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0年

在宜山   晴。温度晨48°,午后62°。气压1 008 mh。
  
  上午至九龙洞。中午12:30 鄂报, 1 :∞解除。下午中央军校政治教官刘大臼来。
  晨六点起。门外有放爆竹者,但不过…二家而已。可知宜山人士仍不以阳历元旦为重视也,惟家家门首悬国旗也。
  早晨约余坤山(住西一街卅二号余寓楼下)、苏步青同早餐,吃鸡汤下面。未儿陈仲和、熊守信、陈建功米。余本拟请建功、步青同来,但阿牛耳聋, 去请时只听见苏而不闻(陈),故只请?Jj~一人而已。幸建功等均知阿牛之差误也。七点至工读学校。出发赴九龙洞,时己八点左右矣。向往者王劲夫、钱琢如、贺壮予、王师事是、钱钟韩,及余、陈、苏、熊。余等取汽车大道,计行一小时。今日早晨温度仍低,闻草上有霜,但余不之见。今冬有霜已近十次,去年无之。余等至黔桂路时适葱谋取小道来,遂晤侯苏民局长。余等只叫阿牛带水果及茶壶,但未带点心,满拟在九龙饭店吃饭。候自任请客,嘱局中备饭,甚可感也。又接黔桂路转来侯家熙、胡建人、王季梁等电各-通。余即拟稿复胡建人一电,嘱即接洽青岩乡师之屋。
  十点左右由黔桂路练习之浙大学生三人带往九龙岩,是为余之第二次人洞。
  洞北向。余等十余人以灯一、电筒二进内约二百尺,至一处下陷,即不能进而囚。
  大抵即《徐霞客游记》所谓"东二丈忽深坑下陷,由坑上南崖枢倭出坑之东" 云云殆即指此。再向东,又至一洞。其上尚有大洞。余等小洞进约百余尺,即见光自山南一穴。余等逾穴隙,则为一绝壁。壮予在先不敢下。余第二,觅得一小道而下山。
  众随之下。建功行甚险,陈仲和扶之得下。在山下小息, 见其旁有洞,若一礼拜堂,甚伟观也。余等更向南行,经田亩至一小山,亦有洞,下甚宽敞,可做数课室,且穴隙极多,分为数层。余等从另一穴出。〔洞〕名,所穿第一洞为元龙洞,第二洞为二龙洞也。回至黔桂路办事室略坐。有警报,时在十二点半。闯敌机一架在柳州。
  待半小时警报解除,时约一点,))中膳,由侯局招待余等,计十二人。膳毕略坐至二点告别。余等取小道约一小时回城。
  余告壮予,嘱澈查胡凤初购汽油作弊事。第四军校刘大自来。此人余曾于去年作函介绍与韩主任者。洗浴。晚膳。建功、坤山二人在寓。
  接胡建人、侯家照筑电季梁都匀电接侯苏民函(转刚复电话)寄明建人贵阳电岛
  
〔宜山〕   晴。温度晨50°,午60°。气压晨七点1011 mbo
  
  CK 。
  7:40 警报,7:50 紧急, 9:36 解除。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作电数通,即有警报,余至江边一走。得吴士选函,知部中对于浙大迁移非得广西省主席黄旭初等之谅解不可,因此余之桂林之行乃不可缓矣。俞念慈因与壮予闹意见,决计辞去。但电丁祖炎来宜山,浙东分校因会计楼可成告假结婚,丁遂暂不来。虽已二次去电,但尚无复,而俞以重庆已觅得一事来电催促,又不得不去,故天天催交代。余觅陆攒何、戴宗岳,均不愿暂代。最后遂拟以姚寿臣暂代。
  下午接侯家照电,知黔教育厅不允借遵义师范校址,而子弹库尚无着落,因此遵义尚无一间屋可以靠得住,可称焦急之至。请章恢志接洽农本局车辆。又杨耀德自柳州回,报告接洽西南公路处车辆。五点开迁校委员会, 至八点半散。
  接士逃、张孟闻、胡伦消、精抗函希文益阳来函又侯家熙二电接马瑾如i葛寄允敏函梅函希文函屠达遵电侯家照筑咆李振吾渝电寄马瑾如函
  
由宜山至桂林   晴温度晨51° 晚八点56°。
  
  中午至荔浦。有紧急警报。寓〈乐群社)(环湖酒店)19 号。
  晨五点三刻起。漱盟后六点一刻宝兴开车来。徐谷麟、勇叔颐及简直三人同行。余稀饭后即上车,时在6:30 分也。四号车虽经黔桂路局之修理,但carburetor化油器仍不灵,一停即不能发动,须各人下车推之始能动也。9:30 至柳州,至交通大旅馆晤杜清宇。适杜己回宜山,遇胡凤初。10 :∞复出发。一路甚平JI顶。过三门江及锥容渡均未等。锥容桥已造成,汽车、火车均可走。柳州桂林间已通车,惟不卖客票耳。闻通车始于十二月廿四。十二点半过榴江, 至离荔浦38 公里处,在三江附近闻机声。余等停十分钟又前进。
  至1 :30( 下午)在荔浦旅宾饭店中膳,吃" 一鸡三〈位)(味) " ,即一鸡作三小菜也。时警报尚未解除。荔浦水果多而价贵,橙子三角一斤,柿饼.50 一斤,金楠.40一斤。大抵系欺过路人也。阳朔附近均有桶。4: ∞即至良丰,至科学实验馆,见屋己造就,长九十尺,费六万元而已,但内部尚空无所有。至仲按家,在此别谷艘,遇王恒守及其夫人,即东大学生秦素美也。未几仲按及夫人回寓,其夫人又以余与允敏之婚期为问。余告以浙大方事迁移,未能定婚期也。仲按闻教部电黄旭初以浙大事相询,亦颇以为怪。四点半复出发。谷膜介绍一湘乡王女士同车人城。
  5:00 至桂林环湖酒店。王女士告别。余寓1 9 号。六点出至城中, 知三教咖啡馆已关门。乃至乐群社,适黄主席宴请孙仁林等。至七点出。散席时余与黄主席口,渠允于丸点过余寓相谈。在乐群社遇教育厅朱尧元。八点囚。九点黄主席至环湖酒店谈一·小时。余先述浙大须迂校之经过,并述小龙江屋可送给省府。渠对于浙大迁校并无意见,允电教部将余意陈述,并催宾南至宜山。据云龙州曾一度失落,日兵占据五天之久。仲撰日自健生以为非十万大兵不能据龙州,竟如何。
  中午遇葛正权于荔浦饭馆。渠回贵阳。据云我国飞机炸汉口,飞至九十公尺瓦。
  得张志事事电侯家照电
  
在桂林   晴晨房中47°。午64°。晚8 :306°°。磊
  
  1 0:30 密报, 10 :45 紧急, ll :50 解除。晚黄主席请客。
  晨七点起。昨晚以隔壁房客陆续进出,睡不佳,今晨乃决搬至乐群社,住105号。晨八点晤简家纯于东方旅馆不值。出至西成路五号科学印刷厂晤汤浩,知侠魂纪念册全未动手印刷。余责以不应如此拖延,渠允于明日可印就,余允明日再留一夭。但至下午打电话,则又以纸张无处可购为推辞而要延期。余谓如无连史则道林亦行,务必于二天内印好。
  丸点至省府晤教厅赵科长,告以小龙乡建筑拟交与教厅事。并至正阳门西巷三号湘桂路工程处晤罗英(伯俊) ,询柳桂运输事。渠允可交总务熊正地办理。
  10:30 警报,乘伯俊车赴北门外之象鼻山下岩洞中。时北门城门已拆去,故余尚不知其为城外也。10 :45 紧急警报,即闻机声,乃我机之在机场者。据云,多时可至百余架。11 :58 解除。借伯俊至大华中膳。据云,湘桂衡桂段长361 公里,桂柳段173 公里,需时十个月。招工三四十万人,因病死者几近万人之数。此段只有一山洞在婆寨,乃鹿寨之北,长八十公尺。又谓在杭时水泥每桶五元,现则120 元;铁每吨70 元,现则一千五百元;工人每工35 ~ .现则2 元。故普通铁路桥每公尺三千元,现则数万元。柳桂已通车,于一月十五正式售票云云。
  二点回寓。晚五点黄主席在乐群社请客,到教育学院童润之、教育部视学王洁吾,及教厅朱尧元等。据童云,广西已办卅余国民中学,以四年为期,先办头两年,给予普通知识云云。晚七点吴中记老板之兄及黄炳松来,谈及建筑事,请求三点:(一)工人到宜山后立刻指定地点, (二)有工具运工人赴宜山, ( 三)先付工资四百元。余允第一点. ( 二)则允商桂柳段火车运往柳州,第三点则完全拒绝。晚在途中遇曾膺联、唐现之。
  寄允敏函希文函
  
在桂林   晴无云晨50°。午62°。
  
  8.40 警报, 9:30 紧急, 10 :30 解除。
  晨六点半起。七点一刻早餐。简家纯来。八点乘四号车赴城外将军桥。先至西巷三号湘桂路局晤熊正施,并介绍简君与熊、罗二君,托运简在桂林所购之件至宜山,如电池、纸张等。次至科学印刷社,遇周君,知侠魂纪念册今日不能印好。余嘱简君在桂林催取。遂至电工器材厂,晤代理厂长冯家铮,绍兴兜堕人(斗门人) ,其父名冯繁五。适遇警报,遂至斗鸡山岩洞中。今昨两日均只敌机一架来侦察,而我机则在上空有五六架之多。紧急警报后一小时即解除。余在电工器材厂购得B电池六.个, 每个廿元。遂至对门中央元线电厂晤周维干及总工程师金君。金系揭开大毕业,沈尚贤之同班, 嘉兴人。购得4 灯收报机一具, 价五百元。据云该厂在重庆、昆明均设〈法)(分〕厂。
  在周维干寓中膳。膳后二点乘车借勇叔颐、简家纯至环湖酒店,晤黔桂路驻桂办事处主任钱毒(探斗) ,托由黔桂路汽车运物件至宜山。渠允可。余别勇等,至锡矿管理处遇陈恒安。未几宽甫来。宽甫于卅一自上海回桂林。据云南宁陷落,该处损失矿料锡、鸽、锦共值八十万元。十一月廿一号矿砂已装七船运走,以等一出纳而延误一日。下水二十余里即路不通。二船被炸,五船被掳云。以后锡矿将由广州湾及贵阳出口。余询以运输机关有否能为浙大之助者。据云锡锦联运处及盐业管理处二者或可设法云。余出至" 一乐也"剃头。晚唐现之来,刘石城来。借刘石城、曾膺联在寓晚膳。曾约看京戏,未往。
  寄惠谋电叉托简家纯寄纪念刊(外婆卅本,尹允怀、谈社英、希文、叔谅、晓沧及蔡夫人周恕凌各一本至十本不等)
  
〔挂林一宜山〕   睛。无片云。有霍。晨桂林50°。晚四点
  
  宜山65 0 ,气压997 mb 。一路油菜开花,豌豆亦有开花者。
  自桂林出发回宜山。一点在柳州遇警报, 二点在大糖解除,中间曾有紧急鲁掖。
  晨六点起,即检理,行装。七点简家纯乘四号车来。遂别筒, 自乐群社出发。一路甚平安。今日天气仍佳,草上未见霜,似较来时为热。自桂林经荔浦至柳州沿途回野中均荒废。广西天气虽不冷, 而冬季不种麦与豆子,岂因雨量缺乏之故?本冬自十二月一日起迄今未下点雨, 空中尘埃甚多。农家此时无事可做,惟近城市间有种菜而已。8:30 至阳朔。本有二处须用渡船,今则均已有桥。永福之公路尚未全通。9:30 至荔浦。此间以出大芋芳著名,亦为水果集中地。购得柿饼三斤,每斤五角;荔枝二斤,每斤一元一角。椅子、金桶亦佳, 价较宜山稍贵。柑子30 ~一斤,金桶40 ~ 一斤。锥容附近甲板州之桥亦已造就,故自桂至柳仅锥容与柳州附近之1三江口两渡而已。因桂柳段火车已通,故此段之汽车较少。
  十二点三刻至柳州乐群社中膳。餐未毕,有警报。嘱宝兴前往觅胡凤初、杜清字,知均已离柳。遂乘车回宜山。二点至大塘,询车站站长,知曾有紧急警报,但己解除云。
  3 : 30 至宜山。洗去尘埃后至校。阅来往信件,知姜伯韩等巳抵贵阳,有强占青岩乡师之意。遵义房屋仍无着落,而屠达、陈剑修等均甚乐观,不可解。漏潭县士绅则来函欢迎。胡刚复已于今日回。渠谓融县兵工厂将迁往遵义。吾校移融县则可利用兵工厂之屋。但该〈校)(厂〕有物件五千余吨,决非短期内所能移动,且军政部亦决不肯轻易让屋,故晚间开行政会议时均不赞同此计划。
  接陈允敏、王斤役、晓沧、陈学溶、胡子腾、三益、士楷蕴明二函刘重熙、吴文照函侯家熙、胡建人电又接晓峰函建人函湘潭士绅函寄钱逸云函外婆函
  
〔宜山〕   晴无云有锺晨53° 午后66°。
  
  展8. 40 警报, 8: 43 紧急, 9 :30 解除。10.∞警报, 11 :∞解除。下午2:25 警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嘱俞心湛将电稿缮录, 一致建人, 一致侯家照, 一致姜伯韩等, 交由黔桂路寄出。8 :40 有警报,未四分钟有紧急警报。{皆叔岳至江边。
  据叔岳云, 昨得家电, 知其母亲去世。因家中只有妇捕, 拟回温州奔丧。余允于李相勘回校时叔岳回浙。解除警报后余与壮予、诚忘过江至木棉村所租物理实验室,晤发疯学生彭日知,由洪琅及校警二人在彼看管。彭仍能认人,惟今日精神极兴奋,谈话不休。余去时谓"笠校长请坐;志志~..云云。余以其精神过于兴奋,故嘱洪f垠昆不耍同学多与接谈。出至中途又有警报, 一小时后解除,余等〔在〕青鸟及朱砂二山下暂避。
  阅蔡邦华来函,知青岩师范屋教厅已允让,故一年级即可往。十二点回。中膳。学生梁德荫谈战地服务团,嘱写介绍信给梁寒操,预备往前方服务。现出发至迁江、大塘者,巳有刘昌仪为队长率领廿七人。中有女生周瑞华、姚凤仙、朱芬芬、陆曼琦、范文涛、王文理、钱路等。队本部潘家苏、沈自敏亦将出发云。午后钱钟韩来,谈杜清宇又有辞职之意。姚寿臣来,为俞念慈辞职觅人代替事。余嘱寿臣与戴绍霆相商,以戴代俞,而以寿臣助之。寿字来。晚膳后刚复来,谈至十一点始去。
  余因得伤风。
  (补记:倭寇炸滇越铁路,连日不绝。开远铁桥断,客车尚维持,货车已不通。
  本月十六日遇贵阳李宗恩院长云。〕按:F.肇奋函蔡邦华函谈家帧电张孟闻函蔡邦华电苦于屠达电胡建入电侯家照咆下午寄叔谅
  
〔宜山〕   睛。Hazy 雾蒙蒙。晨52°,998 mb。晚60°。
  
  下午一点~刻警报, 三点一刻解除。机三学生徐修治来报教二学生孔宪强君患神经病事。
  晨六点半起。七点馀歪,校。机械系三年级学生徐修治来报告,谓江,北人教育学系二年级学生孔宪强君忽患神经病,时时告人谓其病重将〔死〕。去年电机系孪生亦有同样之病。后至桂林遇一中国医生谓可包愈。吃药数帖, 即告霍然。此医殆能治心病者也。孔生之病大抵类此。余告王禹昌医生,渠允于下午诊治。
  主事谋来谈分校事。午后有警报, 三点一刻解除。余至文庙参与浙大学生自治会战地服务团授旗典礼。虞承藻主席,余演说约一刻钟即行授旗典礼,由团长潘家苏接受。渠等四十余人将于明日出发赴大塘、迂江作宣传救护工作。
  至圈阅Scie叫(tc Monthly{ 科学月干。中有Baily Willis 著Wrinkle of Asia {亚洲之皱纹》一文,谓亚洲之喜马拉亚及天山何由而成,乃由于西藏与新疆之下有一Magma (岩浆)之泡( Bubble) 使其高耸,而边缘上有隙可乘处遂成高山。谓喜马拉亚山〉弯向南,而天山〈弯向北,可知其压力方向之由来云云。六点回。晚膳。姚寿臣来。阅新到Haroard Alurnni Bulletin{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中有Cross《俄国又向欧洲》一文。又关于读书速度之改进,谓有学生十六人( 一年级) ,初每分钟只能读230 字,但经八星期之训练后,可读每分钟450 字云。余试读,每分钟只能读200 字而已。
  晚六点宜山各界宴请尹任纲指挥官及前任县长陈轻驭,到李耀东、黄巢炎、区岳生,及张达材、裴邦佐等等。遇航空委员会黄锡豪,据云该站将派人至武汉测候所学习云云。
  接严振飞函士楷函《中南日报》函沈鲁珍二函唐擎黄函寄允敏函教育部电侯家照电
  
〔宜山〕   晴Hazy晨53° 999 mb
  
  10 :40 警报, 1 :∞解除。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校。接伯韩、剑修电,主张全校移遵义,并放弃青岩乡村师范。对于遵义究有房屋若干,能否敷用,毫未顾及。余等均推想系张孟闻、储润科等已将家眷移至遵义,不愿再迁青岩,故怂恿陈剑修出此主张也。即复一电,嘱作详细考虑再定。接允中函,知已购得方手表六号方长三针Doxa 手表一只,费166 元,由亨达利购得,交由费香曾带来云。十点四十分有警报。余返寓中膳。
  膳后过江至武汉测候所晤许鉴明。据云, 广西乡村长之弊端甚多,如蓝能村草村长以吞没出征军人家应得之谷米数千元,家中娶媳费五百余元,又买牛三只,为人告发而撤职d 此外乡村长之鱼肉乡民者不一而足。自浙大、军校两机关抵宜山以后,每月骤增二十万元之收人,故宜山乡民均蒙其利。宜山乡人在山割草一扭可得六七角,柴一担一元五,皆不费本钱。有屋可租人。乡人喜吃火锅,以煮牛肉、牛肚等.JL养犬、牛、东等皆关闭在屋内云。
  二点回校。接姜伯韩等自贵阳来电,知立夫部长已抵黔,迁校事已答允。但剑修抵贵阳后坚决娶一年级至遵义,故姜伯韩、季梁等联名来电主张放弃青岩乡村师范。余复电嘱弗放弃。四点洗浴。五点开行政会议迁校委员会联席会议,决定余借刚复于日内赴贵阳转遵义。关于一月起薪水发八折问题亦有讨论。目前打七折,每月月薪为三万二千四百,若打八折,则要三万五千三百,每月加二千八百,年须三万四。目前经费每月五万三千元。时论结果,由余主张决定之。余则主张加至八折,因本年教部己预备加此一笔经费也。据俞念慈报告,昨日库存二十五万五干,其中有十二月份薪水约二万五千元,故净存廿三万元。仪器等已运甲、乙重要者588 箱,共用三万五千元。水运182 箱。尚需运甲、乙两种405 箱,总务、教务214 箱c 此皆急须运出者,须二十八车子。丙、丁两种尚有五百箱云云。
  接马菇如函伯韩等电振吾电雷宾南电允中函易明晖函侯家照电晓峰电建人、周l达、蔡邦华寄马瑾如函又渴沈鲁珍函蕴明函仲辰函
  
〔宜山〕   昙。晨56°,1007 mb。午后2h 62°。晚ω。。
  8 :45 警报, 10 :50 紧急警报.1 :00解除紧急, 2 :00解除。
  晨六点半起。七点三刻至校。寄电三通。未几即有警报。余至圄〈馆〉阅Nαtωn《国家》及New Repωlic《新共和》 .中有关于俄国近来增加中国助力一节,谓有五百专家至中国。近来柳州、桂林之飞机当为一证明也。
  1 0:50 紧急警报。至江边阅马一浮寄来之复兴书院讲录,学规为主敬、穷理、博文、笃行四者。述及学风,谓从胡安定门下来者,皆醇厚和易;从陆子静门下来者,皆卓然有以自立。孔子家儿不知怒, 曾子家儿不知l 骂,颜子如和风庆云,孟子如泰山乔岳,圣贤气象出于自然。又解释涵养,谓如镜涵万象,月印千江,黄叔度千顷之披,澄之不清,挠之不浊云。一点至圣文庙对面Marriott 厨子处中膳,遇杨耀德、王劲夫、王师事是等同膳。二点馀回。
  三点返办公室。寄洋十元与三益,由中央银行寄去,十元只需二角之汇费。而每至年底三,益必来借钱, 已成惯例,但从不言还。余亦不之较也,今年亦非例外。
  渠今年殆已六十六岁矣,但仍打麻雀, 而耳聋不堪.故每战必败云。今日得叔谅电,知荣南已于元旦出发。同时寿臣亦得荣南一电。余以在贵州同事须发薪水故,邀陆子桐于后日同车赴黔。晚寿臣来,又学生自治会虞承藻来。
  接陈叔谅电 屠达函 李凤莉:函
  寄陈叔谅电张晓峰电 姜伯科等电 竺三益函 义洋十元易明晖、胡子腾、严振飞函杨允中函
〔宜山〕   晴。晨54°,1005 础。晚ω。。
  
  9:56 警报, 1 2 :∞紧急,1 :∞解除。晚不穿衣秤得1 16 0晨六点半起。七点馀至校。寄允敏等函一通。十点左右有警报。余至标营晤周仲奇,并看病人陈延富与彭凤庭,二人均以肺病而兼有胃病。陈, 汪北人,其兄在江西作事,已派仆人来护视。但陈病尚不能行动,故拟将自江西来之仆人作为校工兼看护,候陈能行动自如送回。彭则江西永新人,能行动而不甚康健,拟候有便人借乘车赴衡阳,水道至茶陵,然后至永新。二人皆赖贷金过生活者。此外尚有彭日知则以发疯而闭于木棉村一室中。
  在标营于十一点中膳。膳后至武汉测候所晤温甫,告以余将于明日赴黔。该所候余抵黔后再定迁移办法。十一点半困寓。紧急警报,余至对M遇钱琢如。一点解除。回。收拾行装至三点。往办公室晤杜清字,嘱其匆辞职,并嘱其任工场主任职务。与张J1.谋谈,请其代理校长职务,并定校中库存之一部约十五万元,留一月份经费二十万元,由右手谋签字支配。尚有八万元则由电汇宝贵阳中央银行,转入遵义中国农民银行ι因遵义无中央及中国银行也。
  五点半开行政会议,决议一年级于二月一日前集中于贵阳。自十五起, 此间停课二三日, 于三月一日前集中于遵义。旅费一年级每人35 元, 二、三、四每人五十元。现在校学生尚有四百三四十人, 其中女生五十余人。丸点半散会。十一点睡。
  接都匀孙立人电尹世勋闲寄允敏照片一梅、希文函汇中央银行存款811 恙至贵阳中行
  
〔宜山一独山〕   晨60°。晚独山寓高l005 m,62°
  
  0自宜乘四号车出发,晚宿独山招待所。晨秤得slripped 不穿衣1 08 。
  晨六点起, 即收拾行装。稀饭后壮予、姚寿臣来。余托寿臣将未带之书籍整理人箱中。托壮予以留下之箱笼三只及潦台面等等便车带至遵义。未儿,振公、诚忘亦来。又吴中记之主人吴中和及黄炳松来。余嘱与壮予接洽。八点别余坤山、壮予等,借子桐、刚复乘四号车出发赴贵阳。一路天气渐佳,云渐散。在怀远、三江口均有木桥,路不甚佳。怀远附近油菜颇多,均开花。河池以上则野中不种物件矣。
  十一点至河池。因刚复未早膳,乃至如意楼进腾。昔在宜山闻河池已炸为平地,但在河池并不能见炸弹之踪迹也。
  11 :45 又出发,点半过南丹,路仍不佳。15 :∞至六寨,在金华饭店遇舒厚信(鸿) 。渠与臭土'煌在此设站,现寓竣昌旅馆。遇毕业生王义道及学生若干人。
  三点半又开(车〕。在途因上山时车力不足停数次。至六点始抵独山。先至"亦桃源",因已无房间,遂出。拟至吴毒草初寓,适遇孙祥治太太,介绍至中国旅行社招待所,得三个房间。余与刚复寓104 号。招待所主任王德文昔在贵阳曾相识。
  借子桐、祥治太太等晚膳。后有学生赵松乔、罗振兴、戴鑫隆、吴汝棠、陈述彭、李汝涛、吴大肝、丁成章、罗汝梅、王章麟等来。余谈迁校近况。据彼等云,此〔处〕警报不多,米每百斤十八元,菜蔬等近逐渐昂贵云。又有化工系毕业生( )来谈迁移柳川、| 、融、县〔的) 40 、4 1 兵工厂状况。
  时间地点8:05 直山1 1 :∞-11 :45 河池13:30 南丹15 :∞- 15.26 六寨16 :34 上司18 :佣独山寄张王军谋电(都匀发)距离高度。120 mlnυ12252086ωm860 m960 m282 1010 m
  
〔独山一贵阳〕   晨阴55°。下午晴
  
  展自独山出发,晚宿货阳招待所。
  晨六点半起。七点余祝文白(号廉先)来。八点借刚复、子桐出发赴贵阳。晨满天阴云如5t 层云,但不久将渐消散。因出发稍迟,故路上须追过若干卡车,灰尘极多。由独山至都匀,须经长江与珠江之分水岭,故路甚峻险。十点至都匀,即至师范浙大办公处,遇陈鸿造、夏振锋、贝时璋诸人。未几,波若借彬彬、超超、宁宁等均来。余以无时间故,并不能〔至〕寓所。
  子桐在办公室发薪。余嘱鸿遥设法加汽油以备于午中出发。又顾振军、吴毒草初、徐芝纶等诸人来。李乔年及黄羽仪来,谈留都匀之教职员家眷之乏货移动者,希望学校有车可送。余谓车送有乏车辆,难以办到。校车须送女生及仪器,故只有向盐务或公路局设法耳。如教职员乏贺,则可将一月份薪提前发给。至于每人八十元之津贴,则须得教育部之核准方行也。1 : 20 自都匀出发,二点三刻过马场坪,三点半过贵定,在龙里附近略停片刻。六点至贵阳。进南门,至贵阳招待所,借刚复住106 号,子桐住102 号胡建人房。
  今晚陈立夫部长在省党部招待贵州教育界问人。七点,余等至党部大礼堂,时方人席。季梁、邦华、建人、剑修均在此相遇,并晤立夫及士选、教育厅厅长张志韩及大夏大学欧元怀等。席间与立夫谈迁校问题,渠对于浙大迁校需款至卅一万之多颇为惊异。余谓只要能设法有车辆,则费可省至二分之一。腊后立夫演讲,欧、张二人答辞。十点,士选、剑修、建人诸人来招待所,谈至十二点。
  8:∞ 独山980 m 282 krn10 .ω 都匀(到) 780 m 34413:20 都i 匀(离) 820 m 34414 :45 马场坪920 39715:50 贵定1040 43717: 10 龙里1120 47818: 10 贵阳1120 512 km
  
在贵阳   晨昙。中午雨数点。晚阴。晨56°。下午四点
  
  540 .1040 m 。
  晨七点起。七点半彭百川借青岩乡村师范校长黄向义即黄质夫来。黄,镇江人,曾在栖霞办乡村师范多年,现将长乡村师范于青岩。去冬改成国立,以收苗民为目的,有学生二百人,拟迁往榕江,以该处苗民较多,且生活低也。青岩房屋家具可以移交与浙大接收,将于明日出发,故今日特来拜访。晨借至"大路"早餐后,八点半借黄质夫、刚复至西门外同乐社,邀蔡邦华及陈剑修赴青岩, 遇蔡太太及季梁等。九点半抵青岩,即至真武宫,为乡村师范原址。内有办公室三数间,教室六十人者二,四十、三十人〔者〕亦各二。现已有保育院拟移人,但该院陈院长谓随时可以停止。次至慈云寺,内有三进,可以住三百人之谱,但教厅拟给与此间女师附小,尚当与交涉。青岩昔为县城,故有城墙,但今则成贵阳之一镇, 生活程度与贵阳相若,学生膳〔费〕每月须十元,乡师学生吃八元一月觉太苦,故亦为移动原因之一。
  在天津第一馆中膳。膳后至赵氏宗祠方言讲习所(住通讯兵团)、赵公专祠(内有中心小学、卫生事务所等)及彭宅(前盐务稽核所)等处。内以赵公专祠为最大,但已为三四机关所占,不能利用。赵系青岩人,有急公好义之善。其子四人, 一为状元,一为县令,县人德之,故为之造专祠也。二点馀借黄质夫等乘渠车囚。与剑修谈青岩之犀勉可容一年级,校具均有,所缺不多,而黄质夫明日即行,必须交出,故决计嘱许侠武于明天来接收。如棺材之屋可用,则放弃青岩亦属易事也。
  三点回。余借刚复至禹门路西南公路局晤莫葵卿,遇邵禹襄及凌君。据莫云,南宁之役西南公路〔局〕损失汽油一百余万gaLlon 加仑,车三辆。现每月需油甘万gallon ,全恃昆明一路。靖西公路虽通,每年只能用三四个月云。车辆方面允介绍与中国运输公司,其运输主任郑熙为浙大毕业生。五点回。六点至华北饭店,应实验中学杨希震、龚启昌、马镇国、赵东元、周华、薛人仰、赵学强七人之约晚膳,到百7川、季梁、剑修诸人。九点囚。高尚志来。十一点半睡。
  寄李凤茹、电
  
在贵阳   晴。晨七点56°,l翩m。午后两点54°,11°5 m。
  
  展张廷休介绍西南联大学生徐家骥来。
  晨七点起。上午八点樊萤君来,知于昨自都匀来。早膳。候家照来,渠因病拟于旬日后赴都匀,此间办事处暂由建人主持其事。九点至自沙井教育厅晤张志韩不值,乃赴南门外气象所晤李良联,知浙大办事处已在测候所成立,有房屋一间,可以堆积箱笼等件。余嘱李良骥准浙大办事员汪济暂住在(此),以便接洽。十点借李良骥至财政厅晤周寄梅。据周云,本年贵州预算为一千二百万之收入,支出则一千三百万,其中八百万由中央补助,湄潭至遵义公路迄未能成功。出遇建设厅长叶纪元,余托其从速完成捕遵公路,渠颇不热心此事。十-点至液体燃料委员会及南京路敦仁里财部盐务运输总局晤朱康伯不值,遂囚。中膳。彭百)11 、黄质夫、刘遵宪来。膳后蔡邦华及许仁章来。许已在青岩接收乡师校产。
  三点莫葵卿来,渠对浙大运输甚肯帮忙,回空十五辆即由彼之介绍与中国运输公司。该公司即合川挂公路局及复兴公司而成。复兴最初乃贸易委员会主持,现则合并于运输公司,为交部与商人合办,有车二千辆,每月需油四十万吨。该公司维持商运,后方勤务部则管前后方之联络,军事委员会西南运输处则更在后方管进出口等事。四点,后方勤务部汽车管理处处长斯卓然来,渠谓俞飞鹏将于十七号来此, 一切车运可与商酌,线区司令部之扣车辆(贵阳姓蔡)亦可由俞指挥云云。余以明日赴遵义,先托建人在此接洽, 三五日后再回贵阳见俞。余托斯立电河池之曹营长,嘱其拨给车辆与浙大应用。六点借刚复至东吴饭店晚膳。膳后田。汤( )恩来。八点半至大东活室洗浴。又晚膳后士楷、蔡邦华等-行九人带行李乘盐务局车来。昨出发,今到。十一点睡。
  接剑修函寄应谋电
  
自贵阳至遵义   晨昙,雾,46°,108° mo 下午睛。晚遵义
  
  520 ,820 m 。
  晚宿环球〔旅馆〕。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交通银行送陈立夫部长赴重庆。来者有欧元怀、李宗恩、张志韩及吴主席、秘书长郑道儒等。据立夫云, 为迁移事部中于救济费项下可拨六万元。余谓此数只作救济学生、教员迁移之用, 于搬运仪器则毫无补益也。北大自在北平至昆明只用十一万元,但北大元仪器可运,而浙大则有二千箱之设备也。余请吴鼎昌主席能于短期内完成遵义湄潭公路。八点,立夫等出发。九点借刚复、建人至大什子阜餐,遇夏振锋与刘遵宪。膳毕借刚复、建人至南京路敦仁里财部盐务局运输处晤朱康伯及陈科长,适士楷已先到, 遂与接洽回空车辆至都匀接教授事。据云赴都匀之车不多。若有空车,需每二吨403 元,即每吨每公里1. 20 也。昨士楷掣彬等十一人(七票)及五百公斤行〔李〕须付280 元,较公路车尚贵卅元。余回招待所。剑修来。
  十二点一刻由招待所出发,乘四号〔车〕赴遵义,同行者刚复与剑修。三点半过乌江渡。现因水小,已有桥梁矣。水面高度为660 公尺,贵阳1080 ,扎佐1380 ,至遵义则900 左右。息烽附近雾甚低,过此则又晴明矣。
  五点抵遵义。至环球旅馆,遇晓峰、振吾、屠达诸人。据晓峰云,知立夫于中午过此,即赴遵义师范,全城士绅欢迎。立夫即谓此屋甚佳,可让与浙大, 而遵师则可迁至梧材。士绅胡宪之等均表赞同。余疑此乃刘县长慕曾之主张也。六点至成都餐室中晚膳。因今日余等未有中膳,故中晚膳合而为一也。膳后至县署晤县长刘慕曾,据云四十与四十一两兵工厂确拟迁至桐梓傅家洞与遵义熊家洞,但刘巳嘱在调潭、绥阳另行物色云。九点半回。
  接李振吾函
  
在遵义   晨阴46°,79° m。晚阴49°,79° m。晚雨。十点
  
  52 0 。
  士楷、波若借彬彬等到遵义,住广泰来〔客椅〕。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借振吾、屠达、剑修等至新新早餐,并约刚复、季梁、邦华诸〔人〕借同察勘屠君所租定之房屋。先至北街邮政局,计三楼,每层三间, 后面连庇可作教室十三四间。对面易宅亦可出租。次至江公祠,现办一小学,有学生三百人。此处建筑甚佳,且居高瞰下,可望全城。左邻为民众教育馆,旁有岩洞。下山至何家大宅,现租作戏园,可住学生三百数十人。相近有周公馆,可作圄。附近尚有民房可租。由此过中正桥人老城,沿城墙至经纬司,有一宅可作女生宿舍。拆入城中县立小学,稍息,遂至遵义师范。该校校长万勉之?不在。共有八个教室兼礼堂、办公室及寝室,于浙大一年级颇适用。浙大设办公室于此。最初晓峰等初至此,县长刘慕曾即有浙大应以遵师为根据地之主张。及屠达来此,遵师学生即迫令浙大办事处撤消,因恐浙大有鹊巢蚂占之嫌。经屠达解帮并保证而止。昨立夫来(大概系受刘县长之暗示) ,对县士绅在遵师演讲,主张遵师以屋让浙大,而浙大担任梧村修理费给与遵师。此事引起遵师教员学生之反对,但浙大固不负责也。
  在成都饭店中膳后,借刚复、振吾及涂长望与陆大之李教官至标营陆军大学,教育氏万耀煌在重庆,由秘书赵人骥(子健,武昌高师毕业) 及陈主任招待。参观教室, 遇叔阿友人童翼( 教务处副处长) ,并至附近之罗庄。四点四。至中国银行晤其主任颜开一,知遵义至浙江汇费8% ,上海16% 。义至农民银行晤其主任胡铭元。六点至成都饭店宴请刘慕曾县长、胡宪之、柏杰生、陈永祥、尹区长及朱穆伯等等。丸点回。
  接陈叔谅电翁咏霓函朱骗先扇
  
〈在贵阳) ( 由遵义〕赴团溪、梧村   晨阴48°,775 m。晚
  
  540 ,820 m 。
  法币汇兑价格去年八月最低。她6 专一百元升至最近唰.英镑3 去D 升至6 D ,港币4.27升至2. ω。黄巫烈来。赵人骥来。汪同租(汪采自之弟)来。陆大教务处长郁,恩绥、王守论来。
  展七点起。八点早餐。至广泰来客拽晤士楷,知渠等已在觅屋,由张孟闯之介绍, 暂与张等同住一院。蔡作屏来,又汪采白之弟汪同祖来, 知其在陆大及外国语文学校当教官,并与胡建人之妹结婚。据〔云〕汪采白现在徽州,中大寄川资去,但仍未返校云。
  十一点借刚复、邦华及县立中学校长吴开治、民众教育馆馆长吴滋椿,同乘四号车赴团溪及梧村。梧村未通公路,须至离遵义二十里桑木埋下车步行九里方至其处。十二点至桑木壤,十二点三刻至梧村,即至张宅。此处有四大宅,均属张氏,昔在东北政界二三十年, 至"丸一八"始回。主人张纯夫适去深溪水, 未遇。四宅均作北京屋格式,现住新征兵七百余人。但其地离飞机场只五公里,而菜蔬一切须由城中购置,且公路不通,故虽树木甚多,风景佳良,民屋亦足敷用,余认以为不适一年级之用。又行八里至深溪水, 至胡凯之戚属家中膳,遇张纯夫。
  三点半在深溪水出发。四号车在此相等,乃行四十分, 约二十五公里,至团溪,为遵义大镇,有一千户。遇夏督学,参观新民小学、华氏新毛'与老宅、J 11 主庙、万寿宵与刘祠六处。其中惟华氏新宅居保育院,万寿宫办女子小学与新民校外,余均住第五十五炮兵团。但团溪因交通、粮食与房屋关系,尚可作一大学校舍,比遵义为胜。五点廿分出发,六点四十分到遵义。晚膳接电话局电话,乃胡建人所打。
  〔与〕刚复等谈至一点。
  
  
由遵义至贵阳   晨阴5 1°,62° m。下午睛。四点57°,
  
  1120 m 。
  展七点半起。与振吾、刚复等商榷,嘱渠等借剑修、季梁、邦华等于日内赴湘潭视察, 并派孟阅、家帧、孙念慈、朱善培等五人为教职员住宅物色委员会。士楷、波若等借彬彬来。十点自遵义乘四号〔车〕出发至贵阳,余一人行。因车后钢板已断,亦不能多载也。十一点半至乌江渡口,因缺汽油,至复兴公司借油,知该公司乌江场场长黄羽吉为浙大毕业生。余到时黄君适不在。借得汽油二加仑后即过江。
  一点过息烽。二点半至贵阳招待所,住109 号。未几建人来,知诚忘有电报来,谓希文已过湘东抵柳州。惜余已人黔,不能与之一聚耳。人生聚散,淘有缘分也。
  至东吴食堂中膳。膳后打一电话至重庆教育部吴士选,知立夫已电张志韩,嘱让遵义师范之屋,并谓薪水暂时只能打七折云云。遇金陵大学张之汶。又李良联来,遵师之校长万君为其姑丈,故余为述此事之经过。晚至"福禄寿"晚膳。膳后至臼玫瑰剃头。回。接屠边及陈剑修电话。剑修主张占县立小学作为一年级校舍,余甚不赞同此意。拟一电稿与王军谋。振公来电,知希文长假已准。但一日电(衡阳)至二十始到,反在柳州函之后一天,时希文已抵柳州。余即电振公嘱往柳州邀希文来筑。
  接;尽谋电诚忘电振公函
  
在贵阳   晨昙48°,109° m o 午5驴,睛,1 1 30 m。晚北风
  
  480 .1 060 m 。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财厅晤周寄梅不值。遂至禹门〔路)西南公路局晤奠葵卿。据云,中国运输公司有车十五辆,本拟于运兵至柳州后回宜山为浙大运物件,但将军需运往宾阳,应托后方勤务部部长俞飞鹏打一电报与柳州副线区司令蒋锄欧。又谓西南公路管理局有车五辆,其号码为5861 、5868 、5872 、5874 、5867 ,于昨出发载水泥赴三江口,已嘱其到目的地后即赴宜山为浙大装载仪器之用,嘱浙大即派人至三江口押车回宜山。余出至贵州公路局〔晤〕陈汝普及汽车修理厂陈玉麟,均未值。中午借建人、尚志二人赴北方食堂中膳。膳后回。作函二通。
  四点借侯家熙、胡建人至西门外川黔路上八公里处之玉龙山后方勤务部办公室晤俞飞鹏,托其设法拨车运浙大图书仪器。俞一味推语,谓军用繁重,万无法为浙大运件,劝用水路,由柳州转衡阳,赴沙市, 上重庆云云。余谓河池曹营长已允设法,只要俞去函电,渠始允去函。此外对于致电与蒋锄欧亦认为非必要,因不知该卡五车现在何处也。
  六点回。六点半教育厅张志鞠来。余首述遵义方面经过情形,谓浙大并无强迫遵师迁移之意,但前日之事全由陈部长自动。张述遵师之困难,最后谓候得部令后再谈云云。借建人等至松鹤园晚膳。
  接振公电 寄允敏、希文
  
在贵阳   阴。44°,102° m。午后阴46°,1°6°。雨。晚
  
  40 0 。
  敌人攻入萧山,绍兴危。卢-f迫米。
  展七点半起。九点至南门外气象所浙大办事处,奇徐志萝一电,请陈裕光之妹担任一年级英文。乘四号车至油榨街农业改进所,值星期日不办公。至朱凤美寓,知四日前所中新造屋失火。其南邻为火药库,幸南方未遭延及,该所老屋亦得免,不然则校中所藏仪器九十余箱亦必遭焚如矣。
  D1t)lJ 明水及徐先志。明水独居一室,为伯秋设祭座。见余, 哭失声,余亦不能自制。一以悲伯秋之死, 一以思侠魂也。余每次至筑,必迦伯秋。不图去夏六月至此,则故居犹在而人物已非矣。余劝明水就浙大一年级女生指导员, 傅心有所寄托也。在此遇罔张东光及二年级生项君。十一点回至气象所。
  十二点在招待所中膳。晚假寐半小时。出外购送樊翰章结婚之礼物毛台毯一张,计费丸元。贵阳物价高出宜山数倍。如花生米宜每斤三角,贵阳一元;黄果宜山二角五,贵阳五角。甚至鸡狼毫亦须七角一支也。晚与建人谈,适屠达有电话来,报告张厅长已有电致遭义师范,嘱勿让校址与浙大。余告以若无遵师,则一年级决在青岩矣。余约建人主持一年级,以剑修必不能且不愿来青岩。但以误会过深,建人不愿就,推彭百)11 主持。
  接后方勤务部寄来曹营长及然.司令函钱?振公也寄惠谋函振公二函
  
〔贵阳〕   阴。晨37°,1删m。晚34°,97° mo 晚雨。
  
  那山失守。周i台春来。此$面英来。
  展七点三刻起。早餐后八点半至中央银行询校款,知八万元电汇已到,但存款须保人。余乃至交通银行瞄经理程觉民,即远帆之弟志颐也。渠允即为向中行提出后即再交行,并允代提余私人米到款八百余。拨1 66 元汇交上海杨允中,为还表款之用。在此遇大夏〔大学〕注册课主任蓝君(现兼科学馆主任)、清华中学校长王君。未儿周寄梅来,余与谈遵义师范校址事,渠极劝浙大勿取遵师。余乃决意留一年级在青岩, 定二月八日上课。卡点半至西南公路局晤郑汝纯(熙)不值。晤葵卿(莫德0 ,并至贵州公路局晤局长姚恩蝶及专员陈汝善,请渠等派专车至都匀、六寨接浙大之教员与学生。姚允于一周内派卡车赴都匀载行李,并增加六寨、都匀之车辆,肉目前每周各只一次也。中午四。与彭百川、胡建人谈一年级主任事。因地点定青岩,剑修不愿干,而胡建人又以争执地点有攘夺嫌疑不欲干,故推百) I! 。百川深知二人之苦衷,而一方正求解脱教部救济处事,故允担任。
  二点至大夏大学晤欧元怀,嘱介绍英文教员。渠允电周永安、教厅王文俊。又大夏大学教员曾慎因病求去,适浙大农化需微生物教员,蚕桑亦需人,故拟聘曾。
  余以中途聘人理应与原机关相商,故告之。三点至气象所,时校中适到二车仪器,由叶小青、姚询问押来,定于押车八辆赴遵义。四点半至西湖饭店附近航空委员会养〔氧〕气制造所〔晤〕所长葛正权,知该所由汉口移来,原为英俄合办,以卅万元购之,现能出70∞ liter 升之养气管五十筒云。又谓柳州空战后俄国飞机师与航委会主任发生阻醋,七十余人相率回渝云。借至招待所晚膳。
  馁诚忘僻电赵眷吾函蕴明二函鲁珍函高尚志函外交部朱世明函(以上振公寄来) 查仲勉函寄振公电(嘱赴柳觅邮政局二广军邮平邮监理张锡扬,设法走t宾阳)
  
在贵阳   阴。晨37°,96° m。午40°,98° mo 晚40°,10°0
  
  m 。晚雪。
  《贵州日报》及《中央日报》发表汪精卫与倭所订《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及附件,由高宗武、陶希圣披露。李宗恩来。万勉之来。
  晨七点半起。温度更低。昨晨- 1. 5 ,房中37 0 。今日外间地上有冰,水缸中结冰厚寸许。自民甘六年离杭州、南京以后所未经见者也。丸点晤彭百川于普定路24 号教育部中小教员第四服务团。渠允于日内向赴青岩。囚。见报载高宗武与陶希圣所揭发汪精卫与日人所订之卖国条〔约), 几于将全国资源尽人日人掌握,而外交、军事则须受日人之监督。内分《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 ,内分四条及附件一《调整日支新关系之原则》共五条,附件二《日支新关系调整要项》。此项文件于十二月五日由影佐交周佛海、梅思平,十二月卅在沪签字。日人对于气象亦极注意,其附件二第三条( 一)日支满三国对于资源之开发、关税、交易、航空、交通、通讯、气象、测量等缔结所要之协定;又(六)关于中国交通、通讯、气象及测量之发达,日本予以所要之援助。
  十一点晤周寄梅。十二点半至交通银行, 应经理程觉民之邀中膳,到中国运输公司经理谢文龙、吴诛青、禁烟督察处张道宏、姚思撩等。二点至气象所。并至中央医院牙科看牙,遇刘延蔚及其夫人。牙科主任为蒋祝华。据云,余upper 2ndmolar 上脖第二个磨牙尚可补。惟下molar 磨牙角太高,须佳去。约明日再去。三点半回。候家熙、田德望来。
  接孟闻函士楷函皮作琼寄吴士选电悲谋电寄士楷、屠达(耀明)、皮作琼、陈鸿遥IHé. . 1940 年却3
  
在贵阳   晨阴38°,99° ITI。午4°。,99° 1TI° 午后44°,
  
  1010 ITI O报载绍兴柯桥、钱消失守, 后于今日克复。
  展七点起。八点接省公路局姚局长电,允明日借汽车至青岩。九点至教育厅,遇前南京女子师范学生谢文耀。与张志韩谈,如l 贵州有高中七处, 其中铜仁之国立第二、安顺之庚款中学与中央实巾为国立,此外,清镇之中山中学亦为国立,私立者尚有清华中学云。遵师校址渠己复电,谓梧材屋小不能容。余告张以余亦已复部,一年级决在青岩。但请渠交涉将乡村师范原有赵氏宗祠及方言讲习所向交通兵团收回,作为校址。渠允由青岩宋怀中主任及女师章校长益三设法办理。出至建设厅晤虞振铺,并豆贵阳县公署Pa县长李大光。渠允打电话与青岩胡队长,因区长刘君适在贵阳也。至省立医院晤贾院长不值,囚。在超与张文美二教官来。
  午后至中央民院看牙科,蒋祝华谓余左上第二Molar 磨牙有洞,故吃食时咬在上面觉痛。余于两年前即偶觉咬物时左面下Molat 有痛苦,经香港周牙科用X 光照不见什么。最近则每次吃饭均觉痛,且证明所痛在上面也。四点半李宗恩来,谓检查我校新生体格,贵阳医学院可以担任,嘱新生于星期六晨九点往。五点至同乐社洗浴。系新辟浴室,门尚未做,故觉冷也。
  至扬子茶室晚腾,膳后至圈。防空学校王炳庭来。晚中国联运公司王镜如来,谓渠有车可运货,自都匀至遵义来囚以每公里每吨1. 70 计。去时运盐, 每吨可得61 ft 。如免除养路费,则来回可省每公里12 ft , 故只要出每公里90ft 足矣。
  接李乔年等闲寄建设厅(索回表)
  
在贵阳   晨阴38°,1015 m。午44°,1°60 m。
  
  丁祖炎来。樊平常(君穆)米。庄诫( 子信) 来。至背着一走, 附刘文焕、陈维坤。
  展七点起。待彭百)1 1, 至九点半来。乘公路局姚思糠局长车赴青岩,百) 11 、建人同行。自贵阳至肯岩31 公里。10 ;30 到青岩。先至真武宫,由张名德、倪振群二人引导视察教室。现因保育院陈维坤带领学生数十住真武宫内,坚不肯让。数次欲以万寿宫与赵公专祠屋与乡师之慈云〔寺〕对调,余前次来青岩时即不允。因慈云寺教厅己允拨女师附小,由张志韩情让与浙大, 且该二地不能性浙大二百学生,管理亦不便,故拒绝之。
  一点至天津第一馆中膳。腊后晤中大商科毕业生刘文焕,系青岩刘处长家人也。2;36 由青岩出发因。3;30 至招待所。
  晚葛正权来, 借出至华北饭庄晚餐。据葛云, 我军曾购得德国高射炮一尊,此炮口径约1 0 cm ,共有三十七个表。放射时须用七个人读表,由镜中可以断定飞机之高度、速度,以及所发之炮弹是否方向、高度准确,随时可以更正。一候看准以后,电门一开, 四炮同时发放,且可随飞机而走,有百分之八十准确程度。用此炮在南京与汉口已打落敌机五十架。惜以子弹用罄,不能再用。若每城有此等高射炮二尊,则敌机即不敢近矣。七点半回。章之汶来,余托其接洽英文教员。又丁祖炎来,渠于二号龙泉出发, 四号到金华停一天,六日至鹰潭停四日,十九至宜山云。
  接壮予函王子7号函接定安、叔谅、士芳、惠谋、振公、胡伦消函寄蕴明函王肇奋函张左手谋电
  
〔贵阳〕   昙晨38° 1ωOm
  
  美日商约失效。
  晨七点半起。樊君穆(平章)来,约明日为萤君证婚, 余却之。八点半至绥靖公署晤参谋长王天鸣,约其函军政部通讯兵团第二团团长王涛(为生) ,为迁让青岩方言讲习所驻扎之通讯兵事。该屋原由乡村师泡借与通讯兵团者。出至禹门路晤莫葵卿。十点回寓。作函与陈鸿邃,并另函鸿造转交留都匀四十位同事函。渠等希望校车去接,实际则欲校中雇车送彼等到遵义耳,此事安能办到?若如此则留宜山、独山者亦一例要送到遵义, 即已到遵义之人亦全家须发旅费也。何不识大体至于如此!故余决意在宜出发诸教职员单身者一律发五十元,有家眷同行者一律发一百元,并以此意告惹谋与壮予。
  午后二点半至中央医院晤牙科医生蒋祝华,仍不能觅得余上左二臼牙受痛之地点。阳点回。六点至交〔通〕银行,时周寄梅、彭湖、叶纪元、皮作琼等适在开会。
  今晚余请交通界人,到郑熙、莫葵卿、谢文龙、姚思谦、陈汝善、李宗恩及建人、侯家照与高尚志。菜系交行厨子所办,费卅元, 合水果、酒、饭、烟共费三十八元,加小账七元。姚允开青岩及都匀专车,郑则允将宜山仪器悉数运黔。十点睡。
  接希文一月一日衡阳来电(嘱赴桂林栩晤)又一月十j[,大糖函茅唐臣介绍农民银行经理王醒吾三子宗德借读函接诚忘电王天l呜函寄陈鸿遣函叉鸿遥转留都各教授函壮予、王军谋函
  
〔贵阳〕   晨阴43°,1055 m。午阴46°,II00。微雨。
  
  晨H否军政部通讯兵团第三团团长王涛(为生) 。中央周张道俭来。夏定城来。晚程觉民、胡耀请客,未往。
  晨七点廿分起。胡建人来, 知昨晚接洽车辆,至今晨三点盐务署人始来, 谓军政部运盐新车十辆可于今晨开赴都匀,回途装载仪器。以每公里每吨84 ~ 计,每车二吨半,自都匀至贵阳1 68 公里, 即为352.8 元也。即决定曲高尚志君押车赴都匀运载仪器来筑。八点半至次南门外师范学校通讯兵团团部晤其团长王涛(为生) ,为青岩方言讲习所驻扎兵士让屋事。王系d碟县人,与赵德华为幼年同学。
  即打电话至青岩营部, 嘱让屋。据王云,浙大毕业生谢志公等均在该团教书瓦。
  riïJ至气象所。作函与王天鸣参谋长,嘱函遵义江公祠成城小学占据屋宇之师管区补充营让屋事。回。中央图书馆职员张道俭来,知其奉派来此察看地母洞文澜阁之《四库全书》。据云,地母洞冬季尚干, 而前盖之木顶屋经去夏余视察主张政瓦顶后现已照改矣。贵阳图书馆有书二万余册,但余看书目则近购之书极少。
  贵州文选征集馆由任可澄等主持, 己出《黔南丛刊》三期, 于文通书局出售云。
  午后一点半至中央医院看牙科。蒋祝华以银粉补上左第二臼牙。补〔后〕食物觉稍好,不如未补前之食时痛苦矣。三点至气象所。中央联运社王镜如、郑悯元来。四点至东吴食府贺樊萤君与吴兴吴女士订婚。吴向在电政管理局办事。液体燃料委员会王绍成( 号乐明)主婚。到樊君穆(平章) 、彭百) 11 、李良琪、参议会副会长商文若?五六十人。王绍成允售汽油三百gal 加仑与浙大,价为11 . 80。六点回。
  晚膀。膳后百川、建人来。九点三刻睡。
  接孙毓华函王军谋电俞飞鹏函寄绥精公署参谋长王天鸣雨缪苏魂踊
  
在贵阳   微雨。晨44°,106° mo 午阴48°,1°55° 下午见
  
  阳光。晚微雨44 0 , 1060 m 。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中央医院看二年级学生朱祖鳖病。朱,常州人,高六尺二兰寸, 为校中最高之学生,以患肋膜炎人院。现热川已退,叮无虞云。看牙科医生蒋祝华,知昨所补牙应~'(f飞{/\ 1叫上Molar如右图红墨水〔此处为黑色〕所示。蒋医谓最后臼县山,叫2川上Molar牙亦虫主,并介绍见遵义薛医生。
  九点馀至气象所办事处。十点至中华南路邮政局南文通书局购书。购得郑珍( 子尹)所编《播雅》二十四卷八本, 宣统三年文通书局印,有唐树义、莫友芝威丰三年序,索价三元二角。又三合胡宵序、罗文彬编《平黔纪略》二十卷,分六本,民十七年印,价三元。
  十二点回。彭百川来。借百川与建人中膳,讨论一年级开学诸事。未几遵义师范校长万勉之及李良骥来,申说过去为争校址之误会,并谓师范课堂有空,可以让浙大,并极富遵义人朱穆伯及督学王守论之坏。四点至南门外办公室,交汪济、建人、家照以购油及车运之款。六点囚。晚膳。膳后至铜象台。
  贵阳物价高于广西。如黄果宜山二角半一斤,筑五角一斤; 米每石二百五六十斤.价四十余元;棕榄皂1. 40 一块:金龙牌热水瓶二磅者六元五, 三磅者十三元;饼干普通者一元八角一磅;煤四十余元一吨; 汽油每加仑十四五元,液体燃料委员会价每加仑1 1. 80 ; 棉花每斤二元一角;洋布至少七八角一尺。学生包饭每月需十二Y巳。
  接丁绪贤函陈剑修函~谋电寄主事i某电
  
由贵阳至遵义   晨微雨39°。晚至遵义39°.78° m。
  
  晨七点起。八点汪济来,借至交通银行晤程觉民,嘱其汇款一万六千五百元至遵义。据云呵由农民银行汇出。又交汪济款一千五百元。待中央联运社王镜如不至。余于十点半乘四号车出发,别胡建人、侯家照等。时雨已止,但云低,离地不及二百公尺。田野间油菜已开花,但不盛,且矮小不盈尺半也。公路以近贵阳二十公里一段为最坏,至息烽以北渐佳。
  一点左右至乌江北岸。在乌江食堂中膳,每人五角,近已涨〔至〕六角矣。膳来极速,即过江。行未十四公里,路上遇校中郭颐春太太抱小孩向北行。询之,知郭君押仪器车昨晨十一点出发,至傍晚过乌江后撞车,不能行,在途过…晚,打电话至乌江西南公路局修理站, 尚未来修, 乃辈小孩赴刀把水(站名)购食物云。余擎之同至遵义。
  三点至寰球旅社,遇士楷,遂回至寓中,在老城内水曲同街三号。张孟闻、晓峰均住此。外有一小院, 种花木。中厅两廊均住人c 主人郭姓,陆大教官。余辈住屋本己租与惠姓,因其人来到,攸暂租一廊下楼下屋三间。对面三间高尚志租。此外尚〔有〕陆大教官三四人亦租此屋。院内有恶犬,目中系廊下,至晚则放出。故晚间回寓每偏偏也。剑修、季梁来,借至寰球晤湄潭严浦泉县长。渠亦于今日抵此。
  〈亦) (以〕严介绍晤廿八师师长刘伯龙,知其师代丸十丸师主持贵州之治安。邀严县长在南京饭店晚腊,到刚复、季梁、振吾、剑修及邦华等。据严云,自遵义至漏潭之公路路面二月可就,石桥三四月可就云。十点别严君回。
  接伯韩、雄弟函允敏二函梅二函希文柳州函蕴明函诚忘函振公函孙玉书函希文衡阳函通伯函应廉鑫〔疑为"应廉耕.. )函笛姊函九弟函接黄国~、金光祖函寄叔谅函日i2 . I 归0 年287
  
在遵义   晨阴35°,76° m。晚40°,82° m。
  
  晨八点起。九点晤同寓水曲同街三号东厢楼上之章益裁君,系陆大教官。渠系青旧人,在绍兴带兵驻扎多年,肉是建有产业也,对于现任绍兴专员贺扬灵尤不满意。次H否楼上房东郭惠苍,亦系陆大教官,绥阳人,于民廿三年购此屋云。下楼至寓,长望、刚复、润科、善培等来。又外语学校教员刘君及其夫人,系美国Califomja人,原在外语学校教课,为学生所轰,故求至浙大教课。余告以浙大已电请教员,能来否未定。十一点至南京酒家。今日振吾等五院长请严浦泉及豫章中学董事长郑振汉(仰三) , 亦为陆大教宫。
  三点至寰球召集会议,到振吾、蔡邦华、刚复、晓峰、季梁、剑修、屠耀明诸人。
  适有松江中学毕业生王克整来。渠欲不考进浙大,未准。决定二月廿二上课,电知宜山, 并在滇川黔垣登报广告。五点借蔡邦华回寓。晚膳后张孟闻来。又与士楷谈,知此次迁移自宜山至都匀费8∞余元,自都匀至贵阳280 元,又贵阳旅馆费十余元,向贵阳至遵义180 元,合约1 3∞元。余在宜山付8∞,都匀2∞,今日又交三百元。合一千三百元,但一月份膳〔费〕未付,概归士楷担负矣。
  接徐尚电束星北函陆大将官班朱浓介绍苏州学生王克辈函
  
在遵义   晨雨39°,80° m o 晚43°,80° m。雨终日。
  
  展七点半起。作函与二姊,并附彬彬致森森函。丸点至老城,刚复等均尚未早餐。十点徒步往城北陆军大学。途遇外国语学校吴光杰,渠有女己考入云南中正医学院习医,未满一学期因畏解剖中途回家,欲人浙大。余颇难之。至陆军大学,遇万耀煌教育长。据〔云〕陆大决于六月移重庆,原校址已由军令部给步兵学校,而子弹库则给与测绘学校。余嘱其将周副军长宅让租与浙大,渠允楼下可让。架亦认遵义空袭堪虞,谓城中〔仅〕一尊高射炮云云。
  十二点回。中膳。膳后至城中看屋。初至老城何家巷,系三楼三底屋,但楼不高,无厨房,且出路坏。案'价五十元,无一顾价值。次至文化路玉皇观十号蔡邦华其屋,亦三楼三底,较高大, 且为新屋,但蔡已移人。余告以价尚廉,故不愿再迁矣。
  出至石家堡李姓屋,新造屋,亦为三上三下,但索价八十元,嫌太贵。遂至南门,有潜龙井i 城外有胜龙泉,为全城饮水之源也。至南泉寺。三点,余至江公祠,见驻兵未退。办公室只一间,且有职员七八人住在内, 实嫌逼仄也。晤振吾。
  晚五点回。亦秋来。晚膳后阅郑子尹编《播雅》一、二卷。据《播雅》卷一程生云诗知,桃源洞曾有太自亭,井有杨颠仙题刻三首,均明末人也。大觉寺在城北十五里,为北乡名胜。谈亮(明代)有大觉寺诗,有"风摇石笋撑高阁,花带天桥渡小澳"之句。寺在栗溪上。消韧J 闵相所造。遵义新旧二城间为湘溪,一日穆家川。
  接欧元怀函教部电寄二姊函
  
   雨。晨38°,795 m。晚五点雪43°,74° m。
  
  (得宁波陷落消息,绍兴亦必无季矣。祖国沦亡,岂不痛哉1)[ 补注:此说不确〕今日起开始办公,在江公祠。
  晨七点半起。作函二通。九点至江公祠办公。现尚只一间房可用,余均为士兵所占,楼上则住学生。今日住遵义之我校学生又与遵义师范略有误会。缘住遵师学生现约有四五十人, 今日遵师忽将大门关闭,限于上午十点半至十一点半,下午四至五出人。事先未曾与屠耀明〔联系), 学生均不知情, 因此有将锁扭去及撞门之举。中午屠君往遵师。午后遵师教务主任李君来报告此事。余瞩李君将校中规则公布, 一方余当再三吁嘱学生。中午十二点回。中膳。
  丁荣南在寓中膳,谈及分校预算未定,八月至十二月份账不能报销。余即去叔谅一电,限定经常费每月六千,临时〔费〕年二万元,而教部所核准者为经常〔费〕每月四千,建设费四万元。下午四点沈尚贤自宜山来,拟在江公祠设无线电,以备与宜山通报。交通银行俞主任来,知程觉民已过遵赴渝,前交汇之一万六千五百元已到。
  五点回。刚复、振吾、剑修来。晚膳后章益裁及孟闻来,谈及参谋人物,渠推杨杰(耿光)为首,而白健生、程潜次之。又谓长沙之胜利得力于汉口法国轮上无线电报告,知日兵只带三日之粮,故敢于袭击云云。又谓宁波已失守云云。
  接胡凤初函寄姜伯韩函梅函雨岩函欧元怀函黄海平函叔谅电(预算分校月六千元. I临时二万)
  
   大雪。晨37°,71° m。晚42°,75° m。阴。
  
  宾阳、武鸣均于今日失守。展到遵师晤周贤楼。束星北来。晚得贵阳电,知都匀仪器十辆已到贷阳,女生己自宜山出发。
  晨七点馀起。作函与九弟、雄弟。丸点束星北来。渠此次迁移共费千金, 借债六七百元,故求学校设法补助。余谓学校须顾本身经济能力,而对于同人不能〔不〕一例看待,故津贴单人每人五十元,有眷者每人百元,已属最大能力,而许多人得殊不足以补其损失于什一。但学校固不能专顾少数眷属行李众多之人,即如余个人单迁移费己费千三百元之巨,于得一百实不足以偿其所失,不过略表学校之微意耳。渠谓余元政治手腕,作事太迟疑。余谓浙大不久当有政治手腕〔者〕来做校长也。
  十一点至遵义师范看我校学生。昨遵师忽于上午以锁闭门,我校学生欲出外不得,索匙未到,破扉而出。昨下午遵师教务主任周贤模来告余。余责以遵师欲锁门何以事先不将时间通知。至于学生破扉, 自应予以责备。余并责周之不应煽动学生。不料昨晚周去后召集遵师学生训话,对于浙大学生大加批评,因此我校学生又起质问。今晨余至遵师又叮嘱周某弗为煽动学生之言论,以减除两方之误会。
  午后二点至江公祠办公室。又腾出一间开筹备委员会,到振吾、邦华、刚复、晓峰、剑修、屠耀明及陆子桐,决定于阴历年后即派人前往湄潭。五点半至豫章中学应郑振汉之约,未与宴即回。
  寄:tL弟、雄弟函杨允中函
  
   晨阴34° 万5 m。午37°,82° m。微雨。晚阴37°,805 m。
  rÍ 同祖夫妇来。学生董维良来。
  晨七点馀起。八点半至江公祠。寄电与吴主〔席〕达锥,谓浙大决移湄潭,请其设法令湄遵公路早日筑就。又函教部报告在青岩与遵义开课日期。函湘潭严浦泉县长,嘱其觅一百余家住宅,为浙大移入漏潭之用。又令设觅工人运仪器由遵义至湄潭。十一点半晤陈剑修,请其为主任导师。十二点回。中膳后晤亦秋,渠方移人本寓对面楼下住(同住水嗣街三号) 。二点半至江公祠。与剑修往晤俞介凡不值。
  下午汪同祖及其夫人(胡建人之妹)来。余托其觅寓所,因余现寓(郭寓楼下)本巳租与惠姓,本月二十必须让出也。又中午借陆子桐赴何家巷看屋。此次遵义地方人士虽云竭诚欢迎浙大来遵,尽力觅屋,县长犹力言彼可负责,而实际竟无一处公所可拨。何家巷柏氏大宅本做戏园,出植与穷苦之家数十人,每年所得不过二百元,尚且不能收得,而租与浙大则年得12∞元。兼之破户人家均须由浙大做恶人来驱逐,而修理费五千房东全不肯认。现做办公室之江公祠亦不能出让,必须另租民房与以修理,而晓峰、振吾、剑修诸君尚以为遵义人士真是竭诚欢迎,此真受骗不知中其术。吾则以遵义直无一顾之价值也。晚六点因。楼上吃晚膳时大闹如跳舞然,尘灰尽落饭菜中,使人不能下咽。
  现在总务处办公室之校工袁字定,询知为东关后澳人,尚礼先生之侄, 与绪英、绪钩为摘堂兄弟云, 与绪英同年,五十八岁。
  接振公函
  寄数部电吴士选电吴主席鼎昌{达锐)电又严浦泉函李良骤雨寄壮- f 函
   晨阴36° 79° m 下午见阳光
  
  中午胡学源请客,未往。
  展七点半起。九点至遵义县立初中晤其校长傅梦秋,嘱觅屋。据云渠有一屋,在其寓下手,即经历司十号。现租与刘姓,不日去渝,嘱于下午五点去看屋。但下午四点与士楷前往,则傅未回家。询其家中人,谓其寓下之屋租与陆大都主任。至五点士楷又往,仍未回。可知傅为人之不诚实矣。十点至江公祠。作函数通。十二点回。中膳。下午二点借士楷至罗庄晤汪同祖夫妇。罗庄屋虽大,能住人之房间不多。自中正桥至陆大需卅分钟,再〈又〉罗庄又十分钟。其地适于作实验室。
  四点馀囚。晚阅《播雅》。郑子尹所搜集诸诗人只雍正时代之苏鲍饶有科学意识, 其于时季花木均极注意,于物候如燕来桃谢等等均见诗。此外尚〔有〕秋分、立冬、立秋、修模诸诗。《修棋桃源洞》注下有"挑源〈山)(洞〕在湘山北山腰, 石囊幽通,中广丈许,南北修百步,壁上多古刻。明统志所谓仿佛桃源者也。"洞上会仙亭( 按宜山之北山名会仙山,此山名当因滴仙故)建自元大德二年,明永乐重修,至郑子尹时尚存。清初遵义罗氏以科甲起家。罗云师(其昭)康熙己卵举人。其弟其昌要酋举人,丙戌进士,河南乡试正试官。其章,四川富顺训导。云师子弥商,雍正要卵举人, 丁未进士, 升监察御史;弥素, ( 康熙)(雍正〕葵卵举人,官云南江川知县; 弥元,雍正丙午举人。其昌子弥敬,雍正甲辰举人, 并以学行称。罗氏居郡东二十里杏花桥。至道咸之间,郑子尹过其里,访遗文轶事,均不可得。罗御史弥高《晓渡乌江》诗:"晨下老君关, 江光汹涌间。人辞巳子国,日上霸王山。"据〔云〕霸王山即乌江南岸养龙站一带地,北岸老君关。
  接陈鸿遥、彭百)11 、郭一岑侄女郭佩玉、建设厅寄毅侯函允敏、通伯函孙毓华函彭百)11 、陈鸿遥
  
   阴。晨38°,800 m。晚50°,755 mo
  
  宜山被炸周年。
  晨七点半起。丸点至校。据屠耀明云,遵义人士对于江公祠并非不肯让给,惟必须浙大留遵义,不去湄潭。余对于遵义人士, 尤其是县长刘慕曾之不实际援助而但敷衍面子为是极为痛心。迄今浙大尚未能得一处公共房子可以不出租金不加修理者。如何家巷三号柏杰生之屋,出12∞ 元之租金,尚须添加五千元之修理费,全由房客担任。较之浙大抵建德、宜山或泰和时之大部分不出一元租金者相比,何啻霄壤也。
  中午蔡邦华、徐季旦、朱普培及谈家帧来,知老城何家巷(柏家屋在新城)犀经交通银行陆某转租与浙大。但县长刘为讨好四十二兵工厂厂长陈正修起见,硬要1陆君将此屋让与陈住。可见刘慕曾之惟以敷衍为能事也。幸徐季旦与陈为留法同学, 且陈亦为浙青田人,不欲强占。故余与徐谈,决由浙大租下该〔屋),只以三间转租与陈, 请季旦与之面拾。午后二点至江公祠,遇屠耀明,借至大仕巷十一号看屋。又至杨柳街看女生宿舍犀。
  三点四江公树。学生解俊民来, 为物理系三年级生,兴化人, 其人神精似受剌激,余宽慰之。上午十一点,余至蚕桑研究所晤蔡作屏,遇顾青虹、吴学搏及李述明。李卧病在床。下午接诚忘来函,内附希文廿号自宾阳寄明片,谓"儿于柳州及迁江各上一函。迁江一天到宾阳,昨晚到的。今天搬家到乡下。此地离火线约百里或七八十里云云。今天大概是20 号吧。儿不死,有机会总上函问候大人,儿死了就算了。谨祝福安。儿希文上"云云。读之痛心,晚作一复。
  接卫生-谋揭朱骗先、陈立夫函章诚忘函叔访( ( 电〉四日电(报告湘湖失守) 希文上月廿臼函(已到宾阳)壮予二函毅侯函吴士选函许侠武函侯家照函梅函傅梦秋寄许侠武函教育部电
  
在遵义   晨有雪意40°,74° m。晚阴45°,76° m。
  吴开治、朱穆伯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至校。寄梅儿款洋八十元,交由中行转汇重庆。遵义旧城小学校长吴开治来。吴,梧村人,即前次借往梧村者。渠欲来校旁昕,余嘱其与教师个别接洽。朱穆伯来,谈及礼义坝、老蒲场一带可以贮藏仪器之地点。据谓礼义坝之喻君粥有大屋及庙可以出租,而老蒲场之区公所则或可以借用作截站也。此事当与刘县长商之。据屠耀明云,今晨遵师潘姓庶务将大门打下,预备由周贤模拍照,为浙大学生所见,包围之使不得拍,因恐周将寄照至贵阳, 藉以张大其辞也,以此又发生小纠纷。后经晓峰约遵师教员李简斋等谈此事,希望不至于再闹大矣。
  为遵师冒士绅李彼泉等名电陈教部谓遵师有困难,今日去一电与教部。据晓峰云,傅梦秋允将自己屋楼上或楼下租与余住,共五间,则比水嗣街为大矣。
  下午五点至桃源山巅,上有观音堂,再上至最高点乃城墙也,遵义新旧二城一望在目。度倭机若来,必走南北向或NE-SW ,而最危险者为丁字街一段也。五点借范祖珠回寓,嘱其于明日起为彬彬等补课。晚晓峰来。余阅《平黔纪略》一书卷六,述咸丰九年遵义知县江炳琳拒苗匪白号死难事,死于十一月十三日,江公祠作十月,误。
  《播雅》唐惟克《看云》诗"几回淡淡几回浓,道是无心又改容。不为苍生敷作雨,偏于间处作奇峰。"
  接中央研究院选举评议员函件
  寄希文宾阳函梅重庆函(汇洋80 元) 卢温甫、陈通伯、许应期、冯家铮教育部电(为遵师捏造李镀庵〔日记正文中记为"李彼泉.. )等电事) 寄孙玉书函
在遵义   晨阴40°,75° rno 晚阴46°,,75° m。人夜雨。
  
  今日大除夕。范祖珠来教小孩。学生卢成春来售游艺票。
  晨七点一刻起。九点至江公祠办公。按江公祠系纪念前遵义县长江炳琳,四川江津人,咸丰时为遵义知县,适臼号贼陷酒潭,过〈二)( 三〕渡关,多趋遵义d 江炳琳以五百人由黄滩渡河驰至团溪。贼骤至,练团溃。炳琳单骑走回,未入城, 急调团练、三千同往。尚未集,炳琳先驰至隆平,贼已集两路口。{江〕摩军进击,贼败走。夜分贼大至,团练人少且罢,炳琳突围走。未一里,伏起。炳琳力战负创不能脱,自例。时咸丰九年十一月十三日也。按遵义东, 崇峰隐天, 亘若长城,俗日岭子。南有三渡关,以有上渡、中渡、下渡得名,为自府至漏、瓮要道。岭北有板角关,道出绥阳。二关南北相距八十里,中皆丛岩峭壁,实府东保障云。
  中午四。在楼上章益裁教官处中膳,到晓峰、士楷及四十二兵工厂厂长陈正修,乃陈诚(辞修)之弟也。渠夫人系庄智焕之妹。陈与章益裁为青田间乡云。据陈云,欧洲Maginot 马基诺防线乃筑在三十公尺之下。三点至江公祠。谢幼伟来,知郭洽周亦已到遵义矣。四点至环球晤李振吾,遇朱穆伯。余方欲出门至遵义师〔范) ,适遇王驾吾、许绍光及周贤模。余告周弗再造谣生事,为免除两方误会起见,由浙大派职员住遵师,而遵师方面〈有) (亦〕派负责人主持接洽,可免误会。周又责浙大无信义,致令驾吾怒,拂袖而去。五点半囚。祭祖,为侠及衡特设位祭之。
  侠没己年半矣。
  接卢析薪函陈鸿遥(误寄徐谷般函)寄陈鸿遥(退函) 迪生函蔡先生、翁咏霓函(为选举事)
  
   阴历元旦晨阴40° 72° m日中有晴意
  晨七点起。昨晚间寓者大作方城之战,房东郭家、对门楼上刘家与楼上章家各一桌。刘家直打牌至天明未体,可称善于守岁者矣。九点至街上,则店家尽关闭。
  此间阴历元旦仍守旧习不改,甚于他处。许绍光及房东郭惠昌来。又郭洽周来,知在都匀若干眷属尚不能成行, 因贵州公路局只开一次专车也。余拟电贵阳将已购到之汽油300 gal 加仑分贵州公路局100 肘,以便开车前往。
  约振吾、刚复、季梁在寓中膳。膳后军校赵人骥来,约余下星期一(十二)晨八点纪念周演讲,余向陆大借马骑往湄懂。三点借彬彬与超超二人往江公祠。过忠义庙, 经桃濒洞,其中石刻皆已漫灭, 不可卒读。经怀白、听莺诸亭至挑源山。山巅原有滴仙楼, 嘉庆时郡守赵遵律建, 以太自《自回马上闻莺H 及《赠徐安宜》二)诗,盖以臼因为即今遵义东之臼田党坝也。郑子尹在《播雅》卷十四《滴仙楼》注下己详辨其误,而后人不考,仍附会风雅,何其陋也。绥阳县有愚溪书院,所以纪念柳宗元,亦同一无聊。盖以柳曾有"播州非人所属,愿与刘禹锡互调",遂有此种附会耳。借彬等至兴隆井。出新东门,沿城垣至环城马路,见道旁一穴可以穿山而出,可容千人。彬彬久不运动,故足生冻〔疮),不善行。渠到冬不喜穿棉衣,仍穿单裤单衣,见之不胜其冷,诫之亦无效也。五点半回。
  寄允敏函
   晨42°,阴,78° m。晚雨49°,82° rno
  
  展七点半起。丸点至江公祠。得振公二月二日函,知于上月廿四日乘雷宾南车赴迂江。得浙大战地服务团之助,得至行营见总务处长曹馨标。在此始悉第二预备师之标帜为" 仁"字(师长陈得仁) 。电话副参谋长俞星搓,知陈师于上月廿~过宾阳,廿五至武鸣、林墟、坛立,去宾阳180 里,武鸣140 里。坛立、葛墟l恼高峰士坊,过山即三塘。廿七号振公乘第一荣誉师特派专车赴宾阳,寓- 小村( 15 1 兵站医院) ,为浙大学生工作地。遇第二预备师少校副官金志德,为希文友人。适有信差返师,即致一长函并附请假函。但至廿九夜此信差返宾阳,知希文在天马附近设哨站,禾携回信。廿八振公至行营指挥部俞星搓处,俞正代白健生指挥作战,而自甘七晨起敌军反攻,俞每五分钟即得一电话。振公商希文告假,不可;或调希文至宾阳一谈,亦不可。通电话与陈得仁长谈,谓骑兵连离师部五六里,希文任通信递步哨。哨线甚长,骤难召集。又谓其现状甚好,递步哨皆后方工作,可弗念云。天马吁书E宾阳经恩陇、黄墟、八塘至武鸣公路上。天马至林墟山径六十里,又二十里至坛立,再二十里至葛墟。又俞谓惟潜逃可离师部。又谓二预师实力不充,属第六军。同军丸~.三师已续进,即可后撤第二预师云。时炮声己渐迫宾阳(廿九下午三时) ,但浙大宣传〔队〕诸人尚往昆仑关。直至卅一晨炮声未息,振公乘邮车返。
  据金志德云, 希文须发皆甚长, 一军服己破,右腋败絮已外绽,相见或不相识云。此次敌抄左翼,永淳、武陵、甘棠二日中尽失去,去宾阳只二十五公里云。余于上午即作一函复振公。
  下午蔡邦华来。晚至县府晤刘慕曾,嘱打电话至老蒲场租屋。
  接振公函赵人骥函寄丁绪贤函振公函壮予函张志翰电
  
   晨雨42°,82° m o 午阴50°,815 m。晚雨如°,80° m。
  
  晨七点馀起。丸点至校。作函数通。十点一刻至首都别墅对门丝绸公所内第八补充训练处办事处,晤其副处长林秀生及第二补训副总处长富全斌,商江公祠兵士迁移事。渠等均以此事须由正处长李均作主。乃至李寓,旧城小什字街34 号,知李系海南人。渠应允即令驻江公祠特属连觅地另住。回。中膳后至大光明剃头。
  三点开筹备委员会,到晓峰、振吾、刚复、屠耀明、陆子桐、季梁、邦华诸人。适刘慕曾县长来,遂将校舍事托彼, 渠允于后日召集全城士绅商讨。决定星期一余与刚复、邦华、亦秋诸人出发,乘马赴漏懂,并留农学院助教一人在彼留守。五点半回。
  今日据章益裁教官报告,谓迁江于三日前失守,而《贵州日报》八日载敌军已至(红水)河南。但九日又载在宾阳南激战,而昆仑关尚在我手,不知何故。又据振公二日报告,谓上月卅号浙大战地服务团学生尚由宾阳赴昆仑关,阻之弗昕云。
  余颇焦急,嘱贵阳电彼等速来校。
  晚阅报,见七日重庆《大公报》载日本民政党议员斋藤隆夫在议会责问政府以中国事件及东亚新秩序全文。谓日本二年半巳费一百二十万万元之代价,十万人之生灵,而迄今一无所得云云。
  今日宜山寓中一部分书籍到,内有丁在君作《徐霞客游记> ,始知徐霞客确未至川藏。余前以钱牧斋传中有"念前者峨游既未畅,遂从蜀道登崛"云云,盖钱实未尝寓目游记,均揣测之词耳。
  接严浦泉函雨岩函商尚志函接蕴明函仲辰函葱谋电雷宾商函毅侯函晓沧函金成忠、唐觉函寄县政府函高尚志、雨岩面赵人骥函姜伯韩电黄仲辰、吕蕴明函
  
   晨微雨46°,775 m。午阴51°,815 m。
  
  下午军校都恩绥及冯主任、社先生来。
  晨七点半起。九点汪大同来,骑一陆大之黑马,并借与马裤、马靴。余即至公共体育场试马一小时,此马不高而尚到11 。因。陆子桐、屠耀明来,知昨贵阳电话谓柳州紧急,宜山教员均已抵六寨,待车去接。女生已启程,但有一车在南丹抛铺。
  都匀方面无车去接,教职员不能动身。余即电液体燃料委员会,嘱再售汽油3∞gallon ,以备交贵州公路局派车去都匀与六寨。
  午后二点至首都别墅洗浴。为一-7昆, 池,但人不多。因系阴历新年,且时间尚早也。此浴室系陆大学生所开,来洗者亦多陆大中人。向大街上购油绸与蒋百里论文集均不得。陆大代理教务长都恩绥来,谓借陆大之教室殊不方便,不如以校外之腊厅或山上养马之棚相让。又朱穆伯与郭洽周来。得EF谋电,知桂局转紧,车辆难设法,嘱由筑派车往接仪器。
  《遵义府志》卷十六《正安蚕》载,正安向无织任之业,乾隆十三年吏目徐阶平自浙江购蚕种来州,教民饲法。茧质较大于江浙,惟经烟蕉,故其色黄。初州地少巢,阶平教饲相叶,后家皆桑。其茧色美质精,不下中州之产,而价昂于山丝云。又乾隆七年春,知府陈玉壁始以山东懈蚕养于遵义。玉壁,历城人,乾隆三年来,思所以寓遵人,见郡多样树(青桐) , 曰此青菜间树,吾得以富吾民矣。六年售种于鲁,七年布子于郡,春茧大获。八年至八百万个茧,盛时每年获利一二百万元。
  《水经注》谓群炯夜郎之间山元璋毒。
  接印度Dr. B. N. Banerji ( Manomalho House, Meherpur, Nadia, India ) 函又接彭百川电朱炳海函l 包王绍成奇允敏、豫章中学
  
   晨大雾。阴。48°.,86° m。晚58°,800 m。日中晴。晚又
  
  微雨。
  我军克服宾阳、武鸣。晨至陆大演讲。午后至大觉寺。晚迪生、香曾来。黄尊生、田德望米。
  展七点起。今日本拟借邦华、亦秋、刚复去湄潭,但以桂局紧张而留宜山尚有七百余箱之仪器,其中甲、乙(重要而急需者)3 10 箱, 丙、丁两种413 箱尚未携出,故余思往贵阳办理运输事宜,因此去湘潭之议作罢。七点一刻至寰球旅社。乘陆大派来之车往陆军大学,遇万耀煌、赵人骥及张少杰教官。7;50 纪念周,行礼如仪。余演讲题为"革命与科学", 谓天文学地球绕日之发明引起十六七世纪欧洲之思想革命,而有此思想革命,欧洲继起研究科学者益多。1 764 年Watt 瓦特发明蒸汽机,遂引起十八九世纪工业之革命。科学与革〔命〕均有"日日新,又日新"之意义。凡与真理相背, (与〕全民利益相冲突者皆非科学与反革命。〔科学与革命〕二者且均出于爱。Bruno 布鲁诺之死,以其爱真理胜于其性命。中山先生之所毕生致力于革命,由于其爱中华民族。人溺如己溺,故不得不加以握手。并引蒋百里《国防论》中谓"牺牲为最爱之寒暑表"云云。
  中午在江公祠中膳。膳后乘陆大所备之马匹,借刚复、振吾、邦华与一马夫乘马赴大觉寺。经洗马滩、高桥镇十里至大觉寺。一点出发, 约三点到。庙只有和尚三四人。寺后有洞,名仙牛洞,共有四穴口。有一穴口在天桥下。此处有清初四川人闵相所刻碑。盖大觉寺系闵所造也。《播雅》卷二谈亮诗:"风摇石笋撑高阁,花带天桥渡小溪。"(仲秋十九日杜友傅乃召招游大觉寺诗)郑子尹注:大觉寺在郡北十五里栗溪上,国初资中人闵柑建寺云云。
  接然先生、沈鲁珍、朱翠芳函枣谋电百川函刘穰英函得彭肖川电严浦泉函
  
   晨阴5°。,78°m。九点微雨。晚49°,78°m o
  
  展涂t毛塑来。今日骑马至老?商场。
  展七点半起。丸点至校。1 0:30 借振吾、刚复与陆大两马夫乘陆大之马五匹赴老蒲场。初取小路,行八九里。因有坡,且路滑马行不甚便利,至遵松公路后始能驰骋。十二点过礼义坝,约一点至老蒲场,晤李区长,知已赴虾子场开会矣。由王君介绍一谢姓者领道看屋。余等此来乃为视察能贮藏仪器之房屋。据王云,老蒲场近驻〈一营〉第八预训处之兵一营,故无空屋。即区公所亦所不免。在场上实鸡子并糯米与豆汤食之。黔人少食盐,故几于淡食,甚难下咽。
  膳后由谢君陪间,至南丽力.里贵州省农业改进所之样蚕试验场,遇去年所见之张女士及闽人吴荣桓主任,适胡学溥亦在。据胡云,离老蒲场五里有中坪,其地有j面尚空,可作贮藏仪器之用云。又谓老蒲场万寿宫本办小学,现驻第八补训处三团二营五连兵一连,如可移文昌宫则小学内可藏储千箱云。三点再乘马囚。途中在离老蒲场五里之风香好(有二桥)略停看屋。
  未五点至遵义。遇凌竹铭与黄文治等由贵阳赴重庆。余等至江公祠,知今日喻介眉等成城小学校董会议议决不让屋与浙大。遵义人士之口惠而实不至如是。
  六点囚。晚觉冷。今日温度较昨低至十度,而余以觉倦,故格外觉冷也。
  J妥贺壮予函蕴明函绥将公署:E天鸣函JlJ福糠函害于王军谋电Mrs. Hazel Liu 函
  
   晨阴44°,73° m。午见阳光49°,74° m。晚50°,74° mo
  
  三民主义青年团筹备员汪j事架来。李述明病故于蚕桑研究所。
  展张孟闯来,以费香曾由沪带来之Doxa 手表相交,即余托允中在沪购办者也。
  晨丸点至校。昨微雨中骑马来回六十华里,又在老蒲场行十余里,而未去之前在江公祠作函受冷,故晚间回寓后即觉甚倦。寻常运动后食欲甚健,今日则反不觉饿。
  脉略高,惟无寒热耳。
  刘学志、刘孝娴、朱良壁、张蕴华来,知渠等于九号离宜山。其时以敌逼迁江,故宦山极恐慌。军官学校及黔桂路均决定迁移。车价极贵,自宜山至六寨索二千元。浙大战地服务团之学生除戴行钧一人外,均已过宜山而来贵州,女生亦均到。
  据彼等报告,谓日本人以飞机掩护,使人各避去, 终日不出,则日兵已到矣。教职员家属,如钱琢如、翁寿南等之家属,乘黔桂路车至都匀。校中柴汕车则载女生至南丹后即抛锚,该车由程耀椿押来云。李相勘来,知渠家眷已来,自回阳至?可池用去八百元云,可谓贵矣。
  中膳后二点至卫生院看臀上之癖。此间医生胡姓,平湖人,系上海南洋医科毕业,院长魏姓云。三点至江公祠。三点半借振吾至文庙街七号晤牟贡三不值,乃因。晚章宝兴来。丸点睡。
  接彭凤庭、葱i某电张式愚、王镜如、士俊、马倍、易明晖、士俊转黄超人函杨其泳、高农陈亨钊寄晓沧、朱翠芳、刘锻英函王军谋电王天鸣函贵州省政府函吕蕴明、雷宾南、陈剑修
  
自遵义至贵阳   晨阴46°,72° m o 午贵阳有日光。晚
  
  540 , 1020 m 。
  展七点起。八点三刻主江公祠。李相勘、李振吾、屠耀明来。余嘱振吾代理遵〔义〕职务,并嘱将中央研究院评议会之评议员初选候选人选举票发给浙大同事。
  余于九点四十分借储润科乘四号车出发赴贵阳为办宜山运输事。一路甚称平顺。
  在乌江站又向复兴公司借得汽油五加仑,交一收据,交一站上俞君。在此停车十余辆,均以元油不能运行。
  -点四十分至贵阳招待所,事先已由建人定就203 号房。余与润科即在所中膳。膳后至建人房,遇刘遵宪、侯家照及章诚忘、王劲夫、杨耀德诸人。杨、王、章三人于昨抵此。知任仲英在途被车压伤,折肋骨。女生均已抵贵阳,同事尚有若干人留六寨。四点半至办事处,遇李启明、汪济诸人。据建人云,现将陆续开车至六寨与都匀,由浙大各给汽油60 与30 gallons 。校中收回汽油价354 与708 元。
  六点囚。至扬子餐厅,应浙大毕业生王想生与俞国顺二君之邀。王在防空学校办事,为民十六届毕业生。俞则为民廿-年毕业生也。到劲夫、耀德及诚忘。晚刘明水及杨太太(女师毕业生)来。程耀,椿来。
  接郭如纯、邓植仪、杭立武、运输司令部、陈辞修、斯立等电接陈立夫、朱翠芳、丸弟、教郎、洪芬、罔立第二中学:、李凤亦函(以上均由宜山转)'常朱晓寰函寄刘明水函
  
在贵阳   晨微雨如雾,49°,1015 m。午阴51°,1°25 mo
  
  晚阴。
  王禹昌来。钱琢如来。回世英来( 号萍园,阜阳人,财部盐务办事处税警课谋长)。
  晨七点三刻起。章诫忘来。早餐后钱琢如、丰子也、赵凤涛等来,知留都匀尚有大小八十四人,多系教职员家眷,话'三车, 而行李尚不在内。出至财政厅晤周寄梅,又至省府H吾郑道儒,知省府中人均有浙大至遵义后与地方人士不睦消息。余告周、郑二人以遵师与浙大之纠葛,皆由万勉之校长委托周贤模教务长主持一切,而周年少气盛,与浙大学生遂生阻断。若有老成持重之人,决无事故也。
  出至禹门路西南公路局晤薛次莘不值,遇莫葵卿,适前公路局局长萧卫国亦在座,知其初自迁江来,于十二过宜山。谓日本人以飞机抛人至宾阳、上林一带,剪断电线,使我军消息不通,因之敌兵得以深人而我军退出宾阳、昆仑关。敌自经甘棠、永淳后不收后路,拟由宾阳与后面会合。经我兜击,死人不少。在宜山时人民极为惊慌。至于岳墟至1可池公路,已通,称岳墟公路。渠为筹备主任, 已有车数车辆,由安南人国。最近以两过又停顿。其中北段有七十余公里路面尚未修好。渠于明日即去河池云。十二点回。
  午后又至蔡家弄十二号晤孙孝宽看癖。遇前苏州高工教员高士光(文华路六号) 。午后至普定路液体燃料委员会晤王乐明(绍成) ,知该会由安南所进之油尽为军事委员会四南运输处所攫取。经向重庆设法,始给浙大以独山之汽油2∞gal ,又酒精2∞ gal 云。至贵州公路〔局〕晤姚思漉。六点在福禄寿晚膳。
  接胡士煌电枣i某电电寒谋及章友三又壮予电胡士煽电
  
在贵阳   晨阴48°,98°m。午昙,有阳光,56°,1 00O m。下
  
  午晴62 0 , 1 040 m 。晚八点59 0 , 1 060 m 。
  下午杨希震、叶左之、陈建功、苏步青、彭百)11 、张清常、华宏德等来。
  晨八点起。八点半苏叔岳来,知昨借建功、步青等抵贵阳。同来者女教职员八人。丸点至教育厅晤张志韩,说明与遵师纠纷经过。余前电张嘱遵师校长万勉之速回校。询张,知渠尚未回。余再促其回遵义。出至大夏大学,遇浙大战时服务团回来之学生,知戴行钧一人迄今元消息。回至气象所,遇蔡骋,知在宾阳遇第二预备师金副官,云已遇希文,知其元恙。但宾阳二日失守,渠等于二日离宾阳云。
  下午蒋宏宾等二学生来,为告余战地服务团之工作,谓渠等在宾阳附近工作。
  二月二日及一日敌机终日轰炸,二日下午尤甚。至机去彼等出外,已见敌人,而以陶光业、戴行钧诸人尤为危险。彼等均由宾阳至上林转迁江。在前方工作大抵为看护、宣传与联络军民。
  苏步青、陈建功来,知昨到此,明日去遵义。步青谓刘子植将辞职,因为〔与〕缪彦威等不睦。余以得刘函辞气中可探知其神精错乱,拟暂嘱至青岩。六点至南方公寓晤谢季华,知在江华资游、委员会所办之衣襟山锡矿每月可出二三十吨,每吨价六千元。渠等有350 k VA 千伏安发电机可以烧木炭,每月只用六千元之木炭即足矣云。借谢季华夫妇及幼孩至华北饭庄晚膳。晚晤叶左之于东方旅馆。晚井洗浴。
  寄允敏函又杨允中函(挂号汇洋一百六十六元)
  
在贵阳至青岩   晨雨54°,106° m。日中阴。晚雨6°°,
  
  1075m 。
  晨七点起。八点借劲夫、明水、彭百川乘四号车出发赴青岩。途过花费谷,见中正公园近已开放。十六号为此间苗人跳舞之期,观者甚众。又因防空学校行毕业典礼,故一年级同事与学生均曾来此云。丸点至青岩,即至真武宫, 介绍刘明水与纪纫容, 嘱交代女生指导事。青岩一年级于九日上课,以真武宫为教室、图书馆、办公室,慈云寺为宿舍,共住280 人。现学生到者已361 人,其中女生33 人。女生宿舍另租民房。物理实验室以一百元一月租彭姓三层楼。金工工场用方言讲习所即圆通寺屋。
  十二点回真武宫,与学生中膳。此间自办伙食,每月十四五元,尚不及宜山八元一月之佳。现米价为每斗(廿三斤)六元五角,如减至每斗,五元,则膳〔费〕可减至月十二元。膳后余对学生讲约二十分钟。二点召集全体教职员会议,到会者卅人。决定招收先修班生二十名,膳宿自理,不给贷金。新生(一年级)于三月八日必须到校。本学年暂定于八月底结束。
  四点借劲夫、许侠武、高尚志乘车回贵阳招〔待〕所。杨希廉来。六点至东吴食府请客,到欧元怀、王乐明、李良骥、四世英及建人、侯家熙、汪济。九点回。王师事主来,知渠与王军谋各押一车来。自宜山至筑各费26∞ 元,贵出二倍。晚电机系毕业生金悼章、王肇奋、华玄德、沈环、谢志公请客,未能到。
  接罗拔函寄壮予电叉电
  
贵阳回遵义   晨微昙59°,106° m。日中阴。晚微雨,遵
  
  义56 0 , 8 1 0 mo晨土木二〔年级〕学生王衡亨来。
  晨七点起。收拾行李,并作函数通。后打一电话与绥靖公署王天鸣氏,为青岩赵氏宗祠撤去所驻军政部特务队二营六连迁至城外圆通寺事。十点别侯家熙、高尚志、胡家健三君,借章诚忘与王劲夫乘车出发回遵义。一路尚平!啊, 无阳光, 但不雨,路干而无尘,车亦不多,故路上甚舒适。一点至乌江霸王坡, 在乌江食堂中腾。
  发现油箱漏。膳后过江,上老君关, 至复兴公司乌江站还油五galJons 。遇站长黄羽吉,乃斯大民甘四年毕业生,无锡人。知复兴公司之运输处长名张登义。在此请复兴公司之机匠修理油箱。修竣后再出发。
  三点三刻至遵义,先至环球旅社。余乃至江公祠。阅来往信件,并与蔡邦华及李振吾谈日来此间房屋情形,知廿二号决可开课。学生到者逾四百,教职员八十余汉到人。据吴士选来函,知教育部呈行政院浙大迁移费为十四万元。彭百川与姜伯韩二人均来函辞职。得希文武鸣上月廿九函,知此次自湖南迁广西之经过并其工作。
  据云离火线仅二十里,时日本人尚未反攻也。不识反攻时武鸣如何,但近则早已收复矣。
  接温甫二函百川二函允敏二函通伯函教部函吴士选函炜文函振吾函希文武鸣函贺壮予函子政函杨其泳函浙东分校报告(关于萧山失守) f自韩函朱翠芳的黄羽仪函朱其消弱又教育部电伯事事电周j事枢电中央研究院评议会函蔡先生公函吴鼎昌快邮代电2等温T背函王毅候函(内交行个人私款613.88 元汇单一纸)
  
在遵义   晨雨52°,75° m。日中阴。晚雨49°,72° mo
  
  晨七点起。作函三通。一致允敏,决定结婚地点在重庆。因去年秋本定在重庆,后余以允敏之母亲年已七十四,来渝不便,曾有余个人去(渝)(嘉定〕之意。孰知一月间此函到嘉定,允敏母亲不赞同,故余又取消前议。近接通伯函,则又谓并无坚决主张,但余以变动太多实非办法。且中央研究院定在三月廿二、〔廿〕三开会于重庆,余于本月底去渝,须交涉校款,为时甸日,又须预备各事。若赴嘉定, 为时元多。且四号车易坏,能否由成都至嘉定,正未可必。油又难实,即使买到,重庆至嘉定来回12∞公里,如70 gallons 油,已须费八丸百元之谱, 实太费矣。故以此复允敏,谅允敏必又失望也。近炜文来函,谓己去乐山,并住半边街,与允敏相距咫尺也。
  十二点回。午后三点至校。决定先修班只在贵阳招生,名额二十。五点至首都别墅晤迪生。昨接教育部来函(密件) ,系郭志寓(军委会政治部任事)告发陈遥与女生不端行为。谓其在沪遗有一妻许氏,在皖有妻唐氏,均为在平鲁大学任教时之学生。平时喜欢勾女同学,常称病请假陪女同学出游。谓在宜山时据同学报告,曾与一女同学至下视山洞中有不轨行为。校中停课后又借张墨娟、王汉英二人先期离校。以其教育界败类不应厕身最高学府, 解除该教授之约云。
  接孙季恒函附土地消册又陈剑修函寄允敏、梅、周里北函莹,伯韩电贺壮予电周星北电丁炜文函
  
   晨雨47°,700 m。日中阴。晚49°,70° mc
  
  中午中行颜大有、农行胡铭元在南京酒家〔请客〕。下午万耀煌在友庄任家拗约晚膳5 p. m 。
  晨七点一刻起。万勉之来谈。渠要求浙大所借遵师屋宇能让出一教室,并将谋在桌椅退还。余允之,但要求遵师让一小房间为导师住宿之用。万允与军训教官商之,可以同住云云。
  丸点至挑源洞江公树。此应系新城公所产业, I喻介凡为董事长,原允在寒假内让与本校,但经军队驻扎。余与第八补充训练处处长李均商榷后, 始将兵一连移巾。隔达、李振吾与喻商让成城小学,由浙大另觅屋与成城,喻不允。今日觅一李姓与成城校长刘屡扬来索还校址,颇使校中发生困难。拟与刘千俊专员及刘慕曾县辰〔谈〕。如j 县长屡次表示欲留浙大在遵义而竟不能愕助,为可叹也。
  小午中国银行颜大有、农民银行胡铭元在南京洞店请客,到振吾、刚复、遵义大兴面粉厂经理王宝泰(杭州人)、丝绸厂种子场场长张白芳、厂长张造时及豫章中学那振汉(伺l 三)等。据王云,而粉厂机部自上海来,价值九万元,而运费达十二三万元。发电机乃南翔旧机,由重庆转来,可发一百匹马力云。每日可出面粉六百袋。资本上海方面占55 1?毛,而企业公司占359忘。丝绸公所亦为企业公司所办,彭湖即为总经理。
  三点回江公祠。开行政会议,决定起息时间等。五点三刻至陆军大学万武樵教育长寓晚腊,到季梁、邦华、刚复、振吾、晓峰及遵义团管区司令石光莹。今日远有灯自万家门口过,乃湖北人所装者,颇热闹。今系阴历十四也。万等述西安事变经过。渠夫妇均为张学良所闭禁。九点回。
  按万勉之必脊程觉民、胡尚炎电刘子Jtt 凶万一函子政函
  
   晨雨48°,69° m。日中阴。晚48°,73° m。
  
  浙大J 、二、四年级在遵义上课。余等寓所白水嗣街三号移至磁窝井丸号。
  民七点半起。八点馀至县府晤专员刘千俊,知在飞机场督工,而县长刘慕曾则以赴虾子场督公路,均未囚。作函数通。今日搬家,自水嗣街三号移至瞧窝井丸号。前者为郭惠苍之犀.系事先已由一惠姓者租待,且应只三间,故不得不迁。礁窝井之!室则亦为三间,但房子较深。在北面者隔为两间,为士楷夫妇及小孩卧室。
  雨雨者为余卧室,安与超二人亦睡此室。当中一间为食堂。余等原欲居楼下,以小孩过多而闹。但房东傅梦秋欲余等居楼上c 今天- 1:1搬竣,惟灶尚未打好耳。
  午后二点借苏叔岳至遵义师范晤校长万勉之,并视察浙大学生所居宿舍。现共住「二间,并教室一间。因遵帅'需教室故,教室可让出,但另瞩遵师再让一间宿舍。叔岳于明日移至遵师与军训教官李君同住。
  二点至江公祠。得二姊函,知渠拟移家至湖南湘乡。得顾一樵(教部次长)函,知l 本年经费浙大虽仍为636 , 1 84 元,但经陈部长核定,加拨增班、增级、增薪费156 , 400 元,建设费80 ,∞0 ,研究费4 , α刀,先修班1 6 , 8∞,总计为893 , 384 元云云。但不识此款如何拨发,又不知浙东分校之经费是否在内。因分校之费总在年七八万元也。六点回至瞧窝井九号。阅新到之Harvα, rd Al umni Bulletin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晚十点睡。
  接宝贵友三电通伯鼠壮予电商商运输公司、二姊函贼一樵踊孔宪武寄孙潮州函彭百川商壮予电财部国库署催发二月份经费函
  
   晨昙,有阳光,46°,76° mo 午昙5 1°,8 10 m。晚54°,
  
  820 mo今日在遵义举行浙大区'-1'央研究院评议员选举。
  展七点半起。八点馀至江公祠。作函与顾一樵,提出辞职。今日举行中央研究院评议员浙大区选举。依院中所开选举人名单在四十人左右。其中或已离校,或则尚在途中,故在遵义者实不过十七人而已。下午二点苏叔岳、李相助来,知何家巷所住学生又有搬移桌椅抢夺行为。蔡邦华又提出辞职,不知何故。大抵以农院毕业生来函反对之故。农业界中党派分歧,出主人奴,互相排挤,实一极坏之现象也。
  阅英国寄来之宣传品。物rd Pal叩hlets on World Affairs ( 牛津世界事务小册》中有R . Ensor 著Mein Kampf (我的奋斗》及H . V. Hodson "The British Empire" (不列颠帝国》等等。又阅Hαsor 助理教投一阶级事引起大学生之不满, 因之提出抗议,以为教授若缺此中等阶段则于教课有不良〈印象〉川〔影响〕云云。丸点睡。
  遵义目前米价五十元一石三百斤。寓中每月吃米一石,菜每天约三元,故余付士楷月150 元仅足供给米粮菜蔬而已。
  後二姊函(自都匀转) X1J明水函程纯枢辞职函地质学会、张孟超、程纯枢函寄顾一樵函孔宪武函(安顺军医学校) 地质学会
  
   晨阴51°,83° m。晚月色大佳,54°,82° m。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函与通伯。十一点半借陆子桐、李振吾赴遵义师范晤万校长勉之,拟在遵师操场搭一厨房,以为学生膳食之用。万云此事须商诸学生,因学校以学生为主体, 学生怪万出卖学校,称之为校奸,故不得不慎重将事。可知教务主任周贤模尚在从中挑拨也。出。借振吾至县政府晤刘慕曾,适胡宪之等亦在。据刘云, 至酒潭公路于三月底可通,桥梁概用临时办法筑成云云。
  一点回。借振吾在寓中腊。二点半至江公祠。接壮予电,知希文已于昨到宜山, 实出于意料之外。余虽屡设法嘱其告假返宜,但以其近视不应为骑兵连排长耳。至于脱离军队,亦实元此意。渠不日来遵义,惜余将赴重庆, 须回途始能晤之耳。
  六点回。寿臣及荣南来。知寿臣于今日到遵义,十六号离宜山。沿途有日皇被刺,汉口、广州克服等谣言甚盛。渠在贵阳失去铺盖一只云。
  接林汝瑶、贺壮予电向觉明电张志事在电壮予电(知希文到宜111 ) XtJ熙寿(蜀云)函英国李保森鼠壮予函王以德爵王福春、贝时璋、梁庆籍等函寄陈通{自函壮予、林汝璐电杭立武电卢温甫函穆纯枢函吴斗明(县政府)踊孔宪武(疯子宪强兄) 寄士芳函
  
   晨雾49°300 m。日中晴。晚昙56°,82°.m o
  
  晨七点起。八点至老城小学参加浙大战地服务团工作检讨会。到学生百余人,教授到者只杨守珍一人而已。潘家苏报告此次团员参加共七十七人,其中女生十七人。自一月一日起工作至二月二日止。工作分救护、宣传、联络军民及歌咏、戏剧。地点为大塘、迁江与宾阳。潘个人曾至武鸣。次各部报告。首由大塘工作队周瑞华报〔告),次迁江胡玉堂,宾阳范文祷,戏剧陶光业,及慰劳第一大队蒋鸿宾。时余腹鸣欲泻,故先囚。据诸生报告,知前方确有大学学生工作之需要。迁江附近人民尚不知有抗日之战,大塘一日间运到伤兵急待包扎者数十人,军民间形势之隔阂,最初大家以为前方无大学生之需要者后乃改变观念云。
  中午在南京酒店邀请石光莹、刘千俊、刘慕曾。余托刘千俊疏通成城小学校董借该校校址与浙大,并商第八补训处让老蒲场万寿宫小学之屋与浙大,作为贮藏仪器之用。井贡献对于改良市政三点意见: ( 一)修理中正桥; ( 二)遵义有少数乞丐,极不雅观,亟须觅地收容; ( 三)浙大抵此后房租大涨,可将增价之一部分租金作为县政府改良街道及卫生之用。据刘云,已筹得三万元造中正桥。又据石光莹云,年半来征兵得二万人,以无业游民为多。有烟癖者于二周内戒绝。每月一千一百名,遵义四百名云。
  接胡建人函寄教育部本年度预算
  
   晨阴54°,84° m。午晴66°,88° m o 十点后雨。雷雨。
  
  展马裕蕃、戴绍霆、张王军谋来。
  晨七点半起。马裕蕃、戴绍霆及张震谋来谈,渠等均于前昨两日到此。又途遇尹世勋,知卢温甫坐校车押仪器至马场坪, 一轮飞去,汽车在田中跌滚斗,而人在车中无恙。又闻成汝基自三合来,知在大榕洞被劫。商人之箱为盗劫去,而校中仪器盗打开一箱,见系玻璃,弃之而去,仅成个人被劫百余元。此二事,与油榨街农业改进所存贮仪器一百余箱,原欲借存于新造之洋房内,所中不肯,乃置于邻屋之Jiiíi下,四日对街失火, 延及新屋,而邻厘得免,此皆幸事也。
  十一点至老城小学做纪念周。余报告迁移经过及教部与行政院准发之迁移〔费〕十四万元。次谈及战地服务团. 希望能组织一永久之机关。每人可前去服务一年,则于抗战前途必大有利益。此次最佳之结果即为大学生在前方确有用处,非如一般人所意想,以为前方用不到大学生也。既证明大学'*-可在前方能有贡献, 则在全民抗战时期应踊跃参加, 不然则所谓全民即应除大学生一个阶级矣。最后谈及近来以桌凳不齐,学生有抢夺行为.与学校所定每二人一顶桌子显然不合。中国人向以不守法律为漂亮,此在目前统制时代将不能立足于世界。征诸近来欧洲各国,如德国能于数日内动员百万人。荷兰虽未卷入游涡, 但政府一纸命〔令),全国马匹、汽车均集中镇公所听候政府调遣,比吨之间可有兵七十万,英、德两国不敢假道。此皆以国民能服从政府也。
  三点开系主任会议,决定本学年八月底结束。青岩教员各给津贴月十元。
  接许仁章、茅唐臣、黄仲辰、余谦六、九弟函许鉴明、严浦泉、朱翠芳、卢事寄士俊函附还黄超人函般候雨沈菇斋、王以德、李保森
  
   晨县58°,86° rn。午晴64°,875 rn。晚雷雨60°,85° rn。
  
  燕子群飞。
  下午路王延蕉。
  展七点一刻起床·。昨晚雷雨,但今日又见阳光,日中且大佳,迄晚七点又有雷雨。数日气压骤〈压)( 降), 大有春光景象。中正桥边今晨瞥见燕子成队飞行,院中樱花(白色)已将放, 晨光蕉微时百舌〔乌鸦〕啼叫不巴,是皆春初景象也。
  今日作函与二姊。去岁外婆患病,二姊乘十一月卅号飞机由渝至桂林。雨岩于廿五打电来,适十一月廿四南宁陷落,该电于十二月八号始到。当然余不能赴桂林往接,壮予亦未往,以此二姊大不快。本月十二、十六两函来大发牢骚,并谓将靠全家赴湘,"何以教我" 云云。但校中小车载余赴重庆,而卡车三辆均随时可抛锚,实不若另靡,商车为愈。但若爽直说明,则又似不肯帮忙,故余去函谓可派校车在筑相接,送至柳州,但以抛锚为可虑。因校车总须来罔于筑宜之间,故可乘回空机会送二姊去柳州也。此事当与壮予言之。
  寄叔谅,告以姚寿臣将去分校主持会计事。午后四点半至陆军大学晤教务处都处长恩绥不值,六点至其寓(磁窝井一号)又不值。此君去校甚迟,在十点左右。
  下午三点始去,四点半以前又走。战时之陆军大学如此不紧张,真可叹。教官多有麻将之癖,人且疑都有阿芙蓉癖。察其习惯,似可信其操籍中人也。
  5晚阅G. M. Gathome-Hardy 著The Fourteen Points of the Treaty Versailles < 凡尔赛和约的十四要点>,庇护和约不遗余力,但其偏见甚多, 殊不足以服人也。
  寄叔谅电壮予电叔谅函蕴明函九弟函二姊函
  
   晨雨52°,835 mo日中大雨。午48°,84° fflo 稚窝井丸号
  
  院中樱花初放。
  晤吴光杰、刘千俊。
  晨七点起。作函与壮予、建人,为借校中卡车给二姊自筑至柳之用, 因渠拟迁家由滇至湘。上次既不能将伯之助,此次来函意仍嘱襄助。适校车须载仪器书籍自宜山至贵阳,因途系空车, 故余允其借用。此实公私两便,非假公济私也。汽汕如渠不愿出,由余个人任之,亦不过五十加仑,约六百元而己。
  展十一点至文庙外军训部外语班,晤其主任吴光杰。吴,合肥人,有女吴世壁,已于去秋考取中正医学院,以不能忍看尸体故必须改校。以浙大一年级方上课,故求人浙大。得吴士选来函,谓须由校定之。但一年级生分发后不能转学,乃教部之命令,若校中准转,亦非办法也。据吴云,滇中膳费每月须十八元,而贷金只十四元云。次至县署晤刘千俊,知成城小学事尚未接洽有头绪。渠商同乘车赴重庆,以将受训也。余允其明日搭车往,不允搭家眷或多带行李,以车小而铜板弱也。十二点半回。
  二点至江公祠。途遇李絮非。又姜伯韩自重庆来。下午三点开行政会议, 通过本学年之学历。四年级于八月中结束, 二、三年级于八月底, 一年级于九月底结束。次马裕蕃报告迁移费迄现在已用十七万余元。尚只到九百箱,而学生、教职员津贴亦未全付,据现时估计总须二十五万元之数。次推定防空委员会及讨论房屋、湘潭筹备等各事。六点散。得壮予电,知希文留宜山,不愿来黔。明日当去一电。
  接桂林电工器材厂、振公到j穰英函杨其泳渴青岩分校函寄贺壮予函胡建人函磨臣、严浦泉、许仁掌、振公函成城小学刘E赞扬
  
自遵义至桐梓   晨阴42°,79° fflo 午阴40°,79° m。下午
  
  五点桐梓42 0 , 890 mo刘千俊来。严浦泉来。
  晨七点起。整理箱子。九点至江公祠。据海县长严浦泉来,知渠将赴重庆受训。余以四号车钢板易断,且已邀刘专员同往,故不便再邀严。但托以调潭建筑职教员住宅及保留房屋事。今晚并由本校同人请严晚膳约谈,并邀子桐、絮非、伯韩、剑修与王军谋等作陪,藉讨论一切。未几刘千俊来,知王羽生( ?)觅俞介眉(2月13友16 日记作喻介眉〕接洽,结果俞不肯作主,读谓须各校董谈话始能定云,并约今日下午同往重庆。又叔岳借伯再来。伯韩已不坚辞训导长职务。关于"伤兵之友"运动,余托叔岳觅学生代表虞承藻及潘家苏征求学生社员,职教员方面则托诚忘。临行书一五万元支票,另开户头,由王军谋签字取用。此外尚有三万元作为二月份薪水.而二月份经费五万三千元不久亦可到。余晤1l-谋来值,乃留一函与振吾及邦华,谈工农两院事。十二点三刻回寓。中膳后收拾行装,南三百元与士楷。其中一百五十元为膳〔费〕及零用( 三月份) ,五十元下月房租(自三月廿一起) , 一百元为希文添衣服之用。诚忘、子桐来。
  二点余,余至县公署邀刘专员同乘四号〔车〕出发。因中正门已堵截不能行车,故转走环城马路。该路经昨大雨后泥深而路基不佳,有卡车数部均陷泥中,余等车不能上坡。至三点廿分始到陆大附近。自此以后则在公路上无何困难。此路之路牌以贵阳为起点,遵义为156 公里。至183 公里为凉风哑,此处已见雪。206公里委山关,则两山皆雪,厚仅寸许,昨所下也,高度为1240 m 。下午五点至桐梓,离贵阳220 公里,住专员公署。
  晚朱翠芳来,云于三四号赴浙大。据朱翠芳云,渠系与陈五风、曾广琼同时考取.但未上课即作统计生。抗战后被疏散,随父母回汉口,经长沙、广西至黔。父在贵阳,渠与母亲在桐梓云云。
  寄通伯电壮予电(催希义来遭) 枣谋函
  
〔桐梓一重庆〕   晨阴39°,87° m。晚重庆阴,56°,155 m。
  
  晨六点起。在专员公署与刘专员进面点后即由桐梓出发。时云甚低,室外不潮.但至公路上极泥泞。至妙米铺在九百公尺即见路旁有笃,乃前日所下。再登山则有雾。因温度低,雾遇汽车前方之玻璃窗则结成霜啦,其情形殆与飞机翼上成冰无异。而地极滑,适在凉风埋、花椒坪一带每数百码窗外冰厚不能辨路。宝兴必须停车拂拭,如是数次。下山至新场(吊丝岩)下方元雾。过松坎则路全干,似数日来下雨者。后询萦江招待所蒋君,知前天禁江亦下雨。桐梓桃花已有开者,至渭水溪以北则桃红柳绿随处皆是。)11 黔二省公路以观音桥为界,人川则砂岩渐多。东溪以北均为红砂岩。山上梯田满布, 油菜、麦子、大豆均丰盛,远非黔省可比。油菜均黄,在川境己如江浙清明模样。萝施开白花。水运自松坎以下通小舟。寨江以下夏天通万斤,冬天通数百斤之舟运。禁江米价每石三卡余元,桶'子每元二十个,黄果十一个,只遵义价之四分之一而已。
  三点四十分抵海棠溪。过江至两路口。因四号车系浙江照会,故〔在〕检奄处停车须换照会。余与刘千俊至中央通讯社打电话,遇欧阳君。来一刻钟出则车不见,遍觅不得。后乃知为检查所遇令试车。至卡尔晚膳。晚宿中央研究院。
  地点距离km 高度廿月廿九日下午3.20 遵义。790 m凉风土劫27 11∞?委山关50 12405:∞ 桐梓64 8佣三月一日上午7:30 桐梓。870元回坝7 8ω炒米铺12 9∞凉风埋18 11ω花椒坪18-21新场25 785吊丝岩30 550山坡36 4ω新站43 440蒙渡47 4∞七F丰溪ω 4∞青红哨65 7ω清水溪66 3309:40 松坎71 330韩家店78 5∞10:∞ 酒店埋82 940管溪河85 750观音桥97 3∞赶水铁桥118 2ω11 :20 东溪128 280下午1 :30 荼江183 km 180 km2:25 河街216 2ω一品场222 1ω百节230 km 120 km土桥249 1203:41 海棠溪262 90接次仲、通伯、允敏函
  
重庆   晨阴54°,16° m。下午54°,18° m。晚54°,
  
  160 m 。
  展七点半起。作函数通。十点至中四路十三号晤附岩, 如l渠于两天以前由广东问重庆。由渝至桂包一飞机,价一万二千至一万四千元。谓前方现由张发奎指挥。陈辞修与自健生二人均因宾阳失守而降级。日人后退时理应将其全部消灭,惜计划未能实现云云。杰在剑桥,豪在M. L T. 麻省理工学院,均于明年招回国。
  治在世界学校, 平平则已至重庆考南开,未取,现进高中一下云。去年新生之男孩名忠,现已七个月,比去秋所见肥多矣。知式愚在渝习俄文。余向雨岩借屋办喜事,日期据通伯、次仲来函定在本月十六号。证婚人请稚晖先生。在雨岩处中膳之后至交通部修容室剃头。
  二点半至教部晤吴士逃。据云浙大经费原为636 , 184 元,现力1] 增班经费30 , ()(泊( 化工、机械) ,增级、师范膳费与浙东分校72 , α)() 元.增薪饵, 4∞,建设费80 ,棚,先修班16 , 8∞ 元, 研究费4 ,则(史地、数学) ,舍前为893 , 384 元,共加二十五万七千二百元。其中有实验学校经费未列。浙东分校每月须六千元,年共七万二千,可与增级费相抵, 但师范膳费即落空,约计年二万余元。增薪一成,约须三万六千元,可余一万八千元之数。在部遇东方学校校长陆士衡及郝更生。郝颇对于舒鸿致不满。
  六点半至教育部, 应立失之邀晚膳,到赖景湖、黄梅平、勤勤大学梁真,、同济赵校长、滕固、高践四及郝更生、吴士选等。膳后谈学校行政问题。余提出学生贷金应规定还款办法,受聘约之教授不能于聘约未终毕以前随便脱离。此外尚讨〔论〕教员如鼓动风潮应处徒刑问题,及教职员与学生恋爱问题,学校训育、军训等种种问题,直谈至十点始散。
  寄士借画画王师毒集函附敛j):J:i.书张主事谋函
  
〔重庆〕   晨阴53°,16° m。日中时微雨。晚55°,16° m。
  
  重庆桃花初放,燕子早到。梅与樱花均已谢。辛夷尚未大放。紫荆已开,未盛。海棠有开者。
  展七点三刻起。丸点半至聚兴村十二号晦秦景阳,嘱设法拨给汽油5∞桐,l on8 为浙大迁移之用。约于明日上午十点去经济部与液体燃料委员会面谈。
  十点半借叔永至牛角沱,过嘉陵江至任家花园,乃叔水大、二两兄之所经营。
  二兄均物故,惟留一姊一嫂与锡朋、锡川等诸侄经理其产业。在此中膳,并进汤团、莲子等点心。余等于脯前曾至杨家坟,乃杨熙仲(序三)之弟(序七)之墓。仲熙〔前作熙仲〕之父以贩匹头起家,结果其子死后皆建堂皇之墓。中国〔人〕之自私心可见一斑矣。叔永之侄婿为言去年聚兴诚、JII盐、美丰各银行均有赢。J 1 1 盐得七百余万尤多,以贩卖鸦片价涨而获利。其行员王正平欲私自朋分,经理刘君与秘书何君不允, (王〕雇人暗杀何,事发,王乃下狱云云。据叔永云,) I!中烟毒之深,廿年前已染,昔时阿芙蓉满目皆是云。
  四川榨菜著名。今日见树上满挂青菜,乃非菜之根而为干之下部露出土上者,与大头菜之为根部不同。中膳时吃新鲜榨菜,其鲜嫩胜于春笋也。渝中此时已有豌豆矣。重庆米价每担(三百斤)六十元,盐只二角一斤而已。砖三百元一万。复旦大学膳〔费〕每月只七元半。昆明则米每担(150 斤) 一百元,鸡一只约十元,肉每斤一元五角,鸡蛋一元八角,水泥每桶二百元,碳十八元-扭,学生膳〔费〕至少每月十八元云云。
  五点返院中。王仲济来,又雨岩来。晚阅毅侯父亲默庵居士年谱。系前清举人,与章- ÚJ 、喻长寐为同辈,曾为北京大学经学教员,广东师范监督,但主张复辟。
  又阅《剑南诗钞》。
  寄李振吾电(遵义3181 …… 吴世壁人一年级,部、校两方均无先例。难通融。准入先修班。
  八号报到。请告吴主任。弟锁江)
  
〔重庆〕   昨晚微雨。晨阴54°,16° ID。午阴54°,200 m。
  
  晚56 0 , 180 ID o晨七点半起。九点乘洋车赴川盐银行经济部晤秦景阳。渠方到部,遂与谈购油问题。余要求500 gallons ,在六寨或独山交货。渠谓此事可与液体燃料委员会左律谈之。适左外出。余嘱在渝购35 gallons 为小汽车之用。此事发油归高君管理。余遂至六楼晤高君,待半小时即得购油证。在中央信托公司交款,每gal11. 80 ,与贵阳问价。此项油均系商家所有,不过归委员会统制而已。据高云,每月重庆用油五万加仑,酒精七八万加仑,每小汽车月可得40 加仑,卡〈连)(车)50 加仑,走外县公路车150 gal ,而赴滇桂之车则以路程计云云c下楼至部长室,咏霓未来, 与景阳谈片刻后晤农林司司长钱安涛,知谢家声往荣昌,因中央农业实验所大部在彼也。穆藕初在农业促进会,补助各省农业改进,年可有)百三四十万可以支配。董时进则以私人办中国农产公司,近来大收柑桶。
  中午至大三元与安涛、胡博渊同膳。据博渊云,会理有煤矿,藏量八百万吨,且附近有铁矿,冕宁之铁矿则有二千万吨。膳后余乘车凹,时己二点半。
  三点半至教育部晤顾一樵谈学校经费事。据云本年度增加之数以中大与浙大二校为最多云。但清华沈茹斋来时曾争得卅万元,则其数较高于浙大。遇庄前鼎。
  五点晤部长陈立夫,与〔谈〕前迁校费事。行政院通过十四万元,但浙大此次总须二十五万元,故请部中所垫付之六万元不在十四万元中扣除。立夫颇有难色,以教部对于中央政府不好报账,也。最后余提出辞浙大回院问题。渠以为气象所可移遵义,但此事院中自难通过。六点打电话与次仲,约明日上午十点往晤谈。今日考试院召集人事行政会议,提出议案有中央学术审查委员会,与教育之学术会议相似。
  寄姜伯韩、华国漠(县庙街三忠祠二号整昌公司腐学痒转)
  
重庆   晨阴53°,18° mo 午有阳光57°,215 m。
  
  蔡手民先生在港于今展九点四十分病故。黄海平来。孙颖川来。
  晨七点二十分起。上午九点至玉川别业英庚款委员(会〕晤杭立武,嘱其介绍机械、化工、土木人才。据云,机械、化工无人可设法,惟土木〈化)(方〕面有专攻造桥,自英国伦敦大学之俞调梅君,现在上海,西北〔大学〕曾以340 元聘邀,未去。
  广西大学聘以三百元,允而未往。余约以280。尚有吴恩裕,在英国四年,清华毕业,伦敦大学政治学博士,现在重庆,亦在觅事,可教政治思想、政治概论等科目。
  余嘱来聚兴村一谈。又得李良骥贵阳来函,介绍南开毕业生何克昌,安徽人,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硕士,曾在锡业管理处任编审股长、代理会计主任等职云云。杭立武以《大公报》上评论张晓峰著《日人之丧钟》一文见〈文)(示〕。余已读此文,觉〔无〕其他,但立武以其中有中国可和之条件,颇有人以为有特殊作用者。余谓英、德两国虽在战争,亦有和平条件提出,庸何伤。
  晤徐志萝。十点至康庄一号晤次仲夫妇。次仲夫人已大腹便便,似不久将产者。余事先嘱陈德洪送四百元作为新人制衣费,亦可当为聘金也。次仲稍迟即由会赶来,以通伯电相示,知于明日可到渝,允敏同来。余约次仲明晨去接。适今日已嘱高裕怀至中央信托局购油35 加仑,付款413 元,即可取来应用矣。次仲意,南汤泉嘈杂而旅馆不及北温泉云。
  上午黄海平米,知地理研究所已以二万元在北暗购得一屋,藉可利用地质、气象所之图书。所中分人文、地文两组,已无所不包,而骗先尚欲加大地测量组与海洋组。如海洋〔组〕不成立,则三组之薪水,各组各一研究员,已篱每年五六万元也。
  中午孙颖川来。在寓与叔永、颖川中膳。颖川谈养成人才之重要。午后至七星岗购图书。六点囚。晤毅侯,得蔡先生去世消息。因二日深晚起床跌交, 三日吐血数口,今晨九点四十分即去世。晚膳咏霓来。余等谈继任人选,拟推适之、雪艇与咏霓三人。秦景阳来,谓贵州购油无办法。十一点睡。
  接钱逸云、卢温甫、李良骇寄景阳、重庆市政府工务局(领汽车照) 、卢温甫函1
  
〔重庆〕   晨有阳光55°,175 rn。午59°,21° m。下午睛。
  
  晚雨。
  允敏、通伯于今日午后四点由乐山到重庆。华国模来。具恩裕来。罗志希、陈可忠、将慰堂米。
  展七点一刻起。九点打电话与次仲,十一点又打一次,知通伯与允敏所乘之轮今日不能到渝。九点至教部晤吴士选,告以成城小学教职员以浙大借屋酿成示威行动。上选以遵义来电一通见示"教育部吴士选兄, 笠君突来函当众侮辱,决辨。
  弟复。"士选疑为刚复,但刚复应签刚,不应具复。造周j事复也。继思余在遵义时曾以周厚复本学期与前年秋均迟到,曾致不满之辞。章诚忘与若千人均闻之,但未曾作书与彼,何来此当众侮辱之事。岂周亦神精失常耶?出,回院中。
  朱驷先来吊唁蔡先生。提主张在渝开追悼会。今H 蔡元忌由滇飞渝, elJ 由渝飞港。叔永明日飞港致祭。据骗先云,英庚款去年七月至年底五百万元,收入只得五十万元,以政府机关事业上之投资均不发息也。本年讲座或可继续补助,而其余一切费用颇难设法云云。
  中膳后睡片刻。阅农产促进会报告。蒋慰堂〔云〕渠于一月间见蔡先生人尚康健,惟精神稍委顿耳,不料谢世如此之速。陈可忠、罗志希均来询蔡先生逝世状况。今日各报如《大公报》、《中央日报》、《新民报》、《时事新报) , 均有蔡先生小传,赞为"国学宗帅:u 、"文化巨星"以及"空前之教育家" , 历来办教育,以树公民道德为职志,以自由、平等、友爱为纲。谓自由者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古之义是也;平等者, 己所不欲,弗施于人,古之所谓恕;友爱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古之所谓仁。在教育部长任内添设社会教育司,任北大校长自六年至八年,经五四风潮,至十二年一月去职。
  晚杭立武请客,因与胡博渊请客冲突,未往。至华光楼上国泰饭店,到博渊、陈逸凡、糯宜之、陈雄、五洲大药房卢志学,及庄智焕(仲文)诸人。九点回。通伯、次仲来。
  接叔谅电振吾函!带领否函刚复函士精函尽谋长函~J毒害曾电蔡邦华农业促进会报告叔i京电五Zi某电电遵义县政府支1)县妖( 做日成城教员学生至江公榈示威并恐吓,乞制止。弟堂可锁鱼) 寄:楚白、逸云函
  
重庆   晨晴56°,175 m。晴58°,225 mo
  
  晚平事慰堂在望江楼请客,未能毛主。
  展七点起。叔永今日为蕉先生大残事飞香港。又得~谋电,知昨晨成城学校校民刘E赞扬竟率领学生至办公室滋闹。此事既闹大,自不得不由部中电省府盒澈也。余即打电话至教郁,适吴士选往青木关,而一樵又不在部。作函复王军谋。
  十一点至特园康庄一号。借次仲、通伯、允敏乘国字1 935 (即老浙字四号)赴陕西街棉业公司,在此允敏候衣服。由吴君夫妇邀在五芳斋中脯,到王老太太及次仲夫妇、通伯、允敏。今日虽小吃,亦费二十余元。晚王君韧请客,在聚丰园,亦有鱼并有虾,则其费当更可观。长安淘不易居也。
  余等于中膳后本定通伯、次仲、允敏与余过江至南岸南温泉看客寓,为婚后寓居之用,但至江边为警所阻, 三须得通行执照。因日前虽得一车照,但卫戍司令部尚须领一照会, 须时往往二星期云。乃回至曾家岩143 号吴稚晖先生处晤吴, 适出。坐有顷, 回。余请其为余与允敏证婚,日期定本月十五。稚晖先生精神甚健,侃侃而谈者几一小时。谓四十年前在苏州主西席, 东家予以每月十元之薪水,人均骇其薪水之大。至英国告英人以中国物价之廉,谓一便士可购五十个鸡蛋,而吴纯之尚戒其弗露此等消息也。
  四点至雨岩处,以其客堂过小,遂决另觅地点为礼堂。六点借君韧在聚丰园晚腾。膳时君韧以洋火作一游戏,颇费心思。即宣洋火为三行, 三根、五根、七根。;Jt法每行可任取几根,但不得嫌取二行。以拿最后一根者为输。知其术者可百战百胜,屡试不爽。据云凡留得2 , 4 , 6 ,或1 , 4 , 5 ,或1 , 2 , 3 ,或1 , 1 , 1 ,或X , X , O ( 者) JM(云。丸点回。至两岩处H否厉德寅及张式愚。据式愚云,数年来均在两湖任事,近正拟觅中学教书。德寅则已脱离中央政治学校而至四行储蓄会矣。得梅儿电话, 云于明日自北暗来云。
  接~谋电王军谋函振吾、建人函卢谊商电需TZZi某函温甫电
  
重庆   晨阴58°,195 m。午60°,205 m。五点61°,21°
  
  m 。睛。
  展七点半起。接建人函,嘱向液体燃料委员会接洽汽油。余即至聚兴〔村〕十二号晤景阳。据云昆明、禁江两地或可拨五加仑, 当与会中商之。十点至教育部晤顾一樵,谈成城小学纠众捣毁校中杂物事。一樵即为打一电与贵州吴主席,但请其协助为浙大觅屋,未言明成城事。余亦深望此事能就地解决,不必告省府以致谣琢繁兴。
  十二点回。午后二点至特困康庄一号,借通伯、允敏同乘车至打铜街中国银行公会(第一模范市场)接洽十五婚事礼堂。遇一杨姓职员,据〔云〕王君韧已登记定十五日t午九点至下午二点。君韧系会员,故可借。楼下之礼堂甚大, 可容二三百人。楼上会议室可容七八十人,颇幽雅,兼有休息室,甚适用, 胜于生生花园多矣。
  由此出,借通伯至附近道门口十号礼泰饭店,系三层,决定在二层先定四元一人之菜五十席。由此出,余在龙王庙街环球帽店购一帽。遂回寓,时已五点余。接蕴明带来梅儿二日函,知其于三日去合) 1 1, 但云如不能补考而留级,拟来渝进部训〔中学J.与安安同校云云。
  下午蕴明来谈关于建筑北暗张家沱气象所及所中各事。张家沱之建筑办公室、图书馆、男女职员宿舍、所长住宅,共需三万四千元至四万余元。余谓所〈中〉〔长〕住宅可省。胡子腾以驻港办事员名义坚不肯交代,此人真无聊之极。九点半洗浴。张述祖借其新婚夫人陈女士来。张现在兵工署,据云目前国内各兵工厂只能制造子弹日一百万发,而全国有兵二百万人,即每兵只二日有弹-发也。抗战以来只增加15cm 之炮三十余门云。余打电话与次仲、通伯,告以明日去北暗, 十二回。作函二通。
  接建人电温甫函士楷函王师事集函梅函寄士楷函荒草谋电雨岩函卫戍司令领通行证函‘
  
由重庆至北碚   晨阴60°,18° m o 午昙。北碚64°,]70 m。
  
  晚65 0 , 180 m 。在北暗闻燕子声, 盖早已到此间矣。挑花盛放。
  晨六点一刻起。七点借蕴明至两路口重庆汽车站。先是余等派陈德洪于七点前来购票,以普通车回挤,而各机关之职员车亦极拥挤也。至站则陈误往普通客车间购票,幸蕴明告之,始得职员票两张,价6.20 ,加价1.∞,共7.20 。犹忆去年九月不过三元也。车上遇孙孟超。八点十分开,在雾中。九点雾渐开。沿路萝腋开白花,蚕豆(大豆)开紫花,油菜开黄花,而桃李满山,真是锦绣山河,宛如江浙清明时节。不过此间雨季在秋而不在春,故春季为一年中最胜。蕴明以其夫人病在青木关,在中途下车。十点至青木关。
  十一点至北暗。陈士毅来接,即乘滑竿至北暗场新市场看屋。为一弄堂式屋,上下各三小间,价六十元。外无院子,临马路,余不喜之。十一点半至张家沱气象所晤宝壁、楚白、逸云、子政、薛铁虎诸人。中膳后借陈士毅至对面看屋,又至郑宅看屋(郑宅系民生公司郑璧臣所有) 。此宅系新筑三开间,二楼,有院子, 惟房东须自留二间楼下。价年一千元,加二百元之押租。余在北暗所见,以此宅最为合适,拟与蕴明合租。因有二厨房,可住二家也。f皆宝壁、楚自至水井湾基地。此处所中以700 元购得地4.80 亩。上有松竹,离江稍远,但山下有井,附近已凿防空洞,费二千元云。
  阅Reader~¥Digest 去年十二月份。晚阅China lournal o 九点半睡。
  据宝萤记载,绪云寺汉文校阅室高出张家沱办公室555.5 公尺,绪云山狮子峰太虚台(P =684 . 18) 高出张家沱办公室740. 02 mm ,计65 1. 6 公尺。
  接适之拜年片寄王军i某函建人面
  
北碚   晨昙ω。。日中发北风,阴。晚58°,P90m.75°
  
  阳】m o晨七点一刻起。八点馀借宝壁至北暗场。由此届船至东陆镇,徒步往蚕丝管理局川东分场。川省丝绸业为川中旧军阀所把持。凡养蚕种至售丝,均由蚕丝管理局包办。该局有场十,而北暗为其中之一。房屋规模宏大,可办一大学。中央农业实验〔所〕之蚕桑系,即租该局中巨屋之一。所有蚕种均须由该局散布,而所得之茧须售与该局,遂成为舍省垄断局面矣。余等至中央农业实验〔所〕蚕桑系,知孙本文往温泉,而士俊虽已搬至对、河,但在东阳镇。遂与陶、林二君嘱一工人领至东阳镇士俊寓中。共有屋六间, 以十九元租得。屋小而临街,于小孩殊不相宜。据上俊云,渠现为技佐,在所中除孙外,习蚕桑者只渠一人,因其余均为农艺或生物毕业者。凡习蚕桑之人,均巳往待遇较优之处,而实验所以政府机关必须经锥叙等麻烦手续,故人皆不愿留所中。孙如不在,则士俊为代理,故职任重而薪薄,现尚只月薪l ∞ 元加津贴二十元而已。该所将在土沱设分场。土沱去此三十里,求精中学即在该处云云。士俊已有四女孩,最近添一男,尚只六个月,故除开销以外元钱时多。
  过江至〔西部〕科学院旁之动植物研究所新屋(以六千元造成) 。借仲济至雨农处,知其与弟崇醋同房,遂借〔至〕科学社生物研究所新屋(以一万元造成) ,及彭家因动植物研究所之固(以三千元造成) 。最近物价大增,均十二三倍于去年也。
  途中遇周蔚成、王以康。十二点囚。
  中膳之后在图书〔馆〕阅新到China Review 等。晚与子政、莹莹谈。
  
  
北碚   晨晴50°,90 m o 牛晴66°。晚晴17° mo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至工业实验所,即在张家沱山上。去年敌机来时在此曾落一弹。近来桃花盛开,满山遍野。今日天气晴朗,妹可爱也。
  上午阅宋楚臼所作,提出五次评议会气象研究所报告。本年论文以宝堂、么振声二人较多,蕴明与子政各一篇,而仲辰则竟无只字。
  十一点蕴明自青水关来,知其夫人病稍莲。胡子腾为所中停其驻港办事员职务后,将仪器提单抗不肯交。后与蕴明商,与其派醉铁虎去港费来回川资,不如付与胡子腾租金为上算。然胡真市俭也,贮三箱于~家,月索三十元港币之租金云。
  所中目前工作分配,除蕴明代理所长外,楚自文书,陈士毅会计,周耀湘庶务,萧盟 5山书记,梁实夫绘图,钱逸云图书。天气组子政、么振声、薛铁虎、何清隐、樊萤君。
  气象组张宝莹、赵海、陈五凤、曾树荣。高空组杜靖民、杨鉴初及新由中大毕业之王华文。
  中膳后至外徒步二十分钟。阅蕴明所作控制四川雨量的三个主因为阻流Stem 、天漏与焚风。余谓"天漏"名词不佳,且下降之风不能成雨而为干燥之气团,故以天漏之解释为说误。
  宵'陈立矢辩浙大校长函
  
回重庆   睛。55°,1 90 m。午255 m, 72° ú 晚晴64°,
  
  215 rno晨六点半起。七点早餐后即出发(乘滑竿)赴北暗车站。七点半抵北暗站,遇刘福泰。车上又遇地质调查所黄、汲清及孙梦超与雨岩之侄。今日所来者为职员专车,但人仍极拥挤。至第二站(洗马站)赵乃传上车,知渠于今日赴中大上课。据云渠自离建德以后即赴龙泉住一月始来渝,又谓参政院但有二职务,即昕取报告与建议而已,故与立法院职权并不冲突。十点半即至上清寺。余回院遇仲授、黯先、缉斋等,知稚晖先生今晨曾来晤余。骗先到J余弗辞斯大事,余则以为非辞去不可。
  中午至雨岩处,梅与梦姐在彼,留中膳。余颇责梅不应来重庆。渠此次在四川中学以代数53 分不及格须留级,不准补考。渠愤而来渝,欲与安安同进一校(魏训) 。但该校考期已过,且在南岸又无电话可通,无熟悉之人,即去亦不得通融。
  故余决定嘱其往土沱求精中学,彼处梅尚有汇文〔中学〕旧同学相识也。二点至中四路求精中学,询得刘伯明师母在渝。遂至其寓,遇其子光载。据云刘师母病卧床上,嘱其作一函与土沱求精校长杨君。借梅回院中。
  二点借梅乘车赴沙坪坝。梅至南开。余至中大第二宿舍晤厦千不值,晤卢孝候,谈一刻即出ο 至大中里一号胡肖堂寓,谈移时,肖堂约厦千、晓寰来,并梅间在寓晚膳。七点凹院,梅至雨岩处,嘱其于明日赴北暗转土沱。如士俊能同去最好,否则嘱气象所派人送去。土沱在北暗下游卅里, 乘船二小时可到。
  接E草谋电温甫士楷二函振吾二函陆殿扬函杭立武函建人岳王军谋函卢温甫函寄草草谋电
  
〔重庆〕   晨晴62°,18° rn o 晚晴66°,2ωm。
  
  苏联与芬兰议和停战。晚陈体荣来。胡光赚来。
  晨六点因腹中觉不适乃起。作函与振吾。九点至康庄一号晤次仲、通伯,知彼等已请客五十人,而余请约二十二三人。花篮等巳由次仲夫人代办,婚书则由王家兄弟书缮。结婚仪式最简单,只证婚人致训词,无演说。又目前无金饰,故不交换戒指,不奏音乐。时间定在上午十一点,银行公会二楼举行。十点半借允敏、通伯乘]935 渝字车赴南温泉。先是以未领到通行证不能往,后由雨岩介绍,于昨领到临时通行证,今日得渡江,但检查亦不严。至海棠溪过渡后行十二里,折向西再行约四公里,沿一小溪行。今日天大佳而热,满山挑李盛放,煞是可爱。
  十一点抵南温泉,即至各旅馆问询。首至山上达中宿舍,居高瞰下,风景极佳,但室中设备过于简陋。次至南泉别墅,则设备较佳,但开窗所见皆邻居墙屋。最后至马路旁之南泉饭店,则介于前二者之间, 因定111 号房。三处皆新开。前者开于去年六月, (南泉〕别墅之二月间,而后者则开张未二月也。在一广东菜馆中膳。膳后已二点,即乘一舟}I陕溪而行至坎堤上岸,乘车囚。由南泪泉至坎堤计二十五分钟。自坎堤至海棠溪渡约半小时。如不等渡,则水小如目前拾分钟即行矣。至云翔为允敏试衣。
  五点囚。电话秦景阳。六点晤稚晖,遇诸途。七点回院。梅来,借至电话局,打长途电话与陈士毅。八点至卡尔敦晚膳。膳后囚。液体燃料委员会陈体荣来,云在禁江可拨油5∞ gal ,加59∞,加桶价每个40 元,共10 个,得6300 元。又华西公司胡光照来,余托其购金工场车床等,渠为作函。
  f妾咏霓函寄振吾函陆殿扬函(为其子陆鹤寿事) 颖川电(五通桥黄海化学研究所孙颖川兄:浙大早开课,请黄人杰速阁。弟帧文) 寄十六封寄建人函(蒋宅人带去)
  
重庆   晨晴62°,27° m。午晴66°,29° m。晚阴68°,
  
  290 m 。晚宜山大风暴(降雹) 。天睛已达旬日,昨起骤热, 今晚天阴,及子夜闻雨声。
  展七点起。作长幅与丑事谋, 述放弃遵义师范之经过情形。九点至牛角沱资源委员会开第五次评议会筹备会,到咏霓、骗先、雪艇、子竟、朱习生、孟真、战哉及余。
  议定开会时议事日程。决定第一日主席训辞,委员长训辞,及各所报告,下午讨论提案; 第二日选继任中央研究院院长及第二届评议员人选。此次已开票。各校之选举票:中山大学ll4 票,中央50 ,西南47 ,浙大只17 ,与唐山相等,乃由正在迁移所致。各大学中发现中山萧冠英、西北工学院赖璐有运动选举嫌疑,而二人实皆元资格当选,因评议员资格必须于其本身学问有特具贡献或任专习之学术机关领导至五年以上者。十一点散。回院中膳。
  一点至交通部宿舍剃头。囚。郑子政来。嘱其至大溪沟兴业公司晤李泼源。
  二点半至康庄一号。借允敏出至云翔公司候衣。余至川盐银行晤液体燃料委员会陈体荣,购得汽油530 gal ,每加仑11.50 ,在基江交货。四点借允敏囚。余至寓。
  作函与希文、土楷,并至雨岩处邀明日中膳,约梅同去。七点借毅侯、慰堂至康庄…号,应次仲、通伯之约晚膳,到王老太太、君韧及其弟老海、常厅长、吴旋之太太、允敏、慰堂与毅候。毅候饮酒甚多,幸膳后不久即回,不然恐将需人扶回矣。十点因。
  洗浴。睡。已十一点。
  接振奋函路人函文学院函炜文扇孙颖川电咏宽函害于1革谋踊炜文函建人电希文函士楷函电银苦苦(遵义3 181 李振吾兄:吴主任渝m何处? 电复。即汇63∞元购泊。弟帧寒)
  
〔重庆〕   晨大雨66°,265 m。雨终日。晚64°,235 m。
  
  在重庆银行公会与允敏结婚。
  晨六点起。作函与李振吾。丸点即至康庄一号,借次仲、通伯赴稚晖先生处。
  遇之于途,遂借至道门口银行公会楼上。
  今日喜事请正宗海、高玉华、昌蕴明、郑子政、厉德寅诸人。今日适值大雨,而向上清寺来过远,故参观典礼者人不甚多。余所识者计有雨岩夫妇、梅儿、钱安涛、王君韧、周子竞、胡光照及蒋慰堂与毅侯。毅侯以坐轿来,最后到。原定十一点行礼,后延至十一点半。允敏早已预备就绪。结婚仪式极简。稚晖先生证婚, 王毅侯、蒋慰堂介绍人,通伯、雨岩主婚人。在证书上盖图章后即由稚晖先生说数语(余立右,允敏左) 即札毕。时适十二点,即至对门礼恭饭店中膳,到者有咏冤、黯先、仲楼、孟真、于培然(现任财政局局长)、徐仲年、胡博渊、钱乙黎等等,共约六十人。吃西菜。席将半,稚晖先生主张余与允敏各敬酒一杯,由是王雪艇太太首先回敬,因之孟真、骗先均来敬酒。余饮渝酒七八杯之谱。约二点散。余初尚不觉醉,借允敏至光华照相馆,以无电待约半小时,酒性乃友作,方在撮影时余觉不能支持。
  三点半至康庄一号,进浓茶,酒稍解。四点半借允敏乘车渡江至海棠溪,米南温泉南泉公寓。时五点半也,寓1 2 号。晚至"南泉小恕"晚腾。八点回。九点睡。
  接王季梁函寄李振吾函
  
在南温泉   大雨。晨62°,21° m。午微雨60°,22° m。晚
  
  阴5901∞ m 。
  晨八点起。雨不止。九点进面食,后借允敏读二月份《西风》杂志陈哲生译《做你所讨厌的事》、陈宜生译《婚后幸福的追求》、陈东林译《怎样追求终身幸福》等文。十二点借允敏外出至南温汤,余人内游泳。此处温泉温度与人身体温相去无几而较高,水尚清。今日天雨,游泳者不甚众多。半小时出,沿小溪径道一行。
  午后雨略小, 在南京酒店中膳。膳后回寓。允敏睡一小时。
  余阅《西风》至四点半。厉德寅来,约于明晚在"南泉小慧"晚膳。渠现住陈家湾民国路20 号,即在飞泉之对岸。又知洪瑞钊与罗时实均在南泪泉之侍从室,俞颂华与程樨秋则在中央政治学校云。
  六点借允敏至普海春旅馆晚膳。系西餐,较中餐为廉。西餐每人1. 75 ,较中餐为上算。七点馀回,则路上已渐干,明日可望晴。今日一天未能往他处,徒闷极,希望明日可外出。约厉德寅,于晨间如天好,同游此间名胜。八点睡。
  ht 身高允敏的l÷wrist R 右腕J-81 俨4 儿-8biceps R 右二头肌forearm R 右前管calf L 左小腿12"R 右小腿1 2 士neck 颈ll÷藕筋5咛6÷1咔13"土1613"-À-1613"thigh L 左大腿允敏17 云"17'?26'?32'÷33'÷妨一J一句, ,, J-2藕- MM2咛3 1寸32"l阴阳(后补)thigh R 右大腿waist 旗breast JI句hip 侨weight 体重l∞ lbs
  
〔南温泉一重庆一南温泉〕   晨阴56°.185 m。下午阴
  
  54 。, 2∞ m 。晚52。, 2∞ m ohead 头晨七点三刻起。十点由南泉公寓出发,乘1935 车借允敏赴重庆。自南掘泉至黔川公路大道凡四公里。又十二公里至海棠误。过江后先至光华照相馆看结婚后所撮照。以第一照大半身者为最佳,而第三张最坏,以其时酒性已发也。次至雨岩处,遇梅、徐谷裕夫妇、张大权等。坐片刻。别雨岩夫妇,并嘱梅即日下午赴北暗转往土沱。余等至康庄一号,遇通伯、次仲夫妇、王老太太等,及王子静医生与王宗海等。
  十二点至生生花园。今日系媒人请客。蒋慰堂与王毅侯为主人,到叔jj(、蕴明、子竟、缉斋、次仲夫妇与通伯。知叔永于今晨五点由香港出发,十点(重庆时九点)抵此间云。香港机大者可坐十一人。此次蔡先生在香港出殡,送者五千人,为空前之举。二点别叔永等。又回康庄,坐至三点半,乃僧允敏乘车至城内县庙街柏林饭店定房间,未果。以房子不空而均须临时定者,不能预约。乃至药房购皮套半打。四至中国饭店定房间,交定洋五元。遂过江,时已四点半。
  五点二十分至南泉公寓。未几硕德与德寅来,约于六点在"南泉小恕"晚膳,到俞颂华、王世颖、罗时实、吴联辉诸人。俞、王二人在中央政治学校。该校有学生二百余人,分政治、财政、经济、教育、新闻等六系,陈果夫为教育长,毕业生大多数在地方行政办事云。德寅近已加入中中交农四行联合办事处。谈至八点余告别。
  九点睡。
  接二姊函士楷函壮予电吴学义( 仲结) 函
  
〔南温泉〕   晨阴50°,18° m。晚阴51°,1 90 m。
  
  晨八点起。九点至"南泉小恕"早餐。十点俞颂华来,又吴联辉来,借出乘船往仙女洞。过飞泉,拍二照。前次借通伯来时因天晴多日,不见有瀑布。自十五起大雨后, 飞泉上即有瀑布。今日稍小,但水较清,词中水则较第一次来时色浑浊多矣。飞泉下有一自流井,水自下上冲,如的突泉,为政治学校饮水之源云。由此上陆则为政治学校之训练班,即仙女洞也。此处为南温泉人民之天然防空洞, 亦为飞泉瀑布之源流。由此再下船. 至政治学校码头上岸, 参观中央政治学校。校址地名小涌泉,昔为川人阮姓之别墅,后为中央政治学校所租,后则永久租借, 阮姓元如何也ω 至阁书馆,遇主任沈学植,即前浙大图书馆主任也, 悲谋正拟设法请其回浙大。
  次至教职员预备室,遇教都会计长吴世瑞。
  十二点至教职员俱乐部。今日教育长陈果夫、教务氏张道藩均不在。中膳后往蒋校氏之住宅。一点半别俞颂华, 借允敏、吴联辉乘船回温泉。今日温度低而有风,故觉玲。二十分钟抵温泉市。呆君赴渝,余借允敏徒步循摸上行至虎啸。乃一瀑布,值雨后,水尚盛。瀑布下有一石板桥,乃革开筑者, 是处即称"虎啸" 。过桥有别墅,乃林主席居。由此沿对岸小径下山而回至温泉。拟洗浴,以人多未果。途遇凌竹铭。四点作函与季梁。又借允敏至新村访陈柏青,不知其号数,途遇其子,询之知为36 号。至其居,其夫人在也。六点至普海春晚膳。膳后回。七点半出。
  Enacled Drama of Life , ACI No. 2. Time 23 :∞ approx.好王季梁函
  
在重庆   晨阴5 )°,14° m。晚重庆58°,22° m。
  
  晨七点五十分起。借允敏至温泉洗浴。此处人浴者价甚廉,特别票二角,游泳四角,普通票一角而已。而对于人浴者之皮肤病、花柳病、眼病, 一概不加检查。人坦浴者吐痰于地上或池中,游泳〔池〕旁为小便处,臭气触鼻,故人浴时令人起不快之感。丸点至泉外泉早餐,进包子。十点晤凌竹铭不值。十一点由南温泉出发回重庆,至广阳坝路上之汪家花园。路过黄楠撞,途经一山头,叉上山至十八公里路牌处即为汪家花园。是处高度为510 公尺,山上树木颇盛,以马尾松居多。汪宅旁挑花已谢,惟山上海棠、碧桃正盛开。此山无特长,惟近重庆,且有电灯电话而已。
  二点左右至汪家花园对面丁家寨中国银行俱乐部, 晤王君韧夫人,坐片刻即下山。回至海棠模已三点三刻。待一小时, 至五点至中国饭店。已先交定祥,得206房。屋甚大,而石灰气充溢于中。至冠生园进腾。膳后已六点。至康庄坐半小时。
  借允敏至外宾招待所(国府路283 号) ,定明日请客座位。遇毅侯,知晓峰、左之、孟和均到矣。八点半至一心晚膳。膳后囚。吴联辉来谈,至十一点睡。
  接振吾电f王济电胡建人函李振吾函蔡邦华函
  
〔重庆〕   晨58°。晚62°,225 m。
  
  杨希震来。周洪本来(周在中央组织部任事) 。
  晨八点起。吕蕴明来,谈梅儿不愿进求精中学。张晓峰来。十点至巴县中学晤国际宣传部吴世误,询其外语班主〔任〕吴光杰之住址,知其住滨江旅馆。借至〈其〉滨江不值,乃至聚兴村研究院,遇孟和、济之、企孙、立夫、枚蒜、缉斋诸人。企孙等十八人乘汽车由川滇东路来。自滇至渝凡八天,以赤水?可至叙永一段为较险,以在握中行。宣威、威宁间高度达2500 公尺云。
  十二点借允敏、通伯至生生花园,应叔永、孟真邀中膳,到吴学周、吴定良、何廉、李润章、张子春、叶左之、周枚苏、陶孟和、王仲济、吕蕴明、毅侯等等。膳后在办事处发一电与汪济,为拨车送默君来渝及接禁江汽油事。三点、借允敏、通伯乘车至化龙桥参政会新屋周鲤生寓。周尚在美国,周夫人在家,知冷玉及李振东将去江西,孝怡回桃源,孝贞无消息云。
  四点乘车人城至油寺街四号参政会王雪艇处,晤王太太,未几雪艇回。余与谈浙大迁移费十四万已由行政院通过,希望早发。渠谓此事归最高国防会议财务股审查,可托雷傲寰。余即晤雷,允于明日到会询之。七点至国府路外宾招待所,请通伯、次仲夫妇、王伯母、王宗海、常厅长夫妇、吴旋之夫妇、葛家小妹等。十点囚。
  接顾振君函韦润珊礼券五十元楚臼函振吾函梅儿函Emma Ward 出阁函三民主义团函Biographical Encyclopedìa of the World 世界名人传记百科全书函哈佛大学同学会函高尚志函士楷函诚忘函寄证济电1
  
〔重庆〕   晨雨60°,22° m。午后雨59°,23° m。
  
  宛敏渭来。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别允敏出。先至两路口象溪别业晤陆军大学万教育长武樵, 商浙大租用陆大之罗庄及山顶马棚。万一口应允,并谓在遵义老城北门外甘田坝岳家庙印刷所于八月间亦可腾出云。次至对面上清寺滨江旅馆晤军官外语补习班主任吴光杰(霖泉) ,知军训部虽有意欲令该校税壁山,但以无屋不能实现云云。
  遂至研究院与仲撰、叔永等谈。适胡步曾、秉农山、陈焕铺三人自香港乘飞机来,谈北京、上海情形。步曾、农山均极乐观,谓日本愿和之心甚切,北平日本人对于我国人极优待云云。又谓东京抢米十七次,冬天日本全国缺煤。但余以为中国经济较日本尤困难。方显延告人谓一年后物价将再涨一倍,则吾人均将不聊生矣。企孙来,谓联大年经费1 , 380 ,∞0 元,其中四十八万元得自清华,而薪水占九十七八万元。蒋梦麟来此为该校米贴事。
  十二点借子竞、允敏赴生生花园。余请蒋慰堂、王毅侯, 及叔永、子竞、济之、周枚苏、陶孟和、吕蕴明等。三点,余回聚兴付。作函一通与士楷, 并至中国无线电研究社陶君处提取姚卓文由港寄来之无线电灯泡与Planimeter 测面仪等件。五点至美专校一号晤陈布雷,遇晓峰,谈及蒋先生提出以顾孟余为中央研究院院长事, 余谓恐评议会中通不过。余表示决辞浙大。七点至外宾招待所Hostel ,叔永与咏霓请客,到庸臣、竹铭、陈寅恪、姜:吉夫、郭任远等卅人。膳后作- Straw vote 民意测验投票, ( 试〕院长人选。咏宽得2 1 ,适之20 ,骗先19 ,余仲撰6 , 稚晖先生、农山、孟真、君武与余各得一二票。
  接雷宾商寄士楷、李振吾、意诚忘渴
  
〔重庆〕   晨两57°,245 m。晚阴60°,27° m。
  
  汪精卫伪组织〈为>c在〕南京成立。开第五次评议会。雨岩来寓。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乘凌竹铭车赴新昌旅馆晤竹铭夫妇。七点三刻借竹铭至聚兴村八号研究院接孟和、缉斋等同乘1935 号车赴两路口嘉陵宾馆。八点,评议员陆续来。计到立夫、企孙、左之、晓峰、郭任远、焕铺、农山、步曾、摔廉、寅恪、咏霓、雪艇、驷先、唐臣、润章、子春等。院中各所长均到, 惟翼甫未来。林可胜于下午始到。推雪艇为主席。行礼如仪,为蔡先生致哀。次叔永报告蔡先生逝世前得病情形。八点五十分休息。
  九点十分又召集会议。来宾到居觉生、陈立夫及中央党部代表杨公达。读林主席及蒋委员长训辞后,居院长及陈部长各有演说。次评议会秘书咏霓及总干事坦叔永均有报告。十一点散会。开丁文江奖金审查委员会。今年为地学组,计地理、地质各一人,气象二人, (气象〕一为张含英, 一为么振声。张系一铁路局职员,提出中国气候变迁一文,荒唐之极。么即气象所助理员也。在宾馆中膳后借叔永、步曾、立夫及朱习生往外一走。下午二点开会,各所所长报告。第二届评议员选举筹备委员会报告毕,已将六点。余田中国饭店一行。
  晚七点半至中四路103 号官邸,应蒋介石先生之邀晚膳。出席评议员除仲授、缉斋、雪艇及林可胜四人以外余均到。蒋对于未见过诸人一一问询。询余以浙大搬何处,学生全到否。余告以战地服务团中有一学生戴行钧被人打死。谈至九点回。
  接二姊咆振公函寄二姊电汪济电振吾咆
  
〔重庆〕   晚59° 200 m
  
  中央研究院评议会选朱骥先、翁咏宽、胡适之三人为院长候选人。
  晨七点起。九点至两路口嘉陵宾馆开中央研究院评议会。今日上午选举中央研究院〔院长〕候选人。照章推三人,由国府择定一人。用记名投票法。结果咏霓、骗先各得甘四票,适之得廿票。次多数仲搂六票,叔永四票,余得两粟,顾孟余一票。次规定下届评议员初选人数与资格,分天地人三组审,理、化、工、天文、气象归天字组。工程组有赖瑾,本得到票,初选当选,但以无著作,投票表决审查不合格,以次多数王宠佑递补。
  中膳后余审阅丁文江论文(奖金)么振声及张含英部分。张文一无可取。么有论文五篇,故余介绍其得奖励。地质计荣森,仲按亦介绍其得奖。审查会中余主张么得一·小部分作为奖励,但结果与计平分。至开大会时叶企孙反对,谓其与吴大献(前年得丁文江奖金者)相去太远。遂给么以5∞元,计得大部, 1 5∞元。
  下午选举评议员。物理、数学与本届同,惟吴政之代叶企孙。化学赵石民、吴宪落选, 以曾昭抡与庄长恭继。工程凌竹铭、茅唐臣仍旧,以王宠佑代唐炳源。天文仍旧。气象以蕴明代晓峰。地质以谢季华代左之。动物以陈帧代胡经甫。植物以戴芳澜代谢家声。社会科学: 历史仍旧,心理以擎黄代任远,考古、人类、语言仍旧。议案方面通过设立西南测候间。六点散。七点至外宾招待所,应王老太太之招,到次仲夫妇、通伯、允敏、陶玄、唐国棋、常云涌夫妇、齐铁生夫人。
  接振吾函丁普生函剑修、士楷、鲁珍丽又浙东分校电
  
〔重庆〕   (晨〕阴58°,19° m。午阴59°,22° m。
  
  上午渝各界公祭蔡先生,下午开追悼会。上午晓峰来。下午立夫来。
  晨七点半起床。九点半借允敏至美专校参与渝各界公祭蔡平民先生典礼。遇程柏庐及叔永、毅候诸人。中央研究院同人定在上午十点,余等到时已行过礼,乃在中英庚款董事会同人举行。借允敏至中四路十三号雨岩处。十一点回寓。
  十二点晓峰来谈υ 余告以气象研究所之情况,使余不得不回所。因四研究员中涂长望、黄逢昌辞职,而郑子政又神经不强,遂只剩蕴明一人。所移渝二载,书籍迄未打开,房子亦未着手建筑。凡此皆足使余焦虑,而工作范围反为缩小,故不得不谋重新振作。借至聚丰园中膳。
  膳后因。作信数通,并阅《中央日报》上所登纪念蔡先生文。有蔡先生自著《我在教育界的经验~ o <四十年前之小故事~,稚晖先生著,述蔡先生著之八股收入杜孟坚选刻《通雅集> ,传颂'于一时。爱国学社需款,蔡先生乘轮去南京,虽其长子在寓逝世,亦挥泪上轮。咏霓著《追念蔡平民先生~ ,通伯著《关于蔡先生的回忆~ ,及孟麟、陈独秀等,亦各有纪念文。三点立夫来。六点肖堂、晓峰来。借允敏至都邮街冠生园晚膳,到肖堂、晓峰、吴学周及朱晓寰。九点徒步回。
  接士芳函寄振公、士销、陈、台l修、货壮予踊
  
〔重庆〕   晨阴59°,205 m。下午晴61°,23° m。
  
  展七点半起。九点半至聚兴村八号研究院开评议会所推举之各大学研究院计划委〔员〕会。系应立夫到会演说之要求,而商量一对于大学研究院应改良加以贡献意见。到谢家声、孟真、润章、企孙、唐臣、缉斋七人,决定大学研究院须有适当人选、经费。开办费理工四万,文法半之。经常费理工两万,文法亦半。各研究所须取得联络,知他所进行状况,但不加严格统制。虽须注意应用方面,而对于基本科学亦不偏废。教部须时时加以考核。十二点散。遇丁翼甫,渠以购不到飞机票故迟到。至教部中膳,遇沈?东伯、程沧波、余井塘及评议员廿人左右。二点四至中国饭店。
  三点至上清寺光华照相馆取照相。八寸两张,索价囚十元,再加4八张,共共,五十一元余。余付与四十元之数。至生生花园办事处开院务会议,到孟和、孟真、黑甫、叔永、子竞、仲济、缉斋、余青松、毅侯、朱习生、济之、定良等。各所惟地质无人。讨论下年预算问题,暂定一百五十万元。气象所得十六万元余,但须打63% 。五点散会。
  高玉怀管理此次余与允敏婚事账目,计礼泰酒席及银行公会之礼堂等等, 共用412 元,其中有人送礼券六十六元。若两家平分,不过一百七十余元而已。拟送高玉怀衣料约三四十元。六点回。允敏与通伯自南岸囚,七点借至汇理晚膳。九点四寓,晤205 号房罗美(怀伯) 。十一点睡。
  接农经系学生电平等李振吾渴吴钦烈函水泥管理委员会函
  
自重庆至北碚   晨雨59°。晚睛,满天星,57°,135 m。
  
  晨六点半起。收拾行李。洗跑后即借允敏乘校车至总办事处。时次仲夫妇及通1~f均已先在。八点乘中央研究院所备之卡车由聚兴村出发往北暗。同车者有通伯、子竞、子春、青松、润章、步曾、叔永、左之、晓峰、企孙、立夫、学周、定良、仲济、习生、孟和、撰甫、焕铺{等〕二十一人。时经昨晚大雨后,路甚泥泞而细雨不止,故车行不速。因所用为人造汽油(酒精、以太与汽油) ,故更缀。8: 45 出发,至11 : 1 0 至北暗新村,即有蕴明及卢区长在此相接。余等先至西部科学院稍停,进茶点。北暗区公所已拨一汽船相候,拟赴北温泉,并在农庄定有西菜三十位。大多数人以急于固渝,且欲参观机关,故不愿往。惟立夫、习生、晓峰、子竞七人乘轮往北温束。余则借允敏、通伯参观地质调查所,遇李善邦与曾世英,并至动植物研究所。十二点半在松鹤园应气象、动植物两所之招中膳。膳后至张家沱气象研究所。企孙为消华借去大气球四个。
  三点至郑家花园,即余与蕴明所租之宅。余位楼上共六间,蕴明住楼下四间,共租金年一千元,押金五百元云。今日留通伯在寓。梅尚在北宿,渠欲在家温读。
  余劝其仍赴求精中学(土沱) ,定于明日往。五点, 立夫、蕴明、晓峰及吴学周、吴定良来。五点半,余至气象所。晚六点在寓中膳,梅与通伯、允敏及余四人而已。
  接朱国华函寄朱国华函求稍杨校长函
  
自北碚回重庆   晨阴54°,135 m。晚微雨ω°,165 m。
  
  晨六点一刻起。七点别允敏、通伯,乘滑竿至北暗车站。同车赴渝者农山、步曾。至小龙坎者晓峰、吴化予、姜立夫。今日所乘车51 号,椅垫有弹簧,为近来后方所少见。车至歌乐山,祝世康上车。余告以默君将来渝,欲觅屋。彼谓巢所〔住〕歌乐山巅之寺院中尚有余屋,囊雨岩曾留住若干时。叉车中遇冯泽芳,架不日去西安调查棉花。十一点半车至上清寺,余借步曾、农iJ l 下车。余将所购曾1耸英著中国地图四张忘在椅上遗施,至下车始忆及,于五点至两路口车站询问始取得。
  十二点借农山、步曾至外宾招待所开科学社理事会,到叔永、咏霓及凌伯遵(非理事)。议决本年夏季开科学社年会,地点暂定昆明,并推定月涵、子竞、叔永、悔荫棠等七人为筹备委员。又推定宋子文、金叔初、范旭东、叶授初四人为董事,以继蔡先生、马相老、孟心史等四人。余主张将桂林科学公司所办之科学公司印刷厂移重庆,以渝中若干科学机关如地理学会、气象学会等均以无处印刷而将学报停刊也。
  今日上午,叔永为余辞浙大校长事与陈立夫商谈。立夫主张气象所移遵义,故不得要领。中膳后余歪,正中书局晤陆步青,询其子是否能就浙大电机教员事,并托其购印刷机。又至华西汽车修理厂晤钱崇在,托其修理1935 号车,渠允于二星期可有。五点至玉川别业晤抗立武, 询英庚款气象考试名额及各校请款事。据云今年能分配之款不多,浙大讲座大概可以继续。六点回,借步曾、叔永、凌伯遵同晚膳。膳后余赴城内购礼物赠高玉怀,询得布价竟至二元)尺,结果购得杭绸一幅而回。十点半睡。
  接立夫函
  
自重庆回北碚   晨阴雨59°,18° mo日中阴。下午有阳
  
  光。晚600 , 190 mo晨六点半起。七点别丁舆甫、王毅侯至两路口车站购票往北暗,遇刘陈资芬(伯明师母) 、陈鹤琴、欧元怀、程柏庐。车将开时农山来,遂上车。程、陈、欧三人均赴青木关。车至小龙坎即无力上坡。余等遂下车步行至小龙坎,途遇胡光照与周子竞乘小车来,送至小龙坎车站。
  据鹤琴云,伪组织拟干涉租界教育,使渠不能留沪,故决计来渝。由沪至南,取道溪口(奉化)至金华、鹰潭、南城、泰和、衡阳、桂林至渝,为时一月。渠决计至江西中lE 大学三。又据柏庐云,中正大学拟改为国立,校长不由熊天翼自兼,地点在遂川与泰和之间。先办文法、农、工三院。余以为办工、农而无理〔学院) ,实大不合理。目前工、农若元仪器均无从着手也。秋季拟即招收学生。欧元怀谓傅式说已离夏大,指今日报上广告为证。实际傅为汉奸(南京大学校长) ,亦无疑心与夏大有甚关系。
  十点车来,复上车。至十二点半抵北暗。刘师母现以养病住北暗新村115 号。
  余借农山至北黯市中膳,即有生物研究所曲、胡诸君在站相接。膳后至气象所,即回寓。时通伯、允敏方自绪云山回,云低狮子山顶,只见云雾而已。三点借通伯、允敏出至市教部教科书审查委员会,晤方令黯及徐悲鸿太太。方不见将近五年,肥硕多矣。六点至柏庐〔处〕晚膳。遇老向,坚邀通伯多留一日。老向名王向辰,北大学生也。七点半别方回寓。
  寄李振吾画坦
  
〔北碚〕   晨雨。七点阴。九点有阳光。晨59°,185 mo
  
  晚60 0 , 27 飞75 。
  晨七点起。丸点半至气象所。作函数通。十一点囚。。十二点借通伯、允敏出,往北暗场教育部教科书编辑委员会晤方令捕。借至厚德'福,应老向之邀。老向即王向辰。到老向及其夫人、赵太伴及其夫人(俞珊)、许心武等。
  膳后在途中晤卫深甫与沙学泼。深甫邀明日在其寓(天生桥)中膳。适通伯欲赴对江黄楠镇复旦公学访友,遂邀沙学泼同往复旦,并由徐悲鸿太太蒋碧薇向往。途遇复旦园艺系主任秦国荣,一间雇船至东阳镇,由秦君领导视察复旦所购之农场及新建筑(未成)之宿舍。农场地五百亩,每亩价最高一百元,种有番茄、茶花、包心菜、草莓、悬条木等。据云,复旦学生常偷摘瓜果与花,偷番茄竟至一千斤之多。次参观鸡舍、牛棚。新宿舍正在建筑中,计四座,每座可容160 人,价共三万余元,每方合二百余元,为土墙、砖柱、瓦顶及三合土地板。次至黄楠镇。复旦租民房为教室,而总办公厅系一庙宇。沙与吴南轩等则住王家花园。借至蒋碧薇寓进咖啡,室中悬张书脐、经子渊等所绘画。据〔云〕渠与悲鸿巳数年不通讯云。
  五点,借方令葡、通伯、允敏过江至北暗。在市中绕行一阻后至松鹤楼晚膳。
  膳后即囚。据沙学泼云,复旦为纪念马相伯筹款,中中交农四行捐十万元,连各方所得共约四十余〔万〕元,将用以建教室及礼堂云。
  苦于高尚志、顾振军函巴县磁楼口柴庐(兵工署材料试验处)
  
〔北碚〕   晨大雾50°,27".75° 午晴72°。晚68°。子夜
  
  雨。
  汪精卫在南京组织愧倔政府,沿用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尚有杏黄之角。
  晨六点半起。通伯拟乘轮下溯赴重庆。适今晨大雾,百公尺外不辨人物,且老王未携机关证件,不能购票, J"'J改乘公路局车。七点半出,由王仆借通伯先出发,余与允敏后行,取大道。至八点,余与允敏至车站,则通伯巳上车,犹未开行。遇顾一樵及卫深甫。八点十分通伯车开。余与深甫、允敏至北暗场新村115 号宋延瑞及卫学兰夫妇医生〔寓},而刘陈资芬(伯明师母)亦住此。宋系天津北洋医学院学生。因允敏咳嗽甚烈,乃请卫医诊视。九点半至北暗场购物,遇陈鹤琴、程柏庐及农山。
  十点借深甫、允敏乘车至天生桥深甫寓。天生桥以一天生石桥得名,附近办有京华印刷所,系自南京移来,王毓英所办者。深甫犀乃一调堡,墙用石制,厚三尺,在山上,俗称山上熊姓石屋云。晤卫太太。深甫自京寓移出书籍不少,正在教育其八岁半之子。因所藏关于天文、生物书颇多,故深甫不令其子人学而自教之。目前.7教以动植物及国、英文,不久将教以天文,使认廿八宿,至十二岁始教以数学, 三年可习微积分云。此法诚有其好处,但英、国文及数学为工具,不宜缓之于天文、生物等, 但求引起儿童兴趣,使有研究之味足矣。余因感慨不能费时以教育自己小孩为恨。
  十二点借深甫夫妇至松鹤楼,到允敏、刘师母及宋延瑞夫妇。二点膳毕,余僧允敏凹寓。三点,余至气象所。自季眉来。未几梅儿以求精中学放学回。六点回寓晚膳。九点睡。
  得刚复、土·芳、士楷函
  
〔北碚〕   晨昙,有阳光,58°,27.72飞日中昙。晚昙。子
  
  夜雨。
  下午士俊、郁芬来。余借允敏晤胡定安。晚北路蚕桑制种场场长陶约晚膳,未往。
  晨七点半起。九点,余徒步至科学社晤秉农山,遇中央农业实验所蚕桑系主任孙本忠,又晤雨农及陈焕铺。焕铺拟调张肇赛赴中山大学植物研究所。余以浙大植物只张一人,故竭力阻之,焕铺始首肯。据焕铺与雨农云,植物生理方面如罗宗洛能去浙大甚佳。但以罗在中央大学为罗志希所倚重,所购植物生理书籍仪器颇多,难以且葱、然舍去,故所云拟去浙大之说亦虚与委蛇而已云。石声汉则〔谓〕焕铺认为其人难以合作云。
  出至气象所,遇宝壁,嘱其借往顾一樵寓。顾寓即在科学社左近。在寓与梅及允敏中膳后,与允敏往北磁场并至江苏(镇江)医学院。屋在山顶,询得胡定安寓山麓,遂至其寓。据云山顶建筑原为北暗之医院,方造成,以四万五千元购得。现有学生二百余。另设医院, 与北暗车站相近,有内、外及产科医生,并有X 光设备。
  三点出, 循河而回北暗镇。四点半返寓。今日对岸丝业公所创办之蚕丝制种场场长陶君请客。余以路远,黑夜往返不便,故未往。
  接胡建人函
  
北碚   晨蔼60°,27飞48°日中雨。晚58°。今晚子夜起
  
  大风ω展七点起。九点至气象所。作函数通。一致陈立夫,再辞浙大事,但允维持至暑假时为止。并送谢帖给朱国华、陈其可、韦润珊三人。韦送五十元之礼实嫌太多,即朱之十六元与陈卅元亦超出于目前政府所定范围之外也。教部教科书编辑委员会许心武来谈。中午借梅及允敏赴北暗场柏庐,应胡定安及其夫人之约中膳,到农山、欧阳铁翘、张文伯之子及沈百先女与一桂林行营之周君。胡之女公子亦到,名溢梅,前在南京实中与希文同班,现在中大一年级外文系。
  二点别允敏。赴编辑委员会晤许心武,召集地理编辑委员会向人讨论,到李( ) 澄(教科书编辑委员〔会〕主任)等七八人。据李君云,目前教部所定初、高中地理,均为每学期每周二小时。初中头两年本国地理,后一年外国地理。高中则年半本国地理, 一年外国地理,半年自然地理。初中用政治区域,而高中则可用自然区域。余个人则主张初中用自然区域,因其范围较广,且易引起学生兴趣。惟教部必须规定用何种自然区,而同时目前各项生产统计如稻、麦、棉花,以及人口、交通均以一省为单位,必须重整理以自然区为单位。教材方面除教科书外,幻灯亦须注意。大城如重庆,可以和各中学合作,而本区之师范学校,尤应竭力设法谋补充教材。小学方面,教科书中应增加图像,以增益兴趣。初中地理应自本土地理为开端云云。四点出。五点回寓。允敏咳嗽加剧。
  寄陈立夫函梁庆椿、王师毅、丁炜文00 又朱国华、陈其可、韦润珊谢片吴学义丽胡建人函
重庆北碚   晨大风50°,28".05° 午昙,雨止,28".2°,54°。
  
  今日气压骤高,昨下午4h( 时) 737. 30 10m ,今上午l1 h755.2 ,相差17. 9 mm ,即0.7/16 时。桃花已蔼尽,麦高三尺。
  龙泉分校学生包围叔谅。
  展七点半起。昨晚十二点半起忽发大风,气压骤增,自昨下午四点至今晨十一点计差17 .9 mm 之多。此在下江一带亦属鲜有之事。风力当在gale force 八级风以上,余寓东北角上之瓦飞去数片。但雨则不多,仅数点,即晚间亦不多。早晨路尚不湿。九点至所。作函与朱骗先,为英庚款留英学生名额内取消气象一名。英庚款从未送气象学生,此次名单交行政院时孔祥熙加入纺织、冶金各二名,气象一名,而骗先忽又将气象一名减去, 真不可解也。
  中午至松鹤楼请所中间人,到宝型、子政夫妇、陈五凤、曾树荣、陈士毅、宋楚自、萤君、元晋、周耀湘、杨鉴初、么振声、曹舆、梁实夫、杜靖民、萧望山、薛铁虎、王华文等十八人。蕴明以去重庆未到,允敏与梅儿亦在座。膳后二点三刻回气象所。
  阅英国Nαture{ 自然》杂志。六点回。晚膳。
  今晨接重庆电话,知希文已到重庆,寓雨岩处。余嘱其明日来北暗,因余欲其在遵义预备进陆大,而渠必欲回第二预备师也。午后迭接培华三函,知希文原欲乘第二预备师之便车回广西,后以士楷与波若之苦劝而止云。
  接希文电话农经系学生画季梁函士楷函又电实验学校预算书杭立武、王毅侯士楷二函接浙大学生电孟闯函接蔡邦华农业推广计划叔谅踊(汇款350 元)寄士楷、朱骗先函王季梁函
在北碚   晨昙46° 28".15
  
  今日希文烧得高178 cm ,梅157 cm。允敏咳嗽更~J 。
  晨七点起。八点半农山来,知渠于明日即回渝, 六日乘飞机赴香港云。借农山至气象所。作函与毅侯。阅蔡邦华寄来农业推广及农业调查计划,拟向农产促进委员会请款。计农业调查四万二千元,湄潭农业推广实验县计划三万五千三百元。
  余阅调查计划嫌太广泛,自农艺、园艺以至畜牧、蚕桑,无所不包。且贵州全省耕地面积、荒地情形及水利、气候之调查必须旷日持久。且此项普遍之调查,理应由贵州省农业改进所主持其事,而本校教员各有专责,焉能费长久时间以作此等调查乎。如以农艺而论,所调查者有稻、小麦、油菜、棉、麻、烟草、甘庶、大豆、玉蜀泰之类,分全省为五区,则大学安能有如许之人材。即有之,亦非五千元(单农艺)所够事也。倒不如专门于一类农业品如棉花之类,其地域分布少,较易为力。园艺方面亦应集中于一类蔬菜如马铃薯类之推广。
  十一点半梅借希文来。十二点回寓。别希文已两年有半,长得不少。壁上量之得英尺五叹十时余,乃得高出余七时,度其可达六叹之高也。希文于今年十)月始满廿岁。据希文〔云) ,渠此来系乘校车借二姊同来者。于卅一号晨九点出发,松坎过夜,四月一日四点抵重庆,寓雨岩处。同来者二姊、能能与森森, 共用油七百元,由二姊出。在贵阳时曾断钢板云。希文孩气一如囊时,而好问奇特怪僻之问题亦如囊时。中膳后在寓前拍一照。借允敏、梅、希文赴北暗,至公园,并送梅至埠头乘民船往土沱求精中学。土沱在北暗下游卅中里〔华里〕。二点半回至所。
  寄豆豆谋电毅侯函浙大经济系学生函杭立武函李振吾函张左手谋函穆藕韧函(寄计划) 士楷函
  
北碚   晨昙54°,28".00。日中昙。晚62°,28".12°
  
  龙泉分校学生逼叔谅辞职。
  晨六点三刻起。七点半出发,借希文赴车站。至北暗遇周蔚成,知农山、陈焕铺己乘公路局车出发返重庆,因近来提早半小时, 于七点半即开行也。余与希文乃回寓一转后即由气象所取道公路往北温汤。八点半出发。公路甚宽,当在十公尺左右。惟生物研究所前之大桥未完成,尚有温泉附近一段工程稍须时日而已, 预期于两个月后可以通车。途中见油桐已有开花者。9.35 至温泉,首至公园,见桃花尽蓓, 紫荆亦将落尽,惟月季、海棠、山梅花均盛开。公园中一长廊两边红白砖柱上扎藤架于二号晨为大风吹去,兼之以造公路, 原来之小径均在重拆造,故近来反不甚整齐。十点馀至温泉,希文人池洗浴。余以不带手巾未人池,但在外旁观而已。
  十一点半出池至公园茶社中腊。
  腊后乃登山。下山时取另一径。下山道为辟马路而拆去,极难下。希文在先己抵山足,余方下而忽有修马路者擂下大石一块,余急转向上,但坡急而滑,几不能上,路径狭而旁为峨岩, 一下三四丈,幸得樵者助得再上望n亭。由是下山至码头,借希文雇一船至金刚碑, 二十五分钟而已。至主计处晤朱君毅及其夫人,知金刚碑现有天福煤矿公司之办公室筑在山上。其机器来自〈福中)(中福公司),在对江自庙子开来, 每日可三四百吨,将来可增至一千吨云。三点别朱回。四点至气象所,打电话与二姊及邵鹤亭。六点回。希文回第二预备师之意甚坚,甚难移动之也。
  晚阅Edgar Snow 埃德加· 斯诺Red Star over China( 西行漫记》。
  接雷徽寰函三民主义青年四中央监察会函叔谅电校中迁移费呈文帘,奴谅咆
  
北碚   晨晴58°,28".00。午72°。晚70°。日中睛。子
  
  夜雨。
  晨七点起。上午八点半至气象研究所。作函与汪济、姚思糠及张王军谋。据左手i某来函云,渠与邦华、刚复、亦秋等赴酒潭,十五出发,廿五回遵义。谓该处有地六百方,但全校需16∞,故尚差一千方。但附近20 公里外有永兴镇,有空屋200 间亦可用,永兴镇乃贵州四大慎之一也云云。
  青海人曹冀在所中练习,预备赴西藏。但观测时般不留神,故常有差误。气压有差至5 mm 或10 mm 者。中午希文又赴温泉洗浴。囚。膳后余至所中,电话与陈德洪,嘱转告章宝兴于十号派车接余等赴重庆。二点借希文与允敏至惠宇晤何元晋、郑子政。三点过江至东阳镇士俊处,遇宝瑜,知二人俱在蚕桑场,乃至场。途中在文星桥遇过郁芬,遂借至场中,晤上俊、孙本忠及丝业公所制种场场长陶英(号代华) 。陶、孙均东大毕业生也。据孙云,渠在杭州|宽桥时代得有一黄皮蚕,其抵抗瓶度'之力大于他蚕,试驹结果甚佳,故拟在四川捅·种。据陶云,该场本年春季拟养蚕种八万张,秋季六万张。场内有男工五六十,女工七八十人,学生亦五六十人,职员二十余人而巳。谈至五点,又乘缆子回张家沱。接梅上月甘八及本月三号函。二函同时到,不知何故也。
  接应谋函汪济函梅雨函(上月廿八及本月三日~)苦于恐.谋函汪济函姚思糠简直草谋电(汇渝三千元购烧碱、内泊。弟锁微)
  
〔北碚〕   晨发东北风,阴,60°,27".80°日中阴。晚微雨
  
  60 0 , 28 气00 。
  赴臼庙子后峰岩天府煤矿询装电线至北黯事,以气象研究所需日电为发报之用。
  晨六点起。今日本拟派希文赴土沱接梅回,以天起风,惧有雨雨止。晨七点二十分借蕴明乘滑竿往芭蕉湾,由张家沱去约十里之谱,须循嘉陵江下行,过猫背沱。
  余等初上山,知鸡公山上只有兼善公学,乃下山至芭蕉湾,下有石灰窑,但无天府煤矿之办事处。询居民,据云在对江。遂乘舟渡河至对江,遇一天府煤矿盛君,询得其办事处所在,知矿长程宗阳在十余里外之后峰岩。余以电话托程请其接电至北暗,能售日电与气象所。十点左右余与蕴明方欲在埠头雇小舟回北暗,忽见有另舟靠岸。登陆者若干人,有曾膺联在内,余为中福煤矿公司经理孙越崎、董事李鸣钟、秦南(慧伽)及.工程师潘铭新、孙君等。渠等系去后峰岩察勘煤矿者。孙君谓火车已待发, 邀同往,余等遂借行。先至办事处稍息,并参观一煤球厂,每日可制煤球三十吨。
  十点半至山腰上火车,称江北铁路,计十七公里,行一小时馀至后峰岩。矿长程宗阳来,遂下车至办事处及工厂视察一周。有锅炉室, 250 马力Boiler 锅炉二个,发电器具俱全。又材料库藏有铁条等甚多,连机器均自河南中福公司带出者。
  据孙云,共三千吨, 于一个月间由焦作运出,全部技工及机器、材料运至此间。工人地面、地下共1800 ,矿工工资每日一元。矿中之灯系自制一电灯,每盏可点十二小时。
  十二点半至经理住宅中膳。天府煤矿资本五百万, 中福占半数,余为天府股东如卢作孚所有。煤系烟煤, B.T. U. 英国热单位为一万二三千。煤产量从前每日一百吨,目前四百吨,将来可增至一千二百吨。每吨成本十余元。悉数售与经济部。
  在重庆可售卅元以上。煤之缺点为硫磺太多,自2-4% ,故煤层中有Spontaneouscombustion 自燃现象。膳后由程、孙及玉、谢二工程师引余等至矿场。其门内平地,人l∞公尺始由h oist 升降机下,乘1 00 公尺。煤凡可用者四层,内连一层最厚, 4.6 公尺;外连三层均各1. 5 公尺。地下水亦不少,幸通风及抽水设备极佳。
  此皆自中福运来者。仰角为50 ,地层系二叠纪。矿区长凡七公里,藏煤二千万吨。
  依现在速度可开六十年。此实为后方最大之煤矿。日人知之必来炸也。余等人内时均持电筒,戴竹帽。矿中每人工作八小时。矿工分日夜二班云。
  四点别孙越崎、程宗阳,由原路回至半途,越岭至黄葛镇。同回者余与蕴明、曾膺联及孙君与薛君( 二人不知名) 。过江巳六点,即返寓,知梅已回家。
  接王毅侯函王军谋、士楷、学素、元任、苏景回、诚忘、颇振军、央兆钩函慧谋、诚忘电叔谅二电寄梅函
  
北碚   晨两6 1°,28".20°。日中阴。晚60°,28".2°。
  
  七日晨七点起。接曾膺联电话,知今日不返重庆,约同往游附近各地。又仲辰电话约晤谈。八点半至北暗兼善公寓。九点半借曾膺联至寓,并与梅同往金刚碑乘舟赴温泉,至千顷波游泳池,游泳约四十分钟。希文出马路来,以受冷故未人池。
  十二点至嘉陵饭店即茶室中膳。膳后在园中一游。一点半借曾君、希文、梅三人同坐船回金刚碑。舟资共三角而已,需时约一刻。至金刚碑,梅乘马团,余等三人走至气象所。余与仲辰谈二十分钟,渠日内赴成都就航空委员会事。三点余, 借曾君至寓中稍坐,适士俊、郁芬来。时梅已乘船囚土沱。借允敏、曾君及士俊夫妇至北暗场民众公园,为自熊拍一照,并在茶室稍坐。六点别曾及士俊,借允敏回禹。
  寄毅侯函葱谋电接叔谅、晓沧咆又主事谋电
  
北碚   晨雾60°,28".00。午昙62°,28".00。闻社鹊鸣。
  
  华中建筑公司经理~J坤元来所。
  晨七点起。日来觉眼有潮湿,疑因寓中面盆只一个,梅与希文均有泪,、眼,恐因染抄眼所致。今日觉眼皮内有物,允敏谓余眼红,断定系沙眼, 遂至北暗场购药。
  药房中仅有光明药水,乃至卫生所购得硫酸镑,并购得一面盆而囚。磁面盆,单料,从前之价不过七八角,今则贵至十元矣。
  十点至所。华中营造厂刘霖(坤元)经理及副经理朱学新来。该公司在上清寺学田湾锡村计承包水井湾之屋,办公室16.86 方, 6017 元;国9.05 方, 4403 元;第一职员宿舍2 1. 19 方, 7039 元;第二职员宿舍14 .5 方, 4689 元;门房、厨房等1736 元。共为23 ~ 886 0 言明八月十五完工, 四期付款。第一期,合同订后付40% 。其中惟留有地板,其余均瓦顶、三合土地板、蔑片墙(阔土墙) ,外墙双层本松柱,杉木窗。图样系滕和卿所打,其单价为每方357 、486 、332 、332 元。说定后即于今日拟定合同,月内平土,五月一号起动工。方价之大为昔年意想不到。恐半年以后建筑之价再将大涨也。
  下午打一电话与默君,请其在中国饭店定一房间。据云房间目前极为难定云。
  接诚忘来电,谓叔谅只允维持分校至支日(4日〕为止。而电文日支电止,不解所云。接士楷函,知阿秀将出嫁。
  晚阅Edgar Snow 埃德加·斯诺Red Star 01巧r China < 西行漫记~, p. 448 有云,共产党以为此次全民抗战只能在革命最彻底之领袖下方能胜利。战争之开始,资本主义制度下之政府可以行之,但结束战事必待于劳工。全国人民抗战情绪紧张,以后共产党将尽全力以得最后胜利。只要政府能抵抗,共党必与合作。倘若一犹豫,共党即将起而代之。共党以为此种趋势,政府一经败绩以后,不久即将发现云云o 可知共党之阴谋矣。
  接士楷函沈鲁珍函诚忘电寄元任函王军i某电诚忘也诚忘函振吾函
  
北碚   晨雨60°,28".05°日中雨。晚雨58°。
  
  展七点起。八点半方欲赴所中,吕蕴明来,谈及昨晚华中营造厂已将气象研究所建筑合间签字,及宝望与蕴明为统计生及办理伙食略有口角事。蕴明今日去青水关,借其夫人间往,迁家至果园寓中楼下来住。
  九点馀至所。嘱监工陈振华制气象所新建筑房子单价及方数表。华中经理刘坤元、朱学新。
  名称价目(元) 英方每平方公尺每平方公尺价附注(前数用9 . 29 除)办公室ω17 156.63 16.86 356.9 箴片堵图书馆4403(4366) 84.00 9. 05 486.5 土墙第一宿舍7039 196.71 21.19 332.0 簇片埔第二宿舍4689 132.80 14. 19 332.0 蔑片缔中膳后冒雨至北暗场来鸿剃头。三点四至所。嘱陈士毅开一所用木器等账单。余所租郑璧臣寓所楼上六间,楼下四间(房东保留两间) ,行租每年一千元, 两次交租费,押租五百元。余寓楼上,将楼下出租与蕴明,收每月廿元。故余每年出760 元也。余去遵义时此屋楼上尚须交与人看管。拟嘱陈士毅住人,因渠有老母及奶妈,尚可以照顾,余人则须办公之故。
  晚阅Red Star over Chinα 。此书过于为共产党宣传,使人读之觉其不可靠。文笔虽流畅,但有若干处差误,殊足贬此书价值。如云日本人八一三将战事延至长江,遂使中央与共党联络具决心。此则大误。战事延至长江乃中央之策略,非日本人所愿也。
  按国华函松阳浪Jj候所黄进1:.函诚忘电寄国华函鲁珍函诚忘电穆藕初函王学素函
  
在北碚   晨县57°,28".00。晚睛62°。
  
  德国占领丹麦与脑威〔挪威〕。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所。为《中国之温度》作一序。此书已于民廿六年着手,甘八年即竣事,但为印刷耽搁经年。其中共有296 个测候所之温度记录。最早之记录为北平,始于1 84 1; 而最长之记录则为徐家汇,计62 年以上,系至1935 年止。
  自]936一1938 年另列一部。图之说明系蕴明所作。提出三点特殊问题:一为海平面图上云南气温特高,二为黄海与台湾海峡气温特低,三为山东半岛外之等混线与海律平行。二、三两点互有关系。蕴明以为黄海冬季温度之低由于山东半岛之地形易于酿成风暴,理由极不充足,因世界半岛尽多,亦从未闻有酿成风暴之说, 此可称为妄想而已,与其近来所著四川'"天漏"同一缺乏充足之理由。因山风自上而下,决不能成两也。中国最早等温线图为H. Fritsche 所绘《东亚之天气》文内之剧,但所包兼及日本、安南与西伯利亚一部,共用33 个测候所记录。其中中国者,示过牛庄、塘沽、北京、上海等十一二个测候所而已。今日上下午将《中国之温度》图说明重看一遍,改正后并作一序,至六点始回。
  士俊送食物来。晚希文告余谓德国已占领丹麦,并有井吞脑威之势云云。晚得振公函,知叔谅去职确因学生不满,受赵季俞( )之故。
  接叔谅电毅侯函姜伯韩函朱国华函尊谋、贵阳《中央日报上士楷函等
  
〔北碚一重庆〕   晨大雾54°,27".85°。晚晴,重庆62°,27 飞45°。
  晨六点起。大雾,百公尺外不见人物。知今日去重庆轮船必迟开。收拾行李后嘱老王(佩英)及王兆明二人并雇二滑竿赴北暗民生公司码头,希文随行。七点一刻至码头,即有北暗区卢子英区长之代表周主任及气象所庶务周耀湘在船埠相候。今日开重庆之轮为"民生",系嘉陵〔江〕上下最快之轮。未几,卢子英来,承其招呼,轮中杨经理妥为招呼,结果余与允敏、希文三人坐舱中。八点,雾稍散。别卢子英,开轮南下。途中在臼庙子、土陀、悦来场及磁器口均稍停。数处经浅滩,水深只六七尺,甚至三尺。在轮上读民生公司之出版品《新世界> ,知民生公司在民十四年资本五万元,用人只十四人。至民廿七年资本三百五十万元,用人四千四百员。现有轮一百二十余艘。其发展之迅速可称惊人矣。但近来规模过大,管理已稍差。在汉口退出时,民生公司载运中央货物, 于二个月内达二三万吨之多云。自北暗至重庆,公路军7.20 ,机关特约车加一元,而轮船下水则1. 90 而已。
  十一点半轮至牛角沱,即有章宝兴、曾道材来接。坐卡车至两路口不得进城,乃回。至雨岩处中膳。先是二姊已为余等与原住沙利文饭店之吴冠周司令(长岳司管区)情商, 将其所寓17 号房间让给。但后以进出不便,得君韧同意即寓康庄一号楼下。二点晤毅侯、步曾及陈士毅、刘坤元。余人城至经济部燃料委员会晤方君颂尧,渠允拨给四十加仑,但在泰江交货。又至水泥管理委员会。五点至教育部张梓铭,关于浙大辞职事。遇迪生及卢冀野。晚六点至雨岩处晚腊,适丸弟送式超赴湖南。晚膳到厉德寅、默君、芝秀、孙孟超、张大权夫妇、蒋作均太太等。
  接经济部水泥管理委员会函陈剑修函陆步青( 殿扬) 函仲辰函高尚志函吴钦烈( 最直) 函浙大全体学生函诫忘电寄梅函
  
重庆   晨晴ω°,27".35° 午后62°,27".30°。晚雨64°,
  
  27 ". 45 。槐树开花。
  英、德海军在诺威〔挪威〕沿海混战中。
  晨七点起。八点半借王君韧、陈次仲及允敏在康庄一号早餐。阅军政部所收"本广播电台之密报,知在诺威沿海英、德两国海军展开血战,胜负至昨日中午止尚未分明。
  丸点馀至教育部晤张梓铭,以迁移费预算书及实验学校预算书交与。梓铭认为实验学校之增加预算殊元希望。遇胡春藻,知昨开三民主义青年回监理及执行委员会。出。由枣子岚娅至张家花园中国农产促进委员会,晤穆藕初及毕云程。
  穆告余谓浙大请款计划已收到,嫌太空泛,故巳退回,嘱制一较为具体之计划。余以穆为幼年同窗故, 告以此计划乃浙大农学院同人所拟,余阅后即觉其空泛,不切事实。以余个人意见,中国粮食战时与战后均成问题。以贵州之气候地形而论,马铃薯极应提倡。但若以推播马铃薯为目标,较易有把握,胜于目前之无所不包也。
  穆亦以为然。又计划不能太大,如中大邹树文以麻之推广得补助一万二千元云。
  出至城内青年会222 号〔晤〕油生, 借至冠生园中膳。膳后回至研究院。洗浴。五点至牛角沱晤徐名材,知资源委员会拟在遵义设一酒精厂. 每日出1 5∞加仑,以番薯为原料。六点回。借次仲、允敏晚膳。十点睡。
  接宝萤函土楷函振吾函
  
重庆   晨雨62°,27".85°。日中雨。晚58°,27".95°
  
  晨七点起。九点乘洋车至关庙街购物。又至米花街中国仪器公司购化学药品。苛性曹达〔苛性苏打),即烧碱,索价21∞元三百公斤, 而外间之价只1 350 元。
  倘向泸州兵工厂购置,价当更廉。其余如gallic acid 五倍于酸每磅八十元, tannicacid 羊宁酸每磅八十五元, ferrous sulfate 硫酸亚铁每磅3. 50 , chrome alum 格明现每磅8.50 , sodium bicarbonate 小苏打每磅25.00 元, soda ash NaZCO) 粉末状纯碱250 . ∞一箱,计112 磅,精纯硫酸每磅25 元(比重1. 84) ,盐酸120 磅一箱, 150 . ∞兀五五。
  出至冠生园中膳。遇段抚群,己数年不相见而毫不见老,盖渠自人中央银行后生活颇为优裕也。至米花街中国农产公司晤董时进不值。遂出,至臼象街商务印书〔馆〕购得高君韦译Helen Keller 海伦·凯勒自传。此书南京寓中曾有之,购之以给彬彬等一读。Fabre 法布儿自传(中译本)、Newcomb 纽科姆《通俗天文学》译本及《地理哲学观~ ,各书均照原价加230% 。如Newcomb <天文> , 二十七年出版,原价1 .50 ,现售5.06 0四点凹,则允敏已借次仲赴南山矣。余至雨岩处。二姊告余希文意志之不可回,坚决欲赴前方。至总办事处晤毅侯及陈士毅,知水泥及烧碱等已办妥,星期一大概可以交货矣。六点借希文至卡尔登晚膳。膳后回康庄。七点迪生来。借迪生、希文乘雨岩车至国泰大戏院看余上沉、王思曾所编的《从军乐》。七点半开幕,从头起即觉非常做作而不自然,尚不及浙大学生会数次所演之佳,令人大失所望。
  十点二十分散,以不得车故与希文走回。
  接雷徽寰函校中同事电寄宝望函士楷函
  
〔重庆〕   晨昙58°。28".27
  
  陈念中来。
  晨八点起。希文、陈士毅来。瞩陈君入城采购烧碱及水泥,并至科学仪器馆购硫酸、盐酸等件。余于十点至研究院。作函数通。在研究院中膳。膳后假寐片刻。
  阅陶宗仪《辍耕录> ,其中有关掌故数则颇为新颖。一则谓宋朝时杭人已有火柴,以硫磺涂于杉木片上以引火,名曰引光奴,又称火寸,亦名发烛或碎儿云。又谓现世盛行之图章,乃由蒙古色目人不知执笔画押,遂以象牙木刻而印之。而目今习惯签字往往不足为数,反以图章为质证,其背谬实甚也。
  晚五点至美专校一号晤陈布霄,知研究院院长前次评议会所选出之三人咏霓、骗先与适之,据蒋总裁于数日前表示,谓渠原拟异顾孟余,现既格于定章,须由评议会选举, 三人之中骗先将另有使命,且不时可以调遣,咏霓在经济部,近有三年计划,均不能膺任,惟适之尚可调遣,但不知其是愿就或见怪。余告布雷谓适之身体尚未全复元。据赵元任之来信,适之甚愿摆脱。至于鲤生来电劝中央弗动适之,乃其自己之主张也。
  六点至观音岩Dinty Moore 晚膳。遇李厚征,知宜山第四军校已迁至贵州三合。该校原拟迁至定番,后以粮食成问题而止。晚八点回至康庄,时允敏与次仲已自南山回。
  接诚忘电蔡邦华函背岩分校函杭立武函寄诚忘电梅儿函附照片二张又教科书一本孙颖川函吴景直面陈剑修函宝整函(由陈士毅交去) ,X1j福泰函
  
〔重庆〕   晨晴60°,28".1°。中日睛。晚62°,27".82°。闻
  
  蛙声。
  展七点半起。上午至教育部晤张梓铭,谈及迁移费及实验学校经费事。关于辞浙大校长职,梓铭以为极难提出。遇南通黄昌鼎,知其仍在监制纺纱机事。此人能始终其事,亦称难得矣。十一点回。在寓中膳, (有〕允敏、次仲,与葛家小妹。
  三点至雨岩处,与二姊谈移时。渠深以戴季陶不请渠连任考试院委员为不然。即旁观者如赵乃传,余前日遇之于车上, ïlr. 为不平,因此有重新恢复其委员之议。余素来不喜戴之为人,故不甚劝其回考试院。
  四点半曾道材来,知水泥与烧碱均装好,惟过江时须有机关证明书。适宝兴开1935 号车来。此车在华西钱崇在山洞厂中修理几二十天,但仅修外表而已。据宝兴云油箱漏,明日尚不能行。适陈士毅购物亦未全,故决延至十七启程回校。余乘车至生生花园,嘱秘书朱季常作一公函,证明校中卡车回黔之事。六点四。
  七点至教育部。今日立夫请客,到美国学生代表Moritze ,及熊迪之、皮陆臼、胡春藻、政治部张伯谨、尹藻字,及青年会宋如海、江文汉、迪生、梓铭、石珍、士选、吴贻芳、第三中学校长周邦道及顾一樵等。膳后余与士选谈及学生贷金及迁移费、分校等问题。十点回,适罗( )霞、齐铁生、厉德寅与步兵学校政治部主任向理润在寓。谈片刻,十点半散。
  接浙大寄来款洋三千五百元(为购烧碱、水泥之用)
  
〔重庆〕    (晨〕阴ω。。午62°,27".7°。晚睛62°,27".7°。
  
  晨七点起。八点早餐时希文来谈。九点余董时进来,知其现为中国农产公司董事长,并在磁器口办二百商果园。又主办《现代农村) ,有5∞0 份之销路云。
  据报载,过去五日诺威沿海之战,德国军舰及运输舰损失卅艘,合共吨数约1 50 , α)() 吨之谱。沿岸炮台多为德占,而在诺威德军约有三万之谱云云。
  中午借允敏至生生花园,应杭立武之招中膳,到熊迪之、胡春藻、向理润、马叔平等。据熊云,昆明学生膳食贷金月十四元,但吃每石五十二元之公米,较之普通丸十二元者恶劣殊甚。此外蒋委员长捐款十万元,用以每石津贴十元之用。西北大学与云大薪水现均打八折。教授薪西北固大,即中大现亦稍加矣。据向君云,步兵学校有学员五千人。现将教导团留广西,约二千人,以本部三千人到遵义。所招学员为各部队所保送,三个月即训毕。普通凡军官学校军训〔毕〕业后为连排长。
  在•如升校官,必至步兵学校训练,出为营长、团长。必经陆大始能为将官。此系日本制,但中国并不依此成法云。
  二点半借允敏至常云湘家。三点至聚兴村人号,知小车已修好,明日可行。在康庄洗浴后借允敏至雨岩处,遇二姊。渠在重庆不能觅得住屋。余劝其住北暗,并介绍陈士毅为之觅屋。六点借允敏乘车赴城内,在新丰路夜明植物油灯公司购一灯,价五元二角,连灯罩等共费七元六角。据云遵义之谦益祥亦有此灯云。七点半回。晚膳后雨岩来。
  接雨农函诚忘寄英庚款计划
自重庆至桐梓    晴(侵晓有雨)。日中晴。晚桐梓66°。
  沿途在川境见大麦已渐黄,桐树满山开花, 但尚未盛放。豆花已落,油菜花已完。
  但桐梓油菜花盛开,碧桃尚开。
  晨六点起。盥漱后即交行李与章宝兴、曾道材二司机早餐。希文亦来。餐后借允 敏、希文上国 1935 渝小车,别 陈士搬与次仲出发。行李则多 载国6476 黔字校车中 该车并 载水泥六桶,每桶重 170 公斤 caustic soda 烧碱 300 公 斤,嘉 乐纸三令,风504 pu陀 纯硫酸十磅,HCI 盐酸 120 磅,又 明 矶A sulphate 硫酸 盐〔疑 指硫 酸亚铁 〕等等。汽油又购到 40 allons,在 秦 江取油,价 已由$·11. 50 增至 14 . 00,亦由大 车带来。允敏觉不适,车过江 后即欲 呕吐,在途中吐数 次。七点馀车至青年会,接迪 生同出发。遇王祉伟,渠现在立法院。7 :40 过江,8 :20 由海棠摸出发,10 :40 至荼江。在招 待所中腾,惟允敏未进食。膳后大车亦来。11 :40 出发,二点左右在松坎进餐。五点半至桐梓。住 招待 所 102 号,即前与唐臣所寓室 迪 生与希文 住I O I。六点 至西成公园一走 八点二刻睡。
寄吕蕴明函
〔桐梓一遵义〕   晨晴61° ( 桐梓)
  
  晨六点起。六点五十分早餐后即借允敏、希文、迪生乘1935 号车出发。允敏恐吐,未进早餐。行约二十分钟,过红花园至南溪口将上委山关,发现油不能上。
  修理许久无效,乃由章宝兴搭车赴桐梓觅~铜匠来。余等在南溪口村中停留。初至一山洞,人口闻水声。希文人内,谓水阔仅一尺许,此水另有穴出外人南溪。余等待至十一点,以车门已锁,而宝兴不来,乃至村中交通部板车驭运办事室,遇一余姓办事员,知系温州人。据云,交部极车共有千余,其橡皮轮来自美国,每车现需六七百元,能载五百公斤。每车以四五人拉之。工人每月仅得十七八元,故多逃亡。
  最初进口以汽油,出口〔以〕桐油为多,现则北上多棉纱,南下多盐云云。1935 号车停在道房209 号外。余询修路人之工资,亦只十七八元。两处工人多来自四川,本地人以吃鸦片不相宜云云。十二点校卡车带铜匠来,发现小汽车油已用罄,故不能上。
  加油后开回至寓,则胡太时间太及蔡太太均在。士楷患症,阿秀已走, 子高及宁儿亦均病。7: 15 南溪口适壮予亦在寓。据云,曾在宜在此抛锚五小时半山遇希文所属一连之连长彭12:45恒,乃其学生,湘乡人,为第二13:05预备师五团三营营长者。据ii:45云,希文不甚机警,有一次敌人13~55将来,希文…人留屋中,以彭之14 -10催促而始走云云。晚士楷夫妇请客,到王军谋、蔡邦华夫妇、胡太太、傅梦秋夫妇及希文。十点半睡。
  6.50地点桐梓距离。
  11商溪口(出发)板桥上校大桥镇门MA忧M MWMAUW董公镇遵义割。
  
在遵义   晨阴64°。午微雨66°。
  
  展七点起。九点至校。振吾来。又建人、李相勘来。季梁定于今日下午二点赴重庆出席师范学院院长会议。李相勘则于廿一号前往。余嘱建人赴漏撑主持该地建筑及进行布置。渠允赴湘潭,但不允在该地筹备。壮予来,谈及章宝兴之好闹脾气。前在宜山以语犯林汝珉,致林欲辞职。壮予告以必去宝兴乃已。余亦以宝兴不听话,且所言不实。过去以其在校十七八年,不欲以旧人而更动之。但此次自渝回遵,已发现其不受指挥,且有故意将军弄坏(油表)之嫌疑,故余亦不能为之说项。拟与以五六个月之薪水而辞去,以司机曾道材继任。
  中午姜伯韩来,谈学生自治会近来出壁报时时指摘导师及训导处。李相励与伯韩将其撕去,而学生又不服。昨自治会代表且赴办公室大肆咆哮。敞渠愤而辞职,日,拟致电与中央党部及教部。余认学生固不是,但以撕壁报小事而电中央党部,亦可知伯韩之不善于处事矣。
  中午因。陈剑修及刚复在寓。三点至校。阅来往信件。马裕蕃及丁南雄来。
  招学生孙翁宿、解俊民来,余责彼等不应违抗训育主任之言。六点囚。晚膳后王禹昌医师来。余托其为希文备必需之药。又左之、晓峰、长望、孟闻、亦秋等来。谈至八点半散。
  接信阳湛正贵函凤冈县陈势涛、陈士烈、允中函建基仰逆委员会函英文照函刘千俊函接掌彭年函混甫函果弱男函吴世瑞函斗l列又函马文农丽叔谅函朱晓寰、孙毓华、戴仁锥又接S. Pellersscn
  
   晨雨有雷59°。
  
  希文赴广西。
  晨五点即起。因希文今日搭公路车赴贵阳往广西迁江从军。临行时交与鸡那、阿司匹灵、扑症母屋及纱布、橡皮胶、红药水等件,又介绍汪济名片。时尚在晨光蕉微中,告别时士楷亦巳起来送别。希文惟带一小皮〈夹)(筐〕、一被毡卷与笠帽而已。不胜怅惶之至。余本意欲令希文留遵,预备进陆大,已与陆大教宫及教育长万耀煌等说妥。f旦希文谓如进陆大须由部队保送, 不愿以父亲之请托而人陆大。
  此其立意甚善,余亦未便违拂其意也。
  适今日有学生张宝书来。晨在校阅来往信件。十二点回。中午张启元夫妇及华昭复来。又蔡院长夫妇来。二点半往校,途遇陈鸿逞,谈及李凤蒜事。李之为人喜较量锵妹,近以所指导学生无高年级学生,又不喜而辞职。余嘱鸿造慰留, 并谓下年待遇决可与罗登义一样。又顾一樵所交之王云章之旅费今已交去。
  今日校中发去年八月至十二月最高国防委员会发给之研究费薪水一成,余得二百七十元。除去希文在林汝瑶所支旅费七十元,捐前杭州工专校长徐( )帧纪念金五十元,又在丁字街购皮鞋一双四十八元,已无几矣。去年一月间在昆明购皮鞋}双价十五元,今年之鞋不见佳而价则三倍余矣。
  三点开行政会议,决于星期五开校务会议,重组情报委员会。低薪职员二十元津贴照发。薪水暂时七折。训导处姜伯韩、李相勘提出惩戒自治会学生代表孙翁醋、解俊民及史地系学生王树椒擅贴壁报肆意攻击,主张开除。余以孙己四年级,解则神精失常,故结果各记大过二次。六点半回。
  按李凤蒜、茅唐臣(为女生伍崇童惠黎)、教育部函许道夫函石延汉函陈逸民介绍谢光道(气) 彭凤庭函位清字函"伤兵之友"函严振飞函杨其泳二函寄陈势涛、监正费、吴斗明、吴弱男等涵
  
   晨56°。日中阴晚62°。
  
  展七点余,遵师校长万协忠(勉之)来。陈正修来。下午陈立夫妇(王文锦)、郭洽周、迪生、涂王回珠、杨守珍太太宋文口、胡建人、汪大同夫妇、王驾吾、王延蕉夫妇等来。
  晨七点起。遵师校长万勉之来。渠以黔教育厅厅长张志黯辞职,部中已发表欧元怀继任,万恐有人告发其私将遵师校址让给一部与浙大作宿舍故,求余作函与张志韩为之说明。余允之。九点借允敏至江公祠,并至桃源山山巅望遵义全城。
  下山时遇徐季丹与陈正修。据陈云,第四十二兵工厂已定四面山之地为造厂之所,且已自造砖瓦窑开始烧砖瓦,其价可较城中市价少→半,计砖只二百元一万,瓦六十元一万而已。又谓四面山附近八十家中只一家不吃鸦片,人口百分之80 有瘾,而每日须1. 40 元为黑粮,而米粮只二角一天而已。鸦片问题在贵州之严重可知,如欲戒除则非有-个〔月〕之休息不可云云。
  十二点至文化街三号刚复处中膳,到迪生、王军谋、振吾、剑修与张启元夫妇。二点以浙大通俗演讲借剑修先退席赴文庙。今日请王禹昌医生讲夏令卫生,听者不甚踊跃。闯前次王驾吾讲遵义历史人物,与顾谷宜讲欧洲大势,均人数在二三百人之数,今日只三四十人而已。余嘱王医速购伤寒虎疫防疫苗。回途遇汪大肉夫妇及王延蕉夫妇。晚算此次赴渝旅费,计共用254.40 元,加电报费79. 68 ,共为334.08 0
  
   晨昙57°。
  
  下午9.30 警报, 10 :50 解除。~l冈县第三科科长徐绍海、县党部黄固定及学校代表萧大献米,附县长陈势湾及秘书陈士烈碌。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何家巷口号晤杨守珍,知陈正修寓子弹库内。乃至子弹库,遇其弟初自英国囚。余向其借汽油80 gallons o 据'云,油在四面山油库,须派车提取。
  九点至校。与苏步青、钱钟韩、吴蘸初、李乔年等谈。未几陈鸿邃来,为李凤苏事。李屡以其薪水( 280 元)过低,较同资格之人为少。因其系金段毕业,为蔡所排。余劝鸿遥留之。渠前次欲去,余曾央壮予及诚忘苦留始止。此次再欲走,是其辞志已坚,亦不便再留矣。鸿邃谓渠曾谓罗登义资格较洗而薪水(300) 较高,必与之一样待遇始甘心。余谓下学期余必使二人同样待遇。昨鸿遥以此告李,而李仍不满,故不得不任其去矣。
  中午借允敏至石家堡,应迪生、振吾、任美愕及费香曾之招中膳。膳后三点馀至校。三年级学生沈自敏、陶光业、串学炳、卢世深等来。义程耀椿来,为拨车赴渝参观事。打一电话与贵阳站长锋,渠与遵义之归站长互相推语。余告壮予及马裕蕃,嗣后出差取款者到校五日I;J.内必须报销,如不报销即须去函催索。孙翁蔚及蔡院长来,谈至六点。囚。傅梦秋夫妇请晚膳,到其内弟蒋君及东大学生吴世炳(子寅) .余杭人。膳后与刘学志谈。又农经〈济) ( 系〕学生来。晚秤重量得去衣109磅,连衣114 磅。允敏连衣1 02. 去衣1 ∞。
  接范祖珠( 士纯)、梅函蔡思齐、卢福臻函(复学) 陈次莘电李凤都函寄薛次奇E 电(昨发) 陈正修函欧元怀函(为万勉之) 王伯群函(为防慎) 气象所张国旗、杨其泳、江西兽医学校
  
   晨昙60°。晚70°。有月光暗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接吕蕴明(现改名蔚光)来电,知薛铁虎与其妻及幼子于甘号乘民生公司民用轮由渝赴北暗, 于上午八点半行至磁器口上五里第二滩名飞揽子时船向右倾,旋又向左倾,结果遭覆舟之祸。共有乘客约150. 活者仅六十人,溺毙者丸十人,而薛御风夫妇亦在内云云。薛在气象所近七年〔薛于1 935 年入所, 似应为"近五年;-, J ,作事勤惧,为所中最精干之员。今忽遭不幸,懊丧之至。
  晨与壮予讨论送学生赴渝参观事。又晨七点自治会主席虞承藻来谈。余允明晨八点与学生谈话。作函与子政及吕蕴明。蔚光来函,知渠前函虞千,请其来所。
  惟语气闷不甚客气,故引起厦千之误会,此事亦属不幸。
  十二点囚。午后二点至校。陈绵干来。陈系陈佩思之第二女,现在会计处任事。胡建人来。又李凤拣来辞行。渠决计离浙大赴金陵,余亦不能再留。五点半囚。六点半借允敏至南京酒家,应蔡邦华夫妇之招晚膳,到刚复夫妇、迪生、伯韩、剑修、建人、壮予、振公、诚忘及彭谦、林汝瑶、惠谋太太等。九点散。
  昨凤冈陈知事派第三科徐科长及县代表二人来邀浙大赴凤冈,谓凤冈生活程度较湄潭低,地方虽较小,县城只五百户,而旷地较多,易于发展。县长陈势涛,广西人。县内无中学,有中学生四五十人,均赴酒潭〔上学〕。自湄潭至凤冈八十里。
  空犀有朝贺寺、观音寺、华严寺、真武山,均在城外。城内有文庙、禹王富等。士绅史肇周为前八十五师旅长云云。
  接陈正修函蕴明函子政揭晓沧踊叔谅两电蕴明电Pennsylvania 大学踊寄罗抚叔函子政函蕴明函气象所俄国杂志陈叔谅电郑晓沧电蕴明(蔚光)函
  
   晨晴64°。晚72°。晚月色大佳
  
  学生钱学中、陆道邦来谈舟、夜校事。
  晨五点半起。预备演讲。七点半至江公祠办公室。八点十分在播声电影院召集浙大学生演讲,到学生约三百人。余首述此次去渝之经过为: ( 一)向教部索迁移费十四万元,并请弗扣除已增拨之六万元; ( 二)出席中央研究院评议会; ( 三)向教部辞职。次述辞职为原来之计划。余来校之初本拟只留-载即回研究院。次述学校之健全乃赖少数以学校利益为前提之名教授。次谈及训导处之工作,学生应处合作态度,减少摩擦,诸如卫兵室等之组织均为非法。凡公布之刊物均得由训导之审查。余虽反对思想之统制,赞成言论自由,但libe由自由与license 放纵有别。
  后者即不守纪律,无法无天。最后述及我国多数机关精力均用于对付人事方面,效能大为减少,只有和衷共济,方能生成效。眼观黔省社会,大有待于吾人之努力。
  提出两事为证: ( 一)减少本地烟民。遵义一带成年男女吃烟者十之七八。凡有瘾者皆衣服不整洁,做事元精神,真如半死人。每一个学生若能拯救一落烟籍之人,即等于救人于水火.0 ( 二)则粮食问题亦极重要。黔省多荒地而气候潮湿,宜于马铃薯之种植。欧战时德国粮荒,得马铃薯始得支持四年之久。Nuremberg 纽伦堡地方〔甚〕至为其敌国人Francis Orake 立铜像也云云。
  今H 江超西、苏步青、苏叔岳等来谈。中午回。二点至办公室。晚六点军校赵人骥来,知其已脱离陆大,并谓陆大教育长万武樵之夫人动用公款六万元之臣,以购德国染料及鸦片35∞两, 在渝为人发觉被扣云云。
  接林罄候函郑晓沧函虞振铺函金华新阵地图书社黄3f-苏函程觉民函寄"1-元龙、王克仁电上海华安合群保寿总公司函程觉民函虞振镰函顾一樵函黄苹苟、函
  
   晨睛64°。午78°晚晴74°。月色佳遵义闻黄莺
  
  晨六点起。晨八点至江公祠。并晤姜伯韩不值。程耀椿率领学生出发赴重庆参观。作函与赵人骥,嘱其来校担任训导职务,因苏叔岳将于下月初回籍葬母亲,而程耀椿则辞训导职务也。步青亦将借叔岳回温州。蔡邦华来谈,欲恢复森林系,而以前广西大学之林慧芳来校主持。余告以文学院方欲恢复政治经济系,余亦尚未允也。二者必须同时提出。中午回。睡半小时。二点至寰球旅馆洗浴。午后储润科来。又舒鸿来。又学生潘家苏来,为殉难学生戴行钩事。〔补注:按戴行钩并未死,以后始知之。〕五点借允敏至来熏门内晤梁庆椿。六点半至南京酒家。今日陈剑修夫妇请客。又刚复请贵州第三法院院长卢益美(灌清) 、石光莹司令、吴光杰主任及刘县长,尚有牟贡三、胡宪之、陈勉吾诸人均未到。谈及居民吸鸦片事,据刘慕曾云,在卫生院曾办有戒烟所,但每烟民只能居留二星期,故不能戒绝云。院长为魏建宏,民沙人云。丸点回。月色极佳,但至三点余大雷雨。
  接丸弟、雄弟、三益、士芳、赵人骥函吴稚中、韦润珊、张宝望函程耀榕、王守竞函寄许道夫、杨其泳(支半薪)、程觉民函赵人骥函张宝望函杨允中电
  
   睛晨68°。午77°。晚7 1°。起北风
  
  计克敏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寄赵人骥函,嘱其来校担任训导职务,月薪180 元。
  接金咏深函,知清明日渠曾至侠魂墓前致祭。同时现在泰和省立兽医学校之张国旗亦来函, 谓曾于清明至侠魂坟前扫墓。张并谓侠之坟前有一穴,其孔径尺半,深六尺, 疑系兽所扒之穴,由张嘱人填塞。此事既未据看坟人王姓之报告, 而九弟仁甫于二月间曾两度至坟前亦未提及也。余今日寄咏深洋二十元,嘱还张国旗所付工人之款,并设法避免坟上,再有兽类前往扒踢。据金咏深云,本年三月前泰和附近雨水长,而一、二诸日又值大雨, 三日已晴,但是日上午忽发洪水。上田村幸得浙大所筑千秋堤之助,得以不进水,但三日上午十点水离堤面只尺余, 十二点后即退,七日已退尽。于是省政府踏人莫不感谢此千秋堤云云。
  十二点阻。二点又至校。曾在福生祥询布与呢之价,做中山装之充呢布价每尺一元半,哗叽则每尺六元半云。四点彭百川来,谈及青岩分校。据云,该处每月须一万五千元,其中教职员薪水六千元,贷金四千元。贷金之数超出本校,己嘱其竭力节省,而教职员薪棒乃超出龙泉分校全校之预算也。据百川云, 青岩分校情形尚佳,惟阮季侯不满于待遇。又地方流氓追随女生之事,并有操场、篮球场上之木架被人所窃等事υ 借百川至剑修寓。
  接顾一樵函助教会、叔谅电寄赵人骥函杨允中函金咏深函又款廿元(为侠魂修坟用) 张国旗(毒草和兽原学校)、陈逸民、石延汉函
  
   昨晚雨今晨阴66°。闻布谷之音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在图书馆阅新到之报志。接蔚光函,知薛铁虎之赴重庆实衔有使命,乃系应军部之命去训练者,适其妻先时赴渝访其岳丈。及薛抵渝训练又改期,故薛遂回所。陈士毅十八回北暗,邀其同归。薛因有家眷,留至二十号乘民用轮,遂致遇难,岂非命耶。在所中同事如薛之忠实极难得。惋惜之至。
  十二点回。中午华昭复来。二点在江公祠开到遵义后第一次校务会议。首由余及教务、总务、训11导及彭百川报告毕,讨论教员待遇问题及行政会议之组织、行政会之章则。票选五人委员拟草章程。五人为费香曾、张晓峰、李振吾、梅迪生、吴蘸初。最后讨论学生学分不及格至2/5 是否应照例退学问题。直至八点半始散会。
  在江公梢晚膳。丸点半团。
  据贺壮予报告,浙大在宜山交给省政府之房屋、木器共值八万元之谱。其中木器一万八千元,小龙乡房屋三万五六千元,尚有标营之草棚及木料、瓦片等。而抵遵义后所制木器亦已有二万元之谱云。浙大目前每月所收经常费为五万三千元,增班、增级经费在外。其中薪水占三万五千元,而龙泉尚不在内。其分配如下表:每月备院部薪水文学院与师范5 ,322理学院与师拖4 ,743工学院5 ,165农学院5 ,116职员3 ,836校长、院长2 ,949公共科目) ,198会计窒477练习生247以上共计29 ,053青岩分校5 ,95235 ,∞当接自炯(蔚光)函许鉴明函寄梅画韦润珊、顾一樵(为分校事)、陈逸民函谏淑柔、自蔚光丽厉德寅电刘桶泰电
  
   晨阴59°。
  
  晨七点起。八点半借允敏至水嗣街三号晤卢亦秋、晓峰及孟闻。又至仙龙巷-号晤日十左之与涂长望,并至次东〔门〕外河边。老城次东门在河之上游,拟筑防拥空壤,尚未就也。十一点至平津餐厅,应遵义师范校长万勉之之邀中膳,到叔岳、伯韩、罗登义、王建中、邦华、振吾及县党部宋正苍、遵义师范计飞白、李介藩、周贤模等。刘慕曾县长、专员公署徐科长亦到。据徐云,如j千俊甫于前日抵桐梓。又谓中正桥已有二万五千元之款可以建造,现正拆卸中,而汽车仍不绝来往,可称危险。
  谈及消防火灾,遵义竟一无准备。去年二月四日之贵阳轰炸可称殷鉴。余谓此事急须设法,或谓遵义久无火灾,此乃侥幸之事也。
  二点回。借士楷、允敏、波若及宁、贤、宜、飞、刚五小孩赴罗庄,应汪同祖之邀。
  行约一小时始至罗庄,遇王大夫太太及胡建人。据汪云,罗庄陆大以每间六元之价租得,月出270 ,至八月为止,每季交款。现其主人罗向浙大每年租价六千元云。
  今日风和日荠,顺至野外一行。五点至王延亲处,并至汽车站马路,经新东门入城。
  六点馀至南京酒家。今日壮予、振公及诚忘请客,到彭百)11 、郭洽周、朱善谋、惠谋、建人及剑修夫妇、振公夫妇、刚复夫妇、邦华夫妇与振吾、晓峰夫妇等。壮予饮酒颇多。九点半回。
  
  
   晨睛"。午69°。
  
  中午刘学志来。又孙潮洲自浙江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孙潮洲来,知其于三月廿九出发,于昨始抵校,共费一个月之久。中间曾在泰和停留。时适泰和大水。在本月三号江水几于并堤外,江岸崩甚烈。水大,车不得过, 停泰和三日。渠即赴其父亲墓前扫墓,时盖适清明也,亦可谓巧矣。自贵阳至鹰潭,直达汽车车费约一百廿元,但回途以货多更贵。
  自衡阳至鹰潭车行至少四日, 六日可达。蔡百昌来函辞职,加以慰留。杜清宇来,嘱设法将救火车加以装置。
  中午回。下午三点开训导会议,共到四十七八人。首讨论品行(操行)记分办法,讨论共达三小时之久。决定取消记分办法,以甲、乙、丙次第定成绩。次讨论姜伯韩所提出之章则,交与修改委员会。最后成立常务委员〔会〕。七点散。
  今晚在寓请客, 到郭惠苍夫妇、章益裁太太、邦华夫妇、刚复夫妇、剑修夫妇、振公夫妇,及壮予、诚忘、迪生、振吾、香曾、傅梦秋夫妇等。至丸点半散。据,傅云,在赤71<.一带有一种酒,可制成固体随身带走。又谓茅台酒好者必在六年以上,目前极为难得云云。贵州有一县名后坪,人民常杀县长。民国二年县成立以〔来〕被杀县民达五六人之多云。以是骂人者称某将赴后坪为县长云。
  接士俊、晓沧、温商、赵人骥函二姊函寄予温商、赵人骥函
  
   晴晨65° 午75°。晚75°。
  
  今日有警报,约十点四十分,十一点紧急警报,十二点解除。敌机炸贵阳郊外及龙里。
  展七点起。八点至校。涂长望来,谈教育系二年级学生或十余人读陈卓如( 立)之测验与普通心理学,因不及格人数较多,测验一科达十人要求补考,后仍有人不及格。此乃因二年级学生程度太低,无可讳言。工学院应用力学一百十余人应考,只丸人及格,乃王师载所教,亦是二年级生也。但教育系学生怪陈立教得昕不懂,故下学期拟不选其普通心理与统计。因此陈大不悻,欲提出辞职。经涂力阻,来与余谈,谓有王姓女生竟不知1加减为何物。余于午后晤剑修,嘱教育系二年级生书面向陈道歉。又下午叔岳来报告,谓圄艺四年级生施履吉因言语不逊触犯王医生禹昌, 王欲即提出辞职。因王今晨适与其太太口角,故更易发火也。余召施履吉来,崛向王医生道歉,并嘱振公挽留王医生。办学校行政,大部分精力均用之于此等人事摩擦方面。
  会计室职员骤增至八人之多,使余不快。更有增加文牍之类,更使余痛心。即抄表格,亦每月有四十种之多。其中平衡表分经费类与岁人类,按月送,每种各四份, 共八份。现金出纳表按旬送,分岁人与经费类,每种各抄四份, 每月廿四份。累计表岁人、经费二类亦每种四份,月八份。
  上午九点半叔永、周寄梅及朱君来,谈片刻。周至县公署,余借叔永、朱君及振吾至桃源洞。叔永购《巢经巢诗集》二部。下山至新新茶点,适有警报。乃出城至南门外。周寄梅亦来。渠等即赴贵阳。余借振吾至响水洞,遇石桦、梁庆椿。至十二点解除。
  接程耀椿函黄靖函寄黄靖教官电
  
   晴晨64°。午78°下午二点81° 最高84°。
  
  8:40 警报, 9:53 解除。12:30 警报, 1 :40 解除。敌机八架炸贵阳c 会计室曲目淳到校。
  赵人骥到校。蔡百昌辞职。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前陆大秘书赵人骥于今日到校为训育员。因苏叔岳将于七日回里葬母,故不得不即有人主持其事也。昨晚应《中央日报》之请作一短篇论文登于五月五日该报上。题为"论灾荒与其预防之道",计约一千字,于昨晚八点起稿,十点毕事。今日交俞心湛缮写后即寄贵阳《中央日报>0 8:40 有警报,未避。
  十二点囚。膳后又有警报。睡一小时。二点至校。作函与晓沧。午间据防空部报告,知十二点有敌机八架至贵阳城内轰炸,投炸弹多枚,不识损失如何。现惟汪济一人在办事处而已。希文于二十号赴贵阳,于廿一即搭浙大柴油车赴宜山,于二十五六至宜山。该车由李启明押去,壮予接李函始知之。
  ·六点回。女生王灵芳、姚凤仙来谈学生自修室事。缘杨柳街十五号即在女生宿舍之隔壁,华昭复欲租赁,而女生亦欲辟作自修室。余事先不知此室如何承租,胡太太来时余允将此屋于生物系迁出后让与胡太太。后知校中已费主十余元之修理费,且本拟作另用,但余已允诺在先,故女生代表来时余即以实告。今日天气热极,有夏天模样矣。
  接雷徽寰电教育部电(嘱出席学术审查会议) 韩祖德函组织部函寄贷阳《中央日报》函及《论灾荒与其预防之道》曾世英函吴士选电程耀稽函
  
   睛。晨74°。午78°。洋槐开花,市上有樱桃下而黄绿色楝
  
  子。
  遵义今日未有警报。敌机炸南丹、词池。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将晓沧函寄出。又学校近请得外汇美金一千余元,适其中有数书不到,故尚多美金五元余,适余接Haroard Alumni Bulletin <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来函索订报费,计一年,至明年二月一日止为4. 75 美金。故即以此数汇抵,以每元三元三角七计算,计罔币十六元一角。此尚系法价, 倘用黑市,则每金元须以十六元算,其数当在七八十元之间矣。虽得便宜, 但将来此项报纸仍送图书馆。至于校中所余之尾数五美金,若不购置亦须还诸国库也。作校中预算。现库存尚有二十一万六千,而所应存之特款如建设专款等等则有卅万。若迁移费十四万中扣除六万之垫款,只发八万,则已不能相抵矣。若不扣则二者可相抵。拟以二万元购排印机。
  中午睡一小时。晚张孟闻来谈,知为王凯基升任讲师事,贝时璋极不痛快。同时蔡作屏既将蒋天鹤聘至蚕桑研究所,近来复拉拢王曰琦。适刚复促罗世蝶来校,使王日琦教Ecology 生态学, 更促王之不快云。余谓罗玩叔处余已去函,谓下学期已聘人教植物生理(罗( ) ) ,故罗或不来云。今日贵阳报载漏潭县长严浦泉将调安龙, 此实为浙大迁漏…大打击也。十点睡。
  寄沈圣安函(希文友人) 晓沧函二姊函哈佛大学同学会函(寄定洋美金4 .75 , 由学校购得, 16. 10 元国币)
  
   晨阴7 1° 下午二点起雨晚雨71°。
  晨六点起。八点至江公祠。接教育部函寄学术审议委员会委员聘书,并通知于五月十一号在重庆开会。委员共廿五人。其中十二人由部聘,十三由各校院长选举。计为:吴稚晖、朱家弊、张君肋、陈大齐、陈布雷、登堂皇壁、王室堡、胡庶华、程天放、罗志希、张道藩、厘壁生、郭任远、望望庄、曾养甫、羞且五、锺孟墓J豆豆兰、主窒坦、雏盟主、墨盟主、赵兰坪、主组盟、撞盟及全(名字下有红线者〔原文下划线为红色〕乃选举而来,馀由部聘) 。该会之目的在于审议学术文化事业及促进高等教育设施。依照民廿七年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之战时各级教育实施方案而设立。
  十二点回。中膳后学生自治会代表虞承藻来谈关于戴行钩殉职事。学生会拟出纪念刊,余已允由学校补〔助〕。但渠来商能否学校定二月二日在学历上定作纪念日,余不能向意。由学校给资作奖学金,余亦不赞同,但以为可以在杭州校中将来作一永久纪念,如牌坊之类。
  二点馀至县府晤刘慕曾,询以湄潭公路近况。据云在遵义境内可以通车无阻,惟"梭米孔"旁之菩萨岩) 时不能通行云云。余约刘于五月五日同往视察公路。
  三点至校时已下雨。晚六点至南京酒店约各银行家晚膳,到中行颜大有、农民〔银行〕胡铭元、交通〔银行〕俞开一、美丰银行陈瑾怀、高等法院卢益美与汽车站白站长等。遵师万勉之、第八补训处陈勉吾及邮政局局长范厚卿未到。八点半散。九点因。
  接教育部函楚自函赵九意函(介绍宋励吾、谢义炳)
  寄沈祖荣函 寄赵九章函章彭年函吴鼎昌咆周 寄梅电(为湄潭易县长事) 黄腥千、楚自、蕴明函
   晨阴63°。下午二点后又雨不止
  
  突光杰来。土木系教员杨钦(敏元)来。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至江公祠。作函数通。一致许世英为士芳设法由四川西阳调往合江或其他地点。土木系新聘教员杨钦(敏元)来。杨,本校廿四年毕业,曾至Michigan 与Illinois 大学。回国在云南橙江中山大学。据云,许崇清尚未到校,中大现由教务长邓植仪主持,学生共二千六百人,派别分歧,办理不易云云。
  阅陈叔谅长函,述及四月二日至四日风潮之经过。谓四月一日已有学生告叔谅,谓将有异动。二日晚间自治会非法开会,召总务赵季俞责问。赵不到,叔谅前往回答学生,乃迁怒叔谅,经林天兰等为之解围。但据云.林说话'极不得体,谓亦极不满意于总务,并谓今天秩序极佳,此皆诸君之力,亦吾之功云,措辞语气似有煽动嫌。又谓英文助教方本炉给学生之手枪云。乃四日晚间学生又寻叔谅至胡伦清寓所,逼其辞职,代表者为沈、金二生。叔谅以是不得不去职。渠对于吴稚中尚原谅,而不满于林罄侯及方本炉与训育祝( J 。学生方面,沈、金二生仅记大过、留堂察看为不满足, 主张将为首闹事之学生沈维义、金士莘、吴世昌、王惠亭、谭中福及闽岛。生时'祖游、欧宜生等于暑假内开除之。
  十二点囚。午后一点馀晤刘慕曾。二点开学生学业竞试办法,定本校五月二十七号二、三年级举〔行),四年级论文延期至七月十五交。因本校开学过迟也。
  六点回。六点半南京酒店晚膳,到教务会议全体人员。至九点半散。
  接捏名信(报告偷泊事) 侯家源(苏民)函予政函叔谅长函寄士芳函士俊函许世英(静仁)函程纯枢函楚自函朱叔麟等函教部电晓沧电
  
   〔晨〕阴58°。日中阴晚61°。
  
  在江公祠为章俊之(用)开追停会(上午九点) 。校长办公室自江公祠移何家巷。
  晨六点起。八点助教会朱宝瑶、钱英男二人来,为助教增薪事。余告朱君等下年本校全体或大部教职员均须增薪,不但助教为然。教授中有七八年均支260 元未加薪者,必须加以更正。若大部加薪,则以限于预算,每人加薪必元多云云。
  丸点至江公祠。开章俊之追悼会。刚复主席,到教职员四十余人,学生近百人。首由刚复致辞,次余说数语,其次陈建功代表数〔学〕系,郭洽周、缪彦戚、顾谷宜、梁庆椿、王师事是均致辞。学生代表钱克仁亦说数语。最后谷宜代表家族致答辞。俊之于去年十二月十六疲于香港,遗嘱以遗书九箱赠浙江大学。其中二箱巳抵此间,今日有一部展览,共109 本。有数学、哲学、文学书,文学书尤多于科学,英、法、德文均有。据顾云,俊之受Aristotle 亚里士多德、Nietzsche 尼采之影响为最深。俊之于民廿六年秋到浙大。廿八年三月在宜山时因病,其太夫人召赴港。其学问渊博,侨辈无匹。
  十二点至何家巷。下午二点半陈鸿遥夫妇来。三点至玉皇观街九号陈卓如处,应涂长望夫妇之召茶点,到振吾、迪生、蔡邦华夫妇及涂、陈两太太。五点半借允敏至王军谋家大井坎一号。
  六点至杨柳街天主堂, (应〕胡国忠总锋之约,到天主教主教于斌、阮司锋、方豪司铸及石光莹、卢益美、刘千俊、刘慕曾及县党部宋君等。于系吉林人,曾于民七、八年在北平读大学,后至美国转往意国。据云,中国有天主教徒三百万人,分135 区。遵义属于贵阳区,全省有教民十余万,胡总锋不久将成遵义之主教云。凡主教须由神父选举三人,交由罗马教皇派人调查报告选定云云。现全国神父计五千, 三千系外籍云云。又耶稣会Jesuit 、Dominican 多明我会、Franciscan 方济各会、Midician 等虽派别不同,而组织则一云云。
  
  
〔遵义一湄潭〕   晴。天气极佳。晨58°。今日上午十点天
  
  空有日晕极佳(卢温甫见之) 。
  由遵义至湘潭c 晚宿县府。
  晨五点半起。七点早餐。别允敏、士楷,至何家巷办公室,并至中营沟华美制衣处取新制之制服。八点余刘慕曾来。今日本只约校中壮予、建人、舒鸿与邦华及刘。以路新成,而所带铺盖不少,乃不乘小车而乘大车,由蒋伯青开往。因是乘车者人乃骤增,计有刚复、胡宪之及县署汤科长、胡君、王君等等。九点始开车。东行过老蒲场后在中坪丝业公司之样蚕场略停,遇张君志芳。该所有山六百亩,养峨二万,作蚕大巳寸许矣。10:30 至青神桥。桥尚未造就,须升至河底1M 过。11 :00 至虾子场雨台山, 车已行70 里,滑竿一日之程也。沿路惟青神桥一段难行。在雨台山中膳,遇王席珍区长及县府张科长。禹门寺离此十八里。在北方为黎药斋故里,有古柏甚多,郑子尹之墓亦在附近云。
  12:30 出发,又带张科长、王区长同往。2:00 P. M. 至三渡关,在此停半小时饮茶。过草鞋峡及老母顶时余等均下车,因山路,且路面不佳,尚松也。过二度口人湘潭境,尚有50 里。4:∞过菩萨岩,坡度陡而弯急,余等均下车走。4:30 至王家坝,适值市集。自虾子场以东汽车未曾通行,人民少见多怪,见生平所未见,故汽车旁发生( ) ,王家坝人尤多。在此停半小时。5:∞出发,五点半至湄潭,车直开至县城。老平桥已折,只有木桥。晚严浦泉县长招待,并遇杨干夫、何科长及湛科长。
  寄Emma L. Ward (Mrs. Walte, F. R. Haigh) 函三益函
  
湄潭   晨雨66°。八点后阴晚丸点雨
  
  展刘附寿(蜀云, 宁乡人)米,著街(黔江诗草》。县党部书记长黄龙渭来。
  晨五点起。七点借邦华、刚复在县署早餐, 同餐者十余人。八点半由冉憋森、杨干夫、田孔皆、何介三等借同至湘潭参观。同往者刚复、邦华、舒厚信、贺壮予、胡建人及刘慕曾、胡宪之诸人。由漏县中〔街〕即武庙至文庙,现有县党部、民教馆在内,至男小、火药局、财神庙、万天宫、理幽寺、城惶庙,并至天主堂稍息,遇此间司锋戴参化。出至朝贺寺。由此出南民门至万寿宫,参观茶叶公司与农业改进所。遇刘淦芝,为阐明制茶之程序,曰堆叶、卷叶、发酵、烘火、筛叶。本年系创办年,故出H十不多。共用万斤青叶,制茶叶二千三百斤之数。以红茶与龙井及眉珍为多云。
  出,经老平桥,经贺氏宗祠、大营盘山脉,由北门回城。经七星桥至玉皇阁,遇户' 温甫、曾广琼、尹世勋、许鉴明等。前j候所已于四月一日起恢复工作。今日气压687耗,可知此间高度总在800 (漏潭)公尺左右也。
  一点回至县署。中膳后三点借刚复、邦华、壮予、建人及舒厚信出东门至山上,又折至北门玉皇观,转至西门至禹王宫。六点回城。七点晚膳在县署,适有边远农村工作团人员来〔募〕捐〈款〉。余捐廿元,为五九纪念周之用。膳后开湄潭浙大迁移协助委员会,到冉慰森、回孔皆、杨干夫、严持强、何介三、卢炯然(冯开宗、何德明) 。由严浦泉主席,卢俐然记录。余及刚复、邦华、厚信、壮予、建人列席。议决:( I )湄潭中学与实验学〔校〕合并,由严县长征求地方人士意见后呈厅; (2) 由协助委员会觅住宅250 间,造册,交浙大分配; (3) 贫民住宅在公共房屋须迁移者,给与迁移费每户卅元; ( 4 ) 县党部让出文庙至城惶庙,给迁移费五百元; (5) 民教馆迁移费二百元,救济院二百廿元。
  
  
由湄潭回遵义   晨有雨意。日中睛。晚九点雨。遵义槐花
  
  落尽,湄潭尚有开者,桐花将落尽,苟药盛开。
  晨六点馀起。过盒先来,又卢温甫来。余告过,凤岗于暇时仍须视察农场。现用之王荣槐,严县长以为操守不佳。温甫谈及洒潭物价米每斗(34 斤) 二元七八,肉每斤四角,蛋一元三十余枚,较遵义为廉。在县署午餐后,余等在县署前拍数照。
  严县长并将所乘马交刚复一驹,自西门跑至南门,来回二次。于9 :05 始别严浦泉、杨干夫、何介三、田孔皆等,乘原来国5446 黔字车出发。余与胡宪之同坐司机蒋伯背旁,刚复等坐牢,如l慕曾又带若干〔人〕回遵义,仓库主任王佛艇及区长王席珍、张科长、董区长亦同囚,又加背岩卫生事务所浙江海宁人倪女士。据胡宪之云,遵义有士绅赵乃康,年已七卡余,其兄弟七人皆前消生员。长兄为进士, 其二叔为郑子尹婿,现住文庙。刘慕曾云贵州文人现惟陈费龙( 在平)、任可澄、赵乃康及安)1顶杨草生云。至王家坝后倩刚复、邦华、厚信、建人、壮予及刘慕曾至沙坝刘任承宅,为一洋房,离市(王家坝)五里。回途至虚阁,昔名清塘寺,明代所建。此处近河,有水红树,叶小类乌拍, 计可六七围,想已三四〔百〕年物也。11 : 30 回王家坝后f!f1西行。下午一点四十分至虾子场,此处有仓库,可储仪稽。在雨台山中膳后三点廿分出发,四点四十余分至车站。又五分至何家巷。陌叔岳、王军谋。六点囚。晚都恩绥及卢益美邀晚膳。
  地点滔潭王家坝(到)至沙坝及虚阎王家坝(离)菩萨岩遵义漏潭界三渡关时间9.059 ,2511 ,3012.∞12.4012 .50距离。
  9.09.016.023.025.0地点老母顶兴隆场八节滩虾子场(续表)距离29.034.036.042.045.048.852.754.357 .260.565.266.970. 171. 873.5AUnunv问-0.2.3时-un 口1 3ω-15: 18溪水15.2615.3415:4315:4615.5416:0616.18八块土长干子樱桃级背神桥中坪老蒋场枫香营礼义坝十字场黄泥堡16.2616:29三岔口一75.5遵义车站16:40 77.2接厉德寅、杨其泳、蔡松籍、余均山、刘福泰、黄质夫( 连锁函) 、青岩分校、梅、希文等函叉晓沧、蕴明、张道部、周寄梅电寄吕蔚光电
  
   晨阴68°。下午睛74°。
  
  晨六点起。八点至何家巷办公。途遇于主教及其秘书方豪。电刘福泰,嘱觅l监工与建筑师。又作函郑晓沧.由苏报岳及步背带去。渠等定于明日起程回温州,叔岳葬母,而步青则接家眷也。步青允于七月底米校。嘱学生代表虞承藻来,知今日"五九"纪念,本校出席四百人,振公代表往,为主席团。
  姜伯韩来,为辞训导长,因渠不能使学生服从。以是壁报须由训导处检阅者不交检阅,学生之不准在外住宿者,尚有卅余人在外住宿。以是姜伯韩以为威信不行,不愿再干,但亦不欲责任加于余个人。以此时不易物色得相当人选,由余自兼,又无此时间也。壮予、建人,决请建人赴湘潭为筹备主任。接希文函,知巳抵宾阳,在105 师司令部搜索排,想即前之第二预备师骑兵连也。中午四。二点半至校。
  召学生施履吉来。渠为蔡松筒之女婿,以久不通讯来间。蔡现在扬州。
  郑子尹《巢经巢诗集》卷四,怀陈省庵(玉壁)、刘研庄(诏升)两前守:"刘公实岛儒者,教不薄〔穷〕楠,至今〔多〕能文,皆公为梯拢。陈公山茧法,此日更繁衍。衣食到佣丐,金珠满原辙。"接晓沧函青岩先修班,刘明水、吕蔚光函彭百川电寄刘福泰电希文函附友人信三封汇永康圄(转龙泉分校一万三千元) 彭百川电( 开除学生曾短亮) 寄晓沧函周永年函( 苏步青带去) 宋楚臼函
  
   阴晚72°。
  
  德攻荷、比、卢森堡。学生自治会总代表陶光业、梁德萌、王慕且来。叔岳、步青返里。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作的与梅。渠于上月底罔北俯后又发气喘病,米函要购药并制裤子。胡宪之来,邀下星期至禹门寺,其地距虾子场二十八华里,距溪水约二十里。禹门寺旁有郑子尹、英友芝、黎纯斋三人之墓。寺有古柏数百株,且临水,风景极佳。旦有二十间房屋可以利用,其旁黎纯斋之居屋亦有卅间可用。如浙大办一年级于禹门寺,则县府可以着手造公路云云。学生自治会新推代表陶光业、梁德荫及王慕旦来谈。余告以学校对内对外之方策。且校中壁报任意攻击个人,以后此类文字务须经由训导处审查,而住宿外间之学生亦必住人校内云云。
  二点借允敏至环球洗浴。三点在何家巷开行政会议,讨论调潭迁移问题、防空设备问题。分开后门,筑防空壤,装电话及演习水龙等四项。至六点散。
  晚读郑子尹《巢经巢诗集> ,有翁同和及莫友芝序。按巢经巢乃郑子尹在遵义县东七十里所营子午山上之堂。子午山在乐安江东岸,高三十步,左右臂若抱然云云。郑长莫五岁。莫以郑故,亦筑居乐安溪上。翁同和谓其诗简穆深宁,亦有风致,其在诗派于苏、黄为近。为文章古涩奥衍,如先秦以上诸子,为敏县程侍郎春海恩泽弟子云。
  余与允敏结'璃,浙大同人一百四十丸人醺金八百余为贺。余坚却不受不得,还其半数。余数向人购手表二枚,计去三百四十八元。由李振吾托朱谢文秋女士在渝所购。一为Sultana , 一为亨达利本牌也。
  接蒋慰堂函(介绍周克英) 吴平在中函江文强函寄吕炯、梅、逸云、楚自、宝壁函
  
   晨三点雷雨,至下午二点始停。晚68°。
  
  今日梅儿生日。凤岗徐县长( 徐德宽)、宋正苍来。许应期来。晚陈瑾怀请客,来往。土木系学生董维宁来捐款。自治会陶光业、虞承丑事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伺家巷办公室。接吕蔚光电,嘱再汇二千元与香港胡子腾为提取仪器之用。午间至市中裕泰亨购茶。此间最佳茶为下关来云南普饵,制成形。此类茶红、绿皆有,每斤八九元。次则为石肝所出之坪山茶,价每斤亦三四JGc午后一点至校。召学生自治〔会〕前任主席虞承藻及本届主席陶光业来,并与迪生、刚复、振吾、邦华、季梁等, 一并告陶、虞二人以壁报文字必须经训11导处之检视及自由发表言论之意义。三点,县党部宋秘书正苍及凤岗县徐德宽县长来。徐系初到任,但亦坚邀浙大在凤岗办一中学。四点余,许应期来。渠在渝停留二个月。
  此行赴桂林。余托其将去年气象研究所所订购之发〈动)(报〕机及柴油引擎从速交货。因最初言明二月交货,后又改至四月也。据应期云,近来机器价目激涨至一二倍,故气象研究所所订之发〈动)(报〕机目前已涨至四五千元矣。借许君至江公祠一走。六点〔陈瑾怀〕约许应期及同来之精君与振吾、刚复诸人晚膳。余值腹泻, 正吃泻盐,故未往。
  晚阅三月份之Pac扩ìc Affairs {太平洋事务} , 中有Je则p 著Determination of aSino-Japanese Settlement {解决中日战争的决定性因素》文。又Wei -Meng-Pu <国民党》一文,评国民党甚烈,并以咏霓为政学系。
  接吕蔚光电寄XtJ明7J<、梁庆梅等函严浦泉函
  
   晨66°。侵晨大雨,六点停,十点后睛。晚73°。
  在过去三天以内德国用降落伞落下兵士一万二千子荷兰。下午允敏发热。今日购樱桃甘斤,计费三十元。沈辐英来,未值。
  晨五点半起。作函数通后八点至何家巷办公室。阅季梁交来第二届全国高级师范教育会议中央、西南、西北三校之报〔告〕。三校均有学生三四百人之多。惟我校只有丸十余人。三报告中以西南联大之报告为最佳,其中如搜集中小学教科书, 三年级时国文、英文之到别, 升旗朝会由学生自推司令,施行公约以培植学生自治精神,使学生劳动、服务,均足为我校之取法。十一点至图书馆。各种西文杂志乱堆一起,几于使人有无从下手之感。十二点回。中膳后睡一小时。腹泻未止。
  三点至杨柳街天主堂假其后〈方)( 花〕园招待全校教职员茶点。此次婚事校中同事送赠礼物,故有此茶点招待。天主堂后之走廊可坐二百人,面对花园,故地方极相宜。先后到者教职员家属约160 人。至五点半始散。席间遇阵、正修,知第八补训处〈陈正修)(陈勉吾〕有令该处五团兵迁据海之举,并令于十五天以内开拔完竣。或疑此事系由步兵学校怂恿而来。如八训处往湄,则浙大赴湄之议即将打破。故请陈明日带余见步兵〔学〕校之教青处刘教务长,以其与补训处陈勉吾为同学(陆大)也。又今日中午学生自治会开会,对于审查学生壁报请学校能收回成命。
  六点回。宁儿喜食闲食,往往吃太多而不能吃饭,以致肚子涨大。身上着所喜衣服不肯脱下,以致生虱。晚外语班董生荐一白俄人来教俄文。又建人来为汪大同说项。
  寄高尚志、余坤山、范植珠画画张晓峰、陈瑾怀
   晴午78°
  
  晨六点起。允敏热虽退但频吐,疑为症疾且受孕也。七点馀至文庙外语班晤吴光杰主任,并参与纪念周。余讲地中海之风云,述近六十年来地中海东部形势之变迁。大部材料得之于G. F. Hudson Turkey , Greece and the East Mediterranean《土耳其、希腊和地中海东部》小册中( Oxford Pamphlet) 0 JL点至校。
  午后二点至校。E巨大同、陈正修来,借至丝业公所晤第八补训处陈勉吾,为商第八补训处兵士弗占湘潭空屋事。据陈云,该处现有五团,拟驻扎于火烧舟、湘潭、凤岗、牛场、永兴五地,每地一团, 而其处本部则驻湘潭城内。余与商湄潭为浙大一年来计划迁移之地,弗打破此项计划之能实现。但陈则为本校一时未搬去,彼在调部办训练大队集中训练,允于三个月可让出,丸月可交屋。余以无法阻止其前往,再三叮嘱于九月交浙大。同时去电陈布雷、教育部及央主席,嘱交涉军部弗使八训处迁湘潭。
  三点半开训导会议常务委员会. 到伯韩、赵人骥、刚复、振吾、邦华、壮予等人。
  决定校中各学会均须登记,并议定常务委员轮流至学生膳堂吃饭,并通知学生自治会各级代表二十四人于明晚六点来谈话。六点半囚。允敏晚间又发热,且吐。
  阅Harvard Alumni BllJ1etin Feb. 16 ,泻。《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1940 年2月1 6日,内有秦景阳函,劝美国人弗售军火与日本,引起H. A. B. (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之社论The Cause of Chinao接张掖气象测候所、酒源县党部(收条) 张掖测候所张家裕函晓沧电接唐启字(上大岭~附记)寄i嫁布雷电(为调深空雇事) 教育部电吴鼎昌电
  
   晨晴74°。下午→点四十分有风暴下午阴
  中午一点有警报,一点三刻解除。
  晨六点起。八点至何家巷办公室。作函与黄厦千、吕蔚光,并阅Far EωternE略inewt略《远东工程》。接教育部密电,谓后方有汉奸捣乱,在学校放火,希图破坏,希注意云。中午一点有警报。未几,天有雨;在,即解除警报。至翌日得消息谓安顺被炸,投弹甚多云,恐遵义亦行将不免也。
  今日允敏吐更剧。与王医生谈,亦定其为受孕。但晚间有热,头痛欲裂,不知何故。至晚头痛已轻,热亦退。
  下午自治会代表陶光业、王慕旦及梁德荫来,谈前星期日自治会大会所议决各项事。六点召集本年第二学期自治会代表二十四人谈话,各院院长及训导人员均在座,谈及学会登记及取缔壁报事, 余告代表以国家法令无可变通, 各学会于一星期内必须登记,否则停止活动;出版品、刊物如壁报均须受审查,以前所张贴壁报限-星期内除去。振吾、邦华、伯韩、相勘及刚复均有解释。学生中陶光业、王慕旦、解俊民、蔡拌均有所声辩, 直至八点半散。囚。昨日起中正桥已在改造,路不通行。
  接朱晓寰、黄厦子、吕蔚光函成汝基函湄潭协助委员会函教育部密电
  寄于杭立武(涕承听事) 、严浦泉函吕蔚光、黄厦千函
   晨二,点二十分起大风。雷雨。湘河水涨。六点昙。
  
  始与学生同膳。
  晨五点半即起。昨晚在灯下读Abraham Lincoln 林肯传,因光太暗,读一小时余,晚觉眼痛。七点余,遵松公路工程事务所吴运庚(苏州人) 、杜锡道(崇明人)来借车,试车于遵义漏潭之间。余嘱马宗裕计算修理费,查国5644 车黔车已用五万余公里,而修理费以及换车胎之费总数在万元以上。故至少每走一公里须修理费二角,而购置费尚不在内。遵松公路之坏,断一个钢板即需数百元,则更不能照此算矣。
  中午借伯韩、右手谋诸人在何家巷借学生中膳。此间膳食每月十二元,较宜山为佳。但学生仍不满足,要求增加膳贴至十五元。所谓人心不足,得陇望蜀也。三点开行政会议,讨论龙泉分校, 决计一年级送黔;六二放假作禁烟大宣传;六月起上课时间移至晨七点起。
  六点至南京酒店晚膳。约请Dr. L. H. Richardson , Adviser of National AgricultureResearch Bureau 国家农此研究局顾问, 及张乃凤、沈嘱英、傅志章与本校蔡邦华、卢亦秋、彭谦、杨守珍、梁庆椿、吴润苍(耕民)诸人。据R 云,此间泥土较昆明剥蚀少,故高地较云南为膏腆,而坝子上则不及。张乃凤即君谋之弟。渠等此次赴酒潭,闻公路仍无改进。据吴耕民云,黔省山地适于种番薯与马铃薯。前者于万历年间自南洋传人。二者每亩均可得二三千斤,较之稻米为多,不过其中含水分耳。甜薯下种后需时六个月始可收获, 马铃薯则三个月足矣,但二者均难收藏,不如包谷之易,且一般人民尚无吃食之习惯。九点馀囚。晚发热,先发冷。允敏为余量得37 . 7 0 C 。
  接杭立武函赵丸章、晓沧、赵季俞函寄许应期电蒋慰堂电
  
   晨阴71°。晚雨73°。
  
  荷兰主帅投降德国,荷地为德所有。《大公报》登出余月初寄去之时评。脉蹲72 0晨六点起。昨晚发热。今日热虽退,但觉乏力耳。八点至何家巷。寄陈布雷又电,嘱俊军政部未准第八补训处迁酒潭以前与何敬之说项,嘱弗迁漏。前日接希文明片,知其在305 师,实即第二预备师也。师部驻宾阳,但渠往迁江转永淳前方矣。致通伯函,约于六月一号起与武汉大学通报。
  中午回。膳后睡一小时余。下午学〔生〕自〔治会〕代表陶光业、梁德荫、王慕旦来,又宿外边学生袭克安、胡玉堂、李精治等来。今晚本约请陆大教官史久光、徐君佩、林熏南、孙炎及贵州公路局陈汝善等。余以有热度来往。晚八点馀即睡,温度最得99.8 呼, 等于37.7 吨。脉搏80 。初睡觉冷,继则出汗不止。
  近统计龙泉分校学生,计一年级1 47 人中浙籍占11 8 人。其次则安徽十六人(保送) ,福建五人,江西四人,江苏二人,湖南一人。浙籍者以绍兴与金华为最多,各十人, 鄙县次之,得八人,黄岩又次之,七人,东阳六人,新昌、嘉兴各五人,诸暨、富阳、衙县、杭县各四人,瑞安、奉化、!脑海、乐清、兰漠、萧山各三人。
  接姚卓文辞职函李振吾辞职函寄陈布雷又电郑晓沧电希文函附{吉- 又通伯函
  
   阴晨64°。晚62°。
  
  我军克复枣阳。法国马基〔奇〕诺防线在Sedan 色当被德军突破。步兵学校政治部主任向理润来。张似旅来。
  晨六点起。昨晚仍有热度,计37.7 吨。至晨则退,出汗甚多。是否疤疾,抑系感冒,不得而知。王禹昌医师谓系疤,故每天吃金鸡纳四枚。八点馀至校。步兵〔学校〕向理润来,知步兵学校教官到而学员尚未到。将来学员留遵义附近之高桥,教导班在绥阳,而一部分训练班则留广西云。学员系自各军队抽调之连长、排长以上军官。教导班训练班长,训练班训练士兵。
  中午四。二点至江公祠。开校务会议,直待至三点始克开会。通过三十年度预算, 计一百四十万元。计傣给五十六万, 办公费十二万五千,购置费二万六千,营造费三十万,学术研究费三十万五千元,特别费八万四千元。而二十八年度总预〔算〕为六十三万六千,本年为七十丸万元。通过《浙江大学组织大纲》。至七点半散会。在江公祠晚膳。闻荷兰已完全屈服于德国武力之下,欧洲战局未许乐观也。
  斯大离宜山,赠与广西省政府者计有新美西营造厂承建小龙乡屋二栋,吴中记承造者九栋,计值三万。又小龙乡地十八商余,值四百五十四元。建筑材料木头520 根,值三千一百元。瓦八万三千块,值1 ,243 元。校具桌椅等16 , 689 元。
  接沈健强、杨其泳函
  
   阴晨59°。晚61°。
  脉拇58 ,体温97 0 。贺康(亚宾)来。四年级刘守绩、汤兰九、王文级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前东南大学同事贺亚宾(康)来,已十五六年不相见矣。向在山东、河南办理样蚕事业,近始由企业公司电召来此,主持丝织公司总工程〈司)(师〕。据云该公司有三场,即丝织场、制种场、造丝场。张志芳即制种场场长。所请诸人均于样蚕乏经验,故第一年损失甚多。若不以水煮茧而干烧,则能有赢余云云。
  制定对由本年度预算计年预算为790 ,∞0 元。薪水年约占480 , ω0 元。薪工月2 , 4∞,两分校在外。每月分配:全校薪停38 ,9∞工饷2 , 4∞办公费8 ,仪灿购置费1 ,制营造每月3∞学术研究3 ,2∞特别费3 ,2ω青岩分校4 , I∞龙泉分校2 , I∞合共63 , 2∞所余购置设备只得每月2 , 800 元之谐。年34 ,∞0 元也。
  午后二点借允敏至四方台九号刚复处,坐片刻。借刚复至校,遇建人,谈及湄潭校舍问题,以为八训处着一占校,湄潭城厢之校舍断难让出。敢不如将一年级或农学院先行迁去。一年级学生四百五六十人(连先修班) ,农学院134 人,差可应付矣。五点半,回。
  晚章诚忘来。渠下年度拟至"约翰"教国文。余嘱其在实验中学,因校长办公室本不需二秘书也。振吾于前日开行政会议时以机械助教陈克宣到校而校长办公室不知,于言语上略有冲突,提出辞职。同时士楷以导淮请〔辞J ,薪水实支220 ,加出巡费60 ,几倍于此间,故欲往。会计处王修明、许昌己以余曾责,于今日辞职。
  购置姚卓文亦将辞去。可知办事之不易也。
  接梅函余坤山函陈礼江函寄迪生函为林疑今(国光)事教育部下年度预算案晓沧电万勉之必李振吾函(送2∞元)捕。
   晨阴6°。 下午有阳光晚64°。
  
  下午僧允敏等赴桃溪寺。晚四年级茶话会。
  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何家巷。作函与梅,允其考重庆国立音专。但只有初中毕业与高中毕业二层资格。如考高中毕业者,则程度不及,初中毕业又太不上算。并允将送表作本年度生日礼物。
  十一点至大井坎一号晤左手谋,请其与振吾商弗辞职。并至法院街20 号晤卢益美,不值。中午囚。中膳后自治会演剧代表刘昌汉、赵梦环(土木三与化工三) 二生来,谈演剧捐款助卫生院设立戒烟处事。据云布景设备需六百元。余允学校资助半数三百元。
  一点一刻借允敏、彬彬、宁宁、乃超、乃贤徒步赴桃模寺。由丁字街出南门,过狮子桥,行三百公尺向右转,循一乱石铺径,约再行一点二十分始抵其地,时已三点三刻矣。桃溪上有水车不少,均用以作灌溉之用,故附近产米尚寓。大者车轮直径七八丈。在肇新桥余拍数照。其一为崇德寺,内为第三保育院之教室。一里外则为桃溪寺,有保育院之宿舍。此间有学生二百七十余人,以湖北为最多,河南次之,江西、安徽、斯江、江苏均有。院长丁冲女士新到未久,余等由庶务赵君介绍与丁冲。允敏一见,乃系北京时熟人。丁冲亦为无锡人,朝阳大学毕业生。此间学生营养及环境远胜青岩,小孩病者甚少。以经费由盐务署担任,每生贴十三元,伙食月八元。且有医务室云。在此见姑恶鸟。四点一刻别丁回。
  六点一刻始到家。遇女生姚文琴、李秀云等来邀允敏。晚膳后至老城男小参加四年级生茶会,允敏亦被坚邀到会。刘守绩主席。开会后余谈勤俭、合作及康健三点,约一小时。允敏说数语,此外,孙翁宿、洪鲤及李秀云均有演辞。丸点囚。
  寄梅儿函
  
   晨阴62°日中晴晚64°。
  
  今日倭机炸西安西北医学院,炸死教务主任杨世昌及学生二人。
  晨六点起。八点至何家巷。学生孙祺蓬来报,谓何家巷病肚泻者达一百余人,可惊异。大约由开水未烧熟之版,即令壮予设法。胡建人来,谈片刻,关于湘潭筹备事,定于星期三前往。十点半在播声电影院作纪念周。今日起开始点名,到者骤增。吴耕民讲俭学。渠所讲系绍兴土话,且所引证亦多绍兴资料。但学生尚能了解。在fiiJ家巷中膳。膳后张EF谋、李熙谋来谈。余为解释前日开行政会议时之误会,嘱其弗辞。此事告一结束。
  阅周光悼《云南铁路问题》文,在《西南边疆》杂志上。三点至图书〔馆〕阅杂志,见Living Age 上Lidell Hort 一文,谓法、比之间Sedan 色当附近有一弱点,德军可乘虚而入,今果言中矣。此次德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攻人马奇诺Maginot防线一百余公里,沿路入法,可称勇猛。但此种勇猛正如蛇家纠狼,为现代文明所不齿。德国若固胜利,吾辈均将左桂矣。至" 一乐也"剃头。六点馀回。阅来往信件c前接教育部行文,来校征求志愿从军之学生。得青岩先修班学生六人,一年级一人。此间教育系三年级张效孟一人。
  接万勉之函郑晓沧电接罗英(桂穗公路)、楚白、{中辰、彭百)11 、刘明水等函又接研究院评议会报告、世界学生中国分会等函寄咏霓函
  
   晨雾58°
  
  晨借壮予、建人赴四面山。
  晨六点起。八点至何家巷。X11学志来,谈刘明水以身体欠健康拟辞职事。十点借壮予、建人乘校中小车赴四面山。其地适在遵义与绥阳之间,离遵义约二十公里,约五十分钟抵四面山村,因环村皆山,故名。沿路几元一里之平地,均系丘陵带,山上树木颇佳。有数处出煤,煤价甚廉,在沿途约五角一担(1∞斤) 。在四面山询得陈正修地址后,即至其寓。遇其夫人,乃庄仲文(智焕)之妹,宁波人。坐片刻,正修来。余等欲参观其瓦窑,据云在离村三里处,但尚未开始工作也。合同订好每万瓦六十元,所有木料将与村乡长接洽,随意采取,给与代价云。在陈宅中膳。
  绥阳米价每斗三元六,鸡蛋每元三十余〔枚〕云。
  谈至一点半始告别。囚。中途因缺油抛锚,停留约二十分钟。幸有西南运输车来,得乘之国遵义。主陆大罗庄前下车,徒步回。时已四点。开行政会议,提出校中财政状况,由余说明后付讨论。次谈及学生卫生状况及迁湘潭诸事。
  六点回。阅Samuel Butler 1'he Way 01 All Flesh < 众生之道> ,书中述Pontifex 家中事,其实等于Butler 之自传云。书成于1 884 ,但著者于1902 年死后始出版。
  Bernard Shaw 萧伯纳认为英国有数之名著云。
  J妾希文永淳十日来函允中函沈祖荣函寄二姊函
  
   日中阴晚63°。
  
  晨8:00警报,8:30紧急警报,10:12解除。敌机27架炸松坎。接宜山陈锡臣函,知陈延富因病无望于十七日九时悬梁自尽。
  晨六点〔起〕。八点将赴何家巷办公,走至中正桥闻警报。至办公室一转即囚。看Buùer The W.α:y of All Flesh 至Chap. 16 。十一点在寓中膳。膳后赴何家巷,与孙祥治、贺壮予等谈接宜山农场僻、锡臣函,知留宜养病学生陈延富于十七号九点乘有紧急警报之时悬梁自经,盖明知其肺病不能救药也。五点囚。
  六点僧允敏胜水嗣街三号,应晓峰、孟闻之邀晚膳,到叶左之夫妇、章益裁夫妇、郭惠苍夫妇。据章云,杨亚光自俄国回云,自一月起俄国不允接济中国货品。
  以去腊国际联盟开会时各国投票裁制苏联侵芬兰,中国不置可否,因此激俄国之不满云云。余托郭惠苍向第八补训处陈勉吾商,弗用洒潭浙大已有定议之屋。郭〈云)( 允〕代〔向) X1J教官说项。章向在绍兴多年,曾在白马湖购地种栽果木云。
  The WIαr of All Flesh , Chap. 14 , p. 62. Everyman's work whether it be literature()r music or anylhing else is always a po巾ait of himself and the more he Iries 10 concealhim , the more clearly will his character appear in spite of him. 1 may likely condemnmyself , all the time I am writing this book . . .接童第德、林翅( 大夏大学)、袋守和( 同礼)、赵丸置信函许道夫、程觉民、敏育部、陈锡臣接吕蕴明、资者分校寄杨其泳、韩组德、都恩绥函r~叔函希文又《科学丽报》一本
  
   晨阴68°。下午雨
  
  下午胡缝人去湘潭(改于甘阴日赴蹦儿晨六点起。八点至何家巷。寄允中电, 为购化学药品事,需款约一千美金。现英庚款浙大户下在上海尚存一万八千元,以目前美金一抵国币廿一元,尚可足用,惟此项化学药品如何由温州运至此间乃一大问题耳。胡建人去湄潭筹备,拟带刘学志同往为会计,因此遵义女生指导乏人。~J孝娴前次代理时代纵容学生女生住宿外间,既不过问,亦不报告。结果张墨娟与王汉英二人,与无耻之陈造发生暧昧。
  余在宜山于将迁黔时始知之, 但不久陈遥借二女生险定番,迄开学时不囚。陈遥与张、王二生均无面目再见师友,阅陈邃已往中山大学,想、又将施其勾引之手段矣。
  但刘孝娴之放任实亦不得不尸其咎。此次刘学志去职,拟以刘蘸英代,不允。今日觅戎涓之来。戎廿六年度本校教育系毕业,现在国。
  中午四。二点至何家巷。作函数通。建人来。汪济自贵阳囚,知贵阳图书尚有十余箱,现留陆翔伯在彼云。又蔡邦华来,谈成立畜牧场事。拟在遵义养牛十头,羊卅头,鸡一百只,预期于六个月后可以经济独立云。
  五点至新亚旅馆晤严浦泉。六点半在平津中罔饭店约严晚膳,到林汝瑶、蔡邦华、张葱谋、壮予、刚复、诚忘、振公等。据严云,八训处定二十六号迁湘潭,浙大如欲占有文庙等处,必须先往。故定于廿五日学生(农院)徒步往澜, 建人则明日即启行。
  接晓沧电哈佛同学会、欧愧安、希文、杨其泳函笠鸣涛函吴斗明函厉德寅函王燕生父函寄杨允中电陈锡臣函茅}茜臣电{中辰、唐臣、欧元怀、李宗恩函蕴明函赵九章函
  
   雨晨64° 晚64°
  
  巾午程觉民等来。吴林柏来。南开校友徐假普来。
  晨六点半起。天雨不止。胡建人、刘学志、钱曰坤等乘车赴酒潭。原拟令建人于十六七号即赴湄潭,而建人必欲带汪向祖赴澜,遂致稽延至一星期之久。而在此时间第八补训I!(处〕已举到军政部可以迂捕之命令,即拟着手迁移矣。
  午后二点,交通银行贵阳经理程觉民及总管理处储蓄部吴林柏来。渠等因办乡村贷款,急需农业经济毕业生七八十人之多。雨'本年农经系毕业无事者只二三人而已,巳供求全不相应。二点半开全体农学院教授会议,到约卅人,讲师、副教授亦到。讨论迁移湘潭问题,最困难者厥惟课程,以农化系为最,故杨守珍不主迁移,而徐季丹则又主张全体皆去。此外,四年级问题亦困难,因四年级只二个月即须毕业,且此时须作论文也。讨论直至六点,结果定学生明日出发,因八训处定廿六即发动也。
  六点半至交通银行,应程觉民之约,到迪生、梁庆椿、邦华、刚复、振吾、址'予、振公及吴林柏、俞开) 、李秀云、胡学源等。八点借壮予与邦华至何家巷膳厅召集学生谈话,到农学院学生百余人,至九点余。余先退。
  接程纯枢西安来函,谓陕中自四月二日起至五月十三患旱,小麦不能生长。五月十三得雨1口3 mm致有极薄之霜,农人称为黑霜。较迟之小麦均被害。按英文有Black frost ,意义完全与黑霜相同也。
  寄希文函又《图画l新闻》杭立武函郑子政函教育部函
  
   晨雨62°。中午阴下午又雨批把上,市
  
  晨六点起。七点馀邦华来谈迁源潭。农学院学生今日:有廿二人借林汝瑶乘车往洒潭,拟至三〈都)(渡〕关后车即开回,以备明日再开送学生。而第一批学生即自三渡关行二十五公里赴漏潭,预期于明日下午即可到漏潭矣。农化系二、三、四年级拟暂留遵义。林等于上午十点出发。
  十二点至平律中国餐厅约交通银行经理程志颐中膳,到程觉民、吴林拍、许尧卿及外语班周明衡、胡学惊及本校毕业生张元万、遵义交行俞开一及葱谋、邦华、壮予、梁庆椿等。吴林柏云交行奉令以二千万元在贵州十五县办农贷, ) 11 、滇亦同时指举办, 需三四十大学毕业生,意欲尽由浙大供给。以西南联大经济〔系〕尽为中国银行所得,而中央大学经济与农经系亦有出路也。但本届只能供给二三人,其余均已有职业。待遇,交行实习三个月,给津贴月八十元, 任用时薪水五十元,加膳宿津贴五十,生活津贴五十, 含一百五十元,尚有红利不在内。闻中国〔银行〕待遇与交行相若,而中央〔银行〕则更佳, 可知银行待遇之超越各界矣。但交行不收女职员。
  一点半散。程觉民等赴贵阳。
  三点开训"导会议常务委员会,决定二、三年级学业竞试各班均强迫应试,因报名者迄今日只六十人左右,不足以代表学校也。约冉慰森为漏潭训导员。今晚约请新教授共十三人之多,余以腹中作响未能往。五点回。晚阅Samuel ßutler Thewα.y uf .411 Flesh 0 JL点睡。
  接王玉章函杨守珍画龙泉分校、程纯枢函周桂林函广商电工器材厂1马家铮寄孙毓华、陈布雷(为仰光运货事) 、陈诚(辞修)、吴斗明函郑子政函杨守珍函
  
   晨雨(曾见阳光数分钟)62°。下午阴晚又雨
  
  十二点一刻警报,一点半解除。
  晨六点廿分起。八点至何家巷。去捕潭之两卡车均未回遵义,颇为焦急。因路不佳,且恐车被八补训处之兵士所扣用也。晨作函数通。出外购中英字典,既少而贵。世界书局之《四用字典》索价12.60( 原价四元,实价2.50) ,中华《中英字典》亦9 . 60 。后以8. 60 购商务之《英华合解字汇》。中午回。十二点馀闻警报,约一小时后解除。后闻敌机曾至松坎向川境飞, 大概系炸重庆也。
  阅Samuel Butler The Way 01 All Flesh 。全书不似一小说,而类一批评宗教之著述。Pontifex 三代人物,即George 、Theobald 及Eamest 。而Eamest 为书中主人翁,故叙述尤详。George 为一书店老极,集货不少。Theobald 系第二子,为教士。Earnesl初亦为教士, 后以在穷人街Drum Lane 戏园附近Ashpit St.传道,误人红楼以致身系摞地。全书讥评教士尤烈, ß. Shaw 萧伯纳称B 为英国伟人。
  五点半借允敏、披着至平津餐厅,应王延蕉及其夫人蒋思义之邀晚腊, 到陆大童翼之夫妇及战史教官徐森夫妇(太太名赵云青,长于古琴) 。七点借允敏至遵义师范观浙大国乐研究会公开练习。余等到时适赵云湘〔前作"赵云青") 在弹古琴,继之以李秀云唱《西厢》。八点回。遇蔡邦华,谈及农院迂湘潭事。十点一刻睡。
  寄:程纯枢函许应期电厉德寅、张宝萤函胡建入函
  
   晨雨63°。下午阴
  
  晨六点起。八点至何家巷。阅三卷十九期《教育通讯~ ,见本月十一在重庆所开第一次学术审议会出席十九人。据立夫报告, 该会之工作为四项,即: ( 1 )综核学术工作,期于分工合作; (2) 审议高等教育之设施方针; (3) 学位之授予,留学政策之改进,论文著作之审查; (4) 确立学术研究方针。王雪艇提议每年由财政部与教育部洽商, 拨美金二百万元作为大学之设备。次日会议通过大学教员资格审查办法及待遇办法。十三号通过大学研究院考核办法, 组织中华协进社。
  九点半至图书馆。阅Tom Br仰, 的School Days <汤姆·布朗的学生时代》。借林语堂《开明文法》。十点半纪念周请顾谷宜讲欧战现势。据其计算,此次速度倍于民三年时。上次占比境至Picardie 皮卡第须一个月,此次只半月。但此种闪击战略亦有其危险性云。
  教育部所定学术党试原定今日考初试,但报名者只五六十人,不足以代表二、三年级。结果改在六月一日举行,全体二、三年级参加。
  在何家巷中膳。膳后囚。睡半小时。二点至校。借邦华至丝绸会馆,晤第八补训处处长陈勉吾。因晨得建人函,知廿囚出发,因路难行,并临时须铺石修桥,故当晚宿离虾子〔场〕十八里之子潮沟地方。翌日开老母顶,车不能过,乃宿兴隆场,知八补训处副处长及排连长四五十人已于廿四到酒潭。午,间又得昨日出发农学院同学函,知渠等已于甘六晚抵湄潭,占据文庙矣。故不得不与陈勉吾作)接洽。余等至陈处后,渠即谓已得蒋委员长电,令弗去湘潭。故此事乃告一段落矣。五点半胡凤初来为报账事。晚七点农学院四年级学生来谈,请求该级留校事。阅TheWαr 0/ All Flesh 0接绍兴金英生(索款一百元)、沈!厢英函胡建人函外婆函杭立武函蔚光函寄晓沧电(汇生活补助等五千元) 程觉民电彭百川函袁守和画面
  
   阴(64°) 闻蜡蝉鸣
  
  晨六点起。八点至何家巷办公室。作函与外婆及雄弟。胡凤初来。胡在校二载余, 曾为购置、保管各职务。及宜山迁移时外间啧有烦言,谓其任意舞弊,对于购置汽油十箱事更为外间所非议,且时有将校中洋油、汽油偷卖等事。其人之不正经,渠知不理于众口,乃决意辞职。但账目不清,故嘱其来校清理账目。计有一千四百余元不能报账,故此事必须清理也。
  午后二点至技。三点开行政会议,讨论招新生之数目。计全校450 人。龙泉180 人。本校方面,文理各60 人,农90 人,工160 人,师范80 人。并谈统一招生委员会及湘潭迁〔移〕等问题。接成汝基函,知八训处抵漏潭后即抢居民房,卢温甫巳租定之屋亦欲抢租。故八训处若果往漏潭,则浙大可称无立足之地矣。六月一日为学业竞试期,停课一日。六点散ο余借壮予至江浙餐厅,到邦华、亦秋、鸿适、庆椿、夏觉民、润苍、振吾及悲谋。
  因农四学生不愿往漏潭,昨已派代表来谈,今日又接长函。余又提出讨论。结果农学院教员既不能分开,只有学生随往之一途。其中有特殊困难者另行设法。八点散。回。今日又有一批农学院学生廿二人借张恢志前往漏津。路仍难行,只能至虾子场为止。
  九点阅The Way 01 All Flesh 0 士楷已决于六月底赴扬子江水利委员会,居五通桥或嘉定。因该处待遇220 元,加六十元出巡费,故实支月280 ,几倍于此间也。
  余初欲令其至九月前往,教完本学期,但波若又将分娩,故不得不提早也。
  接萧叔纲、钱宝华函叔纲、农四同学、戎涓之寄周邦道电成汝基函寄吴士选、沈骑英函罗怀伯(英)、外婆、应在弟函周桂林、朱国华、刘眷筋
  
   晨六点大雾的。午晴75°。杏子上市
  
  晨六点起。阅The W.α.y qf All Flesh o 至中午将阅竣,计读三百七十余页。此书作者非小说家,故体裁与他小说极不相同,有类一种Monologue 拙白式文学作品。
  书成于1884 , 至1902 年著者Butler 死后始出版。在当时不能不称为先知先觉,但于普通世人所引为金科玉律者一概讥嘲,对于宗教及大学尤甚。但其人对于金钱仍极重视,尚不脱世俗之陋见也。英文亦极新颖,但有时所用字句极特(别) ,如anunity , main popular (very popu lar) , hisself 。有数处则不易解。
  张孟阅、谈家祯、杜清宇等相继来。又王医生(禹昌)之女王师仁,拟请其为女生指导。知其在金陵女大时较贝时璋太太及钱逸云迟二年毕业( 1929 年) 。阅卅年度本校预算表,计凡1 , 400 ,创泪。其中薪傣占560 ,∞0 , 营造卅万,设备三十万五千元,办公费十二万五千,购置二万六千元,特别费84 ,仅泪,包括膳费、师范生制服等,较之本年之八十九万,计加五十万元之谱。至于实验学校与龙泉分校之预算尚在外也。
  展往晤步兵〔学校〕向理润,借车去漏潭运件。今日第三批农院二、三年级学生出发。六点回。晚膳。彬彬、超超因赴高岩山旅行, 至七点始回。膳后余至六号晤贝时璋,谈派张肇毒赴漏潭及夏季赴峨眉采集事。林汝瑶来,知今日自漏潭来。
  在虾子场遇校车,乘之而囚。据云全路不能通车。八补训处人已退回遵义。
  卅年度预算总数( 1 )停给(2) 办公(3) 购置(4) 营造(5) 设备(6) 特别实验学校76 , 9∞ 元41 ,880 8,640 4 , 2∞ 10 ,仅泊7 , 2∞ 4 , 98。
  龙泉分校饵, 112 元61 ,032 15 ,840 2 , 1ω 2 ,4∞ 13 ,440 3 ,240接意彭年函凋漂农院学生金逸民、潘家苏、张海帆、唐福圃、吴昌庚、岑昭仁、朱维蕃、姚心平等廿一人函胡建人、郑晓沧、王绍成(乐明) 寄萧叔纲函吴主席达俊(鼎昌)电
  
〔遵义一贵阳〕   晨睛66°。下午三点贵阳84°。晚五点78 0 。
  至贵阳阅报知前日敌机炸重庆大学,复旦大学教务长孙寒冰被炸殉难。陆翔伯来,带来蓝泽溥(闽上杭,住郭家湾49) 、胡国泰(伯谦,南通路154 号) 。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半至何家巷。汪大向来, 告余以漏潭公路情形及在湄筹备状况。胡建人极主张留汪在酒潭为擎助。余以该地需人,且法文教员乏人,故决嘱汪往湄助建人。邦华来。九点借允敏、振吾、刚复乘1935 车出发,王军谋、振公、汝瑶、诚忘、壮予送别。1 935 号出发后即发见如爬山即无力,油不能上,停止数〔次),故极缓行。十一点始至乌江复兴公司站晤站长黄君,嘱派工人修理,始知空气吸管中有尘埃, 故油不能进。十一点半出发过江,水作黄色,略较冬季为高。浮桥虽存,不可用。故由渡船运至南岸。近来汽车极少, 不过二三辆。由北往南更少。与去年之乌江两岸停三百辆至一百辆者迥不相同。乌江桥原云于三月可成,现须展至七八月。
  过江后一路车行较速。允敏昨晚吃数杏子,晚间即吐。晨未进食, 但一点左右又吐。在车甚热。三点抵贵阳,住招待所。余与允敏住307 号。即至东吴食府中膳。一甲鱼贵至五元六角,且不新鲜。四人吃十三元二角。五点, 余出至禹门路曾氏兄弟照相馆印照片。回。待欧元怀谈贵阳区招考新生事。
  六点欧愧安来,决定请教厅主任秘书喻任声、科长马镇国、大夏〔大学〕吴泽霖、贵阳医学院贾魁、湘雅医学院张孝毒加人,为贵阳区各院校统一招生委员会委员。晚膳借允敏、刚复、振吾至扬子茶室。八点半, 余至龙泉街刘公祠万国红十字会晤李宗患。李不在,与李太太谈,候李伯纶至十点未回,乃出。据李太太云,贵阳米价每斗六元六,肉每斤一元五,鸡蛋每元十三个, 批把八角,杏子一元。
  寄晓沧电建人函
〔贵阳〕   晨63°。三点起北风,阵雨,骤冷。下午雨。晚
  
  65 0 。
  晨六点起。七点甘分借振吾、刚复、允敏在招待所早餐。大夏大学打字员林超来。渠系福建人,已在大夏十年,有一妻三子,故家累颇重。余允其于大夏事结束后七月初来浙大,月薪80 元。李宗恩来,托其代写请帖,约贵阳区各院校统一招生委员会委员,除部派之欧元怀(愧安)、李宗恩(伯仑)、茅以升(唐臣)外, 并添聘贾魁(号献先,贵阳医学院教务长) 、李汶(唐山)、吴泽霖(大夏)、喻兆琦(任声)、马镇国、周邦道及振吾、刚复、慧'谋等十人。
  九点借允敏至贵州公路局修理局(中山路)晤陈子宽,系允敏之堂兄,不值。
  出至财厅晤周寄梅,请其转建厅电令湘潭、遵义两县长迅速将路筑成。寄梅托浙大以督促遵义卫生事务所以实行戒烟之事。据云,拟将人所戒烟者予以三个月之时间,人所为学徒习艺。余告以浙大已发起演剧募捐予卫生院,预期可达二三千元之数。寄梅又谈及黔省推种马铃薯事,知蒋委员长已有命令嘱各处加以推广云。十点出。余至建设厅晤虞振铺不值,以各处均于十点下办公厅也。至珠潮井九号液体燃料委员会晤王乐明,亦不值,遂回。
  十二点半中膳。膳后睡一小时。借允敏、刚复至南门外西湖饭店隔壁陈子宽寓。三点至贵州公路局晤姚思癖、陈汝善,托运二合仪器1 82 箱,都匀仪器4 箱,并托修理1935 号汽车。余别姚后人城至交通银行晤程觉民,托觅监工员或建筑师。
  四点四。五点王乐明来。晚陈子宽夫妇请客,在苏州餐室,到允敏、刚复、振吾及胡君等。造前调潭县长)1Jl.浦泉亦在旁室请客。九点散。至商务印书馆购赵元任译Alice in Wonderlαnd 。
  接周邦道电寄振公函发贵阳区各院校统一招生委员会请帖李宗恩局
  
〔贵阳〕   晴晨59°- 62° 晚66°。
  
  晨六点起。上午九点借振吾、刚复至南门外养〔氧〕气制造所晤葛正权,知渠在黄果树瀑布曾经制一地形图。瀑布高1 87 英尺,水流速度三月间142 cu. 仇. per.sec. 立方英尺每秒。企业公司拟在该处以百五十万元〔建〕立一电石厂carbide factoη云。葛云养气厂现并制造C O2 以为灭火之用,将来可以造团体CO2 ,至于液体空气可以有余剩云。次至左近企业公司展览会。该公司系中、中、交三银行及贵州政府所合办,以彭石年(湖)为总经理,今日周年成立纪念。经营事业有: ( I )贵州矿务公司; (2) 油厂股份有限公司,由植物油提炼汽油已成功一一据葛云, ~且度4∞ +C ,气压二十余,并以一种长石为catalyzer 催化剂云; (3)机械制造厂,现正大批出木炭机, 300 匹马力,价三千七百元; (4) 贵阳电气股份有限公司;(5) 遵义丝织厂; (6) 火柴股份有限公司;(7) 贵州玻璃厂,能出Plate glass 平板玻璃及管子等;(8) 梵净山金矿; (9) 油脂工厂,造烛与皂; ( 10) 筑东煤矿公司,日出十吨; ( 11 )化学工业厂; ( 1 2) 贵州印刷所。等等。
  十二点在西湖饭店中膳。膳后借振吾别葛正权回。四点至阳明路贵阳医学院开贵阳区各院校(公立)统一招生委员会,到欧元怀、李宗恩、喻任声、马镇国、吴泽霖、贾魁(献先)及刚复、振吾,请丁晓先为记录。议决:报名由贵阳医学院主持,命题阅卷委员由余指定,监试委员由医学院与大夏酌定,经费由医学院、交大、浙大依经费分摊,招生章程三处大夏、医学院、浙大分行油印。事务组推定刚复为干事,贾献先为副。并推丁晓先主持报名文书,李汶主持结分成绩,喻任声主持事务。铜仁分处由唐山派二〔人〕、教厅派一人前往监试。七点至招待所晚膳。严浦泉来。又唐山黄钩豪来。加入王寿恒、黄钩豪、李汶、周邦道为委员,并以黄泰恒、李斐英加入阅卷委员。十点半睡。
  
  
贵阳至青岩   晴午72°。
  
  王炳庭来寓。
  晨六点起。八点借黄君豪、振吾、刚复、允敏至松鹤楼早餐。餐后回。欲出发至宵·岩,待刚复至十点未来,遂借允敏、振吾先出发,在途遇刚复。余等在福禄寿相等。遇稽杭,知渠在中央信托局, 于二日前自重庆来。据云近十一天重庆连续有警报,在江北炸死二三千人,在两路口一防空洞炸死七百余人云。教育部、财政部均被炸。此外小龙坎、沙坪坝、化龙桥至北暗一路均被炸。十点二十分出发。今日天气极佳。出发时贵阳已有敌机出发消息,但无警报。十一点半抵青岩。途中今日在花溪游人甚多。
  在分校办公室中膳后与百) 11 、许仁章、王超、高尚志等谈。一点半往第二、二、三(女生)、四(疗养室)宿舍观察一周。刘明水欲辞职,余慰留之。三点至黑神庙教职员宿舍。此处靠城边.在山上,树荫茂密,离平地虽不错百公尺,但顿觉凉爽。
  琢如、张清常、朱光世在顶层一殿。胡士煌、谭其骥、储润科等住偏殿。大殿(祠〉〔祀〕南算云,系张巡、许远时名将也。即在大殿前面桂树下以允敏及余名义约茶点,均系贵阳带去。席间共到三十余人。余说数语,至晚始下,觉山下骤热。青岩物理实验木工场已开始工作,由阮性戚、朱福折主持。晚与百)11 、尚志谈至九点半。
  十点腹泻。
  楼lY仕渊函许雨入电
  
青岩回贵阳   晴下午82°。晚78°
  
  昨晚泻后腹中终觉不痛快。三点欲起,因厕所甚远,而庙中又有恶犬,昨日尚咬一女生,故待至五点天明又泻一次。嗣后腹泻更甚。上午十点及下午1 2:30 回筑途中均泻。至贵阳南门外车乏袖而停,乃徒步归。即饮泻盐。1:30 、3:20 、4 :40 、5 : 10 、6 : 40 继续泻,至七点始觉稍好,因腹中不甚觉痛矣。
  晨间六点,化工学会代表六人,昨晚自治会代表张兆清来,均以一年级学生曹煌亮为反对张清常而被开除请从宽发落为言。余谓青岩全体教职员本主张立即开除,现已改为读完学期后离校,已是宽大。现曹如无款,则教职员可设法借给;如欲觅事,则遵义本校正需人。至十一点,曹本人来。渠愿至遵义服务。
  晨六点二十分,召集学生谈话。余讲一小时始进粥,并与琢如、坤珊、朱福忻、谭其骥诵'人谈。刚复讲一小时半,停五分钟后振吾又讲一小时。十二点由青岩出发,因至贵阳始悉仍发警报。晚丁晓先来。又交通银行程觉民、胡耀请客,未往。
  晚十点睡。十二点又泻一次,均系水泻。因回贵阳后饮泻盐之故。
  接季-梁函建人函寄梅函
  
由贵阳至遵义   晨阴午后暗下午遵义房中72°
  
  晨六点起。即泻。乃吃周仲奇所给之止泻药炭屑及〔次碳酸)钻。八点子宽夫妇来,知余病病,乃回家取主[茶及苏打饼干。又李伯纶来视余疾,谓恐系伤寒或摘。视余温度不高,且泻亦不剧,以为无大碍,亦赞成吃炭末,并谓可饮牛奶、硬鸡蛋与饼干云。
  九点三刻由招待所出发,借允敏、刚复、振吾乘1 935 号车回遵义。晨间阴云密布,若将雨。至十点后重见太阳。一路甚称平顺。十二点半至乌江边,在乌江食堂中膳。允敏因晕车未进食,余则吃半碗饭, 并食炒蛋。一点半出发,在渡头待约一小时始得过江。三点左右在野中又泻一次。四点至遵义,回家即泻。六点吃稀饭。
  八点、十一点及次晨二点均泻, 但不觉甚痛耳。六点余振公、诚忘、壮予来谈。未几邦华及林汝瑶来谈,知林将借汪大同等于明日去酒槽,教授、助教将于六、七、八诸日往,而女生则于八日往, 四年级农院学生仍不愿迁往,颇成问题云。
  近来接到各地每斤米价之比较〔万斤) :大理1. 20 绍兴1.∞ 昆明0 . 80 宝山0. 30 乐山0.30 元锡0.20龙泉。.20 货~8 0. 25 遵义0. 17 源潭0 . 08 成都0.33由右表〔日记原文这段文字置于表之左边该页空白处〕可知大理米价高出湘潭十五倍。如一家三口每口日吃米一斤,则单以饭米论,大理需一百零八元,湘潭只七元二角。
  接士俊函梅三函雄弟函二姊函
  
   晨阴68° 下午微雨晚雨
  
  展七点起。昨晚十一点、今晨二点均泻, 至七点半又泻。九点王禹昌医生来视病,渠主张吃炭屑,不吃yatren 药特灵。今晨余已吃yatren 一粒。故午膳后十二点半及二点三刻又水泻二次,但日来无温度,惟胆门觉痛甚,因已发搏也。中午卧一小时。
  上午张孟闻来,以二月十二在天主堂所拍照相赠。渠照相镜系Contex 镜头, F1. 5 ,故虽小而极为清晰。又交来《宜山蛇类记》。午后张王军谋来。下午三点将出差之账目结清。接咏霓函,知遵义酒精厂巳由资源委员会派定邱森扬为厂长,不久来遵。又接泰和兽医专校胡开渠来函,谓该校二年级生张国旗前来函报告松山上侠魂墓旁发见兽穴乃系谎报云云。晚泻停,但持发,坐卧不安。
  近日各方粮食布匹价米(每斗) 肉(每斤) 布(每尺) 蛋(每元) 鸡( 一斤)遵义5.20( 卅斤) 0.70 标准l. 50 20 个l. 20漏i辈2. 6O( f!f四斤) 0.40 30 个0.80贵阳6.60( 廿八斤) 1. 30 标准1. 40 12 个1.60乐山8.50( 廿八斤)昆明10 . ∞( 十四斤) 2.50 六个· 3. ∞主:山3 . ∞(十斤) 1. ω 七个龙泉3 . ∞(十四斤) 1.(则斜纹0.70 20 个无锡3. ∞(十四斤) 1.仪) 土布1. ∞绍兴6.00( 十四斤)大理12 .50( 十斤) 2. ∞松潘30. ∞{每斗?斤) l. 50成都114. ∞(320 斤) 0.80 8 个接胡开渠函章定安、翁咏宽函陈辞修面仲辰函萨本栋、高尚志、熊迪之、教育部、彭百)11 、周公道嗣杨昌业丽盛焰岱(有神精病)函二叔谅函二益明片
  
   晨雨66°。日中阴晚又雨
  晨七点起。泻虽止而瘁大发。今日终日未大便, 但脏门右有血管积血成囊,拇指大小, 使人坐卧不安。九点至校。批阅公文后作函数通。自治会陶光业来,余嘱其寄自治会一部费用与青岩学生会。邦华来,知四年级不愿迁湄。余约刘守绩来,责以前次四年级生允如教授不能分,则必迁湄,何以如今又食言。据刘云, 彼本人亦愿往湄,但多数学生以去酒为蔡院长之主张,教授本有四年级不必去捕之说,故犹豫。余允明日十二点半召集农四学生谈话。十二点回。王禹昌医生给与Tanmene少许敷于婷上。今日下午睡二小时,但无效。
  阅《科学》杂志及张孟闯著《宜山蛇类记》与Harvard Alumni Bu1letin March 20 ,咱《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1940 年3月20日。据孟闻调查,宜山毒蛇甚多,以过山风King Cobra 眼镜王蛇为最。余在宜山时曾见一条长3 550 mm 0 因其能昂首直立,举地二三尺以扑人, 又迅速异常,故称过山风。余谓近来德国以Blitzkrieg 闪击法侵略他国土地,实亦毒蛇之扑人相类。故与其名为闪电式,不如称为扑蛇式。此蛇产印、缅及我国闽、粤。此外毒蛇宜山产者尚有扁头风、CobTa 眼镜蛇、金报应、银报应云。此四者均属眼镜蛇Elapidae 科。晚吃干饭半碗。腹中终日觉气多,但不觉痛耳。
  寄梅函希文踊附搜索排退回信又《科学画报》陆翔伯函教育部电曹仲渊踊梓铭、士选函(为彭百川事)
   晨雨转阴晨65°。
  
  土四学生金亮方米。收万勉之送自画观世音及元量寿佛。
  展七点起。婷仍未愈,泻则已止。九点至校。迪生、振奋诸人来。接邦华函聘万勉之为日文讲师,盖万因不安于位,知将被教厅撤换,故屡洗吴耕民说项,求人浙大。适农院以迁湄潭,故需日文教员甚急,一时不能得人,故以万勉之充数。其实太不相宜,因其回国久,必甚荒疏也。万并以观世音及无量寿佛为赠,使余鄙其为人。
  十一点半召集农四学生谈话, < 余)(以〕渠等尚欲留遵义也。到三十余人,余为解释迁泊之经过,以及各教员均主张农院二、三、四除农化〔系〕外全体迁酒之事实,而四年级学生仍以为令四年级迁酒乃邦华个人之主张,大是误会,不知其中有何其他原因也。十二点半回。中膳。睡一小时。二点至校。开行政会议。决定龙泉分校一年级生来遵义。如办浙东二、三、四年级,自下年办起,向教部及浙省府均如此建议。六点回。
  顾景范(祖禹H读史方舆纪要》卷六十七"四川二",谓巴蜀之根本实在汉中,未有汉中不守而巴蜀可无虑者。又日(卷十五"湖广序")荆楚之有汉,犹江左之有谁。唇齿之势也。汉亡,江亦未可保矣。又曰(卷十九"江南一" )自古未有欲守长江而不保淮甸者。淮甸者,国之唇;江南者,国之齿。
  接百川电晓沧电龙泉分校学生电蕴明、士樵、赵九意函寄定安函百川电
  
   晨侵晓雨,未几停。晨66°。
  
  展彭谦、陈鸿遥来谈农院四年级事。
  晨七点f-刻起。昨晚以饮红茶过多未能睡眠,但瘁稍佳。九点一刻至校。成斐然来。又陈鸿遥及彭谦来,知农学院四年级生经余昨下午谈话后仍议决不往掘搏。少数学生虽愿往,但以大多数议决通过,不得不坚持。但经陈鸿遥从中斡旋,知学生难以下台,愿为转达学生方面欲留熊同和、陈鸿遣、石桦、梁庆椿、孙念慈等五人至月底,且须留书籍仪器。此明是闹意气之事。因二、三年〔级〕从学校之命迁往湘潭,不能令彼等长此旷课也。故余只允念慈、鸿遥二人留至二十号,而四年级全体学生亦一律须于二十号以前往洒洒。
  召工学院学生洪鲤来。嘱其令高年级学生应征世界学生会中国分会征文《抗战中的大学》文稿,但及贵州人民戒烟问题。晚浙大四声歌咏队在老城小学举行音乐会,余以病跨未往,彬彬等问人往。
  据p,呛sident Conant 科南特校长J 940 年Report 报告,哈佛在J642 年第一班毕业只丸人。1742 年只24 人。两百年后, 1842 年尚只56 人。1 850一1 890 年间,在Ch. Eliot 埃利奥特为校长时人数骤增。19∞ Coll ege 全校人数2 , 397 人。1 927College 共有3 , 557 人。经费1869 年二十六万元。1909 年一百九十五万。1929 年一千二百六十万元。1939 年一千四百万元云。又谓1 852 年319 undergraduates 大学生中只79 人来自M副队省以外, 即四分之一c 在目今全大学8 , 0∞人中约65 9岛来自麻省以外。
  寄教育部电(询统一招生命题标准)
  
   午后66°。终日雨晚阴
  今晨遵义丁字街口裕泰恒糕饼店被焚。
  展七点起。阅香港寄来之英文报。十点丁荣南来,知今日虽雨而农学院教授仍拟赴湘潭,故余即作一函与胡建人,告以教厅欧元怀同意于拥漂中学合并于本校实验中学之办法。至何家巷。遇徐季丹,余将致胡函交与,并告以如遇蔡院长,告以万勉之聘书已发,给以日文讲师名义,月薪240 元。昨鸿遥与余谈后迄无复音,故余决至玉皇观三号晤鸿邃, 适于途中相值。据云,农学院四年级生决于二十号前往, 但希望陈鸿适、孙逢吉、夏振锋三人留至二十号。余允与孙念慈商之。回寓后适孙念慈来,余嘱其留至二十号再往漏潭。
  在寓中膀。荣南言渠于暑后须回绍兴。因姚寿臣将接眷( 兰姑)赴龙泉,而兰姑又与寿臣脾气不合,不能同往,故渠不得不回绍云云。膳后借允敏至柿花园街一号教职员俱乐部。该屋尚在修理。遇王师载。出至杨柳街女生宿舍晤王师仁,见宿舍亦贴有壁报。囚。农四代表汤国荣、刘守绩等八人来谈。渠等希望留陈鸿遥、孙念葱、夏觉民三人在遵义至二十号,然后往湄。余允之,但夏君尚须面洽再定。
  下午阅哈佛大学James Brayant Conant Report ollM President 01 Haroard Universityω 1M Board ol Overseers 1938- 1939 (1 938一1939 年哈佛大学校长给监督委员会的报告〉。
  接哈佛大学校长上年报告书吴稚中函郑晓沧函将胡建人函(托徐季丹带去)
   晨64°。大雨
  
  挪威士兵向德投降,挪威王Hakoon 已赴英国。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十点至播声电影团作纪念周。今日请陆大教官史久光(寿柏)讲"{孙子》精义" 。史乃漂阳人,在陆大已多年。氏谓孙子出于老子,与孔子相同。其说余颇不信,因老子学说与孔氏之积极为世者迎不相同。其说似根据于太炎先生。氏又谓《孙子十三篇》恐系孙牍之改窜而有目今之状况。盖史以孙子与孔、老同时人也。
  十一点囚。午后睡一小时。二点至校。四点至图书馆。阅四月Forum < 论坛} ,内有关海军一文,抨击英国海军之无能。谓前次战争英海军若冒险攻Dardanelles达达尼尔海峡,则君士坦丁〔堡〕早被攻下。若稍勇敢,则Jutland日德兰半岛之战,德国海军不能回Kiel 基尔运河根据地。当时德海军占英海〔军〕力量之三分之二。此次战局则力量相去更远。德海军力不敌英三分之一,而德侵波兰,英虽声援而竟不敢派兵舰人波罗的海以侵东普鲁士,徒使波兰人有口惠而实不至之感而已。总之目今潜艇之袭击、飞机之轰炸与陆上之长程射炮,均足予战舰以致命伤。故海军之用亦至有限矣云云。
  五点三刻回。晚阅Asia Magazine {亚细亚》杂志January 1940 ,内有T. A.Biss.on "A New Peace Policy" <一个新的和平政策》一文。迪生与郭洽周来,为聘请杨伯屏为英文教员、戴鸣钟为经济教员、陶描为历史教员及聘国文教员事。
  接华安保吴子公司延铭奖学金陈青士寄蔡邦华、笠士樵、三益、雄弟、梅希文挂号函附商商联大陈宝一扇
  
   晨阴64°。午睛7°。
  
  意大利对英法宣战。
  晨七点万勉之来,又贝时璋来。前蔡院长拟请万勉之赴湄潭襄理事务事,尚未决。适湄潭农学院缺一日文教员,电林心佛,不愿就,遂约万。余以万勉之多年不教日文,恐其不胜任,故迟迟未允。不料吴耕民竟以万弟子资格先邀万来校教日文,余与迪生均不以为然,但以吴耕民有言在先,故聘书亦即发去。今日七点前万来,知渠意目前尚不辞遵师校长职务, 不过乘便每月至漏潭二次。如此安能教日文。故余拟请迪生另邀朱君,万则另作计较耳。八点至何家巷。贝时璋来。渠以生物系能先移往酒潭为言, 亦以蚕桑研究所蔡作屏之暗中掣肘, 与顾青虹之背后捣乱,联络农院助教、学生以攻蔡邦华者如出一辙也。
  中午回。睡…小时。下午晴。先是十一点余至" 一乐也"剃头,己见阳光,即有空袭预兆。但迄晚无警报。午后出版委员会开会。又青岩一年级退学学生曹煌5亮来。余嘱其在庶务处办事。五点余王政声来谈,知渠在整理近四年来之外国行家来往信件千余种之多。在鲁珍时迄未整理。交与徐成美乱塞一堆。故王政声已费二旬之力整理得略有头绪云云。晚七点约王延蕉及王军谋与孟闯夫妇、晓峰夫妇在寓晚膳。九点散。
  接胡家宜(任太太)函许乃茂寄浙江工业、自蔚光、张宝萤、厉德寅、吴士选、陈布雷、高尚志寄任叔永函(为杨伯屏聘为英文教员事) 蒋慰堂、周至柔、刘福泰函俞调梅函周至柔函
  
   晴晨"。晚78°
  
  沙市失陷,宜昌告急(九日事) 。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接希文六月一号来函,知其在永淳曾游泳横渡邑江两次,并附来游击队在邑宁八尺f.[地方于五月廿二斩获敌寇号望月之首级照片。阅Asia { 亚细亚》杂志一月份中有关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之事迹。青海人,生于1933年十二月1 7 ,即达赖喇嘛十三世去世之日。生于离西宁十五哩地之红土噩地方,父母均藏人,家中共四兄弟,行三,藏名Lama Janchu 丹增嘉措云云。
  中午囚。中膳后-睡一小时。二点至何家巷。今日嘱晓峰征求陈剑修之同意,嘱其继任为下年度训导主任,因姜伯韩屡次辞职,且已接江西中正大学三民主义研究教授之职也,且伯韩已迭次与学生表示下年决不再干也。
  与振吾及王军谋谈龙泉办二年级问题。因叔谅与晓沧均极希望能办理,而浙中人士亦多如此设想,学生当然不愿人黔。但教部既不肯将经费确定,若浙大贸然设二年级于龙泉,则将来必叉上教部之当,与去年相同。晚五点半因。晚膳后借允敏至次东门城墙一走,由老城女小回。晓峰来,知剑修可以接受训导长事。
  接希文六月一日函Beauclaire 函张国旗函吴样骆、许应期函郑子政函中国科学社、蔡邦华、胡建人函接教育部统一招生命题标准等寄8eauclai re 函
  
   晨阴63°。晚74°
  
  今午姚部予护士女士来打针,系伤寒、霍乱四种联合者。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与晓沧,谈及龙泉办二年级必先成立预算, 一年级之课程由教务会议决定等事。中午房东傅梦秋及其亲戚江伯琳、乔剑秋三人联名请县长刘慕曾及张科长、花科长等,并邀石光莹、杨泽生、吴滋椿等,因刘慕曾不日将去任,继之者为桐梓县长孔福民。XtJ专员千俊将调任为政治部办公厅主任,继之者为高文伯,河北人,曾为芜湖专员云。据傅梦秋云,去年渠家院内两葡萄藤生葡萄共一千四百斤,制为酒,迄今尚饮之云云。
  二点至校。四点开行政会议,决定单身教职员宿舍收费办法,照租金分摊。
  1 ∞元薪以上者, 照付;50-1 ∞ 元,付一半;50 元以下免付。校中每宿舍供一校工与茶水,灯油等全不供给。目前单柿花园一号每月须250 元之开支云。
  晚六点半问。今日晒侠魂衣服。以余在香港所购乔治纱丝绒料制成旗袍送与波若。此衣侠魂仅穿二三次。因廿六年春制成,秋间即抗战事起,目前单料子须百元以上。晚吃煮熟之杏子一碗。丸点读Kingsley Westward To < 向西方> .当时英国之冒险精神远胜于今。
  遵义近有杏子, 每元十六枚。六月二十左右则桃子亦上市,每元可得五十至卅,比杏子稍大,昧亦较甜。杨梅于十六号已有较大者,每元五十枚至一百枚,但杨梅甚酸而核大,不及江浙之佳。即杏、桃亦远不如江浙也。
  寄建人、旅邦华函郑晓沧长函(留有底稿) 希文函就羽仪函
  
   侵晨三点大雨倾盆晨阴7 1°。
  
  直昌失守。德军开入巴黎。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程子茂( 耀椿)来,为粤籍女生高惠英、缪苏魂事。渠等成绩本不佳良, 此次考试中、英文、数学均不〔及〕格。程以为歧视粤籍学生,但以意度之,决无此理也,因交商惠英来函与迪生。
  十点至江公祠图书馆。阅Natωn { 国家》本年三月卅号罗素Bertrand RusseU" What 1 Believe" < 我相信什么》一文。此文系二十年前所著,因近来纽约城大学聘罗素为教授,而纽约省之最高法院以罗素主张荒谬。Nαtion 因此将前文重印。
  文中谓世界并非世人所想像有秩序之宇宙,各种事物均为Waves of Probability 概率泼。故物理学家研究愈深愈觉世界之无意义。但此是科学之Metaphysi cs 0 一方面但在物质方面科学自能襄助人类多得幸福。因此氏以为在世上有三种事物为吾人所需: ( 1) Scientific Method 、( 2 ) FriendJy feeling 、(3 ) inlerest in life. 即科学方法、仁爱观念及活泼兴趣也。有科学方法而无仁爱观,则科学适足以为杀人之工具, 如目今倭寇、德、意诸国之侵略是也。欲促成活泼兴趣必废除世俗之若干道德观念,如贞洁问题即其一端。大抵世人之不了解罗素者,端在于此。
  中午囚。下午召陶光业来谈审查壁报问题。阅程纯枢《西安之气候》稿。晚步兵学校向理润请客, 以昨打针,今日脉搏增加l 故未往。晚阅《哈佛同学会〔公〕报) P. W. lreland 著War Potentials in the ßalkans { 巴尔千半岛上的战争潜势》一文。又赵乃康编郑、莫、黎三先生事实征辑。
  接哈佛大学同学联合会渴《中央日报》函寄吴士选函彭百川函迫使两(为一年级生高惠英事) 向理润画拧
  
   晨昙70°。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校阅程纯枢《西安四季天气变化》一文,述及寒流南下时陕西西安气压增加之量与时,颇饶兴〔趣〕。又谓夏春之交西安极少squall 跑现象,良由西安居于甘陕高原之南坡之故。此与吕蕴明天漏之说相反,因蕴明以为四川多雨乃由居高原之东蔽风方向之故也。程文中文不见佳,有许多索解处。
  中午刚复来谈在上海信谊购玻璃事,原价又过四千元,而自安南运人,六十箱装来,须运费自一万六千至二万元,可以咋舌矣。且时间甚长,而破碎亦难免也。
  午后睡一·小时。陈剑修来,约下年聘陈科英为教育哲学教授、罗廷光为教育教授事。
  三点至校。四点至公共体育场。今日本城篮球锦标赛我校与步兵学校。舒厚信因恐步兵学校之学生或有动武事情,故预约步兵学校教育长张卓及各教官均到场。结果第一赛11:9 ,我校胜。第二赛起头时步兵即增至12 ,但未几我校迭增至19: 1 3 ,我校胜。今日赛员我校有陶光业与虞承藻等。晚七点至何家巷膳厅招待毕业学生。演讲者预先约定郭洽周、王季梁、王劲夫三人,学生中说话'者有刘守绩、孙翁醋、余建彬、徐家森及严寿椿等。十点散。
  接谢哲邦电寄陈悟皆、章元善、王玉章函又涂长望、蔡邦华太太、陈卓如茶叙请帖
  
   晴晨72°。晚78°
  
  晚刘千俊、石光童、卢益笑、俞仁愈、刘慕曾请监察委员刘成属、汪旭初等。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半借允敏、彬彬、超超出老城北门赴洗马滩。自县门街至北门虽辟马路甚广阔,而高低不平,不能行走车辆。洗马滩即在穆家川上游,兵士在此河中洗衣者甚多。无怪城中饮水之不能清洁矣。在洗马滩过江循东岸行至磐安门。借允敏至新新购点心。十一点四。洗浴。中膳后睡一小时。
  三点约涂太太及陈卓如夫妇在寓茶点。长望以事未来,蔡邦华夫人则适去湘潭。谈一小时馀始别。今日专员公署以监察委员汪东及刘成禹来,约晚膳。余以腹不良故不愿多所应酬,未往。晚膳后借允敏至次东门一走。
  七点阅程纯枢所著《西安四季之天气变化> ,谓秋季之天气变动最大, 有时为一年中最潦,有时则为全年最早。余以此因西安介于华北典型与四川典型二者之间故。
  接通伯函叔谅、晓沧咆寄陈科美电蔡邦华函杨昌业函
  
   晨晴73°。晚79°。十点雨,至侵晓雨不止。
  纪念周请孙子明(孙炎)演讲,讲. ..空战技术之大概" 。宙越来。学生漏传烈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校。壮予及诚忘来谈。诫忘初自调撑固,知农学院二、三年级已于十号在漏潭复课。惟人手极为缺乏, 且仪〔器〕、书籍运输极缓慢。又建人来函,对于事务方面亦觉湄部办理棘手,需建筑师及监工大急。近来遵义米价更贵,达每石五十六元,而调潭只二十六元,故二者相去甚巨。自遵义运至湄潭之十石已为壮予分与学生,损失在二百元以上。王师仁来,为女学生自修室事。中午囚。
  二点学生谭淑柔来。果系暨南大学学生,成绩不住,但在校己借〔读〕二年竟未开除。渠要求改为正式生。余谓此事须教务处方而作主。三点至校。伯韩来,知渠与剑修因招待导师事有所冲突。缘伯韩欲以渠二人及李相勘合请导师,但剑修不赞成,并谓导师对于训导〔处〕不满, 非疏通所能了事。前晚招待将毕业学生时,孙翁黯语侵训导处。剑修以为此乃学生公意,因此二人嫌隙更深。余颇不直剑修,故是初欲候伯韩辞职后以剑修代, 但目今视之,剑修亦殊不宜于为训导长。且伯韩谓果因此将不辞训导长一职22云。余嘱振吾为之和解。
  下午孙念慈借雷君来,知笛将〔赴) 漏潭。据雷云,十号起十一二敌机炸渝较前更烈。余当电雨岩慰问也。晚阅Reader's Digest { 读者文摘》。
  孙子明于纪念周演训"空战技术之大概"谓抗战起时中国只有1 82 架飞机,且街若干不能用者。近顷则全赖苏联之供给。有一时候中国曾无一机云。近顷则有一百四十架。而日本在中国之机.华北一百余架,华中二百架,华南数十架,合〔计〕尚不达五百架之数。日本近来之所〔以〕能夺取宜昌,全由其飞机侦察知我重兵在襄樊而宜昌空虚之故也云。
  接穆藕初、陈立夫、蒋慰堂、希文、蔡邦华、胡建人、黄羽仪、五口明函寄土俊函通{自函马名?彤、姚j思糠函储润科函得晓沧咆
   阴晨73°。
  
  法国有向德单独求和消息。万武樵来。下午开教职员俱乐部筹备委员会。
  晨六点起。作函与希文、雨岩、梅等。八点至校。适校车将开湄潭,))作书与蔡邦华与胡建人。校中图书馆元人管理主持,书籍乱堆一处,损失元从查稽。草草谋主张请沈学植,自去年九月迄今无结果。其实此君决意不来,无非作态而已,而他方介绍者乃均置不答复。如蒋慰堂介绍周克英, 厉德寅介绍周宗渭,沈祖荣介绍某君,均不能进行, 真误事之至。今日杨义久之弟来, 图书馆可多得一助手矣。
  中午回。二点余万武樵来. 知重庆日来敌机炸极烈。余今晨已作函与雨费问候矣。三点在寓开本校教职员俱乐部筹备委员会,到舒厚信、杨守珍、涂长望、任美愕、张孟闻、贺壮予、陈剑修、李相勘等,讨论会员收费办法。每学期月薪五十元下者收五角,百元下者一元,百元上者二元,二百元上者三元等。推定舒鸿为主任干事,请刘穰英、陆子桐、陈立、费香曾、谈家帧五人加人为委员。五点借至柿花园街一号看屋。推定陆子桐、张孟闻、涂长望、任美愕四人为常务委员。借舒鸿至河边,出次东门看游泳地点。回至何家巷。六点馀田。晚阅《陆放翁全集},有"万事不如公论久,诸贤莫与众心违"句。
  接教部令,国立专科以上学校购书籍、仪器费廿万元,我校得八千美金,即4% 。又中正奖学生,在校学生专科以上学校(国立)计130 名,我校得六名,即4 .6% 。按圄立大学共十五所,独立学院十一校,因立专科学校七校。
  寄希文(附孙硅函)双挂号雨岩、梅函胡建人函蔡邦华函万武樵函高尚志函周克英电
  
   晨昙74°。中午80°下午7一10 大雷雨晚十点78°
  
  经此次窗前,汹海及货阳至遵义路均被冲断。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与厉德寅、梁庆椿等。新聘教员曾慎来。渠本在大夏,系农院请来教蚕桑及微生物者。九点至新亚旅馆晤监察院委员刘成禹(禹生)、汪东(旭初) ,不值。遇王秘书,留一名刺而囚。中午回。下午二点至校(睡一小时) 。
  三点余刚复、熙谋借汪旭初来。四点馀借至江公祠播声'电影院演讲。听讲学生七八十人。汪讲"我对于文学的意见",注重三点。即1.文学之重要性。谓司马迁作萧相国等传,均如庸人,而写失败人才如李广与韩信、项羽,均有声有色,遂成为英雄。可知文字之可传不朽。2 . 生文学与死文学。白话文汪并不反对,但反对非白话不成活文学之主张。3. 文人不能不有道德,即应有不屑为之文字云云。刘禹生因另有约未到。
  余等借汪旭初等〔至〕桃源洞,参观一周后,至南京酒店晚膳。~J 禹生与石光莹因万武樵处有约,故一到即去。到汪旭初、王孟有秘书、剑修、振吾、王驾吾、迪生、刚复、刘毒害曾、卢益美等诸人。据旭初云,曾至修文与息烽。杨虎城现在息烽玄天洞,而张学良则在修文阳明洞。又谓修。文之风景颇类江南云。六点半大雨并篱,至九点尚倾盆不止。时久旱,故县中喜雨,不然则将成荒年。但诸客不得〔走),后购草鞋冒雨而归,市中水流如渠矣υ 十点雷雨不止。
  接何叔通函黄羽仪函慰堂电寄郭洽周函附通伯函(荐朱东润) 贫羽仪函厉德寅函梁庆丰香函王亚明寄郑子政、张宝整函涂长望函
  
   晨昙74°。晚76°。十点半又雨
  
  展学生陶光业、梁德荫、漏传烈来。午打防疫针第二针。
  晨五点馀起。雨已止而有阳光。但至十点半起又雨。接英国寄来C. C.Tumer How The Air Force D价nds Us { 空军怎样保护我们} Allen & Unwin ,中述英国在此战争防空及空军设备之大概,谓阻止敌人低空轰炸,则驱逐机与高射炮均失效,而以Balloon Barrage 气球阻拦网最为有用。高射炮以3.7" 及4 .5'者居多,可射三万至二万英尺。抗战之初德国有作战用机3 , 200 ,英国2 , 370 , 法国1 , 1 50 , 以较之我国之182 架则相去远矣。
  十二点回。下午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四点开行政会〔议〕及训11 育常务委员会联席会议,讨论体育请假、酒漂购粮食菜蔬及收取运费办法,及八千美金仪器设备费办〔法〕。又推定图书馆委员会。六点馀接姚寿臣函报告龙泉近〔况〕。丁荣商来。
  今日为小孩磅重量。各孩所增重量一年以来极为有限。余于重庆回后减少五六磅之多,皆由上次腹泻之故。彬彬一年亦无多大增进,惟高度增2 cm 而已。宁宁重量稍增。
  自希文去广西后已寄他八封信,即五月允日附友人信三封(此函退回,因寄搜索排之故。于六月六日重寄) ,五月十六附信一(此函恐误写作105 师) ,廿二与《科学画报》同时寄,廿四号与《图画新闻》同时寄。六月六日寄退回信,十日附西南联大陈宝一函,十三日一函,十八号附上海孙硅函。
  接姚寿臣、金咏深、石声泰函梅函寄蒋慰堂函
  
   晨六点起雨,九点停。下午雷雨。午76°。晚月光。杨梅
  
  上市,已相当大。石榴尚开。
  下午开学业竞试委员会。
  晨五点起。八点至校。晨间观南窗外一梨树上有百舌案巢,甚小而圆形,在两权枝间,有雏二,甚肥,几胜于母鸟,但不能飞耳。其母鸟饲之甚勤,每分钟一次,自晨至暮几无间也。作函与蔚光,为七月间加薪事。又函金咏深,为照料侠魂墓地事。因前兽医学校学生张国旗报告谓墓前有穴孔,而胡开渠来函则云无之。十一点半回。
  昨打防疫针,今日觉不适。二点半至校。四点开学业竞试委员会,到贝时璋、李乔年、周载之、吴穰初、钱钟韩、王劲夫、杨守珍、张王军谋、梅迪生、胡同。复诸人。择定初选当选人二、三年级生如后: 中国文学二年级刘操商,外国文学三年级李精治,外同文学二年级胡品清,教育系三年级阮春芳,二年级人少, 无代表,史地三年级胡玉堂, 二年级赵松乔(史) .地理组由晓峰选一人,数学二、三年级由建功选一人,物理三年级程开甲, 二年级许良英,化学三年级何在在善, 二年级王世文,生物二、三年级合张本华,电机三黄国璋,电机二丁成章, 化工三沈普炫,化工二待指定,土木二、三均待指定,机械三待指定,机械二梁允奇,农化二、三王灵芳,教育二陈述彭, 国文二( 师范) 指定一人,师范史地王树椒,数学崔士英,英语、理化从缺。五点散。五点半囚。
  寄吕蔚光函金咏深函
  
   晨晴75°。
  德法和约签字,但未公布。院中百舌双雏今日飞去。学生自治会庄自强、陶光业、提德i出来。文11慕曾、刘j千俊来.未遇到。中午陆大教宫章培(益裁)请客.因脱不使未往。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学生自治〔会〕庄自强、陶光业等〔来),为办理合作社事。学生方面已收得卅股云。余亦赞成此举,因至湘潭后非有合〔作〕社不可也。
  据振公报告,谓本年四年级希望能在母校留一纪念,以三百元之代价制旗一方留母校, 并拟送手杖与余,但希望余赠各人照片一张云。
  十点至图书馆阅新到之Forum ( May 1940 ){ 论坛)( J940 年5月号) .中有关于BOSlon 波士顿市政之腐败一文。中午回。睡一刻钟。苦巨大同来。
  三点至江公祠。开第卅二次校务会议,决定:改行政会议为行政谈话会,大学迁移源部。此二事费三小时。次讨论教职员待遇问题,时已七点半,乃晚膳。膳后继续时论。为教员薪给问题讨论几二小时。决计讲师140 元起薪,助教七十元起薪。直至十一点始散。计开会七小时,而吃饭一小时尚不在内也。迁移漏潭,文学院邬洽周、缪彦威、陈剑修及周载之( 理)(反对),而此四人均未到过漏潭。而许多人均以下半年不能迁移为言。余几次说明,谓现在须决定者为迁源与否是永久计划.如决定后即可逐步办去,非谓下半年决迁湘潭也。结果由费香曾提议决迁湘i罩,几于全体通过,而当初发言之郭、周诸人则皆反对迁湄潭者也。
  接教育部电(试题) 么振声、尹圄掷函张梓铭函胡建人函
   晨县74°。晚昙78°挑子上市( 已熟)
  
  晨六点起。今晨院中裂树巢中二雏百舌飞去,而母鸟不知,尚衔虫来饲。义昨房东傅君雇工人砍去竹叶若干,因其替荫过密。有二雏鸟堕下。其嗦长三四寸,形如1鸣蝇。其母鸟不常来,故最初J亦不知有巢在竹林中也。母鸟黑翼黄颈,停树上时头常向天,不知其为何鸟也,进出往往不作声。
  晨八点半借彬、允敏赴何家巷江公桐。在图书馆, 工友袁君给桦彬外国邮票一本。余等由桃家洞民众教育馆经兴隆井而由穆家巷至大街而回。近来正在拆磐安门,筑中正桥,工程需五万元云。;Xlj 千俊、刘慕曾均将去〔离〕遵义,因新县长孔福民己到,惟专员高文伯尚未来。十一点回。士楷将去重庆,而近来经十九晚之大雷雨,贵阳至遵义之公路已断,闻老君关一段公路被冲坏矣。
  下午睡二小时。洗浴。浴后至柿花园街一号开教职员俱乐〔部〕筹备委员会,讨论已住人之助教王以德、杨昌业、姚淘阅、朱庆年等不肯迁移等问题。现木器已制就一百七八十元之数云。今日到谈家帧、汪大同、陆子桐,及孟闻、舒厚信、涂长望、陈立、陈剑修、任美愕、李相勘等。五点散。允敏今日接通伯函,知岳母之病实为胃癌,故难以痊愈云。同时武大尚有小纠纷,通伯或将去昆明联大云。
  接晓沧二函么振声函通伯函教育部二电
  
   昙下午晴
  
  今日北宿、张家沱被炸。今日下午二点警报, 三点十分解除。炸重庆。陆大林勇售商(黝襄)教宫讲"抗战形势"。统一招生题到,叶孟安带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蔡邦华来谈及漏潭情形,知外国文,即英文、日文需人甚急。园艺与农艺二系助教争场地。林汝瑶以不能指挥,辞试验场主任职。余谓过〔去〕林对农场实米尽力,故可任其辞。蔡推万勉之继任,以其曾为北平农业试验场场长也。因吴耕民、卢亦秋均为其学生,亦有好处。{旦余恐其不能指挥助教。
  十点,纪念周请陆大林熏南讲"抗战形势"。余希望其讲过去台儿庄、太行山、鄂北、南宁会战之形势,其次则讲欧战的形势。渠于二者均未讲到。仅谈内政、外交、军事之大概。军事方面所说亦可得自报章。且谓抗战以来日本兵士死伤一百四十五万,中国一百四十万, 与历次军事当局所报告亦不符。又谓敌人前进速度自"七七"事变至南京陷落为每日四公里,自南京陷落至徐州陷落每日三公里,自徐州陷落至汉口失守每日四公里,嗣后每日只四十公尺而已。此算法亦不科学。上星期孙炎教宫(子明)讲空战。渠曾至德国参观, 但余询以德国最新轰炸机Messerschmiu及驱逐机Heinkel ,渠均茫然。我国陆军大学教官之不谙世界大势如此, 安望其能进步?午后睡一小时。有警报。三点十分,解除后至校。教育部特约编辑带试题来。
  又审查塔外社木刻及黑白文艺社文稿。晚六点囚。杨守珍来谈。渠对于农化系土壤教授彭谦之不努力及助教方成达之不肯工作颇多微辞。
  今日接希文函,知余上月廿二、廿四两函已到。十点睡。
  接余均山函郑晓沧电林汝瑶辞职函希文六月十四函梅六月十九函叔永函周至柔函蒋慰堂函气象学会函 寄程毓淮函附英庚款函余坤山函
  
   晨晴74° 午阴下午2 :00 82°。
  
  德和法、法和意之和约有效,今日全线停战。下午十二点廿分警报, 12: 40 紧急警报, (下午)2:20 解除。赵子健介绍其同乡祝来九来。
  晨六点起。今日士楷拟乘车赴重庆,但未能搭到车子,故迄晚又回。晨八点至校。今晨天气极佳,极不类似江浙之霉天。郑子尹《巢经巢诗》卷六有苦早诗谓:"六月旬初雨,今将七月终。祈甘无半滴,种早不全空。水远珍于米,云生化作风。
  东米时借问,愁道故乡同。"其所记时季,殆未必确。其实余到遵义后觉二、三月间反多雨。若六月之雨则阵雨而己,无如江浙之莓天也。闻今年江浙人霉迟,有旱象。敌国亦如是,至六月初旬未有雨云。
  展蔡邦华、梅迪生来,谈下年〔度〕教员增薪事。中午李相励请教部编辑叶孟安。余至南京酒家一转。回途中闻警报,街上人跑极纷乱。若有飞机至头上则不堪设想矣。囚。中膳后紧急警报,至二点余解除。闻机到桐梓又向北飞。
  三点至校。四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暑期讲习会等事。本年因本校暑假迟,故不能派讲师。谈发聘书事。六点至南京酒家〈讲)(请〕教部派来之叶孟安,到李相勘、姜伯韩、刚复、剑修、迪生、惠谋与壮予。余近来宴会多未进菜,但吃素菜少许而已。又晚邦华夫妇请客,允敏及士楷、波若往,回途相遇。
  接欧元怀电寄毅侯函梅函(交士楷带去) 希文函周克英电欧元怀电彭百川电
  
   晨睛74°。晚80°。五点三刻阵雨,半小时即止。
  法国越南政府禁止运货至中国。士楷赴重庆。杜消字来。
  晨五点起。士楷已往车〔站〕搭贵州公路局车赴松坎,预备日后搭四川公路局车赴重庆。作函与咏霓,请其于八月中旬在本校毕业典礼时演讲。同时作函孟闻,嘱其添印并放大66A 照片,即前月在天主堂所撮影,印行二百张左右。
  七点半至何家巷。阅本校卅〔年〕度预算。it本校经常费一百四十万元,社教经费六万余元,实验学校七万六千元,龙泉分校丸万八千元,拟日内即送出。杜清字来谈,知渠去重庆觅得车工及凿工各一人。又在民生公司接洽购引擎、锅炉Steam Engine & Boiler 。适有"福资轮"?之引擎可以出售,计62 匹马力,但须引擎与锅炉共, 8∞元一马力,即须五万元之代价也。杜清字在渝时适逢警报,地点在小梁子,而时适在小梁子轰炸。杜匿防空洞,在洞口与洞顶均落弹,面上屋尽毁,人幸无恙。震动极剧,但觉耳痛,坐椅被震倒云。接李良骥函,知留筑校工有在气象所烧菜等情事。余即复函嘱取消校中办事室,并嘱陆翔伯即回。
  中午回。睡一小时。汪同祖来,据云湄潭木板每方10' x 10' xγ价自八元至十二元,而此间则需十八元云。二点半至校。派定王驾吾、费香曾、王劲夫、张王军谋、谈家帧、梁庆椿、黄羽仪为圈委员会委员。并添聘朱良珞、赵凤涛二人为教职员俱乐〔部〕筹备委员会委员。五点馀回,未几雨。膳后〔……〕。
  接李良骥函 张荩谋雷宇且只函 英姑函
  寄咏霓函(请演讲) 孟闻函(印照片) 李良骥、卢作孚函 张荩谋函
   晨阴75°。低云午后二点82°日中晴
  
  倭寇要求安南停业,货运人华。自治会蒋鸿宾来。又汪湘、范祖珠来。汪同祖介绍之欧阳麟辉来。
  晨五点三刻起。七点三刻至校。蔡邦华、迪生等来,谈下年度教员聘任问题。
  蔡意欲聘任周汝流为农业试验场场长,汤惠苏为推广部部长。二人皆日本留学生,且均系新添,又使学校增一重负。邦华之困难在于教员内部之不能协助,希望汤惠环之足以相恃,但实际农院已有吴耕民、黄希周、王建中、罗登义诸人,均为蔡所敦聘,而其结果仍无益,则足知汤来未必大有梅益也。但余鉴于蔡办事之困难,故勉允之。
  十二点四。中膳后睡一小时。洗浴。汪向祖介绍欧阳麟辉来。又自治会代表蒋鸿宾来,为办理民众补习学校事。教育系代表汪湘、范祖珠来,为添聘教员事。
  四点开教部国立各校统一招生委员会。到刚复、王军谋及振吾,决定阅卷在贵阳,自廿四至廿七举行。余定于七月十六赴贵阳。五点半散。六点囚。
  今日允敏又终日吐不止。晚膳后赴遵义师范视察我校所办之民众补习学校。
  计高级班系初巾毕业生,约二十六七人,蒋鸿宾在教导。初级班〔系〕小学毕业生,孙祺奎在教导,约三十余人。七点三十分囚。
  Tom Hughes Tom Brown's School Dα.ys { 汤姆·布朗的学生时代} 59 页: Thetheoηof private school is constant supervision out of school , therein differing fundamentallyfrom 山at of pubIic school . . . Were 1 a private school master 1 should s町, letwho will hear the boys their lessons, but let me live with them when they are at play. 关于私立学校的理论,是对学生校外生活的连续不断的管理。这是它与公立学校根本的不同。……如果我是一所私立学校的校长,我要说,让要听孩子们的课的人去听课吧,让我在孩子们玩的时候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接谢哲邦、章彭年函晓沧电送卅〔年〕度本校预算寄士芳、英姑、陈子宽函蔡邦华函吕蔚光附致梅儿函任叔永、胡建人
  
   晴晨76°。午后84°。晚83°
  
  十二点警报, 一点半解除。打第三针防疫针。新聘日文教员朱企霞来。柴油车自贵阳开囚。
  展五点半起。八点至校。十点至图书馆。阅Atlantic Monthly < 大西洋月刊》Cohn 著The Road not Taken < 没有采取的途径》一文,及Charles Lindbergh "OtherSolution than War" < 战争以外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十二点回。膳后即有警报。
  一点余解除。闻飞〔机〕又向秦江飞去。连日均炸重庆。闻中大工学院及宿舍均被炸云。
  三点至校。张王军谋及蔡邦华来。又晨新聘日文教员朱企霞来。此人汪同祖及万勉之均认为不妥。但以农院须人急,故有急不暇择之慨。因朱系北大毕业,从未留日,在遵师教日文为学生所不欢迎云云。季梁来,决定推王驾吾、陈剑修、朱善培三人为暑期讲习会讲师。并决定设立师范学院学生奖金,每名一百元, 以全院人数百分之五为限。
  致电与士楷,促其即赴嘉定。波若暂时留遵义, 至分娩后再说。晚作函与陈叔谅。叔谅以四月初分校学生围困,强迫离校,故极抑郁,而滋事之代表金、沈二人又未开除,故更烦闷。余作函慰之。并谓助教方本炉拟停职,林天兰不加薪。而吴稚〔中〕如辞,不再留。因林罄候有主动嫌疑。方本炉则手持手枪,有示威行动。而吴稚中则事先告假至三个月之久,与风潮不无关系也。
  接彭百川踊赵鸣泉函寄士楷电
  
   晨晴76°。一点84°。
  
  上午11 : 20 警报, 12 :40 解除。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校。作函与晓沧,为处分四月初闹风潮金士莘、沈维义事。渠二人围叔谅逼其辞职,故虽为学生代表,亦责有攸归。此外助教方本炉借手枪与学生使滋事,应于下学年停职。尚有林罄侯暗中指使吴稚中,素持不合作主义,故二人是否继续,嘱叔谅酌定之。
  邦华来,拟请冯言安回校。余以园艺人多。因已有二教授吴耕民与熊同和与两讲师林汝瑶与章恢志,故不主张再聘。此外湄潭农院需人助理亦须物色。陆翔伯来。余嘱其将贵阳办事处结束。未至十一点半即有警报。余即回。睡一小时。
  三点,约情报委员会茶叙,到孙怀慈、黄尊生、李振吾、王劲夫、侯家熙、沈尚贤等,讨论无线电广播收得如何公布。闻昨日消息,日人已由龙州出发截断中越交通。此消息想不确也。四点十分,散。余出次东门向河边走至磐安门,遇外语班陈夜君。介于遵义新老二城之间为穆家)1 1,又名湘江。水流不大,尚不及宜山小龙江之水菇。目今已人初夏,而水量极少,可涉而过。即水大时亦不若小龙江平时水量。
  恫闻水最大可齐城门。河床广而平,不若小龙江之狭隘,可知其剥蚀程度尚洗也。
  晚膳后借允敏赴新城。渠至无锡同乡会。今晚彬往外露宿。
  接贾魁(献先)电援土·精明片接雨岩函丸弟函通伯爵百J Ii 、腐光、赵丸章、蔡松缆、建人、袁守和、许应期、李名蛮( 西大学生)寄陈叔谅函晓沧函何部lifl函
  
   晨昙78°日中晴晚82°。
  
  俄国兵占罗马尼亚之Bessar山ia 省, 二国即立和约了事。涂长望来。
  晨六点一刻起。八点至何家巷。作函与罗志希。因|啕中大又被炸,系六月廿七号,炸毁电机实验室工场及教职员宿舍。共投弹数十枚。故余作函慰问之。九点至县署,晤新任县长孔福民.遇专员公署秘书,知新专员高文伯将于三四日内来遵义。又遇卫生院张谷昌、胡大型等。据孔福民云J 七七"将举〔行〕全市献金演戏三日,为抗战募捐,而卫生院又有计划筹款防疫。故浙大如演戏募款为戒烟用,则一个月中将有三次之演剧募捐,必不能得甚好之结果也。余以遵义市防空设备之差,消防方面毫无准备,而寇机日日肆扰,炸渝以后难免不来遵义,故不能不为之策划事先也。出至大坎井十号·晤枣谋,法院街20 号晤卢益美〈故)(均〕不值。遂回。
  日来以久不雨,故温度甚高。日中常在84-86。左右,早晚76 。左右, 较宜山同时虽凉,但相差亦不过摄氏五六度。如宜山下雨,则不及宜山之凉。至下午发东南风。此间风力甚微,一如川桂。
  十一点洗浴。万勉之来。中膳后睡一小时。阅涂长望送来《气象月刊)(美国出版) 。数年未阅,竟有若干文不可卒读矣。晚〔膳〕后借允敏赴次东门城垣,沿城墙至东门,过中正桥至何家巷观白7.K井。井水极清,但水源不大。若能开发此井,当可供给较多之市民。由文庙街回寓。
  寄罗志希函
  
   晨雨78°七点阴午后雷声四点大雨。
  何妈( 老板娘)去王政声家。金妈(秋贞)来。王富祖来。学生自治会邵全声来,为壁报事。
  晨六点起。雨,但寻止。〈点至校。监察委员汪旭初等之秘书王富植(孟有)来,渠拟乘校车赴漏潭。适湄潭路断,在青神桥须走半里之遥。故须由柴油车送至背神桥,在对方以校车来接,因有二车在虾子场也。召施履吉来,因其岳丈蔡松绚欲某: 因扬州,而施生则不欲回家结婚,故欲于毕业后在川黔觅事。十点至播声电影园做纪念周,并联合举行国民月会、宣读国民公约等。请张晓峰讲"抗战三年来之战略" 。
  十一点半囚。中膳后女教员刘哥复英、陈令宣、孙涛等来谈.j在等以宿舍太挤欲另租屋。二点半至校。蔡邦华来谈,又葱谋来谈,至六点余。自三点即有雷,四点大雨倾盆,迄六点稍小。至南京酒家晚膳,应黄羽仪之约,到朱企霞、石光莹、韩云五及刚复与蒋教官等。七点雨又大,至丸点不止。
  余于大雨中回,街衙成泽国。人晚至十二点以后雨仍不停。接士楷自重庆函,知上消寺又被炸,聚兴村及蒋家相近之中央银行办事处均受弹。故士楷嘱波若弗去。余于廿八号已电士楷, 告以披若等缓行矣。
  接晓沧凶士捎函 Richardson 函得·九弟函 姚寿臣函重庆市工务局盛~扔电(监工人员) 扬州蔡松绚函(为其婿施脱育事)
   晨大雨停,但时有阵雨。晨78°。午后82°。有阳光。
  
  湘江发大水,展及中iE桥,人点后水IlP退。今日石光莹、孔捕民等廿一人代表各团体公宴新专14 高文伯。
  展六点起。昨晚大雨不止,至展稍息。起后但闯伙东门外穆家川上水声潺潺如瀑布。后知城外之桥被水冲去。该桥乃系木柱上铺木板加泥而成,本极弱软,水势一大,则不能支持。磐安门之中正桥八点以前水上桥,新旧城交通隔绝。八点有农院四年级二人来询赴调行期,余告以原定廿丸乘柴油车去, 但迄今无消息。八点一刻至何家巷。时天已雾,而桥下水势汹汹如万马奔腾,较侵晨已落一二尺,至午又落一尺余。水作灰黄色,虽不及赣江势盛,但亦泱泱大江矣,为平时所不及料想也。
  十点至" 一乐也"剃头。接毅侯函,知二十六、二1-八两次炸上清寺。甘六一弹部廉兴村十二号通马路洞口, 幸炸弹不大,未阻塞洞口。藏兴诚银行交通部宿舍全被炸, 城内外房屋十室九坏,中央大学廿七、廿九亦被及云云。可见重庆被炸之惨矣。
  中午回。阅June 1940 Far Eα, stem E唔. ineering (远东工程》。二点半赴校,又有阵雨,四点大雨倾盆。六点又雨。何家巷路上地下冒水。四点开行政谈话会,讨论" 七七" 三周〔年〕纪念时学生j10人游行等办法,及防空消防问题。六点半散。与刚复、振吾谈下年度教员加薪问题。六点半囚。晚地方团体公宴高文伯,未往。
  接王玉章函王毅侯、朱国华、刘经扶函(即刘峙,寄洋二百元与胡品清)♀仔赵更严俞函玉毅候函
  
   晨阴75°。下午三点雨,六点又阵雨,七点阵雨,如霉天状况。
  广西龙州失守。展孔福民来。陆绩何来。召学生濡传烈、陶光业来。汪旭初、王军谋、治周及晓峰来。高殿森来。
  晨五点起。七点半至校。晨遵义县长孔福民来谈,渠需要四农院毕业生至县署为技术人员,为推广农业地步,并有广种草麻子油之意。余则以为粮食与油须并重, 因过去三年天时丰捻,乃偶然之事也。陆绩何来报告青岩用途,薪水每月六千,而办公费亦须五千元之谱。庶务张名德、倪振群均已他往,继任尚乏人。在青岩附近至定番途中汽车曾一度被劫云。创学生潘传烈、陶光业来,告以"七七"我校参加学生均应出发等事。十一点半回。下午睡一小时。洗浴。
  二点半至校。〔见〕汪旭初及王富祖等,渠等待汽车赴湄潭。今日柴油车自湘潭回,知遵湄路上已有数处被掘,故行车极困难。西端只能到老蒲场为止。余允车送汪旭初等至老蒲场。又荩谋、洽周、晓峰来,均为教员加薪事。梅自北暗来函,知北暗于上月底被炸(廿六七) 。中央工业试验所被烧,清华书籍三百余箱亦遭焚如,张家沱陈调元屋及菜园均中弹。余所寓屋有子弹碎片, 所中书籍己送水井湾矣。又得苏步青来书,知浙东近亦常被炸,虽市镇亦所不免。可知日人之滥炸乃有系统的。六点回。晚张晓峰〔来),为师范学院院刊所著顾景范(祖禹)之国防计划。九点半睡。
  接梅函 步青函 穆藕初函 高尚志、梁庆椿函 蔡邦华函 蔚光函 姚世糠函 号警察邦华函
   晨阴。潮湿。十点半雨,二点大雨,三点又雨。
  
  一点半警报,二点半解除。闻戴行钧被俘后已抵沪消息。学生陶光业、陆益;媲来,为源源运米事。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与毅侯、士楷等。农业经济系请教员谢哲邦来, 渠本在中山大学, 此次自澄江来,谓学生膳食每月须三十六元, 而贷金只十六元。但广东学生多钱, 故尚不觉困难。此次放假回粤,学生已登记者有千人之多云。又谓许崇清尚未接事,以回粤为条件,如中山大学不迁回, 则不就云云。接杨其泳函,其妻(即霞姊之大女)又去世。霞姊又伤一女矣。
  中午回。睡一小时。二点半至校。五点半回。六点在柿花园一号教职员俱乐部请新到任之第五区专员高文伯及县长孔福民,及汪旭初、XiJ 属生、王富祖,到振吾、惠谋、迪生、壮予等,谈至九点始散。
  晚阅Hαrvard Alumni Bulletin April 26 , '40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1940 年4月年汉黯号有关于Prof. Charles ] . Copeland 一文。Copeland 今年八十岁,以读诗出名。余曾在Pres. Lowell 洛尼尔校长家于外国冬至节聆其读诗一次。
  寓居碰窝井九号,因多果木,如核桃、梨、桃、樱〔桃〕、葡萄、花红及竹子、椅子之属,故鸟类甚多。上月有数百舌已由雏,近八哥之雏亦能飞。每至晚,八哥成群喧哗至半晚,亦有叫嚣者。尚有鸟如用揭者,亦有巢出雏。据梦秋云,名乌鸦,在春天尚有极美观之寿带, 则余以三、四月间在渝未之见也。
  接王戴侯函蹦哲邦函晓沧咆杨其泳函青年团寄吴士选( 为应放〔地名}设办事处事) 送教育部学术竟试初选人名单蔡邦华函毅侯、士楷、颖川函
  
   晨昙75°。潮湿。下午晴。东南风。下午四点阵丽。晚阴
  
  7900阔戴行钩失踪后已回上海之消息,系接戴本人写信与此间同学始知之。
  晨六点起。〈点至校。作函与梁庆椿、张宝垄等。接傅梦秋函,知其已辞遵义县立中学校长之职,而将经营商业,介绍会计与文书各一人。作函与成都华西大学D. F. Dickinson ,商价让奶牛及雄牛事。函由H . L. Ri chardson 转去。据《黔北新闻》载,昨敌机数十架炸挡,、坪坝重庆大学与中央大学,毁屋百余幢,投弹四百余,其蓄意破坏文化机关可知矣。今日将农学院聘书写就,预备于明日发出,因邦华定于明日去漏潭也。
  中午回。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叉上午朱穆伯自贵阳回,知地母洞中所藏文澜阁《四库全书》仍有潮湿者。晚五点半回。六点约诚忘及其未婚妻陈绵干与邦华夫妇、羽仪夫妇、刚复夫妇晚膳。所叫菜来自江浙餐厅,廿元一桌。菜之坏出于意料之外,材料尚充裕而手法不佳之故。昨得梅儿来函,谓清华书籍三百箱在北暗中央工业试验所于上月廿四被焚云,惜哉惜哉。
  近日日中有东南风甚劲,与下江之排风或舶掉风相类,疑霉天已过,而进伏天,若然,则此间天气乃与江浙相类也。
  接傅梦秋雨周克英函咏霓丽!蹊毓臻函杨其泳函寄吕蔚光、赵九章、张宝壁、陈士毅酶梅函胡建人、梁庆椿函苏步青苦于高尚志、张样铭函D. F. Oicki附n ( H. L Richardson( 转))
  
   晨阴76°。潮湿。日中昙。闷。下午四点雨。晚79°。
  发本校农学院聘书及龙泉分校聘书。下午孙培树(立斋) 来。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至校。因今日有二校车赴湄潭,故汪旭初已在办公室相待。渠拟赴湘潭视察,今日去者邦华、陈鸿遥及四年级学生共约四十人之谱。幸今日天气尚佳,终日只下午四点微雨一次而已。十点至江公祠圈。昨据黄羽仪云,日前雷雨时江公祠山上一大树触富而倒,死一猫云,其树在井旁云云。
  阅May 6 , 1940 New Republic (新共和》中有Can . the British Tories Win 《英国保守党会赢吗?》 ,批评英国保守党之无能,美国人民不能惟其马首是瞻。又有TechnologicallyFired 谓,据Philip Murray 菲利普·默里, chair of Steel Worker's OrganizingCommittee 钢铁工人组织委员会主席云,近来Continuous steel strip 连续轧钢之应用使苦之雇用4 , 512 人者126 人为之已足,即此126 人亦以钟点过少而工薪不增。悉钢片之价反增高9% ,而公司则大得利矣。小公司之不能用新机器者纷纷倒闭。两年以来,钢厂工人减少2 1. 5% ,其余工业亦有同样现状。J939 比J929 年人口增8% ,而失业者增一百万至二百五十万人云。
  五点半回。遇教厅督学孙培树(立斋) 。其人系高师东大毕业生,曾在乌当贵阳高中为教员云,此来系赴思南视察云。
  接陈子宽函 士楷函 周克英电 寄苏步青函
   晨昙上午11 点80°午82°
  
  阿牛来。子离去。下午看牙科蒋医生。
  晨五点即起。六点出发赴何家巷, 参与三周纪念芦沟桥事变。时舒厚倍、姜伯韩及李相勘均已到。惟学生排队人数不多,有若干人并须由舒厚信梦中推醒,但整队出发集合于大十字者仅约二百人,女生更少,不过六七人而已。六点半余等抵公共体育场,先到者只步兵学校张卓及向理润等率学员约四百人巳自高桥来。而六点半各地鸣炮以后,主席团十五人中,到者仅宪兵营与县党部之代表及余与张教育民而已。陆大学员闻素来不参与此等工作,今日亦未来。七点余专员高文伯、县长孔福民始来。高主席,行礼如仪,并祭阵亡将士。高首说数语,次张卓与余及石光莹均说约十分钟。因无放大器,故后立者大概不能听到。最后孔福民致数语。今日到者约二千人。八点由公共体育场出发游行,经中正桥、丁字街至车站。此间秩序不及广西之佳,而设备亦较差。
  今日有云,但阳光下仍热。丸点半回。洗浴。阅教育部寄来学术审议会第一次会议决议案。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琵琶街蒋牙医生处。四点回。阅币。masHughes 托马斯·休斯Tom Brown ¥Sclwól Dαys 。
  寄抗敌后援会(为销游艺券事并寄洋十元)
  
   晴晨77°。午后二点84°。
  
  学生自治会邵全声米。梦秋介绍学厚型来。
  晨五点半起。七点三刻至校。接希文函,知其巳自永淳调至迁江北洒305 师野战补1)II 团。谓该师师部已开至武鸣,大概因龙州吃紧之故。该信系上月廿丸写,但龙州已于七月二日陷敌人之手。近来战局形势颇为恶劣,如宜昌、荆州之失落,龙州之被陷,皆非所预料,是否由于我兵力之不足正未可知。而越南如禁货物运输则又一致命伤。从可知南宁陷落之重要不亚于广州。
  十点至图书馆。在《字林西报》上见Bordeaux 波尔多法国首领Marshall Petain马歇尔·贝当解释法国之败由于Too few men , too few arms , t∞ few allies 兵太少,武器太少,同盟者太少。谓1 9L7 年五月法国有兵三百廿八万,而目今则尚少五十万。该时有英兵八十五,师,意兵五十八师,美兵四十二师。而现时则只英兵十师。
  德、法飞〔机〕数为6: 1 。又谓Since the victory of 1918 山e spirit of pleasure prevailedover lhe spiril of sacrilìce , the people demanded more than 山ey have given , they wantedspare 山emselves efforts 。自从1918 年胜利以来,牺牲精神为圈安逸享受所取代,人们要求得到的远远超过他们所付出的,他们缺乏奉献精神。此数语不但为法国之致败之原因,亦即英美之所以不能独霸世界也。
  今日纪念周请李相励讲"精神建设与抗战前途",听者约二百余人,而秩序不甚佳,余报告以后即有十余人离座。午后睡一小时。二点至大什字,晤蒋祝华医生。提谓余之左1 st molar 第一磨牙须拔去,因根有inflammation 发炎云。三点至校。
  周厚复、张葱谋等先后来。晚开渭华同学会,余未往。
  接希文迁'江北测来函蔡邦华、刘延蔚函周桂林函丁炜文函盛焰岱函富于陈剑修函丁炜文函胡建人(李简斋荐函)
  
   晨晴77°。下午昙。五点左右有雨数点,即止。晚雨,阵雨
  
  自南来。
  9. 1 5 警报, 10 :20 解除。炸贵阳商郊。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丸点一刻有警报,余回。将各院之教授薪水决定。各院已将薪水交人,理应于上月底发出,但以最高薪4∞或380 元问题搁置旬日之久。振吾拟将乔年、蘸初之薪提高至4∞,而刚复所拟步青、建功二人之薪只380 ,而两方以年代资格关系例须相等,因此久不决。今日始决定仍为380 元。以助教升讲师者有理学院王以德、王凯基,农学院杨新美。讲师升副教授者理学院陈嗣虞, 工学院孙潮洲、杜清字、陈仲和。副教授升教授者侯家熙、王建中等。警报解除后又至校。十一点半回。
  中膳后睡一小时。阅吴恕三、沈自敏等调查附近飞机场报告。知机场最多时工人有8 ,∞0 ,系瓮安、息烽、遵义、绥阳、桐梓五县调去,每人并须带米一斗五或钱七八元,以为膳费之类。每方工付四角,天雨发伙食费三角,但闻办事人只发一角五分。余以其中所述不免专在坏的一方面,但为改良工人待遇起见,有使上峰知悉下情之必要,故拟该稿交与高专员文伯一阅。晚六点回。晚刚复来。阅HarvardAlumni Bulletin <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允敏晚发觉脚肿。
  据Haroard Alumni Bulletin p. 808 记载,谓在上次欧战美国未加人战争以前,即有2 , 500 美国人在法国为红十字会驶车载病人,其中有1 , 855 人为大学学生。而哈佛大学占325 , Yale 耶鲁大学187 , Princeton 普林斯顿大学1 81 , Dartmouth 达特茅斯学院11 8 人, Comell 康奈尔大学105 人云。此次第一批39 入中12 人为Harvard哈佛大学学生。
  接吕炯弱寄通伯函仲辰函邦华函
  
   晨昙78°八点太阳下有阵雨下午晴晚大雨
  
  发聘书。中午11 :40 警报, 12 :20 解除。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作函与晓沧,关于下年〔度〕人事变动问题,并约孔福民县长于明日下午在柿花园一号讨论戒烟习艺所。宁儿因腹鼓胀来看王禹昌医生,王予以使君子及西医〔药J.嘱于今晚七点、九点吃两次,使君子五六粒药一小包,服之,不吃晚膳,明晨用泻盐打泻,所以去蛐虫也。宁昨日已排泄一烟虫,故疑其腹胀由于蚓虫之故。
  阅任美愕《地理学之范围》一文。十一点半回。未几有警报,适阵雨,中膳后解除。睡--小时。二点至校。四点至图书馆。余每次往,见张东光均与人闲谈,而曹礼德与曹礼奎兄弟做事亦不紧张,惟姚佑林一人为得力耳。
  五点半回。阅重庆《大公报}"七七" 三周年纪念刊,上有蒋总裁《勘勉军民书》及丁布夫《空军奋战三年》、孔祥熙《三年之财政与金融} ,及谷春帆著《抗战三年来之金融》。据谷文,法币在26 年(1937 年〕七月为1 ,斜4 ,仅泊,∞0 元,至28 年十二月增至3 ,081 ,∞0 ,∞0元,即一倍有余。公债之数,据孔文, 三年所发合国币四十七八万万元。外债则美国桐油借款、购货借款、续订新借款三次,英国出口保证贷款,币制借款,苏联三次借款,法国南镇铁路、叙昆路借款,大部皆采取易货方法。
  而在此时期日本国家预算已至一百十万万元,公债总额二百万万元,通货膨胀至五十六万万元云云。
  接杨克毅、刘廷,蔚函寄杨克毅、周载之、沈褪荣、吕蔚光、蒋祝华函数都代电郑晓沧函寄王玉章函
  
   晨阴76°。
  
  王禹昌太太来为允敏诊视胎气。晚至胡家。
  昨子夜大雨,又有野狗闯入,因月初大雨后围墙巳倒也。狗作哭声,而傅家之狗又大声狂叫,声震邻居。宁儿以腹中有蝴虫,吃使君子后,午间即泻出二条。据王医生禹昌云,使君子与西药Santonin 山道年同一有效云。
  八点至何家巷。今日刚复带同叶小青、马宗裕、陆翔伯、金梵音等及统一招生考卷赴贵阳。九点一刻借劲犬往西蜀学校参观化工电讯及化学实验室,又至陆大膳厅观电力及机械实验室。西蜀学校'四周房屋过于稠密,而陆大则为轰炸目标,故两地均不安全, 一旦遵义被炸,两处均甚危殆,故不得不从速疏散。十一点回。
  今日接山大、中大毕业生孙月浦来函,知渠与气象所王华文白山大至中大五六年旧友,虽未订婚,已有盟约,但近王忽不通音问。其故由于王忽恋爱梅儿。按梅至北暗后,以病不往土沱求精巾学而休息、于张家沱,嘱王补课, 迟迟不回。接孙函始知故。
  下午三点约遵义县长孔福民、县第一科科长郑载光、警佐李春信、平民习艺所所长江伯琳、卫生院张谷昌、振吾、振公、剑修、陶光业、蒋鸿宾在柿花园街一号讨论戒烟办法。据张谷昌云,戒烟经费月只九十元,贫民戒烟者每人给与三元一月之伙食, 自己须出六元之多,以二星期为限。故戒而复吃者甚多。据江云, 平民习艺所经费来自播声电影园,票价加一,每月可得六七百元,内有织毯子及毛巾之类,共收容六七十人,烟民来者不多云。结果请郑科长、卫生院与浙大学生自治会拟一具体办法。五点散。
  按梅函歌乐山国立药专孙月浦函许仁章函高尚志函寄希文函( 迁江北酒) 许侠武、彭百川函马寅初踊
  
   晨晴佳76°。中午86°。萄雨期已过。东南风甚劲。桃子、花红市上尚有,但均小,而过时花红上市。
  晨五点半起。作复函与孙月浦, 告以决计召梅儿回遵义。七点三刻至校,将各院聘书发出后,将各院新增薪水作一比较,则以理学院为最多,900元,其余各院则相仿。计农学( 院) 510 , 工学〔院) 490 ,文学院450 ,师范学院1 70 ,合共2430。一年已增三万元之薪水,而职员尚不在内也。即新聘教员、助教亦以理学院为最多。
  允敏腿肿,经王医生化验小便中无蛋白质,故非肾中之病, 恐系脚气病也。
  今日天热而无云,中午至86 0 0 12:30 有警报, 2:00 解除后知炸贵阳南郊,大概因该处有企业公司、养〔氧〕气制造所、防空学校、修理厂等,故已连炸三次矣。
  中膳后睡一小时。据孟闻报告知湄潭需工程师甚急。胡建人曾下乡购得杉木抱一万五千株,较湘潭之价可省八千至一万元之谱。但无工程师则诸事不能进行,故余作函与重庆市工务局盛~梢,嘱介绍之周善生速来。午后四点开行政谈话会,到伯韩、剑修、季梁、振吾、壮予等。学生庄自强来, 为农院办合作社事,据云已征得股本15∞ 元,特派姚心平来此购物云。回途遇专员高文伯,知渠将赴湘潭云。五点半囚。晚膳后借允敏至市购花红、桃子。
  接Bωuclaire 函歇愧安函桂林电工器材厂函胡建人函蔡邦华函寄梅、雨岩、二姊函孙月浦函画画盛~扔( 嘱介绍建筑师周善生、沈可蕉事) . 陈子宽函
  
   晨睛中'f晴87° 晚月色佳
  
  遵松公路工程师张庆烟(磐宾,吉林人)来。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何家巷。知王禹昌医生忽患吐血之症,因积劳所致。国校医只提一人,终日元休息之时间也。同时周仲奇亦在青岩患病,已入中央医院云。故余嘱王医生速觅助手。寄邦华与鸿遥函。鸿遥又在辞职,因蔡为院长后喜援引旧时宽桥农专时代及日本留学生如吴耕民、黄希周、吴留青, 而颇有排金陵派之嫌疑,故鸿遥遂不安于位也。余作函与鸿遥慰留之。张庆泪工程师来,为酒精至遵义公路上行车事,余嘱壮予与之一同至酒潭视察一次。
  接陈士毅函,知梅于六月中竟支取零用1 09 元之多。计四月甘七卅元, 五月四日医药费甘二元, 五日四元,甘二零用廿二元,六月三日轿〔费) 4 . 50 元,八日廿元,十七卅元,十九五十元, 又轿费4 . 50 元,共计185.00 元。梅之槛用狂费固属可恶,而陈士毅之糊涂亦到极点矣。因此次报账尚系余写信去催,若不函催,决无报告也。余即作函与蔚光,嘱其以后不得再支零用, 且催梅速囚。
  中午姚文琴、李水娟来借衣服,为演剧之用。适允敏夏衣未到,借侠魂衣数件去。睡一小时。三点至校。召土木系学生孙怀礼、谢汶、凌熙鼎三人来,嘱彼等赴滇缅铁路服务。四点至图书馆。催姚佑林将书单于星期一打好,傅便寄教部,以美金八千元之单急须交人也。晚傅梦秋在寓请客,到石光莹、卢益美、江伯琳兄弟、迪牛. 、驾吾、羽仪及县政府郑秘书、曹科长、冯科长、李主任及周钟与施体文诸人。
  接民生公司卢作孚函晓沧咆科学印刷所函罗志希函亦秋函陈鸿遣、陈剑修函寄邦华、建人函鸿遥函蔚光函
  
   晴下午昙晨77°。中午87°。晚86°。
  
  晨六点起。军训教官黄埔来。八点至何家巷。作函与陈士毅,关照嗣后梅不得在气象所任意支取零用, 并函宝望、楚白,瞩为梅购票回遵义。丸点半借彬彬、超超二人赴穆家川上游,在农场附近即磨坊以上河中游泳,余以无更衣室未入水。十点半中膳后睡一小时。阅Current Histcη 《现代史> (April 1940) 及Nαtwn < 国家机午后热甚,几与江浙相等,但午后东南风较强,殆为季风也。四点借彬彬、超超、贤贤、宁宁又去磨坊洗浴,遇孙翁黯等。余在水约半小时。五点半回。晚昭复来为明日演《自由兄弟》之女主角姚文琴借衣服。允敏夏天衣服未带遵义,余忘之故。昨日俞、姚、李三生来时余事先不加说明,及中午来借,只得侠魂旧衣数袭,遂疑允敏不肯借。今日借去耳环一付。
  峨眉山测候所刁庆奎,从去年五月一日起至本年四月底止,观测峨山佛灯之结果,凡见八十二次,其中冬季三个月无报告,四、五两月最多。四月十六次,五月十九次。十一月只一次, 三月亦只二次而已。出现时间均于七点开始,于十点或十一点消灭。出现地点均在有人居住及坝地,无一次在森林或山地者。如山下有云即无灯。
  接任叔永函寄宝壁、楚臼、陈士毅函
  
   晨晴79°。
  
  庸世忠来。
  晨五点半起。展农院学生姚心平来谈湄潭雷医生、剃头司务等事, 并劝人股于新成之合作社。余人十股,计卅元。得邦华函,知园艺系吴耕民、熊同和均以未加薪而退还聘书。土木系徐芝纶去年骤加四十元,升格为教授,引起全院加薪之纠纷。今年只加十元,又提出辞职。余谓抗战后,中大、武大校长均升格为简任一等,棒680 元,而浙大仍只6∞ 元,余初不因此而介意也。若斤斤争锚妹,则吾亦早为大腹贾矣。十点请费香曾在纪念周演讲"导师制的我见" 。十一点至图书馆,发现新到May number Reader's Digest < 读者文摘》为人窃去。十二点回。膳后睡一小时。
  三点至校。唐榆生之弟唐世忠来。余限壮予及姚佑林于明日将仪器单打好。
  晚浙大学生自治会〔演出J ,为捐款与卫生院戒烟费用。剧本为《自由兄弟},系述北京倭寇与伪组织情形下,中国志士万东平、顾名城与高丽青年金重光蓄意革命,得伪主汤司令女嫂霞之内应而得成功。计饰顾名城者为黄宗鳞,孙礼怀饰万东平,余建彬饰金重光,姚文琴饰嫂霞, 李水娟饰翠兰,梁德荫饰司令,胡品清饰珞珊,王灵芳饰王太太,庄自强饰井上,郑芝书饰汤德健,张泽瑾饰小玉。
  余借允敏于七点到场,至七点四十分始开幕。卖出票80% ,约六百人之谐。
  今日系第…天,此剧连演三天。继之以《夜光杯》二天,约可得三四千元之谱。今日演剧最佳者为小王,姚文琴饰嫂霞,郑芝书饰汤市长亦佳。最后幕之最后段嫌拖延,全剧不紧张,剧本系本校学生潘传烈作,得教部第二奖。
  接九弟函郑善函方成达函赵九章函王培德函李宪之函金宝善电邦华、建筑路人接朱国华函高尚志函就立.武、储润科害于陈鸿邃2 函科学印刷广并由中国农民〔银行〕汇还侠魂'纪念册印刷费145.ω 元在萨克之函序叔函邦华函
  
   晴晨78°午84°。晚85°。下午88°。
  
  晨六点起。上午八点至校。寄希文函一通。今日图书馆姚佑林已将各系拟新购之书籍打好,计共三千六百零五美金,其中以史地系为最多,计五百余美金,物理次之,而以蚕桑之八美金为最少,数学亦不多,惟国文系元书籍。仪器方面有五千余美金,外加五百余英镑,故合共数超出八千美金,侣,其1'1"'尚有若干书籍为买不到者,故不能不稍多开也。书籍计共七百余本。下学期辞职教员有程耀椿、徐芝纶、储润科珩,尚有姜伯韩、张绍忠亦拟辞去训导、教务事。悲谋经余挽留可不辞,惟伯韩辞意甚坚,余知其不可留,故亦预拟继任人。先拟以剑修代,如是可以训导长与主任导师合而为一。但剑修心境、身体两不佳,故作罢。现拟试洽周、香曾诸人,不成则以王克仁继。
  中午因。睡一小时。一点半借膨彬、超超赴磨坊, 在穆家川游泳。二点半囚。
  三点至校。土木系学生金亮方来。又主事谋、晓峰来谈。五点半至总府坝街1 9 号晤程耀椿不值。囚。晚腾。借允敏至次东门外城墙上,回途至稚窝井六号晤稼眉不值,遂回。今日接士楷泸州来函。又梅来函, 知购皮鞋两双,邀用钱甚多云云。
  接士樵函金宝善电刚复电俞调梅函接蔡邦华函赵丸意函蕴明二函士精明片豹昆函寄教育部八千美金图书仪器单寄伍献文科学社理事选举琪七张( 投票人郭一岑3~绍忠、府国正、李熙谋、张其陶、何增银及余) 寄刚复电寄希文函附孙延一函叔永画
  
   晨县78°日中昙下午五点微雨晚十点8 1°。
  
  陈建功来。舒鸿来。土木系学生梁德荫来。
  晨六点起。作函二通。八点半至校。接漏潭提名传单反对据中合并于浙大。
  接三益函索借款,又为新沙人金剑青索父亲承茂旧债一百元事,云为蒋竹堂之女即金7}C生之母介绍借与承茂行者云。陈建功来,为孙泽撒辞职事。缘步青去浙前交出数学系加薪单,孙只加十元, 孙不与系中直说,而径将聘书退还校长办公室。余不~以为然,陈建功亦不满其行为。嘱振公晤程耀椿与徐芝纶,渠二人均不肯留,程尤坚决云。
  接教育部密件,谓浙大有中共所组之学会: ( t )黑白文艺社,杜长何友谅( 国臼记. 1940 年397二)、沈自敏(史二) 0 (2) 铁犁剧团,团长原为潘传烈(化工三) ,近让与赵梦环。
  (3)塔外社,负责人胡玉堂(史地三) 0 (4)( 保〉民卅一级会主席陈天保(电机二)。
  余以为沈自敏、胡玉堂均喜信口雌黄,但并非共产党之流,因真正共产党往往不出头而暗中指使者。
  中午至石家堡三号晤费香曾,嘱其任训导长事。回。中膳后睡半小时。一点半借彬彬、超超至磨坊游泳。三点至寓。畹青(朱姓,即张启元夫人)来。三点一刻至校。今日王禹昌医生又吐血,病颇不轻。四点开阅卷委员会,决定统一招生卷子于廿三送回遵义,在遵义阅看。六点回。六点到柿花园街一号请步兵学校张叔达( 卓)、刘震清、陆大林熏南、外语吴霖泉及振吾、季梁、王军谋、伯韩诸人。知外语班决计留遵义,陆大亦未定。余托之二校踊跃购买戒烟演剧票,并谈及防空消防等事。
  九点散。
  接三益函清华同学会、湘潭县全体青年函接杨其泳、夏振锋、青岩化工学会寄士楷函梅函高尚志、胡建人丽赵九章、蔚光
  
由遵义至贵阳   晨阴76°。下午二点息烽南有雨。三点
  
  贵阳阵雨。晚76 0 。市上尚有桃子(绿色)与杨梅。
  英倭协定缅甸停运至中国三个月,禁止物品军械、汽油、重汽车。
  展五点半起。作函两通。七点半别允敏、波若至校。与;枣谋接洽校中目前应办各事,即借振吾乘1 935 号车赴贵阳。舒厚信拟同来,以病未果。九点启程。今日阴,故天不热, 一路尚称平顺。1 0 : 30 至乌江渡,江水虽不甚高,但铁桥未成,而木桥已断,故待一小时始得过江。在乌江饭店中膳,膳费每客八角。十二点出发。
  路上发现上山时车之换挡须速,不然即停。至四十六公里处,见公路均潮,知曾下雨, 但未几地又下。三点至新桥又下雨。见贵阳天上甚黑, 知有大雨,但3:30 抵贵阳,则雨已停矣。住招待所202 号,振吾住205 。
  四点借振吾至贵阳医学院晤刚复, (刚复〕正在理各科题目。晤李伯纶、贸献先。余主张召集监考人开一会,但李伯纶以后日须考,召集非易,作罢。考试地点定在大夏,分十一个教室考试,故监试者至少须二十二人,因上、下午均有考也。余借振吾至大夏一走, 六点半固。七点在招待所晚膳。膳后至大什子。丸点洗浴。
  睡。
  日本米内内阁又倒。抗战以来敌国已有五个内阁。近卫首次任期一年七个月另一天,平沼七个月廿四天,阿部四个月十六天,米内六个月另一天。
  寄梁庆椿函张宝'壁函朱国华函吕蔚光阁抽
  
〔贵阳〕   晨阴70°。上午微雨片刻。中午76°。六点微
  
  雨,寻止。晚72 0 。
  镇海失守。倭米内辞职,近卫文磨组阁。学生先修班卢廷美、许基纸来。Beauclair 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早餐,遇沈克非、谢文龙、薛次莘等。早餐后即赴贵阳医学院晤李伯纶,告以阅卷决改在遵义,并与教务长贾魁(献先)及总务常君仁谈明日招考时备监考人伙食及标准、时间等问题。九点半借振吾赴大夏大学,晤吴泽寐,遇谢六逸及张君,谈及暑期讲习班教师问题,并至2 、5 ,8 , 11 各教室视察考试地点。
  学生报名者已逾620 人。因大夏课室小,而贵阳高中办训练班不能借,故须分十二个教室考试,因之监考之人须加多。此次贵州教育厅竟未能帮一毫之忙。回至贵阳医学院,余借振吾即回。作函与湘雅医学院张孝藩院长,托其觅人于明日!监考,并请今日下午五点茶点。
  中膳时遇黔桂路副局长裴季浩(益祥) ,适刚复与献先亦来。裴谈黔桂路于下月可抵宜山。宜山于十四被炸,落一弹中黔桂办公室。又谓现有钢轨可筑至都匀,并谓南丹附近之拔贡山与赤岭间有四个Switchback 之字形路线,部中令重测。最近另得一新路,可以减少二三十万元云。
  三点往教育厅,晤欧愧安及俞秘书。四点又至贵阳医学院,嘱何战白印刷通告,寄贵阳各阅卷委员会,改阅卷地点至遵义。五点回至招待所,邀请监试员茶点,到湘雅〔医学院〕张孝毒、潘世箴女士、萧檐若、黄果、冯庚,贵阳医学院自午华(女士)、方怀时、何战白、贾献先、李伯纶,大夏吴泽霖、张瑞在、陈贤珍女士、卓勤美女士、丁兆兴、方金铺等等,及振吾、刚复、翁寿南。谈至六点一刻散。夏定域来。七点至苏州餐室晚膳。膳后往大夏看各考场,遇林超。八点回。至贵阳医学院。九点半,借振吾回。
  寄茅庸臣电侯苏民电(交由裴季浩发出) 张学运苦函
  
〔贵阳〕   晨阴70°。 午雨73°。下午朗。晚72°。今日遵
  
  义71 0 0统一招生考试上午考国文、公民,下午考物理、理化。晚杨雅商来。
  晨四点三刻起。五点廿分借振吾、刚复乘1935 号赴大夏大学。至则考生巳大部均到,而考场座号、教室号数自昨夜余前往发现矛盾,迄未更正,且监试员休息室有两个,以至发生误会,扰攘约廿分钟始稍有办法。又发现同一报名号数有二生同号者。摇铃人考场已较预定迟八分钟。今日上午6→国文, 9 : 30-ll :30 公民。
  下午3-5 物理与理化。一组即文、法、商、师范考理化,二组即理工,与三组农医考物理。
  国文题。(一) 作文: (全国学校共同校训释义》。按全国校训为"礼、义、廉、耻",系去年全国教育会议蒋先生出席演讲所定,而经教部通令各校遵行者。此事中学校行至如何地步,全视其当局而定,与学生之国文程度无关也。犹之背人之默《益谕广训11> 之类,将使阅卷者发生极大困难。余意最好将此题不打分数。( 二) 文盲详语体,系《赵苞传) .出自《后汉书》。其中有云: " 苞即时进战,贼悉摧破,其母妻皆为所害。苞殡殆母毕,自上归葬,灵帝遗策吊慰。"余对于"自上归葬"颇有疑问。后查教部原底及大夏回《后汉书》均无误,然终以为不妥。(三) 语体译文言,有"他(敌人)已陷入挂形和死地" 。所谓"挂形",不知作何解也。
  十二点在大夏与监试员中膳。今日分十二场考试,监试者四十余人。膳后余解释数语。一点回寓,值大雨。二点欧愧安来,谈及文斓阁《四库全书》晒书事,知前藏书之张家祠堂二千四百元由教厅购人,费1600 元修理费,后于张志韩厅长卸任前以原价由张家赎还,但近来张家告发谓张氏并未赎还,实以一万余元之价售与他人。此事告至省府与教部云云。晤蒋廷献,知其方巡视浙、闽、赣、皖、湘、桂诸省,谓各省建设虽在进行,均无具体办法云。二点半至大夏。三点至五点考物理、理化。五点半晚膳。因。
  接陈子宽、吴仲贤揭寄允敏函卫军谋函(杨税商'才智去)
  
〔贵阳〕   晨阴70°。午阴69°。晚阴69°。遵义今晨68°。
  
  大庭中学部主任曾广兴嘱介绍数学毅员,月薪80-90 0 马镇国来。李国鼎( 防空学校照测总队修理所所长) 来。杨昌俊来。
  晨四点半起。五点半借刚复、振吾乘1935 车赴大夏大学。六点考试英文。作文跑为The Happiness of ωod Friendship 良好友谊之幸福。此外有英文翻中文与中文翻英文。九点半至十一点半一组考中外历史, 二组考化学。此次试场上、下午改座位,而学生将座位号数常记错,故每次必有数人发生问题,与去年之一帆风顺迥乎不同。若考卷上能将座位号数注明姓名,则无此纷乱现象矣。晨欧愧安来,又马镇国来。
  十一点半在大夏中膳。今日开四桌,监试员到者尹觉民、潘世菇、杨麟书、卓勤菜、王燕棠、谈宗禄、顾文碟、丁兆兴、金大雄、薛廷耀、白午华、马泽鸿、张瑞在、李满、何战白、张年春、李宗漉、刘友斌、丁晓先、徐宜生、张作干、刘维德、萧稽若、郭绍曾、张德甜、黄果、杨穰昌、陈贤珍、陈美觉、汤独先等诸人。
  接振公函,知徐芝纶势在必去,虽加至320 元亦未必留。余以其去年曾闹力[1薪,今年又闹一次,太不成话,故决计让其辞职,而以俞调梅继任。孙泽漉则以陈建功之言已不复争薪,愿牺牲一切留校。余以其精神可佳,故决加至260 ,以此意复振公。
  此次招生第一组240 人,第二组(理工) 28 人,第三组农医] 49 人。第一组中包括师范生四十九人(49 人其中文组38 ,理组11 ) 。二点阅学业竞试题目,计有七十余种之多。倘每种抄三四份,则亦将费四五天矣。二点半借振吾至大夏,途遇迪生与季梁二人自遵义〔来),知遵义于十八后亦颇玲,今晨六点出发云。三点至五点考试中外地理(文组) .中外史地(理工、医农) 。六点晚膳。回。
  接振公函尚志二函建:9J i葛马寅初函陈茂康寄尚志函振公函
  
〔贵阳〕   晨阴68° A 中阴晚73°
  
  Lithuania 立陶宛、Latvia 拉托维亚、Estonia 爱沙尼亚合并于俄。陈子宽介绍曾子泉、沈耀槌来。曾慎太太来。李斐英(伴像)、李汶( 一之)来。
  晨四点半起。五点半借季梁、迪生、振吾、刚复、唐山交大李一之(李汶)赴大夏监考。今日6-9 考数学,将考梭时得防空司令电话,谓有飞机三架在河池、南丹间.因之第二场生物迟考二十分钟,幸不久敌机即返,大概因云雾太低而厚之般。
  据贵阳医学院统计考生志愿如下:第一组(194 1 年〕第二组( 1941 年〕第三组( 194 1 年〕中大浙大西南联大交大武汉湘雅271 114 71 88 25 16264 196 220 27141 111 99 37 73 12 15248 172 186 79107 1I 1 69 38 98 13 15194 194 )47 126今日将学业竞试人数及教部题目部署。计题目有五十三种之多,而此项题目必须于廿六缮就,而各校学生所考科目又各各不同。计大夏十七人,浙大34 人,交大丸人,贵阳、湘雅二医学院各十一人,共80 人之数。
  十二点在大夏中膳。下午音乐无报考者。口试于明展七点举行。借易养泉至寓,嘱其复写题目。t恻目之只有一人考者十五种,元人考者十五种,二人以上考者廿三种,此二十三种皆须复印或油〔选〕。今日下午抄七种。
  曾慎夫人来,拟搭车往遵义。又陈子宽介绍大昌车身修造厂沈耀祖及华盖建筑事务所曾子泉来。余曾任子宽介绍监工及建筑师也。曾系中大廿二年建筑科毕业。余即嘱其去遵义,月薪头'支二百元。六点至福禄寿晚膳。晚陆翔伯来。又臭澄华太太蔡承云(唐山教授)来。
  接允敏廿~最庸臣电教育部电傅启学函李良蚁函寄夏元臻、张王军谋函
  
〔贵阳〕   晨阴69°。中午雨
  
  清华中学宋士英来。杨绰庵来。一年级学生庞费等来。
  晨四点半即醒,不能睡。七点与唐山交大李斐英、朱泰信(皆平)早餐。七点半送振吾、杨克毅、李斐英、宋士英及易养泉、马宗裕等上校车6746 号载考卷赴遵义。余约翁寿南在寓写钢板抄题目。上午将须抄之蜡纸均写就,共题目九种。八点半余出至西湖饭店隔壁晤陈子宽。渠等于十八号由重庆囚贵阳时, 途次〈重庆〉〔遵义),曾去幢窝井九号。接允敏来函始知之。子宽已辞贵州公路机械厂事而去渝活动,但企业公司之彭湖拟留其为水泥厂长云云。
  余出至气象所晤李所长良骥不值,遂至中央医院晤牙科蒋祝华,知其告病假,遂造其寓所车荐街34 号, 至则渠方卧床上。余告以余左下第一磨牙今日觉痛,即应照X 光。由其介绍再闺中央医院,觅耳鼻科郑宝畸大夫介绍至X 光室,付洋五元,至则时已十点三刻,过照相时间。杨君约于后日晨七点往,因此间隔日发电,故只能隔日照相也。回途在南门购苹果三个,价一元(每斤二元) ,可称贵矣。
  十一点半回寓中膀,在膳厅晴石光莹。渠来此系开军、师管区会议。据云以后师、营征兵将在一指定之师、团管区云云。刚复来。。二点睡二十分钟。嘱金梵音抄录名单。下午三点借季梁至教育厅开暑期讲习会委员会,欧愧安主席,到吴泽霖、张尧年、李伯纶、张孝毒、马镇国、喻任声、王守论等等。四点半回。晤江西建设厅长杨绰庵,知其自重庆来此回江西。据云江西粮食尚贱,每担(2∞斤)价二十元,即一角一斤,足知泰和与湄潭相仿。又谓中正大学决在泰和云云。
  六点至青年会开统一招生委员会,到刚复、季梁(代振吾)、迪生、吴泽霖、愧安、伯纶、张孝毒、喻任声、马镇国、李汶(代君豪)等。首刚复报告此次计须用八千元之多,而收人不过一千六七百元。余下卷子七千可作下年之用量, 教育部下次须有补助。八点半晚餐。九点半散。
  接高尚志函寄允敏函建人函唐臣电
  
〔由贵阳至青岩〕   晨阴68°。日中雨至晚不止70°
  
  觉牙痛渐剧。遵义竟试学生甘人来。允敏寄来衣服。石光莹来。葛正权来。程学经来。
  在开明遇章锡珊(系锡琛之弟民晨六点半起。七点早餐。膳后一年级学生庞鳖等来,渠等十四人系来参加学业竞试者。又学生自治会代表刘纫兰来,谈及膳食问题。农院毕业生张鸿漠来,渠上年在大定县之职业学校.据云大定离此1 70 公里,校中教员多染烟癖。又谓该地严( J 而多雨,前数日可穿棉云云。
  八点廿分借迪生、季梁乘1935 号车赴青岩,九点十分至青岩真武宫分校办事处,与高尚志、许侠武谈分校膳食等问题。刘明水来,渠欲辞去女生指导,余慰留之。E在如来。又润科来。余及季梁劝润科弗辞。由季梁函药业学校陈忠义,为之却聘。青岩分校最迫切者为膳食问题。青岩食物米每斗七元五角,肉每斤一元五,猪油二元一,鸡蛋每元十三个。现有四百学生,每人需用一石四斗米,需105 元,而只余22 元为购菜之用。如米贵一元一斗,则每人所食之米亦多一元。(贵阳米每斗23 斤,而每人所食日0.8 斤, 一个月约廿三斤,即一斗也。)膳后与诸生谈话.余讲工读主义, 谓手业虽贱,如剃头在此时期亦值得吾人之学习。迪生、季梁亦各说一刻钟。
  二点半出发回,王培德同至筑。三点半至招待所。四点至开明购《陈衡哲散文集》及Fabre 法布尔《科学故事》等。五点至贵阳招待所。中大地理系前任教员程学经来,知现在政治部。又葛正权来。七点至福操寿晚膳。回。舒鸿来,知与竞试学生廿人乘柴油车来。谓以无蓬故衣履尽湿云。作函数通。
  接剑修、王军谋、壮予等函
  
〔贵阳〕   晨雨68°。日中雨晚72°
  
  上午郭一岑来谈。
  晨六点馀起。迪生、季梁今日赴遵义。作函与储润科,嘱其代理一年级主任,因百川来函谓不能回肯岩也。八点往中央医院照X 光,照相者为杨君。八点四十分在雨中发警报。余知飞机之决不能来,因山巅尚有云,不过广西天佳丽已。遇电机二年级生王佑儒在此医病,系肾管破出血人小便。家在山西右玉,已沦陷.父母、二弟均藏山中,该处食粮以夜麦及马铃薯为大宗云。丸点十分解除。至十点半始得拍照,因片子不佳,共拍三张。杨君云香港周医所拍照甚佳,相对之下觉余左下第一、二磨牙无甚变动,但第一牙本有二歧Bifurcation ,渠以为应拔去云。
  十二点借刚复至交通银行,应程觉民之招中腾。据觉民云,国家每月输出外洋之钞票一万万余元, 一去不回, 故诺新钞票以为补。目今安南、缅甸一断,则钞票大起恐慌矣。农民银行尤甚。农贷方面,交行录用萧绍龙、孙槐生、刘守绩三人,尚有张宏漠、施履吉、季度庚、包敦朴四人,以履历不到未能核派云云。一点半别觉民、伯纶,至对面"珠君"剃头。囚点至贵阳医学院,与李汶油印所警九种题目。六点问。
  学业竞试今日五点止,报名者共七十九人,计浙大35 ,大夏17 ,贵阳医学院「一,湘雅1 0" 唐山6 。今日又接到教育部电,发英国文学史题目,其中错字颇多。晚ω膳在招待所与谢文龙谈汽油事,因校中需汽油。渠介绍浙江龙游人黄寿仁医生(住复兴路一号, Tel. 276) 。据云私油十六元至十八元可以购到。余嘱代购500gal 。晚与翁寿南校对名册。
  接侯苏民电教育部电京谋电彭百川函周寄梅荐林国光(疑今)函程觉民函寄王军谋、壮予、剑修、允敏函
  
〔贵阳〕   晨雾68°。日中昙下午77°。
  
  下午孙振聋来,高工毕业王女士同来。下午黄寿仁来,谓汽油之价需95 元一简53 gal 云。
  又华盖建筑公司虞臼镇来。
  晨六点起。在房中吃饼干、茶点后,于七点三刻至博爱路贵州省立医院,挂特别号看牙科张书麟。适昨中央医院照相(X 光)之杨医生亦来,对X 光照片后,张医认左下第一磨牙molar 因补时未达下根,故根已渐长厚,牙根下退,易于影响于第二M olar ,故主张拔去。同时以为左上第二Premolar 前磨牙(No . 5) 及右上第二M olar 磨牙均有照X 光之必要,此外右下Canine 犬牙须补。在此遇到刘延蔚。拔去左下第一Molar ,先用麻药麻醉后过二十分〔钟〕拔去,因牙根略有长大,故拔时略费时,约三分钟之谱,并约明日再至中央医院照X 光。
  九点半回寓。曾子泉来,余嘱其接洽福记、建业、宏慎、贵阳建筑公司四家包工至源潭包工,并约一Foreman 工头。接夏定域电话,知已购到《贵州通志》一部,价洋五十元。在寓中膳后, 一点半赴大西门外罗汉寺西南中学,需时卅分钟。校长为王冠英, 前东大毕业生,现有俞姓代。遇庶务谢君。
  三点回城,至珠潮街液体燃料委员会晤王乐明。据云该会以16 .80 收买油,而一般私油尚未售与该会者,因目前无许可证,因之纷纷出卖。渠允如浙大购买此等私油,可以设法补给证书,惟价目如在1 6 . 80 以上,则难以报账云云。又谓一年中全国所需二千余万gal ,单贵阳每月二千酬。最近自缅甸输入十五万gal ,恐将为军事机关所扣。贵阳德士古之油一万七千gal 尽为省府所扣,以给与公路局。四点至建设厅晤虞振铺不值, 回。企业公司彭湖来。孙振垄女士来。
  接二姊函允敏1士三函晓峰函寄储润科函(由舒厚信带去) 诚忘函附觉民来函寄梅函苏民电
  
〔贵阳〕   晨70°。微雨六点止中午76°。日中昙
  
  上午十点警报,十一点解除。杨克毅来。
  晨四点五十分起。借刚复、翁寿南、金梵音、陆翔伯等乘车赴大西门外西南中学。因车坏,于细雨中徒步往。上午6-8 考试一年级国文及二、三年级各科,报名而未到者吴振中、侯树藩、王鸿礼、王廷莹、卢摄西五名。其〔中〕王鸿礼系浙大师范生。8 : 30- 10: 30 考一年级外国文,只十人应考。
  余于九点至中央医院再阳、X 光,由杨济医生摄影,照上右第二Molar 磨牙及上左第二Premolar 前磨牙。时值警报,摄影后余即至附〔近)I.LJ 边等待,至十一点解除,乃回至气象所一转,晤李良骥不值。知本月一日至十二泪度均在20-23 0 (平均) ,十三至十七在24-28 0 (平均) ,十八以后又低。雨盘本月只160 mm ,全年亦略缺。十二点回。在寓中膳。睡一小时。昨由张医拔去一牙,拔后仅以Iodine 棋酌敷伤口,未漱口。今日觉喉痛。省立医院已较中央医院为洁净,而其对于消毒之不注意如此,良可慨叹也。
  李良骥来,余告以接洽黄寿仁购油事。三点半乘车至西南中学考试学业竞试。
  六点考毕。借刚复至南门外贵州企业公司应彭湖之邀晚餐,到大兴面粉厂经理吴鹏高,工程组(贵阳建筑公司)主任吴谋立及周寄梅、程觉民, 会计主任孔君?(南开'毕业) 。据彭云,军事机关不久将征用汽车。企贵公司新购木炭〔车〕二十辆,可载重四吨云。余与寄梅谈遵义戒烟及县长不应更迭问题。丸点囚。曾子泉来,余嘱其接洽此间包工,明日乘大车赴遵义。
  接杨克毅函唐臣电努二姊函
  
贵阳回遵义   晨昙昙70°。午后四点82° ( 遵义)
  
  今日飞机八架炸贵阳南郊。
  晨五点三刻起。收拾行李。七点早餐。遇李斐英。提在遵义已阅卷毕而回,据云英文成绩不佳。八点一刻借刚复、孙振荤二人乘校车1935 号囚。途中一切平顺, 惟觉热而已。孙上学期在安顺职业学校,下学期回实验中学。据〔云〕安顺米价每石丸元,莱尚廉,包伙食月十五元。十一点一刻至乌江食堂中膳。今日水比前次稍高, 但来往车不多,故亦不必等。余等嘱宝兴将车先开至对江,但实际亦无需也。十二点十分出发, 一点半即至遵义。二点回寓。洗浴。
  阅《贵州通志》卷二《样异》。嘉靖二十七年普定早,大饥,斗米银四钱。又万历二十九年夏四月不雨,五月大饥, 斗米四钱。目今则斗米七元,十余倍于四钱矣。
  又卷二《地理》。贵州至明始置都县,东西子里,南北只三百里。雍正时益以蜀之遵义,粤之永丰、荔波,又加长寨(定番)南北之境及古州八寨,遂有今日之规模。
  贵州风气开辟特后,汉晋时尹珍(受经)、许慎(谢恕) ,乃兴中朝文采。明王守仁滴龙场, 一时孙应整、李渭诸人皆.待兴起。明正统四年赐赤水卫张谏进士,贵州之有近士自此始。明代进士贵州以马士英为最著。清初湘潭有三进士:陈悼,康熙芮戌〔科) i 金履宽,雍正葵卵科i :X1J公渭,雍正庚戌科。
  接胡建人函士楷(一函、二明片) 序叔函寄欧愧安函
  
   阴晨76°。
  
  上午十一点警报, 11 :40 解除。今日因病下午来去校。陶穰记一李敬熙,贵阳建筑公司周力行,宏镇-葛宏夫。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虞日镇、曾子泉来,余嘱彼等去湄潭。曾已由校中聘为建筑师,可以常川驻酒,而虞则为华盖建筑事务所来招揽生意,可以任其一吹。此外尚有陶醒记、贵州企业公司及另一家建筑公司(宏慎)有代表在此愿位。学生陶光业、虞承藻来谈八月一日本校成立纪念事。往年均在暑假中未举行。今年系十三周年,因民十六年为浙大成立之期也。决定放假一日,早晨八点纪念周,午后教职员俱乐部成立纪念,晚在遵义师范聚餐。十一点作纪念周,适有警报而止。
  余回寓即觉不适。因自廿六拔牙后即觉喉中不快,以为菌毒传染所致。昨在车中虽觉伤风,尚可勉强,今晨已觉不支,下午量温度得99.6 0 F ,脉搏76 。中膳后即睡。由允敏请许光旭医生来诊视,查得肺中无他,喉管发炎,鼻涕流不止,坐起则咳,断为流行性感冒。
  余以中国牙科医生最喜拔牙。余之左Molar 磨牙六粒俱全,于食物颇便利。
  若能保存当尽全力以赴之。犹之手上生毒疮,非万不得〔已〕则不割去一臂。牙科亦犹是。而中国牙医则异, 是一见牙有异则立即主张拔去。余之左下1st Molar 第一磨牙拔出后不见有甚缺点,而拔去后则食物极不方便。张医以为若不拔去,日后将影响2nd molar 第二磨牙。不知此犹未可必,而拔去以后影响消化,则可操左券也。其无识乃如此。余疑感冒由此而来。
  接晓沧电吴斗明电接杨其泳函陈士毅、薛寿宜(薛铁虎之父)函何廉函厉德寅函伍献文、刘梦锡函丰子也函建人函丸弟函土木系学生函中国科学公司、中国文化服务杖、中大学生顾麓潮、田德望、天文学会夏振锋函序叔函张宝荤、黄靖、萧望山函吕炯二函王华文函孙月浦函
  
   晨阴76°。午后雨76°。
  
  昨晚郭洽周、张晓峰来谈请吴雨僧及请费香曾为训导主任事。香曾主张请女体育教员、女医生,亦难得其人选也。今日因感冒未至校,终日卧时为多,起则咳嗽。上午振吾、大同来谈,俱乐部开幕典礼定于一日下午。午后阅戴金擎携来公文若干。
  昨今两日阅《贵州通志·选举》章下, 计算康熙樊卵至雍正.葵卵六十年中省闸各县中举数,计二十试中共取692 名,贵阳得79 名,新贵(即贵筑)59 名,遵义39 ,思南34 ,黄平(包兴隆卫)28 ,平越32 ,安顺、黎平各十丸, 定番18 ,施秉(合偏桥)17 ,都匀27 ,湘潭、绥阳、石肝各十一名。乡贤有声望者则平越之黄纹,字用章,正统进士,官户部尚书,人称硬黄参政,以其正直也。都勾孙应楚,溢文恭,首请恤录建文遗臣,官至户部尚书。货阳马廷锡、汤晖,思南李渭(号同野)。孙、马、汤、李诸人皆阳明先生弟子也。
  郭子章谓王文戚与龙场生问答,莫著其姓名,其闻而私淑者则有马内江、孙淮海、李同野云云。按马廷锡字朝宠,宣慰司人(今贵阳) ,嘉靖庚子举人,任内江县师事,郎州蒋信讲学于桃园精舍,与孙应鳖等为性命交,著有《警愚录》。孙应鳖字山甫,清平人(都匀府) ,弱冠登嘉靖丙午乡试第一,费丑成进士,先后迁陕西督学,邸阳巡抚,实意作人,身先为范,士服其教,再起商工部尚书,卒谧文恭。李j胃号同野,嘉靖申午举人,知韶州府,描广东副使。渭之学基于庭训,切磨于武陵,蒋信至滇与南城罗汝芳(近溪)同宫,其学益进。
  接晓沧电害于蔡邦华函梁庆椿函宋子良电
  
   晨阴73°。中午雷响二小时,米雨。下午阴。晚78°。
  
  晨六点三刻起。丸点姜伯韩来,渠决辞浙大训导长。余以其辞意坚决,故巳请费香曾继任。香曾允代理,以一年为期。伯韩定于一二I~ 内即去渝矣。据云, 王禹昌医生病吐血,知不起,于昨日写遗嘱矣,盖为肺病云。十点至何家巷办公室。遇大兴面粉公司王经理,渠介绍〔兴〕隆公司来包建筑校舍事。迪生、振吾、季梁等相继来谈。十二点囚。中膳后睡一小时。
  三点至校。计算去贵阳之账目,计公家用去二百五卡余元,私人用九十二元。
  晚餐后倍允敏至柿花园街一号俱乐部,该处经汪大同之布置簇然一新。明日行开幕典礼。因。
  允敏算帐,本月卅一日共用伙食连柴、煤等250 余元, 即每日用八元。如作十人算,则每人伙食须25 元矣。现遵义浙大学生伙食将自12 元增至1 5 元一月,良由蔬菜米粮高贵之故。最近盐价增一倍,自四角五一二天内增至一元,以汽油缺乏而受影响也。米已超出七元一斗矣。
  下午万勉之来.以李良骥函相交,谓购汽油宜从速,现尚可以十九元一gaJ购得,迟则无及云。万以遵师事无着落,故愿就浙大,余以农场主任已另委人却之。
  接章景瑞函胡伯谦函吕炯函储润科函高尚志函费香曾函士楷明片寄方显廷、杨允中等函李良等I 函
  
   73°
  
  浙大成立十三周纪念。下午教职员俱乐部开幕典礼。马君武去世。
  晨六点起。七点半至1iiJ家巷办公室。八点至播声电影园开浙大成立十三周纪念大会, 到教职员、学生三百余人。余首致辞,述浙大之使命,抗战期中在贵州更有特殊之使命。昔阳明先生贬窜龙场, 遂成"知难行易"之学说。在黔不达二年,而闻风兴起,贵州文化为之振兴。阳明先生一人之力尚能如此,吾辈虽不及阳明, 但以一千余师生竭尽知能, 当可有神于黔省。在抗战时期, 吾人应对于贡献生产物质各尽其能。最近自缅越路断, 汽油缺乏,盐价骤涨,自45 分一斤至一元一斤,而报载前浙大教授朱庭枯在后坪一带发见盐矿。吾人虽缺乏良好仪器,但如黄海研究所在五通桥之就地取材,以五倍子制消毒剂、摄影药品、草绿色染料等,则浙大之设备聊可胜于黄海。在乾隆初年,陈玉皇主为遵义太守,由山东运作蚕至此,遂使遵义富甲全黔。凡所以为民生计,皆署人之责任。次由乔年讲浙大成立之历史。求是书院成立于< 1898) ( 1897 )年。工业专门〔学校〕之成立,迄今适为二十年,而工专、农专、高等学校之合为一校,乃在民国十六年。次王劲夫讲演, 留校学生献旗。JLJX半散会。
  余回何家巷打两电。至环球旅馆晤姜伯韩,询以王克仁。伯韩与克仁有旧,且数次与共事, 谓其人乏朝气,无恒心。余本拟以克仁为一年级主任,遂作罢。至巾营沟一号晤王禹昌医生。果l卧床已十五日,仍有温度,而此地乏良医。渠自认为不起之症,吐血己止。余请其静养,弗烦恼。其女与继母不甚和谐,故余特为彼等言之。
  中膳后睡半小时。至体育场看大学四与二、三年级比篮球。打16 分钟,以大雨将至乃罢。大四年级胜,23 比I 1 。三点馀至柿花园一号行俱乐部开幕典礼,到教职员五十余人。振吾主席报告筹备经过,共用像具及房屋修理费6∞元,推定候补总下事等等。六点散。至遵义师泡晚餐,到全体学生及教授二三十人。膳后游艺会。
  接胡斗明函桂林科学印刷所侠魂纪念刊145 元收条我于李良旦真电(为接洽贫寿仁购油等事,并汇76∞元) 叉咆吴雨僧
  
   晨阴雨72°。中午昙下午四点又雨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与王军谋谈关于教务及事务上职员加薪问题。下年〔度〕物理因李国鼎不能来浙大,渠欲辞教务事,余未之允。渠推叔谅任图书馆主任,谢幼伟为出版组主任,钱钟韩为注册科主任,但恐钱未必肯就耳。中午回。睡一小时。二点半洗浴。浴后肉腹中泻,故至三点到校。
  卷阅《黔北新闻} ,知马君武于昨去世,享年六十一。犹忆去年在统一招生,于八月七日赴桂林,正值马保之娶亲,请李仲撰证婚,闻八月七日适为君武六十生辰,故特别热闹。余以办理考试,躬逢其盛,与徐谷膜前往参与,同时报上发表君武长国立广西大学,不料一年后竟归道山也。
  晚费香曾来谈就训导长事。因伯韩尚未离遵义,以待车故未能成行。渠愿于十二号发表(十二号适为毕业典礼期) , 主张改良学生之住宿,并以陆子桐为事务主任以求事权得以统一各点。余告以贷金办法于学生道德堕落极有关系,使人人欲占公家一分便宜,故余始终主张工读办法。丸点别费。阿牛在校作校工,得工资二十元,又伙食津贴十元,共卅元。近寓中乏仆人,借用给工资甘元,伙食不算。闻目前校工已吃十三四元一月之伙食,放学生之伙食自亦不能不加矣。
  接孙学儒函陆步青函金楚珍函在f孙学悟画勇士楷函马保之电(唁丧父) 厉德寅函陆步青函金楚珍函意景-瑞函储润科函高尚志函寄何相垂电
  
   层阴74°。午78° 晚雨
  
  侠魂去世两周年纪念。
  晨五点半起。八点至校。侵晨即作函与胡建人、蔡邦华,交汪向祖带赴湄潭。
  中午回。
  今日系侠魂去世二周纪念,家中作菜购鲜致祭,旁为衡儿设一位。盖衡去世在七月甘一,适余在贵阳主持统一招生也。人生至老年,亲友死者多,益觉痛苦,何况妻草。作函与希文及二姊。希文久未来函,度其往前线矣。现敌人正在笆龙路上作战,而305 师则师部驻武鸣,相距甚近也。梅亦久未来函。气象所谓已回遵义,但度其必在歌乐山二姊处耳。
  今日报载君武去世<{中央日报) ) ,则昨《黔北新闻》之消息为不误矣。余昨已电暗马保之。四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于十五开校务会议, 十六举行毕业典礼。
  并定帽潭贷金十二元,遵义十四元,青岩十五元,零用亦在内。与刚复谈力IJ薪事。
  近理、工二院人又纷纷有要求加薪者,不然则将引去。此等态度,余不能同情。文学院方面争薪者仅谭其骥一人,为最少,理学院则王以德、孙承梁、孙泽辙,而争得最力者为陈嗣虞,工学院则有徐芝纶,农学院则有吴耕民、熊同和。
  六点囚。阅五月份Reαder's Digest { 读者文摘》上有Nathaniel Geffer " Our Jobin the Far East" { 我们在远东之职责},主张美国应立即停运汽油、废铁至日本。此事近已见诸实行,惜太迟一年耳。若能于去年夏中施行,则日本人之侵略战当己告失败矣。九点半睡。
  接朱骗先函程纯枢寄商郑县气候资料 寄胡建人函蔡邦华函复朱黯先函李乔年函何柏iJS函退振吾聘书寄二姊希文附口支函(湖南商沙市曾六支桐十七期七总队第五队)
  
   晨昙76° 日中阵雨数次晚78°
  
  下午壮予来。丁荣离'来。华昭复来。畹青来。今日感冒加剧。
  晨六点起。今日又觉感冒加剧,因前昨二日力疾办公,遂致咳嗽不停而有温度。昨下午开会二小时后,又与刚复争论半小时,至晚即睡眠不安。上午涂长望来谈, 借至石家堡晤香曾、振吾,均不在。与季梁、迪生谈半小时。回遇阵雨有风。回觉温度渐高,允敏量之得98.6 0 。中膳后睡一小时。又量温度得100 . 3 0 ,脉搏72 。
  睡未起,壮予来谈酒潭建筑及以陆子桐为事务主任事。谓费香曾之力荐陆子桐乃由于孙祥治之怂恿。费又竭力留体育教员刘孝娴在校,不识是何故也。荣南来,知八月份经费已到。晚昭复、畹青来,知!中山大学决移粤,丁庶为等决至贵阳。
  余以夏元琛托觅化学教员,故拟介绍之。
  有人告发〔于〕军事委员会,谓浙大学生团体其中为中共组织者有: (1 )黑白文艺社,社长何友谅(江苏人,因二)、沈自敏(史二) ,该社总办公处即设于何友谅之住宅。(2) 铁犁剧团,团长原系潘传烈(化工三) ,因受学校注意,乃将团长让与赵梦环担任。(3) 塔外社,负责人胡玉堂。( 4 )( 保〉民三十一级会主席陈天保。以上各团体均系中共在该校活动掩护组织,彼此间均有密切联络。除电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密查注意外,清查照取缔为荷。吴鼎昌微。而教育部亦来同等公事。
  接金宝善也王倘电费香曾函
  
   下午阵雨数次,但大多数晴。
  
  晨六点起。昨睡不佳,温度亦未退。上午均在99.2 0 ,脉搏72一76 ,痰较浓,胃口减退,大便二日不通。故在晨间吃理麻子油一匙。上、下午均卧床。阅Reader'sDigest { 读者文摘~Stalin 斯大林传,谓其人既无大才,又无学问,惟工心计,多阴谋。
  自1923 年因得Lenin 列宁之信任得为共产党之General Secretary 总书记,嗣后广植党羽。列宁未死以前即欲免除之,未果。而列宁去世, Stalin 遂以列宁相号召以去其劲敌Trotsky 托洛茨基。初与Kamenev 加米涅夫、Zinoviev 季诺维也夫合谋,继又谋去K amen ev 与Zinoviev 诸人。其生平最得意之作为以阴谋去其敌人云。
  午后请卫生院魏建宏医生来诊视,脉搏76 ,温度37. 6 ( 1∞. 2 0 F) 。渠昕余肺,谓气管发炎而肺部则否,但肺弱而已,须作长期之休养云。诚忘来。
  七月号日本《文艺春秋》上发表政友会议员、经济学博士太田正孝一题为《对支事件三周年与日本新阶段~ , 谓甲午中日之战打八个月,费二亿元,日俄战争一年七个月,费二十亿元,今兹已三年余,至明年二月止将为164 亿元。日本银行纸币发行巳突破55 亿元。决算则1936 年十一亿, 1940 年为35 亿。公债迄今年五月已达237 亿,而国民储蓄额1939 年只102 亿元。
  接费香曾、士楷(荐钱望生) 、汪庆疆(为熊全治毒草)寄夏元臻、费香曾函
  
   晨阴午间晴午间及四点阵雨午后69°
  
  午张叔达邀中膳,因病禾役, 。
  晨六点起。今晨体温99 . 2 0 ,脉搏68 ,至晨十点及下午二点减至体温97 . 驴,即已为余之正常体温矣。诚忘来,以公事若干交阅。有教部命浙大添招电机、机械各一班,加增班及设备费共三十万六千元。
  贵阳及铜仁考生总成绩单交来。计投考贵阳区621 ,其中女生125 人,男生496 。男生以考理工组为多,而女生则过半数考文、农,志愿方面统计已见廿二日笔记中。省别,贵州第一197 人,湖南次之84 ,江苏64 ,浙江、安徽、广东均54 ,江西27 人,河北26 人。分数最高管致中,浙联中毕业,考第二组, 533 (八种科目) 。五百分以上者共八人。尚有骆静兰(苏,中大实中) 531 ,裴明龙(皖,雅礼中学)507 ,张百信(湘,实中)521 ,孔繁玉(苏,实中) 529 ,荣远昌(湘,雅礼) 527 , 主应素(苏,三中)501 ,及钟正(浙大先修班)516 0 其中荣、王二生系在铜仁考试。
  铜仁应考者共1 37 人,合计共有卷子661 ,其中400 分(即平均50 分)者69人,约10% ,但铜仁成绩平均较贵阳为佳。铜仁方面4∞分者占1/5 ,而贵阳只占1/13 0 以组别而论,则理工最佳,而农医最坏。贵阳区理工组248 人,得400 分占25 人,而农医组九十〔人〕中只有三人。铜仁方面,理工组65 人,得400 分者20人,而农医组26 人中只一人而已。故我国农、医二项之前途, 实大可悲观也。
  下午学生孔宪强来访余病。又贺壮予来。费香曾来,为委马宗裕为副事务主任事,壮予大不快。
  接姚寿臣函宋楚臼函农学院、陈鸿逮、科学社年会、陈国符、教育部寄李良骥函希文函
  
   晨晴75° 午睛78°晚79°。
  
  晚程耀椿邀酒精厂fß森扬晚腊,未能往。
  晨六点起。今晨体温巳复原,在98。,但脉搏尚有68 ,则在标准以上也。丁荣南来,谓途遇魏建宏医生,劝余再静养数日。费香曾来, 谈至十点。渠颇主张以马宗裕为事务副主任,而壮予昨来巳以去就争。费恐不予马名义则陆不肯就,但实际马尚予以遵义方面庶务权,则虽无名义亦行矣。故余劝香曾弗坚持,因此事本在总务范围之内也。香曾去后睡一小时。
  今日老城男小校工来报喜,为彬彬毕业事,系一红纸长约二尺半,上写" 笠老太爷令嗣安在遵义老城男小高级修业期满,经县长孔考取优等一名,特报"云云。
  实际孔福民既不知有此事,乃校工之藉此索钱而已,予以一元而去。由此亦可知贵州各事落后,比江浙则差卅年矣。余自大哥中秀才后不知有此类事也。
  中膳后作函数通。诚忘、晓峰、迪生等先后来。晚复函与孙念慈及士楷。
  接吴士选函寄费香曾函王毅侯函胡建人函庸擎黄函
  
   〔晨〕晴76°。下午四点微雨,即停。晚昙80°,有月光。
  
  学生王兆有、刘世弊来。为合作社〔事〕。下午舒厚信来。
  晨六点起。体〔温)97. 驴,与吾平日体温不相上下,但觉仍怕冷,乏力。八点至校。壮予来谈学生所组之合作社问题。余以本校学生所组之合作〔社〕不依照合作社组织办法,学校不能加人股本,且全校学生只应有一个合作社,现漏潭已有一个,而遵义既发起,青岩又步武,是一校将有三个合作社,不亦太成笑话乎?振吾来谈化学工厂事,决由学校给一万二千元。以五千元为流动金,办理油脂、杂品及皮革三厂,嘱乔年进行。
  一年级方面,本年应有学生四五百,英文、数学只一个教授,实太少,故余均主张增加。教育系已有二助教,即朱宝瑞、邵瑞珍, 二人皆心理。邵为陈立助理,而朱则原为黄羽仪助理,因不受黄之指挥,黄又欲行聘人。余谓如教育方面需助理,则朱宝琦即须作教育方面之工作。闯沈公健已自哈佛返国,余电邀其来浙大。至十一点陆子桐来,表示费香曾推陆为事务主任,外间谣言甚多,讥陆为乘风打劫,渠不愿、于此时受任。余告以渠之事务主任事早已由壮予内定,并不始于费之- 言,并责以大义。渠恳于去湄潭后发表。
  中膳后睡一小时。读Mathews Livingstone The Pathfiruler (开路人>> N. Y. 纽约1912 ,乃出版于列氏诞生百周年( 1 913 )之前一年也。列氏原拟来中国做教士,以深慕GUtzlaff 郭士立之为人,故极欲来中国传道。少在纱厂工作,长读医至1839 年方将由L时M issionary Society 被派来中国,以鸦片之战起而未果,遂赴非洲。五点舒鸿来。
  接金楚珍函fß草案扬前刚复函寄士楷、孙逢盲丽梅转函三封沈有乾(公健)电
  
   晨阴76°。下午阴晚78°
  
  下午1 ;40 警报, 2.∞紧急警报,3 :∞解除。炸重庆上消寺、曾家岩、大梁子。自治会代表庄自强、沈自敏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今日无温度而脉搏亦渐复原,但身体仍觉软弱怕风。
  接梅儿来函,知已抵重庆,欲购祟回遵义不可得。余于下午复一函,谓如于最近期内不能得票可留渝,并赴歌乐山中央医院割扁桃腺。下午壮予来,知王医昨病危,今日稍有转机。由朱善培之介绍,拟请一中医诊视。
  午后睡一小时,将二点醒。适有警报,未廿分钟紧急警报,至三点始解除。余阅晓沧七月甘二、甘四及时·七三函,共有五十页之谱。单阅览费二小时。因晓沧行书颇不易认也。晚膳后借允敏赴次东门外田间,见数商地内所种有蓝能、芝麻、包谷、册子、辣椒、银瓜、南瓜、豆子、烟叶等等,以目前柴疏价目之大,茄子一斤四角,包谷一角二枚,则每亩地至少可以售得二三百元, 而所费不过三个月之工而已。晚作一长函与晓沧,计十一页.约千余字。
  十点睡。晚间院中有暗暗〔蝠蝠)儿叫,清晰可听。自晚八九点起鸣至侵晓始停。此虫上海一带名为纺织娘,而绍兴则名为织家婆。宁儿夜中醒后闻声以为鬼也。余允其于夜间往捉,并示以《鸣虫之话》一书中暗暗儿之图。
  接货州省府函建人函蕴明的梅函高尚志函大xi附中曾广·典函接欧愧安、沈骥英踊寄rß.1茶扬、金楚珍函彭百} 11 、鸿适、俞阔梅、姚寿臣雨寄梅函
  
   晨阴76°。下午暗晚80°
  
  报载英国撤退上海、华北就兵。下午二点四十分玉禹昌医生在离去世。今晚孔县长请乡村工作团徐搜珊、崔光鉴二团长。民众教育馆吴维藩、熊仲文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壮予来谈,知昨请中医牟贡三诊视五禹昌医生,谓其受'气抑郁,若吃药一副有效,则有希望云。闻王医昨展神志甚清,今晨即不及昨晨,但犹叫人拿医书欲开药方, 至午方知将不起。一点以后觉痛苦,欲王太太为灌麻醉剂,舒鸿为灌入冷开水,吃下后觉稍安,稍顷即逝世。余与刚复、壮予、霞初、振吾、晓峰、悲谋与曾子泉方在柿花园一号开建筑委员会, 金鳖来报告,始知之。晚膳后借允敏、宁、贤三人至王医生寓吊唁,遇舒厚信、朱善培及王太太及王家小姐,知明日大验.星期二出殡云。王医生来校不及十个月,因乏助手,过于劳顿,而其夫人与长女年岁相若,又不眩,不时相闹,在家既无安慰,在校办事则学生又难服侍, 以是抑郁成疾, 乃为胃瘸。自上月初旬睡倒后,不达一月耳,竟归道山,岂不痛哉。
  今日开建筑委员会,决定在毛皇观(漏潭北门外)旁造宿舍四幢,每幢容1443人,七开间;二层楼, 每间容12 人, 走廊放前面, 由曾子泉打图样。另造膳厅及女生宿舍一幢,并请刚复作一永久校舍计划。今日函储润科,嘱就一年级主任事。晨新任民教馆主任吴维藩来。
  New Republic < 新共和> May 20 , 1940 , F. Platt "The War after Norway" ,谓脑威沿海证明No armored 英国或德国战舰被炸弹击沉, 英国兵舰Rodney 受尽各类炸弹,但卒未被〔击〕沉,可以证实云。又谓Bomb 下降最大速度不能超出700' persec 。因炸弹大则阻力大也,而炮弹之速可三倍之。
  接教育部电王毅侯、卢作孚函高尚志函储润科函夏元琛函寄高尚志、储润科函陈思义咆
  
   睛晨80°午83°
  
  据MαncMsler GUßrdian < 曼彻斯特卫报) ,自八月十一至十八德国轰炸机损失645 架,英国137 架。梅儿回遵义。晚卢渥消、吴霖泉请晚膳。
  晨六点起。八点借彬彬、超超赴北门购豆子二角,为装气枪打乌鸦之用。因园梨将熟, 乌鸦成群来睬,梨陆续落下,坠于屋顶,瓦片为打碎,每小时可数十计,实为可惜。故拟利用枪以威吓。犹忆在严州时衡曾以气枪射死一百舌鸟,但所用系铅弹,而用豆子则其力甚有限,射地上泥土只能人土一分而已。故用以射房中之八脚(蜘蛛)有效。
  八点半至何家巷。梅儿来,知于前日由海棠溪出发,前日宿萦江,昨宿桐梓,谓秦江招待所被焚,北暗市如松鹤楼、陶陶及厚福等均被焚云。
  中膳后睡一点半钟。四点半至法院街20 号高等法院院长卢益美(灌清)处,遇张王军谋、王驾吾、部衡叔诸人。未进餐。又至文庙外语班主任吴光杰处,到高文伯、孔福民、刘绍清(惠济) (二人均高同学)、石光莹、方豪、胡国忠等。席间谈及防空问题,座中方豪及刘绍清均在禁江。据云死伤至八百人之多。因此吾人在遵义者不能不有戒惧之心。据云遵义过去由戏剧、酒席所得之捐已有七八千元,但已均用于开支薪水等。用于防空设备所用甚少,至于房租、店租10% ,民租5% , 则用诸警政方面,但亦自收自用云。余约高文伯、吴光杰、孔福民、石光莹诸人于十六号行毕业典礼时在临并赐演讲。据高云,渠定于十五赴飞机场, 希望当日赶回。
  接蕴明电二姊函炜文函寄二姊函郑晓沧长函
  
   〔晨〕晴78° 日中晴晚月色大佳
  下午二点一刻警报, 3 .∞解除。晨石坚白来。惠立诚来。遵义酒精厂邓君来。费香曾就41 4 笠可损企集·第7 卷训导长。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石坚白白湘潭来,知酒潭至遵义公路数处未通,自遵义往只能至中坪约十八公里处,草鞋〔峡〕须十天之修理,青神桥亦如之,而新庄之桥及菩萨岩则均须一个月以上之修理始能通车云云。关于推广马铃薯,校中计划已定,但湄潭稻田甚多,人民不需马铃薯为粮食,故非有销路不可。适程耀椿借遵义酒精厂邓君来,知该厂经理ro森扬巳去贵阳。在遵时ro 曾表示酒精厂勘定在南门外六公里处,预备于下年五月出品,每日出1 5∞ gal ,资本一百余万,有数万元可作流动金,可以借与校中作推广用。每日需马铃薯、番薯、包谷三十吨至五十吨,如每亩田可出马铃薯1 500 斤计(其实不止此数,可作一吨计) ,则需农田一万商也。十点至播声电影园作纪念周。今日费香曾就训导长职,纪念周时,即请香曾演讲。渠发表"对于训导之意见"约半小时,次振吾说数语, 散会。
  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作一长函与吕蔚光,至晚始毕。今日接朱驷先来函,知滕固及林同济将派至遵义演讲。又接教部来函,知抗战论文竞赛甲等一名郑士锵(中大) ,乙等李翰如等三人;丙等二十名,浙大唐耀,先一人,给奖金一百元;丁等五十七人,浙大有范祖珠一人,奖金五十元;戊等九十七名,浙大有李纪和一人,奖金廿元;己等二百八十名,浙大有项公传、阮春芳、沈玉昌、李士鹏、高挂泉、方正三、俞宗穰、邵全声、沈珩析等九人,各给奖状。
  接李良骥函杨济函蔡邦华函高尚志、杨济寄二姊踊宋楚白电季梁(为玉凤岗事) 寄杨济函王华文函
   晨晴76°。午晴86° ( 下午三点)
  
  王禹昌医生出膜。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何家巷。七点四十分由何家〔巷〕出发,为王禹昌医生执绑。由中营沟出发,经丁字街出来熏门至南门外山上福音堂墓地上。今日送葬者有舒厚信、谈家帧、朱正元、刚复、壮予、振公、诚忘、王政声, 及福音堂牧师Nogate ,及助教戎涓之, Nurse 护士,及王家家属,计共六七十人之谱。学生到者不多,以未放假也。
  九点半回。借孟闻至大兴面粉厂新屋内参观。该厂去年包工砖房,每方约六百元之谱。据云去〔年〕砖每万二百七十,瓦七十元,今年则瓦价达每万二百五十元云。至何家巷办公室。作函与楚白,挽留其辞职。中午囚。膳后闻梅歌声未能睡。三点至何家巷。杨守珍来。
  晚遵义师范校长杨友群、万勋忠请客,到万勉之,杨友群之叔父杨仲牵,思南县县长杨县长因病未到,及孔福民县长,税捐局局长罗濒沉,专员公署郑秘书,县府曹科长及遵义师范训育主任贺益文,教务长张有民及赵子健、计飞白、李简斋等。汪5秩逸、张有民及贺益文皆湖南人。余促孔县长速修次东门外之桥,傅有警报时人民可至对江良风洞等处。据罗云,贵州田赋以遵义称第一,年收十二万,营业税一年四万,亚于贵阳。各业以洋货为首。遵义出产以白木耳称第一,桐油亦不少云云。
  七点半囚。洗浴。
  接朱骗先电金楚珍函寄吕蔚光长函丸弟函云大圄李维光、吴士选、欧愧安、程觉民函炜文函楚白寄王文伯又报告-份
  
   晨阴。午晴86°。晚八点见电,但月光佳。雷雨自西北
  
  来,十点雷雨,但雨不多。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校中箭医生甚急,适有同济26 年毕业生胡君在遵义将开诊所, 因请其暂兼。胡乃章诚忘、贺壮予之学生也。作函与迪之询昆明膳食费用,拟于下月中旬赴科学社九月十五至十八之年会。同时并函允中是否去?真,函通伯嘱介绍经济及英文教员。十二点回。午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阅程纯枢寄来南郑及榆林五年来之记录。榆林在陕西北部,地近套南沙漠,雨量尚有390 mm ,而温度日较差极大,常达15 。C ,有时竟达28 0 C之多。雾少箍多。南郑则在秦岭以南,其空气较西安为潮湿, 一月份较西安热四度之多。
  晚阅林语堂《开明英文文法> ,讲Subjunctive mood ,辨别H he comes , If hecome (should ) , If he came 之别,谓( 1 )为indicative form 大致可来, (2) 则疑虑甚大, (3) 大致不来。又关于present perfect 与past tense 之别,其前者系condition . 且有长时间之间隔,如He has gone for a week ,时间亦系过去,而past indefinite 则指一定时间,如He went yesterday 云云。又述a 与the 可以免除之处。(1)在abstractnoun 之前,如He wants power 0 (2) 但common noun 之有action 者,亦可免,如havedinner , go to church , go to schω1 等。concrete noun with abstract meaning ,如" Whatyou wanl is system" , " He is going 10 study medicine" , " Business is 踊used" 0 ( 3) 在用愤之词句,如week by week , day by day , in case , by chance , at heart , step bystep , play tennis , etc. 0 ( 4) 在noun 之间作modifier 者,如They have elected himpresident of the company 0接杨其泳函电士楷寄周克英(绑君)、金楚珍( 宝善) 、熊迪之函查良钊函通伯函允中函
  
   晨阴76°。日中晴。晚78°。近日梨及枣均上市。
  
  校医胡天爵来。卫生署苏队长元泰来。监工周善生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絮非著《抗战中之浙江大学》一文。九点半允敏与梅借至何家巷五号看电机系之展览,其中õJ\有不少土木测量仪器。次至西蜀会馆化工系及陆大膳厅之机械、电机二系之展览。允敏乘车回,余则走回,梅又借彬彬、宁宁二儿至罗庄晤丰子皑,求其题漫画。十二点半中腾。二点至" 一乐也"剃头。
  三点回。至柿花园一号教职员俱乐部开校务会议, 因到者不及法定人数,故改谈话会。余首先报告校舍,招新生,及彭百川、姜伯韩辞职问题,及费香曾之任训导长。次及经费方面,近教部拨三十万四千作为添办电机、机械双班之用。次讨论来年学历,决定十一月一日开学,四日开课,下年七月十二放假。次张王军谋报告本届毕业生可毕业者116 人,尚有教育邬仲卿、数学郑锡兆、土木周邦立以学分不足不能毕业。此外机械沈承书以成绩过差自愿以借读生资格毕业,史地赵和铃亦有问题。尚有论文未交或考卷未阅者若干人。又蔡邦华报告漏潭筹备近况。六点半散。
  在俱乐部晚膳。膳后至遵义师范参与二届浙大毕业同学年会。王劲夫主席,到二百余人。吴志尧报告,余及迪生、振吾、邦华、洽周均有演辞,次毕业生刘守绩说数语。九点半余先囚。
  接金宝善函寄冯家铮电(本校电台)
  
   上午晴十二点半下雨雷
  
  今日倭机炸泸州。德机二千架炸伦敦。浙大毕业典礼。12:20 警报, 12 :50 解除。
  晨五点半起。七点涂长望来,介绍一统计生袁陆如。七点半至遵义师范礼堂,时卢益美(法院院长) 、石光莹(团管区司令) 、吴光杰(外语班主任)均先后〔到),未几,高文伯专员及孔福民县长均到。我校招待有主枣革i谋某、壮予、香曾生、刚复、季梁、诚忘等。八点举行典礼。行礼如仪后,首由余致辞半小时,"论欧战给予吾人之教训" 。次王军谋报告,计本届117 人,计80 平均分者23 人,电机汤兰.九、冯绍昌,化工徐嘉森,士木周存国、吴廷F存、赵人龙、胡传扬,机械史汝楠、任传车、来虔等,外语范文涛、李水娟、王文硅、周瑞华,史地沈玉昌、戎文芝、王爱云,数学臼正国、程民德,物理曹聋龄,农化吴志华, 植病王锥茂,农经李秀云。此外乙等78 人,丙等16 人云。尚有去冬毕业生朱芬芬、华费、丁普生等十人。待成绩齐全能毕业者三人。次给授证书,各院代表领受。来宾高文伯、吴光杰、卢益美、石光莹、孔福民均有演讲。次教职员代表张晓峰讲演,最后毕业生代表刘守绩答辞,摄影,散己十一点一刻矣。
  晚借梅、彬、贤、宁、超等五人赴播声电影园参与浙大二十九年级临别联欢大会。七点开会。首唱歌,刘守绩致开会辞,献余纪念品,计手杖一,照片搏一,簿中 7贴毕业班一百卅余人之照片。余上台接受,作一简单之答辞, 以明代人所制杖之对联作为临别赠言,即"危而不持,颠而不扶,是将焉用彼相哉。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用行舍藏,如诸葛武侯之最初"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于.诸诸A侯学少年皆不贱"\,将来各自发展相期许。次独〔幕)剧,有王文群、姚文琴之《未婚妻} ,余建彬、曹茸龄之《未登记的同志} ,继之以周本湘、杨有林之《贺后骂殿》。时已十点半,借梅等回,尚有京戏《坐宫》、《连环套》未看完。
  接胡E主人、彭百)11 、储润科、杭立武、李良骇、袁{中透(贸易委员会为江希明事)、王毅侯函接陈思义电
  
   晨雾73°。晴午后雷声
  
  圄周克英来。今日余秤得去衣早晨98 0 帧102 ,允敏105 ,梅105 ,彬68 , 宁ω ,超58 , 贤46 ,刚37 ,飞到, 宜22 ,均穿夏衣。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阅程纯枢寄来《南郑之气候》。县政府科长曹甜宪、秘书杨景鲁,及新任县中校长花寿泉来。因傅梦秋辞县中校长职以后教员缺人甚多,计数学三人,理化一二人, 生物一人,地理一人, 国文二人,而待遇则每小时一元。
  本届浙大毕业几全部有事,故欲余推荐人选,真大不易也。图书馆所聘代理主任周克英来,周系金陵毕业生,郭县人。余告以图书馆情况,告以校中图书馆急应整理之诸点。
  中午囚。睡一小时。三点至柿花园一号开训导委员常务委员会, 三民主义青年四所派之滕固、林同济二人来访未值。五点至何家巷。六点囚。晚膳后梅赴电影园,看教部第一社教团为乡村工作团募款慰问征人家属主办之游艺会。晚迪生来,为国文请夏定域(朴山)为讲师及外文系请回世英来。
  阅《宇宙风》二十六期朱东润所著之《我的故乡} ,谓江北(苏)人口增加之速,在光绪初年泰兴县人口只卅万,到处家给人足。光绪末年则有六十万,到现在快近百万(九十七万) 。又谓《嘉庆一统志}145 年前,江南人口一千八百余万,而江北只七百万,到近来江南还是一千八百万,而江北增到二千万。在乾嘉时江南有洪亮吉,江北有汪中,江南有惠士奇父子,江北也有王念孙父子, 江南有阳湖派,江北有仪征派,江南有毕秋帆, 江北有阮芝允。但到清末学校的发达可大不相同了。在嘉庆时代江南18 ,∞0 ,∞0 人口,每三年有九百多秀才,江北七百万人口也能出600个秀才云云。
  接叔谅电电李良联(由本校电台发出)
  
   晨睛76°。午后三点83°。 午后四点有雷声。梨大盛,枣
  
  上市,荷开, 柿子上市。
  报载德机二千架盘旋于伦敦泰晤士河口及东南三角区达数小时之久。于下午六时发出警告。
  晨六点起。八点半至何家巷。将昔年在泰和图书馆所得之萧百万藏书、严又陵译Adam Smith 亚当·斯密《原富》送与柿花园一号教职员俱乐部。余至"首都"晤滕固与林同济二人,不值。回。洗浴。上午涂太太王回珠来。十一点洗捕。
  中膳后阅六月份Reader's Digest < 读者文摘> J. B. Conan t 科南特"To KeepOur People Free" {维护我们人民的自由》。请Thomas J efferson 托马斯· 杰弗边欲以A ri stocracy of vi川ue and talent 美德与才能的统治以代替Aristocracy of wealth 财富的统治。Jefferson 氏主要目标在于maximu m independence of the individual andminimum of social control by organized society 通过有组织的社会,实现最大限度之个人独立自主,最低程度之社会控制。但五十年以来美国贫富阶级显然分裂, 从前free + classless 自由+无阶级之理想已不可复得。
  二十世纪初F. J. Tumer 示: Westem democracy through the whole of its earlier'period tended to produce a society of which the most distinctive fact was freedom of theindividual to rise under conditions of social mobility 西方民主的整个早期阶段,都在企图造成这样一个社会,它最突出的事实是在社会流动性的条件下个人自由的增长。这Social mobili ty 社会流动性是民主的中心事物。To keep society f1uid the honestand sincere radical is an important element 为保持社会流动,正直而诚恳的激进分子是一重要元素。
  据Conant 之意,欲达此目的可自中学教育着〔手J o 因美国中学生有六百万人,凡中学生年龄人口3/4 均已入学,故由中学着手,影响乃可普遍。渠意教育不但书本. They must nourish those whose eye or ear or manual dexterity is their greatestasse怡他们必须培育出以耳聪目明、身手敏捷为其最大财富的青年云。
  
  
   晴午后84°。晚九点80°
  
  中午1 2: 15 警报,2:30 解除。宪兵营营长吴导中来。晚在柿'花园一号请滕固(若渠)及林同济。
  晨五点半起。七点至播声电影园作扩大纪念周, 指挥部谢科长主席,到孔福民、顾谷宜、贺壮予、张晓峰等及公务人员二百余人。行礼如仪后,首请滕若渠演讲,述过去两次与此次经过贵州之感想。第一次人黔在民廿六年冬,当时遵义只一家小旅馆, 与目今之"首都"、"新亚" 、"环球"相比,已有霄壤之别。次论教育之重 9要性, 谓西南交通与建设事业均为各大学近年毕业生所主办云。次林同济演讲,谓自今时代为战国时代,谓与他时代不同之点三,即: ( 一)以战争为中心问题,如一国民之好坏以是否对于战争有贡献为依归。( 二)现代战国时代为Total war 总体战争。( 三)战国时之战争为绝灭战争,谓中国战国时代从吴越之战至秦始皇统一天下150 年,而希腊、罗马亦战国时代为180 年。目今战国时代起于Napoleoni cwar 拿破仑一世之战争,在今已百年,故尚有七八十年之战争。中国目前所应注意为如何预备战争,而并非闹左右派也云云。惜浙大学生在大考,来者仅阮春芳等数人而已。
  余至图书馆,阅June Atlantic Monthly { 大西洋月刊》六月号,及April ForeignA庐lÌrs ( 外交事态》四月号,内有Edgar Snow 埃德加· 斯诺一文。十一点至县署,孔县长请滕、林二人中腾,到蕉邦华、晓峰、花科长、吴馆长。适值警报,二点囚。睡一小时。今日借王政声留声机至寓。三点至校。六点至柿花园一号请滕固、林同济等。九点散。
  接姜伯韩、王季梁、杨昌业函~ir Nevile Henderson The Failure 01 a M山, ωn { 出使辱命记》
  
   晨晴75°。午后2 :3083°
  
  9.50 密报, 1 1 :03 解除。2.∞警报, 2 :50 解除。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陆子桐来,据云因丁内艰必须回绍料理家事,余知不可留,而贵州| 、浙江路遥,遂嘱其在浙东主持总务。适晓沧有信来,知总务尚未得人,由章定安暂代。余遂电晓沧告以子桐将来浙东,嘱其主持总务事。作函与希文等。
  蔡邦华来。又舒厚信来。十点警报,余回,适陈立太太及许孝国在寓,未几解除。
  十一点中膳。昨起波若因脚疮发热,且有分娩模样。中膳后睡一小时余。二点又有警报, 二点解除。
  余于三点半赴何家巷。:X1J守绩来。惠谋来谈,谓英文二年级考试时英文题为。i<:tale & Translate the 1ast 3 slanzas of B}TOn The Jsle 01 Greece into Chinese 听写并将拜伦著诗《希腊岛》最后三个诗节翻译成中文,系阴德望所教,而回回沪后由张君川代理者。张竟告学生以题目,及至考试时学生将译文写出而不知英文Byron 拜伦之原文。从来浙大考试之马虎,无如此之甚者。
  晚六点至柿花园一号,涂长望夫妇请客,到振吾、左之夫妇、晓峰夫妇、邦华夫妇等。据左之云,贵州之煤极无希望,以其作英状Lenti c ular 也,附近地层自TriasSlC二叠纪至Ordovician 奥陶纪均有云。今日系涂家一女孩满月之喜。
  接到自悯儿函赵曾延函何柏翠函过兴先函晓沧函i自尚志、许仁章、陈剑修函接带11恩绥函接遵义各界合组乡村工作困函寄希文函附梅函王毅候函晓沧电涂长望、张宝荤、都恩绥、剑修、都君
  
   晨昙76°。午84° 晚8pm 8 1°。
  
  展秤得去衣96 磅。1 1 :∞鲁报, 12 :∞解除。中午王仁东来。今日校车出发赴宜山。陆子桐赴浙c晨秤得去衣只96 磅。晨八点至校。作函与晓沧,原拟由陆子桐乘校车借往,后以校车已开出遂由邮寄。又函金楚珍,校医极难,经金楚珍竭力设法得王禹昌医师,不幸王医积劳去世,近又介绍蒋志糠医生由成都来,盛情可感。十一点回。警报。
  中膳后王仁东来。睡一小时余。三点至校。定下年度职员薪水单。晚膳后借彬彬等出外捉纺织娘(绍兴之织家婆) ,又名晤瞄儿,未获,结果手上为毒草所刺。
  今日下午五点得贵阳长途电话,即至穆家巷接,待半小时电话不来,余即凹, 并告电话局嘱贵阳如有电话,弗再接过来,可嘱打电报。至晚十一点电话局又派人来,余辞不能接。
  晚阅Nevile Henderson The Failure 01 α Mission { 出使辱命ìe.}。中述德国目前之作恶由于三点。( 一) Hitler 希特勒个人之趾高气扬, 用兵黯武。( 二)由于Ri bbentrop 里宾特洛甫助纣为虐。( 三)黑衣党55 (Gestapo = Geheim 5t础t polizei)(secret state police) 盖世太保(即国家秘密警察) ,其领袖为Hemmler 希姆莱及Heydrich 海德里希,此Heydric h 即惨无人心专事作弄犹太人者。
  接壮惟函王玉虫害函金楚珍函寄郑晓沧函金楚珍函高尚志函胡建人函
  
   晨阴75°。
  
  晚十点波若举一男。
  晨五点半起。昨夜睡不佳。晨阅Henderson 著The F ailure 01 α Mission o 八点至校。又接贵阳电话,嘱诚忘去接,知系高尚志所打。因青岩学生与保安处发生冲突,因高不在, 故详情未悉,可知长途电话之无用。
  陆大教官史久光来,知其为杭州求是书院学生。渠为第二班班长,而蒋百里则求是第一班杰出人才也。该校系林太守创办,而总办为陆(勉哉)? ,监督为陈汉第(中恕) ,犹之今日之校长与训导长也。陈常驻校,故学生受其影响独多。教员则有项藻馨、袁毓麟、宋承礼(晏生)诸〔人〕。学生约二百人,分内、外院。内院多年纪较大者,蒋伯器为内院学生。外院生年稍幼,时百里只19 岁,史只十六岁(光绪廿七年) 0 " 求是"多革命分子,乃由保皇党产生,因诸生均右光绪而恶慈禧,后渐倾向革命。同时在大方伯尚有养正书社("求是"在蒲昌巷) ,杨雪温为社长。当时"求是"提倡道德,而"养正"提倡干练。汤尔和、马夷初为"养正"高材生。此时林琴南为杭州1 " 东城书舍"山长,每月出试题作文。"求是"与"养正"学生常作文以得膏火,而百里与史常得奖云云。
  午后睡-小时。洗浴。三点至校c 得高尚志电,知廿号青岩学生游锦文〔本月28日记为"游文锦")因警报时与壮丁冲突被殴,激动学生公愤,遂派代表至筑,与县长交涉,允惩凶道歉,并赔医药费。闻学生伤并不重,而学生尚不满意,必欲去区长,至派数十人来贵阳。余与振吾、刚复、王军谋商后,决电李县长彻查, 并电高尚志促学生回青岩。晚波若分娩在十点。又丁祖炎来。
  接季梁函主在彭年、青岩学〔生代表)二电高尚志电寄士楷函储润科函许仁章、卢作孚、季梁、张君川函高尚志电贵阳县长李大光电
  
   晨晴76° 晚78°
  
  张济时自兴仁来,澜苍(黄阪人) 。
  晨五点三刻起。八点至校。舒厚{言赴湄潭。赵人骥借兴仁中学校长张济时来。张系武昌高师教育学系学生,与赵同班, 现应胡建人之邀来实验中学任事。渠在兴仁一年,据云兴仁与安龙只差一站路,严浦泉已抵安龙, 二地公路已通。安龙称风景区,有张之洞十)岁时所书之碑,因其父曾宫其处。之洞、之万兄弟在该处读书,为其地名胜云。兴仁米价比遵义尚贵云。
  得贵阳县长李大光电及青岩学生代表会电,均谓对方将事扩大c 余于七点半去电话局与高尚志通电话,因昨天已约定也,但高尚志已为学生叫去。可知高之惟学生之命是从,其不能主持一年级己属显然。余决请李振吾去贵阳将此事结束,不令小题大做,同时劝储润科即就一年级主任事,并作一函与润科。十→点半回。午后睡一小时。
  三点至校。阅刁庆奎所寄来《峨眉山上之佛灯》一文。谓佛灯非他,乃一般住民之灯光。据去年五月至本年四月一年观测之结果以为证,其结论大抵不错。但文极恶劣,须经修改方能刊印。今日接《大公报》寄来第四版丁文江编《中国分省新图} ,虽有增益,但以每纸上只印一边,故图较厚,反不及三版之便利。六点借允敏至外间一走。六点半振吾、迪生、黄尊生在俱乐部请中山县长扬子毅。九点回。
  接士楷函士俊扇李一之、杨克毅、王毅侯、高尚志、龙泉分校电李大光电学生代表团、刁庆姿寄胡建人酶(由舒鸿带去) 士精函侠魂纪念册与盘在弟、沈骗英、蔡松缆、蒋硕贞等高尚志咆
  
   晨阴74°。有阵雨五分钟,即止。葡萄上市。
  
  洪蝇、何果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则振吾与振公业已出发赴贵阳矣。作函与日炯、刁庆奎,为刁《峨眉山佛灯》一文。佛灯发现多在春月即四、五两月,十一月底一次, 三月只二次,冬季元之。可知系农家之灯火也。接向理润函,介绍步兵学校牙科医生张鹏飞,于上午八至十至考棚办公室往诊。中午回。丁荣南在寓共进面食。知校·中柴油车驶往宜山途中,车夫袁姓袁克军在贵阳偷去新车胎两只而逃。余闻之极愤,即嘱登报通缉以期吃获。此人本不安分,壮予用人甚不得当。
  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洪鲍来,以《抗战中之浙江大学》一文交来,所以应征于重庆某机关者,英文由何果译。又王勤夫借何果来,介绍其至英国BlueTu nnel 蓝色地道公司之轮上作副工程师,闻每月可得1 4 金镑,每镑以60 元计, 即每月840 元之国币也。此外电机史7.9:槌亦将前往云。费香曾来为张君川说项,张日前考英文,将题目和盘告学生,余作函辞气甚不客气,故张己辞职。
  六点至中国餐厅,应资源委员会酒精厂经理Îß扬森之约晚膳, 到商会刘君, 孔福民及邦华。据该厂总务课朱家在云,厂每日可出1 5∞ gal 酒精。目前全国只内江、资中二厂,不久泸州有二厂, 云南开远与此间均将成立。渠等希望2/3 用包谷, 113 用马铃薯。以后者发酵较难,无把握也。厂址在城北六公里处,资本-百二十万元,拟五月可出货。七点半-余先出, 至柿花园一号教职员第一次游艺会。任美愕主席,由杨守珍太太主持。有唱歌、京戏等节目。由周本湘、刘泰、孙念慈、杨有株及胡瑛及梅演唱。
  接叔谅函欧元怀二函向理润函寄胡建入、许应期李汶、喻任声、吕炯
  
   晨阴74° 上午有阵雨二次午后78°晚十点后雨
  
  罗马尼亚部1 Bessarabia 及Bukovìna 与苏联。
  晨六点起。八点半借允敏及梅至挑游、洞上顶。lLi上所种之包谷均干枯,因久不雨之故。今日十点半与展七点虽曾均有阵雨,但不十分钟即止,于农事毫无补益。若再不雨,今年将成灾荒。下山后借允敏〔至〕四明询臼木耳之价格。此处出白木耳,但价格仍贵。最好新上市者须八元一两,打折扣后亦须六元之数。回途遇微雨。
  中膳后睡半小时。阅Henderson The F ailure 01 α Missωn 。谓希特勒治下之德国亦并非无可称述之处。如labor camp 工营即其一也。凡德国男子到17-19 之间,无论穷富均须至工营作苦工半年,造路、作沟、斩树之类。工营中使各类人均能混合,互相了解,习知苦工之足乐、作工之高尚与夫纪律之尊严。平均每人于六个月中可加重十五六磅。H 最恨为S. S. 与Gesla仰之主干人Hemmler ,谓其为希特勒以下最有势力之人。此外则Rìbbentrop 。氏又谓一国之外交视其地理环境而定, 此i吾均属不刊之论。
  下午三点借梅至柿花园街一号清华同学会,到黄羽仪、陈卓如、涂长望、郭晓岚、周明衡等二十余人。推江超西主席,选定季梁为会长, 江租西、黄羽仪、王淦昌等五人为干事,由季梁报告第一届留美生47W 去美国时之情形。当时由唐开森?率领,庸大块头亦同往。乘S. S. China 中国号,但彼等均先人中学, 季梁人CushingAcad emy 。此与第二次余去时相类,不过二次由敦复率领而已。季梁记忆力特强.余则全已将过去情形忘却矣。次刚复补充,述当时情形。最后由梅及胡瑛与步兵学校之邱君唱歌。六点散。晚与彬彬等捉得织家婆一枚。
  
  
   晨阴74°。有阵雨二次,中午一点阵雨较大,但半小时即
  
  止。石榴上市。
  罗马尼亚割Dobruja 与保加利亚。
  六点十分起。久未得希文函,不知其在前线安否,甚以为念,但亦无如之何也。
  据楼俊卿著《鸣虫之话》云,绍兴之织家婆称暗暗儿, 学名Mecopoda Niponensis , 又称纺织娘,似古之莎鸡,日本人叫"警(音秘)虫",英美人曰Katydid 。近在院内捉得织家婆二枚,放于竹篮内, 饲以'由·瓜花、毛豆等,每夜则u叫,其大小与鸣声全与绍兴间。
  八点至校。蔡邦华来,谈推广马铃薯事。作函与吕蔚光。十一点半回。午后睡一小时。洗浴。三点半至校。阅史地沈玉昌《宜山附近地形纪要》。文谓宜山之河流即龙江与小龙江,其江底均为平坦之石面,足见有一时期已达平衡,而嗣后地面上升又加剥蚀者。而两岸壁立离谷底达15 公尺以上, 是则又另一时代之冲积平原也。又谓莫村与巴头村之间有壮年期拉比河Lapies , 即参差不齐,凸凹不平,为和l蚀所成之地形云。沈君系四年级生,在宜山行经之地颇不少,文中取材于就地, 亦足嘉许也。晚膳后借允敏至城上一走,次东门外之桥已在修理矣。
  The F ailure 01 α Missio,~ p. 11 2 ,据N. Henderson 去, 在Munchen 慕尼黑会议以前, Chamberlai n 张伯伦第一次与日itler 希特勒会见以后, GMng 戈林告Henderson云, 英国若果宣战,则德国人将杀尽捷克人民并使伦敦城不留一屋。G 又说明英国只有高射炮几架,而德国飞机之数超出于英、法、比、捷克之总数云。
  接吕蔚光函高尚志函张有生辞职函刘粹中函寄自蔚光函许应期、冯家铮函
  
   晨74°。阴
  
  晨至步兵学校看牙科医生张鹏飞。
  晨六点起。八点借宁儿到遵义师范旁步兵学校医务室看牙科张鹏飞。张系广东人,向在香港学习,后至南京国府路营业。其人非大学毕业生,极佩服何英样, 故知其与何英祥相似,系做助手出身。看宁儿牙知左下camne 犬牙与I st Premolar 第一前臼齿二齿只有一穴, 结果小臼牙遂被排挤至外。同时右上犬牙与小臼牙亦有排挤现状,且包皮未破, 二牙均未出。张医将皮刮破。又看余牙,渠认为左下第一臼牙不应拔去, 认定余吃食有时觉痛,由于左下第二臼牙所补之金属太近于nerve神经之故,应将nerve 弄死即行。氏谓余右上臼齿虽只一粒,极可宝贵,应保存之。
  现时右边之所以不能咀嚼者,由于右下犬牙与第一小臼齿间有缝, 且二齿均须补之,故云约于后日再去。
  九点半至校。十一点回。中膳后睡一小时。向舒鸿借鸟枪。因寓中院内有梨多株,结梨数百将熟,均为鸦雀吃食殆尽,因欲借枪以警之。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下学期十一月一日开学, 三月五日终结。第二学期三月十二日开始, 七月十二日终结。召集学生代〔表〕三十人,谈乡村工作团赴酒潭路上关于兵役宣传、出征军人家属等工作,以及图书馆、合作社等问题。六点散。
  接宋楚臼电梁庆椿函朱正元函接彭石年函(介绍吴谋立)寄张晓峰沈玉昌《宜山地形》稿舒鸿函
  
   〔晨〕阴73°。日中云十点后雨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作函数通。十一点囚。今日用舒厚信处所借得之鸟枪打死来偷食梨子之乌鸦一只。半小时后即有乌鸦数十与喜鹊群集树噪鸣十余分钟。时适振公与振吾自贵阳回,来谈青岩学生与壮丁纠纷之经过,未能再打, 不然则又可打下数只也。振吾等于上星期六去贵阳,时学生一部分已凹,但留者必欲惩办青岩区长刘文焕。县长李大光大为难,得振吾等之排解得告了结。由李亲至青岩浙大道歉,并登报, 同时将殴打之壮丁加以关禁, 且赔游文锦之医药费。适雨- 岩已到贵阳,故即于二十五请雨岩至青岩演讲,二十六即邀县长至分校,总算此事得以了结。
  最初二十号学生避警报被殴者为罗姓, 后学生将此壮丁拉至校内。因此壮丁班长持枪人校,遂与学生冲突,殴伤游文锦,并将其带至区公所押禁。当时高尚志〔若〕处置得法, 当不致如此扩大也。关于一年级主任,储润科仍不愿就云。中膳后睡一小时。稼眉来。三点半至校。六点囚。阿牛将乌鸦煮食,味如吃牛皮,不可下咽。
  5接振吾电士楷十四、十丸函陆步青函金楚珍函保驾山金剑青之子金英生函贺壮予昌平职丽得梁庆梅函士楷函刹.俊刑'
  
   晨阴76°,旋出太阳。晚七点半大雨。
  
  理义师范校长杨友群,ìJlI导长贺益文来。刘奎斗来。电二陈天桂米。
  晨六点起。八点借梅、彬、宁三人至步兵学校医务室看牙科张鹏飞。梅右上molar 磨牙有蛇,彬牙尚佳。张医今日为余补右下第二p伦molar 前磨牙, 并将右下狗牙神经弄死,因补时太近nerve 神经之故。约于湘潭回后再补右下狗牙。
  九点至校。遵义师范校长杨友群及贺益文来,谈及浙大学生住遵师宿舍事。
  谓有若干教室为学生所占,余即嘱壮予约香曾于今日下午前往遵师,设法令学生腾出教室。浙大机械系学生刘奎斗来。~J 在杭州时代于学生会甚活动,后于建德JOIO 参加游击队,帮助炸毁钱江大桥。在浙一年后至第五军机械化部队一年,又至全州训练教导, 于今年回校重人机械系。十一点半囚。午后洗浴。
  三点至校。蔡邦华来。晚五点半回。六点半至柿花园街一号。今日请遵义酒精厂ro森扬及朱家程、李科长与贵州企业公司吴立谋, 并到壮予、王军谋、季梁、振吾、刚复等。直谈至九点三刻始散。七点半倾盆大雨。近来遵义米价骤贵,旬日前七元,近则至八元八角,将近九元矣,以天久不雨所致。得庆甘霖,预期米价必跌也。
  十点}刻睡。
  接晓沧电中国科学材:年会筹备会函气象所程纯枢寄来{牛寄雨岩、丸弟、吴士选、顾一樵函
  
   晨雨。中午及午后四点均雨,但时雨时停。晚75°。人晚雨不止。
  上午刘泰来寓。又臭征铠来。中正桥晨间为水所淹。
  昨晚大雨竟夕不止。侵晓未息,知今日不能去湄潭矣。因调漂校舍急待解决如何分布,故须一往。已约刚复、迪生、香曾诸人于今日六点半出发,并派曹短亮于昨日押滑竿五乘赴中坪相等, 以中坪东未至青神桥处所筑堤巳倒, 不通汽车,故拟今晨间乘车赴中坪改乘滑竿。·但经大雨后预期明日决难到湄潭,故决将去酒之议打消。
  八点至中正桥, 见桥雨为水所淹.遂回寓。阅涂长望著《气团分析与天气型式之关系》一文。十点半至何家巷。十二点回。午后作丽与叔永、毅侯,托代为梅儿在国立音乐院报名。
  三点至校。壮予求辞职,由于张孟阅在外扬言渠将任总务主任井有批评壮予之处,同时孟闻又函储润科,讽其辞职,此真不知是何居心也。即复壮予慰留云。
  接汪采白之子汪克宽寄来协闻,知采白于七月廿三日在敏县西溪病故。据行述系患癖挤之病。余与汪采自系武昌高师同事(返国后余即至武昌) ,其人擅中国蓝青画,但在武昌时并不著名。后至北京,名始闻。于全国革命军兴,余又遇之于南京,然不甚相来往也。现其弟汪同祖在浙大任事。
  今日为波若新生儿取一名,名为乃扬,乃士楷第五儿,第四儿乃宜之名,亦余所取,乃宜取其在宜山所生,乃扬所以表示我武维扬也。
  接士楷明片(知去键为) 汪采白协闻( 其子汪克宽寄来) 李大光电 结于王毅侯、任叔永为梅儿报名固立音乐院信陈伯商(乃庆)电李大光电
   晨雨72° 日中雨数〈雨)(次〕人晚又雨
  
  罗马尼亚割Transylvania 与匈牙利,在维也纳会议决定由轴心国家保证嗣后罗国土完憨。
  中央训练团督导员王惟英来。张济时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十点赴" 一乐也"剃头。十一点半回。中午食面。荣南在寓中膳。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李相勘辞师范学院训导长职务,因费香曾前在史地学会开〔会〕时曾批评李之不足为人师,公开攻击,故李不愿再任。因明知与费不能合作也。但余以为香曾不应在学生前攻击。如李固不足为人师,应告余个人, 当与以撤职。实际李有时喜打牌,故受人攻击,此外亦未尝有他也。因一年级主任正缺乏,故拟调李为一年级主任。
  晚阅Anne S. Faulkner 著Whαt We Hear in Mω, ic {我们在音乐中听到什么》RCA Victor Co. 维克特公司出版, Page 3540 Medley 0/ Civit War Songs < 南北战争集成曲》引Robert E. Lee 云,若南方有北方之战歌如"Marching through Georgía" {行军走过佐治亚},或"The ßattle Cry of Freedom" { 自由的呐喊} ,则南方不至于败绩。Fl~Û者为H enry Work 所著,而后者Jj George T. Root 著。Root 系Chicago 芝加哥开乐器店〔者) ,当时林肯发第二次征兵通告,应征者寥寥, Root 为作是歌,士气乃振。Work 即为Root 店中之伙计也。"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 共和国战歌},原系美国南方人所著而成为北方之歌,犹之,. Dixie Land" 为北方人所著而成为南方之歌,著者名Win Steffe ,南北战时代此调人北方成为"John Brown's Body"《约翰·布朗的遗体}, 1861 年Mrs J . W. Howe 改成"Battle Hymn of Republic" ,至1914 年欧洲战中英兵入比利时尚用之。.. Home Sweet Home" <可爱的家》系JohnHoward Payne 所作。〔氏于) 1792 年生于N . Y. C. 纽约市, 二十岁至伦敦。此歌于1823 于short opera 出唱,名为"The Maid of Milan" <米兰的少女} 0 "A Sketch ofCentra) Asia" { 在中亚细亚草原上》系Borod in 所著, 1880 年成,时亚历山大第三即位25 年纪念,由Liszt 李斯特之费演成为世界名著,其中有中亚平原万马奔腾之声。.. At the Brook" < 在小溪边) , R. Oe BoisedefCre 著( 1839一1906 ) 0 "Wind amongthe Trees" < 林中的风) , C. Bri ceial do 著( 181 8-188 1 ) 0 "Hark, Hark , lhe Lark "《听! 听!云在), Schubert 舒伯特著。据云, 氏与友人坐于公园中, 有一友人挟Shakespeare < 莎士比亚全集} , 氏翻阅至" Cymbeline " ( 辛白林》一诗,即于Menucard 菜单上作成此歌,而LisZI 为之排成Piano solo 钢琴独奏曲。" Masseillaise " ( 马罄曲》为C. C. Rougel de I" isle 1 792 年著,氏在Strasbourg 斯特拉斯堡为工兵营营兵。斯市市长嘱之作一歌,于四月廿四晚写成, 次日在Strasbourg 唱,得人欢迎。
  至六月间始至Masseil1es 马赛, 至1192 八月Tu il1eri e 杜伊勒里之战成为国歌。
  .. Hurnoresque" ( 幽默曲) , Dvorák ( Bohemian) 德沃夏克(波西米亚人)著(19 世纪末) 0 .. Who is Sylvia飞谁是西尔维亚) , Schubert 著,系为Shakespeare 之"Two Gentlemen(rom V erona" { 维洛那二绅士》一剧所作,亦!司" Hark , Hark , the Lark" 间写在一张M enu card 上。"Tru e Liebe" ( 真诚的爱》可称最著之爱歌, 系德国民间歌,人英、美为" How Can 1 Leave Thee" ( 我怎能离开你) ,亦风行全国。" The Slar-SpangledBanner" ( 星条旗》美国国歌,系F. S. Key 所作,时英、美方战于Fort McHenry麦克亨利堡,氏自Baltimore 巴尔的摩往营救一友人,于1 8 1 2 年为英兵所俘,其歌为被俘时作。" Old Black Joe" < 老黑奴》及"Old Folks al Home" < 故乡的亲人》乃Slephen Foster 著。"Swanee River ,. 《斯旺尼河》在Fl orida 佛罗里达。" M arche Lorraine"《洛林进行曲》系法国古代民歌,由Louis Ganne 盘排为舞,在Lorraine 洛林一带感行。普法战争1870 年, 德国禁止Lorraine 人唱此歌。1918 年Foch 福煎引兵人Lo rraine 境,兵士均唱此歌。
  接楚臼函丸弟函胡建人扇寄雨岩电t乏望函楚臼, 11.弟函穆藕韧函孔搞民函
  
   晨阴雨69°。上午阴。下午二点半雨,寻止。刺莉(即野玫
  
  瑰架)上市,山查上市。
  彬彬赴县中参加入学考试。
  晨六点起。九点至何家巷。陈建功来,以数学教员人数太少拟请西南联大之陈华庚与程毓谁。余早与程接洽,知其可以来此,但须为其太太即蒋硕贞谋一事,此则殊困难耳。余即打一电与立夫。又蔡邦华来,谈遵义酒精厂与本校合作创设农场以便推{广〕甘煎。余谓目前农业上以推广食粮为目的,而酒精则以运输便利、制造容易为目的。故以粮食论, 以种马铃薯为最佳,包谷、甘薯次之,而甘煎又次之。但以酒精厂立场论,则以甘煎最为相宜,而不愿用马铃薯。故余以为种甘煎只能作一种试验而已,不能尽业推广也。十一点回。午后二点借允敏外出,值雨而回。
  阅The F ailure of α Missωn { 出使辱命记) ,述及(p.40) 谓有一次Hitler 希特勒检阅黑衣队, Hitler 立在台上四小时,以右手作: Naú salule 纳粹式敬礼,向前伸不动四小时。Henderson 事后曾询Hitler 何以能支持如此之久,彼答谓Will power 意志力云。Henderson 又谓接近希氏之人谓其何所长,彼等均一致回答Hitler 有finger叩itzgefühl (fingertip feeling) 手指感觉灵巧,即机警是也。1936 年氏之占据Rhineland 莱茵河以西德国部分即其一例,当时德国军部尚恐英、法之干涉也。嗣后Hitler 之权威乃日甚, Hitler 之信仰力亦极坚定,但不能受逆耳之言。Von Fritsch即因此于1938 一月去职云。晚借允敏至次东门外,见桥全部被冲去。
  接晓沧电寄姜立夫电
  
   晨阴66°。日中阴
  
  乃宜能独自走路。中央训练团督导团督导员王惟英及刘天纯来。
  晨六点十分起。八点至校。自本校本学期加薪后,薪水一项大为膨胀。本年四月薪水每月只三万三千元,而八月份则占四万七千元,即人数亦骤增七十人之多,亦骇人听阅。现经费每月仍只五万三千元(尚有六千元之增班费只能供给龙泉分校尚嫌不足) ,故除薪水外所余只六千元。每月份中尚有应退职之人,但为数不多,将来尚有新聘者,两者只是相抵而已。校工每月四千元,故只剩二千元为办公费。而办公费每月单青岩须五千元,合校本部一万五千元,每月不足之数当在一万二三千元。故非经费增加则破产即在目前矣。接雨岩电,知其明日经遵义。
  午后三点至校。中央训练团王惟英来。玉,绪云人, 于去年十月始离浙来重庆。在浙时办理难民救济队, 在永康办难民工厂,收容五千难民,以纺、织、染三方并进,每日可出布一千定,为军衣之用。又购得手推车二千辆,每辆价只五十元,系胶皮脚踏车轮,每〔车〕载重至七百斤云。其人似甚有干才者。上午舒鸿来。蔡邦华、曾子泉来。下午迪生、张孟闻来。晚阅沈衍昕所笔记、经诫忘所改余在本校毕业典礼( 上月十六)之演辞。今晨八点借梅赴步兵学校看牙齿,梅补牙一颗,系上右第二molar 磨牙。晚六点回。得九弟函。
  接雨岩电李良骥函唐敦五(西大化工)函高尚志函胡建人函陈剑修函姜伯事在函接厉德寅、吕炯、魏宗宏、九弟函寄胡建人函姜伯事事函郭洽周函
  
   晨64°。不见东山,大雾。
  
  黔滇政务巡视团雨岩、九弟、端水也等一行到遵义。
  晨六点一刻起。八点至校。九点开行政谈话'会,到振吾、邦华、迪生、刚复、季梁、香曾及壮予诸人,讨论学校经费状况。本年四月份全校教职员月薪只三万三千元(连青岩而龙泉不在内) ,但至八月增至四万七千元。现每月经费只五万三千元(尚有六千增班费只可抵龙泉分校, 尚嫌不足) ,故只余四千元,适足以付校工工资而已。每月办公费总在一万二三千元,不在内。至于运费与仪器书籍购置费更谈不到矣。本年增办电机、机械二班后,可增六万元,每月五千元之数,亦属杯水车薪,故下年度非大增预算不可。其次则谈及湘潭建筑问题。十一点散。
  十二点借壮予、振公、诚忘至南门外接雨岩等政务巡视团。原定十二点可到,余等在丝织厂股份公司稍坐,由副经理秘万藏(秋成)招待,未儿至狮子桥旁相待者有高文伯、孔福民、石光莹、张卓、卢益美诸人。直至三点半雨岩等始到。计间来者端木皑、王卓然(前东北大学校长)、沈秘书、杜副官及九弟。时学生及公务员在南门外鹊立已四小时矣。先至新亚进点心后,即至专员公署。雨岩允带梅赴重庆,但坐行李车。余回家一走,借梅至遵义师范看雨岩及端木演讲。讲毕,至县署五十三团体宴请雨岩等。至九点半散。雨岩于膳后并为孔、高二人写横批大字二张云。
  接何帕!ß 、晓沧、定安、叔jj(、万耀煌函希文明片(武鸣八月廿…发,知八月三日、七月十几鼠均至1])手寄庸去美礼、李良骇、彭湖、厉德寅电(为英文教员黄谷事)
  
   晨睛中午75°。
  11 :30 警报, 1 :20 解除。展9:30 雨岩、丸弟絮梅赴重庆。
  晨五点三刻起。作函与二娘、德寅,嘱梅带重庆。七点十分借允敏、梅、彬彬、宁宁三人赴新亚旅馆晤雨岩,途中遇九弟与雨岩乘车二辆先后来老城。余与允敏仍至新亚,原定梅坐行李车先走,故允敏等留新亚待雨岩回,余则回何家巷。途遇端木饱与高专员,遂至何家巷办公室坐二十分钟。八点借至体育场时,雨岩等方在步兵学校训话。体育场到民众团体,乡、保、村、甲长,各小学学生千人左右。张叔谋主席,由雨岩谈乡、保、村、甲长之职务应做之事,至九点十分讲毕,即回新亚。梅坐雨岩车赴渝,9 :30 出发,同车者王卓然与端木皑,九弟与沈秘书、民政厅之朱大昌(孝f萃, 湘潭人,民政厅主任秘书, 中大民廿二年毕业)及高专员则乘一车, 杜副官(重明) 则乘行李车先走。余与允敏送别雨岩后即回何家巷。
  蔡邦华及李相助来。农学院前由迪生聘一日文教员朱企霞,此君背在遵师为教员,被学生所逐,后转至专员公署,不知何以迪生聘其教日文。时农院迁湘潭急于有一日文教员,遂致饥不择食。因原有日文教员黄仲图不能去据也。余于七月初七八嘱朱(朱来办公室)去湄,朱已允于有校〔车〕时去湄,时十二(七月)有车往湄但朱留不去,后在途中见之,欲即去而亦未去。余以合同自八月有效,乃于八月初嘱诚忘催其去酒,允下星期一但亦未去。余遂停发其八月份之薪水,朱昨往迪生处谓将闹云, 此人真流氓也。自己不履行合同, 安能望学校之履行合同耶。十一点· 半警报, 1 :20 解除。三点至柿花园→号开建筑委员会。
  接通伯函洽周函洪鲤文(英文《抗战中之浙江大学》文稿)
  寄王政声、卒子也函叉二姊、厉德寅函(由梅带去) 省党部黄宇人扇
   晨68°。日中昙
  
  县立中学出榜,初中取五十余名,乃超17 名,彬彬38 名,李承欧(相励之子)50 名。展魏建宏来寓。王继英来。审计处派陈德隆(佐理员)来。
  晨六点一刻起。八点一刻至步兵学校看张医生。今日补右下狗牙,此牙神经已去,故补之甚易。九点至何家巷。又晨卫生院前院长魏建宏来寓,渠现自开西南医院。据云昨朱雾青、李伯纶由渝返筑过此, 以金楚珍一函交与。接立夫电, 知程毓淮或可来。余嘱振公晤吴霖泉为硕贞设法觅一位置。十点至图书馆,借得T. B.Macaully Historical Essays < 历史随笔》等书三本为允敏阅览。十一点半因。午后睡一小时。
  主点至营门口十一号晤李相励。渠屋极坏,正在物色迁移。余嘱其任一年级主任事,允考虑。至何家巷。张王军谋、王惟英及郭洽周来,洽周来为朱企霞说项。
  六点半至俱乐部晚膳,到迪生、刚复、邦华、壮予及新聘之谢哲邦、吴征铠、张荫麟、曾慎诸人,罗宗焰与王惟英未到。胡建人亦于今日由湄潭赶到。知廿八九湄潭并未大雨,但树木已办到8300 株,其中1500 株九号可到调城,预期可造四座宿舍。
  此外瓦已定二百万,石灰已购得五六万斤云, 而木器亦在赶制中云。九点半散。
  自本月七日至九日德国轰炸机炸伦敦甚烈。星期六有5∞ 架往炸, 99 架被击落。伦敦三日中死达一千人,伤4131 人。Buckingham 白金汉王富亦被炸。ManchesterGuardían < 曼彻斯特卫报H 载〕。
  接立夫电金宝善函(介绍中山大学土二学生何均安) 建人函接安j顿公路卫生站稳俊生寄陈建功函
  
   晨阴70°。午阴72°。
  
  晚ij!人来谈实验学校事。已聘定者有国文章诚忘,历史刘明水,地理王道骋,英文孙振蟹,童子军万如山,生物陈方中, 教育姚文琴,尚缺英文、数学、理化、国文各一人。事务张济时。
  晨六点二十分起。七点三刻至校。作函数通。本年丸月初一为王君韧太夫人六旬寿辰,渠个人因年老怕敌机已去沪,余与允敏商于今日由中国银行汇渝洋一百元作为寿礼。晨七点洽周来,又为朱企霞说项,洽周主见太深, 与我好者为好人,与我感者为恶人。朱为洽周所介绍,遂有其人必好之成见,可叹也。蔡院长来谈.知提与葱谋为移农学院图书事发生误会。余对图书馆极不满意。
  午膳后至何家巷。四点今日调潭第一期校舍投标开标,同时遵义次东门外之工学院工厂亦开标。计到各院长、三处处长与建筑委员会。开标结果如下:第一期满潭饺舍工程( 合共约四百方弱)男生宿舍4 座女生宿舍食堂管理所大门厕所共价完工华成昌华永隆f赞同建筑公司品华华成永自量99 ,4∞ 21 , 3 15 21,968 3 ,6619 ,15488 ,31 1 18 ,911 26.586 3 ,642110 ,α)() 35 ,仅泊41 , 9∞ 6 ,250122 ,072 26 ,713 38 ,612 6 ,635工学院遵义工厂土木电机机械(15.60 方) (12 . ∞ 方) (39.56 方)5. 仅沁2 x 3 ,以)() 4 ,000 + 8 , 1∞3 ,867 2 x 3 ,206 7,9804 ,637 3 ,515 6 ,5422 ,887 3 ,5713 x3∞2 x260 159 ,8747 ,041 144 ,449 1∞晴天1I , 7∞ 264 , 8∞ 18012 ,423 206 .458 1∞ 天化工( 12 .06 方)2 x 3.5∞2 x 3,3523 ,53124 ,683合共30 , 1∞24 ,963i民吴谋立来(贵阳建筑公司副经理) ,据云其所开价系依据瓦每万150 元, 砖每万6∞元,石灰每担3 元,木饭每围(I "x 6 'x lO')十五元,木料7 "直径六角五一尺,每方瓦2∞,每方砖墙10" 1 300 块, 5"者的∞块,技工每天2.80 ,小工每天l. 50 。
  接吕炯函梁庆椿函寄王君韧款(洋一百元)叔永函毅侯函吕嗣函叔永又函梅儿函雨岩函定安函祝雨人函寄吴士选电丁绪贤电梁庆椿
  
   〔晨〕 70°。口中阴晚74°。
  浙大实中出榜,彬彬考取初中一.乃姐考入备取。科学社等六学术团体定十四起在模开会.余拟参与,因湘潭建筑事不能往,今日始定。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九点开建筑委员会,讨论标价,由曾子泉将贵阳建筑公司、昌华与华成三家单逐一宣读。永隆因无意承揽故高其价,故未加以比较。华成因估计不精,技术方面恐不胜任,故亦决不予考虑。结果只贵阳建筑公司与昌华二家而已。昌华〈共)[总〕价较贵阳低六万余元,但昌华知浙大在湄潭购料甚廉,故有若干单价极低。如瓦一万只开一百一十元,而目前漏潭市价已一百四十元,浙大已包出二百万,则为九十元一万。贵阳建筑公司则开150 元一万,以是知单价方,后者较为近理也。且后者为企业公司所办,有中、交各行投资,故较可靠。最困难者总价太高,拟压至十万元以下。推定曾子泉、吴穰初、胡建人、刚复、壮予为委员,减低建筑价格,并与贵阳、昌华两家接洽。审计部所派之陈德隆亦参与其事。工厂建筑则以霞初、振吾、杜清宇及曾子泉为委员。十二点至成都餐厅中膳。阵、德隆系中山大学,于去年毕业。
  一点半回。畹青来。又阅实验学校考试结果,计漏、遵、筑三处考初中者252人(52:160:40) ,高中者148 人(23:62:63) 。结果计取高中正取36 ,备取13 人;初中正取53 人( 六十分及格) ,备取27 人(56 分) 。彬彬取人正取,平均65( 国文坷,数学65 ,常识74) ,乃超备取,平均55 . 6( 国文20 ,数学77 ,常识70) 。初中分数最高吴道荣89.3 ,张景武89 , 马文骥、张增级、刘维久各84 ,姚闻雷84 ,赖定方82.6 ,屠石兰79.6 ,杨志材79.3 。高中成绩最佳有丰华瞻82.7 ,丰宁馨82.6 ,许乃文82.4 ,许乃章82 . 2 ,幸继先8 1. 5 。
  接美丽僧电熊迪之函冉蔚若(愁森)函 张宝堃函 金楚珍函
  寄离尚志函 陈建功函 程毓淮、姜立夫函晓沧函万武樵函晓沧函朱骗先快邮代电
   晨阴72° 昨子夜雨下午阴72°。
  
  罗马尼亚因割让土地与匈牙利后国王Carol 已被禁,国内起扰乱。王禹昌医生追悼会。杨师谢看护来。
  晨六点半起。七点半至何家巷。开王禹昌医生追悼会,共到五十余人, 送挽联者颇不少,到振吾、季梁、谈家帧、贝时璋夫妇、杨守珍及少数学生。由壮予主席,行礼如仪后,曾子泉读祭文,壮予致辞后李相勘报告生平事迹。余演说十分钟,次季梁演说。因贵阳建筑公司吴谋立来,余先离席。今日出实验中学初、高中一年级新生榜。余至环球晤建人,嘱其通知新生,凡报名考公费者如不取在十名以内则不得录。孰知登报时此点未登出,亦未在招生章程以内,以致初中报考大部均写考公费。因此真清寒之学生乃不能得到公费矣,殊非设立公费之意也。接储润科函,坚辞主任事。因李相勘亦不肯就一年级主任,故余遂电通伯,约王凤岗为一年级主任。
  3十一点半回。中膳后阅The Fa山re 01 αMωωn{ 出使辱命记》。三点半至柿花园一号教职员俱乐部,请王季梁讲科举制度。谓苦日之道考间年一举行,所谓八股乃破、承、起讲,与上、中、下六股,至考举人时始有八股云。余曾考八股一次,策论一次。四十年前事今亦不甚记忆矣。借胡家健返寓。晚膳后至市中借允敏一走。波若之亲戚钱源泉来。
  接国立编译馆函万武樵函储润科函萧叔纲函周汝沉函寄通伯电(聘王凤岗为一年级主任) 金楚珍函
  
   晨雨70°。午后阴
  
  中国军队已开入越南。德机四千?炸英伦。胡天禄医生之太太来为允敏诊视。钱源泉(波若亲戚) 来。
  晨六点一刻起。八点至步兵学校看牙医,略停即出,约于调潭回后再看。寄通伯函,嘱约王风岗速来就一年级主任职务。接梅函,知已于五日午后二点抵重庆,静待考试事。数日元警报,当可安然留渝。硕美统一招生未取。又知重庆米粮已增加至每斗卅元。当四月间时尚不过每斗六元,不达六个月竟增五倍之多,可称骇人听闻也。
  今日由余所指定之建筑小组委员,讨论昌华与贵阳建筑公司价额之结果,将房屋减少一部,免除隔板,下层减少地板,瓦面自每方2 ,∞0 张减至1 , 7∞,则昌华开价男生宿舍四所、女生宿舍一所减至七万元(前为117 ,∞0) ,贵阳建筑公司减为九万六千元(前为149 ,∞0) 。但贵阳所估计之木料与瓦均较贵,可由本校供给,实际二家所差不过七八千元之谱。以贵阳建筑公司乃贵州企业公司所办,资本雄厚,故决计给与贵阳建筑公司,但尚须减少5% ,至丸万元左右,而食堂尚不在内也。晚建人、曾子泉及刚复来即为此事也。
  阅Henderson The Failure 01 a Mission < 出使辱命记》。今日将其阅毕,此书文笔流利,将德国舞台上重要人物如H iÙer 希特勒、Göring 戈林、Ribbentrop 里宾特洛甫描摹尽致,虽为一种宣传品,且为Chamberlain 张伯伦文过饰非,但读之饶有兴趣,引人入胜。何以吾国有许多日本通,而竟无一本关于日本内幕之书?戴季陶之《日本论》亦卑卑不足道也。今日据日校所得情报,马尼拉与东京方面之消息,谓我军已开人越南。大概为抵制日本人先入为主之举动。但电文简略殊不可解。因三号日本尚有撤回最后通牒之说,则日人似尚不敢侵越南也。如我为祸首,则日人有所藉口矣。
  接彭湖、李良琪、晓沧、悔、贵州省政府、金咏深、士樵晓沧密函士樵函寄梅雨附苏、汤二函通伯函万武樵又函胡夭禄函润科函
  
   雨晨68°。
  
  遵义湄潭公路今日通车。机械三年级生孙钩来。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半至校。因彬彬考取实验中学后,开课定十月七日,尚有一个月之久, 决计请一工读生教算术。愿担任者计有徐润炎、廖慕禹、蒋朝能、孙钩与王兴蔚五人。惟孙愿担任算术,故决计请孙钩明日来寓所授课,每日一小时。作函与程耀椿。十一点半囚。二点至校。
  往图书馆。学生中之不还书籍者尚有二百余之多,因之圈欲整理书籍极为困难。四点开校务行政谈话会, 到吴耕民(代蔡邦华)、刚复、迪生、季梁、香曾、振吾诸人,决定凡不还书籍之学坐停止一切权利。
  湘潭建筑今日已决定交与贵阳建筑公司,但觉其价尚贵,故再由前推之委员能初、刚复、曾子泉、建人与吴谋立商减。于明日订革合同, 则三五天以内即可订舍同; 于二星期内可以建筑矣。六点回。晚阅何果《抗战中之浙大》英文稿。昨得消息谓我军已开人越南乃日本人之谣传也。
  民廿九年统一招生备枝人戴共取学生文院法院师范程院43 68 115 8285 85 51 6681 10437 95 116 闭一切农94医中大西南〔联大〕西北中山同济武大东北678440185426943801724315378 77529996219670 92754 118浙大420 + 89 52 + 32 - 82 4 + 7 2归+37 78 + 13)11 大199 64 5 1 一一- 8湖南大学2ω 95 一一- 114接陈子宽函华西协和大学农业专修科F. Dickenson 函侯家源电柏恶函寄程耀椿函胡建人留
  
   晨阴70°。上午昙Cu 云自东南来午74°。桂花盛开
  
  孙钩来教彬彬数学。展吴光杰来询吴世路到j真二人有否考取。彭乃琦医生(号聪意)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吴霖泉来,谈及日本造谣我军侵入越南事,实际日本欲进兵越南,因是欲有所借口,乃不惜造此萤语也。且问人欲攻云南,由越南进攻较之广西更为困难,故越南假道,日本乃师假道于虞以灭彼之故技耳。因日得越南,则煤、米、胶皮均可资供给也。上午阅洪鲍与何果二人著之《抗战中之浙大> ,将其阅竣。十一点半回。今日机械三年级孙钧来教彬彬算术,系工读生, 藉此可以稍得余资,而彬彬则上次考试数学不佳,故不得不补习也。
  中膳后睡一小时。三点至校。作函与储润科。晚六点回。九点建人与曾子泉至寓, 谈及与吴谋立接洽之结果,允将前次所开原价再减4% ,即依照第一次之单价减去9% ,如此则男生宿{舍〕四座,女生宿舍一座,合需八万数千之数,明日即可订草合同矣。
  贵阳考取人数分析表贵阳分发学生总分在4∞+ 中央大学西南唐山武大厦大浙大湖牙在总数524 人51 人23 10 7 3 4 3文法l 组186 20 6 6 2 2 4 。。
  理工H 组248 28 15 4 5 3 。
  医;仅E 组90 3 2 。
  考取人数210 38 19 10 6 47 1I接目炯电寄吕炯电储润科电储润科函欧愧安函
  
   〔遵义一湄潭〕晨69°,大雾,百公尺外不辨人物。日中睛。
  今日至滔潭,十一点出发. 点到, 晚宿子孔庙w庞。
  晨六点起。大雾。八点别允敏。至何家巷。与建人、刚复、曾子泉三人商后,与贵阳建筑公司订漏潭建筑第一期革约。计男生宿舍四所,女生宿舍一所,共洋八万六千余,于订草约后二星期开工。开工后六十晴天完成二座宿舍,一百晴天完成全部,即付与洋一万元。待合同订成巳十一点,即借刚复、建人与香曾三人乘车出发。一路极为平顺,青神桥与王家坝桥均已修好,计74 公里。于一点到酒谭。途中柏树叶已红,田中稻黄可割。路尚佳,惟弯曲甚多,而坡度亦不甚佳。
  抵湘潭县城后,即见西门内之文庙上写"浙江大学"字样,颇为醒目。遇邦华、壮予诸人。文庙内现前进住女生,中进为职员膳厅及办公室、医务室, 三进为校长办公室、圈与测量队。后为大殿,最后住工友。中膳后.借梁庆椿、香曾、壮予、邦华、建人等先至财神庙。此处现为农院实验室及教职员住家眷之用,将来拟为教室,叫作十二个教室。次至梵天宵,现男生住此,可住一百二三十人,现只八十人,故觉舒适。此间空气清新,地方离敞,胜于何家巷多矣。次至理幽寺,已为县党部,其前进之城惶庙则为商会、民众教育馆等等,原均在文庙,由文庙移来者。自此至朝贺寺,拟作为单身教职〔员〕住室,可住二十人之谱。
  由此复进城, 至城北玉皇观、七星桥看由黄鱼泉、由漏河来之木料, 系七区各保民众所带来者,共约七百根,大者径尺半长三丈,小亦径六寸。大者六十年之杉木也。据云因水小巳费二三千云。尚有八百根在途上。至玉皇观晤许鉴明、卢温甫等,知七、八两月雨量只各1 20 mm ,七月温度24.6 吨,气压在69 1 左右云。回。晚膳。晚膳后回孔皆、冉慰森来,渠等对于杨端楷均有微辞。今晚月色大佳, 孔庙内金桂盛开。
  接王凤岗电寄陈子宽函丁t较为电吴士选函
  
   〔湄潭一永兴一湄潭〕晨大第61°。下午六点72°。晚十点68° () 睛。月色大佳。
  在酒潭、永兴有枣子甚肥大,较江浙所见者为佳。此间荔枝来自广西,价每斤八元。
  晨五点半起。七点半借汪大同、建人、刚复、香曾等五人乘1935 号校车赴永兴,计共二十公里。在中途流河旁之葡萄井略停, 其水极清冽, 下有气泡,渐上渐大,形如葡萄,故名。八点即至永兴场。今日适逢赶场日( 二、七赶场) ,余等到尚早,故人尚不多。迄中午则人拥挤不堪,即至江西会馆浙大办事处。遇教官黄靖及朱兆泉二人。时正有木匠二十余人在彼赶工修理, 预期于一个月可以修竣,住学生三百人,并做饭厅与圈。此外,则尚〔有〕三楚会馆可以住一百五十人。江西会馆之旁有区公所,区长(第七区)刘瑞伯索价700 作为修理费始肯让。余与建人与刘晤面后即至财神庙,此处可为实验室。至于教室,则须在南华宫,但现为区党部所占(原为女小) ,余等未人内。尚有四川会馆亦可商让。木凳桌椅已由建人委附近各保制造,十月间可以竣事。此处黄靖及朱兆泉经胡建人与汪大同之监督,均能尽力做去。
  晤此间士绅罗祥元、罗样茸兄弟。祥宣曾在上海新闻学校,渠颇为浙大出力。
  中膳后待何介之久不歪,购梨一元颇佳。此间名金顶梨,以上部较深而下部较绿也。每元二十个。据罗祥聋云,此间人口1 7∞ 户,较湄潭城厢反多5∞户。酒潭全县150 ,∞O( 人),每月吃盐1 , 5∞扭,故每月每人吃一斤也。永兴出布匹、灯心、铜器、桐油等等。四点半何介之来,与刘区长谈,允给六百元迁移。六点半余等出发回。七点到湄潭。八点田孔皆来,谈刘吉阶卖地事。允以四十元一挑,每亩田六挑出卖,即在玉皇观附近浙大欲建宿舍之地也。十点半睡。
   〔湄潭〕晨晴61°。
  收梁庆椿先生交来奖学金127.84 元。
  晨五点半起。昨晚觉牙痛,乃下左第二臼牙作怪,此牙本拟于出发时即行医治,因将来调潭以是不果。午后又觉痛。早餐后借杨栋琴至西外看舒鸿所择之操场,并与建人、刚复及壮予晤回孔皆。适冉慰森来说定购地价格,上回40 元一挑( 一商六挑) ,中回32 元,下田24 元,上、中、下三等由土地呈报时所作准。次至县公署晤杨端楷县长,其人较严浦泉年轻,而说话不及严之肯负责任。关于调中合并问题,余告以浙大已复教育厅以三点,即县款可以保存作为酒中基金,原在校之学生经到别后可以留校,但第三点继续招生湄中学生七十余人,则以格于程度不能照办,只能招生补习班学生而已。并托从速催促各保送板方至湘潭,因目前所到只永兴之七八十围而已,而所定者计有2∞0 围,计板2/3 ,方113 , 方较板略厚而宽,方在1 Y2" ,板则1 "而已。板为地板,方则为窗门等之用。此间每围12' x 12'木尺,价为每方一围价18 元,板每围1 2 元,故2{削围须28 , α)() 元之谱也。出至唐家祠堂及贺家祠堂。十一点半回。
  中膳闻十五号公路又将封闭修理,乃作函与孔福民与张庆洒。觉牙痛。睡廿分钟。三点借刚复、建人等至药王庙,并过河西至魏家,顺道由双修庙过七星桥而回。五点半晚膳。七点与学生谈话。余谈约四十分钟, 次由刚复、香曾各讲二十分钟之谱。余讲迁湄潭之经过,及此后迁移之次序及计划。首文理师范,次工学院,最后一年级。然后说及在此间安定后,一应研究, 二应作推广工作,与地方人士要能合作。最后谈及合作社与国借书问题。九点请梁庆椿、蔡邦华、建人、刚复谈,至十一点半散。
  寄孔桶民、张庆棚(松遵公路工程处)
   〔酒潭一遵义〕晨晴64°。潮湿。今日蚊子又咬人。晚78°。
  四点廿分由澜潭出发,六点廿分到遵义。
  晨五点半起。昨晚觉牙痛更甚。三年前余牙左下臼牙有时咬得甚痛,于民甘七年二月间赴香港之便,请周国荣医师诊视,拍一X 光照片, 并无inflammation 炎症或毒。本年则牙痛更频,遂于上次在贵阳省立医院张医诊视,拔去左下第一臼牙,但使余觉痛者实为左下第二日牙。近顷则每嚼觉痛,昨则饮茶亦觉痛。今日则不饮茶时亦觉痛矣。
  上午夏振锋来,谈关于蚕桑系事。十点至玉皇阁气象测候所,遇许鉴明与尹世勋。据许〔云),此间用无线电收音器B battery B 电池用手电筒电池须卅节,只能用一个月而已。以2.30 元两节,则亦须三十元一月也。
  中膳后借壮予、建人及刚复三人赴县政府开浙大迁移协助委员会。议决由浙大租塔坪山下之学田,年28 担谷子,药王庙住户让出,各给三十元,惟陆民主人得倍之。湄中合办事,余主张不招湄中新班,如程度不能人一年级而尚可造就者,则人补习班。三点散会。今日之会由杨县长主席,到协助委员回孔皆、冉蔚若、关泽民、刘吉阶、黄龙渭及县中校长孙效仪等。玉皇观旁之地大学拟建筑学生宿舍者,为刘吉阶及杨某等四人之地,约二十亩。渠等均欲卖而不愿租。~J吉阶虽为协助委员会中人,但极自私自利,托田孔皆来说,谓本年二月间茶厂购地之价为上田每挑卅,中田二十五,下田二十元,迄今已涨至每挑七十元,并怂恿何姓出面来信亦有此语。而同时则托回来说,谓上回加至四十可卖,但渠个人之田须特别加价。此人真市住也。会毕至玉皇观及中山公园地口。四点廿分别建人等乘车囚,六点甘分到。
   晨睛72°。晚月色大佳
  
  今日中秋节.本地人拜月之风颇盛。晨借波若至牙科医生张医处。
  晨六点起。七点郭洽周谓朱企霞因不到漏潭,校中不给八月薪,渠声言将以野蛮办法对待云云。八点一刻至校。统一招生榜在重庆于九月三号于报上发表。据招生简章,则教部应以电报通知,但三号以后迄无消息。余于七八号去一电致吴士选,嘱速送名单来。至昨返校,始接士选回电,谓单巳寄,亦于十四号始到。而该单为一总单,未将贵阳分区名单注出。故于昨、〔今〕两日嘱诚忘与俞心湛等校对, 于明日始可发往贵阳李伯纶登报,而贵阳报考各生己纷纷责难矣。今日接李伯纶函,即为此事。教部作之不周到至于如此。
  昨、今二日,余作新生分析表三张。一为各大学录取各院新生人数(见九月十日日记下) ,以中大为最678 ,浙大次509 ,次者西南440 ,中山426 ,武大380 ,西大275 ,湖大209 ,川大199 ,重大221 ,中〔央政治学校)211 ,而洛阳、上海、泰和分发之新生及先修〔班〕尚不在内也。但量之方面,浙大虽占重要地位,而质的方面则大可忧虑。以第二表浙大学生来源表与贵阳学生分析表可得其梗概第三表(见九月十一日记下) 。贵阳考毕者524 ,共〔取)210 人,其中总分在4∞分即平均50( 分〕者凡51 ,即114 也。中大取38 人,而23 人总分在400 以上。西南取十九人,而十人在4∞分上。唐山取十人,有七人在4∞〔分〕以上。而浙大取47 ,较任何校均多,而只有三人在400 分上,可知浙大所取学生乃均中、下流也,将来欲陶冶成材大非易事耳。晚十点半睡。晚觉牙痛。
  接士楷函及明片欧元怀、储润科、姜伯韩、陈剑修、陈宗器、杨允中、梅儿、叔永、郑宗海、刘明水、彭百川李伯纶电得王毅候函(知研究院院长由朱骗先代理)寄吴士选二电李伯纶电
  
   晨昙72°。中午雨数点午后82° 晚阴
  
  看张鹏飞牙医,将上左第二日牙之腐烂神经取出。王漠显来。王肇沓来。
  晨六点起。今日潘炳生校工来拿提包,因朱企霞之恐吓,故余进出每次去校均叫潘炳生来。
  八点至步兵学校看张鹏飞医生,因昨晚牙痛,今晨试验以笔杆敲齿,始知痛者非左下臼牙,而为左上臼牙。至张医处后始证实为第二左上臼牙。此牙经数年前补姓,今年视蒋祝华医生时( 三四月间或在六七月间)所补,那时觉牙痛,不过偶一觉到,但痛在左下方。蒋医主张拔左下第一臼牙,余不允,乃为补左上第二臼牙,未将原来蛙弄净,但亦迄未甚痛。至近二日始觉痛。挖去所补之金属后,即甚气味不佳。由张鹏飞验得神经巴腐烂,乃将三根(下面齿只二根)均取出,并不觉甚痛。
  加以清腐药于二日后再补此牙。补后若能解除苦痛, 则余昔日之疑左下臼牙作怪者全误矣。贵阳医院之张医为拔去左下第一臼牙尤可痛心。所谓庸医之误人也。
  九点至校。王肇奋来,为前次昌华公司估标最低而未得标事。十一点半回。
  膳后睡一小时半。三点至校。四点开行政谈话会, 讨论新生入学等各事。六点回。
  世界学生会中国分会征求《抗战中之大学} ,由各大学选文一篇,中英文对照,给奖金一百元,将来寄美国,在美国出版。本校只得二篇,即以洪鲍、何果(英文)二人合著者应征,于日内可以寄去。此文中文摘经晓峰,英文稿〔经〕洽周、迪生过目,但均未大改。余修改较多,但仍存本来面目。
  接王毅侯、教育通讯社、晓沧、李伯纶电寄陈剑修、百)'1 、欧愧安、教部圄、陈礼江函
  
   〔晨〕昙74°。日中昙。遵义市上枣、梨及石榴大盛。
  
  拔去左上第二臼牙半粒。
  晨六点起。八点至步兵学校看牙医。昨日张医取余左上第二臼牙神经时由蒋医所补处打人, 因钻开过深将牙裂而为二。晨间吃稀饭时觉有异,经张医验视知系裂缝,不得不拔取, 幸裂缝在上面,牙根未裂,故仅将前一段拔去而已。八点半至何家巷。作函与李伯纶,告以统一招生发表迟缓之经过,其责完全在于教育部。阅何果所作《抗战中之浙大》英文稿,一二日内可以寄出。中午囚。睡半小时。洗浴。
  三点至何家巷。下午六点因。阅英国寄来之Picture Post June 15 , 1940 ,内有Tom Wim Trisham {抵抗侵略》一文,谓英欲抗德必须有统一指挥,而统帅必须年址'在25-45 岁之人,能了解纳粹式战术者。德国在三天以内在荷兰落下降落伞兵士1 2 ,∞0 人(本年五月十、十一、十二三天) 。
  近日温度较高,织家婆旬日前野外已销声匿迹,惟家中所养二枚高鸣而已,近咽。则野外亦有叫者。近来湄潭之米价远较遵义为低,遵义每斗须九元二角至十一元。
  据云因省府在此采购军米甚多之故。调潭只五元二角,而永兴镇则三元八角而已。
  遵义肉价涨至一元二角,猪油至二元二角。
  接王凤岗函中学生具名戈滋函帘梅函欧愧安、陈剑修、彭百川函王毅侯、任叔永函李伯纶函陈宗器函寄世界学生会中国分会拱蝇、何果《抗战中之浙枉大学》中英文稿
  
   晨睛76°。中午雨,即停。下午昙。晚有月。
  
  晨六点起。八点至步兵学校看张鹏飞牙医生。八点半主何家巷。作函与王毅侯、任叔永,并电吴士选,改正一年级开学地点。午后刚复、王军谋来谈。三点至柿花园一号开有关各系、院主任会议,到各院院长及壮予、香曾、乔年、吴润苍、杨守珍、谈家帧、张晓峰、郭洽周、黄羽仪诸人。议决下学期一年级移永兴,但二、三、四年级文、理、师范不能分离,故非在一起留遵义或迁酒潭不可, 二者之中权其较为便当者。决议仍留遵义,惟生物系迂漏潭。在一个月中必须在遵义设法租150( 人之〕宿舍及136 张双人床。五点散。
  晚王政声来谈整理历年账目,结果发现向外国order 订购之文件极不整齐。四五年前之文件尚存而未结束者有之,已付钱order 而重行order 者有之。又曾子泉来,知今日下午二点到此,知马路尚未封锁,漏潭仍通。渠主张学生宿舍开间由12'增至13' ,因不然则房中不能放自修桌也。
  本校毕业生殷元章现在中央机器厂服务,函王劲夫谓民廿四土木系毕业生苏世俊及〔民〕二十二电机后转清华土木学生吴尊爵,组织一营造厂,愿来母校服务,用实报实销办法于总数酌提成数作为报酬。
  接高尚志函庸崇礼、壮惟、林间济困叉郑钟英致梅雨附孚帕及铅笔接吴雨僧静不就电寄玉毅侯凶任叔永函刘明水函
  
   晨阴7°。 中午雨下午70°。晚又雨
  
  晨六点起。近两月来允敏每晚必捉bed bug 臭虫,甚至一晚三四次,多时捉至四五十?晚。余初不觉,近亦不能睡,甚引为苦。初来时西厢多,而余等房所在之东厢〔少〕。近则相反,波若房中渐少,而余等房独多。日中难得一二,睡后一二小时即有数十。
  八点至何家巷。遵义习惯凡机关购物经手人例得10% 回扣,故每次发票价格中取10% 给予经于人。余等至此后,阮烁亭为购置,并不报告此事。近李厚望为1购置后,始将此事告之。余告壮予此款仍应归公。十一点半回。午后未睡。二点半至何家巷。作函与储润科及高尚志。
  晚阅Josephine Bak er 著Child Hygiene { 婴儿卫生> ,中述及matemal morta]ity产妇死亡率。谓美国1923 年时,每生产10∞小孩,死者6.8 ,而丹麦只2. 0 人, 荷兰只2.3 ,瑞典只2.5 而已。又谓1 918 年美国难产死者12 , 496 人,即万分之八十八,其中由于发热成Puerperal Septicaemia 产褥败血症〔者〕占二十四,而其余各病占六十四云。其他各病则有milk leg 股白肿病〔产后.b..栓性股静脉支), 由于bloodclot in large vein 大静脉中之血决及puerperal albuminuria 产梓蛋白尿, 由蛋白质之不能吸收。Bed fever 产褥热在十九世纪使难产后死者到达生产数20% 云。至Pasteur 巴斯德发明微菌为其原因( 1879) 始减少云。
  接武汉测候所报告周原复函结于沈熊庆、雄弟梅儿附关1)钟英函厉德寅、二姊函气象所The Failure 01 a Missωn( 出使孕命记》书一本寄胡建人、王劲夫函储润科函高尚志函
  
   晨雨66°。日中阴晚间又雨
  
  机工系代袭王兆有、顾余梅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步兵学校请张鹏飞医生补左上第二臼牙,此牙神经既已腐烂取出,经二日之消毒, 今日补就,但因半边已落下, 故张医主张外加金套。同时余右上臼牙只剩第二半颗,若加金套而再作桥与第一小臼牙相连,则左、右二边皆可用。因右下臼〔牙〕尚金,而左下只缺第一臼牙也。每做一牙之金套须金八分,从前每金一分只值一元,现值六元。故张孟闻一颗金牙已去六十元。余以做牙套后咀嚼不甚自然,故等待数日再说。涂长望来,约星期一去金顶山,离约四五十里,有毛佛寺在山下。金顶山高出地面15∞公尺,为附近最高之山。同往者有陈卓如、任美愕、李旭旦、李振吾诸人云。但今、昨二日晚间均雨。
  九点馀至图书馆。自周克英到后颇思整顿,但馆中诸人以向来弛懈,一旦紧张,颇不喜之。适校中有职员得于每〔年〕轮流请假二星期之规定,于是全体国人员即函周欲自下周起各休假半天, 以四周为限,使周无从整理。国人之不识大体至于如此。下午一点蔡太太来d 余至" 一乐也"剃头。作函与晓沧。五点半囚。
  晚阅新到之Haroard Alumni Bulletin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上知六月十六日哈佛大学举行毕业典礼。适较我校早两个月。二十号授与学位,毕业者大学部八百余人,学位共2 , 347 人, 名誉学位十人, Secretary of Stales 国务钟CordeU HuU 亦得L. D . 学位。据Hull 及Carl Sandberg jJ日州大学Sprous 等所讲则均集中对付德国之侵略,必须全国人民尽忠于民主政体之保持云。十点睡。
  接晓沧电周厚复电陈子宽函陆子桐函接吴主席函(报告事务所所长徐德样有异1a' 活动)寄湘牙在医学院张孝蓦电李相助函晓沧函
  
   晨阴70°。下午阴76°。晚晴。今日尚见黄莺在院中梨树
  
  上。
  法倭协定;(1)倭得使用越南东京区之空军机场, (2 )六千人守空军根据地, (3) 得假道侵入Ip 国,( 4 ) 倭军若干驻海防。
  晨六点起。阅《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其中有关海底光线一文〈六月七号) ,谓海水之所以成蓝色,乃由于海水能吸收光线,蓝色较红色吸收为少,故清洁之海水其色作蓝,但若有泥土或其〔他〕杂物则色即变为黄、绿矣。世界最清之水在大四洋Sargasso Sea 马尾藻海与Caribbean 加勒比海,此处在16∞叹尚有微光(在太阳当头时) .鱼能辨认,在浑浊之海水则不过三百叹而已。但海中植物能生长之处则不如此之深,因植物须光作photosynthesis 光合作用作用,旦与晚间Respiration 呼吸作用有平衡,故普通不能超出90 叹云。
  十一点至法院街水井坎晤张王军谋,为图书馆职员联名函周克英在暑期休假半天连续四周事,及借读生赵梦环事。十二点回。午后三点至校。作函与胡建人及蔡邦华。又审计部所派监视员陈德隆来。此次投标以昌华为最低,初次价格较贵阳低至六万元,第二次减后亦相差二万元,而结果给与贵阳建筑公司,昌华方面颇不服。前本校王肇奋已来此道反, 而审计部方面亦不甚解,故必须作…详细之说明也。因建筑图未绘就,故待时日订正式合同。七点因。八点借允敏至蔡寓,因蔡太太明日赴漏潭也。遇陈绵干。八点半〔回〕。丸点刚复来。
  接丁绪贤、希文丸月十一、王茹永(王桶增之父,不愿其子从军)、朱骥先、陈建功、丁庶为吕西黄镇球{为物理教员李国鼎事)寄傅梦秋函土楷函胡建人、蔡邦华函晓沧电步青电
  
   〔遵义一金顶山〕晨阴70°。今日在野外尚见燕子
  
  倭寇在越南登陆。华寿年、孙振望赴澜潭。今日订合间,男生宿舍四座,每座18 , 889.40 ,〔共)75 , 557.ω;女生宿舍一座,每座15 , 675.37;( 共) S 91 , 232. 97 。
  晨六点起。阅章乃器著《物价问题的症结》文。七点一刻至何家巷。八点到吴假初、贺壮予、曾子泉及包工、贵阳建筑公司吴谋立与贵阳派来审计陈德隆。因计算单价等等须相当时间,而余与长望等诸人约好于八点出发赴金顶Lll ,故将合同上( 一份)签名交与被初后自1I 回寓。计第一批工程男生宿舍四座,每座一万八千余元,女生宿舍一座一万四千余,合为九万一千二百余元。第一批付50% ,除材料一万五千元前付一万元外,尚付二万零六百元。
  回寓时则长望已先在,知渠所雇挑夫三人未到,而余叫之校工潘炳生则已来,故余乃反须等涂、李诸人矣。九点长望来,借出北门,适九点。有李振吾、李旭旦、任美愕及张荫麟、陈卓如,合余及长望共七人。路经高桥、高石坎,即一山头,至老鹰岩下之稻作社?略休息,时已中午。余等一行除余令一校工播炳生送余外,尚雇有挑夫三人(其实只能称背夫或驮夫,因此间罕有肩挑者) ,行路甚缓,而张荫麟亦不惯走长路,故~路颇从容。又以天气阴而不雨,均未出汗。
  过稻作社后下山为洞子坪,虽在群山之中,而稻作仍不少。问农夫均云今年有七成收成。此间稻收获,田中水不放干。经下桥新场, 一点三四十分抵半边街,在此吃藕。问藕粉摊主人尚吃鸦片否,据云从前曾吃,后以烟贵戒绝,费二年之力。
  问共产党如何,日好中有不好,以给钱不能兑现。下午三点抵玉佛寺,余等住前楼上。此间一宿二餐,每人一元云。晚膳后至寺后泉水洗足。余借得舒厚信行军床,八点上床即睡。
  寄建人又函
  
   〔金顶山一遵义〕昨晚微雨。晨Drizzle 毛毛雨,九点止。
  
  日中阴。晚68 0 。
  晨四点馀即醒。此间蚊子多,幸带得有帐子。六点云低,知有雨,未几即有毛毛雨。查玉佛寺建于民廿二年,从前名九龙山,以周西成购玉佛赠寺,故名。亦系十方丛林,但只和尚六人。方丈浅云不在。知客云开,其人极妙。余昨询以自玉佛寺至金顶山之距离,渠谓上山十五里,下山十里。询以有几条路,答曰只一条而已。
  大概以时间算上山要一点半,而下山只消-点钟故云。又渠与张荫麟谈,谓曾云游四诲,至普陀、太华,并懂英、法、日三国语言,惟不懂美国话,真堪喷饭也。
  余与振吾以山下无胜景,山上亦无留恋,故决于今日回遵。遂于晨吃宁波年糕后即七人全体出发,时在毛毛雨中。自玉佛寺出发,须下一坡,叉上山。在山脚有名牛蹄塘,有一踏脚寺,其名颇〔怪〕。内有小学→所。自此即上山,为Li mestone石灰岩与Shale 页岩。石级有若干'已腐烂,故潮湿易滑。经报恩寺(供地藏)、如意殿(财神)、万福寺至山顶下之大殿。七点半出发,丸点至玉佛寺,鞋袜尽湿,在灶下烘袜。9 :30 张荫麟等均来。余等至山顶时即遇学生(工学院)李纪和等十一人,渠等亦于昨晨出发,但较余等早一点半钟,故至玉佛寺尚早,遂宿大庙'。据云在玉佛寺时,知客云开又大吹法螺,询彼等是沓来自陆军大学,答以浙江大学, 初不甚解,后乃云彼与浙大校长为素捻。此人之善吹如此。
  自大庙至山顶只十分钟可达,上有平台。据陆军测量局50 , OOO( 分〕之一圈,高度为1460 公尺。余与振吾于十一点( 10 :50) 下山,走26' 至财神庙(如意殿) ,停九分钟,又下山,约半小时至踏脚寺, 再六分钟至玉佛寺,时正中午。吃年糕、鸡蛋后,涂长望等亦下山。
  余与振吾别涂、任、|陈、李诸人,于1 3 : 10 出发。自九点后雨即停, 但云仍低. 幸路干,故一路.行走甚速,潘炳生挑行李亦甚健足。13:53 至半边街, 14 : 1 0 过新场,1 4 :55 即至稻'作社, 适一半路也,停十分钟。15:05 出发, 1 6 :05 至高石坎, 1 6:16 高桥. 1 6 :34 至遵义北门,又十分钟至寓。适陈鸿遥及陈立太太相继来。五点洗浴。
  晚膳。
  
  
   侵晨雨。晨阴68°。下午昙.有阳光n 晚十二点大雨,有电光。
  倭兵在海防差事陆。陈锡臣自宜山回。
  晨六点半起。今日侵展又雨,但未几即止。八点半至校。接吕炯函,知渠与郑子政冲突,因为搬屋问题。吕欲先搬家眷, 而郑欲先搬天气部分,因此而口角。子政并破口骂人,使吕蔚光不堪.遥致愤而辞职,此一事也。蔚光疑钱逸云之所以排斥蔚光乃由于蔚光不能留黄仲辰, 二由于不订《宇宙风》与《西风》等云云。又收王毅侯函,知朱驷先就任为代理中央研究院院长后,叔本即提出辞职。十二点回。
  膳后睡一小时到校。胡建人与谈一年级及实验学校事,知刘吉阶地已购得,与杨氏等地共约卅商,均在玉皇观附近,每亩240 元,约须七千余元之谱。湄中决合并于实中,实中教员聘书不日可发,月支一千二百余元,而尚缺数、理等教员也。陈锡臣自宜山至。柴油车在贵阳以五千余元修理后,第一次开贵阳即被车夫(鸦片鬼)袁姓克军偷去车胎二个,值一千余元。而去宜山后,几达一伞月,因途抛锚四次,断钢板四块,可知汽车之不可用矣。-据陈锡臣云,宜山自十喃月迄今域内被炸, 一次在北门外, 而九龙潭黔桂路被炸二次。但警报则日日皆有,生活程度日高,米每百斤二十五元, 与遵义相仿,肉每斤一元二三角。指挥部取消,改称七区督察专员,驻文庙标营。草屋多倒,宜山人口不减少,繁盛如昔云云。
  又中午柏杰生(文俊,中正桥建筑工程主任) 、王榈堵( 筑生,捐款委员主任)、杨文湘、刘钟荫( 肇基)来,为捐款建中正桥事。据〔云〕修桥原拟五万元,现需六万元,已有三万,尚需三万元。建中正桥余允由浙大捐五百元云。晚曾子泉来。
  接李简斋、梅儿、储润科、王肇奋、王毅侯吕炯函 及电(昆明转) 彭浩齐函 黄季宽电 苏步7号、陈锡臣、高文伯函 朱企霞函
  寄黄季宽电 f在扬森函电 苏步青 郑晓沧电
   晨70° 雨见黄莺
  
  晨六点起。阅Hαroard Alumní Bulletin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五月卅一号出版。内有Win H. Clafin 讲学校财政一文,知哈佛大学最早之基金为Lady Mowlsen所赠,计一百金镑,时在1643 年。至1739 年六月此数已变成7160 元美金。基金之久几达三百年矣,当初利息1 5%( 十五镑) ,迄十丸世纪基金尚少。
  哈佛大学基金及岁出敛基金学校岁出1 840 年$ 646 ,235. 94 ,仪则1869 2 , 258 ,仪)() Eliot 初上任210;5111909 22 , 716 ,仪附Lowell 初土任2 , 106 , 6∞1933 117.967 ,以泊Conant 初上任12 ,986 ,α)()1939 140 .185.6∞目今14 ,α刀,创)()哈佛收入之分析:学费34.2% ,捐助15. 7% ,基金利息50. 1 % ,故一半赖基金,而1/3 赖学费也。
  据《同学会公报》所载,哈佛在校学生一千余人签名反对美国卷人战争,并给六个主张战争之教员以awards 投予称号,称之曰"课室中之大将"general of thec1 assrωm o 19 1 7 年级同学有一函表示态度,说明前次欧战渠等十分之九均往前线,共死28 人。耶鲁大学亦有同样之风潮,但校长Conan t 则于六月间广播Immediateaid to allies 紧密支持同盟国,但并不主张与德国开战而已。
  午后'王保泰、吴鹏高及王仁东来,又学生沈自敏来,为将被退学之借读学生赵梦环说情。三点至校。又有葱谋、潘传烈等为赵说情,而柬星北则为孟寰雄说惰。
  三点半开谈话会,李振吾又为赵梦环说'情。讨论结〔果〕孟寰雄、赵梦环准再试读一学期,如平均不到70 分或有一学程不及格即退学。晚在教职员俱乐部请陈正修晚膳,到杨守珍、亦秋、润苍、鸿造等。
  接李简斋、梅函刘学志函寄王毅侯、自蔚光、彭浩齐函黄季宽电侯苏民爵王倘(欲为)电又面陈剑修函姚思潦咆
  
   上午阴69°
  
  报传〔向〕美国又借美金二千五百万,因日军侵入越南。陈建功自昆明回。
  晨六点起。据吴润苍云,贵州天气极宜于生姜及块根如地瓜之类。地瓜又名在薯。西南一带称薯为苔,犹如广西之称肥皂为视,皆新造之字也。贵州少太阳,温度低,故瓜之须熟而后吃者如西瓜、金瓜之类均不良,若来熟以前可吃者如黄瓜、南瓜之类则较好,以叶类吃则更好云。接工读学生徐允升、陈家振、王绍先、陈国光、陈伯衡、曾繁年、蒋立中、王国权、崔士英、钱学中等来函,以工读报酬每小时以三角五分计,实嫌太少。今日取定书记、练习生二名与三名。计应试者三十五人,。
  高中毕业为书记,月薪卅元,初中毕业为练习生,月薪甘一元。取定蔡佩璋(圈服务)、许杭珍(女,师院)为书记,翁应峰(注册)、萧运筹(教务)、萧汝豪(生物系) 三人为练习生。
  陈建功自昆明参与六学术团体囚。知此次到会者除昆明附近人外,外埠去者极少;浙大拟聘程毓淮为数学教员亦未能来,因联大薪水高而教课钟点极少故也;联大一年级决迂白沙云云c 六点回。晚膳后借允敏至新城一走。近来遵义人口激增,新老二城,肩摩踵接,所谓疏散,事实适其反而已。
  接刘明水函彭学沛(浩齐)、tß森扬函黄泉函晓沧电接吴斗明函工读学生徐允升等函寄金楚珍、万辉,煌、彭浩齐、陈鹤琴、黄宇人、储润科、黄果函蔡邦华函梁庆椿函杨克毅函
  
   睛中午83°。下午昙晚有电
  
  德、意、日宣布同盟,于甘七在柏林签字。贺壮予今日不别而行。又胡建人等回湄潭。
  晨六点起。昨起天又骤热。八点至步兵学校看张鹏飞牙医,嘱制一金套,为左上第二Molar 磨牙之用。给与金戒指一枚,乃希文在湖南以四十余元所购者,时在去年之春夏,目今价当涨一倍。据张云重约一钱余,可制一套有余, 二套不足云。
  阅《大公报》广告,知国立音乐院梅儿已考取,但在一年级。梅拟考三年级,则并不录取一人。此次与考者计150 人,国乐一、二年级取四人,理论作曲组一、二年级取九人,钢琴组一、二年级共取16 人,声乐组一、二年级共取35 人,共计62 人。余即作函与梅,嘱即进一年级,但开学定在十月底云。
  今晨壮予忽不别而行,只留一函,谓环境日趋恶劣,虽欲勉强维持,然恐积怨日深,致生后悔。完全不成理由。因壮予能力太差,资望,亦不足,实难胜任愉快,但大家知总务人选之难,故亦均加原谅。即使知难而退,亦须有一交代,今只一走了事,可谓不负责矣。临走只留一钥匙而已。中午建人、杨守珍等去漏混,乘校车前往,因酒遵公路迄未断也。总务事暂以振公代, 但振公习气太甚,有空只喜打麻雀,决不能维持总务事。
  午后三点到校。晚借允敏至四方台胡宅,知胡珊与胡璜于今日乘陆大车去渝矣。晚阅July Reader¥Digest < 读者文摘》七月号, 中有关于Matthew Maury 一文,谓百年以前Maury 发现海中风向与海流之变动,制定航海路线,使美、英各国政府每7年可省数千万元云。
  接黄字人、祝廉先、程毓淮函子政函宋楚自函寄:1浇沧电二姊、梅等函刘明水、纪纫容函吴斗, 明函前季宽函楚臼、子政函寄:蔡邦华函
  
   侵晨大雨晨阴74°。下午阴
  
  荣国禁运废铁至日本共75 种。
  晨六点起。吃面。此间面色黄而味不佳。九点半至何家巷。振公亦未到,总务更将不成样子。故非即日物色人选不可。李旭旦、任美愕、晓峰来,李以HermannWeismann 所著Süd咄est Kiangsu …书相赠。知Weismann 现在德国Thuri gen围林根大学为教授云。十一点田。
  中膳后借允敏及彬彬、宁宁、超超、贤贤等出次东门过木桥。此桥于七月一日为水冲倒后,近以四百元修复,但极不坚固。若遇大雨必元幸矣。由此至小龙山火神庙即物理系所租之实验室也。助教孙涡现住此。学生利用暑期补习实验。此火神庙乃乾嘉时所建。下山后摘黄花甚多。值微雨。二点半囚。
  阅Ceogrα:phical Magazine ( 地理杂志)( 六月份)、《西风》及《宇宙风》等。晚五点华昭复及张万珍(张哲民之姊)来。张于两月前离上海来此。据〔云〕沪宁、沪杭路均恢复,车价已加而车上秩序较前为佳。苏州玄庙观前热闹如前,惟四乡则有游击队云。上海食粮虽贵,而百物低廉,现时使用法币,但日本既占安南,不久即进一步而攫上海、香港。未几刚复来,谈及大同〔大学〕。余颇以大|司为虑。因光复、大豆、复旦均于后方有分校,而大同元之,故余以为只有与教会学校如震旦、沪江合并之一途,不然则将人于伪政府之手矣。晚膳后借允敏、刚复至市中。九点半睡。
  脊丁庶为函通伯函Harvard Alumni Bulletin (哈佛大学问学会公报〉
  
   昨晚雨晨67°。日中阴时有微雨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寄允中函,嘱寄卅年度之"国民日记" 一本。因在内地难得有此项目记〔本〕也。阅洪纯著《抗战中之浙大),作为最后一次修改,不日寄去。夏振锋来。又迪生来。十二点囚。中膳后阅《宇宙风》乙刊二十七期及《西风)48 期。三点至校。作函与建人、邦华。
  晚六点回。阅Lewi s Broad 著Winston Churchill: Man of War < 温斯顿·丘吉尔:战争先生》。今日接梅函,知渠又拟割扁桃腺。二姊来函,托余派戴兆霆赴昆明,为搬移翼如书籍回湘乡事。
  L. Broad Winston Churchill , (丘吉尔〕生于1874. 其父为Randolph C. ,母为美国人Jennette Jerome 。父曾为财政总长Chancellor of Exchequer ,在Salisbury 内阁任内,十丸世纪末即去世。其母( 生于1 854 ) 再嫁于人二次。W. C. 自小不敏,人Harrow哈罗公学勉强毕业,其父遂令学陆军,以勇敢著。Sand hurst 桑赫斯特陆军学校以第八名毕业。1899 赴南非参与Boer W8Io 19∞归入Commons 众院,初为保守党,以宵-年党员喜指摘为人所忌,遂人自由党。时保守党执政, B alfou r 继Palmerston为首相c 党员Joseph Chamberlai n 约瑟夫· 张伯伦主张帝国自由贸易,而对外国征税,此主张使保守党分裂,而自由党于众院获胜, Churchill 为次长, Rannerman为首相, Asquith 为财长,时Churchill 才卅一岁。二年后B 因病辞, A呵uith 为首相,Ch山chill 升任商部部长,时年34 也。1 9 11 年德国派军舰至Morocco 摩洛哥, 几酿欧战,使英国知所备时, H a1dane 已将陆部整顿就绪,而海军部尚纷乱不堪。1. 9 11年十月乃将Churchill 由内部调任海军部。三年之中将海部整顿就绪。至1 9 14 年六月廿八Archduke F. Ferd inan d 斐边南皇储在Saraj evo 萨拉热窝被刺。七月十七八C hurch iII 不得内阁间意已将海军动员矣。故英军得以援法,因Dardan elles 达达尼尔事件于1 91 5 被迫辞职,赴法参与战争。自欧战后Churchill 即退出政治,虽一度人内阁,但不久即辞。最近置五.年年责Baldwin 与Cαhωa时m1让悦b陪e衍阳r巾阳.制军备会议失败,德国退出国联后, Churchill 即预料欧洲将有第二次大战,可谓有先知之明也。
  接二姊函梅函储润科、刘明水、苏彪甲函建人函罗拨函晓沧函寄杨允中函(允敏寄序叔,il!j安,洋五十元) 建人、邦华函
  
   层雨63°。柿子、栗子上市。
  
  放若分囊。邮票加价,自平信ñ分加至八分。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迪生来谈对于复朱企霞函略有修改。余意朱既喜闹事, 则以不来浙大为是。如渠不服,可诉诸法律。经迪生之怂恿,诉诸法律之一段除去,只说合则留,不合则去,任其自择而已。一方令迪生与之交涉,给与二三个月薪水,退聘约了事。罗剑(前武高学生)(之子〕罗拔因大考作弊被除名,今H 得青岩信知之。接吴士选函,关于余辞浙大事,教部仍未准。中午囚。阅L. BroadWin.ston Churchill 。
  午后三点至校。四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请振吾赴青岩料理一年级结束事。
  据振公报告,谓于一个月短期内欲在遵义办理二三百人增添之住宿已困难,所幸在车站附近有新屋将成未成者出租,十六大间,房租月250 元。而桌、椅、床待制须四千元之谱。最困难者厥为运输问题。因青岩校具仪器有六箱,学生、教职员五百余人,而由遵义往漏潭亦有仪棉八十箱, 教职员眷属行李五六车,此为最困难之问题j 。
  自治会膳食委员会蔡弊等〔来),为膳食问题,因米粮增加至每〈石)(斗〕九元,故菜蔬更坏。余允如膳费加至十五元,则贷金亦可增加。
  六点回。今日在市中购柿子如鹅蛋大,色如煮熟之鸡蛋黄,皮薄如Tracing paper描图纸,撕之即去,昧尚甜,价每元两斤十五个。晚九点半睡。
  接晓沧电陈、剑修函黄觉民、任叔永、吴士逃函寄储润科、祝廉先、罗拨、王凤岗函剑修函王肇奋、龙泉分校函
  
   晨雨6 1°。日中阴晚雨
  
  孙钩今日停止教彬彬。夏令营陈天保来。合作社王慕旦、王兆有来。膳食委员会孙钩、钱学中来。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至步兵学校晤张医生鹏飞,知金套尚未做好。学生膳食委员代表孙钩来,余以米价在九元以上, 允将膳食贷金增至十五元,与青岩相同。
  夏令营及暑期宣传队陈天保来报告渠等一个月中之工作。于九月二日出〔发),计二十六人,在虾子场、三疲关均停留若干时日,作宣传、慰问及演剧工作,计二十天后,王家坝作夏令营,计十天云。村中颇以壮丁缺少为苦。漏潭每月须出124 名。
  初尚抽签,以三丁出一为例,近则二丁须抽一矣。后方壮丁每年亦须有一二个月之征工。近来二线粮食较贵,故对农民尚有好处云。吃烟者仍多,但以鸦片价贵,每两值三十元,故贫民自动戒绝矣。
  中午回。三点振公来。据谓向来庶务方面弊端百出,而中饱之多,尤以姚卓文为最, 胡凤初次之,钱臼坤即阮烁廷〔前记为"阮烁亭")亦不可靠。现阮、胡二人已停职,而姚卓文仍在外办差,且回后升为讲师,亦殊不平也。余至石家堡晤迪生、振吾未值,遂往何家巷。六点囚。晚阅Churchill 丘吉尔传。
  今日得教部分发第二次学生〔名〕单。
  第一次分发一年级生第二次洛阳、泰和、上海新生第三次高中会考、各大学先修班、特区一年级生先修班接储润科电刘福糖、杨其泳、台j修、尚志丽寄费香曾函朱企霞函寄刘福藩函
  
   晨阴雨62°。
  
  浙大本校龙泉420 8936 2945 33501 151 (652)63 55564 206 (770)晨六点一刻起。八点至校。柴油车送振吾及学生张宝书、王兆有等赴贵阳。
  又钱钟韩来,为助教事。接刁庆奎峨眉来函,知去年峨眉(四月至四月)雨量仪二千公厘,而民廿二、三年至七千公厘。自四月以后,雨量亦少,恐本年尚不能达二千公屉也。得二姊函,嘱戴绍1!址昆明温泉运翼如之书至湘乡。戴非精明者,若去必不能办妥。因此时昆明各方正在抢运物件也。故非有二姊所托之唐榆生主办不行。得到刘福藩〔函〕知南京珞咖路之屋仍有东洋人一夫一妻住彼,童家巷之玄庐则收拾更好,成为一重要机关。北极阁山上之气象台己照常观测,城内公路三年不修,鸡鸣寺本年六月十九(阴历) 香火极盛。米粮每石六七十元, 故人民甚以为苦~-Z玉。
  晨钱钟韩来。又王刽夫来, 黄羽仪来。十一点半回。午后二点至何家巷。三点至江公祠图书馆。阅Jul y Allan.tic Mon.thly { 大西洋月刊} 7月号。四点回何家巷。五点半回。波若租定水桐街2 号卢亦秋之屋,计三间,价20 元一月。此与余等初来时所租者相同,不过在对面而已。房主郭惠苍乃陆大教官,此间绥阳人。晚阅A natole France 法朗士The Crime 01 Sylt削tre Bonrωrd ( 希尔维特· 波纳尔之罪) ,由Lafacadio Heasn (小云八泉) 翻译成英文Modern Libraη 《现代文库》版。
  自上月甘七德、日、意签订阅盟后,德、意承认日本在东亚建立新秩序之领导地位后,所谓东亚乃包括荷属东印度〔及〕马来而言。美国即禁止钢铁出口至各罔(英除外) ,共计七十五种之多。自本年一月至七月日本向美购废铁占美出口三分之一,约五十二万吨。而~1 本所输入十分之九来自笑。1936 年值二千二百万美金。去年十一个月亦三千万元。又美国最近由我国运鸽自越南出口,一次计3750吨,约抵去年全年进口三倍,前年之廿五倍。因恐日本之报复,由"伯明翰城"轮载往云。
  接丸弟函刁庆奎函范惠康报告寄刘稿藩函二姊函(运书事) 梅函丸弟函高文伯函杨允中函(为托购D .C. 发电机事)
  
   晨昙62° 中午70°。晚阴日中晴
  
  今日张鹏飞牙医为余加一金套子左上第二臼牙。家养织家婆巳月余,每晚必叫.日中彬彬出外来南瓜花饲之,彬彬去后将其放生。今日中午饭前磅~fJ嚣娃虫Jl下(均穿秋衣) :帧105 ,允敏1 08 ,波若118 ,彬彬的,宁的,跑到,贤50 , 刚39 ,飞38 ,宜25 ,杨8 。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轿子巷遵师附近步兵学校看张鹏飞牙医。前交与之希文金戒指一粒,目前已打平制成牙套(需八分) ,尚略有多余,但欲制二套则不足。今|才将左上第二臼牙配上,先将原来牙齿做成数缝,因本来只成一大半,欲与金套相连,须得犬牙相错,出人有联系,再将原有之补处敲去,然后洗净,于金套中加入热之水泥粉。放上嚼咀时并未觉十分不便,但总于天然不同,且是否能咬硬物胜任,亦是疑问也。
  丸点至校。十一点一刻囚。中膳后阅The Crime 01 Sylvester Bonnard , AnatoleFrance 著。三点至校。至中营沟六号师范学院办公室晤季梁,约于明晨同赴湘潭,因七号实验学校将开学也。外语班吴主任光杰来告以其女吴同璧巳考取浙大化工系一年级矣。
  五点半回。为彬彬收拾行李。晚膳后借允敏赴次东门外一走。允敏已将侠魂所遗之箱笼重理一番,并将彬彬之衣服铺盖检好,彬不喜更衣,冬季不加衣不换扩。
  今日余洗浴后嘱其洗一浴,恐去湄潭后彼将长期不洗也。超越虽较彬儿小二岁,但涉猎书籍,越较饶兴趣,惟喜作弄人,常使其弟、妹哭耳。彬甚沉静, 但尚不愚鲁耳。
  孙钩教其算学三星期尚待力。阅今日接到之《三民主义青年四纪念刊》中蒋总裁《告全国青年书},及谭平山、梁乙真所作文。九点半睡。
  钱熊庆米函傅梦秋函接或E景瑞得高尚志、傅梦秋
  
〔遵义一湄潭〕   晴晨66° 下午在湄潭76° 。
  今日至湄潭,宿文庙。
  晨六点五分起。七点别允敏,借彬榨至何家巷。情迪生、季梁、彬彬乘1935 号车赴洒洒。8:30 出发,适钱琢如自背岩来,知由〈筑) (青岩〕至贵阳乘车非常困难。且自青岩往〈筑)( 遵义),当天不能得车,必须在筑耽搁。故若有青岩直开遵义则便宜得多。至环球旅馆晤余坤山,不值。8:46 出发, 一路甚平顺。漏遵公路虽云来开放,只在八节滩附近路中一石块在途梗塞,车颇难过而已。实际贵州公路局之所以不接收者,乃由该局无车辆之故云。
  未十一点即至漏潭。晤察邦华、胡建人,未几华寿吉、张济时、冉蔚若均来。十二点中膳。膳后借建人至中学,知酒潭中学于一号始接收并合于实验中学,现定七号报到,十三、四注册。十一起调中旧生编级考试,十五起上课。教员多已请就,惟数、理、化及体育、音乐、劳作乏人。拟请农院助教兼敬。湘中旧教员无一留者,酒中学生607 人,此次愿编级者预料不过四百人左右,共七班。初中二、三各春、秋两班, 一年级春季三班,再加新招之实中初一、高一各一班。湄中旧有县经费全部贮存,作为将来恢复酒中之基金。惟省府津贴每月六百元,则由实中应用。原有校址尚可应用,惟设备则绝无仅有而已。现新招实中学生巳到二人,由遵义步行而来者。
  三点借建人、蔚若、迪生、季梁、杨守珍等赴玉皇现新宿舍, 见男生宿舍四座之地址已排定。所收地计:XJJ吉阶及杨姓、明姓地约四十亩。树木到者已千余根。最近来粉条一千二百根,直径四五寸, 木价每根二角,工价三角,故每根只五角而已。而包工估价每根总在三四元b 此精条来自一区, 需四天下水。每人以五根木连在一起,顺流而下,故每工实只四角而已。至于较大之料, 直径一尺者,每根六角,而运输之工价视地之远近而定。至武汉测候所。五点回文庙。
在湄潭   晨昙66°。午后睛76°。晚9 时70°
  今晨66 0 ,蚊子仍多。但前次在湘潭晨起6 1 。,蚊子即不咬。可知一至61 。左右即不咬人。
  晨五点三刻起。六点馀出西门,沿酒河一走,至城南见火焰山下有群鸦食兽类遗骸,大概系牛尸。因此间牛瘟正盛行也。入南门至实验中学视彬彬c 渠与湖北之夏寅生及另一南京学生同住。夏自贵定来, 由遵义徒步行来云。早餐后遇邦华太太,杨守珍、华寿年乘木炭〔车〕赴遵义, 每开需木炭百斤,约价十二元(前月只六元) ,而汽油八加仑之价(@28) 二百二十四元,相差十七八倍也。
  八点半借建人、季梁、迪生及冉蔚若乘车赴永兴, 二十六分钟即抵永兴场。往万寿宫及两湖会馆,前者修理已达大半,大门及九皇阁之图书室均修好。大门本系后门,因门前有大操场,环境较佳,不如前门市场之喧闹,故改之。万寿宫除图书馆、四教室、膳厅外,可住学生三百人。楚馆住学生一百卅人外,可有二教室。财神庙则作实验〔室〕。故大致有420 人可容纳。目前所派新生564 人,若打一八折,亦只460 左右而已。
  七区第一联保主任张美沽来,在江西会馆(即万寿宫)中膳。膳后前商会会长李金成、罗祥文及永兴纱号经理赵树云来。余托彼等以二事,一则五百学生来自遵义,至永兴人可步行,行李须挑。拟利用由永兴担纱至遵义之回空挑夫。据赵云渠行每逢场后(永兴二、七逢场) ,即派本地挑夫数十人于三、八两日赴遵, 三站三日可到,逢一、六可囚。去遵义每夫十四元, 系在遵义石柜台和成纺号交货。回时挑夫徒手, 故价可廉。余允以每大九元( 三元一站) 。但希望其致函与和成之经理童用成。其二点则拟在江西馆后租地二十亩, 作为勤工俭读学生之用以作菜园,傅一可以工读,而以一面可以得廉价之菜也。罗祥文、张美沽允与地主商之。四点半由71<兴场出发回湄。
  贵州有四大镇,即打鼓、永兴、煎茶及大堡。打鼓在黔西,昔为川盐必经之地。
  近则盐巴走松坎汽车大道,故打鼓已衰落。大堡已改德江县,故全省以永兴为最大镇市矣。永兴之所以蕃盛,颇难解释,因运盐不集中于此而集中于六区之马头山。
  大概因川、湘、黔三省山岭崎岖,自湘、川人黔, 以永兴为第一大坝之故。
〔湄潭一遵义〕   晨晴64°。湄潭文庙桂花开第二次
  
  晨五点半起。六点至北门外玉皇观武汉测候所晤许鉴明、尹世勋。据云前日晚间南门外观音洞十五里外有土匪卅余抢劫之事,可见地方之不安靖也。目前抽壮丁甚严, 难免不有挺而走险者。
  北门内有碑,系同治十年知县周炳著立。知湘潭城最初系明万历庚子黄守家挖造.周388 丈,费3660 两。咸丰末年思石号匪猖獗,照其城。同治八年号匪肃清,始议筑域。举人李廷瑛、江峰等监修,至同治十年周炳若为县长始成云。费86∞两, 周342 丈云。
  儿点半借迪生、季梁、邦华等至梵王宫、广源宫(财神庙) ,并至朝贺寺。蔡太太及彭谦即住此间。见无花果始知无花果之花乃在果中,当果尚未结实,可以见花, 且有雌、雄之别。有小蜂寄生其内,由雄花传往雌花始得实云。又见和尚在打菜子油。每莱子百斤可得油三十斤云。此间价可每斤一元云。由此赴茶叶场, ~IJ借同梅、王、蔡及彭谦、寿字等赴现音洞。闻观音洞旬日前有客商被人所杀,又前晚有盗三十余在洞南十五里之大庙场抢劫家藏鸦片万余元之事。途中见秋( )及马兰花、尊麻甚多。观音洞系乾隆时县长杨玉植所开发。外有对联云"音亦可观,始悟聪明系一体; 佛乃称士,遂知儒释本同源。"十二点四文庙中膳。膳后与建人及土木系测量队学生谈。一点半借建人至玉皇观宿舍地,指定四宿舍及饭厅地点。三点半借迪生、季梁、庆椿乘1 935 车回遵义。在菩萨岩遇刘奎斗开木炭车自遵义来,载亦秋、秋季丹、王曰琦诸人。五点半至何家巷。六点回寓。
  湘潭所购之地:杨君节上回8 . 4 窗@ $ 240 土2. 0 亩@ $ 144 共2304刘吉阶上回8 .0 亩@ $ 240 土1. 0 亩@ $144 共2凶4 加中人钱4ω 元杨盛氏上回4 . 7 窗@ $240 土0.9 亩@ S 144 共1 348 加碾基2∞元此外尚有彭刘氏(子名治华)上回4 .9 亩土9 窗加水车2∞ 元接士楷面二姊函厉德货、商文伯、储润科、李振否、婪伯:怖、陈鸿淫、王君韧等函
  
   晨阴70°。日中阴晚有月光子夜雨
  
  jit州省政府贮米二百石,自湄潭购办。
  晨六点一刻起。八点至校。阅三日来积压文件。上午余坤山来,钱琢如来,诉贵阳背岩来遵义之困难,渠以贵州公路会计朱复(起铃)之助,故能只在筑停留二天而来遵云云。朱善培来,知其于明日将赴永兴筹备物理实验云。阅《大公报) ,知前在王君韧家相遇之常云泪于上月病故,年四十二岁, 寄奠仪二十元去渝。今日校中汇贵阳李振吾二万元,柳州简直为浙东分校学生旅费一万元,建人实验中学一万元。
  接王星贤寄来马一浮之《避寇集> ,其中将去宜州留别诸讲友诗:"故国经年半草菜,捧乡千里历崔鬼。地因有碍成高下, 云自无心任去来。"下句似有余留之不坚之意。晚六点囚。又中午张孟闻来, 以将开教职员迁眷委员会故。
  Anatole France The Crime 01 Sylvester Bonnard p. 176. One comes into this worldto enjoy what is beautiful and what is good , and to do what one pleases , when the thingone want to do are noble , intelligent and generous. An education, which does not cultivatelhe will , is an education that deprives the mínd. 11 is a teacher's duty to teach thepupil how to "will". 人来到世间是来享受一切美和好的事物,是来做他喜欢做的事,而这些事都是高尚的、明智的、仁慈的。如果教育不能培养这种意思的话,这种教育就使你丧失头脑。教师的职责正是教学生学会培养"意愿" 。
  又The whole art of leachíng is only the art of awakening the natural curiosity of theyoung minds f()r the pu甲ose of satisfying it afterwards; and curiosity itself can be vividand wholesome only in proportion as the mind is content and happy. Those acquirementscrammed by force inlo the minds of children simply clog and stifle inteLligence.ln order the knowledge be properly dipped , it musl have been swallowed with a go以iappetite. 教学的全部艺术仅仅在于,它是一种为满足其日后之所需,从而唤醒年轻心灵生而具备的好奇心的艺术。而好奇心自身的活跃与健康却只能依心灵的满意和快乐的程度而定。强塞进儿童头脑中的那些知识技能只会妨碍和窒息才智。知识要被正确吸收,它必须是令你觉得津津有味的。
  接熊迪之咆浙女生家属李振夏等电玉欲为( 倘)函周承谢函许侠武函赵九章函接晓沧函接马一浮《避寇集》唐臣函雷宾离电周厚复函儿童保育会贵州分会(保志宁)函寄农产促进委员会马铃薯推广丸月份报告士;情函;X1J 学志、彬彬函寄昆明中央机器厂殷元章转苏世俊电
  
   晨64° 午64°。雨
  
  晨六点半起。上午八点至步兵学校晤张鹏飞牙医, 询过去所费几何。计余补牙四粒: 左上第二臼牙,上门牙,右下犬牙,右下第二小臼牙,均是大补。梅儿补一上左第二臼牙。计共费卅元, 只取材料费而已。八点半至校。储润科来,估计此次青岩迁移需汽车二十辆,费在二万八千元,真不料如许短距离竟费如此之大也。而自遵义迁湄潭费当在六万元以上。作函与许仁章、赵丸章、李振吾诸人。
  中午囚。膳后二点半至校。三点半开校务行政谈话会,谈学生贷金及借读,龙泉分校分发学生转至校本部等问题。次谈及一年〔级〕新生来校作新生人学须知之指导,及湘潭、青岩运输等问题。今日汇出款项:青岩李振吾二万元,漏潭胡建人一万,柳州简直(龙泉学生旅费)一万元,香港喻国柱(气象所运仪器)四千元,香港姚卓文八千元。校中所余者不过四五万元而己,以致对付建筑及迁移实嫌不足也。
  晚六点囚。刚复同来。晚膳后晓峰来,以陈布雷再电促其就政治部及三民主义青年四书记长张文白(治中)之宣传部事。渠已辞,嘱余为复一电去。丸点半睡。
  接晓沧电蔚光电吴士选电二姊函寄邦华函建人函周载之、茅唐臣函厉德寅胡建人又函吕炯电郑晓沧电金楚珍电许,仁章函赵丸章
  
   晨昙62° 下午暗晚有薄云月色尚好
  
  倭机炸北暗大明厂。礁窝井九号竹林中夏季有八哥儿百余,晨晚叫撑不休,儿日来已不见。今日蚊子不咬,织家婆不叫。
  晨六点起。八点至体育场。今日系双十节,故各界举行庆祝典礼,计到各团体、学校等二千余人。余亦为主席团之一,故立台上。高文伯为首席主席。行礼如仪后,并宣誓节约、储蓄。高文伯、步兵学校刘处长、党部郑秘书及余与卢益美、孔福民均有演讲。讲毕,购花等义卖。十点,余即先离场。宣誓必须极郑重,现在凡百宣誓,如节约亦须宣誓,则宣誓即失其意义。实则各人就职宣誓一次,说明必尽忠服务亦已足矣,何必时时须宣誓哉?孔演讲尚佳,但每次必询小学生以是否赞成,而小学生如应声虫之如应斯响,有类美国之Melodrama 情节剧戏,有伤大雅。
  今日实到不过二三千人,而排队报告谓有八千九百余人,又失实甚矣。中国人之不讲精确如此。义买时,余购定二盆菊花,送家只有一盆,且非原物,失信之甚。若使捐款或献金,余亦甚愿,既称义卖,不应如此办法。
  中膳后借允敏至洗马滩一走。今日天气甚佳,有秋高气爽现象。下午涂长望、曾子泉来。余洗滔后至" 一乐也"剃头。晚阅Anatole France The Crime of Sylvω仰Bonrwrd 书。其中(p. 176) 有一段述及青年教育, France 主张养成青年之自己有主张,而不以事事干涉为主。此与近代之教育,尤其德、意、苏之教育宗旨大相矛盾矣。原文抄在十月八日日记上。丸点一刻睡。
  接士俊函
  
   晨阴64°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何家巷。寄晓沧、二姊、士楷函。前二姊来函,欲派浙大庶务戴绍霆(瑛)往昆明将藏在温泉之翼如书箱三十余只移至湘乡。但目前各方正在迁移之中,昆明觅车大不易。戴非干练之人,安有能力办此事?若各方张罗得车,目前贵阳运遵义之车价已每公里公吨二元五角,则昆明必更贵。可知在自昆明至柳州千余里,已篱六千元矣。需时湘乡来回至少三月,而二姊来信谓十天即行,不免将此事看得太容易矣。接毅侯函,知中央研究院总干事已定傅孟其,大概因孟和不愿干而叔永又力辞也。晨晤梁庆椿,为作一介绍函与沈克非,为腹中发炎事。
  中午回。二点至何东巷。四点半至公共体育场之南庐,现史地研究部与史地系在此租屋。今日史地研究部开师生谈话会,到谭其骥、叶左之、张荫麟、涂长望、黄秉维、顾谷宜及季梁、晓峰等。研究生到沈玉昌、王爱云等等。由晓峰及长望报告。余说数语,述史地系以四年时间创立,迄今有此规模, 其大不易,而教育部以二千元之经常〔费〕而设一研究部,更是笑谈。故目前史地简直元设备之可言。最后, 左之述史地系需经费之迫切。六点散。
  六点半至柿花园一号俱乐;部青闭l目i郎晚膳,到劲夫、杨耀德润科.及刚复、迪生、卫葱革谋、振公等。九点回。
  接般侯、振吾、黄仪谈、高尚志、陈焕炳(陆大)、林可胜电罗志希电振吾电李振吾函窃二姊、梅、士楷函晓沧电厉德寅电晓沧函陈布雷电
  
   晨阴62°。日中阵雨二次晚县66°。
  
  下午薛效宽( 声震) 来。晚张荫'麟在江浙餐厅请客。
  晨六点起。八点借宁儿至步兵学校牙医张鹏飞处,因宁常觉牙痛。验视之下知并无虫姓,但左上犬牙与第〔二〕门牙之位置金为犬牙所占,因此第二门牙欲出不得. 恐以此作怪云。八点半至何家巷。振公、王军谋来谈,又郭洽周来谈朱企霞事。
  朱前作长函,以校中不发八月薪大为不满, 并声势汹汹。余知其人非驯良者,故决意将其辞去。但以聘书已发,故讽其自辞,今日洽周来谈后,余允给予八、九、十三个月薪, 令其退还聘书了事。此君在遵义师范亦与人大闹而走,可谓善于争执者矣。
  十一点在何家巷学生腊厅中踏,有郭洽周、李吕成、葱谋、香曾。菜尚丰富, 虽不及以前,但较之青岩则远胜矣。据膳食委员孙钧云,现气十余桌,每日可费七十元, 但购莱只十余元,膳金每人十五元,但以米贵(今日十元JL角一斗,三十斤) ,故虽持目前之菜蔬标准,须赔累月四百元。
  晚五点借香曾至遵义师范。月每人十六元,共11 5 人,每日有六十三元, 可菜费十六元,故可吃荤"但菜并不比何家巷为佳。六点至江浙餐厅应张荫麟之邀晚膳,到晓峰、季梁、洽周、驾吾、谭其骥、香曾、迪生、左之等诸人。八点散。回寓。晚阅呈教育部呈文三件,拟随身带交。(1)向部要求补发本年度建筑费四万元,明年度七十六万元。( 2) 索运输迁移费除前拨甘万外,再要十六万元。( 3) 以财政困难请求救济,加拨廿四万元。
  接晓沧电建人函蔡邦华函寄振吾函
  
   晨晴clear 62°。今日晚尚见燕子在天空
  
  倭机炸昆明,毁云南大学礼堂。波若移居Jj(嗣街三号( 前卢亦秋位之屋,即余昔日所居之对面也) 。
  晨六点起。今日本拟赴重庆,因车子尚待整理,井尚有未了公事,故不能成行。
  八点至何家巷办公室。作函与李振吾及高尚志。适阮季侯及周仲奇相继来,知渠等均于昨七点出发,由青岩经贵阳于下午七点至此间。青岩同车家眷均乘此车来,系红十字会来遵义购米者,共两车,一车因修理尚在途中云。教官张文美亦来。前日得林可胜电,嘱在遵义购米,但此间米价已至每斗,十一二元,每斗卅斤,而青岩每斗只八元,每斗二十斤,故价格已不相上下矣。拟向永兴或酒潭购米。十一点半因。
  中膳后波若及超、贤、刚、飞、宜、扬各孩均搬往水嗣街三号,即前卢亦秋所住之屋,因卢已移往湄潭也。余与允敏亦至水曲同街三号,并晤孟闻及晓峰夫妇等。孟闻正在作《尔雅》动植物名之考据,并将来预备作《中国生物史》一书,谓明代之方以辑对于生物观察颇有特到,方即著《物理小识》一书者。又谓徐光启对于生物著有专书。余谓徐光启曾误认煌虫乃虾子所变,故其观察颇不正确。但孟闻之做此项工作,余困甚赞同者。四点回。枣谋来谈,谓储润科可以就一年级主任事。阅s.Genge Satanyana 著The Last Puritan < 最后的清教徒》之序文。
  接i悔月涵电高尚志函彬彬函寄高文伯画梅月涵咆高尚志函李振吾函
  
自遵义至桐梓   晨晴64°日中晴晚桐梓68°。月色
  
  佳龙泉学生胡全法来,云子上月二十二自玉山出发,全程由金华单车费250 元,又谓东阳米价高于遵义。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嘱曾子泉与吴谋立说明来校订合同建造饭厅,价为二万一千余元,约六十方左右。作函与Dickinson ,为农学院购公牛Holstein 霍斯坦牛or Jersey 娟珊牛事。据D 来函,谓小公牛之价每头五六百元,但须自成都运来。即原在南京遗族学校,后经迁移至成都华西大学者也。
  王军谋借润科来,嘱润科任一年级主任事,像建人既兼实验中学主任,又兼筹备处主任。而卫士生初来,若为实验学校主任,必不能胜任愉快。故若以一年级主任男建人,而以士生为实验学校主任尚不甚妥,故与润科一谈。渠允任一年级主任,458 笠可帧全统·第7 卷因此实验学校仍以建人任主任。巾腊后余即作一函与建人,并复姜伯韩函。
  下午二点别允敏。因波若及乃超等去水嗣街后, 寓中只允敏及宁儿二人,彬彬已去漏潭,仆人则金妈与阿牛,日tp 如宁在校,则向中更清冷矣。余为允敏借得小说三种,即Sanlayana The Lasl Puritan, Alex Dumas ( 四十五卫士》与Mann MagicMountαin { 魔山》。
  二点至校后略加部署,即别诚忘、刚复, 与杜消字与工场董兆祥同乘校车1935号出发,时约下午二点半也。四点馀至桐梓。数行此路,乃不觉委山关之高矣。余住招待所103 号。借杜至公共体育场及周西成祠堂一走,堂中有各县所送石碑,惟正安与郎岱二县之碑有化石。市中买得洋桃,外有毛。大如核桃,作榄形,内绿色,味如无花果。晚八点睡。
  接李振吾8画寄士俊函彬彬函蔡邦华、m人函华西协和大学农业专修科F. Oick inson 函姜伯韩函寄晓沧电
  
〔桐梓一重庆〕   昨子夜雨晨桐梓阴67°。日中雨
  
  下午六点豆豆重庆。
  晨五点半即起。在旅行社招待所与杜清宇早餐后于六点四f -分出发。日时才虽阴云密布,而雨已停。过凉风坦擅E现音桥一段均在山中。过赶水以后,土作红色,山上有阶田,已如红色盆地之样子矣。过观音桥已入四川境,觉川境雨比贵州为大。后到重庆,询得雨已三日矣。黔境种农产品甚少,遵义、桐梓一带正在割稻í.人川则稻早割, 山间水阳均满载水以过冬。赶水以北,山边种番薯甚多。此处农作物远较黔境为丰盛。
  中膳后禁江以北雨不止,到处山间可见瀑。在接江以南四五十公里车均沿江走,离秦江约卅公里处,地名盖石洞,有一瀑布, 昔时行船至秦江上游,以此为止。
  现导淮委员会在此筑一堪Lock 船闸或闸,将来船可上驶矣。观音桥附近则荼江铁厂在也。行至距重庆1∞ 公里、恭江82 公里,有二军用车联快而来,余等车让避至山边路旁, 而工军车之后者行甚速。撞在右边后轮及门上,将叶f板( Mud guard)带走,且疾驰而去。余等不知其号码,仅记此车以后途中所见军用车之号码。则至荼江检查站询问,亦不得要领。及至重庆附近之土桥站问询,则上午今日出发者只军字主车,军78082 ( 第五军) , 革夫袁克然,及55∞7 、55∞8( 第二军) , 车夫余从革开,载盐。而此二车相遇为以后之车, 第一车载行李及人,皆非是也。
  六点抵上消寺,时已旁晚。过重庆,惨炸情形尚不甚显,惟聚兴村屋则有被炸之形迹耳。晤丁舆甫与王毅侯,知撰甫自香港来。晚陈可忠来谈,介绍化学教员孙豫寿及英文教员龚质彬。十点半睡。
  距离时间地区64 krn 6:40 桐梓出发135 9:20 过松炊161 10 ,15 过观音桥182 11 ,∞ 过赶水192 1 J ,20 过东溪229 12 :10 被军用〔车〕撞247 13,20 ~ 江白云宾馆中膳247 14.∞ 4事江出发326 16:40 海棠溪18 :α) 上清寺
  
〔重庆〕   晨暗63°。昙
  
  敌机三架袭重庆。下午5.30 警报, 6 :30 紧急, 6 :40 炸弹商, 7: 10 解除。
  晨六点起。此间空气不及遵义之佳,故余一到此间即伤风。聚兴村屋构造不恶,但屋中无烟囱,不但房间中元之,即厨房亦无之,结果满房是烟。而四川用煤,煤中有硫,故房中硫气极重。
  晨八点半至玉川别业昭杭立武,知本年英庚款只补助浙大二万五千元,为科学研究之用。余询何以数目如此之少。据谓总数只一百万, 较之战前五六百万相去甚远,而此一百万中已有支配,如蚕桑、地理研究所者已六十万,故剩下只四十万而已。余泵'去年之补助费六万,据云有公文来即发。出至教育部,立夫与士选、梓铭均去青水关, 立夫且病,只顾一樵在。初由孟寿椿接见,晤顾一樵,余述浙大经济困难悄形。经常〔费〕方雨,每月支出超过预算万余,而临时〔费〕则建筑费已订合同之建筑己较建设费多四万元。尚有迁移费,只拨廿万,而常用至卅六万元之多。顾允与部中商之。出遇徐志萝,渠现住聚兴村十八号庚款委员会宿舍中。在寓中膳后看陈可忠与舆甫着棋,适凌伯遵(基金会)与音乐院之胡彦久来,胡系胡子竞先生之第二子,在音乐〔院〕为秘书,其夫人则教钢琴。
  至三点余至雨岩处。遥硕民已囚, 其夫人亦睡。硕民因感冒卧病, 据云一年级(联大)移叙永, 二、三年级移泸州云云。出至特园康庄晤次仲,不值, 遂往曾家岩见颖庐, 昔日气象所居屋已成废墟矣。由大溪沟回至聚兴村廿二号晤蒋慰堂,不值,晤郭任远与陈可忠。5: 30 警报, 6:30 紧急警报, 6:40 有炸弹声, 7 : 1 0 解除。在十二号水工试验室晚膀。遇秦景阳、郑权伯(肇经) 。丸点回。
  钱二姊函窃允敏函1军谋电
  
〔重庆〕   层有雾即晴64°。
  
  敌机丸架袭重庆。11 :50 带拟, 1 2 : 20 紧急, 1 2 :40 闯炸1尊严,2 :30 解除。电灯厂(大~沟)被炸坏n 共ω 弹,中四弹。蓝庆至l民全城皆煞。晚樊平常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余陈可忠、何廉来,余询何廉以后方粮食究竟是否足够自己之消费,答谓须看情形。因四川一省而论,须供给每年二十万担之军米,其中十万担在后方,十万担至巴东、恩施一带云云。重庆粮食因平祟之故,价已大落。普通购买,一月前曾高至每老担( 三百余斤) 三百八十元,现为二百七十元。平价米原为工人、学生等之用,现则特任官亦有吃平价米者,因之不够分配。余至中大,学生正在闹,学校向粮食管理局要平价米,因所给不足一月之用也。上月重庆米粮之货,由于大户囤米( 如刘湘太太之类)所致。
  八点四十分借舆甫与陈可忠乘1935 号车赴沙坪坝中央大学。该车即开山洞华西兴业公司修理厂修理。至中大则罗志希不在,由其秘书主君招待并遇物理系周君,未几孙光远、邹树文来。十点半至膳厅看学生小菜。计共丸十桌,每日购肉七元, 分上、下午两餐用。今日四菜,为粉丝、藕、黄豆与榨菜, 一汤,无青菜是为大缺点,量亦不及遵义之多。因平价米不够分配,故正在与学校力争。平价米之价为每斗五六元,约十二三斤之谱,故平价米尚较遵义为贵也。余要邹树文送小牛Holstein 在斯坦牛公、母各二只,渠允以后可送公者一只, 但须出奶费,每头数百元云云。中大定十一月…日开学,但房子亦正在修理中。总务新调洪范五充任。
  十一点半警报。余在光远东中膳,知石门村共有二十九家, 每家有六六方地,当时不过六七百元,连玻璃、纱窗与电灯均在内矣。光远极不满于罗志希。12:20紧急警报。余随同至第五防空洞,遇张缸哲、楼光来及新任工学院杨君、赵旦平( ? )、何兆清、胡肖堂。二点半解除。三点借邹树文至小龙坎,乘公共汽车回城。
  至观音岩,有苏联农业照片。遇樊平章。六点至汇菲IJ晚腾。
  接樊平章、牡清字、哈佛同学会(郭娥和)寄华西公司、钱崇谢雨葱谋、组明、骑先函
  
〔重庆〕   晨微雨70°。上午阴下午晴晚月色佳
  
  滇缅公路叉开放,运军用品.每日三百吨之容量。滔暨陷落。又伤风。前气象所测候生丑进颐来,现为青海省政府驻渝办事处秘书,住学回湾二号。
  晨六点起。作函数通。丸点出。至美专校街一号,晤陈布霄,知其将赴委员长处。至两路口象溪别业晤万武樵(耀煌) ,则门已加高,大概系被炸也。余因校中欲利用陆大甘田坝印刷所屋,故欲晤布雷与万。回后-.卡二点至牛角沱二十三号,借毅候及提甫同往.到胡春藻及西北(甘肃)新来之某君。因骗先忙甚,故谈话以中1膳时约谈最相宜。胡春藻即赴湖南大学校长任。余告驷先谓气象所与浙大二事必去其一。渠素主张余留浙大者,故目前应决定办法,使余能脱离浙大,否则辞气象研究所职。骗先询余刚复能否继任浙大,余早拟提刚复,但目前内部情形极不相宜,且刚复性情任校长必债事。余提李振吾,骗先以为教部通不过,渠谈及蔡作屏,余则荐庄泽宜。
  二点固。睡一小时。阴点半至牛角沱资源委员会,晤翁咏霓,谈一小时。据云自日美商约于本年一月告满,迄十月间日本向美购之汽油与废铁较去年全年尚增80% 。前次在渝空战,我军45 架飞〔机〕为敌机打落十六架,死飞行员十人,重伤八人。而日本飞机无恙。全由美国之新式飞机售与所致。以其飞高而速度大,且有二钢炮。又谓胡适之曾电政府,谓日本南进以前将侵演,故政府遂有明令中央研究院等须迁出昆明也云云。
  六点至玉川别业,应杭立武之邀晚膳,到翼甫、暨南大学之程君瑞霖、周君、辛君、欧元怀诸人,谈至八点半始回。月色甚佳,但略有弈。晚晤蒋慰堂、陈可忠。九点半睡。
  寄杜清字、二姊、梅儿、孙颖川函
  
〔重庆一歌乐山〕   晨阴69° 上午昙午70°。毛毛雨
  
  展舒厚信来。晤张子明、顾一樵、彭浩卉。卫士生来。在t清字来。
  晨七点起。舒鸿来。渠此次来渝系受训并参与训导会议与体育会议,在中央训练团四星期。每餐只一汤二菜,无荤,有八人一桌,故常嫌不能充饥。晚间睡眠只七小时半,而训毕后,据过磅报告者谓,各人平均重量及胸围均有增加。但实际人团时重量系完全去衣、裤、鞋,而且空肚。出团时在饭后又穿鞋与裤,故二者不能提而井。至谓一个月可增进胸固尤属笑谈,均属自欺欺人之事也。并谓姜琦于训练、团演说时题"我何以来受训",其中大批评浙大。而姜函余时尚谓渠决不将浙大训导事对公众批评也。
  九点至教部晤顾一樵、张梓铭。余嘱顾一樵嗣后教部能与各大学通无线电。
  十点至张家花园农产促进委员会晤穆藕初、毕云程。穆方自成都囚,患感冒。十一点回。毅侯得其子电报,知到柳州,无车运浙江一年〔级〕生,不能人黔。余即至交通部晤彭浩齐设法。渠允商之中国运输公司程延炯。适程已囚,据程云,人桂人黔颇困难。以美国借二千五百万美金,中国允每月给鸽矿18∞吨,即每日60 吨,需卅辆车,均由柳运黔转滇。但目前每日尚不到三辆云云。
  下午杜清宇来,交来所购仪器等价单,知机械、化学、化工、药品、仪器需一万三千元,书籍、水泥数口元,汽炉引擎五万元,钢铁等三万元。余告以目前能用之钱至多不得超过一万元。因英庚〔款〕允拨三万元, 一万元可在此购件也。故锅炉、钢铁目前不能购置。四点馀借丁舆甫乘钱乙寨车至歌乐山,童冠贤亦在车上,童至小龙软下车。丁寓丸道拐四号钱昌照处。余至大木鱼堡七号二姊处,知梅儿于今日下山赴沙坪坝, 只九弟与森森在家。
  寄胡庶华函允敏函
  
在歌乐山   昨子夜雨。晨阴64°。在歌乐山日中雨。晚
  
  满天星。
  报载克复诸暨,敌侵绍兴、漓帘。
  晨六点半起。晚闻雨声,展起雨止而云密。在二姊寓与森森、仁甫早餐后,余至大水鱼堡四号马寅初寓,时渠方起。渠谈兴甚豪,数年不见,精神如故。未几有闽籍女飞行家林鹏侠来谈。渠生长于新加坡,曾乘飞机独人至西北,现亦不得志。
  寅初近来对于孔、蒋大肆抨击,为宋家三姊妹积钱至一千八百万美金,应以此款用于抗战。曾屡次演讲,并于《时事类编》上作文提及此事,故蒋曾加以四次警告, 并召架前往谈话,渠不去。蒋乃召重庆大学叶元龙而加责难, 嘱其辞去寅初,卒不果云云。寅初谓:余每次讲演均自承非共产党党员,且并无组织党之野心,但凭良心讲话,听与不听, 由政府而已。渠颇信共产党为较有办法,认其领袖能刻苦为可佩。
  余告' 以共产党以苏联为背景,惟Stalin 斯大林之命是从,不能与中华民族之利益相吻合。蒋纵容孔令仪、令侃、宋蔼龄辈贪赃受贿,固属不符舆情,但国家欲养成全国爱戴之领袖亦不易。故以忠言劝告为善策,真为共产党所利用也。寅初并述及为朋分飞机款, 为钱大钧告发,宋m龄姊妹所恨, 几为蒋所枪毙。又陕西统税局朱某在陕时,将孔二小姐孔令仪包揽偷税之香烟扣除, 孔大怒, 将其撤职。现朱囚渝,任华西建设公司经理云云。李士伟屋系寅初为邢契华所造, 邢不来乃转让于李Z五~。
  十一点回。梅儿自沙坪坝来,知其昨在南开看《财狂》戏云。十二点至九道拐四号钱昌照寓。渠寓系石筑,费六千元,今春造。乙黎太太已三年不见。据云通伯结婚时, 渠与允敏二人为惊相云。膳后与翼甫、孟和之子及昌照太太打Bridge 桥牌。至五点始回,知寅初曾来回看。在二姊处晚膳后谈至八点半。睡。
〔由〕歌乐山回重庆   侵晨又雨。晨64°。户外最高M 21.4°C,最低19.2 吧。
  今日将所用寒暑〔表〕送给默君, 此寒暑表所记数字较家中低3 0 F ,原用寒暑表应订正JjU4 0 F o 德寅来。吕炯来。肖堂来。彭学沛来。艺术家张普开在榆去世(张,)"籍,新近由毗荣返回.以您踊所得十万元送灾民) 。
  晨六点起,又值大雨。在歌乐山两日淫雨连绵不止,故顶上之云顶寺未能上去。梅儿定于卅号往青木关国立音乐院,须交费175 元,其中120 为四个月之膳费,计每月卅元, 较南开诸校为贵。此外,学费十元,制服费廿元, 讲义五元,预备费十元,杂费十元。八点一刻别梅及二姊、九弟往荷花池车站,时霖雨不止。乘二姊所备之滑竿,经云顶寺前下山时,资源委员会之车已在站相待。但乙黎等尚未来。
  九点乙黎、吴蕴初及费甫等来。十点馀始至院中,则蕴明已在此相待二日矣。与蕴明谈移时,蕴明(蔚光)告余以过去与子政及楚自冲突之经过情形,并谓周耀湘以庶务资格而借仆人老王往合川购米,结果较北暗本地为贵。
  在寓中膳。作函与振吾、悲谋,知费香曾又在设法倒丑事'谋。因姜伯韩、贺壮予巳去, 遂欲倒张也。此自系;枣谋之见解, 但壮予之去确因费故,而伯韩恨费亦刺骨,此君如此玩政治手腕,真出人意表也。
  彭浩齐来,交来致中国运输公司总经理陈地球函。据彭云, 玉门之油矿二年之后可以敷西北之用,五年之后可以敷全国之用云。肖堂来,为述中大经济状况。据云去年亏空经常费至三十余万元,本年每月亏六万元,皆由在南京时之建筑费九十万元中开支。近以被炸,适值七中全会,得老蒋之批示十万元,又由财部得五十万元,教部三万元,合六十三万元云。厉德寅借黄谷来。
  重庆目前物价, 市石约一百四五十斤,每斗约八元,平价米五元二,连力钱六元。老斗较新斗大二倍半至三倍。外国苹果二元一个,梨每个1.20 ,柿子一元三个,糖2.60 ,蛋每元六个。
  接振吾二函王军谋函又电寄王军谋函叉厉德寅函王军谋叉函振吾函布雷函
  
〔重庆〕   晨雨,日、晚均雨。以下温度系户外记录摄氏
  
  表, 温度M 22.2 吨, m 18 .4 吨。
  黄谷来。卿汝槐来。洪芬自上海转香港来。a备陈延炯( 地球) 。下午杜消字来。
  晨七点起。接彬桦来函,拆阅乃余在遵义时寄彬彬之函,小孩不留神,将信误致耳。迪生来函,以请英文教员为言。适黄谷来,余以课程单见示,渠允可以担任。
  渠有友人卿树榻〔上记为卿汝辑J,宝庆人,燕大毕业后至Princeton 普林斯顿习政治, 由厉德寅之介绍荐为总务长。渠亦同来。余告以总务之困难,渠亦自承不敢轻试,但愿教书,并可任国际贸易、税收及银行等课目。余作函与迪生,询梁庆椿有否此需要。黄、卿二人均原在农本局,后调西北大学,因胡庶华调湖大而不往西北者。
  洪芬自香港来,知上海、香港现况。谓伪组织以赵平正为教长,周佛海为财长,椿民谊为外长,童世亨、徐永祥、方逸仙均先后被绑票,因付款得出。暨大何柏~、交大黎照寰常相遇。敦复近曾坠楼受伤。上海生活程度不亚于重庆云。
  中午至教部中膳,主人到顾一樵、孟寿椿、张梓铭,客人到舆甫、胡庶华、蒋慰堂、滕若渠、陈可忠。据一樵云, 国立音乐院已聘定应尚能、陈嘉夫人(王姓)等为教员。杭州艺专之音乐部亦将并人。
  晨间曾至中四路求精中学隔壁之中国运输公司,晤其经理陈延炯(号地球) ,托为柳州学生设法拨车至贵阳。据云军事委员会之运输统制局已允拨车五十辆为载昆明各校人物离滇之用。其中有若干将派往桂载中山大学之生赴柳州,回途可以利用云。余即以此告一樵,嘱设法。四点半至雨岩处,晤硕贞、硕民诸人。硕民告余以罗隆基受辱(因调戏妇女)等事。在雨岩处晚膳。八点回。阅《地理学研究法》。次仲来谈。至十点半睡。
  按彬彬函迪生函寒谋函!寄郭娥和函允敏函迪生函
  
〔重庆〕   终日雨。晚大雨。M 28.1°C,m 1 8.4°C。
  
  下午六点卅分都邸街冠生园举行哈佛同学会。
  晨七点起。阅吴鼎昌著《花澳闲笔> , 系民甘九年四月至八月间星期日所纪。
  初以为宋人笔记类,但其中所述乃大部三年来在黔之行政实施大纲也。吴主黔政后, 对于卫生、实业回大有起色, 但谓( p . 11 )本年七月一日起,烟民登记证失效, 凡吸烟者一律治罪,本省烟毒计日:肃清,则未免言大而夸矣。其到黔第一年卫生经费达四十万,第二年七十万,迄今黔省流行症大减,则固足为黔民之桶幸也。吴之缺点在深居简出,不时〔常〕至各地巡行,因之地方弊窦鲜有知者。又谓地方最重要之宫惟县长,最难作之官亦惟县氏。贵州八十二县中已有七十四县县民为大学及专门学校毕业生,此乃吴人黔后改进之成绩也。黔省县长调动大多尤以半年来为甚。余前在筑已为周寄梅言之,但《花溪闲笔)( p. 45 ) 有云<<至县长任期应以久任为宜,以三年为一任;而经验结果,不宜甚久,方足以改变环境,启发朝气。"其言亦不为无理。
  午后阅洪芬带来之October Reα础de的D~ψ号伊geω必ωts <读者文摘》十月号,其中可读之文甚少,余觉年来此期刊之质大退步。此期内有Channing Pollock 著《为什么我不去做礼拜) ,谓最要原因由于牧师所讲离一般人之实际问题太远,礼拜堂太重仪式,拘束太甚。其次者M. Roy Helton 叮'he lnner Threat: Our Own Softn ess " 一文,谓美国受女性之影响太大,结果失去冒险和进取之精神。The Worth and Pennanence ofdemocracy cannot be insured by great navies or air forces , but only our hardihood 描apeople六点至都邮街冠生园哈佛向学会晚膳,到秦景阳、郭斌和、张旭、张德普、张昭华、姜本宽、毛燕誉等十六人。席间余演说数分钟。新自南京来之姜医生述南京近况。八点半乘景' 阳车回。十点半睡。
  按振吾函希文幽江来属费香曾函寄李振吾函5
  
〔重庆〕   晨雨。下午睛。温度M 23.1°C ,m 15.7°C。
  
  晨七点起。上午作函数通。朱黯先来,谈及天文研究所,谓拟将天文变成算学与天文二组,以姜立夫为所长,青松则任研究员。此事之主动大概发自傅孟真,但余知立夫对于行政事务不愿干,且与南开之关系甚深,恐其不愿脱离。余允姑作一函,大概孟真己与之面洽矣。关于此后研究院之发展,余甚以基本科学,即物理、化学在大学中之被蔑视为虑。本年同济、四川、中山、重庆、西北五大学竟不能取到一个理科学生,而所取全国大学生至六千之多,工院竟占三千以上,则吾国科学前途大可悲观矣。实际高中毕业生并不知化学与化工有何分别,更不知各种工业之发达,其根基金在理化上。以后改正此弊,一则出洋〔留〕学应多派学理化学生, 二则大学二组在大学一、二年级时代不应分系别。
  在院中膳后,杜清字来,作一函与杭立武,由杜交去。拟提出款项一万元,作为购机械、化工、化学设备之用。二点洗捕。三点半出至晨庐农本局晤何洋廉,不值,开会,留一名片而回。阅Reader's Digest < 读者文摘> H. B. Willis " 1 Drove an Ambulance"<我驾驶了一辆急救车》。述今年六月德国攻打巴黎,法人退却时之情形,纷乱情形正与南京退却时无异。德国飞机轰炸,医院、红十字伤兵车亦为目标。故汽车须于晚上开行,不点灯。
  晚六点在寓晚膳。洪芬谓畜Cine Laboratory 信谊药厂在上海制药品颇有佳者。如Livex 之治贫血, Hali sun 之足代替鱼,肝油, B. D. Phage 噬菌体之治( )性俐, Amoetrene 之治普通俐,皆Cine Laborat屿'出品也。主持者为前化学研究所之杨君云。晚次仲来约明日晚膳。又蔚光云,中药鸦胆子即苦参子治躏有奇效,治捞则有柴胡。
  据南京新回之姜医生云,渠到南京二小时后,即有日本人来查询,嘱其就中央医院事。后李圣五来访。姜之父亲劝姜速离宁。姜上火车即有人来送, 车上有日本人与之攀谈。最后谓汝上海诊所何时可以结束,望即来南京云云。可知日本监视工作之严密云。何美祥之屋欲收回,位客索一万五千元之修理费,并须出每月倒贴75 元之保护费。城中现有市民六十五万人。伪组织八部均在教部办公,庭之佳者均为倭寇所占。民间通行仍为法币云云。
  接板:消字函高尚志函陈柏7号函接许侠武、陈振华寄费香曾、允敏函雨岩函军事委员会索汽车通行证函陈柏背函
  
重庆至北碚   晨睛。温度M 25.3°C,m 9.6°C。
  
  10:20 警报, 11 :∞紧急警报, 11 : 1 0 闻机声, 1 1 : 1 6 轰炸声, 1 2 :∞ 轰炸声, 2 :∞解除。
  晨六点起。作函与振公、许侠武等。八点顾一樵、时昭涵来, 借提甫、石珍乘一樵车出发赴北暗。十点至青木关, 在途遇立夫借郝更生等乘车至重庆。至部中在一樵办公室略坐,询得吴士选以子病在沙坪坝未来。余与高等教育司黄龙先、马继援、钟君及胡科长?谈,余将浙大经常、临时经费困难情形陈述, 并将致教部之公文交马继援。( 1 )要续拨建筑费十六万元, ( 2 ) 拨本年建筑费四万元,( 3 ) 边加本年度预算二十四万元。据马小波等云,行政院已准给教部二百五十八万元,但粥少僧多,浙大能分得若干妹无把握, 迁移费此次昆明各校共得三百万元,然均已分派,且各校均嫌不足,恐无希望云。经常费方面,据云蒋委员长有令各校发实薪之举。余告以浙大年初月薪虽只36 ,α泪,而八月起则增至47 ,仪泪。故不能以年初之数为准则也。
  紧急警报后未十分钟即闻轰炸声, 度在重庆则相距乃五十公里,可知轰炸机其速度必在3∞公里以上。余等在防空洞约半小时,出后闻轰炸声又人洞, 未几出,晤余井塘次长。二点解除, 即借马小波、黄龙先、胡科长及钟君至杏花楼中餐。费甫、一樵亦来。
  三点借一樵、舆甫至附近半里许之关口陈家塘国立音乐院,适在补考。晤秘书胡彦久。据云本年只拟取八十人, 钢琴已到若干。此处环境尚称不恶, 教室系前民众教育馆训练所遗址。女生宿舍尚在建造中。三点半出发,四点半至北暗。余别一樵与翼甫,步行至张家沱气象所,遇楚白、士毅、宝萤、萤君。晚子政来谈。
  接浙大学生自治会函香曾函士俊函士芳函允敏函寄振公函许侠武、高尚志函
  
〔北碚〕   晨睛。温度M 25.0°C,m 10.3 吧。
  
  10:22 警报, 10 :42 紧急, 1 2 :∞ 左右闰炸弹声甚微, 1 2 :30 机过北暗, 13: 30 解除。在北磁尚闻哥哥哥吉JL ( 织家婆)夜鸣,此间自较遵为热。
  晨六点半起。七点早餐。后至水井湾看新建之气象所屋,计有职员单人宿舍、图书馆已将落成,膳厅、浴室、职员住宅与办公室亦将就绪。惟尚有称所长住宅区一所则填基石尚未打墙。查原合同于四月九日所订, 只有四所约二万二千元。现已加增膳厅、浴室,此外又加所长住宅。其实山顶地过小,有屋六幢太拥挤,且成一目标。至于所长住宅尤易遭物议,余亦不愿住上面,以小孩、女仆易与人起冲突也。
  故拟将此屋一幢停造。据监工人陈振华来函云, "原均有图样, 后因故将屋架改为人字架,图书馆尚好,办公室较差,家属宿舍的确不行。据该厂经理言,尚须加价。
  惟以职之实地记录,绝对不能加价也。致关内中复杂情形,职亦不便多赘"云云。
  言外之意亦不满于蔚光也。
  回途遇仲济,知本年科学会年会叔永之所以不去者,乃由孟真在渝不准渠之前往也。本年七月总办事处与动植物〔所〕各加津贴廿元,而气象所只加薪十元,实太少矣。
  十点廿分有警报,十点四十分借宝萤至水井湾防空洞。阅厦千上委员长建议立中央气象局,拟以五十万元为经常〔费), 十万元为开办费。不知此事于春间评议会曾已经中央研究院会中之通过且经黯先之疏通,此款下年度可有着落也。侍从室嘱由气象所批复。中午闻炸弹声, 未几有飞机过境, 一点半解除。回。中膳。
  姜伯韩来谈, 与蔚光间来,又何元晋来。何攻蔚光最烈,对于过去报账不准事,不免结有私怨。
  接钟侃、金延秀、拉萨ll!q候所碧松、刘蒋中、马伟(西宁)、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士楷、元膏、睦名信(攻击楚臼)寄顾一樵函士俊函允敏函(No. 5) 姜立夫函二姊爵士楷函寄陈立矢辞职函
  
〔北碚〕   上午十一点雨,至二点停。下午睛。温度M
  
  19.4 oC ,m 14.8 oC 。
  10:20 警报, 10 :50 紧急, 13 :40 解除。
  晨七点起。陆步青来,余询以出版各项印刷费用价目,盖《气象杂志》已久不出版,急应继续印刷也。八点借子政徒步赴北温泉。走至金刚碑,由此乘船至温泉,在阅报室遇编辑所李清悚。在公园一览后,至中餐馆吃茶时已挂红旗,知将有警报。在温泉游泳者亦均出外。余与子政在西餐馆中膀,有警报。十点半沿公路〔借〕子政回时巳下雨。未几有紧急警报,行一公里,雨稍大,乃息在一农家,遇一村妇,年巳七十余,有孙女二人,其子力田,谓有田亩许,被人收去办学校,故目前勉强糊口而已。适有保育院学生卅余人亦来避雨,询之大半皆鄂籍也。
  一点雨将停,又出发。回途将到水井湾警报解除。今日未闻炸弹声。四点得士俊来电话,知郁芬得病甚童,发热八日达400C ,恐为伤寒。余即乘滑竿至江苏医学院胡定安寓,适遇胡太太,知胡在温泉。五点回途遇胡君,告以来意,请渠介绍医生为过郁芬诊病。据云该院医生不出诊。门诊上午七至丸,内科有刘文惕、秦孟朴医生。医院在车站对面云。
  Wm. D. Pawl ey , 即助中国建设飞机制造最努力之一人,近在滇缅边界成立新厂,其地名Leiwi吨,每日可出战斗机一架,近又至仰光为印度设计成立英帝国最大之飞机厂云。The China Weekly Review Sept. 14 ,鸣。《密勒氏评论报} 1940 年9月14日。按Pawley 为余1933 年去美国时所遇见者,其时正在杭州设计造厂,余当时即告以地点不甚相宜。造"八一三"事变,倭机于十四即炸杭州。
  寄陈振华(水井湾监工)函士芳涵
  
〔北碚〕   睛。温度M 25.6°C,m 12.4 吧。
  
  绍兴失守,敌至泉埠。今日元警报。
  晨六点起。七点馀借陈士毅徒步至北暗场,知北暗被炸四次,大明厂与惠宇均被炸。前者一次,后者二次,但损失不大。惟工业研究所则遭回禄。人北暗市则松鹤楼、关庙亦均被焚,但附近损失尚不大。最惨者为近江岸之街则全焚已〔不〕能辨认矣。
  八点在此购票乘车(洋车) ,计洋一元。至天生桥京华印书馆晤王毓英,托其印《气象杂志》及自记纸。据云渠公司在印角票,并打一元以上钞票上之字与图章。每日十六箱,每箱五万张,即〈四)(八〕十万张也。据卢二美国钞票纸入水不口,于28 天始化,坏者亦须三天。但中国纸三小时亦化,新近浙江出钞票纸色黄易化云。其子王序宁十九岁,高中未毕业,但喜地理,欲求进益。余嘱其人地理研究所。
  自北暗至天生桥计需半小时。又行二里至熊家大屋, 晤卫深甫及其夫人,谈片刻即告辞。途中谈及孔祥熙与宋子文,深甫以为孔犹优于宋云。
  时已十点。今日又天佳,以为必有警报,徒步囚。在途至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晤刘文惕医师,不值,至地理研究所晤黄海平。知蕴明曾于今晨去渠所,请求加入海洋组,以其与气象所同人不睦也。
  十一点因。中膳后十二点由所出发,十二点廿分至金刚碑渡口。乘小船渡江至大液口需九分钟。即上山至白屋,洋屋乃士俊与孙本文所居。屋在小山顶上,构造尚佳,乃中农实验所屋。晤郁芬,卧病己八日,起于十九号,初觉疲倦,后热渐高。
  曾至40。,惟今日已远,脉搏" 。中医谓系伤寒, 余则以为否。坐十分钟出,仍船囚。二点回所。四点晤蔚光。六点海平借同事二人来。
  接;尽谋渴振哥雨允敏函宁儿函振沓电通伯函(荐历史教员陶元珍、英文王君)寄驷先函
  
〔北碚〕   昙。晚雨。温度M 24.0°C,m 15.4°C。
  
  意大利侵入希腊。臼本飞机在昆明又射击欧亚机藩地。上午电话马继援。下午梅来电。
  晨六点起。上午作函数通。十一点吕蔚光借刘福泰来,不见数月,知其已脱离中大拟单独作建筑师营业。彼谓其学生已有开建筑师事务所而得意者。借蔚光与福泰至水井湾气象所新屋,遇一刘老先生。此人即经理之父,亲自监工者。新盖之屋瓦极不整齐, 木料亦小,若与湄潭之木料较,则相差远矣。惟石工尚佳。原欲造之所长住宅余本拟其停造,然不特地基已奠定,且门窗等已做就,且填土之工亦用去不少,故势在不得不造。现拟不作住宅,而作别用。视察约一小时而下。在寓与刘、吕二君中膳。
  二点, 一人徒步至科学社晤卢析薪、钱雨农、裴鉴等。科学社新出《中国药品植物困谱H 裴著)及《森林植物图谱)(钱著) ,均为一般人所不可少者。借析薪至彭家园子晤姜伯韩,不值,遂至动植物研究所晤王仲济。知舆甫近住此间。据仲济云数月前山上大水,冲破一墓。基石撞至屋边, 工人入基探得朱漆之棺,并有金戒二枚,金耳环二枚,无骨,仅余头发。据碑则系明万历年间女子也。借翼甫等出,余先囚。
  下午梅来电话,知其已到青木关矣。晚阅何元宵,(峨眉吟草》。元普虽受学校教育甚少,但极肯努〔力) ,对于无线电、英文、照相均有相当成就。所为诗虽平仄有时不合,但亦多佳句。如《月夜醉后》云"为爱名山身寄迹,独恶山色增怆伤。
  壮怀未售英雄略,剑气长存宝匣光。"又《洪椿坪途中》云:"奔流触石溅银雪,树影寒泉落翠切。"又《题双桥清音》云:"桥悬虹影双飞水,爆合牛心万古珍。"(金顶望大雪山》云"万叠芙蓉横虚落,千重翠黛漫无边。"又《重登凌云吊嘉州>:"隔岸名城付劫灭, 凌云尤是旧亭台" 云云。《吊嘉外1 >诗: "长江空阔青山碧,斜日微明白鸟回。断柱孤挺迎落照,危垣独峙映浮埃。繁华景物都非旧,衰草夕阳画角哀。"寄委员长侍从室第二处公函(批黄厦千呈) 。王军谋函杜消字( 三谊大旅社) 寄徐庭瑶(湖南洪江机械化学校)、李振吾函允敏函(No.6) 梅函
  
〔北碚〕   雨。下午阴。温度M 18.9°C,m 17.1°C。
  
  敌退出绍兴及广西南宁。自事铁虎之姑母来。陈思义来。
  晨六点起。今日上午雨,不能外出。下午雨停,但仍阴云密布。蔚光来,渠欲往地理,研究所任事。余嘱其弗辞。如余去职,则余当然不坚留。刁泰亨来,余请其照顾水井湾山上之屋。因前所请之监工陈振华于月初辞职, 并来函谓华中营造厂所造之图书馆尚佳,办公室已不行,宿舍的确不好云云。余昨借刘福泰前往视察。
  渠认为材料尚不坏,但无监工在场总不放心,不能不派人在彼监视也。薛铁虎之姑母来,渠以铁虎夫妻、小孩惨死后,葬于磁器口民生公司之公墓,在一斜坡上,主张由气象所移至北暗安葬。彼在北暗小学教书,照料亦方便。次则欲〔为〕薛铁虎建立?碑于所中,以资纪念。余告以迁葬运输须与民生公司商量,所有迁移费用是否可报账,亦与院中一谈。
  午后本定于三点召集所中会议,但到一点药专学校(在小歌乐山)校长陈思义( 来1 ,为聘储润科事。缘储于一月中以与周载之积不相能,故欲去浙大,求陈在药专i某一位置。陈初异以教授,继异以药厂主任,已接约允来。余于六月间始知,嘱弗辞,而歌乐山生活程度骤高,且时有警报,远不及永兴、调潭之安逸, 故其家属均不愿来。最近又界以一年级主任职务,而药专方面因教务,ì) 11 导主任均乏人,校内又小有风波,故急欲润科之来。陈言词恳切,几至泪下,但余亦无〔法〕允许,只为打一电至刚复,嘱设法而已。自一点直谈至四点。
  五点至惠宇旁动植物研究所,应仲济之邀晚膳, jlJ伍献文、卢析薪、吕蔚光、丁舆甫、陈思义、周赞衡等。知中央工业实验所被炸后于解除警报〔后〕始延烧,烧至二十四小〔时〕后尚在火堆中救出书籍云。
  接允敏函(No. 3 ) 毅侯、蔡邦华函振公电也工器材厂徐均立函梅电话寄彬彬函元晋函通伯函万耀煌(武樵)函毅侯函刚复电报吾电惠谋电
  
〔北碚〕   晨雾,阴湿。丸点后睛。温度M 27.2°C,m
  
  16.4 0 C 。
  晨六点廿分起。上午作函数通。十点半至水井湾看新建之屋。查山上图书馆、办公室、职员单身住宅,及家属住宅四所。原共二万一二千元。订有合同后加一门房及平地,包工华中索价一万元,又改做地板等亦一万元,此实索价太昂矣。
  今日请动植物研究所刁泰亨至山上监工。因自本月初阵、振华辞职后,无人在彼监工也。刁为四川人,且对建筑甚有经验,故请其主持此事。
  中膳后三点开全所谈话会。余述离所四年半以来,所中朝气变为暮气,所有工作,如高空、测候、日照、广播、地震均已停顿,而仪器损失尤其余事, 重要人员亦星散,非重整旗鼓不可。缺点在于人自为谋,不能合作,以后望能和衷共济,渡此难关。从明日(十一月一日)即请杨鉴初、杜靖民二君开始观测,每日六次,晚间二次可得诸自记仪器。《气象杂志》亦应继续出版。新建之屋应早日搬去,定于十二月一日全所移往。次讨论伙食问题,闻米价又增涨至每斗三十七元之数。
  散会后士俊来。据云渠自农林部成立后,薪水已增至150 元,实支116 元,外加米贴、生活费各十元,而所住之洋房尚不出钱,但单米一〈行)(项〕每月四斗须一百元(以二十五元一斗计) ,菜每天〈二)( 五〕元,故势非二百五十元不可,已属人不敷出矣。郁芬已于昨退热,但元胃口,且大便不通。晚五点至余寓。现楼下住吕蔚光,楼上住陆步青与林君。原租每年一千元,如楼上余留二间,则吕、林、陆各出每月二十元,余只出二十元一月。若楼上元人,则出六十元,故损失甚大。蔚光请晚膳,到鬓甫、仲济、海平、宝壁、子政、楚白诸人。九点囚。
  接章诚忘致英庚款请款书黄厦千、振吾、迪生、张德普、卫士生函寄胡建人、蔡邦华、刚复、迪生函允敏No.7 函杜消字、杭立武(又设备补助费表) 寄黄厦千寄洪芬函徐伯隽函陈可忠函章诚忘、张德普(化龙桥军政部电信机械修造厂)
  
〔北碚〕   晨昙。今日温度M 26.0°C,m 1 8.2 吧。
  
  展晤顾一樵。何电话与陈部妖立犬。在北暗剧场遇方令捕与赵太伴夫妇。
  展六点起。八点至科学社左近顾一樵处, 约于明日乘其军赴青木关晤立夫。
  据云立夫将于明日去重庆。余|豆| 寓后即电话青木关,约渠明日早晨一谈。但据立夫,渠明晨六点即出发,故只能赴重庆相晤。幸吴士选闯已来北暗为其子医病,住兼普公寓,故余于今晚可与上选一谈,并看一樵所编《岳飞》戏。
  十一点至彭家园子晤丁撰甫,不值,遂回张家沱。离彭家园虽只四五里,直线不泣二里,而路难行, 雨天则不可走。据一樵及立夫云, 骗先已允将气象所移往遵义,伴余I:IJ兼任。此乃极不方便之事,因气象所新屋将烙成,费四万元,方将安居,可工作,若再迁移,势需一年方可有头绪也。故余能辞浙大固佳,否则辞气象所耳。
  阅《海潮音》廿一卷十号太虚法师《我怎样判摄一切佛法》文,谓印度佛〔教〕分三期。第一期自佛生一百年至六百年,盛行小乘,现以锡兰为中心,传于缅甸、退罗、安南等。第二期自佛生后六百年至一千一百年,行大乘佛教,以中国为中心,盛. 于日本、高丽。三期则为密咒时期,其佛教盛行于西藏及蒙古、西康、甘肃等地云云。又谓佛法虽然是法门无量,而主要的厥为业报。故学佛法以彻明业报为最要紧。不管是说一切皆空也好,诸法唯识也好,净土也好,总越不出业报。
  闻蔚光云,上月廿九号敌机击落昆明欧亚机一架,起火,被焚乘客九人,闻钱乙黎亦在内云。深望其能安全元恙也。〔补注:后知误传,系钱昌淦非钱昌照也。〕三点开气象学会编辑委员会。到蔚光、宝垄、子政、么振声、王华文、杨鉴初,决计以八百元一期出季刊四期。各所材料及报告用油印,按月出版,并通告各会员。
  东南大学〈校)(生〕王恩潮来,知方千里现在磁器口兵工学校为教务长云。晚六点至北暗,住兼善公寓32 号。六点四「分至汉戏园看京戏《打金枝》及《岳飞》。
  查《岳飞》剧系一樵所编,本为话剧,今则京戏。由吴天保起岳飞。开幕即唱《满江红) ,剧中一次, 闭幕一次, 实嫌太多。并有太学生陈东献旗与打秦,最后为王氏毒死,皆莫须有事也。十点散。
  按朱允明函寄金楚珍函王毅候函
  
〔北碚〕   晨昙。午后暗。温度最高27.7°C,最低19.1°C。
  
  晨闻兼善公寓后面开山洞,且床上臭虫多,不能成寐。未六点即起,翼甫亦起。
  提起第一件事即吃纸烟,晚间最后一事亦如之。最廉之烟Cupid 甘支一包,现售一元,一天吃两包,月即六十元矣。问何以不停,则无非一种习惯。犹如中国古代读书者甚摇其头,觉非如此则无劲耳。七点在"瘦西湖"早餐,此一带受炸颇烈。七点半回兼善公寓G 一樵来,并通赵锡朋及吕蔚光。八点别撰甫,乘一樵车借画家李超士、蔚光、一樵赴青木关。九点至青木关。
  九点半至教育部。首与高等教育司黄龙先、马小波及胡科长谈,知八千美金中第二批浙大所开书籍并未出去,但仪器与化学药品则均照购,共为一万一千元云。
  次晤陈石珍,知渠已被〔任〕命为西北联合大学校长, 并任姜伯韩为教务长。姜已允就, 于不日去西北云。次晤总务司章友三,知关于迁移费之实数必须加一计算表,共用几何,再请追加。关于经常费则追加258 万, 已经最高国防会议通过,正在各校分配中。余告章以每月下半年亏空二万元,而上半年共亏六万,故共为十八万7已。
  中午华中建筑公司朱学新邀在五芳斋中膳,到蔚光、梅儿及黄龙先等。据朱云,物价腾贵,去年瓦每万六十元,今年四百元。木板去年每固( 12 ' x 12') 六元,今年四十五元。石灰去年每担六角,今年五六元。故包工极难获利云云。下午晤教育〔部〕会计第三科廖国麻。据云部己派会计吕之渭赴黔巡视。余要求将旬报停抄,渠云可商吕云云。
  今日上午将梅之寒衣送交音乐院与梅。渠云已交费共去一百七十,其中膳费四个月一百廿元,而学费等只五十五元而已。吃饭四菜→ 汤,二荤二索与先生〔阿),故营养尚佳云云。与梅、蔚光至卫生所晤顾医并晤葛成慧。四点半乘一樵车回北暗。蔚光及其子同来。五点十分至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晤士选,知其子已出醋。余告以浙大财政困难情形。据云迁移费已经追加一次,颇难设法。本年经常费追加则可有办法,但未必能至甘四万或十八万之数。而建筑费追加须看图样,不如拨防空设备费二万元, 可有望云云。六点别一樵,借蔚光及其子固。晚作函数通。接振公来〔函),知校中经济极度困难。
  
  
〔北碚〕   晨阴19.5°C 午22.6°C 下午·晴
  
  晨六点起。七点三刻蔚光借顾一樵来。由一樵电话至教育部,询得宜昌克复消息确已证实。八点半撰甫及仲济来,即出发赴绪云山。由动植物研究所高等植物研究员单君同往为引导,经金银巷择一近路,只十五里之遥。途中经一煤矿,因以马背炭,故山上路虽宽,而马渤满地,殊不洁净。远望见西边尚有一山路,经→造纸厂,路小而难走。西边则去金刚碑之路,再西则去温泉之公路。若由温泉去,则须多走八里路云。据单云,缰云山之植物尚不及南京宝华山之丰富。在绪云寺门前见一红豆杉, 叶极小。沿途花极少,仅有菊科、寥科而已。因冀甫与仲济均不良于行,故上山颇缓。十点半至绪云寺, 因蔚光曾在寺中汉藏教理院担任功课,故认识和尚颇多,即由该院代理院长法尊法师及止庵知客招待, 坐半小时。知法筋己去缅甸教中文,并带二学生去,但太虚法师则已返国。在寺中,即由法尊引导去见太虚于藏书楼,并参观其由欧洲、印度带来之纪念品,如逞罗之象牙,缅甸之玉佛、金塔,锡兰之芭蕉伞,以及藏文贝Il"t-经典,英文、缅文、逞文、梵文书籍多种,并至楼上参阅图书。余据法尊云,世界所藏佛经,以西藏为第一,缅甸、印度尚不及中土。
  十二点半在寺素餐,以山下富重,不登狮子顶峰。一点别法尊下山,取道金刚碑之路, 一点三刻至科学社。开北暗社友会,到雨农、析薪、许心武、顾毓珍、一樵、蔚光、仲济、献文、陈世骥、张宗汉及吴士选。由雨农主席, 作报告。余及→樵均讲半小时,五点散会。回寓洗?谷。华中刘经理来谈。晚膳后九点半睡。
  接张左手i某函张晓峰函寄陈立夫函(索防空设备费二万五千元) 吴士选函张怒谋函允敏函(No. 8)
  
回重庆   晨21.4 吧。午29.6 吧。日中昙。晚九点半大
  
  雨,电,寻止。中夜又雨。
  住聚兴村中央研究院,臭虫多,至不能成寐。
  晨六点起。早餐后别陈士毅,徒步至北暗场,则翼甫与蔚光父子已在兼善公寓相候。未几一樵来,借部中秘书汪元臣、翼甫、一樵、蔚光之子赴青木关。七点半出发,八点廿分至青木关部中。一樵去作纪念周,余在部中剃头铺剃头。知剃头者为一湖北人,系部中所雇,月得工钱四五十元。部中同人剃头五角,工人四角,惟剃刀由彼自备,每月可以得二百元之收入云云。
  十一点至关口国立音乐院,知院中自今日起集中训练一星期。今日下午二点请舆甫讲音律中荫之分别。中膳即在院中,八人一桌,四菜一汤,略有荤菜作点缀而己,尚不及遵义之丰富。每月廿五元,收学生卅元(多找少补)。一点,樊甫在大教室讲"中西音律",学生已到五十余人,男、女生几相等。年纪大者27 岁,小者十七八而已。黑甫论宙之频率、强度及品质。谓品质如钢琴、提琴、洞萧音之不同,由于基音'虽一,而陪音却有不同之故。又谓中国少用复音乐器,但笙则能吹复音,故可贵云云。梅在音乐院尚好,今日将其修好之手表交与,乃陈士毅所修者。中午聆院中音乐教员蔡君唱《荆刺刺秦曲~ ,甚佳,蔡唱Tenor 男高音。三点离院。
  四点始借一樵、石珍、翼甫乘车赴重庆,至五点三刻至高庐晤陈立失。关于余个人事,渠谓黯先已允将气象所迁遵义。次及浙大经费问题。六点半借翼甫至聚兴村晤毅侯、孟真及袁守和。余住毅侯房中。九点借孟真往晤骗先。余告以移气象所之困难,以房屋初成而运输困难,故请其为余告假半年。
  接陈次仲函李振吾画自寄刁泰亨
  
〔重庆〕   晨昙16.3°C日中晴午2 1.5°C
  
  学索、叔谅来。晤杭立武、李倪。洪芬来。
  晨六点三刻起。昨为臭虫所咬,不能成寐,直至晨四点以后始昏昏睡着。六点馀叉醒。八点学素借陈叔谅〔来J,知叔谅于廿六离贵阳,在遵义停六日,卅一号来重庆,现住美专校一号布雷处。已发表渠为侍从室秘书,故决不回浙大云。学素之办事处则在曾家岩颖庐之后面。借出,余至财政部国库署署长李使询本月份经费。
  据云支付书已发出,教授加一成之书籍研究费则已拨卅万元(共七十二万元)交与教部,故本校总共只饵,4∞元。第一次所拨实只5/ 1 2 也。回。中午借孟真、舆甫至北京真味中膳。一樵、陈之迈在焉。陈现在行政院。
  二点囚。睡两小时。与凌伯遵、袁守和谈,知北平圄在上海科学社藏书,与允中颇有争执。守和嘱余为调解,余允,候洪芬来再计议。缘守和只愿出二千元,而允中则欲收五分一本书一月之保管费也。四点半烘芬自贵阳囚,渠此去与咏霓向往,在筑开会,曾晤振吾于招待所。昨过遵义,在浙大停三小时,晤刚复、王军谋、季梁诸人, 谓龙泉学生七八十人已到遵,振吾二三日后可回遵云云。
  晚在生生花园晚膳,到翼甫、孟真、滕若渠、慰堂、洪芬、伯遵及一樵诸人,系慰堂与毅侯请客。余以杭州艺专己将音乐部门归音乐院并以钢琴三只之二送给音乐院,请滕以所余一只送浙大,滕已允,嘱向一樵言之。缘一樵系代理音乐院院长,将来谢寿康将为正式院长云。
  回阅王明清《挥崖录} ,其中本六《挥摩录余话》卷二(8 1 ) 有王俊首岳侯状, 系王俊告发其主帅张泼造反,语连岳飞。又谓明清(著者自称)人朝始得(岳侯)诏狱全案观之。岳侯之坐死乃以曾自言"与太祖俱以卅岁为节度使",以为指斥乘舆,及握兵之日受庚牌不即出师者凡十三次,以为抗拒诏命。又云岳云与张宪书通谋为乱,不知其词云何….. .锻炼虽极,不得实'惰,的是误罔云。
  接允敏No. 5寄允敏No.8 函寒谋函路季纳电通伯电陈士毅函
  
〔重庆〕   晨12.5°C。午20.0°C。天阴。晚转玲,天雨。
  
  Franklin D. Roosevelt 罗斯福当选美国第三届连任总统。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特园一号晤王君韧,不值。九点至雨岩处, 亦不值,遂回。
  作函数通。适杜清字来,渠已将各物购就, 计化学药品三千余元,机械零件二千余元,书籍四百余元, 水泥六桶o 拟乘中国运输公司车往。算一等货每吨每公里2 . 46元,但遵义须算来回,故共须付27∞余元。由中央信托局则每吨每公里只2. 06元,且算至贵阳单次只须20C附元足矣。余因迭接振公、意谋等来函,知校缺款,故于今日与杭立武商,将英庚款补助费二万元由杜清字带去。杭己允,嘱于明日下午三点前往。又振吾由贵阳来函,索款四千余,即电周寄梅请垫四千元。
  中午借翼甫至平津馆中膳。下午及晚阅王明清《挥鹿录》。王, 南宋孝宗时人,籍汝阴。下午曾养甫、翁咏宽来,晤傅孟真。晚读《挥摩录》至十点半睡。骤冷。
  《挥鹰录余话》卷戒71 载,册丘俭贫贱时常借文选于交游,其人有难色,发愤异日若贵,当板以镑之。后仕王蜀为宰,遂践其言。刊之,印行书籍,创见于此事载陶岳《五代史补》。后唐平蜀,明宗命太学博士李愕书五经,仿其制作,刊板于国子监。
  接华中渝号营造厂、许侠武、李振吾寄振吾电周寄梅电振吾函允敏函(No.9 ) 陈立夫函马寅初函
  
〔重庆〕   雨晨12.0°C 午12.4°C
  
  中午陈思义约中麟,未往。
  展七点起。八点晤王君韧于其寓,嘱次仲若有电来,即由电话告知北暗气象所。因雨岩本约今日下午赴北暗也。在王寓遇孙君与徐君。展杜清宇又来,余嘱其下午三点至英庚款董事会取二万元款。中膳雨岩寓,时硕民夫妇、硕贞、硕健在家。有人以重庆大学之戏票荣誉券五十元一张者出售,余谓此等捐摊殊不名誉,以往往非自愿也。
  膳后玉凤"皆来,本欲于下午赴砖,但以雨大未去。余回院与孟真、洪芬、仲济诸人谈。孟真谓历史地理上长城与运河颇足研究,余则以为中国稻作之起源影响于中国文化甚大,其次则中国古代运输问题亦与经济地理有关, 皆大可研究者也。孟真谓宋、唐沛梁之重要,由于其在运河之北端,运河废弃则扬州、冲梁均衰落矣。洪芬为述科学社为北平圄存书问题, (与〉允中与袁守和二人之意见冲突。
  《学生之友》第一卷二、三期载各大学《抗战建国论》比赛结果中大西南西北中山武汉东北浙大川大湖大政治学校交j喜数177得奖47% 27部门却08754'''E118 9743 1838 18吨,句JnuzJ ‘ , 句305 角L 句3句, 6 2 AA- T句3 ·A 句,岛hy 句,&句,,"nu'A 句,句31 ‘ m31527348故百分数以中央政治学校为最高,而浙大次之。第一名为中央郑士镑, 其题目为" 三民主义宪政论",虽不免有洋八股派头,但中有云自由本身的真正可怕敌人还是个人主义,甚至有人假定国家与个人自由必然有对立的关系云云, 则正与余意相同。浙大最前一名为唐耀先,丙等第五(甲等九十九分一名) (乙等九十八分五名) (丙等九十五至九十七分二十名)(九十分至九十四分者五十七分〔名〕为丁等) ,范祖珠取人丁等。唐之题为"论汉字拉丁化" 。
  接晓沧电金宝善函窍振公电杭立武二万元收条寄允敏No. 10
  
〔重庆一北碚〕   雨晨11°C晨12.3°C 午1 2.5°C
  
  晨六点半起。八点别毅侯等赴雨岩处,时微雨不止。八点半乘雨岩车( 1349号) 借硕贞、雨岩出发赴北暗。其车为Dodge Brothers ,行甚稳。九点半至歌乐山,开车至宽仁医院门首始下车,步行十五分钟至大木鱼堡七号二姊处,谈一小时。硕贞至李士伟处诊断,缘渠将于一二个月内分娩也。二姊谓间壁之屋大木鱼六号陈姓将于月底离去,可以租赁,月租五十元。雨岩说由硕贞、九弟与余三家分居。
  十一点借二姊, j1弟、雨岩下山至歌乐餐室中膳。主人姓庸,湖北人,雨岩友人之子,年不过二十五六。据云其姊夫徐姓,江苏徐州人,在中航公司重庆号为副司机Copilot o 上月二十九号该机在云南沾益为倭机所袭击,徐即在内。司机美国人Kent 及乘客八人被打死,彼独得脱,一乘客微伤。能逃虎口者惟彼二人。是日出发前昆明有警报, Kent 以次日为其生辰,欲往香港,故冒险飞。原期如遇敌机则可高飞折回重庆,孰知至沾益而敌机六架从上而下机枪扫射,舱中客多巳中弹死,司机以背后有行李稍安全。但Kent 旋亦中弹,徐则于机未抵地时由商口跳出云云。
  日本人之惨无人道可称世界各国之所元。
  十二点别九弟、二姊出发,一点至青木关。略停于教育部山下。余至部阅元一人,幸遇一东大旧同学之在部者,始知吴士选尚未囚,其子昨晚在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病故,马小波亦来暗。一点十分再出发。雨岩、硕贞在天生桥下车,余至附属医院访士选不遇。遂徒步田。途中遇陈来庚。二点半抵所。蔚光等来谈,又刁泰亨来。余至水井湾山上新屋。五点囚。阅《学生之友》杂志。
  接胡肖堂介绍张裕征(英文教员) 振公函允敏廿八函士楷函毅侯函王军i某函骥先函国华丽劲夫函刚复电振寄电振公电赵九章函诚;忘函郑晓沧面万耀煌函等等
  
〔北碚〕   雨。晨10 吧。最低9.0°C,(与〕最高相差甚
  
  少。下午阴。
  晨七点起。雨不止,冷如冬天。今日终日打电话与重庆大亚建筑公司陈振华及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吴士选。重庆不通电话,而士选则不在医院,故均不得要领。上午作函数通。中膳后赴北暗场。现大明电厂附近之隧道已可通车。自此至兼善公寓最近。过隧道后适遇马小波与随从数人界一小棺向江边行。询之即士选之子也。前晚在附属医院以俐致不起,年仅十二,适与衡儿去世同年,悲哉悲哉。
  臼记. 1 940 年4n仅与小波'立谈数语,即至兼善公寓106 号晤士选,不值。乃回又作函,并阅《学生之友》。四点至水井湾山上,五点囚。晚膳后作函数通。九点三刻睡。
  中国古语有云"疾风知劲草,世乱识忠臣。"中华民族经过了这次大危难,他的弱点和优点统暴露出来。我们就要补救我们的弱点,把住我们的优点。我们的优点在什么地方?就是我们一般老百姓的肯吃苦,我们的兵士在前方这样挨饿受寒,但是冲锋陷阵不辞劳苦,不出怨言。壮丁去当兵虽是出于勉强,但逃兵还是不多,没有什么倒戈或是叛逆的事情。军事三次最大失败,第一次廿六年十一月金山卫之失守,第二次民廿七年十月大鹏湾之上岸,第三次民甘八年十一月钦州的陷落。第一次情形比较与走私无关,但第二、二次均因有势力的商人和军官走私的关系。我们的弱点即在于一般有势力的人的自私自利,不但军事上受影响,即经济亦是如此。四川粮食之所以贵,由于有钱有势的人在那边回积粮食,而一般老百姓则在敌人轰炸之下仍能安居乐业,没有出一句怨言。所以中国人可以说是可以共患难而难与共安乐的民族。
  接振公电化学系学生电储润科函寄肖堂(约韩竹坪夫人英文教员, 32θ 元) 毅侯函长望函允敏No. 11 、诚忘函振公函王军i某函
  
〔北碚〕   晨晴8.2°C 中午14.7°C 下午昙晚月色
  
  佳晨七点起。八点至水井湾。沿马路直至金刚碑,看一正在建筑中之小学,系经济材料处所造云。金刚碑山上、下屋,不下四十座,故须有一小学以收容职员之小孩也。十一点回。借宝莹去北暗场陶陶餐室中膳,系东大、中大学生聚餐。闻此间有东大、中大学生百余人,今日只到两桌,因未普遍通知。到周蔚成、王仲济、卢析薪、吕蔚光、蒋子才。教员方面有黄海平、陆步青及刘福泰及余四人。据蒋云,北暗第一次本年被炸在复旦,炸死孙寒冰,第二次则炸市场,将沿江一带以燃烧弹烧去,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亦被炸,是役北暗死二百四十人,单教育部编辑所同人死囚人,其中三人女性,大概在屋内〔被〕压毙云云。
  中膳〔后〕至刘福泰寓,即在兼善公寓及美丰银行附近,系二年前所造,只费一千八百元,有防空洞。虽只一商地,而有菜园。X1J前面即倪志超之屋,现倪在成都,雇已租人矣。刘福泰己脱离中大,适水井湾新屋监工陈振华于上月中辞去,并来两函,谓所筑圄屋尚好,办公室〈已)( 较〕差,宿舍不可靠。余以其人太不负责,故予刘以顾问名义,嘱来所每星期一次指导工作,明年四月止。陈振华〔接〕余在渝电话,允子八九号来, 迄今不至,实太不负责。而刘经理坤元则急欲解决加账问题,余渥嘱陈士毅明日赴渝召陈振华来北暗,因加账数目非〈刘)(陈〕不能定也。
  重庆近来天好,亦无警报,闻系宜昌机场之机巳撤去之故。去年十二月十儿迄本年四月廿二无警报,大抵以重庆多雾之故。美国禁油运以后,警报当更少矣。晚作函与晓沧,计十一页。晓沧来函九页,共写四天。
  接厦千电话得储润科、赵丸章、朱国华、陈叔谅、士楷、梅函林继庸( 工矿阴盛处)、王劲夫寄顾一樵( 托带梅儿之被至音乐院)
  
〔北碚〕   阴。晨9.6°C。八点半又雨。中午阴12.3°C。
  
  晚晴,有月光。
  展六点三刻起。天气义变,八点半下雨。十点刘桶泰来。刘为余在llIinois 伊利诺伊相识,留美时为足球健将,习建筑,对于绘图颇有心得。在中央大学执教十三年, 近不知何故脱离中大,在重庆立建筑师事务所。余以水井湾顶上之屋监工陈振华中途离去,谓包工有偷工减料之嫌疑,而蔚光与华中营造厂刘坤元系属世交不能不避嫌,故一方请刁泰亨监工, 一方请刘为顾问。今日借刘福泰至山上看落水及沟架。十二点囚。借刘福泰在所中腾。
  午后作函与二姊及马小波。三点刁泰亨与刘坤元来谈加账问题,终以所力1I账单达一万九千元,而原经手人陈振华又不到场,无从查明,故非陈振华到此不可。
  据刘白云,渠公司已费四万一千元,而所得尚只二万四千元,但实际所中做木器已达四千二百元。计书架四十个,每个四十元,又写字台从前只值十二三元, 现则索价至八九十元之多。真可骇人也。
  晚阅日报,知汤尔和及英国Neville Chambe rlain 张伯伦均病。此二人惜不早死五六年。汤如早死,不至于屈膝降倭寇。Chamberlain 如早死,不致有慕尼黑之耻辱。汤年六十三. C hamberlain 且七十以上矣。宝望来谈,谓昆明之雨季其开始与终止均与孟加拉湾之季风有关,而印度洋之季风则不与也云云。
  司~i午~ 侠武函允敏No.12 函二姊函九弟仁甫函丐继提函
  
〔北碚〕   晴晨9°C 午1 6.9°C
  
  总理生日放假一夭。
  晨六点三刻起。九点半至吕蔚光处c 该寓系民生公司郑璧臣之屋,在花园即陈调元寓之后,当时以一千元一年由余名下租得,系三楼三底屋。楼下房东留二间,余以楼下四间转租蔚光,月二十元, 上半年即三月廿一至九月廿一,余只住两星期。后以太贵将楼上一部租与张竞远, 得八十元(两月) ,又植陆步青两月,亦得八十元。故共赔220 元。自十一月廿二起,全部交与蔚光、步青、林本侨三人顶租,得9445.96 ,尚赔54 .04 ,故余为一房子赔了274.04 之数,可谓贵矣。
  十一点刘福泰来,借至山上看屋。所中现制大量木器,桌、台、椅、凳计二千六百元之多。写字台一张值〈四)(十〕五六元,竟索价六十元,而木质极坏,疤节既多,又未削平。刘坤元以不能照渠所估之价付款,故先添之工作均经拒绝不肯做。
  余与刘井看上山之道,有一向郭家吃之路较平顺,但须经冯姓本地人之屋,闻系地棍,故决计不修。刘坤元欲早结束,天天催陈振华来,而陈则屡次失信。派陈士毅去渝催,陈振华今、昨二天均以元车或有车而不得上。余嘱陈士毅明天去渝,并嘱章宝兴赴龙门浩山上清水滨汪家花园对面中国银行宿舍,向君韧太太取铺盖及次仲所遗留之件。晨间阅宝壁《重庆四季阴雨之可能性》文。
  接陆步青函王毅候函允敏电振公电陈可忠电陆步青函附吴绳海介绍余先亮教日文函(由林森路军令部二厅郑彰群转)寄梅儿函
  
〔北碚〕   晨昙1 1.9°C 午1 6.7°C
  
  邵鹤亭来。
  晨七点起。八点至科学社晤雨农,谈片刻即赴山上。至陶行知寓,知行知赴毓材学校(为天材生而设之学校) 。遇东大心理系毕业生姓帅者,据云星期五可回云。余尤亿小时在东关进毓菁学校,乃以前天华寺所改造者, 意亦毓材也。刘坤元来谈,以监工人员陈振华一再失信,欲支加账之款,余允其再给五千元之数。
  中午膳后至水井湾山上遇宝望。自气象所取道冯宅上山须十一分钟,天雨则将倍之,走短路或可更省时间。据周耀湘以皮尺估量,修土路走冯家须修320 公尺,走短路则200 公尺足矣。但短路多石较难走耳。借宝莹由郭家沱团,阅宝垄著《云南昆明之气候》。
  邵鹤亭来,渠现在编篡教育辞典,预备自六百万至八百万字。现在天生桥附近,有二十人从事其工作。但无外国参考书。拟向气象所借《大英百科全书》、浙大借德文《教育百科全书》。余谓既无书籍,何妨将整个字典编辑迁往遵义浙大工作,则省事多矣。
  召蔚光、宝望、子政、楚白四人商房屋之置配。男职员宿舍向外者每间四元,向内〔者〕每间三元,眷属宿舍亦每间四元,加厨房加租一元c 并派定余及蔚光、楚白、宝望之屋留一间为客室。办公室目前状况尚足用,但人加多即不足矣。据邵鹤亭云,晤吴士选知加防空设备费四万之无希望,但追加本年度预算,高等教育司与总务司已以二十万元给浙大,尚待部长之批准。得通伯电,知岳母之病又好转。
  接毅候必王蒙镇溯电通{自八号电寄允敏函( 13) 黄绍先函陆步青函迪生函
  
〔北碚〕   晨昙1 1.7°C 午晴J 8.1°C
  
  陈振华来。李善邦来。!司就之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水井湾山上。由短路走计十一分钟时间, 与由冯家宅'上山相等。阅《边疆研究》创刊号,内有下宗孟《西北航旅纪) , I南文儒《十二辰柑属考} .赵石溪《满洲释名) ,赵公岐《蒙古逸史考释> ,均极有参考之价值,系中国边疆文化促进会主编,涧属近来出版界之所罕舰也。
  十点至北暗市教部教科书编辑委员会晤许心武,不佳,与李清悚谈。余询以《学生之友》价格,据云, 三千本,每期约六十页,价一千元,在沙坪坝对岸国立四川印刷造纸学校印行。当时京华书〈馀)( 馆〕估三千元云。又谓造纸学校系教部所办,主持者石显儒,可以介绍印《气象杂志》云。今日得京华估价单,知《气象杂志》虫u元图表、数字、英文,四十页亦须千元。嘱杜靖民明日往接洽。
  中膳后余又至山上。监工陈振华来暗,余遂下LU .召刁泰亨来。前华中之力日账,除原有二万三千元为一万丸千元,而刁之估价为一万二千,今日陈振华与刁二人合估,则为一万O八百元。再减去少做之工作,乃为八千余元而已。陈振华二次来函,语侵蔚光, 总以刘坤元父子与吕为世交,蔚光因此不悦, 几至口角。后余崛刁、陈于明日七点半约刘坤元谈决定加账之数。
  晚膳后周载之来。余于下午通电话与小波,知教员Furlough 本学期难以实现,故劝载之因遵义,渠今日由合川来,明日即去渝。据云合川米每升四元四角,而北暗则今日亦贵至四元八角,即每斤一元之谱,真有米珠薪桂之慨。今日据小波云,本年追加预算,教部核准浙大廿一万元,防空设备两万五千云。
  上午至地质调查所晤曾世英及周赞衡所长,尹赞勋不在。曾方制四川威远(荣县附近)详图,以其地有煤气及油也。余索《地质评论》及Thorpe 著《中国之土壤》书。下午李蕃邦〔来),渠与翁文波正在以物理方法求地下矿藏。据云甘肃玉门之汕矿每日可出一万加仑,但其深只四五百公尺,其最不能甚多;萦江之铁矿初估计为二百六十万吨, 后知只五十万吨;大冶之炉,现在大渡口; 渠不日赴会理探矿~~。
  接毅侯函振公电学生自治会踊蔡邦华函台ÚI~白血灿踊寄贺壮予函栋恩、义函振公咆蔡邦华函王毓英函
  
〔北碚〕   晨昙10.3°C 午阴L5.0°C 晚雨
  
  英机袭意大利Taranlo 港。周承湖、陈拍青、贺壮予、李辛苦思(廉阳)、吴祖亮、卡方、奈尔聪(中罔茶叶公司)、任家弊均到重庆米访,不值。
  晨六点一刻起。因日米吃楠'子,故侵晨即觉腹涨。早餐后至水井湾山上, 正着工人六名在山间开路,自昨日起。据周耀湘云, 每工须五元,实际三四元足矣。米价日来已涨至每斗四十八元。何元晋告假赴合川购米。今晨嘱陈振华、刁泰亨与刘坤元讲新屋添出之价目。因庭将落戚,而价目尚未讲就。其中保坎最贵,计加八千元,填工二千元, 计添做及基础石工平土,共照刘坤元开为2 1 , 3 18 元,除去账内未做之门房(已另做)应扣1 , 939 元.实应加19 , 379 0 查原估价屋四座二万二千元,见( 四月丸日日记) ,加门房1 , 736 元,共只23 , 849 元,而加工竟至一万九〔千〕元,所加屋只门房多两间,职员宿舍变为半楼房,多楼下一大间而已。陈振华极不负责。丸月十五以前所做工作均无日记,临时又谓刘坤元所记数目不错,价由刁君估定即离席,人之不负责至于如此。
  下午又召福泰、泰亨二人及余与刘坤元谈,自二点直谈至五点,卒在加账内1 9 , 379 减去3 , 379 , 实付加账一万六千元。加账数如下:原价1. 办公室2. 图书馆3 . 第一宿舍即眷属宿舍4 . 第二宿舍即职员宿舍6 ,017.804 , 366.ω7 ,039.264 ,689.40(+203.20)( 1736.30)(+7阴.47 )为口价共价2 ,854. 75 8 ,872. 55827. ∞ 5 , 1 93.ω1. 1 4 1.∞ 8 ,180. 264 ,953 . 80 9 ,643.20改5. 门房兼浴室、厨房6. 所长住宅,未造上五项23 , 849.367.944.50做勒脚1 , 244 . ∞外加平土方业4旦」旦21 ,318.557 ,944.50加账υzdεJ-nu--HYXY句J -句,"吨, 由可d..,,,-ny--ta1 ,244.α)41,078. 11主主」旦」旦43 ,431. 61厨房门外三合土等-3379.0540 ,052.5623 .849.36 + - 203.20 ,- _. - - . 1. 6-., 仪- -泊-= 3.一9 ,一84一9.一 36按S 203. 20 乃未做三门窗,故扣去。
  其中加价如平土方以论,计算五所房子外之土方竟至二千〔三〕百元,大可惊人。此次建筑每方价平均竟达七百元之多。所中如此吃亏.皆由吕蔚光不懂工程,让包工随意加工,事先并不问明总价格,再由监工陈振华之不得力, 平日不记工数,任凭包工乱开。故包工得以加账至一万六千元之多。
  锁允敏五日、八日两面(第六、七号) 马寅初二函振公、缝人、润科、诚忘、振公、迫使、意谋闲化学系学生酶叔谅鼠
  
〔北碚〕   晨雨9.8°C 有北风中午阴9.6°C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阅Chinα Weekly Revieω 《密勒氏坪论报》。八点至水井湾。所修上山之道只做三天工,已与前大不相同,可称大致就绪。但前天六工,昨八工.今囚,只十八工而已。实由此间之石易开也。此种石工每日工资三元.伙食在外,以目前之米价,伙食须二元, 是则一工须五元也。卅年前余韧至美,闻工人每日可赚五元,余不禁咋舌。不图今日见之于中国,所不同者在美国得工资五元,衣食而外尚有余,中国则否。
  昨、前两日报载,教部决定凡大学教、职、学生遇米每市石( 140 斤)至五十元,则跑出之数可得津贴。有教员家口多者, 可援例,校工亦同云云。
  下午借刘福泰、刁泰亨上山看屋。第一宿舍建筑最后而工不佳。下山后瞩陈振华明日上山, 看有否与合同不合之处。
  气象研究所水井湾新房建筑价目表(十一月十六日)原价加价共价为u价总数内乎是去未做1. 办公室6 ,017 . 80 2 ,854. 75 8 ‘ 872.55 门房1 ,736 .30 及其他2 . 图书馆4 , 366.ω 827. ∞ 5 ,193.60 203.20 ,共得19 , 379. 053. 眷属宿舍7 ,039.26 1 , 14 l.∞ 8 , 180.26 此数再除去3 , 379 .054 . 单身宿舍4 ,689.40 4 ,953.80 9 ,643. 20 共加价16 ,α)() 元5. 门房(未透) 1,736.30 7 ,944.50 7 ,944.50 故总价23 , 849.366. 平土及所长住宅地基3.597.50 3,597.50 16 .α)(). ∞共23 .849 . 36 21,318.55 43 ,431. 61 39 ,849.36(上表留一份在气象所)2好允敏No.14 、诸葛振公.诚忘、马寅初、耶卢大学回
  
〔北碚〕   晨阴9.2°C 午13.5°C 下午晴
  
  希腊夺取Albania 阿尔巴尼亚之Korçë 科尔察。
  晨六点半起。今晨嘱前监.工陈振华至水井湾山七查勘建筑不合于合同之处,因渠曾来函谓有减料偷工之处。孰知渠昨虽应允,而竞于今午来一函,谓忽发伤寒.须进医院云云。可见此人之不负责、不可靠矣。丸点晤顾一樵于其寓、其弟顾毓琪、毓珍均在。据一樵亦云, 中央研究院经费确定为一百卅万元( 卅年度) .实支即较今年增37q也。教育部正与财部争各大学之经费,故今日立夫请孔祥熙在青木关中膳,即谈下年经费事云。余徒步赴温泉之道上见巳1f汽车在路上行走之迹。
  此时北暗附近正在种胡豆与小麦,高离地己寸许矣。若千阳中则蓄水,以为明年种水稻之用。其水不易漏去, 且以太阳少而风小,亦不易蒸发也。
  中膳后一点晤蔚光,促其将《气象杂志》稿整理就绪,以便付印。由马路行往北暗,途遇翼甫。渠亦将于下星期往渝。至动植物研究所晤仲济,告以叔永将来暗。余在北暗购《时事类编》、《中苏文化》等杂志。三点回。
  (时事类编》五十七期有马寅初著《对发困难财者征收临时财产税》文。日来米价又在高涨,今日到每(斗) (升〕五元囚,多半由于商人操纵,故寅初文自受人欢迎,但实行殊困难,以奸商营业殊难查出确数。陈长衡著《论统制物价与管理粮食>,谓避免物价高涨,应以增加生产、提倡节约与统制物价为方法。此外崔万秋著《日本新体制及其内在之矛盾》文,庄智焕《如何建党及建国> ,及洪瑞钊《战时政治改革》等文,均甚佳。晚刘坤元邀所中同仁晚膳。
  接士俊、陈振华寄张主事谋; 、迪生、蔡邦华、建人函陈可忠电
  
〔北碚〕   晨阴8.2°C。午13°C。晚有星光,但微雨。
  
  晨帅昌书来。林本侨来。又伍献文、卢析薪、王仲济、曾世英、周赞衡及尹赞勋来。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气象所。今日路上作工仅四人。在山上遇蔚光及曾世英。掘'曾云其中华民国挂图原稿比现样尚大,其圆周即纬度系用coordinate 坐标法绘图,系钵版制,图上错误颇多,尤以川省西北松潘以西,峨山、耳睐山一带为甚云。
  租花园傍屋与蔚光同住之林本侨来。渠本系广州中山大学教育系主任,后移橙江。近崔载阳为院长, 与同事不洽,辞职,彼亦去中山大学。住陶行知家之帅昌仁〔本目前文记为"帅昌书,. ) 来。据云行知于昨去育材学校,星期六可因。该校在温泉上游十里之草街子古神庙,为一天才学校,学生自难童中选拔而来,有150 人。
  原拟收五百,以经费困难而止,现每月四千五百元,由振济委员会许世英方面资助。
  校分音乐、教育、文学等六组,半工半读办法。井'邀余前往视察,余甚愿前去一观。
  地质调查所尹赞勋、周赞衡及析薪、仲济、献文来,谈及仲按所主张之第四纪冰河发现于庐山问题,新近在《地质评论》上复有湘、鄂一带亦有冰河遗迹之说。余询尹近来中国地质学家究竟相信否,据谓中国地质学之研究冰河地质者竟无其人。
  研究第四纪者,如杨钟健、裴文中等均非内行, 但据杨云,从古生物一方看来,中国第四纪甚温和,且无时冷时热之变动。外国人如德日;进及Barbond 则不赞同,惟Wissmann 威斯曼则信仲撰之说,谓该时长江流域湿度甚大。余觉此说亦无根据也。
  下午三点召集所中同人商新屋置配等问题。《大公报》载沈宗瀚《四川粮食之供给与米价》。四川粮食足供自吃。据沈宪耀估计,稻米产量~万四千万市担,消耗一万三千万市担。小麦产量三千六〈千)(百〕万市扭,消耗三千三百万。玉米二千八百万市拽,消耗二千九百万市担。甘薯产量五千二百万市担, 消耗四千九百万市担。沈又谓川省民廿五、六为歉年,廿七、八为丰年,甘五夏、秋旱,米产只一万二千万扭,廿六春又旱,产米只八千万担。廿六〔年〕一月渝市米价市石十一元一角,二月十二元八角,至四月因外传运皖米而价反跌至十一元九。可知因罔积之故。
  廿七年, 四月丸〈月)(元〕九角,十月六元七角,人口增而米价降。廿八年丰收,但十月至十一元四,廿九年六月卅七元,九月中一百- 十元, 近则一百三十二元。沈宗瀚文又云,本年川省米歉收,只九千万市担。但去年尚余四千万市〔担),足敷本年之用,加新米足敷明年九月之用云。
  接梅十四号函允敏No.8 函陈可忠函剑修、许侠武、杭立武函吴学义(介绍童公助)寄梅的土·俊凶
  
〔北碚〕   晨雾8.2°C 睛午17.5°C 下午晴
  
  晚闻纺织娘之音。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山上。今日路上已无工人,上山之路即算铺好, 共计不过二十二工,以五元一工计,不过一百拾元而已。而周耀湘包出作为三百六十元,则相差过巨。据吕蔚光谓周在银行已有四五千元之存款,试问此项存款由何而来。
  作函数通。十点至区公所晤区长卢子英。余本不拟去,因宋楚白为询米价高涨请区公所给卖公价米事,以余名打一电话去, 余乃不得不往。因前次余来,渠曾至轮埠送行也。实际区公所亦无能力为中央各机关购平价米。教育部现已公布国立各大学教职员及直系亲属于米价达每市石( 一百〔四十)市斤)至五十元时,可以由公家津贴米价之超出数,以-人吃二斗一升计。前日米价四十八元一老斗, 昨日已至五十四元一老斗, 即十八元一市斗,或一百八十元一市石也。有五口之家,政府即应补一百三十余元之谱矣。近来数人相逢便谈米价。士俊来信亦以为言。梁实夫以一家六口要求增津贴,何元晋赴合川买米。萧望山有肺病,陈五凤则其弟有肺捞,故所中搬至水井湾山上, 二人均不能住宿舍,须另租屋。余曾数度至山上为彼等设法,但只有在外租赁或另起一屋之法。
  下午l黯么振声著《长江流域之梅雨》。么人虽努力, 但根底不佳,文无特殊之贡献,拟登《科学》杂志。晚刁泰亨来,报告在所中造三合土路之估计。晚阅《西南边疆》杂志。所中用植物油灯共三十盏,每盏半斤至四两。一百斤油只能用二十天,且灯罩每晚要打破八个! 而价则每个一元。
  接梁实失请求津贴呈又何元晋告假条寄振吾、迪生函寄允敏No.1 5 、宁函梅函陈可忠函又电陈剑修函储润科函通伯函附吴学义(东润)函
  
〔北碚〕   晨大雾7.6°C 上午暗中午14.1°C 下午阴
  
  下午马延英来。
  晨六点三刻起。上午作函与美国G. E. Stechest 及德国Gustav Fock 二书坊店,定本年度及下年度杂志。因本年杂志迄未来,以二处之款迟迟未付。Stechest之款于本年八月始付清,而Fock 则以马克买不到迄未付。今日特去,函再定。十点余刘福泰来,借上山看所内新屋外应筑之路。借福泰在所中膳。膳后借福泰及刁泰亨上山。周耀湘借修路工人来修路,只做廿八工,而要求三百六十元,一切煤屑、石头均不费钱。余嫌其贵,只允给二百元。
  马延英来,以《地质评论》上之文两篇相赠。此二文均关于地质时期之气候。
  马谓第四纪大理-带之所以有冰河,以赤道移近我国遂使地轴增长,水乃高出目前几一千二三百公尺。及其变成现在局面之纬度,则水骤降,而陆地不易骤降,故遂有高处发生冰川之现象。据马著《亚洲最近地质时代气候的变迁》一文中,雪线之高度如下:地名云南玉龙山27.20N贡嘎山(西放) 300N新猿博格达山430N现在雪线高度5 1∞ 公尺55∞37∞大理冰川时期高度39∞34∞1800时一跚跚跚而据马之推算,则五度纬度之差,其距离地心之差数适与此数相等。其说甚巧. 1f.l.余所怀疑者则欧美冰河时期均有四次经寒暑之推移,则北极势必亦有四次之推移,而海平面且有四次之升降。且地轴之变动,可有二种变法,即是否地轴对于赤道之交角23 027'有增减是也。如有增减,则气候又是不同。且地轴骤易五度, 与Kepler's Law 开普勒定律亦不能相容,因Radius Vector 径向量同一时间走过同一面积, 若北极移五度而地壳不动, 则地球之二方不能达得平衡矣。且自大理冰川期迄今不过百万年,如地轴缩短1. 2 公里,则年年地震矣。
  接毅侠函夏威夷大学函三青团特务工作人员函寄赵九意函附么振商《长江流域霉雨》文寄G. E. Stechest 及GU51av Fock 航空挂号函
  
〔北碚〕   晨阴,有雾,8.1 吧。上午阴。下午晴15.8吨。
  
  晚九点阵雨。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夏威夷大学Jones 教授询《中国气象学概况》一函。如l福泰来,借至水井湾山上,因张家沱气象研究所之屋名为象庄,余拟名水井湾之山为象山。自东面张家沱观俨然为山,但自西面看则在平地耳。中午刘福泰在所中膳。
  膳后至山上。
  午后以捏名三青团攻击所中购米之函示陈士毅、蔚光、宝壁、楚臼诸〔人〕。据云,第一次所中派周耀湘、工役黄守奎赴合川购米,确以所中名义去公函与合川县府。周四后,周虚报米价, 原为廿四元一斗称廿七元,为同事发觉而不满,后由黄守袭说出实价,周乃自认以廿四元算。当时所中同人买四石,华中营〔造〕厂买五石,该时适北暗米价已跌,故华中及所中诸人均不满意。但较目前之价只一半而已。
  今日之捏名信则告发何元晋与黄守奎又去合川买米,谓以公济私,气象研究所应改为营业研究所。最后并提及图书箱中藏有私人物件,可知其函为所中接近人所作也。晚逸云来谈与子政离婚事。余告以六七年前子政以其母病, 逸云不寄钱,亦有此问题。但厥后仍能相处,可知一时之意气万不可使。
  晚阅《西南边疆》第六期,有秦仁昌著《云南三大名花》。谓昆明一带之茶花、兰花虽久著名于世,然云南在世界上所著称者尚非此也。→ 为杜鹊花Rhododendron,共三百余种,高者二三丈;二为报春花Primula ,草本; 三为龙胆Gentiana , 亦草本。此三者经英国人G. Forrest 之搜集,在爱丁堡垒家植物园蔚然成林。氏经卅年之力,费数十万金,远使六七月间该公园成为游人聚集之所云。六期杂志又有江应梁著《诸葛亮与云南西部边民》一文。滇人崇拜孔明,夷民较汉人为甚,边区较内地为甚云。
  t卖毅侯函化工系电梁庆椿电接士俊函叔永函电梁庆丰寄(聘傅尚霖事) Prof. S. B. Jones (U. of Hawaii) 寄士俊函仲济函
  
〔北碚〕   晨雨12.2°C日中晴热午16.4°C
  
  岳母子今日在嘉定去世。
  晨六点半起。八点至水井湾山上。回后与子政、逸云二人个别说明,劝渠等不谈离婚问题,因对于子女影响甚大。渠等有子女四人:薇薇、明明、小黑、小白,自十岁达五岁。一经离异,则变成无父或元母之人。子政之意无非二人之意见不合,且逸云欲以钱姓为本位,造成母族主体之家庭,且喜批评;tt弟。逸云则谓子政于病狂时曾痛骂之并提出离婚,与其待之他日,不如今朝。余告彼等良好之家庭必须由双方之努力,庶几为个人计,亦可得到幸福。子政颇愿不再谈此问题,而逸云只允于三个月后再看。
  十点半召集子政、蔚光、楚白、宝望及陈士毅谈余离所时期各项问题。余以允敏之分娩在于一月,则二月中当可来北暗,此间各事暂〔由〕五人委员主持之, 主席临时推选。山上新屋定在今日交屋,但视察工作尚须一周。今日又交一加账来,计'二千五百元,为余除去六百元,而刁泰亨又为加一百元,颇有助包工之嫌疑。因日来所中既元监工,自十一月( )至六日,每日有十个石工,十一月一日至十三日有十六个土工,决元其事也。
  下午三点开学术讨论会,为迁移后第一次。吕蔚光主讲四川之气象,谈及焚风、阻流及天漏等问题。蔚光以为四川之多雨由于天漏,乃由西藏高原夏季有极冷之空气,因西风盛行吹至四川而变为不平衡,以致极易酿成云雨之所致。又以为峨眉山巅之所以十月间气压特高,乃由夏季西南风盛行,故在峨眉山之高度,气压应特高于夏季而反在秋季较高。
  王伊曾、刁泰亨来,借至山上, 宝望、子政、楚自间往。王伊曾现在复旦为总务长。据云吴南轩因教职员加薪问题与教员意见不合,故遂称病辞职云。接总办事处函,知星期一在渝开会,余定后日前往。
  接贺壮予、陈:击,夫、朱骗先开会通知1 傅孟真雨寄士楷函陈一得、沈宗瀚
  
〔北碚〕   昙晨1 1.7°C 午18.3°C
  
  晨五点即醒,起如厕后又睡至六点半起。八点借王伊曾赴象山新屋。昨晚王伊曾阅华中原估价单及加账后,谓原估价单上办公室系双层竹墙,而现做者为单竹墙。今晨间、午后均复核,知有一百〈零〉方理由:为双竹墙者现均为单竹墙。照原价双竹墙每方公尺三元二角,单竹墙二元五角,相差七角。但以事先不通知事主,显系偷工减料,应倍罚,扣一百四十四元。又少做墙三十方,计九十六元。两共240 。又屋面上瓦既有新旧不同,又非一瓦三叠,亦不正直,可一千公方原价每方六元五角,计扣每方一元,即约一千元之数。但因刘坤元已走,故须于月底始能回,届时不免又有一番争执也。
  十一点晤顾一樵,不值。午后借刁泰亨与王伊曾赴象山。萧望山以肺病、陈五凤以其弟之病均不能住所中,故觅华中刘经理之父为建小屋两辙。一为10' × 8' ,一为10' x 1 2' 。萧出一百元,陈出一百五十元,瓦由所中暂借,已动工, ) 星期可以落成矣。其地乃租自蒋姓者,每年出租金八元, 五年后归业主。象山之地亦属蒋家,共五商弱,费七百余元,乃本年二三月间所购者。据王伊曾云,复旦学生膳费本月十·八元, 下月廿五元。
  晚接默君函及允敏函。允敏函中将所要各件开来,晚间余为开箱将二箱中所需之物合为一箱。所中近聘一无锡人张希湘为天气组助理,此人平常不与人言语,近来各种捏名信,人皆疑其所为。但渠已决计辞职。又工役老黄屡与人吵嘴,蔚光尤不满之,故今日余下条开除之。晚九点一刻睡。
  接梅函二姊函允敏丽(No. 11 )?窝~ C. F. Brooks (Feiber lnstrumenl Co. ,购Radiosonde Caljbrator) 允敏No.16 、陈思义函二姊(并洋五十元捐湘乡卫生运动) 文化教育基金会(荐么振声r) 寄黄海平(介绍王毓英之于〕
  
由北碚返重庆   昙,
  
  晨六点起。别楚白、子i皮、宝壁、士毅等乘滑竿赴车站。据姚福金自车站来电话,知今日有车开往重庆,到站则知仅有厂车而已。现车价已增至二角二分一公里,特约车加二元,故北暗赴重庆则普通车为十七元六, 特约车十九元六角。间牢去重庆者有吕蔚光及去歇马场之东大毕业生蒋子才与刘君夫妇,均教育部编辑委员会职员。邵鹤亭赴青木关, 车中起初尚空,至青木关骤挤,厂车无座位,余踞一车胎上,挤时背、腰互相支撑,两脚局促不得动。八点半开车,至十二点到上清寺,几不能动弹矣。
  下车后途中遇胡肖立.谈数语,即借蔚光至上清寺聚兴村略停, 即借至北平馆中腾。因陈德洪云毅侯等方去彼处中膳,也到北平〔消〕真馆,则沈莞斋、仲济、典甫、鼓候已先在。据茹斋云,各大学预算均已定,茹斋原在联大为总务长,现暂借给川大为教务长。)11 大经费原五1-万,后增至七十万。本年增加成原预算五十五万加师范学院十五万,再加增班、增级等费,故共在百万相近云云。此数得诸于立夫处云云。二点四。应千、肖堂来,又萌张裕征来,即竹坪夫人。渠允有车票即赴校,因浙大请其为英文教授兼女生指导也。
  晚叔永、洪芬等回。据洪芬云,基金会每年只有三万美金可以支配,作为派人赴美国之用,其中一万用以派生赴工厂练习,余二万则作补助学生留美。故每年所派数乃在二十名以下。昨为么振声作介绍函即此事也。晚与毅侯、黑甫等谈蔡先生平民甘五年冬季在沪病重时,巾、西医之争持及西医间之派别。冀甫主张为蔡先生写一传记,故谈论及之。十一点睡。
  接通伯电(知岳母去世) 陆!iJ(副函允敏二函蒋慰堂凶刚复、王军谋、迪生、饭吾等函以公的工矿调整处2野通伯、次{中暗电工矿调他处(以四百计元购石鹦粉、僻皮、氯化锁等)
  
〔重庆〕   晨大雾日中晴
  
  贺壮予来。上午陈可忠来。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半贺壮予来,知其任财政部贸易委员会邹秉文处为总务科科长,并知陈思义曾邀其赴药专学校云。昨接通伯来电,知岳母已于廿二号去恼。今日又得函,知日前曾有转机,但病迄未脱险,有在牢等现象,并嘱余在渝诸良民。但信到巳在电之后矣。
  中午舆甫邀至四海春中腊,到凌伯遵、洪芬、仲济、蔚光、舆甫、余及西北大学之王君。膳后回。余于上午十点曾至教育部一转,与张梓铭谈半小时,渠尚未知各大学下年度之分配数目也。E8 教育部至美专校一号晤叔谅,谈半小时。据云自张岳军(群)任川省主席后,最高国防委员会秘书长之职务即由布雷代行,因此特别忙碌云。叔谅谓英士大学现F~ 许绍撒一人主办,赵曾到i亦不与闻其事云。浙省抗日军年费九百五六十万,而纪律不好,不能一战。下年浙省预算增至六千万,皆由增加税收而来。省政府腐败情形开浙省民国以来之新纪元。抗日救国军现由俞济时为副主任,权渐移于俞处云云。
  四点至生生花园开院务谈话会,到驷先、孟真、仲济、黑甫、叔永、毅侯等,王富艇亦到会。议定设数学研究所筹〔备〕处,聘立失为主任,经费每月三千元。院中各所以后不能有夫妻同时在一所任事。下年经费为金院实支一臼. 卅万元,较本年之八十一万元增五十万元弱。各所均增25% . 气象原为八万一千,现增为十万一千。尚有二十五万元,以五万元为评议会开会费用,以五万元为数学〔所〕筹备之用去。
  六点半散会。至驷先家,由余及叔永、仲济、舆甫、毅侯五人之名义请评议员及新任院长与总干事,并二邀陈布富。到驷先、孟真、布笛,而l尿霓于膳后始到,谈至十一点囚。又滕固、蒋慰堂、周自新来。
  接通伯函林继庸函有?张裕征函郑熙函允敏电通伯函(寄奠仪二百元)
  
〔重庆〕   晨雾日中晴
  
  明德学校创办人胡元俊( 子竞) 病故, 年72 0 王学索来。吴士逃来。工作咨询处介绍余郎屏来。王伊曾来。
  晨六点半起。王伊曾来,余约Ä赴浙大主持总务事,渠谓复旦自吴南轩辞职后,由常务校( )郭任远、端木皑及章友三三人主持。邀渠为总务长,月薪实支四百元,故去浙大实支不得少于三百元云。余即允之。按敬部为郭任远特设一民族生理心理研究所,年经费十二万,预备由英庚款合办,正在设法逼;英庚款照办云。
  以余观之,驷先殊难拒绝也。王学素来,知吕蔚光又在运动谋事,大概因黄厦千、胡肖堂前日来视余,以为于彼有不利之处。余告以余召厦千来,乃为西南气象网事。
  马继援介绍中央建教合作委员会专门技术工作咨询处,介绍一日文教员余郎屏来,系广东台山人,日本水产高等学校四年,东京帝大哲学系三年,曾在勤勤、巾山各大学为特约讲师及副教授。余以陈可忠介绍金城有约在先,故先须征金同意告之。
  吴士逃来,经费问题谓本年浙大巳追加廿一万元,仅次于中大、西南联大之廿阳万元,而武汉、JII 大均所不泣。此外又追加廿八年度建设费四万元,而防空费二万五千元亦已通过,惟迁移费追加殊难设法。至于下年度预算则全国高等教育经费已由不到两千万增至二千七百余万,但各大学则以增一成为原则。余谓如是则各大学均将元以维持云云。
  午后至雨岩处,晤硕民,知程毓淮已来。与硕民及毓淮一谈,知毓淮不愿留浙大,谓过遵义时曾晤建功与步青,谓浙大功课太重,且课程以苏、陈为中心,故他人甚难插入云。晚约樊甫、叔永、仲济、孟真至清真馆晚膳。七点在孟真房讨论下年度加薪问题,只决定以小薪水而生活程度高者多加薪为原则。八点半散。余谓仲济以生物与气象二所同在一处故, ( 不〉约定标准须一律。气象所经费本年八万一千,下年约十万元,薪水每月目前2650 元,下年拟加至3058 元。十一点睡。
  接郑熙(汝纯)函雨岩画
  
〔重庆〕   晴
  
  晨六点半起。蔚光、仲济已回北暗。沙村示范垦殖场周承溺来,渠已应中农所顾谦吉之兄裳古之邀赴西北羊毛垦殖场,此来报告沙村农场近况。据云于去冬曾一度拟归唐启宇主办之垦务处,以庸主张废除示范农场及合耕制而未果,仍由杨绰庵由建厅垫付一万四千余元维持至本年年底。现开垦农田670 亩,有垦民二十九户l 佣人,分六组。本年秋收甚佳,各户除六、七两小组外,均可自给,惟管理费则须由公家维持。故周主张以浙大所贴3 , 800 元中剩余之897 元作为蔡正兴在沙村之明年度薪水,伸其可以将农场交与耕户以后即可由耕户自治办理。余允照办,但须由蔡正兴本人来函,限明年年底结束,并彼本人专任其事始可。周允作函与蔡ο雷宾南、赵步霞来。赵在天生桥平民教育会晏阳初所办之平民教育院。硕民夫妇及硕贞夫妇来。十点至教部晤吴士选与刘季洪、马继援,并晤立夫谈迁移费及下年度预算问题。据'云下年度预算只能加一成,浙大本年度七十三万,加一成即八十万元余,而第一次之增化工、机械班三万元,与增级费七万二千已在内矣。本年加双班机械、电机六万元,增薪数应较去年之一成五万四千为多。此外尚有实验学校、浙东分校、师范学校及建筑费均不在内。据立夫之算法,本年连追加预算廿一万,浙大经费已有一百十万元,而八千元美金之设备费尚不在内也。
  中午至油寺街四号参政会,应王雪艇之邀中膳,到黑甫、吴达锥、梁寒操、张君肋、郭复初之弟、李( J 及谷( 正伦) 君父子。膳后余与翼甫借雪艇谈半小时。余询雪艇以中国究向民主抑独裁方向进行,是否独党专政。雪艇谓此点即蒋总裁本人亦不能得〔答〕。在训政时期.则为独党专政。提雨'怂恿雪艇以宣传部部长地位办一月刊或周〔刊),以杨经斋为编辑。余托雷傲寰查本年教育预算。据高等教育经费由不到二千万增至二千七百万,但各大学只增十之一云云。
  接李振吾函冉想在森、胡建人二函诚忘函高尚志函希文商雄军次函寄荒草谋电希文踊(航空)
  
〔重庆〕   雨
  
  晨六点起。八点晤杭立武,商谈补助科学馆建筑费问题。校中曾来公事,再要求加六万元。昨电话驷先,谓至明年年底元款可拨。缘英庚款元外汇,存英之少数金镑只能为留学费之用(每人月廿镑,年约甘名) ,而利息应每年可得七百万元,现只每年一百余万元而已。明年四五月间虽尚要开会,但至明年年底无款可以支配2玉。
  次至教育部,附马继援,知士选赴沙坪坝。未几一樵来,余与谈浙大经费问题。
  迁移费于本年救济费内或尚可设法,但须至十二月中始能定。至于明年预算,余告以浙大月薪工资每月五万六,明年尚须增,则年至少六十八万元,只余每月一万元作为开支.万不足用。目前如无一整数,下年不能作计划。一樵谓目前只能得过且过,余对此甚不为然,几至争执。
  出至观音岩兵工署晤俞大维,交涉让遵义子弹库问题。据云该署职员待遇极薄, 故家眷有住在库内者,已函遵义调查,如得复, 当电知云云。述及抗战问题,彼认为兵工方面技术问题已解决。中国之最新式枪乃中正式,系德国样子,共有图样六万张。枪口速度八百公尺,射程可至二千,但以五十至四百公尺为有效, 实优于日本之枪。而炮者t 5 cm Howitzer 可打一公里半( ?),亦为日炮所不及云。目前困难在于训练不好,而兵工方面则给养为难,钢铁、化学品均感困难云。十二点囚。
  下午在寓作函数通。晚收拾行李。
  寄姜立失函陈立夫函梅函
  
〔重庆一桐梓〕   雨
  
  中co 毒。自重庆囚至桐梓,宿招待所。在车中煤毒.管毓鲁来诊病。
  晨六点见天上无低云,但AJ. cu 高积云甚厚,地则潮湿,昨晚大雨也。毅候与典甫于深晚看《夜上海》回,由国泰于泞泥之途中走回云。八点别毅侯、撰甫出发,至一心花园晤王伊曾。八点半过江,自海棠溪出发,在车中即觉汽油味极大,初尚不知来自回气管中含有co 之毒气也。
  十一点至荼江,在臼云居中膳,并购椅子每元二十个, 黄果每元七个半而已。
  十二点复出发,觉车中汽油味更大。行约一小时,过东溪后余不能耐,始与王伊曾换一坐位,因余之位置适在回气管之旁也。又行一小时许,过口口,车底之回气管一段落地,拖于地上作声。余等下车一视时,余吸co 已多,在车旁小便后即昏倒不省人事一分钟。上车后约五分钟巳醒,遂前行。二点廿分过观音桥, 三点廿分过。
  松坎,嗣后窗户洞开,车中气昧稍好。至花椒坪天已将黑,需用灯时又有来车阻路,山上又有雾,颇危险。幸有小车在前相借走,约六点半至桐梓旧招待所,则104 号尚有空。余下车已觉有异, 上扶梯觉头昏,行至转角处,又晕倒,人门不省人事, 至脱就后,余觉脚冷,令仆盖被始有知觉。王伊曾请医生管毓鲁来,江苏人,约翰医科毕业生,现在桐梓卫生局为医生。据其检验结果,谓系中co 毒。余洗足后即睡。
  
  
回遵义   晨大雾日中睛46°。
  
  {委寇原认汪精卫伪级织。
  晨七点起。昨晚头痛至半晚即止,惟脉搏觉较平时为禹。当七点管毓鲁医生来时,余脉搏为80 每分钟,至子夜尚在70 以上。缘中co 毒,均由血中养〔氧〕气不足,遂致晕倒也。又觉口苦。昨晚未进晚餐,亦不觉饥饿。八点至卫生院晤管毓鲁医生,谢其昨来诊视。八点半出发,时山腰雾甚重,而婪山关山顶则已一碧无准。
  下山则又在雾中,雾极浓,百尺外不辨人物。过凉风壤与委山关, LLr顶晴朗而山腰大雾迷漫。
  十点十分已抵遵义北郊,车停于中正桥旁,余与王伊曾步行人老城。遇数学生,知周厚复迄未来, 且自合川来信谓本年不拟返校云。其言之自相矛盾如此, 因在北暗时渠曾允于次日赴渝回校也。在寓中膳。钱老太太借其孙女(张姓)现住寓中。又波若僧飞飞、宜宜来。又振公、周仲奇、诚忘来。下午一点半余至校中(何家巷四号)。阅来往信件并批文书。张惠谋来谈半小时,又与王伊曾、振公来谈半小时。五点回c晚石延汉自福建借其妹来。石现为福建省气象局局长,此来在金华、桂林、昆明及贵阳均有停留。据云闽省陈仪作事极为开明,气象局属于建设厅,徐学禹已辞职, 但潜势力极火,建厅包君及财厅均为徐之人, 且兼四个局长。气象局现有职员五十余人,经费本年十万,下年可到十八万,各处报告在局中均加以校核。近闽又设一省研究所,分农、工、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各部,经费二十万元一年。石欲物色气象人材,余介绍杨昌业、蒋丙然及马名诲。据云明年日全蚀闽省政府筹款二万元作为招待费云。
  接姚寿臣雨萧叔纲函士楷三函士芳函雄弟函赵丸意函科学社函刘明水函徐近之踊三青团雨失稚中函德寅、周承溺二函沈澜英二函沈熊庆二函王师毅二前冉慰森、0'1-楚俭、仲翔函接孟宪承函彬彬函丁绪贤函吴学义(fI中常)
  
   晴晨微第44°。午后56°。
  
  美国贷我一万万美金。从本月起所纪温度系得自予政所赠之表。
  晨六点三刻起。昨晚觉冷,今日起只44 0 ,远较重庆为冷,相差在六七度左右矣。而目前家中所用之温度表,乃系郑子政所赠,为钟表、气压、气温三者并用之物,温度较余近四年所用者高出华氏四度之多。
  展钱琢如来。据云永兴一年级廿九开课, 渠候有车即往云。琢如乃钱老太太之{茧,而余坤珊则钱老太太之二婿也。年巳六十外,但精力甚佳,昔年曾在嘉兴小学教课云。陈剑修为教员、助教等事.又谈及社会教育问题。十点借允敏出,由次东门至对江后渡江由北门人城,至水嗣街三号H击波若、张孟闻、晓峰太太等。又遇阵、正修太太及章益裁太太,知章教官将赴湖南沉陵云。十二点回c 中膳后竟腹涨,迄晚不止。
  二点费香曾来谈训导事。渠知姜伯韩在行都批评浙大训导事,遂欲早日辞职。
  余告以教部亦有示意,余属意晓峰,拟与一谈。三点至柿花园一号开行政谈话会。
  校务会议〔由〕各教员所推选λ员共十人,均已选票收齐,由何增禄及章诚忘开票。
  额为十人,计推出黄羽仪40 、陈建功26 、杨耀德25 、胡建人24 ,为最多。其次则朱ïE元、叶良辅、孙逢吉、涂长盟、余坤山,以上在16 票以上。尚有顾谷宜、徐季丹及钱琢如三人,均得十五票,以抽签定之得顾谷宜。共十人。此系依教育部新选举法而选出者,决定十二月十四开校务会议。六点散。学生自治会代表陈天保、董维宁、张思亮来。晚膳后洽周、长望、左之、晓峰来。
  接常欧婉如(常云涌太太)函徐近之函周承甜二函吴稚中、赵九章、刘明水、刘学志、科学社沈熊庆函大学用书编辑委员会、《高等教育季刊上中央党部执行委员会、社会部、《教育通讯}X1J石城楼镇江美孚洋行季笃轩函(为促施履吉囚盟事)
  
   晨雾51°。日中昙58°
  
  '1"后李普:邦来, 1二会理考察铁矿。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半至校。阅一月来所到函件及文书。苏步青来,知此次白酒州来遵义,计行35 天之久,家眷所带拾人,行李卅件。在丽水、金华曾遇轰炸。
  在柳州留八天之久。同来龙泉分校学生每人所用至少四百元之多。柳州简直以去电太晚、寄钱太少为言。又谓陈建功以父去世,故告假二月,于前天去绍兴。此去亦须一千元之旅费也。遇陈嗣虞,渠自浙东来,谓诸暨被焚杀甚惨,日兵只骑兵百数十人,余均伪兵。诸暨被焚后,继之以绍兴。黄绍站之罪在于万死矣,以其所组织之抗日自卫军军费千万之多也。
  九点半至播声电影园作纪念周,余报告约廿五六分钟。今日自治会召集大会,网数次未能成会,故今日假纪念周时间为之。十二点回。二点诸葛振公来,又王伊曾〔来),均谈总务事。王伊曾不愿为总务长,愿以庶务主任名义助振公清理积弊,余谓此法亦好,试行二三个月后再定。四点至校。李善邦来,因抛锚故停车,乃由渝去会理调查铁矿者。
  晚阅A. D. Dìvine 著The W;αke of Rαùkrs < 入侵者的下场》一书,述前次欧战Emden 之勇敢与狂暴,而此次Pocket Batùe Ship 袖珍战舰之无用。所谓PocketBattle Ship 乃指一万吨小战舰Deutschland 德国号, Graf Speck 斯佩克伯爵号,及Scheer 希尔号而言。前者已被击沉, Scheer 与Deutschland 则已匿而不见矣。
  截至本日止,到校学生合1 , 305 ,计遵义680 人,酒潭183 ,永兴422 人。在遵义者,文院119 ,理院143 ,工院621 人,农院245 0 龙泉分校据晓沧来函(十一月十七)到174 人。
  接欧阳缕(号梅林,邵阳人,乃欧阳海航之父, illí.新地学社创办人也)函梅儿上月廿一函郑晓沧踊寄:教部陈部长、政治部张部长文伯也
  
   晨阴56°。晚ω。
  
  敌兵退出镇南关,广西全搅肃清。展学生赵梯策来。大厦建筑公司蔡坤生借王劲夫来。
  土木系毕业生周家骥来。胡铭元、潘凤(采侠)、王宝泰、王永新等来。晚于振天(? )偌学生孙国运来。
  晨七点起。八点半至何家巷。学生赵梯荣来,为要介绍函与沈克非,傅便在贵阳中央医院医治腮上疗疮之症。又农民银行经理胡铭元、潘凤、王宝泰及王永新四人〔来),潘乃四十二兵〔工〕厂主任秘书〔本月25日记为军政部三十五无线电台台长),而王永新则为35 元线电台台长。渠等四人均浙江旅遵同乡会理事,乃十月廿五号同乡大会所举出,并推余为名誉会长,陈正修副会长。现有会员二百余人,均业商。约于明晚六点在农民银行晚膳。余询潘以子弹库情形。据云库内现有第二军械总库办公处、干部大队、第三十五无线电台、四十二只工厂办事处,及步兵学校之技术队,后二者不久将迁出,但军械总库为主脑机关云。十二点回。
  一点半复至校。与马裕蕃、丁荣南算账。知本年预算虽只六十三万元,但经增添班、添级、迁移(廿万)、办双班、设备、美金八千元、建设、增薪等费,合共达一百六十万元之多。下年度若只八十万,则将何以度日,故必须同一增加不可也。今日计算得校中应存之专款尚有二十万元,故今年追加廿一万元,适足弥补此数而已。
  晚四点半回。阅Divine The W,αke ofthe Rαiders , 讲Von-Graf Speck 斯佩克伯爵号在Plate 普拉特河河口自沉之经过, Laupdorff 之自杀,并与Exeter 埃克塞特号,A chilles 艾基利斯号, Ajax 阿贯克斯号三英舰战争之经过情形。事迹动人,而英文极坏。
  接士楷函留遵浙江同乡会、《星洲日报》俞颂华、欧愧安
  
   晨阴。日中阴,有阳光。晚64°。子夜雨。
  
  调i军县党部书记长李容凡来( 系大定人)。
  展七点起。上午八点半至何家巷。新委湘潭县党部书记长李容凡来。据云系大定人,曾于民国十二、三年在东南大学读书云。余告以湘潭浙大与县党部交涉之经过。瞩孙祥治作呈与教育部要迁移费及增加增班、增级经费等,预备由李振吾带往重庆。
  张意谋来,谈对于自治会之上次议决请换教务长事,要求追查。余告以此次自治会代表董维宁、陈天保来见余时,余已告彼等自治会不得干涉行政事。若追查,恐不得主脑人,亦无法查清。但可召陶光业来问之,陶虽不在场,但代理人渠当知之也。
  午后涂长望来, 嘱下午至子弹库打球。王伊曾来,谓发现有柴油桶, 开后知内部装水,此事与保管人有关。前任为陶企浙,现今则戴绍霆,故二人均有嫌疑,余主张彻查到底。二点出至石家堡三号, 不值。与王季梁谈化学药品事。
  二点半至涂长望寓,借至子弹库,与长望、任美愕打网球。余已三年余不作此戏,骤为之,手不应心。Fore hand dri ve 正手抽球尤坏,非球人网,则球往后不过板。
  打约半小时,造陈正修及李振吾来,余先退。至何家巷。六点至农民银行,浙江旅遵同乡会各干事宴请余与陈正修。晚餐系江浙餐厅之菜,到胡铭元、颜大有、王保泰、王永新、潘凤等二十人。膳后嘱余阅会章, 拟捐一千元作为基金云。
  接张单函寄杨允中选举票陈可忠电刘学志函
  
   雨晨58° 晚6 1°。
  
  上午晤王军谋。卫士生来。钱钟韩来。下午陈卓如来。晤陈正修。王序来。
  展七点起。八点半至校。王军谋昨来谈十月间学生自治会议决请校长更易教务长一案, 事属干涉行政,为自治会所不应提及, 而事又涉及葱谋个人,亦不能积极顾问此事。经振公通知香曾,将学生自治会布告上贴一白纸于提案上了事。左手谋欲穷?台其事,余以为记当时主席一大过, 则其人或代人受过,在学生心目中反以为荣,遂使记过之作用反而不良。至于EF谋,以为一定可以追得原提案人,余则以为学生代表即使自己有意见不间,但若有一人干法纪, 其余同学多为卫护,故查究决难有办法也。但最后余允查明后惩办之。
  午后二点至校。作函数通。迪生来,又陈卓如来。四点至协公坝廿一号晤陈正修,遇其夫人及陈卓如夫人。此屋甚佳。陈本与杨守珍向住,近杨始迁往湄潭云。余遂至子弹库晤陈正修,询渠与子弹库库长苏君接洽之经过。据云子弹库目前虽有空崖,但将来昆明、贵阳之物件将集中于此,重要而易焚者置山洞,而次要者将尽置于此,故房屋决:无多余云云。余亦早知房屋一经军人之手,决无缘可以让出也。湘潭文庙等处之所以不为第八补训处所占,乃大幸事也。五点回。
  接候家源也(报告发电机已到柳, 即寄筑) 金巫永函王搬候函得蔡正先、林景润( 校长)、郑作新{ 召F武私立协和大学廿五周纪念) 函萧叙纲、俞颂华函pt楚俭( 为其子叶元事) 、刘j有城函寄吕蔚光、宝望、楚臼函李良织函
  
   晨雨56°。毛毛雨
  
  学生杨家声、苏遐豁米。化学系四年级学生张梓新、何碟普米。罗凤超米。马保之、满简良浆。青年会史上达、汪文汉、Rogcr Arnold 来。
  展七点起。八点半至校。牙医张鹏飞来, 知其已移寓至陆大办公矣。李振吾明日去重庆转成都,参与工程学会年会。待乘薛次莘车前往,托其带交教育部公文, 向教育〔部〕索迁移费及浙东龙泉分校、师范学院等未足之费用。嘱于明年度列入预算之内。
  午后费香曾借经济教授罗凤超来。罗系清华毕业后英庚款派赴英国者,由乐山来此,不日赴永兴教经济学。下午召学生自治会代表董维宁及张思亮来。又马保之、播简良来。马保之云其父君武先生之病逝乃由胃癌,谓其向有此病已十余年,但不如今年之剧;谓颜桶庆亦患此病, 赴美国将胃补好始痊〔愈) ο 君武于八月一日病故,但在七月甘六生日时尚健好,廿八始病云。潘简良现为湖南工作站主任,由农业实验所派往。据〔云〕赵春吾现为湖南测候事主持人,驻邵阳,欧阳楚豪驻芷江。将来省中拟设农工学院于芷江,以孙玉书兼农学院院长。其办法实与浙江之英士大学相类似。贵州亦有此议,但农工之教授则更大是问题矣。
  五点贵阳基督教青年会总干事史上达、全国协会干事及救济会执行干事江文汉, 与美国人Roger Amold 来校,谓将派王则辅来校办救济事业。余谓目前药品、运动物品均极缺乏,故希望青年会能对此类物品赠送若干。
  接梅儿函张裕征(韩竹部夫人) i药自治会林天兰的彬彬雨省党部黄宇人咆寄华景行(转去梅儿函) 间就之电
  
   晨阴上午毛毛雨56°。
  
  晨晓峰来。中午王太太至街为允敏检胎儿。晚在成都餐馆请新聘教员。
  展七点起。上午八点半至何家巷办公室。八点晓峰来,因教育部已由顾一樵对余表示,希望有一正式之训导长,并希望由晓峰继任。余在渝已函振公告以此事。晓峰不愿就训导事,谓一则体力不胜, 二则前已电陈布雷却政治部张治中之聘,故不愿为行政上事,并推建人主持其事。中午约王太太来为允敏诊视胎儿。据云一切均正常,并谓落月在本月甘七八号左右。据余推算亦在此时,并请闵定芝于月之中旬来家作看护工作。今日请叶克勤之母在寓翻丝绵。
  二点至校。晚五点囚。六点至成都餐厅请新来教授,到王序、张树森、王宏基、刘口侠、黄川谷、罗凤超、王伊曾、王欲为、卫士生,及主事谋、迪生、振吾、剑修、穰初、劲夫、增禄、香曾诸人, 并约青年会史上达、江文汉及美国人Roger Arnold 。渠为Missouri 密苏里人,现驻昆明。渠辈来此,系视察学生会之地点,并有在遵义办青年会之意图。八点散。
  因省党部书记长黄宇人今日过遵义赴重庆,向来者有王亚明,寓环球,余与振公、振吾、剑修往晤,不值。拟赴专员公署, 遇之于途。遂因环球,谈永兴区党部事。
  缘南华宫余在永兴时己主张放弃,后润科、尚志去永,刚复续往,以学生众多无法上课, 与叶道明情商。据云,叶有允意,后浙大去上课,经叶拒绝,致发生冲突。遂有电告省党部,谓浙大撕毁党旗之事。黄宇人谓区党部决不能借用,余谓浙大决无硬借屋之理,但黄硬指谓有共党从中利用,则余不认有其事。至十点回。
  接灯i璧先涵赵九章、储润科函寄周厚复函王毅侯电胡建人函张裕征函宋楚白函晓沧电(XUOK 发) 寄郑汝纯、林天兰、马名海忌
  
   晨阴51°。下午阴晚56°。
  
  杨希震(r.þ大实验学校主任)来。
  晨七点起。上午八点半何增禄来,为阿家庙房屋事,因该屋已由通讯兵团让出,而物理系实验〔室〕欲由火神庙搬往也。丸点至何家巷。作函与孟宪承及郑晓沧。中央大学实验学校主任杨希震来,据云渠来往于重庆、贵阳间,来往均汽车翻转,此次系回贵阳校中。实中现有学生四百余人,分十二班,故每班只三十余人。
  待遇每人约一百四十元,经费月六千元。谈及中央大学,谓经费极拮据。若非经轰炸而得中央六十万元之补助,则无法可以弥补云。杨去后, 振公来谈移时,据云庶务方面弊窦极多。宜山失去洋油十丸箱、汽油二十箱,乃练习生陶企浙所窃,此人现在云南河口。渠为吴毒草初妾前夫之子。余以偷盗校款如此之大,不能不聋,但须有实证耳。近来又发现柴油内加水,而保管股戴绍霆实应负责。其前任则为胡凤初, 二人亦有作弊嫌疑。
  十二点半回。中膳王伊曾来。二点借允敏徒步由次东门至中正桥往新新购丽包后回。知l刚复夫妇曾来寓。余赴四方台刚复处,不值。晚刚复来谈永兴一年级借南华宫上课经过情形, 知叶道明于上月廿三号曾口头上答允,但未几即回乡。及廿九浙大往安排课堂,乃发生冲突。事后本月二日区党部并召集会议(各机关代表) .经陆君提议,由浙大暂借礼堂,当时曾经通过。此事黄宇人亦曾述及,但黄意极坚决,以为即使区党部愿让,彼亦不愿。态度如此坚决,遂使人元回旋余地矣。
  十点睡。
  接杭立武电金城电韩张将征咆姚卓文电储润科、梅函希文明片接张孟问E属及上海转来余与允敏放照相一百卅五张(乃王开照相馆放大.爱文义路联珠盟26 号张令谋得)士楷函
  
由遵义到湄潭   晨昙53°。日中阴晚雨
  
  英国借款一千万镑。晚重振锋、陈家祥、陈豪楚、林汝础米。
  晨六点三刻起。收拾行装,借允敏、钱老太太早餐后即赴校。丸点借钱英男、蔡坤生、王伊曾乘校车(国1 935 渝)赴漏潭。因昨雨已停,今日日中天气尚佳,故路尚不恶。沿途枫、相之叶均黄,但尚未落,则知此间之冬季固较江浙为晚也。早色亦不如南京之作白,大抵以少杀霜之故歇。
  十一点半至漏潭。因门外桥已不能行车,乃绕道北门人城。晤蔡邦华、胡建人、舒鸿。与王伊曾谈约一小时。中膳后借王伊曾、蔡邦华,及胡建人、蔡坤生赴玉皇阁看新建之男女宿舍。见有二座已在盖瓦,每座可容168 人,余二座及膳厅则已打地脚。舒鸿拟将运动场在所购地上作南北向,但如此则四十余商地所余无儿矣。
  按此一块地滨江背山,风景颇佳。回至文庙旁杨姓地,此处拟建女生宿舍,现已打底脚矣,五间上下,可住一汗人左右。
  出西门至魏家屋,系张孟闻经手修理,计费1 2∞ 元,而房租则每年只六百元而已。现住孟闻、杨守珍、贝时璋、王日路诸人六家。出至唐家祠堂,为生物系实验室,及贺家祠堂为农艺、园艺实验室。而农院大楼则可盖瓦矣。回至城中,天已将黑。借孟闻、舒厚信等在文庙晚膳。膳后李秀云来。
  接韦宵-云通电(桂林太和街1 4 号)寄宪承函晓沧函傅尚霖电杭立武电贵州省党部电
  
在永兴   晨阴日中阴晚有月光
  晨六点起。八点半胡建人来,约至漏潭中学演讲。调中与实验中学合计共有学生四百九十余人。其中分拾班。最多者为初三下,共有丸十余人之多。彬彬在初一上.共有学生四十余人。女生全校共五十余人,故占十分之一而强。余演讲约甘分钟,述酒中与实中过去合并情形,及目前经胡主任接手后改良现象,女u 聘良好教员、整顿内务等等。次述及来校学生应注意之各点: ( 一)立志, (二)努力, ( 三)为公。次建人报告附中现况,毕,即散。与建人谈移时,邀囚。
  舒鸿来,为运动场事。与邦华谈农院事。酒漳县党部书记长李容凡来,余告以今日下午赴永兴,约其同往。渠允约叶道明来视余。据李云,叶道明于本月二日所卅之会乃系民众所召集,到丸百人,极为愤激,得叶之压抑, 气始稍平云云,乃金属叶捏造之词。但迄余走后,李始来,谓叶不知去向,可知叶之不愿借余来永兴也。
  一点,余先乘滑竿出发, 汪大同约同来,乘马后至。余滑竿至离湄五公里处汪追到,余乃换乘马。而来永兴,滑竿速度约十一二分钟一公里,马则七八分钟,故三点三四十分到永兴。适值赶场,故到镇后,余即下马步行。泥厚而软,深及三寸。
  余骑马不觉倦,但自镇至江西会馆,则出大汗矣。到校后晤润科、尚志、琢如诸人。
  适学生以明日编级考试,要求不考。先是教授已开会议,谓非考不可,不考则全体入先修班。余到后,学生先要求见余,排队要见。余见之说数i吾即晚膳。晚代表又来,调全体签名不考,余不允。
在湄潭   晨阴有雨意下午晴
  f是六点起。六点半召集一年级谈话,到四百四五十人。余告诫同学以浙大过去学风以诚、勤、俭三字。谓师生一向以诚相见,老师均极认真,故功课甚忙,而家境大抵消苦,故能耐劳而俭朴。最后告以编级考试于学生方面有益无害,劝彼等弗坚持。且储主任及教授已考虑再三,决不变更主张。如再不考,即解散亦所不惜。
  计费时约二十分钟。七点吃稀饭后,各生仍不考试,各自他往,至郊外五公里处开会,惟少数学生如楚怆之子叶元等未外出。
  十点召集在永兴一年级教职员谈话会,到琢如、润科、阮季侯、祝廉先、费特生、高尚志、许侠武等三十余人。议决关于编级考试未举行前决不开课,令学生于明日向各教授声明愿受试,否则除名。即榷祝、钱、储三人革出布〔告), 由祝廉先主笔,措辞极为和平。
  中膳后,一点余即别润科、尚志诸人,乘滑竿回湄潭, 二点三刻汪大同乘马来至柳?可渡迫及,在茶馆内稍停。遇一张姓职员。余乘汪之马,而沌乘苏联保长〔苏姓联保长〕之马。四点抵调潮。与王伊曾、胡建人谈。晚膳。贵阳交通银行副理胡耀(J二炎)及办事处主任丁绍均(浩生)来,知彼等将在永兴、湄潭设立分办事处。
  与蔡邦华谈一小时。一年级学生自治会徐振贤、张兆、王开凤、张根荣四人来谈一小时。
  接胡步曾函街一年级同学函储润科函
由湄潭回遵义   晨晴,外间9°C ( 在湄潭)。日中暗。
  
  月色佳。
  大康县知事任和声( 江苏兴化人) 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附属中学晤彬彬。渠在第二宿舍,将库被劫薄被。中#彬不喜外间活动,义不与人周旋,但诸老师均讲其尚听话。八点早餐。杨守珍来,又一年级学生张根荣来。张系张巨伯之侄,与希文为同学。十点借蔡邦华、胡建人、王伊曾等乘国渝字1935 车回遵义。途中在兴隆场略停,此处最近又遭回禄。据杨保长云于四五年〔前〕曾全部被焚云。现有农经系之书因车抛锚在兴隆场。约一点至遵义。回寓中膳后王驾吾来。
  三点至校。开社会教育推广委员会,到迪生、王军谋、邦华、建人、毛欲为、振公、香曾等。由剑修报告过去一年社教推广情形,并通过议案六起,如继续举行公开演讲,由学生自治会及教育学会办理民众教育事宜等等。五点半散。葱谋、邦华均认最近训导处所发与各导师之通告,可以任便以宴会、茶点招待学生,并时以任意向总务支款为不妥。六点囚。
  晚餐后因月色甚佳,借允敏往新城裕泰亨购点心。现此间椅子每元只三只,本年二月则购二十只, 价竟高至八倍也。九点刚复来,谈至十点睡。允敏不能安眠,眠至侵晓未交睫。晚二三点觉腹痛,知将临盆矣。
  近两月来宁儿之成绩'大有选步。第一个月67.3 ,第廿七名,第二个月68 .6 , 第十九名,第二个月75.9 ,第四名。道义女小,四年级上。
  接张将征、姚卓文、张廷兰、商务〔印〕书馆陈可忠、储润科、王毅侯、教育部、刘j桶藩、晓沧函宋楚自二函般候二函二姊、陈士锻函丸弟函接张巨伯、胡步曾函
  
   晨阴52°。目中阴
  
  ~j守锁米。
  晨七点起。昨晚允敏竟夕未寐,至侵晓觉小腹痛,即招王禹昌太太来,如i将临盆,但痛之时间短,而有五分、十分钟之距离。故早晨至中午尚可在房中行走。午后痛之时间渐密,每三分钟,且痛苦亦甚,每隔二三分钟即痛。至晚间六点后,痛渐紧而痛亦甚。故昨晚来睡, 今H 又未能进食,余深m允敏体力之不胜任也。
  余于九点至校。发电数通。十一点半囚。波若、超超、畹青及王禹昌太太、振公及周仲奇均来。仲奇年虽只五十五,但其赢弱龙钟之样子犹如七1 -许人矣c 一点半至何家巷。下午与香曾、伊曾诸人谈。又刘守绩来。渠此来系为交通银行赴漏漳采购食米六十担。前曾来电托余,余适在渝,及在漏潭晤胡k 炎始知有此事也。
  允敏分娩原在卫生院有一陈看护士,今日托振公去觅,其人不在。遇一李看护士, 李愿来, 故下午曾来诊视,谓时间尚早,故遂去。晚约定闵定芝小姐(校中看护)来,与王禹昌太太轮流着护。但结果已需人迫切。故王太太及闵定芝均在旁看护, 金妈与钱老太太亦在旁提助。八点以后痛楚紧,约五分钟一阵痛。至十点以后则每隔二三分钟即痛一阵矣.知临盆当在明展也。
  接吴学义函蕴明电二姊《正气呼天集》郭洽周踊李良骥函又《生活手册》一本程觉民寄自蔚光电吴景直咆李振爸也晓沧电治周函孙颖川函李良骇函寄教育部里文( 湘潭县党部事)
  
   阴
  今晨4:40 允敏举一女. 王禹同太太接生。王太太名戚美英,闵小姐名闵定芝。
  展二点允敏腹痛较厉,但小孩尚无出世意。三点半乃打一针催生针Hypophy SJn垂休后叶激素0.5 cc. .半小时呆见效,痛阵较密而长,至四点四十分即产,虹门破稍许。查H ypoph ysin 系Pitu itary Posteriof Lobe Extract 全体后叶浸溪,乃德国Bayer 拜耳公司制。王太太将被单清除后,为允敏缝数针,又打Ergotin 麦角浸液一针, 为防止子宫流血之用。小孩虽不足月, 但颇长大。
  余于六点睡,八点即起。九点至校。杜清宇来谈。中午闵定芝在寓中膳。此两星期中请闵在寓看护,即位寓中。午后二点洗浴。
  =三点至柿花园一号开校务会议。今日因讨论校舍迁移问题,故到者特多。上学期曾议决校舍以集中酒海为原则,但近来有文、工二学院教授以遵义已可安居,不愿再事迁徙,且各人经济状况均极困难,更不愿再动。余不愿以贯彻个人之理想而使大家破产,故将此议案重新提出。开会如仪后, 由余报〔告〕学校经费及建筑问题。次马裕蕃报告经费数目。张意谋报告学生人数,到校者调潭、永兴、遵义人数1335 人,截至十二月十七日止,尚有新生(理院) 六七十人来到。已到之1335 人中有女生1 24 人。以院分,则文学院97 人,理学院147 人, 工学院605 人,农学院200 人,师范院144 人。次周克英报告图书馆状况,谓抗战后离校教员所携去书籍计达400 本,即从去年七月到本年十月间全校所购书籍尚不达此数也。报告毕, 讨论迁移问题, 自四点至十点。以大概而论,文、工二院欲留遵,理、农主张迁湄。说话1&多者有剑修、晓峰、治周。钟韩主留遵,刚复、朱正元、邦华、建人主迁酒。因郑重起见,暂不表决。
  J聋雄弟函周厚复电杭立武也王毅候涵有f通伯电次{中函士梢闲杭立武电
  
   晨晴午62°
  萧璋、郭治周来。
  晨七点起。昨晚小毛尚安静,允敏亦人睡。闵定芝在寓住宿招呼,惟允敏素来饮食甚少,外婆于去世前曾告次仲、通伯劝弗自哺乳,如哺乳必多进饮食,应大量增。
  加,此实陈家外婆之遗嘱也。迄今晚止允敏之奶并不胀, 一如平时,故知非雇奶妈不可矣。因吃奶粉不但此间缺货,且一月非二三百元不办也。
  九点至校。钱钟韩、王伊曾来谈。余至环球晤邦华、建人,不值。中午约建人在寓中膳,劝其弗辞筹备主任事。午后三点至"一乐也"剃头,遇孔福民县长,知军部于两月内在遵义购来四万包,每包二百斤。余谓此事应按一年分月进行, 不然则价目必涨甚速。谈及遵义附近凉水哑〔疑为"凉风埋")有中央兵三四十名叛变,挟机关枪两支、步枪卅支,向四面山逃窜。据孔云,由渠率队伍追赶,将四口守住,全体擒获云。
  四点至来熏门盐务分销处晤处长张德三,渠不日交代由李君接任云。五点囚。
  本年毕业学生临行赠余一杖, 一照相簿, 贴各人照片。余允各人赠照片一张。当将四月间在天主堂招待教员席上张孟闻所撮照寄上海王开放大印二百张,已寄到。
  今日将签名其上。适蔡邦华来谈一小时余,直至十点半睡。
  日来阅Alexander Dumas 大仲马LesQωranJe-Ci叫. 《四十五卫士》。大仲马于1 848 年写十六世纪法国王Henri 第三故事, 时年46 0 英文本系Everyma的μbrary《人人文库》本。
  接晓沧咆
  
   晨雾5 6°。晚60°。月光佳
  
  王则商来。今日中膳前磅得: 宁65 ,贤52 , 松11.5 碗,均穿衣,无大衣,温度ω。。
  晨七点起。九点至校。舒厚信借青年会王则甫来,王系全国青年会派来此间救济学生。渠询余有何项工作可做,余告以学生缺乏休息、娱乐场所,以及运动场、运动球类、西药药品等等。十点半至江公祠山下播声电影园作'纪念周。今日请刚复演讲"目前我国之抗战形势" 。原定10:30 起至1 1 : 20止,但渠将时间忘却,久待不至。十分钟后余即开始举行,仪式毕后余报告约廿分钟,刚复始来, 时已11 : 100渠开始讲后即滔滔不绝, 至11 : 45 ,余即警告彼时间已到。渠尚欲继续讲演不休。
  至11 :50 分,余宣告一分钟后散会始停。人之缺乏常识可称至刚复而达极端,只顾自己而不顾别人。当渠演讲至最后时,听讲者已人声嘈杂,除前数排外,不能听得所讲为何物矣。
  午后二点至校。五点半至交通银行, 胡上炎副理及卢主任请客,到丝织厂计君、大兴丽粉厂吴鹏高、陆大尤教官、中国农民银行胡铭元、湘潭茶叶场刘芝淦、振3公、刚复诸人。孔福民后到, 知高专员近赴飞机场。余提议由丝织厂、蚕桑研究所等三四团体召集讨论三四机关如何能合作,颇为各方所采取,定于下星期日开会。
  据吴鹏高云,大兴面粉厂每日需小麦一百余扭,而市面所收每日多则卅担,少则十担而已。价每担丸十元。现各机器均装好,只有引擎未到而已。明年三月必可出品,每袋卅元之谱, 大兴面粉厂预备只开工每年六个月。又谓每天用煤二吨,价每吨八九十元云云。
  接莫士青函捏名信(告发何元晋合川买米) 李贯英函徐宽甫函程纯枢函宋楚白函永兴学生自治会分会函徐振贤、王开凤、张兆、张根荣寄李贯英电傅梦秋函
  
   晨雾50°。晚开窗"。晴晚有月光
  
  今日早晨去衣(穿underwear only 只穿内衣) 102 磅。张裕征来。学生叶祖游、沈维义来。
  自治会代表董维宁、张思亮、陈天保〔来〕。化学系张粹新、朱祖鳖来。
  展七点起。九点至校。韩竹坪夫人来,知余在重庆所寄介绍郑汝纯购公路车函迄本月五号始收到。故此次乘银行车来,抛锚数次始抵遵义云云。现定于明日去湘潭,转永兴。
  今日接一年级生张根荣(张巨伯之侄)来函,知渠等四代表在漏潭于十一号晚见余后,次日即回永兴。此时一年级生尚主张不考,并有激烈分子恐被开除,在中煽动,后经彼等先与代表会商妥,在大会劝告二三小时,始于当日决定向各教授报名, 愿受试。此一番风潮总算告一结束矣。若不持之以镇静,则必闹乱子无疑。
  十点至陆大原址步兵学校晤教育长张叔达,为陆大大门外膳厅由万武樵口头借给浙大应用己改为机工场,其旁并起一金工场。现步校欲索回,余请再缓一年,张叔达允至明年暑假止。至机工场晤杜清字,不值,遇之于途。
  十二点回。学生董维宁等来,为自治会社教推广津贴事。化学系四年级生朱祖辈、张粹新来,为周厚复屡失信不回校,欲派车去接,余不允。今日已打电与吴士选及载之。按朱乃校中最高之人,约6'3"。晚五点半回。今日波若来,屡欲以士楷长总务为言,但余不赞成。一则欲避嫌,二则士楷主总务,波若必从中干涉也。
  接张很荣函刘明水函士俊函邹树文函郭洽周函寄周裁之电吴士选电洽周函舒厚信函陈剑修函(为社教推行)
  
   晴晨51°。晚62°。
  
  高文伯就职。
  晨六点一刻起。因毛毛侵晓即哭,故起身独早。八点三刻至何家巷办公室。
  阅各方寄来公文,中有教育部核准拨迁移费六万元,此款随即有通知书寄到,不日可以发来。藉此则迁移藉有所担注矣。华成建筑公司之主人成某来,为与王伊曾争执修理费事。晨间刘守绩'来,并携带寿字、曹景喜、李成章三人所赠之茶叶"调红" 。中午回。近日送礼贺生女者渐多。蔡太太与陈绵干为最早,洽周、晓峰、长望等继之,刚复太太且约无锡同乡会送礼,真是无聊之至。
  三点半开谈话会,到季梁、刚复、迪生、振公及劲夫(代表振吾)、李相勘(代表邦华) ,定本星期六约校务会议同人乘专车赴湄潭,星期日回遵义。
  五点应高文伯、孔福民之约至专员公署,各界欢迎本省吴达锥主席。渠来自重庆,本定今日往贵阳,因明日正、副警备司令张叔达、高文伯就职典礼,故多留一天。
  共到卅余人,如石光莹、卢益荣、吴鹏商、赵乃康(郑子尹之亲戚)、张叔达等等。余与吴主席并坐,询以苏联与中国交通近况。据云近已大量接济,与二月前又不相同矣。又谓开阳之石盐矿,据朱仲翔之报告,谓可有二十井,每井出一船?而贵州全省需五十七船,故等于全省所需二分之一也。谈及江公祠,渠以为圈在彼不甚相宜。
  后与高文伯谈,知警备司令部将设此。余谓苟老城有屋,浙大愿迁移,因其地不近宿舍,人均不愿往也。高又提及永兴区党部问题。
  接建人函楚自函自然科学座谈会(重庆两路口康宁路五号张申府寄) 贺壮予函寄梅函希文函建人函彬彬函寿字等函夏振锋函
  
   晨阴日中起风阴晚60°
  
  晨六点起。七点半徒步赴北大路陆军大学旧址步兵学校参与警备司令就职典礼。时石光莹与四十二兵工厂王永新已先余到。未几步兵学校总务长孙树善及研究处主任林君来。最后吴主席、张叔达、高文伯、孔福民均到。九点开始举〔行〕遵义警备司令就职典礼,张正而高副,在陆大操场举行,吴达锥监誓。先由监誓人训辞,次来宾演说,次宣誓人答辞。据'吴云,警备司令有权可以解散一切非法团体,且随时可以紧急处置枪毙人犯云云。来宾演说由余代表说数语,次宣誓人宣誓,最〔后〕吴主席又对各( )讲话,散会约十点。步兵学校又排演京戏两出《丸更天》与《黑虎关》。十一点半散。在步校中膳。腊,后一点吴主席即借吴夫人一行回贵阳。临行前余曾告以文澜阁《四库全书》放地母洞之不妥,且县长不应常换二事。
  二点回何家巷本校。二点半至柿花园一号开本届首次导师会议,到导师约四十人,讨论改良学生礼貌及教职员招待学生茶点等问题。先是训导处不与余及总务商酌运函告各导师,谓嗣后导师招待可以用茶点,由学校付款。许多导师知之均不谓然,只万一及费香曾本人等数人赞成之。故此事遂取消。而决设营养委员会视察学生营养问题,并议定嗣后纪念周应多讲学生应有礼貌问题。六点回。
  按高尚志、储润科函江西建厅回函笠梅、吕蔚光、张宝荤函晓沧电 后寄毕业生(民廿丸级)每人照片一张(汁1 31 封)
  
   阴57°
  
  晨季梁来。镶初来。振公来。意i某来谈。《生活壁报》学生代表萧学铠来。湛正知来(滔潦前县长之秘书) 。
  晨六点三刻起。昨晚毛囡闹一晚,哭不休,亦不知何故也。八点三刻至校。季梁、翻初等不绝来谈。又《生活壁报》学生代表萧学铠来,余竟元暇一阅该报也。
  中午四。毛毛日中已不哭,但人晚即又哭不休矣。
  午后二点至校。作函数通。五点半囚。晚作函与蔚光、二姊等。接梅函,谓国立音乐院膳食每月四十元,但一周只吃一次荤,较之浙大学生,则浙大学生巳好多矣。
  晚阅江文汉交来之Pα叩hlet Studerù Relief in Chinα1937一1940 {1937 至1 940年中国学生之救济工作小册子》。查学生救济会发起于战后,为沪江大学前刘校长所发起,由全国青年会江文汉电纽约、伦敦与Geneva日内瓦之基督教学生会请协助。至廿七年三月,中国青年会与女青年会遂成立National Students Relief Committee中国学生救济委员会,以黎照寰为会长,孙太太副之。而捐款机关在美国有Far Eastem Students Emergency Fund 远东学生应急基金, 在Geneva 有IntemationalStudent Service 国际学生救济组织。至本年夏为止,救济会已用二十七万元国币,并救济八千四百学生。此项款子多捐自美、英、澳大学之学生,为药物、旅行、住宿等救济之用。其中以生活津〔贴〕为最多,学费补助次之。但大抵以工读为方法,非由贷金之方式也。
  接李伯纶函徐志萝函寄楚自函寄徐志萝函李伯纶函陈土毅函蔚)'{;函宝莹函
  
   晨阴56°。下午睛
  
  晚何辑五、彭石年假武j荫街货州丝织厂请客。
  晨七点起。上午八点三刻至何家巷办公室。日来陆续不绝来谈话之人甚多。
  今晨来者有李乔年、王劲夫、迪生、季梁、振公、王伊曾、教官黄靖、学生代表董维宁、张思亮等,故竟不得一刻暇暑可以作一函。十二点囚。
  午后二点至校。将下年度气象研究所各职员应加薪之数开单寄与毅侯,交朱黯先。计最多者有陈士毅、梁实夫、张宝垫'三人, 各加四十元。张升为副研究员。
  又作函与建人、润科,嘱振公于明日带去。晚何辑五、彭石年在丝织厂-请客,未往。
  今日接教育部函,为永兴区党部告发本校强占校舍及撕毁党国旗等事,乃由贵筑路州省党部转中央党部组织部, 再转教育部而来者。此事全由叶道明一人捏造事实,而要如此转一大围以达校中,真所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也。
  年来老态毕露,走路时常虞跌倒。此种感觉于十二三年前余初到研究院,因患神经衰弱时觉之,至近来较显著耳。昨在张教育长席上谈年岁时,石光莹与余同年,高文伯小余十岁,孔县长小余廿岁,而吴主席较余大五六岁, 但视如四十岁左右人也。
  接储润科、气象学会、胡上炎、苏世俊函接教育部函(为永兴区党部事)寄二姊函梅儿函季梁函(为理化仪错事) 毅候函骗先函附气象所职员薪单寄蔡正兴、吴士选函
  
   晨微雨下午阴晚62°。
  
  晨七点起。今日各教授赴湘潭,钱老太太同往。余于八点余至何家巷。陈天保、董维宁诸人来捐义卖物件。余写捐靠垫二个,象牙球一枚,电筒一枚,茶叶四包,绸一块。今日去湄潭者有步青、坤山、劲夫、长望、增禄、王军谋、振公,新到英文教员李贯英及钱老太太等。十点余始开出。
  十-二点,余至白虎头大兴面粉厂。今日王宝泰、吴鹏高两经理请企业公司总理彭湖(石年)及农业改进所皮作琼、建厅易科长、中行赵经理、农民〔银行〕薛经理等。因彭等早晨六点出发赴漏潭, 故待至下午二点始回。余请吴鹏高领导视察厂址,知各物均已布置就绪, 只差引擎而已。所收麦子每日要〈九)( 上百〕扭,价每担丸十元。将来每日可以出49 lbs 之面粉500 袋。但三四个月来只收得2C削扭,尚不敷一个月之用。故将来只能一个月做工,一个月停工。余询何以不日间磨粉,晚间改为电灯公司。答以办事困难,以军事机关点电而不出钱。
  今日又遇合作金库及农本用仓库经理唐君、农场吴君,及吴谋立、胡铭元、卢恩纹诸人。据'唐云,渠等私人曾组织一消费合作社,每日须介绍一物品比较市价为廉,以便与他人交换之用。每星期聚会一次,称赶场云。
  三点回。借张宝宝、宁宁二人赴次东门外火神庙一走。四点半凹,时天己,黑。
  五点半至"成都",今日请客,到彭石年、皮作琼、蔡作屏、张造时、稽万藏、孔福民,及刚复与诚忘。
  寄汪大同、储润科、胡建人函(由振公带往) 希文函载之函振奋函张孟闻函彬彬函陈剑修函刘明水函陈叔谅函
  
   晨房中60°。毛毛雨迄午不止午58°。
  
  晨六点半起。九点至何家巷办公室。今日接希文自南雄七号发函,知余重庆发航空信,渠于本月三日即收到。渠在始兴时日吃稀饭,晚间只薄毯一条。今日来函,谓在粤接新兵,连排长种种弊窦,如冒名顶替,可以从中取利。渠不能随波逐流,此则受家教之影响也。据来函谓第二预备师即305 师与93 师49( )均属于第六军,原驻贵州龙里, 一部驻大定云云。中午阁。二点又至校。下午作函数通。
  上午十点半纪念周,请新聘教员黄川谷讲"中国文化前途之展望",讲约半小时。下午接西康技术专科学校来函,知曾炯之于近来以积劳去世。查炯之向来有腰子发炎病,曾为人有热诚,但甚固执。余与之在杭州同住一屋,正余第一年到校,傍晚必借曾至车站附近之公园中徒步,星期日则至南北高峰等地,故甚相得。后曾以婚事不谐,初属意于彭慧云,继则求好于王洁之妹,均不谐。最后与陈建功之妹订约而又低离,以是建功痛恨,虽有师生关系,曾乃不得不去。和J赴山东大学,继人J 11 ,不料其竟不永年也。自章俊之、曾炯之去世后,中国代数后起之秀将乏人矣。
  李烛尘在《大公报》星期论文谓黄海化学研究所新近发现塔炉烧盐,其效能为70% ,较之普通旧式灶用热效能只30% 省煤不少。查川盐年产总额八百九十三万扭,用同样煤即可产一千八百六十万担。虽李冰父子离礁,其功亦不过如此。发明者刘嘉树、郭保国。
  接捏名信(告发校工查某通汉奸) 希文商雄函傅尚霖、王华文、学生吴迪顺函接Sverre Pelterssen ( MlT) 李振吾二函赵九章、次仲、钱逸云、楚自、朱骗先函接西康技术专科学校曾炯之协l南寄王华文、郑子政函希文航空信朱仲翔、王伊曾、钱逸云、宋楚自
  
   晨50°。晚雨
  
  王则商来。
  晨七点起。上午九点至何家巷。王则甫约今日圣诞节ChrÎstrnas Eve 至本城福音堂为学生会演讲。十点至江公祠城成小学本校图书馆。阅Atlantic Monthly《大西洋月刊》八月份,及Asω 《亚细亚》十月份。十二点回。午后二点至校。今日看护闵定芝回校住宿, 因过去十天均在余寓过夜,以便招呼毛囡也。日来王太太(戚美英)每日中午来为小孩洗浴。又上午任美愕来。
  午后化学系学生来,全体到卅人, 为周载之请假事。查教育部令各大学凡继续任职七年者,得告假一年,费由部担认。各校于三人推一,再由部中选十四人。闻本校已选定周厚复、陈建功二人。周阜向部中运动此事,今日来电即告此事,而学生坚不欲令去。余告彼等以经过,周并二次均允余回校而不果,校中并己去三电,同时约振吾在渝接洽,真所谓仁至义尽。学生张粹新、何穰善等建议派刚复坐校车前往,余不允派校车。因载之不来,派校车,则建功不来,亦应派校车矣。最后余与刚复商定,由学生派代表二人前往,刚复后往。校中缺盐,拟至松坎取盐,故亦可派柴油车,但此车常坏耳。学生派定何藻善、杨士林为代表。五点回。
  七点至新城福音堂参与浙大基督教团契耶苏圣诞节晚之欢祝会,到学生二百余人。闻教徒在遵只二三十人,今日多本校来宾也,有唱歌、哑剧节目。遇舒厚信夫妇、琢如太太、王禹昌太太。学生方面有周家义、陈伯衡,及外国人Norgate 、Hoga巾、Gibbs ,及王政声、谢邦佑夫人等。
  今日出纳室应教育部之令作一学校薪水统计表,本校坷, 014 元,龙泉分校5 , 295 ,附属中学1 , 540 0 实支数本校47 , 977 元,龙泉4 , 608 ,附中1 , 390 元。
  接日炯函周载之电梅揭寄雄弟、赵九章弱王伊曾函费香曾函送回书馆[书二本(A. D. Di vine 矿ìer Trace ofRaiders < 追踪入侵者》及8ehind the Fleet (舰队之后盾)) 寄晓沧电
  
   晨阴础。
  
  今晨允敏早点后脉辩94 ,温度36 .9 吨。振公等自湘潭回。中午天主堂司锋胡国忠请客,米住。军政部三十五无线电台台长潘凤(采侠)来。步兵学校政治部主任宋文彬(号鹏字)来。
  晨七点起。近来毛毛于中午后安睡, 至子夜始醒,须吵至晨间,故上半夜尚能安睡,而后半夜遂吵闹不堪。幸有金妈护视,否则苦矣。允敏于二星期后始能起床云云。寄梅函,为向国立音乐院请求伙食津贴事。因伙食过昂,上月已达四十元,阅本月将至五十元一月云。余不赞成有钱者向政府要津贴,故不愿向公家请求,但若过于昂贵,则实非经济所能担任矣。故拟又作函与梅,非大家一体受补助,则不得领津贴也。
  十二点回。晨间作函与晓沧。午后二点至校。阅《星期评论~ ,系刘英士主编。晚六点至柿花园一号,约青年会王则甫、涂长望、舒鸿、费香曾、萧仲圭、迪生、洽周、任美愕、王伊曾、章诚忘诸人。现青年会拟租一房屋为学生休息之用。
  Students' Center 学生中心,拟在首都别墅或何家巷五号。又嘱王伊曾与任美愕约定时间点交柿花园一号之木器,因教职员俱乐部费千余元造木器,而钱均由校中所出(其中有二百廿元为校移赠) 。
  萧璋初自北平经上海来,为言途中情形。谓自平至沪可乘直达车,不过下关无轮渡耳。自沪至港后由香港至大埔站下车,乘小火轮至沙屿涌,此处囤积物件甚多,故日人常来炸。由此至松葵涌,至淡水与惠阳,由惠阳换大船,逆流十三天至老隆,始搭公路车至曲江云。其中沙屿涌至松〔葵〕涌一段系步行云。
  接蔡邦华、胡建人函寄梅属国立音乐院函李振奋电函吴鹏高等(询赴渝车辆) 吕蔚光踊徐近之雨郑晓沧函
  
   晨阴49°。日中阴
  
  李振吾回校。
  晨七点起。丸点至何家巷。作函与建人、邦华, 嘱车夫带往。今日香曾与王则甫去漏i罩。中午四。二点至校。三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到振吾、刚复、振公、悲谋、李相励( 代邦华)、迪生诸人。振吾新自成都参与工程师学会回校。闻此次会议,立夫、咏霓均到,并有筹基金卅万元,已得蒋总裁主持,国府捐十万,孔祥熙捐一万元云。重庆物价仍未稍跌云云。次枣谋报告漏潭视察结果,谓事务校工太少。次谈及合作社与工场、农场出品贩售,工人增加工资,教职员米贴等问题。决定新年放假二天,元且大会全体参加,并谈此化学药品问题'等等。散巳六点,天全黑矣。
  回。
  晚阅《星期评论}( 五期) , 金陵大学文学院院长刘国钩著《目前教育之危机》一文,述近年高中学生入大学后多习农、工两科之流弊,因为将基本科学完全掉开'则工、农两业亦无从发达也。与余意见完全相合。
  《大公报》二十五号社评载美国禁止煤油、废铁、机械三种,尚不足制日本之死命。因日本制铁可用恍铁。日本在中国于战前获得的铁是120 万吨。1939 年由马来半岛得2∞ 万吨,菲律宾110 万吨,连其他可得六百万吨。石油美国只禁高度汽袖,日本仍可买粗油自炼,且可自荷印每年得1 80 万吨,亦差足应用。所以禁生丝入美,其打击比禁钢铁、煤油出口为重要。因日本193 口年输出18 亿5 千万元,其中生丝所得五亿元,占28% 0 自1937一1939 三年中,日本出超达1 7 亿五千万元, 三年间输美的现金是七亿万元。此数为日本战前所有现金之半数云云。
  接建入函邦华踊李寅恭诗刘明水诗香曾函(辞职)军等建人函邦华民彬彬函梅函寄闵定芝(送看护酬劳洋卅元)
  
   晨阴53°。晚5 8°。
  
  晨七点起。九点至何家巷。十点赴陆大晤牙科张鹏飞,不值。遂至华新滔池及首都别墅洗浴,以首都房间太冷而华新则人多故未果。下午二点遂至柿花园一号教职员俱乐部洗浴,为淋浴,价只三角一人,而须烧炭盆,且费水甚多,故非蚀本不可。晚五点回。今日草教官太太来。又闵定芝来,渠明日赴桐梓,即不回校矣。
  Reader's Digest < 读者文摘) September 1940 , pp. 18- 20 , Su1f-miracles <硫的奇迹} ,转载Hygeω 《健康女神) ,ù>is M. Miller 著。
  在1 935 年,德国人Domagk 多马克发明Prontosil 百浪多息,足以治Blood poisomng血中毒。未几英美医生由此发见其一种药物名Su lfanilamide 磺膀,实为其中要素,足治卅种微菌所致之病而生大效。在1937 年,美国有450 ,∞0 人生肺炎Pneumonia ,而120 ,∞0 死亡,即死亡率为25% ,年老者自60-90 则死亡率为759毛。
  但用Sulfapyrid ine 磺脏吭吭后,则年老之死亡率仅23.5% , 发热期自12 天减至三夭。而普通一般人则死亡率从前现在Puerpe时fever 产褥热23% 4% 减至5% 。其他病之医效如Pne川lonia Streptococcus 链球菌,性肺炎25% 5% 左(死亡率) 。
  Menjngitis 脑(脊)膜炎1∞% 35% 此外, Scarlet fever 猩红E巧sipelas 丹毒15% 4% 热及infection of wounds 伤口感染,均可用Sulfanilamide一类药。1 939 年之Nobel Prize 诺贝尔奖送给Prof. Gerhard Domagk ,但渠为Nazi 纳粹,故拒不受云。
  寄丁府、为函
  
   晨阴48°。晚雨
  
  晨七点起。上五九点至校。作学校明年度预算及各项专款。现学校专款必须分别存储者如下:1. 电机机械设备48 ,创)()2. 马铃薯推广10 , 创丑。
  3. 英庚款建筑费30 ,仪沁4. 英庚款讲座14 ,仪)()5. 附属中学20 ,似)()6. 贷金及师院膳费30 ,以沁7. 师莲学院设备20 ,α)()8. 防空设备25 ,仪泊9. 医药专款10 , αm故本年追加经费廿一万元,适足以敷此数而已。至于明年度预算,则依本年数加一成即约八十一万元。而目前教职员薪水连龙泉在内,己须五万三千元。加职工七千元为六万元。而依一至十月之经验,每月单办公费已须一万八千元左右。
  故此二项已超出八十一万。即加教职员津〔贴〕五万四千,电机、机械办双班费六万四千,及先修班八千四百元,研究费四千元,每月亦不过七万七八千,足开支薪工与办公费二项。至于龙泉分校,全部开支薪水除外,以及研究费、购置费、营造费及特别办公等均无着落也。预备照本年头十个月之用途,则每月须差一万二三千元之谐。故关于龙泉分校、师范学院非得另有独立预算不可。而建筑费尤非立提巨款不成。
  晚五点囚。上午曾至图书馆一走。晚阅September 1940 Reader's Digest , 中有Alexis Carrel " Work in the Laboratory of Your Private Life" {在你私人生活的实验室臼记. 1940 年511里工作》一文,述Discipline 纪律。主要谓小孩从小即须教以Discipline。法国之败,败于晏安偷闲;德国之胜,胜于励精图治云云。
  接仲济函孟真函振吾自渝来踊
  
   晨阴午50°。阴
  
  晨八点起。九点半至校。作函数通。王伊曾来,谈及同事中喜作方城之战者人数颇不少,尤以职员如振公、诚忘、戴绍霆、周仲奇等,教员中穰初、乔年、芝纶、舒鸿亦均喜之。麻雀之戏,不但废时而已,使人志气消沉,对于自己本身职业再无上进志气。在抗战时期为此消磨志气之事,实为大学中所不应有之事。总务-1)11育诸人尤不应为之。从积极方面着想,则应如何鼓励研究,增长学术空气, 次则奖励其他娱乐方法,如运动等等。士楷亦喜为之。前王伊曾欲介绍士楷为总务事,余不赞同,亦以欲避嫌。且波若喜管事, 士楷为总务,则波若必将染指于购置、保管二股,将来必有困难。
  十一点借王伊曾至北大路学生第三宿舍,现有钱源泉在彼管理,共有学生约百余人云。十二点囚。午后借宝宝(张元萝)及宁赴桃源洞山上,下山遇张晓峰之子正在义卖物件。五点回寓。
  晚晓峰来谈及湘潭迁移问题及任美愕待遇。缘化学系吴征铠与任美愕间为英款留学,且在同时。吴以周载之荐月薪350 ,而任尚只280 ,其不平孰甚云。余允于最短时间内调整之。
  寄士俊函{中济函楚自函
  
   晨雾47°。日中晴
  
  晨七点起。允敏分娩后发瘁,又生睐,幸不发热,奶尚够吃,惟毛毛每次必吃至半小时以上。九点至何家巷。作函数通。十点半至江公祠下播声电影院作纪念周,请王欲为讲"中国农村现代化问题",谓安定社会、增加生产、普及教育为农村三重要点。十二点回。午后二点至校。四点至县政府晤高专员文伯,水嗣街晤石司令光莹,均不值。囚。
  阅Alexander Dumas 大仲马著μs Quarante-Ci叫《四十五卫士》。此书著于1847 年,讲十六世纪末叶事。其时法国Henri N 为皇, 皇弟Duc d'Anjou 、Duc deQuise 及Henri de Bourbon 争皇储,并述Henri de Joyeuse ( Bonchege ) 与Diane deM创dor 之爱情, 与Emanton de Carmainges 与Duchesse de Montpensier 之恋爱等事。又关于Chicot de Jester 亦描写得有声有色。Dumas 之书有类《三国志> ,许多言过其实,故可称Romance 浪漫文学。
  A. Dumas The forty .five p. 408: When directed towards góod pu甲oses , doggedobstinacy of character produce what are termed the great actions of life. p. 394: He( Chicot) allows his ideas to triumph over the national , which is the philosophy of eveηman who is on any value. p. 409: "Nothing is too much" , Cardinal de Joyeuse.接刚复函谢景蒜、柳逸厂寄孟真函毅候函吴仲常(学义)、通伯
  
   晨阴53°。
  
  学生洪孝伦患胃肠炎。下午六点半何家巷膳厅举行师生新年同乐会。
  晨七点起。九点至何家巷。十点至步兵学校看张鹏飞牙医。缘前次张医所补之上左第二臼牙加金套者,初尚佳,近则又觉痛,如未加金套以前时矣。又牙床右边上端遇硬物则痛,但张医亦不知何故。大概左上第二臼牙因牙根巳摇动,故不能咀嚼耳。出至罗庄晤步兵学校政治部主任朱文彬及教官预备班孙?主任,谈片刻,即至罗家祠堂晤丰子信, 不值,遂囚,已十二点。
  下午三点开行政谈话会,报告经费问题。下年度八十万之预算,再加增级经费及加发薪水一成,共为丸十二万,只足作薪水与办公费二项之开销也。关于电机、机械双班设备费已列为专款,但六万元之增班费则应列入公共预算之内,此点振吾颇有争执,最后决定暂以一百拾万元为本校下年经常费之数,嘱各系作设备及薪水之预算。六点散。回。
  晚膳后学生自治会代表来,嘱至何家巷膳厅参与师生新年同乐会。到者极踊跃。遇陈卓如、张晓峰、叶左之、黄羽仪等夫妇,及余坤珊、迪生、吴征铠、任美愕等等。七点开幕,余致辞,谓第一年抗战后之元旦在南京、杭州失落之后,第二年在广州、武汉失落之后,第三年在南宁失落之后,故人均垂头丧气。但现则潮流已转,本年元旦在克复南宁之后,预料明年元旦以后可克服武汉,展望后年可以克复杭州、南京。吾人顺此潮流直至杭州以观浙江潮云云。九点借钱老太太因。
  接杨鉴初电 郭洽周函 孙翁痛函 梅函楚自函 研究院函