朱鉴华代理还款。经膳团议决,限三日缴款,不然不准张、王二人进膳。提案人之一为王绥旃,而凌德洪、程民德则为劝解者。此场风波可称恶劣,而从此可知湄潭助教讲师伙食团之无纲纪矣。余于昨电刚复、邦华、季梁澈查其事,同时训导处亦正在审查中云。
  接刘森华寄《中学生手册》一本费香曾函 步青、增禄、吴文晖、理院讲师函
  寄宝堃、子政、蔚光、华昭复函 左之函 刘森华、琢如函 湄潭电
遵   阴。晨房中 1°。
  美海军占马绍尔群岛最西之安尼威吐克岛,此岛在 Truk东北 750哩,瓜加林西北 380哩。晨葛起同、陆费锦、严子平、吴兆祥来。晨七点起。学生葛起同来。又土木系吴兆祥来。吴因必修课二次不及格,孙
  怀慈劝其离校。今日来言,欲往译员训练班云。九点士楷来,知乃超忽失踪。缘乃超于月之十一二乘免费之军粮车赴湄潭,适同车有女生在车失去钢笔一支、现款八百余元,疑乃超所取,因乃超在漏早有小偷之名。士楷接善培来电,知乃超己承认,但钢笔无着落。乃超迄十八尚未出现。余早劝士楷将乃超留遵弗人附中,因其行为不正,非在家管束不可也。
  午后,杜乐道及湄潭考取译员训练班学生欧守机、王就光、张元忆来,并带来蔡院长、吴文晖、朱鉴华等来函。朱所报告又与凌德洪之报告全不相同。据欧守机云,凌与程均只微伤,凌电所谓重伤要害及尚未出险,均有故甚其辞之嫌,且最初谁先殴打亦成问题。而凌、程听束星北之指使向县法庭起诉,不免掀风作浪。洽周来,余与商后,决请洽周至高采伯处电湄潭谷县长,嘱明日弗开庭。旁晚洽周来,谓己由高通电话与谷炳仑,谷谓照法院办,明日必须开庭,但被告可不到,如是可延期判决云云。又振公来谈。作函与谢觉予(家玉)、邦华、步青等等。
  接赵梯荣、高文伯函 接教育部留学生考选委员会王士贞电(贵阳邮箱72号) 接外文系四年级生杨家兴、汤基来函(为葛起同事)晓沧函 葛德石函 接吴文H军、蔡邦华函
  寄陈仲谦函 并字 寄留学生考选委员会函 舒鸿电
遵   阴。晨8.50°。
  印度之科学(参看去年日记十月十日,十二月廿五)。
  晨七点起。今日希文以喉痛消假赴步校办公,现改在将官班为助教。余足肿未愈,请迪生出席纪念周。上午孙季恒、劲夫、谭季龙来。又学生敖启瑞、赵德承等来。敖以湄潭员生互殴案不得去译员训练班,赵以代周崇西,欲改第一批出发。下午振公来。又王宗博、张仁寿来。
  阅英国使馆寄Bulletin关于印度科学之发达一文。谓印度第一个近代科学家乃Jagdish Chandra Bose,在 1876年已证明短波无线电。后渐注意生理方面,证明植物常与动物作同样之反应。 1917年(民六)成立 Bose研究所,专研生物物理学。氏主张天然为一元All nature is one。此外,印度科学机关有1911年设立于Banga.lore班加罗尔Indian Institu~e of Science , founded by J. N. Tata,为达达所创,注重应用科学。近来渐注意纯粹科学,在1931年以Sir C. V. Raman〈之〉〔为〕主任,使此研究所全球闻名。最近著名物理学家H. J. Bhabh1i亦加人莱曼,为亚洲得 Nobel奖金之第一人(于1930得奖),未知 Bangal以前为加尔各塔大学教授。政府方面近亦提倡研究。如农学方面,1903年Imperi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Institute'帝国农业研究所,1906年在Bangal Dehrapun创Imperial Forest Research Institute帝国森林研究所。医药方面,得洛氏基金之助,有加尔各塔之All India Institute of Hygiene & Public Health :全印卫生学与公共卫生研究所及Coonoor地方之派斯都Inst.,研究之费用由 Indian Research Association Fund印度研究协会基金支配,其中有政府及私人代表,并补助疤疾、营养等学院。关于战争之供献,自 1940年即设有 Board of Scientific Industrial Research科学工业研究委员会,又1941年设立Industrial Utiliza.tion Committee工业应用委员会,二者现均隶属于Council of Scientific & Industrial Research科学与工业委员会,其中政府、商人、工厂与大学均有代表。以 S. S. Bhatnagar为主任,立中央研究所于Delhi德里,本年-月间在印度举行之All India 全印科学会议中最可注意之事,即为英国皇家学会在印之会议,选Bhabha、 S. S. r Bhatnagar二人为会员(lndian News Letter 《印度通讯》Vol. 2 , No. 2)。是则为皇家学会特开一例,为 281年以来之仅有事也。
  接蔚光函
  寄谢家玉、何增禄、步青、邦华、吴文晖、赵梯荣函香曾、 Cressey葛德石函
遵   阴。晨房中 7°。
  浙大学生应考译员训练班第一批人员出发。〔补注:名单上黄企华,毕业生录外文系有真企华,可能是一个人。〕〔补示:刘峙湘在吉林电业局, 1967年 12月局中派人来查。理学院尚有陈成琳(物理 44)也加入做翻译。 68年青岛海洋学院来了解, 7/26日。名单中漏写王道于,土木 44级,现在铁道部, 69年 6月27日。张元忆在江西上饶茅家岭农校,于 68年 5月来函。〕
  晨七点半起。今日仍未能到校办公。上午士楷来,知乃超己自永兴回湄潭,大概以所窃取之八百元用尽后不得不归也。余早告士楷,此子本学期不能令其赴调,以余早闻其小偷之丑声四播,而士楷不悟,所谓"人莫知其子之恶,莫不知其苗之硕也"。李天助医生来,谈及购药品问题,知此次教育部分发浙大药品中有 sulpha.. thiazole磺滕哮吐一千粒,并有打虫药 santonin山道年等,价值乃在二三十万元以上也。
  午后三点在寓开行政谈话会,到振公、劲夫、洽周、王欲为、荩谋与余六人,讨论公利互助社、译员训练班及湄潭员生互殴与教员加课津贴各事。五,点三刻始散。
  午后虞振镛来校,未遇见。今晨译员训练班学〔生〕已去贵阳十九人,明后日再去第二车。第一批现共五十三人,计潘维洛( 44外文)、周孝谊(向上)、郑保定(同上)、徐步垣 (44机械)、黄企华、戴国源、陈毓琼( 44电机)、陆费锦(同上)、仲赣飞 (43机械)、黄伟 (44外文)、刘春和 (44电机)、吴秉道 (44化工)、李瓒乐(同上)、高象明(同上)、叶福修(机械 44)、陆培祥 (44机械)、柳克平( 44机械)、严子平(同上)、章臣植( 44机械)、刘峙湘 (44机械)、欧阳述(同上)、王瑞福(机械 44)、罗泰 (44机械)、沙志远( 44机械)、陈集(同上)、李传纯( 44机械)、李祖庚 (44机械)、赵琏骞、朱家干( 44土木)、童子倚( 44土木)、朱自明、王郑德( 44土木)、林敦荣 (44土木)、朱正、张焕菁,及湄潭来之王就光 (44植病)、许冠仁( 44物理)、王宗漙 (45植病)、潘立猷 (44农经)、欧守机( 44农经)、张仁寿( 44农艺)、阚仲元 (44物理)、蒋祖荫 (46土木)、陈铭璇( 44农艺)、张元忆 (44农经)、汤毅强、陆瑞庭 (44农艺)、湛贻荪、李蔚如( 44农经)、孙以翮( 44农化)、葛起同( 44外文)、夏儒士 (45农艺)。又下午为刘峙湘书曾文正家书一则。
  接谷炳仑、孙祁、邦华及农院学生廖士毅等十七人函蔚光、孙振望、徐延熙、泉学炳、琢如、晓峰、叔谅、张启元、教部高教司、吴士选等函 沈思岩、杨增慧函 杨维仪(硕民太太)函 郭晓岚函
遵   雨。晨房中 8°。下午见太阳。
  德兵退出 Staraya Russa,遂使 Pskov受威胁。俄兵占 Dno,在 Pskov之东 60哩。
  晨七点起。今日足肿略退,但创伤未收口,故仍未去办公。上午约孙季恒、俞心湛及振公来,谈迭接湄潭理院三电关于师生互殴事。因嘱振公电高直侯回,并电刚复速复电报告处理此事经过。午后史地学生徐规、许福绵、袁希文、孙守任来谈。今日午前接湄潭三电,皆理学院所发。下午又连接理院苏步青教授、卢庆骏等电,及刚复、邦华、季梁等电三通,以是知余有去湄潭之必要。据三院长来电,则已开会议定办法,而理学院教授、讲师、助教以为未庸人望也。午后章宝兴来,嘱于明日去筑开车回校。今日下午曾见阳光,晨有微雨,寻止。
  午后阅《中央日报》自十八至廿一,因所定《大公报》久不到。大概因本月十四号《大公报》有社论《谨慎的运用黄金之时》,谓春节过渡后外汇黑市剧烈波动,谓外汇黑市表现在美金债券、美国钞票与黄金。美金券系民卅一年四月发行,同时关金券亦流市面,规定关金〔券〕含金量与美元相等,折合法币 20元。至下年〔指1943年〕下半年就发生黑市现象,美金券已高至 60余元。美国驻华军队带人美钞票,去年年底黑市为 80元,最近二十天美金券自 60余元涨至 140元,美钞自 80元涨至 180元,黄金每两到二三万元。为此,《大公报》献议三,点:(一)美金储蓄券提前还本,限半年内提取,黄金每元兑付 88.8671公毫。.(二)请美国政府弗将美钞流用于中国市场,但得使用黄金以时价兑现。(三)政府在大都市出售黄金,如此可以消灭外汇黑市的投机,二可使法币回笼云云。大概此文触了孔祥熙之忌,所以令《大公报》停刊罢。
  接茅唐臣函 何增禄、苏步青三电 卢庆骏等廿人电二通 胡、王、蔡三院长电 接张复生函 王仁东函 译员训练班电
  寄陈叔谅、张晓峰函 寄高直侯电 刚复、邦华电 梅、硕民、杨维仪函 沈思岩、杨增慧函 寄陈叔谅函 谢文龙函
遵   阴。晨房中 9°。气压骤高。
  浙大教职员人数薪傣。经济学上之伦理。人权九种。
  晨七点起。今日两足之肿仍未退净,裂处亦未愈,故仍未到校办公。天气仍未放睛,低云如将雨,使人不快。晨孙季恒来谈学校用途。现浙大连附中、分校,每月只六十万元。寄附中一万五千,龙泉分校九万五千,尚有四十九万。须留 5%作为预备,则仅四十六万五千元。其中除校本部职教员薪工及加薪(津贴)六成与特别办公费约共廿一二万外,实不过廿五六万作为办公费及购置之用。据吴静山会计之计算,目前之薪棒与工资之支出如下表。连附中在内,龙泉分校不计。
  人数薪给每月共计
简任 83 420-680 42,300
荐任149 180-400 39,355
专任163 50-170 22,365
雇员48 50-140 3,900
443 107,920
  上表再加大学六成津贴约六万元,再加特别办公费月一万五六千元,加课钟点月约九千元,故大学部份有为十八万元,工资不在内。除上列薪水外,尚有工人连中学 393人,工资自 40 295元,每月工资 36, 850,其中附中约占二三千元,大学三万四千元左右。故薪工合计,大学部份为廿一万元。教职员人数分配,遵 170人,调 160人,附中 50人,永兴 50人之谱云。大学部份,遵、湄、永三地分配如下:薪水遵四万四千,湄四万,永一万六。成照六折。特别办公费,遵 7500,湄 7600。工资,遵一万九干,湄一万三,永二千五百元。
  日中阅 Reader's Report《读者报告》 No. 12 , E. H. Carr "Conditions of Peace" 《和平的条件》。谓十九世纪之经济学注意于 wealth财富之屯积,而二十世纪则注意于人民之康宁 welfare,使价格与利益变成次要之事,以人民之利益为前提。故收入多者则增高所得税,股东元权管理工厂。生产是为了群众谋利益,而并非谋得赢利。工资与物价不以利息赚得之多寡而改变,工人亦不能任意进退。故伦理上之打算较诸利益更为重要。 It is clear the regulating force of economic system under which we live must be more and more be sought in the realm of ethics rather than in the price mechanism.
  Reader's Report 12 , pp. 16 George Soule , Max Lerner, Bruce Bliven等所著 A Charter for America 《美国宪章》, New Rep. 《新共和》 April , 1943,为 Nation Resource Planning Board报告,得罗斯福之默许。其中有九条 A New Bill of Rights: (一)有权工作,(二)有权得平允之工资报酬,(三)有权得衣食住医所需,(四)有权得免去治安、疾病、失业、残老之恐怖,(五)有权得自由经营,(六)言论、居住、来往自由,(七)法律上之平等,(八)有权得教育,(九)有权得享乐。
  接安涛函 作屏、邦华函 农院二电
  寄晓峰函 蔡作屏函
   晨有需,天有晴意,房中温度 8.5°。
  血压最高 100,低 72。张荫麟著《论中西文化的差异》。八点半高直侯来谈,知马宗裕在湄账目上并无舞弊之嫌疑。其擅用米款三万余元,则为蒙蔽元疑。关于油米账目尚无弊窦,惟米账上有七斗馀未能结清而已。
  关于湄潭员生互殴事,直侯不甚了了,只知凌德洪确系重伤鼻梁。渠带来刚复一函,主张比扩大行政谈话会为严,因人数较多而以开除代退学是也。
  阅《思想与时代》十一期中张荫麟《论中西文化的差异》。谓有三点:(一)中国人对实际的活动,兴趣远在纯粹活动之上,实践的价值压倒观见的价值,而西洋,人相反。所谓实际的活动即是"正德利用厚生",《左传》之所谓三不朽是也。中国人把道德放在一切价值之上,但同时亦重视利用厚生。许多人以为西洋近二三百年来在利用厚生上有惊心夺目的成就,认定西方文明本质上是功利主义的文明,而中国人之所以落后,由于不重功利,这是大错。正惟西方人不把实际的活动放在纯粹的活动之上,所以西方人有更大的功利的成就。亚理士多德的《伦理学》以至善的活动是"无所为而为"的真理的观玩。《大学》的至善是"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与国人交止于信"。中国人说"好德如好色",西人说"爱知爱天"。纯粹科学在西方形成甚早,而中国古代未曾出现。没有发达的纯粹科学,也决不会有高明的实用发明。(二)个人对家族义务、权利观念不同。(三)中国文化是内陆的、农业的、静的,西洋是海洋的、商业的、动的。
  接晓沧函 安涛函 教部函 刚复、孙斯大、季梁、增禄、王淦昌函
  寄安涛、次仲函 晓沧函
自遵义至湄潭   阴。晨七点 gO(遵义房中),下午 11°(湄潭室外)。田中油菜开花。
  美海军 22日袭击马里亚纳群岛中塞班 Saipan与狄宁 Tinian二岛,毁伤日舰十一艘。另一舰队袭击 Guam关岛。按 Mariana距东京 1300哩,在马绍尔岛与菲列宾之间。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半惠国农〔来J,知今日有车赴湄潭。即收拾行装,别允敏、松赴车站。遇张素诚、谭季龙、秦望峙等。由赵局长设法,得坐军粮车 4152号车之司机台。未几洽周亦来,坐一另车之司机台。于九点先后开行,一路尚称顺利。十一点至虾子场,停一小时余。二点半至黄家坝,又停半小时。余调车与洽周同车。.
  于五点到文庙。即有邦华、厚信、斯大诸人来谈。未三分钟,程民德来谈,知渠被打经过,叙述颇近理。渠与凌德洪原以十六晨九点朱鉴华打王绥腾而起不平,于中膳后向朱责问。朱寓在七星桥,因同寓王伟民之不欲渠等在室中喧哗,乃由凌、程借朱赴仁斋理论。王绥腾及理院助教自正国、崔士英等七八人亦随往。时观众渐多,王与朱当众面报告,朱否认晨间打王。二人又起争执,遂令二人重人五号仁斋,未数分钟即闻被打之声。而门外张约翰、周崇西欲闯人,为程、凌所阻。程、凌遂为赵鸿举、张约翰、周崇西所打,凌鼻茎折且流血,程亦头昏。相打时间不过一二分钟即鸟兽散矣。
  未几,理院讲师、助教卢庆骏、杨士林、潘道皑、颜家驹、姚鑫、崔澄来谈,均以行政谈话会处分过轻为言。余诫以仁斋打人是一事,助教、讲师立时辞职又是一事,不能相提并论。吴文晖来。又步青、增禄、刚复、斯大来谈。自晚膳后直谈至十点。今日冻疮仍未愈。十点半睡。
  接教育部通知悉 Durham达勒姆大学 Prof. Wm. Pennick(文学)将来
湄   阴。晚雨。晨七点 5.°。 (室外),下午 1 1.1°。
晨六点半起。朱鉴华来。又许鉴明来。借洽周与朱鉴华行往双修寺,途中朱述十六号肇事经过。渠否认晨间打王绥旗事,与理院诸人报告大有出人,且咬定王借《西风》杂志而不还。与洽周视凌德洪时,凌尚未起床,见其鼻梁歪折且右鼻梁有凹印。据云,系赵鸿举带戒指于之印。当日渠出血甚多,至晚始止,于昨出卫生院。
余遂至"漏江"晤梅儿,知其尚未起床。但红血球数经姚主量得为四百三十万,较去年在遵义卫生院之三百八十万己多矣。近晨间吃鸡蛋与豆浆,此一月中迄未大发。次晤季梁、罗凤超及硕民。在硕民处召王绥脆来谈,聆其报告经过约一小时。据谓起衅原因由于张约翰、王伟民二人往筑参加音乐会,伙食团中未照章缴费。朱为代理人,伙食团会议时王绥旗提议处罚张、王,言语中与朱冲突,朱遂于十六晨赴王绥酶处假索《西风》为名,掌其颊倒地,有廖士毅及范少卿在房中足为证。但二人均农经学生,不承认见朱打王。至于下午在仁斋五号房中,王绥旗承认与朱互扭,房中未见一人。而朱鉴华则谓房中已先埋伏臼正国与崔士英,朱一人内,王绥荫即批其颊。此点有化〔学〕系戚文彬、夏慧臼、郑子厚,农经左国金,农化岑卓卿五人为证。二人所云大有出入。十一点回。有调解人王爱予、许道夫、斯大、时璋及厚信五人,其意见大概上午之责任在于朱鉴华,而下午之事在于王绥荫。中膳后亦秋来谈,亦认定下午王绥荫首打朱鉴华。
晤谷润枫不值。回。遇李兰芳。招宁、彬来。刘学志来报告,十号乃超来时在车上窃取徐拔和与一女生八百五十元及钢笔事,现以附中戴绍霆及王子培之说情,故未开除。但余主张乃超回家。召朱鉴华、赵鸿举、周崇国来谈。赵声明未打人,周承认打,但谓程民德先打。又农院张海帆、陈宗汉、陈希浩,尤以熊同和与陈鸿造为烈。时舒鸿与斯大亦在座。杨守珍乃嘱舒鸿提议,准如陈铭璇例,赵、周得于一年后复学,并训斥程民德、凌德洪及潘道皑三人。余允之。谈至九点半乃散。孙承洗、童育华来谈。晚杜宗光院长来谈,渠以为凌德洪之鼻伤乃被人打伤而非跌伤。又召吴廷桂来,嘱明日去视凌德洪。刚复、孙念慈来。又招程民德来谈。

湄   晨雨已止,侵晨二点至三点 4.4 mm。天阴。晨7.1°,午后 15.00°。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大膳厅作纪念周。首请洽周报告中央训练团情形二十分钟。余继续报告仁斋殴打。余提及此事,使余内心冲突几不能抑止,半晌不能成语,因余思当时相打情形实极愤潜也。余认为最不合理者,即上午在仁斋王绥崩与朱鉴华二人殴打以后,至下午使二人复重演武剧,此乃不近情之至。且学校既为机关,有导师、教授守院长,不诉诸于当事人,而诉诸于武力,真可谓教育的失败。
九点回。唐世忠 (2月11日作"唐世宗" J、林汝瑶、许道夫来。又舒厚信来报告,谓昨日总务方面失去事务处之印件多种,因此房间洽周住在内也。许道夫报告账目清查,知朱北泉尚亏洋七千元,欧阳麟辉款二千九百元并一老担米,黄振国为购置有三万七千元之款未报账,每月所用柴与油均二万四千元,而购柴时均无收条,以均售自市中也。
午后借洽周至县政府晤谷润枫县长及熊司法官,知伤害罪轻伤者处三年以下徒刑或一千元以下罚金。回。即决定招刚复、邦华、斯大、文晖、步青、洽周六人在办公室内之卧室中,余报告决定办法,即农经助教朱鉴华停职,研究生张约翰开除学籍,范少卿、李金锋各记大小过各二次,四年级生赵鸿举与周崇国(农艺)开除。谈二小时。经蔡、吴二人之说情,将赵、周减等,改为勒令退学。即出布告,时已六点余。布告由洽周拟稿,谓此次仁斋事件,越出校规,纪律荡然,至堪痛心,将肇事学生严予惩处,以肃校风而做将来云。不料农院学生在外窃听,故方散会而罗风超、许道夫已先后来为赵、周说情,余晚膳时陈鸿遥与沈文辅又来,未几全体农院教授均不期而至,自然系学生所召集元疑。余乃请蔡院长来。谈论极剧烈,均以为处置不平,对农重而理轻。余再四解释。

湄   阴昙。晨 7°,午后一点 12.8°。
  晨六点半起。八点程民德来。余以程脾气不佳,嘱其嗣后不过问旁人之事,因程曾在卫生院与杜院长起冲突也。吴廷桂医生来谈,知渠于昨往晤凌德洪,谓其鼻伤系跌伤抑打伤不能断定,其伤与生理作用元关,惟于呼吸或有十分之一的影响。为余看冻足。近日因走动,故创处未见能恢复。九点至玉皇观晤许鉴明,瞩定明晨座位。晤顾文聪,知其吐血甚剧,己需人工呼吸。至邦华寓,与谈一小时余。渠欲辞职,余坚留之。闻农院教授在农场开会,且闻学生亦有开会消息。余与邦华往农场,则教授会己散,惟今晨未上课。回。晤吴文晖,知今日所谈确为挽留邦华辞职事,但会中曾有人提议罢课者。至"湄江"晤梅儿。
  中膳后晤王爱予不值。谈家帧来谈,知渠于前日由重庆回,在渝几五十天。带回箱子 20只,八箱乃中学之生物标本,此外尚有农化、化工各三四件。虽曰免费,而途中耗去酒精、请客等费用二万余元之多。又谓重庆正在紧缩预算,生活费嗣后不能增加。三点晤卢亦秋,遇晓沧夫人。又晤琢如。四点回。被开除学籍之张约翰来谈,知其系长沙人,父母均亡,在教会中学毕业后人浙大,前年夏人研究院,工课为侨辈冠。但此次处分渠颇不服。余询以在农经学会何以打刘守德(农经会长),渠又不承认。然余以为渠掌刘之颊亦系事实也。至舒厚信寓晤林汝瑶,知今日农院教授开会经过情形,议五条:(一)挽留蔡院长,在蔡未复前,暂时全体告假,(二)不任导师职务,(三)澈查假造证件,(四)惩罚程民德、凌德洪、潘道皑,(五)开除王绥腾。十点回。嘱厚信晤蔡邦华。
  接邦华函
  寄邦华、步青函
   〔湄潭〕阴。晚七点雨。晨 6.6°,午后 10.8°。
  晨六点半起。八点王爱予来谈。作复函与农院教授孙念慈、杨守珍、卢亦秋及吴润苍等二十余人,赞同一、二、三各点,对于四、五两点,以处置公布后不能再事改变。 f皆洽周晤邦华。渠似取观望态度,亦未到校办公,不知何意也。十点借洽周至魏家院子晤祝廉先及贝时璋。十二点回。
  二点借洽周至农场召集农院全体教职员。许道夫主席,到约四十人,由吴润苍、孙念慈、陈鸿适、许道夫、卢亦秋、吴文晖、杨守珍、彭谦、沈文辅、罗凤超诸人报告。(余首先述处理仁斋案之经过。)其中念慈论及刚复向教育部领取 sulphathia.zole磺滕哮哇缺少问题,及去年毕业大考滕万卷中唾骂刚复问题。卢亦秋报告汤玉伟骂人问题。吴文晖报告何增禄说蔡应辞职问题。彭谦报告朱旭事件经被骂后记二大过了事。洽周比湄潭如慢性盲肠炎,不如早日割去。最后余又重述三点答复,蔡邦华亦说行政之困难。至五点半回。召许鉴明回,嘱觅车回遵。
  七点召卢庆骏、汤玉伟、姚盒、自正国、颜家驹、崔士英、郭本铁、潘道皑八人来谈话,余告诫渠等对于理农应一视同仁,并能以理智管束情感。对于渠等十七日来信有捏造张素诫签名加以责备,谓元求是精神。谈约一小时退。农院学生代表张大铺、武景文、王璧、支德瑾、陈慕群、程毓明、徐拔和、陈松年、潘炳献、廖应运、毕中本、王立经、王开风等来挽留蔡院长,余告以邦华已允复职。九点,建人与善培来。又刘云浦来。翁寿南与杨时久来谈。九点馀借洽周再至邦华处,劝其明日视事,良久始允。十点半睡
自湄回遵   阴,时有微雨。午后遵义家中12°。沿途见油菜花相当盛,未见燕子。
  美国海军攻海军岛Admiralty Islands。苏芬嬉和,苏提以 1940年边界为境。
  晨六点三刻起。七点许鉴明借二挑夫来,即偕洽周至车站。先时,由许鉴明于昨晚与车站甘站长接洽就绪,得二座位,余坐司机台,洽周坐车中。八点半出发。戴绍霆、顾维卿等来送建人。建人乘酒精车,余等所乘为木炭车。至十点馀即抵虾子场,自此则常停。但至一点馀抵遵义车站,即雇车回寓。
  途中遇劲夫与梦秋等。未几孙季恒与振公、直侯相继来,知美国教授E. Eaton 于星期日抵此停一晚,次晨十一点演讲后即赴贵阳。教育部许君同来。据直侯报告,知校中所存布29匹,拟以7800元一匹售出,可得廿二万六千二百元。闻晓沧云,政府决计将本年上半年之预算缩减二成,故一、二两月应存留二十三四万元,正可以布售去作抵也。余将新华银行来函示振公。函述刚复于去年十一月十六日在新华借款十万,月息二分,三月为期,此事〈极〉〔迄〕未与余谈及,至余在湄(约二月廿七八)刚复始告余。梅儿于廿七晨曾提及二分借款事,不知渠何以知之。又二月廿四五号高直侯在遵亦偶一言之。此事绝对严重,余不欲于此时公布,恐引起全校之攻击,但告振公校中不能承认有此借款,且校中理院亦无此预算也。余在湄时曾告洽周,谓刚复最好能出洋,可以减少一切摩擦,不然则校中风潮之来,乃迟早事耳。
  接吕炯函 子政函 宝婪函二通 吴泽霖电二通 顾钩禧函 张海帆等函 接梅函 孙逢吉等、朱鉴华、晓沧、季梁、许道夫、王仁东、邮庆鼎、许鉴明、彬函 梅函
遵   昙。晨阴,房中13°°。
  美国之人造橡皮。晨七点起。目前已有春天之景象。阅去年七月之Reader's Digest,其中有Roger Wm. Riis著Rubber《合成橡胶》一文,述美国之人造橡皮之成功。原文系登在 Christiαn Science Monitor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谓美国战前需橡皮五十四万吨,全自马来进口。珍珠港事件以前,已预备人造计划。日美开战后需要量大增,一架J"空中堡垒"需橡皮半吨,坦克车一吨,战斗舰七十五吨。卅二年春,美国 West Vir.ginm省之U. S.橡皮公司乃首创美国人造橡皮者,每年已可出九万吨。他厂将继之而起。至卅二年八月,可年出四十二万吨。本年一月年七十五万吨。橡皮rub.ber之名,为美国化学家Joseph Priestley所取,意即刮去rub也。人造橡皮品名极多,如 neoprene氯丁橡胶,thiokol聚硫橡胶,butyl异丁橡胶,buna-s丁苯橡胶,buna.N丁睛橡胶,hycar丁二烯-丙烯蜻共聚物合成橡胶,chemigum丁睛橡胶等。按buna-s一字来自 butadiene丁二烯、 sodium (Na)及 styrene (s)苯乙烯。在 u. S.橡皮厂之 butadiene,系酒精所制。该厂军用包谷二千七百万 bushel,不及全国包谷产量 1%,据厂中化学家 John P. Coe云,过去卅年之橡皮研究,不及近卅月之速云。
  晨士楷夫妇来,余告以乃超偷窃浙大学生徐拔和八百五十元之经过,且以为留附中于乃超极不利。蒋彻士之女公子蒋u持来(人先修班)。又王泽普来。
  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余至子弹库,讨论紧缩预算及公利互助社基金分配、译员训练班、宪政讨论会等问题。五点半散。约晓沧、建人及蒋麟在寓晚膳。建人将去中央大学教课,余仍留之。晓沧方自渝回,知重庆各机关己实行经费依预算八折,庶几下半年可以不致有追加云。
  接沈光卿函 杨其泳函
  寄熊同和、唐臣、徐明镇、孙振望函 琢如二函(介绍先修班王泽普、蒋鳞) 寄新华银行函
  寄刚复函
遵   阴。晨家中 12°,校中 9.5°。房中有蚊。
  红军之进化。许侠农来校。建人交来湄潭玉皇观田契交孙季恒。晨七点半起。蒋麟昨住寓中,今晨侵晓即去永兴。八点至校。系第一天办公,整理各期刊,并阅来往公文多件。
  阅 Rea出r Service No. 24,本年二月十六出版。中有转载 Foreign .庐山《外交事务}The Evolution of the Red Army ~红军之进化》一文。谓苏联攻芬兰时何其懦弱,而抵抗德兵何以如此坚强。自民廿九年四月苏芬娟和迄民卅年六月苏德宣战,有显著之进步。攻芬兰以为可不攻而投降,致生骄心。其次则军中政治教官之权力自民廿六清党以后,政府恐军官之不忠于党,故军中乃有政治教官 political commis.sar,此等教官往往干涉战略方面。但至德国开战后,民卅年七月,苏联 Presidium Council改政治教官之名为 war commissar军事委员,其职务在于鼓吹士兵之勇气,制止'怯懦偷逃等;如是于士兵之纪律乃大有禅益,不致影响于军官之事权。但二者仍为对立,不相隶属。直至民卅二年十月,当俄兵欲反攻时,因军官死伤之众多,此等政治教官均成为候补军官,事权遂以统一。更有重要者,则芬兰之战使司托林明了旧主帅之不足恃。其时元帅尚为 Klementy Voroshilov及 Marshal Shendon Buden.ny。十月间乌克兰失守以后,二人均调后方练兵。二人均为斯托林之至友,故斯托林之公平,于此可见。嗣后俄国主帅为谁,报上迄无表白,大多数重要军官为青年军人。至民卅一年八月,国防副委员长 Marshal Semion Timoshenko去职,继任者为 Gregory K. Zhukov 0盖 T氏为 Don河下游之守将,但卅一年七八月间, Don河俄军
  不抵抗而愤退, T实负其责。盖 Rostov罗斯托夫于七月廿五失陷也。至是年(卅年)九月十一 Stalingrad争夺战开始时, T早非主帅矣。守司托林克拉者为 Vasili Chuikov、 Rodimtzev等青年军官。 R为中将,年仅38,余人鲜在50以上。直至民卅一年六月,德兵退至Donets顿涅茨左岸,俄国始发表Stalin、 Zhukov、 Vasilevsky三人为marshals,是三者乃计划击退德兵之主要人物也。此外,如Marshal N. Voronov、 Rokossovsky、 Vatutin、 Tulenev、 Novikov等。
  红军之所能以有今日,不外乎:(一)训练坚苦,(二)领导得法,(三)炮兵良好,(四)坦克众多,(五)飞机精良,(六)赏罚得当,(七)工业东迁,(八)英美供给云云。
  下午舒厚信来谈湄潭总务事。晚香曾、坤珊、耀德来谈。
  接沈念慈函子政、潘公展函 U. of Michigan Smith秘书电 接丁庶为夫人函
  寄梅函又药五盒、烟Asthma cigarette一包 王仁东、曹文光、季梁、厚信、邦华函 电话姚世猿电汇仲崇信六千元(许侠农来校)
遵   晨雨,日中阴。晨13°,校中午后 11°。
  我驻印远征军廖耀湘克复胡康河谷之孟关。湄潭气候。维他命制造。
  晨七点半起。上午阅尹世勋著《湄潭之气候》,系根据民廿九年四月至卅一年年底之记录。午后至办公室,数学讲师吴祖基来。又舒厚信来谈。四点回。待章宝兴,迄在筑未回。宝兴于二月廿六去筑,命其于月底即返。抵筑来电要汽油,岂有出发以前不要而抵筑始知之理,其人之不忠实可知。前日已由高直侯去电报,昨又电公路局给油。明日若不到,则余将赶不到三月八日研究院评议会矣。晚华景行、钱老太太来。
  据尹世勋《湄潭之气候》文,知湄潭高度为760 m。平均气压十二月最高。气温为15。,导南〔京〕相近。雨量以五、八两月为最多,春多于秋,与重庆异。下雨多在晚间,自 21点至6点约占519毛,尤以侵晨4h 6h为多。雷雨又占多数,与成都夜雨669毛及宜山夜雨50%相似。雨日以十月为多,占17日。三年之中,湄潭天元片云之日只七天。云量之多,胜于重庆。计一年平均,南京6.9,重庆 7.4,遵义7.8,湄潭8.4。比较温度〔相对湿度〕亦以湄为高。计全年平均,南京74,重庆78,湄潭82云。
  又阅Globe Digest ~环球文摘~Vol. 1 , No. 2 ,《维他命之制造》一文。知民国廿年英国National Institute of Medical Research与德国之Professor Windaus发明以植物中脂肪加以辐射,造成人造维他命D,名为 calciferol,比鱼肝油有效数百倍。英国四千万人每月只需此物一磅即行。厥后维他命A,维他命BJ aneurin antiberi.beri ,维他命C ascorbic acid antiscurvy,维他命E tocopherol reproduction及nicotinic ~ acid antipellagara皆可制造矣,云云。李约瑟Joseph Needham二月间在中华农学会 ) 演讲,其中述及题为"中西之科学与农业",谓世人只知以维他命B治脚气病,世人只知系日人于 1897年发现,但元代 1250年胡锡徽(译音)已说菜蔬、果子可治脚气病云。
  接张约翰、周崇西函农院全体教授函
  寄 Dr. Joseph Needham
遵   晨阴 12.5°,晚十点后雨。
  中国历代名贤故事。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丁字口西南戏园作纪念周,请沈尚贤讲"科学通俗风化"。渠以为"学问以科学为第一,职业以工程为第一"均为不通之论。实则此二者皆为总裁所提倡于三民主义青年团者。沈之意,以为〈人人〉不能〔人人〕研究科学或专业工程,故不能以此为第一。但研究学问第-当以科学方法,工程为建国首要,故亦不能为不通也。此点恐致引起误会。
  今日已六号,章宝兴迄未返。余急于赴八日研究院评议会,故打一电话与姚世攘,嘱其命人叫宝兴至公路局领油,即日返校。宝兴有意逗留,可恶之至。今日余去新城二趟,足上(左足)冻疮又加甚出版。
  二点至校。阅去年豫灾筹款舞弊报告。乃去年三月间事,结果开除毕硕、萧朝旭等三人。午后二点至校。又与舒厚信谈湄潭总务事。决计将各教职员煤水供给取消,改为每家送煤水费五十元,如此则月二万元已足。目前遵、湄、永三地伙食团之煤水不止此数,且湄潭购柴在赶场时,乡人不出收条,弊端滋多,且公家柴火用者不惜,浪费亦大也。晚五点回。
  中央图书杂志审查委员会所属胜利出版社编《中国历代名贤故事集},计三辑。第一辑"民族伟人":黄帝、孔子、秦始皇、汉武、唐太宗、成吉思汗、明太祖、孙总理、诸葛亮、委员长十人。二辑"历代贤豪":管仲、句践、项羽、班超、岳飞、文天祥、戚继光、郑成功、洪秀全、曾国藩十人。第三辑包括:老子、墨子、孙武子、屈原、司马迁、玄类、朱嘉、王守仁、徐光启、顾炎武、梁启超十一册。昨接潘公展〔潘时为中央图书杂志审查委员会负责人〕来函,嘱撰《徐光启故事集》。余知此集已由方杰人写好,余曾阅过交还。想因其不能人选拔?
  接李兰芳、程民德、凌德洪、贝时璋、冯乃谦函
  寄周谦冲, Joseph Needham函
遵   阴。晚八点又雨。晨家中 11°,校中 8.50°。
默君著《中国政治与民生哲学》。晨七点起。八点前至校中。洽周、舒厚信、钮志芳、坤珊相继来谈。午后未至校,以左脚背肿未愈也。二点章宝兴开校车回。据云,五号始接电,星期一昨六号晨始由资运修理厂将车开出,下午取油云云。但何以渠不设法在筑取油,余以将去渝故亦暂不问。宝兴谓车未修好, valve不合,水箱漏,门不能关紧,是否能开至渝元把握也。余嘱其明日侵晨即去。卢温甫于五日出发,今日已到,尚算快。谓重庆大暖,桃花将谢,而此间均未放,相差至少在二三星期之间。士楷、季恒、劲夫、振公相继来谈。
晚膳后,黄尊生夫妇来。作函与默君。读默君著《中国政治与民生哲学》。其第三章"民生哲学思想之渊源",说来颇为警辟。引《论语}"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又引"孔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也?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故知孔子为政之道只庶、富、教三字云云。
接朱善培函
寄王爱予函梅儿函(托舒厚信带去,又包裹一个)二姐函(附彬彬)寄步青函

桐梓   晨阴 11°。北碚户外五点 9.2°,下午一点 12.8°。阴。
  晨六点起,即收拾行李,偕松儿、允敏赴重庆。先是宝兴对于 1935国渝字号车以为资运厂修理欠佳,未敢开渝。余强之始行。七点戚美英、高直侯及振公相继来。-八点至杨柳街口上车。余并至"同济",请杜院长诊视左足上之冻疮。敷药后,别劲夫、振公、直侯、希文、戚美英等出发。初行尚佳,过凉风埋亦无困难。至委山关发现上山时力又不足。至委山关顶,则上坡时车已不能行动自如,且引擎发生障碍。幸自此至桐梓均下山路,且刹车又坏,故下山须用头挡,不然即滑下,危险可知。
  至十点半到桐梓,即开四十一兵工厂,晤钟道锢广长,将车交与修理。时钟方开厂务会议,与谈后送余至马鞍山厂招待所,并请技工学校王清鹤(仲超)招待。玉,乐清人,与步青为同乡。经厂中工程师检视后,知引擎中之 bosch因过紧被焚,遂使 piston活塞上下发生摩擦。 bosch系铅制,厂中无现货,故修理需时。余遂决计改乘明日之邮政车往渝,而允敏与松儿乘四十一厂车回遵义。
  中午在招待所中膳。膳后厂中浙大毕业生王兆有、童景炎、沈君仪、沈文宝来。二沈余于前年来此时曾见过。据王清鹤云,此间有工人三干,职员四百,每月经费一千余万元,每月制步枪一千一百杆,机关枪二百八十杆。每月用菜油一吨半,遵湄之菜油所以贵者以此。将来水力发电后可不用油,现机器已在印度云云。钟患血压高及心脏症甚剧,故不能操劳过甚也。此间待遇,技术人员亦不过月二千四五百元云。
  寄俞大维署长电
渝   睛。北碚户外晨五点 9.4°,下午一点 18.1°。桐梓至重庆沿途桃李盛开。
  缅甸孙立人将军兵士人瓦拉本,获敌十八师团关防一颗,殆即刘奎斗君所云是也。
  晨五点即起。因允敏不愿坐邮车与黄鱼为伍,故余等不能不分道扬嚷。余于六点未进早餐,即别允敏与松儿,偕王清鹤乘车至邮政车站,宝兴同行。允敏定今日九点左右乘四十一厂〔车〕赴遵义。在站遇童站长,即购票。七点车开。司机梁姓,前面已有二人,故余坐车厢中。初只一人,半里外即来黄鱼 ("黄鱼"之名起于广东,以粤人走私,往往以黄鱼遮盖私货也)八人。中有女子带一勤务、一三岁小孩。二票自桐梓至秦江每票二千元,而余购票只费 838.4〔元〕而已。因车之前半过重,十点左右方上酒店埋3前面右轮轮轴头折断,右轮飞出,幸车行缓,未出险。二点至东溪进膳,是日余尚未进食也。二点半又出发。沿途天气极佳,为上月十二后第一晴天。在贵州为冬季,但一过花椒坪至新店,即见柳己垂丝,挑李均开,已如江浙清明时节矣。东溪米每斗卅斤须六百元,倍于遵义。而肉价斤卅元,低于遵。蛋每枚四元,高于遵二分之一。所最可怪者,即广柑在东溪索十四〔元〕一枚,至基江北都司出产地索八元,贵于湄潭,奇矣!八点至海棠溪,时皑月当空。待半小时,乘邮政轮过江。改乘洋车,自太平门至上清寺,行一小时,抵聚兴村己十点矣。到廿二号,与企孙、姜立夫、汪墩哉同房。十一点睡。
渝   睛。北碚户外 Sh 6.3°,13h 21.1°。闻燕子声。
中央研究院二届评议员二次会议。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借立夫、孟和、正之等赴中央圄左近之中印学会,开研究院评议会。到会员廿六人,计有:姜立夫、丁翼甫、李润章、吴政之、庄2b可、吴化予、戴芳澜、陈席山、王仲济、汪墩哉、张缸哲、张子春、谢季华、咏霓、仲楼、吕蔚光、何津廉、孟和、孟真、吴均-、济之、茅唐臣、壁黄、黯先、企孙、周子竞、曾昭抡等。 3留先主席,讨论改评议会法规,定名英文评议会 "Council of Academia Sinica" (原为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评议员称 member of Council of Academia Sinica o此外,另设研究院学侣 ( Member of Academia Sinica)。次讨论提〔案J,计有卅一案,已经委员会四组审查。重要者有本会于战后召开全国学术会议,议决推委员会与教部协商,成立本会秘书处,包括《学术汇刊} Science Record,国际科学合作办事处及审查佳叙部所送著作等项,及本院派员报聘英、美学术机关,决派四人至英、美。定一月十二日为蔡故院长纪念日。
中午至考试院,应戴院长之邀中膳。膳后三原继续开会。陈焕铺以在粤伪组
织,出缺选举,钱雨农、秦仁昌、丁颖三人中择一,雨农得票最多当选。丁文江纪念奖金由仲接报告,给予地质许德佑所著《贵阳三叠纪地层》。郭晓岚之《大气中长波辐射~,以硕士论文且理论方面不免偏重,得名誉奖。六点散会。
六点半,科学技术策进会、中国科学社、工程学会、自然科学社、实业计划委员会五团体请客,但只到主人一人,乃自然科学社之杨允植君。七点金陵大学放日蚀及美国战时设备电影。十点回。十一点睡。

渝   昙。北碚户外晨5h l1.30,下午 13h 13.50°。
严寿置来。
晨六点半起。今日资源委员会招待参观大渡口钢铁厂,余以左脚冻疮未愈,未往。九点半往教育部晤彭百 ) 11 ,知立夫部长与士选均在青木关。余询百川,何〔以〕中正大学校长胡先骗中央竟任其辞职。据谓步曾实为免职,非辞职。近因由于蒋经国至都后报告中正大学办得极坏,故主席与熊天翼一函,谓熊为中正大学之发起人,应立即设法。熊乃电话教部,故不得不换。去年五月,中正大学学生捣毁《民国日报~,与秋间校中学生因水源不洁而死于伤寒者十余人,病者百人,总务又有贪污之嫌,凡此皆使教部不快云云。
十点半回。作函数通。房中时有客来,故工作之效能极微。下午张仪尊来。严寿置来。又叶笃正与陈学溶来。社会科学所及博物馆之王君来,知广安飞机场征地三千亩,侵及邓锡侯产业,故曾有驱逐县长之举,孔祥熙曾因此而去蓉。王君(天木)并述及汉之南向构形如匙,乃元代指南针之前身也。渠正在作车之模型云。晚与仲撰、正之、孟和等诸人谈,最哉记忆力极强,对于国内外科学人物评论确当。院中总干事李润章又决求去。继任者拟吴正之,孟真等数人力恳之,决不就。
寄迪生等函振公、直侯函钟道锢函新运总会谈主任函允敏 No.l函

渝   睛。北碚晨 9.8°,下午 20.3°。
  德国将迁都 Breslau。苏军克服聂伯河口之刻松城 Kherson。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纪念。晨七点起。九点长望来谈,知中大为训练班事曾引起小风潮,学生有攻击肖堂之举,幸现已平复。训练不久在沙坪坝结束,有十七人去印度。
  钱安涛来。渠任农林部次长后,此为第一次相见。据云在 UNRRA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农林部曾提出复员时所需之物资,如牛数十万头。但中国无充分预备,故来中国之专家如 Philip即反对之。至于 artificial insemination人工受孕已在试行用热水瓶输入牛精。又谓牛瘟血洁,过去一牛只能为 40只牛用之血清,现则代之以羊,可以种 2000只云云。补助浙大经费研究农业问题,渠允在 40,000〔元〕 以内云。
  此次评议会成立物理人种学研究所筹备处与社会研究所、古代社会科学研究所,颇有一番争论。故壁黄有一对曰"李润章二语破的,吴定良一鸣惊人"。因吴 均一曾力争须称研究所,不称研究室,而李润章则比社会之改称经济,犹之孟和之 改称孟真也。
  中午乘车偕出席评议员赴曾家岩主席官邸。去者计廿五人,惟孟和因病、仲接 去北暗未到。先由布雷招待。约一点蒋主席始自训练团来。坐谈片刻即中膳,菜极简单,但足果腹。席间询研究院评议会计划及资委会展览会状况,亦询及浙大近况与晓峰是否将回国。二点告辞。出。今日评议员赴北碚参观,余以冻足未愈不能往,托仲济招待。
  阅 Harvard Meteorological Study《哈佛气象研究》 No.6 , Heat Transfer by Infrared Radiation in the Atmosphere《大气层中通过红外辐射的传热》, W.M. Elsasser。1942出版,苦于数学太多,未能终阅。晚谢季华来谈,并与孟和、企孙等饮绍酒。
  未几孟真来谈至十一点。
渝   睛。晚雨。北碚 5h 8.8°,13h 21.6°。
  我军在印度、缅甸反攻状况。李鹿苹(学兵营)、徐达道(上海医学院)、鲁珍、张绍良来。下午叔谅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半沈鲁珍来,知其在白沙女子师范,据云有学生五百人。渠甚愿赴美深造。中国航空公司管气象之张绍良来。渠留驻 Calcutta加尔各答十个月,月底将回印。据云缅甸反攻,英国人不热心。孟关之捷全赖中、美军。中国只22及 38两师,由孙立人指挥,其下有郑洞国、廖耀湘、舒适存诸人。胡康流域为一 jungle丛林,故作战困难。去年雨季告终,即筑雷多公路。年底战事开始,一月廿九攻克太洛。二月初,廖师克腰邦卡拉征卡,将敌第十八师团困于登高沙坎附近。 只要能展至密支那,即可用滇缅公路,击敌可以迅速,飞机运输亦可安全。据张云,中国航空公司每日有飞机二十架来往于印滇之间。至于美国 AAAF陆军航空队陆 军飞机,则四月间可达月150架,每架载二吨。其经路为 Calcutta一丁江-Hertz一丽江一云南驿一昆明。在 Hertz一段最危险,因其近密支那,晴天易受袭击,阴云 易于出事。去年曾失落七八架(中航机)。运输物件在美国由 CDS (Chinese De. fence Service)分配,人印由 SOS (Service of Supply)分配。在印空军,英美即不合 作。中国陆军兵士军备由美供给,粮由英国供给。兵士每人最初给 20卢比,为上边克扣,变成国币交与。事为美国所知,乃由美国发钱。故中国兵士之勇气为外人钦佩,但军官之作弊为外人齿冷。因之中国逃兵不少,以其在印为工人,月可得 120卢比也。
  徐达道来,知在上海医学院为冯德培之助于(讲师)。李鹿苹来谈。下午叔谅来谈,知刚复在校于行政上给与余个人之种种困难,柳先生翼谋极关心云。晚正之、雨农及立夫等自北暗回。晚阅李约瑟二月间在中国农学会之讲演及 Nathaniel Peffer "Our distorted view of China" (吾人对中国的歪曲观点》文。
  接胡鸿慈函
  寄梅、彬、宁、振吾函
渝   雨。昨晚大雨,日中阴,旁晚又雨。北碚5h 13°,13h亦为 13°。
  科学社理事会。
  晨七点半起。今晨本定参观资委会展览会,但以昨晚大雨,求精中学之场地有水且场屋漏,故改期参观。作函数通。十点叔永来。召集科学社理事会,到正之、企孙、雨农、叔永及余五人(尚有仲撰、卢析薪在北碚,子竟在渝未到 ),讨论生物研究所问题。本年基金会补助廿四万元,比去年多六万。但研究所八人薪水多者 1500,少者 1200,均不能温饱,己月去一万余元。加煤、油二项月5400,工人四名月4000,已元余款为事业费矣。正之主张暂时将研究所停顿。一二年后,如战事不停或将如此。今年为科学社成立卅周,纪念年会以交通困难,不能成事实,预备各地分头举行。但出一纪念刊,日期定十月廿五。余对于科学社,素来主张与自然科学社合井,改组为科学促进社,如 British Association、 American Association然,但叔永、壁黄(今日亦与会)均以为自然科学社有政治背景,不赞同。
  中膳后与张子春谈。据云,渠去年参加天文学会永安年会,石延汉发起东南气象测候促进会,渠曾与湘建厅余籍传说定,将气象所独立而不隶属于农业改进所,并与广东建厅郑丰谈及云。二点浙大学〔生〕严寿置来。渠在化学研究所二年后,来渝办化学工厂又二年,仍欲赴美国。据其经验,谓社会上贪污太多,故易灰心云。午后得振公电话,介绍湖北工学院许君为水利教授。
  四点至资委会开评议会宣言委员会,到润章、正之、唐臣、曾昭抡、淬廉、化予。咏霓主席。决定宣言原则,并定十六日再开谈话会。七点回。
  接昭复函 允敏函 高直侯函
  寄刚复函 贝时璋函 高直侯函 托季华带去九弟函 步曾函
渝   睛。北碚 5h 11.5°,13h 19.8°。
  晨七点起。晨刘贻荪自歌乐山宽仁医院胡鸿慈处带麻黄素 80粒来,系赠与梅儿者。与正之、姜立夫谈。渠等均以为浙大数学系门户之见太深。步青所擅长之几何projective differential geometry射影微分几何,卅年以前为意大利Fubini等所创。现则几何范围扩大,此道已无人问津。建功所擅长之Fourier series傅里叶级数,亦局于其中极小一部,不能开展。谓英庚款留学习数学者如李君之几何、柯君之代数,均有极大成就,胜于老辈。物理方面,正之、忠尧,亦无时作研究。联大最有希望者,吴大献以妻病肺不能工作,周培源则尽室而去C.I.T.。余嘱正之荐物理教授。渠推彭君,惟其人尚在美也。
  下午至中央图书馆晤蒋慰堂,并阅Nature《自然》及Journal of the W. Chinα Border Reseαrch Society。在《华西边疆研究会杂志》Vol.14 , Series B中有Richard.son所著《中国西部之冰河》一文。又Nature 1943年五月一日杂志有Jeans金斯《宇宙之组织》一文,均饶有兴趣。据Jeans谓,宇宙之中心并非为太阳系,太阳系乃绕此中心,以270 km/sec.速度前进中,围绕周期二万五千万年,即日距中心为三万六千光年。宇宙间之物质总数等于1.5 X 1011个太阳,分布极匀,如物质中之原子然。据爱斯坦谓,宇宙乃有限而弯曲的,其大小视空间密度而定,平均密度计算为10吓er cc,即每立方码有一个atom。以此密度可求得宇宙之半径为3 X 109光年,即卅三万万光年。若Friedmann弗里德曼与Lemaitre勒梅特宇宙扩张为不误,则十八万万年可扩大一倍直径。 Eddington爱丁顿算得全宇宙之电子为1.36 X 225个。既知密度为10-28,则宇宙之半径即可求得为二三十万万光年。如依Einstein说,则宇宙之初,半径为十万万光年。
  接胡鸿慈函(刘贻再带来) 程石泉(陕西路218号4楼鸿新纱厂)函
  寄华昭复、允敏No.2、梅函 徐子青函(托刘次策) 金楚珍函(同上)
渝   睛。晚大风。〔北碚〕晨5h 14.8°,13h 22.40°。
  涂翔甲、程石泉、蒋瑞生来。
  晨五点企孙。去北暗,陈席山回昆明。晨九点在牛角沱开院务会议,决定教育部所分得公费派教授之十名名额如何分配。由理工八所中凡研究员、副研究员在五名以上者推举一人,五人以上每多三人推举一名,由院长推定委员审查之。各所预算均已在上届决定,每所加50%。气象所去年卅-万,今年增至四十七万,但去年所透支六万元须按月扣除。新成之所,植物廿四万元,体质人类十二万元。赵九章任气象研究所专任研究员,已于上届会中(三月六日)通过。关于修改法规,由刘次萧报告,院长交议注意各事由李仲接报告,研究员等英文名称由陶孟和报告,均先后通过。惟谈至研究院集中一地办公时,余提及总图书馆,孟真即起而反对,后经仲撰之提议,独立成一案。十二点半散会。
  中膳后程石泉(Tel. 41528,永新公司)来谈。气象班学生蒋瑞生〔来J,知将被派赴 Karachi卡拉奇。肖堂来,知在中大为训练译员曾略有纠纷。下午三点院务会,因余去教部晤立夫故未到,请蔚光出席。
  三点至教育部,遇顾一樵。晤立夫,谈及译员训练班及公利互助社事。据云,译员训练班自第二期起将改变办〔法J,或在武大、浙大亦成立训练班。出至国库署晤鲁佩璋,知四月起经费将发八成,留二成为下半年之用。回途遇涂翔甲,知其在江西锡业管理处。六点半至中印学会晚膳。
  寄赵九章电振公、直侯及迪生函
渝   睛昙。(〔北碚〕侵晨大风,三点半至 17 m/ sec.。晨 5h 13°,午后17.40° )
  上午仁甫、祝修麟来。下午邓颂九来(南岸龙门浩下新街 64号)。
  晨七点起。今日季华与仲按赴筑,余托彼等带药一箱又测量仪器一盒至校,并致振公等函计三封。浙大卅二级毕业生周方先、何惧、祝修麟(《中央日报》记者)来。知去年毕业生有八十人在重庆,约余谈话。余约四月二日 星期〔日〕中午。据祝云,胡品清与范文涛先后人《自由西报》与中央通讯社,但何以浙大毕业生作事如此不能永久。卅一级化工邓颂九来,余为拟一电稿致 Michigan大学教务长。
  八点半至求精中学参观资源委员会工矿产品展览会。将该会所办事业 105单位,分冶炼、机械、电器、化工四部门中之四十余单位产品模型陈列。代表川、康、浙、陕等十二省,计煤、石油、钢、铁、非铁金属、特种矿产、化工、电器、电力、机械十馆。其中以石油馆最足注意。以出产之增,近三年可以惊人。即民 30年 100% , 31年 905%, 32年 1500%。并有甘肃油矿局玉门之模型。该矿有工人及职员各约四千人。其次则非铁金属铜、铅、辞、铝之采冶,及特种矿产中之鸽、锦、锡、隶品质之改良,以及滇省所产铝质之佳,均可注意。化工方面,酒精与植物油料二者占其大部。电气方面有 neon霓虹灯光,系水银所制真空管等。
  午后打电话与士选。晚与次仲谈,知稚晖先生今年进八十岁,生日为阳历三月廿五,故廿四次仲等拟约晚膳云。
北碚   阴。中午微雨。晨五点 9.8°,午后一点 14.°。。沿
途桃李均已将谢尽。所中碧桃盛开。北温泉海棠、碧桃、紫荆盛开。
俄兵已入罗马尼亚境。 Halley's Comet哈雷彗星。
晨六点起。六点半至两路口购车票,由丁姓仆人先期在彼相等。至八点开车,车中可坐二十四人左右,但挤至五十以上。一路尚平顺,至十点半即抵北暗。余本约振吾在青木关相会,后以士选已在渝谈过,故未停。十一点半至气象所。晤企孙及子政、宝望、郭晓岚、叶笃正诸人。
晚阅 Nαture(自然> August 29 , 1942 , pp. 249 257 , Prof. H. C. Plummer Halley lectures at Oxford: Halley's Comet and Its Importance。首述 Edmond Halley哈雷 (1657 1742)曾于 1703 1720为牛津大学之几何学教授,曾为海〔军〕少尉,为 Triest城造炮垒之顾问。此点可与 Galileo之在 Padua大学演讲炮垒前后相辉映。其发现彗星之轨道,实为其生平最大供献。牛顿之 Principiα《原理》之所以出版,不但为氏所促成,且当时皇家学会元力印刷,氏亦出印刷费也。 Halley's Comet己有二千年之历史, Of this long period barely the last third is covered by useful European observations. Happily in this instance the balance has been redressed by recourse in the East , for Chinese record have proved invaluable. The Arabs like Ptolemy , do not seem to have paid much attention to comets . . .在十五世纪以前,欧洲对于彗星元重要之工作。 Regiomontanus (Johann Müller) of Konigsberg著书。民曾于 1472年观测彗星,或者谓民因彗星视差之小断定非在空气中。 Tycho Brahe第谷于 1577年观测彗星之视差量得为一度,故较月亮为远。 Kepler在 1607年见哈雷彗星,谓其轨道在行星轨道中。 Tycho以为轨道圆形,而开白儿〔开普勒〕以为是直线。 Hevelius以为作抛物线( 1664 ) ,但牛顿之书出版以后,彗星轨道即因以大明。其中第三章 De Systemate Mundi讲天体之运行,述及彗星以 1680年之彗星为例。此文于 1687年提出皇家学会宣读。因无货出版, Halley虽穷,担任印刷费。 1695年牛顿函 Flam.stead,谓 1682年之彗星 Halley彗星已经 Halley照牛顿书中所指定之方法,计算为与早所测者相符。至 1705年 Halley将历史上自 1337一1698廿四个彗星作一研究列为表送皇家学会,从此知 1531、 1607、 1682三彗星,其轨道几乎完全相同。结论此三彗星循同一轨道或相似轨道,或则乃系一个有周期性的彗星而已。三者之轨道微有不同, Halley以为因木星之影响,且预告此彗星于 1758年年底将重至近日点,结果见于 1759年三月十二,相差三个月。法国数学家群致力于牛顿所未了之工作。 Clairaut (1713 1765)尤注意于地球之形态与行星之运动。氏费十八个月之时间算得第二次近日点,发现之日期为 1759年四月十三,离发现期一个月之多,因渠所假定之土星质量与事实不符。第三次发现时,著名数学家 Euler欧拉、 L吨range拉格朗日、 Laplace拉普拉斯均去世,但有四个天文学〔家〕计算其日期为 1835年彗星再见之期,如下所示: Damoisean Nov. 4 , Rosenberger Nov. 11 , Ponte.canlant Nov. 13 , Lehmann Nov. 26。实际发现为十一月十五〔日 J ( Perihelin)。此时天王星已发现而海王星则未。经 Liverrier与 Newcor由之努力,各行星质量己详细知道,故第四次 1910年彗星过近日点应可更精密测定。德国天文学会 Astrono.mische Gesellschaft并悬桨征求 Lindemann Prize,得奖者为 Cowell Crommelin,预告在四月十六号 16.6,但结果近日点发现于十九日,相差 3.03天。从此更可推求历史上有若干彗星实为此彗星之前身。如最著名 1456彗星适值土耳其人有囊括全欧之年,但过去周期为七十七年而非七十五年。其次Burckhardt (1773 1825 )以为历史〔上)989年彗星亦为H彗星,此点经中国记录证实。 Laugier (1812 72) , 巴黎天文台台员,又证明451、760、1378三彗星亦为H彗星,其中451年与Baule of Chalons沙隆战役同时。但研究最详者为J. R. Hind (1823 95),自 BC 12以后H彗星之发现均详列表,其中只有三四个无法算出,因中国历史上语焉不详之故。其
vv
年代如下:BC240、163、87、12V,AD66、14r、218、295\374v、451,530V、607、684V、 760、83r、912、989、1066V、1145V飞1222、1301V、1378、1456、1531、1607、1682、1759、 1835、1910、1986。其中有v记号乃 Hind以中国记载证明,计共十二个。尚有为 Laug町证明者三个,即451、760、1378。故未经中国历史证明者只AD607、912、
1222三个〔还有989年,总共应为四个〕而已。
接钟道锢函
寄晓沧、左之、邦华函三民主义青年团函
北碚   睛。晨五点9.90,午后最高24.3°。
晨六点半起。八点徒步一人赴北温泉。左足背上之创口已结册。北温泉挑李均已开过,惟碧桃及海棠、紫荆尚盛开中。晤北泉图书馆杨家骆,知该圄近办南京印书馆,能印月十五万字,有工人十五人。知陶行知之育才学校在草峡子,不过初中程度,注重唱歌、艺术,而尤以陶冶品格为主。余欲托以乃超,杨允转达行知,因. 行知旬日间必来渠处也。临行送以夏完淳狱中草。夏,明崇祯时人,与陈子龙同殉国,年仅十七耳。籍江苏华亭。
北碚   暗昙。晨12.10°。
  中、美军在缅北夺取杰布山,可以俯攻孟拱河谷。李俨《中国算学史》。中国算学史中之量雨器。圆周率,埃及金字塔筑造时,以τ为3. 143923--3. 139674之间。见R. Proctor Myths & Marvels 01天文《天文学之神话与奇迹》。中国、印度古代交通。
  晨六点起。至所外一走。阅李俨著《中国算学史》。关于割圆率霄,张衡以为 A百,即 3.1612。刘散以为3. 1547 0 {周静算经》以径一周三为比。三国魏刘徽《九章注》以旧率周三径一为疏,乃以圆内容六边起算,令边数倍进,终与圆弧密合,求得为3.14否言,即约3.14飞030六朝何承天(370 447)以τ为3.1428,即
22 -\.0 \~_l.". I ..tl"'\1"\ ~rt.1"\ '\ ...I-f,. /.-t:7.lkL. t\r ", 355
宁。祖冲之忏29→00)造缀数,以τ为币,又以为3附则与3凶5927之间。 r

此在欧西至1573年德人Valentino OUo始论及之(见书中第二章第廿四页)。第八章讲珠算术。谓珠算起于何时,说者不一,其可考者,算盘之名,始见于钱塘吴敬《九章详注~ (1 459年)。但姜立夫谓北平博物院有宋徽宗时出土坟中有算盘子二粒,足证其时已有算盘矣。企孙谓宋秦九韶所著《数书九章》 ( 1247年)中有数题,其中有一题乃关于雨量器,方形,上大下小,算其容积者云。
  浙大研究生施雅风、毛汉礼来。余劝毛汉礼放弃华中研究所津贴,专致力于边疆地理,如中俄、中缅边疆以及台湾、朝鲜等。施雅风云,仲撰十四来地质调查所演讲终日,上午讲冰河〔冰)" J,下午讲地质构造云。
  阅《文史杂志》(顾顿刚主办)二卷五、六期 L内有龚骏著《两汉与罗马丝贸易考~ , (七)印度在中国、罗马丝贸易上的地位 (p. 25),谓据拉克伯里 (T. Lacoupe.rie) {中国文化西方起源论~,西元前 425 375年春秋战国以前,由古代巴比伦人所占的爱琴海以达中国东海岸的海上贸易,殆全操于印度人之手。印度人大都由麻六甲海峡经苏门答腊及爪哇之南到达中国东海岸,输入印度与波斯湾所产珍珠等物(何炳贤《中国与印度贸易问题~,{国际贸易导报》六卷七号)。我国学者亦认为春秋与战国时代,甚至在此以前,中国文物即染沾高度的印度色彩(齐大《国学季刊》二卷二期,丁山《吴回考》)云云。
  接李虞杰(英庚款-至七届学生名单)温甫二函士楷接希文晓沧二函荣南、允敏、陈五凤函
  寄李虞杰允敏第三函士楷、希文、朱善培、高直侯、薛子良、李振吾函 蔡竞平函
碚   晨微雨,寻止。下午阴。晚十点雨。下午一点 17.4°。
  阿拉伯之廿八宿。 saros与 meronic cycle不同。太初历源于希腊。《周静》阴阳之数。日月之说。十九岁为一章,四章为一部。欧洲之五行与分野说。
晨六点起。上午任美愕来。企孙回渝,徐尔撤回沙坪坝。
  余阅 W. Brennand{印度天文学~,知阿拉伯之廿八宿有胃、昂、毕、常、星、角、心、斗、室、壁十一宿全同。 C08tard以为阿拉伯得自 Chaldean迦勒底人,阿拉伯之宿 Manazilae Al Kamar早于哥兰经 Mohammed (570. 32 AD)。埃及亦有廿八宿,但据 Bentley,其春分点在角宿,故在 284 AD所排之表也。六十年之周期亦为 Chaldean因亚历山大 (B. C. 356二323)征巴比伦时,其僧人 Ber08u8曾称道之名。
  六十年周期为 80808 0按此时巴比伦已知有 8ar08周期,即十八年十一日又三分之为一章,共二百廿三月或六五八五·三二日。其间有廿九个月全蚀、十个日全蚀、卅一个日蚀。每一章日期及蚀数相同,但地点移向西 120 0。在西历纪元前第五纪,希腊 Meton发明 Metonic cycle,以十九年(二三五月)为一章,在一章完后朔望又回至同一时日。至纪元前三五 0年,希腊 Callippu8又改良之,而以四个 M周期减去一天,合二七七五丸天(九四 0月)为)周,如此五百年中只差-天。据James Legge译《中国经籍》三卷第一本第100页John Cl叫mers{中国古代天文学L谓太初历始见于司马迁,用四章七十六年法,全系抄袭Callippus cycle。此说殆无疑,太初始于105 B. C.。
  阅Nαture民廿一年六月十三,中有评论题曰"知与行"Knowledge and Action o We need the really great administer of Bagehot who thinks not only of the day but of the mo町'Ow, who is eager to extirpate every abuse and be on the watch for every improve.ment , is on a level with the highest political thought and persuades his age to be ruled according to it in policy and in laws.
  晚阅Richard A. ,Proctor Myths & Mαrvels 'Of Astron'O my {天文学之神话与奇迹~, Chatto &吼叫us 1878 , London。第一章Astrology占呈术即有术数分野之说。如云:白羊主火星,德、法、瑞士、丹麦之分野;金牛主波兰、俄国、小亚细亚;双子,水星之宫,主英、美;巨蟹,月之宫,主苏格兰、荷、非洲;狮子主意大利、法国、婆希米;处女,水星之宫,主土耳其、希腊;天秤,金星之宫,主澳洲;天蝠,火星之宫,主诺威〔挪威J;射者,木星之宫,主阿拉伯、西班牙;南斗,土星之宫,主印度、墨西哥、希腊;宝瓶亦土星之宫,主阿拉伯、俄、瑞典、契丹;双鱼,木星之宫,主葡萄牙、西班牙、埃及云。
  寄晓沧、温甫、王军谋、蔚光、季恒函
碚   晨雨,5h15°。。下午14.20°。
  德在匈牙利组成倪倔政府,藉以抗俄人之进攻。埃及金字塔与天文。斗柄所指知四季。.
  晨六点半起。读Proctor著《天文上之奇迹》第二、三两章关于埃及金字塔。据希腊史家Herodotus (BC 484 425) ,塔造于距今2800年前,但此与事实不符。第一个金字塔系埃及王Cheops造,费十万人之力,以廿年造成。另以十年工夫造路运石。氏在位五十年。继之其弟名 Chephren,子名 Myceriaius亦均造有塔,特较小耳。其地点在Ghizeh,适为北纬三十度左右O当时地点大概以春秋分时,看土圭影长测定。但最可怪者,即塔底四周正为南北向,此非有天文知识不可。其底边长度为9140英寸,而方向所差廿一码只差一时,故知其精密为」一。但塔之底部自北向南穿一孔道长三百五十叹,由北向南倾斜,其角度为26017'。著者以为此乃为观测极星之用,以定南北线。因当时北极星为αDraconis,又名 Thuban,阿拉伯宇意即龙也。查2790 BC,此星适当北极左进,距极仅三四分之弧,但造金字塔时,距极已有3。43',则其年代非为2160,即3440 BC。现时αDraconis为四等星,但从前则为一二等星云云。
  又阅Wm. Tyler Olcott A Field B'O'O k 'Of Stα内,谓各月斗柄所指不同。阳历一、二 两月斗柄在上,斗在东北,四、五两月斗在天顶北,七、八两月斗在西北,十、十一两月斗近地平。此皆于晚九点观测,此与我国《夏小正》所云相似。《鹊冠子》谓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云云。
  下午王华文来。知军令部愿与气象局合作,以供给美海空军以天气报告。美国军事代表团最初与气象〔局〕谈,因气象局不能迅速供给,遂向军令部。余谓气象局必愿合作。中膳后,至北暗场晤仲济、卢于道、沈宗翰,均不值。至地质调查所与李善邦、曾世英谈,知李所作地震仪已有南北向能走动,其法与大森房吉同,放大 120倍。曾世英主张以飞机制新疆地图。四点回。阅 Schlegel{星辰源流考》。 Schlegel主张西方之宫宿各一部来自中国,并信中国星宿之由来极早。
  接高学淘函 振吾、舒鸿函
  寄蔚光函
〔北碚〕   阴。晨 15.5°,下午 17.1°。
  张孟闻来。洪鲤来。晨六点半起床。近日阅二十八宿考据文,如荷兰人 Schlegel、美国人 Proctor及英国 Brennand卢书,范围愈来愈广,全无暇暑作别事矣。
  晚得中央通讯社胡品清(女性,民卅一年浙大外文毕业,浙人)函,知郑钟英疯奔来渝,将何处理。余知事不妙,但又不能不设法。据过去经验,知中国研究神经病者只三人,一为成都中央大学医学院之程玉麟,一在香港,一则在江苏省立医学院。廿九年子政发疯,由逸云陪同往成都看程玉麟。据云,渠不用他法,但先得病人之信仰,探得其隐情,病人自知其所疑为无理,则病可愈。若二星期无效,则须用 insulin膜岛素云。去年地质所王部发疯亦去治疗,但非程本人治,未愈即回云。
  下午孟闻来谈,托带布回遵。廿九级洪鲤〔来〕,知其由龙溪河电厂转至北暗高坑岩水力厂。此厂系水利委员会、大明公司、金城银行等集股而办,资本三千万元,能发电 400 KVA,本年七月可以出电云云。
  又中农所二十六级毕业生杨友仁来谈,谓渠正在研究以秋雨之多寡预告翼年夏间稻之收成,已得结果。渠谓四川一省有冬水田三千五百万亩,即七万方里,占稻田面积百分之七八十,殊廉费。是说也吾亦主之。余于廿七年坐飞机自汉人川 I , 见川中面积十之一或 5%为水田,即有此意。盖年中只四五个月种植耳,且冬天蒸发甚多。据杨云,今年一、二两月蒸发至1. 2" ,即-时二分之多云。
  接胡品清 刚复电
  寄振公、直侯函
碚   阴。下午有阳光。晨 15.5°,下午 17..9°。
外国人整理中国天文星宿图表。
晨六点半起。品阅 Scl由gel{星辰考源》。氏对于中国天文供献极大。但十七八世纪虽经汤若望、南怀仁整理后,但中国天文史工作元人做。至 1710年法神父 Noel作《中国星之目录~,出版于波兰,与印度星名合。十九世纪英马礼逊著《中国字典~,附录《中国星宿名考~,系 John Reeves所制。 1871年 John William约翰·威廉著《中国彗星》出版,搜集有 611 BC至 1640 AD之彗星 373个,书后并附以中国星图。而 Schlegel之《星辰考源》则于 1875出版 q书中元全部星图,但中西对照表极为详尽。民四五年间,友人赵元任博士为制图登《科学~,其功不小也。
.今晚次仲约在重庆晚膳,为稚晖先生祝寿。报纸上早载其寿辰已过,二十二〔日〕渝《中央日报》并为作社评,登消息甚多,大概是阴历也。依阴历,渠生于同治四年二月廿八日,应为阳历三月廿五,系进八十岁也。
牛郎织女,中国古代传说以七月七日相会,盖此时二星于旁晚正在天中。其起源二当甚迟。因目前二星在阳历七月初已在天中,度其起源为唐宋时代事。但目前中国已在二十八宿用牛、女二座,惟印度曾用之。所不同者,牛在女之后,以织女之赤经为 18。34',而牵牛 19 046',以度数论,相差至十八度之多,女应在牛先。但何以中国古代亦用此二星,但言牛女,不言女牛,余算得以岁差故。在西历 BC三千年以前,二者适在同经度,至 3100 BC,则牛在女先矣。且据 Schlegel{星辰考源》页 664,谓波斯古代之 zodiaque recta吨ulaire de Denderah山羊座, Capricorn118在希腊为山羊,而在波斯却为人牵牛。又同书 667页,在印度 au 3e décan du Capricorne de la sphere indienne d'Ahon Ezra la vierge comme preparant les tissue de soie pour les
vetemant是即织女。但目前印度廿八宿 Ohhijit女在 Sravana牛之先。牵牛织女。《诗·小雅·大东~"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跤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院彼牵牛,不以服箱"云云。七月七日乞巧故事,始见于《荆楚岁时记》。
接振公、晓峰(一月十四)函
寄次仲函刚复、鸿遣、舒鸿函电话薛子良

碚   阴。晨 14.6°,下午1'7.8°。
稚晖先生晋八十生辰,生于同治四年阴历二月廿八。上午李善邦又水利委员会顾问 Willis
c. Barrett来。通伯抵英,应中英文化协会之请。 Vesuvius维苏威火山喷火。
晨六点半起。上午十一点善邦来。又曾世英借美国人 hydraulic engineering specialist水力工程专家 Willis C. Barrett来。渠系水利委员会顾问,系美国外交部
文化合作组所派。曾至河西,对于宁夏及甘肃水利方面曾去考察,以为兰州与肃州间泥土冲坏甚多,苟能于山间筑 dam坝贮水,则大可利用。以为弱水中一大部份河水流于泥土,若能利用,则可得肥田不少。余告以溶冰河以飞机载黑土洒其上,渠以为意甚新奇,但筑 resewoir水库于山中尤为根本。余告以甘肃雨量之少,渠谓山上容有丰沛雨量,余不信之。土壤方面,渠认为宁夏土壤甲于天下,又认河西可以移民。余均以为过于乐观。渠以为弱水能利用,则其水仍可通至居延附近、黑城附近云。
旁晚胡肖堂来,借在所中晚膳。八点胡建人来。渠等均自沙坪坝至青木关开中学师范课程会议。谈及中央大学近况,据云经费每月八十一万,但电灯一项沙坪坝即二十万元。校工照教部规定数超过一百人,教职员五六十人。建人此次之来,由于师范〔学〕院教育学系全为北师大毕业生,而孙本文、艾险舟二人既不合,又与常道直不合,因此以邵鹤亭为院长,而以建人为教育系主任。但有人疑肖堂援引同学,故建人为主任之说作罢。余对于此种分派别之办法素不赞成,因于学校益少弊多也。
阅书至十一点睡。在 Schlegel{星辰考源》中得一表,显示印度、阿拉伯廿八宿
亦分四象,此四象所占度数不同。
接建人电话 ‘
寄振公、劲夫、长望函又允敏第四函电话胡品清

碚   阴。微雨。晨户外 14.6°,午后 15.4°。
苏军在比萨拉比亚,离罗马尼亚只十哩。绪云山寺桃花盛开,山下桐花有开者,山上则否。
晨六点起。七点约肖堂、建人、子政、宝垄往结云山,因建人与肖堂均未曾到过也。时山顶戴云如帽,但余等冒险循最近小路往,计行一小时廿分即至。绪云寺已在雾中,如下微雨。在客堂稍坐,知太虚法尊均往重庆,而教务长(汉藏理教学院)常光方下山。由一学生招待看图书室,余并以一百元购得藏文文法一本。汉藏理教院有学生二十人,四年毕业。方在后殿造一二层砖石洋楼,费一百数十万,此与寺院建筑极不相称。余等上山费一点廿分,在寺一小时半欲下山而雨大,乃借斗笠下山。近顶处路滑,余跌二次。山下桃李于十六七天以前谢尽,寺旁正盛开,碧桃、玉兰均然。寺与所高度相差约 500公尺。寺拔海 790[公〕尺,狮子峰则 900公尺。
下午阅《星辰考源》第二部 Partie n0著者对于中国天文学推崇过高,以为二十八宿起源于一万五六千年以前,则未免过于夸大。且将希腊十二宫之大部亦以为取源于中国,其惟双子宫其符号为 n,如一井宿之井字,则略近似耳。阅 Bren.
nand之《印度天文学}, 158页引 Davis 1791年 Calcutta出版《亚洲研究报告} Vol.
N"印度六十周期" The Indian Cycle of 60 Years,谓印度之岁星十二周年,常以 cartic月或宫始,此乃由是时印度之太阳年与木星周均以日踵在 Critic为始,且谓 Deva Day即阳历以冬至开始,此恐系 Parasara时代之习惯。当时二至线经过 Dhanishtha即虚宿。印度有-佛经名 Vrihaspati Siddhata,即木星经。据 Ayem Akheri云,是印度圣经四经之一。木星与佛经之神 Vrihaspati有关,足知经中当有不少关于佛教之规则也。从此可知《天官书》中摄提格,即印度 criuica,而岁星、大阴等之说乃由印度传入也。

碚   睛。十点雨,共下雨1.9 mm。晨 10.50,午后 21.70°。
  在意大利同盟军退出 Cassino。所务会议。
  晨六点起。阅《印度天文学》至十二点。借子政赴经济〔部〕中央工业试验所看展览会并中餐。遇汪旭初、胡定安、博渊、沈海搓、卢析薪、雨农,由顾毓琼、毓珍、昆仲招待。陈列者有自制机器,如制白糖,试拉力,并有制皮、电木、钮扣,各种药品 NH 3 CI, I(腆)、代汽油、药水肥皂、牛皮等。牛皮以湖北为佳,故须自湖北购牛。自松炭中取醋石以制醋酸,乃为废物利用。绪云山一带之炭窑,现均供给中工所,可以出 acetone丙嗣。据云四川一省尽量利用,可以出至三百吨,则可以供全国无烟火药之所需而有余。电木以包谷之心制。此外,尚有磁及 meter仪表、电表等。往年均在柏溪展览,今年改在此间云云。各种纯 C. P.化学纯硫酸、盐酸、硝酸,销路甚广。以恫油炼汽油可得 259毛,而 octane辛烧值为 50左右。二点回。
  五点开所务会议。本年研究院预算为 8, 783, 000元,保留 2, 000, 000,尚有 6, 783, 000。各所均增 50%,同时添加三所。其分配如下:院本身办事处五十五万,包括评议会及国际科学合作办事处在内,但开评议会不在内(单开评议会化五十万元),总办事处六十六万六,物理六十五万一千,化学 531, 3∞,工程 581, 7∞,地质 531,∞0,天文 285, 6∞,气象 476, 7∞,历史 630,∞0,心理 226, 8∞,社会 277, 200,动物 300, 000,植物 240, 000,数学 123, 900,人类 120, 000,医学 270, 200。提还各所剩余 440, 000,而气象所去年因亏欠六万一千,须于本〔年〕度逐月拨还,故每月实只能用三万五千元之数也。且恐下半年物价高,上半年暂以 27, 000为度,而一月用 26, 000,二月用 35, 000。故将岚炭炉停用一个,又洗浴一周限二天,以省煤。
  接直侯函 王之耀函
渝   雨。晨 12.9°。日中阴。晚又雨。
  倭寇侵入印度伊姆法尔 Imphal Manipur。晨六点起。上午阅黄仕松之《台风与天气》文,并作卅三年气象研究中心工作报告。王仲济来,谈及本年各所之预算问题。中膳后即借丁正祥徒步至北暗场乘车回渝,遇黎东方、姜伯韩诸人。二点车开。一路尚平顺,惟人极拥挤而已。五点到聚兴村廿二号,则企孙、立夫、壁黄、孟和、济之等均尚未行。
  五点半至牛角沱晤咏霓,将晓峰之函交与。渠将新疆外交特派员吴泽韩之测定中俄疆界计划交与一阅,知有派地理、地质方面大批人赴新勘定之计划,以半年为期。孙越崎来,知新疆形势颇紧。因自科布多来Hsissac一千余名为匪作乱,且. 新〈批〉〔式〕武装,且有飞机保护,一次十余架。派兵往剿,则落炸弹。故何竞武有请中央派兵二师人新,要汽油八十万加仑。咏霓之意,以为此事经特派员询问俄方,俄方否认。但飞机上有俄国国徽,而俄国则答谓系第五纵队,有日本飞机协助云云。六点半回。
  晚膳后黄秉维来谈。渠以地理方面下半年晓峰不回颇关心,亦主张美锷回浙大。谢循初、吴士选来。知前数日民生公司惠民轮开白沙,在道(小南海地方)覆没,死人二三百。女子师范有二学生在船上,一人落水浮数里始获救。据云,船沉没极速,仅一分钟而已。而划子、舟夫不救人而抢物,不仁之至。
  在戢哉处获见1. A. Rudolph Allergy and lts Practical Application 《过敏症及其实际应用》,Doran Co. 1937. Rudolph , Mt. Sinai Hospital, Cleveland,医生专治气喘等症。
  接吴均一函 王劲夫、舒鸿、地理学会函 徐继庄函
  寄左之(贵阳北新区路九十号)、允敏No.5函 晓峰函 黄海平、查济明函
渝   晨微雨,下午阴。
俄兵夺取黑海口岸Nikolaev,在Odessa东北75哩。在罗马尼亚,俄兵在数处已渡Pruth河。

缅甸孙、廖二师占沙杜渣,进入孟拱河谷。湘桂路局长石志仁、交通部金士宣来谈。
晨六点半起。壁黄去桂林。九点半晤陈叔谅,告以晓峰欲再留美一年事,并请其设法筹款。渠先期已由侍从室拟稿呈主席批,由国库美金月二百元与晓峰,并去电美国。
出晤次仲不值。回寓中膳。至中印学会晤朱君,向其借阅Cultural Heritage 0/ lndiα《印度之文化传统>, Vol.圃,其中 pp. 341 , 378有Sengupta, Prof. , Calcutta University , Hindu Astronomy{印度天文学》一文。认古代Brahmai经典中所述冬至位置在年终,月望在Phalguni,而在春季开始月在Chaitra,故知夏至点过8狮子座,因以推得其年代为3100 BC。其余尚有六种同类证明,足知其年代在1900 BC至 2850 BC云云。
三,点至三民主义青年团总部开第二次全体会议,余以监察地位列席。到干事 50人,监察25人,候补干事、监察70余人,合为一百五六十人之多。遇月涵、雪
艇、立武、项定荣、张需真诸人。委员长以感冒未能出席,由戴季陶致开会辞。述抗
战十年前(十六年)渠著《青年之路},曾预示十年之后将有中日之战。并谓中国人
不讲科学,则工业不兴,国防无从坚固。自以谓有先知之明。次推选主席团,即散
会。今日驷先与立夫、邵力子、吴铁城、志希夫妇、蒋经国、黄宇人等均到,惟不见康
兆民。,
五点回。晚膳后济之、均一、孟和去李庄。今日上午雪艇曾来聚兴村廿二号,知英国皇家学会曾送一本自来该会会员签名簿一本,并谓适之极愿返国云云。晚'小波来谈。又湘桂路局长石志仁与前浙赣路副局金士宣来谈。
接周宗莲(曹家苍十七号)、沈思南、九弟、梅、善培、舒鸿、时璋、邦华函
寄士选函电话振吾

渝   晨阴
美国海军袭击 Pelew串琉群岛,离菲列宾只 400哩。上午开青年团干事会。下午开科学技术策进会理事会。下午张绍良、陈学溶来。又周宗莲来。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直侯、振公。九点至青年团中央团部开中央干事会。今日中央干事会工作总检讨。首由书记长张泊中报告卅五〔分〕钟,知青年团团员现有 64万人,其中女子占百分之八、九,平均年龄 21岁。湖南最多,占 14. 3% ,四川、湖北次之。受高等教育者占 9.2%,学生全数占 4 1. 19毛。合计有支团 25,直属区团 18,分团 682云云。次训练处吴兆棠、宣传处郑彦菜、服务处程思远、青年工作管理处胡庶华、女青年处张维祯、视导室刘健群、编审室洪瑞钊报告。吴兆棠报告去年超出预算五十二万元,青年工作管理处有一百万元为奖学金,视导室之预算为二百十一万元,可知各组经费当在二三十万之间,而建筑等尚不在内。所用人亦多,如宣传处二十余人,只一人解英语,女青年〈年〉十六人。服务处程思远承认青年团团员不能如苏、德二国之青年能推行国家政策云云。
借经农与月涵回聚兴村中膳。膳后周宗莲来,知其脾上骨有 T. B. ,须长期休养。张绍良来。
三点至青年团开第四组审查会,讨论提案八种。余先退席至教部。四点开国防科学技术策进会,到唐臣、企孙、周至柔、赵曾在及吴承洛、许骥(代黯先)。由立夫主席,讨论悬奖各题得奖人。计(一)直接镀锦于钢,得奖人高珊, 30, 000;束星北、陈仲英, 30, 000;许孝同, 10, 000 0(二)旧胎橡皮之复元,林文彪, 50, 000元。(三)代用橡皮,李运华以薛荔代用, 50, 000元;林继庸用蒲公英, 20,翩。(四)铁路机车用钢胎,元人得奖。(五)高温度汽缸油,孙增爵, 40,∞0;熊梦华, 30, 0∞。(六)尿素之大量提取。(八)防火涂料及(九)耐酒精涂料,元人得奖。(十)各种气焊条,无人应征。(十一)汽油精,何伟发,五万元;夏震声,四万元。在部晚膳后田。
接允敏函希文函刚复函
寄叔谅函寄振公与直侯函

渝   阴
  苏日签订新协定,日本将库页北岛之油权让还苏联(原定1970还),并延长苏日渔业协定五年。在抗战期内,外国人不能在苏联海内捕鱼。蒋彻士(风征)来。下午三点中大农场招待所举行地理学会理监事会。
  晨六点半起。蒋彻士来,为其女转学浙大事。作函数通。十点半乘上清寺出<发特快车赴都邮街购药(当归每斤140元)、糖、袜等等。又为希文购一金城牌自来水笔,价五百五十元,乃店中最低价之一种也。中午回。蔚光来,余将顾济之函交与,嘱其回所时复一函与顾济之。因《中国之温度》一书订约已两年,因校对不完,中国科学公司将此书搁〔置〕迄不复印,又不来信,允中此种办法实不顾信义。
  余又告蔚光,嘱为宝堃出函,请院中派其出洋。此事余在所中时忘记办了。赵九章今晚可到,故拟请蔚光陪之同行,而余不再回北碚矣。
  下午三点偕梅月涵赴中央团部开大会,骝先主席。今日有发展团务十年计划第一期实施计划,预备头二年收团员一百万人,目前有六十四万人。次组织部康泽、秘书处项定荣、国防科学运动会何浩若、文化建设运动会郑彦菜、体育指导程登科、海外团务指导林翼中报〔告〕。以何浩若之报告最出色,项定荣次之。据项云,民廿七年青年团经费一百廿七万,与中央研究院同。本年一万七千五百万,即三十倍于中央研究院云。六点回。
  接王惠亭函 又叔华交来给稚叔aldol(一种安眠镇静药〕一小瓶晓沧函(顾友如交来)
  寄刚复、贝时璋、允敏No.6、希文、迪生等函 邦华函
渝   
〔日记原文中列有两次"4月1日",《全集》按原顺序全文入编。〕
  asthma气喘病之治疗。新城新藏论中国古代历法。
  晨六点半起。阅J. A. Rudolph Allergy αnd Its Applicαtion, Dorrance , Philadel.phia , 1937。其中Chap.7有云, Bronchial asthma is that form of atopic illness which manifest itself in Tecurrent attacks of paroxysmal dyspnea , particularly in the expiratory pleura. Heredity in 50%. The lesion is primarily one of the lining mucosa which becomes edematous. The muscle becomes spasmodic and an outpouring of exudates into the lumen takes place. The mucous plugs obstruct lumen , thus embarrassing respiration. Chap. 9 , Treatment: (a) Adrenalin or Epinephrine is the drug of greatest usefulness. The dose is 2 7 minims of 1/1000 solution administrated hypodermically &re.peated as often as necessaη.All patients with Chronic asthma should be taught to ad.minister adrenalin themselves. 又 Adrenalin HCL 111000 dilution O. 1 to 0.5 cc. Epi.nephrine (adrenalin) is the active principle of the medulla of the suprarenal gland is a stimulant to the peripheral and organ of the sympathetic nerves , poorly absorbed by mu.cous surface , and only slowly absorbed after intramuscular or subcutaneous i时ection, but has . . . action following administration. This action is of short duration , smce It leaves the blood rapidly & soon oxidized. Its effect can be maintained by continuous ad.口1l1llstratlOn m small amounts.五分至十分即见效,三十分钟全恢复。但只能last 30' 2h , subcutaneous lasts 2 times as long as .ntravenous ,因 peripheral area收吸慢。 The proper dose is much smaller than recommended.书中劝用0.5 1. 00 cc (8 15 m n mCB of 1/1000 solution,而医生有时用1 Ampoule (1 cc) such doses are danger.ous , causes attack of palpitation , cardiac irregularity , mtense throbbing headache , vomiting , extreme weakness. The epinephrine reaction is unnecessaηas the full thera.peutic effect of asthma can be obtained by small amount. Give 0.2 to 0.4 cc of the 111000 solution subcutaneously. The attack will subside in 5' in most cases. If it does not , the dose should be repeated in 20'. Patients having severe attacks will have recur.rence of symptoms in a few hours. For these observe frequency & administer a dose of Epinephrine immediate before the beginning of next attack. The administration of O.3 cc of 111000 solution eveη3 or 4 hrs day & night will prevent symptoms so that less of the drug will be used than would be required during an advanced paroxysm. A glass syringe should be used , this should be boiled , since a small amount of alcohol may de.stroyed the drug. The solution must be CIγstal clear & colorless. The slightest tinge in.dicates the drugs potency has been lost. Ephedrine is the alkaloid麻黄(Ma Huang)在中国为药己数千年。Its effect on sympathetic nerve is same as Epinephrine. Readily absorbed from the gastro intestinal to act故可以口吃。 自 1924以来, Chen &Schmidt 即用之,but experience show it is not as valuable as expected. A full therapeutic dose rarely relieves a severe attack. It is helpful in continuous doses in preventing mild sei.zures , and does control the wheezing of mild asthmatic state. It is best administered as the HCL or sulphate in dose of 25 65 mgms. Effect lasts from 4 to 6 hours. It produces wakefulness , bad dreams , marked weakness , sweatmg , and in some cardiac irregularity. It is our custom to prescribe from 5-10 mgm of amytal with each 50 mgm of phedrin HCM, 4 times daily. Extra doses are of questionable value. It is solvable in oil. 1% solution is convenient for nasal use. Opium in any form is dangerous in asthma. This is全国 allergist一致意见。 Death in an acute attack of asthma is rare but we have observed in 6 cases,五次用 Mo甲hine,一次用 Codeine。用药后呼吸更困难。 Post mo时em检查。 The entire bronchial tree was filled with mucous exudates so tenacious that it was difficult to pull it away. Bedadonnu , Stramonium , Hyoscyamin.这三种均靠 Atropine成份 Atropine paralyzes the innemation of bronchial muscles hence causing dilation & reduction in the secretion of mucus. Best result are obtained when inhaled. This can be accomplished by inhaling the smoke produced by.buming stramonium pow.der or stramonium cigarette , 1 gm of stramonium =0. 3 0.5 mgm of atropine. Most of asthma cigarette contain stramonium , some contain tobacco , lobelia , anise , etc. The inhalation of smoke is followed by a few minutes by cough & expectoration of the mu.cous plug which were obstructing the bronchial tree. Atropine is not useful when admin.istered by any other route.
  新城新藏《东洋天文学史研究》。p. 523"汉代所见之诸种历法"(民九年著) , 结论谓: ( 1 )春秋后半叶,大约 BC 600年后,似巳行-定之历法,采冬至为标准,以西元 595 BC为部首,乃恐为一种四分历,即七十六年法。西洋之七十六年法系创于 Callipus,在 BC 334 0 (2)自汉初迄太初所施行之历法为制项历。 (3)太初元年以来所行之历法为邓平之 81分法。前汉末刘散于此历法更附加超辰法,遂完成三统历。 (4)三统历所采用之日蚀周期为 135个月,在《史记》己露其端倪({天官书~)。而泰西所知之日蚀周期为 Chaldeans之 Soros,其周期为 223个月。二者极然不同。故断定秦汉时代中国历法与泰西元关。又民国十七年著《战国秦汉之历法 hp.525 610,四分历法者乃以-年之长为三六五·二五日,其十九年之长适为 235个月,每逢 76年朔夜半冬至等更反复如前之历法也。 365.25 x 19 x 4 = 29. 53085 x 235 x 4 = 27759日。此七十六年称为一部。但因其日数不能 60日除尽,故干支不能如前。若再乘以二十,即每二十部则季节朔日之位置又复如前。故四分历以 1520年为一纪。《史记·历书》当太初改历之时,有一历法案曾欲采用,是为太初四分历,认元封七年前十二月甲子前夜半适为朔与冬至相合,将称此年为太初元年,焉逢摄提格岁。但因沿用已久之顿硕历称此年为丙子,又自战国后半叶以来均用夏正,故此历遂撤回。四分历之置闰法为每隔 33月、 33月、 32月、 33月、 32月、 33月、 32月,而月大小之交替则每隔 17个月, 17个月及 15个月有连大之月。制项历亦为四分历之一种,与三统不同者,即以冬至为立春,甲子为甲寅,夜半为晨初是也。殷历则亦为四分历,但以 BC 1567或其后一纪 BC 47为历元,并以此年前十一月甲子夜半为朔与冬至相合之期。《左传》与《国语》系作于战国时代之中叶,即 360 BC o {左传·文公元年》载有"于是闰三月,非礼也。先王之正时也,履端于始,举正于中,归余于中〔终 J"云云。可知当时已知置闰之法,须将气在望中。十九年之章法大体行自宣公十四年, BC 595 0其始系以宣公十四年为章首之闰法。惟于 351 BC其章首提早三年,而变为殷历之闰法。秦二十六年以后又改成岁终置闰,遂有"后九月"之称。以至太初建大月配置法,春秋后半叶至BC 443为 17,17,15个月间隔法,443BC以后变为76年法。故十九年法较之泰西梅顿 Metonic (BC 432)早160年,七十六年法比之泰西早110年云云。
渝   阴热。下午约二十度左右。下午阴,子夜雨。
  英机900架炸Nuremherg纽伦堡损失94架,为近年最大损失。二月份英机夜袭德国,炸弹 之多为各月最,单柏林已二万吨。综计英损失飞机558架(本月)。
  晨六点起。阅 Rudolph气喘书。八点至青年团开会,到干事、监察约七八十人。段书i台主席,由各地团部报告。计重庆团部任觉五、贵州团部黄宇人及两广、西康等。黄宇人攻击贵州省党部傅启学,谓不与团部合作。余早退。十点剃头。   中午至美专校路25号余又蒜处中膳,到梦麟等十四人。二点至教育部晤吴士选,嘱由部出函与四联总处,并嘱设法为刚复谋出国机会。渠云英国Socos公司正欲
觅元线电研究人员云。
  三点偕蔚光赴沙坪坝,四点半始到。离中国地理学会开理事会期己一小时余,肖堂等均已散会。遂借蔚光至南开经济研究所晤方显廷。方于二月间由美国返国,住 柏树村四号。余等去时,适方送其夫人人中央医院,未值。晚得方电话,知已回南开。方在美国哈佛一年后,至华盛顿经济作战部一年余,曾晤见晓峰。谓美国〔有关〕中 国舆论日渐低落,(对〕委员长《中国之命运},美国人以为国家主义之色彩太浓。且国内情形太乱,物价增长太速,故凡美国来一人,其报告印象均极坏云云。   晚与程忆帆、蔚光等谈。十点阅何贻媲编《曾国普评传》,正中书局出版,价二十六元,为中国近来传记新辟一格,因其既非年谱亦非自传也。其中有引容闵《西学东渐记} My Life in Chinα&America,谓1867年曾文正定捻军后任两江总督,对于曾亲创之江南制造局,文正见其发达,乃大喜。容复劝其设立兵工学校,以期中国不必再需用外国机器及外国工程师,并派学生出洋,文正大赞许之。此事迄今七十七年,而形势仍复如此。
  接梅、朱正元函豹昆函
  寄桐梓招待所
渝   雨
  王志莘来,不值。浙大毕业同学会。
  晨六点起。七点由姚福金送上车。至沙坪坝镇上,时值大雨。八点至聚兴村寓。缉斋之弟甫自印度来。十一点祝修麟来,知张启华夫妇已以军政部电讯修理广之车来接。遂人城,至临江路40号中德同学会。今日虽雨,而到会者仍达一百五六十人之多。教师中到振吾、百川、张良辅、吴文械、黄秉维等。膳系西餐。由高工毕业生钱棠主席,因理事长金学洪去成都而傅铭九去湖南也。席间余与振吾、百川、吴文榻均致辞。次选举下届理事。当选者理事长张启华,副郑厚博,总务毛燕誉,会计任家弹,文学院祝修麟,理解俊民,农余学熙,工殷元章,高工钱棠。同学中到者有杨昌俊、杨存富、孙翁晴、呆学炳、粟宗吉、楼思武、汪济、孙振聋、杨霞华等等。刘霞英允于秋间回浙大化工系教书。三点散会。
  水利教授粟宗富允介绍李文邦,但薛笃粥己介绍张书农,同时许传经亦有来函,知其己抵渝矣。上午萧〈叔玉〉庆云及其夫人姚慧英来,不值。又王志莘来,顾钧禧来,均未遇到。下午五点至李子坝特三号晤任叔永,亦不值,遇其夫人陈衡哲。回。晚膳。膳后出至重庆村九号晤萧庆云及姚慧英。渠等已有一小孩,方五个月矣。晚十二点始睡,为鼠所闹。
  接薛子良函 许传经函 振公电 坤珊函
  寄袁守和、胡鸿慈(附洋二千元购麻黄素)、宝堃、曾养甫(以上四函交气象局) 寄金楚珍、梅儿函 寄许传经、秦元勋、振公函
渝   晴昙。晚有月光。
  上星期英美飞机轰炸欧洲,用一万六千吨之炸弹。在 1940年全年 RAF英国皇家空军只放13, 000吨,德国在伦敦只放 7500吨。杨存富来重庆(民族路 182号大兴工业股份公司)。钱坤珊来。又严寿置来。晚借吴宝丰、振吾至嘉陵宾馆晚膳,到 Prof. McMillan , M. D. Amold、裴季浩等。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顾钧禧来,知航空委员会将派渠赴美学气象,同往者殷来朝及薛继顷二人。顾为三届训练班成绩最佳之人,余甚喜其能赴美深造。八点半至青年团中央团部开会,举行总理纪念周。王雪艇报告访问英美经过,计二点。一关于文化教育方面,谓英国大学不但男生少,即女生因 18)1'至 40岁之妇女亦均有战事职务,不能在校。教授数亦大减。客枝中侍者多六十老翁。在牛津大学,教职员膳时轮流工作。美国大学较有生气,但学生均戎装,以均有军事上之职务也。谓此时大批派美国留学生不相宜。谓留学生在美国应回国而不回者计有五百人之多。关于战后世界大势,美国左派作家极悲观,以帝国主义又将重现也。但对于抗战则均乐观。对于中国,英美均不能谅解。十点休息。休息一刻又开会。云南、港澳、安南等区及联大、云大与沙磁区干事报告。
  十二点回。嘱陈德洪先过江。中午余与梅月涵、朱经农、企孙、最哉作主,请英美访问团。到云五、立武、雪艇、胡政之四人,及中正大学萧叔玉。二点半回。吴文械、余绍忠来谈借用学校设备以营业事。杨存富、长望、朱伯康等来。
  晚在嘉陵宾馆 Prof. McMillan处吃 cocktail,几费一小时始晚膳。膳未终,余以明晨邮车于侵晨开,先请赵君购票及取出境证,下午又嘱陈德洪将箱子二只带往,余乃不能不先告辞,别 McMillan回聚兴村。别立夫、企孙、汪战哉兄弟,上特快车至储奇门渡江到海棠别墅,则陈德洪相待已久矣。住 118号房。十点半睡。房价更贵,几 200元矣。据裴季浩云,黔桂路 470公里,平均每公里二百五十万元,但自独山到都匀,每公里三千万元。美国平均二三十万美金云。
  接振公函 接朱正元、梅函
  寄蔚光、子政、九章函 梅、张辅良函 寄士选(为学生蒋磷事)函
   桐梓晴。晚月色佳,花椒坪上看星斗。渝松间桐花盛开,洋槐亦有开花者。
  晨五点起。海棠别墅房间极脏,老鼠又多,春天臭虫已作恶,被单极不洁净,而取价极贵,真不堪受。命茶房叫挑力至江边邮局歪船时尚早,乃至海棠溪早餐,油条现价四元矣。七点车开。余与陈培生二人为购票之客人,但以邮局海棠溪王站长亦去桐梓,故陈坐车厢中。今日以王在车中,故司机不能钓黄鱼。在站遇毛君,系浙大高工毕业,现在海棠溪站云。一路尚平)1j9!。一点馀至东溪中膳。四点至松坎附近,见邮局 4141号〔车〕落在山底涧中。以数日前路为山崩之石所塞, 4141号车不得过,陷泥中。4172号车来救济,以铁索来拖,索断,车遂落涧底云。至五点半抵桐梓〔 ?〕。又等一小时,九点始抵桐梓。余打一电话与钟道锢厂长,知校中小汽车未全修好。今日在花椒坪遇王伯群夫妇,乘A、汽车抛锚,余于黑暗中不辨为谁,电话中钟厂长询及,遂知之。沿途自重庆至松坎油桐盛开,基江槐树亦开花。晚九点半行至城内招待所,住二楼 302号房。
遵义   睛。下午 16.3°。桃李盛开后将谢,油菜花大盛,梨花均落,棠橡盛开。
晨五点起。吃早点后即赴邮局桐梓站,时邮车已在站日相等。幸同行者湖南人陈培生嘱车夫相待,不然则开走。此次与陈萍水相逢,但一见如故,亦旅行中难得事也。陈在植物油料厂办事,据云,其经理即张九如,乃张嘉森之弟也。六点开行过桐梓,在城内停半小时。车行甚速,胜于小包车。在委山关一带见挑李方盛开,桐梓附近亦然。八点即抵遵义邮局,即别陈培生回寓。途中遇希文。
唯窝井院中梨花尚有开者,棠操、山植盛开,地上落英缤纷。自余住雄窝井已四年,是为余第一次见院中花如斯之盛,但大多亦已凋谢矣。校中放春假三天,自三日至五日。下午三点至校。劲夫、季恒来谈。四点半至石家堡五号晤迪生、洽周。五点回。直侯来 0'六点洗浴。八点睡。
寄林庆年函

   四遵睛。上午 21°。旧府中即子弹库之海棠盛开。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阅来往函件等二十余通。其中有民卅一年四月廿五之《哈佛同学会会报},乃美国参战以后第一次见到者,真如多年阔别之友人。时美国参战仅四个半月,而哈佛毕业生死于战事者已十一人,教职员之死于战场者亦三人。而《哈佛同学会会报》中所述者无非讲战事矣。哈佛教职员均放弃暑假为公服务,不支薪。一年改为三学期,学生于两年半可以毕业。学程方面有新加之科学学程,如 aerotopography C疑为 aeropl川ography航空摄影学之误〕、 meteorology气象学、 radiodetection霄达等等,以及日文、俄文。第一次战争一万一千哈佛毕业生加入战争,此次可有二万五千云云。
午后开行政谈话会。沈思岩来,报告三月初赴筑出演音乐会之事。因徐宝华
等假借劳军为名,而分文未〈捐)[募〕得也。余于开纪念周时曾责备负责人不应挂羊头卖狗肉之办法。渠等未出发以前并已声明不能用此名义,但登广告时则用劳军名义。徐于演奏后即赴滇任事,未回校。次余报告赴渝出席评议会及青年团情形。次讨论学校经费问题。定于四月二十九开校务会议,因自经费八折发放后,每月只三十九万元可用,而薪水已占廿二万元,其数巳不敷消耗之开支。吴静山报告去年亏负六十六万元经常费。六点散。晚阅徐旭人著《中国历史之传说时代》。
接蒋祝华、刘俊杰、虞振铺、张道宏、许道夫、吴泽霖、潘道皑季讷二函顾济之陈仲谦二函接曾吉夫、陈鸿遥函熊全治单行本曾慕文(曾淘,衡儿友人)、李郭德洁、宋公楷接管燃贤、胡孝璧,Joseph Needham ,Harvard M. Jones , Dean Graduate School , Harvard University函

遵   睛。午后 24.5°。
学生自治会代表哈瑜文(常务)、朱杰文来。钮志芳。
晨六点半起。八点十分至校。学生代表哈瑜文、朱杰文来,为请缓停热水事。
因闻校中以经费困难,有于四月十六起停给热水之意。此事在必行,且他校如附中、步校、联大早已停给矣。羽仪来谈,知乃超渠已晤谈数次。谓其人确聪明,予以数种试验,其中有一种系中央大学一年级 1234人已经试过,而乃超之成绩乃在九十余名。但其人又非少年老成,惟在家教导极不相宜,若回附中则更坏。渠自承最后一次系偷窃行为,且谓家中亦常有窃取仆人钱币等事,即其弟弟亦有为之。故羽仪认为家庭中之坏习惯,再加以读书时跳班太快,使之所读之书过难,遂觉人生一元兴趣,因之遂有偷窃之事云云。余当作函与陶行知,告以其历史之经过也。
十二点回。午后二点半至江公祠图书馆。自吴有常到江公祠颇有改进,胜于曹礼德等多矣。借得《吕氏春秋》一本,又王应麟《玉海》首卷一本,以余正在作二十八宿考也。《吕氏春秋》中二十八宿之名不全,其昏旦现诸星之名与《礼记·月令》相似,但《月令》则有二十八宿全部。晚希文带一军官学校武岗分校同学张君来晚膳。自方妈去后,一月前即用一本地人熊妈,现熊又求去。
接左之函
寄徐诵明函

遵   晨微雨 18°。
沈耀祖、卢温甫来谈。《史记·天官书》与《晋书·天文志》。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温甫来谈史地系事。作函与陶行知,告以乃超过去情况,问北暗渠所办之学校能否收容。中午回。李天助为打伤寒防疫针。自女生程慈晖患此病死后,人均有戒心。昨王光票忽发急性盲肠炎,即人卫生院开刀。午后导生丁光炎来。又戚美英来。午后作函与张晓峰。五点回。阅《玉海》。
《玉海},王应麟著。卷一《天文},引《汉书·天文志》及《史记·天官书》。曰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泰一之常居也,旁三星三公或日子属。后钩四星大星正妃,余三星后宫之属也。是则天极星其一明者乃 . Ursa Minor小熊庄,不然不能成句四星。所谓大星正妃,乃今之极星,即 Polaris北极星。《晋书·天文志》所说又不相同。曰北极五星,句陈六星,皆在紫宫中。北极,北辰最尊,其纽星,天之枢也。第一星主月,太子也。第二星主日,帝王也,亦太二之座。第三星主(疑是至之误)五星,庶子也。钩陈,后宫也。北四星曰女御宫。钩陈口中一星曰天皇大帝,其神曰耀魄宝。从此可知两汉以后,我国星座受西域传来天文之影响。《史记》、《汉书》所谓E把者,一变而为天皇大帝,且其名亦神妙,曰耀魄宝,则西域字也。按巴比伦称 αDraconis名为 Thuhan,而 Polaris最初应用者为 Phoenicians样尼基人,别名小熊曰 Cynosure。又《晋书·天文志}:传舍九星在华盖上,近河,宾客之馆,主胡人〈主)(人〕中国。客星守之。河中五星曰造父,御宫也。河中九星〔如〕钩状,曰钩星。天一星在紫宫门右〔星南J,太一星在天一南,相近,亦天帝神也。帧按:太一即在 αDraconis附近,可知其曾为天极,亦是中国古代所知之事。又曰大微,天子之庭也。既曰天子之庭,则应在极星附近,但在目前则大不然。大微之大部早已不在常明之星中,如大微左垣、右垣,均在十度,而左右执法且在赤道上,大角在赤纬北 20。,此皆不当在中宫者。从《史记·天官书》常明之星以及南纬现时不能见而彼时能见之星,可以推测中国古代星座成之年代也。《晋书·天文志》又谓黄帝坐在太微中,含枢纽之神也。南方赤帝,赤嫖恕之神也;西方白帝,自招拒之神也;
北方黑帝,叶光纪之神云云。赤嫖恕、白招拒等等,亦为译音,非华语也。按阿拉伯 !
人称 Polaris为 Alruceahah。
接顾振军函管愁贤、许道夫、徐世大函
寄曾慎、管愁贤、朱正元、虞振铺、许道夫、吴泽霖、陶行知、熊全治函

遵   晨阴 16°。
德兵退出 Odessa敖德萨。苏联军队已到捷克边界之 Carpathians喀尔巴忏山。
晨六点半起。上午士楷来谈,余告以己作函与陶行知矣。赵元卡来。知遵义酒精厂因米价近忽高涨,而政府又禁制酒,自民间购土酒重蒸,本可每日出 2000加仑,若用包谷,则每日只出六七百加仑,且包谷每斗价达四百余,与米价相似,因之厂中势将停工。酒精价现每加仑为 380元,价目由贵阳公议规定,不能增加。厂中职员之米贴近月亦未能加。可知国内通货膨胀,管制物价未得其法,不但非生产机关受影响,即生产机关亦大受影响。不景气之状态已毕露,此则最可忧虑者也。余在渝询诸各方,均束手无策,以为不可救药。岂真不可救药乎?大城邑如贵阳、昆明、重庆均在添设银行,试问此等银行,除囤积而外能作何事?物价之高正由此辈。孔祥熙既为财政部长,又兼中央、中国各银行董事长,与其下通同作弊。英国人 Leith Ross早明告人,谓如孔某者若在欧美早经枪毙矣。目前财政当局如易人,亦未必能挽救。但如〈能〉孔者能明正典刑,则可大快人心耳。
十一点至校中一转即回。午后二点至社会服务处〔开〕第二次宪政座谈会。顾谷宜讲"英美宪法",昕者百余人。三点借允敏、彬、希文赴黄尊生寓茶点,到洽周及迪生夫妇。六点回。晚阅王应麟《玉海》天文章。
美国赫尔 Hull广播阐明美国外交政策。谓不论道路如何艰难,美、英、苏、中四国之真正利益若不能联合-致,意见行动如不一致,则由胜利而建之永久和平终属无望。自此宣言可以表示美国巳放弃其过去之孤立政策。
寄周绪白、蒋祝华、陈仲谦、陈鸿适、张道宏、顾济之、曾树三

遵   阴。午后 14°。
  Russian General Malinovsky captured Odessa俄国马林诺夫斯基将军占领敖得萨(失去二年半), General Eremenko's force captured Kerch.叶廖缅科将军部队占领刻赤。李约瑟来校。刘奎斗报告缅北战事。
  晨六点起。八点至西南戏园作纪念周。余报告国际形势及赴渝开会之经过。九点至图书馆(江公祠)。
  十点半李约瑟偕其秘书黄兴宗来。黄,厦门大学毕业,闽人。李约瑟 Joseph Needham年四十二,为剑桥大学之生物化学 Reader,能说俄、波、法、德诸国语言,对于中文亦能写能读。对于中国对于科学之贡献尤感兴趣。曾在美国斯坦福、加州、耶卢各大学为教授。曾著下列诸书: (1) Science, Religion, Reality 《科学、宗教、实在》, (2)M,a Machine《人是机器》 , (3) The Sceptical Biologist 《怀疑的生物学家》, Chemical Embryology 《化学胚胎学》 , (4) Adventure before Birth 《出生前的冒险》,等等。其〔来〕中国乃由英国外交部 British Council of CulturaI Relations英国文化协会之代表组织 Sino British Science Cooperation Office中英科学合作处。其夫人亦为生物学家,己到中国。氏定明日即去贵阳,转闽、浙,回途将在遵、漏停一星期云云。在社会服务处中膳。三点请李约瑟讲 IntemationaI Scientific Cooperation in Peace & War和平与战争中的国际科学合作。谈一小时余,至四点半散会,由劲夫陪同,参观工学院实验室。六点半在教职员俱乐部晚〔膳],到迪生、劲夫、京谋、洽周、振公、直侯、尊生、坤珊、假南、羽仪、钟韩、耀德、霞初、乔年及曹君(梁厦之公子)。膳后请李约瑟谈话,述其来中国后工作之经过。余询其是否能带人若干维他命 D之精,即新发明之 calciferoI维生素 D 2,此物贵州需要尤急,以冬秋各月太阳光极缺乏,湄潭过去三个月中只有七天是终日没有片云的。渠允转达。谈至十点散会。
  今日见刘奎斗致程羽翔函,知刘在印度参加缅北孟关之战。刘原为战车第一营补给连连长。他们这营把日本十八师团团部冲破。他手下有 263名兵,国内驾教团抽拨而去,训练两月。有无线电设备之车辆六、辅重车十四、 wreeker救险车五、修理车二、工场车 -4军中元论伙夫、文书均能开车。〔有〕冲锋枪 89挺。三月初由孟关向盟关进击。刘所带的是四十辆卡车和四辆指挥车,在森林冲出一条路,与敌战时,全不见敌人。但冲过时压死敌人五十余,已在盟关之后方云云。
  寄张启元函附支票一纸
遵   晨阴,微雨如〈霞〉〔霞〕,家中 14°,校中 12.5°。下午校中 13°°。
  古代北辰。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社会服务处送李约瑟赴贵阳,到惠谋、劲夫与洽周。服务处以张鸣岗赴渝而胡颂翰辞职,故各事推不动。晨间始卖面、卖茶,而李约瑟又不喜吃面,故饮汤而已。作函与晓峰及顾振军,嘱其设法觅地理教员,并能在美国购办维他命 D精 calciferoI,为学生中生肺病者治疗之用。傅廷杰来。余托其带往龙泉分校治鼠疫之西药 sulphathiazole磺滕哮吐一瓶,计 288粒。中午允敏赴陈卓如家中膳。
  余阅星图,发现《天官书》与《前汉书》中所云之中星,与《晋书·天文志》不同。即前者称 P伽is北辰为正妃,而后者为天皇大帝,但自 Ursa Minor则均称帝 ! 星。可知两汉以前北辰为自 Ursa Minor,至晋始改为今之北辰。在紫微外与右枢相近有天一、太一两小星,自其名观之,可知其在四五千〔年〕前亦曾为北极星。北斗原为九星,后二星不见,此乃由于元戈、招摇二星本在北极附近,其时当在五千年前,正太乙或附近明星 αDraconis为北辰时也(参看八日日记)。此外,在赤经 4h至 oh,南方之星如南门在南纬五六十度尚可见,而在赤经 12 16 0则只看到南纬 20。,亦可以知北辰古代在 αDraconis附近也。
  接钟道锢函 蔡竞平函 刘学志函
  寄张晓峰、顾振军、 Willys Peck、 John Blofeld函 刘学志、张宝莹、蔡邦华、吴泽霖函
遵   阴。家中 13°,校中 12°°。
印度曼尼坡被日军侵入,企切断阿萨〔姆〕孟加拉铁道线。现已近科希马,自此有公路可通首府伊姆法尔及阿萨姆孟加拉铁道。罗凤超来。傅廷杰去浙,随带药品 sulphathiazole磺膝喀哇二百八十八粒。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至校。与洽周、振公谈后,决定召集龙王庙膳厅桌长于今日下午谈话,并于晚间招青年团代表与龙王庙食堂代表两造谈话。先是龙王庙让与学生服务处办事,一年半以前遵义学生渐多,屡以食堂拥挤欲收回,而邱椿延者迄未果。至去夏邱去而钮志芳接事,学生数达八百人,又限去年收回又未实现。至一二月间,逼钮非撤不可,乃始觅何家巷口之屋。此时适李天助接事,欲得中山室为医务用,青年团乃允让出,但以移往龙王庙办青年膳堂为言。余允之。至四月五日余自渝回,学生服务处方迁移而青年团未去接收,乃嘱学校膳食委员〔会〕先搬十桌前往。至七日石剑生来谈,始知青年团已化二万元购碗盏家具,并已将房间隔开,因之又令学生食堂搬出膳食委员会不肯迁移,遂发生争执。下午三点到代表陆星南、文广智、朱邦旭、易钟熙、支德瑜、杨培源六人。渠等谓在何家巷、龙王庙二处膳厅投票,赞成让青年团者只 92人,而反对者 390。余谓此事不能由大多数决定之。晚七点约洽周、振公、直侯,并青年团团员陈树胶、石剑生,膳厅桌长陆星南、文广智等卅余人谈话,直至九点半。余决定青年团办理食堂不得买闲食,在非上课时期始可。至六月底必须办至二十桌,即 120人。乃散会。
接秦元勋、 i甚湛溪函
寄严振飞、杨允中函宝望函黄秉维、胡肖堂函

遵   阴。晨 13°。下午家中 13.5°,微雨。晚雨。
唐南宫说量南北子午线。四陆。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数通。十二点回。午后二点半至校。借沈耀祖、高直侯赴次东门看新将落成之工学院。系平房,作 U式,共六十方,竹笆墙,瓦顶泥灰地。六十余方,价二十五万元,每方作价四千元。此类屋在重庆须三万元一方,故此屋须一百八十万元也。布置右机械,左化工,中为电机,于二三星期后即可
交屋。五点回。
阅《学津讨源》第九集第九册王应麟著《六经天文编》下,"周礼·圭景"条下寻 I{大衍历议》曰:宋元嘉中南征林邑。五月立表,望之日在表北,交州影在表南三寸,林邑九寸一分。交州去洛,水陆之路九千里,盖川山回折使之然。以表考其弦,当五千乎。开元十二年交州夏至在表南三寸三分,与元嘉所测略同。使者大相元太言,交州望极才高 20。余,八月海中望老人星下列星,架然明大者甚众,古所未识,乃浑天家以为常没地中者也,大率去南极二十度以上之星则见。太史监南宫说,择河南平地设水准绳墨植表而以引度之。自滑台始白马,夏至之暑,尺五寸七分。又南一百九十八里一百七十九步,得泼仪岳台,暑尺五寸三分。又南一百六十七里二百八十一步,得扶沟,暑尺囚寸四分。又南百六十里百一十步至上蔡、武津,暑尺三寸六分半。大率五百二十六里二百七十步,暑差二寸余。而旧说"王能千里,影差一寸",妄矣云云。同书同卷引易氏曰:盖夏至日在南陆,由主于东井,去极 66 0有奇,而其景尺有五寸。冬至日在北陆,踵于牵牛,去极 116。有奇,而其景丈有三尺。春分日在西陆,踵于委,秋分日在东陆,踵于角,去极 91。有奇,而其景均焉。观日 i睡去极之远近,以验四时日景之短长以求地中,则东西可正。帧按:易氏不知何许人。又同书寻 I{尔雅·释天}:北陆虚也,西陆昂也。孙炎云:陆,中也,北方之宿,虚为中也;西方之宿,昂为中也。
接朱北泉函苏步青、子政函
寄i甚?甚溪、晓沧函凌纯声、蔡竟平、钟道锢函

遵   微雨。晨家中 12.5°,校中 10.50°。
  《史记·天官书》,太史公用摄提格。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接刚复来函,关于在新华银行借支十万元事有所申辩,函极长,振振有辞。谭季龙来。渠夫人病肾脏炎,便血甚剧,故渠一时不能回湄教历史云。中午回。
  假得哪衡叔之《二十五史》(开明书局出版)第一本中之《史记·天官书》及《晋书·天文志》。从《天官书》可知宫宿之排列,其起源必甚早。《天官书·北宫下》云:王良策马,车骑满野。按玉良在赤经 Oh北赤纬 58。而尚在北宫,可知其当时赤纬必低。又谓:王良旁有八星,绝汉,曰天潢。旁,江星。江星动,人涉水。《史记正义》,唐张守节著,以江为尾宿北之天江,疑误。又原文"件、臼四星在危南",疑是"危北"之误。但目今尾南有样星,疑是后人所加。《天官书》又谓:牵牛〔为〕牺牲。其北河鼓。河鼓大星,上将;左右,左右将。委女,其北织女。织女,天女孙也。按图则织女在牵牛之西北,依上图则极不可通,但在五千〔年〕前,当右枢为极星时,此说可通。可知司马迁所云,乃尚系在汉前三千年之状态。又《史记·天官书》:南宫〔朱鸟,东〕井为水事,其西曲星曰饿。但目前锁在井西北。且 i胃:铺北,才的可;南,南河。若以北极在右枢,则铺北方为北河。又从《天官书》,二十八宿在各赤经度最南之星观之,则愈近14h至16h,所见愈向南,近2h至4h则向. 北,如下表所示。
《天官书》最南星纬度-20°-25°-25°(-30) °-20°-25°一49°一58°-45°-40°-20°-30°
赤经。 _2h 3 _4h4 _6h6 _8h 8一 10h 10 _12h12 _14h14 _16h 16 _18h 18 -20h 20 _22h 22 _24h

  其中惟赤经6h至8h所见南星过于向南,与其赤经不相称,乃由于天狼星下之南极老人之故。此星大概非当时黄河流域所眼见,乃传诸海南、象郡、日照、扶南者。因南门在《夏小正》已有之,而老人星则不见经传也。所不可解者,中宫节谓紫宫左三星曰天枪,右〔五〕星曰天宿,后六星绝汉抵营室,曰阎道。如以右枢为北辰,则阁道无论如何不能在中宫,且玉良、策星既在北宫,而阁道反在中宫,亦不可解。《晋书·天文志》不但王良、策星,连织女、河鼓均在中宫矣。且《天官书》既云:(北宫)营室为清庙,曰离宫、阁道。汉中四星,曰天驷。旁一星,曰王良。王良策马,车骑满野。大抵古代阁道原在北宫,至太史公始列为中宫耳,犹之《晋书·天文志》之以织女为中宫也。又《史记·天官书》云:有勾圄十五星,属构,曰贱人之牢。是即贯索也,与招摇同在中宫。贯索如在中宫,阁道即不应在中宫矣。《天官书》中宫又谓:前列IZ斗〔口〕三星,随北端兑,若见若不,曰阴德,或日天一。此即荷兰G. Schlegel所指为中国古代之北辰也。《天官书》中宫星与外宫重复者只阁道而已,疑中宫古无此星座,系后加人。又《天官书~:西宫日昂为髦头,胡星也,为白衣会。不可解。又"西宫狼比地有大星,曰南极老人"。"比地"亦费解。东宫云:大角者,天王帝庭。其〔两〕旁各有三星,鼎是句之,曰摄提。摄提者,直斗构所指,以建时节,故曰"摄提格"。亢为疏庙,(主疾〕。其南北两大星,曰南门。
南纬20。下二等星
。 _2h 2_4h 4_6h 6-8h8-lOhlO -12h 12-14h 14-16h 16-18h 18-20h 20~22h 22-24h
1 003 7 5 1 4 2 I 2
  据《史记》卷130{太史公自序~:昔在制顶,命南正重以司天,北正黎以司地。唐虞之际,绍重黎之后使复典之。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序天地。其在周,程伯休甫其后也。当周宣王时,失其守而为司马氏。司马世典周史。惠襄之间,司马氏去 周适晋。喜生谈,谈为太史公,学天官于唐都,仕于建元、元封之间。谓阴阳四时、八位、十二度、二十四节各有教令,顺之者昌,逆之者不死则亡,未必然也。故曰:"使人拘而多畏",夫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此天道之大经也。弗顺则无以为天下纲纪,故曰"四时之大顺,不可失也"云云。……发愤且卒。而子迁适使反,见父于河、洛之间。太史公执迁手而泣曰:"余先周室之太史也。自上世尝显功名于虞夏,典天官事。后世中衰,绝于予乎?汝复为太史,则续吾祖矣。"又《天官书》卷廿六《历书》谓二官(即黎重)咸废所职,而闰余乖次,孟阳(正月)珍灭,摄提元纪,历数失序。……先玉之正时也,履端于始,举正于中,归余于终。履端于始,序则不 ftZ;举正于中,民则不惑;归余于终,事则不背。又太初元年,岁名"焉逢摄提格"。(即甲寅,与《尔雅》太岁在寅曰摄提格相合。 H天官书》谓,察日、月之形以接岁星顺逆。……岁星〔赢〕缩,以其舍命国。所在不可伐,可以罚人。其趋舍而前日〔赢J,退舍曰缩。〔赢J,其国有兵不复;缩,其国有忧,将亡,国倾败。其所在,五星皆从而聚于一舍,其下之国可以义致天下。以摄提格岁:(以下全系误会)岁阴左行在寅,岁星右转居丑。正月,与斗、牵牛晨出东方,名曰监德。……岁行三十度十六分度之七,率日行十二分度之一,十二岁而周天。出常东方,以晨;人于西方,用昏。单阙岁:(现时《史记》至此分段。但帧意,单阀岁乃接下。)岁阴在卵,星居子。以二月与妻女、虚、危晨出,曰降入。丰贞按:从上面以文气顺逆论,摄提格岁应接岁阴左行在寅,二者相连,不能以摄提格岁自成一句也。王应麟《六经天文编》卷下引易氏曰:{春秋》所述妖祥之事则皆岁星也。襄二十八年,岁在星纪而淫于玄椅,是谓蛇乘龙梓。慎(梓谨)以为宋郑必饥,则言其所属。禅灶以为周楚所恶,则言其所冲。其岁星乖次之所应乎?昭卅二年岁在星纪而吴伐越,史墨以为不及四十年,越其有吴。以岁星十二年而一周,存亡之数不过二纪,非岁星顺次之所应乎?可知以岁星占祸福,在春秋时代已有之。
  此段有两个十二支,在内容易混乱。岁星的十二支以元构为子,星纪为丑。太岁十二支以正月为寅,二月为卵。
  接张祖声函
  寄子政、丽附:叔、振吾、叔谅函
遵   晨阴,家中 12°,校中 1°。。晚雨。
  俄兵占黑海口岸刻赤、菲俄多西奥及森佛罗波尔三港。
  晨六点起。阅《史记·天官书》及王应麟《六经天文编 ~ 0 "岁星"条下引《大衍历议》曰:太初三统历,岁星十二周超天一次(即 144年超辰一次),推商周间事,大抵皆合。验开元注,记差九十余度,盖不知岁星后率故也。皇极、麟德历七周天 (84年)超一次,以推汉魏间事尚未差。上验《春秋》所载亦差九十余度,盖不知岁星前率故也。帧按:岁星一周年为 361日 Ih11'30",其恒星周为 4332日 14 h 18'41"云。《六经天文编》卷下引郑康成《周礼注疏》云:岁星为阳,右行于天。太岁为阴
左行于地。十二岁而小周,(其妖祥之占, J甘氏《岁星经》其遗象也。又引《周礼疏》云:太岁 144年跳一辰。岁星为阳,人之所见;太岁为阴,人之所不见。既岁星与太岁右行、左行不同,要行度不异,故举岁星以表太岁。言岁星与日同次之月,一年之中惟于一辰之上为法。若元年甲子朔旦冬至日月五星俱赴于牵牛之初,是岁星与日同次之月,十一月斗建子,子有太岁,至后年岁星移向子上,十二月日月食于元持。十二月斗建丑,丑有太岁,自此己复皆然。按印度法亦与此相同。据 Brennand Hindu Astronomy {印度天文学》第十一章,谓印度之木星周十二年,其岁名由于与日俱升或没时所见之宿座而定,依月份之次序年之以 Cortic宫始者 C出.ics宿得名,每年有两宿,惟第五、十一、十二各有三宿云云。依中国法,二十八宿分为十二次,见《六经天文编》卷下,依吃后汉志 H陈卓)、班固。
寅尾 10。一斗 11 0午柳 9。一张 16。戌奎 5。一胃 6。
析木(尾篓)事事火(柳星张)降委(奎委胃)

卵}氏 5。一尾 90未井 160一柳 80亥危 160-奎4。. 大火(房心)鸦首(井鬼)娘告(室壁)
辰粉 12。一氏 4。申毕 12。一井 15 0子女 8。二危 15。
.
寿星(角亢氏)实沉(绪参)元挎(虚危)
巳张 17"-纱 11。西胃 70_毕 11。丑斗 12。一女7。
鸦尾(翼掺)大梁(昂毕)星纪(斗牛女)
  以上加角弧者依班固《汉书》,不加者依陈卓《后汉书》前作"{后汉志 }"J。印度之月始于西。
  接过鑫先、鲁立刚函蔚光、叔谅、琢如、潘公展、欧世常函
遵义   阴,偶有阳光。晨校中 llO。日中阴。晚雨。
  《帝王世纪》中之摄提格。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今日虽星期日,余将案上压积各件清理,因回遵方十日,而明又须去湄潭也。作函与蔚光、小波等。振公近又病倒而高直侯赴湄,总务方面事难推动,焦灼之至。昨下午至工学院看 microfilm关于英国新到之 Nature o现每逢星期二、四、六下午 24〔点〕开放。看时因上下左右不易全清晰,故不能十分满意。
  三点半开行政谈话会,讨论下年〔度〕招生问题。定共不得过五百名。在浙东、贵阳、重庆、桂林四地。此外,仍以保送审查取新生不得超出 500名之 200名。五点至迪生处茶点。洽周夫妇、汤元吉夫妇及罗凤超与允敏、松儿已先在。至六点回。
  今日上午在校。下午士楷来谈总务直侯与梦秋不适宜之情形。为售去草绿色
  布 24匹事,外间啧有烦言,以此事傅梦秋介绍欲得之心甚急也。今日钱源泉为售去三、四两个月之米,得三千七百八十余元,可知米价之贵。五点洗浴。至市中购菜碗二只,每只二百元。晚阅《玉海》。
  《玉海》卷二"黄帝推分星次"条下皇甫谧作《帝王世纪}(见刘昭《注补后汉郡国志》) ,谓:自斗十一度至委女七度,曰星纪之次,于辰在丑,谓之赤奋若,斗建在子。自婪女八度至危十六度,曰玄持之次,一名天霄,于辰在子,谓之团敦,..斗建在丑,......自危十七度至奎四〔度〕角,曰家韦之次,一名撒营,于辰在亥,谓之大淋|献斗建在寅。自尾十度至斗十度,一百卅五分而终日析木之次,于辰在寅,谓之摄提格,斗建在亥,.
  接金克南函 钱琢如函方志超(雾明)接钱坤珊(号厚载)杨守仁又文一篇徐延照 ,
  寄迪生、琢如函 蔚光、小波函路季讷寄叔永、次仲函
湄   阴
  《尔雅》中之摄提格。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本定于九点借允敏赴湄,但酒精厂车改于下午开行,遂止。上午在办公室作函数通。前子弹库苏库长来谈,知其将往华北宝鸡技术训练班,谓其女公子下年将考浙大云。十一点回。十二点半至酒精厂办公处等车,允敏、希文、松同往。同车者有罗凤超、张君川、索天章诸人。一点开。车行甚速,途中亦未停留,系 Ford新车。四点即到湄潭西门处。沿途公路尚佳,两边油菜黄花、萝卡白花均盛开,尚有乔木未出叶而盛开白花者,疑是泡桐也。
  途中遇刚复。余至圄借书。硕民及畹真来谈。季梁、厚信、邦华诸人来谈。晚膳此间客饭,外间多 30元以上一客,惟公利互助社只 27元。晚膳后晤刘学志于附中,并约彬、宁来谈。彬较清瘦而宁又加胖,皆非好现象也。晚阅《尔雅》及《尔雅疏》。
  十七日下午至湄潭。向图书馆借阅《尔雅》。 "释天""星名"条下曰:寿星,角、亢也。天根,民也。天驷,房也。大辰,房、心、尾也,大火谓之大辰。析木谓之津,冥斗之间,汉津也。星纪,斗、牵牛也。玄中号,虚也。北陆,虚也。营室谓之定。撒蒲之口,营室东壁也。降委,奎、委也。大梁,昂也。西陆,昂也。浊谓之毕。睐谓之柳。柳,辑火也。北极谓之北辰,〈何〉〔河〕鼓谓之牵牛。(郭瑛注:今荆楚人呼牵牛星为担鼓。)。帧按:《尔雅》二十八宿,东陆全,北陆缺女、危二宿,西陆缺胃、常、参三宿,南陆则仅柳宿而已。又"岁名"条下曰:"太岁在寅曰摄提格,在卵曰单阙。载,岁也。夏日岁、商曰祀、周日年、唐虞曰载。"邢谓《尔雅疏》释"夏日岁,取岁星行一次"。曰"案律历分二十八宿为十二次"。晋灼注《汉书·天文志》曰:"太岁在四仲,则岁行三宿。太岁在四孟、四季,则岁〔行〕二宿"云云。
  孙渊如《问宇堂集》卷〈二〉〔一〕晋灼《晋书·天文志注释》云云。其文出《淮南子·天文训》:"太阴在四仲,则岁〔星〕行三宿;太阴在四钩,则岁〔星〕行二宿"云云。
  寄丁荣南函 Prof. Fred McMillan函
湄   晴。晨户外 12.5°,下午 20.5°。晚大雨。
晨六点〔起〕。阅阳湖孙讲|如(星衍)~问宇堂集》卷四。"答江处士声(宇叔坛)论中星古今不异云":古人称斗九星,以摄提言,摄提六星夹大角,则以右摄提视斗建。太岁在寅曰摄提格。格,正也,谓摄提正在寅方。《楚辞》曰:"摄提贞于孟阳,惟庚寅吾以降。"贞,亦正。"孟"言孟春。"阳"言维,亦寅方也。后人之称斗七星,则以开阳视斗建。开阳后右摄提五度。《淮南·时则训11~又称"招摇所指",招摇与左摄提同。古人于此稍参差,后人不知古人言摄提、开阳之异,又何能以斗. 建测中气乎?又卷一"太阴考"条下:岁星一年次舍,虽与太岁不同,而常以岁建之月与日晨出东方,故郑康成注《周礼~"十有二岁云":岁谓太岁,岁星与日同次之月,斗所建之辰。《乐说~,岁星与日〔月〕常应大岁月建之辰以见。郑云然者,非谓太岁与岁星同次,盖如太岁在寅之年,岁星虽居丑,其出必在建寅之月。其余十二次可推。故《天官书》曰"岁阴左行在寅,岁星右转居丑。正月,与斗、牵牛晨出东方"也。太岁亦或单谓之岁,始于《吕览~ 0 {序意》篇云:"维秦八年,岁在浩滩"(庚申)。汉人既以太阴、岁阴、青龙纪岁,犹有称岁为岁星者。如《荆州刺史度尚碑》云:永康元年,岁在辑尾,龙集丁未。既以龙为太岁,则岁是岁星。后人习知太岁纪岁之义,又止据以岁在为太岁之文,始不知有岁阴、太阴之名矣。云云。
上午借允敏晤邦华、晓沧。晓沧夫人又病,吐血。至医务组,为松松手上敷药。出至体育组晤包和清,知李学清又将离校。回文庙后,又至调江饭店看梅,梅卧床仍未起。出。借允敏、松至农场。场中花草如金盏花等。十二点回。
午后研究生代表魏德馨(数学)、许海津(数)、吴士雄(农经)、崔道彷(生物)四人代表来诉待遇之苦。因目前除与普通学生得二斗三升米、菜钱 90元外,只有 240元之另用,以付伙食尚嫌不足云。余允呈部设法。陈鸿适、刘云浦、朱善培、徐佩璜来谈。又舒厚{言来谈此间庶务上若干问题,大抵由于经费之不敷也。
旁晚杨时久来谈。杨在此办图书馆颇得力,但学生壁报以受种种限制攻击之。晚刘学志来。又刚复来,谈至八点半。宋正元来谈,知附中经费之困难更甚于大学。缘去年为教部拨卅六万元,大学十四万,合五十万。而今年教部卅七万八千,大学十八万,亦只五十五万八千而已。
寄罗登义函

湄   晨时有细雨,午前出太阳,下午阴,晚大雨。晨14.5°,午后 18.90°。
  晨六点起。上午贝时璋来谈。又步青来。九点借舒厚信至仁斋看宿舍。以仁斋三号已早定给与自治会,而黄宗班占据该室不肯让,且怂恿凌德洪、颜家驹、程开甲亦住其中。因此学生自治会遂占据其邻室生理实验室。杨新美来谈,知渠将赴中正大学,因其家在南昌。后询鸿逞,云因此次考试留美落第灰心云云。
  中午后在刚复处中膳,到允敏、希文、梅、松、孙稚蒜太太及畹青。梅虽向不起床,但有饭局则精神即好。气喘之病全在自己努力,如梅之只图安逸而不肯吃苦,其病不能痊也明矣。二点晤硕民,知其夫人病痊。
  三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四月十六起停止供给学生热水,及学生自治会仁斋房子等问题。六点散。鸿遥及太太来。六点半至公利互助社开设之食堂,系平津饭店改组者。今晚乃孙宗彭、王慕兰、谈家帧、傅曼云、何增禄、赵素兰、朱正元、王毓琴、王藻仁、吴宣五优俑请客,希文及松亦往。至九点回。中夜大雨。
湄   阴。晨 14°,午后 17.5°。
  晨六点起。上午阅孙星衍《问字堂集·大阴考》。许道夫来,知其八岁儿于日前病故。又林汝瑶来谈,知其长公子廿一岁,生 T. B.肺结核,将不救。午后一点晓沧、步青、文晖、时璋来,为研究生待遇问题。二点蚕桑系助教孙承说来谈,述其主任夏觉民之假公济私,将公款移作私用。三点陈裕明、章瑞华及舒厚信来谈,知此间办公费本月非七万元不办。四点自治会学生代表曹锡华、丁傲、刘名贤、陈毓定、徐拔和、王璧、史宗法、徐宝章、雷道明、武景文、岳修明、刘守德来谈,为惩办马宗裕事。渠等以为马在发油发米时有作弊嫌疑,余允凭公办理。
  七点再召集行政谈话会,讨论湄潭总务处贪污案。议决校中所缺油一百卅余斤由陈文俊赔。尚有张元亭经领之米二石六斗,责成其负责归还。朱北泉、冯浩泉以大斗进油小斗给油与学生,马宗裕、朱北泉以大斗量进米小斗给学生,均定星期六下午三点当众实验。如系事〔实〕,责成负责人赔偿。谈至十点半散会。
  寄俞心湛函 赵九章函 宝堃、黄仕松及叶笃正函
湄   昙。晨 14.6°,午后 2 1.9°。
晨五点、半〔起〕。今日本拟赴永兴,已约招〈华盖)(滑竿〕之人来,言明来回四百四十元。渠等六点三刻即来,来即索款要吃饭,实则要吃鸦片。余与以百元,嘱速回。但久待不至,直至七点三刻始来。余以有烟癖者走路必慢,来去总要八小时,如此余至永兴只能吃一餐中膳而己,时又有毛毛雨,遂不往。上午季梁来。又谈家帧、孙稚蒜来谈。舒厚信来。今晨希文、允敏、松借畹青、张启元夫妇往风水联保,至午后始回。
下午晓沧、邦华来谈。余至天主堂晤江问渔。蚕桑系主任夏振锋近将以桐油所漆之盒置蚕种放过冬季,致蚕种尽死不能用。数年之功,弃于一旦。系中收入素不报账。余告邦华,如此非更易主任不可。王爱予来谈。晚邦华在寓请客,到刚复夫妇、晓沧、问渔夫妇及希文、直侯、松、允敏。至九点散。

湄   昙。晨 16.7°,下午 23.5°。子夜后大雨。
  晨祝廉先来。上午晤何增禄、曹尔麟。甘氏《岁星经》。孙星衍《天官书补目》。
  晨六点起。上午至"据江"与何增禄谈下年〔度〕物理系赴永三教员。途遇凌德洪、程民德,渠等正来视余,为要求范少卿、李金锋等赔偿损失事。缘凌被打鼻伤,损失在于疗治医药方面,据云已三四千元之谱,而将来赴筑治疗尚系在外,并要打人者道歉。凌德洪之态度傲慢,出言不逊,其人易与人发生误会,余当面戒之。高直侯、张百丰及祝廉先相继来谈。.
  阅《问宇堂集》卷六。"甘氏《岁星经》序"谓:郑康成注《周官},引甘氏《岁星经},其书不传。《开元占经》载有数百言,疑即是也,大抵为《淮南》、《史记》之所本。……今录其文于左:岁星处一国,是司岁十二名。摄提格之岁,摄提在寅,岁星在丑。以正月与建斗、牵牛、婪女晨出东方,为日十二月,夕人于西方,其名曰监德,其状苍苍。……其失次,将有天应,见于舆鬼,其岁早,水;而晚,旱。单阙之岁,摄提在卵,岁星在子。以二月与委女、虚、危晨出夕人,其状甚大有光,若有小赤星附于其侧,是谓同盟。……其失次见于张,名日降人,周天受其殃。……敦牌之岁,摄提在午,岁星在西,与毕、昂晨出夕人,其名日启明,其状熊熊,若有光。……其失次,见于房,其名曰不祥,孽及殷王,祸及四乡。……岁星凡十二岁而周,皆 370日而夕人于西方,三十日后晨出于东方,视其进退左右以占妖祥。云云。祯按:可注意者,为其失次将有天应,均在岁星踵度冲之地位。"将有天应"四宇只见于摄提格,岁余均略。尚有可注意者,单阙失次,天应在周;敦牌岁失次,其应在殷。兹将十二月各项列表如下。
岁阳摄提在岁星在日攘晨见月份星宿之名失次名
摄提格斗、牛监德-
单阏女、虚、危同盟降入
执徐室、壁搏谷青章
大荒落奎、胃路嶂清明
敦牂毕、昴启明不祥
协洽觜、参张列不疑
涒滩井、鬼大音小章
作噩西柳、张长天大章
阉茂翼、轸天唯天侈
大渊献轸、亢大星屏管
困敦氏、房十一天泉赤章
赤奋若心、箕十二天昊浑有
  上表可注意者,即正月日踞在星纪。如以汉朝时之情论,则冬至日在斗、牛间,. 故摄提格应为冬至所在之月,即建子之月也。由是言之,岁星在丑,摄提应在子,即' 夏历以十一月见,此与《淮南子》相合,而与《史记·天官书》及《甘氏星经》乃相背矣。又《甘氏星经》三月、四月等字均从缺,{史记索隐}"岁星在寅"条下云,以下多出《石氏星经》。张守节引《七录》云:甘公,楚人,战国时作《天文星占》八卷。石申,魏人,战国时作《天文》八卷。《隋书·经籍志》有《黄帝五星占》六卷,未知即是《黄帝占》否。今其文及三家星占均见唐瞿罢悉达撰《开元占经}(从"叉"字起录自《问宇堂》卷六《天官书补目}"序" ) 0 {天官书补目》又云:按黄帝、巫咸、甘、石所载恒星名数,多出《天官书》、《天文志》之外,而其书皆在先秦,不知迁、固何以不载?且《史记》既遗东壁一宿,又《庄子》所载傅说,{纬书》所载天皇大帝及玉绳之属皆缺如,不能辞疏漏之责。今《晋》、《隋》二志所载星名多于《史记》、《汉书},而三家星元复区别。《开元占经》藏在秘府,唐宋人俱不得见。郑樵《通志》称"今存三卷,而近时所得写本 120卷见全"。但世元刻本,惧其久而沦失矣。因为《天官书补目》一卷,纪其增多《史记》、《汉书》星名、星数。祯按:孙星衍对于《天官书》用功之勤,堪首屈一指,但惜其不信西法,故所云多错谬耳。计所增中宫卅座,其中黄帝之天皇大帝,亦即甘氏所云一星在勾陈口中。太-出于石氏之一星,在天一星南相近。外宫则东宫 36座,南宫 32座,西宫 42座,北宫 56座。
  晚约谷县长、田赋管理局林德润及酒精厂主任张培森晚膳,均因事未到,惟卫生院杜宗光院长来,此外刚复、邦华、厚信、直侯诸人。至八点散。
  下午三点在文庙验校量给学生之米斗及油斗。验得油斗大小相合,而米斗每老斗较市上标准差-碗。查湄潭以一升为六碗,故差 1160,因此所差甚巨。据学生自治会之估计,自去年四月至本年二月,差米七石一二斗。以现时五千元一石论,则为三万五千元。晚士樵来,以陈文俊事。
  接张培森片 接防空技术研究会函 杨新美函
湄   晨晴 19.1°,下午 27.9°。热如夏,人晚有闪电。十二,点四十分大雷雨,并大风拔木。来自 NE,至 10级。下午 31.1°,气压三小时内升3.5 mm。闻黄鹏鸣。牡丹开。
  织女东足擎道,西足渐台。磅称。晨六点起。索天章来谈,为"湄江"支配房屋事。阅孙渊如著《问字堂集》卷六。《天官书补目》谓《隋·天文志》云:三国时吴
  太史令陈卓始列甘氏、石氏、巫咸三家星官,著于图录,并著占、赞。总有 254宫, 1283星,并 28宿及辅官附坐 182星,总 283宫, 1565星云云。丰贞按:孙渊如以黄帝、巫咸、石、甘均为周秦前所著,实则其书早不存。《开元占经》所录,显系后人所伪撰。如与《天官书》校,则东宫《黄帝占》与石氏多出积率十二星在房星南,龟五星 17 h60。在尾南,鱼一星 17 h30。在尾后河中。龟五星之赤纬目今在五十度至六十余度。甘氏多阵车三星。巫戚、甘氏均多 15 h车骑三星在骑官南,其赤纬亦在四五十度间。南宫在赤纬较南之星座,甘氏有阙邱 17 h l0。、外厨 8 hlO。、天纪( 9 h南纬 45°)、器府 ll h、青邱(在轮南 11 h 35。一 40 0 ),巫咸有土司空 (Oh20。南纬),黄帝、石氏有平 (13 h25 0 3.。南纬)。西宫甘氏新见诸座纬度亦低,如天庚三星 2h30。,天困十三星 2h 3 h40。一55。,天狗七星 7h35。,丈人二星 6h35。,天社六星 8h50。,黄帝、石氏及巫咸三家,虽亦有在《史记·天官书》所指诸星之南,但其赤纬不若是之南。如黄帝、石氏有土司空 1 h200,天仓六星 2h10。-200,巫咸军市十三星 6 h lO o_ 20°。北宫甘氏有云:渐台四星属织女东足,辈道四星属织女西足。帧按:依目前情形,则应说渐台为南足,辈道为北足,且东西二字应对调。但五千年〔前〕当织女在河鼓以北时,则二者确为东西列也。北宫星座之在《天官书》各星南纬以南者,巫咸有天纲一星在北落师门以南 (22 h 30° 40°)离瑜三星 (21 h 30°),黄帝、石氏有败臼四星 22h400,鳖十四星 19 h40。、九坎九星 21%00,巫咸又有天渊十星 19h450,甘氏有狗二星 19h250,又北宫下引黄帝及甘氏云,扶筐七星 18 h60。在天津北,但现在西北。又引巫咸云,莫仲四星 20 h 50。在天津北,现亦在西北。又甘氏云,车府七星 23 h40。在天津东,现则车府在天津东北。可知北辰位置之移动。又南宫中亦有同样现象。灵台三星在明堂西,但现在西北。巫咸、甘氏云,耀四星 8 h l。在轩辗南,现在其西西南。又天搏三星 7 h20。在东井北,现则在东井东北 l1 h lO o。又中宫诸星亦有移动之表示。如巫咸云,大尊-星 11 h46。在中台北,但今在中台东。甘氏云,内平(应作内尹)四星 9 h 35。在中台南,但今在中台西。但亦有不符者,如巫咸之虎贵一星 l1 h 18。在下台南,与今日情形相合。又甘氏云,势四星 11 h32。在太阳守北,如系南之误,则与上古相合。丹元子《步天歌)):荤道东足五连丁。可知辈道系东足,非西足。
  昨在双修寺物理系磅称,得允敏 102磅,希文 150,梅 100,宁 104,彬 93磅,松30磅,硕民 200,帧 112磅穿制服。
〔湄潭〕   阴。晨 16.5°,下午一点 18.2°。闻子规鸣。油桐开花,山上远远可见。洋槐未开。
  晨大风雨。昨夜十二点半起骤发东北风,风力之大为四年来所未有。昨晚十点馀余睡时尚满天星斗,但空中已有片积云,云行甚速。而昨气温甚高,中午时达摄氏二十八度。中膳在晓沧寓。中膳后因有酒精广车来,允敏与松即回遵义。由余建彬押车,高直侯亦同车往。晚间则在舒厚信处晚膳。
  晨起。希文往水恫沟看瀑布,据〔云〕河水大,至官家巷渡河颇险云。中午至中国银行曹尔麟〔处〕。四点为三民主义青年团新人团团员喻国泰(农经 44)、童世芳、陈凯百、郎敦锤、陈宗汉、陈希汉、余树槐、祝修恒、刘昌成等十七人行宣誓典礼。六点至中国银行晚膳,到经理曹瑞卿、出纳刘君、会计某君及希文、刚复夫妇、邦华与善培。谈至八点散。八点半学生自治会代表徐拔和来谈,陈毓定、张泽遣、朱吉礼、徐宝章亦来。九点半散。
  晚作石氏、甘氏、巫咸等诸家星表星之位置与目前位置之比较,发觉与目前已大不相同。其中在西宫者,以在赤纬 8 9 h变动为尤大,而在 O→2 h几元变动,可知北纬乃在 o 18 h至 2 20 h子午线上移动也。
湄   阴。晚雨。晨 14°,下午 14.8°。
  地质调查所所派调查员许德佑(技正)、陈康、马以思(女)三人在黔普安被匪所贱。
  晨六点起。今日欲回遵,但苦无车辆,公路局、酒精厂均无车。今日尽一日之力,将孙星衍《天官书补目》中所有东西南北四宫之星座方向,与福建气象局所出之星图位置互相比较列为表,得结果如下 :(一)赤经自 6 h至 12 h子午之位置均向顺转,即依钟之针向而转,自 18 h至 23h,则子午位置逆转。但介于其间之星座,即自 12 h至 18 h及 23 h至 6h,则半为未改方向,其改方向者顺逆参半。(二)在赤经 18h 19 h有宗二星、吊皮二星及屠肆二星,其方位应逆转而反顺转,疑图有误。(三)尚有南纬甚南之星座,其方向应未移动甚或顺逆倒置,则由于后人所加或测定不精密之故。如军市十三星 6h-30。,丈人二星 6h32。,天社六星驴-45。一 60 0,天纪一星 9h-45。,平二星 13 h 14h 20。一 30。,败臼四星 22 h 35。→00,注二星 22h 23h o (四)纬度较高之星,其位置变动愈甚。
  上午晤梅及索天章。下午季梁来,知渠与 Latvia拉脱维亚人 Demant德梦铁将于下月一日结婚。 Demant年四十一岁,现教德文。晚孙稚蒜来谈。
湄   阴。晨12.90,下午 15.90°。闻布谷鸣。
  郑州失守。
  晨五点半起。今日图书馆有照片展览会,陈列北非大战、意大利西西里战争、英国妇女服务及北平、欧洲各国都城之照片。此外尚有委员长至开罗与邱吉尔、罗斯福会议照片多张。
  阅《法苑珠林》、《灵枢经》、《黄帝素问》及《淮南子》。从《淮南子》可知阴历十九年七闰及以七十六年为一纪,在汉文帝时已知。《淮南子》各月斗建均用招摇,则犹是古代北极九星之旧。孙星衍谓《黄帝素问》中有"九星悬郎,七耀周旋",但图书馆所有《四部丛刊》本无此,惟有《九宫八风》一卷,其九宫之中宫为中央招摇。据《法苑珠林~,则唐时印度之廿八宿分为东西南北四门。但东门起于昂,即昂毕常参井鬼柳,南门星张翼轮角亢民,以此类推。其每宿之星数多与中宿不同,每宿之姓与Brennand书中之宇亦全不相同。昂姓牌耶尼Pleales,~~ Crittica,其中元岁星经。卷六有云,凡人所信,惟耳与目,自此之外,咸致疑焉。若有亲见,不容不同。若所测量,宁足依据。何故信凡人之臆说,疑大圣之妙旨,而欲必元恒沙世界微尘数劫乎?而邹衍亦有九州之谈。山中人不信有鱼犬于木,海上人不信有木大如鱼。汉武帝不信弦胶,魏人不信火布。胡人见锦,不信有虫食树吐丝所戚。吴人身在江南,不信有千人毡帐。及来河北,不信有二万石船。皆实验也。如世有祝师及诸幻术犹能履火蹈刃,种瓜移井。人力〔所为〕尚能如此,何况神〔道感应〕?
  又阅《道藏·云复七签H宋张君房集)卷廿四《日月星辰部》。谓"北辰者,北极不动之星也。其神正坐玄丹宫,名太乙〔一〕君"。又曰:北斗九星,七见二隐。第一名天枢,二名天璇,三名天机,四名天权,五名玉衡,六名开阳,七名摇光,八名开明或辅星,九名隐夫或粥星。(唐司马贞《史记索隐》引徐整〈长历〉云:北斗七星,星间相去九千里,其二阴星不见者相去八千里。)祯按:此说不可信。既有九星悬郎,何以又隐而不见,孙星衍疑为八招摇九大角,余则以为大角纬度太低,应为八元戈、九招摇。《淮南子·时则训》~一年十二个月之斗建均以招摇所指为依归,且《天官书》中宫亦有招摇,其纬度实甚低,故信古时必常明不见。其时北辰为右枢,约五千五六百年以前事也。
〔湄潭〕   雨
  天一、太一与北斗。
  晨五点半起。往车站则商车己开走。昨晨约好于七点开,今日去时到站尚未七点,不知事务课胡立培如何交涉也。回文庙。善培来。知中学碾米向来为八六折,从无八四折者,均在杜现章碾坊。而去年九月以后,大学独得八四折,宜乎谣言之纷起矣。程石泉来。余在图书馆借阅《史记·天官书》。
  《史记》卷 27《天官书第五》云: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张守节《正义》曰:泰〔太〕一者,天帝之别名也。又谓太一一星次天一南,亦天帝之神星。经云:天一、太一二星,主王者即位。帧按:《天官书》中宫共 326字,而关于北斗七星者计 93字。其余如天一、阴德、文昌宫、三能、招摇、天锋、贱人之牢,其地位均由北极之地位定之,可说中宫只是北斗为主。故司马迁谓: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天官书》又云:构端有两星:一内为矛,招摇;一外为盾,天锋。《集解》(裴驷)以为天锋在招摇南,即玄戈。《天官书》又谓有"句圄十五星,属构,曰贱人之牢"。查天锋、招摇与贱人之牢均在北纬 6 0以下,在赤经 14 h左右 ( ?) ,贯索在 15h-lt,北纬 300,中宫之星而至如是低之纬度,在今乃不可解者。《晋书·天文志》:大角北三星曰帝席,北三星曰梗河,天矛也。是则《晋书》以梗?可为天矛。又谓天矛一曰天锋,招摇与北斗构 间曰天库星。《天文志》中宫星之位置与福建气象局图全不相合,如《志》中称传舍、南河中五星曰造父,而图中造父乃在传舍之西。又紫〈微 >(宫〕垣,据《志》载,十五星东垣八西垣七,与图亦全不相合。《志》言文昌北六星为内阶,而图中内阶在文昌西北,与岁差应有位置移动相反及《晋书·天文志》,将《天文志》中之星座亦列为表。
  下午三点偕舒厚信晤谷炳仑县长及王秘书、刘科长,并交去追朱北泉之保一事。其保人为两铭商店与十字路口书店,均湖北人所开也。晚杜乐道来,谈湄潭如何不用功,好游嬉。
  《昭代丛书》(敏县张潮辑,清康熙时人)卷二《天官考异》,宣城吴肃公著。谓《汉书·天文志》诸星名数,有不同于后者,斗口三星,若见若否,日阴德或曰天一。按《考异》,阴德、天一,原二星名,天乙与太乙各二并紫宫外,与阴德不同。《晋书·天文志》又曰:天一星在紫宫门右。太一星在天一南,相〔近),亦天帝神也,主使十六神,知风雨水旱、兵饥灾疫所在之国也。又曰:柱下史北一星曰女史。今按梅文鼎《星图》,则太一在天一之西,女史在柱下史之西,惟有以右枢为北辰,始可解释其方向。《淮南子·天文训}:淮南元年,冬,太一在丙子。新城新藏( p. 581 ) 称以干支纪年最早文献。
  函谷润枫县长追朱北泉所欠十一老担七斗六升二碗米,系(一)魁扣学生去年 7 12(月〕米,因大小斗而发生约士担。(二)因三两月不发八六而发八四折者,约一担余。
遵义   
  晨四点即起。因希文拟走往遵义,故五点必须出发也。时满天阴罢且微有雨点。昨晚九点满天星,至九点半时已云雾蔽天,此间天气变动之速如此。余告希文,嘱其带一雨伞,由徐永庆借得陈文俊之伞-把。吃稀饭后希文即走。余于五点三刻借徐永庆赴北门外车站,至则闺元一人。六点半舒厚信来。今日有江南公司之汽车回来装军粮开贵阳,事先已与押车人说好,得乘 127号车司机台上。司机安徽人。 7:30别舒鸿启行。一路尚称平顺。惟六点时天似有睛意, 7:30又续有微雨。车在菩萨岩时颇有困难,以此车为木炭车也,得盐夫数人拉推之力得上山。九点零五分人遵义县境,约走四公里,遇希文在路上。与司机商得令希文乘车作黄鱼,临别时给与酒资 200元。车至虾子场约十一点,在此候其他车辆约一小时,十二点开。
  至三,点抵遵义。余即雇车回寓。希文赴步校销假,临行又将雨伞忘掉,其粗心可知。故希文不适于为军人,因其欠细心也。晚直侯来谈。余将带来之信件及 microfilm交与。询允敏,知廿三号即星期日,渠等乘酒精厂车于晚七点始到家。天极热,松在车上出鼻血。
  至九点半开始雨,雨虽急而风并不大,有雷电亦不厉。此与湄潭不同,且时间早三小时。接陶行知、霞姐、蔚光、子政、周谦冲、钟道锢、周国创、江植棠、教部、 George Cressey、宝望、蔡竞平、任美愕、金宝善、章泼源(问渠)函
遵   阴。清晨有阵雨。晨家中 16°,午校中 16°。遵义苟药未开,牡丹多谢,洋槐盛开,油桐谢。樱桃上市,作黄色。
晨六点起,觉右肩上酸痛,料系 rheumatism风湿也。前晚临睡时己脱衣吹灯,马宗裕忽来房中谈数分钟。余身上受冷,当时亦不觉。昨途上又劳顿,起大早,故遂发风温症。至午更甚,颈硬肩痛,头不易转动。
上午至校。洽周、李天助来谈。下午睡一小时。王太太来。三点至校。温甫来,谈教部派公费生 600名赴美留学事作罢,大概以王雪艇自英、美返国后表示美国不愿有此大批学生也。劲夫来谈。晚间风湿症更甚,九点即睡。
今日得子政与宝望来函,将余所要之古代天文上问题抄录材料若干。知古代希腊人称句陈-Polaris北极星为 Alruccabah, Kingsmill Pole star = Phruva,其音与《晋书》所云天皇大帝其神曰耀魄宝之名不甚相近。叉子政、逸云将《亚洲文会会报} 1897 T. W. Kingsmill "The Chinese Calendàr , Its 0吨in, History & Connections" 《中国历法:其来源与历史》抄来。其中谓太初四分历系得自希腊,犹之五十九年后之 Julian儒咯历,罗马人得自亚历山大城之天文家 Sosigenes也。 Kingsmill以为 l 四分历由于张毒在 120 BC使西域大夏 Bactria及安息 Parth肌《史记》卷山,谓汉 1 使常与乌孙 Ferghana来往,时安息强大,并有 Syria叙利亚,占美索不达米 Tigris底
格里斯河左岸之 Ctesiphon,成为安息之首都,其对河即为受希腊文化洗礼之 Selen.cia城。故太初历系来自 Ctesiphon城无疑,与罗马 Julian历同起源于 Hipparchus喜帕洽斯。氏在 125 BC尚在人间,曾计算得太阳年为 365日 5小时 55X分。氏以为十二岁阳之名系 phonetic语音的。氏意以为除赤奋若之名字不可解外,其如摄提格即为巴比仑之 shepat,但余则不见困顿与巴比仑之 Tebit有雷同之意。且岁阳之名,{吕览》与《淮南子》均有,并不始于武帝时。氏以为二十八宿为起于中央亚细亚之 Aryan雅利安人,而周人乃 Aryan之入中国者。六十甲子亦由中亚传入,乃由于土耳其族将彼等自 Upper Oxus上妨水驱以人中国,时在 1200 BC。其先祖公刘,古代文字中即 Keredaspa,乃古代波斯故事中英雄 Rustam之子孙也。中国十二支!!L名称类似波斯十二宫名。氏以为《诗经》中之皇父,即印度之 Urihapsti,而以后世之摄提为其变音。五星之名,中国与欧洲一样,已完全与古代不同。氏又以为印度之木星周虽与中国同出一源,但并非 commensurate同量的。印度之十二宫,其名称完全译自希腊。中国之历法不传自印度,其所以相似,由于此种历法在 Aryan dispers.al以前已有之。印度与中国愈至古代愈相似,亦可深味也。
巴比伦岁阳
Tebit -Shepat Nisan 一-Sivon Duzu AmUlul Tashrit Arah shemma Kisilif
困顿赤奋若摄提格单闲执徐大荒落敦群活滩作噩淹茂大渊献
子丑寅卵辰巳午 E 申茵戌亥

接王之耀、 John Bl ofeld函
遵   阴。下午有阳光。晨家中 18°。
警报,未见敌机。
晨六点起。今日两肩仍觉疼痛。上午未外出。士楷来,知接陶行知信,以育才学校只有初中,故不能收乃超。余意虽在初中三年级多留一年,只要能把习惯改正即好。但士楷大概以枉费时间,且育才又远在北暗,故不愿送往。中午有警报。二点半解除后,四点左右又有一次警报。本定黄尊生在社会服务处讲演"宪政与教育",因到者至三点(原定二点讲演)尚只三四人听讲,故遂延期。
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遇刘操南,知其在作{(史记·天官书〉考证》。余细阅子政寄来 Kingsmill{中国历法:其来源与历史》一文,觉其中颇有误会之处。氏谓周代祖宗公刘乃来自小亚细亚。最可怪者,氏将《诗经》卷十二《小雅~:"十月之交,朔日辛卵。日有食之,亦孔之丑。"其下有:"彼月而食,则维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贼,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皇父卿士,番维司徒,家伯家宰,仲允膳夫,栗子内史,顿彼趣马,情维师氏,艳妻煽方处。"注诗者均以此诗乃剌周厉王,而所谓艳妻指褒拟,但氏翻译为如下: The sun and moon presage evil , abandoning their prop.
er path. The four quarters are without rule , through their leaving their settled course , that the moon should be extinguished , is an ordinarily matter , but that the sun should be blotted out , what calamity does it not conceal. Hwang Fu (Verihaspati) is the lord of ascendant , Chiang Yun (Cravana) is subordinate. Tseo Tsze (Savitar) serves within Kwai We (Javana) spurs his horse , Yu Wei is captain of the host , and fair Tsai (Dhruva-the pole star) twinkles from her fixed abode.
遵   睛。下午 22°。
赵九章到宿代理气象所。《诗·幽风》用夏正建寅。月建与岁在之不同。天绵所指。〔补示:赵九章接气象所代所长〕
晨六点起。昨服李医所给药 antipyrin安替比林,今日天气又干燥而温热,故肩项酸痛已愈不少。据李医云,此非风湿症,乃肌肉受寒所致,因其痛不在骨节上也。上午八点作纪念周,读蒋主席元旦训词及一月十日对学生从军营训话,并
加以解释。十点至图书馆阅《诗经》。十一点半回。下午天睛,有警报。二点半至校。五点至水曲同街三号晤士楷、絮非。五点馀借允敏、松儿至工院办公室。六点馀回。
按《诗经》卷八《幽风}:七月流火,八月授衣。一之日:屠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又曰:七月剥枣,八月获稻。又曰: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肃霜。又曰:七月在野,八月在字,九月在户,十月蟠蝉入我床下。凡此皆表示肯为建寅之月,非周正也。此点前人已有道之者。
晚阅王应麟《学津讨源》关于斗建月建问题。中国向来以子丑寅卵定方位,并以之作四季月份,同时又用作十二次之名,故三者纠缠不清矣。
《学津讨游、》。六经天文编,王应麟(伯厚)著。卷上寻 I{大衍历议》云:日日行 1。,月日行 13;币。。正月会于亥,其辰为阳誓。二月会戌为降委十一月会丑为星纪,十二月会子为元持。又引黄氏曰:斗有七星,第一星曰魁,第五星曰衡,第七星日构。此三星谓之斗纲。斗纲所指之辰,即一月元气所在。正月指寅,二月指卵,十月指亥,十一月指子,十二月指丑,谓之月建。十二次乃日月所会之处。凡日月一岁十二会,故有十二次。建子之月次名元楞,建丑之月次名星纪,建寅之月次名析木。但十二月建丑,则十二月遂为建寅矣,与上说不合。《六经天文编》卷下寻 I{周礼疏》云:岁星与日同次之月,十一月斗建子,子有太岁,至后年岁星移向子上,十二月日月会于元椅,十二月斗建丑,丑有太岁云云。又引《大衍历议》云:岁星自商迄春秋之季,率百二十余年而超一次。战国后其行霞急,至汉尚微,差及哀平,余势乃尽。 84年而超一次,因以为常云云。又引陈氏曰:{春秋传》凡言占相之术,以岁星所在为福,岁之所冲为灾。故师旷、梓谨,禅灶之徒,以天道在西北而晋
不害,岁在越而吴不利,岁淫元持而宋郑饥,岁弃星纪而周楚恶,岁在家韦而蔡祸,
岁及大梁而楚凶. . . . . .

遵   睛。上午十点曾下微雨,晚大雨。晨家中 17°,校中上 t午 19°0
《甘石星经》之年代。新城新藏《东洋天文学史》论岁星。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迪生来谈。今日自史地系借到沈泼译新城新藏《东洋天文学史》。第一篇《东洋天文学史大纲 hp. 18、 19,关于《甘石星经》之年代,谓《甘石星经》普通汉魏丛书本全系后人伪造,但《开元占经》为唐初之作,传于宋代,一时散快,于明末在一佛像中发现。在日本,则自平安朝以来所传之《天文要录》及《天地瑞祥》二书,亦有引用甘民者。互相对照,除一二传写之说误外,全相符合。《甘石星经》载有一百二十个恒星,距极度数逆推其观测此等星之年代,约当西元前三百年,又以《汉书·天文志》载:"太岁在寅曰摄提格。岁星正月晨出东方,{石氏》日名监德,在斗、牵牛。《甘氏》在建星、妻女。《太初历》在营室、东壁"云。以此推得石、甘二氏之时代,相当于西元前三百六十年,较之希普尔克斯-0二 O星之位置尚早二百年,可谓世界最古之恒星表矣。同书第六篇;由岁星之纪事,论《左传》、《国语》之著作年代。在 383页上云,分野大概以南东北西之顺序分配于地上,惟其中以析木为燕之分野,显系差突。徐发《天元历理》内考古之四云,汉人之变法,汉初燕最有功,越最负固,故析木本为越之分野,乃易之以燕。古法以齐秦赵楚越五大国为外方云云。第六篇 p.379又云,以十二次指示岁星之位置,沿黄道周天分为十二部份,每次占 30 0。寿星之中央当秋分点,星纪之中央当冬至点,降委之中央当春分点,辑首之中央当夏至点。此等名称,见于《汉书·律历志~,惟汉代以前之古籍中,只见于《左传》、《国语》及《尔雅~,未见于《吕氏春秋》、《淮南子》及《史记 ~o p.357,岁星之运行,因其距日 5.2倍于地,从吾人视之,或缓或急,或有停滞,甚或逆行。大体言之,自西向东每 30。十二年周天。以今日精密天文学测知,绕太阳一周为 1 1. 8565年,故其一年移动度数比如。稍多,积 82年又得卅度,得越过一次,称日超辰。二三千年前岁星之位置可由德国 Negebauer Abgekuerzte Tafeln der Sonne und der Grossen Planeten {太阳和大行星咯图~ (Berlin , 1904)推知。战国时代信岁星一周正十二年,故有十二支纪年法。不幸十二支分配方向系自东向西,而适反于岁星之运行,遂致十二岁名与十二支之首尾互相倒转。为避免此纠纷,遂有岁阴、太阴之假设。 p.41O{尔雅》、《淮南子》、《史记》载有摄提格、单阙等十二个岁名,从未见于古《诗》、《书》、《春秋》。明张鼎思著《嘟邪代醉篇》岁阳、月阳之部,谓汉代好事者所作。饭岛忠夫谓自外土传人。新城以为因十二辰所配方向系相反于十二支,故特用当时不熟闻之名,并谓单阀、执徐、大
荒落三名称,古代或即相当于天毒、撒曹、降委云云。帧按:此说不可信。接黄仕松、吴捧霖、许传经、徐延照寄王之耀

遵   晴。晨出太阳,家中 19°。
缅甸廖师败倭于茵康加唐。学术审议会开会未到。新城二十八宿起源、说。梅文鼎星图三垣二十八宿,从三垣位置推北极星所在。今日天晓即有太阳,遵义一年来少见之事,惟夏季始有之。
新城新藏《二十八宿之起源说},为氏著《东洋天文学史研究》之第四篇,载于民国七年《史林》中。其结论如下: (1 )中国之二十八宿,得追其迹于周初。 (2)由朔之研究,或更可得证据。 (3)对于巴比伦二十八宿之存在,迄今未得确证。 (4)十二宫与二十八宿,是全为相异之目的而设。 (5)印度之二十八宿系相当于中国二十八宿起原始之时代之状态。 (6)二十八宿之起源地,当以北斗为观测之标准
星象之地方。 (7)二十八宿起源地方有牵牛、织女之传说。 (8)二十八宿传人印度以前,有停顿于北纬 43。内外(即月民 Sogdiana之撒马尔罕 Samarkand附近)之地方。 (9)二十八宿之分配于四陆者,中国与印度不同。 (10)可知二十八宿系于中国在周初时代或其前所设定,而于春秋中叶以后自中国传出,经由中央亚细亚传于印度,更传于波斯、阿拉伯方面者云云。以上各点,余大致同意。但新城以为摄提格之名称,即相当于十二次名,则未确当耳。余当另为文论之。
昨日下午开行政谈话会。今晨送松儿至托儿所。渠非有人陪不青独留,因有半年未去,各孩均不相识也。上午作函数通。下午睡一小时。三点至校。五点至丁字口剃头。
今日得刘操南交来梅文鼎星图及《中星定时},系章俊之遗书,乃钞本。星图上有"宣城梅尔素著",有"天下文章莫大于是"印,有康熙丙子秀水张雍敬序,言有三垣二十八宿,南极诸星图己参照西洋办法,分周天为 360。张序中历述古代星图自甘、石星经、丹元子《步天歌》及《鬼科窍》等,但非近测。又谓梅子尔素精于西学,加以实测,更为三垣南极二十八宿柳叶度。并引刘青田谓《步天歌》言下见象,读其歌可元藉于图。梅子之图观其图又无藉于歌矣。是图之测,盖于:f子康熙十一年 (1672),今(同子, 1696)己约差三分度之一矣云云。余观梅图三垣既称中宫,.而实际大微在赤经 ll h至 13斗,在东南二宫之交,天市垣在 16h-19h,应在西宫。从三垣之地位观之,则当时北极必在右枢附近无疑矣。
接季讷函周国创寄来委座特别津贴补助廿万元
寄 John Blofeld、 George B.、 Cress町、 i甚湛溪函子政、蔚光、宝望、周国创函

遵   昙
  从《天官书》推古代之北极星。晨六点起床。八点至校。阅方正三寄来《稻米区域之气候》一文,中述稻在10。摄〔氏〕下不能生长, 20。下不能开花结穗,生长时期五个月间需 400+ mm之雨云云。中午约请新到土木系教授张书农及电话局邱尚荣、高法院张炎、子弹库张章图,到洽周、王军谋、劲夫与直侯。托邱通电话至湄潭,嘱接子弹库专线,则可直接谈话。四点至城外卫生院晤徐瑞和,知顾文聪患肺病甚剧,已移疗养室。现有患肾脏炎 neph出is龙泉初到学生蔡煌,及化工毕业生方军,向在长寿兵工厂 (27)办事,曾患 typhus斑莎伤寒,已出险云。六点回。晚阅《天官书》。
  按《天官书》只有五宫而无三垣,但中宫有十二星,藩臣,皆曰紫宫。东宫房,东北曲十二星日旗,旗中四星日天市。南宫曰衡,太微,三光之廷。匡卫十二星,藩臣,至《晋书·天文志》始以太微、天市二垣列中宫,丹元子《步天歌》遂以三垣押尾。宋王应麟《小学细珠》遂有三垣二十八宿之说,后世宗之。但即使依《天官书》之中宫所述各星,按诸图中则若以右枢为中心,以 45。为半径,可以包括中宫各星如贱人之牢(贯索)、天桔、天枪、三台、招摇、文昌、紫微宫,惟差阁道六星。但《天官书》北宫有曰:营室为清庙,曰离宫、阁道。汉中四星,曰天驷。旁一星,日王良。王良策马,车骑满野。是则阁道六星本应与王良、天驷同在北宫,不在中宫也。又中宫有云:一内为矛,招摇;一外为盾,天锋。裴驷《集解》谓天锋在招摇南,一名玄戈。但目今玄戈在招摇北。
  接季讷函 吴文晖函 Prof. Renwick , W. L. , King's College , University of Durham , England
  寄路季讷函
遵   晨大雾,校中 14°。日中晴。下午家中 22°。闻奇奇雀,此雀余初以为 warhler呜禽。今得见之,则大如八哥而尾长,黑色,作奇奇雀之声。五更即鸣,日中元声。
  巴比伦之十二宫名。
  晨五点半起,大雾。八点晴。至校。阅章则修改委员会报告。今日家中打扫房屋,找阿牛来拖地板。适值立夏,犹亿在南京时,每逢立夏,则黄莺、布谷鸣,洋槐开花,满布北极阁。樱桃上市,后湖游人极盛。现在遵义过立夏,则樱桃方上市,黄莺、布谷巳呜数日,洋槐之花多落地。遵义五月间气候比南京要早一星期,似与杭州相近也。但此间燕子比绍兴早,三月中已到,绍兴则在春分,南京在清明左右也。 ‘
  中午石剑生约至青年食堂中膳,并参观其厨房。现有八桌,系长包,每人出菜 | 费五百元一个月,而米二斗三升由校拨。尚有个人包饭,价亦同。总共有一百二三 十人云。此外单吃则每客二十六元,外间四十元,尚称廉。单人吃一菜一汤,尚不恶。余谓英国教授 Renwick来,可至此一试也。马宗裕来谈。午后接赵九章〔函J,知己到北暗,迁眷旅费达五万元之巨云。
  依照Thomas W. Kingsmill , The Chinese Cαlendαr, {亚洲文会会报》。
中国岁名译名十二次名相当西十二宫巴比伦名相当十二官印度名
困敦 Kwantun 元挎 Aries Tebit Capricom Marfara 赤奋若 Chifayook 星纪 Taurus Aquarius Cumbha 摄提格 Shitika 析木 Gemini Shepat ( Pisces) Mina
单阀 Shan-a 大火 Cancer Nican (Aries) Mesha
执徐 Chisu 寿星 Leo (Taurus) Urisha
大荒落 Tafongloh 鸦尾 Virgo Sivana Gemini Millina 敦;伴 Tunsang 鸦火 Libra Duzu (Cancer) Carcasti 协洽 Hiphap 鸦首 Scorpio Abu Leo Sinha 活滩 Tundhan 实沉 Sagi ttari us Ulul Virgo Canya 作噩 Tsongo 大梁 Capricorn Tashrit Tula 淹茂 Tmmao 降委 Aqua Arahshama Scorpio Vrishchica
大渊献 Ta-un-hin 娘紫 Pisces Kisilif Sagitt Dhanns

  郭沫若《甲骨文字研究》释岁字,谓十二辰文字于卡辞中使用频繁,且其文字构成与巴比伦之古十二宫颇相一致。
  接赵梯熊函赵九章函
  寄章问渠、赵九章函 Woods Hole ,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 , Mrs. P. P. Montgomery
遵   睛。晨校中、家中18°,十点雨。
全国大学教授籍贯统计。中国古代北极星。
晨六点起。松儿发热,昨晚即闹要吃水。八点量得肘下温度38.20,昨日以八
十五元购金鸡一只,头上有黄冠。在家笼罩之,不肯吃米谷菜蔬。
据四卷二期《时与潮》社副刊,郝景盛著《中国大学之教授》一文中有一籍贯之统计。教部所审查之教授中共1023人,其〔中〕苏、浙两省为最多,计苏185人、所 159人,各占百分之18.3与15.7。次为粤128人,皖71,湘68,闽 62,鄂60人,赣坷,JrI42,豫40人,燕39,辽宁22,鲁21,桂12人,黔十一人,晋十,陕十,滇9,吉、察二,黑一。
今日为作一统计,作以现1 10十字在书籍所普通常见之名称之多寡。据《辞海》上各宇所占之页数,计以三字占最多,五、九、六次之,以八、七二字最少。计其各宇之页数如下:三,27%;五,16;九,13%;六, 13X;一, 12;四, 11%;十, 10,%;二,10;八,8,%;七,6,%。
96

中国古代之北极。《学津讨源.(六经〕天文编》卷下引朱子:北辰之为天枢何也?曰:天圆而〔动 J<地),包乎〔地〕外;地方而静,处乎〔天〕中。然南极低人地 36 0,故周围 72 0常隐不见;北极高出地 36。,故周围 72。常见不隐。北极之星正在常见不隐 72。之中,(常〕居其所而不动。知此,则知天枢之说,太一如人主,北极如帝都,(帝座〕惟在紫微者据北极 72 0常见不隐之中,故有北辰之号。若太微之在翼,天市之在尾,摄提之在亢,其南距赤道也皆近,其北距〈赤道)(天极〕也皆远,则固不容不动,而〔不免〕与二十八宿同其运行矣。沈括《梦溪笔谈》卷七:汉以前皆以北辰居天中,故谓之极星。自祖阳以矶衡考验天极不动处,乃在极星之末犹一度〔有余 L熙宁中,以矶衡求极星。初夜在窥管中 J少时复〔出〕。乃稍稍展窥管候之。凡历〈六)(三〕月,极星方游于管之内,常见不隐。然后知天极不动处,远极星〈尚)(犹〕三度有余。别画为〔一〕图。图为一圆规,乃〔画〕尽极星于规中。具初夜、中夜、后夜所见各图之凡 200余图,极星方常循圆规之内,夜夜不差云(见去年九月廿日日记)。按沈括所云,极星乃天枢元疑,即纽星也。《晋志》云:北极五星,钩陈六星,皆在紫宫中。北极,北辰最尊〔者也],'其纽星,天之枢也。第一星主月,太子也。第二星主日,帝王也,亦太〈一) , 〔乙〕之座,第三星至五星,庶子也云云。《步天歌》则云: " (中元〕北极紫微宫,北极五星在其中。大帝之坐第二珠,第三之星庶子居。第一号曰为太子,四为后宫五天枢。"故知唐宋均以天枢为极星,汉则以帝为极。
寄晓峰函方正三、蔡竟平、宛敏?胃、邹家骆函

遵   睛。晨 19°,晚 25°。闻寿带鸟鸣。
  印度政府释放刺客。甘地因病故,渠年 74云。欧洲之北极星。
  晨五点半起。上午七点至老城北门外阿家寺,看患肺病之学生。现住院之学生有十五人,计有周兴泰(鄂)、黄一芹(湘)、王祖坡(出外未见到)、吴惠、习林(苏)、韦惟杭、徐扶明(鄂)、方圆、徐道观、顾文聪、顾荣申、李金长(闽)、顾金梅、高炳、全扬钧(皖)。其中以顾文聪之病最险,渠之叔父拟接其赴渝。周兴泰吐血甚旺,昨日打止血针。资格最老者为李金长三年半,顾金梅两年半,方圆三年,吴惠二年。其中王祖坡、顾荣申、吴惠等能走动自如,其余多卧床不动。
  九点半至校。晤钱琢如。十一点回。钱老太、戚美英来。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卅五无线电台,开浙江同乡会。到丁假生、胡铭元、胡颂翰、谢荣棠、胡筋、邱尚荣、周载源、车站周司令等。知振公等开图画展览会,得捐款一万八千元。前次京戏,捐得三万。又以盐捐租人每月可得利益二千元,以捐款抽利得一千六百元,共 3600元。而维持小学需 6200元,相差尚巨。决定廿八日开同乡会会员大会,推周司令等为救济委员会委员,以豫中战事,有十批同乡回浙也。五点至柿花园一号
洗浴。晚刚复来。
  按欧亚在古代北极星亦有变动。埃及人以αDraconis为北极星,金字塔即在此时代筑成。故推得其时日为2860 BC ,3440 BC,盖当时此星即右枢,距极为3042'也。降至希腊,则以北斗为北辰,但有一时曾以 Cachab (. Ursa Minoris)为北辰。菲尼基人始教希腊人行舟,以Alruccabah(即希腊Cynosure)(αUrsa Minoris)为行舟指南,其时此星离极尚十余度。据美国 Webster Intemαtional {韦氏大词典>, Polaris北极星1934年离极1吁'云。至2000AD至2100AD离极仅28'。一万二千年以后,织女将为吾人之北极星。
  接薛启勋函
  寄薛启勋函
遵   晨睛。午后一点半起风,雷雨,五点停。
  《高厚蒙求》。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庆华戏园作纪念周。今日请水利教授张书农讲荼江水利工程。据张云,导淮事业〔导淮委员会〕在乌江与基江。秦江应有二十五船闸,现已成十一座,因工价日贵,难期于战时内完成。自赶水至江口,原只能行一二吨之船,现可行至数十吨。若二十五闸完成,则可行六百吨。但第一年(廿九年)每闸只需五六十万,第二年至三百万,近则至每闸三千万云。
  至图书〔馆〕,在章俊之遗书中得松江徐朝俊著《高厚蒙求》四册。首载嘉庆二年海宁祝德麟序,内有天图十二宫,所绘图东西方向皆与普通图相反,作瓜瓣形。其中搜集有梅文鼎之《经天该》与丹元子《步天歌》,其中且有各地经纬表与地球图等。阅《吕氏春秋>,知天有九野之说,在卷十三《有始》篇。又卷十九《贵信》篇云:天行不信,不能成岁;地行不信,草木不大。春之德风,风不信其花不盛。.. 夏之德暑,暑不信其土不肥。秋之德雨,雨不信其谷不坚。冬之〔德〕寒,寒不信其地不刚。从此可知古人以春为风季,秋为雨季,故有毕星好雨,宾星好风之说。故《左传》(?)有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以辨四时之叙。可知古时春秋两季可以风雨而定也。十二点回。
  下午雷雨颇似下江之雷雨。三点至校。贵州电政管理局派费肇麟来,调查永兴浙大一年级生金亚涛殴打电报生李姓事。六点回。
  《史记·天官书》"南宫朱鸟"下有云:翼为羽翩,主远客。较为车,主风。《索隐》(唐司马贞)曰:轮与翼同位为风,车行动甚疾似云也。又《前汉书·天文志》(马续著):月去中道,移而东北人寞,若东南人牲,则多风。西方为雨;雨,少阴之位也。月去中道,移而〔西〕人毕,则多雨。故《诗》云:"月离于毕,伸谤沱兮。"宾星为风,东北之星也。郑康成云:土气为风,水气为雨。冀属东方,木克土为 妃,故好风。毕属西方,金克木为妃,故好雨。"宾风毕雨",按寞之赤经为 18h,现在冬至日在寞,夏至月望在寞。六千年前,春分月望在寞。毕赤经为 4%h,小满日在毕,小雪月望在毕。六千年前,处暑月望在毕。
遵   晨雨 18°,晚满天星。
  倭寇侵龙门,有 59、 63、 65、 110各师团系由包头调来, 12战车队由东北调来。四十四次校务会议。
  晨五点半起。上午八点至校。陈正修来谈,知渠病斑磨伤寒,寒热高至 40。者为一星期。出险后几于不能步行,神经极度衰弱。至重庆,医生诊得为缺乏维他命 B thiamine维生素 B j,服美国人造 thiamine得愈,费三四十万元之巨。其兄陈辞修亦以病卧床半年,患十二指肠出血,现尚在渝休养云。四十二兵工厂专制防毒面具,据云成本,材料占 959毛,人工只占 5%,故裁人于事无补云。
  与孙季恒、吴静山、孙祥治谈。查理院账目,计英款前后补助十七万元,其中十一万元建筑,六万元设备。此外又有二万五千元之设备。其中十一万元已造科学馆,而尚有束星北购电力厂五万元,又零星购仪器二万元,共用十八万元。所余一万五千中英庚款,原余二万八千元,近到六万元。此外尚有去年追加预算,内理院名下十一万元,除数学一万、生物二万元外,尚余八万元,合为十二万三千元之谱。
  午后二点至柿花园一号开校务会议(四十四次),通过本年暑假毕业生共 349人,其中师 33、文 30、理 41、工 176、农 79人,均需于大考成绩齐全后始得毕业。其中有四十四人己应征为译员。教育部来文推选校务委员五人为财政稽核委员,余有当然委员二人,即校长与总务长。即选出王劲夫、羽仪、香曾、润科与钟韩为委员,杨耀德、余坤珊为候补。最后通过大学组织、校务会议规程及议事细则等。十点半散。
遵   晨雾,低云。晨 14°。日中睛。晚月色大佳。
美国《租借法案》自去年一月至今年一月,共给联合国物资二百一十八万万美元,其中英国一百六十四万万元,苏四十二万万元,中国四万-千万元。姓笠来源。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九点半至香山寺参加遵委师管区召开之兵役会议。到遵义婪川区十九县之县长及县党部杨治亚、三民主义青年团曹文光、步校王梦等等。张一能司令主席,据其报告,知壮丁名册按人口百分之二普遍抽签,按三丁抽一、五丁抽二之成规,卅二年本区征兵额为 25, 434,而已征 34, 663,但抵补上年,尚
欠 2, 972名。自廿七年三月迄今,已征 147, 752名。本区 19县,人口 368万,壮丁数 56万人。十一点散会。借张司令至社会服务处中膳。膳后回寓。
午后三点请茶点。来寓者有陈正修夫妇、汤元吉夫妇、洽周夫妇、劲夫夫妇、尊生夫妇、迪生夫妇及羽仪、刚复、邦华、晓沧、季梁、舒厚信、朱善培、孙稚蒜等二十余人。今日点心系请尊生太太代制者。至五点散。晚阅《天官书》。
《史记》卷二十七考证。"营室为清庙"句下有云:臣照按:"二十八宿列于《天官书》五宫者,惟二十七,壁不与焉。《尔雅》亦同。至分野则云‘营室至东壁,并川、 l',较他宿亦多一‘至'字。殆室、壁本一宿,若曰‘室之壁'云尔。"帧按:{天官书}"历斗之会以定填星之位"条下最后一句云:"太岁在甲寅,镇星在东壁,故在营室。"从此可知室、壁本为一宿。
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辨〔证 J.东莞笠氏}:"后汉拟阳侯竹晏之后,报怨,有仇,[以其仇为名,士〕不改其姓,乃加‘二'字,以存夷齐,而移于琅珊吉县。其孙堂固,为后汉侍中。至晋,空毅自宫徙居始平。《元和姓篡 H曰〕‘日本天空胡人归中国为空氏',误矣。"按邓系南宋时临川人。又明陈士元著《姓蹒}:"前汉宣帝时有渴者名堂次。"是则堂姓不始于空晏也。《姓源》曰:"后汉东莞堂晏,本姓竹,报仇,有怨。以其出名贤之后,乃加‘二'字,以存夷齐。又竹姓本姜姓,孤竹君之后。"
寄周冲谦函李仲侠函萧叔纲、叔玉函

遵   睛。晨家中 16°,校中 14°。下午校中 24°。
  浙大各系成绩最优学生。
  晨五点半起。七点半至校。今日天气极佳。松儿晨出鼻血。八点刚复来谈报账。渠在渝四个月,为化学系购置二十一万元之药品,又用去运费一万九千元,旅费二万五千元,其中有十万元系在教部提取,尚有十万元系在新华银行借支。而理院现在可用之预算,实只英美庚款设备项下约四万,去年追加八万元,故相差约十二三万元,余故不得不提出于财政稽核委员会。到直侯、劲夫、香曾、钟韩、润科,请振公记录。至十二点散会。
  今日圈定各系最优良学生廿二名报部。宋祚胤(中文)、周定之(外文)、史以恒(史地)、叶彦谦(数)、冯平贯(物理)、冯慈珍(化学)、雷宏俶(生物)、程自强(电)、邵令娴(化工)、莫慰民(土木)、支德瑜(机械)、娄博生(教育)、韦延光(国文)、蔡显理(英语)、张天定(农艺)、支德瑾(园艺)、雷通明(农化)、王文成(蚕桑)、李文英(农经)、杨光华(电)、严钟英(土木)廿二人。
  今日中午,中央银行杨学行假遵义大兴面粉厂请中膳,到顾俶南夫妇、陈正修夫妇、吴鹏高夫妇、吴世炳与刚复。据吴鹏高云,大兴面粉厂本年以面粉缺乏,只开十五天之工,以面粉缺乏也。该厂每日能出700袋,年需小麦六七十万担。现此间价每袋一千一百五十,贵阳为二千元云。三点回校。舒鸿来谈。
  接何家大姐
遵   晴热。下午家中28°,校中 28°。
  俄兵克复Sevastopol ,Jl:七城于1942年7月为德兵所占。 Crimea半岛肃清。仲崇信来。甲骨文中之天象记录。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季梁、邦华等于今晨乘酒精车回捕。此次开校务会议费用竟达三万元,单伙食一项共去一万四千余元。据潭来者每桌吃500元之菜饭,开会时加至800元,共住六天,故达14000元。又以子弹库多瘪虱,遂有十四人住社会服务处,每人20元。来回车费约一万元。可知浪费之甚。
  十点新聘植物教授仲崇信来。渠自李庄同济来,走十二天,其中停留重庆五天之久。据云,同济大学教职员与丁校长间尚欠融洽。查仲崇信系山东人,系许先甲之婿。余于民国廿二年赴美国时在芝加哥遇见之后,又邂逅于赴香港之轮上,但余均已忘之矣。知许肇南现在上海,不相见已逾十捻矣。与刚复谈理学院账目,颇有争执。
  午后睡一小时。阅夏朴山交来齐鲁大学出版《责善》半月刊二卷十七期,胡厚宣有《甲骨文中之天象记录》。谓武丁时代所记日食凡四次,称为大食,但只有〈甲子〉干支而无年月。西人Opplezer: Canon der Finstesnisse食的标准起自文丁以后,即1208年B. C. ,故元可考。武丁时代月食五次,年月亦不详。星象方面言星名者有四。一为鸟星,疑即《尧典》中之星鸟,则自殷高宗武丁〔时〕已有之。论者以为二十八宿之说,成立于纪元前三四世纪甘石二氏之时(郭沫若)。然鸟星既为南方七宿,则来源甚早可知。(帧按:四象成立之年代,必远在二十八宿以前。)其次则甲骨文中有嘀星。按《玉篇}:嘀坞,鸟舞,则天大雨,语出《孔子家语》。又疑从商,或即商星。三日火星,有曰新大星并火。古言商主大火,如《左传·襄九年·昭元年》均有之。尚有大星,则著者以为是木星。但金星比木星更大。至武乙、文丁时代,卡辞中己有太岁之称,武丁、祖庚时有岁字之卡辞,故殷代星历知识之进步可知。
  接胡太太函赵九章函
  寄梅函
遵   晴。晨校中22°,午后家中28°°晚雷雨。
倭寇攻至海池,洛阳被包围。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新到之Reader's Digest {读者文摘} Februarγ, 1944。
其中有 New Republic {新共和~ China's Skyrocketing Inflation {中国飞升之通货膨胀~ , by Eric Sevareid。谓中国物价比战前涨二百五十倍。美金官价虽一抵二十,但黑市一抵八九十。薪水阶级最受威胁,但洋车夫反比从前优裕,地主亦然。小地主稍差,收入减 10%。但工匠阶级收支相抵,增加 759毛。美国给中国以二万万元黄金,即 80 1∞飞机能载之数,售出每两可得万元,而政府只出 7∞元。但如售出,则将为战时暴富者所得,而以转售于沦陷区,<以)[则〕达日人之手。 UCR之 Mr. Arthur Diff 在台山眼见 40%人氏濒之饿享。美金一元只能有五分钱之购买力,但 UCR活人不少云。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作函数通。今日接章定安函,知祖楠在家赋闲,建文在学校教读,渭庭在绍城营业。渭川在银行为重要职员,己人伪组织矣。又得何家大姐函,知元晋分文未寄家,且余亦久未接函件矣。士俊今日来信,知其在南充高级蚕 l 校教书,收入比公务员多四倍,但只勉强足用而已。近集股作一呜龙蚕种场,又汇洋一千元,由余处转汇家中。定安在绍亦授徒以糊口,但于王学大有研究,抄王学歌诀云:体认良知在去私,物之善否自能知。知行合一知斯致,紧切功夫毋自欺云云。定安在家授徒,杜门不出。余嘱其返分校,以惮于徒步跋涉,不敢往。但绍地租税极重,谓八口之家日虑不饱者,尚须月捐数百元乃至千元。
接士俊函程开甲、吕蔚光、周子竟函接朱岗昆、章定安、王之耀函
寄李振吾、段书i台函寄学生竟试国文试题至遵永泊

遵   晨 22°,阴。
英国炸 Ruhr鲁尔水闸之周年。
晨六点起。九点至校。作函数通。伍五(天纬)、王梦(敏修)及何子清来谈,约至步兵学〔校〕讲演。按步校军事讲演占 90%,政治讲演占 10%云云。今日作函与沈光卿,索还东关南岸之老屋,以此屋租典与沈家已廿五六年,早过期限,故欲取回也。函由杨其泳转去。晤士楷。十二点回。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大仕阁劲夫寓茶点,允敏、松同往。到尊生太太、王超人夫妇、洽周夫妇、杨耀德夫妇、迪生夫妇、晓沧与孙怀慈诸人。尊生头后生疗疮,于昨日开刀,今日己起,未发热。
五点洗浴。回子弹库。张章图厂长介绍其书记章福黎来谈,为其单丁侄子章瑛投军事。其侄在附中初三,年仅十六岁云。陈绵干借其丈夫正安县县长张礼纲来,未值。张系江苏人,前为德江县长,素有能名。
晚阅 Reαder's Digest本年二月份 wing commander Guy P. Gibson "Operation as Arranged"。此文述去年五月十六日英国 Lancaster轰炸机炸 Ruhr Mohne Dam鲁尔水
坝之经过情形 o G于冬天时开始预备,即选择 25架飞机之人员共 m人,日日学低 !
飞,离水面 40叹。同时 G本人与一科学家试验各类轰炸之炸药,因此水闸长 850码,
高与厚均 150叹,为钢骨水泥。于四月间得一适当之炸药,于五月十六月夜前往。 G首轰炸。轰炸以后在上空视察其结果,只觉水中起波浪而已。第二〔机〕轰炸后,为高射炮击中。第三、四、五、六机继之,而 G之机继续低飞,使德国炮火不集中。至最后一机放下炸弹时, 1∞码宽之墙倒下,水由缺口腾出,空中起 10∞叹高之臼沫,鲁尔河谷大水成殃云。
接查济民函寄朱岗昆函沈光卿、杨其泳、霞姐函士俊函何家大姐、元晋函寄贵阳军管区汪带队 官(为附中学生章瑛事).
遵   雨。晨 21°,午后 2°。° Raspberrγ木莓上市。
  崔载阳到校。
  晨五点半起。近日臭虫群出,每晚均起捉五六枚至十余个不等。八点至西南戏园作纪念周。请晓沧讲"来鸿片片",述近来能看到之外国消息,如 Reader's Digest (中国翻印),宣传部之 Reαder's Report及国际文化交换处之 Reader Seroice等。又述一高中毕业生无力进大学,以自修英文,竟能读 Reαder¥ Digest,可知事在人为。希文因初中毕业即从军,至今欲读英文,便觉十二分困难矣。九点回校。十一点返寓。下午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崔载阳来,乃三民主义青年团派来校演讲者。崔为中山大学师范学院院长多年,现为研究部部长云。
  阅《东方杂志》史念海、委敬和《汉朝的建都》一文。述建都长安与匈奴相距近者七百余里,轻骑一日一夕可以至。但惟其近边境,所以对于外患不放松一步,不会引起醉生梦死的习惯。东汉光武建都洛阳,使后代有相反的结果。
  遵义近来樱桃巳渐少,有 Raspbe町上市。此物土名"派来",好像 berrγ之译音。是否土产抑系外国传人,不可知。樱桃此间颗粒尚大,较之南京后湖者元逊色,但有若干核太大,且樱桃未熟时作黄色即行摘下出售矣。本地批把则极小,与四川相似,不值一顾。桃子与梨有佳者,但梨除漏潭金盖梨外均味如嚼蜡耳。李、杏无佳者。西瓜则向来不见。柿子此间甚好,不亚下江。
  接陈秉忠函 振吾函 周冲谦函
  寄黄可铭太太像片 陈仲谦 寄任美愕、李振吾函
遵义   雨。晨 18°°
晨六d点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一致赵九章函。九章于五月一日接气象所代理所长事务。七日来函,巳将所中事务部署得一头绪,并将所中灯油减少卅斤一个月,可以月省三千八百元。又将郭晓岚、黄仕松、叶笃正与朱岗昆之工作排定。每周
有一讨论会,每月有一次查询报告。从此研究工作希望风气大为转变,是一好消息也。余遥领所长名义已八载,再不能继续,故至年终余必再辞,或至七月间上辞呈。不然,真所谓老马恋战,阻住贤路矣。张选枯(祖训之子)来谈。
中午约崔载阳中膳,并邀陈卓如、黄羽仪、晓沧、李相勘、刚复、迪生、劲夫、洽周、谢幼伟、黄尊生、王军谋等。膳毕与劲夫谈至三,点。至合作社开理监事会,到左手谋、赵凤涛、振公、迪生、劲夫、钟韩与余坤珊及高直侯。决议公利互助社以 2∞元为一股,分优先股与普通股两种,凡教职员每人可得一优先股。从前合作社自交与公利互助社办理后,两年前 50元一股者,现均变成 275元。余认十股,故现时为 2750。若目前 200元一股认十股,尚可得余款 750元。
吴穰初来谈,知桐油油渣可作柏油铺路用。但与柏油不同者,柏油一小时即凝
固,油渣一个月不凝,后加松香乃凝结,亦只一时云。晚希文借同学来谈。
寄赵九章、朱胜连、沈光卿函袁守和、卢温甫、张缸哲、蔚光函

遵   阴。晨家中 17°,校中 16°。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近日校中款项拮据,售米四十石,价每市石 1850元。不久又将售一百市石与酒精厂,因修理汽车需款也。如此借债与卖物度日,如何得了。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刚复来。三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商教员升级事,并谈及刚复报账与理院专款问题。
六点至龙王庙。振公、谢幼伟请崔载阳,到洽周、晓沧、李相勘、劲夫及迪生、王军谋,由青年团陈剑三、张延祥等招待。膳后请崔载阳在 13号教室讲"三民主义之哲学体系"。崔将科学分为自然、生物、社会、人文四种,谓三民主义无所不包;并谓科学有叙述、解释、综合、应用之分 O此类分法极不合理,并将经济生计归入自然科学,歪曲事实太甚。听者人数不多,但如此演讲于三民主义有害无利。十点囚。
接梅儿、陈其可、王君韧函
寄黎振声(学生)、王爱予、吴钦烈(介化工系任道源、程伯钩)、昭复、陈仲谦寄善培、沈宗翰、安涛函
遵   晨阴。晨家中 19°。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与邦华,嘱本年秋季租金一百余担谷,必须在生产内付出,并将春租所需一万五千元汇去。阅余所录笔记关于星辰考源与印度天文学数书。中午刚复来谈。下午睡一小时余。三点黄尊生请茶点,到崔载阳、晓沧、洽周、迪生、羽仪、顾假南诸人。据崔云,中山大学校长仍为邹海平,而金湘帆以
代理名义云云。六点回。晚史地二年级生胡金麟来,渠拟专习地文地理。
同事家中现有不少人病者,如羽仪夫人病肋膜炎,振公太太病产后热,谭季龙太太病肾〈状>c脏〕热〔肾炎J,尊生病疗,谢家小孩出席,沈思岩夫妇则轮流有病。.叶左之二少爷羊癫,太太亦不适。晓沧太太常吐血,刚复太太风湿。余家则梅常川卧床病气喘,近又病扁挑腺。胡家珊珊病肺结核,郑家钟英病疯狂,则何病之多也。
《吕氏春秋·有始》篇"精通"条下有:急石召铁,或引之也。是为吸铁石驮?接蔚光、宝壁、张孟闻函尚志电王伯裕函
寄 John Blofeld

遵   阴。上午 2°。。
我兵二万人渡怒江击倭寇。缅北我克复密支那。中英联军分三路经孟拱河谷东部之库芒山,于二十日内出现于密支那,十七日占飞机场。《淮南子》、《吕氏春秋》与《夏小正》天象之比较。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师院学生、浙小主任储笑天来谈,知下学期维持小学之困难。以目前每月用度巳增至 6300(元 J,在浙江同乡会己觉精疲力尽,而专任教员五人尚觉不能维持生活,只-人能得-千二百元之收入而已。
比较《淮南子》与《吕氏春秋》日踵,则《淮南子》均较早。如《淮南子》二月建奎委,{吕氏》仲春建奎;{淮南》六〔月〕建张,{吕氏》季夏建柳川淮南》八月建亢,《吕氏》仲秋建角;{淮南》十一月建牛,{吕氏》仲冬建斗;{淮南》十二月建虚,{吕氏》季冬建妻女。但不识《淮南》之正月是否当于《吕氏》之孟春,故不能肯定《淮南》早于《吕氏 L但《吕氏》建夏正元疑。又《吕氏》昏星与其日踵所在赤经相比,则得孟春 (6X户,仲春 6h,季春 7h,孟夏 7%h,仲夏驴,季夏 7%h,孟秋 7h,仲秋 6%h,季秋 5%h,孟冬护,仲冬 5%h,季冬 5 h。可知古时观测昏星,夏季在下午七点半,而冬季在五点半也。《淮南子》各月日踵较今平均约差 2 h至 lXh,{吕氏春秋》
‘较少,故《吕氏春秋》天象较迟。《夏小正》之天象较二者均早,如三月参则伏,五月参则见。是乃四月日 i睡在参 (5X户,较《淮南子》与《吕氏》四月建毕为早,差2%h,又四月初昏南门 14 h正及五月初昏大火中 16%h,均比现在早 3飞又九月内火系于日,即九月日踵在心 16%h,与现时相差 2%\惟八月参中则旦及十月初昏南门见,与其他部份矛盾。七月汉案户初昏织女正东向,十月初昏织女正北向。按织女目今在 18Xh。按《礼记·月令》各月日踵与《吕氏》全同。而《夏小正》则在《大戴礼},而郑氏注《月令》引之甚多。以余观之,{淮南》星象乃汉初现象,{吕氏》较后,而《夏小正》乃周初之现象也,特月份之是可相比是疑问耳。
王应麟《六经天文编》引唐一行《大衍历议》云:季春在昂十一度半,去参距星 18 0,故曰三月参则伏。立夏日在井四度,(昏〕角中,南门右星人角距西五度,其左
星人角距东 6 0,故曰四月初昏南门正昂则见。五月节日在舆鬼 1 Yzo ,参去日道〔最〕远,以浑仪度之,参体始见。其肩股犹在浊中房屋正中,故日五月参则见。初昏大火中。八月参中则曙失传也,辰伏则参见非中也。十月初昏南门见亦失传也。
定星方中则南门伏非昏见也云云。又曰:南方有狼狐元井鬼,北方有建无斗。《戴东原集》卷五有关于《夏小正》之评莺:五月日踵辑火故参朝现。大火中者夏以建午之月合于《尧典》日永星火以正仲夏《诗》七月流火合乎《月令》季夏昏火中。七月日踵寿星,织女三星恒向降委,寿星西没则降委东升,故初昏织女东向。
十月日踵星纪,织女北向而且星纪在东,故降委直北,织女恒向降委者也。夏时日踵所在与今差二次,与周时差一次,星之见伏旦昏中悉因而异。又谓周人以
,斗、牵牛为纪首,名日星纪 o.自周而上,日月之行不起于斗牛,然则十二次之名,盖周时始定。又谓斗或以建星撞幡以回到东井舆鬼以狼狐。
接王伯裕函

遵   微雨
河南陕县失守。一万年来在赤道上之廿八宿。中印二十八宿星象之异同。
晨六点起,允敏觉头昏。余于八点晤崔载阳于社会服务处。八点半至办公室。
今日推算得中国之二十八宿现在赤道上者,仅参、星、角、虚、危五宿,而在黄道
上者亦只井、鬼、角、房、牛五宿。但两千一百四十年前,即 320 BC,则有参、星、翼、
核、亢、民、虚、危八宿;四千年前 (4290年 )2360 BC,有壁、奎、委、毕、星、张、翼、较、
房、虚、危、室十二宿;六千年前 (6420年 )4500 BC,亦有壁、奎、井、柳、星、张、翼、
尾、斗、虚、危、室;在 2000 BC,有壁、奎、委、毕、参、肯、张、翼、核、民、房、室等十二
宿;在五千年以前 (5350年)则有十二宿,壁、奎、井、星、张、翼、核、房、心、虚、危、室
十二宿在赤道上;八千年以前 (8560年)则有十宿:壁、奎、翼、尾、宾、斗、牛、女、虚、
危。换言之,即两千年前在赤道上之廿八宿八个,四千、五千、六千年以前均为十二
个,八千年以前只十个,一万七百年前奎、鬼、核三宿而已。而如今则只有五个。以
此推论,二十八宿当系五六千年以前之物也。余比较中国与印度之二十八宿,其不
同者实仅虚、危、星、张、翼五宿。后三者印度用 Leo狮子座,而中国用 Hydra长蛇
座与 Crater巨爵座。虚,中国用宝瓶,而印度用瓢瓜,即 Delphinus。奎,则中国距
星为 γ仙女,而印度 Yogatan为主双鱼。其余则均同宿。距星同者计九座:角、民、
室、壁、委、胃、昂、煮、轮。宿同而距星不同者:房、心、尾、宾、斗、危、毕、参、井、鬼、
柳十一座。尚有亢宿印度用大角,牛印度用织女,女宿印度用河鼓。中国距星中只
角宿一为一等星,而印度则有 Spice、 Arctun风 Vega、 Altair、 Aldebaren、 Beteiguese角、
亢、牛、女、毕参六宿。二等星中国只参 . Orion,而印度有尾 λS阮C叩
星 R阳ig伊ulusωIS三座。

收蔡竞平函及诗周隆威函季梁函尚志函郑子政、马继援函
寄高尚志函蔡克平、陈秉忠函胡博渊、查长生、凌纯声、华印椿函

遵   晨雨17°,下午阴。
印度纪年亦始于角宿与中国同。晨六点半起。上午预备下午三点之演讲。重阅印度加尔各答数学教授Se吨upta{印度天文学》一文。氏谓从Kaushitaki
经中,则新月在Magha柳、星二宿9h-loh,则日南至(新月在太阳之后约270,则是时日i睡在ll hX左右,与目前冬至所在差6Xh )。又谓年终月望在Purva phalguni (即张、翼、轮) =8 Leo llhlO'(即日踵在28h10',与目前冬至日踵差5iE10',与大寒差3hll'。但phalguni乃冬季,故年终以冬至为近)。又谓春天始于月望,在Chaitra角亢14h (即日踵春初2h,如以立春谓春初,则差5h )。故知夏至,点过8 Leo 11 hlO', 即约在3100 BC云云。文见P. C. Sengupta" Hindu Astronomy" , Cultural Heritαge ollndiα, Vol. m, pp. 341→378 0上所述三点,第一点与第二、三点不相合,恐新月在Magha为月望在Magha之误。至于第三点,与中国以角起二十八宿之理,盖 Sengupta云,凡月之名均以月望所在之名名之,如月望在Pl叫guni,则此月望即为年夜,翼日为正月Phalguni之第一日。有时一年有十三个月,是则实际等于以日i睡在角为立春,岁首与中国暗合。又谓月望在Magha或 Regulus则为冬至,月望在昂 Karttaus则秋分,可求得其年代为2350 BC。此句第一部份与上所述新月在Magha相冲突。在Baudhayana Sranta Sutra经中,谓冬至前四天月望在Magha即 Regulus计算得为2040 BC。又Vedangus经谓太阳至Aslesha柳宿,中转向北至Dhanishata虚宿初转向北,从此可以算得1400 BC。

遵   晨雨,午阴。十点校中14.50°。石榴开花,批把上市。
  招摇。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西南(庆华)戏园作纪念周,请黄尊生讲"宪法与教育"。今日昕者人数甚少,不达一百人之数。九点至图书馆。十一点朱其清来,渠代表资源委员会视察工学院。余告以工院资助每年只二十万,实太〔少〕。以去年亦为此数,而一年中物价已涨五六倍也。中午在社会服务处中膳,到其清、汤元吉、乔年、耀德、万人选、劲夫等。二点回寓。三点至校。阅《曲礼》。
  《礼记》卷《曲礼上》:史载笔,士载言。前有水,则载青施;前有尘埃,则载呜窍。……行,前朱鸟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招摇在上,急缮其怒。(郑注:画招摇星于挂旗上,以起居坚劲军之威怒。招摇,北斗第七星。)(又,招摇在构端,主指者。)帧按:招摇,北斗第九星,郑注误。
  鹖冠子。《汉书·艺文志》载《鹖冠子》一篇。《韩文公集》及刘艇、《文心雕龙》均称道之。《隋书》称三篇,韩愈称十六篇,而北宋陆徊所注凡十九篇。余所见乃浙大圕《学津讨源》本也。
  天则第四。日不揄辰,月宿其药,当名服事,星守〈勿〉〔弗〕去。弦望朔晦,终始相巡,揄年累岁,用不缰缉。此天之所柄以临斗者也。中参成位,四气为政,前张后极,左角右铺(参伐一曰铁锁)云云。
  环流第五。惟圣人究道之情。唯道之法,公政以明。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运于上,事立于下;斗柄指一方,四塞俱成。此道之用法也云云。
  泰鸿第十。泰一者,执大同之制,调泰鸿之气,正神明之位者也。中央者,太一之位,百神仰制焉云云。
  〈世贤第十六〉〔天权第十七〕下因地利,制以五行,左木、右金、前火、后水、中土。营军陈士,不失其宜。五度既正,无事不举。招摇在上,缮者作下,取法于天,四时求象。春用苍龙,夏用赤鸟,秋用自虎,冬用玄武。夫地已得,何物不可宰?
  《辞海》引《春秋·运斗枢》,谓招摇即摇光,但《晋书·天文志》则为二星。《春秋·运斗枢》云:北斗七星,第七摇光,则招摇也。按《史记·天官书》,构端有二星:一内为矛,招摇;一外为盾,天锋。从此亦可解释招摇本为构之一部,而天锋在构以外。但《天官书》将贯索亦列中宫,则招摇、摇光似二星。《前汉书·天文志》:太初中,有星字于招摇。《星传》曰:"客星守招摇,蛮夷有乱。"《天官书》:天一、枪、桔、矛、盾动摇,角大,兵起。
  寄凌纯声(介赵松乔)、徐瑞和及吴钦烈函
遵   雨。晨家中 16°,校中 14°。
  浙大教职员人数及米贴。招摇非摇光。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今日查校中员生工役人数及教育部所核定之人数,因米贴时时发生问题也。表如下:   生活费等四项合计,为9270992。教育部六月九日来文,浙大教职员连附中在内核定为442人,职员不能超出131人。
  附中卅三年十二月报部,教员47,校工45人。
  卅四年一月薪傣册内,遵163,湄 150,永49,附中日,共415。以上系依照祥治所开数。据孙季恒所开薪棒册内人员,则教职员遵义168人,湄潭161,永兴49人,共3780但中学骤加至57人,故全校为435人。而教育部准报数系大学教273,职 115,附中48,共436人。但恐季恒所开数尚有未尽也。
  中午约朱其清、汤元吉在柿花园一号中膳,到工学院诸教授及刚复、王军谋与直侯、振公、洽周等。三点至旧府中开行政谈话会,重组工读委员会。
  晚阅《玉海》,招摇是否即摇光,因昨日阅《曲礼》后颇有疑问。《天官书》昨日所引构端二星,一内为矛,招摇;一外为盾,天锋。有勾圄十五星,属构。则招摇不应为摇光。《晋书·天文志》:〔北斗〕七星在太微北,……魁四星为旋矶,构三星为玉衡。又魁第-星曰天枢,二曰璇,三曰矶,四日权,五日玉衡,六日开阳,七日摇光。……梗河三星在角北,招摇一星在其北,玄戈一星在招摇北……七火七星在招摇东。是则招摇非摇光明甚。《乾象新书》石申列舍星 166,角至惨,石申中宫星 318,招摇至郎将。《前汉书·律历志》注:尧史以星正时,周史以月正日。《宋志》何承天曰:汉代杂侯清台,以昏明中星,课日所在,日之所在,虽不可见,月盈则〈亏〉〔蚀〕,必当其冲,以月推日,踞次可知〔焉〕。祖冲之曰:晋时姜友始以月食检日,知冬至在斗 17°,(《刘向传》画诵书传,夜观星宿,或不寐达旦。《前汉书》:太初中,星字于招摇。《星传》曰:客星守招摇,蛮夷有乱。……其后汉兵击大宛,斩其王。招摇远夷之分也云云。若招摇为七星之一,不当如此。且《史记·天官书》: 天一、枪、桔、矛、盾动摇。〔角〕大,兵起。亦可与《前汉书》对照也。
遵   雨。晨校中 15°。
《史记·律书》与天象全不相合。
晨六点起。上午作函数通。午后二点至校。三点至次东门验收寅记建筑之工学院房屋,计去年十月动工,凡六阅月,费廿四万元,约共五十方,故每方四千八百
元之谱,单竹笆墙瓦顶三画土地板。到劲夫、乔年、怀慈、直侯、沈耀祖等。四点至柿花园一号剃头、洗浴。晚约校中租屋之房东陈秉忠(老邮局)、柏杰生(何家巷三
号)、周梦余(五号)、王梦九("首都"隔壁)、喻界凡(何家巷四号)、李绍霖(江公祠)、罗徽五(柿花园)、张星甫(龙王庙),及王欲为(豫章)、梦秋、直侯作陪。尚有
唐宗垄、郭惠苍、杨叔恒(子尹路)、陈王氏(杨柳街女生宿舍)均未约。八点田。
阅《史记·律书~,发现《律书》与《天官书》天象不相合。《史记》卷二十五《律书第三~:虚者,能实能虚 O言阳〔气〕冬则宛藏〔于虚J,日冬至则一阴下藏,一阳上舒,故日虚。按虚日赤经为廿-小时廿六分十八秒,岁差三秒又一六 O八,故需 3916年即 2016 BC始得冬至日在虚。又《律书》云:自东壁而东至于营室。东壁既在营室之东,安能东壁之东再有营室。其余东西方向均误。此种说法只能在纸上谈天文,与天象全不相合。但从此可知冬至日在虚,乃向来之传说如此。其中尚有与《天官书》不合者,则以建代斗,以留代昂,以浊代毕,以罚代撑,先后相易;以狼代井,以弧代鬼,以浊代柳,张星二宿,位置对易。如若假定有-天体与岁阴及岁星之互轮运行代表太阳则可通。
《史记》卷二十六《历书~:昔自在古,历建正作于孟春。于时冰洋发垫,百草奋兴。次顺四时,卒于冬分。太史公曰:神农以前尚矣。盖黄帝考定星历,建立五行,起消息,正闰馀,于是有天地神抵物类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民是以能有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异业,敬而不渎。民以物享, r 灾祸不生,所求不匮。少悍氏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扰,不可放物,祸灾荐至,莫
尽其气。制顷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厉)(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
. <状)[常J.无相侵渎。《前汉书》卷二十七上《五行志~:左氏传曰:晋侯问士弱曰:宋灾,于是乎知有天道,何也?〈对)(说〕曰:古之火正,谓火官也,掌祭火星,行大政。季春昏,心星出东方,而睐、七星、鸟首正在南方,则用火;季秋,星人,则止火,以顺天时,救民疾。帧按:{左传》己失原来火正之意义。
接黔省府秘书秦乐道函吴泽霖电寄陶行知、子政、高尚志、朱正元函吴恕三函郑彦菜函孟闻函

遵   雨。晨16°°。
开始写《二十八宿考》。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上午阅《史记·律书》及《历书~,觉其中有若干与《天官书》不合,且与天象不符。《律书》中二十八宿之方位东西与实际不合,如营室在东壁之西,而反在东,即其例也。因悟古时看天,将星象之位置直移于纸上,如是则左右对易,故《天官书》及《淮南子》有太岁左行、岁星右转之说,以一在地面而一在天上也。《周礼》春官注:岁星为阳右行于天,太岁为阴左行于地云云。 John Chalmer亦不解何以中国星象东西倒置,正以此也。又《律》五音宫商角徽羽,宫黄
, 钟为女虚危,商系房,心尾,商星姑选为角,羽疑是张翼牲,但以徽为参,不可解耳。中午回。二点至校。洽周来。渠又欲辞训导长职,余挽留之,嘱其至明春晓峰回时为止。闻谢冶英将辞职,自增一困难也。五点半回。今日阅王应麟《困学记闻》。其人于书无所〔不〕窥,可称渊博。晚着手写《二十八宿考》。一年来未捕管作文,极觉生疏。至十一点一刻睡,仅写八百余宇耳。接傅毓衡

遵   雨。百舌之雏鸟将出巢。
至酒精厂。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接晓峰函,知渠于上月底赴中美及西美,在 Chicago芝加哥、 Wisconsin威斯康星等大学讲演。所作《中国地理研究》一文已在 Annals 0/ American Geographers {美国地理学家汇刊》出版,颇得美国学术界之赞许。附寄 Conrad一函,关于温甫所著之《中国之气候》一文有所更正,余即转寄与温甫。十点四寓。
今日为酒精厂成立四周纪念,汤元吉厂长约校中同事往茅草铺聚餐,并观京剧。到香曾、驾吾、迪生夫妇、李相助等人及校外张鸣岗、丁假生、沈绍滋、卡青芳、曹文光、基先艾等,牟贡三亦到。膳后二点后即作京戏,计有《草桥关》、《女起解》
及李启明、叶克勤合作之《三击掌}(王宝制iI事)、朱诚中与周香艳之《杀惜》、姚碧梧、周臣寿、周香艳之《临江驿》及石光莹太太与周紫云之《朱买臣马前泼水》。戏毕巳六点,乃乘酒精厂车回寓。
晚中华圣公会之思安德 Andrew Spurr来谈。渠系英国 Durham达勒姆文学士,前欲来之文学教授 Renwick乃其先生也。渠新从成都、重庆回云。接章定安函。渠以王学歌诀相赠云:"体认良知在去私,物之善否自能知。知行合一知斯致,紧切功夫毋自欺"云云。
接晓峰四月二十日函 Institute for Research in Biography , 296 Broadway , New York City 接朱晓寰、王之耀、九章函 C. A. Nichols
寄温甫与絮非函

遵   雨。晨 18°。
  孙立人师兵一团抵孟拱河之南高旺。萧仁源来(字泼诚)。王涝祥来。翁正士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师院英语三学生王清祥来谈,知渠于去年七月间外事局征求翻译人员时去昆明,后在蒙自一带教轻兵器之用法,以身弱多病,请假回校。并知同去者叶显美以得回归热在滇病故,此事外事局并未有报告。
  外语班萧仁源来谈关于兼课办法问题。浙大向不准兼课,但目前以教员生计困难,故余坤珊、顾谷宜辈均在外语班专任,收入总在二三千元一月。校中亦遂不禁止之。惟乙种奖金以名额有限,嘱其退出而已。据萧云,外语班教授系上校级阶,月可得五千元左右,副教授则为中校,月亦三四千元,其薪给前者 590元,后者 400元云云。余介绍周简白及樊平章二人,渠允以周为编辑云。
  中午劲夫借霞初等来谈。午后二点至校。作函数通。晚五点半回。晚作《二十八宿考》,至十二点以后始睡。
  寄赵九章函又支票一纸
遵   晨阴,下午睛。
美国海军在纽几内亚西北 Shonten群岛中之最大岛 Biak上岸,新几内亚全岛为美兵所包围。晨自治会朱杰来。又黎振声(土三)、翁正士(机三)、任雨吉(土三)、林昭(土三)来。
晨六点起。上午作《二十八宿考》。直至下午二点,始将第二部"中国、印度二十八宿是否起于一源"写就,并作一表。至此全文尚只写二分之一也。机三学生翁正士来询天文上星座之地位,如"月离于毕,悻谤沱兮"之理由及其季节。晚土木系学生黎振声、任雨吉、林昭三人来,亦来借图。余将梅文鼎之星图转交与翁正士,史地系所制二天文图交与黎振声。
二点半至社会服务处开浙江同乡会年会,到五十人左右,由余主席。首由丁绍均(假生)报告常务,次胡铭元报告财务,次胡颂翰报告总务。知自两年前大会以来,共计捐款十一万元左右,而维持小学己费八九万元之多,故维持极感困难。目前每月需六千元,明年或需月二万元矣。选张一能、胡铭元、宣金桥、胡颂翰、劲夫、丁绍均等九人为理事,应高岗、振公等三人为监事。散会己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回。
七点至播声电影院〔看〕外文系所演之《悔罪女》话剧。此剧系德国 Friedrich Hebbel著, "Maria Magdalena"为其原名,系三幕悲剧,述一木匠 Anthony家庭事。因其家财慷慨赠与人,遂致其未婚女婿富翁哈特悔婚,其子卡尔被冤下狱,女 Clara遂致投井而死。此剧最吃紧者为女 Clara,周定之扮此角尚不错,薄学文为木匠安通亦佳。其余刘长庚之卡尔、潘维白之雷翁哈特、何毓津之书记均平平。韩莲静为安通妻稍差。今日借允敏、希文、松同往,遇汤元吉、晓沧、张光冈诸人。此剧系汤翻译,张君川导演云。
接吕蔚光寄 Institute of Research in Biography , N. Y. 陈其可、程民德函寄赵九章函朱晓寰函

遵   晴。晨 19°,晚 24°。石榴开花,杏子上市。
  晨六点起。八点至西南大戏园作纪念周,请陈卓如讲"近世科学与中国社会"。述中国社会系宗法家庭制度之社会,故作事往往以命令式行之,不能完〔全〕〈由〉理解,又客观少而主观多,又无科学方法各点。今日为本届最后一次纪念周。
  回校。顾文聪之叔顾开先来谈,渠拟携其侄回重庆。王之耀来。王在四川反对其直接上司测候所游学泽,不欢而散,在湖南又与测候所主任刘粹中闹。此人殆不能与任何人合作。余告以浙大不能录用,拟给川资遣往他处。李絮非来谈。温甫来谈。
  午后睡一小时。至农民银行晤胡铭元,谈一百二十万元透支事。'至图书馆阅山阴胡天游著《春秋夏正考》。三点至校。与劲夫谈。又与振公谈。接永兴钱琢如信,知渠与高直侯意见甚深,近以将冯镇停职事,抗不受命。晚永兴学生考取译员训练班者谢瑞璋、王锐中、鲍亦钟、阮孟明四人来。十一点睡。
  接钱琢如函
  寄朱晓寰、周绢白函
遵   晴佳。晨 21°。百舌雏鸟离巢。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温甫来谈,知地理教授拟聘其同班毕业之王维屏,江阴人,现白沙女子师范。王之耀来。振公昨与谈,知其有神经病,因自去年九月后患
失眠症,情况与沈次由颇相似云。资助其旅费一千元人川,其妻已回岳家云。作函数通。接振吾函,知渠下学期可以回校。拟请劲夫任总务事。中午回。允敏近一
星期胃中作恶,今日又头晕。女仆熊嫂发热,故家中人手更形缺乏。午后睡一小时。阅顾顿刚、杨向奎合著《三皇考},内附录钱琢如《太一考》文,系哈佛燕京社出版,民廿五年印行。 p.29引《庄子·天下》篇:关尹、老鸭闻其风而悦之。建之以常元有,主之以太一。《淮南子·本经训}:帝者体太一,王者法阴阳,霸者则四时,君者用六律。《吕氏春秋·大乐》篇:万物所出,造于太一。《楚辞》第二篇是《九歌},第一个歌是《东皇太一》。汉武帝相信鬼神,多立太一之祀,在诸神中取得独尊地位。元鼎五年, 112 BC,为伐南越,告祷太一,以牡荆画幡日月北斗登龙,以象太一三星。 p.43,西汉是极重历法的时代,在天象里有大帝星,有五帝星。《甘〔氏〕公星经》云:天皇大帝一星在勾陈口中。《史记·天官书}: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可见紫宫里有太一,即天皇大帝云云。 p. 133引《甘〔氏〕公星经}:天皇大帝本秉万神图,一星在勾陈中名耀魄室,五帝之尊祖也。天一、太一主承神有两星在紫微宫门外,俱侍星天皇大帝, p.235,钱琢如以为现在赤经 14h50'53",赤纬 74 024'54"有一帝星离极 15。36',两千年以前离极只七八度。《论语》所称:为政以〈法)(德J,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昭十七年《公羊头大火为大辰,<代>(伐〕为大辰,北辰亦为大辰。除 . Ursa Minor外,没有第二个星可以担当这个名义。日本人新城新藏以北斗七星来解释《论语》北辰,实在有些误会。西汉人叫这个星太一常居,也无非是人地相的意思。《晋书·天文志》. . . 其纽星,天之枢也。第一星主月,太子也。第二星主日,亦太一之坐。. . . . . .唐以后就叫这坐赤明的星为帝星,不再叫它作太一常居或太一了。《开元占经》卷 107,石氏中宫星座古今同异说,天一、太一旧并在轮度,今均在翼度,太乙星在紫微宫门外右星之南,天乙一星在同舍,与太一相近。《晋书·天文志》则谓太一在天一南。两晋时候,天的北极在天枢星附近,离开 α星和自星距离约略相等。句陈口中的 α星究竟比北极五星中的自星明亮得多,当时就把主御群神报万神的天皇大帝从自星乔迁到 α星去,又把大微垣中五帝座搬到华盖之下,让五帝与天皇大帝时时可相接近。这一番天象迁都运动做得轰轰烈烈,和西汉末年的郊祀改革运动有点相像,但是北极五星中的第二星还保留着帝王的尊号,从此紫微宫里有两个天帝而没有正妃了。太一和天一的讨论,可算得中国史、天文史上不可缺少的史料。
接储润科函高尚志函教部密件振吾函
寄蔚光函寄徐延熙、孙念慈、蔡邦华函振吾函


遵   睛佳。晨24°°。
  施雅风、梁靳善来。 Bishop HaU、 Mr. Sp回来。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上午迪生、洽周借香港主教何明华 Bishop Hall及思安得 Andrew Spurr来。何明华与朱友渔现为云贵区之主教,朱在美国,故何为之代理,此次来遵、湄视察云。渠曾在哈佛及纽约 Theological Seminarγ神学院教书。定于明日下午请渠讲演。
  午后二点开稽核委员会,并至保管股米仓及化学肥皂厂与机械工场视察。后二者为生产工场也。据乔年云,制四百条肥皂(一条二块)须一百老斤牛油、柏油,十五老斤烧碱。牛油六十元一斤,烧碱市价十六万元一筒,三百公斤。校中购价最近三万九千五百元,但算成本以九万元一筒,即三百元一公斤计,十五老斤抵十公斤需三千元,两共九千元。售价每条三十元,制四百条可得一万二千元,实得一万二千元,合作社抽 5%,加 Running Expense (经销费用,每条五角)一千元,两可相抵云。机械工场近为酒精厂翻沙十余万元,得利益七万元。
  接钱琢如、张以刚函
遵   睛。晨 22°。石榴花盛开,蟠蝉鸣。
  各国在大学人数。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晓峰寄来《美国地理学会报》上所登《中国地理之研究》一文。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请香港主教、现任黔滇区主教何明华 Bishop Hall 演讲。渠对于学生救济会方面甚为出力,曾在英国与 Lady Cripps帮同募款云。但今日听者甚少,西南大戏园地方又大,到者仅五六十人之谱。题为"英国现况",述英国节省物资,集中人力情形。谓英国于战前只能产所需粮食 40%,目前则可产 80%云。晚六点约何明华 Horgarth、 Spurr思安得及香曾、洽周、劲夫、 EF谋、迪生等晚膳。据何明华云,战期内英国对于音乐兴趣大为浓厚。谓英国教育,教育趋势虽有集中之意,但仍保存研究之自由。谓 Stafford Cripps虽有继任为首相之希望,但其人过于孤介。又谓英、俄两国颇能合作云。八点三刻散。
  作《二十八宿》文至十一点。阅 Reαder Service May 16 , '44 , British Universities after the War 一文。谓英国 British Association Committee on Post War University Edu.cation and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achers主张英国大学学生于战后须自五万人增至七万五千人。据目前情形,各国在大学人数与全国人口其比例为:美国 11125,瑞士 11381,苏格兰 11473,法 11480,瑞典 11543,荷 11579,德 11604,意 11808,威尔士 11941,英格兰 111013。英国大学问题乃经费问题,收人必将减少。在 1939年各大学得政府资助共二百四十万镑,地方政府六十万镑。 British Association主张战后增加一倍。 E. Simon主张五年中增四倍,外加基金二千万镑。过去廿五年二分之一大学经费来自政府,但大学极为自由。此项补助由一委员会University Grants Committee决定之。其决定办法,财部均接受施行,每五年给一次,其执行用途全由大学。目前尚有一种趋向,即令大学与社会发生较密切之关系。因此,大学之使命亦为讨论之一问题。据Red Brick University著者Bruce Truscott,求知为大学唯一使命。 Only "Fellows are essential" ,All Souls College Oxford根本无学生under. graduate. But a university without research would be nothing but a super secondary school. British Association Committee , research no less than teaching is an essential part of the work of a university.同时有人批评目前大学过于专门化,故对于non vo. cational education在大学亦须注意。教育的方法亦须改良,减少教课钟点而增加 | senior时间。最后关于各国教授学生之交换,亦应加以注意。
  接哈佛大学Dean Jones函蔡竟平、翁咏霓函(附晓峰文Geographic Research in China, Annαls of American Geographers , March , 1944 , pp. 47-62)
遵   晨24°,下午28°。晚九点雨,有电无雷。
  晨五点半起。八点半至校。阅来往文件,并预备本年度预算实际之分配。十 二点回。睡一小时。三点约孙季恒及王劲夫来谈预算问题。今年全校预算七百廿万元,即全校每月可得六十万元。即使不打折扣核实发给,除付龙泉分校月九万五 千元、中学一万五千外,实在可支配者仅四十九万元。其中去每月薪水工资教职六 成加薪及加课钟点共二十四万元,又除煤水费用二万元,实在可用于消耗购置者廿 三万元,加工程师增班费年三十七万元,即月三万元,可得廿六万元。据现在估计, 租金月一万元,修缮三万元,旅运三万元,医药一万五千,招待开会招生五千,利息 一万元,购置一万元不在内,已十万元,只余十六万元。照目前支配,永兴三万六 千,湄潭七万,则遵义只六万,万不敷用。故学生灯油只能裁减,庶几永兴二万五 千,湄潭五万五千,遵义八万,或勉可敷分配也。
  晚作《二十八宿》文至十二点。
遵   雨。晨22°,校中 18°。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至校。写《二十八宿》文。十二点回。午后二点半至社会服务处招待本届毕业生,到二百余人。余因记错时间,到稍迟。余述年来毕业同学喜常时调换工作,五日京兆,为世垢病。又喜集中大都市,亦不经济。因重庆、贵阳多一个大学生关系少,而在小市镇则关系大也。最后述利用馀闲时之重要。次请晓沧讲演,希望毕业生能为国争光。次吴馥初讲"把稳船舵,开足机器,坚固船身"等三点。毕业生由郑士俊致答辞。四点半回。
  晚作《二十八宿考》,直至十二点始睡。迄今止已写十六页,约六千余字,全文一半之谱。余历〔来〕作文,无此次之苦者,因时间太局促,只有偷闲于批公文及写信以外始有时间。以此常于八点后写至子夜始止,但亦并不觉乏力而己。
  希文缺乏衣服,余今日为购内衣二袭,袜子一双,费九百五十元。梅周来患肘下淋巴腺肿,欲打绿〔氯〕化腆。余今日询李天助医生,知绿化钙对于T.B.性淋巴腺肿可一样有效云。校中检查身体,学生尚有一百余人未经检查。据李医云,患T. B.者甚多,尤以毕业一班为最甚云。
  接陈献、秦乐道、钟道锠
  寄赵梯熊
遵   晨日出时佳。上午十点雨,至二点止。下午阴。晨22°。
  倭寇离长沙只七十里。"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至校。遇士楷,请其作天文图上几千年来赤道上二十八宿之数目。作函数通。束星北及振公〔来〕.知束星北将应军令部魏大铭之邀,赴渝作无线电试验,告假两个月。增禄病胃,将赴筑养病。今日得钱琢如函,对于总务高直侯撤冯镇职一事,大抱不平,有负气辞职之表示。此事直侯亦办得不妙,因事先未与琢如商量也。午后睡半小时。步校邱仲廉、伍五来,约十二三赴步校讲演。下午写《二十八宿》文。五点洗浴。希文至梅家晚膳。接张式烈函,知渠欲来考浙大,余即作一复函。
  晚作《二十八宿考》文,直至晚十一点。西方星座中可以明知其古代为游牧民族,如巴比伦以星辰为群羊,太阳、北斗七星为老羊,大角星为牧夫Shepherd等可知。而中国古代为农耕社会,星座如牵牛、织女、宾、斗等等。中国有日出而作、日人而息之谚,但游牧民族则为行国,逐水草而居,故凤夜即起,因得见晨星。农业社会元此需要,故以观昏星为主。西方之用十号宫,而中国之所以用二十八宿者在此。西南一带小旅馆中〈当〉〔常〕在门前悬灯,上写"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此诚旅行者必须之常识也。虽是天指天气非天象,但二者古代根本不分。
  接张式烈、琢如函
  寄增禄、爱予、梅儿、九弟仁甫、琢如、式烈函
遵   晴。下午有阵雨,晚雨。
  刘奎斗报告缅北战况。
  晨六点起。学生钱风来,为肺病学生顾文聪将由其叔顾开轩送往重庆,因款不敷借五千元事。作函与刘奎斗。渠在缅北领战车第一营,于去年十月下旬成立,以奎斗为 sewice company补给连长,负抢救修理之责。士兵车辆甚多(数目被抹去),士兵多由国内驾驶兵团拨往。于一月十五日开始爬越野人山,经三昼夜抵缅北,抵抬头不见天日之原始林,距火线二十余哩。开始战事训练,一月以后经训练往前线。三月三日全营随伴步兵一营开始向盟关及瓦鲁班之敌迂回进击。经一周之战,将敌十八师团完全击溃,夺获敌十八师团司令部关防。两周内进展五十哩。刘函作于五月十九,当时距 Kamaing十余哩、 Mogong孟拱卅哩。战地沟渠多而森林密,战车行动困难,且敌有战防炮 antitankgun。月初新到 35吨之中型战车,敌之最大口径战防炮皆不能击穿,有数车中十余弹,但未打穿。敌主兵集中于孟拱,最近半月内缅北战事可能有惊人发展云云。
  午后睡一小时。劲夫来谈。晚作《二十八宿考》一文至十二点睡。
  接杜宗光函 章彭年函 刘奎斗函 稼梅函 舒鸿、叶笃正、徐行健函
  寄刘奎斗函
遵   昙。午后 26°。
同盟军在欧洲法国登陆,舰四千艘,飞机一万一千架。美英兵入罗马城。工程师节纪念大禹。火烧次东门工场,损失极大。
晨五点三刻起。昨晚雨,但今晨雨已止。今日为工程师节,工学院新屋落成,故举〔行〕工程师节纪念并落成典礼。余于八点到次东门,工程师学会遵义分会会长陈正修已到,由劲夫等招待节目。上午纪念会,余主席,请劲夫报告筹备经过,陈
正修致辞,次洽周、晓沧演说。余所讲者关于洪水之故事,采徐旭人著《中国古代史之传说时代},其中有英文 Frazer讲世界之洪水译稿。散会约十点。请钱钟韩讲演(学术讲演),今日学生到者并不多,一百人左右而己。
余于十一点至办公室L十二点回。今日家中雇二裁缝缝衣,一为温州人,一为宁波人,吃饭外五十元一天。饭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三点二十分左右闻次东门工场有火警。任旭圆来报告,余即借沈监工、钱源泉二人往。抵其地则烟火直冲天霄,看者人满,排列城墙上五六百人之多。询沈尚贤,知由发电室起火。缘负荷重发热,而屋为木板顶,上加茅草,故即延烧。时风为 SSE。三点十分起火,不十分钟即延至其西之电机实验室北面及化工机器肥皂室,转瞬间又延烧至电机室北化工室与土木实验〔室〕。金工机工场及化工研究室以瓦顶得免,机械实验室以在南亦得免。总计损失最大为化工之机器,电机之 power全烧去,土木之重大机器亦毁去,时学生到场搬运者极踊跃,并抢救取水,故书籍、药品、化工均取出。县政府曾派〈人〉消防队到场。到四点半已熄。余下梯至机械、化工各室一观。二十年来
之精华损失殆尽,可胜浩叹!今日教职员到场者亦不少,除劲夫外,苏元复、沈开听、吴文楠、沈尚贤、钟兴锐等等。余于五点回。二十年以来在学校曾两遇火警。一在东南大学时代,火烧口宇房,是在冬天夜间,乃民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此次则为卅三年六月六日。查工场原为木板顶,当时以瓦顶价贵也。后以木板漏水而换瓦顶,又以梁小不成,乃于其上加茅草。余曾偏偏于延烧,故于建化学及金工场时均改瓦顶,去年又另买地建筑新屋,不料竟遭回禄,实大不幸也。
晚写《二十八宿考》至十一点,完成第二部份,全稿已写四分之三矣。〔补记:自六月六日至九月廿囚, 109天中,美国后方勤务部运送登陆士兵二百五十万人,车五十万辆,一千七百万吨军火及供品。〕〔补记:呈部报损失单。依时价计化工系五百九十五万元,电机系二百卅三万,土木系九万六千,其中万能机修理一万五千元不在内。机械系损失甚微(参阅七月十二日记) 0 J
接 George B. Cressey函接程石泉译《西洋科学初期史) (Prof. B. Farrington: Science in Antiquity , Home Uni. Library)
寄徐张稼梅函琢如函咏霓、赵廷炳等函 .

遵   晨雨 23°,下午阴。
昨欧洲第二战场开始发动,以 Seine塞纳河河口为重要。盟军攻入克恩城 Caen , Cherbourg 附近,在Le Harre西南卅哩。 Allies took Bayean 15 miles NW of Caen , 65 miles from Cherbourg & 35 miles SW of Le Harre. Allies occupy 50 miles stretch of coast , and advance 12 miles inland Caen is 10 miles up Orne estuary.丁敬之、税务征收局局长胡铭元(善初)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次东门工场,见余烬满地,焦柱烂苇矗立地上。计烧去电机实验室、动力室、肥皂房、化工原理实验室、药品室及土木实验室。火起于原动力室,以负荷过重之故。损失以化工为最大,占全系 50%,其中玻璃损失几 80%。电机次之, 20%,以电讯毫无损失也。土木则除万能机被焚外,馀均抢出。万能机系瑞士出品,惟尚能修理。至于机械,则仅损零星小件而已。九点至校。十一点半田。
午后三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工场善后问题。今日发部一电,报告起火事实。今日工院又停课一天,发动全体学生将工场烬余中所拾之零件、拆卸之机件均放于新屋中。今日己大致就绪,明日可以上课。行政谈话会决定要部拨建筑费二百万元,又救急费五十万元,以若干房子及机件急待修理也。此次学生救火甚为,得力,拟出布告奖励之,并函谢专员公署、县府等。
晚作《二十八宿考》至十点。
寄部电

遵   晨阴。晨 2°。。见萤火虫。
中国岁星周与印度岁星周。
晨五点半起。《二十八宿考》第二部已写就,对于摄提格等岁名及行运方向,终有未慌于心。《史记}:"摄提格岁:岁阴左行在寅,岁星右转居丑。正月,与斗、牵牛晨出东方。单阙岁:岁阴在卵,星居子。以二月与婪女、虚、危晨出,曰降人"云云。孙渊如《问宇堂〔集 J.太阴考》引郑康成注《周礼}:岁星为阳,右行于天,太岁为阴,左行于地。是则所谓右行乃顺中国二十八宿之次序也;所谓左行乃顺十二辰之次序也。印度二十八宿起于昂,木岁周起于 Cartica宫,即昂、毕二宿,其事见 Brennand Hindu Astronomy。且依据新城新藏《东洋天文学史研究》第 280页,则印度二十八宿次序由昂起,东南西北与中国二十八宿东北西南之方向相反。因此知孙渊如《太阴考》所引《书·纬》云,天左动起于牵牛,地右动起于毕之意义也。从此可知《史记·天官书》所云,实有两个岁星周在内:一为中国所固有起于斗、牵牛,右转,即岁星在丑,与斗~牵牛晨出东方是也;一为印度的木星周,即岁阴左行在寅,以一月与日晨是也,其方向左行。孙渊如又引乐说云(注《周礼} ) ,岁星与日常太岁月建之辰以见。郑康成云云者,非谓岁星与太岁同次,盖如太岁在寅之年,岁星虽在丑,其出必在建寅之月也。余所不能解者,即《天官书》云,以正月与斗、牵牛晨出东方,夫斗、牵牛系汉初冬至,除非作建子,则斗、牵牛晨出不应在正月。但若作建子,则与太岁在寅摄提格之年又不合。《淮南子》云,以十一月与斗、牵牛晨出东方,与十一月冬至相合,但非建寅之月,其故何哉。
接刚复、朱炳海、董显光美大使馆寄学术建国丛刊
寄吴士选函(报告工场失火情形并催拨五十万元) George B. Cressey

遵   阴。晨 22°。
  盟军在法国占诺曼第内陆五哩之贝叶城。敌已至长沙外围。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至校。作《二十八宿考》。因余急于将此文作成后可规定预算,以便往湄潭。下午睡一小时。三点至校。 Spurr来,知 Bishop Hall已于昨晨去贵阳。报载厦门大学萨本栋,在去渝途中在三桥翻车遇险,幸未受重伤。
  三点开浙大同学校友会之募捐委员会,为工院募捐兴复。到王劲夫、沈尚贤、吴霞、李乔年、苏元复、郑晓沧、舒国容、赵凤涛。决定以五百万元为目标,为购设备之用,并函知各地同学会。五点散。
  晓沧第二女钟英,自神经失常后去渝留二月,为蔡竞平送回,余原来送成都之计划未成。到家后又来遵义,欲往贵阳,半途而回。今日来余处三次,谓学生何志学必欲置之死地。余早主张将其锢禁一室,因如此疯人实危险也。
  六点回。阿牛来,知其夏衣及米均被焚。允敏给与蓝布一丈五,又希文旧衣一套。据阿牛报告,知发电室归技工余文昌及新升校工惠保林管理。是日参观者多见烟囱有火花,即报告俞国顺。经五分钟后劲夫来,始停机器。烟囱火由阿牛取被盖住始熄,但不幸板已着火,遂致不可救药云云。
  接赵曾银、舒厚信、刘震清、陆翔伯、杨新美、增禄、琢如、梅函
  寄立夫、一樵、尹任先、傅毓衡、增禄函
遵   阴。 22°。绣球开花。
谣传长沙失守。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近日为赶制《二十八宿考》文,日夜从事于此。但以迫于时间,故文字不免有缺憾矣。原定不过一万字,现已有一万六千字。有若干部份实觉尚须详考他书,或与人讨论后始能作定论,但亦不能再待矣。于北极之移动与赤道之移〔动〕两节尤甚。晚间亦作《二十八宿考》至十二点始睡。余近两周均如此,幸于身体尚无碍,不知其后何如。
近钟英常来余处,说东指西,忽说某同学何志学,又说校工,又说其父亲将置之死地。此人真无法安置。余以为不如将其禁闭,而晓沧似无决心。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四点半晤萧仁源于外语班(文庙 ),为步校保送至外语班事。后知希文尚未服务满一年,无保送之资格也。希文喜以其同学来信写英文交人改,余〔以〕为学问之道初元捷径,只有用苦工。若自己不写英文,以他人所写之英文教另一人改之,而以为能得益,谬矣。晚十二点睡。
遵   晨昙 19°,校中 18°°
美海军首次攻 Saipan塞班岛飞机 190架。滇西我军攻克龙陵,倭寇犯浙东攻龙游。
晨六点起。七点至办公室。阅文件后知教育部已到公文,准教职员生育子女得 2000元津贴事可以应用,于四月闹起。但公务员则去年十月间起,又差后六个月矣。作《二十八宿考》。十二点回。
午后睡一小时。刘操南以所著《重差术及测定日距方法考》一文交阅。出自《周悻算经~,但有重差之名而无其法,至晋刘徽始集重差之法而成书。实为句股术,即 Pythagoras法也。《新唐书》误作刘向撰,书名《九章算术~,合重差二卷,故称"九章算术十卷"云云。
五点至柿花园洗浴。浴毕回。六点至梦秋处晚膳。到晓沧、直侯及江君、任君、游君,均中大毕业生。任现为私立酒精厂经理矣。在梦秋处见其亡弟之照片。据云震旦毕业,死时仅廿丸岁,为共产党所刺死云。八点半起又开始作《二十八宿
考~,至十一点半始将全文脱稿,共 45页,约一万六千字。得萨本栋条,知今日过遵义,明日即行,约七点至子弹库。
遵   睛。晨家中 2 1.50°。
美机炸日本千岛群岛之松轮岛。河南克复灵宝。六大学派赴美教授。中国统计之不精确。
晨五点半起。七点前到办公室,因昨与萨栋西(本栋)约于今晨在校相会也。至则萨校长借曾纪录已到。曾系华侨公司经理,向系在缅甸经营,现在重庆戴家巷三号(福建惠安南丰别墅为其家)。知萨前次来贵阳撞车并未受伤,渠去重庆系应美国国务院之邀赴美讲学。本年为南开陈君序经、北大杨振声、金陵陈裕光、岭南容启东、研究院汪敬熙君,厦门即萨本栋也。渠等定于六月底赴美。借萨、曾二人至工院工场及新教室参观。余托萨将此间六月六号失火情形报告于部中,并将急需款救济之情形( J。并曾晤李相助及黄羽仪。萨去美国,其职务由生物学汪君代行云。九点即告别。据曾云,闽省鼠疫起源于邵武一带,间北、浙南、赣西为严厉。近来又猖獗。曾之父亲等于二十年前死于鼠疫。据云,全家十八人,死于鼠疫者计十七人云云。
上午作函数通。下午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吴世炳来谈,知纺绸售 2∞一尺,而阴丹士林三百元一尺。大兴面粉厂面粉现每袋 47磅,售价 1400元。据云,黔农业改进所最初调查,谓每年遵义区l可供三十万担之小麦,故设厂计划大兴面粉厂每日出六百袋,即约二百市担一天, 300天,故每年只六万担小麦已足应付。但实际只能收年一万余担,故只供二个月之用。可知统计不精确,则要做计划即谈不到矣。
四点至学生服务处何家巷口新屋开会,到迪生、香曾、振公及谢冶英与钮志芳。通过本夏七、八两月预算二十四万元。本年春季五个月预算原为卅五万元,后又加购书四万、房屋四万及工读三万,共四十六万。故今年必超出一百余万元也。五点半回。晚将《二十八宿》稿与林昭。
接龙泉分校电
寄储润科函

遵   晨雨,家中 23°,校中 21°。下午 23°。

湘敌进犯长沙,至株州以北廿里龙头铺及易家湾等地。益阳被我克复。敌陷浙龙游。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八点半行往步兵学校,应伍天纬之邀演讲,由刘宣靖招待。九点半对将官班及学院队学生演讲一小时,题为"科学与国防"。十一点在刘宣靖(震清)办公室中膳,到教务沈君庄宇、总务林君肝及伍天纬等。刘宣靖系
122

士官十三期毕业,曾驻日占釜山一带。据〔云J.日本士兵虽较英美为苦,但较之中国尚优待,以其所食饭米虽少,但所有每人所需之食物营养( J。故中国学生初到时或觉饥饿,但数星期后即觉营养充足不觉饥饿矣。以是更知科学之不容缓图,因士兵之营养亦须用科学方法也。沈庄宇初自印度受训回,谓德国有老虎坦克,有 88炮,为同盟国所元,实为敌人之利器。在印度见有 antitank rocket反坦克火箭,用电发射,能穿坦克钢板,但每分只二发;而已,携带极轻便云。渠留英国两月。
十一点回。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及建筑委员会,决定参加教厅所举〔办〕之联合考试。龙泉分校来电告急,以倭寇又在蠢动也。汇兑已不通。决建造 50方之宿舍。六点借劲夫、直侯诸人至唐家祠堂阅建屋地基。七点回。晚十点睡。
接邓颂九、鲍克兰函赵梯荣函
遵   晨雨,校中 19°。E
  一九一六年威尔逊总统定六月十四为美国日,至一九四二年六月扩大为联合国日,即 Unit.ed Nations Day。美兵在 Saipan塞班岛登陆。彬彬在中学成绩。陕西水利。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附中卅二年秋季学期学生一览表,知附中现高中四班(三,二,一,一),初中三班(三,二,一);又六年制两班;共九li1I o计高中 137人,初中 139人,六年制 88人,全校 364人。彬彬在高中一。该级分两班,共 68人。年岁最幼十五,彬为年事最幼之一人。上学期平均 77.8。全级六十八人中有六人 80分以上,五人 77分以上,故彬彬在十名左右。宁平均 68分,在班为中下云。
  晨作函数通。高直侯为一年级处置冯镇停职事与钱琢如扭曲,钱右冯镇,而教员中如润科、胡哲敷均不喜之。而琢如又喜骂人,直侯写信亦不客气,故遂至隔阂愈甚。余为作一函,主张凭公查办。但冯知不容于众,已自动离去。前日;戴明扬亦谓冯镇豪赌也。此事遂告一段落矣。
  今日絮非将《二十八宿》文第二部缮就交来,又阅一过。午后三点至校。晚阅报,见六月十二《大公报》有孔昭皑《陕西的水利工程》一文。谓民九年及十八年陕两次大旱,遂决兴办水利。自十九年起,至今十四年,成完者:(甲)渭河以北有(一)泾惠渠,(二)洛惠渠,(三)渭惠渠。(乙)渭河以南(一)黑惠渠,(二)梅惠渠,(三)洋惠渠正施工,(四)涝惠渠。(丙)秦岭以南(一)汉惠渠,(二)褒惠渠正施工,(三)渭惠渠。(丁)陕北(一)绥德织女渠,(二)定惠渠正施工。其中泾、洛、渭、黑、梅、萍、涝、汉、褒、渭十渠,共计可灌之田二百五十万亩,以泾惠为最大。定惠十万亩,织女五万亩,泾惠八十万亩,洛惠五十万亩。用渠灌水的田,每亩在渭北,
  可多收麦五市斗或棉花六十斤。工程以洛惠最难,须通过大荔县之一山。工程师为李星五。泾洛工程局局长陆士基任职已十年,但创始人为李仪祉,曾著《关中八渠》及《水利纲要》云云。
  接何清隐、钱琢如、舒鸿吕炯函又文一篇蒋d麟、徐守谦函
  寄士楷、何清隐、李振吾、吕炯函琢如函
遵   晨雨,校中 19.5°。杨梅上市。
  美国 B 29飞机廿架炸日本九州八幡制铁炼焦所。余师 McAdie逝世,氏元子,不知其夫人尚在人间否。
  晨六点起。七点一刻至校。作函数通。九点开遵义县第一次临时参议会,是为实行三民主义、成立地方自治之开端。屋系新建泥砖墙,五开间两楼,费仅六十万元。按临时参议会会员系由县府推举加倍人数,由省府圈定。遵义额二十名。牟贡三为主席,周子光副。其馀余所识者有喻界凡、李仲明、王筑生、柏杰生、江伯琳、陈秉忠、刘肇基等。今日来宾到者颇〔众〕。九点三刻开会。牟议长主席,王筑生为秘书。牟报告后,由长官高文伯、卡青芳致辞,县党部杨文亚、青年团曹文光致辞,最后参议员代表李仲明答辞。十一点半散。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虞振铺来谈,知贵阳物价飞腾,肉已至七十元一斤,蛋五元一个,米每市斗四百元左右云。温甫来 j自气象所借得朱贡三《天文考古录》来,中有《中国史上之哈雷彗星》、《中国日斑史》、《春秋日蚀考》、《轩辑流星雨史},均为我中国独步之记录也。适 Cressey寄来《美国地理学报》五本,又《地理学家汇刊》五本。余如贫儿骤富,应接不暇矣。在《地理学家汇刊} Annals of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民卅二年九月号有 J. R. Smith退职会长时讲演,题为"农田与草地在欧亚历史周期上之一因子",亦饶兴趣。在 Geogrα'Phic Review上,知余师 Alexander McAdie于去年十一月一日去世,年八十岁。晚年在 Virginia。
  晚林昭来,交来朱贡三{(史记·天官书〉恒星图考》。阅《二十八宿考》文稿至十二点睡。
  接曾昭权函费福焘、路季讷、增禄函
  寄曾昭权、舒鸿、梅儿函丁绪宝、汪典存函
遵   雨。晨校中 20.5°。日中阴,晚大雨。桃子上市,洋葱上市。
.
今晨美机廿架首次炸九州八幡、门司与小仓三地,又在塞班岛登陆。缅甸孙、廖二师占加迈。《二十八宿考》一文脱稿。希脱拉研究成吉斯汗作战策略。朱文鑫《天文考古录》。
晨五点半起。昨林昭将稿《二十八宿考》交来后,昨晚、今晨将其重阅一过,可称最后修改稿。即交与絮非,在《思想与时代》付印。此文承土木系三年级生林昭
124

费时抄录,余心甚感之。林且极细心,曾改正原稿中数〔处〕。如毕宿五 Aldebaran,西方为金牛之眼而非角,但 Aratos诗则以为角云。在 J. R. Smith登《美国地理学家汇刊》中《欧亚历史周期性~-文中,依据 Bishop亦以周为游牧民族自中亚窜人,此点甚可疑。其时适有旱灾,故牧羊草地受限,故逼使周人东下。《汇报》六月份第 153页,谓周人文化与 1200 BC侵人印度之 Aryan雅利安人相似。又 157页述成吉思汗称为世界上自来最伟大之骑士。成吉思汗之成功,欧人以为其士兵众多,乃欺人之谈。氏乃以战略、战术及纪律胜,因其能集中战力较任何人为快,且用闪电战与第五纵队。据说希脱拉及其部下曾对成吉思汗之作战策略加以详尽之研究云云。在同杂志卅二年六月号有 S. S.飞lisher "The Seasons arrival and lengths" 《季节之来临与长短》一文,述美国各地四季之长短。氏以 0。以下为冬,以平均温度。。与 10。间为春、秋,以 10。至 20。为早夏、晚夏,以 20 0上为夏,分法与宝望不同
Z玉。
阅朱贡三著《天文考古录》。朱氏对于我国古代天文之供献,搜集不遗余力,厥功甚伟。如谓中国哈雷彗星,引英国 Crommelin博士以春秋鲁文公十四年 611 BC秋七月t有星字人于北斗,谓为 Halley Comet哈雷彗星最古之记录。《史记·六国表》秦躁公十年彗星见 467 BC,氏亦以为哈雷彗〔星〕。但最可靠者为《史记·秦本纪》始皇七年,彗星先出东方,见北方,五月见西方。十六日,与克氏所推周期相合,即每 76年发现也。我国字之名始见春秋,书于经者三。彗之名始见战国及秦。此外有天梅、蓬星等等。又著《中国日斑史~,知最初起汉成帝河平元年 BC 28,有黑气大如钱在日中。迄明怀宗,-千六百余年中,见于史者共 101次。十一月、二月为最多,夏季甚少,七月元之,大概以日猛或日远之故。氏以客星为无期变星,其名始见《天官书~,与.彗星、新星不同,恒在银河及螺旋星云之中?又考据轩辗流星雨史, Leonids狮子座流星谓我国历史记载特多且详,自 902 AD至 1833年只十三次记录,我国得六七次。并寻 I{谈天H亚力伟烈 Alex Wylie)云,钮顿 H. A. Newton考相传之书,知自唐昭宗天复二年至道光十三年共有十三次。天复二年在
霜降前七夜,至道光十三年则在立冬后六夜。故发现轩辗雨之日期在 (913)[ 931 J

年中,移后二十八日,即约百年三日也。下午睡一小时。周定之来,知其父亲周绢白来函;拟应外语班萧仁源之聘来班任编辑,其一妻一妾及周定之异母弟亦同来云。二点半至校。迪生、王军谋来谈。五点半囚。晚作预算。晚九点睡。今日絮非来,将《二十八宿》稿交去。据云可登《思想与时代~,于八月初即可
出云。
接谢家玉、周绚白、蒋慰堂面
寄徐世大(行健)、费福焘、汪长炳、董显光函(郭晓岚《天文考古录}-本)寄刚复函 G.
B. Cressey葛德、石

遵   雨
武王伐纣之年。十月之交。朔日辛卵。
晨六点半起。今日仍雨不止。晨阅新城《东洋天文学史研究》。
关于"周初之年代", p. 146 , p. 148。新城信武王克纣之年为1066 BC。谓周初

时似无一定历法,惟时时于岁终置闰月,p.144,傅其常近于夏正。并以月始见时之
目时
月相称为"础",以此日为月之初日,依王国维《生霸死霸考》也。其根据为古文献中武成"一月王辰旁死霸",又《国语·周语~:"武王伐殷,岁在鸦火。"由是推定其年为1066。又谓《诗~:十月之交,朔日辛卵({幽风~)。此日食究起于幽王六年 776 BC抑平王卅六年735 BC,颇难决定。如系幽王六年,则称夏正八月为十月,恐于前误失二闰月之故。若谓起于平王卅六年,则以夏正十一月朔为十月朔矣。
午后剃头。束星北来。五点虞振铺来谈。借至寓中,约振铺及羽仪在家晚膳。膳后谈至八点半散。九点半睡。接许道夫、吕蔚光函接汪典存电路季讷函又电
遵   阴。晨20°°。
长沙陷落于倭。埃及名猫为mau。英国之百岁老人。
晨六点起。七点至旧府中办公室作预算。张王军谋来谈招新生事。余主张新生少招,名额必须减少,预期实到人数在三百以下。十一点半回。午后睡一小时。近来因《二十八宿》文字方写就,故晚间九点即睡,但精神反觉萎顿,盖二星期之劳顿J势不能不休息也。午后三点半至柿花园洗浴。回。 E生院徐瑞和来,为学生刘尚经函徐,欲告发卫生院吞没医药事。陈立太太来谈。
'晚阅 Globe Digest {环球文摘》一卷第十一期,中有关猫一文"Up and Down of the Cat" , A. E. Balla时, Chαmber }ournal,系爱丁堡期刊上转载。谓猫在英国尚不达一千年,但在埃及四千年以前已受人崇奉。在1800 BC牌上即有Mau一字,即猫也。按此与中国音同,可怪也。在1890年在尼罗河Beni Hassan地方发掘,得十八万只猫之遗体。自埃于汉初传至欧洲,于948 AD始达英国土。
同期另一文"Let us live to he 100" , Paul Dukes,登Sundαy Dispαtch {星期日电讯报》。英国于1837年始有强迫生卒年月之登记,故自 1938年始有可靠之百岁老人。英皇乔治五世对于百岁老人均去函道〔贺〕。至欧战前英国合众王国有百岁老人150人,即卅万人中有一人也。但遵义即有百岁老罗荣声。英国统计百岁老,女多于男,为3:1,而穷苦人较富贵人为多。最要为吃简单之食物与和平之性情云。
接舒鸿、赵丸章接萧仁源、函

遵   雨。午21°°。
德国以元线电控制飞机炸英,是为新式武器。遵义县之收入。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作学校预算。十二点至社会服务处应张呜岗之约中膳。今日到者为临时县〈宪)(参〕议会会员,有议长牟贡三、副议长周子光及李仲明、刘肇基与杨治亚、曹文光、徐瑞和、罗雨生、李念蒜等等。据云,卡青芳县长与盐商订约,强迫民夫运盐至贵阳,每担 540元,月一万六千担,县中抽取 10%,亦可得七八十万元。但其款之用途并未公开,且运盐之民夫可以免兵役,因此他区可免兵役之人遂不得不当兵,以是会议中大起责问。遵义县一年收入颇可观。县政府本身本年一千六百万元,乡村二千七百万元。县中尚有一万六千担米谷为公粮,此乃由亩捐而来,每元税须纳四斗米,以三斗解省,一斗解县。此外,尚有一千余担公地亦归县府,收人一千六百万元。以四十万为卫生经费,约占 4%;而教育经费占 40% ,即六百四十万元,而所办者只一中学与两中心小学而已云云。参议会遵义会员 28人,一年开会二次,每次约五天,但得县长同意可展期二三天。
二点至校。晚五点半回。黄尊生来谈。今日接默君信,知渠己抵渝,住歌乐山考试院附近张家坡阅卷大楼。知能能在周南女学,森森在长郡中学,均在蓝田。-最近湘局危急,想、二校又将迁移也。
接吴文照、李良骥、王福山、储润科、王之耀函二姊函

寄周绢白函李伯纶函

遵   晨雨,下午大雨。
  美国副总统 Wallace到重庆,留五日。俄兵占芬兰 Viborg。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并安排预算直至十二点回寓。今日浙大同学会开会,余以须安排预算,未能抽暇。四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招生。决定桂林托广西大学,重庆托中央大学,龙泉托分校,贵阳、遵义自招。次讨论及发聘书问题及预算问题,至六点半散。七点回。
  预算拟定如下:
  民国卅三年度经费支配(七月起实行)
收入 全年 每月
经常 经常费添班先修班 7 , 200, 000元 370 ,000 18.000 600, 000元 30 ,000 1500
临时 临时费师院设备 300 ,000 360 ,000 631 ,500 内三万归中学分校另有十万元

支出

龙泉分校每月九万五千,分校部中另拨年廿六万元,又添班十万,师范设备廿四万

附中 " fI一万五千,附中另由部拨年卅七万八千元
总校薪水、六成补助、力口课津贴工资廿四万元
教职员煤水津贴二万元

以上四项共去卅七万元,尚余廿六万一千五。
大学部总办公费(每月)
医药15 ,000 租金 10 ,000 . 旅运 30 ,000 修缮 30 ,000 购置 10 ,000 会议 5 ,000
图书期刊 5 ,000 大考考卷 5 ,000 以上八项共需十一万元。 .
遵义 2人灯、路灯 6, 000元一月 2人柴 1 ,000
65 ,000 水灶煤 8 ,000 杂类 2000
邮电 6000 上五项共 23 ,000
各系消耗 电机 12, 900 机械 13, 100 化工 7, 900 土木 900

遵义除上数外尚余 7200元,归校长办公室、教务处等廿四单位分之。

湄潭  二人路灯 6, 000元 宿舍煤灶 6 ,000
50 ,000 二人柴 1 ,000 邮电 3 ,000
    旅费 1 ,000 修缮 2 ,000

尚余八千二百八十元,作二十余单位支配。

永兴    6 ,000 邮电 1 ,000
25 ,000 油 3 ,000 修缮 3 ,000
    圄 2 ,000  旅运 2 ,000


尚余八千元一月。

机油 2 gal 2 112
汽油
菜油 160斤 100 5 80 20
木炭 150斤 800 200 30 200 800 400 600 100 30 60
酒精 2 gal. 10 8 10 4 1 112 1
系别 电机 化工机械土木物理化学生物农化病害 园艺农艺理化蚕桑
实验 用品 500 400 200 200 400 400
肥料

  单价:机油、汽油每加仑一千元,菜油每斤六十元,木炭每斤二元五,木柴每百斤四十五元,酒精每加仑四百五十。
  寄吴文照、二姐(渝)、赵九章、钱安涛、郭洽周函
湄   晨雨,下午阴。六点 19.2°,下午二点 21.8°。
  中太平洋马里亚纳群岛西,日美发生海战。美海军总司令 Nimitz宣布美第五舰队已毁敌机六百架,日舰沉没者四艘。美国航空母舰二艘、主力舰一艘受伤,但元沉没者。
  晨五点即起。收拾行装。六点半即有校工来。余留一条交与高直侯,嘱约李乔年本年毕业典礼时,代表教职员演讲。七点差一刻即乘洋车出发,别允敏、希文、松松,至北大路车站,时惠国农已先在。即购票登车,乃贵阳公路所租江南汽车公司之车。司机湖南人,在公司多年,向在杭州、上海一带开行,故能说沪语,但不识字,对于公司尚忠心,可知吴经理之组织能力不恶也。江南汽车公司现尚有车七八十。乘今日车系 diesel柴油机车,故行甚速,十一点即到湄潭西门。同车来者有周本先及两铭商店主人张承先,即系保朱北泉者云。
  至文庙,遇舒厚信。渠以办事棘手,提出体育乏人照料、无球类及家中病人太 | 多三点。并报告与孙斯大于十六日举行县参议会,舒托斯大出席。斯大与朱善培 | 被邀晚膳(十七),遂与刚复、邦华商定,于十八中午请参议员全体而未列舒之名, r 遂发生误会。舒谓斯大骂人,而斯大则谓舒趋其寓,声势汹汹欲打人。大致两方亦各有不是处也。中膳后斯大亦来哭诉。
  二点至"湄江"看梅。自前晚起发气喘,昨打一针,今日稍好,但略有温度。据云,戴圣瑜己来诊视一次,给与感冒药,费卅元云。晤季梁,渠已将新房布置。其新夫人 Demant在另室,未见到。而晤硕民夫妇,知梅曾在渠寓包饭二天,以病而止。回。与刘学志、顾维卿谈。五点孙宗彭来谈。
湄潭   阴,偶有微雨。晨 18.3°,下午 2 1.10°
  倭寇陷湘乡。夏坚白《应用天文学》。中外星名意义同。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湄江"晤刚复,与谈下年聘请教员及本年预算,及和解舒厚信与孙斯大二人冲突事。余于晚间与舒谈,为孙斯大说明渠未有故意骂人之事,而劝斯大复职。斯大己表示决不再〔任〕训11导,但实际斯大教课不得学生欢迎,如另调只能当事务方面,于渠亦不相宜也。厚信亦提出辞职,余已慰留之矣。晤梅儿,渠己觅戴2E瑜诊一次。今日感冒稍佳,仍未起床。晤增禄。又硕民来,余将《二十八宿考》一文交阅,渠于当日即交还。余嘱其说出应修改之处,渠不肯作表示。中膳后,彬彬来。又戒其弗犯校规,因渠有一晚出外观大学话剧未告假云。
  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到刚复、邦华、善培、厚信等。决定星期六招待湄部毕业生,请廉先、建功、守珍、季梁讲演。对于招新生,湄潭希望另设分考处。对于预算及发聘书事,余略作报告。晚邦华来谈。知孙怀慈将去云大,杨守珍有去资中酒精厂,林汝瑶、熊守和去中大之消息。
  阅夏坚白著《应用天文学 H商务"大学丛书")。谓 Spica角宿,古代希腊、罗马、印度、中国、诺尔曼、法、德、意、英均以此星座为处女,尊为纯洁童贞之象征者,乃因角宿一发清澄之青白光之故。又谓轩较十四 Regulus αLeo为狮子之心, Denebola . Leo为狮子之尾。巴比伦称前者为王国,波斯人称之为中心。又守护天之四方位之星,在中国前者为轩辗十四,后者为五帝内座,则似同出一源,而 α与日对调也。同书(《应用天文学》) 136页毕宿五乃金牛座之主星,与 ε杰、 γ、 o四星合成 V形,再伸长此 V至金牛 6及己,即五车五及天纲则成二角。巴比伦人谓此天牛能降雨,后世称毕宿为降文星。约五千年前,波斯因毕宿五当春分点,呼为天之守护者,指天之东者,与心宿二(西)、轩辘十四(南)及北落师门(北)相对。又希腊 Antare意为火星之敌,我国古代火星迫近此星,认为王者之凶兆。罗马呼 Siri.us天狼星为犬,大暑时为犬日,即晨升时也。
湄   阴。下午、晚雨。晨 19.80,下午 21.20°。
  晨五点起。八点至"湄江"。遇许道夫。看此间公利互助社情形。湄潭师生合作,故只有一个公利互助社,每日可有数百元至四五千元之营业,故颇不恶。现正思将农场所出洋葱向贵阳、遵义销售。此间价目为每斤十六元,而贵阳七八十元云。杨守珍来谈。晤朱善墙不值。
  午后睡半小时。程民德、凌德洪来谈。又苏步青来,借至数学研究部。与建功约,明日招待学生,请演讲。杨守珍来。又邦华来,知十八日招待参议会时,刚复起而致辞历半小时之久,且语侵及省府、县府。韩宗祥为议长起而辩论,刚复又反驳,以致不欢而散云。吴长春、仲崇信来谈。约章瑞华、陈裕明、舒厚信三人谈下学期预算事,知学生仍有取热水而洗脸,遂致无开水可吃。余谓校中只供给冷开水而不供给热水。
  晚钱琢如对于高直侯函件中文字大肆攻击。直侯作函喜骂人,余巳戒之。琢如提出辞一年级主任职。吴文晖、王季梁来谈。又贝时璋来谈。余以《二十八宿》文交与琢如一阅。
  晚阅 Phillip Lenard勒纳 Great Man 01 Science (科学界之伟人》。于古代只取 Pythagoras毕达哥拉斯、 Euclid欧几里得、 Archimedes阿基米德及 Hipparchus喜帕恰斯四人,亚列士多德不在内。对于中世纪之没落,以为是黄、黑二种与臼人混合之故。书虽〔出〕于 1933年(译本),但纳粹主义色彩已重。
湄   昙,今日有阳光。五点仍下阵雨数分钟。晨 20.9°,下午 29.3°。
  倭寇侵衡山、攸县、萍乡。
  晨五点半起。硕民来。{皆琢如赴县政府 H吾谷润枫,为永兴中国银行租屋事。缘中行永兴主任不得市民之同情,因之房东要求出屋,虽出重价亦不允。而中行一经迁移,则中央各机关均不方便,于地方金融亦不利。邻县凤冈正竭力怂恿中行迁移,而反对中行最力者为商会会长刘某云。
  至学生救济〔委员〕会楼上晤肺病学生陈继述。陈系龙泉分校学生,由英士大学转来。自去夏身体不好,近忽吐血甚剧,几濒于危,惟三周来未吐血云。朱善培来谈,为附中校长事。渠不愿再连任,推润科、胡哲敷与王子培。林汝瑶来谈,因中央大学园艺乏人,冯泽芳来函邀熊同和与林汝瑶。林为生计所迫,有去意。余嘱其担任总务。渠鉴于校中员生自私自利,不守纪律之情况,劝余辞职。余甚然其说,但如何能实现大是问题耳。
  三点约留湄毕业同学一百二十余人茶点,并请祝廉先、陈建功、杨守珍、王季梁四人致辞。晓沧、润苍、刚复、邦华亦到。至五点散。邦华及润苍来谈生产问题,决定二原则,即(一)经济公开、(二)自力更生。据润苍谓,种洋葱一亩只须三十人工、二百斤豆饼加租金,但可得三千斤。以二十元一斤计,可得六万元。此物不需人工,无害虫,且可保存长久,易于运送云。
  晚约厚信、斯大二人晚膳。余嘱二人释前嫌,但未谈过去事。膳后陈裕明及厚信谈此间事务之困难。今日星辰胶洁,本年第一夜也。夏振锋来谈。
湄   晴。晨 20.8°,午后 30.°。°
晨五点半起。上午八点仲崇信来。谓峨眉山之海棠分布甚广,自山足至山顶。但杜自鸟,山下者甚小,而山上为大种。蚊子只限于 1100公尺下。又谓山上多巨大之楠木,在清心阁左边和尚墓上有明代楠木。又谓山中刺杉亦以 1100高度为止,再上则为冷杉矣。
刚复来约明晚请季梁夫妇晚膳。约林汝瑶来谈。又许道夫及舒鸿来谈公利互助社与总务两方合作事。现自六月,将盐、米二项交与合作社办理。孙宗彭来谈。中午约梅、彬、宁三儿在办公室中膳。梅气喘虽好,咳嗽未愈,且于半月前痰中又有血,恐肺部已坏,正宜详为检查。但渠又不能走动,甚可虑也。
午后睡一小时。阅夏坚白著《应用天文学》关于星一章。此章关于中国星宿方面有不少错误。宁儿来,渠英文太坏,非加以补习不可。至晓沧处。出晤琢如, r 余将《二十八宿考H改名为《二十八宿起源之时间与地点})交琢如一阅。琢如对
于星座方面向不加注意。故对于此文不能有所批评。但提出关于《左传·信公五
年》正月朔日冬至,迄一百卅三年后冬至在二月,以为是少加一闰,因用十九年七
闰之法。又对于新城金石碑文中年代,以天文求得之年代,以为不足据。
晤刚复。六点至季梁处。其新夫人Demant制草,邀余与梅晚膳。梅在De.mant德梦铁处学德文甫二月半,已能约略懂句子云。丰子,t岂女丰宁馨(在数系三年级)、化系四年级冯慈珍,德均以为大可造就云。
接振公、爱予函罗忠忱函

湄   晴。晨19.20,午31.20°。
  苏军克Vitbesk。美军已占Cherbourg之大部。倭军攻衡阳,陷浙街州。警报。
  晨五点起。约钱琢如乘滑竿,赴永兴。以滑竿索价昂,单程400元,来回650元,故琢如遂步行。滑竿夫又皆吃鸦片者,每次均先索钱,得款后饱吃鸦片始得成行。于六点半出发,在刘河渡停半小时,十点半到永兴。与尚志谈,余告以琢如将辞职不干一年级主任事。尚志以为琢如尚可留。一小时后琢如来,余与谈下年〔度〕一年级主任事。渠不愿担任,一则以家在帽潭,人在永兴,则损失太大;二则以与直侯言语文字冲突,以为总务有种种刁难,作事不方便。但琢如不为主任,则一年级数学即缺人,且无教授矣。召章元善之女章斐来,知其在生物系成绩中平。
  中膳后召集学生谈话。现一年级尚有学生三百二十人。计文36,理48,工 154,农59,师三十三人。其中女生五十九人。下期到遵者192人,赴帽者124人。与润科及校医张光耀谈。又招陆攒何谈,知近月来用度每月约三万六七千元,而灯油占二万元左右。余嘱其送一详单来。
  二点半别琢如回捕。沿途因太阳猛故觉热,惟余能睡,故不觉其苦。六点抵漏。洗盟后至据江饭店,与刚复夫妇约新婚季梁夫妇晚膳,并约硕民夫妇作陪。谈至八点半回。孙稚蒜、舒厚信来谈。又邦华来谈农院教员事。晚间星不甚明了,似有CiSt卷层云。十二点左右有紧急警报,王子东来报告,余起后即睡。
  电教部
自湄至遵   晨微雨,下午阴。
  Karl F. Ga旧S; Prince of Mαthemαtician.
  晨五点半起。招许鉴明,托其觅车辆赴遵,因余急于回遵。阅Phillip Lenard 《科学界之伟人·高司传~o
  Karl Friedrich Gaus日, 1777一1855, page 246. What is now taught in all kinds of educational inst.tutions under the name of science is what Gauss regarded as a mere
  too1 , a suhsidiarγmatter, mathematica1 technique. The masterγof motors and wireless waves hy knowing ahout them does not ennoh1e humanity , it coarsens and degrades them , and even makes them ohvious1y more stupid. On the other hand , the joy of new1y found insight 1ifts them up , when understanding for it has heen cultivated. Gauss was never in hurry to puh1ish , since this was a secondarγmatter for him. The foundation of it was a striving for truth and a fee1ing for justice.《法拉第传》247-262页, 1791.1867 A. D.。法拉第对于思想极为审慎。往往有不可思议之事渠能信之,但一经事实证明其误,则无论如何美丽之理论,则立即放弃,其爱真理至于如此。氏喜闲静,故曾辞皇家学会会长及政府之勋章。氏五十后曾一度患病,但以赴亚尔魄山休养数年得愈云。
  十一点中膳。膳后即赴车站,晓沧、邦华、善培、斯大、厚信均来送别。余所乘者为四十二兵工厂之油车。因该厂在湄潭搜菜油,每日需一吨之数,油价因以高涨。押车者系苏太仓狄膺之戚属。据云,桐梓北街于上月失火,烧死二十九人。海军学校医官俞姓全家被焚,可谓惨矣。一点出发,五点半始到。同来者有童毓华、冯一飞等。六点半回寓。蒋l辟已自永兴一年级来,拟候车返。
  接林继庸、路季讷、刘震南、柳克令、尹任先、张饪哲、吴忠、三、陈独真及防空技术研究会会议纪录吕蔚光叔谅二函典存电俊升电
遵   上午阴。晨校中24°,家中26°°。
  美国缺乏壮丁。飞机之进步。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批阅函件至十二点。劲夫来谈。午后睡一小时余。三点半至校。五点馀回。
  阅Reader Service No. 32六月十六号有关大战战术之改变使美国缺乏青年一文,Changed war tactics create a shortage of young men , Newsreel,系在美国三月廿七出版。谓开战之初,美国工业感觉青年缺乏,故鼓吹青年不应全体从军,结果理工学生得以缓役。但至本年二月间,海军、陆军均感觉到青年之缺乏。在最近一年中,美军部需一百万以上之兵,而尚无法可以得此数。罗斯福于三月间召集记者,说明工业与海陆军究竟是谁需要最急。美国军火业已至最高峰,故工业之需已不及军部矣。当晚动员委员会即改变政策。 Selective service directed that no industrial deferment he granted any youth in the 18 25 hracket unless each case was specifically approved hy the State Director.如此决定使二十五万青年本可缓役者,至七月一日即须从军。罗斯福与 Andrew Jay May下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与 Donald M. N elson Chairman of War Production Board均未说明理由。最明显为每月所抽壮丁,每月差十万人,壮丁年龄过高。而最要者为战术之更变。在廿八年欧战之初,闪电战使德 国能横行波兰与西欧,最要之主动力为机械化部队与飞机。故当时欲抵制德兵,非有二者不可。当时步兵之地位系押队而非先锋,但到如今则步兵已成先锋。 Today we have altered our own military conceptions , we no longer have armored corps , we have army co甲s, halanced units of infa由γand mechanized force.与上次欧战之潦沟战固不同,与四年前之闪电战又不相同。目前死亡最大者成步兵,故每月需人之数激增,甚至将原有其他部队变为步兵。
  在 Wαr in Pictures June , 1943上,有 Sir Frederick Handley Page著 "Still Safer Flying"-文。氏谓飞行中有一重大危险,即飞机在空中如速度降至一定数字,则忽然失其浮力。此速度名 stalling speed失速速度,普通为最高速度 2/5,如最高速为每小时 (700)(300)哩,则 S. V.为 120哩,氏发明 stalling slot失速翼缝,使此速度减少一半,至今德国战斗机上亦用之,氏于 1911年发明-五十马力之机器,飞经伦敦上空。上次欧战最成功之长距离轰炸机为 Handley Page Biplane,载重一吨,高速 87哩,马力 400,而此次氏所造之 Halifax,载重五吨半,有四个 Rolls Royce Merlin 引擎共八千马力,速度 300哩。
  寄虞振铺、方振寿、鲁珍、王福山、王师事是函振吾函安涛函
遵   晨 25°,十点雨。下午雨,寻雾。
  我兵占有芬兰 Karelian省首府 Petrozavodsk,在Leningrad东北 300哩。收复浙衙州、赣萍乡。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上午阅 Cressey, G. B.葛德石送来公开函,内中对于中国政治、教育、工业、财政攻击不遗余力,而尤对于中国政治趋势之向独裁。谓国民政府初到南京时颇倾向于开〔明〕,而近年则-味学纳粹。对于大学在战时未能尽力,亦加以攻击。谓即使有四分之-学生死于战场上,而民主主义若能胜利,未始非福。谓有若于美国远征军所做之事,中国人均优为之。对于独党专政实所不解。对于建设,主张注重铁道、重工业、农业与出口物资四者。接晓峰来函,知晓峰在美国所购(为气象所)书均已办妥,并与 G. E. Stechert取得联系,知尚有美金四百余存在该店,而该店竟不作复,其故何也。
  中膳后睡-小时。三点至校。张孟闻来,知本年科学社卅周纪念,各处社友分头庆祝。孟闻提议在湄潭读论文,谓卢析薪另有函来委托。开行政谈话会,决定教员加薪:助教十元,讲师 20元,教授、副教授各 30元,但其数均由校中六成扣去,而教员于中央之十二成中可以加得若干。
  五点半至社会服务处,出席第十届遵义各机关联谊聚餐会,各人均出餐费一百元。今日到四十余人,有过路之江西省党部梁主任委员及九十三军傅参谋长等讲演,又有县中学生唱歌。八点散。
  接晓峰函
遵   雨。晨 23°。
美总统签署菲律宾独立案,保证战后为民主国,但美得利用海陆空军基地。敌便衣队至湘来阳。团契萧慎德、钟一鹤来。史地系胡金麟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阅来往文书若干件,并作函与赵九章,为向美国购书事。近连得晓峰三函,四月十六、二十及五月廿七,内寄中央信托局 Universal Cor喃 poration范祖淹函,知己与纽约 G. E. Stechert公司交涉得复,谓民卅年所寄美金五百余元己收到,除付账外,尚余四百六十余元,并将发票寄来。余嘱九章将所中需要旧杂志开单与范祖淹,将此项所残缺之数能补全,庶几不致中断, Stechert得款而不定杂志,实属误事之至。据晓峰函,则一二年内之旧杂志即不易补到也。
中午回。膳后睡一小时。二点至校。作函与晓峰,告以下年〔度〕聘教员事。地组已聘得王维屏而温甫可以留校,史组不主张更动。晓峰允在美购药,但药单须开去。三点开校舍建筑委员会,到霞初、吴静山、高直侯及怀慈与劲夫、振公。决定向部〔请〕建筑费一百五十万元。先建动力室与化工实验室各十一方,每方价一万一千元,共约廿四万元,交由寅记建造,即日订约。请劲夫与穰初与寅记面商。六点回。晚预备明日毕业典礼之讲演,题为"胜利在望中之大学教育"。
接赵九章函
寄赵九章、张晓峰函赵九章又函 Charles F. Bucks函

遵   晨阴,午阵雨,下午雨 25°,气压骤高。
  浙江大学第十七届毕业典礼,演讲"反攻时期之大学教育"。史地系蒲德华、张韵秋来(为物理补习实验事)。贺忠儒、张之明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县党部。十七届浙大毕业典礼九点开始举行。除已应征为译员者四十八人而外,尚应有三百余人。其中有一百五十余人因尚有功课须补外,可毕业者 145人。计文学院七人,理学院八人,工院 81人,农院 40人,师范九人。须补学分者计三民主义一学程已七十一人之多。与荩谋商,以相差只一学分,命题作文一篇了事。余命题为"三民主义与民主政治"。今日来宾到者有刘肇基(遵义救济院)、姜继荣(粮株分处)、张一能、萧仁源、高文伯、胡长泽、夏玉芳(成斐然太太)及刘瑞冀与本地八十二岁士绅蒋麓谱等。
  行礼如仪后,余演说约卅分钟,题为"反攻时期之大学教育",述委员长元旦告民众书,谓本年为反攻年。现过去一个月中,地中海战场同盟军己占领罗马(六 ! 日),西欧同盟军手六日在诺曼第半岛上岸,于月底占 Cherhourg半岛。东欧俄兵于月底占 Vitebsk白俄重镇。太平洋上十九日美兵在 Saipan岛上登陆。滇缅道上科希马日兵已打退,十二日我兵占有龙陵,廿六日占孟拱。十六日美国重轰炸机轰九州八幡。六月可称为同盟国反攻最有结果的一个月。所可惜的只是粤汉路上日兵于一个月中由岳阳侵至衡阳。在此国家危急之秋,大学尚能安然举行毕业实是幸事。但在大学言大学,反攻时期大学教育之方针,实有检讨之需要。过去七年国家政策,战时大学教育与平时并无重大变化,这是因我国大学生数目较各国比例远小。如美国人口与在大学学生数〔比〕为1/125,瑞1/387,法1/481,德1/604,意 1/808,英 1/1013,而中国约万分之一。而中国七年来大学生得以免役,实非偶然。但在反攻时期,由国家需要、国际观展、国民道德三方着想,均非重加考虑此大学方针不可。
  (一)国家需要。抗战期,我们是注重在守,机械缺乏。此时注重在于步兵能保持战线即行,且有素加训练之精兵,足以卫国。现将反守为攻,机械化部队与飞机必须压倒敌人,始足言攻。凡此皆非训练元教育之农民所能为事。如跳伞兵、飞机员均须有清醒之头脑、专门知识,故非有相当教育不可。且战事起,抗战与后方建设并童,故过去大学生出路极好。现则工厂已多不能维持,技术人员已达饱和点,故知识青年可以从军,其情形正如美国。美国抗战之亦以工厂缺技工,农田缺农夫,故技工与农夫可以缓役。自本年三月中罗斯福在美国新闻记者席上发表,海陆现正搜罗壮丁,无孔不入。问题是军事与工业之需要孰急。目前美国兵器生产已至最高峰,而海陆军尚未足额,故嗣后青年均须入海陆军。当晚动员委员会即命令嗣后自 18 25岁之青年,不得再以工业上之需要而缓役。农业上亦有同样情形。故自七月一日起,目前能缓役者有二十五万人将被调人队。原因由于两年来战术完全改观,由机械化部队战争而变成步兵、空军与机械化队三者混合制之战争。从前步兵被用以保守,目前用以进攻。步兵现以 antitankgun反坦克炮可以当先锋,故其死亡率甚大。每月美国招兵不足额者,自去年起月十万人,年一百二十万人。而步兵选择极严,年稍长,体格稍差,即不能人选。故美国不能不有此缓役令之更动。吾国在现时状况之下,实有更改之需求。
  (二)国际舆论。自美国派大批飞机人员及陆军军官来我国,即发表不少意见,以为有若干工作为我国人士所能干者,何劳彼万里之奔驰而来,如看护兵、电机师等等。彼等均不了解中国大学何以尚在此囤积如许之青年。美国近来华之某教授并明白表示,中国学制必须改革,以应战时之需要。谓即使牺牲四分之一之大学生于疆场,而能使国家独立,失土恢复,民族自由,则亦值得,不然则失败以后更有何建设可言。近来有人谓美国军事教官与翻译员经过某地,见一批衣衫槛楼之壮丁被绳索连系芋于过市。教官问翻译员此系何种人民。翻译员以颜面攸关,答是一批俘虏。此虽可蒙蔽一时,岂不是对同盟应有之词令。《论语》所谓:言忠信,行笃敬,虽蛮箱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乡里行乎哉。
  (三)国民道德。大学生应是异日国家领袖。国家危急之秋,理应身先士卒,不能避难就易。四十余年以前,张之洞、刘坤一于八国联军人京时宣告独立,藉以保全东南半壁。中日之战,一般人民根本不知有战争。目前战争在各国均称为全民战争,而我国则前方士卒均来自农家,而知识阶级子弟入伍为兵者绝无仅有。故参战各国惟中国非全民战争,而为半身不遂之战。好像以一手反系而另一手击人情形。故今日之无枪阶级,实与四十年前刘坤一、张之洞等相类,等于袖手旁观,坐待胜利。知识阶级既自命为领袖阶层,理应冒锋铺出人于枪林弹雨之中,今反退处于安全之地,纵前线士兵不来责备,何以能扪心而元愧乎?凡此三端,皆使今日反攻时期大学教育政策有重新考虑之必要也。
  次荩谋报告,来宾张司令演说,教授代表乔年演说。至十一点半拍照散。
  下一段须加人演稿中。
  或者以为在英美各国兵士受最优等之待遇,为粮食佳者,衣服之美者,药品之最优良者,均尽先供给与士兵。而在我国则人伍壮丁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病元医药。在后方旅行,英美士兵受各方之欢迎尊重,而我国则到处受人莫落。如此安得不使人裹足不愿当兵,使为人父母不肯送其子弟从军。不知惟其我们上流社会以及知识阶级不愿其子弟〔从军J,遂使我们的兵士受人莫落。试问现在简任官之子弟有几人从军,大学教授子弟,高薪棒收入甚丰之工商企业家,各地士绅,有几人使其子弟从〔军 J?惟其中上级社会不使其子弟从军,遂使士兵之待遇不为一般人所重视。若使中上社会统能使其子弟人伍,自然各方面统将力谋士兵改良生活,而国内舆论亦将拥护士兵待遇改良运动,而不致如目前之摸不关心矣。
  接经农电 陈部长转来匿名(全体学生)攻劲夫函 蒋志渣函 孟和函 陈五凤妹陈志尉函
遵   晨阴22°
  衡阳争夺战继续中,敌另股巳侵至未阳东南二十五里渡来水至清水铺。美国制造之速度与力量。晨五点半起。七点半至校。顾谷宜、李絮非及叶左之来谈。渠等对于师范学院欲另发史地教员聘书事颇发生疑问,因恐师院将史地系迁往湄潭也。阅 Reαder Service六月十五号 The American Arsenal {美国兵工厂} (from Times)。美国生产至 1944年已至最高峰。抗战三年 (1941 43年)美国已经制造了十五万只飞机, 746只海军舰, 1899只自由舰,共二千万吨。 702只其他商船,一百六十万 10町卡车,并装备了一千万兵之陆军装置。矿产铝比 1939年已增了十二倍,读 98倍。前者卅四万万磅,后者五千三百万磅。 1943年七月所雇工额已到最高峰,为五千六百万人,本夏可到五千三百万,但去年十二月只五千一百万人,其中三分之一女子。雇工减少,(是〕由于制造品已足应付。最初每只自由轮需六十万人小时可成,近来减至四十万人小时。飞机目前月出九千只。去年出橡皮廿三万吨,本年单 Buna-s丁苯橡胶可出九十万吨。船只民廿八年卅四万吨,廿九年六十四万吨,卅年一百十四万吨,卅一年八百万吨,去年一千九百二十万吨。
  午后睡一小时。余坤珊来谈,为谭季龙加薪事,因史地系谭季龙之薪水较新来之陈乐素与陶元珍均新进,而薪水反高。晤黄尊生。因。为毕业生陈维新等写纪念册。五点半至柿花园洗浴。晚膳后,希文自其教官家采得桃、李、杨梅两袋来。制牵牛织女星座图至十点睡。
遵   晨昙 24°,午后阴,晚略有月光。雨,子夜大雨。湄潭大雨。
苏军收复 Minsk,德军死亡 11万人。敌犯粤清远。今晚紧急警报。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劲夫、迪生来谈,为发聘书事。今日将《二十八宿起源之地点与时间》一文稿寄重庆气象〔所〕吕蔚光转交长望,登《气象学报},以今年值气象学会成立二十周年之纪念也。此纪念刊蔚光作发刊词井言。余文虽不属气象范围,但二十八宿起源之地点与时间,余均以气候原因定之。季梁来谈。.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半到校。主主谋来谈,为招生事。衡山陷落,衡阳危急,桂林震动,故原拟在桂林招生,只可作罢。即贵阳招生亦不免困难,以警报多而住宿极贵也。招生费拟每人收一百元。本年中〔央〕大〔学〕收百元,贵阳四校收五十元。贵阳近来米价波动甚剧,遵义亦受影响,前日至一千元一老斗,昨闻已至一千二百元。自柳州至都匀火车票黑市一万元至七万元。广西大学有迁校之说。
晚丁光炎来谈。丁于本年化工系毕业,嘱余介绍与宜宾中元纸厂。本年化工毕业四十四人,出路已不及往年之佳。农经亦有同样现象,毕业二十余人颇感困难。土木因天宝路有需求,故一批要十一人。电讯、机械出路不恶,故尚能容纳耳。八点有警报,九点馀始解除。允敏觉头晕。七点晤羽仪夫妇。九点睡。晚大雨倾盆。今晨至图书馆,将天文图送赠圄。
接王之耀寄来还学校款一千元顾一樵函
寄蔚光函又二十八宿起源文稿

遵   晨阴 24°,午后昙。
  国际货币金融会议在美开会。 晨五点起。允敏发热头昏(旁晚量温度得99.6°F)。七点半至校。三民主义青年团中央团部派郭澄(镜秋)来遵义视察。据云,自三月由渝出发视察云贵二省,在昆明、大理几达二个月。谓华中与中法二大学元青年团,云大、联大则均组织。人数联大占学生人数 1/4,云大比例更大。联大过去孔祥熙演讲及最近五四节之所以不闹事,多由青年团团员之助。贵阳各校如贵大、大夏等均经视察并曾至黄平。闻湖南大学校舍被焚,因政府任命党部书记长李毓尧为校长之故。谓黔滇桂道上,人晚美国兵士军火运输频繁,日中则有中国军队之来往。谓杜幸明之第五集团军,因衡阳危急,于七天内由滇赶至桂林,可称行军最速者云。郭又谓黔省西南与东南二区,土匪出没甚多,交通极不方便。最近(四月二十四)许德佑、陈康、马以思(女)三人因地质采集而被战于匪,即其一端也。
  晚七点青年团约郭在青年食堂晚膳,到谢幼伟、洽周与振公及学生干事石剑生、陈仲子等。膳后石剑生、郑士俊报告,谓本校现有青年团团员(连附中四十余人)共三百O七人,其中女性卅,湄永遵三地以永为最多, 140人,湄最少,只卅余,遵八十余人,已人团而未得证者八十余人云。十点回。
  今日午后曾开行政谈话会,将文、工二院聘书发出。磅重量:希文 140,允敏 100,晨 99,蒋嘴 92,松 32,帧连薄制服 106X,去衣晨 103。〔补记:七月廿八彬彬 96磅,宁宁 104,帧 105。高度:彬彬 61.3",宁 57.6"。〕
  接丁绪宝、蒋彻士函 晓沧、湄圕
  寄晓沧、彬彬、宁宁、梅、增禄函 寄宜宾中元纸厂钱子宁函(介绍丁光炎)
遵   晨昙 24°。
缅北我兵占孟拱。印度之水利运河(参观六月十四日记)。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季梁来谈师院预算问题,知昨日师院开会之结果,设备费卅六万元已经支配。今日接贵州粮政局通知,悉一、二、三、四各月可以补发糙米 745市石,此米系校中所少领者,校中得此可以弥补亏空不少。至现时止,亏负数已达一百万元以上矣。
阅英大使馆《印度通讯}Vol. 11 , No. 4五月一日,述印度之水利。印度 culti.vated land 280 million acres,其中四千万英亩系受运河之灌溉,一千六百万英亩受井水灌溉。井水灌溉起源极早,全国有井二百五十万,多用人工。在 United Prov.ince有 tube wells管井,用电力抽水,灌概面积七十五万英亩。最大之蓄水池在南印度 Mettur Dam,蓄河水足溉田二百万英亩,且发巨量之电力,最近始成。运河有二种,一为终年可用者,一为雨季能用而旱季不能用者。南印 Grand Anicut高堪成于纪元后二世纪,目前灌溉二十万英亩,为第一种,乃蓄河水为 da卢者。而十四、十七两世纪 Muslim朝在北印所筑乃第二种,旱季并无用处,大部巳废弃。目前印!l 度之运河多数成于十九世纪,惟东印度公司时代实创始之。人民用水须付钱与政府,政府为运河曾费一万一千二百镑,每年利息可得 6%,最著名运河为 Punjab Ca.
nal。在此省有一千二百万英亩由此河灌溉,其中二分之一本为沙漠。但最大者为 Sind地方 Lioyde Barrage & Canal劳埃德拦河坝与运河,实为世界最之 single irriga.tion system 0 Barrage拦河坝长一哩,供给七个运河,有 6400哩之长,每秒四万六千立方叹,每年灌概三百万英亩。印政府尚拟再造运河,成功后灌溉地亩可至五千万英亩,并希望以 tube well输送水至印度恒河流域。印度水利于人民、政府两有益。"本为石田,化为膏腆"云云。
午后赵鸿举来。渠希望下学期复学,余拒绝之。四点至校。枣谋来谈。五点半回。晚士楷来谈,知其居停主人郭惠苍带火鸡、越鸭又皮鞋二十四双自河口囚,渠为第八军副师长。国难期间,何来如此好货之师长耶?八点睡,月色朦胧。
〔补记:自七月二日至十六日,俄军克复三省城 Minsk、 Petrozavodsk与 Wilno。十九天以内俘虏十九个德将,六天以内前线推进 150英里,自 V由bsk-Mogilev到 Polotsk -Baranovichi。俄国 Krilov将军之兵占据 Wilno者,十二天内行 240哩云。见 Nation July 24 , 1944,载 Reader Service Oct. 1,洋40 J
接刚复理院聘书名单洪鲤函
寄叔谅、周绢臼函

遵   晨有阳光,未几阴,24°。。午后 28°。下午阴。晚阴昙。
  倭寇在 Saipan岛上停止抵抗,海军中将南云忠一等殉职。为李菁、邓渥涓证婚。山西政治与阎锡山之政见。六点警报,七点解除。
  晨五点半起。今日太阳出甚早,但未几即阴黯为云所蔽。七点一刻至校。温甫来,余与谈蔚光需渠甚急,嘱其于暑中赴重庆一行。渠颇有难色,以此时重庆正大暑中,而渠在此可于夏间谋得一休息之机会也。
  十点赴社会服务处为电机四年级生李菁证婚。其新娘为四川三台县近射洪县人,名邓提涓,与李本为亲戚。李乃永昌人,本年休学,任西蜀学校校长。证婚者除余外,尚有王劲夫,介绍人戴君,主婚人萧璋(三台人,国文教授)。十点半开始。婚毕,余与劲夫、萧仲圭、戴与李菁本人均有演说。余述结婚与抗战,谓抗战起因于愤恨,结果残害生灵;结婚起因于恋爱而创造生命。(~马太福音》第五章四三:人类的情感有如两把火,有光有热给人以温暖,就是最珍贵的爱情;加上炸药和硝磺,就是愤恨。)但二者尚有不同之点,即抗战在乎争取自由,而结婚则为了爱情必须限制自由。凡《大西洋宪章》所有之四种自由,如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不虞匮乏之自由及免于恐怖之自由,均将受限制。此外,对于行动自由、饮食起居自由甚至思想自由,亦须受限制。但在爱神之前,夫妻双方必须牺牲其一部份之自由而谋得同居之乐,而证婚书实即李君与邓女士之《大西洋宪章地。杨耀德代表来宾演说。
  十二点午膳。膳后回。睡一小时。至"我容"照相馆拍照。小二寸两张,索价三百五十元,加印四十五元一张。毕业典礼八寸照片六月六日价二千五百元,现已加至四千余元矣。三点半至校。劲夫来谈,知机械水利教授下年大概可有办法,不致发生问题矣。
  六点至柿花园一号,招待三民主义青年团中央视察员郭镜澄,并邀谢佐禹、杨治亚(县党部)、曹文光(青年团)、洽周、振公、相励、季梁、高专员、卡县长、高直侯为陪。高文伯、杨治亚因事未到。膳后,郭镜秋谈山西战争中近况。谓渠于十六七年自离故乡山西后,于廿八年返晋筹备青年团,因与阎锡山发生接触。阎于离太原被日寇、共党所迫,伺处于黄河边吉县、大宁、永和、石楼、中阳、离石、临县、乡宁等八县。以其所产之铁换共产党之盐。以编户代替保甲。每人得生产。商人编为军队组织,不得高抬价格。党团工作须受限,信共产者如扰乱治安即杀,称共产为伪装。每日早起作朝会,轮流讲演,吃苦耐劳。但名其所居曰乐干,以苦干、硬干尚不够。其政策以二的手段,达中的成功,即 divide &rule之意。谓十九年以前尚思与委员长相争,十九年以后则在求生存而已。其口号为"不离山西,不作汉奸"。与日寇、共党在生存条件下取妥协主义,名为民族革命军,虽云受制于中央,但仍与中央立异。原有四十团,已有十分九投共产。阎本人六十三,做事喜独断独行。赵戴文年事较高,阎甚敬之,惜于近去世。此外,商震等己与阎隔离,但并无传其子之意,亦无接受国民党之意,盖犹是南越王赵沱之欲以小朝廷自豪也。
  接丁绪宝、刚复、李伯纶接增禄函
  寄吕蔚光函王喜蒜函友西函刚复寄孟宪承代电
遵   晨五点起雨,23.5°。上午阴,下午昙,晚有月光。
  〔补记:自七月八日起天气快睛,有出霉入伏模样。〕民廿六年七月七日晚十一点,宛平城外日兵开枪,以一兵失踪为由欲进城搜索,事类南京日领藏本。守城军为 29军 37师吉星文。甘地的世界和平主义与限制人口。
  晨五点起。今日为卢沟桥事件发生七周纪念,抗战第八年的开始。早晨七点,各界在公共体育场大集合。适逢大雨,各界派代表前往。大学派高直侯参加,余未往。七七献金,县府派小学学生沿途拦阻劝捐,得款不出收条,皆表示组织之不合理。
  七点半至校。昨樊君穆太太(吴邦伟之女)至寓,知其屡遭君穆之殴打,且逼其外出。吴在法院作事,薪水均归樊,但又嫌其不管小孩。君穆神经似己失常,拟调其赴永兴、湄潭庶务。朱北泉由许道夫等告发后,查得碾米有作弊嫌疑,停职查账。以折扣及斗大小关系,故令赔十一石之米,人由两铭商店、育化书局湖北同乡保出,赴渝就花纱布管理局事,屡传不到,去函尹任先将其停职。来函多有恐吓之词,将其函转湄潭。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五点半回。闻衡阳倭寇有苦苦退之消息,此是七七纪念中好新闻也。近来米价亦稍跌,自每老斗一千二百元至一千元。
  晚阅《大公报》七月五日载:丹枫访问甘地先生。丹枫于五月十七去访甘地,适医生戒其寡言,遂接见而未交谈。二十日又去孟买附近甘地村,地临阿拉伯海,又名巨河,由甘地秘书毕利洛与谈二小时。毕的意思,为了和平及福利,对于人口加以限制是必要的,但不能采取人为的限制,这种方式只能使人偷安堕落如法国然。必须采用自我克制的方式,实行洁身运动。只有对于官能的快乐加以限制,然后有真正之快乐。人类不应为生产财富而工作,应该为增进生活意义而工作云云。
  接翁天麟(民 20级,筑挽弓街廿七号)捐校中十万元 蔚光函 朱北泉函
  寄丁绪宝、何增禄、刘学志、蔡邦华、张缸哲、任叔永函
遵   晨睛,家中 26.5°,气压 27.1气六点),校中 24°。下午校中 29°。天气佳。
  美机炸日本海军港佐世保。张一能来。委员长七月七日告民众书。眼白上的血丝与维他命 B。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今日将七月工读生人数规定为 53.5人,其中或尚须增添二三人。张一能来谈。十一点至次东门看工场,并视察无线电收音器。此系九灯泡, R. C. A.美国无线电公司出品,在香港以六百元购置,为学生取去,将所有灯泡悉数烧坏,未赔一钱。因河南赈灾发生舞弊案,开除宋、萧诸人了事。
  午后睡一小时。在"我容"剃头。四点至校。江文汉借钮志芳来。江乃自重庆赶来参加夏令会团契。此次夏令会由袁嗣良、万迪秀、夏惠白〔2月27日作"夏慧白 "〕等主持。余以回遵未久,不能往。其地点为黄家坝,时期十日至十八日云。接邦华函。七月三日湄潭雨量之大,为四年来所未有。西门外住屋进水,低洼稻田受殃。五点半回。膳后在寓楼看星宿。日来西面木星下山,与狮子座二明星同下,东面织女正东向。
  阅七日报载委员长告民众书。首述七年来我国抗战的艰苦,次述欧亚战局是一个战场。英美加紧攻日,今年进入决胜阶段。最近豫、湘倭寇困兽犹斗,其目的一在减少我国反攻主力,二破坏我国空军基地,三打通粤汉、湘桂路。但时间、空间不利于倭。中国战场之战斗为决战的开始,我们不能以一时的进退得失而摇动自信心。我们自初即以劣势装备抵抗优势侵略,所凭借者乃道德精神,冒死犯难的革命道德与成仁取义的民族精神。我个人认为最需要者尚不在武器与经济,而在道德与精神。最后谓国人要自反自省,凡是靠人成事的,决不能有真正独立的资格。凡是坐享其成的必受淘汰而无疑。有缺点应坦白检讨,有弱点应切实改正,乘此时急起直追云。
  余年来常患眼白上有红丝,英文所谓 hloodshot eyes。British Digest《英国文摘》 Vol. 1 , No. 12 , p. 29谓此由于缺王维他命 8 2。研究之结果证明眼光不好,由于缺乏 rihoflavin = vitamin B2'各种〔运〕动消耗养〔氧〕气而积 CO 2,血之循环可以消除过多之 CO 2,日中之 comea角膜即目睡以外部份并元血管,此中 CO 2如何排泄非吾人所知,但知与 vitamin B 2有关。如所吃 rihoflavin维生素 B 2太少,则眼白即现红丝。在太阳猛处需 B 2亦多,因阳光毁灭 rihoflavin。
  接邦华、晓沧、吴学义、么振声函接梅函
  寄路季讷
遵   晴。晨校中 23°,家中 25°,气压六点 27.1"。温度 30°。
  晨五点起。上午七点至校。作函数通。十点回寓。近日天气已晴,正当下江大伏天,而此时此地不如下江之热耳。今日觅周仲奇医生未至寓中。汽车夫章宝兴年来以蓄汽车二辆,颇有资财。近有新城世界书局地址开一杂货铺,颇为热闹Z王。
  午后睡一小时。四点洗浴。六点应傅梦秋之约晚膳。室中有麻雀牌三桌,三民主义青年团之曹文光、校中沈耀祖均参加。此等恶习虽在抗战时期亦不能改革,殊可叹也!抗战以后,此等习惯之将风行一时更可知。今日兵工署汽车过遵赴渝,有郭姓者来接 t.瑞珍(俞大维之养女), t.不往,作书以蒋 l瞬代,郭不允其搭车。
  在梦秋处遇黄尊生夫妇及夏玉芳。知郑钟英现关禁于法院,但看守诸人均不喜之,以其并非囚犯且常打骂人。且所居屋极狭西晒,故夏主张换地方,否则送湄潭。夏对于钟英甚关心,且钟英对之亦颇信任,上月底又自法院逃出。钟英干事前将洋 1600元及珍珠等交夏保管,身边只带一百元逃逸。锁仍加上,惟壁下有洞不及尺,故夏疑用人放走。出走后曾往乌江与息峰,后经追回。回后身边钱有六百元之多,不知来自何处也。余主张关闭,惜元适当地点耳。
  曹文光谈,贵州党部选举发生党与政之争执,遂使遵义代表不能产生云。晚看星宿。
  接王福春、莫衡、吴定良、吴文晖函
  寄士俊、何元晋、丁祖炎函
遵   晴佳。晨 25°,气压 27.1",六点。晚见黄道光。
邱吉尔报告德国 flying bomb飞弹发见以来,每日平均 150个,死人每〈机)(弹〕死一人云,迄九日死 2753人。美国科学研究部。杀虱用 DDT。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 b十点至何家巷阅览室,江公祠图书馆。十一点回。约周仲奇来谈,询希文肺弱状况及梅气喘治疗。希文之肺,据杨、李二医,均谓声极弱。但据周医谓并非 TB肺结核,乃慢性气管炎。实际梅亦为慢性气管炎也。梅一个月来患淋巴腺,肘下肿,近腿亦肿,打绿化钙元效,周医劝敷醋酸铅。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李天助来。渠亦患肺弱,己休息一个月。近稍好,恐复发,故欲辞医务主任职。余慰留。遵义学生验身体结果,六百余人中有一百十余人肺不佳,约七分之一。尚有百余人未验。昨有龙泉学生蔡煌,以肾脏炎 ne.phritis去世。而顾文聪之肺病久不愈,近其叔父来后又未带去,其病转剧云。
三点至社会服务处。电机系毛振琼与顾贻训订婚,毛系毛掌秋之侄,二人同班毕业。今日到者四十余人。顾假南主席,报告二人订婚事,因渠为贻训之堂兄也。到者有劲夫、耀德、祥治、絮非等。余饮红浓茶太多,人晚不能睡,直至二点。
周定之于晨间以其弟电相示,知全家在柳不能动。余允以校款一万元相借。
明知此系危险事,不知渠何时得还。
晚阅新到之 Reader's Digest June , 1944 , Our Scientific High Command。述美 OSRD科学研究部 Vannevar Bush及其六千科学〔家〕之工作。谓 1943年 3月下旬十天以内,潜水艇沉船吨位骤减至 113 0至年终希脱拉当〈从 >[众〕声明,谓同盟国一种科学发明,制 U-boat德国潜水艇死命,其方法未公布。但曾依 Langevin朗之万之 sound detector测音器,系 supersonic超声波,为人所不能闻,因波动过速也。又另一文题为 The Second Battle of Naples against Lice。谓意大利 Naples去年十月斑彦伤寒猖獗,美国派 General Leon F ox前往。美国兵三打预防针,同时以一种 DDT粉 did山ro-diphenyl-trid由roethime,此粉放身上,虱全死云云。
接朱北泉、张澄修、张孟闻、吕蔚光、周谦冲、齐1半林、顾开轩函
寄么振声、张宝望函

遵   晨雾,日中晴 25°。黄道光。
  晨五点起。昨晚因饮茶过浓,不能人睡。侵晓即醒,但不觉倦。午睡一小时。至晚始觉倦极。又余过〔去〕三四年在遵义常患肠中多气,甚至疼痛。前阅 Globe Digest {环球文摘>,谓肠部可以运动加强而益消化。半年前始每晨起作一种肠部运动,嗣后肠中气骤减,不觉痛苦矣。
  本月三日晚湄潭大雨,湄江洪水位为四年来之最。湄江楼下水深一尺,自虾子场至湄,有七桥被冲刷而去,非有二三个月不能修复云。适基督教团契有夏令会,江文汉与黄尊生均前往参加矣。
  晨间乔年来谈。又学生吴寿松患肺病两年,近已痊可复学。近以暑假两个月,学生留校者无事可做,除饱食终日而外,只有坐茶馆、下棋、打 bridge桥牌。不紧张的现象,实属可耻,应推动作种种工作。余亦深以为然。今日提出于下午行政谈话会,拟定夏令演讲及游泳、郊游、消防、音乐、社会教育等等种种工作。晚五点回。余家钱老太太将去昆明其大婿张绍高处,今日允敏去探视。蒋l瞬觅车欲赴渝未成。蒋麟父亲现办英文《进步周刊》。晚十点睡。
  昨见西方之光芒,乃系黄道光无疑。在温带中惟春、秋分见之,但近热带则每晨晚晴明无月光均可见。作椭圆形,于日出前见东方,日没后见西方,地平上约占三四十度,高可达六十度,系空中疏稀之点反映日光云。
  接蒋凤征(彻士)电
  寄增禄、爱予、梅函
遵   晨昙,家中 26°,27.1",校中 24°。下午 29°。
  甘地发表与查理博士之信件,允印度回教区可以独立。浙大六六节火灾损失。求是学院宋平子诗。
  晨五点半起。七点半至校。嘱直侯修理电话机,并注意忠义庙住兵事。晨戚虎、万一及劲夫来,为航空委员会第二飞机厂(芷江)借酒精 80加仑事。校中于五月间向遵义酒精厂定货 1000加仑,依当时价格,每加仑 560元,打八折,言明交货给款。现只取 100加仑,而汤来函催取货,以统税不久将大增,而酒精每加仑已自 800元至本月超过 1000元也。即以此数中借 80加仑与戚虎。
  今日阅工院三系"六六"失火所损失之仪器单,知化工系损失最大,时价五百九十六万元;电机系二百三十三万元;土木系九万六千元,万能机之修理费一万五千元在外。化工系损失最大,定量滤纸一万张, 480, 000元;分析天平及硅码一副,卅万元;高温测定器一副, 250, 000;橡皮管 600叹, 250, 000元;软木塞 1200个,十万元;温度计 41支,十万元; Beckmann温度计五只,三十万元;滴管 20只,十万元;烧杯三十套五万元;试管 500只,一万元。药品中最贵重者,染料十六种, 12磅,十万元;香精香油类十二种,十二万元;火油 1000公斤,十万元;钻属盐类六磅,八万元;重铭酸饵 50磅,七万元。机器中真空干燥机一架, 150, 000;蒸馆机 100, 000元;压滤机 250, 000;打浆机 100, 000元;超速离心机 50, 000元。电机系最大损失为 A. E. G.4 KW直流电动发动机 300, 000;电工 20 KW直流发电机 450, 000,西门子 5 KW交流发电机 150, 000,西渥7.5 KW十五万元。今日又接贵阳民 20级土木系毕业生翁天麟函,除已汇十万元外,又续捐五万元。
  阅《浙大同学会会刊》36期,内有许寿裳著《宋师平子留别求是书院的八首诗》。宋于 1901年夏到求是书院。到秋末因劳乃宣为院长,宋约先开讲堂讲宗旨,劳不允,遂去。第二年春做了八首诗送别同学。第一首:"教术深知世所迂,来杭一半为西湖。何期诸子不相鄙,乃许先生能举隅。夜夜共谈心物理,朝朝同对质文书。菊残桐尽拂衣去,别意王吴未易图。"
  接吴耕民、戚启勋、周谦冲、朱正元、凌纯声、朱北泉函 汤元吉、翁天麟函
  寄顾开轩、舒厚信、卢庆骏、汤元吉函
遵义   晴佳。六点 26°,27.0",校中 23°。下午 30°,阴,
'
无风。
俄兵入 Vilna。日本在 Marianas群岛中之 Saipan岛中止抵抗。此役凡死美兵 2359,伤 11480,失踪 1210人。倭守军 19000死亡 95%。晚徐佩璜夫妇来。
晨五点半起。七点半至校。作函数通。朱北泉自被花纱布管制局停职,屡来信哀求。余已复函,嘱其将应赔之米交出,或由保人交款,则可作其为交代己清。但舒鸿近来函,虽已知朱北泉之状况而竟不置可否,亦不催保人交款,真不知何故
也。
今日寄陈叔谅入国民党申请书。余对国民党并不反对,但对于人党事极不热心,但对于国民党各项行动只有嫌恶憎恨而己。因余巳允于前,故不能不寄此人党申请书。近来党中人处处效法德国纳粹,尤为余所深恶而痛极。近《大公报》伦敦特派访员萧乾,谓英美朝野称我国三民主义所实行者一民主义而已,对于民生、民权的确未顾到。事事要中央发动,此岂可称民主耶。对于贪污大员如孔某者亦不能批评,此尚何有自由言论耶。
中午劲夫来。乔年辞系主任。又振公来,言俞心湛欲离校。实则俞欲升秘书,而振公近来所作事极少,办公室事十七八均俞所为,故无怪其不满也。
晚阅 Reαder's Digest June , 1944 ~二千万被忘掉的美国人》。谓美国生活程度自开战以来,据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劳工统计局已增高 2~ .4( % J.而 CIO之主任 Philip Munγ则谓增加 50%,但所谓白领阶级二千万人,则收入反减少 25至 50% ,如九十万教职员,平均收〔入〕一千五百五十元一年,实嫌少;有二十五万人己人饵。公务员四百五十万人,自卅年一月至卅二年七月,月薪平均增加 14%,但平均每月收人 118元,教士十三万六千人。而人数最多为公司之雇员,月薪八九十元至一百廿元。又 Varian Fry: America is leaming from British ,New Republic (Globe Digest Vol. 1 ,No. 12)谓英国抗战至卅年四月,物价比战前增 28%,王资亦随之。自此 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财政大臣公布政府决计统制物价。结果最初战期十九个月每月生活指数平均增 H-%一个月,自此声明后十九个月中共只增 1%,美国则较 1941年一月己增 249毛而上涨不已。英国用物价统制并以政府津贴食物及运输每年八万四千万镑,此外,重税奢侈品及所得税。英国 1942年国家岁人 469毛为赋税,其次为公债。至 1943年三月,英国人每人公债平均 400元,美国只每人 133元。英国之赋税占人民收人 379毛,而美国只 229毛。
接舒鸿
寄陈叔谅入党申请书吴均一、贝时璋、李絮非、凌纯声函寄吴恕三、章彭年、王福春、洪 蝇、许道夫、蔡邦华、舒鸿函

遵   昙。晨校中 24.5°。下午二点半大雨,迄四点停。子夜又雨。
  苏联克服 Pinsk。
  晨五点蒋II鼻赴车站回重庆。今晨将远视眼镜镜框弄断。现配一眼镜框,价六百元。闻广.瑞珍自永兴乘滑竿至遵义,费 1800元,可谓惊人矣。十一点至水恫街晤士楷,嘱其挽留李乔年弗辞职。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闻雷声。二点半雨,四点{亭,但五点又有阵雨。人晚见星,子夜又雷雨。附中正放假,余颇关怀彬彬、宁宁二人徒步来时,必将狼狈不堪矣。因湄遵路断,故公路车不通,只能行至虾子场,宁又不惯走长途,故今日函刘学志,嘱其戒宁暂弗来。
  四点刚复来谈,知其乘马至青神桥后改乘车而来,昨日到。谓湄潭三日晚大雨,自晚十一点起至次日九点止。武汉测候所雨量器漏水溢,不能得确数,可惜也。四日晚六点水最高云。晚六点约高文伯、沈思岩、钟兴锐、郭洽周、吾舜文、劲夫、振公、刚复、直侯晚膳。约高专员于下周讲演,并谈暑中如何利用学生时间。八点半回。
  接莫葵卿、蔡邦华、吴文晖函 接美国大使馆第二秘书 P皿ton寄 Hemγc. Link" Retum to Religion"
  寄刘学志函 曾养甫、蔡邦华、莫葵卿函
遵   昙。午后昙,晚晴佳。晚 27°,26.97飞
德兵决退出立陶宛、拉脱维亚及爱沙尼亚。苏联克 Grodno,离东普鲁士 45哩。晚赵梯荣来。
晨五点半起。七点半至校。主主谋来谈。作函与邦华。十二点田。睡一小时。三点开建筑委员会,讨论建筑宿舍事。决定在唐家祠堂内,在已租地上建筑。一处在最后一进,可住五十二人,约十二方。一处在东面空地,可住 128人,占 48方。侠星期二行政谈话〔会〕解决之。穰初亦提辞系主任,以土木系学生责其不力争经费也。刚复来谈发理学院聘书事,无结果。
五,点至丁字口亨得利钟表店配眼镜框一副,珉渭框,计去洋 500元,而旧者并未取回。晚士楷夫妇来,草毅、陆及飞等。借至城墙上看星,始知木星旁乃双子星,
非火星与轩辗十四也。九点资源委员会运务处派赵梯荣来,为借显微镜及高温表事。缘前次小汽车在贵阳修理,估价七万余,余不愿出,只允三万元,因此资运修理厂以此为条件也。
接赵九章函 Charles F. Brooks函夏觉民、陆绩何、陈鸿遥
寄朱北泉、莫葵卿、朱正元、舒鸿、叔永、邦华、穰初函

遵   晨昙,校中 22.50°。
苏军占 Grodno格罗德诺(波兰)。黔中蚤虱。国际货币会议决定基金总额 88万万美元,美
27.5万万元,英 13万万,苏 12万万,中 5.5万万,法 4.5万万,印 4万万元。 J 晨五点起。房中多八脚,即蜘蛛一种,屡打不能尽灭。黔中昆虫种类〔多],而跳蚤、臭虱、小黑蚓、自虱尤多。身上、头上之虱,下等社会均人人有之,即学校中学. 生亦十之七八皆藏垢纳污之〔所〕。故家中小孩一至学校即生虱。跳蚤则各家均有。黑呐天热即生。臭虫尤难除。余寓雄窝井四载余,夏季晚间常起二三次捉之,迄今不断,而仍未绝。初来时每晚可捉二三十至四五十,近则二三个至五六个。跳蚤则不见减少。故余与允敏身上常觉怪痒难当,而以小孩如松者,皮肤过嫩,一咬即满身起块。闻美国近发明杀虱药 DDT(七月十日日记),甚望能得之一尝试。惟此〔间〕苍蝇极少,蚊子虽有亦不若沪杭之多,则不可不谓此胜于彼耳。
九点刚复来,谈发聘书事,于数、理、化、生四系均欲加添人。余一概不允。如数学系讲师、教授人数已十五,助教八人,共二十三人之多,而师范学院数学系逐渐取消,移往龙泉,迄下学〔年〕只一二学生,何必再需巨量教员。生物系黄宗jI/j[之额,本为罗宗洛硬插入。物理张有清本欲走而不止,但已添丁绪宝,而刚复争之刺·刺不休,实最恼人之事也。
十点晤劲夫于犬悲阁,谈电机系电讯方面沈尚贤己走,而王超人又非学生所喜,教课时到者寥寥,故可称电讯下年将无人。正在邀蔡金涛与王嬉墓。机械方面,王宏基亦辞去,亦在广西大学觅人。因衡阳危急后,桂林摇动,广西大学校长李运华本为生员所不满,至此,遂为势所迫而辞去,以陈剑修代理,故教员有星散之势云。午后睡一小时。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十点睡。
接《中央日报》王亚明、咏霓、陆续何函
寄次仲函王云五、吴文晖、夏觉民函

遵   时有阵雨,但均五分十分即止。
蒋夫人至巴西,九日离渝,十三到巴。彬彬回。晚八点半警报,闻机声。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张王军谋来谈,知圄所约四人均已到校。余告EF谋,谓
旧人腐化习惯极深,新到者均方毕业,初出茅庐,必须有一番整伤精神方好。土木系学生来挽留吴霞初辞系主任职。九十三军干部训练班商借住忠义庙,与洽周、霞初、劲夫商后,决于暑假内让作训练班,但八月底必须搬出。赵梯荣来谈为借显微镜事。适美金新购到有蚕桑系显微镜一架,但须与蔡院长商妥后始能借给。
午回。睡一小时。今日起下午不办公。至三点借松松至次东门外河边看人游
泳。湘江水并不甚大,而两岸自酒精〔厂〕、高桥、洗马滩,均人烟稠密,故水不佳,

远不如漏江。近来次东门游泳人不多,大众已移洗马滩矣。回途遇雨。
晚五点至专员公署,应高文伯、张一能、卡青芳之约晚膳。到九十三军军长陈牧农、副胡栋戚,均湘人。向驻川境,近由荼江调来。作陪者柏杰生、陈秉忠、姜继荣、本地人蒋副军长、萧仁源等。九十三军兵士已开贵阳南及修文一带,只留军部驻此。八点回,又遇雨。今日下午彬彬囚。知于昨侵晓动身出发者九人。黄家坝早餐,三渡关中餐,晚宿〔深〕溪。今日下午三点馀到家。宁宁等车始回云。
接李振吾介姚君接陈其可、赵九章、翁咏霓函
寄欧元怀电(取新生 46人)

遵   晨县 24.5°,入晚雨。
  东条英机宣布:塞班岛终陷敌手,余愈恐此事己引起日皇之忧虑。又谓帝国目前局势乃有史以来之最严重者。陈效仁母名张宝莹。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赵梯荣来谈,为借 1000倍显微镜事。农经系沈文辅来谈,为下年度农经系助教不发聘书事。余正在查各系助教与教授之人数,而农院方面,农经、病虫害实均超出,故不能不设法减少。理院数学、生物亦有问题。九点开行政谈话会。得《贵州日报》金慎夫函,知贵州会考此次教厅办理未完善,遂使第一、二天之题目已为大夏、西南中学学生所知,因以引起十四中学学生之不平,而向欧愧安责问云。余于昨己电欧,本校取 46人。因此次参加汇考 590人中,以浙大为第一志愿者 460,故以十取〔一〕之比例也。但不料有此作弊情事。幸事先声明,学生人学后二星期颤别,成绩劣者人先修班。阅公文若干件。十二点回。
  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借希文、彬彬及李承欧至洗马滩游泳。此处水不甚深而有沙滩底,故尚适宜。四点半田。六点晚膳。有雷雨,初见在东南方,后移东北,距离四五英里。八点半始大雨,旋即止。机械系毕业生程羽翔及程贻仪来谈,渠等将往中央机器厂。渠等询彼等前途及中国之政治。余告彼等,余对于中国之建设与抗战可称乐观,但对于政治则否。接默君函,知能能、森森己随国立师范学院往新化。能能欲考浙大,但无法能来。
  接胡定安函 金慎夫、顾维亚、朱正元、二姊、朱北泉、丁绪宝
遵   晨晴 24°。
  日首相东条英机内阁总辞职,倭酋令小矶国昭、米内光政继任。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七点半赴水曲同街晤高文伯不值。至何家巷三号,在十三号教室请文伯讲演,文伯与洽周已先余到校。题为"中国地方政治之前途"。文伯为专员已逾十载,先是为北大教员,并在英、德留学。今日昕众不多,约八九十人,而文伯演讲极佳。可知浙大学生一般除自己学业有关者而外极乏兴趣,埋在象牙塔里,转自己学问内、范围内之念头。此犹其优者,其劣者则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而已。文伯首述前清县志与四十年来之改进,即从前只知为皇帝收钱粮及判民间讼事,而民国以后始有服务之观念。次及新县制之推行及其优点。再论及民治之如何实行,教育、生产问题之如何解决。最后谈及人材、兵役、保甲等问题。讲后余致谢辞而散。
  午后睡一小时。四点至何家巷晤李天助医生。余二年来觉上门牙后之牙根皮作绝,食物易嵌入,曾嘱医生视之,初不觉有异。近则觉牙床一遇稍硬之物即觉疼痛,允敏以镜照之,知有腐烂状。李医诊后,乃知确为 pyorrhoea牙槽腺溢, Rigg's disease鸪齿病。李医嘱以棚酸水洗口,又以腆捺患处。
  晚阅 Prφces to Peace《和平之序言》,系集合 W. L. Willkie One World《天下一家》, H. Hoover & H. . Gibson The Problem of Lasting Peαce《持久和平问题》 , Henry A. Wallace The Price of Free World Victory《自由世界胜利的代价》, Sumner Welles Blue Print for Peace 《和平的蓝图》。
  敌寇内阁之更动:
  1)近卫文磨 1937年6月4日一1938年12月
  2)平沼骐一 1938年12月一1939年8月
  3)阿部信行 1939年8月一1940年1月
  4)米内光政 1940年1月一1940年8月
  5)近卫   1940年8月一1941年10月
  6)东条英机 1941年10月一1944年8月
遵   晨阴,家中 27°,26.7",校中 25°。下午雨。
  晨储润科、李乔年〔来〕。宁宁回。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作函数通。储润科来谈,为招生事。此次决定派渠赴贵阳主持招生,同往者尚志、翁寿南、惠国农、胡文波、俞国顺诸人。因湘中战事影响,广西、湖南诸大学均不能招生,故预料中大、浙大联合招生,在贵阳人数必多于往年。拟假大夏与师范二处,只能容九百人,恐不足以容之。本年招生费每生收100元。据尚志云,钱琢如可继续维持一年级。余嘱尚志转告琢如,弗在宿舍作叶子戏(麻雀牌),以此事大为各方所不满也。
  中午回。睡一小时。左之夫妇来谈。今日上午十点宁宁回。知昨出发,息、黄家坝。今晨乘军粮车作黄鱼来,价每人八百元,贵于公路票一倍。宁更肥硕,余嘱其每日运动,并补习英文,拟至周定之处补习。晚七点余坤珊、费香曾来谈。知本年教授会举出香曾、尊生、谷宜、钟韩与耀德五人为代表,渠等希望研究补助能按月发给,教员升级有一聘任委员〔会〕。
  晚阅 Wendell Willkie One World 《天下一家》第八章。述及委员长时,有云: Both as a man and as a leader, he is bigger than his legendary reputation. ... His loyalty both to the extraordinary family into which he married, and to the associated of his early years of struggle is unbreakable , and sometimes unreasonable. No one can stay in Chungking even for a short time without realizing that the young republic has already de.veloped a so时 of old school tie of its own, which automatically keeps some men in high position.
  希特勒被扭击受微伤。主持者系纳粹军官史托芬堡 Stauffenberg及贝克 Bick,均置死。受伤而死者有空军参谋次长 G. Korten及参谋部 Brandto有关将官 34人被处分。 Col. Count von Stauffenberg抛炸弹时离希特勒仅六叹,炸死者为其替身。事同张良刺秦政。
  接钱安涛函 杨守珍函 任美锷
  寄《中国地理大纲》熊亨灵电 蒋凤征函 寄美锷、赵九章函 李振吾函
遵   阴。晨 25°。
  美军登陆关岛。刺希特勒案 8rauchitsch, Halder , Falkenhausen , Rundstedt均有关系 (Reader's Report Aug. 15 , 1944)。威尔基《天下一家》。
  晨五点起。宁宁至周定之处补习英文,因宁宁英文极坏。宁性鲁饨,孩童中所少见,读过辄忘,且不能运用思想。故彬彬虽只长宁一岁,已在高二,而宁仍将留在初中一年级也。
  七点半至校。印度学生余亚梅 Said来。渠所学系统计,而本校数学系元此民教授。且渠喜社交,而湄潭尤苦寂,极不相宜,故下年转中大。惟印度每生费用由中国政府担任,去秋为月三千元,今春四千元,现则加至五千五百元。夏季旅行一万元。渠在湄潭饮食三千元已足用云,惟至重庆则五千五百亦不足矣。余询渠对于甘地最近发表之言论,接受印回教徒 Pakistan之主张有何意见。渠以为 Jinnah一定可以接受。对于印度阶级制度,渠谓甘地反对之,故改称印度最贱阶级 Sudra首陀罗= untouchable贱民之名为 Har明n圣人 (The man of God) ,其中 jan即中国之"人"也。余亚梅对于浙大,谓读书空气甚盛,惜无其他活动,与中大全不相同云。
  十一点刚复来,谈至一点。中膳后睡一小时。钱老太太来。晚晤羽仪不值。阅威尔基《天下一家》原本。第一章威尔基到埃及亚历山大时,遇到十位英国外交和军事家于Admiral Harwood寓所,他们仍然鼓吹着帝国主义诗人Rudyard Kipling 的老调,连Cecil Rhodes自由主义色彩都没有。第七章讲到新疆交通。他说阿拉木图是一大城,与西伯利亚有空运与铁道相连。自此经迪化、哈密,有卡车可走公路。但一到中国这一端,就是猩猩〔星星〕峡,汽油、卡车统不见了,所用是骤车、骆驼。自阿拉木图至猩猩峡,即甘肃边境,只需四天。自猩猩峡至兰州七十天。但兰州仍未通火车云。又刘尊棋译,删去和错误不少。
  接蒋彻士函又邮局汇票二千元 张孟闻、宝堃函
  寄吴学义函 蒋彻士函
遵   睛。晨26°,26.驴,校中24°°。
The Return ω Religion by Henry C. Link.同盟军占Pisao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左王谋、润科来谈贵阳招生事。此次招生费用浩大,预期需二十万元。每生收考试费一百元,尚须赔十万元之巨。计派十一人赴筑,旅费 33,000,留筑十天伙食30,000;监考员每场监考费100元,共四场10,000;备点心、膳10,000;十一人每人在筑零用 1000,合 11,000;阅卷两天每餐七桌,两天共 28 ,000 ;卷子45,000,印题15,000,杂费30,000元。共212,000元也。
午后睡一小时。阅 Henry C. Link The Return to Rel号ion, Pocket Book Co. ,
N. Y.于1936年出版,系重印39次。中述mtrovert内向性格者与extrovert外倾性格者之别,以前者为自私自利而后者则以服务而得快乐。虽有相当理由,但作者不免将人生看作过于简单。作者系心理学家,谓其个人自小环境极宗教化,长人耶卢大学以受教育而变成agnostic不可知论者。氏在N. Y.作心理分析专家,在1936年N. Y.城检验一五三二一人失业者之结果,知凡信教者之personality品格比不信教者为优。氏遂复到礼拜堂,谓scientific psychology is toward emphasis on work , on doing things as road to happiness and aw町 from the emphasis on thinking。又寻I{圣经·新约~Mαtthew{马太福音~, 10:39 , He that findth his life shall lose it , and he that losth life for my sake shall find it,云云。但据余经验,教书与研究均比作行政为快乐,前者为己而后者为人。
晚阅Wendell WilU巾 One World , Chaps 4 5。氏在Kubishev古比雪夫时曾与俄国新闻记者谈话。氏询何以俄国不派音乐作家如Dmitri Shostakovich肖斯塔科维奇至美国。俄国记者Simonov回答,以为此时俄正在存亡危急之秋,安能派美术
家至美国为从容不迫之举耶。威尔基初不解俄国二万万人口,而共产党员只三百万,即 lX%能统治。但氏至 Yakutsk共和国后,始知其统治之方法。盖此共和国首都五万人中,只七百五十党员,而所有官员、医生、知识份子均为党员也。
接周明衡、蔡邦华函
寄周明衡、陈其可函张宝望、郑子政、卢庆骏函

遵   大暑晨 27°,26.88",阵雨,校中 25°。
  日本内阁更迭。苏军收复 Pskof,苏境获得解放最后一城。晚六点晚膳,见虹霓在东方,与允敏谈东衅。晴未五分钟,大雨。晨五点半起。七点半至校。阅报知倭内阁东条英机已总辞职,倭皇将任小矶与米内组织内阁。小矶即发动"九一八"与"七七"事变之主要人物也,故吾人不能引改组为乐观。东条之辞职虽可表示日本已到山穷水尽之时,但以日本人之国民性而论,可以争机至灭绝而后止,亦可作玉石俱焚之举。如衡阳之战用毒气,即其一例。倭寇亦可用飞机槛炸后方。不过倭寇离末日总不远矣。东条英机为日本少壮军人派所拥护,论其资格与能力,实在板垣与荒木贞夫之下。于 1941年九月上台,十一月五〔日〕派来栖使美,襄助野村吉三郎进行日美谈判。但十二月七日即有珍珠港之奇袭。到今在位才二年九个月云。继任的小矶国昭与荒木真崎同为右倾军人,年 65 0皇姑屯车站炸死张作霖就是小矶所策动。此番上台,定有野蛮凶恶的政策。
  午回。睡一小时。为松洗浴。陈卓如夫妇来。又羽仪来谈。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膳后尊生夫妇来谈,渠等方自湄潭回。知路上来回走四天,在黄家坝参加基督教团契夏令营,到学生一百人。因黄太太受日晒臂肿,在此停留六日后始往湄潭。停三日。尊生对于湄潭极有好感。谓晓沧以其女钟英故,面有倦容,但季梁自结婚后身体大差,有不能支持之势。去年十二月,季梁曾询余德梦铁如何。余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故劝其娶媳妇之友人,但其事似未成云。今晨余梦见蔡先生、蔡夫人读鲤生函。
  自倭寇发动湘省战事后,遵、调米价即奇贵。近虽回跌,仍与渝相等。比较如下:米每市斗遵四百,渝四百;猪肉每斤遵五十,渝九十;蛋每个遵 4.50,渝 7.00;菜油每斤渝 112元,遵 60。
遵   晨昙 26.5°,27.04飞
Prof. Sydney B. Fay讲苏联西边疆界之沿革。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作函与舒厚信、蔡邦华、吴文晖。劲夫来谈,为邀请
蔡金涛为教授事。缘电讯方面因沈尚贤辞职而王超人因授课不受学生欢迎,毕业一班电讯生十余人联名函王,说渠教课不行,因是不得不去职,故拟请蔡金涛、王撞星来。刚复来谈,为化学馆事。又王仁东来谈。十二点回。午后睡一小时。王维屏来,其夫人胡英帽为允敏老友。此次自白沙女师来,途中走八天,费二万元云。晚洗浴。膳。华景行来。
阅 Reader' s Report (六月廿号)引 Current History July , 1943 , Prof. Sydney B. Fay of Harvard Uni. "Russia's W. Borderland" {俄国的西部边疆》一文。述 1939年德俄互不侵犯条约公布后不久,英德开战,德占波兰。俄国即于 1940年取 Finnish
E. Karelia , Estonia , Latvia , Lithuania , W. White Russia , W. Ukraine & Bessarabia

芬兰的东卡累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西白俄罗斯、西乌克兰与比萨拉比亚。此可称为苏联之自卫政策。嗣后司丹林所谓 our territory , our people,均包括 1941年 6月22俄德开战前至 1939(年〕间所获之领土。但美国素来主张不承认以武力夺取之领土,即斯丁孙〔美国陆军部长〕于"九一八"时对日本并吞东三省之宣言是也。 will not recognize annexation by illegal use of force.但此乃不知斯丹林之目的在于自卫。以历史眼光观之,则十三世纪波罗的克海 Letts与 Ests两民族为德国民族所征服,同时占有东普鲁士,但前者未受德国同化,德人所占人口在二地均不过 5%。十六七世纪又为瑞典所征服。十八世纪初,俄彼得第一自瑞典夺取二地,至前次欧战后乃独立。立陶宛为波罗的海三国中最大者,二万五千方哩,人口三百万。自十二世纪至十八世纪领土甚广,直达黑海。首都在 Vilna o Grand Duke of Lithuania立陶宛大公在 1385年因与波兰皇帝结婚,合而为一。在 1772.1795波兰瓜分,立陶宛归俄所有。俄国需要终年不冻港如 Reval, Riga , Windau与 Libau,且从经济方面亦应属俄。希脱拉未侵波兰以前,英、法与俄讲条件,俄国要此三小国,并欲以 1919年和会所定 Curzon Line寇松线为边界,英、法不允,而希脱拉一口答应,遂有德俄之互不侵犯条约。苏联于 1940年侵人波兰后,即将 Vilna区还给立陶宛。所谓 Curzon Line乃 1919年和会中以民族定疆界所划成。自 Vilna以东之 Du.na河随 Narew, Buts二条河至 Carpathians喀尔巳肝山,此与 1939德俄协定瓜分波兰边界。但波兰人于 1920以武力夺取飞1ilna,于 1921年侵苏联,结 Riga条约,以 Duna上游至 Dniester上游为界,直至 1939年。在白俄罗斯西部与乌克兰西部,虽自 1795年为俄所有,但田亩均属波兰地主,而人口则多为乌克兰与白俄人。俄国之理由有三:(一)此地自 1795年以来属俄。(二 )1919年和会本定此区属于俄。(三)大部人民为俄族非波人。最初英美均不赞成,本年一月十七苏联共党机关报 Pravda《真理报》载有希腊与南斯拉夫由开罗传出消息,谓英国派人至西班牙比利牛〔斯〕山某城与德外长 Ribbentrop正在言和。英政府立即更正此消息之元稽。但言外之意元非表示苏联对英美之不快而已。但结果非常有效。二月间邱吉尔有国会演讲,虽同情于波人,但赞同苏联西面以 Curzon线为界;而波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以东普鲁士划归波兰,与波兰走廊打成一片,惟东普鲁士有二百五十万德人耳。接宜宾中元造纸厂钱子宁函(为介绍丁光炎事)寄吴文晖、陈鸿遣、邦华函王爱予函陈其可、舒厚信、周明衡函

遵   晨晴 27°,27.04"。午后 32°。晚有雷雨,降雨甚微,寻止。
  波兰在苏联成立民族解放委员会。警报。
  晨五点半起。七点廿分至校。萧仁源来谈,余约其聘樊君穆教法文。十点开行政谈话会及建筑委员〔会〕联席会议,决定九月十八日开课。学生收费自下学期起定为学费十元、体育费廿元、杂费廿元、讲义费一百元、赔偿损失费二十元,共 170元,较之过去仅收 22.5〔元〕者大相径庭矣。决定先造唐家祠堂后进宿舍。十二点回。钱老太太在寓中膳。
  今日接教育厅函,知代取新生四十七人,中有廿四人系十四中学毕业生,清华中学与浙大附中均只占四人。余疑此中必有流弊。因贵阳考试题目一、二两日均外泄,引起十四中学生之责问。此次十四中学考取者如此之多,殆以此故驮?接教育部来文,知生活补助自五月起遵义改为底数 800(原为 360)元,成数 25(原为 12)。五点洗浴。晚晤羽仪、尊生。
  接爱予、张孟闻、孙逢吉函 宣远纶电
遵   晨睛 27°,26.9"。午 12:30阵雨,29°,27.0飞时有阵雨。
同盟军在意大利取Leghom与 Ancona。夏令〔营〕讲演"战后和会中我们应提的几个原则"。晨五点起。八点至何家巷五号,在十三号教室讲演,迪生主席。今日为第二次讲演,余主讲"战后和会中我们应提的几个原则",昕者一百余人。余讲此题目的
在于引起学生注意讨论此类问题,盖余本非国际问题素有研究者。余共讲八十分钟。首述威尔逊在第一次欧战后和平会议失败的经过,次述罗、邱《大西洋宪章》与威尔逊十四点几全属相同。威尔逊国际联盟失败史,大都根据 Rea御自 Digest本年六月号 w. C. Bullitt "Consider now the Tragedy of Versailles"。谓威氏之失败由于美国会共和党已占大多数,而威氏不肯令共和党人参加。其次则自 1917年五月至德国崩溃,英、法赖美国接济时不提出条件,不调查各国秘密协定。造和议开始,虽国际〔联盟〕成立,而此时英、法己不必赖美之接济,故秘密条约无从打消。威氏第一次失败,即 1919年一月,劳合·乔治主张德国须放弃其所有属地,以太平洋赤道北交日本代管,赤道以南者交英国。此点与威氏提出十四点中第五点相冲突,但威氏竞接受。造三月廿七法国克鲁孟梭提出法国占莱因西岸区卅年,戚氏虽欲反对而己嫌其晚。此次邱吉尔之行为未必能胜劳合·乔治,如不准印度独立,即违背大西洋宪章之第二条。最〈氏)(是〕英、美有承认以 Curzon Line为俄波边界,而以东普鲁士与波兰,此元异于瓜分德国,与《大西洋宪章》第二条亦冲突。目前.中国急应讨论者,即吾人应有何种主张于和会前提出。余以为有三点;(一)中日同文同种,战后日本之命运与中国特别有关。故如何能使其成为国际良好一份子,吾人应有主张。中俄即应提携,两国边界为 5600公里,大于美、加二倍,为各国边疆中最长者,吾人不能〔不〕与患难之交谋一亲睦办法。(二)为中国系工业落后国家,如何振兴工业,如保护关税之类。(三)为人口问题。德、意、日在战前均思扩张领土,而同时奖励人口激增,势非酿成战争不可,必须设法以制止之。讲毕,迪生、顾假南、刚复均有批评。十点馀散。十二点回。下午睡二小时。晚借允敏晤许侠农。
接萧仁源、莫衡、吴文晖、俞颂华、王伊曾、晓沧函
寄陈效仁、胡定安、钱子宁、丁绪宝、舒鸿、熊亨灵函

遵   晨阴。晨 7 ;00 25°,27.03"。
俄兵占 Roff。报载陈寅恪被推为英国 British Academy corresponding member英国科学院通讯院士。彬、宁高度重量。晨五点半起。七点廿分至校。阅 Reader Service July , 1944载《泰姆士》期刊四.月十七号 From the Balance Sheet of War {战争之总账》。谓中、俄、德诸国因战事而
死亡均极巨大,所〔谓〕创巨痛深。但英、美死人之数比较极少。英帝国四年的战事死伤失踪者共只六十六万七千一百六十人,其中半数卅八〔万〕七千人乃属于合
众王国。据同时期内运输部报告,四年中 highway accident公路交通事故死伤人数亦有五十八万。美国在最初廿七个月casualty死伤人数十七万八千人。
晨作函数通。接刘学志函,知宁宁英文不及格,数学亦极勉强。彬彬则军训不及格,大概因不守规则之故。宁天资太鲁钝,人附中与他校殊无分别。上学期五个月用 3600元,而去时川资不在内。彬彬用 2100余元。故拟将宁下年改进遵义县.中或成城中学。接桂林宣远纶电,乃六月十七所发者,可知紧急,每次电报比快信
为缓。十二点回。
午后睡一小时。四点借彬、宁二人医务课磅秤。宁 104磅,彬 96,余 105。至明星皮鞋公司及亨得利。五点至社会服务处。今日各界机关聚餐,到萧仁源、刘震清、高文伯、沈召滋、吴世炳、伍五、张烛东等。散时已八点矣。今日彬量得 6.1. 3" 高,重 96磅。宁宁 57.6",重 104磅。
接刘学志、卢于道函宜远纶电
寄萧泼诚、胡定安、钱子宁函王爱予寄刘学志、卢于道函莫葵卿、善培、潘凤函

遵   晨雾 25°,27.02飞九点雾。
俄兵占 Dwinsk, Brest-Litovsk ,Bialystok,并围 Lvov,在捷克边境取 Stanislwow。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作函数通。寄二姊函。中午回。睡半小时。三点
李天助医生来,为余与允敏打霍乱防疫针。李医谈及医药收费问题。周仲奇素来
反对收费,但校中所收药费不过市价五分之一。收费所以示限制,且收入之数悉数
用以购药,如不收费,则药品更少。周徒知取好于学生,凡学生以病请假者,不论真
假如何概照准。此君喜做烂好人,其言岂可昕乎?
遵义员工子弟小学经费拮据,以浙江同乡会会中理事推卅人,每人捐三百元以维持,月可得 9000元,连原有基金利息月6300元,仍然不敷。故今日嘱振公向县长卡青芳要米月六担以辅助教员,卡己允云。校长拟请王维屏夫人胡英桶担任。晚膳后借允敏至陈卓如处。
接卢庆骏、陈叔谅、薛子良、徐宽甫、蔡邦华、舒鸿函.
寄《贵阳日报》金慎夫函叔谅、絮非、宝望、二姊函

遵   睛。晨 26°,27.00"。午校中 27°。北碚今日最高39.1°。
超级空中堡垒自中国基地起飞炸鞍山、大连与沈阳。 Hoover & Gibson <永久和平问题》。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遇罗凤超。接美国顾振军两函,知渠在 MIT已得博士学位,专注重于石油之应用方面。渠寄来六月间 MIT校刊一份,中述 Compton氏战后改变理工课程之计划,将人文及社会科学之课程加重。此乃该校一向政策,经委员会决定。非如我国之由最高当局临时想到,即下手谕,而加某为必修科,加某科钟点若干。如此办理,大学将无从发展,成为训练班而已。
今日嘱章宝兴修理小汽车。中午四。膳后睡一小时。四点借陈卓如赴洗马滩游泳。六点回。今日接附中成绩报告。彬彬成绩尚佳,英文平均 91,数学亦尚好,惟军训不及格,大概因不守命令之故也。宁则英文只 13分,等于一字不识,数学亦勉强及格,故下学期决计令其人遵义县中或成城中学。
阅 Herbert Hoover与 Hugh Gibson The Problems of Lasti昭 Peαce。据二氏之分析,和平与战争依据七种原则而定,即( 1 ) Ideological forces意识形态力量, (2)Eco.nomic p伊ressure经济压力,(仔3)Na挝甜
臼盹 tional Militarism军国主义,(怡6) Fear , Hate & Revenge恐惧、憎恨与报复, (7 ) Will to peace 和平的愿望。此七项势力惟有最后一种趋向和平云(第七章)。又谓此次世界战

争何以不能避免。自 1932 1938各国军备之经费,自四十万万美金增至一百八十万万,而在 1909 1913年仅十五万万(此次战事各国军备所费近一万万万元)。又第六章谓第一次欧战之胜国均得不少属地,如英国得一百六十万方哩,人口三千五百万;法国四十万方哩,人口四百万;比国五万三千方哩,人口三百四十万;日本岛屿 833方哩,人口十一万。意大利无所得故不满,英国则本欲再占领土云。
接顾振军二函商务函浦同烈、吴文晖、咏霓、舒鸿、爱予接附中彬宁二大成绩报告
寄宽甫函 Charles F. Brooks、晓沧、增禄函
遵   睛。午后 32°。晚热。纺织娘鸣。
  新几内亚四万日兵与傅士麦群岛五万五千日兵均受包围,日兵停止抵抗。报考人数。
  
  晨五点起。昨晚为老鼠所闹,直至天明。七点半至校。遇劲夫与蔡金涛,知桂林无线电厂离桂林较远,故迁移极为狼狈。许应期、冯家铮之电工器材厂己迁至贵阳,而无线电厂大部在柳州与独山,兼之厂长周维干与代理人颜任光意见不合,更加困难云。蔡之家眷已到,故下学年决可在浙大,电讯方面正缺人,故极欢迎。至明星皮鞋〔公司〕与亨得利。回寓卢王仁东来谈,为樊君穆事。吴文梭介绍林熏南之堂弟林春元来,系中山大学化工二年级学生,欲借读浙大。余不允,因浙大向来不收借读生,惟有教部分发者乃不得不收耳。
  中午约王维屏、胡英相夫妇及王子静大夫来中膳。王子静现在卫生院,为产科医生。二点半告别。三点睡一小时。四点借陈卓如赴洗马滩洗浴,至六点回。回途见有兵一排亦在洗马滩,以竹竿觅人于水中,但元一人没水去救者。
  下午丁光炎来。明日去重庆人钱子宁所办叙府造纸厂。今、昨二日考试新生,计遵义 108人,贵阳 1163人。
  接次仲函
遵   晴。晨十点 28°。下午昙。
  德国东线苏军技过维斯杜拉河,并达 Carpathians山。美兵占美岛全部。
  晨五点起。七点十分至校。洽周、左之、劲夫来谈。又中山大学借读生林春元来。赵凤涛〔来〕。接赵九章来函,谈及所中不努力而事事加以阻挠者,殆指钱逸云而言。:余将复函,无论何人均可随时停职。今日上午来谈者甚多,结果一事未办。
  樊君穆在校教数学,平素甚为数学系所歧视,渠与步青又乏联络,而工学院劲夫亦不喜之,故余与萧泼诚商约,由外语班聘请其为上校教官,其月薪与津贴虽较浙大稍差,但每年有二套便服、一套军服,亦不无小补。米贴相同,且可在本校兼课。但君穆似不愿,今日再嘱振公与之谈。黄羽仪来。又坤珊来。渠二人均不能维持家庭生活。得季梁函,知上月梅用.2600元。余过去从未负债,但过去三个月己负债达一万二千元之巨矣。午后四点偕陈卓如夫妇及宁宁去洗马滩游泳。
  接善培电 琢如、王爱予、陈鸿适函 张廷休电 接赵九章、吴承洛、季梁、梅儿、贝时璋、郑谢纫瑜(铁如夫人)函
遵   时有阵雨。下午 28°。
苏联兵占立陶宛首都考那斯。俄军抵波罗的海,在 Riga附〔近),德兵三十万在爱沙尼亚与 Latvia将被包围。美兵在法国占 Granville。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阅公文数件后,即赴轿子街遵义师范,九十三军军部现借住在此。今日系第四期干部训练班开学典礼,到学员约四百人,分四队,其中一队为志愿军,余三队为各方招来者。六个月毕业后,将为班长与通讯兵,程度自小学毕业至高中毕业。来宾到者有张一能司令、高文伯专员、卡青芳县长、萧泼诚主任及姜继荣、周子光等,由军长陈牧农、参谋长傅砚农招待。九点开始开会。陈牧农主席,报告一小时。次张一能、高文伯及余均有演说。次蒋副军长与傅参谋长讲演。散巳十一时。
回。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下学期收费对学生公布。建筑方面请吴穰初视察后即决定。现有四家包工估价建造宿舍一幢,又机工实验室改茅草屋顶。其中寅记等二家在四十万元以上,杨盛永等二家廿六万至卅万元。
午后有阵雨,但不大。晚阅 Pnφce to Peace。
接九十三军陈牧农函接陈效仁函
寄骑先函季梁函卡青芳函

遵   晨低云,八点校中 23°。下午 31°,26.9",五点阵雨,闻雷。晚佳。
  德兵退出华沙,苏军由 Rokossovsky率领之兵离华沙只六哩。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八点樊君穆来谈。数学系步青素来歧视君穆。自两年前志谋荐君穆为一年级主任,调许国容至遵义,但君穆教课又不受学生欢迎,劲夫亦不喜之。近在家又与其妻常勃黯。故余拟调渠至外语班教法文,已与萧泼诚说妥为法文班主任,待遇较浙大稍优。但君穆不愿去,闻其根本不能教法文。渠拟去渝至复旦或工兵学校。余允发八月份薪津,并将渠所欠学校 3900元一笔句消。年来校中停聘之教授均为余学生,如去年有卫士生、张孟闻,本年有樊平章。
  中午刚复来谈化学馆建筑事,在寓中膳。膳后渠回湄潭。午后睡一小时。四点借陈卓如至洗马滩洗浴。六点回。在洗浴时下雨数点。陈卓如之房主严子敬,河北人,曾为绥阳县长。卸任后集资经商,借银行款赢〔利〕数百万元。家中妻、子连严五人,而用姆仆达五人之多,可以逃避兵役,而所开烟叶店又不纳税。此种怪现象抗战期间仍不能改,可叹也。晚晤黄羽仪。
  寄杨守珍函
遵   晨 6 h 25°,26.90"。上午晴。午后三点半雷雨,一刻钟
即止。晚六点 30 0, 26.88飞
土耳其对德绝交。英兵在义〔意大利〕入 Florence o侠魂六周忌辰。周销自来。夏少非来。
清代幕友制度。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余坤珊借新聘电机系教员夏少非来。夏,上海人,系
宇宙公司主人之婿,尚未结婚。夏带来崔苹村一函。
晨周绢白夫妇及其子来,于昨由贵阳出发。据云,六月廿八离良丰时,桂林因
自健生在桂省府宣布将放弃桂林与柳州,一时震动,桂林各机关纷纷迁移,秩序大
乱。广西大学学生不愿考试,即疏散,校中不允。迁怒于校长李运华、教〔务〕长陈
剑修,二十六晚至两家问罪。李已全家迁桂林,剑修亦不在家,器物被捣毁,弃河
中。闻西大有学生近三千,华侨颇不少。学生习惯极坏,赌之输赢可达数十万,考
试公开作弊。教职额限定只四百余人,而超出竟达百余人之多云。桂林鸡蛋每枚 .
十四元,鸡每斤九十元,比遵义贵一倍矣。中午约街臼夫妇中膳,并祭侠魂,波若、
士楷及小孩亦来。午后睡一小时。雷雨。五点至柿花园洗浴。
晚阅《思想与时代》卅一、二期中全增植著《清代幕僚制度论》。结论谓幕友制
远承古代辟揉选吏之遗风,萌芽于明中叶而完成于清初,因学与政脱节之故。习幕
素重实际体会方面,故在学成出而佐治之际,易于切合实际情形。绍兴人多以游幕
为业者,因其人具有精深谨严之遗传因素,再有其环境因素之衬托云云。又谓章氏
世籍会稽之道墟。以吾所知,终清之世,道墟之章以游幕为业者,历有人焉。故知
史学之子孙,虽其不能使之成史学家,然其才必有以自见,如道墟诸章是也。又用
自明嘉靖知府汤绍恩、兴修水利,山阴、会稽、萧山三邑方数百里间,只知有水利,不
知有水患云。
接哈佛大学工学院函崔苹村函
寄爱予、念慈、马继援寄郑铁如夫人、李兰芳、浦同烈、崔苹村函
   晨晴,家中 24°,校中 22°。旁晚有阵雨雷声,但下雨不多。
  桃李将绝迹,梨己上市。
  我同盟军攻克密支那。中共十八集团军在陕之措置。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作函与朱善培。得邦华函,知农经系沈文辅与吴文晖大闹意见。平心而论,沈在筑《中央日报H中国农业教育之危机》文多少言侵吴文晖,加之二人已因助教李光治问题而引起口角,以是更积不相能。吴因之愤而辞职,沈文辅固有取而代之意。但沈实不及吴,余当慰留之。
  午后至社会服务处剃头。回。睡一小时。四点借陈卓如至洗马滩游泳,遇俞宗夜,知其将赴湄潭。六点至社会服务处,请王维屏、蔡金涛、夏少非、卢温甫等晚膳,迪生、劲夫、洽周、杨耀德、李絮非、高直侯亦~U。因有阵雨,八点即回。
  《大公报》近载记者孔昭皑《中共十八集团军与陕甘宁边区》文。谓十八集团军游击地区有:晋察冀边区、晋绥、冀鲁豫、晋冀豫、山东、苏北、苏中、淮北、淮南、苏南、皖中、鄂豫皖、浙东、东江、琼崖十五个根据地。城邑有河北的阜平、任丘、肃宁、涉县、清丰,河南的林县、内黄,山西的沁水、黎城、榆社、平顺、兴县、肯岚、河曲、 11面县、偏关、保德,山东的范县、推县、朝城、观县、海阳。自民廿八年在陕甘宁边区己开荒三百卅万亩。食盐取给于盐池、定边、靖边、吴旗四县的天然池。石油在延长有五个油井,一天出原油 400加仑。公务人员每日工作七小时,两小时学习,两小时生产。
  接王君韧、子政、蔚光、邦华、爱予、卢庆骏、梅函
  寄善培函
遵   晨昙,六点 26°,26.93",校中 24°,八点晴。下午三点半大雨,寻止。人晚阴。
美兵在法国占 Brest及 Rennes。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寄吴文晖、蔡邦华等函。今日接部令,增办药学、航空
工程二系,又农艺、土木、化工及机械办双班。每系有开办及经常费一百万元。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开公利互助社理监事联席会议,到坤珊、迪生、 EF谋、直侯、劲夫诸人。过去三个月,营业八十一万元,但其中大部为盐与肥皂,利益甚少,而开支极大。用五个职员一工役,连房租月需二万元,故仍难以维持。决定裁员二人,试办一个月,如不成,改由校办。
时在大雨,未几止。遵义旬日未大雨,山田已嫌干矣。今日雨尚不透也。据梦秋云,此间士绅陈军长铁三父亲陈秉仁,前日中风去世,年六〔十〕有五。渠为学校第三宿舍老邮局之房东,平日为人尚能热心公益,胜于朋辈远矣。又闻本年土木系毕业生沈彰文在赴西康到任,于雅安覆车硕命。沈,慈溪人。痛哉!
接欧元怀、吴文日军函俞颂华接许道夫、朱善培、顾振军(去年二月)、宝望、学志函陈牧农函
寄张梓铭、李振吾、杨守珍函吴文晖、邦华函王伊曾、晓沧、孟闻函

遵   侵晓微雨。晨阴,校中 23.5°。午后四点半大雷雨,一刻钟即止。
据罗、邱二人之报,德国潜艇被击沉者达到0艘。上次欧洲大战 198艘。人造金鸡〈那〉纳。
晨五点半起。七点馀至校。阅七月份 Reader's Digest转载 Science News .!tter "Man Made Quinine at Last by Harland Manchester"。谓八十年以前,英国 Wm. Per.kin欲制人造金鸡纳未成,但发明了 first coal tar dye第一种人造染料。本年有美国二青年 R. W. Woodward、 Wm. E. Doering在春假中发明了人造金鸡〈那〉纳,与天然者一样成份,但价格甚昂耳。在战前,症疾死人每年三百万,战后死人更多。胡 Woodward、多 Doering二氏年仅廿六与廿七岁,在哈佛大学化学室工作,得 Edwin
H. Land主办 Polaroid Corporation之资助,能作此研究。自去年二月间开始,二人知金鸡纳分子有五十二原子所成,有氮、氢、氧、碳。氏等从 toluol与 acetylene提取一种原料名为 7 hydro oxyisoquinoline,其分子颇与金鸡〈那〉纳相类,而原子则不同。先将此物变成 quinotoxine,则变为金鸡纳易如反掌。因 1853年Louis Pasteur 巴斯德已曾作此工作也云云。但目前大规模制造尚待研究。作函数通。十一点回。
周纯白抵遵后,余介绍其往见萧仁源。萧,浏阳人,周则长沙人,故二人为同乡。萧允以周为教官,当编辑做私人秘书事,如此可以不致失业矣。周此来旅费亦以余向校借支一万元,而交周定之汇去者。又希文欲进外语班。近得步校之保荐,于步校考试后下星期赴外语班考试。如录取则两年以内希文须致力于外文,毕业后分发作翻译员。十一点回。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民锋路六号谢荣棠所开之猪鬓厂,开浙江同乡理监事会。胡颂翰主席。到胡铭元、丁绍均、周载源、振公、劲夫诸人,讨论如何维持浙江小学。余担认向县府经募五市担米,泰来老板捐一万元。此外,上海酱园、皮鞋公司等均各认捐每月三百元,又上海皮鞋公司宣金桥捐救济同乡每月七百元。五点大雨。六点散。晚阅 Reader's Digest。至九点半睡。
接丁绪宝、何玉书函香曾函
寄王爱予、邦华、孙念葱、吴士选函

遵   晨阴 26°,27.10",十点阵雨。下午昙。
盟军在法国攻至Le Mans并逼近 S I. Malo,加军逼近 Falaise。衡阳失守。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八点半至何家巷。今日请九十三军军长陈牧农(号 !
节文)演讲,题为"五年来九十三军在山西敌后工作概况"。首述卢〔沟〕桥事变,该
162

军负保卫石家庄、娘子关之责。当中央命令原调往守平型、雁门二关,以阎锡山反对而止。自晋军失利,平型、雁门二关不守,九十三军乃调至忻口与敌苦战,在民廿七年,经二个月之久。其对方为板垣所率之第五师团。后以孙连仲守不住娘子关,乃退至太原。时守太原者为傅作义,守军不受指挥,不战而退,太原失守,阎锡山退至临汾。日人休息二个月,又随迹而来,九十三军遂退入中条山北部作游击。日本于民廿八、廿九、卅年作三次之扫荡,卒于民卅年夺取中条山,第三军覆没;九十三军与廿三军奉命渡黄河人豫、陕,遂放弃中条山云云。凡讲二小时半。听者拥挤,亦无倦容。陈氏虽非演说专家,而态度诚恳,亦不掩饰错误。曾一度受伤。民卅年在中条山被围二个月,几于绝粮。
中午回。膳后睡一小时。四点半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与希文谈,并阅《大
公报》。
接贝时璋函
寄宜远纶函

遵   晨睛 25°,上午阵雨,下午阴。
  汤元吉厂长送绞瓜二。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作函数通。十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关于校中增添航空、药学二系,并办机械、土木、农艺与化工双班后新生之数额问题及研究生膳宿注册问题等等。十二点散。午睡后,作函与梅儿。为宁宁补习算学,教开立方。晚六点在柿花园一号,请九十三军陈军长牧农及吴光杰、卡青芳、陈乐、洽周、迪生、劲夫、直侯诸人。向扣县长要浙江小学米六市石一月。卡先允,而寻又食言,允给月四市担。
  接晓沧、舒鸿、张孟超、孙祁、莫衡函
  寄学志、季梁、增禄函 香曾函 李约瑟电
遵   晨晴 24.5°,27.09"。中午阵雨。下午阴 23°。
在法境之美兵沿 Lo ire河取 Nantes与 Angers。晨六点起。今日暑期讲演会请顾谷宜先生讲"太平洋战争之展望"。余以连续两个上午有会,恐公事积压未往。
接苏步青、舒鸿函。苏素来作事极跋雇不讲理。去年发房租贷金,苏住宅不出租钱,而一般不出租金者均不能得房租贷金。苏向马宗裕硬要,余不允,与马宗裕大肆咆哮,并来函责问,余卒不许。其人之不按理性、目无法纪、专较销株如此。亦以抗战〔以〕来经济困难,{管子》所谓"衣食足而后知荣辱,仓康实而后知礼节"。
近来函则为争助教名额扭曲相争,措辞亦无理。其夫人为倭籍,岂所谓沙在泥中,
不染自黑者乎。
午后睡一小时。为宁儿补课开立方。晚阅 Oscar Wilde王尔德、 plays A Woman 01 No Importance及 μdy Whillmore's Fan二剧。此剧本系十九世纪末叶出版,讥讽当时英国贵族社会不遗余力。晚温度转冷。黄尊生来谈一小时余。
接舒鸿与苏步青函
寄莫葵卿、欧元怀、孙祁、何元书、戚启勋、王亚明、俞颂华函
   晨阴,阵雨,21°,27.30",校中 19°°。
  欧洲第二战场英兵自 Caen、美兵自Le Mans之钳形攻势日益显著,在此区内德国有兵二十。
  晨六点起。天气骤冷,想梅儿又要生病。今日希文去考外语班。七点到校。润科来谈一小时,知此次贵阳-年级招生状况。单在贵阳所费已超出十万,而遵、帽阅卷四万元,膳食及试题纸一万五千,卷子三万元等尚不在内。报名费每人一百元,共收十四万元之谱,而用款则达二十万左右。余嘱润科担任一年级主任,但润科深恐与琢如起误会,故不允就,但允往湄劝驾而已。实则琢如在永兴有时与陆翔伯、高尚志等作叶子戏,亦非为善良之表率也。得尚志函,知丁绪宝之所以不能来浙大,由于旅费筹措困〔难〕。余允由校垫付,但不能早一个月起薪,因如此则将成通例也。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仙龙巷一号浙江同乡会开小学董事会,到胡铭元、胡颂翰、羽仪、欲为、振公、劲夫。决请胡英帽为主任,月薪津贴 1500,外米一担,须住校。现经费有着落者每月一万米贴。卡青芳允县府津贴四担,但迄今元公文到校。定卅日招生,九月四日开学。浙大在师范设备费项下拨卅万元作为设备小学之用。五点散。〔补注: 1969年 1月,南京市北京路中学工人思想宣传队派人来调查胡英帽,问她有否参加反动党团组织,工资待遇,哪些人证明等等。〕
  晚作函与梅儿。余前所作函,对于来信所云"不把我们放在心中"一语责备太严,交允敏阅后,措辞己较和缓。
  接孙斯大、高尚志、叔永函
  寄高尚志函
遵   晨阴 2 1.5°,27.32",校中 2°。。下午睛。晚 24.5°,

27.33"。
衡阳失守前,围城内方先觉军长上主座电。新疆发生冤狱,盛世才将建厅厅长林继庸下狱
毒打。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函胡英橱,嘱其接受浙江小学主任事。又
函晓沧。张王军谋来谈。又郭洽周、钟兴锐相继来。嘱振公作复函与步青。十二点
回。
午后睡一小时。借松至校一走 o'教宁宁开立方。四点半周药自来,谓广西与中央迄今不能合作。中央任命官吏,虽小如粮政局副局长,亦不能到任。李德邻、臼健生诸人虽节俭自守,但其夫人均苞直公行。白夫人囤积汽油,桂垣闻名,且曾至飞机场载取汽油,为卫兵截留之事。李夫人郭德洁干预政事,邱昌渭之所以不能为民政厅长,即以不接受郭所介绍之人。广西大学历届校长自马君武、白鹏飞、雷沛鸿、高践囚,均与现任校长李运华不睦。但李卒为高践四之继任校长,与教务长陈剑修亦不能合作云云。
晚阅报,见衡阳失守时,衡阳城内最高统帅第十军军长方先觉,七日晚十点电告委员长。谓敌人今晨(七日)由北城突入以后,即在城展开巷战。我官兵伤亡殆尽,刻再元兵可资堵击。职等誓以一死报党国,勉尽军人天职,均不负钧座平生作育之至意。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职方先觉、参谋长孙呜玉、师长周庆样、葛天才、容有略、饶小伟同叩云云。
接孙稚蒜、何增禄函
寄许道夫、萧仁源、胡英据函尚志电晓沧函

   晨阴 22°,27.33飞
花桥湾绚庐被劫。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作函与琢如、舒厚信及张孟闻,又将寄梅之信寄出。迪生、郭洽周、润科先后来谈。十点半借沈耀祖至工场,看寅记所立工场之屋架。沈谓大料应为六寸,而寅记所选材料,其梢头有小至三寸者。劲夫则怪沈何以于不上梁前即行通知,免得费工。但料子相差过大,则建筑自危险,亦不能不换也。
近绢臼接九弟仁甫自渝来函,知叔同及雄弟在湘己出险抵达杨家滩,通讯由新化蓝田转。式苹在艺术学校毕业后,现在桂林。式尧为炮兵廿九团测量连连长,亦住桂林。长沙城内已焚毁十之六七,叔同庐舍亦遭损失。六弟、雄弟全家乘民船至杨家滩,式烈同行,住杨家滩纯化乡中心小学。二姊在花桥湾岛庐则被掠一空,只存泉塘之箱笼十余只为六弟带出云。下午三点借陈卓如及浙大学生机械系杨生、土木系欧阳等打球至五点。洗浴。回。
.
接胡博渊、孟闻、晓沧、邦华.Jl.鸿造函
寄苏步青、卢庆骏、舒鸿、刚复、钱琢如、梅函孟闻函

遵   晨晴21°,27.30飞下午26°,27.25"。紫薇花盛开。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阅函数通。八点半借允敏、松松访周简臼不值。出。途遇王维屏、胡英帽夫妇,借至浙江小学。~储笑天,约定于十五日交代主任。出至迪生寓,李今英病已痊,能看卷子。至石家堡三号晤叶左之夫妇。又至一号晤沈思岩夫妇。回途与胡英帽等分于。遂至子弹库晤张章图库长。回寓己十二点矣。希文腹泻。午后睡一小时。为松松洗浴。四点借陈卓如至洗马滩游泳,六点回。晚胡颂翰来。
晚阅Reader Service Aug. , 1944转载PM. Sundαy Picture News {星期日图片新闻(午后版n March 26 , 1944 , Roberts Lynd著"The People's Desperate Option"一 文。谓过去美国人将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分开,乃一大错误。实则美国政治权力早操之于资本家。所谓pressure group压力集团, power politics权力政治,并引 Harold Laski拉斯基"The disproportion in America between the actual economic control and formal political power is almost fantastic"之语,美国大众因乏组织,决不能与 pressure group竞争,而四年一选之制度又见其缓。德国首先以政府力资助工业使之发展,欧战后俄国继之,迄今无论何故,政治与营业不可分离,故希脱拉乃时势所造成。英国在危急时代,许多人主张废除阶级,classless society 0但战局一好,则 T。可〔英国保守党党员〕又得势矣。故邱吉尔对于目前种种政治改进措施均加以反对,明知战事终结又回原来面目矣。在英国,其战后工商政策,可〔见〕自 National policy or industrγpatent by 120 British industrialists in Nov. , 1942,其结论谓,故the technological pressure toward centralized control is so great as to be inevitable。
接鸿遣、善培、晓沧、爱予、念葱、舒鸿函又周寄梅电

遵   晴。晨20°,27.22"。午26°,27.14飞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知邦华、琢如及善培均已到遵。豫章中学校长徐荫昌来。徐系浙大民卅年级病虫害系毕业,号秉仁,江西人。据云,豫章只有初中学生三百余人,教员十分之九为浙大毕业生。余嘱其注意:(一)学生之卫生,怯除虱子。(二)实行劳作、运动。(三)良善之纪律。此三点即附中亦未办到。王欲为、劲夫、琢如先后来。中午回。
  二点开招生委员会,到王军谋、劲夫、迪生、羽仪、邦华、卓如、琢如、善培、直侯、润科、钟韩、赵凤涛诸人。此次遵义、贵阳二处考生共1271人,第一志愿浙大727,中央544。其中未完卷150人。平均分数在60分以上者只 15人,43分以上者157人。中大只取卅名,故以52分为及格。浙大取127名,以43为及格。尚有74名平均分数在40 43之间,收为先修班学生共八人(有志愿者)。浙大所取有43名以中大为第一志愿。六十分以上浙大得五名,四名均在机械,一名在电机。化工人最多,得 29名,以一部份拨他系。全场最好者平均 66分二人,均取中央。浙大文取 10名,理 12名,工 80名,农 16名,师 3名云。浙大教职员子弟高中毕业者得审查后人先修班。六点散。
  偕允敏至江浙餐厅。朱诚中夫妇汤饼大会贺得女之喜,到客四桌。九点回。
  此次浙大新生籍贯以湘最多, 29人,苏 22,浙 23,粤 10,赣、黔各 9,闽 7,桂 5人。学校十四中 10人,附中 9人,桂中、雅礼各 6人。先修班十一中、八中 3人。成绩最优:谭业谦(湘 )66.57,中央国文;梁赞勋(粤 )66.2,中央航空;忻贤杰(浙) 64. 1,中大物理;夏永霖(黔 )6 1. 00,中央电机;陈明达(黔) ,65. 2,中央地质;蒋慎 修(浙) 63.4,中央化工。考取中大尚有黄丰异、卓越孪生兄弟。
  接邦华、刚复、善培及研究生院总务主任王楼勤函 稚蒜、晓沧、刚复函接赵九章、爱予函
  寄周寄梅电
遵   睛。晨 23°,27.10"。
盟军在法国南部 Nice与马赛间登陆。我军突入腾冲城,正在巷战。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上午钱琢如、蔡邦华、朱善培先后来谈。十点开行政谈话〔会〕、工读委员会、建筑委员会联席会议,决定:各院系分配工读办法;以后教育部及中央法令不再油印,在遵、帽、永三地适中地点公布周知:明日起各办公室下午恢复办公;职员告假不通知校长办公室如假逾一个月者,即停止其薪津,并不准补其名额。决定再建筑遵义新宿舍,容 200学生,以备将学生全体住校。十二点回。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至校。四点借卓如赴洗马滩游泳,至五点馀回。晚约招生委员会晚膳,到羽仪、卓如、琢如、刚复、王军谋、迪生、善培、赵凤涛诸人。九点回。

遵   晴。午校中 29°。晚睛。家中 29°,27.10"。
  今日恢复下午办公。松松入托儿所。
  晨六点起。七点馀至校。与直侯谈,瞩与钱琢如言归于好,因二人意见甚深也。八点至何家巷,请前外语班主任吴光杰讲"欧洲战场之展望",分国力即人力与物资、各战场之分配与战略三项。演讲对于国力分析极为精细。谓德国动员兵力在六百万,死亡达三百万;俄国八百万,死亡六百万;英国动员兵力五百万,死亡六十万;美国动员兵力一千一百万,死亡约卅万 O谓德国兵力尚不可侮,如力斗可支持一二年云。今日昕者座满,由顾假南主席。吴讲后,迪生、刚复与余均略有补充。十点散。
  胡建人来谈,知中大蒋委员长辞校长而以顾一樵〔代〕。乃因毕业典礼事,参加只一半人,故遂愤而辞。经农体力不够,故调教部政务次长。一樵接事后或尚稍有困难云。开聘任委员会,到邦华、刚复、迪生、王军谋,劲夫病以苏元复代,及洽周。定八月、二月为开会期。通过升教授者祝汝佐,副教授者卢庆骏、杨新美、吴文械,升讲师者陈锡臣,尚须补交文件者黎子耀、章志恢,无空额可补者白正国,年代不够者张君JJI。一点散。.
  二点半至校。朱善培来谈一小时。今日程羽翔带来重庆次仲送之皮鞋。接天毅、英多自湘来函,知渠等在新化上梅中学欲来遵,须乘舟至烟溪,走路至淑浦,乘车到辰溪,再搭军车云云。今日得中华民国驻印军驻渝办事处处长游青程送来赵乾中四、五两月份薪津1470元。不知赵何许人也,拟再函问明。五点回。洗浴。
  晚希文 接湄潭王启东函,知梅患病,温度1020F。
  接邵英多函 张孟超、朱习生、孙斯大、郑晓沧、理学院函
遵   睛。晨家中24°,27.10"。
  苏军达东普鲁士边界。盟国在Alhania阿尔巴尼亚之都拉索登陆。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善培来谈。余嘱其至湄看梅儿病况,因梅于星期日 发热肚泻,星期二、三达102度之高也。刚复来谈二小时,毫不得结果。午后睡-~ 小时。二点至校。作函数通。三点半借陈卓如至洗马滩游泳,五点半回。
  晚七点半至子弹库操场,参加学生所组织之天文学会看星会。到卅人左右。希文、胡金麟、谭天锡、刘操南、林昭等均参加,李振声主席。林讲星宿之名称、位置甚详。余讲历史上星座之变迁等。至十点回。今日星宿灿烂,无月光,故牵牛、婪、女诸宿均可见。
  《大公报》载罗斯福八月十二日华盛顿发表广播全文。谓在吾人以日本列为寻取永久和平与吾人所信赖之国际社会之二分子以前,必须使其经过若干年之测验时期,此亦属恨事。菲律〔宾〕人素不愿为日本人之奴役,将来亦然。朝鲜之人民,中国东北之人民,以及中国其他部份之人民,莫不皆然云云。
  接俞大维函 任美锷函
  寄季梁、学志、宽甫函 孟宪承函 二姊函 蔚光、子政、九章函
遵   晨昙26°,27.10",校中24°°。
大夏理学院院长夏元琛去世。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士楷来。十点开稽查委员会,到钟韩、劲夫、直侯、羽仪及余五人,缺席香曾与润科,列席吴静山。讨论生产收人报账问题及刚复之账目,建筑校舍之经费问题等等。十二点散。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借宁至校中。三点半借宁与卓如至洗马滩游泳,遇徐芝荣、胡玉堂诸人。五点半回。希文己考取外语班。此次六十七人投考,全榜及第,希文取人英语班最后一名。近希文不能安心读书,且喜交游,多外务,对于饮食起居极不留神,故易受感冒且常腹泻。有时友朋相邀即出而大嚼,屡戒之不听。肺弱而心亦不强,为可虑也。
接步青函孟闻函张式烈函
寄叔永函

遵   晨晴 26°,27.10飞
盟军取法国奥尔良 Orleans并迫近巴黎。史迪威将军之主张如何训练中国兵。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阅考取新生之籍贯与学校出身。知在筑、遵二地招生,仍以湘、浙、江〔苏〕三省为多。以学校论,以十四中及附中为多。学生自治会代表哈瑜文、青年团石剑生、团契余彦人来谈,为二年级生食住问题。今日接教部通知,悉五至九月份生活费增加,自底数 360增至 800,成数自 12成加至 25,五个月共一百四十八万元,款己寄出。
季梁、晓沧来函均未提及梅儿之病,似并未严重者。余今日作函与梅,并将英多之函寄去。蓝田师范现移新化,不能开学。宪承与朱有光均愿来,但恐运输不便耳。森森、能能来信,知须坐船至烟溪,走路至淑浦,然后乘车至辰溪,如能搭公路车云。
中午回。睡一小时。刚复来,借至校,谈二小时,毫不得要领。晚膳后,借允敏、宁、松晤周药自夫妇,渠等住经历司街三号。
晚阅十七日《大公报》中译载《星期六晚报》记〔者〕蒋逊著《咆哮的怒江》。谓日本是亚洲的强国,他本身的势力还待摧毁。日本的战事要靠我们能造成中国军队的强度和运输多少军用品来以对付敌人。又说,史迪威将军领导下,第一步工作是建立卅师劲旅。但中国需要三百个师,总数是五百万,再加上一千五百万的预备队。中国的军队不但要学习怎样使用武器,也同时要学习如何操纵无线电、各种复杂精细的通讯网、兽医医药卫生、工兵机械使用等。
接步青、增禄、张宜三、清华大学、舒鸿、晓沧函季梁函
寄苏步青、梅函舒鸿函晓沧函能能、森森函

遵   晨阴 27°,27.07"。中午阵雨。下午晴。三点半
28.50. 27.00"。
盟军抵法国凡尔赛,离巴黎四哩。
晨五点半起。正拟握管作《反攻时期之大学教育》一文,不料来人络绎,竟不能有所成就。未八点士楷即来。又戚美英来。未几王维屏夫妇来谈浙江小学请教员问题。费香曾介绍咏霓之侄翁心搓来。渠系金陵大学数学系毕业,欲人浙大研究院。据云,成都已有美国人万余,本地只供给牛肉、鸡蛋与马铃薯三物,故鸡蛋七月己贵至十三四〔元〕一枚,肉一百八十元一斤。又谓成都华西坝常有行劫之事。据其伯母(咏霓夫人)云,明年暑假可以回上海,不免过于乐观矣。周药白借定之来谈。据云,广西大学文书组有十三人之多,浙大只六人。
中午借允敏、松儿至石家堡沈思岩寓中膳,途遇雨。到迪生、洽周、田德望、李天助、张君定、沈召滋夫妇等及房东李君。二点半至陈卓如处。四点借卓如往洗马滩游泳。六点回。舒厚信来,知梅所患病系阿米巴病。与舒谈至八点半,知农经系为校工事又与总务争。〈报)[据〕舒,以为许道夫所主使。九点馀睡。
接沈文辅、费香曾函
寄丁思纯函寄王爱予函朱希亮函许仁章函梅月涵、王章麟、张孟超、张继志函
遵   晨睛,西面有 Cu积云。晨 25.5°,27.02"。日中阵雨数次。
美、英、苏三国代表在华盛顿 Dumbarton Oaks讨〔论〕世界安全机构。我军退出来阳。

晨五点起。七点至校。邦华来谈。接霞姐函,知东关老屋沈光卿不愿出屋,有延期五年之议。接赵乾中函,知其为高工毕业学生,人机械化学校,出国至印度,愿以国内所得之收入供给校内贫苦学生。拟公布征求。
作函与顾振军及张晓峰。接善培函,知梅荆疾巳愈。但梅来函又要打 emetine吐根素针,梅真不识时务。我叫她不要到蒋家包饭,她偏要去,结果生荆疾。虽是自己吃坏了,但据来函口气,仍是不欢而散。现在永庆病倒,所以要请胡家烧稀饭吃。这儿真可谓不懂事。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舒厚信来谈。今日接《二十八宿起源之时代与
地点》文单行本六本。五点半回寓。接霞姊函(知忧光卿不愿出屋)卢于道、赵乾中函梅、善培、丁光炎、祖源函寄晓沧寄张式烈、伍献文、王季梁、梅函晓峰、顾振军

遵   晨阴,侵晨微雨,寻止,校中 22°。晚 26°,27.10"。
  法军占土伦。苏军占罗马尼亚之雅西。决定第二次浙大招生。晨六点起。昨晚为楼下狮子狗所闹,直至十二点始能入睡。七点至校。昨来函之学生赵乾中,毕业于代办高工机械科,是在民廿六年秋间即人汽车兵团服务,
  直至卅一年秋调印度,编人远征军。愿以国内薪饷每月约 737元赠予在校勤读之同学一人,自五月份起按月汇寄,并谓在印已遇刘奎斗、张祖声、张恒堂诸人云。
  十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在渝、遵二地再招生一次,九月六、七两日报名,十一、二考试。电顾一樵借中大为考场,并函胡肖堂,派王劲夫赴渝办理招生。劲夫即介绍苏元复与许侠农二人同往。预期费用必超出卅万元。定报名人数为二千人,以新添双班及增设之六系为限。又决定以十四万元典豫章小学之屋,此十四万元由三民〔主义〕青年团出。龙王庙让给青年团,而豫章小学楼下作教室。胡英帽来谈小学事,县政府已允拨谷子十二担一月。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到校。四点借卓如游泳。晚士楷来。
  接汤元吉函宽甫函又其夫人顾维亚函
  寄丁光炎、游青程、赵乾中函爱予寄徐旭人、董彦堂、张钮哲、宝壁(《二十八宿考》单行本)
遵   晨阴 23.5°,27.20"。晚八点阴 24°,27.23飞
盟军攻克巴黎,法国地下军总司令 Pierre Konig策动占领,距德兵入巴黎四年七十日。

晨六点起。七点馀至校。今日宁宁考遵义县中初中二年级。八点至何家巷三号,第六次暑期讲演。请陈乐素讲"日本军阀与日本国民",听者座满。洽周主席。陈讲一小时余。陈述明治维新以来勤王党、军阀(长阅与萨阀)、民主派三种势力。直至"九一八"以后,民主派失势、军阅专政之情形,以及军阀与财阀之句结,如宇垣之与住友,荒木贞夫之与三井、三菱。日本社会未脱封建色彩,农民之服从性。讲毕,黄尊生、迪生、假南等均有讨论,但均注意日本民族以后之改造与觉悟。十点散。余至亨得利配眼镜框。十一点至校。
午回。睡一小时。二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剃头,并参加迪生召集之教育改进讨论会。到假南、香曾、坤珊、尊生、刚复、钟韩、劲夫、洽周、王军谋、直侯、左之诸人。五点散。
接沈丈辅、孙宗彭函
寄肖堂函顾一樵电

遵   
罗马尼亚投降,脱离轴心。盟军克马赛,美兵、法兵入城。 Bordeaux波尔多亦解放。
晨五点起。将《反攻期中之大学教育》一文作好,预备寄《大公报》。今日校长室秘书俞心湛又要辞职。现因只振公:一人为秘书,而俞在办公室己三年,早凯舰此缺。而振公又每日迟到早退,在办公室时极少,办公室各事除批公文以外,均俞一人包办。俞非大学毕业,其资格与丁荣南相若。丁为秘书,受人攻击而去,俞将来亦难免被人攻击。但欲另易一人,则发生极大困难,因无论何人接手,均须半年始能娴熟一切,故今日已许俞升秘书。
丁绪宝来,闻在途自贵阳至遵义车走六天。决定派王劲夫、苏元复、许侠农等五人赴渝第二次招生。估计题目 35, 000元,卷子 40, 000元,五人旅费 50, 000,五人赴渝留渝期间膳宿杂每人 500元一天, 50, 000元(留二十天,连旅行)。运卷子 20, OQO元,报名单 10, 000元,阅卷 60, 000元,监考报酬 50, 000元,杂费 35, 000,合卅五万元。预备 2000人报名,收入仅 200, 000元。报名定九月六、七两日,<报〉考〔试〕十、十一两日。
中午回。睡一小时。午后与劲夫、绪宝、王军谋等谈。晚六点约绪宝夫妇、劲夫夫妇、耀德夫妇、蔡金涛夫妇及刚复、王军谋、允敏晚膳。接叔谅寄来国民党 82282特字党证一纸毛汉礼函接陈建功、翁心搓、崔步浦、滕维藻、刘国栋函寄教育部请甲种奖助金《二十八宿考》一文费香曾函寄马小波、吴士选函 学术审议会函

遵至湄   晨阴。赴湄途中微雨。
  俞心湛升秘书。
  晨五点起。收拾行〔李〕。七点至校。杨光华将《反攻时期之大学教育》一文抄好,即寄胡政之登《大公报》。刚复来,渠主张新添六班不招考,因经费不敷之故。缘部昨来电,以 65%作设备, 359毛作员生米贴薪津,若招每班四十人,每人 1200一月,教员每班二人,每人薪津 6棚,则每班月60,酬,而每班经费月只 83,棚,占 729毛矣。但余意学生只招1/2,实到1/3,则勉可应付也,故决计令劲夫去渝。
  九点乘酒精厂车出发。同行刚复、邦华、绪宝、卓如、陈裕明、储笑天,几全车为浙大所占。途中有阵雨。二点半到湄潭。途中见稻田结穗甚好,田中亦不如遵义之干旱云。到文庙后,厚信来中膳,与怀慈、卓如同餐。膳后晤梅,知下荆尚每日七次,起时多至二十次。己打 emetine十六针,吃药特灵粉及鸭蛋子九十枚。此次余带来 vioform氯喳,系李医交与者。晤硕民,知其大女亦患病,较梅更剧,近亦痊。晤晓沧。晚膳后程石泉来辞职,将去中大。沈文辅来,述与许道夫、吴文晖意见不合。孙斯大来。又刘云浦、张其楷、王承基来谈。准王爱予辞主任。
  印度总督 Wavell答甘地之要求,英国立即予印独立,成立全国政府。对于 Central Assemhly中央议会负责一点,印督予以拒绝。谓〔以J(一)印度之自主,须以抗战终止,印有宪法,多数党派可以赞同,(二)与英政府订立条约为条件云。
  寄胡政之函并《反攻时期之大学教育》
湄   天阴。晨 21.驴,常有阵雨。下午 25.1°,阵雨不止。
保加利亚与盟国嫌好。盟军人 Toulon, Lyons。苏军逼加拉兹 Galatz,相距 45哩。俄兵取爱沙尼亚之 Tortu o德国巴黎守军投降。《孔子家语》答子贡论诛少正卵。
晨五点半起。七点半出外。至体育场与包和清谈。余以为包辞意尚可打消,但渠与舒厚信积不相能,故不愿留。至江边看七月三号大水所冲去之土岸,当时操场上水尺余。据武汉测候所记录,三号至四号下午 196公厘,在二十四小时内,此为最高数。
晤建人,据云中大教职员超出名额,每月食米差一百四五卡石,但中大各院专款存银行达八百余万之多。又谓中大待遇不及浙大,而公共食堂与合作社则办理较佳。沙坪坝与柏溪均有电灯,故极方便。办总务,中大较易,以其集中之故。十点〈出〉回。邦华来谈。十一点至据江饭店晤梅,知渠昨泻八次,今日尚未下刑。余交与治阿米巴之 vioform十五片,日服三片。与增禄谈片刻回。午后苏步青来谈数学系助教及卢庆骏升级事。蒋硕民来谈。出晤钱琢如、吴润苍。遇邦华。六点回。.
晚膳后阅《群书治要》卷十引《孔子家语},其中有孔诛少正卵事。谓天下有大恶者五,而盗窃不与也。一曰心逆而险,二日行僻而坚,三日言伪而辨,四曰记丑而博,五日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于人则不免于君子之诛,而少正卵皆兼有之。又引颜回云:鸟穷则喝,兽穷则攫,人穷则诈,马穷则逸云。下午育化书局曹斌及徐子阶来,为朱北泉事,愿还十一担米之款,以每担 2400元计。又翁,心楼来谈。朱善培来谈。九点半睡。
寄润科、直侯

湄   晨昙21.80,午后23.60°。
  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入巴黎。苏军进匈牙利境。孔子诞辰。
  晨五点半起。今日湄潭各界尊师运动大会发起在大成殿〔行〕礼,八点举行。到各界人士,由县府刘秘书振钩主席。余讲"孔子哲学与战争"。一般人以为孔子乃反战者,乃抱不抵抗主义者,因其目睹春秋时代诸侯之好杀伐。《孝经》孔子对曾子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但他接着就说:"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所谓"立身行道",则"志士仁人,元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所以"明耻教战。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孔子的战争理论、战略亦极好。子贡问为政,孔子说:"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其中信为首,食次之,兵又次之。到秦孝公时,张仪主张伐韩,司马错主伐蜀,孝公昕错之言。而商鞍变法,立木以示信,功尤大。汉三杰,萧何运粟关中,功在韩信〔上〕。但高祖人关,约法三章,则信己孚。到于今,希脱拉利用 geopolitics地缘政治以知各国经济,就是要足食。要有宣传部 Goebbel戈培尔,就是〔想〕立信。不晓得 Munich慕尼黑之约言未干而波兰进兵,来栖方在华府谈洽而珠港夜〔袭〕。此乃不信之甚,安可以不败?江问渔讲"孔子之教育主张" , (一)有教无类,因人个别施教。(二)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三)孔子集大成。季梁讲孔子乃圣之时者也,又述天地君亲师。晓沧述杜威与孔子同一诞辰。廉先讲仲尼、孔丘之名由来。最后朱善培代表教师接受礼物。十一点半散。
  午后沈文辅、王爱予先后来谈。晤吴文晖。晚邦华请包和清、张鸿漠、孙逢吉、陈卓如晚膳。九点回。
湄   晨雾。晨 18.9°,下午 29.4°。
  晨五点半起。 F上午与刚复谈理学院各系主任事。晓沧来谈,商湄潭总务与训导事。孙宗彭来,谈药物学系事。卢亦秋、夏觉民先后来。十一点晤梅,余嘱其对于用钱务必谨慎,除饭钱、房租、仆役费外,月给零用 500元,连购鸡蛋在内。梅毫无自立精神,只知依赖。故余谓其只配做贪官污吏如孔祥熙其人之女儿,因孔之为人一般所不齿,亦余所痛恨者也。
  中午邱璧光约在"平津"中膳,到储笑天、俞( J、陈卓如诸人。此间职业学校办蚕丝与茶叶二科。-点回。睡一小时。沈文辅、许道夫相继来。卢庆骏、自正国来。渠等以不升格不愿受聘书。四点借卓如、王淦昌至湄江西门外河边洗浴。晚膳后晤晓沧及陈鸿逵。
  寄振公函(附刘次策)
湄   晨睛,日中晴。上午五点 17.7°,下午一点 31°。
苏军占罗马尼亚首都 Bucharest。美兵抵莱因河,占 Rheims。
晨五点半起。七点沈文辅来,知渠昨晚与许道夫又冲突。出晤步青,与谈卢庆骏、白正国不能升级而不接受聘书事。步青以为自正因之事易于解决,但卢之工课则走后元人担任。晤建功,始知去年系中为熊全治升格事建功并不知情,事后甚不以为然。但至二月间卢又未升格,可称一误再误。九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小学、大学风纪,朱北泉罚款二万六千余元之支配,实验收费。最后舒鸿、朱善培对于许道夫均致不满,因其传播谣言也。一点散。
下午润科、琢如来谈。决定一年〔级〕主任仍以琢如任之。四点借润科、陈卓如赴西门游泳。晚邦华来,知包和清不愿任总务。八点至刚复处。
农院学生周兴泰肺病菌人脑,在遵病故。与顾文聪去世相距不到一月。
寄允敏函希文等函

湄   睛。五点 20.3°,午后 28.8°。下午有阵雨。
英国第二军在 Dempsey领导下占 Amiens。苏军夺取罗国 Ploesti油田,每年可出二百万吨汽油。在未炸以前,年出一千万吨。官吉巷看瀑布。
晨五点起。七点借润科、绪宝及其十一岁公子霖生、淦昌、陈卓如、储笑天、怀慈徒步赴官吉巷(桃花江)看瀑布。过老坪桥时约孟闻,知其发回归热,未果,住。七点二十分启行。天气佳。九点至官吉巷进茶,天色变阴罢。十点至瀑布下之竹林小学吃中膳,馒头与鸡蛋,由校工梁某挑往者。淦昌并备有木瓜梨与金盖梨甚多,金盖粗且未熟,木瓜梨己熟但不甜。沿途稻子尚佳,间有收割者,但大部尚需一个月之时间。闻桂花香。膳后至瀑布下。今年七月三日之大雨,冲毁山崖河岸甚多,旧有道路不可走。在瀑布下坐一刻钟,水甚小,每秒不过一立方尺,瀑布之高约五六丈。七月三日大雨时,将两边之泥土草木冲去,斑迹阴然。回〈下)(小〕学,得县政府刘振钧秘书函,知卓如小孩在遵患病,嘱速回。一点馀出发。二点半至马蹄岩,遇雨。三点半回文庙。四点至西门外游泳,到怀慈、淦昌、卓如、润科。
晚膳后钱琢如来,又大骂高直侯。从其言语间,知受某方之挑拨。此君无品格,真小人哉。建人来,知中大训导长己发表王书林,余劝其留浙大。又晓沧来谈。八点半晤厚信,谈至十点半。厚信对于农经系换校工,许道夫乱批信件及童毓华闹事务处深滋不满。
接县府秘书刘振钩函

湄   晨阴。五点 2 1.6°,午后 22.1°。上午微雨。
英国在比利时占 Arras , Dans ,Lens ,四天半前进 130哩。在意大利第八军占 Rimini附近。打进德国 Gothic Line哥特防线。
晨五点起。七点晤晓沧,余嘱其留建人在此任总务。晓沧以为建人决不就,因其有政治上之野心也。对于沈文辅与吴文晖之争,渠深以沈为不是。晤许鉴明,嘱其觅星期六汽车回遵。晤蔡邦华,谈农经系事,决计将公私二者分开,先请文晖主持系务,助理邵椰祥缺由文晖推人。出晤文晖,文晖允维持系务,并推增禄之子何新章继任。关于校工事,决由文晖出函与舒厚信表示歉意。出晤刚复。遇仲崇信。十点回文庙。觅孙斯大来,嘱其继续维持训导,并发通知,于明日下午三点开教授会,谈学生训育事。午后睡一小时。招化学四女生刘凤容来谈。女系宜兴人,承认曾留其未婚夫在女生宿舍旁之茅舍住一晚,事先并未通知训导处。渠对于犯规事自己承认,毫不
觉有羞耻之意,且承认男生中有争风吃醋之事。舒厚信来,又吴文晖来,二人当场
解释开除工人事。翁寿南来,知罗宗洛上学期教课并未终结,尚差一二月即去北 暗,回后亦未补课。此公亦极不负责,又好胡言乱道。
晚膳后晤晓沧,嘱其留建人为总务。晓沧仍有赴美之意。泽宣如来,正可抵其缺额。钟其己坐木笼,故较为安静。惟渠夫人身体亦不佳,为可虑耳。晤梅,知三日未下荆。与硕民谈。硕民劝余再与卢庆骏作一度面洽许道夫。余劝其再弗增加
行政上之困难。十点睡。接梅迪生、胡孝壁、胡瑛、余心湛、施雅风、王劲夫函赵鸿举函

湄   时有微雨。晨 20.8°,下午 28.8°。晚六点起大雨,共 10.2 mm。
  同盟军在法国己渡 Somme河,占 Amiens,在法国取 Nice。今日为欧战三年纪念。英国兵士死亡者二十四万八千,失踪二十九万,被俘三士三万,受伤。湄潭教授会开会。
  晨五点起。七点作函数通。舒厚信、朱善培先后来谈。十一点晤建人,知渠决意回中大,以其在重庆易谋活动也。与孙斯大〔谈J,嘱其仍任训导事。林汝瑶来。中膳与钟韩、怀慈同进餐。吴霞初来谈。膳后睡一小时。卢庆骏来,再与谈接聘约事。渠以为校中对于熊全治特优而对于渠特薄。余告以过去渠之所以不能与熊同时升副教授者,乃二十九年熊升讲师而渠仍为助教所造成,并嘱其弗为斤斤较量,但渠始终不愿。
  三点召集湄潭教授开会,到三十六人。钱钟韩、丁绪宝亦到。余说明训导、教务应改进各点,对于湄潭学生之无礼貌、不守纪律,尤属痛心。次晓沧谈学生服务精神,步青谈严格训"导,增禄讲改良机构。最后邦华、绪宝、琢如、爱予均各有主张。余结论,改良机构须产生一分部主任,严格训导须澈底实行。过去湄潭要开除学生,往往其导师、系主任为之说项,每人对于其所导之学生必欲从宽办理,而责人以严,尤不可通。故嗣后应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为导师者平时不加管束,犯规以后又为之到处说项,此则躬自薄而厚责于人也。五点散。沈文辅来谈一小时。建人约晚膳,值大雨未往。晚八点至舒鸿寓,谈至十点回。
  接俞心湛函 吴均一、陈文俊、马小波
  寄卢庆骏、鸿适、洽周(附迪生函)、俞心湛(附赵鸿举、胡孝璧)函
湄   阴。中午有微雨。晨 2 1.8°,午 28.2°。十点起大雨,全晚不止。
  芬兰与苏议和。盟军取 Lyon。
  晨五点起。舒鸿来报告,知今日公路局无客车,故只能再留一日。八点至"湄江"与梅谈。渠昕说物理系卖售砖瓦石灰等许多谣言,并谓朱嘉谷以不直增禄所为而走。晤亦秋,农艺系因孙念慈去云大,教授只卢一人,助教刘泰、张鸿漠亦辞职,而系务亦极难维持。巳电聘汪厥明,闻己就云大。卢欲聘萧辅,但邦华与润苍均反对之。至生物部,遇贝时璋、仲崇信、吴长春、谈家帧。返。晤孟闻,知其病伤寒巳两周。回。硕民来两次,为步青来探闻是否可发卢庆骏副教授聘书,余不允。中午借晓沧在建人家中膳。晚大雨。
湄   上午雨,下午阴,晚有月光,昙。雨o.1,三日 58.8mm。
美军人比国首都布鲁塞尔Brussels, Namur0 G. B. Cressey Asia's Lands & Peoples。
晨五点起。七点半晤琢如,嘱挽留步青为数学系主任。八点至西门待车,厚信与怀慈同往。知昨晚大雨,黄家坝桥被大雨冲去,不能行而回。丁绪宝与舒鸿又起口角。上午孙宗彭来。晓沧、文晖来。午后睡一小时。琢如来,知劝步青就主任元结果。
阅 George B. Cressey著As巧's Lαnds and Peoples (McGraw Hill , 1944)将亚洲分为中日、印度、苏联、西南亚、东南亚五区。第四页述世界上十六种国防必需品 essentials ,包括麻、奎宁、橡皮、丝、锡、鸽、可可果、锦、云母、羊毛、锤、铭、燥、水银、铝及石英。前十种只亚洲有之。非洲出错与髓,欧洲水银与髓,加拿大出镇,南美洲出铝、锦、锡、羊毛。美国所需国防物资五分之二来自亚洲。第45页引 Buck谓中国每千人生产率38.3,死亡率27. 1,每年人口增加四五百万,六十五年一倍。

湄   晨大雨,一小时即止。午后五点起又大雨,迄深晚不止。雨52.4 mm。
英第二军盟军入比京Brussels及Luxemburg鲁松堡、Antwerp,每日行四五十哩。
晨又大雨,寻止。晨邦华、鸿适来。焦登挥来,为童世芳殴人事。阅葛德石 Cressey著《亚洲之地与人》。文晖来谈。漏江大水后往往肚中作泻,以附近山中有泻盐MgS04也。昨今两天水氓,故不敢多饮茶,但腹中仍作怪。得高教司函,派刚复为专员赴英国Corsar无线电公司,借同学生十人研究实习。昨己告刚复。
午后睡一小时。电彬彬,通知军训教员未到,可缓来上学。因若黄家坝桥修复,则酒精厂之车必来也。下午二点江问渔来。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农经系学生童世芳殴辱同学,女生刘凤容不守校规,各记大过二次。教职员伙食团少于一桌八人不开伙。定明日巡视宿舍。六点左右又大雨倾盆约二小时,但人晚仍有雨。
寄彬彬电寄振公、劲夫函

湄   晨微雨,迄晚时有微雨。晨 19°。午后 22,8°,雨 15.0 mm。
美军已入德境,越摩塞尔河。美第二〔集团〕军在麦次 Merz与南锡 Nancy间推向齐格菲防
线。在比利时占 Lille及 Mons,由 Kemal Patton巴顿将军率领。龙泉又危急,倭寇攻丽水。
晨五点起。怀慈欲回,余以桥尚断而雨不止,故决计不往。九点借邦华、晓沧、厚信、陈裕明及孙斯大视察宿舍。先看仁斋,系助教研究生宿舍,搜出学生书桌(大号)及饭桌多张,板凳及长凳亦不少。次顺序视察义、礼、智各斋。回途看女生宿舍信斋。时已十二点,至孙稚苏寓中膳,到包和清、罗宗洛、熊同和、林汝瑶、谈家帧、贝时璋、江希明、杜宗光、舒厚信及孙太太与其女孙衍文。三点半刚复来,遂散。晤梅及建功。至硕民处,嘱其再与卢庆骏接洽。晚阅《亚洲之地与人》。
接振公电
寄俞心湛、允敏、叔永函

由湄回遵   阴
  德国飞行炸弹基地 Pa恰de-Calais被包围。迄今为止三个月中,德国飞弹落英南部 8000枚,达伦敦者 2300,死人 3450。倭寇湘桂路上已侵至冷水滩及永丰,敌兵力达廿五万人。 Donald Nelson纳尔逊及赫尔利代表罗斯福抵渝。
  晨六点起。七点出发自文庙,孙怀慈同行。送行者有舒厚信、硕民及包和清。据硕民云,卢庆骏已有允就之意,只要能追溯半年(侠教部核定)。硕民欲余再留一天,余以遵义待款急,故不能留。七点馀车即开。建人亦同车来遵,为中央银行觅地点。八点至黄家坝,桥未修成,须换车。在黄家坝场上等约一小时始上车,余坐司机台上。但更车后,此车为敞车,且木炭出汽不灵,故上山时即须加酒精,故行极缓,一点始至虾子场。在此与孙怀慈、胡建人、孙逢吉之子、士俊吃面。至二点三刻开车,五点半至遵义。
  六点回家。知彬彬尚未去湄,定八日坐酒精厂车去。宁宁巳考取县中初中二年级,并已上课。交学费等三百余元,米一老斗一千元。此外,灯油五百元及制服费-千五百元未交。希文巳人外语班上课,今日系礼拜三得回家。松儿于廿一日起患植物性病,一晚泻九次,温度 104 oF,腹痛甚剧。经朱诚中诊视,吃 s创刨叫uIIphaguan时i 吐阱 dine,两天吃 18粒,一号泻始停。此 sulpha药诚救人圣药。五年前侠魂与衡并以此致死,不亦痛哉。振公来,闻傅家小孩亦多患病,羽仪患眼肿去贵阳。接傅明德函,知己往印度。接默君寄英多函,知能能、森森即将来遵,并已于八月十五离湖南新化,乃超已考取空军幼年学校,于卅一日过遵赴四川灌县云。九点睡。
  接劲夫函 钱子宁、中元造纸厂、胡定安 接郑子政、张宝壁、郑谢纫瑜、默君(为郑世德入学事)、任美锷 接傅明德函蒋彻士函严振飞函 接费福焘、莫衡、胡定安、么振声、严振飞、王友西函
遵义   晨晴27.12" , 24°°。
美军占 Sedan。美军第二军已人德境,在近 Siegfried Line齐格菲防线 Aachen附近。苏联兵入南斯拉夫占 Tumu Severin 0倭寇侵常宁,逼零陵。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阅公文多件。今日公文呈部请升等,计升教授戴明扬、谭其骥、祝汝佐,副教授黄培杰、卢墨、卢庆骏、吴文械、杨新美,讲师于同隐、陈锡臣,共十人。午后接劲夫电,知浙大在渝招考报名迄今日三点,理工 546人,农 282人。接龙泉电,又来告急,以日人又取丽水也。接六弟来函,知在蓝田附近之杨家滩。
午后建人来谈,渠主张以朱善培继续附中校长,王子培、胡哲敷均不胜任。余告以已接洽庄泽宜。又振公以俞心?甚升秘书颇快快,余允给与主任秘书名义。旁晚宽甫二女徐冠、徐晓来考浙大。女仆熊嫂病病。
接劲夫电龙泉电曾吉夫、张承书 C<中央日报>)、齐洋林、六弟接北平圄郑熙(汝纯) 函

遵   晨雨,日中阴,晚雨。晚 25°,27.16"。
  芬兰议和代表到莫斯科。美机百架袭大连与鞍山。零陵苍战。
  晨五点起。彬彬乘酒精厂车赴湄潭,人附中高二。熊嫂病病不能起,允敏去小菜场买菜。八点至校。郭洽周来谈。又吾舜文、包和清来谈。包将赴乐山,以与舒鸿意见不合也。得驷先函,知研究院总干事已决请周枚荪继任,即复一电与朱骝先。接劲夫电,知重庆新生报名理工 546人,农 282人。遵义理工 177人,农 68人。
  午后费香曾、黄尊生来谈,为教职员壮丁抽签事。六点四。晚作函与六弟、二姐。六弟叔同于卅一年三月就湘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至卅二年七月离职为高级参谋。本年五月倭寇湘,乃至湘乡杨家滩纯化乡中心小学,冬衣均未带出云。
  接吴仲持(学义)王劲夫二函 朱骝先函 t斯大、晓沧、朱有光、梅月涵函
  寄骑先电庄泽宣旅费五千(梁欧第〔后作"梁鼠第"〕) 劲夫函
遵   晨阴雨23°,27.12",校中 21°。
罗、保二国对德宣战。美军第一军占 Liege。第七军占 Besancon。印度甘地与真纳会议。
倭寇陷零陵。欧洲第二战场之开始与天气。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与王劲夫。阅公文及来往信件若干。默君上月
底来函,对于英多为人深致不满,谓其对于金钱极不可靠,故一切来往款项均交与天毅,而能(英多)在家又窃取衣物。去年在校过暑假,与长郡中学一开除之学生恋爱,故有断绝母子关系之意云。余昨晚作函复之,允于能、森二人到此时,详询其二人在蓝田、新化之状况。今日又得赵九章与钱逸云函,知钱已被九章迫离职至研究院。逸云欲至中央大学图书馆。事先(一年前)余曾函肖堂谈及此事,当时逸云不肯往,今则不得不去矣。
午后作函与许鉴明及曾尔麟(瑞卿)。后方勤务部遵义车站司令周剑秋来,为其子周口京自金华来人附中事。二点半至校。泽宣之女公子来欲考浙大,知其父母前日方到贵阳。改正《二十八宿起源之地点与时代》一文之单行本。
晚阅八月份 Reader's Digest。其中载有欧洲第二战场文三篇: A. A. Michie "The great decision" <伟大的决定} , F. Sondern "Armada in action" <舰队在行动中}, 1. Wolfert "Beachhead Panorama" <滩头堡全景》。此三人皆系特派记者,随美国 Eisenhower艾森豪威尔军在法登陆。据 Michie文,谓登陆地点于一年前已决定在罗、邱 Quebec(会议J,时间自五月底至六月初,在德西兰会议时并告斯丹林。在未登陆前八星期中,欧陆上 82个铁道中心均被炸。在英国运输装载兵士粮食计划达二年之久,兵士练习至六次之多。邱吉尔曾欲随军赴法,但以埃山黑〔艾森豪威尔〕不允而止。六月三日, Eisenhower , Montgomerγ蒙哥马利、 Airchief Marshall Arthur Tedder空军主帅泰德、 Naval C. 1. C Bertram Ramsay海军总司令拉姆齐、 Airchief Trafford Leigh Mallory空军总司令马洛里五人商讨日期与钟点。但气象专家以预报有不佳天气,故未能走。因欲登陆,必须在月望侵晨时,潮须退,以便上陆,而得月光之助,以逐去 E Boat (德潜水艇〕。至四日晚,复开一会议,将三位气象家个别询问,均谓在最近 48小时内天气转佳。至五日晨四点半复召气象家问询,仍认时机已至。最后海陆空会议时, Eisenhower询 Ramsay,谓海军之意如何。 R答谓可询空军意见, Leigh Mallorγ谓空军愿信任气象专家之意。事遂决定。六日晨天果转佳,虽有阴云,但不时见日光,惟风浪稍大,上陆稍难耳。六日天未晓,英美船只己抵法海边。据第二篇文章, F. Sondern谓各种轮只(五千)均有指〔定〕地位。六日晨二点半,二百架飞机载兵人法境以备降落,但德国人尚不知海滨有许多船只。至 5:40军舰始开火,此即 D day与 H hour也。
接赵九章、钱逸云、蔚光、刚复、陈锡臣函寄么枕生、严振飞、吕蔚光、曹尔麟(瑞卿)函朱善培函王劲夫寄二姊函六弟叔同函苏步青、舒厚信、施雅风、崔步满函

遵   晨雨。午 22.5°,27.10飞.
James B. Reston Prelude to Victory <胜利的前奏》。罗素认永久和平无望。
晨五点半起。晨阅 Reader¥ Digest。今日上午雨,未出。下午三点往柿花园一号洗浴。浙大第二次招生今日考试。徐冠、徐晓二人应试,谓有若干人报名未到。《读者文摘》载 T. M. Johnson "How We Learn from Enemy Weapons"。谓美国之海军上陆船只,其形式得诸德国。此次法国上陆,事先派潜水艇作记号于海岸,乃效法于日本之袭珍珠港。在阿露训岛,美兵之衣服是穿得薄而多转诸厚而少者为热,系效法芬兰。 rocket火箭英国初发明,德、美转辗仿效而成今日之利器。大抵德国兵器,思想周密而工作精巧。日本以奇巧胜,如用爆竹假装机关枪,有光之藤在森林夜间作战,美国仿造改良之。但步枪之佳元出美国 Garland之右者,瞄准投弹亦以美为佳。
晚间阅 James B. Reston Prelude to阿ctory, Pocket Book Series 0著者于 1932年在美国伊利诺大学毕业,曾为《纽约泰晤士报》伦敦访员。书中引福照之言,谓意志坚强为胜利最要条件。述抗战期中许多误解之意见,以为非全球人民之努力,则和平不能永久云云。
今日见《大公报~(九月八日)载余所著《反攻期中之大学教育》一文,但非社论,使余失望,见萧乾渴罗素(回英国)之间答。罗素认此次大战不能产生永久和平。假使目前在美国 Dumbarton Oak敦巴顿橡树园会议四强之一(指苏)要求满洲或中东铁路,其余二强决不〈为)(会〕因此作战。同样,中国将来亦可威胁泰国或缅甸。战后处置日本,他主张不使其恢复重工业,并更变其教育制度云云。
寄梅、蒋彻士函

遵   晨雨,校中21°°。
  罗、邱在魁北克二次会议,开始讨论加强对日作战。罗马尼亚与英美苏于十二〔日〕订停战协定,恢复 1940年苏罗边界,赔苏三万万美金。晓峰来函。希脱拉在七月廿三日被刺之背景。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函数通。接晓峰函,八月十日发,由美国大使馆转,可称神速。余六月廿日去函,亦一个月到达。晓峰函中谓望余去美国一游,并已函布雷谈及此事。又谓战后拟请哈佛地理讲师欧克曼E. A. Ackerman来浙大。渠治远东地理,系 Derwent S. Whittlesey之学生,来浙大后可与温甫、德一对调,但须由学校出函与惠得锡教授名义副教授。历史明年已聘杨联升(明年可得博士学位),应先发聘书。又史组可聘 Charles S. Gardener,以与絮非对调。又谓适之将于本秋赴哈佛讲中国思想史八个月云云。
  作函与逸云及肖堂'。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校订《二十八宿起源之地点与时代~,送与友朋中对于此问题有兴趣者卅份左右。五点回。晚沈思岩太太来。又叶左之夫妇来。
  阅 Reader's Report Aug. 15 , 1944 {德国军部之反抗~,述七月底希脱拉被刺之经过。谓当被处分者有 Col. Ludwig von Beck (1939年前之参谋长),处死, Karl R. G. von Rundstedt (四月以前法国总司令)、 Alexander von Falkenhausen (七月以前法国总司令,曾至中国)、 Walter von Brauchitsch (除 Rundstedt外〔之〕德国第一战略家,曾任参谋长)、 Franz Halder (前任参谋长)、 Feder von Beck (莫斯科之攻击者)等优秀人物均免职。 B因不赞成攻俄故辞参谋长, 1941年 12月辞。 R为德国第一战略家, 1939年攻氓兰, 1940攻法,氏为主干。 R被任法国总督,今年春被任为西线总司令,七月间辞职。 Beck于 1938年以反对攻捷克辞。反对希得拉最烈者尚有 Gen. Walter中 on Seydlitz,在 1941年莫斯科之役投降俄国,组织 Free Ger.many Committee自由德国委员会。结果德兵退出俄国时,将军 gen.投降者甘一人。
  接仲崇信函丁光炎函子政函
  寄吴鹏高函梅、晓沧、胡肖堂函钱逸云函寄马小波并宽甫呈文胡定安、王友堡、傅明德、齐洋林、孙斯大函
遵   雨。晨校中 21°。日中阴。
德兵退出 Warsaw(波京)。美第一军己人德境 Coblenz。俄国奖励人口增加。
晨五点半起。日来每晨侵〈霄>c晓〕即大雨,直至九点时有小雨。下午阴。九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改工读标准为每小时十六元,教授加课钟点每小时四十元,副教授卅二元。讨论租豫章小学屋及建筑宿舍,学生收费各事。午后钮志芳及新来学生救济会干事许由思来谈。五点回。晚希文、胡金麟来谈。
阅 Reαder Service,述俄国人口问题。 "Population Trends in the Soviet Union" , The Economist July , 15 , 1944。谓法国、比、捷克之人口生育率不能维持现状。差 5%至 10%,英、脑威〔挪威〕、瑞士则相差 10%至 20%。惟俄国之比率为1. 60,即每一代可以增加 60%,此乃依据俄国 1939年之调查。抗战以后,俄国更提倡增加人口。在 1944年规定每家有小孩三口以上者可得一次奖金,计三口者四百卢布,四口者六千,五口者丸千,六口者一万四百,以至十一口者二万三千卢布。此外,四口以上每月可得津贴至五岁为止。此外,并增加食粮,减少学费之一半,并可得较〔多〕之粮食与衣料。相反的,家庭较小在子女二口以下者有罚金。并增加保育院与托儿所,私生子亦得津贴。苏联此种政策,将使世界永无和平。
寄张承书、胡博渊、莫衡、谢纫瑜寄晓峰函(附交适之单行本)朱有光电函梅月涵电单行本卅份
遵   雨。晨 21°,27.20飞
美国海军攻击菲 Mindanao。我国教育经费与学生人数。

晨五点半起。带松儿至托儿所。上午雨不止。十一点大雨,午止。今日接邦华函,知农院诸同仁对于预算分配数极不满意。得教育部来文,欲将工读办法取消,改所由学校经费内开支。膳后二点至柿花园一号剃头、洗浴。三点半至校。五点半田。戚美英来,介绍一素不相识之女子李贤,江苏吴县人,欲谋事。晚希文回。
今日见报载陈立夫在参政会报告教育经费及学生数。教员:小学六十五万,中
学七万五千,大学一万余。学生:小学一千八百万,中学一百万,专科以上学生七万
三千,较战前增加 75%,经费:教育部份二十四万万,其中十七万万为米贴贷金,用
于教职员吃饭者。真正教育经费为七万万元。用于高等教育经费者一万五千万。
战前为三千万元,增加五倍之数。专科以上学校 133个,闹风潮者四校。
接郑子政、王国松、萧叔纲、王淦昌、吴文晖、蔡邦华函
寄郑晓沧、宽甫、许鉴明、刚复、任美愕函
遵   晨阴,有晴意,19°,27.30",校中 17°。九点后又大雨,寻止。下午阴。
倭寇侵湘桂边境黄沙河,已渡河,在全州东北战。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与子政、九章、步青等。午后三点至校。今日洽周来谈,知有四年级学生占据宿舍,不肯让二年级生搬入,因此而记大过者两人。自治会代〔表〕哈瑜文来谈,为停止供给灯油事。此事于今年春已有通告,因每月供给菜油,初到时原为一斤,夏少冬多,但平均为此数。四年前每斤八角,一年后增至三元,第二年十元,第三年每斤卅元,今则八十元。故只供一斤油,二千学〔生〕需十六万元一月,自为不可能之事。余谓校中已与学生救济委员会、社会服务处二地设法,觅晚上读书之地云云。晚阅 Reston{胜利的前奏》书。
接赵九章、吴定良、潘钟秀(复旦)、步青、文晖函
寄劲夫电吴均一、贝时璋、郑子政、吕蔚光函赵九章函

遵义   晨阴,八点有阳光,校中 17°。
美军昨在 Pelew Harmahorg登陆。倭陷廉江(雷州半岛)。英国图书之损失。
晨六点起。八点送松人校。松腹疾未愈,故精神仍不佳。至校后,胡英帽来谈,知小学每月六鸪之米,县府自八月起己照给。于四日上课。专任教员有胡本人及陈雅芳、禹兆兰及老教员赵君。此外,兼课者有胡金麟等云。
午后阅英大使馆 Bulletin八月廿二号 Harold Hobson "Search for Bombed Books"。谓在四年战争中,英国圄损失很大。 Coventη公立圄全部毁去, Exeter损失九万部。大英博物院损失亦大,全部三万本书中,关于美术、建筑、国际法、宗教,
损失最大。 Plymouth中央圄,伦敦 Middle Temple圈, Manchester文哲学会圄及 Bir.mingham自然哲学圄与伦敦大学 University College图书馆均受损。
下午洽周来报告,谓学生在何家巷贴壁报,对于灯油停供大肆攻击,并涉中央颁勋章乃由于余高压之功,攻击余在《大公报》上《反攻期中之大学教育》一文,谓何以余千方百计把希文召回。

遵   晨大雾,17°,27.35飞日中睛。
罗、邱二人魁北克会议完。美国兵第一军首入德境,占 Aachen附近之 Roetgen及 Stolberg,离 Aachen八日里, Cologne卅哩。倭寇陷全州、道州、资源。浙东收复丽水、永嘉。腾冲经十一日攻击后于十四日完全克复,中缅间已由小道与密支那中美军可相通。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十点至图书馆阅 microfilm,以放大镜看极大而费力。午后二点至校。作函与吴士选、丁绪宝及刚复。晚洽周及二年级缪祖桐、梅天镇二学生来。据云,何家巷三号第九寝室,先有赵华孟与林家驹二人住在内,其室本可住四五人,因此训导处派缪、梅二人前往。赵加以拒绝,并破口骂人,因此校中记赵华孟两大过,并强迫缪、梅二人住人。赵、林二人用种种方法使缪、梅二生不安于室,故将门锁住,深夜不归,多加床铺,无地自修等。故洽周使缪祖桐、梅天镇二生面告余以一切。梅、缪皆江浙人,而赵、林为广东人。赵极蛮横,记过后犹不知自戒,故余嘱洽周于明日召赵华孟面谈,再加以警告,如不接受,则星期二会议提出,可开除之。
尊生来谈,知黄羽仪于二星期前去贵阳,以其所患之症此间元医能诊治。羽仪患胃疾,于今春数次觉胃痛甚剧,但寻又好。近忽面黄消瘦,满身生疗,眼白亦肿,故李天助、朱诚中均劝赴贵阳入中央医院。今日尊生来谈,知在中央医院诸医初亦不知为何疾,但眼益肿,疗益多,疗之根甚深。后验五脏,在胃中发现有大块,知系癌 cancer o据云,善癌尚可治割,恶癌则束手矣。羽仪夫人拟即赴筑云。晚膳时,允敏赴北车站看同乡友人居正之媳妇徐置(怡都)。
今日委员长出席参政会,报告提早结束训政,增进中苏邦交,以政治解决中共
问题,准中共有十二师供军饷,但以服从中央为条件。接邦华、季梁、高崇熙、刚复、晓沧、张宣三、梅函许鉴明函寄赖景湖、程石泉、欧元怀、虞振铺、郑汝纯、陆绩何、绪宝、刚复函

遵义   阴。晨 15°。午后 23°,27.35飞
敌在广西北面至灌阳以东,东面由清远侵至怀集,南面由雷州半岛至廉州侵入陆川、北流附近。
晨六点起。七点半晤黄羽仪夫人后至校。打一电报与虞振铺,嘱为羽仪夫人觅一下榻之所。回途遇贵州公路局局长姚思谦及机械三学生(季高之侄),余托姚为羽仪夫人觅车,渠今日即回筑。
九点三刻借允敏、徐冠、徐晓、希文、王启东及宁,徒步出老城北门,往新桥观音阁,由校工彭某挑松松及食物往。沿洗马滩至高桥向右抵观音阁。此处乃二河汇合之处,一自酒精厂来,观音阁有道光时碑,其上之文昌阁则有嘉庆碑。文昌阁地点俯览湘江,颇为佳胜。在观音阁吃点心后至外边一走。回途过湘江至东岸,参观省立高中,正在建筑宿舍,已成者只教室一座,计楼上下八间。现已开课,但不能住宿。计有高一、二、三六班。由体育教员岳五六陪同视察-周。校长张有民与教务长张济时均不在云。
晚觉身冷,似感冒,故早睡。
接二姊默君函
寄虞振铺电庄泽宣、朱骑先、徐达道、晓沧、刚复、琢如函
遵义   日中阴,晚八点雨。
苏军入保京 Sofia。一个孔教徒的狼狈。国民参政会蒋主席报告:中共以政治解决。
晨六点起。黄羽仪太太今晨乘车赴筑。但至中午其大女儿黄宁而来,知贵阳中央医院电话,谓羽仪须回遵。大概系其胃癌为恶性的,不能开剖,只可坐以待毙而已。下午余至校。嘱宝兴速将校车(渝 1935:号)试验,如能开动,即赴筑接羽仪夫妇回。
今日阅九月一日之 Reader Service有转载六月十四 Time Magazine {杀虫之特效药 DDn。此药至最近始发表。在意大利之 Naples,曾阻遏斑点伤寒之蔓延。若洒在墙上,三月以后苍蝇遇墙即死。喷在床上,可使三百天元臭虫。洒在衣上,一个月之内洗八次仍可无虱。凡飞峨、蜡脚、白蚁遇之即死,且可以治农业上之害虫。此药名 dichloro-diphenyl-trichloroethane,于 1874年德国。thmar Zeidler已发明,但不知其能治虫害。其主要成分为酒精、硫酸与绿气〔氯气〕。到近来纽约 Geigy Co. Paul Müller发现其能杀虫;而淡〔氮〕混合剂于人无害, Cincinnati Chemical W orks 遂大量生产。自 1943年始, DDT之粉并不杀虫,必须混以他种粉或和以油,普通
用者 1%至5%云云。
今日又接昆明寄时虹编、文化书店出版《英美论中国》。大概系批评中国政府者而庇护共产党。中有 Pearl Buck赛珍珠著《关于中国问题的警告~,载 1943五月十日《生活》杂志。说与蒋介石有关而且包围着他的一些力量,无论从人民或抗战观点看来,都是不好的力量。又说,中国自由主义者中心一直是学生和教员。他们的自我牺牲精神,他们的牺牲千百万生命仍敢于反官吏的精神,是最有力的改正官
偌主义和贪官污吏的东西。现在那些学生已经停止说话,在中国更孤立的时候,官僚的势力在增长中。又说,要去掉的弊害,主要的官僚的贪污,先从上层下手。有一文题为《一个孔教徒的狼狈},一九四四年四月十二《时代周刊》。谓本质文弱而面孔漂亮的中国教育部长陈立夫,去年十月赢得一个大胜利,他伸张他对中国思想的独裁,甚至远及美国。教部新颁条例,在每一外国成立一个机构来指导统制留学生的思想行为。如果他们的言论行为有违背三民主义被报告到部里,就要被遣回国。美国哈佛大学哲学教授 Ralph Parton Pt?町以 American Defence Committee , Harvard Group美国防务委员会哈佛小组的名义,要求政府对于此事进行调查,如果认为罪恶的,则拒绝中国学生人境。
'下午王劲夫自重庆回,与谈重庆招生情形。又请李天助医生验得温度 37.3。
脉 76,略有体温。晚发热,但不高。
接黄培炮电袁守和函季梁、邦华函张自明函

遵义   晨雨 21°,27.45飞校中午 2°。。
全州失守,守城第九十三军军长以放弃全州枪毙,即前在校讲演之陈牧农也。
晨六点起。今日觉乏力。八点半勉强赴校。洽周来,知学生自治会代表忽出布告,谓明日九点全体请假,召集自治会大会。此系违法举动,因与洽周商定,以学校名义于九点召集学生训话。
午后二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及训导委员会联席会议,到杨耀德、费香曾、黄尊生及劲夫、惠谋、欲为、谢冶英、高直侯诸人。余报告过去灯油停发之经过,并讨论壁报问题,通过讲:义收费价格。最后招二年级生缪祖桐、梅天镇二人来,嘱报告渠二人人宿舍时被赵华孟、林家驹二人拒绝经过。次招赵华孟来询问。渠一味狡赖不承。出。讨论结果,赵华孟、杨大维二人不准住宿舍。五点散。
七点至柿花园一号,召集学生自治会理事会代表冯承昌、哈瑜文、杨培源、朱杰、葛云英、费坤华、李良楠、葛维堡、严钟英、乐秀文、任昌明、晏成栋、朱是民、戴鑫。余先说明灯油停发事。渠等交来代表所提各件,计四问题 :(一)灯油,(二)供给热水,(三)青年食堂交还,(四)报上所载学生伙食费普通 375元各节。余一一答复。散会己十点一刻矣。
寄庄泽宣、晓沧、中国天文学会

遵   晨昙 2°。,27.45飞
盟军伞兵降落荷境 Utrecht。丹京暴动。苏联与芬兰协定成立:退回至 1940年疆界,波卡拉半岛租与苏联 50年,比萨莫割与苏联,赔款三万万美金(六年还清)。学生争取灯油费。
晨六点起。遵义县运动会未往。七点半至旧府中办公室。八点五十分至湘江戏园,即播声电〔影〕园,召集学生谈话。至则学生自治会已在开大〔会J,到约三百人左右。机械系何植栋主席,正在讨论灯油问题,已提不给灯油不上课一项。此系团体请假,为法律所不许,但不久即通过。余遂向学生讲演,学校于去年三月间己向教育部要灯油贷金未照准。教育部不久来文,谓每生准发十二两灯油,在预算内开支,如物价高涨超出时,由学生担负。至本年三月间,油价已自去年之十一元增至四十八元。本校以情形严重,函贵州大学与交大询问。贵大答复从来不给灯油,交大每人给 36元。本校本年灯油预算,每月六万元,七、八两月不发放。目前油价已涨至 130[元〕一斤,决不能再维持十二两之数。次说学生自治会不能为全体请假,请黄尊生代表教授会说话。学生继续开会,有罢撤总务长议案。余即起而阻止,自治会不能干涉学校行政。余及洽周、劲夫、振公、直侯乃先走,留生活指导谢冶英在彼。
午后余经上午演说二次,热度又增至 37. 10 ,但尚可维持。三点召集行政谈话会,并召学生自治会代表〈团)[会〕主席机四生何植栋及理事会主席哈瑜文,余责何不谙自治会章则,提出全体罢课议案及干涉校中行政。最后告以校中原拟将原有经费划作设置公共油灯之用,现改为每人发 40元,嘱渠等转致。六点散。晚九点半谢冶英来谈。
接程石泉函《大公报》及稿费 800元张澄修、农艺系全体学生函接胡肖堂函寄钱逸云(附肖堂函)
遵   睛。午后 23°。
美法二国承认叙里亚与黎巴嫩二国独立。美国纳尔逊局长、赫尔利将军返美。湖南敌至宝庆。
晨六点起。自治会代表大会主席团何植栋、康志亮、戴继票、石剑生、张根荣五人来,知昨晚代表大会开会到十六人,议决今日再见余商谈。彼等欲执行昨大会议决案 :(一)不发灯油不上课,(二)学校不发,自廿一起停〔课J,(三)停课期间,学校继续拨给日常生活经费,(四)请校长亲赴重庆改善生活,及(五)请教部增加灯油。余告以自治会不能议不上课问题,学校方面亦不能增加油费。余不能立时赴渝,现梅院长在渝,可请其交涉也。代表以此意告知后,九点起各班均上课。
振公、洽周来,决出公告二份:一说明灯油改发每人四十元之经过,二告学生不得以全班、全院请假。劲夫来谈,渠以为灯油事可延至双十节元问题,但至该〔时〕学生又将罢课,则该时不能不增加油费。余不赞同,因学生假灯油为名,实系胡闹。如教职员要求增煤、水津贴而罢教,则将如何?实则煤、水津贴较学生之灯油问题尤为严重也。决定以劲夫为工学院院长。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四点半至新辟运动场。今日为县运动会之第二日,田径赛最后一幕万米决赛。余看二十分钟即走。中午李医生来谈。余今日元温度,但觉喉痛而已。晚黄尊生来谈桂局甚为悲观。九点半睡。
接邦华、季梁、善培函汤元吉函中央医院陈荣殿函接胡定安电农艺系电
寄晓沧函寄胡定安、胡刚复、高崇熙、朱善培、林子勋、欧愧安、钟秀寄罗忠忱

遵   睛。晨 18°,27.35飞
广西敌由怀集、信都犯梧州,粤寇由禄步犯德庆,桂北敌犯兴安。晚有警报。〔补示:研究生争伙食费。〕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研究生代表戴祖析、马昂千、岑卓卿、蔡瑞、倪士毅等五人来谈,为住食及阅书问题。作函数通。中午回。膳后睡一小时。高直侯来。二点至校。京谋来。又四十一兵工厂厂长钟道锢(映奎)及秘书任会新来,知渠厂每月需米一百吨 J由六吨,大部须取给于漏、遵。
五点回。知羽仪已回家,遂至羽仪处。见羽仪睡床上,左眼包起,己失明矣。渠自知胃癌系不起之症。其母死于子宫癌。。三哥黄子方,学医,亦死于胃癌,年 41,与渠年岁相同。中央医院陈荣殿医生虽来函不拟告羽仪以病症,但羽仪已知其为胃癌,并且为 metastasis转移,即癌之细胞己渗人血液,因之随处停留,人眼则眼肿而失明,人皮肤上则肿起。渠欲余作函与耶卢大学之 Prof. Arnold Gesell,为 child clinic儿童诊所之主持人,欲其设法。余以尊生所交来 Time杂志上本年四月三日之 p.24上有一节,谓 penicillin青霉素可以治癌,但尚在试验时期,因 penicillin能杀癌细胞。又有消息, parathyroid腺之‘ extract,用皮下注射亦有效。此种 extract名为 HII,后者系英国 Horsa试验室所发明云。晚尊生来谈。晚九点紧急警报。
接丁月波(文渊)函(介绍学生史济舟、朱在坷。史系在君之甥)晓峰八月廿四函
寄吴泽霖、蔡邦华卢亦秋函又电赵九章、宝望函(哈佛证件)

遵   "阴。 23°,27.12飞晚 26°,27.10飞
苏军取爱沙尼亚首都 Tallinno梧州陷落,容县陷落,宝庆、桂林危急。晚警报。报发表英美奖学金考试,研究生、实习生计:工 123名,理 18名,农 25名,医 10名,文法 8名。
晨六点起。八点借允敏晤黄羽仪夫妇。时羽仪以打吗啡止痛针未醒,与黄太太谈。未几,羽仪己醒。渠将昨晚所口述,由泽宣之女孟博所录下口述病情经过示余,余为口诵一遍后出,并嘱傅梦秋觅中医晏平衡至羽仪处。晏允于下午四点来,称其病为克劳瘟。九点至校,即为羽仪电卫生署金楚珍索 penicillino电迪生与楚珍相商,并男作一函与楚珍。羽仪三兄黄子方 T. F. Huang为楚珍昔之助理,以胃
癌去世,故求楚珍为助,当得其同情。学生自治会理事代表哈瑜文、朱杰来,谈至
午。
午后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三点半至柿花园一号,与教授同人商讨羽仪善后,到尊生、香曾、卓如、吴文械、谢幼伟、张王军谋、洽周、顾假南诸人。闻人言,上海医学院有英国 Gordon King善治癌,拟邀其来此。余报告今日所办各事。四点半散。五点借尊生又至羽仪家。渠热已退,精神稍佳。余告以今日所办各事。见其额上有肿起如疮者,有五六粒之多。渠在贵阳曾割去一粒,从此作 biopsy活组织检查,验得其为有根甚长。据主持医生 w. M. Yang之报告,谓大便有血,胃中有乳酸及 Oppler Boas Bacillus,用 X光照胃及自皮肤所得之小瘤,验得其病为 scirrhous carcinoma of stomach with metastasis to subcutaneous tissue。陈荣殿医生谓其病严重, which must terminate fatal o It is a matter of time.中央医院又来函,谓检查结果系胃癌,癌肿蔓移全身,此病甚为严重云云。
六点在子弹库约钟道锢(映奎)夫妇、陈正修夫妇晚膳,均未到。到大定飞机厂张君及陈秉衡夫妇、洽周、劲夫与王军谋、允敏。七点半警报。八点回。希文在寓,·llIlli-.知梅病又发。今晨徐冠、徐晓姊妹回筑。
接梅函(知身体更坏)
寄金楚珍函电迪生电

遵   睛。晨22°,27.10"。桂花盛开。
盟军在荷兰与德兵战于 Amhem,在 Siegfield防线取 Stolberg。晚警报。咏霓次子翁心翰于全州一役飞机失事殉难,氏为空军上尉。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舒鸿来谈,知昨运动会最后一日。下午四点足球决赛,外语班与浙大。浙大己得二球,忽以外语球员踢浙大人,旁观不平,致起冲突。舒鸿阻无效,遂致打殴,伤浙大旁观者张元明(史三)、严钟英、陈积焘。张头上伤较重,已人卫生院。球赛遂停。舒主张道歉、出医药费、惩凶及停止外语班加入双十节运动各点云云。士楷、温甫及尊生来,知羽仪欲打电〔报〕至美国耶卢大学其老师 Arnold Gesell,余并为作数函。羽仪之病,中央医院定为 SCIrrhous carJinon风意即硬块恶性胃癌,并有 metastasis至皮肤、眼、肝云云。
十一点回。能能来。知自新化于八月中旬离开,在辰溪与森森等钱几一个月。于九月中由辰溪借森森出发,在芷江至晃县时渡沉江,见一舟因风浪覆沉,死湖南大学女生四人。湖大校舍大部被焚。至龙里附近,前行客车被抢。与森森在贵阳住王伯群家三天,森森因欲考海军学校,故明日乘车赴渝云。
午后一点半借尊生、卓如二人徒步至洗马滩,由此过江经高中校址附近,取石路向东北至步校印刷所达罗庄。在江苏饭店进茶点,休息一小时。见人有持丹桂
过者,色深红而浓香。三点半经环城路至卫生院看张元明之伤势,知未发热。五点回。五点半洗浴。寄二姊、梅、彬函又叔谅、金楚珍函又 Prof. Gesel!电: Amold Gesel!, Yale University , Dr. Huang peptic carcinoma advanced metastasis please rush instrument & medicine.

遵   睛。晨六点 23°,27.10飞晨校中 24° (十点)。
  晚军医学校血清研究所所长李振翩来,号正偏。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八点至湘江大戏园作本学期第一周纪念周。由余报告,述校中添办六班及教员移动情形。次及学校经费,全州失落后之物价波动以及防空消防之重要。次及国内政治及国外战事情形,引 Stilwell司迪威等将军谓消灭日本,须在中国大陆上有三百师之兵云。并请舒鸿谈此次县运动会冲突之经过。舒述打架不打则已,要打要彻底,颇足引起误会。
  中午回。睡一小时。觉倦。二点半到校。三点开建筑委员会,决定投标于建筑宿舍各行家之标数。计共五家,最低为华兴,六十一万余元,寅记次之,七十一万余,最高为履泰,一百 O六万元。标开后,五家代表即去。开建筑委员会,到霞初、吴静山、高直侯及列席者孙怀慈、王劲夫与沈耀祖、空士楷。决定以交华兴建造为原则,惟须其公司可靠。经理系湄潭人杨钧荣,向系造马路者。据云,曾在贵阳江南汽车公司经手建造云。故即作一函与吴琢之询问。此次建筑系宿舍二幢,共 37方,故华兴之单价为每方一万七千元。五点半回。
  振公要告假一个月,实以俞心湛升秘书后渠极不快。因校长办公室多由俞主办,振公到办公室时甚少,交办之件又耽搁。晚士楷来。余拟以振公任总务长,直侯任秘书。
  接晓沧、邦华、熊全治、士选、刘学志函
遵   昙。晨 23°,27.10",校中 21°。千午 28°。
  英相邱吉尔于廿八日在下院报告战况,谓六月六日以来,欧第二战场已死伤德兵四十万人,俘五十万人。英美军在法、比、荷达二三百万。英兵死伤九万,美军十四万五千。法、比及荷之一部已收复。有警报,一小时解除。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作函数通。阅涂长望 The Advance and Retreat of Summer Monsoon in China {中国夏季风之进退》文,与黄仕松合作。郭洽周来谈关于灯油问题。高尚志来谈,其夫人沈芳夏亦来。余嘱其赴杨柳街与余岩竹一谈, f.卑二方女生指导情形可一律。适接琢如函,对于高直侯道歉函表不满,且决绝不干一年〔级〕主任。余嘱尚志赴调时与琢如一谈,如决不就则请润科,且请卢庆骏去永兴教一年级数学。今日起振公告假,因渠与俞心湛不睦而又在办公室时间甚少,故事权遂落俞之手。近以俞升秘书更不满,故遂以告假为抵制。中午士楷来,知振公又不愿任总务,故拟准其告假一个月,以士楷暂代。
  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卅日开招生委员会,下月四日开尊师会议,讨论学生自治会所建议各项关于灯油、热水、壁报、青年食堂、疗养室等。均有决定,惟运米运费不能取消。五点半散会。至士楷家。波若有弟潘协欲在校长办公室作事。林汝瑶来,未遇到。林极劝余辞职谋早日摆脱,以人人均谋自己之利益也。回至羽仪家一转,知渠胃口日坏,赖打葡萄糖以维持。森森来,知今日始由筑出发,明日即去渝。
  晚钱源泉来。熊全治来,渠得 Michigan师范学院半个助教之约,年得七百美金,勉可维持生活。但欲得旅费,余不允,谓系中有名额,可以支原薪一年云。
  接晓沧、朱正元、默君、张汉松、赵梯荣函
  寄吴琢之、二姊、刘学志、熊全治及吕蔚光函
遵义   晨阴 25°,27.1",校中 24°。下午 29°。晚有雷电。十点后大雨,寻止。
美军空军控制 Pelew Is.串琉群岛。 Donald Nelson返抵美国。
晨六点起。日来伤风未愈,仍觉乏力。七点五十分到〔校〕。因振公告假,嘱士楷来代。阅来往公文,并以波若之弟潘协作抄写,渠去年在先修班未考取大学。上午舒鸿来。又林汝瑶来。苏元复来。
下午睡一小时。三点至校。作函数通。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浴毕田。森森今日中午去重庆。晚六点至协台坝酒精厂办事处晚膳,到浙大同事二十一二人,驾吾、香曾、衡叔、洽周、元复、霞初、劲夫、卓如、征铠、坤珊、幼伟等均到。九点告别。汤元吉约十月六日讲演。晚九点至羽仪家,知昨晚睡不佳,觉脑痛胀,今日吃鸡汤后腹又觉胀,全恃打葡萄〔糖〕以维持,可称命在旦夕矣。
接吴均一、吴文晖函接朱正元、郭晓岚、费培杰、王泽普函蔚光、九章、叔永
寄振公、润科、杜宗光函祝廉先、蔚光、赵九章

   晨晴24°,27.05",校中 22°。午睛 29°,26.18",热,校中28°。
  倭寇侵闽连江。涂长望著《中国夏季风之进退》。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校。上午迪生来,知余去二电已到。灯油己与陈立夫接洽,不得要领。而 penicillin则因电到己迟,翌日即走,故未详细探悉。但知此物华莱士带来只敷 45人之用,而对癌非对症也。舒鸿来谈,明日去湄。
  阅长望、黄仕松著 The advance retreat of monsoon in China。以wet bulb temp湿球温度五日平均定 Tm air mass热带海洋气团为夏季风之标准。谓华南夏季风自四月至十月,长江流域自五月至十月中,华北六月至九月,长城外七、八两月,外蒙只一月,新疆无之。又以 Em air mass赤道海洋气团之来较迟一个月。文中谓华北无 cyclone气旋。又谓缅甸之 SW风即昆明之 SW似不可靠,以霉雨由于Tm与 Em之相混云。
  寄咏霓函(唁其次子心翰之丧)又柳州电厂咏霓电 庄雍熙、贝时璋函
遵   晨昙 26°,27.05飞柿子上市。
中、英、美三国自今日起在 Dumbarton Oaks敦巴顿橡树园讨论世界和平机构会议,中国首席代表顾维钧。倭寇至广西平南,侵湖南宝庆。卢温甫著《中国冬季之风暴》。
晨五点半起。邵英多至车站乘酒精厂车,以人多未果往。七点半至校。温甫来,以其所著 The Winter Frontology of China一文交阅。共打英文十三页,改英文颇费时。以 polar Siberia西伯利亚极地与 tropical marine热带海洋相交之面为 polar
front极锋,但冬天大陆均为 Ps势力,分为 LNPs陆地变性西伯利亚极地、 RNPs、 SNPs海洋变性西伯利亚极地三种,此三者之交替发生中国大陆上之风暴。谓 front至秦岭不发生风暴而至南岭反发生风暴,由于前者太高之故。又称长江以南之 LNPs与 SNPs所形成之 front锋为东华亚寒带 front云。其成因由于高气压在满洲, polar front在父岛至南海,沿东海有低气压,则形成此 front,可造成三四个低气压,或则高气压由长江至日本亦行。温甫交来史以恒著《遵义天气之分析》。
午后匪一小时。二点半至校。新请体育助教陈显儒(达硕)来谈。渠于八月廿八自新化动身,经一个月始到此。据云沿途多盗匪。谓湘省战事失败,由于将士之不睦。长沙应由方先觉守卫,以方与中央接近,而薛岳(柏陵)不喜之,遂易以第四师师长张知能,而使方去衡阳,遂以方守衡阳。倭寇来时,张师不战溃退至广西兴安,遂奉令枪毙。方既守衡,薛岳又不救。五马归槽,可以致敌于死地,又轻轻放过,遂有此次之败。又谓陈牧农之死,系白健生奉命击毙云。
三点在办公室讨论羽仪善后问题,到香曾、魏春孚、黄尊生、直侯、卓如、陈学悔、吴文楠、晓沧、李天助诸人。决请看护朱小姐于今晚至黄家,并于星期日视察墓地。晚膳时,黄宅有女仆来。余赶往,则张君定、朱诚中、李天助三人均在。知旁晚打葡萄糖后,又肠用水洗。羽仪忽发冷,齿颤动作响,手足痊孪,至难过。俄顷转热,全身出汗。渠左眼已失明,右眼尚能见。谓余曰: This is the end of me.又谓: 1 am going through all sorts of sufferings before 1 quit.余元法安慰之。八点回。
192

接朱晓寰、贝时璋及唐擎黄、吴光明、泽宜、马小波接印度学生 Skamsul Islam Kham函(即甘尚溺)接教育部学术审议会审查稿(鲁慕胜《中国古代科学史节要})寄张汉松、吴文晖、范祖珠、朱善培、赵梯荣函晓寰、袁守和(长望文)寄梅月涵、郭晓岚、翁咏霓、叔永寄甘尚由信毛健吾({大刚报})、方子勤、吴光明(中银)函
遵   雨。晨 23°,27.27",校中 20°°。
  印度甘地 Gandhi与真纳 Jinnah孟买会谈于廿七日终止。由于真纳主张 Lahore回教大会 Pakistan回教独立,而甘地不承认,故二方均自认失败。看牙医,为 pyorrhoea。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八点至社会服务处。遇晓沧,谈片刻。出至丁字口文彬商店楼上,看张鹏飞牙医,请其洗齿。据云,余上牙床之 gum牙根肉均巳染 pyorrheoa牙槽腺溢病,但下牙床尚好,渠洗齿不及去年在蒋医之卖力,出血甚少,亦不甚根除秽污,但费时亦半小时矣,去年则达一小时之久。至社会服务处剃头。十一点至校。
  中午一点半至校。三点开招生委员会。决定标准仍与上次相同,以 43分录取,以 40 43为先修班。计取一年级 124人。此次在渝、遵二地投考共 2149人,其中完卷者约 1600人,平均分数五十分以上者只 20人,四十分以上者共 208人云。农学院投考者六百余人,只取十人而已。化工投考者多,标准移至 46分,仍取 13人,土木 14人,机械 29人,航空 27人,农艺 11人,药物 11人,电机 5人,理化一人,化学二人,农化一人。共 124人。
接董彦堂来函,赐以天才联。谓:"得近著《二十八宿》文,敬佩元己。阐发国光,昌明古学。爱凑甲骨文为联,用志景仰。文曰:毕雨宾风,季别春秋二八月。天孙河鼓,星考古昔五千年。"
  接金楚珍电庄雍熙函董彦堂(李庄第五号信箱)对联 接杨新美函农化系函 教部

  寄唐擎黄函
遵   晨阴 19°,27.50"。日中阴。晚 2°。,27.55",阴,不见月亮,但有光。
  邱吉尔上月28日 P在下院报告战局肴:余所必须引为深切遗恨者,即美国虽以过分之援助给予中国,该大国仍受严重之军事挫败。经我军事委员会声明,我军所获甚微。据本年发表及罗斯福五月22国会报告,自 1941年三月至1944年三月三年间,租借物品共 240万万元,英占70% ,俄 20%,中国 2%,大部在印。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偕学悔、香曾、卓如、直侯、尊生等赴老城南门之棋杆 山,即民卅一年四月间葬张荫麟处也。由魏春孚领路,山上几成为浙大员生之墓地。在此葬者除荫麟而外,有最近以 nephritis肾炎病死瑞安人蔡煌,去年夏以脑膜炎去世史地系杨曦,两年前在江中溺毙之工学院徐正书,及苏元复之舅文学院杨叔衡,系海宁人。同事之眷属有樊君穆之子樊永疆及史地系吴贤祥之母亲。下山后沿城墙至大兴面粉厂,经集义桥至丰乐路上洗花井山上,至基督教墓地。此处浙大学生有程世晖(安徽,文学院)及生物系毕业生李述明,教职员有王禹昌医生。两墓地相比,棋杆山风景较佳,地势亦优,但嫌远;洗花井交通较便。如羽仪果不救,拟请黄太太决定之。
  中膳后学生赵汇泉、龚瑞二人来。四点晤黄羽仪,适朱诚中与张君定均在。知其癌症日重,喉间之癌及腹部、背部均涨大。羽仪神志仍清。余询其痛何在,彼谓不能呼吸,四肢乏力,一动即痛,卧亦不安,时时觉晕,食不下咽,晚不能卧,故不如早死。现惟待 penicillin青霉素。但余事先巳得金宝善电,知 penicillin不能治。余,已〔将〕此电告其夫人。
  晚约刚复、建人、晓沧、邦华、季梁及梦秋晚膳。能能、希文亦在座。谈及浙大昆明译员训练班有戴国源、张仁寿二人被外事局驻昆办事处主任戴昭然〈被〉〔扣〕押事。由浙大数十译员具名致农艺系函报告,乞营救。其起因由于重〔庆〕大〔学〕译员何宗义之自主益于驻昆办事处,戴国源等向渝外事局告发,事为戴昭然所知,故戴国源、张仁寿被扣云。
遵   微雨。 19°,27.5飞午 19°,27.55"。楼下情花有开

者。
晨农艺系学生陈毓定、周捐保来。朱3留先介绍约翰学生江以德来。詹海波〔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湘江〔大戏院〕作纪念周。请迪生讲演此次参政会对于宪政讨论事项,待半小时未至,由余报告毕即散。今日阴雨如继续,米价又将高涨。晤牙科医生张鹏飞。出至教务处。十一点晤吴雨僧于洽周寓所,己五六年不相见,亦颓然-老翁矣。据云,联大生员生活甚苦,但均兼事,尚可过生活。联大学生、教员不能得米,只能得代金,价约抵米之一半,学校不供给热水及开水云云。
午后一点半到校。发表二次考取新生。计一年级 127人、先修班 17人,尚有杨德芬、徐晓二人为先修班补读。午后体育教员詹海波来。詹系粤汉路管理主任秘书熊亨灵(先毓)之亲戚。又卡青芳来谈,为防空消防等问题,并说明何以前次钱庄华聘书迟发事。据云,本年军粮及征实物,遵义为十九万担,较去年多四〔万〕担。近又要认公债六百万元。保、镇等储蓄六千万元,其中 40%在城镇,取给于营业税, 60%取给于田赋云。又谓人民负担己重,单军粮如华家己增至三千担云。晚刚复来,谈至十点始去。
194

接农化系、叔谅、毕业生汪业铭、湛湛模、雷宾南、何清隐、宝望、黯先函
寄董彦堂函金楚珍函(由建人带去)徐冠、徐晓函

遵   雨。晨 18°,27.52"。
盟方海空军在希腊登陆,占巴特拉斯 Patras(在 Peloponnesus伯罗奔尼撤半岛)。倭寇陆宝庆。
晨六点起。八点半至校。陆军重炮兵第五旅中将旅长金镇(岱峰)来谈。渠不久以前自土耳其返国,昔曾日本士官毕业云。陶元珍来谈。十一点开公利互助社理监事会,到迪生、坤珊、劲夫及直侯。知自四至九月半年内,合作社作一百五十三万元生意,其中四十一万为代售物品,除去官利息金及开支外,净余十二万元。
午后二点开行政谈话会及预算委员〔会〕联席会议,到季梁、刚复、劲夫、直侯,列席吴静山及孙季恒。据吴静山报告,本年亏负 1 9月共一百九十二万元,其中有酒精四十万元,可以用至明年夏天。去年亏负七十余万尚不在内。
晚《思想与时代》约吴雨僧晚膳,到张君川、谢文通、田德望、费香曾、洽周、絮非、迪生、幼伟。膳毕八点,借香曾赴羽仪寓晤羽仪。渠右目又失明,日晚非打针不能睡,吃吗啡多又害胃口,胃中有癌又不能多吃,人又无力,到处疼痛,所以只祈速死。屡与其太太言,求打一针死去。余等均劝慰之,告以美国 Gesell[耶鲁大学教授〕方面不日或可得一消息。
接子政、肖堂函王伊曾函九章、金楚珍、六弟函罗忠忱
寄子政寄狄膺、胡博渊、赵乾中、高文伯、农化系教员雷沛鸿、陈裕明

遵   雨。晨 18°,27.55"。
波京华沙之波兰地下军总司令鲍尔降德。新疆省府主席吴忠信抵迪化。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华新营造厂主人施源需之兄来。其人在西南公路工务局马镇段为职员。其段长名孙凯根,为吴兴人。华新承揽建造宿舍价最低,故既有二家绸缎铺作保,拟给与建筑。计价为六十一万,宿舍二幢,三十七方面积。
学生自治会代表己选出。计国文皇甫烽,外文周定之,史地陈仲子,教育张克东,史地龙秉衡,化工吴寿椿、郑国荣、朱杰、哈瑜文、李能标,电机朱是民、施广德、朱占元、徐名冠,机械支德瑜、王家宠、章文华、张吾仿,土木任雨吉、黎振声、乐秀文。
下午张孟闻〔来),知杜宗光为梅检验结果,谓其有肺病之趋势。而梅亦适于今日来函,谓身体迄不好,上下楼乏力。此甚可虑。余过去劝梅不要闭门卧房内,渠终不昕。三点在柿花园一号开导师会议,到二十六人。全体教授、副教授共 52
人,故适占一半。余说数语,请洽周报告壁报及整理宿舍二事,余报告灯油事。次
讨论,劲夫、谢文通、余坤珊、费香曾、杨耀德、钟兴锐均有意见。五点半散。洗浴。

回。晚读 Walter Lippmann沃尔特·李普曼 U. S. War Aims <美国战争之目的》。
接赵廷炳黄绍站电接梅儿函钟道锢寄黄绍珑电又路季讷电寄六弟叔间、赵九章、马小波、钱琢如函钟道锢、王淦昌函
遵   晨雨 17°,27.35",校中 16°。
苏军攻入南斯拉夫首都 Belgrade贝尔格莱德外围。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与梅儿。近得杜宗光报告,知梅肺不佳,恐有 T.
B.肺结核,上下扶梯甚至穿着衣服无力,故必须设法医治。前胡鸿慈寄梅二千元,以一千五百元购了一具打针器,只余五百元定了半个〔月〕羊奶。余即函舒鸿,再定一个半月羊奶。
作函与陈荣殿,报告羽仪病状。中午晤羽仪。其夫人亦病倒,因晚间不能睡也。
下午四点至何家巷三号十三号教室。吴雨僧讲"文学与人生",述"一与多"之哲学。六点至柿花园一号晚膳,到雨僧、谢文通、张君川、田德望、王军谋、劲夫、洽周、迪生。
接润科函
寄陈荣殿医生、刘学志、梅儿函舒鸿、润科 i

遵   雨。阴。 17°,27.20飞
欧第二战场英国兵在荷兰 Nijrr吨en奈梅亨,在 Weal河与 Leb河之间。美第一军在 Aachen亚琛以北,美第二军在 Metz梅斯。苏兵离南国首都 Belgrade贝尔格莱德十五哩。盟军在意大利,离 PO河之 Bologna十六哩。德兵全部自希腊撤退。盟军〔登〕罗得岛、 Samos岛。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阅 Reader Service <读者服务. 5ept. 16 , '44 , A 50.viet Kingdom of Poland <一个波兰苏维埃王国 ., Economist Aug. 19 , 1944 0 Russia cannot have security without a good military frontier and it is of great importance to her to put an end to the unrest of Poles. Under all these consideration , it is not possible to object to Russia making an aggrandizement that is demanded by justice.上句乃 Tsar Alexander 1于 1814送 Castle Reagh英国首相之语,结果 1815年波兰王国成立, 1831为俄所灭。当时亚力山大第三与今之斯大林相同,其目的亦为坚固国防。亚力山大允波兰内部有自治之权。首任总督为 General Zayonezek,最初助拿坡仑攻俄,与今之波兰总司令 General Rola-Fymierski相似,在未联苏以前亦曾攻俄。 1830
年俄波国交之破裂,由于波兰国会思争权及疆界问题。波兰虽拥俄帝为王,但要飞1ilna维尔纳、 Grodno格罗德诺、 Bialystok比亚韦斯托克和乌克兰,王不允。
今日接卅年老友伊利诺大学同班林天吉函。林,广东籍,在 Urbana厄巴纳时以工读毕业,甚可钦佩,与余颇相亲。自 Urbana别后很少通讯,回国以〈很)(后〕更音信断绝。至今日接渠重庆广东银行来函,知其在渝。余复函允于年底赴渝时与之晤谈。
午后二点至校后即回。三点半借允敏、松儿乘酒精厂车赴汤厂长寓,时微雨不止。酒精厂所制酒精售价己 1250(元 J -gallon,而以土酒制其度数只 40。左右。现价每十二斤制-gallon,每 gal.之价亦千余矣。在汤处晚膳后七点至〔酒精厂〕
. 俱乐部讲演,到职员五十余人,有叶克勤及浙大毕业生赵元卡、余建彬、沈婉贞等十人。余讲题为"怎样做一个民主国家的公民"。述中国民主基础之雄〔厚J.对于宗教、种族、贫富不分珍域,英美亦弗及。俄之民主无言论自由,以国家在民族之上。中国向来以民为贵,社穰次之。但中国要做民主国,必须革除二弊,即(一)士大夫阶级之观念。过去历史,士大夫襄皇帝治理天下,立法而不守法。(二)革除黄老观念,见义勇为,不要取袖手旁观、明哲保身态度。讲一小时后讨论至九点散。
接林天吉、宝望、季讷(七月十一日函)接蔚光、九章、张汉松、缪炎生(浙大毕业生,精一万四千元)、金宝善、晓沧、叶声钟、陈鸿遥函梅月涵电寄希文、贝时璋、许道夫

遵   
美、中、英三国在 Dumbarton Oaks敦巳顿橡树因〔会议〕于今日结束。 f我兵占匈牙利第二大城马科。晨六点起。在汤家早餐后即别汤元吉厂长夫妇,乘原车回寓。汤,南通人。其夫人为绍兴人,与过郁芬在苏州蚕桑同学。现有男二,均在附中;女-i尚不及周岁云。十点至校。张梓铭介绍一贵州师范学生白君来。又劲夫来谈。下午二点半至校。作函。五点回。家中女仆迄未觅得,现嘱金妈、阿牛暂来帮忙。五点至大众商场晚膳。清华同学张君川、田德望、缪俄等请吴雨僧晚膳,到萧仲圭、洽周、尊生、香曾及迪生等。七点至柿花园一号召本届自治会职员谈话。到支德瑜、茅以智、傅轶群、张克东、吴寿椿、皇甫煌、黎振声等 27人。洽周、谢冶英、士楷及直侯亦到。余与洽周各谈十分钟后,由代表会主席支德瑜提出学校组织上之不能合作,总务办事迟缓,一年级须移汩及米粮问题。茅以智提出青年食堂、中山室等问题。最后黎振声讨论灯油问题谈最久。直至十一点散。寄晓沧、金楚珍

遵   雨。晨 17°°。午 18°,27.20飞
宁宁夜溺病。缪著《六朝人之言谈》。
晨六点起。上午十点至校。作函二通。回。胡英据来。又李天助来,余嘱其为宁看病疮。初,上月底能能来,路上得挤。绍兴"害。劳"殆即痹癫也。既又与宁同卧,宁亦得此疾。宁又患夜溺症,间日有之,故房中气味极大。此疾希文亦有之,但不如宁之甚耳。彬彬稍好,梅则无之。李医以为与神精有关。
阅《思想与时代》缪彦威著《六朝人之言谈》。谓春秋时以周音为雅言,故曰: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即今之官话。至六朝《颜氏家训},谓音韵锋出,各有土风摧而量之,惟金陵与洛下耳。张籍《永嘉行》曰: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魏晋以来,音韵学兴,故重读宇之正确,人知双声叠韵,重声调之美。《南史·张敷传》谓与人别,执其手曰:"念相闻。"余响久之不绝。
下午至仙龙巷一号开浙江同乡会,到周载源、丁绍均、胡铭元、劲夫及胡英媚。由胡英帽报告小学近况,现有俨学生 106人,专任教员四人。五点晤洽周。洗浴。六点半回。
接高尚志二函杨其泳、仲崇信函
寄任美愕、高尚志函蔡邦华电
遵   雨。晨 18°,27.25飞晚大雨。
中印空运上月达二万三千吨。美国飞机四百架炸琉球之冲绳与大岛。易鼎新(吟秋)来。晚 Punjab旁这普印度学生甘尚溺 Kham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湘江(播声)戏园作纪念周。余讲双十节运动会应注意守秩序及灯油问题,次迪生讲委政会与宪政前途。十点回办公室。
十一点易鼎新来。易,湘醒陵人。 1910年余等七十余人同轮出国至美,已卅年不相见,头发己陆白。渠年 58,较余大四岁。美国 Lel年习电机。回国后曾至浙江工专,后在杭州办电厂,又历在汉冶萍及湖南大学。最近因倭寇至,回醋陵遇乱。适有美国 P40战斗机落萍乡,其驾驶员受伤,为乡人所救,告易。易遂为翻译员,由瑞川乘飞机至桂林,亦可谓际遇之佳矣。余等谈及同班考取游美人员已去世者计有明复、沈祖伟、探先、计大雄、吴家高、王鸿卓、谭颂痛、施赞元、朱进、高崇德等十余人之多。约刚复与易吟秋在寓中膳。膳后又谈至三点半至校。
晚社会服务处张呜岗请晚膳,未往。印度 Punjab学生 Kham来。渠将回国,余已为作一证书。今日来寓,乃江以德陪同来此者。
接 Needham电宋楚白、朱炳海、朱正元函晓沧二函(附杨次廉)沈铸颜函接二姊函
乃超函吴学义函教育部函
198

寄晓沧函陈子宽电
遵   雨。下午阴,晚雨。晨 18°,27.40飞晚 17°,27.50飞
美国 Nimitz中将称美海军到中国之大道仍有二千哩,而日军在中国所获胜利,其威胁已较日舰队对盟军之威胁为大(美太平洋舰队六日珍珠港电)。今日国庆,英国大使 Horace Sey.mour、 Viscount Cecil均有演说。大使演说注重文化之交谊。
晨六点起。八点至公共体育场为祝卅三年国庆日,又值区运动会开会。因昨晚大雨,故浙大未参加。庆祝大会八点半开始,高文伯主席报告后,余讲演十分钟。讲毕,炮兵第五旅旅长金岱峰亦讲十分钟。卡青芳读贵州省府节约办法,公务不准请客,请饭每桌以三千元为限云云。九点开始区运动〔会J,余觉冷先回。周药白太太来,借允敏至托儿所看小孩表演。松松到所未久,故表演不多。
中膳后润科、刚复〔来〕。余约润科为一年级主任,渠有允意,但以琢如襄助为条件。余允同赴漏、永。为刚复报账事又有争执。今日有女仆来。邓姓,本地人。
接罗登义、刘学志、叔谅、建人、季梁、陈来庚、孙宗彭函
寄乃超、默君、张呜岗、朱晓寰、宋兆珩函杨其泳、建人、壁黄、晓沧
遵   晨阴雨 16°,27.5"。午校中 15°。
邱吉尔、 Eden艾登在苏与斯大林会谈。甘尚溺来。虞佩珍来。羽仪之病。
晨五点醒。六点起。八点至校。与劲夫、易修吟谈,拟请易修吟为总务长。印度学生甘尚甜 Kham来。渠留浙大一年,以导师谈家帧将去美故欲回国。余询以对本校之意见。渠以为此间(理院生物系)师生和洽、共同研究,与印度教授之奴视学生者不同。与 Punjah旁遮普大学相比,缺点在于学程太烦琐,如生物系学生即不读微积分云。
午后二点至校 o EF最来谈。五点至羽仪家,因渠欲与谈话也。羽仪前三晚卧
不佳,昨请人告晏平衡医生,晏主张吃安宫牛黄丸三粒,必可安睡。以 250元购得,七点吃后睡二小时。为眼痛醒至苦,叫号不绝。羽仪欲吃安眠药,其夫人予以吗啡丸二,得安睡至晨。今日精神较佳。渠家本富有,在厦门、澳门、香港等均有公司股票,但其经济权操之于同胞兄弟六弟,单在澳门一处可得利每年一万港币。但已久未寄,羽仪亦不函索。因鉴其在世不久,故请香曾代笔作遗嘱,由余与尊生作见证人。渠今日又表示欲早谢世,以脱离此苦海,但余与香曾又劝其待 Prof. Gesell老师之回电。羽仪对于死生己看透,但受不了痛苦。渠腹中块大而硬,数个合并,而眼又疼痛异常云云。六点回。专员公署之科长鲁士珍来。
General Inte盯lational Organization。报载国际组织建议案,其目的在维持国际和
平与安全。其结构有1.大会, 2.安全理事会, 3.国际法院与 4.秘书厅。安全理事会由中、英、苏、美、法及六个非常任理事国组织之。非常任理事任期三年。理事会有权调解及解决国际间之争端,并采取武力、经济及其他办法以实施其决议。会员国为维持国际和平,照特别协定负责供给军队及其他援助。武力之使用由安全委员会与军事参谋委员会共同议定之。 1. General Assembly联合国大会, 2. Securi ty Council安全理事会, 3. the Intem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国际法院, 4. Secretariat秘书处, 5. Milita巧T Staff Committee consists of chief of staff of 5 permanent members in the Security Council联合国军事参谋团,由安理会各常任理事国之总参谋长组成。 .f大会议决案三分之二多数作通过。 6. Economic &Social Council经济及社会理事会。 18 members由大会选。
接赵九章、翁咏霓宪承电
寄罗登义、路季讷、任叔永、叔谅函

遵   雨。晨家中 16°,27.52",校中 14°。
俄兵占匈牙利第二大城 Szeged塞格德。美军攻入 Aachen亚深。鲁慕胜《中国古代科学史》。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下午三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五点散。六点在柿花园一号请中国银行主任黄梅村及易鼎新(修吟),到劲夫、钟韩、王仁东、万人选、杨耀德、EZ谋、刚复、润科。据劲夫云,桂林电灯厂决搬一部至遵义,如实现则煤价将涨而油价将跌,故校中应购煤。
今日将学术审议会送来之鲁慕胜《中国古代科学史(节要 n阅竣。上册共分科学概论、数学、物理、天文、化学、土壤六章。所取材得自诸子百家,近人如李俨、李乔苹、朱文鑫之作弃而不观。以煌人氏钻木取火为电学。以《庄子}"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为微积分。以《诗经}"{!卓彼云汉"为星云。以孔子有"岁寒知松柏之后凋也""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谓其精通自然科学。譬如"为山止吾止焉"为工程学。此种误会实太可笑,故主张不给奖。
寄赵九章、吕蔚光、学术审议会函及鲁慕胜稿
遵至湄   雨终日。户外温度晨 11.6°,(湄)下午 12.4°。雨量9.6。
  苏军克 Riga里加,围 Belgrade。德兵自匈京 Budapest布达佩斯撤退。广西桂平失守。美机炸台湾。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九点半借劲夫、润科及刚复启程乘 1935号车赴湄潭。
  此车久不用,余事先询章宝兴可用否,答以可用。因此车由章宝兴修理,费去一万四千元修理费,实际统由渠一人自收。但最重要之刹车仍未修好,自始即成问题,火星又不灵。过青神桥余又询宝兴,嘱其回头,宝兴尚谓可行。至虾子场以后则水箱大漏,每四五公里即须停,最后又不能上山。三点半至菩萨岩则车已不能动。时毛毛雨不止,余等决计行走。四点启行,在微雨中过黄家坝。稍进点心,则已六点昏黑矣。前行过桥后在民家点灯,行未三里灯灭,在黑暗摸索。行至距据浑五公里许,有公路局车来,而杨怀仁己在车中。余等乃乘此车至湄潭车站,宝兴亦乘此车并行李来。到文庙,则校工只徐永庆一人未睡,余均已睡,觅庶务亦元一人。至九点,借劲夫及润科出外吃羊肉粉条。十点半睡。
   永兴雨。下午阴。晨户外 11°,下午 15.4°。雨量 21 mm。
美机再炸台湾,毁倭机 200架、船 16艘。日本报告美机共 1000架,被击落 110架,又沉美
航空母舰一只云。广西阻敌于大溶江,在湖南宝庆西 40哩。
晨六点起。知有军粮局〔车〕赴永兴,遂于九点至车站。途遇步青、晓沧诸人。至车站待至十二点始开。同行者劲夫、润科、刚复、杨怀仁、吴祖基六人。仍为昨日之军粮车。该车系前新(新疆)绥(绥远)公司所有,曾有往畹町、昆明,闻系新疆参谋长某所开,现租与贵州公路局。司机李云,河北人。押车刘姓,山东人,其父在贵州教育厅任科长,渠本人于去年九月方自山东曹县来。据云,在山东乡间,游击队与共产党之纪律均坏。惟一般人民之国家观念极强,远胜于后方。缪斌已辞新民会事,乡人亦知谁是汉奸谁是伪兵,华北之粮食多为日本人夺取云。
三点半始到永兴。』至办公室。五点中膳。七点召集学生谈话。己到新生二百十余人,女生 32人。请劲夫与刚复演讲。至九点半晚膳。十点半睡。余与琢如同房。
   永兴雨。下午大雨。晨 11.50,下午 13.6°。雨量5.7 mm。见燕子高飞。
  匈牙利有内乱。德总司令 Rommel受伤逝世在法国前方。
  晨六点起。晨八点半又召集学生谈话。本届新生自九号起训练一周,昨己毕事。今日余讲"大学生之使命",述认识时代、转移风气及浙大传统精神,讲一小时毕。十一点中餐。拟乘原车回媚,以车坏未果。回。
  三点半召集留永教职员谈话,到费特生、丁绪宝、薛效宽等四十人。余报告 } 〔后],请刚复与劲夫报告。余并声明一年级主任仍请润科,谢琢如维持过去一年余之功。
  五点在学生膳堂进膳,菜颇丰富。晚七点有师生同乐会之游艺会。有于生之 violin小提琴,庶务李明渠之拳术,朱谱强之魔术,王凯基、任继烈之京戏与话剧《处女之心》。十点散。朱善培为辞职事今日赶到永兴,谈后嘱润科与善培与胡哲敷商之。十点渠等三人决请胡哲敷为中学校长。胡允担任半年,后允至明年十月。十一点睡。
湄   雨。晨 1 1.9° (户外),下午 13.2°。雨量 2.6 mm。
  美超级空中堡垒继续三次炸台湾网山与台南机场,连航舰所炸三次,共六次之多,于六日内完成。海军自九日至十四之袭击台湾琉球,毁日轮 73、敌机 590架。
  晨六点起。丸点借劲夫、善培等乘公路车至湄潭,劲夫赴遵义。余得梦秋电话,知费香曾以羽仪危在旦夕又向校中借五万元。余允以此为限,丧葬在1内。与晓沧谈,知筹备招待李约瑟尚无头绪。
  中膳后二点开科学社年会筹备委员会,到晓沧、季梁、陈鸿遥(代邦华}、何增禄(代刚复)及朱善培。以本年十月廿五为科学社卅周纪念,故各地社友会均举行年会于此时。但以廿二为星期日,可到会者较多,故决定洒窜于廿日、廿一两天举行。暂时定廿日晨大会,推余主席,下午读论文,晚演讲。廿一日上午社务报告,下午演讲。如李约瑟十七八可到,则请李演讲。此外,钱琢如亦预备讲"中国古代对于数学之贡献"。次讨论招待李约瑟膳宿问题。余与晓沧及季梁、善培借至南门外卫生院晤杜宗光,适孙宗彭亦在。卫生院内之房间较小而适于住人,比文庙之大而无当者为好。故决计以卫生院为李及随从三人之住宿处,并请孙稚荪觅一李姓厨子。
  五点回。彬彬及能能来。知能能巳人高中三年级,渠所疮已愈,惟宁宁由能能传染而得,余来时尚未好也。余于上午至梅处,知渠数日来有感冒发热。余甚怕其转 T. B.肺结核,但杜宗光云,尚未至 T. B.状态,惟极易得之云。晚祝廉先来谈,颇叹目前各院、部长道德之堕落,甚至大学学生亦甘自暴自弃云。晚阅报,见教育部留学章程已发表。十点半睡。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代表蒋廷献在美发表意见,要求救济总署以九亿四千万元给予中国,连中国自出,合三十五亿元,购复兴所必需之材料。派专家 3200人,一千万吨人口供应品,在日兵被逐后开始,以救济沦陷区为最急。所供应者计粮食 327万吨,交通工具 340万吨,农用品 75.8万吨,工业设备 56.4万吨,木料 100万吨,造屋金属 5万吨,衣料 100万码。
  接士楷、上海医学院朱恒璧、教部、胡哲敷
  寄胡哲敷、士楷、允敏
湄   上午天有晴意,见阳片刻。下午又阴。子夜后大雨。晨12.40,下午 16.20°。雨量5mm。
美国政府雇用之科学家。蒜韭杀菌。
晨六点半起。上午至图书馆阅美国《科学月刊} Science Montl吻July, 1940 ,
p.饵, Civilian Scientist in Govemment Service {政府部门中的民间科学家》。谓美国政府雇用科学家中,在抗战前共41,912人,其中 1,712人女性,每年所得均在美金二千元以上。除此外尚有17,615人为建筑家、图书馆员、律师、记账员等。在四万二千人中,工程师最多,计17,700(一万七千七百人)。经济学家次之,六千六百人。医生二千六百五十人,3,200农业及植物〔学〕家,1,230物理及地质学家, 1,335化学冶金家,780统计数学家,640动物家,1015病害专家,兽医二千人云。
午后晤梅儿,知今日盟度更高至99。F,有咳嗽。回。卢亦秋来谈助教(高之光)、农场等事。季梁来。往测候所遇警报。尹世勋对于许鉴明之不满。晤晓沧。回文庙晚餐。孙宗彭及王淦昌来。
阅ScienceNezωLetter0其中有一则,谓韭蒜类中有杀菌之油。 Scie时e News Let.ter March , 1944 , p. 15 , Germ killing substances found in onion oils {在洋葱油中发现杀菌物质》。谓乡下人以onions garlic are "good for what ails you"洋葱、大蒜有助于减轻病痛。 Prof. B. P. Tokin , University of Tomsk , USSR苏联托木斯克大学Tokin教授研究知蒜韭中含有油,名之日 phytoncides植物杀菌素,能杀菌原虫及下等动物之蛋类及yeast酵母,医院中正在试验中云。
新生张令谋、方元康函药物学筹备委员会
湄   晨雨。晨12.70,下午 14.20°。雨量20.80
历法与0。羽仪逝世。
晨六点起。阅美国《科学月报} Scie叫{ic Monthly Aug. , 1936 , p. 122,引前人 Sir Michael Foster之言曰: In respect to other things there may [be J risings , deca.dences & revival. In science there is only progress. What is gained by scientific inquiry is gained forever , it may be added to , it may seem to cover up , but it can never be taken away.
又美国《科学月报}1936拾月份Dr. R. M. Winger" Zero and Calendar" {零与历法},谓世人初不知历史上纪元之算,如纪元前与纪元后之间历史家不放-0年。此乃由于六世纪时Dionysius Exiguns决定以基督生年为基本,而历史事实之时代由此算起。当时尚不有零,zero乃印度人于五世纪始发现,史家遂相沿成习, 但天文学家Jacob Cassini卡西尼于1740年成天文表,加入一零年,因历史家之历与天文上乃不相同,史家之纪元〈年)(前〕三年,在天文家谓之-2,以此类推。史家之历殊有缺点,如 Augustus奥古斯都大帝生于纪元〔前 J 63,而在天文家则为 -62,故其二千〔周〕年之生日应在 1938年。又每世纪之初应自一起,如二十世纪起于 1901,非 1900。
下午四点至附中讲演,由善培主席。余讲题为"青年之德育与体育",计五十分钟。德育包括(一)法治精神,(二)私不害公,(三)礼貌。体育亦三点:营养、运动与清洁。回。晚徐晓、徐冠来。又刚复来。
寄步青、迪生、士楷、润科
湄   雨。晨 13°.0,下午 14.°。。雨量 8.9 mm。
  Eddington: Constitution of Stars. Jearis: Structure of Universe.
  晨六点起。上午王爱予来谈。十一点至物理系。途遇技工杨雅南,知汽车气缸之橡皮床确系温度高而烧坏,且刹车只前轮有而后轮元之。遇警报。至刚复处。回。中膳。膳后吴耕民来。舒鸿来。开行政谈话会,讨论招待李约瑟 Joseph Need.ham、玉皇观筑路及房租等事。讨论未及半,接迪生电,知羽仪已于昨晚病残于家。余来漏前一下午与握手言别,告以来帽十天,希望其能安静度过,以待美国 Prof. Gesell之复音。渠谓恐不复能见,竟成永诀也。
  晨剃头,系学生救济会所雇者。据云,校中剃头价十五元,外间卅五元。渠每日可剃十六个头,以 20%给救济会为热水、肥皂费用,渠实得十二元,渠故每月可〔得〕五千七八百元,故其收入与余相差不多也。
  晚善培来,谈至九点。阅美国《科学月报》Nov. , 1936 , p. 385 , Sir Arthur Stanley Eddington爱丁顿爵士 "Constitutions of Stars" ~星体之组成》。谓星之内部无论大小如何,均为一千五百万度华氏左右。在中心每立方时有 10 24个原子,电子倍之,2 xlO剖,X光 2 X 1022 X光速度与光等。电子每秒一万哩,轻〔氢〕气原子即0 proton质子(因在高温电子已离去)每秒三百哩,铁原子每秒四十哩。 X光能打破-原子, X光到星之面部后变成普通光,即 radiatesιphotons of radiation 0
星中含轻气多则童量少,故温度低。太阳、广车等星,含 H 339毛, white dwarf star白矮星,如天狼星之伴〔星J,密度极大,每立方时有-吨重,由于其中原子失去电子 d故密度较水可大于水十万倍之多。星何以能维持其热力本有二说,一由于 proton、 electron互相消灭,二由于 tmnsmutationof elements元素的嬉变。前者较后者要大 120倍力量。但至 1936年时,后说占胜利,盖E电子在高温时速度达每秒五百哩,可以撞人其他原子而变动之。且星之寿命不能超过五十万万年,曲于 phec nomenon of exparision of galaxies and stahility of individual ga1axy星系之膨胀与羊独星系之稳定的现象,故前说将星之寿命弄得太长。氏又算 cosmic'al' constants , cos.
mical number = ( 1362) 256 = No. of particles in universe宇宙之粒子数。
  又前在重庆见 Nαture May , '43 , p. 490 , James Jeans金斯 "The Structure of Universe" -文中云,现在吾人既知宇宙中心离日甚远,日球环绕中心周期为二百五十 million year,其速度为每秒 270公里。日球距中心为三万六千光年,各 galaxy星系即宇宙之大小相若。如物之有原子,我们的宇宙之质为 L5 X 10 11太阳,分布平匀,故爱因斯坦谓空间系弯曲而有限。宇宙之大小视密度而定,空间平均密度为 10 -28 gm per cc 0从此密度(约每立方码一个原子)可以算得空间的半径为卅三万万光年。 Friedmann & Lemaitre弗里德曼和勒梅特主张 expanding universe膨胀的宁宙。 Hubble & Humason哈勃和赫马森发现遥远之星云向光带红端移动,可知系扩大非缩小。照目前速度十八万万年扩大一倍, Eddington算得全宇宙之 proton数目为1. 36 x 2剖,电子数应相同。既知密度为 1028,则可知原来宇宙半径为二三十万光年。依爱因斯坦,宇宙最初原为平衡的,则可算得最初半径为十万六千八百万光年,故迄今宇宙扩大不过二三倍,宇宙之年龄不〔过〕数十万万年而己,其数与地球之年龄相似云云。
  接梅、建人、哲敷、给叙部函 丁翼甫函 庶为、允敏、林天吉、梅、能能
  寄汤锡予、马小波函士楷函 寄锡予单行本
湄   雨。上午 12.4°,下午 13.°。。雨量 8.2 mm。
苏军占 Belgrade。邱吉尔离莫斯科。美兵在菲律宾之 Leyte岛登陆,占首府答柯罗板 Taclo.ban。农业与古代文化 (Plants and Civilization)。晨六点起。今日拟回遵参与羽仪丧礼,苦无车。阅《科学月报~ Nov. , 1936 ,
E. D. Merrill梅尔 (Harvard Prof. )" Plants and Civilization"。文中大意谓农业为最古之科学,较天文尤古。但东半球与西半球完全独立,因美洲之家畜除犬外,五谷无一与欧洲相同,可知美洲红人之文化乃独立。其农作物如马铃薯、 cassava木薯、 garden bean食芙菜豆、番茄、向日葵、辣椒、南瓜 pumpkin、 squash西葫F芦、花生之类,动物有火鸡、 guinea pig豚鼠,但其余如烟草、棉、鸡纳,亦为美洲出品A云云。又谓吾人以为欧亚文化起于尼罗河与 Euphrates幼发拉底河,但埃及与美索不达米古代人所种植者,系产于尼罗河域。
美国《科学月报》十、十一月份载有哈佛大学三百周成立纪念之纪事及科学演讲,上载 Eddington及 Merrill之演讲皆是也。按哈佛大学在 Charles Eliot为校长之初约 1869左右,全校只 1000学生、 60个教员。四十年后离职时(约 1909)教员600、学生 4000,抗战前则学生 8000、教职 2100。哈佛有三个教授得 Nobel奖金: Dr. George R. Minort 迈诺特、 Dr. Wm. p , Murphy墨菲、 Theo. W. Richards理查兹 b学生中有四个做总统云云。
今日中午至学生膳厅,八人一桌二菜,与中学相同,但菜较中学为好。午后看梅。晤杜宗光、江问渔,并打电话与直侯。接吴泽霖、学生方元康、卢于道接许道夫、林子勋、张厉生、费福焘、王友壁、李伯纶(王成椿附)、戴国源
湄   雨终日。晨10.90,下午 11.40°。雨2.90
  美军占Aachen亚Z京城全部。美兵在菲岛Leyte登陆有兵25万人,用600轮装载,系美第六军,由 MacArthur指挥。苏彝士运河。
  晨六点起。阅《科学月报} April , 1940 , W. O. Blanchard "70 years of Suez" 《七十年来之苏彝士运河》。按Blanchard现为伊利诺大学教授。文中述1869年苏彝士运河完成,创造人为Ferdinand Lesseps雷赛。目前每年有六千只轮船过此,使地中海变为通道。其工程卫生上问题远较巴拿马为小,但其缩短距离,实只限于远东与西欧。在伦敦与孟买走好望角一万O七百十四哩,走苏彝土六千二百四十六哩,省四千五百哩,但至澳洲、新西兰与西欧,则所差甚少。伦敦至Sydney悉尼、新金山,c走〕好望角一万二千古百廿二哩,走运河一万一千六百卅哩。苏彝士经过船只所运货物,向北者系农产品,向南者系制造品。前者笨重,故向北之货常多于向南,税极重,toll通过税常占货价百分之二三,笨重者占30%,公司系私人性质,英国股本最多,但技票至多十权,故卅二个理事中法人占十九个,director此项理事系终身职,年傣查万七千美金,全不作事,领干薪而已。
  上午晤季梁,嘱其作"中国之炼丹术"演讲。余见《科学月报}1936年有MIT Prof. Davis:" Origin of Alchemy" {炼丹术之起源、〉一文J其中引一吴君所译魏伯阳《参同契》一书也。至生物系晤贝时璋,农院晤卢亦秋。
  中膳后至车站乘资源委员会车回遵Q同车有押车者运务处总务室主任章宗培(荫先,吴兴人)及职〔员〕庆质彬(合肥人)及王子培、章宝兴、戴圣瑜。车载重只四吨,而载米四十袋、油八百公斤、客十一人,超出五吨!,故时时抛锚。至虾子场已六点,不能行,借子培、章、庆二君宿益恒客枝。晚膳章君在羊肉粉丝店请夜〔餐J,费720元。谈至十点。睡。庆系南京"钟英"及交大学生,章在杭州公路多年云。
湄回遵   终日雨。下午15°,27.30"。
  荷兰之英第二军在Dempsey指挥下取Hertogenbosch邓博契。英国派Sir Trafford Leigh.Mallorγ, air commander in chief, SE Asia。又派Admiral Bruce Frazer. commander in chief of British E. fleet。
  晨六点即起。乘原车向遵义出发。因载重超出甚多,故七点启行后,八点至青神桥又发现 bush轴衬烧坏,车不能上山。停车修理,至十二点始克成行。爬一坡不达一公里,汽缸破,遂不能再走。适资委会有一木炭车过,遂搭之而抵遵,时约二点。回家近三点矣。出门之难,犹如登天。
  与允敏谈,知羽仪于十八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去世,十七以后即无语言,徒叫痛而已。余于十二下午往告别,羽仪即谓此系永诀。余出门后,渠即大哭。后留有遗嘱,以其博士论文(1. Huang: Children Explanation of Strange Phenomenon , Julius Springer , Berlin Psychologische Forschung , Band 14 , year 1930)及玉盘一只遗余,又以明珠四粒遗松松。遗嘱亦以薄葬为言。
  余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后,即赴杨柳街四号黄宅吊唁,并慰问其夫人(林涟)。其夫人以黄宁而等三遗孤相托。余勉强自制,几乎抚棺一倒也。与尊生、香曾、耀德三人商,定廿九出殡,地点定丰乐桥,及登报、抚恤等事。
  六点借允敏至社会服务处,晤李约瑟夫妇(Joseph Needham及夫人)与剑桥动物学 Lecturer Picken讲师毕丹耀、翻译曹君。未几,迪生夫妇及洽周亦来。谈片刻,即在社会服务处晚餐。餐后八点回。希文在家晚膳。
  接刘泰、钱鼎、陈荣殿、唐擎黄、尹任先、士楷函
  电桐梓中国旅行社
回湄   上午阴,下午雨。晨家中遵义 15°,湄11°。下午14.6°。雨 1. 4 mm。沿途枫树作红色,桐叶黄色,惟柏树红色甚少。
  晨五点起。七点别允敏、松儿至校。作函一通后,即乘中英文化科学馆车偕L. E. R. Picken、曹天钦赴社会服务处。时正八点,李约瑟方起。
  九点偕李约瑟及其夫人 Dorothy与 Picken、曹君,五人同至大众餐厅早餐。吃蒸笼饺子,甜者一百余元、咸者八十元,又水晶包子十元一个,鸡蛋约二十个。共吃 660元左右,可称贵矣。
  九点半出发。天气尚好3未雨,但路上仍多泥。车行初亦好,到最后常抛锚,以酒精管常被塞住也。二点四十分始到〔湄潭〕画,即至卫生院,李约瑟甚满意。进中餐后已四点。借刚复、晓沧等至文庙,遂至川主庙梵天宫看化学室,到张其楷、王爱予诸人。
  六点晤梅于"湄江"。六点半回卫生院晚餐,约李约瑟夫妇、 Picken、曹天钦及贝时璋、舒厚信、杜宗光、晓沧及季梁、刚复、鸿适诸人,决定两日来之日程。八点回。
   洒晨雨,日中阴。晨 12°,午后 17.8°。雨量 8.2°。
  英兵登陆 Nicobar岛。英、美、中、苏承认 De Gaulle戴高乐政府。蒋委员长号召知识青年从军。 Joseph Needham李约瑟 "Science and Democracy" 0 Lawrence Picken "Wartime Agricultural Re.search in England" 0 Joseph Needham "中西科学史之比较"。英国皇家学会的会召11 "Nullius in Verba (On the words of no man) Royal Society founded"没有任何人的话是最终的真理(1664) , 此与王阳明之说相似。
  晨六点起。上午九点请李约瑟 D r. Joseph Needham在学生膳厅演讲"科学与民主",到教职员、学生约四百人。余首述中英科学合作馆 Sino-British Science Cor.poration Office之目的在于:(一)供给专题资料,(二)供给专题意见,(三)供给专题用药品及仪器,(四)供给科学文献,(五)介绍外国人之科学论文登载于中国,(六)介绍中国科学论文至外国,(七)中西科学家通讯,(八)在国外发表中国科学现状,(九)对于建设新工业及购置设备供给中国政府意见,(十)交换学生。介绍毕,李约瑟演讲。首述科学与战争之关系,次及纳粹之失败由于民主国国防科〔学〕之迎头赶上,足以证明科学决不为暴虐专制者所利用?。次述及科学之兴起在近代,与文艺复〔兴〕、宗教革命及商业之兴盛有关。商人即中等阶级造成资本主义,推翻封建制度,在中国尚未臻此阶段。末谓俄国社会主义之成功,己予人以先导。俄国所用于科学之经费,十倍于欧美其他各国(以国家收入作比例)。而近甘年来俄国对于土壤、地质及胚胎学均有显著之进步,由此可知社会主义并非反科学云云。演讲时由晓沧翻译。讲毕,余致谢后,李等赴生物系,余与学生又谈半小时。二点在农场进中餐,除李约瑟夫妇外,有本校教授二十余人。
  下午三点半在十五号教室请 Picken讲"英国战时农业研究"。谓近三年来,英国生物学家均用力研究增加生产,如将猪、鸡等均不大规模饲养,而专注重牛。如将鱼草中之蛋白质加腆,则牛奶量可增三分之一。如鱼草用轻养铀〔氢氧化纳〕 NaOH,则可除去 lignin木质素,而易于消化。害。告以不待草之开花而用人工迅速烘干,则蛋白质尤多。如以母牛 oestrus cycle发情周期初期之 hormone激素[ J加于未受精之母牛皮下,则虽未交配,母牛亦能出奶,可得平常母牛奶 50%。如以优马之 hormone为 serum血清苗打人受胎之母牛,则一胎可以得二小牛。又谓以 sul.pha药可以治牛之乳房病 mastitis乳腺炎,以 vaccine牛疫苗可以治牛之堕胎传染病 contagious abortion。晚膳时文晖来。
  八点在文庙大成殿请李约瑟讲 Observation on the history of science in China as compared with the West中西科学史之比较。余首先介绍并读 The University Bureau of the British Empire英国大学局来函。次李讲。首述中国儒教注重人伦,不谈天然,与道教不同,故炼丹术源于道教。至宋儒始有科学精神,以其兼佛、道也。次述中国对于炼丹、营养化学及数学上之供献,不亚于他国。但近世科学之不能兴起,由于环境,即四个 inhibitorγfactors抑制因素,为地理、气候、经济与社会。后二者乃由中国之无商人阶级。地理方面,中国为大陆国,故闭关自守、固步自封,与希腊、罗马、埃及之海洋文化不同。天气方面,因雨量元一定,故不得不有灌溉制度。因此,地主尽为一国之玉所吞并,而〔官僚〕封建制度 bureaucratic feudalism不可消灭,商人元由兴起云云。讲约一小时余,次讨论。余谓如近世科学作实验科学解,则中国人之不喜用手,亦一原因。晓沧谓《史记》、《前汉书》之 J"货殖传"中对于商人竭力排斥,其时中国方脱离封建帝皇,恶商人势力倾人主,遂排斥之,以崇尚儒术,提高士大夫地位,而此辈亦遂高自位置,遂使商工阶级一I顾不振。季梁讲中国炼丹术起源,于《前汉书》中有之。魏伯阳之《参同契》、葛洪《抱朴子》及六朝梁陶弘景,皆为著名人物。所用术语等,与阿拉伯、西欧全同。琢如谓中国科学之所不兴,由于学以致用为目的,且无综合抽象之科学,不用 deductive演绎方法,更无归纳法。刚复最后起言,时已十一点。散。
   洒晨四点大雷雨,八点后阴,日中阴。晨 12.6°,午后16.5°。雨量 14.8°。
  中国科学社卅周纪念。钱宝琼"中国数学史之特点"。
  晨六点起。九点在文庙大成殿开科学社年会,到刚复、晓沧、李约瑟等社员卅九人。社友会会长刚复主席致词。余报告科学社过去历史及社务卅分钟。次李约瑟致〔词J,谓中英科学合作馆与印度加尔各塔 Centre Relation Office中央联络局、伦敦外〔交〕部 British Council (Cultural Division)英国文化协会及经济部 Ministrγof Production、华盛顿之 British Central Scientific Office、英国中央科学局,以及驻苏、法二国英大使馆均有关系。渠下月回国,二月回,希望能成为国际科学合作局云云。次 Picken讲数语。最后请钱琢如讲"中国古代数学发展之特点"」小时余。十二点半散。
  琢如首述《墨子·经上》有数学上之定义,如"平,等高也"、"圆中一心,等长也"。汉张苍善律历,耿寿昌能商功利。秦汉以前算书不可考,最早为刘徽注《九章算术},出版于 263 AD,其中有方田、粟米、步广(有开立方术)、盈不足(代数一次方)、方程(许多未知数)等章。自方田等名称,可知其为自秦以前所传遗。尚有勾股一章,中有求圆周率术,以三十二边形求之,可得 3. 1416,此在当时早于欧西。但所用均系应用,而乏理论。稍后有张邱建之算鸡术(大鸡三钱一只,小鸡一钱三只,以二十钱买卅只,问大小各若干)及孙子(以三除多二,以五除多三,以七除多二,其数为何)之整数论 indeterminant method。祖冲缀术,始算圆周率至小数八位, 3. 14159255 [至 J3. 14159257 [之间〕。其书中并有以类似 Homer's method解决三次方程式方法,此乃为造黄河堤时知长宽高以算容积用者。 l一般而论,中国数学全为应用,鲜有原理。以应用问题而论,胜于同时西洋。至于隋唐以前,中国数学完全独立,绝非假自印度或阿拉伯。相反,印度数学颇有假自中国之确证。如圆周率逐步推进,印度与中国同,但时代较后,其圆周率与求积术,均抄袭刘徽。 Pyth吨。ras定律之证明,中国自出心裁,与希腊不同,而印度相同于中国。张邱建之数鸡术,亦见于印度。印度数学家最早者为 Aηohala,纪元后五世纪时。次 Brahma伊pta, 528〔应为 598一约 655J时人。但隋唐以后,如《开元占经》中,以·代位置,及以后宋代所用之 0,用歌诀(如丹元子《步天歌》等,则受印度影响者也云云。
  午后读论文共三十余篇。 Dorothy Needham "The mechanism of muscle contrac.tion"《肌肉收缩总机制》。晚校中请膳。
湄   晨大雨,六点阴。晨 13°,下午 15.8°。雨量 1 1.2°。
  自廿四至廿六,美日海空军在 Mindanao棉兰老岛及 Cebu宿务左近大战。美报载日己惨重战败,沉航空母舰。美航舰 Princeton号沉没。美兵在 Samar萨马岛登陆。治脚气病见元忽思慧《饮膳正要》。
  晨六点起。近日连三天,每晨必大雨,日出后即止,终日阴。李约瑟定今日回,后以生物方面可看之论文甚多,故再留一天。昨己看毕,今日上午观数学、物理。 Picken观农学院其他部份。下午如天佳往郊〔外〕游览,天雨请李约瑟讲生物或胚胎。科学社年会论文,昨读生物方面卅余篇,今晨读物理、数学方面。晚间余讲"二十八宿"。据昨李约瑟云,昔人以为脚气病可用菜蔬治疗,即维他命 B,乃 1898年日本一海军军官发明。但在中国元代御膳忽思慧著《饮膳正要》一书中已有提及。氏又谓朱恒璧曾著文述《本草纲目》(李时珍)中有十二种药,科学上已证明有用云。生物系姚鑫之研究,亦为 induction及 ergodnger问题,与李约瑟相似云。按《人名大字典》载:忽思慧,元仁宗延拈间为饮膳太医,尝取诸《本草》集成一书,名为《饮膳正要》。
  下午晤硕民、汤元吉。午后李约瑟等参观农化。四点半在生物系与各生物教授讨论生物化学等问题。李本定今晨即回遵义转重庆,后以此间可看之工作甚多,故遂延后日廿八走。刚复将同往重庆。
  七点在大成殿,余讲"二十八宿之起源"约一小时半。今日余觉精神不佳,因在漏坐板凳过久,遂患瘁,故反不及上次在遵讲演之有精神。讲毕,琢如、季梁略有讨论。琢如以为中国之十二次根本系岁星周,因十二次如星纪、元梅等首见于《左传},而传中岁在星纪而淫于元持,岁为岁星无疑。但余则谓先有岁(从步从戍)而后有岁星。朱雀分为辑首、韩火、辑尾,全为四象,分为十二次之征。且十二次起于星纪,则以周正子〔月〕冬至日在斗、牵牛也。晚梅来。
  叶维法《国民营养改善论》,《东方杂志》四十卷廿三期 p.41,卅四年。维他命 B。日本海军的勃兴与营养有不可分离的关系。自 1878 1883年,平均每年脚气病患者占海军全人数 1/3,后经军医官泰加几氏调遣军舰航行海外作大规模试验,倡导改良膳食,致脚气病绝迹云云。
  接朱耳留先函 刘次策函
  寄邵英多函吴藻溪函骑先、次萧函(推仲授、正之及孟和)
湄   晨雾1 1.6°,日中阴,午后 15.20°。
  美、英、苏、中承认义〔意大利〕国政府。倭寇离桂林只四十里,桂南至桂平西南蒙好。飞弹在英伦炸坏房子四十万所,伤人一万四千,死人八千云。《曾国藩传》。
  晨六点起。今日附中胡哲敷接事,朱善培移交。八点晤汤厂长元吉,告以今日不能去遵。托晓沧带箱子一只回家,信一封交俞心湛。九点在大成殿开讨论会,到生物、物理、化学同事卅余人。余主席, Needham夫妇及Picken均到。首介绍Picken讲近来生物物理biophysics之进步情〔况〕。氏讲半小时,述以 X光及polarized microscope偏尤显微镜以显示细胞之组织,从而述polymer chemistrγ聚合物化学,而多组分子合成之大分子组织情形,连带讲人造橡皮及〔 〕时之变动等等问题。陈鸿适、季梁、刚复、绪宝、淦昌、家帧、爱予、姚鑫等均提出问题,直谈至十二点。
  余自上次回遵,未一日又返,迄不能休息,故觉疲乏如感冒。中膳后卧半小时 l 亦不能成寐。二点至"湄江"晤梅及季梁夫妇。借季梁夫妇至茶场与其余同人汇集,往观音洞。到李约瑟夫妇、Picken、陈鸿遣、茶场李君、谈家帧、王爱予、孙稚蒜、 舒厚{信言、冈刚0复及茶,谈至五点馀始回。据李约瑟〔夫人〕D阮r. Dorothy Needham云,剑桥大学有两 学院为女子学院,其人数不得超过五百人,即全校十之一。女子不得受学位,但用B. S.理学士等名于其姓名后。牛津大学已取消此项限制云。 Picken方自剑桥来,知飞炸弹之可怕,以其每个一吨,无论昼夜均可来,晴雨无阻,在三百码以内玻璃窗 全碎云。六点晚膳。杜乐道来。又卢守耕来谈。
  何贻熄编《曾国藩评传》,正中书局民廿六年初版。 p.319《致彭雪琴书》:窃尝以为无兵不足深忧,无饷不足痛哭。独举目斯世,求一攘利不先,赴义恐后,忠愤耿耿,不可亟得,或仅得之而屈居卑下,往往抑郁不伸,以挫,以去,以死;而贪赛退缩者,果骥首而上腾,而富贵,而名誉,而老健不死,此其可为浩叹者也。又《原才篇》:风俗之厚薄也,系自乎一二人之心之所向而已。 p.38容闲《西学东渐记》 My Life in Chinα & Americα: 1867年文正公定捻匪至南京就两江总督任,注意于亲创之江南制造厂,文正见之大乐。余复劝其设立兵工学校,以期中国将来不必需用外国机器及外国工程师。文正极赞许之云云。
  寄润科函
由湄返遵   晨大雨并风,日中雨。午后遵义15°,27.30"。
  俄兵在东普鲁士总攻,有大将63人,前线长十五英里,自 Tilsit蒂尔西特至Augustovo。为羽仪题主。〔知〕林天吉于廿六号晚来。
  晨六点起。亦秋来。八点借贝时璋至卫生院晤李约瑟夫妇。李等行李均已准备待行。曹天钦患感冒己数〔天〕,故上车时渠坐车前,余与Picken及李约瑟夫人坐车中。八点三刻启行,与舒厚信、贝时璋等告别。李对于杜宗光院长尤感谢不止,谓愿寄医书与彼。沿途均雨不止。 Picken等对于山上红叶均极欣赏,渠对于植物学之造诣亦高。至虾子场后又频频抛锚,至青神桥钢板又断,直至一点半始到遵义。途中余询Picken以 British Council英国文化协会情形。据云,属于外交部,但专管文化部份,如科学只管纯粹科学,即应用科学亦由 Ministry of Production管理。在欧美均有office办事处,但事先必得政府同意云。至于Science AdvisOIγComm. 科学顾问委员会则与此无关云。抵社会服务处,幸晓沧已在此相接,即定一、二、三号房间,并为曹天钦觅医生。二点馀在"大众"中膳后,迪生夫妇来,即请渠等陪同往外语班讲演。因李约瑟欲参观史地〔系J,故余至校后即嘱温甫通知李絮非与左之。
  余与振公接洽后,即至杨柳街四号晤尊生、香曾,知今日晚点主。六点半至大众商场晚餐。约刘梦锡、李约瑟等晚膳,到迪生夫妇及劲夫、Picken与 Dorothy Needham。知李约瑟视察史地系尚满意,渠对地图及徐霞客三百周纪念事甚注意。
  八点别李约瑟,至羽仪家,为羽仪之神主点主。余幼时曾闻余大哥常为之,回时得一点心盒,余犹能记忆。余为题主则为第一次,并有晓沧为左襄题,尊生为右襄题。点主三次,初用墨笔,次朱笔,三墨笔,约需十五分钟。九点回。
  接美国大使Gauss, Clarence E.高思函 马小波函 丁庶为、徐冠
遵   侵晓大雨。晨13°,27.30飞上午阴,下午阴。
  羽仪出殡。晨五,点醒。六点即起。八点至社会服务处,送别李约瑟夫妇、曹天钦及Pick.en。回至办公室。作函与高文伯,嘱通知桐梓招待〔所〕为李约瑟定房间。
  九点半至羽仪寓。到教职员四五十人、学生二三百人。行礼后,于十点半出发。先军乐、礼亭、牌位,然后来宾、教职员、学生、女宾、女生、灵枢、家族,尚有女宾同行。沿途极热闹,为〈湄潭)(遵义〕向所未有。天亦佳。惜棺移动时忽发现有血自棺中流出。嗣后沿途漏滴,家属在棺后见之甚清晰。因羽仪死时腹肿甚高,但始终未溃决,想险后排泄耳。但何以一万二千元之棺木竟可漏水耶?至丰乐桥向东上山,余等见棺人穴后即回。允敏待至砖墙打好始回黄宅。
  余在家中膳。王子敬大夫来。余于四点至校。阅公文数拾件。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六点回。希文在家晚膳。昨在社会服务处遇刘梦锡。自南京别后,七年不相见。渠离"导淮"后,赴成都监制飞机场。据云,成都附近有九个飞机场。其中超级空中堡垒B 29五个,邱i睐、彭山、崇宁、温江诸地。战斗机场五个,在绵竹、绵阳、广汉、华阳诸地。 Super fortress超级空中堡垒重70吨,跑道长三公里,速度每小时四百哩,一次飞行每架需油 15000 gallonso此九个机场建筑时每场有人工六万至九万人,而日本人不于四五月间炸机场,当时美战斗机尚未来,实一错误。刘此来系监制离此十公里深溪水之机场,将扩大为对角线一公里五,用九千人三个月完成,费为二万万元云。
  政府决派赴美实习人员1800人,中有600人系自派,余1200由美《租借法案》拨款。自派者交通部335,经济部 170,教育部 85,研究院 10人。《租借法案》派者,经济部480,交通部400,农林部200,余 120公开考试。
  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Nimitz发表公报(廿九日),谓十月廿三、四、五、六各日,予日本舰队以决定性之惨败。总计日舰沉没二十四艘,十三艘重创,另二十一艘受伤。沉没之船舰中有战斗舰二,航空母舰四,重巡洋舰六,飞机171架。东京大本营则发表美方损失如下:(甲)在 Samar岛东方击沉伤美舰27艘,(乙) Lyete附近沉伤108艘,击沉者两,共沉航舰八艘,巡洋舰六,驱逐舰十二,战斗舰元一沉没。又东京承认日战斗舰一艘沉没。此外大概巡洋舰六艘、航空母舰二艘、驱逐舰四艘。战斗舰沉没者有"武藏号",击伤者"大和号",系日本舰队中威力最强者。
  接邦华九章二函 厦千、晓寰、宪承、潘钟秀、韩康琦、宽甫、黄光锐、天助、金宝善、杨希震、复兴书院函 二姊电
  寄高文伯函
遵   晨阴13°,27.30飞午后睛。晚月色佳。
美国在东亚统帅及委员长参谋Stilwell史迪威被召回美国。以魏德迈亚major general AI.bert C. Weden町er为中国战区参谋长,年49。又以索尔登major general Daniel J. Saltan为中国军驻印总指挥,年59。委员长电励知识青年从军。上午中央银行衡阳协理陈树周来。〔晚〕有警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湘江大戏园作纪念周,请易鼎新演讲"战时之大学生"。易颇不满意于目前之军队,亦以待遇太坏、政府社会均漠视之也。十点至校。十一点回寓。曹仲淋|来。曹,温州玉环人,向在上海经营大华仪器公司,并建设无线电台,甚著成效。与允中相知。民廿三年曾参加桂林六学术团体年会。抗战后因售无线电仪器与中国政府,于民卅一年为日本人所拘捕,监禁八十天之久。以父病回
玉环一年,于本年三月由温州至泰和陈鹤琴处教物理。此次乃由泰和赴渝云。渠述上海伪组织事甚详,谓陈公博或疑其与中央未脱离关系云。又知科学社等于停顿,惟科学公司尚能进行。胡敦复为大同大学与伪方妥协,且校颇富裕。张贡九在办伪政府之交大,刘重熙在经商云云。
下午四点开羽仪纪念会,决定十二月三号开追悼会,推定尊生起稿登报及作略传。晚约劲夫、晓沧、曹仲渊在寓晚膳。曹此次由桂林至柳州,火车原只一晚路程,竟费五六天。现一切己由军人统制,混乱情形非言可喻。军人随时可以打站长。回想浙大到玉山、南昌时,尚不致如此混乱。金城江之大火由于火车脱钩。火车且常有撞车之危险。渠等初乘车顶,继以板捆在车底两轮之间,可不淋雨,较车顶尚好云云。
今晚月色大佳,但子夜后大雷雨。接郭晓岚接朱晓寰、潘公展、吴士选函.
E
寄熊全治、陈正修、吴士选

遵   侵晓大雷雨。晨雨 15°,27.25",校中 14°。上午阴,下午雨。
  甘地提出建立印度三项计划 :(一)教育印度文盲,(二)提高劳工生活,(三)建立学生民族意识。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上午阅来往文件。卢温甫来,以所制气候图一百余幅相示,包含日照、霜日、雷雨等,至有价值。惜李约瑟来时未交彼一阅,彼必愿带往英伦为之出版也。上午洽周、迪生来谈。十二点回。午后二点至校。四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发动知识青年从军事。以蒋委员长敬电〔廿四日电〕提倡后,重庆廿四校已响应。余主张各大学应做抗战工作,故不但志愿从军固应从军,即留校者亦应学习与军事有关之科目,以备异日向前后〔方〕作军事工作。今日接教育部令,派 75名教授出国。其中有十名由教部指定,六十五名由各校选派。本校得选派理、工各一名,以曾任讲师五年,尽先以未曾至欧美者选派。工学院实际只王仁东与士楷二人,但若龙泉分校在内,则陈嗣虞、陈仲和亦应列在内。次谈及纪念周、学生宿舍与灯油诸问题,并讨论加班六百万元之分配问题。最后检票选举校务会议教授代表,计选费香曾 39票,杨耀德 36票,陈建功、余坤珊、黄尊生各 33,次为钱钟韩、钱琢如、顾谷宜、叶左之、罗登义、舒鸿、诸葛腰、王焕镰等十三人次多数,胡哲敷、沈文辅各十八票。七点始散。
  接俞颂华、陈嗣虞函
  寄张厉生、孙稚荪函 尹任先
遵   晨雨,家中 15°,27.13飞
  桂林城郊激战,倭占良丰,犯阳朔,陷平乐。《明代君主专制》。晨六点半起。上午阅来往公文若干件。并作函与美国高思大使,为美国派四个至六个教授至浙大授课事。
  近来以委员长敬日号召知识青年从〔军],一时响应者风起云涌。胡庶华以五十余之老翁亦志愿从军,彭浩齐、顾一樵等亦签名加入。但大学生志愿加入者仍寥寥,现代大学生世故甚深。《东方杂志》第四十卷十四号有周缓章《论今日之大学风气》有四点:(一)自我中心的个人主义之潜在。(二)浅近功利主义之流行。(三)极意交游,鲜能学问。(四)避难就易,浅尝辄止。可谓切中时弊矣。同卷又有何鹏毓《论明代的君主专制》。谓自洪武以后,实为内阁制,大小政事须经内阁决定,皇帝不能擅改,只能令改拟。士大夫登进,由学校科目荐举,佳选吏部尤要。所以明代实行传统的士人制度云云。
  今日中午王光湘请客,未往。
  寄 C. A. Nichols , Institute for Research in Biography , 296 Bmadway N. Y. C. 美国大使高思 Ambassador Clarence E. Gauss、李约瑟 Joseph Needham函
遵   晨雨 17°,27.10",校中 15°。
  英军入雅典 Salonika萨 j各尼卡。新疆匪徒得苏联之援,陷伊犁与伊宁。团溪锺矿。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近来腹中又作怪,每日须大便三次。但大便均硬结如常,并不软化。时间早晨六点、中午十一点与晚五点。若不大便,即觉腹胀不适。余自到杭州I,因应酬较多,消化不良,以后时时觉肠中多气。在宜山时已时发,最近两年在遵义常觉腹胀,但至渝即愈。本年自施行早晨卧床体操后已较好,但旬日来忽有一日大便三次之现象,在湄潭数天发现大便色黑,余甚疑胃炎或胃癌初期,甚欲至渝一检验也。
  上午作函数通。下午二点至校。四点至次东门及唐家祠堂看所造之新屋。现在次东门工程约六十二万,唐家祠堂亦六十二万。前者交寅记与杨姓包工,后者交新华公司。
  阅上月卅一日筑《中央日报},见刘之远《遵义团溪锚矿》一文,载副刊《贵州经济》八期。谓钮矿即二养〔氧〕化髓,为化学及电气事业用,不能低于 65%。我国锤之重要产地为湖南、江西、两广,均为水成,质佳量多。而两湖、辽宁则质少量寡。抗战前大部运销国外。抗战后,后方工业兴起,川省需年四五千吨,大渡口之钢铁厂如有煤铁,则需年一万吨,过去仰给于湘潭。遵义发现锤矿在卅年春,有团溪乡人来浙大化验。最初发现者为团溪之洞上,继在黄泥堡、白羊〈堡〉〔坝〕、金盆栏等地。卅一年春又发现堂子寺、在岩等矿区,由资委会及钢铁厂迁建委会承领。卅二年春各厂动工。卅二年夏秋复勘后知矿区不限团溪一隅,南之害安、北之西坪均有之,西坪之毛家山亦有佳矿。团溪距遵义 46公里,矿区自团溪北十里之白羊坝,南经黄泥堡、高石坎、在岩、金盆栏、和尚场以达洞上,全长 27公里,散布地上,以洞上、在岩、堂子寺为最佳。毛家山离公路较远。洞上矿区面积一方公里半,警岩一公里见方。
  接胡建人、王庭芳、孙宗彭函 叶声钟、吕蔚光(吕炯)函
  寄陈嗣虞、何浩若、俞颂华函 寄宽甫、徐冠、建人函 陈布雷函(附呈蒋委员长)
遵   晨雨 17°,27.30飞终日雨。
我军又克复龙陵,总指挥黄杰,敌退芒市。倭陷荔浦、贵县。成都科学社卅周成立大会,十二学术团体年会。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寄叔谅函,嘱布雷向委员长为浙大请文化讲座奖金,每月卅万元,以为教职员加津贴地步。杨守珍来谈。知渠过去四个月在资中酒精厂工作。该厂在银山地方,每日可出三千加仑酒精,机器系吁惠国制。厂长张季熙,德国留学生。是为我国最大酒精厂云。 I
下午得美国耶尔〔耶鲁〕大学 Gesell复羽仪电。电文不明,但有 praying God上帝保佑字样。又得立夫电,系唁羽仪家属,并给治丧费一万五千元。三,点卡青芳县长来,与谈目前因中国银行等迁人,房租骤涨。如水恫街三号士楷屋,原只三百元一月,现索四万元一年,讲交情始允二万元。卡允由县定办法。交通部技正兼路政司帮办杨毅(莘臣)来。渠方自佳林撤退,知前方士元斗志云。晚森森到遵 o )
接贵阳民生工厂、丁绪贤、叔谅、小波函接 Yale大学 Prof. Gesell电又陈立夫电储润科函国恩光函
寄学志、梅、彬、叶声钟、卢亦秋、王驾吾函何浩若函王庭芳函润科、洽周、徐晓寄叔谅寄尹任先(为朱北泉手续己清)、张治中函李伯纶

遵   晨雨 27.30",午 13°。终日细雨。
倭犯修仁,占永福。自治会代表谈知识青年从军。
晨六点起。八点廿分至校。作函与默君。十点至何家巷,为新增六班六百万元经费,有 659毛为设备,扣给一年级五十万元,其中新添各系,如药物与航空抽五万元,余机械、土木、化工、农艺各十万元,与乔年、霞初、修吟、劲夫说妥。十二点至学生膳厅看学生伙食与饭。遵义米虽不及洒津,但较之重庆则胜。八人一桌,只一碗青菜、一碗豆腐而己,故每人须添菜,至少十元一餐。但较之中学则尚稍胜也。
下午三点开知识青年志愿从军征集委员会,到振公、迪生、王军谋、洽周、劲夫诸人。晚七点在柿花园一号召集自治会代表谈话,到直侯、谢冶英与洽周,及代表与理事茅以智、方昌焰、黎振声、支德瑜、皇甫;峰、施广德、王赞基、杜学书、刘茂森、刘寿生、金福生、何步基、薄学文、朱杰、乐海祥、周兴国、吴寿椿、任雨吉、郑国荣、沈达宽、张其仿、王家宠等。关于知识青年从军,<以〉方昌焰、皇甫煌、施广德、王赞基等均发表意见,多主张用半强迫性,黎振声不赞成强迫。谈至十点散。迄今日止,从军报名者四人,均女生。冯世亮,外文四,绍兴;杨孔娴,外文二,商城;韩莲静,外文三,山东德县;厉鼎荣,化工二,江苏仪征人。
今日龙泉来学生戚贻孙携王鞠侯函来,知渠仍在暨南。戚生于八月底出发,十月底到,共行四十五六天,用二万元。衡阳早失,桂林亦不通,由大庚至曲江,乘火车至坪石,坐汽车由连县、贺县至荔浦,达柳州。沿途撞车,迭见死人甚多。同行七人幸无损失云云。
接二姊函 tt光卿函朱沉浦函王鞠侯函
寄二姊函张治中(文伯)、李伯纶、尹任先(告朱北泉账已清)、孟宪承函
遵   晨雨11°,27.3D",校中 1°。。下午微雨 11°。下午阴。晚雨。
超级空中堡垒炸新加坡。晨六点起。八点半至校。作函与刚复及晓峰,又为卢温甫重改 "Winter bon.tology in China" {中国冬季之风暴面》文。十二点回。
午后至柿花园一号洗浴。三点半至仙龙巷一号开浙江同乡会,到胡铭元、劲夫、振公、谢荣棠、胡颂翰、胡英媚。此次捐浙小基金,胡英据一人独捐一万四千元,连过去约有六万元之谱。六点散。
晚希文回。读成都新津硕平英文函。
接吴学义函
寄刚复函袁守和论文(卢著)唐擎黄函

遵   雨。晨校中90°
苏军近匈京布达佩斯。敌犯桂武宣。敌陷修仁。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湘江大戏园作纪念周。今日开始点名,故到者学生坐满。讲知识青年从军问题。余首将委员长致校中有日〔廿五日〕电文读后,将其上月廿四告知识青年书择要叙述。即说明辛亥革命与民十六年北伐,均以知识青年为基本队伍。现欲征十万人,自 18 35之青年从军,选优良干部,革除积弊,以练成劲
旅。并提出创造人生伟业,涌洗国家耻辱,争取最后胜利,及以热血头颅换胜利光荣。余谓委员长之意,乃以大义责人,而不是以利害劝人,以热血头颅换取胜利。并述英美大学生抗战时之情绪与我国相比,并说明国家过去兵役法何以将中学以上学生免役与夫中国传统士大夫阶级观念,劝学生凭自己良心驱使,不要观望。现女生已有四人报名,而男生竟无一人,须眉未免减色云云。至九点散。
在社会服务处剃头后,至医务处晤李天助。本年工程奖学金已推定电机(三)温邦光、化工杨光华、土木乐秀文、机械支德瑜。今日接教育部来文,谓卅二年度年终考绩,由锤叙部决定应晋叙简任一级云云。晚为希文讲解英文。
接学术审议会寄朱炳海《中国锋面之消长与气旋》董彦堂函苏绍文
寄张晓峰函(附 Prof. Derwent S. Whittlesey of Harvard哈佛大学惠特尔西教授函)国恩光奠仪二百元寄赵九章

遵   晨阴。日中阴时多,但间有毛毛雨,温度 1°。。晚
12 0 , 27.20飞
美国总统大选, F·D·罗斯福被举第四任总统。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上午作函数通。中午回。今晨邵天毅借王军谋、陈卓如同车赴捕。天毅即森森,赴附中。王军谋、卓如至永兴,复试二年级。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房租加价问题。近来以桂林、柳州逃难来此者日多,中央、中国、交通各银行纷纷以高价租屋,因此房价骤涨十倍至五倍。昨己与县长卡青芳〔谈〕设法阻止,允于日内出布告。
晚刚复来谈二小时。渠主张移六百万元增班费在漏建筑,使一年级集中而化学馆可以造成。又为渠赴英国 Corsar公司事。余告以教部嘱派理、工教授各一人赴美。理院余主张步青或建功。九点半睡。
接步曾、尚志、许道夫、教育部、周至柔、秦乐棠函陈秉忠之二媳函
寄叔永、宝望、厦千函又金楚珍函

遵   晨微雨,校中 11°。
昨为苏联二十七周国庆,史达林〔斯大林〕发表演说,将日本与德国列为侵略国,因为侵略国早就预备如珍珠港和德之侵俄云云。中渡失守,柳江失守。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午后二点半至校。近来寇兵侵桂日深,一日桂林被围,贵县、荔浦、修仁、〈永丰)[永福〕相继陷落,柳州危急。自六月初寇发动湘北攻势,迄今南下已达五六百公里。同事中不免有焦虑者,甚至有主张应设法. 预防迁移地步者。余以为寇虽势猛,但其目的在于打通南北线路,以济海运之穷。
黔省非寇交通要道,给养困难、地势高峻,得之无益,攻取不易。故除非寇有占南丹、河池或芷江之企图,则黔局可危。下午刚复来,为建筑化学馆事使余不快。洗浴后回家。刚复又来,为保管张仪遵旅费事,更不快。寄朱晓寰、吕蔚光函宛敏:胃、陆展叔、赵九章函

遵   晨阴,校中 10.5°。下午睛。
缅北国军占八莫与 Katha开泰间之史维古。敌犯柳州外围,桂林守军恶战倭寇。锥容陷敌。晨六点起。上午八点至校。阅十月份 Reader's Digest <<读者文摘>,中有美国商会会长 John Stone述在莫斯科与斯丹林 Stalin谈话两小时一文。述其人之果毅
深沉,而对于世界大势则又了如指掌。同时在座者为美国大使 Harriman与苏外交大臣 Molotov与翻译 Pavlov o谓斯氏谈话时,常以铅笔写图形,初不逼视人。 Molo.tov则惟斯氏之马首是瞻云云。
上下午刚复均来,欲支取前次旅费之尾数一万二千余元。余谓张仪遵 [3月11日作"张仪尊")之旅费六千元及报酬五千八百元,数月前寄回后由王爱予交刚复,何以不将此款交校中,故二者必须同时清理。余坚持此点,因明知若一万二千元交去,则张仪遵之旅费即无法收回也。
今日有阳光。自上月初起,只卅号与今日见阳光而已。今日接范惠康之子、惠成之侄范国梁〔函),知其已随杨其泳至龙泉,肆业于杭州私立树范中学,始闻其祖母(即余惟一遗留之同胞姊妹兄弟霞姊)现健在。而其父惠康则亦到龙泉为工友,欲补一职员缺,此事亦甚难设法也。国梁之函于本年八月七日发,住龙泉坊下村十六号。
接陈其可、赵伯鹿、季梁、孙稚苏函彬彬函徐古渔(本聪)函(为学生黄苏叶事)
寄苏绍文、建功、步青、许道夫、舒鸿、尚志函秦乐棠、立夫函赵伯鹿、陈其可

遵   晨大雾 12°,27.20飞下午校中 15°,阴寒。
桂宾阳失陷。桂林巷战。柳城失守。 A. K. Wittfogel <中国为什么没有产生自然科学》。
晨六点半起。上午作函与孙稚苏。钟兴锐来。
阅《科学时报>,世界科学社出版,本年十月号。内载吴藻溪译《中国为什么没有产生自然科学> , Dr. A. K. Wittfogel著,原文系德文。大意谓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制度告终、半封建主义时代出现的时候,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都脱离了封建制度的束缚,带着工场手工业式的资本主义逐渐开始,把时代渲染了新的色彩,而且从适应生产及日益迈进的行业中,产生了近代精密的自然科学。 Radek拉狄克 Grundprobleme der Chinesichen Geschichte <<中国历史的根本问题}p.22曾经指出,欧洲产业革命以前的中国社会,和西欧的社会有某种根本的差别。中国有没有足以表现科学精华的学士院呢?翰林院到了唐朝规模已大备,但中国的学士院只掌管了历史和法令的编篡、文章的制作和考试的承办。在现时日益走向解体过程中的中国,上层阶级和最高官厅也对于自然科学发生兴趣,加以奖励,但他们所怀抱的意义却和西洋完全不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除了历史科学、语言、哲学而外,中国只在天文学和数学方面得到真正科学上实际的成就。和工业生产有关的自然科学,不过停滞于莞集经验法则。虽经过悠久时期,发现了许多可惊的事实。[Wil.liams (Wells )卫三畏 The Middle Kingdom Vol. 2 , pp. 183 , 178 , Wemer威尔纳 Chinese pp. 228 , 225 , 218 ]从此可以知半封建主义时代,中国和欧洲彼此完全不同的相貌。精通马克斯主义的历史学者一致指出,建设在奴隶制度上的古代文化,在技术上及自然科学上都是非常贫乏的。埃及在基本生产上没有进到以奴隶劳动为基础阶段,所以能为创造性的技术和数学上的工作的泉源。希腊许多自然学者,由 Thales泰勒斯到Pythagoras毕达哥拉斯、Archimedes阿基米德,都受到埃及的科学影响。 M. Cantor康托尔(Vorlesungen uber Geschichte der Mαthemαtik {数学史讲义> Vo1. 1 S. 113 , 126 , 253 , 581 , Leipzig,1880)说,由欧几里得Euclid以至后来数学上希腊两大学派希梅尔赫罗Heron、布托伦Ptolemans.,都在埃及学术空气中发扬了他们的成绩。古代希腊、埃及在数学上及技术上的成绩、所讨论的问题及解决问题的方法,都和中国一样。就平面测量而论,埃及数学已经超过了中国的水平。 Cantor说,中国几何学上的成就停滞于低下的水准,但在解方程式方面却有印度和埃及未曾有的进步。如求平方根法及解各次方程式法于宋朝已发现,而欧西至 1819年Homer霍纳遂有类似的方法。 Wemer Chinese p. 224 225由马克斯主义观点,埃及是具有亚细亚式生产的社会,它的科学和技术也非常和中国相似。现在我〈以)(已〕明了汉代周秦之间中国何以在数学和天文学方面能达到较高的水准,假定这些科学的产生由于建筑在各种大规模的治水工程和水利工程的需要,使它成为科学成立时期二由于这点也可容易说明。埃及几何学的发达,由于需要土地测
量,因为尼罗河的泛滥,冲毁了各人境界。中国在这方〔面〕的表现和埃及不同。中国代数学的所以发达,由于广大面积需要大规模的国家计算事宜,如人口调查、赋税。中国思想家们的智力,并没有把处理各种工业生产问题作为根本紧急任务,而集中力量予农业上生产问题。中国自然科学各部门所以只有贫弱的发达,并非由于偶然,而是那些妨碍自然科学发达的障碍所必然造成的结果。因为在中国的物质生产的特殊基础,精神生产方面也必定有一种完全不同性质的课题占优越地位。
今晚久雨初晴,星宿毕现。西方见金星,东方见奎、委、胃、昂四宿。接邵天宜、严振飞函吴藻溪函储润科

   晨雨14°,27.15",校中 12°°。日中阴。晚雨起风。
  The Fortune (magazine) Atlas for World Strategy by Richard E. Harrison。诗人歌德之地理感觉。地理感觉。台湾的经济。
  晨六点半起。昨晚阅 Richard E. HaIT.son著地图 The Fortune Atlαs /or World Strategy, 1ρok αt the World {看世界世界战咯地图集}, Alfred A. Knopf, N. Y. 1944,系美国公使馆赠给史地系者。同时又有Atlω 0/ World Mα:ps、Army Service Forces Manual {陆军后勤部队手册} M101 , published by Army Service Forces , Nov. , 1943。后者系美国训练陆军时读经济地理之参考用书,Ohio State University 〔之J Prof. Guy Harold Smith等编。共图卅张,上加说明,自地形、气候以至矿产均为新制,到 19370第一种图则为美国Fortune杂志所出。与普通地图所不同者,则其所用绘法多用orthographic, gnomor山, azimuthal , equidistant projection,以全球眼光看法,对于飞行用处甚大。且有各处海洋空航之距离,不以北在上南在下为原则,实为地理图上近来开一新径。著者谓古代之图并不以北在〔上〕。埃及图古代以南在上,故三角洲名6.,称北埃及为下埃及。中世纪地中海图以东在上,而美洲最早图以西在上,澳洲图以北在上。氏又称历史上只极少数〔人〕有地理感觉,极少人相信欧洲国都除雅典外元一在华盛顿以南,南美洲全部在Jacksonville, Florida 以东,或Venice威尼斯在海参威北。称polar equidistant projection地极的同比例投影图法为darling of air age航空时代的宠儿,谓古代只哥伦布有地理感觉。歌德在 1827年己预知美国将向西发展,巴拿马与苏彝士运河将开掘,而美英两国将掌握之,时歌德已77岁。 Prof. Weigert称,只要有地理感觉,告此不难。美国杰佛生、孟禄〔门罗J,先后罗斯福及Seward (1861 1869年任美国国务卿〕均有之。
  八点至校。十二点田。培华来谈。阅《大公报》十月十八社论,有《炸台湾,念台湾》社论。谓台博人口六百五十万,日本人不过卅七万。由基隆到厦门233涅,马尼剌770涅,到福州、1144盟。台湾年产米一千万石,扫数缴台湾督府,台人每口仅分配二合碎米。年产甘蔚一百四十亿斤,世界第四位糖国,次于印、古巴、爪哇。至1943年,台之产业资本卅万万日元。 1941年工业品生产六万四千六百万元,炼铁、铝、锤、镇、肥料、造纸、苏打、盐等工业。 1935年水电力三十万匹马力,安溪以北煤田年产一百七十余万吨,金瓜石金矿年产一千余公斤。 1939年开始十年计划。留学日本者二十余万人,大学专门学校日本毕业者五万人。 1942年壮丁登记一百卅二万人,陆军特别志愿兵四十二万人,969毛壮丁已服役。日本过去共只投资三千O四十八万元。最初七年要补助,1905年后年年可缴日本国库以馀金。 1944年岁出人预算均为六亿一千三百余万日元,1896年不过九百余万元,1939年即达二亿元。对外贸易1937年输出四亿四千余万,较我全国出口八亿三千余万相差不及一倍,同年我国人超一亿一千五百余万元,台湾出超一亿一千七百余万,两可相抵。晚约金岱峰旅长、中央银行陈树周及章张图晚膳。
  接赵曾链(真觉)函舒厚信、孙宗彭函
  寄吴景直(钦烈)函储润科函吴藻溪函 季梁函
遵   晨阴 12°,27.40"。日中阴。晚又雨。
迁江陷落,敌向忻城进攻。伪主席汪兆铭病死于名古屋。
晨六点起。九点至校。今日阅《哈佛大学毕业同学报~,在民廿九年五月卅一号载有民六级毕业生对于欧洲峨事当时的看法。谓该班五百余人于欧战开始后十. 之九加入,大半被派至法国前线,至欧战结束,死者 28人云云。至校中。十一点回。波若来。将余之鹿皮大衣交与,拟以十万元售去,因现在每月所人不敷开支也。
阅十月八日《大公报》社论,系 Harold Laski拉斯基撰文,题为"对于中国胜利后之展望"。希望能成立一真正民主国家,为大多数人民谋幸福。主张以电气、水力、矿业、铁道均为国营事业。他说,中国胜利以后,第一个需要是充分保障其人民多〔能〕够做他们自己命运的主宰,并且要进一步能使中国传统的智慧和西方技术结合起来,对于全世界幸福有所贡献 L但中国的前途若建筑在资本主义机构中,这种希望不会实现的。中国自由的意义,就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使用她的重要物资和生产工具。凡是为保全财产而牺牲自由的人们,结果不但失去自由,而且失去财产。一切银行、土地、交通以及矿工业、水电,均不得私人企业染指。一个资本主义的中国,不能成为民主的中国。资本主义能生存在民主制度机构里的时期已经过去了。苏联把所谓劳心的与劳力的工作之间的悖谬的社会珍域已经消除了。挽救中国的展望,就依存一种有计划而发展上面。我以为最迫切的就是立时为教育而奋斗。我认为教育的基础,应该建立在工业技术和人文主义上面。
下午三点,借允敏、松儿至大兴面粉厂看金岱峰旅长在美国所撮影片,有水陆并用汽车及西点大学风景等。五点半散。闻吴彭高经理言,面粉每袋三千元,但以牛车运贵阳运费需 720(元J,时间八天。厂中费四个月工夫,以六十牛车自凤岗装小麦来,只够二星期开工。回后作《勘知识青年从车》文六百余字,拟寄昆明《中央日报》。晚希文回。
寄范国梁、晓沧、泽宣函

遵   晨雨,校中 9°。午 11°,27.35"。
  柳州陷落。倭至宜山东六十里之三岔与忻城。中航机在漠失事,死十七人。战前英国当 局之元远见。金岱峰演讲。
  晨六点半起。八点在湘江大戏园,请炮兵旅旅长金岱峰讲军事团代表在美国经过情〔况〕。金与熊天翼、徐培根在美一年余。于民卅一年四月抵美,欲求美国多给资源并早辟战场,但均失败。金个人以为由于英国之外交手腕灵动,即俄国亦极辣手,故英美亦不得不拉拢。惟中国则既乏宣传又太老实。胡大使并曾演说,以为中国单独抗战六七年,不愁不能对付日本。故胡之去职,此为原因云云。此点与胡政之询宋子文所得答复,即宋谓渠在部二日则大使非受彼指挥一语观之,似不相合。大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中国并非元人才,而在于当局诸公不欲发挥其才能耳。
  午后二点至校。晚教授会代表黄尊生、钱钟韩、杨耀德来谈。知昨日教授会会议决定,欲向校借支两月薪津,并与地方长〔官〕交涉,阻止房东随意加租,米粮举人查视各项。
  晚阅Reader's Report十-月份,题为 Changing Britain , B出ain's World Position 《转变中的英国英国的世界地位》。其中述及战前英国当局措置失当,外交受内政之牵制,引英相 Baldwin于 1936年之演辞(Mr. Baldwin's speech of November , 1936) : Supposing 1 had gone to the countηand said that Germany was rearming , and that we must rea口n, does anybody think that this pacific democracy would have rallied to that cry at that moment? 1 can not think of anything that would have made the loss of election more ce由in from my point of view.从此可知英美民主政体之缺点。
  寄金宝善、舒鸿、孙稚荪、李约瑟函
遵   雨。晨校中10°0
我军进攻八莫三面合围。敌逼宜山。 Eric Johnston "My talk with Stalin" .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阅朱晓寰著《本国锋之消长与气旋》一文。又阅
Reader's Digest Oct. , 1944 , Eric A. Johnston "My talk with Joseph Stalin" {我和斯大林的谈话> J系美国商会会长。二人会谈时,初斯丹令〔斯大林〕不甚作声。后J谈及两国通商时,斯丹令始觉兴趣。据斯氏谓,俄国战前出钢二千二百万吨,去年只一千二百万吨,战后希望达六千万吨,但尚无机器可以出口。谓美国战前!己六千六百万吨,战后在一万万吨以上己摩托车美国年七百万部,而俄国只三十五万。但美国出口总值只占全国生产量7%,而英国占40%,故英国海外贸易亦重要。俄国则战后长时期将为输入制造品国家云。斯托林〔斯大林〕对于J氏 The prince luxUIγof today are the peasant demand of tomorrow (今日帝王之所认为奢侈,将成为
明日农夫之必需品),认为极有意义。氏以为俄国需要美国之机器、技术人员与长 l 期借款等问题。
上午沈文辅来谈。下午二点教授会干事会推住屋委员会会议。三点行政谈话会,决定教员预发明年一、二、三月份之研究补助费,职员约当于一个月薪津之数,以目前薪津实不敷用也。晚膳后至子弹库晤易修吟谈,知渠一人住子弹库,与浏阳家中音信隔绝。现担任教 Power,每周六小时。在校包饭,每月八九百元菜钱外,米二市斗,早餐另吃,故一人尚可足用而有余。交高直侯送陈子宽娶媳礼物。
按战前 Donbass顿巴斯 (Donetz Basin)为俄国工业重心,钢铁与煤约占 50%以上。出煤年可七八千〔万〕吨, 1943年收复后只六百万吨。 Krivoy Rog克里沃罗格地方产钢铁, 1943年铁廿万吨,钢四十三万吨,亦只战前1/ 10。此节自 Reader Serv.ice Sept. , '44。
接中英合作馆 Wm. Band函薛子良函亦秋电许道夫、陈叔谅、杨其泳函
寄徐古渔、赵真觉、昆明《中央日报上孙稚蒜函

遵   晨阴,家中 12°,27.45",校中 10°°。下午 12°。中午见阳光,下午阴。
战时生产局成立,翁文额为局长,彭浩齐副,罗总统私人代表纳尔逊为顾问。
晨六点半起。八点一刻至校。今日高直侯赴贵阳,托其带交陈子宽衣料一件。十点,蔡金涛及桂林无线厂钱君(钱鸿绪之兄)来。得步青电话,渠与建功推熊全治为理院派赴美国研究候选人。但教部规定须五年以上讲师教职,故余仍主张步青前往,并作一函与步青。
中午子宽之子与媳在寓中膳,适士楷亦来。子宽之子名曾同,其妻童静娟,自小订婚。曾同在德九年,于今年夏甫回国结婚。在〔德〕曾学机电,初在 Thuringen人中学,继进工厂,后人柏林大学,又为助教。现应私人厂家之聘,赴渝办工厂。据云,抗战初起,德国人民不甚踊跃,侵略波兰至法国投降以后,希脱拉乃为人崇拜。但至 1941对俄宣战以后又均不满,迄今人民已无好感云云。二点至校。作函与步青。五点洗浴。六点借允敏至大众商场,约童静娟与陈曾同晚膳。八点半回。
接中国著作人协会理监事会、丁庶为、潘公展函霞姊函(八月一日写)陈运锐、费香曾
寄费香曾、苏步青、第二侍从室([转〕刚复)

遵   晨大雾驴,27.55",校中 7°。晴,有阳光。晚昙见星。
英以六吨炸弹, Turpetz德战舰在诺威被击沉,载重四万五千吨,长七百九十叹。英国教育大臣白特勒为世界学生日发表文告,谓吾人今日须怀念中国之学生开始作战在英国之先,以反抗侵略。敌至广西怀远。德国中学概况。孙本文人口论之谬误。柳州电灯厂马贻绪(发电课
长)、张文明(会计课长)二人来谈。
晨六点起。大雾。八点至校。据陈曾同云,渠于初中毕业后,随一德国公司厂主赴德,人 Thuringen Mittelschule 0此为实科中学,亦六年毕业。渠入高中,故只读二年。上午五点馀即起,冬天须点灯。自八点至一点上课四小时,间有十分钟休息。八点以前有体育。午后二至四点有工场、农场实习。晚则有音乐读书会。五至七〔点〕人图书馆自修。每十人至二十人有一导师,名 Familier Poter,借其太太管束,视学生之个性以教导,与中国之在大学加训导者大不相同。曾同自己脾气本不好,该校校长促其下午每日睡二小时。希脱拉对于该校影响不大。中学毕业后,须往工广实习二年始至大学。至于文科中学、町mnasium大学预科,则有拉丁文与法文,而物理、化学功课较少。其余亦均同云。
中午回。近来以桂林、柳州相继陷落,贵州难民络绎自前方到遵者已不少,因之谣言蜂起,有谓学校浙大将迁铜仁者,有谓贵阳已无市面者。人心遂以不安,余深为顾虑。下午丁庶为(绪贤)自贵阳〔来〕。余借丁至寓后,即往社会服务处为觅一房间。遇蔡邦华。三点四校。六点约丁庶为、陈曾同、童静娟在寓晚膳,余至松鹤楼叫菜三个,至八点散。据庶为云,广西大学自良丰至融县,得疏散费一千余万元。现柳州-失,融县又不能安居,将移榕江云。又闻陈剑修已过此赴渝。
今日阅《文化先锋》四卷九期孙本文著《中国人口之繁衍及其统计之分析》一文。谓据郑樵《通志》上说:"禹平水土为九州,有民千三百五十五万三千九百二十三口。"直至民国二十七年,计历 4183年,增至四万七千丸百 O八万四千六百五十一口,约增三十四倍,平均约一百二十年增一倍。帧按:此乃误解倍数之意义,实只平均每八百〔年〕方增一倍。又谓清顺治十八年,即 1661年,人口为二千一百万。至民国二十七年,共历 277年,约增加二十二倍,此为历史上人口增加最速的时期。帧按:顺治时人口追不可靠,任公先生己说明理由。且如照孙君之数字,平均为 65年增一倍,目前苏联人口在战前之速度也。又谓每年目前人口可增五百四十万三千六百五十人,八十八年以后全国人口可以加倍。如每年增加人口数字精确,则决用不到八十八年也。
战时生产局于今日(十六)成立。据翁咏霓的报告,其目的为军用及主要物资之生产,国内外主要物资之购办,器材及工业人员之支配,器材及运输之优先次序,生产技术之改进,生产所用器材之限制等等,并得设中美联合生产委员会。
接张大权、戴昭然、周至柔、殷小玩、仁甫函王淦昌函接步青二函袁守和、卢亦秋、汪 厥明函接蒋硕民函刘震清函熊全治.
寄苏步青

遵   晨阴 12°,27.50",校中 10°°。午阴 12°°。
敌占广西龙胜及忻城。今日为世界学生日,全世界学生代表在伦敦开会纪念。英学联总会谓今日更以特具情绪纪念中国学生艰苦的战斗。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阅来往文件。上午蔡邦华来谈,知在渝与粮食部粮食公司忻介六、江汉罗二人接洽,由该公司补助农院研究费三十六万元,作为研究仓库病虫、维生素、草班等用。丁庶为来,渠夫人尚在河池而倭寇巳至宜山,并有达金城江消息,故极为焦灼。中午回。
午后二点半至校。阅朱炳海《锋面与气旋》文。五点晤左之于其寓。又至士楷处。今日校中教授以桂、柳陷落,逃难过境者多,故有终日惶惶。朋友相聚,即谈如何逃难,甚至有人谓浙大将迁四川铜梁之说。余谓日本人用兵素极经济,贵州无重要工业,无大飞机〔场J.非国际路线必经之地。得之则防线增长,供给困难,除非拱手让之,不取也。但听者均疑信参半。
晚约庶为、邦华晚膳,到劲夫、香曾、尊生、耀德、怀慈、陈卓如、钟韩诸人。至八
点散。接四川同乡会函(为校工田治盛押毙狱中事)王爱予、孙宗彭函刘学志寄许道夫、默君、硕民、亦秋函熊全治函

遵   晨雾 11°,27.50",校中 9°。下午家中 15°,昙。晚
九点阵雨。晚雨不止。
打网球。 Walter Lippmann War Aimo Sumner Wells The Timefor Decision o今日下午警报,一点至三点。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见阳光。余至陈卓如寓,约其打网球。回至杨柳街四号,晤黄羽仪夫人。遇尊生,所作羽仪传己制就。羽仪有二女一子。子最幼,名章也,次女泼而,均在浙江小学。长女宁而,在浙大二年级。午后一点半警报,三点解除。许道夫来。三点至子弹库约金岱峰、章张图、钱令希、陈卓如打网球,至五点半始散。晚希文回。
阅 Reader's Report十一月份及 Reader Service十月份。据 General Smut在去年十二月之主张,以h为世界只三大国,即英、美、苏。 Smut以为苏联骤兴,力不可当。美国资力雄厚,惟英国力量薄弱,故主张西欧荷、比、法诸国加人 British Common.wealth英联邦。此提议虽为他方责难,但实为英国人理想中之目的也。此外,英国方面尚有一趋势,即渐向左〈侵)[倾),即邱吉尔亦不例外。如 Wm. Benerridge Report on Sociallnsurance {社会保险报告》大部之被采用,以及各项事业之集团行动 collectivism,教育上之趋向平等。在美国关于和平机构,近有二书可以注意。一为 Walter Lippmann U. S. War Aims {美国战争之目的》。认世界有四个 orbits,即美洲、西欧、东欧与远东,以美、英、苏、中为领袖,而近东或可另成一区云。其次则 l Sumner Wells The Time for Decision {决定的时刻》。拟将德国瓜分为三部,因德国相信 German militarism was the supreme glory of the race德国军国主义是民族最高光荣。兼之普鲁士统一,日耳曼民族遂成为全球之祸因,故德国必须瓜分。且德之统一亦近来事,如 Bavaria巴伐利亚七十年以前始被普征服,以前一千年均独立。氏意除东普鲁士外,应分德为三部:(一)南德。 Bavaria, Württemberg符腾堡, Ba.den巳登& Hesse-Darmstadt黑森-达姆施塔特, Rhineland莱茵兰& Saar萨尔河。(二)西部。 Thüringen图林根, Westpha1ia威斯特伐利亚, Hannover汉诺威, Olden.burg奥尔登堡, Har由1町汉堡。(三)东北。 Prussia东普鲁士, Meck1enburg梅克伦堡& Saxony萨克森。氏主张以东普鲁士归波兰,而将德人之在东普者迁回德国。民主张国际机构中有十一国代表组成 Provisiona1 Executive Counci1 临时执行理事会,包括中、英、美、苏四国代表在内。此外,欧洲选二人,美洲二人,东亚、近东、不列颠各一人云云。 Wells又谓在东北亚洲,苏联希望恢复 1906年状态,得桦太岛全部及目前外蒙、新疆之权利云。
接宝莹函马小波函寄仁甫九弟、刘学志、梅函寄王爱予函江汉罗、忻介六、张宝莹、布雷、叔谅函
遵   ·雨。晨家中 14°,27.50",校中 12°°。日中阴。
美国第三军占 Metz。黄杰指挥之滇西我军克芒市,缅北卅八师取八莫。朱炳海《本国锋之消长与气旋》。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阅晓寰著《本国锋之消长与气旋~,约一万五千字。附表二,锋消 FL锋长 FG每月一张,十二张。余于今日阅竣,即作审查意见。谓本文系根据 S. Pettersson Contribution to theory 01 Frontogenesis {对锋长理论之贡献》 Geofy. Publ. Vol. 11 , No. 6 , 1936 , Oslo奥斯陆,以分析我国天气图上锋之消长,研究极有心得。惟对于气流场之分析,以各月平均等压线为根据,未免失之笼统,此以限于材料之故。文中创见甚多,如(一)分全国为五个气流场,定其座标轴,以算"发散系数、旋转系数"之符号,而断定其区域之为锋长区与锋消区。(二)以各季锋长区与锋消区之分布,断定其对于各区天气之影响,此对于天气预告极为有用。(三)对于长江下游四至六月份霉雨之解释。因长江下游秋有锋消区,故秋高气爽。但自四至六月,在东南方之锋长线极易吹人低气压槽,最后与槽线相合,而生长成锋面。槽内风向内 (B <0)而顺转 (C>O),气旋之产生作用必非常旺盛,霉雨即以造成。四月锋长线限于珠江下流,为一年梅雨之肇始。五月扩及南岭以北,六月低气压槽北上,同时长江口亦为锋长区,凡初在发展之气旋,行动必缓,遂有绵绵不绝之梅雨。其西面有锋消区,故气旋发生珠江以北及以东地带云云。(四)对于西南川黔各省秋冬多阴云之解释,谓川滇境内,夏半年为锋消区,冬半年为锋长区。四川元气旋,因冬季冷气团在其东,极稳定,且有锋消区,故冷浪来时,初生的气旋不能发展至五百公里以上之气浪。川|黔寒潮以后,往往风虽转南而继续下雨,由于此种半稳定之滑面 Schleitzone,以滑面两方冷暖不同之气流相持不下,遂造成天元三日晴之状态。须反气旋东行,气压稳定,始能放晴云云。
十二点应金镇旅长之约至社会服务处中膳。膳后召集中央银行陈树周、中国〔银行〕黄梅村、农民〔银行〕胡铭元、交通〔银行〕丁绍均及柳州电厂张文明、马贻绪等茶点,及以金镇、刘震清、萧仁清与余四人〔为〕召集者讨论房租加价、地方治安等问题。议决请县政府颁布去年十二月国民政府所颁之战时房屋租赁条例,由县府组房租评价委员会建筑营房及请银行投资建造房屋等问题。今日到者有牟贡三、周子光、柳州电厂张文明、卡青芳、专员公署张书翰秘书、县府郭宝昌秘书等。
寄学术审议会函又朱炳海著《本国锋之消长与气旋》文 p.25

遵   晨阴昙。十二点 14°,27.70飞
行政院各部部长易人:军政部何应钦、教育部陈立夫、财政部孔祥熙辞,以陈辞修、朱骑先、俞鸿钩继。
晨六点起。今日纪念周因湘江戏园屋顶倒下一部,停止举行。余至图书馆。十点县政府扩大纪念周,到各中学学生七八百人,卡青芳主席。余演讲半小时即散。至社会服务处晤邦华不值,以梅之羊皮袄交与服务生转邦华。午后本约定金岱峰打球,因邦华来谈二小时,继陈正修来谈至五点,故未能如约打球。
借邦华、陈正修二人在大众服务社晚餐。陈正修谓四十二厂已有预备,敌如来,拟向西步行人山作游击。谓已有枪杆二百余支。万一如黔中危急,南丹、芷江失守,则浙大亦不能不作此计划。自愿离校之学生可以昕便,留校者加以组织。余始终相信,国军可于黔湘、黔桂边界上抵御敌寇,而大多数人则以倭来势甚猛,五个月自长沙打至宜山,势如破竹且方兴未艾,于是炭发危惧。但迄今余之信心仍未动摇,不信国军之兵无斗志至于开门捐盗也。
正修病缺维生素乙,甚至不能行动,须每日吃丸药,如作游击战,亦苦矣。渠厂中月经费一千五百万,但米贴在内。工人工资最高可四千余元,但福利事业不少。每月家可得煤三担,每人菜油一斤,并可得廉价之米,又每年给布四丈五尺。菜蔬有园田六十亩,五十工人种,可以自给。共有职工千人。而所制面具政府只出每具 750元。每年用菜油二十吨,但近来改用桐油代菜油作马力,则可省多矣。渠对何应钦、胡宗南均致不满。
晚阅 Hyman Levy Modem Sci右时e{近代科学》。今日与正修谈后始决定校中如寇深人,决计组织防护团自卫。
接理院院务会议、周茂清函陈运镜函二姊函
寄梅儿函又羊皮袍一件

   晨大雾 11°,27.65",校中 8°。下午睛。晚满天星,但不甚明。
法第一军取 Belfort,近瑞士 Basel巳塞尔。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并加入训导委员会同时开会,到易修吟、费香曾、杨耀德、劲夫、迪生、王欲为、赵凤涛、振公诸人。决定下月一日开校务会议。并定嗣后下午办公时间改为一点半至四点半。次讨论时局及应付问题。自倭占桂林、宜山、柳州,尚着着西北进,据龙胜、怀远,其企图有趋黔之可能。贵阳师范、贵州大学已有迁黔北之意。余昨与陈正修谈,拟向四十一厂〔四十二厂 ?J借枪 500 1000支,组织浙大护卫团,敌来时分散至乡中暂避。今日军政部长发表陈辞修以后,此可能性更大。同时组织军训,并派人看四乡适宜之地。大概趋向西面较妥 p如仁怀、茅台一路,或则向东北绥阳一路。
接黄季宽电(允每月接济分校二十万元)步青函九章、崔萍村(学生)、章元善、胡哲敷、刘泰函
寄何元晋函晓沧、章元善、叔谅函吴达给函王炳庭、晓沧函
遵   晨大雾11°,27.35",校中70°。晚16.50,27.12",有星月满天。
  美第七军已突破 Vooges'山防线。超级空中堡垒七十架炸九州大村。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上午作函数通。今日接张梓铭电,知贵州大学理、农二院有移湄潭与浙大合作之意。余即复一电,告以湄潭房屋拥挤,员生宿舍无着落,嘱函说明人数。又外传唐山交大已开始由平越迁重庆,且已停课云,可知贵阳一带之慌张,幸数日来广西龙胜、怀远敌元进展。
  午后二点至校。三点在子弹库打球,到金岱峰毛钱令希、陈卓如、章张图等。遇雨岩为日大使时之秘书黄君之夫人及其妹杨女士,粤人。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阅 Charles Singer辛格 A Short History of Sc.ence to the 19th Century 《十九世纪前之科学简史》。
  晚赵松乔来谈遵义至仁怀、茅台、打鼓新场即金沙一带地形。谓遵义至仁怀乃大路,即向来运盐之路也,计二百里,三天可到。治安、粮食无问题。有出路至赤水,自茅台三天下水可到。六十里至鸭溪,又六十里至枫香坝,始有高山,即委山山脉。此处名长岗山,人仁怀界矣云云。
  接温甫函 梅儿函 建功函
  寄朱家谷〔9月2日作"朱嘉谷"〕、刚复电温甫、仲崇信、淦昌
遵   晨阴 12°,27.12",校中 12°。午阴 16°,27.10",703 mm。
  美第七军与法军进入 Strasbourg斯特拉斯堡。河池失守。
  晨六点半起。上午陈卓如介绍浙诸暨人陈义来谈。又乔云鹏来。其人为黑龙江省人,在南满铁路学校毕业后,曾至 Michigan、Ill inois各校。回国后在陆大任教官教日文,与于斌及金城为同学,系金岱峰所介绍欲谋事者。王军谋来谈,知新生本年到四百一十人。工院学生一年级少于四年级,即增双班亦仍不及也。又知湄潭谣言多,故极恐院云。接邵英多函,欲志愿从军。余作函与默君,询其意见。
  午后一点半至校。方欲往打球,适余坤珊、王劲夫、费香曾、钟兴锐、万一诸人来谈米粮事,以供给教职粮食常发生问题,一般人均疑心经于人得益中饱,但亦从未确实证据。适飞机场高价收买至每市担 4600元,而余等所得为一担一斗一升,故可得 5100元,而市价实只三千元左右。闻遵师已以此价购去,因此校中教职员纷纷责问,遂公开询县府,知确有以 5100元收买米票之事。余即嘱凡欲售米者可以登记,尽十一月有米者先出售,并指定钟兴锐、万一、钱钟韩、余坤珊、费香曾五人为粮食委员,监督并计划发给教员、学生之米粮。
  晚遵义各机关联谊聚餐会,闻同盟军有在粤、间登陆消息。今晚遇一飞机 B25之无线电员吕君,系十八晚赴衡阳、湄潭轰炸,遂至岳阳,所带有 295 gal.汽油。半晚回芷江欲降落,而云之高度只 400公尺,在山峰下,遂以降落伞落地。共四人,最后飞机师赵圣觉以跳伞过晚致跌毙。据云, B25载炸弹三四千磅,速度可至 360英里,与零式机相似。油箱保险,但怕打中引擎而已。渠跳在一万四千尺高度,八分钟始到地。在湄潭与余庆之间,其地多材狗云。
  接能能寄步青、项定荣、刘j泰、陈正修、辞修、钟道锢函 Wm. Band、陈建功、叶笃正函
  寄九章、朱晓寰函 二姊函 能能函
遵   晨阴 13°,27.10", 702,校中 9°。午 19°,26.90",697.0。日中晴佳。晚月色大佳。
  今日中午美超级空中堡垒 70架自马里亚纳 Saipan塞班岛起飞炸东京。家用不敷。今天黄家章皑生日,在黄家申膳。晨六点起。半年来以受湘、桂两省战事影响,教职员均入不敷出。余收入薪水、中央津贴及学校六成,共六千七百元。外加委员长研究补助金,合计亦不过七千七百元,米一市担,适足以自顾。虽有时卖文求售,然所得甚少。而一月所出,买菜每天约二百元,鸡蛋在内,每日二个,肉一斤(一百元)。此外则油月十斤,需一千六百元,煤六七百,水三四百,房租五十元,工资二百五十元,酱油、盐一千元。如此,合己一万元。而梅一人所用膳一千五百元,〔零用〕需五百元。彬彬学费在外,零用约每月一千元,宁宁、松松平均亦各三四百元。如此,小孩四人需四千元,而医药费尚不在内也。
  近飞机场以 5100元之高价收校中米票(一担一斗一),因而发现事务主任傅梦秋有为柏杰生收米三十七担之事,为人所攻击。傅欲辞职,余慰留之。因出售者本系自愿,而柏家收买还军粮,此在法律上所许,但以道义上论,则不足为法耳。
  近日宜山、怀远、桂林、龙胜前线稳定,但贵阳摇动。平越唐山交大学生将步行赴渝,贵州大学张梓铭欲将理、农二院迁湄潭,医学院李宗恩谓将迁渝,师范学院有人仁怀之说。省政府又下令疏散人口。此间步校得令,刘震清赴乌江看防地云。
  三点偕钱令希、王欲为、陈卓如、金镇打球。今日中午在羽仪家中膳,到允敏、松、宁、香曾、陈学'闹。据学'向云,宪承先生可来,但以激浦至此乏车辆故不能启程。现侠〔下〕学期路通即行。泽宣自筑来函,允下年来。晚胡英帽、王维屏夫妇来,为句也 浙小教务主任赵世勋不负责而将分数算错事。晚八点半警报。子夜紧急警报,一小时后解除。接庄泽宣函叔谅函蔚光、国恩光、李伯纶、赵乾中、王淦昌、储润科、季梁、二姊、盛世才函
  寄胡哲敷函 庄泽宣、高尚志、郑晓沧、张宝堃
遵   晨阴.60,26.90", 697.0 mm,校中 14°。日中晴 20X O (校中)。下午风睛。晚阴昙。
  桂龙胜及怀远前线已稳定。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十一点至浙江小学晤胡英据不值。遇胡金麟,告以教务主任赵世勋己来函辞职,因渠将所有学生分数尽填错也。晤迪生,告以庄泽宣于下学期可来。回寓。遇贵州大学华仲麟,知系张梓铭所派来此接洽贵州大学理、农二院迂湄潭合作事。余告以合作无间题,惟条件待商而已。又李天助来,为卫生署指派戚美英来校服务半年事,以戚欲挂牌为医,需有服务卫生署六千月指定地点之证明也。
  一点半至校。钮志芳来谈,询校中时局紧急时处置之办法,余将校中所拟办法告之。三点半至子弹库打球半小时。今天温度骤高而有风。晚希文回。吃面。为米贴事与允敏谈不合,甚不快。余性急而允敏不肯受批评,故易有口舌。
  作黄羽仪纪念文,题为"余所知的羽仪",记近十年来余与羽仪之交谊,共一千字,并另誉宣纸上。十一点睡。
  接王葆仁、王淦昌函 学志、士选函 赵世勋
  寄九章、蔚光、晓沧、王淦昌函谭天锡等函 寄润科函李伯纶、谭天锡寄赵乾中、蔚光、盛世才(气象题)
遵   晨昙,校中 14.5°。日中睛。午 20.5°,27.05飞下午晴。晚月色大佳。
  羽仪纪念文及羽仪之遗训。高直侯回。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今日虽为星期日,余仍办公至十二点。将下月三号羽仪追悼会时需用之纪念文昨晚作好后,今日用小楷抄两份于宣纸上。余数十年不作小楷,故颇费力,而宇仍不工〈正)(整〕。余题为"余所知道的黄羽仪",自民廿五年起,讲到本年十月十二余去湄潭前把晤诀别止,凡一千余字。晨缮就,于下午六点半交与羽仪夫人,则知晓沧、步青、蔡作屏、缪彦威均有挽诗,其中自以晓沧之诗最为亲切,共五言四韵者八首。但均各占一页而已,余文竟占三页之多。
  羽仪夫人〔示〕以羽仪于九月十七在筑所写之遗嘱与遗训11。遗训系与其子女者。谓阿皑近于自然科学,故希望其读纯粹科学方面,泼而则须习音乐,宁而已在大学读物理,但恐须停学一二年云。谓诸孩须将国、英文之根底打好,希望岂能公费出洋。又告宁、泼二女,谓须量入为出,须积贮,家中须从父或夫之意志。结婚之完美靠客观条件,而不是爱情。遗嘱对于其遗骸之处置及财产等均甚详尽,可称致细甚。正式之遗嘱余已于日前签字矣。三小孩,黄太太之意,以泼作为香曾义女,以宁作为晓沧义女,而以岂作余之义子,故廿四生日特约余等。余赠以红玉一块
  下午三点打球。
  接薛笃粥(子良)函
遵   晨昙16°,27.05" , 702 mm。午家中 22°,校中 2°。。
  晚阴起风。
  美机又炸东京。美驻华大使高思辞,赫尔里继。美国务卿赫尔辞,斯退丁纽继、敌至河池北之大山塘,即十里长坡 q下午二点半警报,五点解除。自治会代表黄蔚英来J。
  晨六点起。宁儿借县中学生远足至大觉寺。今日天气仍佳,为此间难得天气,与昨相似。八点纪念周,请顾谷宜讲"一幅新地图",述航空发达后地图之改观(本月十一日日记)。用 gnomonic projection,而不用 mercator,与航海时代之不同。余首先报告校中对于时局的准备。九点至社会服务〔处〕剃头。回。顾青虹来,知贵州大学已元形停课,同时交大(平越)学生己分头动身赴渝,可知恐怖,心理之普遍矣。十点回校。得陈叔谅电,桂西局势稳,遵、湄更可元虑,乃与布雷谈后〔所〕发者。
  下午一点半至校。陆年青至校谈贵大迁移时己发教职员两个月薪水。二点半警报。阅张晓峰十月廿一来函,谈及哈佛大学训导情形。知惩罚方面务以宽大为原则,导师亦不常见面,凡事多以女秘书行之。又寄来杜威今年八十五岁生日发表之言论,反对哥伦比〔亚〕校长 Butler与志加高〔芝加哥〕校长 Hutchins之言论。又谓己寄校中 sulphadiazine磺脏嘻吱、 sulphathiazole磺脏啤哇,例中haguanidine磺滕脉各二百粒,又赠允敏 unicap vitamine维他命羊胶囊 200粒,连寄费仅 20美元,系九月十九由邮局挂号寄出。五点解除警报。
  晚膳后借允敏、松晤尊生,见其所制挽羽仪诗及代教授会作祭文与歌曲,费时颇久云。出。余至社会服务处晤正安县县长张礼纲及湄潭谷润枫,渠来开冬防会议者,不值。回。希文借一庄姓浙大学生来,报告"内地会"新自贵阳来英国人三人报告 Rankin以贵阳下紧急疏散令,日本兵己到都匀。余明知此消息为不可靠,但恐学生得此消息自扰,乃至县府询之,果无此事。
  接晓峰十月廿一发函(附致晓沧)朴山函又报告哈佛训导 接叔谅电 金楚珍函 步青、裴丽明、宝莹、舒鸿、朱炳海
  寄丁庶为、彦堂函爱予、季梁函
遵   晨微雨,七点半起 16°,27.05",校中 13°。午 15°,27.0"。日中阴。晚微雨。
  敌越十里长圾。中午钱风、张根荣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九点半有警报,至十一点半始解除。敌机在定番、安顺一带侦视。陆年青来谈,知贵大己元形停顿,每教职员发薪津两月,各自谋出路云云。仪器一车已到遵义云。作函与叔谅、叔永。
  十二点回。午后三时开行政谈话会,讨论时局问题。现恐怖空气己笼罩一切,故虽叔谅有电来,谓侍从室之意以为黔省可保元虞,遵、湄尤有把握,但大家对此电似不加以注意。今日中央广播,又承认日兵己过河池而犯大山塘,此地似即十里长坡。余常谓我军是否能守南丹是一个 acid test严峻的考验,因河池与南丹之间十里长坡不易过也。中午钱风、张根荣来谈从军问题。下午自治会代表来谈组织战时服务团。晚六点至北门街顾青虹(顾太太朱文琴)家晚膳,到王军谋夫妇及华仲麟、陆年青等。八点至"寰球"晤仁怀熊县长。
  接任叔永、教育部函钟道锢函
  寄顾假南、郑晓沧及吕蔚光、王爱予、舒厚信、朱炳海、吴文 H军、叔谅、叔永
遵   晨阴,间有微雨,13.5°,27.05"。午 13°,27.0"。
  南丹失守。上午九点半警〔报〕,十点半解除。晨张人价来谈。
  晨六点起床。八点至校。嘱祥治拟稿呈部,报告对于时局应付之部署及请应变费一千万元。广西大学经济学教授张人价来。知渠自良丰撤退后至榕江,由榕〔江〕到都匀步行,于十一月九日离榕江。谓广西大学共得应变费七百万元,谓大部仪器均未搬出,一小部份由人工移至百寿。又何元晋来,谈及桂林撤退时之狼狈。谓祁阳新中公司三千吨物资留金城江迄未运出。渠所坐火车由独山到都匀时翻车,后两节完全翻倒。张人价由都匀到贵阳,二人票价三万元。元晋带出七十箱机件,马车独山到马场坪五万元。现已运出七十箱在马场坪,由四人看守云。内地会思安得来谈。中午田。
  午后湄潭谷润枫、仁怀熊县长、遵义卡青芳、正安张礼纲四人来谈。余询仁怀有否屋宇、粮食可以容浙大。据云,城内己允师范学院,城外有鲁班场、观音场二处及锤镇,可容一千人。粮食要靠金沙,但鲁班、观音二地均出粮云。正安自湄潭往, 250里,须四天,再四天可达江口,通舟梅云。兴辞而别。
  四点借金岱峰打网球。五点半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六点约贵州大学陆年青、顾青虹、华仲麟等晚膳,到荩谋、洽周、迪生、劲夫、振公。八点散。九点自治会代表会主席支德瑜、服务部长郭可信来,谈战时服务队工作情况。今日在丁字口设献金台,捐得二万余元。又义卖物品买猪三只,以慰劳过境之九十八军。据云,兵士每月之草鞋费只六十元一月,行军时不足用。渠等自河南来,见战时后方情状,无意努力作战,兵士逃亡,死者已去一半。故调防以后,实力损失三分之二。此系团长所云。
  接张其楷、盛世才函
  寄季梁函 呈委座请文化奖学金月卅万元 寄张其楷、盛世才函
遵   晨大雨 12°,27.05" , 704mm,拾点又大雨,校中 8°。
  晨六点起。今晨五点许即闻宿舍摇铃,大概系去丁字口劳军者。但未久即闻大雨之声,七点停,九点半又大雨。余于八点至校。今日广西前方消息仍坏。大山塘己失守,南丹旦夕不保,人心更将摇动。余作函与驷先及刘次萧。
  中午至社会服务处,应华仲麟之约中膳。适圣公会英国人思安德来,谓适接一坏消息。自贵阳教会来电,谓英大使馆已嘱贵州全省英国人撤退,向昆明出国。思安德有即日去媚,带行李离遵去滇之意。下午复有谣言,谓日兵己至三合,独山将被包围。后在社会服务处遇省政府陈秘书,知上星〔期〕五黔边司令汤恩伯自前线南丹田,谓防御巩固,可保元虞。惟西面罗甸、定番,东面下江、榕江一线兵力尚嫌
  不足。至于三合、都江有日兵事,今日曾与省府通电话,知三合县长报告无此事。晚间伪组织广播,谓南丹前线车河之防线长十五公里,有胡宗南三师防守,但不堪一击云。
  今日学生赴车站劳军,情形颇为热烈。自昨起到今日中午,己捐得千一万元。因九十八军兵士由车运送赴筑,临走时给与纸烟与草鞋,兵士大为感动。中膳时到湄潭、遵义、正安、绥阳各县长及顾青虹与陆年青等。学生亦来募捐。
  下午三点开行政谈话会与系主任联合会议。决定晚召集自治会代表谈话,并讨论推定教部来要理、工二院遣派出洋之候选人,其资格为五年以上讲师而有成绩者,由校推二人,部择一。工学院推王仁东、空士楷,理学院推朱福肝、冯乃谦。朱不到校则推陈嗣虞,陈如不就推王漠显或刘之远。
  晚约何元晋在寓晚膳。七点至何家巷五号与知识青年从军者钱风、张根荣等二十余人谈话←小时,渠等愿提早人伍。八点至柿花〔园 J-:-号召集自治会代表谈话,决定星期五、六停课。杜乐书出语颇不中〔肯〕。
  接袁希文函接吴主席、叶声钟接重庆 159号信箱周国俞寄羽仪抚恤金五万元晓峰小包一个接晓峰寄来 SI中hadiazine磺膝嗦坟、 su}phathiazole磺胶咚吐、 sulphaguanidine磺滕脉各 100粒, unIcaR vitamin维他命羊胶囊 200粒
  寄 Andrew Spurr思安德对子一幅刘次策、朱骝先函 寄秦乐棠、欧元怀函
遵   晨阴 8°,27.3",校中 7°。中午 8°,28.4"。晚雪。
缅甸北部我军克复遮放。六寨陷落。
晨六点起。周简自〔来〕。渠得消息,谓独山己有日兵,故极恐慌。数日欲〈离>c赴〕渝,觅车不得,情形狼狈。余慰藉之,谓南丹未失以前,大可不必恐慌。钱风来。渠等知识青年从军者,又欲人炮兵第五旅,在金岱峰处受训。余允为函全国从军指导处。目前慰劳前方将士,学生方面固极热烈,但衡其重要性,则远不及知识青年从军之彻底,因劳军本不过出力费时,全无性命之危险也。今日自治会代表支德瑜、钟一愕、安粤、刘长庚四人赴筑,发动贵阳学生劳军。
十点振公来告,无线电台广播消息不佳,敌人已绕道至车河以北,我军不战退守六寨以东。是则沿途最好之工事己放弃,而日本人已由平原上坡而达高原〈高度:河池 230公尺,车河 400,南丹 645,六寨 820,上司 970,独山 1020公尺),是则地形之险要,敌己与我共之。余昨闻 Spurr忠安得言英国人全部撤退,巳不寒而栗。现知车河、南丹不战坐让敌人,更不知何所措手足矣。即电教部与侍从室,请指示处置方针,并发应急费一千万元。与左之、严德一谈,以为万一须离遵义,则正安与仁怀二途,以正安为较妥,因其非交通要道也。至社会服务处晤张礼纲,不值。回。
午后香曾借江苏建设厅长成静生来。知前线之混乱,并证实南丹失守。
成,江苏宝应人,此次草眷赴渝。汤元吉来,余向其借用车辆。晚膳后至劲夫家昕广播,知南丹于廿八失守,河池于廿二失守。冒雪访 b县长,知绥阳县长韩续初、正安张礼纲、道真赵季恒、婪川张有年、仁怀熊腾云、赤水何干群、鱼只水沈啸寰均未走。余关心遵义粮食与现钞。据云,遵义仓尚有四万余担。银行方面,嘱四行中留一二行弗撤。渠于廿九下午已得南丹失落之消息。余嘱每日以电话告知。
接孙稚蒜函叔谅二函潘公展函润科函默君函布雷函
寄叔谅函骑先电教育部知识青年从军指导委员会电

遵   晨 70,27.60" , 713 mm,阴,屋上见雪。
  敌至上司。独山失守。都匀开始放火。浙大学生数。
  晨八点晤绥阳韩县长,不值。晤正安张礼纲及道真赵季恒,询人正安路程。知遵义去绥阳通公路,九十里。自绥阳至正安 180里,有公路,未通车。自正安至道真则无公路,且荒僻,系二天程,约 120里。再 170里至江口,即乌江矣。张县长允让中学、简师二校给浙大,可住六百人,又农场可住七百人,住宅为难,粮食可元问题云。
  十点开行政谈话会,到季梁、胡哲敷、王爱予、储润科及迪生、劲夫、洽周诸人。据学生自治会黄蔚英报告,谓今日下午将劝募游行并发动中小学。此事在县府昨开会时,浙大代表徐名冠、于用德、王涌祥三人出席提议游行,县府不赞同。今日浙大又单独发动。遵〔义〕警备司令〔部〕朱参谋来电话,亦不赞同。余乃觅于用德来,告以不得贴标语及硬拉中小学生。讨论迁移地点、步骤及组织。决以劲夫主持通讯,香曾交通,钟韩粮食,吾舜文警卫。十二点散。
  下午三点开校务会议,到四十余人,湄潭来者廿一人,惟步青与亦秋未来。余报告经费及添班经过后,张王军谋报告到校人数,计 1658人,男生 1432,女生 226人。四年级 389,三年级 385,二年级 385,一年级 420。各院分配:文 120人,理 210人,工 815人,农 274人,师范 157,研究院 50,先修〔班〕32人。以地点分:遵义 757,据 435,永 420人。尚有附中四百余人,故学生达二千余。次讨论应付时局问题,决定组遵、帽、永三地临时校务会议。计遵为余、梅、王、郭、高、吾舜文、钱钟韩与张京谋九人,湄潭郑、王、胡、蔡、舒、王爱予、江希明、胡哲敷、王淦昌丸人,永兴储、钱、高尚志、费特生、丁绪宝五人。对于迁移地点暂不决定,大概以湄潭、绥阳、仁怀三地为目的。决派孙怀慈与刘之远赴仁怀,傅梦秋与钱钟韩赴绥阳。晚膳时约绥阳县长韩续初来谈。知遵义离绥阳 90华里,通公路,惟贵州大学已先定就房屋。浙大如往,须至旺草云。七点晚膳。八点三刻继续开会。因王福春曾至正安,知其地不产米且多盗,故决计不往。散会己十二点。
遵   晨 6°,29.60"<<)。日中雨。晚有月光。
都匀警备司令史文桂纵令士兵放火(见筑《中央日报》二月四〔日〕通电,民卅四年),但县长周世万甚能尽职。劳军。羽仪追悼会。吴达给眷属过遵义。邱尚荣之妹结婚,未能往。
晨五点起。六点三刻至丁字口,观浙大学生欢迎过路之第十三军、第九军。学生见余至,乃将余抬迎,情极热烈,余颇感动。今日过境者有七十汽车之多,但远水不救近火,若能早二星期到,则南丹何至失守耶。学生昨募得十六万元,教授在开会时募得九千余元,均购包子、香烟送各车上之兵,每人可得馒头-枚或香烟二支。十三军军容不恶,与第九军均属汤恩伯之部下,军长姓石。
八点晤高专员文伯,知病已稍好。邀余至车站迎何应钦(敬之)、张治中、张道灌、俞飞鹏等,余不往。九点借允敏至何家巷十二号教室开羽仪追悼会。到一百余人,余主席。献花及读祭文后,余致辞,论羽仪之不可及:不要钱,不怕死。次费香曾报告得病经过,语颇动人。次黄尊生、萧仁源、郑晓沧、杨耀德、陈建功、钱琢如、钱钟韩均有演词。末子女答谢。十二点半散。余至中山北路 623号晤李天助,因松松有体温 38.5 0,又嗽咳甚剧也。
午后晓沧来谈。三点开遵、捕、永三处临时校务委员会联席会议,决定组织供应委员会。晚七点半晤高文伯,适遇刘廷蔚。知吴鼎昌夫人及女眷均来,随有一小车、三大车。余心又为之一惊。~省立医院 X光杨大夫,亦欲乘车往渝者,可知贵阳人心之恐慌。据高文伯云,敌人至上司,但劝余速搬。晚庶为太太允仪来。渠本欲赴重庆转乐山,后以贵阳巳元车开重庆,如吴主席太太等之有专车赴渝者乃是例外,故不得不来遵义转永兴。十二点睡。
接朱晓寰、胡建人、赵九章、李良琪、彬彬、许鉴明

遵   睛。晨 60,27.30"。
  缅甸北部敌大规模南撤,向瓦城 Mandalay曼德勒。克复八寨。都匀大火,美国兵所为,全城五分之二房屋被焚。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校。八点开临时校务委员会。湄潭方面只晓沧、季梁、建功、爱予等五人己走,其余亦到。余报告己独山危急,应有紧急处置。且十点半召集学生作纪念周,亦不能不有明白表示,故集中地点必须决定。余表示个人意见集中湄潭,并非以湄潭为安全,不过相形之下,湄潭较遵义为安全耳。
  十点半在湘江大戏园作纪念周,报告学生以学校对于集中湄潭结束学业办法。讲毕,适重庆有电话来,余以为是侍从室及教部之电,往接,待三小时。邱局长尚荣
  之女方与县府教育科长于昨结婚,余送礼而未到,故即在局中膳。电话乃胡瑛所打,知刚复已于昨乘邮车来。
  三点半回寓。四点至校。华仲麟来谈。又谢季华之机关己撤此间。五点晤汤元吉,向渠要车运图仪。六点半回。今日请允仪、许侠农夫妇、士楷夫妇、清隐夫妇晚膳。黄尊生、钱琢如、邦华来。李天助借陈看护来。又学生代〔表〕支德瑜、茅以智〔来〕。渠等欲往赤水,不愿走湄潭一路,以元出路也。思安德 Andrew Spurr来,告余谓因贵阳元车,故明日赴渝。谓 International Relief Committee国际救济委员会 Mr. Ottosberg?来函,告以日兵向二路进兵:一向安南,一至遵义云。余初不信,独山方失,安有兵己至遵之理。但鉴于过去我兵之斗志,随时可以发生意外。明后日酒精厂本有车往媚,乃最后一次,余劝允敏辈宁、松先往。十一点睡。
遵   晨阴 1°。,27.3"。日中晚均雨。
  希腊内哄,英兵助政府击左派。贵阳戒严,宋思一兼司令。
  晨六点起。八点半至校。今日允敏本拟借允仪乘酒精厂车赴湄潭。至校后晤邦华与江希明等,渠等颇以湄潭与总校隔绝为虑。余告邦华,谓允敏与允仪今日借乘酒精厂车赴湄,但得酒精厂电话,谓今日不开车。江希明必欲开校车往,时已十点,余告彼等谓校车去必元办法,因在途将抛锚也。但邦华争之甚力,车于十点开出。
  午后至电话局打长途电话至重庆,与侍从室,布雷方睡,与叔谅接话。余嘱其催部速发三千五百万元之应变费,并接洽要枪械,并为酒精厂索款。渠允于下午九点答复。此线系飞机场新线也。
  下午三点开教职员全体会议,到一百余人。余首致辞, c述〕开校务会议之结果,当时决定湘、永不动,遵义去仁怀、绥阳或湄潭。余在联席会议时曾主张集中湄潭,但学生主张三组人重庆,经松坎,而工院主张人)11。今日劲夫先发,易修吟继,均主张向光明处。洽周主张仁怀,谈天锡主张尤烈,元一主张留遵、漏者。因是大多数人之主张人川,既无疑问,余即嘱各人签名加入救护、供应、交通、粮食、通讯、保卫各组。六点散。借允敏、允仪至许侠农家晚膳。七点振公来。冒雨至电话局与叔谅谈,渠对于前方似仍较镇定。余告以前方士无斗志〈前>c后J,催发应变费 3500万元。回。自治会黎振声、支德瑜、王家宠来。十二点睡。
   阴。晚 8°,27.85"。
  "空中堡垒"二次炸东京。 Pelew吊琉岛战事结束,全岛为美兵所占,毙敌一万三千,共经七十三日之争夺。克复八寨。宋子文任行政院代理院长。美国以赫尔利为驻华大使。
  晨六点起。八点二十分至校。九点开临时校务分会,到易修吟、迪生、洽周、振公、直侯、钟韩、吾舜文诸人。议决学生每人发 1000元,教职员每人 5000元,多一眷属每名 2000,以 15, 000为止。各人自动出发。电蒋委员长索 3500万元应变费。指定小组委员会:通讯劲夫,交通苏元复,警卫吾舜文,医药严德一,粮食钱钟韩,供应吴霞初六人。十一点散。乔云鹏来,余告以校中已不能位置。中午二姊允仪去湄潭,坐酒精厂车前往,并带仪器十五箱。校车昨抵湄潭,为湄校所扣不放还。余告直侯,如不放还,不给经费。
  午后二点至校。刚复自渝回,知部允拨五百万应变费,先拨二分之一。晤张一 能于其寓。渠虽将卸警备司令任,但尚未交代。星期日张文伯过此赴筑,借何敬之 . 前往督战,张一能亦随行。据云,渠曾至乌江视察沿岸〈补)(布〕防,并至贵阳召前线司令汤恩伯。谓前线混乱非常,难民多而败兵更云集。汤亦一筹莫展。日兵来
  ,
  时,<来〉〔本〕元目的深入,但以兵虚故乱窜。谓南丹之不守,由于防线兵士无粮食,知县临时脱逃。余询其日兵有若干,渠答不知。而何敬之上午过境,晚间日人广播,何已到贵阳,其知己知彼乃如此也。一能又谓马场坪非一战不可。余询其有几分把握,渠不能答。此真令人寒心也。刚复自渝回,知教部只预备给五百万元与浙大,先汇三分之一,而贵大得六百万元云。对于前线消息,渠元甚消息。在桐梓曾遇钟道锢,谓新步枪兵士需用,不能有余给浙大。五点回。
  七点半至电话局打电话给叔谅。遇车站司〔令〕周剑秋,知今日有空车自贵阳开来,计十余辆。何以不载文澜阁四库书来。据邱尚荣云,余局长电话谓都匀电话站已重设,局长又往。自八点等至八点半,电黯始来。叔谅首告驷先意,浙大不必迁移。如迁移,地点须从长商议。至于应变经费,自明日到部接事后再定。关于时局,渠坚决谓独山未失,都匀电话不通,三合、都江亦克复,故浙大须镇静。四库书有七部车来接。余托以允敏及松、梅人川事,渠谓当电毛庆翔。计打电话二十一分钟。回。自治会学生迁校委员会黎振声、支德瑜、茅以智等来谈,谓学生乏款难启行,欲校中沿途设站云云。
  接刘明水、丁普生、梅函英多、天宜函
  寄赵九章
遵   晨阴 6°,27.8"。
  日本本州滨松、静冈地震。松儿发麻莎,又称席子 measles。彬彬、梅儿、森森、能能回遵。赖映棠来(私立大同初中校长)。晨六点起。八点至校。章张图来谈。九点开临时校务分会,议决疏散人川,途径由桐梓经松坎至荼江。余报告昨日晚间打电话之结果,教育〔部〕不准迁移。且余个人意见,亦以为集中湄潭为上策,由松坎、基江人川为中策,而由仁怀人川为下策。自秦江至重庆约五百里,自赤水即通航处至遵义 680里,故以秦江为近,而日人如突破马场坪防线,则必经团溪袭遵义,抵遵以后由仁怀人川较秦江人川之机会为大,以北有委山关之险且设有重兵也。蔡作屏来。十二点回。
  中膳时费香曾来谈,知渠将陪同羽仪太太乘马车赴松坎。沿途吃苦不少,而香曾愿陪往,其义气可嘉。余至农民银行晤胡铭元,知长沙行将迁设于湘潭。晤周剑秋司令,为迪生接洽车辆,因今晨会议决请迪生赴渝为代表接洽校务。周谓须在站相候,且座位未必佳也。回途遇宽甫草其太太与子女多人坐两小汽车在路旁,余约其至寓小谈。回校后作函与汤元吉。未几刚复来谈,滔滔不绝,余颇厌听。大意应变费全部不应用以全为疏散人口之用,图书、仪器择重要者运至通航运之地,学生须与全校行动相配合,须在四川觅复校地点,学生不准自由随意出发等。
  回寓。则彬彬、森森、能能、梅等四人均已到家,乃乘校中小汽车放在大汽车而回者,以小汽车不能走。余托宽甫于第二批锡业管理处四卡车中带彬彬、宁宁、能能、森森赴渝。梅亦欲往,余并托之。六点借宽甫在大众餐厅晚膳。膳后觅刚复不得。至劲夫处,告以明晨赴湄潭。至校一转即回。梅发气喘,以日来辛苦也。吴祖基来。今日发现松松发麻痊子 measles,故允敏于旬日内元法去渝。
  珍珠港事件三周年。 1941年 12月7日,驻美日大使 Admiral Nomura & Mr. Kurusu与 Cordell Hull方谈判,而日机己袭夏威夷。 "Still 1 can not regret Japan struck the felon blow , for it brought the U. S. into the struggle for human freedom , and gave the world a chance to rid itself the scourge & crime of aggressive war. "
  接邦华函吴学义函丁庶为函又电柳大纲、任叔永、沈思玛
  寄二姊函
遵   晨阴 9°,27.9"。
  三合与独山克复。赴湄潭,当日回。
  晨六点起。在"小十字"吃羊肉粥后,即至羽仪家一转。知其家属及黄太太不拟乘马车,侯酒精厂汽车赴荼江。八点偕刚复、余仁[ ?J乘宽甫车赴湄。八点半出,十一点到湄潭文庙,即遇晓沧等,渠等颇惊慌。余与邦华、江希明、王爱予、孙宗彭诸人谈一小时。
  中膳后至膳厅召集学生谈话约半小时,余嘱学生发问。若干学生对于学校不迁移颇不能谅解。二点在文庙召集教职员谈话约一小时。三点半借宽甫及徐冠、徐晓出发。
  六点半至遵义大众餐厅晚膳,到谢季华、左之、易修吟、王劲夫、迪生、直侯、振公及宽甫等。闻独山克复消息,乃系县政府公布者。据宽甫云,此次湘桂二省沦陷,单资委会损失一万二千吨,故浙大二百吨物资不足为珍。此说固不可信,以物资不能全以重量相衡也。又谓湘桂沈希瑞与湘黔侯苏民不合作,湘桂有煤五六千吨不肯给湘黔,以致物资不能内运,湘黔不肯运湘桂铁路职员之眷属以相报复。其假公以报私仇如此。
遵   阴。晨家中 8°,27.80飞中午校中 4°。
  上司克复。毛庆翔、夏定域、李絮非来。周光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得六寨克复消息,日人有总退却之趋势。九点开临时校务〔会J,余述去湄潭召集教职员谈话之经过。决定以时局好转,劝学生暂勿疏散。自五日贵阳戒严、通令疏散以后,遵义北大路迄丁字口,卡车拥挤,途为之塞,市民大为惊惶。故昨日离校者有川籍学生约六十人,又教员陶元珍、萧仲圭、缪彦威等三人。但今日情形骤形好转,故不能不有此决定也。十一点散。十二点囚。
  午后至工场、图书馆、宿舍、医务处视察,知电机、化工多装箱,而机械几未动,图书馆着手整理,宿舍最形纷乱。有文化垦殖团先头部队许幸之、张振宇、俞佳章、白克、陈远冬等,<有)[住〕何五号楼上。又有黄平飞机场人员,欲占忠义庙。凡此皆总务方面所未曾注意到。回与季华〔谈〕。又自贵阳送文澜阁《四库全书》之毛庆翔与夏朴山来,知库书六车,明晨即赴渝。谓中央图书馆欲得此书。余谓文渊、文津可归中央,而此书将归浙江。
  下午地质调查所周光来谈。知仲授已到遵,住北大路 144号。晚晤宽甫。渠以时局好转,拟留冠、晓二人在湄、永。余托其在小车带梅人:) 11进音乐院,暂时住默君处。
  接陆展叔、马小波、吕蔚光、季梁函研究院二函宝莹函叔谅函
  寄陆展叔、 Brook
遵   晨阴 8°,27.4",校中 30°。
  克复下司。 de Gaulle戴高乐在莫斯科与史达林签订同盟及互助协定。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来往文件,知遵义生活补助费己增加。底数原为 800元,现加至 2000元;成数原为 25成,现加至 100成。故薪水 680(元〕者,可得月九千四百元,再加办公费与研究补助费与米贴,将近二万元一月。作函与叔永、潘公展。孙祥治之兄祥荫来。渠系军委会工程委员会黄平飞机场工程处副处长。据云,在日本俘虏身上搜得文件,知日寇原来目的只想到宜山为止。又谓共产党军之一部已运至湖南边境,而胡宗南部队则运至独山云。中山大学教授许幸之及张振宇、白克等来谈。渠等现借住何五号楼上。中午回。
  二点偕宽甫至北大路 144号晤李仲授。其夫人血压甚高,达二百度以上,故卧床不能起。仲撰亦患胃病。仲撰甚赞同集中湄潭。渠本有意欲来,后以研究院令去重庆,而余托其向驷先要一千万元之经费。回。打电话与叔谅,未接通。返校一行,即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膳后徐冠、徐晓来。渠等决计不去重庆,腾出位置让
  梅去重庆。晚作函与默君、刘次萧、高玉怀及陈叔谅。晚丸点半警报。
  接钱雨农、安涛函子政函杨壁廷请托函戴国源、驷先、许鉴明、润科接教育部函
  寄任叔永、潘公展、郑子政、张宝堃函
遵   晨阴 8°,27.4"。
  梅儿去渝。克复六寨。
  晨五点半起。八点带梅儿至酒精厂办事处晤宽甫。宽甫有二小汽车,随从宽甫太太顾维亚、聂太太、宽甫长女菲及幼女并梅儿赴渝。梅只带一铺盖及手提小箱,留一皮箱交由杨仲廉(四方台十号)锡业管理处转渝。
  九点开临时行政谈话会。十点散。张梓铭来谈,渠拟赴绥阳一行。十二点至社会服务处,各界招待乌江防御总司令李玉堂及第九军陈军长。席间由余致辞,李答辞。李,山东人,前保卫长沙及方先觉保卫衡阳之战,均其所率第十军之工作也。二点半回。得教育部电(七日),谓浙大合并〔于〕中大,学生全体从军,教职员之年岁合格者亦从军。自余个人着想,自此得脱离苦海,确是佳事。但为浙大着想,如此下场,则大不愿也。当于今日通一电话与叔谅谈之。黄尊生,余劝其留浙大,渠似有决心从军。
  晚在梦秋处晚膳,到张梓铭、华仲麟。张即住梦秋处。八点至电话局,振公、仲麟同往。与叔谅谈十分钟。知七号以前,朱骝先确有合并浙大、中大之意,但谓布雷主张浙大留原处。又谓委座已准拨浙大一千万元,待教部命令处置,已有电发出。并告以六寨克复,我兵入南丹消息。
  接王子东、张人价
  寄二姊、刘次箫、陈叔谅(由梅儿带往)、钱琢如、熊全治、朱骝先、沈思玙 寄苏步青、储润科函
遵   晨阴 8°,27.55",校中 50°。
  我军克芒场、南丹。余文琴、傅育英来。
  晨六点起。九点开临时行政谈话会。遵义部份决定下星〔期〕一复课,湄潭、永兴已于昨复课。今日余将教部七日来电在会中传阅,乃驷先接事后来电,指示学生全体从军,教职员步行赴渝,仪器择重要者运渝与中大合井,次要者留乡间。此真如晴天霹雳也。作函与默君及梅儿等。
  午后二点至社会服务处,陪李玉堂总司令赴湘江影戏园演讲,到学生四百人。余介绍乌江防御总司令职衔等后,李即演讲。过去第三次长沙会战,第十军以仅一万六千人战日本三师团六七万之兵而取胜。谓日兵之步枪不及我,飞机不及我。此次长驱入黔桂,由于广西部队要保存实力,政治与军事不调合,及兵少而交通运输不便之故云。
  三点至校。朱鹤年来谈。又卢温甫将E. Masten购余存所中曾世英地图一幅美金二十元,得一万元,又教部转来委员长年尾酬劳万元。得此二笔,差可以还清校中欠账。因最近梅儿去渝又用去万元也。据温甫云,重庆情形颇混乱云。
  晚六点约张梓铭、何维科、朱鹤年、叶声钟、杜清宇、朱叔麟、钱方轼及洽周、迪生、振公、直侯晚膳。适曹文光借三民主义青年团黄宇人来谈,知知识青年从军,贵阳已有 500人集中。拟在扎佐训练,一月一日入伍,四个月毕业,派赴各处服务。八点至社会服务处晤谷正纲。知难民抵贵阳者一万六千人,陆续向遵义由小道来。打电话与朱驷先未果。得叔谅电话,知已晤驷先,谓黔局安定,迁否由浙大自决之。九点半回。
  接储润科、尹任先、贵阳医学院、张孟超、柳大纲、王子东函泽宣函
  寄默君、蔚光、小波函 建人、九章、舒鸿、良琪、许鉴明、熊全治函 寄李仲授函王子东函
遵   晨阴70,27.4",校中 3°。下午阴 3.5°。晚雨(十点)。
我军至车河。 ‘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九点开临时行政谈话会,报告昨晚电话接洽经过,迁校问题由浙大自定。九点半至社会服务处晤谷正纲、刘健群,知此次日本兵之后退,原属偶然之事。因敌兵本不多,乘虚而入。四、五两号贵阳惊慌万分,何敬之已主张放弃马场坪,退守乌江。六日各级主要军官、参谋会议,有主张退守贵阳,亦有主张出击都匀,以侦敌之强弱者。结果后者占胜利,遂于七日出击。孰知日兵见我来即逃,自独山以至于上下司、六寨,眼踪追击,其进也猛,其退也速,故遂造成此局面云。浙大居遵义,幸未十分波及。若日兵突破马场坪,则遵义必有一番纷乱,而欲人川,将尝做难民之滋味矣。九点半请黄宇人在湘江影戏园讲演,昕者浙大学生百余人、中学三四百人。黄演讲痛快淋漓,颇受欢迎。述知识青年人伍时之组织、训练以及为何知识青年不能不从军。讲后有问答十五分钟。
十二点在社会服务处中膳。到客二桌,浙大到者迪生、王军谋、劲夫、洽周,此外李玉堂、王公遐、高文伯、张一能、卡青芳、曹文光诸人。膳后谷正纲、刘健群、黄宇人去筑。谷与刘均为疏散难民而来。据云,有万余人将由辈安、团溪来此。县府设备目前只能收 600,拟准留十日,每人给 500元,小孩 300元。
晚唐山平越交大罗忠忱校长及黄寿恒(镜堂)、顾宜孙(晴刷、I)及李汶(一之)与粮食部边崇山由来。知交大自上月廿四五,有前线后退之宪兵欲占校舍。而县府又以粮食不足供军用,将唐山交大之粮停发迄今,十、十一各月均未发给。至四号县政府撤退,秩序大乱,图〔书〕仪〔器〕装箱未竟而兵至,已将图〔书〕仪〔器〕毁坏不少矣。据云,教员出发,校中未发分文,因之狼狈不堪。学生六百余人,发八十万元,另有救济会之津贴。
接仲接片骑先电侍从室中正亥真电润科电邦华函二姊电 电朱骑先、祝修麟寄九章函建人函润科函蔚光函

    遵晨阴 50,27.24飞下午微雪,冰。
我军绕至河池东南。松四岁生辰。
晨六点起。八点廿分至校。作函与晓峰、刚复。十一点回。午后一点半至丁字口上海皮鞋公司购胶底皮鞋一双,计三千五百元,可谓贵矣,但亦不能不购。回至校中。支德瑜、茅以智来谈。又贵州大学李孝同教务长来谈结束贵州大学农林系、土木系、机电系四年级毕业生问题,欲借浙大之设备与教员。黄尊生来谈。渠欲从军,己报名。今日检查体格,李医生认尊生夫妇体格均不佳。尊生有骨节炎,而其夫人则心脏不佳,尊生颇不服气。余劝慰,谓五十许人不能与廿余岁少年相比也。
晚约罗忠忱、李汶、顾宜孙、黄寿'恒、边崇山由在"大众"晚膳,并约劲夫与霞初作陪。膳后至酒精厂办事处晤汤厂长,~广西八步平桂锡矿公司经理李君,约渠〈君〉同至北大路 144号交通部运输所晤仲授。余请仲挟夫妇移住酒精厂,待校中小车修好后同赴渝。仲接决乘原车明日出发。余为作二介绍片,一致桐梓四十一兵工厂钟道锢厂长,一致秦江三、溪电化冶炼厂叶沛请与孙景华,因近来客旅均人满也。八点半回 0
. ·接刚复函基金委员会函教部、默君、杨守珍、骗先电寄次仲函张人价、一年级办公室、刚复、基金委员会函寄邦华函寄晓峰函

遵   晨阴 50,27.45",校中 1°,外间冰。
  李忠福、程嘉钩来。俞佳章、熊佛西来谈,知《大刚报》将迁遵义。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酒精厂办事处晤汤厂长,请其明日开酒精广车往湄,带彬彬、天宜、英多、徐冠、徐晓往湄潭,并可载余往湄。元吉允于明日下午一点开。
  酒精广适欲向校中购米,余允售一百担与该厂。米价在六七号数日每老斗只六百元,现时局稳定,物价大涨,米价至每老斗二千二百。鸡蛋白七元一枚涨至十元,鸡每斤一百元至一百六十元。昨去购皮鞋,店中人满,价亦大涨。一时投机者又大赚其钱,可叹也。此数日又奇冷,难民亦苦矣。
  九点开临时校务会议,决定收留贵州大学农、工二学院学生四年级毕业班四十人在浙大结束本学期。余报告应变费政府共允拨一千八百万元,拟以一部发垫十一、十二两个月之追加生活补助费,每月约需一百万元之数。贺撞庆(勉吾)来,渠在独山黔桂路为秘书长。据云,自宜山坐火车至独山,走了一个月(九月十七至十月十七),而独山至马场坪坐汽车亦十余天。此次在马场坪接家眷,徒步行至遵义凡十天。坐滑竿一顶,需一万余元。渠将赴渝担任造船工作。借勉吾至中国银行晤黄梅村。十二点回。
  调学生代表程嘉钧、李忠福来。贵大李孝同来。文化垦殖团熊佛西、俞佳章来。熊,江西人,燕大毕业后曾至美国,后任师范、北大教员多年。为救济广西文化界人,组织此团体,已送三百人由车运赴渝。晚约熊佛西、俞佳章、贺勉吾、成静生、迪生、香曾、季恒等在"大众"晚膳。八点囚。徐晓、冠在家晚膳。
  接张孟闻函
  寄二姊函 孟闻函
遵一湄   晨下雪子,房中 3°,27.60",校中 _1°。冰。见水车上均挂冰。外间 _3°。
  美兵在 Mindanao棉兰老岛登陆。我军占八莫。天奇冷,田中水结冰,水车上挂冰。高等教育司新任陈石珍,总〔务〕贺师俊,蒙藏彭百) 11 ,次长周炳琳、杭立武。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半至校。陈柏林来。知渠与颜家驹、崔士英三人将去从军,以中央有留职留薪之办法也。上午王劲夫、张王军谋来谈,又为送派理工教员各一人出洋问题。工院推培华与王仁东二人年限问题颇有争执。而理院原拟推朱福肝与冯乃谦,后以朱不在校又不告假,故以陈嗣虞代。物理系为朱不平,又有争执。十一点回。
  中膳后借彬彬、能能别允敏至酒精厂办事处乘车。森森以作乔剑秋结婚之{宾相未能同往,由学生代表李忠福代来。今日路上极冷,田中水结冰,水车上挂冰。一路平顺,全车几为浙大之同事子女。五点即到西门。途中见刚复、淦昌、庶为太太与华昭复。晤舒厚信,视其疾,知为 paratyphoid副伤寒,而同时其三子亦均卧倒。孙宗彭来。六点半至"平津"晚膳。膳后晤晓沧与邦华,适刚复、淦昌来。谈至九点回文庙。
  接朱骝先电
  寄朱骝先电
湄一遵   阴。外间 _1°。冰。
德国兵在 von Rundstedt冯·伦德斯泰特指挥下大举反攻 Luxembourg卢森堡,共用十五军之兵 15 divisions师, 5 are tank divisions 5个是坦克师。黄尊生借方兴国来。
晨六点起。上午晤硕民,交与昆明其岳家所交来之二万八千元。九点开遵、调、永三处联席会议临时校务委员会。到刚复、晓沧、邦华、季梁、江希明、王爱予、胡哲敷、丁绪宝、王淦昌,尚有舒鸿因病未到。由余报告教育部阳电〔七日电J.欲本校与中大合作及经电话接洽后变更情形。以及委员长拨应变费一千万,部拨五百万又增三百万元之经过。及改善教职员生活补助费基数自八百加至二千,倍数自二倍半加至十倍情形。与委员长新拨文化讲座费月二十万元,自十一月起。又国际救济委员会拟以四千二百万元用以补助研究,教授每人甲种十二万元,乙种八万元云云。十一点散。
在晓沧〔寓〕中膳。膳后至车站,待至一点半始开。路上仍冰冻,但较昨稍热而已。五点至遵松路口坐车回。觉身冷,因洋车更受风也。晚八点即睡。迪生在田德望处晚膳,忽患心脏衰弱之症。其夫人己借子女去渝,殊可虑也。
接教育部、士俊、式苹、孙逢吉、九章函叔谅、梅函六弟函周国创
寄周国创
遵   晨阴,冰,房中 5°,27.62",校中 20°。
  Needham在英国赞美中国科学家。美国供给中国药品与汽车。
  晨六点半起。八点作纪念周,请蔡金涛讲"单位标准"。九点至社会服务处剃头。前武大学生萧鼎新、县长胡国泰来谈。又潘道皑来。见十二月十六日《贵州日报》载尼德汉〔李约瑟〕 Needham回英国以后在中国大学委员会讲演,赞扬我国科学家,并谓联大\浙大可与牛津、剑桥、哈佛媲美云云。十一点半回。
  中膳后往晤迪生。迪生昨晚在田德望家晚膳,忽气喘甚急。田与天助医生同往,诊之则脉搏己一百四十余,有心脏衰弱之症。今晨已较好,脉搏降至 110。余因觅不到回所居之地点,至豫章中学由王欲为陪同往视。余见迪生尚能安卧,神志如常。余劝其静养。出。别欲为而回校。
  晚六点约王健安(国华,国维弟)、张孝王军、钱士良、施秋霆及静安之公子(四年级生)在"大众"晚膳。王国华本拟赴渝,以车抛锚而停遵义。余劝其赴湄潭教英文。适索天章亦在"大众",余介绍二人相见。余询张孝毒以余之胃病,腹中常有气,是为胃癌或胃横痛之预兆。答谓如系 stomach cancer胃癌或 ulcer溃荡,则必疼痛且胃口大减,今无此现象,非胃病也。大概系肠中之病或不能吸收或运动太少,可以不必照 X光云。余请钱士良看余牙床,谓确系 pyorrhoea牙槽腺溢症,劝余不用 iodine哄町而用 1 % gentian violet so1.龙胆紫溶液。据张孝毒云,湘雅〔医学院〕拟移重庆,每生发 6000元,教员单身 8000,五口以下 15, 000元,五口以上每口人加 2000 0现员生多已北上,而仪器 60%亦移动。渠于日内即去渝。余托其向国际救济委员会章元善与 Ottobridge为浙大索药品。张又谓林可胜不能供给药品云云。
  八点半回。希文回家,知昨森森已乘校车回湄潭云。张孝毒又谓 ABMAC (American Bureau of Medical Aid to China)美国医药援华会美国人举林可胜为顾〔问〕,其 director向为 Collier,而林可胜过去所办 EMSTS (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 Training School)战时卫生人员训练所则已换卢致德 C. T. Loo Director为主任。王健安则谓援华委员会美国人拟以汽车 5000部送中国,林可胜去美曾接洽其事云。九点睡。
  接胡博渊、潘公展、王淦昌
遵   晨阴 6°,27.70"。晚星月歧洁。
  德军反攻深入比利时境 20哩,至 Slavelot,离名城 Liege只 20哩。广西在河池城郊激战。上午张孝毒、钱士良来。于用德、钟一鹤来。王国华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上午罗建侯、李汶等来。又王健安来。贵阳医学院汤独新来。王健安将去湄潭教英文,汤独新去湄教动物分类学。据汤云,贵阳医学院仪器大半散失,屋为兵所占。浙大幸不迁移,不然亦将蹈覆辙。在七八号曾有军事机关来接洽,欲得浙大房屋者。汤自贵阳来遵,路上走十天云。
  午后德国人鲍克莱 Mrs. J. Beauclaire来。渠历在安顺医专、大理文化学院、同济大学教课,均不久即去,于十月间至贵阳大学云。二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及临时校务委员会联席会议,决定明日下午三点招待志愿从军学生。迄今报名者逾百人,男 96,女 11,而检查体格者仅四十余人而已。文化讲座月二十万元,拟用一部增薪水,一部作演讲费。
  四点半借钱钟韩至卫生院晤迪生。访其病,知脉搏己降至 80,同房有另一病人噪闹甚,故迪生欲回。据云,渠已与平时无异云。五点半回。晚晤尊生夫妇,谈片刻。回。作函与士俊、六弟及式苹。八点半睡。
  接叔谅函
  寄胡博渊函 寄士俊、式苹、六弟叔同函
遵   晨阴 6°,27.80",校中 30°。
  德军在西线反攻。雷伊泰〔莱特〕 Leyte岛战事结束。欢送从军学生。毕业生唐广再来。大夏大学校长王伯群病故。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今日校车又开湄潭,王国华及学生二十余人均去湄潭。胡国泰来,余嘱其办理知识青年从军事。胡为武昌高师博物系毕业生,与楼培启同班,比胡步瞻低一班。本为遵义〔人〕,曾为遵师校长、女中校长、教育厅督学等职。上午谈家顿来。知渠将出国,荤眷赴渝。
  午后三,点至社会服务处欢送知识青年从军学生,到李家铺、石剑生、余宏基、陈柏林、张养生、王光亮、倪本完、胡光元、楼谦等八十人。洽周、劲夫、振公、尊生夫妇、王军谋、直侯均到。余首述古代士为文武并重之人,引《论语·子张}"士见危致命"。叉子贡问何谓士,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孔子弟子中,子路战死沙场,冉有、有若均为将,樊迟伐齐,冲锋陷阵,极为勇敢。《大公报》十一月三、四两日曾报〔载〕钱宾四《知识青年从军的先例》文。又晓峰著《中国古代兵役法》~书,均可为参考。历史上盛世如两汉为全民从军,唐代府兵,只最上之六等人民可以为府兵。而东晋、南宋萎靡不振之时,均为募兵制,知识青年均不加人。故目前之知识青年从军运动,实将开近代风气之先云云。次请黄尊生讲。尊生于四日报名,但体格检查不及格,其夫人亦不能往,认为恨事。引曹孟德"烈士暮年,壮心未已,老骥伏橱,志在千里",可称感慨之〈志)(至〕。最后请洽周讲演。四点拍照。散。至柿花园洗浴。六点至"大众"晚餐,杜清宇请客。
  接胡肖堂
遵   晨阴 5°,24.50"°,校中 1°,霜。
德广播在西线俘美兵七万人,击败美兵五师,此系在亚琛 Aachen附近云。上午国立二十中校长f侯德超、刘云、浦、支德瑜、王军谋来谈。晨六点半起。今日仍冷。本年十二月之冷为向所未有,地均冻结,十六、十七诸日则终日在冰点以〈上)(下〕。今晨外〈晨)(间〕衣服仍冻,地上有霜。八点半至校。作函数通。上午刘云浦来,知渠将告假赴渝接其太太。余深恐其别有企图,因渠与王爱予不合,且刚复又以云浦之来不经渠直接接洽故歧视之,以此颇不安于位。二十中学校长?侯德超来。该校原在芷江,后以匪乱,全校女生二百余人为土匪百余人所蹂躏,遂迁遵义。现女生 240人已到,男生 900人尚在铜仁云。女生拟去鸭溪,询余该处是否可安身云。
十二点回。外文系女生韩莲静、杨理娴、冯世亮兰人,渠等系志愿、从军学生,余告以女生于二月一日在重庆集中。二点至校。三点半在子弹库与钱令希、金岱峰、'. 章张图打网球,时外间尚有冰。余穿棉鞋戴手套打网球,尚是第一次也。五点回。晚希文回。接二姊十七号重庆陶园来函,知其尚在渝,未遇梅儿云。
接叔永、高家明、蔚光、默君、步青、庶为、熊全治、俞大维、硕民函
寄王淦昌、孙念葱、苏元复寄各院长函(嘱推荐经济特别困难者)

遵   冬至晨阴 60,24.50",校中 30°。
美军在 Mindanao已建轰炸基地。大脚背上冻疮又破。贵大教授张永立来。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上午贵州大学数学教授张永立来。张曾在 Lonvain卢万大学习天文,其师为 Lemaitre勒梅特,即主张宇宙扩张说者。前晚浙大天文学习会请渠演讲"新宇宙观",惜余以杜清宇约六点晚膳未能往。今晚尚有演讲"论地球之将来"云。
中午回。膳后战地服务队队长支德瑜、副队长于用德、联络组余彦人来,知廿四将往贵阳欲晤汤恩伯司令。余允作函与汤并周寄梅、秦乐棠诸人,并请张一能司令打电话与汤恩伯云。
二点至校。三点借金岱峰、钱令希、陈参谋打网球四十分钟。晚作函与叔谅。余近日腹中又时时觉鼓胀。据张孝王军云,腹中气多,由于肠内不能吸收。大概数日来因外间应酬较多,食欲因天冷而旺,但消化不及,遂致有消化不良之症。九点睡。
接储润科、曹仲渊(中三路 262号)、汤元吉函寄二姊函梅函丁庶为、任叔永、吕蔚光函寄高家明(印度军邮第 501局会字 967号 附 54号)、储润科、陈可忠、赵九章函

遵   晨阴8°,27.35",校中 40°。下午校中 60°。
  德军装甲队以五十英里宽之缺口侵入美兵阵地深入卅哩,已越马尔美第,切断列日与巳斯吞间公路。遵义发米之弊端。法国学者死于纳粹铁蹄。
  晨六点三刻起。近日松儿已退热多日,但为小心起见,仍终日卧床,吃三餐稀饭。明日可以离床。宁宁学校曾停课一星期,因校中住兵。但近来班上人仍少,且老师告假者多,故功课大受影响。彬彬在附中亦停课一星期,一部份附中教员亦离校云。
  八点廿分至办公室。阅粮食委员会报告,乃主席钱钟韩交来者。据第四次会议记录,则仓库曾点三次,第一次四月一日。以前十二个月乃钱源泉经手之米,共 4600石,蚀耗 19.8石,即 0.439毛。九月十六日以后由章宝兴经营,是日点交,计发共 2200石,蚀耗 3.76石,占 0.179毛。十一月一日,章宝兴移交邱志强。在章任内,共发 400石,蚀耗 0.62石,占 0.1559毛。故民卅二年三月至卅三年三月,一年之蚀耗实在太大,又本校仓库之斗太小。据王仁东与钟兴锐二人测量之结果,五斗之量仅 4.932斗,一斗之量仅 0.978。于十一月始由邱志强发现,遂将木质别去,斗放大,五斗量至 4.970,一斗量至 0.980,故原来量器实短1. 7%,而目前尚短0.7%,但何以从前斗小而蚀耗甚大,此点应令钱源泉说明。
  上午十点至图书馆看重庆《大公报》,见十七号张晓峰著社论及十五日社评《教育之改革》。午后电四学生张家辅、电二学生曹廷信来。知电四学生杨自辰患盲肠炎,电二学生任亚冠(绍兴人)患脑膜炎,均须进卫生院。余为作函与高文伯。二点至校。贵阳资委会黔省矿藏察勘处同人原住校中,今日出发回筑。又李絮非来。知史地系二年级生王家滨,皖籍,于今晨在卫生院病故。又青年团(三青团)团员谢力中,机四学生,取团中图章冒名向大兴面粉厂购买面粉,并作类似假公之事,经湖南同乡万瑞芝及青年团主持人石剑生告发。其人已去筑,拟予以处分,下星期二提出决定(行政谈话会)。
  午后阅《文化先锋》四卷十二期,内有 Andrew Gibau著《法国文化界之抗敌运动},知法国科学家、文学家之死于德国人铁蹄下者不少。 Langevin朗之万因不甘屈而下狱,其同僚 Jean Perrin佩兰虽逃出法国,流亡而死。著名人类学家 Riven利范被迫去南美。居利〔居里〕之婿 Joliot-Curie亦做抗敌运动,在纽约组织了一所法国高等研究院,以罗其埃 Laugier为院长。哲学家 Henri Bergson柏格森因是犹太籍,须在衣上挂一个黄星。此外,被枪决的有诗人 Saint Bol de Roux、人权同盟会主席 Victor Basch,又 Grenoble大学科学院长及其妻 Rene Goss夫妇。最近著作家 Giradeaux亦被暗杀。而地理学家 Jules Sion及 De Martonne、物理学〔家〕贝林、中国学者〔汉学家〕格拉乃和拉耶,亦均相继死亡云。
  四点半回寓。今日下〔午〕希文田。据云,梅儿已抵歌乐山,住张式愚之姊式苹处。希文将〈由〉搬回家中住。
  寄周寄梅、陈叔谅函
遵   晨 8°,27.3"。晨晴昙,八点见阳光。下午又阴。
盟机丸千架切断德国西线前锋之后路。 Leyte雷岛战事经 68日战斗告结束,敌后唯一海口帕隆本为美兵所占。 Clendening Human Body。寿命之延长。近代发明于 40岁以后人无补。中午王欲为在"豫章"请客。下午王焕镶、张尔敏在大悲阁六号请客。
晨六点三刻起。阅 Logan Clendening The Human Body {人体> , Alfred A Knopf 公司出版, 1937年第三版。据第 46页,血压之高低全恃遗传而定,与食物及生活状况元关。 The only race of people who have quite uniformly to have been found to have low blood pressure are the Chinese , and this has been ascribed to their vegetarian diet. But we find plenty of vegetarians in America who have high blood pressure , color blindness , baldness , haemophilia or the tendency for blood not to coagulate , feeble mindness , allergy , are all heredita巧, whether degenerative diseases like hypertension , Bright's disease , cancer , angina pectoris , apoplexy , myocardial heart failure & perni.cious anemia are hereditary , is debatable.第 39页,在 1850年美国新生之孩,其平均寿命为 38岁。至 1930年延长至 59岁。但在美国 1850年卅岁之人们其平均希望 能延之寿为34年,至1930年卅岁之人亦只37.4年。 1850年四十岁之人们平均能希望再活之年27.9,到 1930年仍为27.96年。结果即医药之进步所增进人之寿命在于年幼时,而于四十岁以上之人,并不能增加寿命也。 This means so far as the danger百 of his body are concerned , man has conquered his environment , but is still at the mercy of his heridity as much as he was in the stone age.
上午九点至阿王庙看疗养之肺病〔学生J,计十三人。顾金梅、李金长、徐道观、方圆,此四人均已住院三年以上。黄一芹己一年半,顾荣申亦一年半,吴惠二年。其余凌明哉、王祖坡、徐扶明、杨钧、冯承昌均在一年以下。另高崇武则非浙大学生。其中王祖坡曾在贵阳用人工呼吸pneumothorax气胸半年,颇有效。十三人中惟李金长比较严重,不能起床,且有温度。顾金梅虽不起床,精神尚好。其余均能起床。鲍士良夫妇招呼以蒸饭,故彼等均主张换灶煮饭,且主张养羊以喂奶。
十一点回。士楷、元晋来。又宣传部派中央战时服务督导团遵义队队长孙思努来。又茅以智、于用德来。茅于昨赴飞机场,谓机场长1400公尺,跑道阔50公尺,可降落B24轰炸〔机〕十架,共费三万万元云。十二点至豫章中学。今日校董
. 会王欲为、徐荫昌、朱企霞请熊佛西、欧阳墨颠、邓圣象(军政部点验委员会主任)
等。四点回。五点洗浴。晚驾吾请客,未往,今日系渠订婚之日。晚阅ClendeningHumαn Body第二章"医学史"。谓Hippocrates希波克拉底为
医学之祖,Aristotle亚里士多德与罗马Galen盖伦均受其影响。但盖伦之知识根据于兽类之解剖。至十六世纪Vesalius维萨里始以人之解剖说明人身结构。(其所著1543年出版之)DeHumαni Corporis Fabrica COn the Fabric 01 Human Body) {人体的构造}, C与J De Revolutio时bus Orbium Coelestium {天体运行论》、The Wealth 01 Nαtion {国富论》、Origin 01 Species {物种起源},均为划时代之书也。
接刘学志函胡哲敷函
寄刘学志、蒋硕民函赵梯荣电寄润科、晓沧函

遵   晨阴80,27.3",校中60°晚雨。
中山大学地理教授许逸超来。吴文晖来。梁寒操及陪都各界黔桂前线将士慰劳团来。梁寒操来校讲演"世道与人心"。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至湘江大戏园作纪念周,请费香曾讲"做官与做事"。回至办公室。吴文晖、叶声钟、杨希震及叶左之与中山大学地理教授许逸超来。十二点回。中膳后至何家巷三号晤梁寒操,渠率同陪都各界黔桂前线将士慰劳团王公遐、陈逸云(妇女慰劳总会)、黄翠云(同上)、潘世杰(四联总处)、董守豪(银行公会)、李烛尘(久大公司)、廖公诚C{大公报})、史正之C{扫荡报})、诸大文(秘书)、费侠(徐恩、曾夫人)、容羡余(总干事)等二十余人。余即请梁于二点在湘江大
戏园讲演,题为"世道与人心"。以种族、政治、经济为世道,以情、志、意为人心。欲救世道,必振人心。讲一小时。
至社会服务处开座谈会。由余主席,到高文伯、卡青芳、张呜岗、曹文光、张思努,及洽周、尊生、幼伟、振公与学生代表茅以智、于用德、皇甫煌诸人。请卡县长报告遵义救济难民状况。知到今已救济六千余人,用二三百万元,其中二十万用于文化人,收容难民一千二百人,筹款二百余万,中央拨款一百万元云。次于用德报告,曹文光报告。再请陪都慰劳团秘书诸大文报告全国慰劳总会所做工作,知自九月起即在各方劳军,而此次陪都发起募款万万元以上。此次团中随同车中带来者有毛巾十万条,布鞋数十万双,尚有大批医药及款二千余万元。次梁寒操勘勉遵义各界继续努力,并嘱合作与奋斗。六点在服务处晚膳。七点,余别梁寒操等回。今日晚餐宁与希文在元晋家晚膳。九,点睡。
接邦华、吴文晖
寄全国知识青年从军指导委员会电

遵   晨阴驴,27.6",校中 4.50°。
  苏军三面包围匈牙利首都,坦克部队首先冲入市内。德军西线反攻已为盟军所阻。 von Rundstedt之目的在于达到 Meuse河,夺取 Liege城,其进攻之地即 Ardenne Salient。战时运输局成立,以俞飞鹏、龚学遂为正副局长,并另请一美国人为副。教部次长杭立武,会计廖国廊,高等教育司赵畸(太伴),总务贺师俊。
  晨六点半〔起〕。八点廿八至社会服务处送梁寒操往贵阳,至则梁己启行。九点至校养〔氧〕气厂。霍少成来谈,知将运养气仪器回贵阳 σ据谈贵阳极纷乱,难民、愤兵满城走,物价高涨不已。猪肉三百二十〔元〕一斤,鸡蛋三十五元至五十元一个,米三千元一斗。紧急时有兵欲炸去物资,放炸药而不敢炸。空军之损失甚大。桂林退出时,飞机场所藏美国物资如布匹、食物,可用至民四十四年底,尽为人民所抢劫。美国人衔之切骨,路上见穿美国 khaki卡其布者即责问云。至柳州退出时,不准任何中国汽车人机场,故物件得以运出。在养气厂服务之美国人,在紧急时工作至侵晨云云。每逢飞机降落于田地,老百姓不救人而抢各种表与物件。真是所谓世道人心也。
  吴文晖来谈。又皇甫煌及曲树棠〔来〕。据曲报告昨日与中央银行司机冲突经过情形,谓昨晨有车站职员许棋来,介绍本校知识青年从军人员乘车,谓有中央银行车八辆将赴渝,可搭三十人。当由曲树棠借从军四人前往,果有中央银行车四辆停第十军司令部前。有数机师愿令彼等搭车,但亦有司机拒绝。因出言不逊致口角,而由树棠动武,与司机、卫兵十余人殴打,学生在旁观者一二十人。经拆散后,在茶馆曲树棠遇第十军军官,大为不平,欲为由树棠〔要回〕被司机剥去之大衣及现款四千余元,致又与中行司机、 E兵冲突。遂致酿成卫兵向天空开枪,最初系手枪,继以步枪。第十军官兵遂将卫兵缴械,司机绑人司令部云云。按昨中午时陈树周曾来校调停,余嘱振公、洽周已至警备司令〔部〕说明并调查出事真相。至昨下午浙大与中行已接洽安定,但第十军将司机、卫兵绑去不肯释。据陈树周云,有枪十六支为第十军缴去。迄今日此事尚未解决也。下午三点警备司令部曾来文叫曲树棠前去问询。据询后回报,知军法官对于浙大极无好感,大概以浙大气焰太高。晚六点陈树周来寓,谓曾至警备司令〔部J,以卫兵开枪有枪毙之可能,多少是恫吓之词。陈对于中行与浙大,希望和平了结,并承认惩凶、书面道歉与赔偿。
  下午二点开行政谈话会。到王军谋、劲夫、洽周、振公与直侯,讨论电四湘籍学生谢力中为冒名三民主义青年〔团J,向大兴面粉厂及盐务局领面粉及盐事。此事有湖南同乡四十余人告发,盖谢之假公济私己非一次矣。六点在教职员俱乐部请宣传部所派战时服务督导团驻遵站孙思努、交大王君豪、十四中学校长杨希廉及黄尊生、谢幼伟、李相由、劲夫、乔年、洽周诸人。据孙思努云,战时服务督导团乃鉴于河南战役民兵不能合作,故遂有此命,吴铁城为督导团团长云。萧辅来。又学生章学仁来,谓于一月二日将与刘家玲结婚,请作证婚人。章,临海人。刘,湖南辰溪人五。
  接顾振军函指导委员会电接储润科、李良琪、刘j光字、李伯纶、欧元怀、葛正权函
遵   阴。晨家中 8.50,27.5",校中 40°。
德兵在西线反攻,被阻于 Celles,离 Meuse四哩,是为德军最前进之点。缅北我军分三路由丰蚓猛古排及龙川江东岸小普浪向畹町推进。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湘籍学生何植栋、马式春、万瑞芝等三人来。渠等对于三民主义青年团干事谢力中购面粉、盐、布舞弊,主张严办,大概以党派关系也。又皇甫;峰、吴寿椿来,为与中央银行司机冲突事。余告以中行陈树周己允赔偿道歉,而惩凶则已由警备司令〔部〕办理矣。十一点回寓。
十二点借允敏至仙龙巷十五号华仲麟寓中膳。原先华母太夫人背上生症痛 carbuncle发热,瘟如杯口大,请医于余。介绍李天助,经旬诊治痊可,故今日所以谢李医也。到天助及陈师长(系陈子坚铁军〔参谋〕长之族)、李孝同夫妇及高君等。仲麟明日回花模。据陈师长云,贵州闻人多受华氏教育之恩,以华氏在光绪年间借黎纯斋等在团溪、遵义办学,故王伯群辈皆华氏所办学校之产物也。李孝同亦出名门,乃李端菜之后,梁任公乃其姑丈云。
三点半则六弟之长女式苹方自贵阳来。渠自去年在曲江艺专毕业后任事桂林,避乱来黔,明日赴渝云。余询其家近况。据云,式超以骑马受伤后影响及神精-系统,己不能作事,在家休养。式敏在国立师范习音乐。式权学会计。式慈(其长
弟)拟人大学云。约苹在寓晚膳后,送苹至丁字口。并作函与二姊,托辈往。八点回。阅《真理》杂志一卷三期,见吴其昌遗著《汉以前恒星发现次第考},乃在清华大学时所作,经任公先生改定者。
接马小波函张缸哲函陈淘函(序叔)吴伯超(音乐院)接储润科、李宗恩、欧元怀、柳翼谋、李良琪函刘光宇函(为其继弟伍龙章事)寄李良琪、柳翼谋函又二姊、梅儿函(交式苹带去)
遵   晨阴 8.5°,27.50",校中 3.50°。
宁生日。 Theodore White "Look at China"。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钱钟韩来谈,为发米事。以惠国农及邱志强二人擅自售米卅担与飞机场,以 4600元一担价格,事先未得粮食委员〔会〕之允可,且与委员会所定办法不合。故邱己停职,而惠在筑始于昨回。决定邱为主动,惠准其留职,但须所售〈十三>c卅〕担米价差数还给学校。黄尊生来谈。
午后二点至校。谢幼伟来。渠将辞三民主义青年团总干事职,以学生干事谢力中舞弊走私为学生告发,且牵连及于书记石剑生也。今日为宁儿十四岁生辰,晚约希文回寓吃面。
晚阅希文带来 August 1944 Reader's Digest美国版,中有《纽约时报》记者 Theo.dore White白修德 "Look at China" {看中国〉一文,为翻印刷所未载。中述我国政治上三种势力,即军阀、国民党与共产党。而目前困难三事,即为日本之封锁、通货之膨胀与政党之不协调。其中抨击陈果夫、立夫兄弟不遗余力。对于统制思想大不满意,谓军事委员会与党部均有特务机关以监视人之言论云云。晚谢力中来,因知将被开除,特求宽赦也。
接刚复、张宝莹
寄柳翼谋单行本知识青年指委会电永兴分部电张饪哲函

遵   晨雨 7°,27.4",校中 3°。日中阴。
  广西仍在河池、龙胜与敌相持。社会部谷正纲部长抵筑后,已安插湘桂难民三万人,放款二万万五千万元。晨七点一刻起。谢力中来。余告以自作自受乃丈夫应有之态度,不要哭哭啼啼,作小儿女态。即使开除,亦非绝路也。岂有堂堂大学生而尚不能谋生乎?贵州大学地理教员许逸超来。其人清华毕业,系咏霓学生,极盼能出国。但贵州大学额只一人,而报部有六名之多,且闻人选己内定,故许急于设法谋得也。以其著《中国地形研究纲要》及翻译 W. R. Echardt {古气候学》二单行本相赠。润科来谈一年级事。
  中午四。石剑生借茅以智来。因谢力中以青年团名义向盐务处购盐,而石剑生以书记地位,任其出公函且为亲戚购卅斤。事为同学告发,壁报上攻击甚力,故来哭诉。又化工三女生自籍凌孟华以其未婚夫张选枯化工三要从军,报名后后悔,亦来哭诉。
  中膳后二点半至校。途遇章宝兴已自湄潭开车回。刚复、季梁、邦华、晓沧均已到此。四点物理研究所陈宗器、潘德馨二人来,知物理与心理二所之书籍大半在金城江于火车上损失,仪器亦损失三分之二云。此次带出者共 110箱,约十一二吨,而损失则二十吨云。又谓渠二人上月廿九离独山,独山己危急,车马拥挤,二十四小时走六公里。六点约潘德馨、陈宗器、蔡金涛、晓沧、季梁、刚复、邦华在大众餐厅晚膳。八点回。
  寄序叔、希文、陈树周、润科、杨仲廉函 李菊田
遵   晨阴 7°,27.45飞日中阴,27.40"。
波兰民族解放委员会在 Lublin卢布林组织新政府,总理兼外长摩拉夫斯基,伦敦之流亡政府总理阿补斯齐欧斯基否认之。德军在 Ardenne Salient攻势完全被阻。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托晓沧带衬衫一件交与牙医张鹏飞,谢其前次看牙病并洗牙也。上午邦华来。又叶声钟来,刚复来谈。十一点开稽核委员会,到劲.夫、钟韩及直侯、润科四人。十二点散。
午后发现右足疼,足亦破。先是余自归回,即发现左足背皮破,迄今未好,今右足又破矣。一点教四学生基江人王化南来。渠曾疏散返萎,最近始田,以二日行 140公里至松坎。其兄王仲杰在秦江邮局任事,以广柑十枚相赠。
二点至校。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及预算委员〔会〕联席会议。到刚复、邦华、季梁、晓沧、润科、洽周、振公、直侯、劲夫、枣谋,惟迪生以病未到。议决普遍加校工工资每月一百元。此外,并讨论应变及教育方针诸问题。预算方面,本年追加三成五作办公费,明年加四成。据吴静山报告,本年亏空三百万元,经追加二百五十万元,尚差五十万元。增班费六百万元,有二百一十万可作办公费,故稍有赢余云。六点晚膳。张梓铭及农院张院长来。八点半回寓。
接陈树周、王淦昌、贝时璋、孙宗彭
寄陈叔谅函孙宗彭函

遵   阴。 8°,27.50飞日中微雨。
  晨七点半起。爪点半至校。刚复来谈。十点至石家堡五号晤迪生,遇洽周在座。迪生自日前心脏作恶,脉搏增至 140,后在卫生院住一天即回家。现一切均已好,惟尚未下楼。余每次近来至渝,均托迪生代理。此次拟请洽周代理。十一点晤尊生,不值。午回。
  下午至柿花园一号洗浴。晚约润科晚膳。今日晓沧、刚复均回湄,惟润科未往。又到导生何植栋、吴寿椿二人,尚有支德瑜在筑未回。五点顾贻明借其兄顾植(作舟)来,向在广西始兴交通部机车修理厂任事,于九月十号始离始兴。据谓此次在黔桂路损失车辆(火车皮)一千八百辆,所有粤汉、浙赣之车尽损失,黔桂所有惟数十辆而已,每辆载重三四十吨云。
  今日希文回。晚膳后借润科至柿花园俱乐部同乐会,到一百余人。余坤珊主席。首由高直侯讲皮匠故事。次浙小学生表演,润科讲故事,余太太、萧仲圭、李启明、谢太太京戏。余讲甲申年崇祯吊死煤山故事。向拆字者询得友、由、有、西,均不祥。次易修吟、振公〔讲〕故事。九点散。
  今日秤得:祯晨穿单衣 103磅,中膳后穿皮袍 114磅。允敏晨穿皮袍 105,宁晨穿棉袍 113磅,希文午后棉衣 152,松 32。
  接二姊(附骑先函)梅函(谓将与胡鸿慈订婚) 九弟仁甫函
  寄哲敷、潘公展函 骝先电(与张梓铭合打)

  编者注。此处作者误记。黄母曾患子宫癌,经子术后根治,享年 102岁,毁于 20世纪70年代。后由治丧委员会商定,长女黄宁而由晓沧、贝时璋认为义女,次女黄泼而由黄尊生认为义女,子黄章皑由竺可桢认为义子,费巩则同时为三人之义父。 <<)0遵义气压似不可能高到 29.60"(12月3日),不可能低到 24.50" (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